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
  • Male
  • Jasi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lacca Light'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Copil
  • Paetiy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客家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Malacca Ligh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lacca Light'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時間轉换

莫尼卡氣得臉都紅了:“勞伊德先生一只胳膊摟住她,是我親眼看見的。真遺憾當時跟你說了這件事。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羅絲一人。”羅絲,斯坦里當時相信她的話是真的,但那是因為她無動於衷。在布羅迪謎中,對布羅迪小姐的風流韻事最不關心的就是她了。她對任何人的風流韻事都漠不關心。她一向如此。后來當她自己以性感而出名時,她的魅力事實上正是在於她對性毫無好奇心理,她從不去想這些事。正如布羅迪小姐所說的,她有這方面的本能。莫尼卡·杜格拉斯說:“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羅絲一人。”十九世紀五十年代末,莫尼卡到女修道院看望散迪時說:“有一天在美術室我確實看見臺迪·勞伊德吻布羅迪小姐了。”散迪說:“我知道你看見了。”早在戰后某一天布羅迪小姐告訴她之前,她就知道了,當時她們坐在辮子山旅館里,邊吃三明治邊喝茶。布羅迪小姐裹著一件存放多年的深色麝鼠皮大衣,渾身打著哆嗦;她讓人出賣過,提前離了職,靠配給維持生活,在家里還享受不起這些東西。她說:“我可是人老珠黃了。”散迪說:“當年可是好模樣啊。”繆里爾·斯巴克《吉因·布羅迪小姐的鼎盛時期》(一九六一)無論是古代的吟遊詩人,還是哄孩子入睡的父母,他們慣用的最簡單的講故事的方法就是從頭…See More
Sep 2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驚訝

畢脫爵士拍著桌子說道:“我再說一遍,我要你。沒有你我過不下去。到你離開以后我才明白過來。現在家里亂糟糟的跟從前一點兒也不像了。我所有的賬目又都糊塗了。你非回來不可!真的回來吧,親愛的蓓基,回來吧。”利蓓加喘著氣答道:“拿什麽身分回來呢?”從男爵緊緊的抓住纏黑帶的帽子,答道:“只要你願意,就請你回來做克勞萊夫人。這樣你總稱心如意了吧?我要你做我的老婆。憑你這點聰明就配得上我。我可不管家世不家世,我瞧著你就是最上等的小姐。要賭聰明,區里那些從男爵的女人哪及你一零兒呢。你肯嗎?只要你說一聲就行。”利蓓加深深的感動,說道:“啊喲,畢脫爵士!”畢脫爵士接下去說道:“蓓基,答應了吧!我雖然是個老頭兒,身子還結實得很呢。我還有二十年好日子,準能叫你過得樂意,瞧著吧。你愛怎麽就怎麽,愛花多少就花多少,一切由你做主我另外給你一注錢。我什麽都按規矩,決不胡來。瞧我!”老頭兒說著,雙膝跪倒,乜斜著眼色瞇瞇的對蓓基笑。利蓓加驚訝得往后倒退。故事說到此地,咱們還沒看見她有過慌張狼狽的樣子,現在她卻把持不定,掉下淚來。這恐怕是她一輩子最真心的幾滴眼淚。她說:“唉,畢脫爵士!我已經結過婚了。”威康·M·薩克雷《名利…See More
Sep 22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介紹人物

