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
  • Female
  • Senaw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na Wang's Friends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 東方求敗
  • idée créative
  • Bélgica querida
  • Berlin im Speicher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 Easy Tre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Gifts Received

Gift

Sena Wa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na Wa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一雙溫暖的手

●向榮(三重·保險業從業員)多年前,生意失敗,從南部搬家到台北,當時正值農歷十二月,細雨紛飛的寒冬,不久就是農歷過年時節,一家人躲在工廠樓上的宿舍裏,足不出戶,每餐以少許泡面果腹。 好友秀月從南部寄了一些食物和現金二千元,結果除夕前一日寄出,到大年初六郵差先生才送達。雖然是遲來的新年禮物,一家人仍然是無限的感激,畢竟在這嚴寒的冬天裏,還有一雙溫暖的手伸過來。郵差說:“我已經來按過三次門鈴了,就是沒人開門,今天特地按久一點,因為怕寄的食物,放久會壞掉。” 其實家貧如洗,過年時節很怕有親朋好友光臨,沒有任何東西可招待客人,所以聽到門鈴聲也怯於應門。這次郵差一按再按,門鈴不停地響,不得不硬著頭皮去開門。接過包裹,一再地感謝郵差,眼淚卻不知不覺地濕潤了整個眼眶。最溫柔的書●拙 之(台北·報社編輯)我的課本一向很“髒”,初中、高中,乃至大學的,本本皆是。 把書翻開看看吧,不難發現除了鉛字外,幾乎每一頁都遺留斑斑字跡,集書法大成:有龍飛鳳舞,有螃蟹橫行,有淑女與大盜式。它們有個共通點,都是在“限時”下完成的傑作,不免大勾大抹,甚至沾有口水。 我的同學們常“忘記”帶課本來上課,於是就向我借。我們將書…See More
Mon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田亞傑·你印著微笑

三年前的一天,病房收治了一位患白血病的小夥子。每當我把他未滿20歲的年同無情的絕癥聯系在一起時,便有哀傷襲上心頭。青春的色彩應該是姹紫嫣紅碧綠湛藍,可在他的面前卻是一片慘白。絕癥的殘酷,往往在於它對患者精神的摧殘要超過對肉體折磨的千百倍。小夥子長得並不英俊,但笑時的模樣很帥氣、生動、惹人喜歡。而且很愛笑。就連護士給他靜脈輸液,由於心慌多紮了兩針,他笑得亦然輕松自然,仿佛應該得到鼓勵和安慰的反倒是我們這些手腳生疏的小護士。我們絕不能向他透露病情,那將等同於無情的判決。我估摸,他一定不清楚自己的病情。不然,為什麼他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他還愛看書。我發現他床頭厚厚地一摞雜志,竟然全是《讀者文摘》。文摘按年度齊整地裝訂成冊。表現出主人對它的珍重之情和愛戀之心。我多麼希望他能夠情有所托,從他傾心的書刊中尋到一個更美的世界,更高的境界,使他的精神能夠超然,微笑能夠長久。他跟病友們談笑風生,侃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的趣聞軼事,還不時地穿插一段小幽默,使病房的氣氛歡然。他熱心幫助護士幹些抹桌擦地的活兒。給下不了床的病友倒水端飯。每當人們向他道謝時,他總是笑得很真情,透著內心的滿足。沒多久,他病危,已無力下…See More
Apr 2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范大林·你明天再來一趟吧

