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LOP
  • 馬六甲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PLOP's Friends

  • ucun estutum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楊薇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Ratna Man Tirwa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Poèmes lieu
  • 客家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iPLOP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PLOP's Page

Latest Activity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8)

應當說,魯迅的確是中國現代藝術思想的先知先覺。“罪惡首受美而變形,又復被美所暴露”這句話說得雖然拗口,但是準確地比亞茲萊版畫美艷的反諷意義了:“美”因罪而得,因此“變形”,這種形式背後的意義,靠“美”而表現出來。這是反諷的“美”,只是我們在今日才能體會魯迅這一層深意,當時絕大多數唯美主義者,還只能欣賞其怪誕與神秘。也難怪,中國文藝界當時還停留在贊美泰戈爾式的溫情甜蜜之中。當年喜歡用“琵雅茲侶”“翡冷翠”“曼殊菲兒”等雕金鏤玉譯名的徐志摩,並不覺得他的譯法艷俗,更沒有覺得他在嘲弄自己的艷俗,今天用“翡冷翠之遊”名義做生意的旅遊廣告商,才是在坎普。因此,本文的結論是:洛可可與唯美主義並非西方坎普的前驅,三十年代以月份牌美人為象征的唯美傾向,也不是中國坎普的先行者,雖然他們都可以成為今日坎普的資源。魯迅對比亞茲萊的敏感分析,是當時學界的獨響,倒是我們今天理解坎普的楷模。但是畢竟我們今天更能理解魯迅,我們看到坎普“是一種愛,對人性的愛”。坎普固然讓“天真”觀眾看不懂,但今日中國藝術與藝術產業的接收者,尤其是年輕人,已經習慣接受當代文化的複雜性了。本文為什麽要花這麽大力氣討論坎普?因為坎普已經生…See More
Wednesday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我求

"與時間和好的關係(編按:輕鬆人生才嚐得到生活中的種種美好,包括日常食物的美味與故事,與自身内在的互動才可能定時與及時展開。感情生活才談得上豐饒。)當自己同時間的關係呈現出健康的趨向時,渴望加快速度的念頭消失了,或至少消減了。當你有更多的空餘時間,讓自己慢下來或重新充電時,你就不會太緊張,整個身心都能得到調整,總體說來你會更平和淡定。 對采纳弹性工作制的雇主来说,這種平和淡定得到了回報:員工工作效率提高了,思維放慢了。當员工再度來上班時,都感覺精神飽滿。他/她已经把家裏安排得井井有條的:房子清理乾…"
Tuesday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7)

20世紀高迪在巴薩羅那的幾棟建築,的確有意仿洛可可,堆砌過度,可以說開了二十世紀坎普建築風的先例,實際上今日的後現代建築,包括鳥巢、水立方、央視大樓,都得益於某種程度上“技巧過度”的坎普風。在建築上,在工藝美術上,坎普不一定會讓觀眾覺得可笑,因為現代城市千篇一律的方盒子建築實在太多了。有時候蓄意坎普,是必須以艷俗才能吸引人,這就是為什麽奢侈品名牌廣告特別熱衷於坎普風,否則在整個百貨店大堂的滿目琳瑯中,無法吸引目光。至於19世紀唯美主義,其典型人物王爾德,幾乎被捧為坎普的大聖人。王爾德頭戴天鵝絨黑帽,身著有蕾絲滾邊的衣服,穿黑絲長筒襪,胸前佩了一朵玫瑰,有意招搖過市。這是否坎普?應當說是,當時是,今日也是。坎普在歐美的興盛,與一個文化背景,就是同性戀運動中的變裝風格。因為這是與“變裝皇后”(Drag…See More
Apr 28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我求

"喬治·桑塔亞納(George…"
Apr 27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6)

坎普並不是諷刺俗藝術,坎普諷刺賣弄俗藝術,因此坎普在某種程度上對俗藝術保持尊敬。現在瘋狂流行的“抖音”文化不會是坎普,只是俗的展示,會有藝術家出來拿抖音作坎普。開心麻花人物的名字聽起來像西方人(夏洛特、愛迪生、李茶),拿崇洋風開心的坎普風,對觀眾的外語知識有起碼的要求。因此據說他們的熱心觀眾“90%以上是……都市中有品位,有購買力,有影響的精英達人”。 這不一定是智力問題,而是看解釋者是否能出乎這個文化群體之外。解讀的配合,是坎普的主要關鍵。舉個易懂的例子:抗戰時重慶有一道名菜炸雞塊,稱作“轟炸東京”;近日筆者看見重慶一道外賣炒手撕包菜,稱作“手撕前男友”。前者不是坎普,抗戰時中國人認為這菜名過癮;後面這個例子,是坎普的好例,而且證明中國普通人已經在欣賞坎普,因其名而點此菜的人還真不少。不過尚在懷念前男友的女孩子不會點此菜,她們被悲傷拖累,尚未“出乎其外”。筆者奉勸她們吃一道,在品嚐美味中解開心鎖。拿桑塔格的話來說,坎普“不能被全然嚴肅對待,因為它‘太過了’”。[1](p327)這就是為什麽時裝設計師孫海濤,在國際時裝秀上出演的設計,過分濃妝,奪人眼目,在國際上屢屢得獎。2017年起,…See More
Apr 26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我求

