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unga
  • Female
  • 新界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Virunga'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Almaty 蘋果
  • Passion for Form
  • Jambatan Tamparuli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Virung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Virunga's Page

Latest Activity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解振華·《後望書》為了前瞻的回顧

朱幼棣同志約我為他的新作寫序,我沒有多思索就答應了。因為我們認識已經多年,對他也是比較了解的。當年他是新華社采訪中央新聞和環境保護的記者。他勤於思考,工作認真負責,具有很強的新聞敏感性和社會責任感,曾經寫出不少有影響的報道。我們常常就一些生態環境與社會發展問題交換意見。後來他調到國務院研究室工作後,關心的領域擴大,研究問題深入,視野也更加廣闊。 這本書中,相當的篇幅談到了水,水作為環境要求與生命之源,以其天然的聯系,與人類生活乃至文化形成了不解之緣。人類的繁衍、國家的興衰,都與水息息相關。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文明史,就是認識自然不斷深化的過程,也是人與水和諧不斷探索的過程。 朱幼棣先後采訪過淮河、海河、遼河和太湖、白洋澱、滇池等重要河流湖泊的汙染治理,也調查過黑河與居延綠洲的生態環境問題。記得那年長江三峽工程動工後不久,他帶領一個中華環保世紀行的記者團去長江三峽地區,經過認真的調查後認為,三峽修建水庫後,長江的流速減緩,水凈化功能減弱,水汙染的反映會加劇,並提出了三峽庫區的水汙染治理問題。這份建議引起了國務院領導和國家環保局的重視,為後來建設三峽庫區水環境監測系統發揮了積極作用。對黑河與…See More
Aug 7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理智之年(序)

也沒有甚麼事情發生。我們只是不再見面。也想不起,最後一次甚麼時候見面,汽車的門關上,回頭看一看,我有沒有想: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大概沒有的。從憤怒的年紀開始。然後我們為了不同的原因,不再憤怒。憤怒和甚麼主義,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後來的,女性主義,結構主義,後現代主義,都一樣,不過一時一刻,主義是一種了解世界的方法,憤怒是一種嘗試理解世界而生的態度,都不是信仰。「作為馬克思主義者」.....他們一個一個的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消失,在他們既往的生活中消失。當馬克思主義已經不能解答當前的問題,「作為馬克思主義者」,如何再定義自己。現在到了不再午夜去按人家門鈴的年紀,會考慮別人多一些。但我還是很珍惜,有些人,可以午夜三時去按他的門鈴,他也不驚奇,只說,是你。進來。又是午夜三時。我和遊站在灣仔街頭在說話。擡頭便見到他。他說,我在車上,見到兩個女子在街頭,這麼夜了,想可能是你,便下來看看。也是這樣和C漸漸遠離。我們從前總有那麼多說不完的話,說位置之戰,法蘭克福學派,社會主義,魔幻寫實主義,寫甚麼,做甚麼。天天見,還談談談,談不完。漸漸遠離,非常慢,時間非常長。已經很少見,一次到同事家玩…See More
Jun 19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伸手國(下)

她從來沒有年輕過。我無法想象她年輕的臉容。譬如十五歲:十五歲的蘇珊·桑塔和其它十五歲的美國女子沒有兩樣吧?如今她的臉容只屬於她自己。這是一張無可替代的臉。我記得她的一張明信片,黑白。她斜斜的躺著,是性感女郎的姿勢,她那麼老那麼瘦那麼憔悴,那斜躺就不是挑釁男子女子性欲的姿態而只是自我顯現:我自我精采,與人無關,你可不要迷戀我。(因為她寫作,亦無可替代)穿一件極皺的麻質襯衣。沒戴首飾。白髮飛揚:你看我的白髮,我的日子。某一書桌和書,是不是她的工作間?計算機旁有筆記本。打開計算機打開筆記本工作的時候真是快樂。(寫得很快樂或很苦悶的時候,我有時會點一枝雪茄,倒一杯舊甜蔗糖酒。)案頭的計算機,和我用的計算機型號一樣,我一看就認得,那溫和的黑極敏感的按鍵大熒幕上的白蘋果標誌。那是我心愛迷戀的計算機。(自然也迷戀計算機熒幕裏的字,掃描進去的圖片。)筆記本上有老花眼鏡,英語叫「閱讀鏡」──「閱讀鏡」比較有智能些。畢竟不年輕,過了四十就需要閱讀鏡。恰如其份──恰如其份就是美麗。閱讀鏡壓著那本白紙上的咖啡漬,不是原來有的,是照片擱在我桌上那堆垃圾CD字典書呀信呀筆記本卷片呀喉糖箱頭筆活頁夾裏面,給我濺上去…See More
Jun 1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伸手國(上)