“啊,您來了,您挺遵守時間,現在正好是一點半,兩點我要去趕一個會議。現在會議太多,又都得我參加,我得充分利用時間。好吧!您抓緊時間,要講的話快講吧。簡短些!時間寶貴嘛。喲,我忘了,這有一張椅子,快坐,快坐,坐下來講。喲,您大概走渴了吧?這個大熱天,我竟忘記泡茶了。吶,茶,喝,喝,別客氣,我也要喝口茶潤潤喉嚨。啊,怎麼能抽您的煙?您等一下,我身上沒煙了,等一等,我到對門買一包煙就來。這只要分把鐘時間,稍等。……好吧,您講吧。哎,我真糊塗,火柴……您有嗎?真不象話。吶,抽一支吧,小意思,小意思。好吧,咱們開始吧。喲,瞧您,滿臉都是汗,鬼天氣,太熱了,等等,我去找電風扇來,風涼風涼。……好吧,言歸正傳吧。呀,差點忘了,我得給愛人打個電話,今天這個會議,她還不知道,可能要晚一點回家,叫她不用等我吃晚飯了。……好吧,沒幹擾的了。你快講吧。呀,糟了,兩點到了。這會很重要,不能遲到,真對不起,時間太快、太無情了。這樣吧,請您明天再來一趟吧。您看到了吧,坐辦公室也不是容易的事,是不是?……”See More
Apr 17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劉國芳·繞道

我曾經看見一個老人在寒風凜冽中趟過撫河。老人在河邊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然後頂著衣服一步一步走下水去。我喊住老人,我說上遊有橋,老人說曉得:我說下遊有渡,老人也說曉得。但老人沒有回來,他一步一步離我遠去,在呼嘯的寒風中走向對岸。 在老人之前和老人之後,有無數年輕人也要過河,但在河邊他們停下了。他們問我附近有橋麽,我說上遊10公裏有橋,下遊10公裏有渡。年輕人聽了,立即離開河邊,或上或下繞道而去。有一個人,或許嫌路太遠,沒走,他脫了鞋,一步一步走進水中,但當冰涼的河水沒過膝蓋時,那人停住了。繼而又一步一步走上岸來,穿好鞋離開河邊也繞道而去。 生命經不起消耗,那些年輕人,他們在繞道10次20次或者100次1000次之後,他們會發現自己也老了。 我無意勸人趟水過河,但生命,不管什麽人都應該珍惜。See More
Apr 1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男兒女兒正熱戀

愛情帶著甜蜜和苦澀悄悄地走過你的身旁。她不容你猶豫,你該怎麼選擇中國青年任真如果你站在“三角形”的一個角上,那麼,請你去競爭吧小劉第一次見到她時,就被她征服了。盡管他是大學生,她是一名擋車工。可是在以後的接觸中,他卻發現,她總是若即若離,情感不定。起初他以為姑娘在考驗自己,於是絞盡腦汁,用最大的努力去博得她的好感。有幾日,她還真的主動起來了,這使他很高興,可還未等到一個星期,姑娘又恢覆了原狀。他苦惱極了。一日,他將苦楚訴說給朋友小龐。小龐告訴他一件“不幸”的事——另一位小夥子也在同時追求著這位姑娘。小劉得知自己有了“情敵”,很是吃驚,也很惱火。但他在認真思索後,作了如下分析:——一個漂亮姑娘,同時有兩個甚至更多的追求者,這在常理之中。作為姑娘來說,同時了解兩個人,以作選擇,也無可厚非。再說,這位姑娘也很痛苦,因為她對兩人都有了感情。更為難的是這兩個人不管哪方面的條件都不分上下,對她的愛又都很真誠。舍去誰她都於心不忍。——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不問青紅皂白,去痛斥她一頓,這只能給“情敵”幫了大忙。因此,現在急需去“競爭”。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從此,小劉當作沒有此事,依然對姑娘真誠相待,…See More
Apr 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黃舒駿·你

