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unga
  • Female
  • 新界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Virunga'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Almaty 蘋果
  • Passion for Form
  • Jambatan Tamparuli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Virung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Virunga's Page

Latest Activity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汪丁丁:忙碌時代的閱讀和思考

經濟學家汪丁丁於2007年暑假期間在東北財經大學舉辦經濟學系列講座,以下是根據《忙碌時代的閱讀和思考》講座錄音所整理的筆記。筆記分為兩個部分,這是按照汪丁丁的講座安排所作的劃分:第一部分討論“忙碌時代”,揭示其產生原因和基本特點;第二部分討論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我們如何“閱讀與思考”,提出了三種治學模式,對何種方式屬於最佳演講者沒有作出獨斷的解答,而是盡可能地為聽眾開闊視野,以引發聽眾的進一步思考。一、忙碌時代1.提要我們的時代是一個忙碌的時代,這並不是對當今世界發展趨勢而作出的論斷,而是具體到中國目前的實際而作出的總結。“忙碌”是我們這個時代中國的特征,這一現象背後是我國正處於三重轉型的過程中。即經濟轉型、政治轉型和文化轉型。轉型期是一個變革較為劇烈社會時期,而一個變量較多的社會意味著較少的可預測性,於是人們關註於短期的功利,畢竟長期的投資意味著更多的風險。在這種社會的大環境下,人們的情緒特點便是浮躁與功利,不再願意安心於閱讀和思考。因為閱讀和思考均為自我教育,而教育是一種投資,投資是一種長期的行為。所以在這個短視功利的忙碌時代,不能立即帶來功利的教育便有被邊緣化(marginal)的…See More
Apr 21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汪丁丁·神話是公共夢境,夢境是私人神話

        這篇文章的標題取自神話學家坎貝爾(Joseph Campbell,1904-1987)的名言,原文是“the myth is the public dream and the dream is the private myth”。他和他的妻子(也是他以前的學生)晚年在紐約和檀香山兩地生活。他在檀香山辭世(食道癌),那時我在檀香山讀書。  坎貝爾繼續寫:the dream is an exhaustible source of spiritual information about yourself(夢境是關於你自己精神信息的可耗竭資源)。隨著工資的增長,人類的時間價值越來越高。於是,只要生命是有限的,人類就無法回避這樣的經濟學問題:既然睡眠的機會成本越來越高,那麼,怎樣從睡眠獲取更高價值?  1980年,Stephen LaBerged在斯坦福大學以“lucid…See More
Mar 2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Mar 25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旭東:重歸總體性思考,重建中國認同(下)

中國人在近現代吃了那麽多苦頭,不能白費力氣,必須把新的民族性闡發出來。毛澤東時代一直有意識地創造社會主義新人,從內在規定性上去改造人,但是做得太猛太生硬,以至於高處不勝寒,讓人消受不起。人人嘴上願意高尚,但是心裏不願意。但這不等於說,毛時代的新人就是個空洞概念,因為即使不願意的人經歷過這番歷史,也不是原來的人了,有了很多新的特質。今天人欲橫流的個人主義其實也可以是當代新人的一部分,不是異己的東西而是內在的,不是要排斥出去的而是要包容進來的。我們要尋找合適的框架來理解這個問題,因為中國革命不是馬克思所說的在大工業高度發展的條件下去解放無產階級,蘇聯這麽講還可以,雖然俄羅斯落後於西歐,但具有一定工業基礎。蘇維埃新人就是要超越資產階級的人。中國革命卻是把不同革命階段融合在一起,有舊民主主義革命,有新民主主義革命,有社會主義革命,既要消滅封建,又要改造小農,既要工業化,又要反資本主義。資產階級個人主義包含著進步性,毛澤東卻急於超越這一點——原本合作組挺好,要變成公社,原本夫妻店挺好,非要一律改成國營,割資本主義尾巴。今天我們重新講私欲,這不能簡單地看作一種進步,而是退回去——從守不住的地方合理…See More
Mar 24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張旭東:重歸總體性思考,重建中國認同(上)

