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rut Alhabib
  • Male
  • Beirut
  • Lebano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yrut Alhabib's Friends

  • Covid-19 Narrative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Gifts Received

Gift

Bayrut Alhabib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yrut Alhabib'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8)

上述祭祀的做法如下:祭祀前十天或十二天,將人牲一直蓄留的長髮剃去。男男女女成群結隊都來觀看祭祀,因為這種祭祀是為了所有人的。人們接連幾天歡宴淫樂。祭祀的頭一天將人牲穿上新衣,人們在音樂聲中跳著舞,擺成莊嚴隆重的隊列,引著人牲來到“默利亞樹叢”。這是離村莊不遠、未經砍伐過的高大樹林。林中豎立著一根木柱(有時木柱在兩株土名Sankissar的灌木之間)…See More
Thursday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7)

菲律賓群島有個棉蘭老島,島上的巴哥波人在播種稻子前奉獻活人為祭。人牲是個奴隸,在樹林里將他砍成幾塊。菲律賓群島呂宋島內地邦都的土人都熱衷於獵取人頭。他們獵取人頭的主要季節是栽種和收割米稻的時候。為了莊稼長得好,每塊地至少在移植時獵取一個人頭,播種時又獵取一個人頭。獵取人頭者結伴三三兩兩地走出去,埋伏著等待犧牲者,不管來的是男人或是婦女,便砍下他或她的頭、手、腳,趕緊帶回村去,大家歡呼迎接他們。首先把人頭掛在村前空地上的兩三棵死樹上,四周圍著大石頭,當作座位。然後人們圍著樹跳舞、宴會、喝酒盡醉。待人頭上的肉爛盡了之後,砍下頭的人就把頭顱帶回家去,作為珍物保存起來,他的夥伴把那些手和腳也同樣處理。呂宋內地的另一部落阿波耀人也遵循類似的風俗。逅納加人中過去有一個普遍的風俗,把他們遇見的人砍去頭、手和腳,然後把砍下的部分掛在田里,以保證稻谷豐產。他們對其無情殺害的人並無怨恨。有一次他們把一個男孩活活地剝了皮,砍成小塊,把肉分給所有的村民,把肉放在谷箱里,以避厄運,並保證谷物豐收。印度達羅毗荼族的貢德人,綁架婆羅門的男孩子,留作各種祭祀場合的犧牲。播種時和收獲時,一番盛大遊行之後,就用毒箭射死一…See More
Nov 2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5)

在內德林根,用谷草捆住陌生人,把他系在一捆谷子上,非罰款不可。波希米亞西部黑澤爾伯格的德國人中,農場主一拿出最後的谷子、要在打谷場上脫粒的時候,馬上就被用這些谷子包起來,必須獻出烙餅來贖自己。在法國諾曼底半島的普坦吉村至今還假裝把地主用最後一捆小麥捆起來,至少在二十多年前還是這麽做的。這件事完全由婦女來辦。她們撲到地主身上,抓住他的胳臂、腿、身子,把他按倒,讓他筆直地躺在最後一捆谷子上。然後假意把他捆起來,把收獲晚餐時要遵守的條件念給他聽。他要是接受了這些條件就放他起來。在法國的布里島上,凡不是本農場的人走過田邊時,收割的人們就去追趕他。如果把他抓住了,就把他捆在谷把子里,一個個地去咬他的前額,喊道:“你該帶著這塊地里的鑰匙。”別處的收割者則說“得到了鑰匙”,是指割、捆或打最後一把谷子。所以和在布里一樣,把陌生人捆在谷子里,並對他說“帶上這塊田的鑰匙”,這就等於說他是老頭子,即谷精的體現者。在摘蛇麻子的時候,如果一個衣冠楚楚的陌生人從蛇麻子地里經過,婦女們就把他捉住,按在裝蛇麻子的帆布袋子里,蓋上葉子,付了罰款才釋放他。…See More
Aug 24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4)

