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
  • Male
  • Jasi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lacca Light'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Copil
  • Paetiy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客家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Malacca Ligh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lacca Light'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獵人故事(1)

有個善於獵取水鳥的人,因為聽到另一個人,提及黑龍江地方的雉雞,行為笨拙,一到了冬季天落大雪時,這些雉雞就如何飛集到人家屋檐下去,盡人用手隨便捕捉。對於鳥類笨拙的描寫,形容,似乎太刻薄了一點,心中覺得有點不平。這獵人就當眾宣布,他有一個關於鳥類的故事,並不與前面的相同。 大家看看,這是一個獵鳥的專家,又很有了一分年紀,經驗既多,所說的自然真切動人,因此表示歡迎,希望他趕快說出來。 這獵人就說: “這故事是應當公開的,可是不許誰來半途打岔,這得事先說定。” 大家異口同聲應承了這個約束: “好的。誰打岔,把誰趕出門外去。” 有人這時走到窗邊看看,外面的雨,正同傾倒一樣向下直落,誰也不願意出去,誰也不會打岔! 我十六年前住在北京西苑,有志作一個獵人,還不曾獵取過一只麻雀。那時正當七月間,一個晚上,因為天氣太熱,恰恰和家中人為點小事,又吵了幾句,心中悶悶不樂。家中不能住下,就獨自在頤和園旁邊長湖堤上散步。這長湖是旗人田順兒向官家租下,歸他管業,我們平時叫它作“租界”的。 我在這堤上走了一陣,又獨自在那石橋上坐下來,吸著我的長煙管,看天上密集的星子,讓帶了荷葉香味的涼風吹吹,覺得悶氣漸消,心中十分…See More
Thursda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一日的故事(5)

他爬起來坐到桌邊了,把紙本翻開,寫了一個題。 “父母:” ……做父親的辦公回來,夜間享受家庭的幸福,是抱了頂小一個孩子在房中走動,且唱歌,使這小小靈魂安靜。做母親的在二十五支燭光的電燈下低了頭裁衣,擡起頭來時,望到睡在父親臂上小兒天真無邪的圓臉,極母性的向那父親微笑。 ……父親真是可憐,白天到很遠地方去辦公,到月頭把六十塊月薪拿回家來,於是把錢攤在桌上,兩人就來商量支配這錢在下月中的用途。……母親見到睡在床上另一孩子的瘦臉,就說,“拿兩元買奶粉,看小三臉多瘦!” “不行,買一罐麥片好了。我昨天過大馬路大利公司,看到寫‘麥片五毛一罐’,比這里價錢便宜一毛。” “那不如煮稀飯了。” “麥片方便。” ……於是做母親的不說話了,就在買物單上,寫上“買桂格麥片一罐,五角。” ……在那單上除了房租報紙夥食外,每一條記載,是全經過這樣爭持才定下的。到後把數目一總,總數下是五十三元七角,兩抵計共余錢六元三角正,這錢歸入存款,為母親保留。做母親的另外付了車錢三元,在賬上記出把其余三元三角“存庫”了。 ……第二兒子病倒了,發燒,象出疹子。因為病的糾纏,辦公處告了假,但無可奈何,因為扣薪的原故,仍然又到辦公…See More
Monda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一日的故事(4)

