美食 庫
  • 78, Female
  • 牛車水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美食 庫'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水牆 繪
  • 李蕙佳

Gifts Received

Gift

美食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美食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吃了嗎?(下)

作為歷史悠久的禮儀之邦,國人往往將請客吃飯看成是重要的禮儀,認為觥籌交錯之間能增進友誼、化解矛盾。今天,請客吃飯已作為社會交往的潤滑劑,甚至還有地方官員認為“接待就是硬道理”、“接待就是生產力”、“接待就能出政績”,當然接待的重要性源於被接待對象的“話語權”。如有人形容的:“視察”成了進出飯店的“食查”,“評比”成了接待標準的“攀比”,“驗收”者“宴收”也。公款吃喝風屢禁不止,原因是“來的都是客,個個惹不得”,有無吃請也是衡量個人身價的標準之一。因此吃請花樣翻新,吃了不算,有的酒後還安排洗浴、足療、歌舞、打牌等“活動”。這類事行話曰“飯局”。“飯局”這一詞匯起源於宋代,歷經千余年的演變,賦予了“局”以賭博、聚會、圈套的涵義。歷代著名飯局如…See More
Monday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吃了嗎?(中)

“吃”的問題既然上升到了美學層次,自然要接受中國古典哲學光輝的照耀,僅僅研究“形而下”遠遠不夠,還必須琢磨“吃”的“形而上”。我們的老祖宗因為沒有做過實證研究,故不明白每種食材所含的物質成分,但卻能將每種食材與五行學說一一對照,提出五行相生、五味相濟、五臟相通的高深論點,每種食材走那經,補益某臟腑,適合某體質,說個小蔥拌豆腐——一清二白。飲食之道與“醫道”掛鉤,分出“陰”“陽”,通過損有余、補不足達到動態平衡。中醫理論經典《黃帝內經·素問·玉版論要篇第十五》有一段話說得十分精辟:“帝曰,以候奈何?岐伯曰,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調其氣之虛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補”之大法是食補,食補的要義是“吃啥補啥”,所謂藥食同源,吃心補心、吃肝補肝、吃腎補腎、吃眼補眼。又說國人陰氣太重陽剛不足,於是乎,那些虎鞭、鹿鞭、牛鞭、馬鞭、海狗鞭、鯨魚鞭,便成了中國人壯陽的秘密武器。古典醫理的運用為國人的“吃”開了新的渠道。《黃帝內經·素問·玉版論要篇第十五》又雲:“必先去其血脈而後調之,無問其病,以平為期。”黃帝問如何診斷疾病?岐伯說:調氣“必先度量病人的身形肥瘦,了解它的正氣虛實,實證用瀉法,虛癥用補法…See More
Mar 18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吃了嗎?(上)

“吃了嗎”是“您吃過飯了嗎”的縮語,一句國人使用頻率最高的口頭禪,堪稱“國問”。雖則三個字,卻意味無窮,千言萬語也難解讀得明白。記得二十世紀60年代,我在學校教書,一位與我要好的同仁名李老師者,見面無論說什麽事,打招呼的那句話永遠是“吃了嗎”。不獨李老師,似乎人人如此,“吃了嗎”是國人那年頭的口頭禪,沒什麽好奇怪的。李老師的可笑之處在於習慣成自然,常掛在嘴邊,不分場合地亂用,以致鬧了許多笑話。大約是1961年夏季,酷暑難當,夜半時分大家不約而同地在院子裏納涼。校座姍姍來遲,李老兄迎上前來寒暄以套近乎,見面就問“吃了嗎”。其間正值1958年大躍進後的短缺經濟時代,兩飯尚且難保,誰還敢夜半加餐?這不是太奢侈了麽!校座愕然良久,不知如何回他的話。眾人暗自竊笑。單位傳言,老兄如廁同教研組長王某相遇,老兄蹲在茅坑裏同王某寒暄,開場白還是那句現成話“吃了嗎”,王某哭笑不得,回敬道:“新鮮的黃金飯留給你吃吧!”“黃金飯”者臭屎也。老兄木納,一瞬間誤以為“黃金飯”是黃涔涔的苞米幹飯,哪年代單位食堂的保留節目,連說“豈能獨食之,不妥不妥”。此一傳聞不排除有虛構的成分,但老兄是個吃貨卻是眾所公認,他是學生…See More
Mar 17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文人美食家李漁

