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unga
  • Female
  • 新界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Virunga'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未知 非可怕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Virung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Virunga's Page

Latest Activity

Virunga commented on 超人偶爾飛's photo
Thumbnail

陳明發(亦筆)的詩(3)

"張子選的詩·偶爾 一向是草木光陰 偶爾會羊朝北去,而馬首向南 就如雲在青天,水在湖面 也是偶爾,我會驟然記起你來 這世上,其實該來的人都來了就好 你能來應該更好 只是,大家都在佛也在 而你沒來 偶爾,我會坐在事情的側面 看舊山坡上,滾下新的時間 直到草們隨著季節倒伏,斜出正午 我還是沒弄明白,似乎活著 一直是件大事,如果仔細想想 為何又沒那麼了不起 有時候,事物會有一個 可能不合我意的尺寸 其實愛情和命運也是 即便心裡的你,好過整個人類 紙的背面,摸上去 還像十一月的結尾…"
Monday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明天不散步了 4

幾次散步,一一評價過了,少數幾幢,將直線斜線弧線用出效應來,材料的質感和表面塗層的色感,多數是錯誤的,就此一直錯誤著,似乎是叫人看其錯誤,那造對了遣好了的屋子,算是為它高興吧,也擔心里面住的會不會是很笨很醜的幾個人,兼而擔心那錯誤的屋子里住著聰明美麗的一家。 所以教堂中走出神父,寺院臺階上站著僧侶,就免於此種形式上的憂慮,紀念碑則難免市儈氣,紀念碑不過是說明人的記憶力差到極點了,最好的是塔,實心的塔,只供眺望,也有空心的塔,構著梯級,可供登臨極目,也不許人居住。 塔里冒出炊煙晾出衣裳,會引起人們大嘩大不安,又有什麽真意含在里面而忘卻了,高高的有尖頂的塔,起造者自有命題,新落成的塔,眾人圍著仰著,紛紛議論其含義,其聲如潮,潮平而退,從此一年年模糊其命題,塔角的風鐸跌落,沒有人再安裝上去。…See More
Nov 1,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明天不散步了 3

三年制專修科我讀了两年半,告別學院等於告別那小街,我們都是不告而別的,三十年後殖民地形式已普遍過時,法蘭西人、猶太人、白俄羅斯人都不見了,不見那條街,學院也沒有,問來問去,才說那灰色的龐然的冷藏倉庫便是學院舊址,為什麽這樣呢,街怎會消失呢,巡回五條都無一仿佛,不是已經夠傻了,站在這里等再有風吹來花香,仍然是這種傻…… 起步,雖然沒有人,很少人,凡是出現的都走得很快,我慢了就顯出是個散步者,散步本非不良行為,然而一介男士,也不牽條狗,下午,快傍晚了,在春天的小徑上{亍,似乎很可恥,這世界已經是,已經是無人管你非議你,也像有人管著你非議著你一樣的了。 有些城市自由居民會遁到森林、冰地去,大概就是想擺脫此種冥然受控制的惡劣感覺,去盡所有身外的羈絆,還是困在自己靈敏得木然發怔的感覺里,草葉的香味起來了,先以為是頭上的樹葉散發的,轉眼看出這片草地剛用過刈草機,那麽多斷莖,當然足夠形成涼澀的沁胸的清香,是草群大受殘傷的綠的血腥啊………See More
Oct 29,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明天不散步了 2

