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庫
  • 78, Female
  • 牛車水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美食 庫'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水牆 繪

Gifts Received

Gift

美食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美食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作人:北京的茶食

在東安市場的舊書攤上買到一本日本文章家五十嵐力的《我的書翰》,中間說起東京的茶食店的點心都不好吃了,只有幾家如上野山下的空也,還做得好點心,吃起來餡和糖及果實渾然融合,在舌頭上分不出各自的味來。想起德川時代江戶的二百五十年的繁華,當然有這一種享樂的流風余韻留傳到今日,雖然比起京都來自然有點不及。北京建都已有五百余年之久,論理於衣食住方面應有多少精微的造就,但實際似乎並不如此,郎以茶食而論,就不曾知道什麽特殊的有滋味的東西。固然我們對於北京情形不甚熟悉,只是隨便撞進一家悸悸鋪裏去買一點來吃,但是就撞過的經驗來說,總沒有很好吃的點心買到過。難道北京竟是沒有好的茶食,還是有而我們不知道呢?這也未必全是為貪口腹之欲,總覺得住在古老的京城裏吃不到包含歷史的精煉的或頹廢的點心是一個很大的缺陷。北京的朋友們,能夠告訴我兩三家做得上好點心的餑餑鋪麽? 我對於二十世紀的中國貨色,有點不大喜歡,粗惡的模仿品,美其名曰國貨,要賣得比外國貨更貴些。新房子裏賣的東西,便不免都有點懷疑,雖然這樣說好像遺老的口吻,但總之關於風流享樂的事我是頗迷信傳統的。我在西四牌樓以南走過,望著異馥齋的丈許高的獨木招牌,不禁神往,…See More
Apr 19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下)

四然而,飲食畢竟只是人們用以果腹或解渴的日用品,它們的功用完全屬於實用性質,蘇軾究竟是如何為這種實用性質的題材註入詩意,使之成為審美對象的呢? 首先,蘇軾熱愛生活,他以一種近於審美愉悅的心態擁抱生活,以充滿詩意的目光去觀察生活,於是生活中的任何內容都能實現詩意的升華,飲食也不例外。例如: 縱筆三首之三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飽蕭條半月無。明日東家當祭竈,只雞鬥酒定膰吾。這是蘇軾六十四歲時在儋州所作。當時詩人的生活極為窘迫,經常以薯芋充饑,久饑之人不免嘴饞,於是詩人把希望寄托在東家身上,說明日東家將殺雞設酒祭竈,事畢後一定會分一些祭品給我。要不是以“只雞鬥酒”入詩,蘇軾怎能將其生活窘境以及曠達樂觀的心態表達得如此真切、生動?如果說此詩是在特殊的人生處境中的作品,是對荒唐現實的一種反諷或冷嘲,所以詩人的目光才會下移到“只雞鬥酒”那樣普通的飲食題材,那麽請再看其他例子。…See More
Apr 16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上)

 一漢人何休在《公羊傳解詁》中指出:“男女有所怨恨,相從而歌。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① 這句話在後代影響很大,人們都把它理解成對以《詩經》為代表的古代詩歌傳統的經典闡釋,也視為對古代民間歌謠的發生背景的合理說明。如果從邏輯上來推理,既然古人早就把“詩言志”確立為詩歌的開山綱領②,既然古人早就認識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③,何休所說的“饑者歌其食”應該是毫無疑義的一條古典詩學原理。然而我們把《詩經》以及漢樂府等先秦兩漢的古典詩歌作品檢索一過,卻發現“饑者歌其食”的現象非常稀少,由“饑者歌其食”生發的作品數量與“勞者歌其事”之詩相比,簡直少得不成比例。 先看先秦詩歌的情形。 《詩經》的《國風》雖然作者不明,但其中無疑包含著較多的民歌。可是這些民歌雖然不乏涉及人民生活貧苦的內容,卻很少有“饑者歌其食”的描寫。《秦風·權輿》雲:“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飽。”前人解此詩為國君薄待賢者,至於其生活質量下降④。雖說其主人公並非勞苦人民,但總是個“饑者”,此詩勉強算得上是“饑者歌其食”的作品。不過這樣的作品在《詩經》中甚為罕見,它對“其食”的描寫也過於簡單、抽象,缺乏審美價值。在《詩經》…See More
Apr 13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天:我們的歷史是吃的歷史

