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
  • Male
  • Yangon
  • Myanmar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rásná duše's Friends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Uta no kabe
  • desafinado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 triste chateau
  • 寧靜心
  • 文創 庫
  • 思潮 庫
  • 美食 庫
  • Marketing Link

Gifts Received

Gift

Krásná duš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rásná duše's Page

Latest Activity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于堅·地火 (1)

1979年,我在昆明北郊的一家工廠的鉚焊車間當鉚工,已經幹了8年。 上班之余,我寫詩。最開始寫的是古體詩,因為學校里的語文課只教毛澤東的詩詞,毛澤東的詩我全部學過,背得滾瓜爛熟。受這個影響,一開始寫詩就是填詞。 工廠由一條大道分成兩半,兩邊是車間。大道兩旁,每個車間的門口都用木板安裝了貼大字報的欄板。大字報是文革時代公開發表言論的一個方式,有點像今天的網絡,大街、單位到處都有大字報欄,你有什麽想法,寫張大字報就可以貼上去,匿名也可以,當然,後果自負。冒似言論自由,其實真正敢於說話的人極少,有些人夜里偷偷貼大字報公開了自己的陰暗思想,天一亮就被捕了。每個月各車間都要在大字報欄上貼一些文字,領袖語錄、報紙社論摘抄、工人寫的感激文字,順口溜什麽的,歌頌祖國、歌唱鶯歌燕舞的大好形勢,用毛筆和大白紙抄出來,配著太陽花草之類的水彩插圖。每個車間的專欄都取個名字,加工車間的叫做“春雨”,鉚焊車間的叫做“紅鉚工”。鑄造車間的叫做“鋼花”。我進廠時剛滿16歲,照著毛澤東的詞的格式填了一首《采桑子》,歌頌五一勞動節,這是我第一次寫詩詞,車間的宣傳員把它發表在“紅鉚工”上了。但我並沒有就此對寫詩發生興趣,也…See More
yesterday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張穎·詞語漫遊者的詩性日常——柳宗宣詩歌評析(4)

《給汪民安的兩首贈詩》即是一例。第一首詩地址在北方,第二首在武漢。第一首詩人寫出了傳統之“雨”的活潑品性。“我的到來讓你可能淋雨”,開頭一句給人懸念。詩題揭示出這是一首贈詩,對象是一位“肺部儲存會議室的冷氣”的學者,熟悉雙方的人可能會好奇“淋雨”背後的真正原因。“夏日陣雨,落在燕山西側的山嶺/曠野和樓群;馬路和電線桿上的廣告/也可能淋到你身上”,獨特想象令人暗暗驚嘆。“你可能會望一眼陰雲攢動的天空/中年的面容露出兒時遇雨的天真”,朋友尚未到來,詩人獨自在咖啡廳等候,看著外面突降的北方之雨,想象著朋友於赴約旅程中面對毫無準備的大雨時的天真反映。而對於久居室內的朋友來說,淋雨的狼狽與無奈,難道不也是一份意外之喜?“把雨水運到你的頭頂”,可謂一次精彩而淘氣的設喻,以天地之自然氣象與人之相逢交結,氣魄不可謂不大,但“流落”二字仍暗露悲傷。王子猷雪夜訪友,未見其人,興盡而歸。古人相忘於江湖的純凈友誼時常被後人羨慕。而詩人這首會友之作,友人尚未出場又處處在場,尚未聚首前的朋友默契亦令人感動。一場少見的北方之“雨”,與淡淡的鄉愁匯合成一首精煉的現代漢詩,又與傳統之“雨”聯系得如此緊密。此詩只寫他們雨…See More
Jun 22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張穎·詞語漫遊者的詩性日常——柳宗宣詩歌評析(3)

《河流簡史》匯輯了詩人十余年間(2004—2015)的詩作。詩集沒有完全按照寫作順序來編排,而是將2009 年到2012 年間的作品放在前面,這樣便將他十年間寫作的時空跨度清晰地顯示出來——從北方到南方,在這個過程中詩人不斷進行詩藝上的更新與轉型。2004—2008…See More
Jun 2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張穎·詞語漫遊者的詩性日常——柳宗宣詩歌評析(2)

