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
  • Male
  • Jasi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lacca Light'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Copil
  • Paetiyo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Malacca Ligh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lacca Light'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65)

因此,按以前的戰爭標準來看,現在的戰爭完全是假的。這好像是兩頭相撞的動物,頭上的角所頂的角度都不會使對方受傷。但是,盡管戰爭不是真的,卻不是沒有意義的。它耗盡了剩餘消費品,這就能夠保持等級社會所需要的特殊心理氣氛。下文就要說到,戰爭現在純粹成了內政。過去各國的統治集團可能認識到共同利益,因此對戰爭的毀滅性雖然加以限制,但還是互相廝殺的,戰勝國總是掠奪戰敗國。而在我們的時代里,他們互相根本不廝殺了。戰爭是由一國統治集團對自己的老百姓進行的,戰爭的目的不是征服別國領土或保衛本國領土,戰爭的目的是保持社會結構不受破壞。因此,“戰爭”一詞已名不符實。如果說戰爭由於持續不斷已不復存在,此話可能屬實。人類在新石器時代到二十世紀初期之間受到的這種特殊壓力,現在已經消失,而由一種完全不同的東西所取代。如果三個超級國家互相不打仗,而同意永遠和平相處,互不侵犯對方的疆界,效果大概相同。因為在那樣情況下,每一國家仍是一個自給自足的天地,永遠不會受到外來危險的震動。因此真正永久的和平同永久的戰爭一樣。這就是黨的口號“戰爭即和平”的內在含義,不過大多數黨員對此了解是很膚淺的。 溫斯頓暫停一下,沒有繼續讀下去。遠…See More
yesterda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64)

大洋國實行的哲學叫英社原則,歐亞國叫新布爾什維主義,東亞國叫的是個中文名字,一般譯為“崇死”,不過也許還是譯為“滅我”為好。大洋國的公民不許知道其他兩國的哲學信條,但是卻受到憎恨的教育,把它們看作是對道德和常識的野蠻踐踏。 實際上這三種哲學很難區分,它們所擁護的社會制度也根本區別不開來。到處都有同樣的金字塔式結構,同樣的對一個半神領袖的崇拜,同樣的靠戰爭維持和為戰爭服務的經濟。因此,三個超級國家不僅不能征服對方,而且征服了也沒有什麽好處。相反,只要它們繼續衝突,它們就等於互相支撐,就像三捆堆在一起的秫稭一樣。而且總是那樣,這三個大國的統治集團對於對方在干些什麽又知道又不知道。他們一生致力於征服全世界,但是他們也知道,戰爭必須永遠持續下去而不能有勝利。同時,由於沒有被征服的危險,就有可能不顧現實,這是英社原則和它的敵對思想體系的特點。這里有必要再說一遍上面所說過的話,戰爭既然持續不斷,就從根本上改變了自己的性質。 在過去的時代里,戰爭按其定義來說,遲早總要結束,一般非勝即敗,毫不含糊。而且在過去,戰爭也是人類社會同實際現實保持接觸的主要手段之一。歷代的統治者都想要他們的人民對客觀世界接受…See More
Sunda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63)

但是這些計劃沒有一項曾經接近完成過,這三個超級國家沒有一個能比別的兩國占先一步。更使人奇怪的是,這三個大國由於有了原子彈,實際上已經擁有了一種武器,其威力比它們目前在從事研究的武器大得不知多少。雖然由於習慣使然,黨總是說原子彈是它發明的,實際上原子彈早在1940年就問世了,十年後就首次大規模使用。那時在許多工業中心,主要是在歐俄、西歐、北美,扔下了幾百個原子彈。結果使得所有國家的統治集團相信,再扔幾個原子彈,有組織的社會就完了,那樣他們的權力也就完了。自此以後,雖然沒有簽訂什麽正式協定,也沒暗示有什麽正式協定,原子彈就沒有再扔。不過三大國還是繼續制造原子彈,儲存起來以備他們都相信遲早有一天要決戰時使用。與此同時,三四十年之內戰爭藝術幾乎沒有什麽進展。當然,直升飛機比以前的用途更廣,轟炸機基本上為自動推進的投射體所代替,脆弱的軍艦讓位於幾乎不沈的水上浮動堡壘,但除此以外,很少變化。坦克、潛艇、魚雷、機槍、甚至步槍和手榴彈仍在使用。盡管報上和電幕上不斷報道殺戮仍在無休無止的進行,但從來沒有再重演過以前的戰爭中常常幾個星期就殺死成千上萬甚至幾百萬人的那樣殊死大戰。 三個超級國家都從來沒有想采…See More
Saturda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62)