幾分鐘后,薩莉自己到了。“佛里茲親愛的,我是不是遲到得太久了?”“我想,只有半小時吧,”佛里茲說起話來慢條斯理,占有物到了,他領主般喜形於色。“包里斯小姐,我來介紹一下艾什伍德先生好嗎?大家都叫他克里斯。”“不對,”我說,“這輩子只有佛里茲叫我克里斯。”薩莉朗聲大笑。她身穿黑絲綢衣裙,肩上搭一條小披肩,頭上斜戴一頂似聽差似的小帽。“心愛的,用一下你的電話好嗎?”“可以,去打吧。”佛里茲截住我的視線。“克里斯,咱們到隔壁房間去吧。我給你看樣東西、”他顯然想聽聽我對他的新相識薩莉的第一印象。“看在上天的份上,別留下我跟這個人呆在一起!”薩莉嚷道。“不然他會在電話上引誘我的。他這個人激情太大了。”在她撥號時,我發現她的指甲塗成了寶石綠色,這是個不幸的選擇,因為這種顏色反而會讓人注意看她的手,這雙手煙漬斑斑,臟得像小姑娘的手。她的膚色很深,深得像佛里茲的妹妹;臉丈長又瘦,塗了厚厚一層粉,白得像死人的臉;眼睛是棕色的,很大,要是顏色再深點兒就好了,可以與她的頭發和眉毛的顏色相配。“威———,”她輕聲細語地說,亮閃閃的櫻桃嘴唇撅起來,好似要親吻話筒:“IstDassDu,meinLiebling?…See More
Sep 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清单

在妮可爾的幫助下,羅絲瑪麗用自己的錢買了兩套衣服、兩頂帽子和四雙鞋。妮可爾照著兩大頁購物單上開列的商品一路買下來,看到櫥窗里有什麽合意的也都如數買下。凡是她喜歡的,即使用不著也買下當禮物送人。她買的東西有:彩珠、折疊式沙灘座墊、假花、蜂蜜、客用床、各種皮包、圍巾、情鳥、洋娃娃的微型家具、三碼蝦紅色新布等。她還買了一打遊泳衣、一只橡皮鱷魚、一套鑲金象牙棋子、送給埃布的一些亞麻布大方巾、兩件赫爾墨斯牌麂皮甲克(一件翠鳥藍、一件耀眼綠)——她買這些東西並不是像名妓買內衣和珠寶一樣,一是為了穿戴打扮,職業需要;二是為了存些體己為日后生計著想。她購買東西完全是出於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目的。妮可爾是機智靈巧與辛勤勞作相結合的產物;為了她,火車從芝加哥啟動,越過美洲大陸的圓肚皮駛向加州;口香糖廠冒出濃煙,聯系帶一節一節地增長;男工拌牙膏、抽漱口水,大桶小桶忙個不停;女工到了八月就趕制西紅柿罐頭,到了聖誕節前夕就在廉價商店里拼命干活;混血印第安人在巴西的咖啡種植園里辛苦勞作,夢想家發明了新拖拉機,反而被剝奪了專利權。所有這些人只不過是為妮可爾提供什一稅的一部分人罷了,一切都像一個完整的系統,搖搖晃晃,發出…See More
Sep 4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地點觀念

在洛城,要是不會開車就啥事也干不成。就像我現在一樣,不喝酒就啥事也干不成。可要是到了那兒,倘若又喝酒又開車,那可玩不轉。稍不留意松了保險帶,或磕磕煙灰,摳摳鼻子,就得進愛爾卡特拉茲,審問個沒完。稍有不軌,稍有差錯,高音喇叭就會對著你吼,望遠鏡,直升飛機,蠢豬全沖你的頭發來了。一個窮小子又能怎麽樣呢?出了萊芒特旅館,走在熱浪滾滾的市內沃森大街上,擡頭看,大樓上塗滿了上帝的綠鼻涕。往左走走,往右走走,活像一只旱地鼠落在了滔滔的江水中。這家飯店不賣飲料,那家飯店不賣肉,還有的飯店不賣異性愛呢。有人給黑猩猩理毛,有人給那東西紋身,晝夜服務,可是你能吃到午飯嗎?看到遠處對面的招牌一閃一閃的:牛肉—酒—貨真價實時,想都別想。要到馬路對面去,除非天生在那兒。所有的人行橫道線上的招牌都寫著:不要步行,所有的招牌,不管是什麽時候。這就是信息,是洛杉磯的內容:不要步行,要呆在屋里。不要步行,要開車。不要步行,要跑步!我試過出租。沒用。開出租的都是土星人下凡,連左行右行都拿不準。每次外出,得先教他們學會開車。馬丁·阿米斯《金錢》(一九八四)讀者此時可以看得出,我把小況藝術分成若個方面來談,其實是人為的。事實…See More
Sep 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陌生化