原題:神奇與腐朽之間 一部“舌尖上的中國”一時風靡大江南北,的確不是偶然的。民以食為天,食色性也,世界上沒有那個民族將吃至於如此高的的地位。這是中國文化的傳統,而且正在發揚光大。 真理與謬誤之間只差一步。神奇與腐朽之間也只差一步。 因此,中國文化總是輕而易舉地將神奇化為腐朽,而且往往將神奇化為腐朽之後才善罷甘休。比如,中國的飲食。 中西文化的差別突出地表現在怎樣對待吃飯。活著的意義是什麽?中國人的回答活著是為了吃。西方文化可能反過來回答,吃是為了活著。 “民以食為天”,幾乎是中國的信仰。《聖經》裏說“人活著不單靠面包”,與人的精神以及信仰相比將吃降到次要地位。 中國的文化將吃飯問題視為頭等重要的事,這種看重吃就是源於饑餓太多了吧。在饑餓中掙紮的人,想的最多的除了吃還會有什麽呢?我們中國人的生存要求永遠都沒有超出物質的層面,只要有一口吃的就知足常樂了。當奴才就當奴才,當屁民就當屁民,沒有自由就沒有自由,自由民主那牢什子能當飯吃麽?在我們的歷史中,總是“餓殍遍野”“人相食”,而後才會揭竿而起天下大亂,百姓只要有一口吃的,皇上老兒的天下就會平安無事。沒有哪一次農民戰爭是為了自由和民主,更談不…See More
Apr 8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關於陜西茶馬古道的推論 (下)

■■■■陜西的茶馬古道茶馬互市歷時千余年陜西一直是朝廷軍事上的前沿陣地商貿交易中心和物資集散地每年有數百萬斤茶葉和萬余左右的邊馬在陜川茶馬古道上流通不絕浩浩蕩蕩 第一節…See More
Apr 3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關於陜西茶馬古道的推論(中)

推論之三:陜西茶馬古道的發展歷史和起點變遷陜西茶馬古道的發展有一段漫長的歷史,大體而言可劃分為三個歷史階段:一、唐宋時期:陜西山南茶參與茶馬交易,陜西茶馬古道的起點和邊茶集散地在漢中、長安。早在唐貞元末年,朝廷為了固邊,擴充軍隊,急需大批馬匹,用於裝備騎兵和運輸糧秣,而西北地區的少數民族又急需大批茶葉,鑒於雙方的需求互補,朝廷適時的設立邊貿市場,用茶葉與西北的少數民族換馬,開了茶馬交易之先河。《新唐書·隱逸列傳·陸羽傳》載…See More
Apr 1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關於陜西茶馬古道的推論 (上)

推論之一:陜西茶馬古道的存在毋庸置疑“茶馬古道”已成當今旅遊業和茶學界的熱門話題。“茶馬古道”一詞沒有明確的定義,但大體說來,它的出現源於古代中原與邊疆的“茶馬互市”。什麽樣的道路才可稱得上是“茶馬古道”呢?其要素有四點:其一,是一條古代開鑿的交通要道;其二,這條古道上采用的運輸方式主要是騾馬牦牛馱隊或人背肩扛;其三,這條古道上主要流通的物資是茶葉和馬匹;其四,這條古道出現與存在的背景是內地與少數民族之間的“茶馬互市”。雲貴川茶馬古道一度成為熱點、焦點炒得紅紅火火,其實中國古代茶馬古道的主要分布地不在大西南的雲貴川,而在大西北的陜甘青新。北宋詩人、書法家黃庭堅(1045——1105)所作《叔父給事挽詞十首(之八)》詩雲:“隴上千山漢節回,掃除民蜮不為災。蜀茶總入諸蕃市,胡馬常從萬裏來。”(《全宋詩》卷989)。“隴上”即隴山,在陜西境內,此處代指陜西。黃庭堅的叔父黃廉,元佑(1086——1094)初出使川陜,調查茶馬之政,他維護了“熙豐成法”,推進了宋朝與邊地少數民族的茶馬交易。這首悼亡詩一是憑吊,二是讚頌死者的豐功偉績,同時也說明了山南茶在唐宋茶馬互市中所起到的作用,作為戰略資源倍受…See More
Mar 31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茶馬古道”老鎮麗江古城憶舊(下)

