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
  • Female
  • Senaw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na Wang'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 東方求敗

Gifts Received

Gift

Sena Wa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na Wa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男癡女迷》汽水會溶胃?

不錯,把塊牛排放進可樂里面浸八小時,牛排是會溶掉的。鐵釘會生銹,卻是因為氧化作用,浸在白開水中都會生銹。這些都是在大學里老師提及過的。但是胃部健康的人不用擔心,汽水喝了下去,只在你胃部經過而已,並不會停留,逞論八小時了,我們的胃並非是個上了栓子的盆,那樣才真正會死人。筆者生於汽水世家,從一歲起喝各式各樣的汽水喝到如今,什麽事都沒有,不見得腸穿肚爛。並非為汽水辯護,而是實驗室的做法跟人體生理是不同的。汽水溶牛排、蝕釘的實驗,在十幾歲時已聽過了,不是什麽新發現,要是汽水是穿腸爛肚的飲品,老早便被禁了。我正是未會走路先會喝汽水,聽媽媽說,娃娃時仇,已坐在汽水廠內大喝其汽水了。喝了幾十年,哪有什麽事,喝過汽水的人不用太擔心。要留心的是,如果你的腸胃不好,或者患有不宜多吃糖的疾病,便要聽醫生的話,戒飲汽水。咳嗽和氣管炎時,亦應暫停冷凍的飲品,以免加倍刺激氣管。健康的人要留意什麽?記住刷牙,防止蛀齒,不過刷牙要用最柔軟的牙刷,以免傷了琺瑯質。汽水中除了水外,最大的成分是糖,怕胖的人自不宜飲得太多,以免愈飲愈肥。林燕妮《愛在生活里》誰人上岸打完齋當然不用和尚,請和尚打齋,是用一次付一次錢的,沒齋打,…See More
Aug 1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男癡女迷》孤獨不可怕

很多人害怕孤獨,主要原因並非真的害怕自己一個人坐在家里,而是自我評價因而降低,那便惶恐起來。他們會想:是朋友們摒棄了我嗎?是同事不喜歡我嗎?是異性對我沒興趣嗎?是我不夠富有,沒有社會地位,別人看不起我嗎?別管那些無聊的價值觀,不去想你便體會到孤獨並不可怕。我最大的本領是什麽?是不怕孤獨。我寫作、我工作,我有我的存在價值,哪管別人怎麽看法。孤獨並非羞恥。讓人孤立的經驗,自小至大嘗過很多。一時朋友滿堂,一時他們熱鬧去了,不找我的日子也很多。利用完我便不理睬我,甚至團結起來排擠我的滋味亦嘗過。讓朋友出賣、愛人背叛的事亦有過。回首,都一一度過了,未來還有類似事情並不出奇。我不怕,一樣都不怕。怕便是等於怕了那些令你孤獨的人,值得嗎?為什麽要怕那些人?甘苦人生難免,拍拍心口,無所謂,我仍有勇氣希望。愛人背叛我,推心置腹的人出賣我,我也不怕,何況其他?沒有低頭這回事。我不否認我是強者的孤獨那類。並非天生我強,小時我屬於弱者的孤獨那類,長大了,閱歷多了,我寬恕、我自強,我不再害怕孤獨。See More
Aug 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男癡女迷》悶局