這幅畫,我看,自己似乎認為是這些畫中的王后呢。上面畫的是一個女人,畫得我認為比真人還大。把這位女士放到大磅上稱一稱,我估計約莫有一百九十六到二百四十磅。她肯定吃得很不錯,不會少吃肉—更不用提面包啦、疏菜啦和飲料啦—一定吃得很多才能長這麽高大、這麽豐滿。她斜倚在睡椅上—哎呀,那姿勢真難形容;大白天,周圍明晃晃的。看樣子她很健壯,干起活來能頂倆廚娘;她不可能會腰酸背痛;她真該站起來,或者至少坐得直些。她有什麽理由要躺在沙發上打發午后的時光?再說了,她該穿得體面些—穿件睡袍什麽的,把身子遮起來,可是沒穿。看那衣飾—我看有二十七碼,這麽多衣料—她才做了這麽一件遮不住全身的服裝。再看周圍亂糟糟一片,真不應該。大鍋小鍋—也可能是花瓶酒杯吧—滾得滿地都是,中間還夾雜著一些雕零破碎的花。睡椅上胡亂堆放著一大堆窗簾飾物,一直拖到地板上,讓人覺得荒唐得很。一查目錄,我發現這幅有名的畫上標著:“絕代佳人克婁巴特拉①。”夏洛蒂·勃朗特《維列特》(一八五三)“陌生化”是ostranenie的英文譯詞,(字面意為“使陌生化”),這是俄國形式主義者創造的另一個價值連城的評論術語。維克多·什克洛夫斯基在一九一七年首次…See More
Aug 19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內心獨白(下)

內心獨自的的確是—個非常難以駕馭的技巧,稍不留神就會使敘述的進展緩慢得令人難以忍受,或者細節面面俱到,令人生厭。喬伊斯一一避開了這些誤區,這—方面是由於他天生長於駕馭語言,能把最平常的事物描繪得新奇有趣,好似天外來物;另一方面,把內心獨白與自由間接手法及傳統的敘事描寫緊密結合,句式安排巧妙,富於變化。第一段引文講述的是利奧波德·布盧姆清早離家去買豬腎做早餐的情景。“他在門口摸了摸後褲兜找大門鑰匙,”這是從布盧姆的視角描寫他本人的動作,但在語法上有一個敘述者,盡管非常隱秘。“不在這兒。”是內心獨白,是“鑰匙不在這兒”這一沒有說出口的想法的省略式。動詞的省略一方面說明這—發現的即時性,另一方面傳達出這一發現所帶來的輕微驚慌感。他想起鑰匙在另一條褲子里,他所以“換下”是因為當天午後要去參加一個葬禮,因而必須穿一套黑西服。“土豆倒是還在,”這句話對初讀此書的人來說簡直如墜五里雲霧之中:隨著故事的展開,我們得知布盧姆出於迷信總是隨身攜帶一個土豆,好像帶個護身符一樣。這些謎團更加深了這一敘述方法的異常性,因為我們不能指望人的意識流都完全透明。布盧姆決定不回去拿鑰匙子,以免開關櫥門的響聲驚動妻子,妻…See More
Aug 16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內心獨白(上)