直到19世紀上半葉還有一個風俗,把婦女本人捆在豆稭里,在音樂聲中把她帶回農場住宅去,在這里收割人和她跳舞,一直跳到豆稭從她身上落盡。在什切青附近的其他村莊里,正裝最後一車谷子的時候,婦女們照例要競賽,誰都不願落在後面。因為誰在車上放最後一捆,誰就是老頭子,全身包上谷桿,還給她身上戴花,頭上也戴著花和谷草帽子。 在莊嚴的遊行隊伍中,她把頭上戴的收獲冠帶給主人,把它舉在他頭上,並唸一串祝願。接著是跳舞,老頭子有權選擇他的(準確一點說,應該用她名字) 舞伴;和老頭子跳舞是一件光榮的事。在馬格德堡附近的戈墨恩村,割最後一把谷子的收割人常常被整個用谷桿包起來,幾乎看不出谷捆里有人沒有。包好後,另一個身強力壯的收割者把他背在背上,在收獲者的歡呼聲中繞田而走。 在墨爾斯堡附近的努豪森村,捆最後一捆燕麥的人用麥稭包起來,叫燕麥人,其他的人圍著他跳舞。在法國的布里島上,用第一捆谷稭把農場主包紮起來。在埃爾富特 [德國的一個城市]…See More
Aug 17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3)

在各種埃及著作中都能找到這個慣用語,例如在《死者的書》中,伊希思的挽歌里就有。因此,我們可以假定“馬-尼-赫拉”的嚎哭是收谷者對割下的谷物唱的,作為悲悼谷精(伊希思或奧錫利斯) 的挽歌,並祈求它再回來。既然割頭一把谷子時就哀號起來,那麽,埃及人一定是認為,谷精是在頭一把割下的谷子里,並死於鐮刀之下。 我們談到過,馬來半島和爪哇的人認為,頭一把稻谷是稻米的魂魄或稻米新娘和稻米新郎。俄羅斯有些地方對頭一把谷子,差不多同其他地方看待最後一把谷子一樣。主婦親自割下這把谷子,拿回家,放在聖像旁邊尊敬的地方;然後單獨脫粒,有一些谷粒則拌在來年的谷種里。在阿伯丁郡,通常用最後一把谷子,偶爾也用最先割下的谷子,做一個克里阿克谷捆,打扮為婦女,按照儀式帶回家。  里提爾西斯:殺死谷精 在弗里吉亞有一個和上述招魂曲類似的歌,收谷的人在收谷打谷時都唱,名叫《里提爾西斯》。有一個故事說,里提爾西斯是弗里吉亞王米達斯的私生子,住在西雷納。他常常收割谷子,飯量很大。要是有一個陌生人偶然走進谷田或是從田旁走過,里提爾西斯就給他吃飽喝足,然後把他引到米安德河旁的谷田里去,強迫他和他一道收割。…See More
Jul 23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2)

但是,不幸的是,我們所知道的德墨忒耳和珀耳塞福涅,都是開化了的城市中的神,堂堂皇皇地住在大殿里,古代高雅的作者所著眼的就是這種神,農民在谷堆中所舉行的粗鄙儀式他們是不屑一顧的。 即使他們注意到了,他們也沒有夢想到滿是陽光、割過莊稼的地里的谷桿偶像,與陰涼的廟堂里的大理石神像有任何聯系。不過,這些生長於城市的有文化的人們的著作,還是讓我們偶爾見到一眼很像德國偏僻農村,所能展示的最粗糙的德墨忒耳。 例如,有一個故事說,伊辛和德墨忒耳在犁過三遍的田地里,生了一個孩子普路托(“財富”“豐盛”) ,這個孩子可以和普魯士人在收獲地里,假裝生孩子的風俗相對照。在這個普魯士風俗里,裝扮的媽媽代表五谷媽媽(Zytniamatka,齊特尼亞瑪特卡) ,裝扮的孩子代表五谷嬰兒。 全部儀式都是為保證來年收成的巫術。風俗和神話都表明一個古老的做法:在春天發芽的莊稼中,在秋天割去莊稼的谷根中,進行真正或摹擬的生育動作;我們已經說到過,原始人常用這種辦法企圖將自己旺盛的生命力,灌輸給筋疲力竭的大自然。等我們說到農神的另一方面時,還將進一步談談,在開化了的德墨忒耳下面的原始人。…See More
Jul 19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1)

