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18 Blog Posts (472)

周國平《偶爾遠行》迎接新千年的方式

為了突出在南極迎接新千年的意義,應該組織一些特別的活動。最後的方案和實際過程是這樣的——

中午十二時,亦即北京時間午夜十二時,升國旗並集體合影。在此之前,每人依次登上一小截雪坡,去敲一下那口掛在屋檐下的鐘,二十一人共敲二十一下,表示迎接二十一世紀。然後是拔河賽。午飯後,舉行娛樂活動,包括抓鬮交換禮物、猜照片、接力賽跑、南極知識答題等節目。午夜十二時,升隊旗。…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November 25, 2018 at 3:31pm — No Comments

龔群·後真相時代與民粹主義(4)

Continue

Added by Jemaluang 三板頭· on November 25, 2018 at 3:29pm — No Comments

陳之藩《旅美小卷》失根的蘭花

顧先生一家約我去費城郊區一個小的大學里看花。汽車走了一個鐘頭的樣子,到了校園,校園美得像首詩,也像幅畫。依山起伏,古樹成蔭,綠藤爬滿了一幢一幢的小樓,綠草爬滿了一片一片的坡地,除了鳥語,沒有聲音。像一個夢,一個安靜的夢。

花圃有兩片,一片是白色的牡丹,一片是白色的雪球;在如海的樹叢里,還有閃爍著如星光的丁香,這些花全是從中國來的吧。

由於這些花,我自然而然的想起北平公園里的花花朵朵,與這些簡直沒有兩樣;然而,我怎樣也不能把童年時的情感再回憶起來,不知為甚麼,我總覺得這些花不該出現在這里。它們的背景應該是來今雨軒,應該是諧趣園,應該是宮殿階臺,或亭閣柵欄。因為背景變了,花的顏色也褪了,人的感情也落了。淚,不知為甚麼流下來。…

Continue

Added by Seltsames Denken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26pm — No Comments

虹影《53種離別》珂賽特

珂賽特是一條西班牙純種獵犬,名字來自雨果小說《悲慘世界》中那個可憐的拿拖把的小姑娘。她兩個多月時,我把她弄回家。

我與珂賽特相處不到十天,就有事得飛回國內,這下苦了姐姐。姐姐說珂小姐不知疲倦,永遠在蹦跳奔跑,看到任何值得抓捕的目標,便像會轉彎的子彈,從幾道門里飛射出去。

為了給珂小姐拍照,姐姐從頭學習攝影技巧,因為珂小姐永遠在運動。

不久,我的電郵里塞滿照片,都是珂小姐的,有追玩具兇猛如豹的,也有追鄰貓如餓虎撲羊的,更多的是她在花園里奔跑。…

Continue

Added by Dushanbe 杜善貝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25pm — No Comments

楊子《中國碎片》我所置身的國度如此憂郁

我所置身的國度如此憂郁——

破碎的大地,大地的臉,大地的身軀,

任人擺布的萬民,

任人擺布的憨厚的頭顱卑賤的肉身,

任人砌入任何一種制度任何一堵鐵墻……

沒有一雙神奇的手將正在粉碎的一切

織入偉大的敘事,

沒有一雙慈悲的手將卑微者的汗水淚水希望失望…

Continue

Added by 堅硬如水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24pm — No Comments

周建人·花鳥魚蟲及其它(52)生物變化的原因

近代不但學習生物學的人已都相信生物是在變化,不是固定不變的,便是一般的讀者差不多也已都這樣相信了。物質既不絕在運動,生活物質的代謝作用也是進行不停的,因此,生物體自然很容易發生變化了。如果此外再要根究「原因」,我們還可以回答說,因為生物體內部有矛盾。便拿單細胞的生物,同化作用旺盛時,細胞增大,體積既增大,與面積的比例就有矛盾而必須分裂為兩個。高等生物的器官間也有矛盾的。還有刺激性,生活的物質或生物體,對外界刺激能發生反應,近來稱為反映,生物由此會生變化。…

Continue

Added by KyrGyz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21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0)