他站在門口的臺階上,摸了摸褲兜,找大門鑰匙。咦,不在這兒,在我脫下來的那條褲子里,得把它拿來。土豆倒是還在。衣櫥總吱吱吱響,犯不上去打擾她,剛才她翻身時還睡意朦朧呢。他悄悄地把大門帶上,又拉嚴實一些,直到門底下的護皮輕輕地復蓋住門檻,就像柔嫩的眼皮似的。看來是關嚴了。橫豎在我回來之前,蠻可以放心。他躲開七十五號門牌的地窖那松散的蓋板,跨到馬路向陽的那邊。太陽快照到喬治教堂的尖頂了。估計這天挺暖和。穿著這套黑衣服,就更覺得熱了。黑色是傳熱的,或許反射(要麽就是折射吧?)熱。可是我總不能穿淺色的衣服去呀,那倒像是去野餐哩。他在洋溢著幸福的溫暖中踱步,時常安詳地閉上眼瞼。她們從萊希的陽臺上沿著臺階小心翼翼地走下來了—婆娘們。八字腳陷進沈積的泥沙,軟塌塌地走下傾斜的海濱。像我,像阿爾傑一樣,來到我們偉大的母親跟前。頭一個沈甸甸地甩著她那只產婆用的手提包,另一個的大笨雨傘戳進了沙灘。她們是從自由區來的,出來散散心。布賴德街那位受到深切哀悼的已故帕特里克·麥凱布的遺孀,弗蘿倫絲·麥凱布太太,是她的一位同行,替呱呱啼哭著的我接的生。從虛無中創造出來的。她那只手提包里裝著什麽?一個拖著臍帶的早產死嬰,…See More
Jul 25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名字(下)

我的小說《你能走多遠?》用了一個疑問句作書名,這本身既是用激進神學瓦解傳統的宗教信仰,同時也是用“打破框架”的手法瓦解文學慣例;有關小說框架問題我曾聯系作者闖入問題探討過(見第2節)。對作家來說,在小說中公開改變主意,要給人物改名,這等於大聲嚷著承認整個故事是“編造”出來的,這是—件讀者心中明白、但作家往往要抑制的事情,就像宗教信徒往往要抑制懷疑情緒一樣。小說家向讀者解釋人物名字的含義這種作法也是不合現實主義作家創作慣例的,因為這些含義應該由讀者自己去體會。文字處理機的發明使得在創作後期給人物改名變得輕而易舉,只需按幾個鍵即可。但我對此種作法持反對態度,除非人物無足輕重。給人物命名並不是—件輕松事,往往要斟酌再三,花費很多心血;一旦定下,名字就與人密不可分了。如果中途再對名字提出質疑,就會像解構主義者所說的,猶如把整個工程拋進無底深淵。我在創作《美好的工作》過程中對此深有感觸。這本小說寫的是一個工程公司總經理和一個必須“保護”他的年輕學者之間的關系問題。書中包含了一些破除框架的成份,如前面引文所示,但總的來說與《你能走多遠?》相比而言,其現實性更強些。在人物的命名上,我用了—些顯得很“…See More
Jul 14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名字(上)

……有一個姑娘還沒給你介紹,她本來隱藏在側面走廊的陰影里,這時走出來,融進聖壇周圍的其他人中。我們就叫她紫羅蘭吧,不,叫維羅尼亞,不能叫紫羅蘭,她是個有愛爾蘭血統的天主教徒,起這個名字不合適。愛爾蘭人習慣用凱爾特傳說中的人物和聖徒名字給孩子命名。我喜歡紫羅蘭給人的聯想—畏縮蜷曲、苦行贖罪、沈郁壓抑—這女孩長得小巧玲瓏,頭發烏黑,但臉色蒼白,漂亮的臉蛋上長滿了濕疹,顯得滿目瘡痍;指甲短得不能再短,顯然是咬出來的,指甲蓋上布滿了尼古丁的汙漬;燈心絨外套裁剪考究,樣式新穎,但皺巴巴的滿是灰塵。從這一切表相中你可以猜得出,這個女孩不清白,有問題,感情生活混亂。戴維·洛奇《你能走多遠?》(一九八○)好了,讓我們暫時撇開維克·維爾考克斯,在時間上倒回一兩個小時,在空間上退回幾英里,去見見一個非常別致的人物。這個人有一個令我相當尷尬的特點,即她不相信有人物這個概念。也就是說(這是她的口頭禪),她堅持認為“人物”只是資產階級一個神話,是為強化資本主義意識而創造出來的一個幻想。她叫羅賓·普恩羅絲,現為羅米基大學英國文學講師。戴雛·洛奇《美好的工作》(一九八八)“那麽說來”,他說,“我很高興滿足你的要求。…See More
Jul 8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 神秘