戰爭爆發了,人與人不再窘不再歉不再尷尬,所以戰爭是壞事,極壞的事。與戰爭相反的是音樂,到任何一個偏僻的國族,每聞音樂,尤其是童年時代就諳熟的音樂,便似迷航的風雨之夜,驀然靠著了故鄉的埠岸,有人在雨絲風片中等著我回家。公寓的地下室中有個打雜工的美國老漢,多次聽到他在吹口哨,全是海頓爸爸,莫扎特小於,沒有一點山姆大報味兒。我也吹了,他走上來聽,他奇怪中國人的口哨竟也是純純粹粹的維也納學派。這里面有件什麽超乎音樂的亟待說明的重大懸案。人的哭聲、笑聲、呵欠、噴嚏,世界一致,在其間怎會形成三十種盤根錯節的語系。動物們沒有足夠折騰的語言,顯得呆滯,時常郁郁寡歡。人類立了許多語言學校,也沉寂,悶悶不樂地走進走出,生命是什麽呢,生命是時時刻刻不知如何是好……我是常會迷路的,要去辦件事或赴個約,尤其容易迷路,夜已深,停車場那邊還站著個人,便快步近去。他說,給我一支煙,我告訴你怎樣走,我給了,心想,還很遠,難尋找,需要煙來助他思索,他吸了一口,又一口,指指方向,過兩個勃拉格就是了,我很高興,轉而賞味他的風趣,如果我自己明白過兩個街口便到,叉知道這人非常想抽煙,於是上前,他以為我要問路,我呢,道聲晚安,給他…See More
Oct 27,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明天不散步了 1

上橫街買煙,即點一支,對面直路兩旁的矮樹巳綴滿油亮的新葉。這邊的大樹枝條仍是灰褐的,諒來也密佈芽蕾,有待綻肥了才鬧綠意,想走過去,繼而回來了,到寓所門口,幡然厭惡室內的沉濁氛圍,戶外清鮮空氣是公共的,也是我的,慢跑一陣,在空氣中遊泳,風就是浪,這瓊美卡區,以米德蘭為主道的岔路都有坡度,路邊是或寬或窄的草坪,許多獨立的小屋坐藩於樹叢中,樹很高了,各式的門和窗部嚴閉著,悄無聲息,除了潔凈,安謐,沒有別的意思。 倘若誰來說,這些屋子,全沒人住,也不能反證他是在哄我,因為是下午,晚上窗子有燈光,便覺得里面有人,如果孤居的老婦死了,燈亮著,死之前非熄燈不可嗎,她早已無力熄燈,這樣,每夜窗子明著,明三年五年,老婦不可憐,那燈可憐,幸虧物無知,否則世界更逼促紊亂。 幸虧生活在無知之物的中間,有隱蔽之處,回旋之地,憩息之所,落落大方地躲躲閃閃,一代代蹙眉竊笑到今天,我散步,昨天可不是散步,昨天豪雨,在曼哈頓縱橫如魔陣的街道上,與友人共一頂傘,我倆大,傘小,只夠保持頭髮不濕,去圖書館,上個月被罰款了,第一個發起這種辦法的人有多聰明。…See More
Oct 25,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哥倫比亞的倒影(7)

承認那次講演是在排練中即告失敗的,踽踽行到哈德遜河邊,邂逅“文藝復興人”,五指並緊的古典款式使我聯想起逝去了的寒卻了的人類社會的無數可憐的細節,那麽,我想重過一遍的不是我個人的生活,那麽說“只有生活在一七八九年以前的人才懂得生活的甜蜜”的泰雷蘭德不能算是傻瓜,那麽現在真是一個不見赧顏羞色的世紀,那麽我眼前的一片水不是哈德遜河(什麽河呢)。 河水平明如鏡,對岸,各個時代,以建築輪廓的形像排列而聳峙著,前前後後參參差差凹凹凸凸以至重重疊疊,最遠才是勻凈無際捱的藍天……那疊疊重重的形像倒映在河水里,凸凸凹凹差差參參後後前前,清晰如覆印,凝定不動…… 如果我端坐著的岸稱之為此岸,那麽望見的岸稱之為彼岸(反之亦然),這里是納蕤思們芳蹤不到之處,凡是神秘的象徵的那些主義和主義者都已在彼岸的輪廓叢中,此岸空無所有,唯我有體溫兼呼吸,今天會發生什麽事,白晝比黑夜還靜(一定要發生什麽事了),空氣煦潤涼爽,空氣也凝定不動,漸漸我沒有體溫沒有呼吸,沒有心和肺,沒手也沒足(如果感到有牙齒,必是鹺痛,如果覺得有耳朵,那是虛鳴)。…See More
Oct 24,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哥倫比亞的倒影(6)