三、老城民俗漫錄麗江古城不僅是一個名山勝水環繞的靈域,巧奪天地造化之工的名邑,也是一個民風淳厚,民眾與大自然和諧相處,詩意地棲居的樂土。古城民眾在勞作之余,喜歡追求一種怡情悅性的生活情調,除了詩琴書畫等主要由男子唱主角的娛樂外,養花賞花是老幼婦孺皆喜歡的一種生活樂趣。古城人家家戶戶廣植花果樹、設花壇盆景。古城每年有兩次花會,春天蘭花會,秋天菊花會,居民各自把自己得意的花卉盆景拿到花會上爭芳鬥艷。而更為普遍的是在開花時節,親朋好友相互邀約到各家賞花,花叢樹蔭下擺清茶一杯、自釀水果蜜餞數盤、酒泡梅子一碟,在花香鳥語中品味人生閑暇。春節之際,古城居民喜歡在家中堂屋等處的花瓶裏插梅花和山茶花,因此除夕前就有山民用竹簍背著新鮮的山茶花和梅花到古城集市來賣;古城居民過火把節要用鮮花裝飾火把,鮮花需求量很大,四鄉村姑農婦背著大筐五顏六色的野花湧向古城,古城到處一片花團錦蔟,濃郁芬芳,花氣襲人,花香醉人。古城每年的節慶豐富多彩,融合了本地文化傳統和外來的儒、釋、道教內容。現在在古城隆重地歡慶的有春節,陰歷二月的“三多”節、四月清明節、五月端午節、陰歷六月的火把節、七月騾馬會、八月中秋節等。過春節之前一…See More
Mar 29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茶馬古道”老鎮麗江古城憶舊(中)

二、小記老城的人和事古城的街市情趣盎然,給古城增添了意味無窮的俗世樂趣。歷史上,麗江古城是滇藏貿易的重鎮和中印貿易的樞紐。位於古城中心的“四方街”是個遠近聞名的集市,過去,四方街上的攤位都撐一頂很大的紅油紙傘,從街西面的獅子山望下去,四方街在高原的藍天下閃爍著一片奪目的紅光,煞是好看。街上賣東西都依照傳統的規矩進行,街上每一地段都有固定的名稱,如賣雞處、賣米處、賣臘肉處、賣麻布處、賣棉布處、賣草鞋處等等。由於攤位固定,買主很容易找到地方。四方街上的攤位都是代代相傳的。可賣可租。街市上過去還有一種專門用木升為人量米面、苞谷的職業,其攤位亦是祖傳的。我們家在四方街就有這麽一塊祖傳的攤位,是與其它五戶家庭共同擁有的。攤位約有3-4平方米,稱為“卡增妻此”,意為“賣苞谷處”。擁有攤位的幾戶人家就用“芝瓜”(意為“市場管理者”)計量認可的木升,專門為買賣苞谷的雙方成交後用木升代為計量,按成交量的多少給一點現金或苞谷作為酬勞。我小時,每天吃過晚飯後,常與小夥伴到四方街玩耍。古城的一些老人在晚飯後也不約而同地來到四方街,在北面店鋪前成一排坐下,慢慢從懷中掏出各種各樣的小酒瓶,邊呷邊說古道今,講的多是…See More
Mar 28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茶馬古道”老鎮麗江古城憶舊(上)

