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庫
  • 78, Female
  • 牛車水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美食 庫's Friends

  • Bir Tane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美食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美食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韓潮:感官與方法——讀貢華南《味與味道》

作為一個西方哲學研究者,近幾年頗感自己行當的無聊和沈悶。說起來,以追蹤時下西方學術動向為己任、後浪逐前浪、城頭變幻大王旗的那一套國朝西學的固有玩法,雖仍是主流無疑,可要說在智識上有什麽吸引力,卻是騙人。這種不動腦子的翻譯學術的把戲,欺負不識來路的小孩子還可以,要成了引導中國學術的主流,卻是一件著實可悲之事——最近三十年的中國學術,或者已是明證。不過,事情或許也在轉變之中。與西方哲學界的"山窮水覆"不同,近來的中國哲學界卻是暗流湧動,頗有些"柳暗花明"的氣象。從早幾年的中國哲學的合法性問題,到"反向格義"問題的提出,已經有轉守為攻的態勢了。如果說中國哲學的合法性問題還只是在自我申辯的階段,那麽反向格義的思路就已然是破除迷障、找回自我的大勇姿態。我相信,這個勢頭如果延續下去,假以時日,中國學術界一定能在若幹年後貢獻出卓異的思想來——今年讀到貢華南先生的《味與味道》一書時,我就更加確認這一點了。《味與味道》這本書,單看題名尤似閑筆:不究形上本體、不談道德文章、不擬黃鐘大呂,獨論感官一種、流連舌尖滋味,可謂閑而又閑,但從作者在緒論中交待的宗旨來看,此書要討論的卻是一個再緊要不過的主題:中國哲學…See More
Jun 16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5)

在蘇軾眼中,茶的主要功用不在於解渴,而在於怡情悅志、修身養性。或者說,茶的主要意義已超越物質層面,而進入了精神境界。蘇軾有一詠茶名句:“從來佳茗似佳人。”(《次韻曾輔寄壑源試焙新芽》)這哪里還是品嘗滋味,分明是一種審美的享受。蘇軾作詩答謝友人寄茶說:“我官於南今幾時,嘗盡溪茶與山茗。胸中似記故人面,口不能言心自省。”(《和錢安道寄惠建茶》)平生飲過的茶竟像故人一樣難以忘懷,他對茶的感情何其深也!正因如此,蘇軾的詠茶名篇不但以描寫真切見長,而且以抒情濃郁取勝。試看二例:試院煎茶蟹眼已過魚眼生,颼颼欲作松風鳴。蒙茸出磨細珠落,眩轉繞甌飛雪輕。銀瓶瀉湯誇第二,未識古人煎水意。君不見昔時李生好客手自煎,貴從活火發新泉。又不見今時潞公煎茶學西蜀,定州花瓷琢紅玉。我今貧病常苦饑,分無玉碗捧蛾眉。且學公家作茗飲,磚爐石銚行相隨。不用撐腸拄腹文字五千卷,但願一甌常及睡足日高時。汲江煎茶 活水還須活火烹,自臨釣石取深清。大瓢貯月歸春甕,小杓分江入夜瓶。雪乳已翻煎處腳,松風忽作瀉時聲。枯腸未易禁三碗,坐聽荒城長短更。第一首作於熙寧五年(1072),蘇軾正任杭州通判,在進士發解試的試院中與其同僚一起煎茶。第…See More
Jun 14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4)

筼筜谷漢川修竹賤如蓬,斤斧何曾赦籜龍。料得清貧饞太守,渭濱千畝在胸中。南園不種夭桃與綠楊,使君應欲候農桑。春畦雨過羅紈膩,夏壟風來餅餌香。這是蘇軾在熙寧八年(1075)為摯友文同題詠洋川園池的兩首小詩。筼筜谷位於洋州(今陜西洋縣),谷中長滿竹子,故名。文同是以畫竹著名的畫家,他常在筼筜谷中觀賞竹子,所以胸有成竹。但蘇軾此詩偏不說其觀竹、畫竹,而專詠其食筍。詩的大意是說漢水邊上的山谷中滿是修竹,叢生的竹筍被人們砍來做成菜肴。又說文同既貧又饞,筼筜谷中的竹筍都被他吃光了!末句意含雙關:既指文同食筍之多,又指其“胸有成竹”,極為風趣。這首詩寄到之時,文同正攜妻同遊筼筜谷,還煮了幾根筍當晚餐,他“發函得詩,失笑噴飯滿案”(25)。南園是文同在洋州的一個園子,園內不種桃柳而種滿莊稼,蘇軾對此大為贊賞,認為這是文同重視農業的表現,末句從夏季麥熟想起,清風吹來,麥壟間仿佛能嗅到餅餌的香氣。後人往往深賞末聯琢句之巧妙,我覺得其得力之處正在“羅紈膩”和“餅餌香”的豐富想象,而由麥子成熟聯想到面餅之香氣,正是此詩中最引人入勝之處。蘇軾與文同都是文人雅士,一般說來,文人題詠園池的詩都應突出高雅幽潔的情趣,蘇…See More
Jun 12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3)