“星期一晚上維克利先生到內地去接管戰後遺留在布魯姆方亭堡的一批海軍彈藥去了。沒有派分遣隊隨維克利先生同去。他是被單獨派走的—獨自為一單位—他自己。”這個海軍陸戰隊士兵吹起一串刺耳的口哨。皮克羅夫特說:“我當時也是這麽想的。我跟他一同上岸,他要我陪他穿過車站,他的牙碰得卡嗒卡嗒響,可他似乎挺高興。“他說:‘你知道嗎?菲里斯馬戲團明晚在沃西斯特演出。我能趕上再去看一場。’他還說,‘你對我一直很耐心。’“我說,‘你瞧,維克利,這件事我可實在是膩了。你自作自受吧。我啥也不打聽了。’“他說:‘得了!你還有啥話說?——你只是看戲罷了。我才是戲中人呢。’他又說:‘不過這也沒啥關系了,’他說。‘分手前我只和你說一句話,記住,’他說,——我們走到了將軍的花園門口——‘記住,我可不是殺人犯,我那合法老婆是我離家六個星期後坐月子時死的,’他說,‘起碼在這件事上我是清白的。’“我說:‘後來你都干了些什麽?後來怎麽樣了?’“他說:‘後來,一切歸於寧靜,’他和我握握手,就進了西蒙斯鎮車站,牙齒仍然卡嗒卡嗒作響。”我問皮克羅夫特:“他去沃西斯特看巴瑟斯特太大沒有?”“不知道。他到布魯姆方亭報了到,親眼看著把彈藥裝上…See More
Jun 25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視點

不要以為夫人隔一段時間不來看望就不會有另一番表現—她總是興沖沖走進來,稍一停頓就又離開了。在短暫的逗留中她似乎能把房中的一切打量個遍,從天花板到她女兒的靴尖,她的打量中總帶有很多意圖。她有時坐下來,有時走來走去,但無論是坐下還是走動,她總是神氣活現,擺出一副務實的姿態。她感到惋惜的事很多,因而走後留下的期待也很多;她似手是在播撒補償和允諾。每次探視,她的穿戴衣著猶如要外出旅行,其舉止風度,威克斯太太說,猶如一幅窗簾。她做事愛走極端—有時幾乎不理睬孩子,有時則把這顆小嫩苗緊緊摟在懷中。威克斯太太還注意到,她衣服的前領開得很低。她總是來去匆匆,衣領開得越低,走得就越倉促。平時她總是獨自不期而至,但有時克勞德爵士陪她同來。最初一段時間里,他們的結伴出現總是讓人很開心,特別是如威克斯太太所說的,夫人被迷住了。“她是多麽著迷啊!”每當克勞德爵士把媽媽拉走、媽媽丟下一串開心的笑聲時,梅西就若有所思地感嘆一聲,說出這樣一句話。在那些女士遇到開心事就笑得前仰後合的日子里,她也從未聽見媽媽笑得如此開心。如今她看得出媽媽這次婚姻很美滿,她也總算有望開開心了—這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惟一的心願是巴望好事,有朝一…See More
Jun 6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意識流