那時侯(那許多年代),人類的世界可以比喻為一隻船,船長,大副二副,水手(小孩算是乘客)。心里知道此去的方向,人人寫航海日記,月復月年復年的進程確實慢得很,煩躁,焦灼(有人跳海了)。船還是緩緩航行…… 這樣,就這樣駛入本世紀,快起來,快得多了,全速飛躥,船長大副二副水手不再寫日記,不看羅盤星像,心態是一致的——“管它呢”,誰知道從哪里來到哪里去——這不是“迷航”,是迷航則必要慌忙了,不慌不忙,那無疑是目標之忘卻方向之放棄,一次又一次的啟蒙運動的結果是整個兒蒙住了,“不知如何是好”是想知道如何才是好,“管它呢”是“他人”與“自我”俱滅,“過去”和“未來”在觀念上死去,然後澌盡無跡,不再像從前的人那樣恭恭敬敬地希望,正正堂堂地絕望,驕傲與謙遜都從骨髓中來,感恩和復仇皆不惜以死赴之。 那時,當時,什麽都有貞操可言,那廣義的貞節操守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天然默契,一塊餅的擎分,一盞酒的酬酢,一棵樹一條路的命名,一聲“您”和“你”的謹慎抉擇,處處在在唯恐有所過之或者有所不及,孩童,少年,成人,老者。…See More
Oct 20,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哥倫比亞的倒影(5)

大廳,巨鏡,黑講壇,不見了,草坪,石階,全裸半裎的男女不見了,那是因為我自己已走到哈德遜河畔,風從樹枝間吹來,我透了口氣,搖搖頭髮(可不是嗎),沿河南下,有一平平小島,其上的自由女神正在接受大修理,明明是不修理不行了,自然界是存在和毀滅的循環,自然界是不事修理的,可不是嗎,這一帶草坡上的樹木蔥蘢得幾乎是森林了,綠影中傳來誦詩的男聲(我差點兒吃了一驚),他全身文藝復興時期的裝束打扮,另一個只穿短褲背心的女人羚羊似的環繞著他連連拍照(啊演員)。 他的髮型,髭式,高頸圍,窄袖,緊身褲,縛帶的長襪子,翻口的船鞋,無不是伊麗薩白朝的個人復辟,我與他相距十步,有四百年時差的飄渺感覺,使我駐足不忍離開,他則旁若無女人地一心朗誦,雙手作出幾許優雅的動作,間歇時,把手指並緊,很明顯地五指並緊,按在胸前,或腿上——這是十五十六世紀上流社會的習慣、風尚,以前我對此細節是忽略掉了(原來手指要並得這樣的緊),從而感慨自己對於以往的時代的情操和習尚是多麽荒疏無知,人類曾經像尊奉王者那樣地敬愛麵包師,而羅馬人之所以自豪,他們只要有演出和麵包。…See More
Jul 14,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哥倫比亞的倒影(4)

只能說,我將開始練習講演,德摩斯梯尼認為演說家最重要的才能是表情,表情(怎麽回事呢),善於知人心意的墻根解釋道,“人的天性是愚昧多於智慧,而做作的表情則常能打動聽者的心”(原來是這樣),赫胥黎向我舉起一個手指,“要知道如何對待您的聽眾嗎,我可以把別人傳授給我的秘訣告訴你,記住,‘他們一無所知。 我辨味了片刻(然而淩駕人懾服人是最乏味的)德摩斯梯尼取了一把小石子來,也說,“把這些放放放進嘴里,到到到海浪喧鬧的地地地方去大大大大聲練習”,我忍住了笑,把小石子還給他,“不用小石子也可以,我我我另有辦法”,說這話的是西塞羅,是我曾經欽佩的,他的口吃不很嚴重,“不要去去海濱,美國的加拿大的瀑布正正正可利用,你對著瀑布大大大聲講,比在哥倫比亞的空廳里練習要容易收收收效得多”。…See More
Jul 1,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哥倫比亞的倒影(3)