許多國家都有五谷媽媽:谷精表現為人形 承認歐洲人的五谷媽媽和五谷閨女等習俗是以植物形式表現五谷有生命的精靈,這種理論從世界其他地區民族的例證中也獲得充分證實。因為那些地區民族的智力發展落後於歐洲民族,他們還保留了遵行那些莊稼人儀式原來動機的強烈意識,而對於我們,這已經降為毫無意義的殘余意識了。讀者也許記得,根據曼哈德的理論(我在這里還要闡述他的理論) ,谷精不僅表現為植物形式,而且表現為人身形式;割最後一捆的人或是脫粒時打最後一下的人,都算是谷精的臨時化身,仿佛他本人就是他割的或他打的那一捆谷子一樣。而現在從歐洲以外許許多多民族風俗中所引的例子里,谷精只是以植物形式出現。所以還需要證明歐洲農民以外的其他種族也認為谷精托身於或表現為活的男人和婦女。我可以提醒讀者一下,這種證據與本書主旨有密切關係;以人本身代表植物生命或植物的精靈這樣的實例我們找到的愈多,那就愈容易把內米的森林之王歸為它們一類。…See More
Jul 13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0)

還有,正如在蘇格蘭年老的谷精和年輕的谷精,分別由一個老太婆(Cailleach) 和一個閨女代表那樣,我們發現在馬來半島也是如此。稻谷媽媽和她的孩子由田里不同的谷捆或穗把子代表。W. W. 斯基特先生於1897年1月28日,在雪蘭莪的喬多地方親眼看見,收割稻谷魂魄並將它帶回家的儀式。充當稻谷魂魄的媽媽的那捆(或那把) 稻子,是事先按稻穗記號形狀找好並核實了的。 一個年長的女巫鄭重其事地,從這捆稻子里割下一小把(七根) 稻穗,將它們塗上油,用配好色的彩線將它們纏起來,用香煙熏過,包上白布,把它們放在一個小的橢圓形的籃子里。這七根稻穗是幼小的稻米魂魄,小籃子是它的搖籃。另一婦女將它拿回農民家里來,她打一把傘,給嬌嫩的嬰兒遮住太陽的熱光。到家之後,全家的婦女都迎接稻米孩子,把搖籃等物放在一張新的睡席上,頭下墊個枕頭。 這時,農民的妻子要認真遵守三天禁忌,禁忌的規矩與真生了孩子三天內所履行的禁忌,在許多方面是一樣的。對新生的稻谷孩子所給予的這種耐心照顧,自然多少會延及他的父母,也就是從中抽出這孩子身體的那捆谷子。…See More
Jul 5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9)

印度尼西亞人既然相信,稻谷是依靠同人類魂魄一樣的魂魄而生長,自然會用像對待同伴一樣的敬意和關心來對待它。他們對待開花的稻秧像對待孕婦一樣;他們在田里不放槍不高聲吵鬧,唯恐嚇壞了稻谷的魂魄,以致流產或不長米粒;由於同樣的理由,他們在稻田里也不說死屍和魔鬼。 他們還用對孕婦有益的各種食物,來餵養開花的稻谷;而谷穗正在形成的時候,就把它們當作嬰兒,婦女到田里給它們餵米糊,好像它們是人類的嬰兒。把受孕的植物比作受孕的婦女,把幼小的谷物比作幼小的孩子,就在這種自然明顯的對比中,可以找到希臘人關於五谷媽媽、五谷閨女,德墨忒耳和珀耳塞福涅的類似觀念的起源。 但是,如果連高聲的笑鬧都會使大米的怯弱嬌嫩的魂魄嚇得流產,那就不難想像在收割時——這時人們不得不用鐮刀把稻桿割下來——在這種危急的時候,必須事先想好各種辦法,使不可少的外科收獲手術盡可能地不那麽突出、不那麽痛苦。由此,割稻時專用一種特殊形狀的刀子,這種刀子的刀刃藏在收獲者的手里,不到最後的時刻不去驚動稻谷的魂魄,這時她還沒有來得及感覺到痛苦,她的頭就被割下來了。…See More
Feb 4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8)

許多國家都有五谷媽媽:美洲的五谷媽媽 把五谷看作母親女神的,並不只是古代和現代的歐洲民族。在世界的僻遠地區,其他的農業民族也有同樣的簡單思想,他們也把它應用在大麥小麥之外的其他本地谷物上。歐洲有它的小麥媽媽和大麥媽媽,美洲就有它的玉米媽媽,東印度群島就有它的大米媽媽。我現在要舉例說明的就是這些植物的擬人化,先從美洲玉米的擬人化說起。 我們已經談到過,在歐洲民族中常見這樣一個風俗,把紮好的最後一捆谷桿,或最後一捆谷桿紮的草人放在農場住宅里,從這次收獲保存到下一次收獲。毫無疑問,它的目的,或準確些說,它的根源,是用保存谷精代表的辦法,以求全年保持谷精本身的生命和活動,莊稼就可以生長,收成就可以很好。…See More
Jan 31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7)