黨所要求於它黨員的,是智力的分裂,這在戰爭的氣氛中比較容易做到,因此現在已經幾乎人人都是如此,地位越高,這種情況越顯著。戰爭歇斯底里和對敵仇恨在核心黨內最為強烈。核心黨員擔任行政領導,常常必須知道某一條戰訊不確,他可能常常發現,整個戰爭是假的,或者根本沒有發生,或者其目的完全不是所宣佈的目的;但是這種知識很容易用雙重思想的辦法來加以消除。同時,核心黨員都莫名其妙地相信戰爭是真的,最後必勝,大洋國將是全世界無可爭議的主人,但他們決不會有人對這種信念會有片刻的動搖。 核心黨員人人都相信這未來的勝利,把它當作一個信條。達到最後勝利的方法,或者是逐步攻佔越來越多的領土,確立壓倒優勢的力量,或者是發明某種無敵新式武器。謀求發明新式武器工作繼續不斷,凡是有創造性頭腦的人或者喜歡探索的人要為他們過剩的智力找個出路,這是極少數剩下來的活動之一。目前在大洋國,舊觀念的科學幾乎已不再存在。新話里沒有“科學”這一詞匯。過去所有的科學成就,其基礎就是根據經驗的思維方法,但是違反英社的最根本原則。甚至技術進步也只有在其產品能夠在某種方式上用於減少人類自由時才能達到。在一切實用藝術方面,不是停滯不前,就是反而倒退…See More
Apr 16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61)

戰爭的基本行為就是毀滅,不一定是毀滅人的生命,而是毀滅人類的勞動產品。有些物資原來會使得群眾生活得太舒服了,因而從長期來說,也會使得他們太聰明了,戰爭就是要把這些物資打得粉碎,化為輕煙,沈入海底。戰爭武器即使沒有實際消耗掉,但繼續制造它們,仍是一方面消耗勞動力,而另一方面又不生產消費品的方便辦法。例如水上浮動堡壘所耗勞動力可以制造好幾百艘貨輪。最後因為陳舊而把它拆卸成為廢料,這對無論誰都沒有物質上的好處,但為了建造新的水上浮動堡壘,卻又要化大量勞動力。原則上,戰爭計劃總是以在滿足了本國人口最低需要後,把可能剩餘的物資耗盡為度。實際上,對於本國人口的需要,估計總是過低,結果就造成生活必需品有一半長期短缺;但這被認為是個有利條件。甚至對受到優待的一些階層,也有意把他們保持在艱苦的邊緣上徘徊,其所以采取這一方針,是因為在普遍匱乏的情況下,小小的特權就能夠顯得更加重要,從而擴大各個階層間的差別。按二十世紀初期的標準來看,甚至核心黨內人物的生活條件,也是夠艱苦樸素的。但是,他所享有的少數奢侈條件——設備完善的寬敞住處、料子較好的衣著、質量較好的飲食煙酒、兩三個僕人、私人汽車或直升機——使他所處境…See More
Apr 15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9)

他爬上卻林頓先生鋪子樓梯時,全身關節咯咯作響。他很疲倦,但是已沒有睡意。他打開窗戶,點燃了骯髒的小煤油爐,放了一壺水在上面準備燒咖啡。裘莉亞馬上就來;同時還有那本書。他在那張邋遢的沙發上坐下來,把公文包的搭扣帶鬆開。 這是一本黑面厚書,自己裝訂的,封面上沒有書名或作者名字。印刷的字體也有點不規則。書頁邊上都有點揉爛了,很容易掉頁,看來這本書已轉了好幾個人之手。書名扉頁上印的是:{{《寡頭政治集體主義的理論與實踐》}}…See More
Feb 28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8)第二部 第9節