一、老城之韻多年來,我的田野考察範圍除了那高山大嶺、莽原深峽,自然還包括那生我養我的古城小鎮──麗江大研鎮。但這種田野考察與浪跡山鄉的考察又有區別,是一種重新踏上石板路,尋找逝去的舊夢,審視和發現塵封歲月中遺落的故事,感受新的陽光月色的精神回歸之旅。 我從多年的田野調研中得知,麗江古城最初是在日聚夕散的鄉村露天集市基礎上逐漸發展而來的。納西語稱麗江叫“衣古堆”,一般譯為“江灣之地”;最初稱麗江古城叫“衣古芝”,意為“衣古地的集市”;有些金沙江沿岸的納西人也稱古城為“衣古”;而麗江壩區農村的居民則多稱古城為“古奔”,意思是“用背來的貨物做生意之地”,或認為是“糧倉之村”。從小時到現在,鄉下農人都喊我們“鞏本若”,即“城裏(男)人”之意;而在城裏,我們“告肯”的男子則被稱為“告肯若”,女的稱“告肯美”,過去古城人都以這種居家所在地段來指稱人。家住大石橋附近的人就是“阿溢燦若”(男)或“阿溢燦美”(美)。“衣古”過去也指現在位於古城北面象山之麓的“吉瓦村”,這是個很清幽的村子,我有親戚在這個村,多次去過此地。那裏有很多泉水從大樹和古巖下迸湧而出,形成一道道清流,因此漢語稱這村為“清溪村”,納…See More
Mar 25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吃了嗎?(下)

作為歷史悠久的禮儀之邦,國人往往將請客吃飯看成是重要的禮儀,認為觥籌交錯之間能增進友誼、化解矛盾。今天,請客吃飯已作為社會交往的潤滑劑,甚至還有地方官員認為“接待就是硬道理”、“接待就是生產力”、“接待就能出政績”,當然接待的重要性源於被接待對象的“話語權”。如有人形容的:“視察”成了進出飯店的“食查”,“評比”成了接待標準的“攀比”,“驗收”者“宴收”也。公款吃喝風屢禁不止,原因是“來的都是客,個個惹不得”,有無吃請也是衡量個人身價的標準之一。因此吃請花樣翻新,吃了不算,有的酒後還安排洗浴、足療、歌舞、打牌等“活動”。這類事行話曰“飯局”。“飯局”這一詞匯起源於宋代,歷經千余年的演變,賦予了“局”以賭博、聚會、圈套的涵義。歷代著名飯局如…See More
Mar 20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吃了嗎?(中)

“吃”的問題既然上升到了美學層次,自然要接受中國古典哲學光輝的照耀,僅僅研究“形而下”遠遠不夠,還必須琢磨“吃”的“形而上”。我們的老祖宗因為沒有做過實證研究,故不明白每種食材所含的物質成分,但卻能將每種食材與五行學說一一對照,提出五行相生、五味相濟、五臟相通的高深論點,每種食材走那經,補益某臟腑,適合某體質,說個小蔥拌豆腐——一清二白。飲食之道與“醫道”掛鉤,分出“陰”“陽”,通過損有余、補不足達到動態平衡。中醫理論經典《黃帝內經·素問·玉版論要篇第十五》有一段話說得十分精辟:“帝曰,以候奈何?岐伯曰,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調其氣之虛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補”之大法是食補,食補的要義是“吃啥補啥”,所謂藥食同源,吃心補心、吃肝補肝、吃腎補腎、吃眼補眼。又說國人陰氣太重陽剛不足,於是乎,那些虎鞭、鹿鞭、牛鞭、馬鞭、海狗鞭、鯨魚鞭,便成了中國人壯陽的秘密武器。古典醫理的運用為國人的“吃”開了新的渠道。《黃帝內經·素問·玉版論要篇第十五》又雲:“必先去其血脈而後調之,無問其病,以平為期。”黃帝問如何診斷疾病?岐伯說:調氣“必先度量病人的身形肥瘦,了解它的正氣虛實,實證用瀉法,虛癥用補法…See More
Mar 18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丁文:吃了嗎?(上)