三蘇軾在詩歌史上的貢獻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就是對詩歌題材的大幅度開拓。南宋托名王十朋的《集注分類東坡先生詩》的序中說蘇詩“雖天地之造化,古今之興替,風俗之消長,與夫山川、草木、禽獸、鱗介、昆蟲之屬,亦皆洞其機而貫其妙,積而為胸中之文”。後代學人對蘇詩題材廣闊的特點多有論述,但尚未論及其中的飲食類題材。其實,蘇詩中詠及飲食的作品數量巨大,而且佳作疊現,如果從創新的程度來看,飲食類題材在蘇詩中的重要性並不亞於任何其他類別。 北宋熙寧四年(1071),蘇軾遭人誣陷,出為杭州通判。次年,他贈詩孫莘老說:“三年京國厭藜蒿,長羨淮魚壓楚糟。今日駱駝橋下泊,恣看修網出銀刀。”(《贈孫莘老七絕》之五)元豐三年(1080),剛經歷了九死一生的“烏臺詩案”的蘇軾在禦史臺差役的押送下來到荒僻的山城黃州,作詩自嘲:“自笑平生為口忙,老來事業轉荒唐。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初到黃州》)紹聖元年(1094),年近花甲的蘇軾遭到新黨的瘋狂迫害,遠謫惠州,次年初夏初嘗荔枝,作詩志喜:“我生涉世本為口,一官久已輕蒓鱸。人間何者非夢幻,南來萬里真良圖!”(《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這三首詩中當然都滲透著濃重的…See More
Jun 10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2)

二既然“饑者歌其食”和貴族的豐盛宴席都不能生發出多少好詩,那麽飲食類題材在詩歌中還能不能有所發展呢?按邏輯來推理,能夠寄托這種發展前景的詩人應該滿足以下兩個條件:一、他既非赤貧的“饑者”,也非富貴之人;二、他熱愛普通的日常生活,善於從平凡的生活中發現詩意。在古典詩歌史上,最早出現的能滿足這兩個條件的詩人是陶淵明。 陶淵明決非富貴之人,但也不是經常挨餓的“饑者”。陶淵明曾寫過《乞食》詩:“饑來驅我去,不知竟何之。”有人說這是“借漂母以起興,故題曰《乞食》,不必真有叩門事也”⑧。但是陶詩中詠及衣食不周的地方甚多,可證他確是深知饑餓的滋味的。不過饑寒交迫並不是陶淵明的生活常態,因為他畢竟出身仕宦家庭,自身也曾幾度出仕,退隱後家中仍有童仆,平時又經常飲酒,所以他的生活雖然窮困,但尚未到赤貧的程度。於是,在陶淵明的詩歌中,飲食便具有了新的審美意義。陶詩中最引人注目的飲食當然是酒,他在《五柳先生傳》中自稱“性嗜酒”,他說到酒時總是筆帶感情,如“春醪解饑劬”(《和劉柴桑》)、“舂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和郭主簿二首》之一)、“何以稱我情,濁酒且自陶”(《己酉歲九月九日》)、“攜幼入室,有酒盈尊”(…See More
Jun 8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1)

一漢人何休在《公羊傳解詁》中指出:“男女有所怨恨,相從而歌。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①…See More
Jun 6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博淵:對中國飲食文化的思考(下)