二當漂泊的生活最終以故鄉為終點,生活變得簡單、樸素,其寫作也自然發生了些許變化。如果說,1990 年代的詩歌寫作多采用敘事鋪陳筆法,著力於將所見與所感轉化成詞語,此後詩人則致力於對事件的觀照與意象的開掘與呈現。寫於2004 年的《分界線》,也是詩集《河流簡史》中創作時間最早的一首詩,開始顯示出詩人不同於之前的寫作方式:長途大巴車從雨水漣漣之中忽然駛入,明晃晃的陽光里 那是1999 年2 月9 日8 點你從南方潮濕的夜雨脫離出來 進入安陽地界。幹爽的空氣陽光普照。天空一溜煙地藍下去 華北平原——灰蒙蒼茫而蒼涼                                 ——《分界線》短短七句,視界豁然開朗,有長詩所不具備的輕盈質感。“1999 年2 月9 日8…See More
Jun 7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張穎·詞語漫遊者的詩性日常——柳宗宣詩歌評析(1)

摘要:柳宗宣的詩作與他的生活經歷之間的某種關聯,可以視為其個人日常生活的詞語呈現:大部分生活經歷最終以詞語記憶的方式展現出來,以文本承載對生活的詩性理解和對存在本質的把握。柳宗宣以敘事筆法描繪日常生活,在隱身的姿態下創作“宣敘調”性的詩歌。當漂泊的生活最終以詞語為故鄉,詩人的筆觸也相應地發生些許變化:結構上的營建、寫作中的感性和對生命的沈思。柳宗宣的日常書寫緊貼個人現實,描繪出當下歷史語境中的記憶之圖,而為個體歷史留存了見證之詞。寫作中的對話性因素與談話式語調,在南北、生死之多維場域的互動中得以呈示。一宇文所安認為,“中國古典詩歌始終對往事這個更為廣闊的世界敞開懷抱:這個世界為詩歌提供養料,作為報答,已經物故的過去像幽靈似地通過藝術回到眼前。”[1]3實際上,對往事的回憶也是新詩詩人們寫作中的重要取向,通過緬懷往事得以重塑心靈。柳宗宣的作品和他的生活經歷之間有緊密的關聯,它們可以被視為個人日常生活的詞語呈現,他的大部分生活經歷最終會以詞語記憶的方式展現出來,以文本承載他對生活的詩性理解和對存在本質的把握。出生於1961…See More
May 15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洪子誠·種種可能——周夢蝶和辛波斯卡(下)

就如莫扎特的音樂那樣,其實辛波斯卡(下圖)的詩質並不單一,更不是單調。互異以至對立因素會共存其中;它們的交織、滲透正是這些平易的詩的迷人之處。不是感受到輕盈嗎?而輕盈中有令人深思的尖銳;在體會她對傳統世俗生活親近的同時,也發現有出乎我們預想的,令我們驚喜或深思的哲理。明確告白與自我疑惑(有一首詩就叫《頌揚自我貶抑》),堅定與謙卑,沈重與輕松,恬淡自如與緊張感,溫情與嘲諷,冷靜中的幽默戲謔——而且是“帶淚的戲謔”……盡管周夢蝶和辛波斯卡的詩極為不同,但也有相通的方面,而且是一些根本的方面。比如說,他們都知道,“一千個人當中/大概會有兩個”喜歡詩,知道詩歌朗誦會不是拳擊比賽,“大廳里有十二個人,還有八個空位——”,“有一半的人是因為躲雨才進來,/其余的都是親屬”,但是仍執迷不悟地 ……緊抓著它不放仿佛抓住了救命的欄桿…See More
Apr 24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洪子誠·種種可能——周夢蝶和辛波斯卡(中)

這首詩有一個副標題:“仿波蘭女詩人WissLawa…See More
Mar 6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洪子誠·種種可能——周夢蝶和辛波斯卡(上)