「沒有的事,悅子。妳剛認識我的時候,不錯,我正在考慮別的可能性。但是,妳總不能怪一個做母親的替孩子考慮幾種不同的選擇吧?那個時候的情況,好像是有一個比較好的可能性。可是,經過種種考慮,我已經放棄了那個選擇。事情就是如此而已。悅子。我對別的可能性已經沒有興趣了。這樣的結果其實是最好的。我很高興能回到我叔叔家去。至於保子桑,我們彼此尊重對方。我真不懂妳怎麼會那麼想,悅子。」

「那真抱歉。只是我好像記得妳好像提過一次吵嘴什麼的。」…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7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9)

第七章



天氣越來越熱,公寓外頭那塊廢地變得教人難以忍受。地面多半乾裂,而深溝和彈坑則積滿雨季留下來的雨水。那裡蚊蟲孳生。特別是蚊子,似乎到處都是。公寓這邊的人照舊抱怨不已。不過幾年下來,憤怒漸漸淡了,剩下的只是嘲諷。…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7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8)

霓紀甩開擋住她視線的頭髮,仍舊繼續看報,臉上是一副專心一致的表情。

我回到盆景上去,因為我很瞭解她的意思。每次我問到她在倫敦的生活,霓紀的反應總是這樣,委婉卻又直接的告訴我,如果我再往下問,我一定會後悔的。所以我印象中她目前的生活全來自片段的消息。她在信中──霓紀倒是從不忘記寫信──會提到一些我們講話時從來不提的事。我由此知道,比方說,她的男朋友叫大偉,在倫敦某學院念政治。可是我們談話時,即使我只不過問問他的近況,我們之間的那堵牆又會築起。…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6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7)

我修剪了一陣子窗槿上的盆景,過了一下,才覺出身後的霓紀變得十分安靜。我回頭看她,她站在壁爐前面,望著我身後的花園。我轉過身,隨著她的眼光望出去。雖然玻璃上濛著一層霧氣。花園的景致依然清晰可辨。霓紀的眼光似乎落在灌木籬前的番茄上,雨水和風把那些支撐番茄的架子弄得歪歪倒。

「今年的番茄看來是糟蹋掉了。」我說。「我實在沒怎麼理會它們。」

我的眼光依然停留在那些橫七豎八的支架上,聽見身後拉開抽屜的聲音。我轉過身,霓紀正在翻著抽屜。早餐後,她忽然決定要把她父親在報上發表的文章都找出來看一遍。整個上午,她多半在抽屜和書架之間搜尋。…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6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6)

「我一個朋友寫了一首關於妳的詩。」霓紀說。我們正在廚房裡吃早點。

「關於我?她幹嘛寫我?」

「我告訴她妳的事。她聽了之後決定要寫一首詩。她是一個很棒的詩人。」

「闢於我的詩?真荒唐。我有什麼可寫的?她根本不認得我。」

「我才說的,媽,我告訴她妳的事。她是非常能瞭解別人的。她自己也經歷過一些事。」

「嗯。妳這朋友多大歲數?」…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5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5)

我低聲應了幾句。

「孩子,悅子,」她繼續說。「就是責任。妳自己不久就會體會到。這才是他真正害怕的。任何人都看得出他怕真理子是個負擔。不過,我不會答應,悅子。我得把我女兒放在第一位。這樣的結果也許比較好。」她雙手輕輕晃著茶壺。

「對妳一定是個打擊。」我終於說。…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4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4)

在小屋門口,我聽見幸子怒氣沖沖的聲音。我走進去,她們同時轉向我。幸子站在屋子中央,她女兒在她前面。燈籠暈黃的光線下,她那張精心修飾過的臉有些像面具。

「我真怕真理子給妳不少麻煩。」她對我說。

「嗯,她跑出去……」

「跟悅子桑說對不起!」她粗魯的抓起真理子的手膀。

「我還要出去!」

「妳不許動!跟悅子桑道歉!」

「我要出去!」…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4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3)