溫斯頓介紹了卻林頓先生鋪子樓上的那間屋子。 “目前這可以湊合。以後我們再給你安排別的地方。藏身的地方必須經常更換。同時我會把那書送一本給你——”溫斯頓注意到,甚至奧勃良在提到這本書的時候,也似乎是用著重的口氣說的——“你知道,是果爾德施坦因的書,盡快給你。不過我可能要過好幾天才能弄到一本。你可以想像,現有的書不多。思想警察到處搜查銷毀,使你來不及出版。不過這沒有什麽關係。這本書是銷毀不了的。即使最後一本也給抄走了,我們也能幾乎逐字逐句地再印行。你上班去的時候帶不帶公文包?”他又問。 “一般是帶的。” “什麽樣子?” “黑色,很舊。有兩條搭扣帶。” “黑色,很舊,兩條搭扣帶——好吧。不久有一天—— 我不能說定哪一天——你早上的工作中會有一個通知印錯了一個字,你得要求重發。第二天你上班時別帶公文包。那天路上有人會拍拍你的肩膀說,‘同志,你把公文包丟了’。他給你的公文包中就有一本果爾德施坦因的書。你得在十四天內歸還。” 他們沈默不語一會。 “還有幾分鐘你就須要走了,”奧勃良說,“我們以後再見——要是有機會再見的話——”溫斯頓擡頭看他。“在沒有黑暗的地方?”他遲疑地問。 奧勃良點點頭,並沒有表…See More
Feb 26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7)

馬丁一言不發,也沒有打什麽招呼,就走了出去,悄悄地隨手關上了門。奧勃良來回踱著步,一隻手插在黑制服的口袋里,一隻手夾著香煙。 “你們知道,”他說,“你們要在黑暗里戰鬥。你們永遠是在黑暗之中。你們會接到命令,要堅決執行,但不知道為什麽要發這樣的命令。我以後會給你們一本書,你們就會從中了解我們所生活的這個社會的真正性質,還有摧毀這個社會的戰略。你們讀了這本書以後,就成了兄弟會的正式會員。但是除了我們為之奮鬥的總目標和當前的具體任務之外,其他什麽也不會讓你們知道的。我可以告訴你們兄弟會是存在的,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們它有多少會員,到底是一百個,還是一千萬。從你們切身經驗來說,你們永遠連十來個會員也不認識。你們會有三、四個聯系,過一陣子就換人,原來的人就消失了。由於這是你們第一個聯系,以後就保存下來。你們接到的命令都是我發出的。如果我們有必要找你們,就通過馬丁。你們最後被逮到時,總會招供。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你們除了自己幹的事以外,沒有什麽可以招供。你們至多只能出賣少數幾個不重要的人物。也許你們甚至連我也不能出賣。到時候我可能已經死了,或者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換了另外一張臉。” 他繼續在柔軟的地毯上…See More
Feb 24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6)

那個小個子坐了下來,十分自在,但仍有一種僕人的神態,一個享受特權的貼身僕人的神態。溫斯頓從眼角望去,覺得這個人一輩子就在扮演一個角色,意識到哪怕暫且停止不演這種角色也是危險的。奧勃良把酒瓶拿了過來,在玻璃杯中倒了一種深紅色的液體。這使溫斯頓模糊地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墻上或者廣告牌上看到過的什麽東西——用電燈泡組成的一隻大酒瓶,瓶口能上下移動,把瓶里的酒倒到杯子里。從上面看下去,那酒幾乎是黑色的,但在酒瓶里卻亮晶晶地像紅寶石。它有一種又酸又甜的氣味。他看見裘莉亞毫不掩飾她的好奇,端起杯子送到鼻尖聞。 “這叫葡萄酒,”奧勃良微笑道。“沒有問題,你們在書上一定讀到過。不過,沒有多少賣給外圍黨的人。”他的臉又嚴肅起來,他舉起杯。“我想應該先喝杯酒祝大家健康。為我們的領袖愛麥虞埃爾果爾德施坦因乾杯。” 溫斯頓很熱心地舉起了酒杯。葡萄酒是他從書本子上讀到過,很想嘗一下的東西,又像玻璃鎮紙或者卻林頓先生記不清的童謠一樣,屬於已經消失的、羅曼蒂克的過去,他私下里喜歡把這過去叫做老時光。不知為什麽緣故,他一直認為葡萄酒味道極甜,像黑莓果醬的味道,而且能馬上使人喝醉。實際上,等到他真的一飲而盡時,這玩意兒卻…See More
Feb 23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Feb 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4)