 “愛食”可以“養身”,反之,“怕食者少食”,不喜歡的食物就不吃。其實從醫學角度來看,這未必正確,然而這是李漁不希望“不可須臾離也”的飲食問題給人的情感帶來不愉快的主張,同樣是他的人生選擇。 北宋由於印刷術的完善與普及,加之科舉考試日漸規範,讀書人數目激增,許多平民也加入讀書人的隊伍,並向往通過讀書做官改換門庭、進入統治階級。然而官員位置有限,粥少僧多,許多人不能依靠做官出仕維持生活,便只能靠自己的文化知識謀生,這就逐漸形成了一個新的群體,即文人群體。與能夠出仕做官的文人合稱為文人士大夫。 文人是讀書人,肩不能擔,手不能提,而當時依靠文化知識牟利的行業又極其有限(僅教師、醫生等)。於是文人群體中學問大的、有門路的皆成為幕僚清客;下焉者則遊走於大城市中,與活躍於此的市井細民爭一日之食。這些文人也像出仕的文士一樣對文化的創造與發展作出了貢獻,特別是遊走於社會底層的文人,他們正是通俗文化與通俗文藝的創作者和推動者。 李漁正是這類文人群體中的一員。 …See More
Mar 4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走進茶馬古道的新田野 ——《龍蟠故事:茶馬古道民族志》序言

2010年7月,我回麗江參加茶馬古道學術研討會,其中有一天走了從玉龍縣拉市鄉到龍蟠鄉的茶馬古道,隨後又和玉龍納西族自治縣政協主席和秀瓊等人一起去考察茶馬古道的幾個古村落以及著名的龍蟠渡口。我的學生楊傑宏博士也一起前往。途中知道他參與此次會議的籌備,已經在龍蟠鄉走村串寨做了認真的田野調查。時隔兩年,傑宏竟已經寫出了這本《龍舞高原——龍蟠茶馬古道民族志》,全書基於認真的田野調查,可見其用心學術,專註田野第一手資料的治學精神和踏實學風。 我曾在《茶馬古道研究和文化保護的幾個問題》[1]中談了如下觀點: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茶馬古道研究日益受到國內外多學科、多行業、多角度的重視,出版了不少論文和書籍。但就筆者所見,目前關於茶馬古道的論著,除了部分是從歷史、宗教、民族關系等角度進行研究的功力比較深厚的論著之外,更多的是邊走邊看邊記錄的遊記和圖文實錄,而嚴謹地從民族學、人類學、民俗學等學科的角度進行深鉆細研的學術著作和田野調查民族志等還很少,特別是對沿線的村鎮、商幫及其經濟和文化變遷等方面進行細致調研的還不多見。我自己也曾寫過一本文圖兼備的《西行茶馬古道》,我覺得類似的書是有價值的,但我們不能…See More
Mar 1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別失去了大地和文明的本真——“茶馬古道”行旅有感

茫茫大地養育了人類,人類在大地上創造了輝煌的文明。在當代的旅遊大潮中,先祖創下的文明正造福於今人。在近年來的行旅中,頗感慨於急於牟利的現代人在操作旅遊時,輕率地任意打扮這些文明遺產,或將天設地造的景觀改造得面目全非·使其原有的本真魅力蒙塵而暗淡。最近,沿“茶馬古道”北上考察,此種感慨又油然產生。石鼓是“茶馬古道”上的一個名鎮,在著名的長江第一灣畔。青瓦白墻的老屋鱗次櫛比,五花石道路上有多少“茶馬古道”故事的余韻余音。古街盡頭,神秘的石鼓如一輪永恒的古月靜望人間滄桑。江畔柳林茂密,油菜金黃,古渡的輕舟往返於清波綠浪中,極有邊地的個性。如今,金黃的油菜田和如詩般的柳樹林已成昨日舊夢。長江第一灣畔,突兀地建起了一個其狀如現代渡輪的碼頭,以及一個覆蓋著眩目的琉璃瓦的“江灣公園”。古道上的古鎮、古渡與大江相融一體的古樸魅力因此而黯然失色。滬沽湖畔的“摩梭女兒國”是“茶馬古道”上的重要驛站。如今,田野上的摩梭村寨,被旅遊開發者豎立起一道道標新立異的“村標”:為表示某村還有巫師達巴,就將放大的巫師法鼓、法螺等懸掛在村頭作為“村標”,按照傳統古規,這些神器是不能隨便掛在村頭的;為表示當地有“阿夏走訪婚…See More
Feb 28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張再林 張少倩:作為“有味道的形式”的美(下)