達洛威夫人說要自己去買花。因為露西有她自己的活兒。所有的門都將卸下來;拉佩梅爾公司的人快來了。然後,克萊麗薩·達洛威的思想走了神,多好的早晨啊—涼爽宜人,感覺好像沙灘上玩耍的一群兒童。多有意思啊!突然置身於戶外!因為她過去好像總有這樣的感覺,每當隨著門折葉吱扭一聲—她現在仍能聽見那折葉的輕微響聲—她猛地推開波爾頓住宅的落地窗而突然來到戶外的時候。清早的空氣多麽清爽,多麽寧靜,當然比現在還靜,像海浪的拍打,像海浪的親吻,又涼又刺激,而且莊嚴(對當時十八歲的她來說);她當時立在敞開的窗前,感覺到某種可怕的事即將發生;她凝視著花草和樹木,看見煙霧蜿蜒飄離樹木,看見白嘴鴉飛起又落下;她就這麽立著、看著,直到皮特·沃爾士說:“在菜園里想心事啊?”—是這麽說的嗎?——“我寧願和人在一起,不願跟菜花呆在一起。”“是這麽說的嗎?那天早餐時,他肯定說過這話—皮特·沃爾士,當時她到外面的陽臺上去了。他近日內就要從印度回來了,六月或七月,她忘了是哪個月,因為他寫來的信總是沈悶不堪;讓人記住的是他說過的話,而他的眼睛、他的小刀、他的微笑、他的壞脾氣,所有數不清的這一切都無影無蹤了—多奇怪!——就這麽幾句有關白…See More
May 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書信體小說

使我受不了的是她一下子就理解了我的觀點,承認了我的權力。這使我恨不得拿拳頭擂桌子………電話鈴響了。請等一下。不是。有個學生得了精神病。對,一想起她還在倫敦若無其事地寫啊畫的我就恨不得對著月亮吼叫。我只想知道她是不是哪怕有一會兒功夫擡起頭來,回到現實,並且說……我突然又有了一種想法。也許她並沒有若無其事地寫啊畫的,而是把那天發生在客房中的事描寫出來。她筆下的一個乖戾古怪、過於敏感的女主人公看見那個自以為是的年輕學者的紫紅色短褲後,正古怪地順路邊跑著呢。謝謝,你不必關照—我已經自動領會出了這里面的諷刺意味,雖然這並不是一回事—她可不是給一個遠居鄉郊的朋友寫私信。她是在對我的朋友們寫作。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敵人,我的同事,我的學生……什麽?我的短褲是紫紅色的?當然不是紫紅色!你難道一點兒不了解我的愛好?不過她也許說是紫紅色。他們這些人就這樣。他們添油加醋,對真人真事進行加工—他們編造謊言。邁克爾·弗雷恩《竅門兒》(一九八九)以書信形式創作的小說在十八世紀特別盛行。塞繆爾·理查遜的長篇說教式、心理描寫細膩的有關誘惑主題的書信體小說《帕米拉》(—七四—)和《克萊麗薩》(一七四七)是歐洲小說史上的里…See More
May 3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少年侃

老賽莉不大開口,可一說起藍特兩口就羅嗦個沒完,因為她又要聽別人說話,又要賣弄自己,可忙壞了。突然她看見對面有個她認識的呆子。這個人身穿灰色法蘭絨套裝,格子背心,絕對典型的常青藤聯合會人,大款。他正靠墻站著,煙抽個沒完,看來悶得要死。老賽莉羅嗦起來了:“我認識那人,忘了在哪兒認識的。”不管帶她上哪兒,她總有認識的人,要不就是她自以為認識。她一羅嗦起來就沒個完,我煩死了,就對她說:“要是認識,干麽不去套個近乎,他可喜歡啦。”我一說這她惱了。最後那呆子看見她就走過來打招呼了。他們打招呼時的樣子真該讓你瞧瞧,就跟有二十年沒見面似的,說不定你還以為他們從小在一個盆里洗過澡呢,真是厚顏無恥,惡心死了。可笑的是他們從前就見過一次面,還是在聚會上。最後,兩人的感情抒發完了,老賽莉給我們作介紹。他叫喬治什麽的—我連名都沒記住—上的是安都佛爾大學。真是大款,大得很。老賽莉問他戲怎麽樣,他回答時的樣子你真該瞧瞧。這些假情假義的人回答別人的問話時總是留有余地。他當時後退了一步,正踩在一位女士的腳上,差點兒沒踩斷人家全身的指頭。他說劇本本身並非名作,但藍特夫婦的表演絕對一流。一流。天哪!一流。把人都笑死了。後來…See More
Apr 30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懸念

