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幼棣《後望書》生態突變

我心頭一驚,追問,嘎順淖爾還是蘇古淖爾?

老工程師說,是西邊的那個大湖。從湖底走過,到處是白華華的魚骨。五十年代,我們在居延海搞過勘探,那可是個大得無邊的海子。現在東居延海也完全乾枯了。

我的心頭沈沈的,這可是生態突變啊。

 

沿著河西走廊西行,遙望著一排排鉆天楊林梢間飄閃出的祁連山積雪的峰巒時,古住今來的許多往事,如雪線牽動著不絕的情懷。

西部是邊塞詩的故鄉。首先想到的是唐開元年間的詩人王維,和他千古流傳的詩篇《使至塞上》:

 

單車欲問邊,屬國過居延。

征蓬出漢塞,歸雁入胡天。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蕭關逢候騎,都護在燕然。

 

王維在文學藝術上有多方面的才能,詩文、書畫都很著名,他善彈琴、彈琵琶。唐人小說中有一個故事,說他狀元及第,是因為九公主欣賞他的詩和琵琶,關照主試官錄取的。王維懂音樂,擔任的第一個官職是太樂丞。後人常常把王維歸之於山水詩人之列,評論他的詩與畫以清淡見長,描繪山水,田野風景,恬雅閑適,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其實,一到西北,王維就寫不出恬淡閑適的山水詩了。因為面對的大漠戈壁、冰河鐵馬,是塵暴、秋風、飛雪、熱血。 

開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詩人以監察禦史從軍赴涼州,居河西節度史幕中,王維在西北走了很久,走得很遠,他的詩風也為之一變。只有到河西走廊,你才知道,“長河落日圓”中的長河,不是泛指,而實有這一條河流。

“屬國過居延”——明確地指出了《使至塞上》是在前往居延海的旅途中,與鎔金一般的落日一起激發詩人靈感的河流,便是向北湧流的黑河。這條從張掖或酒泉沿弱水北上至居延的路,又稱為“龍城古道”,大抵與漢代飛將軍李廣率大軍北征開拓此路有關。李廣出生的龍城,在今天甘肅東部的天水境內。

 

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酒泉衛星基地既不在張掖也不在酒泉,而是在內蒙古額濟納旗境內。北上酒泉衛星基地的鐵路、公路,就是沿著黑河、沿當年王維“十里一走馬,五里一揚鞭”的沙磧驛道修建的。走在路上,詩人的瀟灑與昂奮,也與溺水綠色走廊的生態環境優越有關。有綠草、岸柳與清流相伴,時時可見大漠與黃沙湧動,景色壯麗而絕無旅途之險,才有這種暢快的心情。

一條西北的大河和一個泱泱大湖,如何孕育了千百年前輝煌的文明,又如何隨著人為的破壞、河流的涸竭而衰落、乃至湮沒的?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