三、一種中國式的“美的分析” 一旦我們把中國古人所理解的“美”定義為“有味道的形式”,那麽,這意味著對這種美的分析就是對所謂“味道”的分析。這樣,通過對“味道”的分析,我們不難發現,一種中國式的美有以下幾個特征,而這些特征與康德美的分析所推出的特征迥然異趣。 第一,美具有“親體性”錢穆先生說:“疑目視耳聽,其與聲色相接,顯分內外。……惟口食,則所食皆化而為己有。故惟味,乃可繼之以道”。4 在這裏,錢穆先生為我們指出的味覺與視覺和聽覺的根本區別:如果說視覺和聽覺以其我與對象的二分而有內外之別的話,那麽,味覺則以納對象入我口並“化而為己有”,從中以一種“成己以成物”的方式,實現了物我合一、天人合一之道。5…See More
Feb 10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張再林 張少倩:作為“有味道的形式”的美(上)

——中國古代審美中身體性維度的探析 【內容摘要】從身體出發的中國哲學不僅導致了中國古人對身體的生命欲望的積極肯定,而且也進而從“欲”到“食”、從“食”到“味”地使“味道”作為“原道”地位得以確定。把這一理解用於審美領域,則使我們得出了這樣一個極其重要的結論,即:對於中國古人來說,美與其說是一種貝爾所謂的視覺化的“有意味的形式”(significant form),不如說是一種我們所謂的味覺化的“有味道的形式”(tasty form)。同時,這種作為“有味道的形式”的美,一如對味道本身的分析所示,其具有“親體性”、“鹹和性”以及“品味性”這三個主要理論特征。這些特征表明,與中國古老的大易之道一致,並與業已趨於唯心化的西方傳統的美學理論迥然異趣,中國古代美學代表了人類文化中的一種更忠實於我們自身生命的,也更為原生態的美的理論。  華東師範大學青年學者貢華南教授對中國古代的味覺意義的發掘,1…See More
Feb 8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郭於華:關於“吃”的文化人類學思考(下)

三、以食物為途徑的文化反思西方人盡可以盛讚中國傳統飲食文化,而我們自己恐怕應該更多地思考“吃”的內涵和意義以及由“吃”所表現出來的文化上的問題與困境。聯想到前面提及的關於good to eat 還是good to think的爭論,我們完全可以提倡由飲食而進行反省,即“飲食文化”有益於反思(good to…See More
Feb 6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郭於華:關於“吃”的文化人類學思考(上)

食物與進食,日常生活中再平凡不過卻又再重要不過的事情,無論對個人、家庭、國家和社會而言,都是如此。而把“吃”作為研究、思考的對象,卻多少給人雞零狗碎、不務正業的感覺,這對於以“燦爛的飲食文化”為榮的國度來說,似乎又不大相稱。在西方學術領域,以食物作為對象的歷史學、社會學和人類學研究和作品其實並不少見。美國社會人類學家、哈佛大學的華琛(James L. Watson)教授講授“食物與文化”(Food and Culture)長達25年之久 ,多年來總是學生們熱選的課程,甚至要靠抽簽來限制聽課人數;而其授課內容涉及生產、交換、消費、民族、地區、宗教、政治等諸多領域。華琛教授認為,通過食物這個“透鏡”(lens),幾乎可以觀照社會和文化特征及其變遷的所有方面。以食物和飲食文化作為社會科學研究對象的專著也有不少;而且多年來這一研究領域中的文化唯物論(cultural materialism)與歷史偶然論(accidents of history, arbitrary)一直各持己見,爭論不休:前者以主張文化唯物主義的美國人類學家馬文·哈裏斯(Marvin…See More
Feb 5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朱普樂:毛時代的衣食住行(下)