“吃了嗎”是“您吃過飯了嗎”的縮語,一句國人使用頻率最高的口頭禪,堪稱“國問”。雖則三個字,卻意味無窮,千言萬語也難解讀得明白。記得二十世紀60年代,我在學校教書,一位與我要好的同仁名李老師者,見面無論說什麽事,打招呼的那句話永遠是“吃了嗎”。不獨李老師,似乎人人如此,“吃了嗎”是國人那年頭的口頭禪,沒什麽好奇怪的。李老師的可笑之處在於習慣成自然,常掛在嘴邊,不分場合地亂用,以致鬧了許多笑話。大約是1961年夏季,酷暑難當,夜半時分大家不約而同地在院子裏納涼。校座姍姍來遲,李老兄迎上前來寒暄以套近乎,見面就問“吃了嗎”。其間正值1958年大躍進後的短缺經濟時代,兩飯尚且難保,誰還敢夜半加餐?這不是太奢侈了麽!校座愕然良久,不知如何回他的話。眾人暗自竊笑。單位傳言,老兄如廁同教研組長王某相遇,老兄蹲在茅坑裏同王某寒暄,開場白還是那句現成話“吃了嗎”,王某哭笑不得,回敬道:“新鮮的黃金飯留給你吃吧!”“黃金飯”者臭屎也。老兄木納,一瞬間誤以為“黃金飯”是黃涔涔的苞米幹飯,哪年代單位食堂的保留節目,連說“豈能獨食之,不妥不妥”。此一傳聞不排除有虛構的成分,但老兄是個吃貨卻是眾所公認,他是學生…See More
Mar 17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文人美食家李漁

 “愛食”可以“養身”,反之,“怕食者少食”,不喜歡的食物就不吃。其實從醫學角度來看,這未必正確,然而這是李漁不希望“不可須臾離也”的飲食問題給人的情感帶來不愉快的主張,同樣是他的人生選擇。 北宋由於印刷術的完善與普及,加之科舉考試日漸規範,讀書人數目激增,許多平民也加入讀書人的隊伍,並向往通過讀書做官改換門庭、進入統治階級。然而官員位置有限,粥少僧多,許多人不能依靠做官出仕維持生活,便只能靠自己的文化知識謀生,這就逐漸形成了一個新的群體,即文人群體。與能夠出仕做官的文人合稱為文人士大夫。 文人是讀書人,肩不能擔,手不能提,而當時依靠文化知識牟利的行業又極其有限(僅教師、醫生等)。於是文人群體中學問大的、有門路的皆成為幕僚清客;下焉者則遊走於大城市中,與活躍於此的市井細民爭一日之食。這些文人也像出仕的文士一樣對文化的創造與發展作出了貢獻,特別是遊走於社會底層的文人,他們正是通俗文化與通俗文藝的創作者和推動者。 李漁正是這類文人群體中的一員。 …See More
Mar 4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走進茶馬古道的新田野 ——《龍蟠故事:茶馬古道民族志》序言

2010年7月,我回麗江參加茶馬古道學術研討會,其中有一天走了從玉龍縣拉市鄉到龍蟠鄉的茶馬古道,隨後又和玉龍納西族自治縣政協主席和秀瓊等人一起去考察茶馬古道的幾個古村落以及著名的龍蟠渡口。我的學生楊傑宏博士也一起前往。途中知道他參與此次會議的籌備,已經在龍蟠鄉走村串寨做了認真的田野調查。時隔兩年,傑宏竟已經寫出了這本《龍舞高原——龍蟠茶馬古道民族志》,全書基於認真的田野調查,可見其用心學術,專註田野第一手資料的治學精神和踏實學風。 我曾在《茶馬古道研究和文化保護的幾個問題》[1]中談了如下觀點: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茶馬古道研究日益受到國內外多學科、多行業、多角度的重視,出版了不少論文和書籍。但就筆者所見,目前關於茶馬古道的論著,除了部分是從歷史、宗教、民族關系等角度進行研究的功力比較深厚的論著之外,更多的是邊走邊看邊記錄的遊記和圖文實錄,而嚴謹地從民族學、人類學、民俗學等學科的角度進行深鉆細研的學術著作和田野調查民族志等還很少,特別是對沿線的村鎮、商幫及其經濟和文化變遷等方面進行細致調研的還不多見。我自己也曾寫過一本文圖兼備的《西行茶馬古道》,我覺得類似的書是有價值的,但我們不能…See More
Mar 1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別失去了大地和文明的本真——“茶馬古道”行旅有感

