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unga
  • Female
  • 新界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Virunga'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SRESCO
  • Almaty 蘋果
  • Passion for Form
  • Jambatan Tamparuli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Virung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Virunga's Page

Latest Activity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尋找峽谷與陜州(下)

人們已習慣於沈默。眼瞳已習慣高樓與大壩的“雄姿”。我想告訴你黃河峽谷中曾有另一種自然地貌和人文景觀——從西奔來的黃河,至三門峽突然收窄,兩岸石壁夾峙,河中石島屹立,島上有大禹躍馬的清晰蹄印。兩石島把大河水流劈成三支,形成人門、神門和鬼門三個峽谷,相傳這是大禹治水時用神斧劈出的。黃水奔騰咆哮,沖出峽谷。…See More
yesterday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尋找峽谷與陜州(上)

修建三門峽水庫被拆毀的縣城有五座,其中多數是因虛高的水位線,是被現世的建設熱情、大幹快上的河“乾淹”的。人們都知道陜西。陜西省名的由來是什麼?古代“陜”通狹、通峽。黃河在中條山和邙山、華山間形成的大峽谷中蜿蜒流過,這里自古以來為中國東部與西部的要隘通道。陜西即地處黃河峽谷以西。…See More
Sunday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天下第一關的毀滅(4)

出潼關北城門便是風陵渡,黃河浩浩蕩蕩。兩只破船斜斜地擱在空曠的河灘上。再往西走不多遠,是黃河急轉彎處,滾滾黃水,在這里兼納渭河與洛河,形成了黃河上獨有的三河交匯的奇景,令人嘆為觀止。這位副書記稱這里是萬里黃河遊覽的最佳地點是有道理的。不到潼關,確實感受不到黃河的雄偉與壯麗。…See More
Oct 1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天下第一關的毀滅(3)

姚雪垠自述寫作長篇歷史小說《李自城》時,曾經過周密的考證。他的小說開篇就是“潼關大戰”。他說,“小而險要的潼關城”,“沒有北門,只有東門、西門、南門和上南門”。我去潼關前,又翻了翻這部書。如果沒有北門,從風陵渡上岸後如何進城?到實地一看,出入太大——這不能不使我他“周密考證”真實性產生懷疑。古潼關其實有九大關樓。形狀和朝向奇特的甕城、城門、箭樓,成了潼關古城的一大特色。東門朝東北,東門外的大路從黃河邊和高崖下通過。西門向南,南門向東南,都是依據地勢獨特別設計的。潼關是有北門的,只是潼關的北門向西北,在北水關附近。我出了北門,便是看到了黃河最古老的渡口風陵渡。那里有一間小店,我和小店老板聊了一會。生意很清淡,渡口空曠無人。…See More
Sep 13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天下第一關的毀滅(2)

圍繞古潼關的爭奪,大大小小發生過數百次戰爭,像安祿山與哥舒翰之戰、黃巢起義軍攻占潼關等。抗日戰爭中,中國軍隊也在潼關風陵渡隔黃河與日本侵略軍相持。危墻聳青山,塞垣限大河,菇蒲零亂秋聲咽,人間興亡有幾度。潼關內外,文物古跡遍地。副書記指著一個大樹樁說,三國時馬超率西涼兵在這里大戰曹操,《三國演義》中曹操割棄鬚袍的故事就發生在這里。馬超策馬追殺曹操,曹操繞著槐樹轉,馬超一槍剌到樹上拔不出來,曹操得以逃脫。老槐樹在“文革”時被砍掉了,可惜啊。唐代安史之亂,安祿山一路勢如破竹,直逼潼關城下。哥舒翰是西北名將,只是手下的兵士多為從長安臨時征召來市井之徒,沒有戰鬥力。潼關險要,本來可以固守待援,而楊國忠非要哥舒翰打開城門主動出擊,結果大敗。潼關陷落,關中也無險可守。消息傳來,唐明皇聞之色變,立即帶著楊貴妃匆匆逃離長安。那邊是李自成與洪承疇大戰過的潼關南原,戰敗後,闖王幾乎全軍覆沒,只有十余騎逃進南山。…See More
Sep 8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天下第一關的毀滅(1)