“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不再輕視無產者,或者只把他們看成是一種有朝一日會爆發出,生命來振興全世界的蟄伏的力量。無產者仍有人性。他們沒有麻木不仁。他們仍保有原始的感情,而他自己卻是需要作出有意識的努力才能重新學會這種感情。他這麽想時卻毫不相干地記起了幾星期前他看到人行道上的一隻斷手,他把它踢在馬路邊,好像這是個白菜頭一樣。” “無產者是人,”他大聲說。“我們不是人。” “為什麽不是?”…See More
Feb 16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3)

有一天發了巧克力的定量供應。過去已經有好幾個星期、好幾個月沒有發了。他還十分清楚地記得那珍貴的一點點巧克力,二兩重的一塊(那時候仍用磅稱),三人分。應該分成等量的三塊。但是突然之間,仿佛有人在指使他似的,溫斯頓聽到自己聲如洪鐘的要求,把整塊巧克力都給他。他母親叫他別貪心。接著就是沒完沒了的哼哼唧唧,又是叫,又是哭,眼淚鼻涕,勸誡責罵,討價還價。他的小妹妹雙手緊抱著他母親,活像一隻小猴子,坐在那里,從他母親的肩後望過來,瞬著大眼睛悲傷地看著他。最後他母親把那塊巧克力掰了四分之三,給了溫斯頓,把剩下的四分之一給了他妹妹。那小姑娘拿著巧克力,呆呆地看著,好像不知它是什麽東西。溫斯頓站著看了一會。接著他突然躍身一跳,從他妹妹手中把那塊巧克力一把搶走就跑到門外去了。 “溫斯頓,溫斯頓!”他母親在後面叫他。“快回來!把你妹妹的那塊巧克力還給她!” 他停了下來,但沒有回來。他母親的焦慮眼光盯著他的臉。就是在這個時候,她也在想那就要發生的事,即使他不知道究竟是什麽。他妹妹這時意識到有東西給搶走了,軟弱地哭了幾聲。他母親摟緊了她,把她的臉貼在自己的胸口上。這個姿勢使溫斯頓意識到他妹妹快要死了。他轉過身去…See More
Feb 13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2)第二部 第7節

他們在一起頂多只講了兩分鐘的話。這件事只可能有一個含意。這樣做是為了讓溫斯頓知道奧勃良的地址。所以有此必要是因為除了直接詢問以外,要知道誰住在哪里是不可能的。什麽電話簿、地址錄都是沒有的。奧勃良對他說的就是“你如果要看我,可以到這個地方來找我。”也許那本詞典里夾著一封信,藏著一句話。反正,有一點是肯定的。他所夢想的密謀確實存在,他已經碰到了它外層的邊緣了。 他知道他遲早要應奧勃良的召喚而去找他。可能是明天,也可能要隔很久——他也說不定。剛才發生的事只不過是多年前已經開始的一個過程的實現而已。第一步是個秘密的不自覺的念頭;第二步是開始寫日記,他已經從思想進入到了語言,現在又從語言進入到了行動。最後一步則是將在友愛部里發生事情了。他已經決定接受這個結局。始即是終,終寓於始。但是這有點使人害怕;或者確切地說,這有點像預先嘗一下死亡的滋昧,有點像少活幾天。甚至在他同奧勃良說話的時候,當所說的話的含意慢慢明顯以後,他全身感到一陣發冷,打了個寒戰。他有了一種踏進潮濕寒冷的墳墓的感覺,並不因為他早已一直知道墳墓就在前面等候他而感到好過些。   第二部 第7節…See More
Feb 1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1)