1996年是此生中最不開心的年份之一,沒什麽特別事情發生,只是老有種很孤立的感覺。人家會說,開玩笑,既去Ball又算什麽孤立?熱鬧是別人眼中,心里的感覺是另一回事。總覺,想聯絡的朋友聯絡不著,工作,真正想做的總差一線便成幻影,所做的,都是不最熱衷的居多。也許這只是種錯覺,但錯覺也是感覺,自嘗的感覺。這幾個月更奇怪,連每天都通一次電話的好朋友都突地不找了,只告訴他並非與他友情淡了,只是很懶。其實天公待我不薄,國內學者對我耕耘多年的寫作,開始有很客觀的重視,不少在研究我寫過的東西,有位教授一口氣看遍了我的五十六本作品,作了很精妙的分析。亦有另一些國內學者作了同樣的事,我實在很感謝!我自己都沒興致看一遍出版過的書,難得別人有這麽的心機。此地出版則令我煩惱不堪:讀者喜歡看這個,寫!讀者喜歡看那個,寫!不禁令我困惑起來:大部分人的閱讀標準低落,好壞不分,自是夠我不開心的。有總編嘆道:“一般讀者根本不知道什麽叫做好文章,寫得一塌糊塗的跟寫得很好的在他們眼中全無分別,甚至嫌棄好文字,因為他們的標準文字就是一塌糊塗的那種。”有時夜讀心驚,頁頁前人的錦心繡口,他們說不好看啊,真要把持得定才能不寫垃圾文章…See More
Aug 5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男癡女迷》入不了座

這是個不流行傷逝的年代,歲月有如個跟你絕交的朋友,你硬作當時情懷敘舊,它也不會認你的。認識你的,是未來的日子,縱使你不歡迎這些來得措手不及的新朋友,也不得你拒絕。父母並不喜歡老年,身體差了,行動慢了,我看他們都是扁著嘴兒接受的。父母步入老年,子女便步入中年了。人家說什麽中年看似醇酒,我倒覺得蠻難飲,還是汽水好些。接受倒是接受的,亦不許你不接受,但接受不等於享受。常跟朋友打趣,精彩人物多半早死,我還沒死,心驚膽戰,一定不十分精彩了。本是一尾尾躍躍而泳的小魚兒,現在要讓人拿去當鹹魚腌啊,你說你高興不高興。心境年輕有鬼用,去跟十八二十的人說,我的心境跟你們一樣啊!別嚇壞人。覺得別扭,因為心態不青不中,對不了號,入不了社會傳統所給我等既定的座位。除非來一場革命,革掉中年人那發黴味道,中便中了,不必衰頹吧。從綠色變紅色沒問題,換個樣子而已,但從綠色變成褪色斑斑的綠便很有問題了,擺明是次貨,何必坐上這麽於己不利的位置。說真的,我喜歡青春,主要是幻想的余地多,更愛不知疲倦為何物的體能,從不介意工作多責任重,不高興的是工作多責任重又只可以讓傳統推入老年。修短有命,死便死了,但別讓人活得不痛快啊!See More
Aug 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秦腔

山川不同,便風俗區別,風俗區別,便戲劇存異;普天之下人不同貌,劇不同腔;京,豫,晉,越,黃梅,二簧,四川高腔,幾十種品類;或問:歷史最悠久者,文武最正經者,是非最洶洶者?曰:秦腔也。正如長處和短處一樣突出便見其風格,對待秦腔,愛者便愛得要死,惡者便惡得要命。外地人——尤其是自誇於長江流域的纖秀之士——最害怕秦腔的震撼;評論說得婉轉的是:唱得有勁;說得直率的是:大喊大叫。於是,便有柔弱女子,常在戲台下以絨堵耳,又或在平日教訓某人:你要不怎麽怎麽樣,今晚讓你去看秦腔!秦腔成了懲罰的代名詞。所以,別的劇種可以各省走動,唯秦腔則如秦人一樣,死不離窩;嚴重的鄉土觀念,也使其離不了窩:可能還在西北幾個地方變腔走調的有些市場,卻絕對沖不出往東南而去的潼關呢。但是,幾百年來,秦腔卻沒有被淘汰,被沈淪,這使多少人在大惑而不得其解。其解是有的,就在陜西這塊土地上。如果是一個南方人,坐車轟轟隆隆往北走,渡過黃河,進入西岸,八百裏秦川大地,原來竟是:一扶黃褐的平原;遼闊的地平線上,一處一處用木椽夾打成一尺多寬墻的土屋,粗笨而莊重;沖天而起的白楊,苦楝,紫槐,枝幹粗壯如桶,葉卻小似銅錢,迎風正反翻覆……你立即就…See More
Jul 3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蔣夷牧·啟示