在很長一段時間時里,三門峽大壩是現代水利乃至新中國的標誌性工程。這個工程的得失成敗不僅引起了長達幾十年的爭議,事關著千萬人的命運——至今,它仍然是個敏感而沈重的話題。有的說它保證了黃河中下遊平原的歲歲平安,有的說它造成了渭河與關中平原的災難。這是一個時代復雜而多解的命題。能不能換一個視角?找出一個沒有異議的題目?…See More
Aug 29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解振華·《後望書》為了前瞻的回顧

朱幼棣同志約我為他的新作寫序,我沒有多思索就答應了。因為我們認識已經多年,對他也是比較了解的。當年他是新華社采訪中央新聞和環境保護的記者。他勤於思考,工作認真負責,具有很強的新聞敏感性和社會責任感,曾經寫出不少有影響的報道。我們常常就一些生態環境與社會發展問題交換意見。後來他調到國務院研究室工作後,關心的領域擴大,研究問題深入,視野也更加廣闊。 這本書中,相當的篇幅談到了水,水作為環境要求與生命之源,以其天然的聯系,與人類生活乃至文化形成了不解之緣。人類的繁衍、國家的興衰,都與水息息相關。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文明史,就是認識自然不斷深化的過程,也是人與水和諧不斷探索的過程。 朱幼棣先後采訪過淮河、海河、遼河和太湖、白洋澱、滇池等重要河流湖泊的汙染治理,也調查過黑河與居延綠洲的生態環境問題。記得那年長江三峽工程動工後不久,他帶領一個中華環保世紀行的記者團去長江三峽地區,經過認真的調查後認為,三峽修建水庫後,長江的流速減緩,水凈化功能減弱,水汙染的反映會加劇,並提出了三峽庫區的水汙染治理問題。這份建議引起了國務院領導和國家環保局的重視,為後來建設三峽庫區水環境監測系統發揮了積極作用。對黑河與…See More
Aug 7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理智之年(序)

也沒有甚麼事情發生。我們只是不再見面。也想不起,最後一次甚麼時候見面,汽車的門關上,回頭看一看,我有沒有想: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大概沒有的。從憤怒的年紀開始。然後我們為了不同的原因,不再憤怒。憤怒和甚麼主義,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後來的,女性主義,結構主義,後現代主義,都一樣,不過一時一刻,主義是一種了解世界的方法,憤怒是一種嘗試理解世界而生的態度,都不是信仰。「作為馬克思主義者」.....他們一個一個的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消失,在他們既往的生活中消失。當馬克思主義已經不能解答當前的問題,「作為馬克思主義者」,如何再定義自己。現在到了不再午夜去按人家門鈴的年紀,會考慮別人多一些。但我還是很珍惜,有些人,可以午夜三時去按他的門鈴,他也不驚奇,只說,是你。進來。又是午夜三時。我和遊站在灣仔街頭在說話。擡頭便見到他。他說,我在車上,見到兩個女子在街頭,這麼夜了,想可能是你,便下來看看。也是這樣和C漸漸遠離。我們從前總有那麼多說不完的話,說位置之戰,法蘭克福學派,社會主義,魔幻寫實主義,寫甚麼,做甚麼。天天見,還談談談,談不完。漸漸遠離,非常慢,時間非常長。已經很少見,一次到同事家玩…See More
Jun 19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伸手國(下)

她從來沒有年輕過。我無法想象她年輕的臉容。譬如十五歲:十五歲的蘇珊·桑塔和其它十五歲的美國女子沒有兩樣吧?如今她的臉容只屬於她自己。這是一張無可替代的臉。我記得她的一張明信片,黑白。她斜斜的躺著,是性感女郎的姿勢,她那麼老那麼瘦那麼憔悴,那斜躺就不是挑釁男子女子性欲的姿態而只是自我顯現:我自我精采,與人無關,你可不要迷戀我。(因為她寫作,亦無可替代)穿一件極皺的麻質襯衣。沒戴首飾。白髮飛揚:你看我的白髮,我的日子。某一書桌和書,是不是她的工作間?計算機旁有筆記本。打開計算機打開筆記本工作的時候真是快樂。(寫得很快樂或很苦悶的時候,我有時會點一枝雪茄,倒一杯舊甜蔗糖酒。)案頭的計算機,和我用的計算機型號一樣,我一看就認得,那溫和的黑極敏感的按鍵大熒幕上的白蘋果標誌。那是我心愛迷戀的計算機。(自然也迷戀計算機熒幕裏的字,掃描進去的圖片。)筆記本上有老花眼鏡,英語叫「閱讀鏡」──「閱讀鏡」比較有智能些。畢竟不年輕,過了四十就需要閱讀鏡。恰如其份──恰如其份就是美麗。閱讀鏡壓著那本白紙上的咖啡漬,不是原來有的,是照片擱在我桌上那堆垃圾CD字典書呀信呀筆記本卷片呀喉糖箱頭筆活頁夾裏面,給我濺上去…See More
Jun 1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伸手國(上)