方才描寫的這些收獲風俗,與我們在前面考察過的春天風俗驚人的類似: (1) 在春季風俗里,樹精由樹和人兩者來代表,而在收獲風俗里,則由最後一捆谷子代表,又由割它、捆它或給它脫粒的人來代表。人等於最後一捆谷,這一點表明在:他和最後一捆谷叫同一個名字,把他或她捆在最後一捆谷里。某些地方的規矩也表明了這一點:最後一捆谷如果叫做媽媽,就由一個最老的已婚婦女把它紮成人形,如稱為閨女,則由一個最年輕的婦女收割。 在這些風俗里,谷精的人身代表的年紀,與人們假定的谷精的年紀是一致的,正如墨西哥人促進玉米生長時用作祭品的人牲,隨著玉米的生長期而異。因為墨西哥的風俗也跟歐洲的風俗一樣,人只是代表谷精,而不是獻給谷精的祭品。 (2) 人們認為樹精對植物、牲畜,甚至婦女具有增殖的影響,人們也把這種影響力賦予谷精。如它對植物的所謂影響表現在這樣的做法中:從最後一捆谷里取出一些谷粒(谷精照例被認為是在最後一捆谷子里) ,把它們撒在春天的新谷中或拌在谷種里。它對動物的影響表現在:把最後一捆谷子給懷孕的母馬或懷孕的母牛吃,給初次下地犁田的馬吃。…See More
Jan 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6)

在阿伯丁郡東北部,一般把最後一捆谷子叫做克里阿克(Clyack) 。總是由在場的最年輕的、穿著成年婦女服裝的姑娘來割它。人們興高采烈地把它帶回家去,保存到聖誕節早上,然後把它給懷小馬的母馬吃,這是說農場有這樣的馬的時候,如果沒有就給最老的受孕的牛。在別處,這捆谷子分給農場所有的母牛和小牛,或全部的馬和牛。在法夫郡,最後一把谷子叫做閨女,由一個年輕姑娘割下來,做成一個粗糙的娃娃形狀,綴上綢帶,用綢帶把它掛在農場廚房的墻壁上,直到來年春天。在因弗內斯郡和薩瑟蘭郡也都有割閨女的習俗。 把谷精稱為新娘、燕麥新娘、小麥新娘,這是給它定了一個更成熟一些,但仍然很年輕的歲數。在德國有時對最後一捆谷子,和綁這捆谷子的婦女都這麽稱呼。在摩拉維亞 [捷克一個地區] 的穆格里茲附近,收割小麥時總在田里留下一小塊小麥。然後一位頭戴穗冠、名叫小麥新娘的年輕姑娘在收獲者的歡鬧聲中割下這剩下的一片。人們認為這一年內她會真做新娘。在蘇格蘭的羅斯林和斯通黑文附近,最後割的一把谷子“叫做‘新娘’,放在壁爐臺上;在她的數不清的谷穗下面系著一根綢條,她腰上也系一根”。…See More
Nov 23, 2020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5)

在蘇格蘭某些地方以及英格蘭北部,莊稼地里最後割下的一把谷子,叫做克恩(kirn) 。背這把谷子的人,算是“贏得了克恩”。然後,把它打扮成孩子玩的娃娃,名叫奶娃娃克恩、娃娃克恩或閨女。在貝里克郡,直到19世紀中葉,收割者還熱烈地爭著割田里的最後一把谷子。他們在離它不遠的地方圍成一圈,輪流向谷子扔鐮刀,能夠砍下來的人就把它送給他心愛的姑娘。她用這把谷子做個克恩娃娃,給它穿上衣服,然後把娃娃拿到住宅去,掛在那里,直到第二年收獲時新克恩娃娃代替了它的位置。在貝里克郡的斯波提斯伍德,收莊稼時割最後一捆谷子叫做“割皇后”,幾乎像“割克恩”一樣地常見。割的方式不是扔鐮刀。一個收割者同意蒙上眼睛,他的同伴給他一把鐮刀,讓他轉兩圈或三圈,再叫他去割克恩。…See More
Nov 18, 2020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4)