我喜歡在海邊靜靜地思索。當軀體休息下來的時候,往往是大腦最活躍的時候面對浩瀚無邊的大海,就像面對縹渺無涯的星空一樣,思維的翅膀在這廣闊的天地裏會飛得很遠、很遠……我凝視著。頭上,那比地球還古老的陽光,遠處,那像大海一樣悠久的群山,那從未止息過的碧波,那日夜進退的潮水,甚至,就在我身邊,這一塊目睹了多少人間滄桑的礁石。這一切,都會使人想到世界的永恒,自然的永恒。哦,再想去呢,我便常常墮入一種無名的悵惘:人,在自然面前顯得多麼短暫、渺小……可是有一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海邊遇見了一位熟識的老漁民。我們攀談了起來。從打漁聊到天氣,從大海聊到人生。我忽然感嘆地說:“人和海相比,真是太渺小,太短促了。”老漁民似乎不加思索地笑了笑,隨口說:“那是你會想,海懂得什麼?!”他的不經意的回答,猶如一道電光在我心靈深處一閃。我似乎獲得了一種啟示。我望著大海,群山、礁石……許久,忽然產生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思想。我想,是呵,海懂得什麼?!山懂得什麼?!它們雖然已經存在了億萬年,今後,也許還將存在更多的億萬年;可是,它們並沒有也不可能感知和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哪怕一分種,一秒種呢!而人,雖只有短短的幾十年的歲月,…See More
Jul 3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伊人·啟示的啟示

墻壁上,一只蟲子在艱難地往上爬,爬到一大半,忽然跌落了下來。這是它又一次失敗的記錄。 然而,過了一會,它又沿著墻根,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了……。 第一個人注視著這只蟲子,感嘆地說:“一只小小的蟲子,這樣的執著、頑強;失敗了,不屈服;跌倒了,從頭幹;真是百折不回啊! 我遭到了一點挫折,我能氣餒、退縮、自暴自棄嗎? 難道我還不如這一只蟲子?!” 他覺得自己應該振奮起來。 他果然振奮起來了。 這只蟲子再一次從墻壁上跌落下來……第二個人注·視它,禁不住嘆氣說:“可憐的蟲子!這樣盲目地爬行,什麼時候才能爬到墻頂呢? 只要稍微改變一下方位,它就能很容易地爬上去;可是,它就是不願反省,不肯看一看。唉——可悲的蟲子! 反省我自己吧:我正在做的那件事一再失利,我該學得聰明一點,不能再悶著頭蠻幹一氣了——我是個有思維頭腦的人,可不是蟲子。 我該感謝你,可憐的蟲子,你啟迪了我,啟迪了我的理智,叫我學得聰明一些……”果然,他變得理智而聰明了。 第三個人詢問智者:“觀察同一只蟲子,兩個人的見解和判斷截然相反,得到的啟示迥然不同。 可敬的智者,請您說說,他們哪一個對呢?”…See More
Jul 29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歡歡·悄悄話

走自己的路小薇:得悉你愛上一個比你大十歲、妻子不幸去世、身邊有個小女兒的同事。共事兩年來,你從同情他、佩服他到默默地愛上他,覺得與他在一起總有一股向上的力量和說不完的話。我想既然你對他不是出於同情而是出於真摯的愛,那麼,你們的結合,我相信是會幸福的。你擔心家庭反對,朋友們不理解,更懼怕世俗的眼光和流言蜚語。這是可以理解的。我有個女朋友,就因為抵擋不往“輿論”壓力,只好與自己所愛的人分手,後來與一個條件所謂“相配”的人結了婚。婚後由於沒有共同語言而導致感情不合,痛苦極了。知心難覓啊,你覓到了,既然如此,何必讓世俗的偏見去左右你的追求呢?小薇妹妹,鼓起你的勇氣吧!但丁說得好:“人家的竊竊私語與你何幹?”“走你的路,讓別人去說吧!”信任要建立在道德基礎上小明你去探望男朋友時,他多次感情沖動,向你提出未結婚先同居的要求,你婉言拒絕了,這是很對的。你真心愛他,也認為他確實愛你,但你從他的話中覺察到他存在怕你變卦的思想,你因此覺得很為難,如一再拒絕,不遷就他一下,怕會失去他對你的信任和諒解。你的這種想法,我覺得就有點不對頭了。無論從道德觀念還是從我所了解到的許多生活經驗看來,戀人之間的信任,只能建…See More
Jul 27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希·騎自行車的中國人