因為知道我“偏愛讀詩的荒謬,勝過不讀詩的荒謬”(仿辛波斯卡詩句:“我偏愛寫詩的荒謬/勝過不寫詩的荒謬”),詩人周夢蝶(下圖)2014年5月1日去世,台灣的朋友很快就把這個信息告知我。2013年春天,北京大學詩歌研究院籌備第四屆詩歌獎,有評委提名周夢蝶為候選人。主辦方傾向於得獎人最好能親自到北京領獎,讓我打聽周夢蝶的近況。我正好在台灣新竹的交通大學上課,便致信對周夢蝶有精深研究的翁文嫻教授。她告訴我,周夢蝶身體不好,3月初台大開他的詩歌創作國際研討會,還是被抱著進到會場的。因此,聽到他離世的消息,並未感到特別意外。這些年,我和一些朋友合作編選可能今年出版的新詩選,周夢蝶收在上卷《時間和旗》里(下卷是《為美而想》)。他的簡介由我執筆:…See More
Feb 12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高小康:中國語境中的審美文化與意識形態(4)

從社會成員構成的角度看,通俗歌曲並沒有替代高雅藝術。因為對平民而言,高雅藝術本來就不屬於他們。當代中國的情況也與此類似。當20世紀80年代的人們抱怨高雅藝術“滑坡”、大眾審美趣味降低時,忘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就是此前中國普通民眾的文化素質、藝術修養和審美趣味並不比這時更高。以前之所以不存在“滑坡”的問題,只是因為那時的高雅藝術團體是由政府資助維持,毋須計較觀眾的多少;更何況當時的大眾在審美方面也沒有更多選擇的余地和權利。所謂“滑坡”不過是因為社會審美需要的差異和層次顯現出來了而已。從這個意義上講,平民並不是被文化工業的意識形態陰謀所俘獲,而是文化工業放大了平民的審美需要並使之合法化,也就是說把平民的趣味推到了社會文化生活的前臺。那麽,文化工業所制造的標準化產品是否會阻塞了民眾審美需要提升的可能,從而使大眾在不知不覺中陷入萬劫不復的平庸之中?這是阿多諾理論的邏輯結論,但不一定符合社會文化活動的實際。克蘭(Diana…See More
Jan 1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高小康:中國語境中的審美文化與意識形態(3)

從更寬泛的角度來看,關於意識形態“霸權”的認知即使在最基本的經濟領域仍然可能是可疑的。比如“商品拜物教理論”把商品交換關系泛化為意識形態的思路,從邏輯上看是沒有問題的:對於資本來說,最基本的政治要求當然應當是保護商業利潤和資本再生產關系。然而,這里忽視了的問題是,商品交換和追求商業利潤需要的產生遠遠早於資本主義的產生,因而這種需要決非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獨有的需要。而恰恰是在跨國資本的時代,這種需要的主體變得復雜起來——比如當人們抨擊跨國資本對當地經濟的支配霸權時,本國的工會可能也抨擊它使得資本和就業機會外流而侵害了自己國家勞動者的利益。在這里我們遇到的是阿波爾科隆彼所說的“多種意識形態”混雜的難題而不是可以簡單定義的“霸權”。這樣看來,把一種相對於其他文化處於更優勢地位的文化現象簡單歸結為意識形態的“霸權”,有可能混淆傳統的或普適的需要與當代資本主義特定的政治需要之間的差別,從而造成對文化現象內在性質的誤解。 三、誰需要流行音樂…See More
Jan 8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高小康:中國語境中的審美文化與意識形態(2)

二、女性被“殲滅”了嗎 意識形態批判理論的一個重要概念是葛蘭西(Antonio Gramci)所說的“霸權”。“霸權”(hegemony)這個詞在葛蘭西理論中的含義似乎比較復雜。有人認為葛蘭西的“霸權”是指“那個階級成功地說服了社會的其他階級接受它自己的道德、政治和文化價值標準。”[5](P184)還有人認為“霸權最好理解為組織贊同(the organization of consent)——從屬意識形態的形式不求助於暴力或強制便得到構造的過程。”[1](P312)這些解釋與“hegemony”這個詞的本義(支配、領導、盟主)比較接近,大體上算是一個比較中性的學術術語。但在現代漢語里,這個“霸”字具有明顯的貶義,常常意味著蠻不講理和暴力。在20世紀70年代的中國,這個詞是個重要的國際政治概念,專指美國和蘇聯這兩個超級大國憑借自己的經濟、軍事力量對其他國家所行使的經濟控制、剝削和政治威脅、干涉等強權行為。由於有這樣的語言背景,葛蘭西的“霸權”理論在中國的影響就更突出了政治批判色彩和戰鬥性。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隨著湯林森(John Tom Linson)、薩義德(Edward…See More
Jan 6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高小康:中國語境中的審美文化與意識形態(1)