在俄羅斯也一樣,最後一捆谷子常常做成婦女形狀,給穿上婦女服飾,帶著它載歌載舞回家去。保加利亞用最後一捆谷子做成一個娃娃,他們稱之為五谷皇后或五谷媽媽;給它穿上婦女上衣,帶著遊村,然後扔到河里,以求來年莊稼有充分的雨露。或者是把它燒掉,灰撒在田里,無疑是為了肥田。用皇后稱呼最後一把谷子,在中歐北歐都有類似的情況。如在奧地利薩爾茨堡地區,收獲完畢時舉行盛大遊行,遊行中,年輕人用一輛小車拉著一個谷穗皇后(Ahren konigin)…See More
Nov 14, 2020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3)

在艾萊島 [屬英國] ,最後割下的谷子叫做老婆子(Cailleach) ,等收獲期要做的事做完以後,人們就把她掛在墻上,到來年種莊稼開犁耕田之前,一直把她保存在那里。然後,人們把她取下來,在男人們第一天下地耕田的時候,家里的女主人就把她分給他們。他們把她放在口袋里,到了田里就把她給馬吃。人們認為這就會保證來年有好收成,老婆子的真正目的就在於此。 據報導,威爾士也有這類做法。如在北彭布羅克郡,最後割的谷子六英寸到十二英寸長,人們把它編起來,稱之為巫婆(拉奇,wrach)…See More
Nov 12, 2020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信仰文化学 牛血洗罪仪式 宗教文化分析 (52)

稱作老太婆的最後一捆,常常與其他谷捆的大小分量都不一樣。如在西普魯士的某些村子里,叫做老太婆的那一捆谷子,有一般谷捆的兩倍長、兩倍粗。正當中還綁了一塊石頭,有時候重得一個人都拿不起來。在撒姆蘭的阿爾特-皮洛,常常把八九捆綁在一起做一個老太婆,它的分量使立起他的人直埋怨。在撒克斯-柯伯格的依菲格蘭德,稱做老太婆的最後一捆特別大,這是明明有意這麽捆的,希望來年有個好收成。這樣說起來,把最後一捆紮得又大又沈的風俗,是一種交感巫術的巫法,以保證來年又多又重的收成。在蘇格蘭,萬聖節後割完最後的谷子,用它做一個女性偶像,有時把它叫做卡琳(carlin) 或卡萊茵(carline) ,意即“老太婆”。但是,如果在萬聖節前割下來,那就叫“閨女”;如果是太陽落山後割下來的,就叫做“妖婆”,是會叫人倒霉的。蘇格蘭高地的人把收莊稼時最後割下的谷子或稱做卡利契(Cailleach) ,即老婆子(old wife) ,或稱做閨女。大體說來,前一個名字似乎流行在西部地區,後一名字流行在中部和東部。 閨女,我們稍等一會再說,這里我們先說老太婆。 細心的掌握不少材料的研究者J. C.…See More
Sep 24, 2020

Bayrut Alhabib's Blog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8)

Posted on November 7, 2021 at 9:00am 0 Comments

上述祭祀的做法如下:祭祀前十天或十二天,將人牲一直蓄留的長髮剃去。男男女女成群結隊都來觀看祭祀,因為這種祭祀是為了所有人的。人們接連幾天歡宴淫樂。祭祀的頭一天將人牲穿上新衣,人們在音樂聲中跳著舞,擺成莊嚴隆重的隊列,引著人牲來到“默利亞樹叢”。這是離村莊不遠、未經砍伐過的高大樹林。林中豎立著一根木柱(有時木柱在兩株土名Sankissar的灌木之間)…

Continue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4)

Posted on August 7, 2021 at 9:30am 0 Comments

直到19世紀上半葉還有一個風俗,把婦女本人捆在豆稭里,在音樂聲中把她帶回農場住宅去,在這里收割人和她跳舞,一直跳到豆稭從她身上落盡。在什切青附近的其他村莊里,正裝最後一車谷子的時候,婦女們照例要競賽,誰都不願落在後面。因為誰在車上放最後一捆,誰就是老頭子,全身包上谷桿,還給她身上戴花,頭上也戴著花和谷草帽子。



在莊嚴的遊行隊伍中,她把頭上戴的收獲冠帶給主人,把它舉在他頭上,並唸一串祝願。接著是跳舞,老頭子有權選擇他的(準確一點說,應該用她名字) 舞伴;和老頭子跳舞是一件光榮的事。在馬格德堡附近的戈墨恩村,割最後一把谷子的收割人常常被整個用谷桿包起來,幾乎看不出谷捆里有人沒有。包好後,另一個身強力壯的收割者把他背在背上,在收獲者的歡呼聲中繞田而走。…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