 因為是習慣,說到這里,朋友是到非吻女人不行了,手攬了女人的腰不放,女人搖頭逃避決計不行。 “真生了氣麽?” “你不是說教書也厭了,戀愛也厭了嗎?” “那是先前,這時可好了。” “這時我倒厭了,放我吧,我得有事去。” “笑話。” “晉生,你看到這個,好好記著,不要忘記,寫下去,看男子是怎樣可笑東西。” “晉生也是男子,你罵男子他也有分。” “但象這種行為男子是並不完全有分的。你總不能讓我去愛晉生。” “這才笑話,你今天是瘋了。晉生,你聽,當面說明白罷,要愛,你自由的做你所歡喜事情。晉生在這里,我先申明,我不象卑鄙男子用另一種方法幹涉別人的事,只要晉生愛你。” “你看你那臉上的激動,何苦來?你真偉大!我只怕你的言語比你人格偉大超過了五十倍。” 朋友無語,望到女人,猛的就抱著女人不放了。 “你說這個話,說得真好!難道愛情不是自私嗎?” 女人就又大聲的故意同晉生君說: “晉生你聽,好好記到不要忘記。這時代的模型。名教授的議論。我說他可以代表時代,他不承認,不是怪事?” …… 一切近於喜劇的排演,晉生君今天來此,是真儼如有所得了。他一面剝了許多葵花,一面看朋友們的戀愛精練的遊戲,只時時微笑著,…See More
Jan 3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一日的故事(3)

因為樓梯上的一談,這男子,從外面為孩子把橘子買回,不久就到晉生君房中的床沿坐下了。他才知道男子姓陸,太太姓金。談了將近一點鐘近於孩子氣的話,各人都象很合適難得,尤其是晉生君,從男子方面,發現了許多堅固這新的友誼的理由存在。因此晉生君,知道了男子雖在國內最高學府得著畢業的憑證,如今在上海卻只做著一個機關中每月六十元月薪的辦事員,太太則從女高師學校出來就作了兒女的母親,年復一年,兒子益多只在作母親一件事情上消磨這日子了。男子去了,晉生君就在想象中,經歷這男子生活中憂郁。聽到姓陸的男子說是每天到辦公處去,就是抄寫一點公文,造造月報,與同事談談閑話,一種極其可笑的生活刻畫,在男子說來,是使晉生君感到另外一種神往,只能用苦笑作會意的答語的。 他這時,聽到隔壁孩子不知因為什麽事又傷心傷心哭了,似乎那父親抱了孩子繞室走動,他就覺得這作父母的人很可憐。這日子,他想決不是一對年青的人,從學校出來所想到的生活。過去一時節,或者在這兩個人心中,也還燃著光明的火,希望在所走過的路上全開著大小的花,也如一般未離學校的年青男女那麽以為有了戀愛就不吃飯這日子也容易過去。但如今,兒女的重壓,使這人成天只知道生活的必需…See More
Dec 29,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一日的故事(2)

象是無話可說,兩人於是沈默了。然而好象誰也不想到這里作為結束,誰也不願點頭走開,稍過一陣,那男子,忽又說道:“晉生先生你好象不怎樣忙。” 晉生君聽到這生人稱呼他的名字,不由得不稍稍詫異的望這男子,男子也明白這個了,就說:“從送信的人那里,才知道先生就是晉生先生,真是久仰了。早想過來請教談談,又恐怕使先生不方便。搬到這里來同晉生先生在一個房子住倒真是難得的好機會,只是小孩子多,成天吵吵鬧鬧,真是非常抱歉了。” 男子說了,極其拘謹的微笑著,望到晉生君。 晉生君聽到這話,先是也拘謹的微笑著,到後來聽說到抱歉了,就說:“那里那里,孩子多,熱鬧一點,我頂歡喜有孩子。” 稍停,又說: “孩子象是四個,真可以說是有福氣。大的有七歲八歲了嗎?” “有八歲了。” “聽先生聲音,好象是四川。” “晉生先生聽得出了,正是,家是在重慶上去的。晉生先生象是××××人,這幾年來真出了不少豪傑。” “這幾年那地方死人比別的地方多。” “是的,犧牲到這上面是很多的,××人能夠犧牲,也好象×××能夠做官一樣,是土地問題。” “到過××麽?” “沒有。從前在北京讀書,倒認識不少××人,全都象能幹事,有作為樣子。” “先生…See More
Dec 22,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一日的故事(1)