她是我們中間的一個,一個騎自行車的中國人。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她的面容,是清秀、是俊美,或者是嫵媚生動;她總是從我的背後緩緩地跟上來,漫過我的肩側,又從容地蹬車而去。我因看到坐在她自行車後架上不足三四歲的女兒,斷定她多不過三十歲的年紀。她身材消瘦,高高的個子,本來似曾有過一身使不完的勁,但終究勞累了,她的背影顯出疲憊。清晨,從來是沈浸著緊迫的氣氛,整個城市的每一條街道都似一根根繃緊的琴弦,車輛、行人如音符般跳躍而過,生活的節奏似歡快、熱烈的快板。她騎著車子,沿著每天上班下班必經的熟悉道路奔馳而去。鼓鼓滾圓的書包挎在車把上,一個尼龍網兜裏裝著大小兩個飯盒,這大概和我們每一個人一樣,大飯盒裏是米飯,小飯盒裏是素菜。她蹬著車子,目光凝視著遠方,頭昂著,上身向前傾斜。有一次我看見她一面蹬車一面吃早點,今早該是太匆忙了,她還想著身後的女兒,不時地從衣兜裏掏出餅幹回手向背後送去。她還輕聲地吟著兒歌,那是托兒所阿姨教孩子們唱的兒歌,女兒聽著兒歌自然乖多了,向媽媽保證今天不淘氣。我目送她向前駛去,我知道還有一天的勞累等著她:她是一個女工,她要去開動機器;她是一位會計,還要和枯燥的數字共度過八小時的時光;也…See More
Jul 24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鄧曉鋼·披肩

那是一條漂亮的披肩,看去上柔和舒適,藍色的襯底,托著用紅線編織成的圖案,下擺垂著一縷縷的絲穗。它掛在小鋪裏,吸引著過往的行人。人們欣賞著,像是在觀摩一件珍貴的藝術品。凱薇第次路過那家小鋪,總情不自禁地要盯著那條披肩看一會。一次,當母親的手輕輕拂掠過那條披肩時,凱薇發現,她的眼神異樣地閃爍著。在凱薇的心靈深處,一個聲音在說話:“媽媽需要它,那條披肩是為媽媽織的。”趕集的日子又到了。清晨,凱薇跟著母親,搭上一輛馬車,帶著母親制的泥壇和酒樽,準備到集市上換一些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從凱薇住的村落到集市要經過很長一段的顛簸路,一路上要穿越變幻莫測的沙漠,在沙土覆蓋的灌木叢中穿行。沿途可以看到草原牧羊犬追隨著那些散散漫漫的羊群。前方的道路上會突然竄過一條飛跑的蜥蜴,把蹣跚的蟾蜍遠遠地拋在了後面。有時,在遠處的土坡上,有一只嬌小的羚羊倚石翹首而立,一只孤獨的老狼,垂著尾巴,不緊不慢地跪著。凱薇喜歡這一切,也喜歡趕集。凱薇走進小鋪,靠近那條披肩,手指輕輕地觸摸著。“您要買它嗎,媽媽?”她急急地問,臉頰貼在柔軟的羊毛披肩上。“不,親愛的,”母親搖搖頭,“我們需要的是食物,不需要它。”“你需要一條披肩——諾…See More
Jul 2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杏林子·朋友和其他