不錯,她認為整個戰爭都是假的;但顯然她甚至沒有注意到已經換了敵人的名字。她含糊地說,“我以為我們一直在同歐亞國打仗。”這使他感到有點吃驚。飛機的發明是在她出生以前很久的事,而戰爭對像的轉換卻才只有四年,是她早巳長大成人以後的事。他同她辯論了大約有半小時,最後他終於使她記起來說,她隱約記得有一陣子敵人是東亞國而不是歐亞國。但是她認為這一問題無所謂。她不耐煩地說,“誰管它?總是不斷地打仗,一個接著一個,反正你知道所有的消息都是謊話。” 有時他同她說到記錄司和他在那里幹的大膽偽造的工作。她對這種事剎?”裘莉亞說。“我敢冒險,但只為值得冒險的事冒險,決不會為幾張舊報紙冒險。即使你留了下來,你又能拿它怎麽樣?” “也許沒有多大用處。但這畢竟是證據。可能在這里或者那里撤佈一些懷疑的種子,那是假定我敢拿去給別人看。 我認為在我們這一輩子要改變任何現狀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可以想像,有時在某個地方會出現反抗的小集團,一小批人集合在一起,人數慢慢增加,甚至還留下一些痕跡,下一代的人可以接著干下去。” “我對下一代沒有興趣,親愛的。我只對我們自己有興趣。” “你只是一個腰部以下的叛逆,”他對她說。 她覺得這句…See More
Feb 10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1984》(50)

他在黑暗的小店堂與甚至更小的後廚房之間,過著幽靈一般的生活,他在那間廚房里自己做飯,廚房里還有一臺老掉了牙的唱機,上面安著一個大喇叭,能有機會與人說話,他似乎很高興。他的鼻子又尖又長,戴著一副鏡片很厚的眼鏡,穿著一件平絨上衣,彎著背在那些不值一錢的貨物之間踱來踱去,神情活像一個收藏家,不像一個舊貨商。他有時會略帶熱情地摸摸這件破爛或者那件破爛——瓷器做的瓶塞、破鼻煙壺的釉漆蓋、鍍金胸針盒,里面裝著幾根早已夭折的嬰孩的頭髮——從來不要求溫斯頓買東西,只是請他欣賞欣賞。聽他說話就像聽一架老掉牙的八音盒一樣。他從他的記憶中又挖掘出來一些早已為人所遺忘的歌謠片斷。有一隻歌是關於二十四隻烏鴉的,還有一隻歌是關於一頭折了角的母牛的,還有一隻歌是關於柯克羅賓的慘死的。“我想你也許會覺得有興趣,”他每次想起一個片斷,就會有點不以為然地笑道。但是不管哪一隻歌謠,他記得的只有一兩句。 他們兩個人都知道——也可以說,這個念頭一直盤桓在他們的心中——現在這樣的情況是不可能長久的。有時候,死亡的臨近似乎比他們睡在上面的那張大床還要現實,他們就只好緊緊地摟在一起,這是一種絕望的肉欲,就像一個快死的人在臨死前五分鐘…See More
Feb 8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Feb 6

Malacca Light's Blog

喬治·奧威爾《1984》(64)

Posted on April 15, 2021 at 2:23am 0 Comments

大洋國實行的哲學叫英社原則,歐亞國叫新布爾什維主義,東亞國叫的是個中文名字,一般譯為“崇死”,不過也許還是譯為“滅我”為好。大洋國的公民不許知道其他兩國的哲學信條,但是卻受到憎恨的教育,把它們看作是對道德和常識的野蠻踐踏。 …

Continue

喬治·奧威爾《1984》(63)

Posted on April 3, 2021 at 2:00am 0 Comments

但是這些計劃沒有一項曾經接近完成過,這三個超級國家沒有一個能比別的兩國占先一步。更使人奇怪的是,這三個大國由於有了原子彈,實際上已經擁有了一種武器,其威力比它們目前在從事研究的武器大得不知多少。雖然由於習慣使然,黨總是說原子彈是它發明的,實際上原子彈早在…

Continue

喬治·奧威爾《1984》(62)

Posted on April 2, 2021 at 2:00am 0 Comments

黨所要求於它黨員的,是智力的分裂,這在戰爭的氣氛中比較容易做到,因此現在已經幾乎人人都是如此,地位越高,這種情況越顯著。戰爭歇斯底里和對敵仇恨在核心黨內最為強烈。核心黨員擔任行政領導,常常必須知道某一條戰訊不確,他可能常常發現,整個戰爭是假的,或者根本沒有發生,或者其目的完全不是所宣佈的目的;但是這種知識很容易用雙重思想的辦法來加以消除。同時,核心黨員都莫名其妙地相信戰爭是真的,最後必勝,大洋國將是全世界無可爭議的主人,但他們決不會有人對這種信念會有片刻的動搖。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