在馬其頓史國比,好多乞兒。好多,好多,與印度埃及差不多。差不多全是小孩,幾歲的黑小手,拖著,跟著,夷笑著。在波斯尼亞,好多乞兒。好多。一個小女孩,我問她幾歲了,她用波斯尼亞語答,見我不會聽,就掏出口袋中的錢來,有十二馬克,剛好是她的年歲。我給她一馬克,和她一起吃香蕉,她吃完香蕉,她吃完香蕉,我一轉身,她便消失了。十三馬克一天,不錯了,可以收工。在波斯尼亞,普通雇員的收入不會超過三百馬克。波斯尼亞全是駐波斯尼亞部隊和援助機構在進行重建工作。物價好昂貴。在一個收容科索沃難民的難民營裏面,小姑娘跟著我,問,你有什麼可以幫我?他們將一個車禍中受傷的小孩,推出來,展示,問,你有什麼可以幫他忙?一個說德語的難民小男孩,問,你來幫我們的嗎?你打算怎樣幫我?他們那樣理直氣壯,那麼嚴厲的,要求:你幫我。她天天都在吧。一個憔悴的美麗女子。沒有錢。很愛幹凈,加拔仙奴加巧克力粉,還不錯,可以的了。過兩天我又在廣場見到她。只見有人在噴水池洗頭,好怪,看清楚,原來是她。“解放”了,讓西方國家軍隊“保護”我們,讓他們替我們辦選舉,幫我們招募警察,給我們開學校,我們都說英語。“歸入”聯合歐洲,並由他們決定,我們到底應…See More
Jun 1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桑畿奈及利亞  法大利德格蘭

對桑大利這個國家,你知道有幾多?奈格蘭呢。法大利亞,聽說那些都是吃人族,在路旁的小吃店,一邊吃人一邊談笛卡兒的哲學:我吃人故我在。德畿桑都是古堡,古堡內掛滿象牙,並住了很多巫師。因為德畿桑人精通巫術,因此所有人都是數學家科學家,制造完美的汽車,國家很講規律。過馬路如果不依綠燈就給送去再教育。他們最野蠻的了,相信優生學,而在德畿桑境內,所有的人猿皮膚都是白的,德畿桑人皮膚好黑,黑到晚上所有國民都必須穿者熒光服。因為德畿桑人那麼黑,他們就聯同皮膚一樣黑的奈及利,桑格蘭聯合王國,發動了種族滅絕戰爭,企圖消滅白種人,或將白種人變成他國動物園的白人猿。伊利高原國,對桑大利來說是東方,對奈格蘭來說是西方。桑大利說奈格蘭是東方,奈格蘭說桑大利才是東方。地球是圓的,任何地方,既是東方,亦是西方。東方與西方,是權利與自我定義的問題,但桑大利和奈格蘭人說,伊利高原國家都是原教主義者,宗教狂熱分子,每個人都有四個老婆,但哪裏找那麼多女人呢,桑大利人和奈格蘭人,給搞得有點糊塗了。典型存在,因為我們需要一個簡單的概念,理解世界。正如我們需要巫婆,罪犯,精神病患者,愛滋病人,惡女,成為我們的惡,或理想主義者,人權…See More
May 22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他們的血

每當戰爭發動的時候就會有很多榮譽、理想、犧牲。從邱吉爾到戰溝裏一個無名的士兵,都那麼高貴。戰爭幾乎聖潔:為了我們孩子的將來。為了有更長久深刻的和平。為了制止獨裁者的暴行。為了自由。為了解放受壓迫的人們。為了保衛家國。為了我們的國土。那麼光榮,光榮到不真實。醉酒佬在酒吧裏打架,從不為了什麼。為了一鎊銀,為了爭電視看。黑社會開片,為錢,為地盤。以為為愛情殺人的人,為自己受傷的尊嚴。阿伯打到頭破血流,為爭廁所。集體打架,也就是戰爭,從來沒有說,為爭油田,為錢,為長遠的控制,為了不知為什麼的仇恨,為鞏固政權。戰爭那麼美好,將人類的美好理想盡情發揮,這樣我們應該打得愈多愈烈愈好。戰爭裏總有奸角,喪心病狂殺人王。薩達姆也好,米洛舍維奇也好。真奇怪,大奸鬼薩達姆,都還沒殲滅,活生生的,又不打他,奸鬼沒殺成,繼續做總統,反而伊拉克好多小孩有精神病,是戰爭後遺癥,發動戰爭的人,沒什麼事,不覺其荒謬。戰溝裏一個無名士兵,退了役,已經很老了,說:牛被送往屠場,他們會知道自己快要死,會叫,會流淚,然後開始流屎流尿。我後來才知道,人都一樣。我們還很年輕。在戰溝裏,要出去了。出去就會死。戰溝裏好多士兵,流屎流尿,…See More
May 15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謬誤:人生的種種解釋