社會觀察:在1980年代自由和啟蒙的氛圍裏,您去美國選擇了左翼學者、馬克思主義文化批評家傑姆遜(中文名詹明信)做導師,這是偶然的還是有原因的?張旭東:其實無所謂左和右,當時我們出國就是要向一流學者學習,比如甘陽去了芝加哥學術思想委員會求學,那是一個被看作右的地方,但是真正有實力的右派同樣對現實有批判性思考。關鍵是,1980年代的學人具有一種總體性的思考方式,關心方方面面的問題,從總體去求知,去把握現實。當時我特別佩服甘陽說的一句話:1980年代中國的西學討論是中國文化意識的一部分。這裏面有個積極的循環:從中國問題的總體性看西方,又從西方問題的總體性看中國。那時候我們都帶著這種視野沖西學而去,除非有特殊原因,誰都不會選擇跑去美國盯著一個具體專業做下去,那樣會導致思想萎縮,眼界變窄,最後無非在一塊地上打了一個洞而已,卻失掉80年代思想界最好的東西:在整體上思考。…See More
Mar 22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張五常:教你一點有實用性的思考方法(下)

有一次,在一個會議上,有人提議大地主的農產品售價會是專利權的市價,缺乏市場競爭,對社會是有浪費的,我沖口而出:"怎麽會呢?假若全世界可以種麥的地都屬我所有,我就一定要將地分開租給不同的農民耕種;麥收成後農民就會在市場上競爭發售,那麽麥價是競爭下的市價。"高斯在旁就立刻對我說:"你好像是對了。"三天之後,我再遇高斯時,他又說:"你好像是對了。"我問他我對了甚麽?他說"麥的市價。"幾個月後,在閑談中,高斯舊事重提:"我認為在麥的價格上你是對了的。"對一個不是自己的預感而日夕反覆推斷,確是名家風範,是值得我們效法的。另一個已故的高手朋友,名叫嘉素(R.…See More
Mar 14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Mar 1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張五常:代序:一個古文化可以復興嗎?

  梁柏力要出版一本題為《被誤解的中國》的書,請我寫序。我問他:要長的還是短的?長的兩三千字,短的幾百字。他說要長的。老朋友,他要怎樣就怎樣。我想到不久前在成都講的一個要點:文化搞不起,一個發展得很好的經濟早晚會塌下來。今天經濟發展得大有看頭的中國,學術上的發展令人尷尬。學術是文化中最重要的一環。何況是進入了二十一世紀,地球一體化,文化的發展不僅重視學術,也要把西方的學問引進與中國的傳統文化結合起來。這是大難題。  不久前美國的一些老人家朋友,震撼於中國的經濟奇跡,認為中國的文化覆興已成定局,是更大的奇跡。他們指出人類歷史曾經有五個重要的古文化,皆曾雄極一時的:巴比倫、希臘、埃及、羅馬帝國、中國。他們指出除了中國,其他的倒下去後沒有一個覆興。中國顯然是唯一的例外。我認為中國的文化正在覆興沒有疑問,但離「定局」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最頭痛是學術上的發展太不成話。學術搞不出大成,中國的經濟奇跡不可能持久。  中國的文化曾經倒了下去嗎?我認為是。唐、宋的驕人文化可以不論,元代是倒退,明代是覆興,清代的十七世紀中國的藝術發展了不起。乾隆後期開始走下坡,那是二百多年前。跟著炎黃子孫多災多難,偉大…See More
Mar 11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約翰扎勒《公共輿論》(29)

邱奇和摩根索說,如果美國……沿著法國的老路走下去,我們將會付出沈重的代價。那天晚上,我完全不信服地回家了。但是在接下來的很多年裏,我經常想起這個警告。雖然這預測了反戰自由主義者將會采取的立場,但是這個討論的細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通過讓記者接觸學術觀點,邱奇--或許還有摩根索--可以有意識地對記者的報道產生影響。這樣的非正式討論在新聞工作中絕不少見,它是政策專家影響記者工作的常見方式。書籍也許至少同樣重要。對某個新議題知之甚少的年輕聰明的記者會經常尋找關於這個新議題的主要書籍,並使用它們形成觀點取向。330在越戰議題上,這些書籍是歷史學家伯納德·法爾(Bernard…See More
Mar 10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約翰扎勒《公共輿論》(28)

我沒有發現“職業和專家群體”和“科學共同體”有什麽沖突,而且也更加強調意識形態產生的偏見的作用。像我在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同事理查德·斯克拉(Richard…See More
Mar 8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約翰扎勒《公共輿論》(27)