住涇縣農村的住房情況一般較為寬裕。尤其茂林、黃田、溪頭、陳村、厚岸、包合等地,歷史上文風興甚,經濟發達,讀書識字乃至經商做官人較多,蓋起大片大片的廳堂樓舍。共產黨奪取政權以後,地主富農資本家被打倒,田地被瓜分,房屋也被瓜分,貧苦農民都分到住房,居住較為寬敞。黃田村空房很多,誰來住都可以,根本不用租金。住長了,也就變成他的房了。“洋船屋”這組大宅院,占地4200平米,建築面積3700平米,“土改”時除留給原房子主人四間房、一間堂屋和一間竈屋以外,其余分給了七、八戶農民。就是說每戶大約分得近500平米空間,其中建築面積就達400多平米。足足抵得上如今一幢別墅,有過之而無不及。 城鎮居民的住房就緊張多了。機關幹部一律由單位或系統安排住房。單身漢數人一間是很正常的事情。1961年我在城關小學當教師,住的是四人一間的民房和兩人一間的披廈。次年到文教局,與人同住一間。1962年到潘村中學,住在大門口廂房內,約6平米。房內只容得下一張床、兩張課桌和一條方凳。1963年到文化館,三人同住一間大約十多平米的房間。以屏風隔成內外兩個空間,王靜山住裏間(他先來),我與潘德平住外間;二人各一張單人床,床下面各…See More
Jan 11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朱普樂:毛時代的衣食住行(上)

寫一寫衣食住行,看似小事。然而行文中卻力難從心。如白頭宮女說開元天寶之遺事,訛錯乖張掛一漏萬都在所難免。又想,僅記錄自己知道的那些瑣碎事情而已,不必求全,也不必求同。 毛治下,職工工資先是“供給制”,後為“工資分”。1956年實行“薪金制”。此後二十多年一直未增加工資。以本人為例:1961年中師畢業參加工作,第一年實習工資每月29元;一年後轉正定級每月34元(後改為行政25級34.50元)。一直到1978年(毛死兩年以後)才開始第一次調資,增加到每月40元。 收入所得月月不夠用,是很多人常有的事。工資一發,首先把全家的油鹽柴米買齊,如此便已所剩無幾,其它開銷只能量力而行。單位一般都成立“儲金會”,由財務人員主持經辦。每月發工資的時候,每人扣存5元錢(各單位自行約定數額)。手頭拮據時可以向“儲金會”借款,下個月發工資必須扣還;不夠再借。故此常有人一邊領工資一邊借款。捉襟見肘,窘境層出。 親友熟人間還有一種“湊份子”的“互助會”:約定每人每月交錢若幹,輪流由其中一人所得(輪流順序經協商或抽簽而定)。目的是用來“辦大事”。 衣1953年,包括糧食、油料、棉花、棉布等在內的一整套農產品統購統銷…See More
Jan 9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談正衡·原野食綠

早年曾是鄉村赤腳醫生,那時進山采挖中草藥,常能隨口啖到黃精、首烏、百合、茯苓,吃下這些甜糯生津又氣血大補之物,多半是為了療饑,而非什麼“藥膳”和“食補”。但凡做過郎中的人,由其經驗,終歸是容易悟及口腹之道的。有一種功能潤肺養腎的常用中藥,叫天門冬,時下人們愛養置在案幾庭院類似文竹的觀賞植物,花卉市場有出售,但它們的最佳生態,卻是竹樹林中那半人高的一叢叢、一蓬蓬青郁蒼碧的身影。每當春二月裏,它們令箭狀嫩莖就竄出地表,待尺把長時掐下,切寸段與臘肉同炒,恍如青玉簪,入口腴嫩清脆,那種滑膩膩的鮮味,有吃冬筍和扁尖的感覺。古人謂詩僧清雅脫俗文字為“有蔬筍氣”,蓋筍之為物,本身無味,以清勝。故鄉野地裏,春日多小竹筍,只小指頭粗細,剝去綠殼,水汪汪地泛著白靈鮮嫩的光澤。先將小排骨、鹹臘肉加水同煮,文火出味,投以筍,未幾,即有動人香氣縹緲升逸。此湯勿需任何調料,肉爛即食。豐腴清雅,甚是脫俗。還有荒郊野嶺常見的白茅草的孕穗,把它從葉鞘中抽出,掐去老梢,與春螺及火腿片同炒,黑白紅綠,妙在葷味厚而醇香悠長,素味清而淡遠甜悠,口感層次分明,猶如往返於紅塵凈土、鬧市幽谷。茅草的根,瑩如白玉絲,清純甘美,生血活血…See More
Dec 29, 2016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張再林 張少倩:作為“有味道的形式”的美