因為賺錢方便,被人無端稱為作家的晉生君,近來得到一個遠處書店的來信,客客氣氣的談到稿件的事情,意思是假若晉生君願意,就可以作一次生意,一面是錢,一面是貨,只等待答應,縱是文章不來,錢也就會寄來的。正感著生活不能支持的晉生君,讀到這信,覺得世界上居然有這樣大膽的出版者,雖然同時知道這生意也不是好做的生意,但他把回信寫好發郵了。他告給那新書店主人,請他把錢寄來,他並告給那老板,在什麽時間就可以把這稿件掛號寄給他們。文章雖還沒有做,他仍然如同別的書店預約一樣,在這一方面他也不思量的答應下來了。 回信的日子去交稿日子是十四天,他以為無論如何,這稿費可以在十天左右來到,因此就在這一筆小款上做著無涯好夢。這人又極其誠實,只想應當有一種靈感到時幫忙,可寫成一篇頂精彩的故事,故事中凡是時下的中學生同大學生,看來都極其歡喜,男女讀者在這故事上得到智慧的補養以後還可以得到趣味的調養,書一出版即風行一時。他明知近來的文字越寫越壞,他想風行一時,不過是為書店方面賺一筆錢罷了。但是想,仿佛這美麗的傳奇,陳列在目下待人刻畫的極多,要提起筆來寫,卻完了。不止是精彩不能,就是平凡,說費話到數千句,也是辦不到。空空的油…See More
Dec 21,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 說故事人的故事(下)

女人不作聲了,似乎是在想什麽事體,我也不便回頭。隱隱約約中,我能料到的,是必定弁目答應她運動出獄,她應當把藏在他處的金錢,或身體,信托給這男子。女人是在處置這件事,因而遲疑了。 使我奇怪的,是這樣年青的女人,人物又這樣生長的整齊,性格又似乎完全是一個做少奶奶的性格,她不讀書不做太太也總可以作娼,卻在什麽機會上成了土匪的首領?從她眼睛上雖然可以看出這女人是一個不平常的女人,不過行為辭色總仍然不能使人相信這是土匪!即如眼睛的特別,也不是說她所表示的是一種情欲的飽饜。我記得分明,我的好幾個上司的姨太太,論一切就都似乎不及這女人更完全,更象賢妻良母。誰知她這個女人卻是做過了無數大事的名人。 我心想,這個人,若說她能處治人,受處治的或者不是怕她,不過是愛她罷了。見了她以後,是連我也仿佛願意與她更熟習一點,幫她做點事的。 等了一陣我又聽到她在說話了,問題象仍然是那一件事,弁目要她答應,她答應了。她又要弁目趕緊辦那應辦的事,弁目賭咒,表示必辦到。 到我再走過去攙言時,女人在我眼睛中仍然是一個穩重溫柔的女人了,照例我是見到這種女人話就少了的。她見我無話可說,就又找了許多話問我。她又把所做的鞋面給弁目看…See More
Dec 19,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 說故事人的故事(上)

許多人愛說別人的故事,是因為閑著無東西吃,或吃飽了以後,要尋出消化那好酒好肉的方法,所以找出故事來說。 在上海地方的幾個我所認識他們臉嘴的文藝復興人物,就有這種脾氣。這脾氣自然是頂好的一種脾氣!也因了這脾氣的存在,一個二個便成了名人了。這巧妙處自然不是普通人所知道,但只要明白說話人是對自己一夥的加以誇張,夥外的加以訕笑造謠,事情是成功了。 這些人是無故事可說了。若必定有,那也總不外乎拜訪名人,聚會閑談,吃,喝,到後大家在分手時互相道過晚安,再回家去抄一點書當成創作,看看雜志來寫論文而已。 筆尖,走你的路吧,把你認為是故事的故事說完好了。 我那時是收發員。年紀是十七歲。隨了一個師長到龍潭。 在龍潭時賀龍還是我們部隊的團長,除了成天見到他來師部打兩百塊底的麻將牌以外,並沒有看得出這偉人在嘴上生有獠牙,或者額上長角。挽近偉人真是來得不同了,本事不要,異相全無,運氣一來忽然就偉大了。 那時做收發員的我,每月拿十三塊六毛錢的月薪,另外到副官處領取夥食津貼三元,每天早上起來靠在那戲台看樓上用擦面牙粉刷牙,白天坐到白木案前把來去公文摘由記下,吃飯時到軍需處去吃洋芋煨牛肉,晚上到河邊去看看上灘的船,發…See More
Dec 18,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朱湘·書