水仙,櫻花,和孔雀。我常說的,誤會重重:你以為是……。其實。野地開滿水仙花,黃與白。水仙花是春天最初的花朵,和水仙共存的還有雪滴花。櫻花開了滿枝,只是一個感覺,看不清楚,只覺得眼目很模糊,微微白,在枝頭。天氣好的時候,有陽光,孔雀便跑出來,開屏。雄的開屏,滋滋聲,振動,讓母孔雀看,一只不睬,去表演給另一只看。都不睬,連在旁的白鴿和屋檐都演給它們看。下雨就收起屏,躲在林中,閑踱。春天是那麼盛大,水仙、櫻花和孔雀,互不知曉,卻細細埋伏,逐一盛開,成了春天。所以說,春天是一個陰謀。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日。恰臣聽英國廣播公司廣播,聽到香港政府將兩名新華社新聞記者監禁兩年。他寫“聽到這個消息,我想如果夠謹慎的話,應該請安東尼來我處暫住。他昨晚搬來了我家。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一日。他寫:進下午奎先生辦公室,外交部打電話給他,請他下午六時到,“談談他的工作”。奎先生說好。我就叫屈臣和他坐屈臣的車去,又囑屈臣時常要陪著他。到了外交部,兩名官員不準屈臣跟奎上去,叫屈臣在車上坐。他就在大樓門外等。但幾分鐘後有人叫他去停車廠。半小時後一個官員出來告訴他,不用等了,奎先生已經走了。《安東尼·奎的被捕》:當時的英國…See More
Apr 24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血玫瑰——匈牙利心理學家雅倫·寶斯

當年她只得十九歲,剛結婚幾個月。除了丈夫傳給她淋病以外,幾乎沒有不快樂的時候。第二次世界大戰還在打,但戰場很遠。但沒有不幸真的那麼遙遠,德軍入城,接著是俄羅斯軍隊。她住在坦士凡尼亞。傳說吸血僵屍的故鄉。坦士凡尼亞,二次大戰還是匈牙利的國土,大戰後變成羅馬尼亞國土。德軍入城她們就收藏保護法國戰犯和猶太人。吃還有得吃,雅倫只是不再穿絲襪。她到臨時醫院當護士。用尖刀剪掉炸爛的手指,將炸出來的腸臟塞進肚子裏。沒有麻藥,沒有燈,醫生用普通的針縫合傷口。德軍撤退時願意送一些難民一起走。俄羅斯軍隊要占領坦士凡尼亞了。但雅倫·寶斯說:這是我的家,我不要走。士兵踢開了門。住下。還煮俄羅斯菜湯;鹹牛肉;請她們吃。雅倫吃了點,味道還不錯。士兵來了又去,她們逃了又回。她們的男人消失。三天之後三個俄羅斯士兵來,叫她去。“我當時就知道他們要什麼;我不知道我為什麼知道,但我知道。”軍隊入城會對女子做一些事。雅倫聽說,但她不知道是什麼事。沒有人跟她說。她流很多血。她不覺得,與性有關:“只是被襲擊。與一切無關,除了侵略。”醒來聽到一個女子在尖叫。原來是她自己的聲音。她不知道有多少個人曾經在她身上。將會有多久。天亮了,他…See More
Mar 20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我身,我說

瑪莉說:操,你媽操的,你媽操的種族主義者。答案是:你都沒有陽具。你是女人。你怎麼操。這樣他們就可以說,佛洛依德是對的,你們都沒有陽具,你們妒忌。那個操的國度,操的語言,從來不屬於我們。那是一個入侵,征服,破壞,強暴,控制的語言國度。被入侵,征服,破壞,強暴,控制的他者,可以是黑大陸,可以是“處女地”,可以是女子―――殖民地是女子。 約瑟…See More
Mar 1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有人在呼喊,那不是我——匈牙利詩人阿提拉·約瑟夫