——中國古代審美中身體性維度的探析 【內容摘要】從身體出發的中國哲學不僅導致了中國古人對身體的生命欲望的積極肯定,而且也進而從“欲”到“食”、從“食”到“味”地使“味道”作為“原道”地位得以確定。把這一理解用於審美領域,則使我們得出了這樣一個極其重要的結論,即:對於中國古人來說,美與其說是一種貝爾所謂的視覺化的“有意味的形式”(significant form),不如說是一種我們所謂的味覺化的“有味道的形式”(tasty form)。同時,這種作為“有味道的形式”的美,一如對味道本身的分析所示,其具有“親體性”、“鹹和性”以及“品味性”這三個主要理論特征。這些特征表明,與中國古老的大易之道一致,並與業已趨於唯心化的西方傳統的美學理論迥然異趣,中國古代美學代表了人類文化中的一種更忠實於我們自身生命的,也更為原生態的美的理論。  華東師範大學青年學者貢華南教授對中國古代的味覺意義的發掘,1…See More
Dec 18, 2016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閆恩虎:茶是中國的軟實力――兼說吃茶

茶是地地道道的中國國粹!茶作為中國元素對人類文明發展的影響不亞於四大發明和科舉制度。可以說,茶是真正的中國軟實力!一部中國史,其實大部分是北方高原遊牧民族不斷的南侵南掠史,有些甚至一度入主中原,然而,這些強悍的入侵民族大多數都在歷史長河中消失了,他們被漢文化同化!這種同化,也可以說是奶酪最終敗給了茶葉。佛教和茶葉使吐蕃變成了藏族,持續著雪域文明。英國人以工業文明的船堅炮利征服了自以為是的天朝大國,然而,中國的茶葉卻征服了他們的腸胃,甚至讓他們丟掉了北美殖民地!陸羽在《茶經》中說:“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聞於魯周公”。晉常璩的《華陽國志·巴志》載:“周武王伐紂,實得巴蜀之師,茶蜜皆納貢之”。這是茶發揮文化意義的最早記錄。據說浙江余姚田螺山遺址裏發掘出了距今5500-7000年的先民種植的古茶樹樹根,那麼,應該是在中國沒有文字以前南方就有茶種植,茶的穿透力遠超過了水稻小麥。東漢的《神農食經》記載:“苦茶久服,令人悅志”。說明在漢朝時南方茶已在中原士大夫的生活圈子裏站穩了腳跟。隋唐時,北方已是茶的天下:“自鄒(今山東兗州)、齊(今山東益都)、滄(今河北滄州)、棣(今山東惠民縣),漸至京邑,城…See More
Dec 3, 2016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秋風:人不只是吃飯的動物

搜狐網創建人張朝陽最近發表了一篇博文,其中有一句話給筆者留下深刻印象,“一種精神的寄托是解決不了覆雜的社會問題的,宗教不能當飯吃”。聯系上下文,張朝陽相信這是一個真理。在很多國人眼裏,這話確實是不容置疑的真理。人們經常引用管子的一句話來表達這個真理:“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這似乎正是我們這個時代各級政府官員不擇手段地追求經濟高速增長、很多人不擇手段地積聚財富的理據。面對某些貧窮子弟的犯罪行為,很多人也這樣辯解:這些人之所以犯罪,是因為他們貧窮——只是在說這話的時候,人們似乎忘記了:用權力占有了很多財富的人依然在貪婪地用權力來搶奪財富,而那些富人的平均道德水準似乎並不比普通民眾高。事實上,人們在引用管子那句話的時候,似乎忽視了管子的語境。管子說出這句話的章節的標題是《牧民》,也即掌權者把民眾當成羊群來飼養。這個時候,統治者當然首先要把民眾餵飽,免得他們亂嚷嚷。即便如此,誠如思想史家所說,管子的思想是混雜的,還不像韓非那樣冷酷得讓人脊背發冷。管子緊接著那句話又說,“四維張則君令行”,而所謂“四維”,就是“禮、義、廉、恥”。人們引用管子的時候,忽視了管子的思想還是講究平衡的,還是…See More
Nov 23, 2016