"放慢脚步·數位化:所有的時間都在工作…"
Apr 24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我求

"工餘還有活力勞動者不能明白,過度工作會使他們耗盡自己的精力以及後代的精力,早在他們不能從事任何工作之前,他們就被耗盡了精力,被這種罪惡的勞動制度所吞噬並遭殘酷壓榨,他們不再是完整的人,而是支離破碎的人;他們扼殺自身所有美麗的才幹,唯獨瘋狂工作除外,不留下任何活力給自己。—保羅·拉法格《懶散的權利》(1883)(奧諾德《放慢腳步》【34】)"
Apr 23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5)

3 坎普期待被誰欣賞?文化學者徐賁把坎普譯成“敢爆”,他認為坎普“是一種亞文化政治的體現,它也是一種邊緣者因易受傷而以自損求自保的生存方式”。[5]把坎普看成邊緣群體的文化鬥爭工具,無助於我們理解坎普。張法譯成“堪鄙”,他認為坎普是當今藝術界對大眾文化的一種新的把握。[6]他們都是從文化政治的角度來談這個問題,實際上坎普拒絕讓人當真的,它使用艷俗來反艷俗。坎普是個風格學問題,針對的不一定是值得“爆”或“鄙” 的重大文化政治問題。早在伊舍伍德已經把坎普分成“低坎普”(low camp)、“高坎普”(high…See More
Apr 23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4)

我們可以再舉幾部電影的例子。英國著名導演格林納威(Peter Greenaway)的坎普電影,做得非常迷人,在他1989年的電影《廚師、竊賊、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The Cook,the Thief,His Wife and Her Lover,又譯為《情欲·色·香·味》),演技與戲劇化長鏡頭調配,裝腔作勢達到了華麗的極致,但卻把食欲與性愛這種電影套路狠狠做過了頭。塔倫提諾的電影《低俗小說》(Pulp…See More
Apr 22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Apr 21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1)

1 坎普在中國越來越多“坎普”(Camp),是一個非常細膩微妙的風格學問題。這本是個老題目,它在當今中國藝術中也已經成為常見風格,只是國內藝術界不太清楚他們見到的是坎普,甚至創作的是坎普。為此本文考察國內外坎普藝術的實例,並且做一個關於坎普的根本機制的分析。西方有關“坎普”的研究從20世紀五十年代起,已經有大半個世紀;中國學界也有許多嚴肅的探討以及一般的漫談。但由於這概念過於精細,一直沒有說清楚,東西方文化背景不同,也平添了不少困惑之處。此詞中譯非常多,有“矯飾”“坎皮”“堪鄙”“敢爆”,臺灣地區往往稱為“假仙”。所有這些譯名都未能通用,我們只能回到譯音“坎普”,這是無可奈何的事。不過討論者多了以後,或許能漸漸通用。原因非他,這種風格已經如此普遍,已經成為中國藝術學與藝術產業研究,不得不弄清楚的一個重要的風格。…See More
Apr 18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学名

"陳明發博士《快樂語言: 聰明的轉折》 在大部分人眼裏,人生絕少精彩絕倫的事。如果不覺得起床、工作、下班、跟家人或朋友吃飯,是一快樂的事,快樂恐怕會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要找到高職,人人肯定,有寬裕的金錢、完美的婚姻,或是到東歐旅行才快樂,要時時快樂恐怕是艱難的事。…"
Apr 5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风度

"石黑一雄·一個關於表演的小秘密“讓我告訴你個小秘密,”嘉德納先生突然開口:“一個關於表演的小秘密。一個老手的絕招。其實很簡單。你得對你的聽眾有所掌握。是什麽並不重要,但你得對你的觀眾有所了解。要有點什麽能讓你在心里,知道今晚的觀眾與昨晚的有所不同。比如說你在密爾沃基。你得問自己:密爾沃基有什麽不同?哪里特別?和曼德森的聽眾有什麽差異?要是想不出來,就一直想,直到有答案為止。密爾沃基、密爾沃基。密爾沃基的豬排很不錯。這點有用,就從那里出發。你不必對…"
Apr 5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气韵、神韵

"熱門直播:非遺2020年助中國成功脫貧 (2) 2020一整年,全球讓冠毒-19鬧得天翻地覆,中國卻不僅迅速克服疫情恢復正常,而且還如期全國脫貧。秘訣? 6月13日,2020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將如期而至。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勝之年,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助力文化扶貧、實現鄉村振興過程中可以發揮怎樣的作用?如何讓非遺融入百姓生活?光明智庫以一堂特別的“非遺公開課”,約請專家及非遺傳承人與您共同探討。      …"
Mar 1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气韵、神韵