“我在布達佩斯,一九零五年出生……我父親,已逝世的雅諾·約瑟夫,於我三歲時離開匈牙利。我其後被送到一個家庭寄養,一直到七歲。當時我開始工作,看豬。我母親,已逝世的寶巴拉·波斯,帶我回布達佩斯,替人洗衣服及做家務,養活我們——《四月十一日》:一定是一個重要節日 / 信徒湧往教堂 / 聖人以哀傷的手祝福 / 震抖並跌撞前行 當教堂鐘聲響起/ 廣大黃昏的寧靜,滿心 / 謀殺者,謀殺了他的死者 / 手拿著帽,預備離開 在一個細小的松木箱 /郁金香在搖籃裏和活生生的希望 / 那年的憲法頒布了我 / 在一九零五年《母親》:她用兩隻手握 杯 / 一個星期日,靜靜微笑 / 她稍稍坐了一會 / 在漸攏的黑暗裏以小小的碟子她帶回家 / 有錢主人家給她的晚餐 / 上床時我總是想 / 有些人家吃得可漲多/ 我母親是個細小女子/ 很早死,像很多洗衣婦 / 她們的腳因重擔而震抖 她們的頭因熨衣而劇痛……我見她的熨熨停停 /我從不知道她還是個年輕女子 / 她夢裏她穿一條潔凈的圍裙 /…See More
Mar 7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序言

乍看書名,幾乎以為是本硬書。盯住「後殖民」大字,站在書店展示櫃前,眉頭快要揪成結了,心裏想,黃碧雲在幹嘛?原來是很多很多短篇。從黑女瑪莉聖誕晚餐開始,講女身,一段話:「如果你不曾擁有一個女身,你說你明白,但你無法感覺,那種火辣辣。有經期他們說你髒,到你沒經期他們笑你更年期,不是女人了。你為女身感到煩惱不安,他們就說,因為你沒有陽具。」然後是人們,沒有掌握權力的人們,戰壕裏知道自己快要死,會哭會叫會像豬牛一樣流屎流尿的人們:在與共產中國接壤邊境收屍的男子大衛;僑居英國三十多年的香港阿麗;清代四大條約港裏講野雞英語、做什麼都my can…See More
Feb 12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汪丁丁:讓心靈在所有方向上充分湧流(下)

 跟他們接觸讓我變得很有激情   …See More
Jan 17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汪丁丁:讓心靈在所有方向上充分湧流(上)

受訪人: 汪丁丁(北京大學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采訪人:柯凱軍     對我而言所有的知識領域都是一個過渡    □汪先生您好!在書中您把自已歸入“通才型”的學者一類,首先請您簡要概述一下您思想路徑中的幾次重要轉變。   …See More
Jan 1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汪丁丁:社會過程及其評價(3)

已知的人類情感,多數是負面的,少數是正面的。可名的情感——不是“無以名之”的情感,通常由許多因素聯合作用而生,並且在不同情境內可分解為不同因素的組合。如前述,人類是社會性哺乳動物的一種。哺乳動物的情感中樞是“外緣系統”,它的解剖位置在大腦之外,它只接受理性中樞(大腦)的調節但不能被理性完全控制。在腦的各項功能當中,只有“理性”是一種可將具體感受抽象為普遍規則的能力。與此相比,一般動物和植物只生活在具體情境內,它們的情感離開了它們生活的具體情境就可發生障礙——“精神癥狀”。在目前的演化階段,人類行為不能也不應完全地理性化。因為人類情感與哺乳動物情感一樣,離開了本土社會就可發生障礙。      在方法論個人主義視角下,一個“美好社會”(good society)其實是它的社會成員尋求更好的社會選擇(也稱為“社會集結”)從而使每一社會成員實現美好人生的過程。            五.轉型期中國社會的覆雜性與過程評價    中國社會處於三重轉型之中——文化的、政治的、經濟的。經濟轉型是市場主導的,政治和文化的轉型則意味著權力正當性的基礎由威權的和習俗的向理性共識的過渡。   …See More
Jan 15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汪丁丁:社會過程及其評價(2)

上述的奈特社會演化學說,在兩方面需要更詳細的敘述。首先,如果一個社會格外缺少社會學家所謂的“縱向流動性”(vertical mobility),那麽該社會的重要成員的集合就是一個自我封閉的群體,從而基於該群體共識的具有重要性的事務,未必是對全體社會成員具有重要性的事務。其次,奈特指出,現代的理性社會的真正基礎是“自由討論”(free discussion)。真正自由的政府,不是根據美國人通常相信的與林肯總統的偉大名聲聯系著但缺乏實證準則的“人民的和人民參與並為著人民的政府”(a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and for the people),而是根據“基於討論的政府”(a government by…See More
Jan 1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汪丁丁:社會過程及其評價(1)