起初,奈特並沒有想到可能會死,因為以前從未遇到過這種事;他既不考慮未來,也不追憶過去。他只是眼睜睜看著大自然企圖消滅他,而他則竭力反抗。懸崖猶如空圓柱體的內壁,頂上是天空,底下是大海;環顧四周,懸崖對海灣形成半包圍格局;側視兩邊,他似乎能看到垂直面從兩邊把他包圍了。他又向深邃的下方看了一下,這才徹底認識到威脅有多大。到處都充滿敵意,一股涼氣透過全身,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人們在懸念的瞬間稍作停頓,其心靈就會受到無生命世界的引誘,這是常有的事。奈特眼前崖壁上嵌著一塊化石,是巖石上凸出的一塊淺浮雕。這是一種長著一雙眼睛的生物的化石,眼睛已死,化成了石頭,但此時這化石甚至也會盯住他看。這是一只叫做三葉蟲的早期甲殼綱動物。奈特與這種低等動物相隔幾百萬年,但似乎在這死亡之所相遇了。這是他視野內能看到的惟一一種東西—擁有過生命,擁有過需要救助的身體,像他現在一樣。托馬斯·哈代《一雙藍眼睛》(一八七三)小說就是講故事,講故事無論使用什麽手段—言語、電影、連環漫畫—總是通過提出問題、延緩提供答案來吸引住觀眾(讀者)的興趣。問題不外乎兩類:一類涉及因果關系(如:誰干的?);一類涉及時間(如:後來會怎樣?…See More
Apr 3

Malacca Light's Blog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時間轉换

Posted on September 1, 2018 at 12:08pm 0 Comments

莫尼卡氣得臉都紅了:“勞伊德先生一只胳膊摟住她,是我親眼看見的。真遺憾當時跟你說了這件事。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羅絲一人。”

羅絲,斯坦里當時相信她的話是真的,但那是因為她無動於衷。在布羅迪謎中,對布羅迪小姐的風流韻事最不關心的就是她了。她對任何人的風流韻事都漠不關心。她一向如此。后來當她自己以性感而出名時,她的魅力事實上正是在於她對性毫無好奇心理,她從不去想這些事。正如布羅迪小姐所說的,她有這方面的本能。

莫尼卡·杜格拉斯說:“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羅絲一人。”

十九世紀五十年代末,莫尼卡到女修道院看望散迪時說:“有一天在美術室我確實看見臺迪·勞伊德吻布羅迪小姐了。”…

Continue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驚訝

Posted on September 1, 2018 at 12:06pm 0 Comments

畢脫爵士拍著桌子說道:“我再說一遍,我要你。沒有你我過不下去。到你離開以后我才明白過來。現在家里亂糟糟的跟從前一點兒也不像了。我所有的賬目又都糊塗了。你非回來不可!真的回來吧,親愛的蓓基,回來吧。”

利蓓加喘著氣答道:“拿什麽身分回來呢?”

從男爵緊緊的抓住纏黑帶的帽子,答道:“只要你願意,就請你回來做克勞萊夫人。這樣你總稱心如意了吧?我要你做我的老婆。憑你這點聰明就配得上我。我可不管家世不家世,我瞧著你就是最上等的小姐。要賭聰明,區里那些從男爵的女人哪及你一零兒呢。你肯嗎?只要你說一聲就行。”

利蓓加深深的感動,說道:“啊喲,畢脫爵士!”…

Continue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介紹人物

Posted on September 1, 2018 at 12:05pm 0 Comments

幾分鐘后,薩莉自己到了。

“佛里茲親愛的,我是不是遲到得太久了?”

“我想,只有半小時吧,”佛里茲說起話來慢條斯理,占有物到了,他領主般喜形於色。“包里斯小姐,我來介紹一下艾什伍德先生好嗎?大家都叫他克里斯。”

“不對,”我說,“這輩子只有佛里茲叫我克里斯。”

薩莉朗聲大笑。她身穿黑絲綢衣裙,肩上搭一條小披肩,頭上斜戴一頂似聽差似的小帽。

“心愛的,用一下你的電話好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