"非遺也可以成“網紅” 直播賣書、直播演唱會、直播賣劇本……在互聯網時代,直播成了最時髦的傳播方式之一,相對小眾的“非遺”亦加入其中。 …"
Feb 28
iPLOP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风雅、高雅

"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第48節) 每日裏,我沿著同一條老路來來去去,送水果到市場,趕牛群去牧場,劃渡船過小河,條條道路對我是那麼熟悉。 一天早晨,田野裏到處是忙碌的人們,牧場上到處是牛群,大地的胸膛和著成熟的稻浪歡快地起伏。我走著,手裏提著沈重的籃子。 忽然,一陣輕風吹過,天空仿佛在親吻我的前額。我的心兒跳動,仿佛朝陽破霧而出。 我忘記了走熟的老路,向路邊跨出了幾步,熟悉的景物變得陌生了,就像一朵花,我只在它含苞欲放的時候認識它。…"
Jan 22

iPLOP'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IPLOP's Blog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8)

Posted on April 18, 2021 at 11:23pm 0 Comments

應當說,魯迅的確是中國現代藝術思想的先知先覺。“罪惡首受美而變形,又復被美所暴露”這句話說得雖然拗口,但是準確地比亞茲萊版畫美艷的反諷意義了:“美”因罪而得,因此“變形”,這種形式背後的意義,靠“美”而表現出來。這是反諷的“美”,只是我們在今日才能體會魯迅這一層深意,當時絕大多數唯美主義者,還只能欣賞其怪誕與神秘。也難怪,中國文藝界當時還停留在贊美泰戈爾式的溫情甜蜜之中。當年喜歡用“琵雅茲侶”“翡冷翠”“曼殊菲兒”等雕金鏤玉譯名的徐志摩,並不覺得他的譯法艷俗,更沒有覺得他在嘲弄自己的艷俗,今天用“翡冷翠之遊”名義做生意的旅遊廣告商,才是在坎普。

因此,本文的結論是:洛可可與唯美主義並非西方坎普的前驅,三十年代以月份牌美人為象征的唯美傾向,也不是中國坎普的先行者,雖然他們都可以成為今日坎普的資源。魯迅對比亞茲萊的敏感分析,是當時學界的獨響,倒是我們今天理解坎普的楷模。…

Continue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7)

Posted on April 7, 2021 at 11:00pm 0 Comments

20世紀高迪在巴薩羅那的幾棟建築,的確有意仿洛可可,堆砌過度,可以說開了二十世紀坎普建築風的先例,實際上今日的後現代建築,包括鳥巢、水立方、央視大樓,都得益於某種程度上“技巧過度”的坎普風。在建築上,在工藝美術上,坎普不一定會讓觀眾覺得可笑,因為現代城市千篇一律的方盒子建築實在太多了。有時候蓄意坎普,是必須以艷俗才能吸引人,這就是為什麽奢侈品名牌廣告特別熱衷於坎普風,否則在整個百貨店大堂的滿目琳瑯中,無法吸引目光。

至於19世紀唯美主義,其典型人物王爾德,幾乎被捧為坎普的大聖人。王爾德頭戴天鵝絨黑帽,身著有蕾絲滾邊的衣服,穿黑絲長筒襪,胸前佩了一朵玫瑰,有意招搖過市。這是否坎普?應當說是,當時是,今日也是。坎普在歐美的興盛,與一個文化背景,就是同性戀運動中的變裝風格。因為這是與“變裝皇后”(Drag…

Continue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6)

Posted on April 4, 2021 at 11:00pm 0 Comments

坎普並不是諷刺俗藝術,坎普諷刺賣弄俗藝術,因此坎普在某種程度上對俗藝術保持尊敬。現在瘋狂流行的“抖音”文化不會是坎普,只是俗的展示,會有藝術家出來拿抖音作坎普。開心麻花人物的名字聽起來像西方人(夏洛特、愛迪生、李茶),拿崇洋風開心的坎普風,對觀眾的外語知識有起碼的要求。因此據說他們的熱心觀眾“90%以上是……都市中有品位,有購買力,有影響的精英達人”。

 …

Continue

趙毅衡 | 論坎普:艷俗的反諷性再生 (5)

Posted on April 1, 2021 at 11:00pm 0 Comments

3 坎普期待被誰欣賞?

文化學者徐賁把坎普譯成“敢爆”,他認為坎普“是一種亞文化政治的體現,它也是一種邊緣者因易受傷而以自損求自保的生存方式”。[5]把坎普看成邊緣群體的文化鬥爭工具,無助於我們理解坎普。張法譯成“堪鄙”,他認為坎普是當今藝術界對大眾文化的一種新的把握。[6]他們都是從文化政治的角度來談這個問題,實際上坎普拒絕讓人當真的,它使用艷俗來反艷俗。坎普是個風格學問題,針對的不一定是值得“爆”或“鄙” 的重大文化政治問題。早在伊舍伍德已經把坎普分成“低坎普”(low camp)、“高坎普”…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