親愛的你是否記得自己曾是怎樣的少女,是否記得自己曾是多麼羞澀多麼仔細麼時候開始收集寂寞的詩句,什麼時候開始用日記細細編織你的憂郁,什麼時候開始陷入瓊瑤設下的陷阱,什麼時候決定今生只有一支戀曲,你像一朵靜靜的睡蓮認真等待別人來攫取芳心。親愛的你是否記得曾經迷戀那一顆明星,是否記得為何初吻之後你會如此哭泣。什麼時候開始他帶走你所有的心情,什麼時候開始放棄成為一個偉大的女性,什麼事情,什麼人改變了你的命運,什麼事情,什麼人使你成為現在的你,你默默不語的過去卻是我最深沈的嘆息。 親愛的你何時變得如此迷人而無情,何時懂得用化妝品和善變來偽裝自己,何時懂得用美貌來換取想要的東西,何時開始用投資報酬率來計算你的愛情,何時開始夢想對你已經毫無意義,何時開始生活只是單純生存問題,即使你見到令你動心的身影,依然帶著冷漠的表情。親愛的你是否記得想要成為怎樣的母親,想要如何告訴子女關於你的那段過去,什麼時候開始隱瞞自己的年齡,什麼時候開始不堪回首,卻又喜歡回憶。 什麼事情,什麼人改變了你的命運,什麼事情,什麼人使你成為現在的你,你默默不語的過去,卻是我最深沈的嘆息。See More
Mar 29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劉玖林·男人無須證明

朋友,你還記得我那件補過的褲子嗎?從昨天起,我把它穿在身上了。 那件褲子是我在大一時買的,不算華貴,但很合體,加上它與眾不同地灰不溜秋,我特別喜歡。然而,不知怎地,買來不久,膝蓋上便有了那麼一個洞。帶回家時,母親把它縫補得密密的。不管慈母用心如何,稍加留意便可看出,這是一條補過的褲子。 你知道,我是個要強的人,不想讓人笑話我。於是,我寵愛的這條褲子在箱底一壓三年。 昨天上午,我揣著母親讓我買褲子的錢上街,卻從書店搬回一套《魯迅全集》。接著幹的事情便是從裝了十幾件舊褲子的箱底找一條現時可穿的。我相中它。就是它了。補過怎麼的? 是的,朋友,以前我總是小心翼翼地走路,小心翼翼地活,為了讓別人看得起我,為了讓別人不覺我是“土包子”。我為自己操帶蘇北口音的生硬普通話苦惱,也曾跑遍南京城為了買一雙黑尼龍手套——我們班幾乎所有的人都戴它。 可現在不了。我去踢足球,只是因為我喜歡。春天,我還剃了回光頭,你去留長發好了,跟我剃光頭有何關系?我喜歡。只要我興致好,我也會和同伴一起,在餐館裏吃飯時,把菜吃得一幹二凈,連湯都不剩。…See More
Mar 27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求婚·三毛

“請你講給我聽,當年你如何向媽媽求婚?”我坐在爸爸身邊,把他的報紙彈——爸在報紙背後。  “我沒有向她求婚。”爸說。  “那她怎麽知道你要娶她?”  “要訂婚就知道了嘛!”  “那你怎麽告訴她要訂婚?”  “我沒有講過。從來沒有講過。” “不講怎麽訂?”  “大人會安排呀!”爸說。  “可是你們是文明的,你們看電影、散步,都有。大人不在旁邊。”  “總而言之沒有向她求婚,我平生沒有向人求過婚。”  “那她怎麽知道呢?說呀——”“反正沒有求過。好啦!”  等了兩小時之後,爸爸要去睡覺,我又追問了同樣的問題,答案還是跟上面的對話一色一樣。這時間媽媽喊著:“好了,你也早些睡吧,求不求婚沒關系。”  我還是想不通:他不跟她講,怎麽她就會知道要訂婚了。  我們這一代是怎麽回事?就去問了弟弟。  弟說:“神經病,講這個做什麽嘛!”  那是大弟。也問了小弟,當時他夫婦兩人都在,聽見問求婚,就開始咯咯的笑個不停,弟妹笑得彎腰,朝小弟一指,喊:“他——”小弟跳起來拿個椅墊往太太臉上用力一蒙,大喊:“不許講——。”臉就嘩一下紅了起來。  “反正你們都不講,對不對?”我點起一支煙來,咬牙切齒的瞪著他們。…See More
Mar 2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秋天的懷戀·史鐵生

