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unga
  • Female
  • 新界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Virunga'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Almaty 蘋果
  • 未知 非可怕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Gifts Received

Gift

Virung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Virunga's Page

Latest Activity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6)(续稿在36页)

2004年6月,紅崖山水庫在運行40年後首次完全乾涸了。像這個水庫結束了土青湖的生命一樣,上遊的水庫又扼住了紅崖山水庫的生命。令人慘不忍睹——僅僅半個月,當地2000多隻羊渴死了,300多隻號稱沙漠之舟的駱駝,在滿地沙礫中覓食,也活活渴死了。為逃避水荒和沙害,數萬人被迫舉家遷居他鄉。無須諱言,民勤綠洲已進入崩潰的邊緣,原來的湖區正在向第二個羅布泊演變。真相有時會被人為設下的一道又一道迷障所遮掩。各種研究分析,都有意無意地把西北內陸河流域水資源問題,歸納為一個個解不開的結,石羊河流域與民勤綠洲尤其如此:…See More
Aug 7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5)

中渠鄉輝煌村—人們希冀中的輝煌還沒來得及展現,就被黑暗的災難“淹沒”了。這個村子農民的外逃,開始於紅山崖水庫建成後的70年代。上百口人24戶人家的村子,現在剩下兄弟兩戶人家,哥哥盛禹國,弟弟盛湯國。村里其他人都已經陸續離開這個即將被沙漠吞沒的地方,留下了被揭光了屋瓦、拆去了椽檁的一座座房屋廢墟。盛家兄弟4人,當初取名“堯、舜、禹、湯”,父母希望盛禹國能像大禹一樣能治水。而現在水沒了,地沒法種了,政府就組織移民,先移比較困難的。盛禹國會電焊手藝,很早就開始在外面打工了,家里其他人種地,他的家境好些,就沒移成。盛禹國說,不搬恐怕也不成,到明年村子就要不送電了。湖區許多村莊廢棄了,到處是斷墻殘垣。走村串寨,如同穿行在死城。今天是明天的歷史。考古學家還在努力尋找樓蘭奧秘、環境生態學家樂此不廢地詮釋古城廢棄的原因——不幸的是,當代中國仍在出現著一個又一個新的“樓蘭”。 來看一看造成綠洲毀滅的“成果”吧。…See More
Aug 4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4)

從支流到幹流,隨著石羊河上遊建起一個個攔蓄工程,其中包括在民勤縣城以南17公里外修建“亞洲最大”的沙漠水庫——紅崖山水庫。這個水庫取代土青湖成了石羊河的終點湖,被稱為湖區的民勤綠洲北部的眾多濕地和湖泊終於徹底乾涸了。進入上個世紀70年代後,石羊河來水銳減至不足1億立方米。時任民勤縣委書記的委玉琳,忍受不了缺水的之苦,再次拍案而起,他瞞著上級,千里進京上訪,想為民勤老百姓用水討個說法。但他還未返回,當時武威地委行署對委玉琳的處分就已經下達到了民勤。“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賣紅薯”。無論是民勤縣長冒死炸壩,還是書記千里為民上訪,都像夜空中道道閃電——那嚴峻的現實中一再被錯過的轉折的瞬間。 日子依然流逝,可石羊河斷流了。…See More
Aug 1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3)

石羊河上下遊用水之爭,最早記載是康熙61年(1722年)的洪水河案,其後又有羊下壩案、白塔河案等。但這些矛盾與糾紛都是局部的,規模也不大。進入上個世紀60年代以來,石羊河全流域的水資源矛盾激化開始凸顯。共產黨員縣長李玉新,就在這時走上了歷史舞臺。他冒死為民請命,制造了震驚一時的“炸壩事件”。…See More
Jul 28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2)