讀者應該注意,我並沒有評價精神病學家對同性戀的觀點的正確性。這是因為,從我提出的視角來看,精英觀點的正確性是無關緊要的。實際上,重要的是程序的正確性:相關的專家群體的意識形態是不是多樣化的,以及他們是否有制度化的激勵結構迫使他們盡最大努力解決棘手的問題。對於這些問題,精神治療職業應得到積極評價。一個在該領域沒有地位的研究者,或者一個在當時還很小的州立大學裏沒有終身職位的研究助手,能夠在先前無懈可擊的權力結構中打開缺口,而且是在還不利於這樣做的20世紀50年代中期,無論是對個人,還是對使之成為可能的制度安排,都是一個重大的成就。我認為,最重要的制度安排是擁有標準人格評估技術的精神治療專家群體的存在,這個標準的人格評估技術就是我說的傳統的科學知識。在剛才幾頁裏,我使用了一個個案來考察專家群體的政治。但是,我不認為對專家群體動力機制的理解應該很依賴個案研究。相反,應該建立一個關於專家群體產生和傳播思想觀點的一般性解釋。我認為,這個一般性解釋的關鍵問題包括專家群體招聘時可能存在的偏見、群體內的職業激勵結構和能使不同傾向的使用者達成一致的傳統知識。對於第一個問題已經有了一些有力的文獻。文獻表明具…See More
Mar 5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約翰扎勒《公共輿論》(26)

對這個新研究最早和最關心的人是同性戀者。他們的反應不僅是有趣的--說明專家權威首先被新聞媒體之外的群體所接受,而且也是精神病學家群體進一步發生分歧的一個組成部分。根據拜爾(Bayer,1981)的說法,這種最初的回應很重要,但是也要謹慎處理。同性戀者對這個新研究想知道得更多,但是他們並沒有形成任何結論。他們的集會和出版物賦予新研究和傳統觀點幾乎同樣的重要性。同性戀出版物的一位作者寫道:“在醫生、精神病學家和社會科學家不一致的地方,普通人只能畏縮在沈默裏。”轉引自Bayer,1981:p**74。但是,同性戀者可以在自己是精神病人還是正常健康人之間做出選擇的情況下,他們不可避免地最終會趨向後者。這一旦發生了,對同性戀的新精神病學觀點會對推動同性戀者組織起來並發動社會變革的努力具有很大作用。作為華盛頓特區的同性戀領導者,弗蘭克·卡曼尼(Frank…See More
Mar 2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約翰扎勒《公共輿論》(25)

說明在其他的議題和專家群體中這些事情是否真實是不可能的。當然我們可以容易地想象:專家群體將意識形態統一地強加給其成員,或者如果允許多樣性存在,專家群體如此極端地分化以至於理性討論不可能發生,或者專家群體沒有有力的傳統知識足以促使不同傾向的使用者能夠達成一致。我堅持認為這些議題非常重要。它們是美國政治傳播體系發揮作用的核心,不僅影響公共輿論,而且影響政府行為。但是,像我所強調的,它們似乎不在當前的研究範圍之內。為了對這些議題做一個初步的但有啟發的研究,現在我回到同性戀議題上。在這個議題上,我已經概括說明了專家意見對媒體報道的影響。現在我將簡要地考察專家意見是怎樣形成的。在20世紀中葉的時候,同性戀者權利群體征求社會認可已經有了一個長期歷史。但是這些群體都是很小的、短暫存在的和沒有留下影響的。雖然有些早期權利群體已經相信“忽略和輕視同性戀議題的時代已經過去是好事”轉引自Lauritsen and Thorstad,1974:p**22。,但勞裏森和托爾斯塔德(Lauritsen and…See More
Feb 28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約翰扎勒《公共輿論》(24)

總之,有理由相信,在新聞制作和報道的時候,新聞媒體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包括政府官員在內的議題專家。為了總結這種依賴的本質,我認為,合法性是由主流專家的嚴肅思考決定的;一般情況下新聞媒體從所有合法觀點的角度進行新聞報道。這個觀點和本尼特(Bennett,1990)的假設很相似,只是這裏認為有影響的來源比本尼特認為的廣泛。專家如果正確的話,那麽可以認為前面的分析將選擇公眾接觸的觀點的責任放在了新聞來源上。像V*監*斃』*(Key,1961)所總結的:“將這個過程描述為行使很大主動權的過程與事實並不相符。”(p**394)他接著寫道:(大眾媒體的管理者)對他們所傳播的信息的責任,不過像運輸公司管理者對他們所運輸的印刷品的質量所負的責任。媒體內容的基調和質量就算不是由那些新聞制作者所定的,但也極大地受到他們的影響。(p**395)這反過來說明,如果我們對公眾所接觸的信息的質量感興趣,我們必須理解他們是如何制造出來的;也就是說,我們必須理解專家群體生產和傳播知識觀點、政策建言和一般參照框架的政治。我們尤其需要知道這個群體的意識形態的多樣程度、對挑戰的開放程度以及對發現棘手問題的解決方案的制度性支持…See More
Feb 27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約翰扎勒《公共輿論》(23)