在馬其頓史國比,好多乞兒。好多,好多,與印度埃及差不多。差不多全是小孩,幾歲的黑小手,拖著,跟著,夷笑著。在波斯尼亞,好多乞兒。好多。一個小女孩,我問她幾歲了,她用波斯尼亞語答,見我不會聽,就掏出口袋中的錢來,有十二馬克,剛好是她的年歲。我給她一馬克,和她一起吃香蕉,她吃完香蕉,她吃完香蕉,我一轉身,她便消失了。十三馬克一天,不錯了,可以收工。在波斯尼亞,普通雇員的收入不會超過三百馬克。波斯尼亞全是駐波斯尼亞部隊和援助機構在進行重建工作。物價好昂貴。在一個收容科索沃難民的難民營裏面,小姑娘跟著我,問,你有什麼可以幫我?他們將一個車禍中受傷的小孩,推出來,展示,問,你有什麼可以幫他忙?一個說德語的難民小男孩,問,你來幫我們的嗎?你打算怎樣幫我?他們那樣理直氣壯,那麼嚴厲的,要求:你幫我。她天天都在吧。一個憔悴的美麗女子。沒有錢。很愛幹凈,加拔仙奴加巧克力粉,還不錯,可以的了。過兩天我又在廣場見到她。只見有人在噴水池洗頭,好怪,看清楚,原來是她。“解放”了,讓西方國家軍隊“保護”我們,讓他們替我們辦選舉,幫我們招募警察,給我們開學校,我們都說英語。“歸入”聯合歐洲,並由他們決定,我們到底應…See More
Jun 1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桑畿奈及利亞  法大利德格蘭

對桑大利這個國家,你知道有幾多?奈格蘭呢。法大利亞,聽說那些都是吃人族,在路旁的小吃店,一邊吃人一邊談笛卡兒的哲學:我吃人故我在。德畿桑都是古堡,古堡內掛滿象牙,並住了很多巫師。因為德畿桑人精通巫術,因此所有人都是數學家科學家,制造完美的汽車,國家很講規律。過馬路如果不依綠燈就給送去再教育。他們最野蠻的了,相信優生學,而在德畿桑境內,所有的人猿皮膚都是白的,德畿桑人皮膚好黑,黑到晚上所有國民都必須穿者熒光服。因為德畿桑人那麼黑,他們就聯同皮膚一樣黑的奈及利,桑格蘭聯合王國,發動了種族滅絕戰爭,企圖消滅白種人,或將白種人變成他國動物園的白人猿。伊利高原國,對桑大利來說是東方,對奈格蘭來說是西方。桑大利說奈格蘭是東方,奈格蘭說桑大利才是東方。地球是圓的,任何地方,既是東方,亦是西方。東方與西方,是權利與自我定義的問題,但桑大利和奈格蘭人說,伊利高原國家都是原教主義者,宗教狂熱分子,每個人都有四個老婆,但哪裏找那麼多女人呢,桑大利人和奈格蘭人,給搞得有點糊塗了。典型存在,因為我們需要一個簡單的概念,理解世界。正如我們需要巫婆,罪犯,精神病患者,愛滋病人,惡女,成為我們的惡,或理想主義者,人權…See More
May 22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他們的血

每當戰爭發動的時候就會有很多榮譽、理想、犧牲。從邱吉爾到戰溝裏一個無名的士兵,都那麼高貴。戰爭幾乎聖潔:為了我們孩子的將來。為了有更長久深刻的和平。為了制止獨裁者的暴行。為了自由。為了解放受壓迫的人們。為了保衛家國。為了我們的國土。那麼光榮,光榮到不真實。醉酒佬在酒吧裏打架,從不為了什麼。為了一鎊銀,為了爭電視看。黑社會開片,為錢,為地盤。以為為愛情殺人的人,為自己受傷的尊嚴。阿伯打到頭破血流,為爭廁所。集體打架,也就是戰爭,從來沒有說,為爭油田,為錢,為長遠的控制,為了不知為什麼的仇恨,為鞏固政權。戰爭那麼美好,將人類的美好理想盡情發揮,這樣我們應該打得愈多愈烈愈好。戰爭裏總有奸角,喪心病狂殺人王。薩達姆也好,米洛舍維奇也好。真奇怪,大奸鬼薩達姆,都還沒殲滅,活生生的,又不打他,奸鬼沒殺成,繼續做總統,反而伊拉克好多小孩有精神病,是戰爭後遺癥,發動戰爭的人,沒什麼事,不覺其荒謬。戰溝裏一個無名士兵,退了役,已經很老了,說:牛被送往屠場,他們會知道自己快要死,會叫,會流淚,然後開始流屎流尿。我後來才知道,人都一樣。我們還很年輕。在戰溝裏,要出去了。出去就會死。戰溝裏好多士兵,流屎流尿,…See More
May 15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謬誤:人生的種種解釋