春種秋收,完好的灌溉渠系,還是能夠維系土地和土壤活力。如果戰爭或管理不善等原因,渠道壅塞破壞,耕地廢棄荒蕪,就會很快沙化。因石羊河民勤附近的水面廣,濕地多,水系發達。歷史上的主要屯墾區域多在這一帶“流動”。一片地方棄耕後,再找一片地方開墾。初唐屯墾中心是石羊河下遊的武威縣。但後來受風沙侵害,移至中遊地區的一個戍堡明威戍,這里即漢代宣威縣,唐代在武威縣之東設立白亭軍城,作為屯兵之處。白亭軍因臨近白亭海而得名。白亭海是原來東海的一部分,湖水潔白,景致極佳。唐代的“軍”,相當於現在的師團級建制,有上千號兵士、家屬及後勤人員。當時涼州還有赤水軍、大水等軍事單位。相當於連排駐軍“守捉”、“戍”等就更多了。 這樣過了幾百年,至元代時,漢、唐時代的主要墾區均因沙化而廢棄,墾區就移至石羊河的下遊地區——因為湖水面積縮小,不斷有大片肥沃的湖底出露,成為可以耕種的良田。清代與現代石羊河下遊的農業耕種,基本上仍沿用元代墾區。武威是西域文明的濫觴之地。 聽一聽北魏詩人溫子升的《涼州樂歌》:遠遊武威郡,遙望姑臧城。車馬相交錯,歌吹日縱橫。…See More
Jul 2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1)

在河西,有“金張掖”“銀武威”之稱。養育“銀武威”的是石羊河。石羊河古稱谷水、馬城河,發源於祁連山東段的冷水嶺,由三條主要的支流匯合而成,因此也叫“三岔水”。地圖上,石羊河的沿線,還能看到古長城蜿蜒的標誌。流經武威盆地的石羊河及其大湖,是古代河西走廊上最適宜居住和遊牧的天然家園。烏孫、大月氏和匈奴人在這里策馬巡遊。 石羊河奔流了300多公里後,在其終點匯成一個上千平方公里的大湖泊,古稱休屠澤,又稱“野豬澤”,以野豬經常出沒而得名。在石羊河的下遊,休屠澤的南面,由於河水的滋潤,形成了肥沃的湖濱三角洲,即現在的民勤。民勤縣像一個楔子,插在巴丹吉林與騰格里兩大沙漠之間。1924年,受聘於中央地質調查所的瑞典地質學家安特生,在民勤縣(當時叫鎮番縣)城西15公里的沙井村,發現了三處古代村落等遺址,這就是聞名考古學界的青銅時期晚期的“沙井文化”。…See More
Jul 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誰廢江河萬古流?(下)

——疏勒河上修建的雙塔水庫,淹沒了唐玉門關故城,對這一明顯的敗筆,我後面還將作一些詳細剖析。不管承認還是熟視無睹,在西北各主要內陸河流域,灌區不斷擴大,大壩已多得“成災”。在西北,河流沖出發源的山脈後,不再有大山的阻隔,不再有險灘和峽谷,在幹流上大量修建的是“平原水庫”,這是西北水利工程的“創造”。於是,流域的水系改變了,地下含水層破壞了,這也印證了楊萬里幹流與平原上兩個“不可修壩”的原則。修建在石羊河幹流上的紅崖山水庫、塔里木河幹流上的大西海水庫,形成了足以致河流死命的“血栓”。面對一個個的人工湖,有誰想過,中國三北地區水庫每年蒸發失水就達200多億立方,這無情的揮霍與浪費,比這一地區缺水總量還多。河道斷流了,沿河的綠色走廊衰敗了。河水不再潛入地下,而是瀦積在地表,隨著蒸騰的水汽大量發散到天空。在“水利”的圍堵下,河流越來越短,地下水資源得不到補充,各河流水系與地下含水層全面惡化。年復一年,下遊乾涸的河道死去,天然湖泊、沼澤濕地消失,荒漠化無情擴大。綠洲不斷上移,甚至“爬上”了山前貧瘠的礫石灘。事實上,不斷喪失的正是土壤和光熱資源更好的下遊家園。多年以來,沒有人對大型水庫立項、建設施…See More
Jun 18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誰廢江河萬古流?(中)