朋友即將遠行。暮春時節,又邀了幾位朋友在家小聚。雖然都是極熟的朋友,卻是終年難得一見,偶爾電話裏相遇,也無非是幾句尋常話。一鍋小米稀飯,一碟大頭菜,一盤自家釀制的泡菜,一只巷口買回的烤鴨,簡簡單單,不像請客,倒像家人團聚。其實,友情也好,愛情也好,久而久之都會轉化成親情。說也奇怪,和新朋友會談文學、談哲學、談人生道理等等,和老朋友卻只話家常,柴米油鹽,細細碎碎,種種鎖事。很多時候,心靈的契合已經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來表達。朋友新燙了個頭,不敢回家見母親,恐怕驚駭了老人家,卻歡喜地來見我們,老朋友頗能以一種趣味性的眼光欣賞這個改變。年少的時候,我們差不多都在為別人而活,為苦口婆心的父母活,為循循善誘的師長活,為許多觀念、許多傳統的約束力而活。年歲逐增,漸漸掙脫外在的限制與束縛,開始懂得為自己活,照自己的方式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不在乎別人的批評意見,不在乎別人的詆毀流言,只在乎那一分隨心所欲的舒坦自然。偶爾,也能夠縱容自己放浪一下,並且有種惡作劇的竊喜。也越來越覺得,人生一世,無非是盡心。對自己盡心,對所愛的人盡心,對生活的這塊土地盡心。既然盡心了,便無所謂得失,無所謂成敗榮辱。很多事情便舍得…See More
Jul 2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無垠·哦原來長大了

什麼時候小鞋子變成了大鞋子,短衣服變成了長衣服,沖天的羊角辮變成了披肩發或微微浪起的卷發,臉上何時又抹上了一層淡淡的胭脂,嘴唇為什麼變得紅亮紅亮的,身上何時又散發出若有若無的香味,肥大的超腳褲怎麼變成了緊身的牛仔褲,為什麼出門前總在鏡前照一下,什麼時候學會了美,為什麼要體現氣質,要追求協調,要有風度?哦,原來是長大了……小時,看見別人有好看的玻璃彈子,好看的玩具,就蠻橫地說:“給我,給我……”玩撲克竟被姐姐的“氫彈”給炸哭了,撲克牌甩了一地,鬧得不可收場。演小話劇竟敢在台上扯起嗓子喊“爺爺”,台下就有應聲。別人叫唱歌,就大搖大擺地唱起來:“北風那個吹,雪花那個飄……”歌詞記不住了,唱半截就不唱了,想起了又接著唱。童年的天真、快樂甚至不講情理,蠻橫的要強哪裏去了?哦,原來是長大了。小人書變成了小說,小書變成了大書,薄書又變成了厚書,什麼時候從“媽媽”的牙牙學語變成了滔滔不絕的話語,一橫一豎怎麼又變成了A、B、C,棍棍加法怎麼變成了微分、積分?哦,原來長大了。什麼時候學會了說:“媽媽,我要學裁衣,我要,我要……”數不清的“我要”……最後,你做出了合體的衣服,可口的飯菜,從前你不是總要說讓媽…See More
Jul 1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橋運·匠心

“誰?我?哪怕我拼命地想,也想不出什麽好主意!”這是要求一個人出點新穎主意時的典型答覆。我們大多數人對自己的創新能力完全缺乏信心。都以為有創造力或沒有創造力是天生的,誰也無可奈何。 這種觀念已經證明是錯誤的。美國一些大學和工業界舉辦的課程顯示,創造力可以培養。例如布法羅大學有過一個研究計劃,把選修巧運匠心解決問題課程的研究生,與未選這種課程的研究生分成兩組加以測驗。結果顯示,選課的一組在產生新穎有用主意的能力方面平均比另一組強94%。 巧運匠心的課程開始時通常是一些促使心智靈活的練習。例如,老師可能問:“你怎樣安排四個9,使它們加起來等於100?”經過5分鐘焦思苦慮後,每十個人中大概有一個可以得到正確的答案*。 一塊磚除了作建材外,你還能想出多少種用途?初學的人通常在5分鐘內可以想到6種或8種用途,包括擋門、做武器和壓東西。在修完課程中實踐創造性思考的原則和技巧以後,他們想到的用途平均是15到20種,包括阻塞鼠洞、權充磨石等。…See More
Jul 13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趙曙光·怕