我考察的民權框架下的報道基本上是但並不總是對同性戀者表示同情的。公民權利為主題的某些新聞報道涉及那些反對同性戀者權利的人。比如,演唱家安妮塔·布萊恩特(Anita Bryant)反對佛羅裏達州戴德縣宣布性取向基礎上的歧視為不合法的法令。我的研究表明大部分都可以納入以下三種類型中的某一類:1 空軍中尉李奧納德·馬特洛維奇(Leonard Matlovich)訴訟案的報道。他試圖改變軍隊因他是同性戀者而將他開除的決定。幾天之內,三大網絡都給予這個報道極大的關註。2 同性戀者權利的普通投票的報道。在APA投票之後,新聞媒體認為,開始於佛羅裏達州的戴德縣的普通投票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3…See More
Feb 2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約翰扎勒《公共輿論》(22)

即使在精英存在不一致的情況下,即各類民眾機械地跟從他們各自的政治家或者專家的建議時,也不存在精英主導。民眾依然能夠確信,他們越是關註某個主題,他們越可能與具有相同價值觀的專家得出相同的結論。通過這個寓言,至少可以想象這樣的一些條件:在這些條件下,公共輿論對精英話語中的信息和分析的依賴是很大的,但是在合理的術語定義下,精英對公共輿論的主導卻不可能發生。這些條件是:正如一個記者所說的:“我們不加工事實,而是加工已歸因的觀點。”(轉引自Gans,1980:p**130)記者根深蒂固地依賴信息來源的一個原因是記者有一種“入鄉隨俗”的傾向:與信息來源保持一致並力圖提供這個來源的看法。像拉塞爾·貝克(Russell…See More
Jan 31

Virunga's Blog

汪丁丁·神話是公共夢境,夢境是私人神話

Posted on March 25, 2017 at 6:27pm 0 Comments

        這篇文章的標題取自神話學家坎貝爾(Joseph Campbell,1904-1987)的名言,原文是“the myth is the public dream and the dream is the private myth”。他和他的妻子(也是他以前的學生)晚年在紐約和檀香山兩地生活。他在檀香山辭世(食道癌),那時我在檀香山讀書。

  坎貝爾繼續寫:the dream is an exhaustible source of spiritual information about yourself(夢境是關於你自己精神信息的可耗竭資源)。隨著工資的增長,人類的時間價值越來越高。於是,只要生命是有限的,人類就無法回避這樣的經濟學問題:既然睡眠的機會成本越來越高,那麼,怎樣從睡眠獲取更高價值?

  1980年,Stephen…

Continue

汪丁丁·微信、信息革命,以及下一次金融危機

Posted on March 22, 2017 at 8:06pm 0 Comments

        恰如Robert Shiller今年在倫敦經濟學院演講時感慨的那樣,百年以後,歷史學家怎樣考察今天我們的世界?

  可以斷定,希臘財政危機或烏克蘭危機或其他危機都不會成為顯著事件,但“信息革命”幾乎肯定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微信,是信息革命的一部分。我贊美微信和騰訊,但我畢竟認真體驗了兩年微信生活,我的觀察是,微信和低頭族在全世界的泛濫,正在實現我2012年在財新北海會議上的預言:網絡的平面化趨勢最終很可能導致思維的平面化或同質化。在一個不再有網絡局部性的世界裏,生活將不再有魅力。

  我被加入的微信群早已過百,其中絕大多數在幾天之後就被我設置為“免打擾”一類。只有與我的日常工作密切相關的五個群,以及另外的五個群,保持在“頂端”。…

Continue

張旭東:重歸總體性思考,重建中國認同(下)

Posted on March 22, 2017 at 8:03pm 0 Comments

中國人在近現代吃了那麽多苦頭,不能白費力氣,必須把新的民族性闡發出來。毛澤東時代一直有意識地創造社會主義新人,從內在規定性上去改造人,但是做得太猛太生硬,

以至於高處不勝寒,讓人消受不起。人人嘴上願意高尚,但是心裏不願意。但這不等於說,毛時代的新人就是個空洞概念,因為即使不願意的人經歷過這番歷史,也不是原來的人了,有了很多新的特質。…

Continue

張旭東:重歸總體性思考,重建中國認同(上)

Posted on March 21, 2017 at 6:50am 0 Comments

社會觀察:在1980年代自由和啟蒙的氛圍裏,您去美國選擇了左翼學者、馬克思主義文化批評家傑姆遜(中文名詹明信)做導師,這是偶然的還是有原因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7:35am on August 23,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0@yahoo.co.th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