水利專家楊萬里說:“山區與平原這兩種地貌與河床的演變及其治河的方法是不一樣的。總的原則是,沖刷下來的泥沙卵石,要順勢盡量讓它下行。除非荒蕪山區可以築高壩節流發電,攔住了卵石;凡在兩岸有沖積平原的河段,若坡降較陡,水流較大的,可築活動壩通航、發電、並灌溉;此外,在綜合了許多支流的幹流上,則不可攔沙發電。在平原上,河道雖有沖淤,但長期結果總是淤積的,絕對不可修壩;要盡量放淤擡高兩岸的田地,其次是沖沙出河口。在最下遊的三角洲上必須分流。”(楊萬里《地貌演變與治河原理》)風、海洋、河流、煤炭、石油,都是太陽的熱量創造出來的一種能量。我們不會忘記,許多真正的科學都是詩人或者藝術家。以職業醫生開始自己生涯的意大利的伽利略,在鐘樓頂上開創了現代科學方法,寫出了傑出的著作《星辰的使者》。確定機械能轉化為熱能的準確交換率的焦耳說過,“自然的偉大力量永不磨滅。”德國詩人歌德同時也是一位科學家。當代,人卻自認為“人定勝天”。治水的大智與大巧不見了,再也聽不到令人耳目一新,或者振聾發聵的聲音了。還是再看看河西走廊吧。國家環保總局信息中心這份報告值得一讀——河西內陸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面臨的主要問題及其成因,一是…See More
May 29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誰廢江河萬古流?(上)

水利與水害是相對,又是相生相依,甚至互相轉化的。與江河打交道時,我們的睿智的祖先比較“謙遜”,經常用的字眼是“治水”。治,是指治理,有安定或太平的含義。治水更有明確的指向:道法自然,疏通水道,築堤設堰,消除水患。先賢們在治水中表現出了非凡的大智,精湛、深刻而豐富;他們創造出的驚人業績,高山仰止,震爍古今。某些遺佚的、史詩般的偉大往事,成為歷史時期人類科學發展的一束光明與淵源。它們往往並未寫進先祖遺典,而是散失在江河大地,深刻在人們的思想和記憶里。公元前250年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引岷江之水灌溉成都平原,使這一地區從此“不知饑謹,時無荒年”。他們創造出的“無壩引水”,竟後無來者。公元前219年開鑿的靈渠,溝通了長江與珠江水系,其航運長盛不衰,成為嶺南與中原的主要交通線路,直至京廣與湘桂鐵路建成以後。靈渠今天仍兼有農業灌溉與城市供水的功能。大約2500年前,吳王夫差挖邗溝,開通了連接長江與淮河的運河。公元612年,隋朝修建了大運河。運河繁榮於唐代,取直於元朝,明清歷代經多次疏通。運河全長1780公里,溝通了錢塘江、長江、淮河、黃河和海河五大水系,至今仍居世界人工河之首。創建於公元前100多…See More
May 2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雪山—濕島