水仙,櫻花,和孔雀。我常說的,誤會重重:你以為是……。其實。野地開滿水仙花,黃與白。水仙花是春天最初的花朵,和水仙共存的還有雪滴花。櫻花開了滿枝,只是一個感覺,看不清楚,只覺得眼目很模糊,微微白,在枝頭。天氣好的時候,有陽光,孔雀便跑出來,開屏。雄的開屏,滋滋聲,振動,讓母孔雀看,一只不睬,去表演給另一只看。都不睬,連在旁的白鴿和屋檐都演給它們看。下雨就收起屏,躲在林中,閑踱。春天是那麼盛大,水仙、櫻花和孔雀,互不知曉,卻細細埋伏,逐一盛開,成了春天。所以說,春天是一個陰謀。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日。恰臣聽英國廣播公司廣播,聽到香港政府將兩名新華社新聞記者監禁兩年。他寫“聽到這個消息,我想如果夠謹慎的話,應該請安東尼來我處暫住。他昨晚搬來了我家。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一日。他寫:進下午奎先生辦公室,外交部打電話給他,請他下午六時到,“談談他的工作”。奎先生說好。我就叫屈臣和他坐屈臣的車去,又囑屈臣時常要陪著他。到了外交部,兩名官員不準屈臣跟奎上去,叫屈臣在車上坐。他就在大樓門外等。但幾分鐘後有人叫他去停車廠。半小時後一個官員出來告訴他,不用等了,奎先生已經走了。《安東尼·奎的被捕》:當時的英國…See More
Apr 24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血玫瑰——匈牙利心理學家雅倫·寶斯

當年她只得十九歲,剛結婚幾個月。除了丈夫傳給她淋病以外,幾乎沒有不快樂的時候。第二次世界大戰還在打,但戰場很遠。但沒有不幸真的那麼遙遠,德軍入城,接著是俄羅斯軍隊。她住在坦士凡尼亞。傳說吸血僵屍的故鄉。坦士凡尼亞,二次大戰還是匈牙利的國土,大戰後變成羅馬尼亞國土。德軍入城她們就收藏保護法國戰犯和猶太人。吃還有得吃,雅倫只是不再穿絲襪。她到臨時醫院當護士。用尖刀剪掉炸爛的手指,將炸出來的腸臟塞進肚子裏。沒有麻藥,沒有燈,醫生用普通的針縫合傷口。德軍撤退時願意送一些難民一起走。俄羅斯軍隊要占領坦士凡尼亞了。但雅倫·寶斯說:這是我的家,我不要走。士兵踢開了門。住下。還煮俄羅斯菜湯;鹹牛肉;請她們吃。雅倫吃了點,味道還不錯。士兵來了又去,她們逃了又回。她們的男人消失。三天之後三個俄羅斯士兵來,叫她去。“我當時就知道他們要什麼;我不知道我為什麼知道,但我知道。”軍隊入城會對女子做一些事。雅倫聽說,但她不知道是什麼事。沒有人跟她說。她流很多血。她不覺得,與性有關:“只是被襲擊。與一切無關,除了侵略。”醒來聽到一個女子在尖叫。原來是她自己的聲音。她不知道有多少個人曾經在她身上。將會有多久。天亮了,他…See More
Mar 20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我身,我說

瑪莉說:操,你媽操的,你媽操的種族主義者。答案是:你都沒有陽具。你是女人。你怎麼操。這樣他們就可以說,佛洛依德是對的,你們都沒有陽具,你們妒忌。那個操的國度,操的語言,從來不屬於我們。那是一個入侵,征服,破壞,強暴,控制的語言國度。被入侵,征服,破壞,強暴,控制的他者,可以是黑大陸,可以是“處女地”,可以是女子―――殖民地是女子。 約瑟…See More
Mar 16
Virunga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後殖民誌》有人在呼喊,那不是我——匈牙利詩人阿提拉·約瑟夫