拿起—本書來,先不必研究它的內容,只是它的外形,就已經很夠我們的賞鑒了。那眼睛看來最舒服的黃色毛邊紙,總是紙色已經在我們的心目中引起一種幻覺,令我們以為這書是一個逃免了時間之摧殘的遺民。他所以能幸免而來與我們相見的這段歷史的本身,就已經是一本書,值得我們的思索、感嘆,更不須提起它的內含的真或美了。還有那一個個正方的形狀,美麗的單字,每個字的構成,都是一首待;每個字的沿革,都是一部歷史。飆是三條狗的風:在秋高草枯的曠野上,天上是一片青,地上是一片赭,中疾的獵犬風一般快的馳過,嗅著受傷之獸在草中滴下的血腥,順了方向追去,聽到枯草颯索的響,有如秋風卷過去一般。昏是婚的古字:在太一陽一下了山,對面不見人的時候,有一群人騎著馬,擎著紅光閃閃的火把,悄悄向一個人家走近。等著到了竹籬柴門之旁的時候,在狗吠聲中,趁著門還未閉,一聲喊齊擁而入,讓新郎從打麥場上挾起驚呼的新娘打馬而回。同來的人則抵擋著新娘的父兄,作個不打不成交…See More
Nov 9,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朱湘·煙卷

我吸煙是近四年來的事─—從前我所進的學校裏,是禁止煙酒的,─—不過我同煙卷發生關系,卻是已經二十年了。那是說的煙卷盒中的畫片,我在十歲左右的時候,便開始收集了。我到如今還記得我當時對於那些畫片的搜羅是多麼熱情,正如我當時對於收集各色的手工紙,各國的郵票那樣,有的是由家裏的煙卷盒中取來的,恨不得大人一天能抽十盒煙才好;還有的是用制錢─—當時還用制錢,─—去,跑去,雜貨鋪裏買來的。兒童時代也自有兒童時代的歡喜與失望:單就搜集畫片這一項來說,我還記得當時如其有一天那煙盒中的畫片要是與從前的重覆了,並不是一張新的,至少有半天,我的情感是要梗滯著,不舒服,徒然的在心中希冀著改變那既成的事實。收集全了一套畫片的時候,心裏又是多麼歡喜!那便是—個成一人…See More
Nov 8,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朱湘·咬菜根

“咬得菜根,百事可作,”這句成話,便是我們祖先留傳下來,教我們不要怕吃苦的意思。還記得少年的時候,立志要作一個轟轟烈烈的英雄,當時不知在哪本書內發見了這句格言,於是拿起案頭的筆,將它恭楷抄出,粘在書桌右方的墻上。並且在胸中下了十二分的決心,在中飯時候,一定要犧牲別樣的菜不吃,而專咬菜根。上桌之後,果然戰退了肉絲焦紗香幹的誘一惑…See More
Nov 6,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朱湘·江行的晨暮

美在任何的地方,即使是古老的城外,—個輪船碼頭的上面。等船,在劃子上,在暮秋夜裏九點鐘的時候,有一點冷的風。天與一江一 ,都暗了;不過,仔細的看去,一江一 水還浮著黃色。中間所橫著的一條深黑,那是一江一 的南岸。夜眾星的點綴裏,長庚星閃耀得像一盞較遠的電燈。一條水銀色的光帶晃動在一江一 水之上,看得見一盞紅色的漁燈。岸上的房屋是一排黑的輪廓。一條躉船在四五丈以外的地點。模糊的電燈,平時令人不快的,在這時候,在這條躉船上,反而,不僅是悅目,簡直是美了。在它的光圍下面,聚集著一些人形的輪廓。不過,並聽不見人聲,像這條劃子上這樣。忽然間,在前面一江一…See More
Nov 3,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朱湘·畫虎