與極端乾燥的非洲撒哈拉大沙漠不同,與澳大利亞平坦古老的大陸有異。降雨稀少的中國西北為什麽有比較豐富的水資源?我們不能簡單地用沿海平原的降水氣候來推測祁連山、天山等山地的大氣降水特征。中國西部盡管地處亞洲腹地,這些乾旱地區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周圍有高大山脈環繞。直插雲天的峰巒攔截了高空中的水汽,在山區形成一塊塊“濕島”,凝云致雨,四季飄雪。在那些人跡罕至的地方,降水和冰川哺育了內陸河,在這些河流經過的地方,出現了片片生機盎然的綠洲。沖出祁連山各個谷口的河流多達60條。從東到西,放眼望去,雪浪翻滾、激流洶湧的大河依次是石羊河、黑河、疏勒河和黨河。河西走廊水資源總量70多億立方米,內陸河出山口流量66億立方米,佔河西走廊實有水量的90%。這是一種神奇的血脈。世界上的外流河,越到下遊,匯集的支流越多,水量就越大,河面越來越寬闊。而西北內流河則不同,中遊可能還有一些支流匯集,但到下遊,再無補充的水源,流向盆地或沙漠的深處,時斷時續,成為季節河,直至完全消失。——如同四季更替,如同生命輪回。從這個意義上說,內陸河完全沒有棄水和餘水問題,它的每一滴水都滋潤了土地、養育了綠洲。…See More
Jan 18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后望书》張掖與黑河(下)

在新世紀開始的幾年中,黑河上的閘壩終於向居延綠洲“成功調水”。上遊大壩向下遊開啟閘門下泄一些救命的水源,被贊美為“一曲綠色的頌歌”,“值得大書特書”——有關部門還為此專門出了本書,“調水”成了當年水利工作的重大成就。雖然早已沒有了年輕時的激情與衝動,我還是為自己窮究的執著感到無奈。我缺少文人雅士那種出世的境界,也沒有那份清高。近20年的記者生涯,養成這樣的性格,總是想切近難題,踏破謎底,了解真相。而了解真情後,又常常感到迷惑甚至憤懣。不說也罷,說出來也許使一些人不快,但還是不得不說,這樣心里好受些。 黑河的所謂調水,其實就是中遊與上遊灌區閉閘,集中一段時間使河水下泄,使之能達到下遊。這不是什麽創造,是過去就有的老辦法。黑河分水是清代雍正年間制定的政策,而非什麽創舉。當時川陜總督年羹堯規定,“芒種前10日,封閉甘、肅、高臺渠口,鎮夷、毛雙各堡得受水10日,永以為例”。(《新篡高臺縣志》)…See More
Jan 1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后望书》張掖與黑河(上)

張掖之所以成為“閃金灼銀”的風水寶地,就是因為有黑河豐沛水量的滋潤。因為我想另辟章節,專門談黑河的終點湖居延海的危機,因此,想先分析其上遊與中遊。不能讓心靈永遠沈重,讓筆尖永遠滯澀。比如談風月,先從一個輕鬆的話題入手。遠在漢代,河西四郡中的張掖,與武威郡相同均領屬10個縣,人口與轄地,都比酒泉郡和敦煌郡要多。這里水資源充足,適於放牧與耕墾,能容納較多的人口。 黑河又叫溺水,流經青海、甘肅和內蒙古三省區,在內蒙古額濟納境內又稱為額吉納河,最後注入東、西居延。黑河的主源張掖河,古稱羌谷水,因祁連山南古為羌人遊牧之地而得名。2005年夏天,我沿黃河的主要支流大通河,來到祁連山南麓,從河谷直到高山草場,翻過海拔近四千米的金羊嶺,最後來到祁連山通往張掖的險峻峽谷扁都口。高山上,晴雨無常,花海子水平如鏡。峽谷中溪流急湍,雪浪滾滾——這河流不過是黑河一條不起眼的支流。在如注的豪雨中,我一腳淺,一腳深地去尋找原始部落留下的巖畫,衣衫全濕。我佇立在茫茫雨中,百思不得其解,如此浩大的水流,如何會被統統攔載,而最終使居延海成了第二個羅布泊? 用不著追溯久遠。…See More
Jan 11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河西走廊的河(下)