三那麽,如何評價中國的飲食文化?它究竟是好還是不好?在這個問題上,連古代聖人都有分歧。孔子看來是個美食家,他雖然也曾誇獎學生顏回甘於簡單貧困的生活,但自己卻公開宣稱“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不得其醬不食”,“沽酒市脯不食”,講究可多了。他所說的“膾”,原本是魚字傍,就是生魚片,即現在日本人吃的魚生;所說的“醬”也不是現在的黃醬、甜面醬、豆瓣醬,而是一種經過發酵的肉醬;“沽酒”是外面店里買來的酒;“市脯”是外面店里買來的乾肉。據林語堂猜測,孔子的老婆就是受不了他的窮講究而離他而去的,要不就是因為烹調技術不符合孔子的要求而被休掉的。孔子的私淑弟子孟子卻反對吃吃喝喝。他的學生到了他所住的城市,拜見老師之前先和別人到飯店里撮了一頓,孟子知道後嚴厲地批評他是個沒出息的“飲食之人”。“飲食之人”在孟子那里是一個很嚴重的貶義詞。他還反對吃飯時候擺一桌子菜,說他自己有朝一日得志了,絕不搞“食前方丈”那一套排場。這個問題上的分歧,一直到現代都沒有解決。有的人認為大吃大喝既浪費又不利於健康,而梁實秋公然為嘴饞辯護,說這是上帝賦予的權利。平常人,即使平時不講究吃喝,也受不了其他民族飲食的簡陋。我的一個侄孫女…See More
Jun 4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博淵:對中國飲食文化的思考(中)

二魯迅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定很勇敢。我想,這一個人的勇氣一定來自饑餓,來自對死亡的恐懼。因為“經濟上的需要是我們發明新食品之母”,這種動力是不可估量的。世界上大多數民族至今不吃螃蟹,因為他們的老祖宗沒有像我們的老祖宗那樣經歷過如此頻繁的饑荒,也就沒有我們的老祖宗那樣勇敢。上世紀八十年代,我臨時出差去科威特,發現大使館食堂沒有做過螃蟹,說是當地人不吃,市場上沒有賣的。我說,海灘上一定有,夜里可以用手電筒去照。使館的同志將信將疑。過了幾年我再次到科威特,使館食堂就有螃蟹了,而且個頭極大,四分之一只螃蟹就是一份菜,可以下一碗飯。他們在黃昏時分把充電日光燈往沙灘上一放,人就到一邊抽煙去了,過了一會兒再去,螃蟹們就在地上沙沙地亂爬了,他們用事先準備好的鐵釬子叉,手到擒來。有人還把螃蟹冷凍了,請民航的人帶給北京的親友分享。饑餓促使人發現新食品,一種新食品發現之後,為了使之可以下咽,就要研究烹調,然後,烹調也成了一種博大精深的文化。《紅樓夢》里的螃蟹宴是多麽的熱鬧!多麽的講究!同是清代的戲劇家李漁見了螃蟹不要命,每年螃蟹上市之前就開始攢錢,因為人家笑他視螃蟹為命,他乾脆把這筆錢叫做“救命錢”。螃蟹…See More
Jun 3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博淵:對中國飲食文化的思考(上)

有些文化現象非常有意思,比如吃這件事,中國就存在著兩種絕然相反的文化觀念,讓人搞不清究竟哪一種代表我們的民族。下層群眾認為貪吃是一種惡習,與嫖妓和賭博一起,當作墮落的標志,謂之“吃喝嫖賭”。六十多年前,當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目不識丁的母親就經常告誡我長大了千萬不能沾上這個毛病。她常說:“嘴是一個無底洞,金山銀山都吃得空的。”但在有錢人看來,特別是在一些有錢的文化人眼中,懂吃懂喝是一種修養,一種層次,一種高雅的情操。近二三十年來,挖掘和贊美飲食文化的文章汗牛充棟,將其上升為民族的財富和驕傲。在對飲食文化的一片贊美聲中,公款吃喝愈演愈烈。今年春天兩會期間,九三學社中央向全國政協遞交了一份提案,建議用法律的手段控制公款吃喝。據這份提案估計,目前我國公款吃喝一年吃掉納稅人三千億元人民幣。稍後,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傑發微博說:“幾百個文件管不住大吃大喝,真是治國之敗筆。”看來,貪吃貪喝很可能是我們的一種不良文化。下層群眾由於經濟壓力,感覺到這種文化對自己的生存構成了威脅,所以竭力抵制。我記得,那時候,農家只有在大忙季節才舍得買一個豬頭,或者兩條黃魚,因為平常的粗茶淡飯難以應付高強度的體力勞動…See More
Jun 1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莫天:我們的歷史是吃的歷史