“畫虎不成反類狗,刻鵠不成終類鶩。”自從這兩句話一說出口,中國人便一天沒有出息似一天了。誰想得到這兩句話是南征一交一 趾的馬援說的。聽他說這話的侄兒,如若明白道理,一定會反問:“伯伯,你老人家當初征一交一 趾的時候,可曾這樣想過:征一交一…See More
Oct 22,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朱湘·訪人

《官場現形記》裏所說的,候差委的人去見上司,要預備下一筆門包的費用,否則,連見面的希望都沒有;這種情形,不知道現在還遺存於官一場之內否,因為我不曾做過官。一般的訪會者,儉省的,只須在傳達處遞入五厘錢,一張名片的費用。便只索取這五厘錢,——無益於傳達處,正與紙錢錫箔一樣。訪會最好是在事先約定時間,否則在名片去了,主人來了之間,必有一番的等候!有的時候,即使是時間已經事先約定了,這一番的等候還是不免的。所以,我向一班訪會者建議,名片之外,隨身不要忘了帶一本書,《翟斯特斐爾德勳爵信續集》( Loard Chesterfeild ' s Letters)最好。切不可帶那種看來這主人是不會喜歡的書,《嘗試集》,如主人是舊派,《聖經》,如主人是新派,《托洛茲基自傳》,如主人是“國民一黨一 ”“三民一主 義”,如主人是“國家主義派”;主人如其自己便是一個作家,那便再好不過了……主人來了。他如其用手一揮,敬你的煙,你最好是撒一…See More
Oct 19,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朱湘·海外寄霓君

一霓妹,我的愛妻:你從般若庵十二月初五寫的“第一封”信我收到了。我後天就要搬家,你的信可以寄到憩軒四兄第一次替你打的信封那裏。我在芝加哥城裏過得好些,身體也好,望你不要記掛。我到今天總共收到你八封信。你信內並不曾提到岳母大人同憩軒四兄的病,想必是都好了。你的奶水不夠,務必要請奶媽子。照我如今這般寄錢,是很夠請奶媽子的,千萬不要省這幾塊錢。小東身體已經不好,如若小時不吃夠奶,一定要短命,那時我決定不依你,小沅你是不用我說就會當心的,所以我也不多講。羅先生倒是很幫忙,不過那取衣的錢一定要還他。不知你已還給他了沒有。千萬記得還他。你很可以多寄些魚肉給他,不過千萬告訴他不要叫廚房作,怕的好魚好肉給廚房賺下去了。你還告訴他,我從前在清華同他,同彭光欽先生,還同些別的同學,一同吃羅胖子先生從湘潭寄的魚肉。我當時曾經答應了由家中寄些魚肉給他們再吃—次,你可以多寄些,由他替我請他們吧。我這裏只好等今年冬大再看寄不寄吧。如今已是春天,你寄時路上怕會壞了,不值得。並且東西寄到美國後,要抽我很重的稅,那時東西不曾吃到,倒要賠錢,那才不上算呢。不過夏天羅先生來美國的時候,他到上海以後,我可以托他在泰豐買些罐頭…See More
Oct 12, 20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12)晚清革命派作家對民間文學的運用

晚清革命派民間文學的活動,從某種意義上說,更為重要的是他們在自己的著作中對民間文學的運用,當時革命派作家這方面活動的領域是相當廣闊的,所起的實際作用也是相當大的。當庚子義和團 反抗帝國主義運動失敗後,清政府的腐敗無能更加暴露,帝國主義對我國的宰割更加厲害,人民反清廷統治、反外國侵略的思想也就更加高漲。這是革命的、鬥爭的時代。資產階級革命派的隊伍越來越擴大。許多革命派的學者、活動家乃至於那班思想比較接近革命的知識分子,為了宣傳革命,打擊敵人,為了喚醒民眾,組織力量,從各方面利用了民間文學。有的借民間傳說的資料來抒發他們對賣國賊、奸吏等的憤恨,像《20世紀大舞台》刊載的《皮匠》《風波亭》等故事;有的對民間流傳的謠諺以政治性的解釋,像垂虹亭長(陳去病)對於京師諺語的說明;有的作者則把古代神話、傳說的人物故事,充當自己作品的部分素材或貫穿全篇的重要人物,像小說《女媧石》、地方戲劇本《木蘭從軍》《回甘果》等。而更多的是采用各種民間的文學藝術形式,像地方戲、彈詞、歌曲、短謠、寓言、笑話、說書等,去揭露清廷的黑暗,控訴外國的侵略,宣傳資產階級的民主…See More
Oct 11, 2017