美食 庫's Blog

丁文:吃了嗎?(下)

Posted on March 19, 2017 at 11:45am 0 Comments

作為歷史悠久的禮儀之邦,國人往往將請客吃飯看成是重要的禮儀,認為觥籌交錯之間能增進友誼、化解矛盾。今天,請客吃飯已作為社會交往的潤滑劑,甚至還有地方官員認為“接待就是硬道理”、“接待就是生產力”、“接待就能出政績”,當然接待的重要性源於被接待對象的“話語權”。如有人形容的:“視察”成了進出飯店的“食查”,“評比”成了接待標準的“攀比”,“驗收”者“宴收”也。公款吃喝風屢禁不止,原因是“來的都是客,個個惹不得”,有無吃請也是衡量個人身價的標準之一。因此吃請花樣翻新,吃了不算,有的酒後還安排洗浴、足療、歌舞、打牌等“活動”。這類事行話曰“飯局”。

“飯局”這一詞匯起源於宋代,歷經千余年的演變,賦予了“局”以賭博、聚會、圈套的涵義。歷代著名飯局如…

Continue

丁文:吃了嗎?(中)

Posted on March 14, 2017 at 10:17pm 0 Comments

“吃”的問題既然上升到了美學層次,自然要接受中國古典哲學光輝的照耀,僅僅研究“形而下”遠遠不夠,還必須琢磨“吃”的“形而上”。我們的老祖宗因為沒有做過實證研究,故不明白每種食材所含的物質成分,但卻能將每種食材與五行學說一一對照,提出五行相生、五味相濟、五臟相通的高深論點,每種食材走那經,補益某臟腑,適合某體質,說個小蔥拌豆腐——一清二白。飲食之道與“醫道”掛鉤,分出“陰”“陽”,通過損有余、補不足達到動態平衡。中醫理論經典《黃帝內經·素問·玉版論要篇第十五》有一段話說得十分精辟:“帝曰,以候奈何?岐伯曰,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調其氣之虛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補”之大法是食補,食補的要義是“吃啥補啥”,所謂藥食同源,吃心補心、吃肝補肝、吃腎補腎、吃眼補眼。又說國人陰氣太重陽剛不足,於是乎,那些虎鞭、鹿鞭、牛鞭、馬鞭、海狗鞭、鯨魚鞭,便成了中國人壯陽的秘密武器。…

Continue

丁文:吃了嗎?(上)

Posted on March 14, 2017 at 10:16pm 0 Comments

“吃了嗎”是“您吃過飯了嗎”的縮語,一句國人使用頻率最高的口頭禪,堪稱“國問”。雖則三個字,卻意味無窮,千言萬語也難解讀得明白。

記得二十世紀60年代,我在學校教書,一位與我要好的同仁名李老師者,見面無論說什麽事,打招呼的那句話永遠是“吃了嗎”。不獨李老師,似乎人人如此,“吃了嗎”是國人那年頭的口頭禪,沒什麽好奇怪的。李老師的可笑之處在於習慣成自然,常掛在嘴邊,不分場合地亂用,以致鬧了許多笑話。…

Continue

王學泰:文人美食家李漁

Posted on March 3, 2017 at 9:42pm 0 Comments

 “愛食”可以“養身”,反之,“怕食者少食”,不喜歡的食物就不吃。其實從醫學角度來看,這未必正確,然而這是李漁不希望“不可須臾離也”的飲食問題給人的情感帶來不愉快的主張,同樣是他的人生選擇。

 北宋由於印刷術的完善與普及,加之科舉考試日漸規範,讀書人數目激增,許多平民也加入讀書人的隊伍,並向往通過讀書做官改換門庭、進入統治階級。然而官員位置有限,粥少僧多,許多人不能依靠做官出仕維持生活,便只能靠自己的文化知識謀生,這就逐漸形成了一個新的群體,即文人群體。與能夠出仕做官的文人合稱為文人士大夫。…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