——為天則會議---改革三十年的評價問題撰寫的發言稿摘要:社會對它自身演變的評價,長期而言,決定了它自身的演變。最早定義了這樣一個主動過程的經濟學家,是奈特(Frank Knight),他的思想影響了阿羅(Kenneth Arrow)和布坎南(James Buchanan)。阿羅系統地批評並顛覆了公共政策的“卡爾多-希克斯”判據的合理性。布坎南則確立了數量遠大於帕累托改善之可能性的帕累托不可比的社會狀態之間的政治對話理論。最後,可以視為對布坎南政治對話理論的支持,森(Amartya Sen)提出的一個命題表明,在社會成員對諸如“自由”、“效率”、“民主”這類理想或“美好社會”(good…See More
Jan 7

Virunga's Blog

解振華·《後望書》為了前瞻的回顧

Posted on June 19, 2018 at 4:47pm 0 Comments

朱幼棣同志約我為他的新作寫序,我沒有多思索就答應了。因為我們認識已經多年,對他也是比較了解的。當年他是新華社采訪中央新聞和環境保護的記者。他勤於思考,工作認真負責,具有很強的新聞敏感性和社會責任感,曾經寫出不少有影響的報道。我們常常就一些生態環境與社會發展問題交換意見。後來他調到國務院研究室工作後,關心的領域擴大,研究問題深入,視野也更加廣闊。 

這本書中,相當的篇幅談到了水,水作為環境要求與生命之源,以其天然的聯系,與人類生活乃至文化形成了不解之緣。人類的繁衍、國家的興衰,都與水息息相關。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文明史,就是認識自然不斷深化的過程,也是人與水和諧不斷探索的過程。 …

Continue

黃碧雲《後殖民誌》理智之年(序)

Posted on June 19, 2018 at 12:16am 0 Comments

也沒有甚麼事情發生。我們只是不再見面。也想不起,最後一次甚麼時候見面,汽車的門關上,回頭看一看,我有沒有想: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大概沒有的。

從憤怒的年紀開始。然後我們為了不同的原因,不再憤怒。

憤怒和甚麼主義,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後來的,女性主義,結構主義,後現代主義,都一樣,不過一時一刻,主義是一種了解世界的方法,憤怒是一種嘗試理解世界而生的態度,都不是信仰。

「作為馬克思主義者」.....他們一個一個的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消失,在他們既往的生活中消失。…

Continue

黃碧雲《後殖民誌》序言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8 at 8:48pm 0 Comments

乍看書名,幾乎以為是本硬書。盯住「後殖民」大字,站在書店展示櫃前,眉頭快要揪成結了,心裏想,黃碧雲在幹嘛?

原來是很多很多短篇。從黑女瑪莉聖誕晚餐開始,講女身,一段話:「如果你不曾擁有一個女身,你說你明白,但你無法感覺,那種火辣辣。有經期他們說你髒,到你沒經期他們笑你更年期,不是女人了。你為女身感到煩惱不安,他們就說,因為你沒有陽具。」然後是人們,沒有掌握權力的人們,戰壕裏知道自己快要死,會哭會叫會像豬牛一樣流屎流尿的人們:在與共產中國接壤邊境收屍的男子大衛;僑居英國三十多年的香港阿麗;清代四大條約港裏講野雞英語、做什麼都my can…

Continue

黃碧雲《後殖民誌》伸手國(上)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8 at 8:46pm 0 Comments

在馬其頓史國比,好多乞兒。好多,好多,與印度埃及差不多。差不多全是小孩,幾歲的黑小手,拖著,跟著,夷笑著。

在波斯尼亞,好多乞兒。好多。一個小女孩,我問她幾歲了,她用波斯尼亞語答,見我不會聽,就掏出口袋中的錢來,有十二馬克,剛好是她的年歲。我給她一馬克,和她一起吃香蕉,她吃完香蕉,她吃完香蕉,我一轉身,她便消失了。十三馬克一天,不錯了,可以收工。在波斯尼亞,普通雇員的收入不會超過三百馬克。

波斯尼亞全是駐波斯尼亞部隊和援助機構在進行重建工作。物價好昂貴。…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7:35am on August 23,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0@yahoo.co.th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