茫茫大地養育了人類,人類在大地上創造了輝煌的文明。在當代的旅遊大潮中,先祖創下的文明正造福於今人。在近年來的行旅中,頗感慨於急於牟利的現代人在操作旅遊時,輕率地任意打扮這些文明遺產,或將天設地造的景觀改造得面目全非·使其原有的本真魅力蒙塵而暗淡。最近,沿“茶馬古道”北上考察,此種感慨又油然產生。石鼓是“茶馬古道”上的一個名鎮,在著名的長江第一灣畔。青瓦白墻的老屋鱗次櫛比,五花石道路上有多少“茶馬古道”故事的余韻余音。古街盡頭,神秘的石鼓如一輪永恒的古月靜望人間滄桑。江畔柳林茂密,油菜金黃,古渡的輕舟往返於清波綠浪中,極有邊地的個性。如今,金黃的油菜田和如詩般的柳樹林已成昨日舊夢。長江第一灣畔,突兀地建起了一個其狀如現代渡輪的碼頭,以及一個覆蓋著眩目的琉璃瓦的“江灣公園”。古道上的古鎮、古渡與大江相融一體的古樸魅力因此而黯然失色。滬沽湖畔的“摩梭女兒國”是“茶馬古道”上的重要驛站。如今,田野上的摩梭村寨,被旅遊開發者豎立起一道道標新立異的“村標”:為表示某村還有巫師達巴,就將放大的巫師法鼓、法螺等懸掛在村頭作為“村標”,按照傳統古規,這些神器是不能隨便掛在村頭的;為表示當地有“阿夏走訪婚…See More
Feb 28

美食 庫's Blog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下)

Posted on April 13, 2017 at 12:43pm 0 Comments

然而,飲食畢竟只是人們用以果腹或解渴的日用品,它們的功用完全屬於實用性質,蘇軾究竟是如何為這種實用性質的題材註入詩意,使之成為審美對象的呢?

 首先,蘇軾熱愛生活,他以一種近於審美愉悅的心態擁抱生活,以充滿詩意的目光去觀察生活,於是生活中的任何內容都能實現詩意的升華,飲食也不例外。例如:



縱筆三首之三…

Continue

丁文:關於陜西茶馬古道的推論 (上)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5:43pm 0 Comments

推論之一:陜西茶馬古道的存在毋庸置疑

“茶馬古道”已成當今旅遊業和茶學界的熱門話題。

“茶馬古道”一詞沒有明確的定義,但大體說來,它的出現源於古代中原與邊疆的“茶馬互市”。什麽樣的道路才可稱得上是“茶馬古道”呢?其要素有四點:其一,是一條古代開鑿的交通要道;其二,這條古道上采用的運輸方式主要是騾馬牦牛馱隊或人背肩扛;其三,這條古道上主要流通的物資是茶葉和馬匹;其四,這條古道出現與存在的背景是內地與少數民族之間的“茶馬互市”。…

Continue

丁文:關於陜西茶馬古道的推論 (下)

Posted on March 25, 2017 at 9:37pm 0 Comments

■■■■陜西的茶馬古道

茶馬互市

歷時千余年陜

西一直是朝廷軍事

上的前沿陣地商貿交易

中心和物資集散地每年有數

百萬斤茶葉和萬余左右

的邊馬在陜川茶馬…

Continue

丁文:關於陜西茶馬古道的推論(中)

Posted on March 25, 2017 at 9:37pm 0 Comments

推論之三:陜西茶馬古道的發展歷史和起點變遷

陜西茶馬古道的發展有一段漫長的歷史,大體而言可劃分為三個歷史階段:

一、唐宋時期:陜西山南茶參與茶馬交易,陜西茶馬古道的起點和邊茶集散地在漢中、長安。

早在唐貞元末年,朝廷為了固邊,擴充軍隊,急需大批馬匹,用於裝備騎兵和運輸糧秣,而西北地區的少數民族又急需大批茶葉,鑒於雙方的需求互補,朝廷適時的設立邊貿市場,用茶葉與西北的少數民族換馬,開了茶馬交易之先河。《新唐書·隱逸列傳·陸羽傳》載 :(中唐)“時回紇入朝,始驅馬市茶。”《封氏聞見記》載:“(飲茶)今人溺之甚。窮日盡夜,殆成風俗,始自中地,流於塞外。往年回紇入朝,大驅名馬,市茶而歸。”…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