雙腿癱瘓後,我的脾氣變得暴怒無常。望著望著天上北歸的雁陣,我會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聽著聽著李谷一甜美的歌聲,我會猛地把手邊的東西摔向四周的墻壁。母親就悄悄地躲出去,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偷偷地聽著我的動靜。當一切恢覆沈寂,她又悄悄地進來,眼邊紅紅的,看著我。“聽說北海的花兒都開了,我推著你去走走。”她總是這麽說。母親喜歡花,可自從我的腿癱瘓後,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不,我不去!”我狠命地捶打這兩條可恨的腿,喊著:“我活著有什麽勁!  “母親撲過來抓住我的手,忍住哭聲說:“咱娘兒倆在一塊兒,好好兒活,好好兒活……”可我卻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經到了那步田地。後來妹妹告訴我,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來覆去地睡不了覺。 …See More
Mar 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慶幸·汪蘅

很慶幸在歡笑之余還有淚水,要不滿心憂郁不快豈不是無處排解?於是有淚就*很慶幸在得意之余還有失落,要不從十六歲到六十歲豈不是平淡無奇?於是接納失落。  很慶幸在熱鬧之余還有孤寂,要不紛亂的思緒豈不是難以梳理?於是忍耐孤寂。  很慶幸在理解之余還有誤解,要不一切都被知道得那麽清楚,自己豈不是成了無味的空虛?於是善待誤解。  很慶幸在名著之余還有閑書,要不全是高深莫測豈不是難以呼吸?於是常看閑書。  很慶幸在動口之余還有動手,要不迂腐的字句豈不是滅盡青春的野氣?於是偶有動手。  很慶幸在晴天之余還有雨天,要不生活豈不是缺乏浪漫清新?於是深愛雨天。  很慶幸……很慶幸在慶幸之余還有不盡人意,要不我的心將會只求慶幸而不思進取。於是,我珍視不盡人意。See More
Feb 1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請客·梁實秋

常聽人說:“若要一天不得安,請客;若要一年不得安,蓋房。”請客只是一天不得安,為害不算太大,所以人人都覺得不妨偶一為之。  所謂請客,是指自己家裏邀集朋友便餐小酌。至於在酒樓飯店,呼朋引類,飛觴醉月,最後一哄而散的那種宴會,不提也罷。  請客首先要考慮的是請什麽人。主客當然早已內定,陪客的甄選卻大費酌量。  眼睛生在眉毛上邊的官場中人,吃不飽餓不死的教書匠,小頭銳面的浮華少年……若是聚在一個桌上吃飯,便有些像是雞兔同籠,非常勉強。把夙未謀面的人拘在一起,要他們有說有笑,同時食物都能順利地從咽門下去,也未免強人所難。主人從中調處,殷勤了這一位,怠慢了那一位,想找一些大家都有興趣的話題亦非易事。  所以客人需要分類,不能魚龍混雜。  客人的數目視設備而定,若是能把所請的客人一網打盡,自然是經濟算盤,但是算盤亦不可打得太精。再大的圓桌面也不過能坐十三四個體態中型的人。有人請客寬發箋貼,心想總有幾位心領謝謝,萬沒料到人人惠然肯來,而且還有一位特別要好的帶來一個七八歲的小寶寶!主人慌忙添座,客人謙讓:“孩子坐我腿上!” …See More
Feb 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劉湛秋·傾訴

是有過那種顫動,像一滴露珠滾進薔薇花蕊,像腳步悄悄地移近深淵。 輕微地,輕微地屏住呼吸……剎那間,世界變得那麽靜寂。  這時,只願把自己交給孤獨,來平息那撩亂的心,來享受這種顫動。  怕扯斷了這極細的蠶絲,怕偷走了這美好的秘密,怕碰破了這熟透的葡萄。  但是心兒卻在茫茫地渴求傾訴,渴求最和善最耐心的諦聽,這知音可能是最好的朋友, 自己的母親,甚至是一只朝夕相處的小貓,或者一朵盛開的花,一片飄動的流雲……See More
Feb 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郭恢揚·人和機會