古道熱腸的英國先知飲恨而逝之後的第十八年,德國的鐵血先知斯賓格勒寫了一本尖酸刻薄精當出色的書,《西方之衰落》,噫,西方之衰落早在博馬舍的嬉笑怒罵中已露不祥之兆,沉者沉浮者浮,沉者浮,浮者沉,悠悠忽忽到今天。 那曾經是西方文化發源聖地的愛琴海島國,又成了現代悲劇現代喜劇的典範——希臘教育部任命一位神學家當某大學的哲學教授,該校校長為了抗議憤而辭職,此舉造成了希臘學術界的震撼,而柏拉圖講學的橄欖林已變成破舊的公園,最近可能辟為籃球場,希臘目前每年有五十多個哲學系畢業生,這些學生幾乎都坦然承認他們沒有讀過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的原典,希臘教育主管機關和社會的整個兒趨向都認為要關心的是教育工具的充實,包括椅子桌子的添置修理等問題(希臘真不愧為“人類的永久教師”)。…See More
Jun 25,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哥倫比亞的倒影(2)

人的傷感情調無不可厭,物的傷感情調卻普遍可愛,舊貨攤多半設在露天,布篷帳,好像時時有風吹著,攤主一聲不響,模糊似剪影,羅列的是以小件為主,分類無法嚴明,能懸掛的都高高低低地吊起來,風吹著,輕輕碰觸,所有物件無論如何都是色澤黯淡的,各有一副認命不認輸的表情,仿佛說,“買不買是你的事,我總在這兒”。 哥倫比亞大學中央草坪上之出現舊貨攤,就不無海市蜃樓之感,細看那些物件的標價,更令人覺得學生們在鬧著玩,一雙高統男式黑皮靴——九角,等於一枚地下車的Token,或一隻Hotdog,這是個幽默的價格,皮質原是上好的(現在還沒發脆),多眼的纈帶的圓頭平跟的再也時髦不起來的靴子啊,毋須試穿就知其正合我的脛和腳,這是二次大戰前的款式(還要早),是林肯先生做律師時的遺物,買了這雙靴,就得尋覓與之相配的衣褲……只好輕輕放下,似乎是告別一場南北戰爭(靴底的泥跡是那時候沾的)。…See More
Jun 23,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哥倫比亞的倒影(1)

春日午後,睡著了又醒來了,想起可以喝咖啡,喝罷咖啡,想起早上只刷了牙,沒有洗澡,洗完澡對鏡,髭鬚又該刮了,都說鬍子在美國比在中國長得快,我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問別人的——髭鬚之美妙在於想留則留,不想留則隨手除去,除去之後又有懊意,過幾天,鬟鬟頗有,髭鬚是這樣,其他的,就不是如此容易取捨了。 例如我自己上街買水果,水果鋪於是我的藥房,徘徊一陣,空手出來,立在百老匯大街上不知何往,我的寓所是介乎水果鋪子與哥倫比亞大學之間,如果面對哈德遜河,右向的一箭之遙,便是哥倫比亞大學,正門站著兩尊石像,裂了,修補好了,始建哥倫比亞大學之際,美國文化的模式還面目不清,才立起這麽兩個似希臘非希臘的一男一女(不是麥可和珍妮)。 到了無可奈何時才產生象徵,人們卻以為象徵是裕然卓然的事,每次看見這對石像心里便空泛寂寞起來,也不僅是這里美洲,其他四洲遍地都有我願意同情而同情不了的人人事事物物,有說除了不是詩的,其他都是詩,那麽除了非藝術的其他都是藝術,除了反文化的其他……籲。…See More
Jun 21,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林肯中心的鼓聲(下)

寫不下去了——鼓聲,單是鼓聲,由徐而疾,疾更疾,忽沈忽昂,漸漸消失,突然又起翻騰,恣肆癲狂,破石驚天,戛然而止。再從極慢極慢的節奏開始,一程一程,穩穩地進展……終於加快……又回復嚴峻的持續,不徐不疾,永遠這樣敲下去,永遠這樣敲下去了,不求加快,不求減慢,不求升強降弱,唯一的節奏,唯一的音量…… 似乎其中有微茫的變化,這是偶然,微茫的偶然的變化太難辨識,太難辨識的偶然的微茫的變化使聽覺出奇地敏感,出奇的敏感的絕望者才能覺著鼓聲在變化,似乎有所加快,有所升強……是加快升強了,漸快,更快,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快到不像是人力擊鼓,但機械的鼓聲絕不會有這“人”睞。是人在擊鼓,是個非凡的人,否定了旋律、調性、音色、各種記譜符號,這鼓聲引醒的不是~向由管樂弦樂聲樂所引醒的因素,那麽,人,除了歷來習慣於被管樂弦樂聲樂所引醒的因素之外,還確有非管樂弦樂聲樂能引醒的因素存在,一直沈睡著,淤積著,荒蕪著,這些因素已是非常古老原始的,在人類尚無管樂弦樂聲樂伴隨時,曾習慣於打擊樂器,漫長的遺棄廢置,使這些由今晚的鼓聲來引醒的因素顯得陌生新鮮。…See More
Jun 19,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林肯中心的鼓聲(上)