我從小就怕。什麼都怕。媽媽說我是“小蛋抱的”我怕狗吠,我怕狗不聲不響下口咬,我怕伸出舌頭瞪著紅眼的狗。我怕瘋狗,我見了狗,就懷疑它是瘋狗。我怕狼狗,更恨狼狗,尤其憎惡日本狼狗。那是抗日戰爭的第四年,一天早晨我背書包上學,走在日本人住家門口,忽然門開了,一條狗,一條狼狗躥了出來,撲我。我跑,它趕。我急中生智,摘下書包,掄開了,狼狗一撲一退。我掄書包發出各種各樣的聲音。我邊掄邊退,退出撲擊圈。一個日本人齜著狼狗似的牙笑著。我怕狼狗及其主人。直到今天我恨狼狗及其主人,從未麻木而喪失警惕。 我怕住在同房間的人丟了東西、財物、票證。因為誰都在被懷疑之列。在學校裏,在單位裏,我怕那裏只有一條街,走在路上,一式地點頭,給別人點頭,別人給自己點頭,雙方努力點頭;還要陪上掌握分寸的笑;還應有相應的不冷不熱、不東不西的話語,如“吃了?”“今天天氣挺好!”“到哪兒去?”之類。我怕因此疏忽,而破壞了人們的印象。”“我怕鬼魂,我怕從來沒見過的鬼魂,我怕酒鬼、醉鬼,我怕煙鬼、大煙鬼,我怕賭棍、賭鬼,我怕吝嗇鬼。我怕一切有鬼的地方、有鬼的事情、有鬼的人。我怕各種各樣的神,我最怕壞人變成了神。…See More
Jul 7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金志斌·普通真好

普通,可真是個最“普通”的字眼。或許大家都因自己太普通而自怨自艾,我卻要大聲說:普通真好!因為——普通是與生俱來的。嬰兒呱呱落地,赤條條降臨人世,這都誰都一樣。魯迅說過,即使是天才,他出世後的第一聲啼哭,也與常人無異,並非是一首優美的歌。 普通是人生的起點。“冰壇尖兵”葉喬波,在她的運動生涯中共奪得近兩百枚獎牌,為我國冰上項目“沖出亞洲,走向世界”立下赫赫戰功。在她十歲步入冰壇時,還不是一位無名“小兵”?她以普通為起點,把超越普通作為終生的奮鬥目標,最終取得成功。 普通,是壓力,更是動力。偉大的發明家愛迪生,小時可說連普通人的境遇都不如。他的第一個老師說他腦子“糊塗”,校長預言他“將一事無成”,父親則要他相信自己是個“笨蛋”。但愛迪生憑著愛刨根究底的怪癖,憑著勤奮和刻苦,一生獲得了一千多項發明的專利權,為人類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相對論”的創立者愛因斯坦,九歲前連說話都有些困難,大學畢業後甚至不容易找到工作。蒸汽機的發明者瓦特,自幼身體虛弱,班上的同學經常欺侮他,罵他“笨蛋和無能”。 還有牛頓、達爾文、畢加索等,他們少時並沒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天分,都是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人。…See More
Jul 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王澤民·朋友是好書