原題:神奇與腐朽之間 一部“舌尖上的中國”一時風靡大江南北,的確不是偶然的。民以食為天,食色性也,世界上沒有那個民族將吃至於如此高的的地位。這是中國文化的傳統,而且正在發揚光大。 真理與謬誤之間只差一步。神奇與腐朽之間也只差一步。 因此,中國文化總是輕而易舉地將神奇化為腐朽,而且往往將神奇化為腐朽之後才善罷甘休。比如,中國的飲食。 中西文化的差別突出地表現在怎樣對待吃飯。活著的意義是什麽?中國人的回答活著是為了吃。西方文化可能反過來回答,吃是為了活著。 “民以食為天”,幾乎是中國的信仰。《聖經》里說“人活著不單靠面包”,與人的精神以及信仰相比將吃降到次要地位。 中國的文化將吃飯問題視為頭等重要的事,這種看重吃就是源於饑餓太多了吧。在饑餓中掙紮的人,想的最多的除了吃還會有什麽呢?我們中國人的生存要求永遠都沒有超出物質的層面,只要有一口吃的就知足常樂了。當奴才就當奴才,當屁民就當屁民,沒有自由就沒有自由,自由民主那牢什子能當飯吃麽?在我們的歷史中,總是“餓殍遍野”“人相食”,而後才會揭竿而起天下大亂,百姓只要有一口吃的,皇上老兒的天下就會平安無事。沒有哪一次農民戰爭是為了自由和民主,更談不…See More
May 30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有光:吃的文化和文化的吃

精神會餐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食物極度缺乏。我參加的學習小組,由於營養不足,人人身體軟弱,學習一會兒就彼此輪流打哈欠,精神疲乏,暫時休息。這時候,有人回想起曾經品嘗過的佳肴,不由自主地談起美食來。一個人開了頭,其余的人都跟上來,越談越起勁,好像面前桌上的學習材料變成了一碟碟可口的美味飯菜,大家口舌留香,精神振作,不再感覺疲乏了。這叫做精神會餐。精神會餐不一定發生在飲食缺乏的時候,就是酒足飯飽之余,人們也常常想起過去的美食滋味,娓娓談來,增添樂趣。我不是一個美食家,更不是一個饕餮家。我是一個窮書生,很少有美食的機會,而且身體瘦弱,消化不強,不敢多吃山珍海饈。不過活了八十八歲,當然也有偶爾的美食機會。這里拉雜談談我的點滴飲食記憶,聊當自我精神會餐吧。 菜名文藝 飲食文化內涵豐富。飲食為營養和健康,這是飲食科學。飲食追求色香味,這是飲食藝術。飲食關聯風土習俗和禮儀品德,這是飲食哲學。飲食文化還重視語言美,例如菜肴名稱的文藝化,也表現了中國文化的特色。青年時代,我初次看到素菜葷名和葷菜素名的菜單,欽佩廚師們想像力的豐富。一次,在二十年代,我被邀到蘇州一個尼姑庵去吃全素席,可是菜單上的菜名全是葷菜…See More
May 28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葛劍雄:中國飲食的另一面

記得季羨林先生曾寫過一篇短文,稱德國的廚師為“工程師”,只能按食譜制作,哪種材料放幾克,哪種調料放幾克,烤幾分鐘。而中國的廚師卻全憑感覺和手法,菜放在鍋里抖幾下,炒多少時間,放多少調料,口味多重得按不同的原料、不同的搭配和要求靈活掌握,名廚可達隨心所欲的地步,所以稱得上是“哲學家”。我參觀過德國人家的廚房,可以證明先生所說完全是事實。他們的廚房中少不了三樣東西:一本食譜(當然也有經驗豐富者可以不用);一臺天平或電子秤,以便隨時按量配料;一只鬧鐘,以便精確控制時間。德國人即使不是專業廚師,當不了工程師,當個技術員也綽綽有余。盡管現在一些中國家庭裝修精致的廚房中也備了這三樣,但很少有人會像德國人這樣講究精確計量,所以連技術員也當不了。而有經驗的廚師是不需要這些東西的,在餐館酒店的大廚房中似乎也沒有配備的必要,中國的名廚的確像哲學家。不過不要以為這就是中國飲食的優勢,盡管季先生的文章沒有點破,卻是不言自明的:工程師人人可當,至少可以學著當,而哲學家是少數人的專利,大多數人是當不了的,想學也未必學得成。事情總有兩方面,中國飲食當然也是如此。但不知什麼原因,諸多談中國飲食的文章或著作卻極少涉及它…See More
May 26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譚伯牛:清代士子請客吃飯為何叫做“吃夢”