冬天搬來曼哈頓,與林肯中心幾乎接鄰,聽歌劇,看芭蕾,自是方便,卻也難得去購票。我的大甥在“哈佛”攻文學,問他的指導教授:美國文明究竟是什麽文明?教授說:“山洞文明。”真正的智者都躲在高樓大廈的“山洞”里,外面是人欲橫流的物質洪水——大甥認為這個見解絕妙,我亦以為然。當我剛遷入此六十一街三十W.APT時,也頗有山頂洞人之感。看門大員力拒野獸,我便可無為而冶。儲藏食品的櫥櫃特多,冰箱特大,我的備糧的本能使我一次出獵,大批帶回,塞滿櫥櫃冰箱,一個月是無論如何吃不完的,這豈非更像原始人的冬令蟄伏——是文明生活的返祖現像。想想覺得很有趣,再想想又覺得我自己不是智者,而且單身索居,這山洞委實寂靜得可怕,幾個星期不下樓不出門,偶然飄來一封信,也燃不起一堆火。山洞文明不好受。可是真的上了街,中央公園大而無當,哈德遜河邊滿目陌生人,第五大道死硬的時裝模特兒,路旁小攤上烤肉串的焦油味……都使我的雙腳朝林肯中心的方向走——我還是回來的好。我想,那哈佛大學的智慧的教授所說的山洞,寧是指大學、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畫廊,特別是幾個傑出的研究中心和制造中心,才是美國文明的山洞,猶如宇宙中引力強大的黑洞。我在“大…See More
Jun 17,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小燭

來維羅那的第二天,憑吊朱麗葉之墓,那是在郊區了,月夜呢。驅車入市,歌劇未開場,樂得徒步繞劇場一周。誰說這是世界上最壯觀的劇場?說得沒錯,一世紀時建造的巨型的橢圓的碗,此碗可容兩萬五千人,每人部清晰地聽到意大利的翻來覆去使人著迷的歌劇。九時開演,開演前有售節目單、零食、望遠鏡、雨衣、小蠟燭,也買一枝吧。其他的照明全熄了,樂隊那里是亮的,指揮一身白禮服,全場掌聲雷動,二萬五千枝小燭霎時都自己點著了。我忽然感激起來,意大利人的善於一直浪漫下去,真正是必不可少的德行。(聽眾從來是處在黑暗中的,密密麻麻地孤獨著,聽眾從來是死骸似的——現在好了,好得多了)一燭一人一靈魂。這時,差不多是這樣。歌劇的致命的精彩,使聽眾欲仙欲死欲死欲仙,如果世界上沒有歌劇,那可怎麽辦呢。謝不完的幕,謝不完了,謝幕比歌劇還精彩。主角竟向聽眾席走過來,近了,近了,我,真想,真想把男主角女主角一口吞掉。當沒有辦法時,我轉念嚼爛節目單,那上面赫然有一行字:Un Teatrou incdal Mondo(世上獨一無二的劇場)那我也是啊,我是世上獨一無二的聽眾。See More
Jun 13, 202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木心·兩個朔拿梯那(下)II 聖驢