弱者等候機會,而強者創造它們。懦弱動搖者常常用沒有機會來原諒自己。其實,生活中到處充滿著機會!學校的每一門課程,報紙的每一篇文章,每一個客人,每一次演說,每一項貿易,全都是機會。這些機會帶來教養,帶來勇敢,培養品德,制造朋友。對你的能力和榮譽的每一次考驗都是寶貴的機會。如果象道格拉斯這樣的奴隸都能使自己成為演說家,蓍作家和政治家,那未,我們應該怎麽辦呢?道格勒斯連身體都不屬於自己!  沒有誰,在他的一生中,運氣一次也不降臨。但是,當運氣發現他並不準備接待她的時候,她就會從門口進從窗口出了。  年輕的醫生經過長期的學習和研究,他碰到了第一次覆雜的手術。主治大夫不在,時間又非常緊迫,病人處在生死關頭。他能否經得起考驗,他能否代替主治大夫的位置和他的工作,機會和他面面相對。他是否能夠否定自己的無能和怯懦,走上幸運和榮譽的道路?這就要他自己作出回答。  對重大的時機你作過準備嗎?  除非你作好準備,否則,機會只會使你顯得可笑。 …See More
Dec 31, 201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人生試金石

台灣棄友 航海有時需要“棄船”,人生有時需要“棄友”,二者皆是非常之舉。 “朋友是裝在兩個腔子裏的一個靈魂”,倘若如此,根本沒有“棄友”一詞。  但交友選擇錯誤,或朋友的人格起了變化,這就發生如何由朋友變成非朋友的問題,棄友不得法往往使一個龐大的正數突然變為負數,殊非吉事。  文中子早就警告我們:“先交後擇,多怨。”那時,朋友與仇敵亦如剃刀邊緣。如果要“棄”的是一個異性密友,就更不簡單了。  兩種知己“沒有愛人是寂寞的,沒有仇人也是寂寞的。”培根這句話好大的口氣!沒有愛人而寂寞是一般常人的感覺,沒有仇人而寂寞是稀有的非常之士。  愛人、仇人雖是兩種相反的人物,其實都屬於廣義的“知己”。英雄好漢,或不打不相識,或不相識不打。一世瑜亮,對立到底,但惺惺相惜,余子不在眼內。  愛人帶給你期望,仇人帶給你威脅,兩者都產生緊張,驅逐苛安自滿。不過,沒有愛人,應該找一個;沒有仇人,就讓他從缺也好!大志人生不但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而且極可能近大者大,近小者小。 …See More
Dec 20, 201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季羨林·人生

在一個“人生漫談”的專欄中,首先談一談人生,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未可厚非的。而且我認為,對於我來說,這個題目也並不難寫。我已經到了望九之年,在人生中已經滾了八十多個春秋了。天天面對人生,時時刻刻面對人生,讓我這樣一個世故老人來談人生,還有什麽困難呢?豈不是易如反掌嗎?但是,稍微進一步一琢磨,立即出了疑問:什麽叫人生呢?我並不清楚。 不但我不清楚,我看蕓蕓眾生中也沒有哪一個人真清楚的。古今中外的哲學家談人生者眾矣。什麽人生的意義,又是什麽人生的價值,花樣繁多,撲朔迷離,令人眼花繚亂。然而他們說了些什麽呢?恐怕連他們自己也是越談越糊塗。以己之昏昏,焉能使人昭昭!哲學家的哲學,至矣高矣。但是,恕我大不敬,他們的哲學同吾輩凡人不搭界,讓這些哲學,連同它們的“家”,坐在神聖的殿堂裏去獨現輝煌吧。 …See More
Dec 4, 201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畢淑敏語錄 (下)