要講清楚其實只需抽一支煙的功夫。國土面積、耕地面積、水資源量與人口是幾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任何兩個組合,都能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比如說西北地區多年平均水量為1635億立方米。如采取國土面積與水資源量組合方式,西北廣袤的地區,水資源僅佔全國總量6%左右,水資源自然是非常緊缺的了。“人均”是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理論中各個指數的特征。如果離開了人,遑論土地面積與水資源,就像討論荒蕪的月球與火星表面一樣,將沒有多少現實意義。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人口是“深度憂患”的基數,我們還是按照專家們常用的“人均”這個算法罷。數字雖然比較枯燥,卻是不可缺少的。 沒有人告訴你這個事實——中國內陸河區平均每公頃水量2.2萬立方米,是中國華北東北地區的3倍;人均水量6290立方米,是全國人均水量的2.4倍。(全國政協淡水資源與可持續發展氣候分專題:《氣候變化對中國北方地區淡水資源可持續利用影響及對策》)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西北水資源實在是比較豐富的。一說水資源,人們往往會想到河流縱橫,雨量豐沛的南方。可你沒有想到,西北內陸河地區按單位耕地面積水量和人均水量,是廣東省人均的近3倍。…See More
Jan 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河西走廊的河(上)

內陸河的斷流萎縮,水量的銳減。下遊綠洲生態環境不斷惡化。也許沒有人告訴過你,西北是人均水資源量豐富的地區。河西走廊人均水量是海河流域的4倍。 從石羊河、黑河、疏勒河,一個個耗資巨大的引水工程建成。西北缺水與生態危機的背後是什麽?是誰把唐玉門關沒入了水底?…See More
Jan 4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誰來補上美學這一課(下)

新上任的縣委書記為了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創造出令上級刮目相看的政績,便在全縣搞“大燈光工程”,不但縣城主要街道,還要求鄉鎮政府所在地也“一律亮起來”。山區鄉鎮政府所在地,一到晚上行人不多。每晚的電費要上千元電費點,一些地方感到負擔不起。那天,當地領導帶我去看他的一個政績,即在縣城的河邊修了一個西式的文化廣場。廣場很大,幾何型的草坪整整齊齊。走著走著,天忽然下起雨來,雨點大而密,大家無處躲藏,都狂奔起來。筆者一次到西南某市,看到城市中開發了一半的東方廣場長滿雜草,荒草間到處是車輪的轍印,成了一些人的“免費練車場”。問工程為何停了下來?當地的一個同志先怪異地一笑,然後吞吞吐吐披露,說這工程是原市委書記定下來的。當時省委書記來考察時,市領導陪他參觀,作了匯報,得到了省委書記的肯定。省委書記當場答應建好後再來我們市。可只過去了一年,省委書記就調動了。今年市委書記也調離了,這項工程還留下不少沒有處理好的問題,像土地征用,工程款等等。這個爛攤子,現任的也不想收拾。…See More
Dec 29, 2019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誰來補上美學這一課(上)

新華社的一篇報導題目《城市建設需要補上美學這一課》。問題是,誰來當老師?給誰上課?讓書記、市長和房地產商來做學生麽?劉勰在《文心雕龍》中說:“振葉以尋根,觀瀾而索源”。這也不是一日之功。短短幾十年,從工業化到現代化,當代中國的城鎮化是一個壓縮了的過程。變化大、速度快。城鎮化和城市建設的指導思想尚不清晰,經濟建設與文化傳承上的盲目和錯位。實踐和理論上存在混亂甚至矛盾也就不奇怪了。如果順暢,一個人只需十幾年甚至幾年,就可從普通的公務員或企業技術人員,“提拔”到省地縣各級領導崗位上。職務升遷的過程中,領導幹部和後備領導幹部只進黨校和行政學院。很少有再有系統學習的機會。如果僅僅是管理,也許不需要太多的歷史文化建築規劃的專門學問。但在城市大發展、大擴張的時代,決策者相關的知識不夠,科學文化缺失,甚至心理上的準備不足,後果十分明顯。…See More
Dec 25, 2019

Virunga's Blog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6)(续稿在36页)