Malacca Light's Blog

沈從文:獵人故事(1)

Posted on December 18, 2017 at 8:15pm 0 Comments

有個善於獵取水鳥的人,因為聽到另一個人,提及黑龍江地方的雉雞,行為笨拙,一到了冬季天落大雪時,這些雉雞就如何飛集到人家屋檐下去,盡人用手隨便捕捉。對於鳥類笨拙的描寫,形容,似乎太刻薄了一點,心中覺得有點不平。這獵人就當眾宣布,他有一個關於鳥類的故事,並不與前面的相同。

 大家看看,這是一個獵鳥的專家,又很有了一分年紀,經驗既多,所說的自然真切動人,因此表示歡迎,希望他趕快說出來。

 這獵人就說:

 “這故事是應當公開的,可是不許誰來半途打岔,這得事先說定。”

 大家異口同聲應承了這個約束:…

Continue

沈從文:一日的故事(5)

Posted on December 18, 2017 at 8:12pm 0 Comments

他爬起來坐到桌邊了,把紙本翻開,寫了一個題。

 “父母:”

 ……做父親的辦公回來,夜間享受家庭的幸福,是抱了頂小一個孩子在房中走動,且唱歌,使這小小靈魂安靜。做母親的在二十五支燭光的電燈下低了頭裁衣,擡起頭來時,望到睡在父親臂上小兒天真無邪的圓臉,極母性的向那父親微笑。

 ……父親真是可憐,白天到很遠地方去辦公,到月頭把六十塊月薪拿回家來,於是把錢攤在桌上,兩人就來商量支配這錢在下月中的用途。……母親見到睡在床上另一孩子的瘦臉,就說,“拿兩元買奶粉,看小三臉多瘦!”…

Continue

沈從文:一日的故事(4)

Posted on December 18, 2017 at 8:12pm 0 Comments

 因為是習慣,說到這里,朋友是到非吻女人不行了,手攬了女人的腰不放,女人搖頭逃避決計不行。

 “真生了氣麽?”

 “你不是說教書也厭了,戀愛也厭了嗎?”

 “那是先前,這時可好了。”

 “這時我倒厭了,放我吧,我得有事去。”

 “笑話。”

 “晉生,你看到這個,好好記著,不要忘記,寫下去,看男子是怎樣可笑東西。”…

Continue

沈從文:一日的故事(3)

Posted on December 18, 2017 at 8:12pm 0 Comments

因為樓梯上的一談,這男子,從外面為孩子把橘子買回,不久就到晉生君房中的床沿坐下了。他才知道男子姓陸,太太姓金。談了將近一點鐘近於孩子氣的話,各人都象很合適難得,尤其是晉生君,從男子方面,發現了許多堅固這新的友誼的理由存在。因此晉生君,知道了男子雖在國內最高學府得著畢業的憑證,如今在上海卻只做著一個機關中每月六十元月薪的辦事員,太太則從女高師學校出來就作了兒女的母親,年復一年,兒子益多只在作母親一件事情上消磨這日子了。男子去了,晉生君就在想象中,經歷這男子生活中憂郁。聽到姓陸的男子說是每天到辦公處去,就是抄寫一點公文,造造月報,與同事談談閑話,一種極其可笑的生活刻畫,在男子說來,是使晉生君感到另外一種神往,只能用苦笑作會意的答語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