在中國當代學術語境中,“意識形態”是個非常熟悉、甚至是非常通俗的概念。在美學和文藝學研究中,對審美經驗和美學理論的研究也常常與意識形態問題聯系在一起。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絕大多數《文學概論》或《藝術概論》之類的教材都毫不猶豫地把文學藝術活動歸入意識形態的範疇。盡管如此,當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批判理論進入中國的學術視野後,仍然造成了很大的歧義和困惑。這一方面是因為自盧卡契(George Lukacs)以來的西方馬克思主義者對“意識形態”的解釋與中國大陸學者的傳統理解多有不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意識形態批判所關涉的是中國美學和文藝學界開始研究不久的新問題——當代文化問題。重新審視近年來美學和文藝學界所使用的“意識形態”這個概念在中國學術語境中的意義,應當有助於理清近年來在中國社會的審美文化與意識形態關系研究中存在的許多矛盾、歧義和含混。 一、Omo說了些什麽 研究意識形態問題,當然需要搞清楚“意識形態”這個概念的含義。從特拉西(D·…See More
Jan 5

Krásná duše's Blog

于堅·地火 (1)

Posted on July 18, 2018 at 10:07pm 0 Comments

1979年,我在昆明北郊的一家工廠的鉚焊車間當鉚工,已經幹了8年。 

上班之余,我寫詩。最開始寫的是古體詩,因為學校里的語文課只教毛澤東的詩詞,毛澤東的詩我全部學過,背得滾瓜爛熟。受這個影響,一開始寫詩就是填詞。 

工廠由一條大道分成兩半,兩邊是車間。大道兩旁,每個車間的門口都用木板安裝了貼大字報的欄板。大字報是文革時代公開發表言論的一個方式,有點像今天的網絡,大街、單位到處都有大字報欄,你有什麽想法,寫張大字報就可以貼上去,匿名也可以,當然,後果自負。冒似言論自由,其實真正敢於說話的人極少,有些人夜里偷偷貼大字報公開了自己的陰暗思想,天一亮就被捕了。



每個月各車間都要在大字報欄上貼一些文字,領袖語錄、報紙社論摘抄、工人寫的感激文字,順口溜什麽的,歌頌祖國、歌唱鶯歌燕舞的大好形勢,用毛筆和大白紙抄出來,配著太陽花草之類的水彩插圖。每個車間的專欄都取個名字,加工車間的叫做“春雨”,鉚焊車間的叫做“紅鉚工”。



鑄造車間的叫做“鋼花”。我進廠時剛滿16歲,照著毛澤東的詞的格式填了一首《采桑子》,歌頌五一勞動節,這是我第一次…

Continue

張穎·詞語漫遊者的詩性日常——柳宗宣詩歌評析(3)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8 at 5:51pm 0 Comments

《河流簡史》匯輯了詩人十余年間(2004—2015)的詩作。詩集沒有完全按照寫作順序來編排,而是將2009 年到2012 年間的作品放在前面,這樣便將他十年間寫作的時空跨度清晰地顯示出來——從北方到南方,在這個過程中詩人不斷進行詩藝上的更新與轉型。

2004—2008…

Continue

張穎·詞語漫遊者的詩性日常——柳宗宣詩歌評析(2)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8 at 5:50pm 0 Comments

當漂泊的生活最終以故鄉為終點,生活變得簡單、樸素,其寫作也自然發生了些許變化。如果說,1990 年代的詩歌寫作多采用敘事鋪陳筆法,著力於將所見與所感轉化成詞語,此後詩人則致力於對事件的觀照與意象的開掘與呈現。寫於2004 年的《分界線》,也是詩集《河流簡史》中創作時間最早的一首詩,開始顯示出詩人不同於之前的寫作方式:





長途大巴車從雨水漣漣之中


忽然駛入,明晃晃的陽光里



那是1999 年2 月9 日8 點…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