每有聚餐,與會者都不用帶錢包,帶上嘴就行(“不攜杖頭錢”),胡吃海喝完畢,拍屁股走人。買單的事誰負責?待到發榜,由中了舉人、進士的與宴者負責。因為在吃的過程中大家都不知道這是“吃”誰的請,而大家又都“夢”想這桌能由自己買單,所以,這就叫“吃夢”。同治十年,王闿運(1833年~1916,晚清經學家、文學家,湖南湘潭人)進京會試。他的朋友多,朋友的朋友更多,因此,在辦正事之余參加的吃請也很多。據《湘綺樓日記》,在此期間,幾乎宴飲無虛日。請客吃飯沒什麽稀奇,不值得專文記敘,但他們買單的方式比較奇怪,才有記一筆的價值。 士子吃飯叫“吃夢”這年六月二十七日,許振祎發帖子請他赴宴,與會者共計八人,其中,以闿運等三人為“夢神”,以許振祎、譚繼洵等五人為“展夢”。對闿運來說,這次宴會就叫“吃夢”。吃飯就吃飯,什麽叫“吃夢”?且不管吃什麽,都要買單,依常理,許氏招客,自應由他買單。“夢神”二字,或可猜測為貴賓,即闿運等三人毋庸掏錢;而許氏與其他四人具有“展夢”的資格,那麽,由“展夢”者AA不成?後來,讀到吳仰賢《小匏庵詩話》,才算解開這個謎團。其書雲,參加會試的士子們,在發榜之前,每有聚餐,與會者都不用…See More
May 21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錢鍾書:吃飯

吃飯有時很像結婚,名義上最主要的東西,其實往往是附屬品。吃講究的飯事實上只是吃菜,正如討闊佬的小姐,宗旨倒並不在女人。這種主權旁移,包含著一個轉了彎的、不甚樸素的人生觀。辯味而不是充饑,變成了我們吃飯的目的。舌頭代替了腸胃,作為最後或最高的裁判。不過,我們仍然把享受掩飾為需要,不說吃菜,只說吃飯,好比我們研究哲學或藝術,總說為了真和美可以利用一樣。有用的東西只能給人利用,所以存在;偏是無用的東西會利用人,替它遮蓋和辯護,也能免於拋棄。柏拉圖在《理想國》裏把國家分成三等人,相當於靈魂的三個成份;饑渴吃喝是靈魂裏最低賤的成份,等於政治組織裏的平民或民眾。最巧妙的政治家知道怎樣來敷衍民眾,把自己的野心裝點成民眾的意志和福利;請客上館子去吃菜,還頂著吃飯的名義,這正是舌頭對肚子的籍口,仿佛說:“你別抱怨,這有你的份!你享著名,我替你出力去幹,還虧了你什麽?”其實呢,天知道——更有餓癟的肚子知道——若專為充腸填腹起見,樹皮草根跟雞鴨魚肉差不了多少!真想不到,在區區消化排泄的生理過程裏還需要那麽多的政治作用。 古羅馬詩人波西藹斯(Persius)曾慨嘆說,肚子發展了人的天才,傳授人以技術(Magi…See More
May 12
美食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方也:當螃蟹遊到歐洲