28、閱讀是一種精神的按摩。當合上書的時候,你一下子蒼老又頓時年輕。菲薄的紙頁和人所共知的文字只是由於排列的不同,就使人的靈魂和它發生共振,為精神增添了新的鈣質。29、兩相比較,若是對自己,我以為還是期望得多一些為好,失敗了雖易頹唐,但有時也會激起意料不到的勇氣。若是對他人,期望值還是少一些為好,比較少失望和傷害。30、即使是一塊苦膽泡過的黃連,長久的咀嚼,也會使它的苦澀慢慢淡下去。31、友誼也像零存整取的銀行。若你平時不補充情感進去,一旦需要朋友的支援渡過難關時,才發現存單上一片空白。32、一個好的男人和一個好的女人,在共患難的日子裏,是一種奇怪的有四只腳和四只手的動物。他們雖然有兩顆心,卻只有一個念頭——風雨同舟地向前。33、不要把盤子裏所有的肉,都挾到孩子的嘴邊。不要把家中所有的錢,都用來裝扮房間和丈夫。不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工作。不要在計劃節日送禮物的名單上,獨獨遺下自己的名字...34、女人在物質需要滿足之後,精神中樞必將更加敏感饑渴,這是確定無疑的真理。35、在平常的日子裏,修建自己精神的糧倉,儲蓄應付巨變的糧草。一旦精神的災難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降臨時,女人才不會崩潰。…See More
Nov 23, 2016

Sena Wang's Blog

劉玖林·男人無須證明

Posted on March 25, 2017 at 5:53pm 0 Comments

朋友,你還記得我那件補過的褲子嗎?從昨天起,我把它穿在身上了。

那件褲子是我在大一時買的,不算華貴,但很合體,加上它與眾不同地灰不溜秋,我特別喜歡。然而,不知怎地,買來不久,膝蓋上便有了那麼一個洞。帶回家時,母親把它縫補得密密的。不管慈母用心如何,稍加留意便可看出,這是一條補過的褲子。

你知道,我是個要強的人,不想讓人笑話我。於是,我寵愛的這條褲子在箱底一壓三年。

昨天上午,我揣著母親讓我買褲子的錢上街,卻從書店搬回一套《魯迅全集》。接著幹的事情便是從裝了十幾件舊褲子的箱底找一條現時可穿的。我相中它。就是它了。補過怎麼的?…

Continue

黃舒駿·你

Posted on March 25, 2017 at 5:53pm 0 Comments

親愛的你是否記得自己曾是怎樣的少女,是否記得自己曾是多麼羞澀多麼仔細麼時候開始收集寂寞的詩句,什麼時候開始用日記細細編織你的憂郁,什麼時候開始陷入瓊瑤設下的陷阱,什麼時候決定今生只有一支戀曲,你像一朵靜靜的睡蓮認真等待別人來攫取芳心。

親愛的你是否記得曾經迷戀那一顆明星,是否記得為何初吻之後你會如此哭泣。什麼時候開始他帶走你所有的心情,什麼時候開始放棄成為一個偉大的女性,什麼事情,什麼人改變了你的命運,什麼事情,什麼人使你成為現在的你,你默默不語的過去卻是我最深沈的嘆息。…



Continue

求婚·三毛

Posted on March 25, 2017 at 5:52pm 0 Comments

“請你講給我聽,當年你如何向媽媽求婚?”我坐在爸爸身邊,把他的報紙彈——爸在報紙背後。 

“我沒有向她求婚。”爸說。 

“那她怎麽知道你要娶她?” 

“要訂婚就知道了嘛!” 

“那你怎麽告訴她要訂婚?” 

“我沒有講過。從來沒有講過。”

“不講怎麽訂?” 

“大人會安排呀!”爸說。 …

Continue

秋天的懷戀·史鐵生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35pm 0 Comments

雙腿癱瘓後,我的脾氣變得暴怒無常。望著望著天上北歸的雁陣,我會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聽著聽著李谷一甜美的歌聲,我會猛地把手邊的東西摔向四周的墻壁。母親就悄悄地躲出去,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偷偷地聽著我的動靜。當一切恢覆沈寂,她又悄悄地進來,眼邊紅紅的,看著我。“聽說北海的花兒都開了,我推著你去走走。”她總是這麽說。母親喜歡花,可自從我的腿癱瘓後,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不,我不去!”我狠命地捶打這兩條可恨的腿,喊著:“我活著有什麽勁! 

“母親撲過來抓住我的手,忍住哭聲說:“咱娘兒倆在一塊兒,好好兒活,好好兒活……”可我卻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經到了那步田地。後來妹妹告訴我,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來覆去地睡不了覺。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