“我在布達佩斯,一九零五年出生……我父親,已逝世的雅諾·約瑟夫,於我三歲時離開匈牙利。我其後被送到一個家庭寄養,一直到七歲。當時我開始工作,看豬。我母親,已逝世的寶巴拉·波斯,帶我回布達佩斯,替人洗衣服及做家務,養活我們——《四月十一日》:一定是一個重要節日 / 信徒湧往教堂 / 聖人以哀傷的手祝福 / 震抖並跌撞前行 當教堂鐘聲響起/ 廣大黃昏的寧靜,滿心 / 謀殺者,謀殺了他的死者 / 手拿著帽,預備離開 在一個細小的松木箱 /郁金香在搖籃裏和活生生的希望 / 那年的憲法頒布了我 / 在一九零五年《母親》:她用兩隻手握 杯 / 一個星期日,靜靜微笑 / 她稍稍坐了一會 / 在漸攏的黑暗裏以小小的碟子她帶回家 / 有錢主人家給她的晚餐 / 上床時我總是想 / 有些人家吃得可漲多/ 我母親是個細小女子/ 很早死,像很多洗衣婦 / 她們的腳因重擔而震抖 她們的頭因熨衣而劇痛……我見她的熨熨停停 /我從不知道她還是個年輕女子 / 她夢裏她穿一條潔凈的圍裙 /…See More
Mar 7

Virunga's Blog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尋找峽谷與陜州(下)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50pm 0 Comments

人們已習慣於沈默。

眼瞳已習慣高樓與大壩的“雄姿”。

我想告訴你黃河峽谷中曾有另一種自然地貌和人文景觀——

從西奔來的黃河,至三門峽突然收窄,兩岸石壁夾峙,河中石島屹立,島上有大禹躍馬的清晰蹄印。兩石島把大河水流劈成三支,形成人門、神門和鬼門三個峽谷,相傳這是大禹治水時用神斧劈出的。黃水奔騰咆哮,沖出峽谷。…



Continue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尋找峽谷與陜州(上)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9pm 0 Comments

修建三門峽水庫被拆毀的縣城有五座,其中多數是因虛高的水位線,是被現世的建設熱情、大幹快上的河“乾淹”的。

人們都知道陜西。

陜西省名的由來是什麼?

古代“陜”通狹、通峽。黃河在中條山和邙山、華山間形成的大峽谷中蜿蜒流過,這里自古以來為中國東部與西部的要隘通道。陜西即地處黃河峽谷以西。…



Continue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天下第一關的毀滅(4)

Posted on June 19, 2018 at 5:33pm 0 Comments

出潼關北城門便是風陵渡,黃河浩浩蕩蕩。

兩只破船斜斜地擱在空曠的河灘上。

再往西走不多遠,是黃河急轉彎處,滾滾黃水,在這里兼納渭河與洛河,形成了黃河上獨有的三河交匯的奇景,令人嘆為觀止。這位副書記稱這里是萬里黃河遊覽的最佳地點是有道理的。不到潼關,確實感受不到黃河的雄偉與壯麗。…



Continue

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天下第一關的毀滅(3)

Posted on June 19, 2018 at 5:31pm 0 Comments

姚雪垠自述寫作長篇歷史小說《李自城》時,曾經過周密的考證。他的小說開篇就是“潼關大戰”。他說,“小而險要的潼關城”,“沒有北門,只有東門、西門、南門和上南門”。我去潼關前,又翻了翻這部書。如果沒有北門,從風陵渡上岸後如何進城?到實地一看,出入太大——這不能不使我他“周密考證”真實性產生懷疑。

古潼關其實有九大關樓。形狀和朝向奇特的甕城、城門、箭樓,成了潼關古城的一大特色。

東門朝東北,東門外的大路從黃河邊和高崖下通過。西門向南,南門向東南,都是依據地勢獨特別設計的。潼關是有北門的,只是潼關的北門向西北,在北水關附近。我出了北門,便是看到了黃河最古老的渡口風陵渡。那里有一間小店,我和小店老板聊了一會。生意很清淡,渡口空曠無人。…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7:35am on August 23,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0@yahoo.co.th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