Posted on August 3, 2020 at 3:39pm 0 Comments

2004年6月,紅崖山水庫在運行40年後首次完全乾涸了。像這個水庫結束了土青湖的生命一樣,上遊的水庫又扼住了紅崖山水庫的生命。令人慘不忍睹——僅僅半個月,當地2000多隻羊渴死了,300多隻號稱沙漠之舟的駱駝,在滿地沙礫中覓食,也活活渴死了。為逃避水荒和沙害,數萬人被迫舉家遷居他鄉。無須諱言,民勤綠洲已進入崩潰的邊緣,原來的湖區正在向第二個羅布泊演變。

真相有時會被人為設下的一道又一道迷障所遮掩。

各種研究分析,都有意無意地把西北內陸河流域水資源問題,歸納為一個個解不開的結,石羊河流域與民勤綠洲尤其如此:…



Continue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5)

Posted on August 3, 2020 at 3:37pm 0 Comments

中渠鄉輝煌村—人們希冀中的輝煌還沒來得及展現,就被黑暗的災難“淹沒”了。這個村子農民的外逃,開始於紅山崖水庫建成後的70年代。上百口人24戶人家的村子,現在剩下兄弟兩戶人家,哥哥盛禹國,弟弟盛湯國。村里其他人都已經陸續離開這個即將被沙漠吞沒的地方,留下了被揭光了屋瓦、拆去了椽檁的一座座房屋廢墟。盛家兄弟4人,當初取名“堯、舜、禹、湯”,父母希望盛禹國能像大禹一樣能治水。而現在水沒了,地沒法種了,政府就組織移民,先移比較困難的。盛禹國會電焊手藝,很早就開始在外面打工了,家里其他人種地,他的家境好些,就沒移成。盛禹國說,不搬恐怕也不成,到明年村子就要不送電了。

湖區許多村莊廢棄了,到處是斷墻殘垣。走村串寨,如同穿行在死城。…

Continue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4)

Posted on July 24,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從支流到幹流,隨著石羊河上遊建起一個個攔蓄工程,其中包括在民勤縣城以南17公里外修建“亞洲最大”的沙漠水庫——紅崖山水庫。這個水庫取代土青湖成了石羊河的終點湖,被稱為湖區的民勤綠洲北部的眾多濕地和湖泊終於徹底乾涸了。

進入上個世紀70年代後,石羊河來水銳減至不足1億立方米。時任民勤縣委書記的委玉琳,忍受不了缺水的之苦,再次拍案而起,他瞞著上級,千里進京上訪,想為民勤老百姓用水討個說法。但他還未返回,當時武威地委行署對委玉琳的處分就已經下達到了民勤。

“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賣紅薯”。無論是民勤縣長冒死炸壩,還是書記千里為民上訪,都像夜空中道道閃電——那嚴峻的現實中一再被錯過的轉折的瞬間。…



Continue

朱幼棣《後望書》民勤綠洲的生死存亡之秋(2)

Posted on July 23, 2020 at 7:16pm 0 Comments

春種秋收,完好的灌溉渠系,還是能夠維系土地和土壤活力。如果戰爭或管理不善等原因,渠道壅塞破壞,耕地廢棄荒蕪,就會很快沙化。

因石羊河民勤附近的水面廣,濕地多,水系發達。歷史上的主要屯墾區域多在這一帶“流動”。一片地方棄耕後,再找一片地方開墾。初唐屯墾中心是石羊河下遊的武威縣。但後來受風沙侵害,移至中遊地區的一個戍堡明威戍,這里即漢代宣威縣,唐代在武威縣之東設立白亭軍城,作為屯兵之處。白亭軍因臨近白亭海而得名。白亭海是原來東海的一部分,湖水潔白,景致極佳。唐代的“軍”,相當於現在的師團級建制,有上千號兵士、家屬及後勤人員。當時涼州還有赤水軍、大水等軍事單位。相當於連排駐軍“守捉”、“戍”等就更多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