和老外談吃是一件很費勁的事。最近的這則新聞就很好地解釋了什麽叫他人的地獄我們的天堂。在德國易北河等水域裏,每逢盛夏到初秋,成熟大閘蟹開始了“地毯式”遷徙,不遠千裏地遠上北海,為翌年春天的傳宗接代做好準備。在德國,這些每天能爬行12公裏的“裝甲動物”善挖洞穴,破壞水壩。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報告稱,僅在德國,大閘蟹造成的損失高達8000萬歐元。從2009年以來,被報道的受災國還有英國和荷蘭。作為外來物種,大閘蟹沒有自然天敵,歐洲的河流大多清澈且水草豐美。吸取了美國的教訓,當地人也不願意太過簡單粗暴,之前美國五大湖區鬧中國鯉魚災,惱羞成怒的工作人員往湖裏投毒,浮上來一大片美國魚,只摻雜了一條40厘米長的中國鯉。如果說鯉魚是美國主動引進的,那麽大閘蟹幾乎是第一代用腳投票的移民。一百多年前清朝五口通商時期,為了增加中國商船的穩定性,船底的蓄水艙裏都要灌滿了壓艙水。壓艙水是直接從長江水系裏抽取的,大閘蟹苗也被一同抽入了蓄水艙中。當商船到達通商港口後,大閘蟹就和壓艙水一起排入了歐洲的水系。歐洲沿河小鎮的居民們被重金調動起來,每天晚上圍追堵截偷竄上岸,背著滿身肥膄膏黃的大閘蟹,然後把它們集中到飼料廠——消…See More
May 11

美食 庫's Blog

韓潮:感官與方法——讀貢華南《味與味道》

Posted on June 12, 2017 at 10:32pm 0 Comments

作為一個西方哲學研究者,近幾年頗感自己行當的無聊和沈悶。說起來,以追蹤時下西方學術動向為己任、後浪逐前浪、城頭變幻大王旗的那一套國朝西學的固有玩法,雖仍是主流無疑,可要說在智識上有什麽吸引力,卻是騙人。這種不動腦子的翻譯學術的把戲,欺負不識來路的小孩子還可以,要成了引導中國學術的主流,卻是一件著實可悲之事——最近三十年的中國學術,或者已是明證。

不過,事情或許也在轉變之中。與西方哲學界的"山窮水覆"不同,近來的中國哲學界卻是暗流湧動,頗有些"柳暗花明"的氣象。從早幾年的中國哲學的合法性問題,到"反向格義"問題的提出,已經有轉守為攻的態勢了。如果說中國哲學的合法性問題還只是在自我申辯的階段,那麽反向格義的思路就已然是破除迷障、找回自我的大勇姿態。我相信,這個勢頭如果延續下去,假以時日,中國學術界一定能在若幹年後貢獻出卓異的思想來——今年讀到貢華南先生的《味與味道》一書時,我就更加確認這一點了。…

Continue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5)

Posted on June 12, 2017 at 10:30pm 0 Comments

在蘇軾眼中,茶的主要功用不在於解渴,而在於怡情悅志、修身養性。或者說,茶的主要意義已超越物質層面,而進入了精神境界。蘇軾有一詠茶名句:“從來佳茗似佳人。”(《次韻曾輔寄壑源試焙新芽》)這哪里還是品嘗滋味,分明是一種審美的享受。蘇軾作詩答謝友人寄茶說:“我官於南今幾時,嘗盡溪茶與山茗。胸中似記故人面,口不能言心自省。”(《和錢安道寄惠建茶》)平生飲過的茶竟像故人一樣難以忘懷,他對茶的感情何其深也!正因如此,蘇軾的詠茶名篇不但以描寫真切見長,而且以抒情濃郁取勝。試看二例:

試院煎茶…

Continue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4)

Posted on June 12, 2017 at 10:22pm 0 Comments

筼筜谷

漢川修竹賤如蓬,斤斧何曾赦籜龍。料得清貧饞太守,渭濱千畝在胸中。



南園…


Continue

莫礪鋒:飲食題材的詩意提升:從陶淵明到蘇軾(1)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10:55pm 0 Comments

漢人何休在《公羊傳解詁》中指出:“男女有所怨恨,相從而歌。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① 這句話在後代影響很大,人們都把它理解成對以《詩經》為代表的古代詩歌傳統的經典闡釋,也視為對古代民間歌謠的發生背景的合理說明。如果從邏輯上來推理,既然古人早就把“詩言志”確立為詩歌的開山綱領②,既然古人早就認識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③,何休所說的“饑者歌其食”應該是毫無疑義的一條古典詩學原理。然而我們把《詩經》以及漢樂府等先秦兩漢的古典詩歌作品檢索一過,卻發現“饑者歌其食”的現象非常稀少,由“饑者歌其食”生發的作品數量與“勞者歌其事”之詩相比,簡直少得不成比例。

先看先秦詩歌的情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