第六章



我如今已記不清那晚我花了多少時間找她,很可能是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因為那時我腹部已大,必須小心不要走得太快;而且,我出門後,竟覺得沿河而行是那麼安適平靜。有一段堤防草長得很長,我相信那天晚上我穿的是日式木屐,因為我至今仍清楚記得那種草拂過腳上的感覺。

四周蟲聲唧唧,過了一陣,我聽到一種不同的聲音,彷彿是蛇在我身後的草叢窸窣爬行。我停下來靜聽,不久便發現是怎麼回事。原來是一條帶子絆在我腳上,一直拖過草地。我很小心的把帶子解開,月光下,我看見那條帶子沾滿泥濘,讓人覺得濕答答的。…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3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2)

「妳用石頭砸人,怎麼能跟他們交朋友呢?」

「因為那個女人。因為媽媽曉得那個女人。」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真理子桑。妳跟我講講妳的小貓。等牠們長大一點,妳會畫更多嗎?」

「因為那個女人可能會再來,所以媽媽要妳來。」

「我想不是。」

「媽媽見過那個女人。她上次看到的。」…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2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1)

幸子住的小屋裡越來越暗了,屋裡只有一盞燈籠。起先我還以為真理子盯著牆上的黑污點,她伸出手指,那黑點動了一下,我才曉得是一隻蜘蛛。

「我們從前有一隻貓,」她說。「在我們搬來這裡之前。牠會捉蜘蛛。」

「哦。噯,別碰它,真理子。」

「可是那沒有毒吧?」

「是沒毒,不過別碰它,很髒!」

「我們以前那隻貓會捉蜘蛛。如果我吃蜘蛛,會怎麼樣?」…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12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心與物遊》潭中夜漁

我只吃一碗飯,魚又吃了不少。這時已七點四十,你們也應當吃過飯了。我們的短期分離,我應多受點折磨,方能補償兩人在一處過日子時,我對你疏忽的過失,也方能把兩人同車時我看報的神氣使你忘掉。我還正在各種過去事情上,找尋你的弱點與劣點,以為這樣一來,也許我就可以少擔負一份分離的痛苦。但出人意料的是我越找尋你壞處,就越覺得你對我的好處………

Continue

Added b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08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珍趣篇》我的心靈告誡我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熱愛人們所憎惡的事物,真誠對待人們所仇視的人。它向我闡明:愛並非愛者身上的優點,而是被愛者身上的優點。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愛在我這裏不過是兩根相近的立柱間一條被拉緊的細線,可是現在愛已變成一個始即終、終即始的光輪,它環繞著每一個存在著的事物;它慢慢地擴大,以包括每一個即將出現的事物。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去看被形式、色彩外表遮掩了的美,去仔細審視人們認為醜的東西,直到它變為在我認為是美的東西。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我所看到的美不過是煙霧間顫抖的火焰。可是現在,煙霧消失了,我看到的只是燃燒著的東西。…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November 25, 2018 at 2:08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浮在表面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25, 2018 at 12:32pm — No Comments

北島《失敗之書》鮑爾·博魯姆

找名片是件頭疼的事,每次非得在我那個深藍色塑料盒里挨個翻一遍。當那些名字匆匆掠過,你會發現,刨去那些你壓根兒就不認識的大多數,你討厭的人遠多於你喜愛的人。找名片有點兒像參加個熱鬧非凡的聚會,人們在辨認、呼應、回避、勾心鬥角……當然必要的話,你可以把那些討厭的家夥撕碎,扔進垃圾箱——這絕不僅僅限於理論上。你還會發現,其中居然也包括了死者。說來這不奇怪,我們遲早都要從自己的名字後面隱退。以前每回找名片,鮑爾·博魯姆(Poul Borum)都從人群中擠出來,跟我打招呼。他的名片樸實無華,淡藍色的名字下面印著他在哥本哈根的地址電話。

自一九九○年秋天起,我在丹麥奧胡斯大學教了兩年書。奧胡斯雖說是丹麥第二大城市,可比中國的縣城大不了多少。那兒的海永遠是灰色的,正如我的心情。…

Continue

Added by 字詞過度 on November 25, 2018 at 12:21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