巴西,驢子,教皇,三者發生了關係。巴西男人達米奧四年來鍥而不捨要將一頭驢子送給教皇若望·保羅二世。達米奧說:“驢子是像征人道和貧困。”一九八二年他到聖彼得廣場,絕食,獻驢,教廷堅拒該驢進入聖場,堅拒。一九八四年汽車司機達米奧突然宣布競選巴西總統,數度攀登六百八十尺高的電視塔和三百三十尺高的旗桿,發表演說;絕非沽名釣譽,純為民主作貢獻,“是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激勵我為饑餓者和受壓迫者站出來說話!”印第安人領袖胡倫納宣布支持他競選。看來巴西有希望。選舉達米奧沒有用啊,該選舉驢子。“和散那!”當耶穌騎驢進入耶路撒冷時,眾人搖著棕櫚葉和橄欖枝,呼喊:“和散那!”那時沒有汽車,所以沒有汽車司機達米奧。耶穌再來人間,不必騎驢,改坐達米奧駕駛的汽車。“和散那!”一切要等耶穌來。第二次來時,可不要像第一次來時那樣軟弱無能。See More
Jun 11, 2023

Virunga's Blog

木心·明天不散步了 4

Posted on October 13, 2023 at 7:24pm 0 Comments

幾次散步,一一評價過了,少數幾幢,將直線斜線弧線用出效應來,材料的質感和表面塗層的色感,多數是錯誤的,就此一直錯誤著,似乎是叫人看其錯誤,那造對了遣好了的屋子,算是為它高興吧,也擔心里面住的會不會是很笨很醜的幾個人,兼而擔心那錯誤的屋子里住著聰明美麗的一家。



所以教堂中走出神父,寺院臺階上站著僧侶,就免於此種形式上的憂慮,紀念碑則難免市儈氣,紀念碑不過是說明人的記憶力差到極點了,最好的是塔,實心的塔,只供眺望,也有空心的塔,構著梯級,可供登臨極目,也不許人居住。



塔里冒出炊煙晾出衣裳,會引起人們大嘩大不安,又有什麽真意含在里面而忘卻了,高高的有尖頂的塔,起造者自有命題,新落成的塔,眾人圍著仰著,紛紛議論其含義,其聲如潮,潮平而退,從此一年年模糊其命題,塔角的風鐸跌落,沒有人再安裝上去。…



Continue

木心·明天不散步了 3

Posted on October 12, 2023 at 1:00am 0 Comments

三年制專修科我讀了两年半,告別學院等於告別那小街,我們都是不告而別的,三十年後殖民地形式已普遍過時,法蘭西人、猶太人、白俄羅斯人都不見了,不見那條街,學院也沒有,問來問去,才說那灰色的龐然的冷藏倉庫便是學院舊址,為什麽這樣呢,街怎會消失呢,巡回五條都無一仿佛,不是已經夠傻了,站在這里等再有風吹來花香,仍然是這種傻……



起步,雖然沒有人,很少人,凡是出現的都走得很快,我慢了就顯出是個散步者,散步本非不良行為,然而一介男士,也不牽條狗,下午,快傍晚了,在春天的小徑上{亍,似乎很可恥,這世界已經是,已經是無人管你非議你,也像有人管著你非議著你一樣的了。…



Continue

木心·明天不散步了 1

Posted on October 8, 2023 at 3:00am 0 Comments

上橫街買煙,即點一支,對面直路兩旁的矮樹巳綴滿油亮的新葉。這邊的大樹枝條仍是灰褐的,諒來也密佈芽蕾,有待綻肥了才鬧綠意,想走過去,繼而回來了,到寓所門口,幡然厭惡室內的沉濁氛圍,戶外清鮮空氣是公共的,也是我的,慢跑一陣,在空氣中遊泳,風就是浪,這瓊美卡區,以米德蘭為主道的岔路都有坡度,路邊是或寬或窄的草坪,許多獨立的小屋坐藩於樹叢中,樹很高了,各式的門和窗部嚴閉著,悄無聲息,除了潔凈,安謐,沒有別的意思。



倘若誰來說,這些屋子,全沒人住,也不能反證他是在哄我,因為是下午,晚上窗子有燈光,便覺得里面有人,如果孤居的老婦死了,燈亮著,死之前非熄燈不可嗎,她早已無力熄燈,這樣,每夜窗子明著,明三年五年,老婦不可憐,那燈可憐,幸虧物無知,否則世界更逼促紊亂。…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