我愛讀書,尤愛讀好書。好書也者,朋友是也。 朋友是好書。其中有些只有幾頁,有些卻洋洋灑灑。有些是精裝書,有些是袖珍本。但讀到最後,總是這樣或是那樣的一句濃縮的話,這些話足以在意志最薄弱的時候支撐人生。 樹新曾與我抵足四年。他生病時,在西安上學的妹妹特地寄來10元錢要他註意身體。他呢,又添加了5元,把錢退寄給了妹妹。我不解其意。他便說道,“這是父母給她的生活費,她自己從口邊省下來的。我,怎麼能要呢!更何況,我們,”他做了個手勢,意思是,男孩子們,“對湊起來比她們更容易。”“嘿,真有你的!”我拍他一掌。 這是我讀到的第一本好書。這本書教會了我什麼叫自立。 朋友是好書。凡這類書,都必是由可愛的品性和獨特的個性寫成的。 志超也是同窗好友。思想解放,感覺敏銳,屬於新派人物。衣著打扮,常常獨出心裁,引人註目。舉手投足之間,充滿灼灼活力。畢業分手,大家紛紛贈言:天生你材必有用! 在我眼裏,這是一本優美而熱情奔放的散文詩集。這本書教會了我“人是血肉之軀”的道理,也使我真正理解了“生活之樹常青”的名言。 朋友是好書。但這類書是非“悟”不能讀的。…See More
Jul 4

Sena Wang's Blog

林燕妮《男癡女迷》汽水會溶胃?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0:38pm 0 Comments



不錯,把塊牛排放進可樂里面浸八小時,牛排是會溶掉的。

鐵釘會生銹,卻是因為氧化作用,浸在白開水中都會生銹。

這些都是在大學里老師提及過的。

但是胃部健康的人不用擔心,汽水喝了下去,只在你胃部經過而已,並不會停留,逞論八小時了,我們的胃並非是個上了栓子的盆,那樣才真正會死人。筆者生於汽水世家,從一歲起喝各式各樣的汽水喝到如今,什麽事都沒有,不見得腸穿肚爛。

並非為汽水辯護,而是實驗室的做法跟人體生理是不同的。…

Continue

林燕妮《男癡女迷》孤獨不可怕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0:37pm 0 Comments

很多人害怕孤獨,主要原因並非真的害怕自己一個人坐在家里,而是自我評價因而降低,那便惶恐起來。

他們會想:是朋友們摒棄了我嗎?是同事不喜歡我嗎?是異性對我沒興趣嗎?是我不夠富有,沒有社會地位,別人看不起我嗎?

別管那些無聊的價值觀,不去想你便體會到孤獨並不可怕。

我最大的本領是什麽?是不怕孤獨。

我寫作、我工作,我有我的存在價值,哪管別人怎麽看法。孤獨並非羞恥。

讓人孤立的經驗,自小至大嘗過很多。…

Continue

林燕妮《男癡女迷》悶局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0:37pm 0 Comments

1996年是此生中最不開心的年份之一,沒什麽特別事情發生,只是老有種很孤立的感覺。

人家會說,開玩笑,既去Ball又算什麽孤立?

熱鬧是別人眼中,心里的感覺是另一回事。

總覺,想聯絡的朋友聯絡不著,工作,真正想做的總差一線便成幻影,所做的,都是不最熱衷的居多。

也許這只是種錯覺,但錯覺也是感覺,自嘗的感覺。

這幾個月更奇怪,連每天都通一次電話的好朋友都突地不找了,只告訴他並非與他友情淡了,只是很懶。…

Continue

林燕妮《男癡女迷》入不了座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0:36pm 0 Comments

這是個不流行傷逝的年代,歲月有如個跟你絕交的朋友,你硬作當時情懷敘舊,它也不會認你的。

認識你的,是未來的日子,縱使你不歡迎這些來得措手不及的新朋友,也不得你拒絕。

父母並不喜歡老年,身體差了,行動慢了,我看他們都是扁著嘴兒接受的。

父母步入老年,子女便步入中年了。

人家說什麽中年看似醇酒,我倒覺得蠻難飲,還是汽水好些。

接受倒是接受的,亦不許你不接受,但接受不等於享受。…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