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tsames Denken
  • Male
  • KamparPer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ltsames Denken'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Bir Tanem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Suyu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未知 非可怕
  • Virunga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Gifts Received

Gift

Seltsames Denke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ltsames Denken'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李學林·隨風而去(下)

英是不是就會愛上強了?我要去法國了。強看著英的反映。英震,沒有說話。我們真的就快分開了。強死死盯著英的眼睛。嗯。快了。強不明白這裏的快了到底指什麼。是強的離開,還是英的愛情?強嘆氣。終於轉身離開。那年,強大四,英大三。紫丁香花雕謝在離人的眼淚裏。強在異鄉談著法國式的戀愛。卻始終認為那是種沒有靈魂、虛無飄渺的浪漫。《如果人們不曾相愛,就永遠不會離開》,強在網上看見這篇帖子的時候,已經離開三年了。他不會明白這句話的真正涵義。不說愛他,是為了能和他永遠在起,致我遙遠的愛人強 。 強甚至不用查證寫這篇帖子人到底是不是英。因為強熟悉英的文字,勝過於英自己!ID英的英文名+強的生日。英說了英愛強。是的。英愛強!強和英是相愛的!強訂了第二天的飛機票回國。飛機飛離法國的時候,強睡著了。夢見英哭著求強不要回來。強真真切切地看見英眼中跳躍著的憂郁,和只有強才懂得的晦澀的溫暖。一聲巨響,把強從夢中驚醒。猛烈的震動後,強明白飛機出了事故。急速下墜中,在強生命中的最後一秒,強終於知道原來一直都是錯的。原來相愛的是註定要分開的。聽說辛苦換來的幸福是最可貴的。可是,幸福到底是什麼? See More
Jul 5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李學林·隨風而去(上)

如果人們不曾相愛,就永遠不會分開。你愛我嗎?我們沒有分開,所以我不愛你。強直不明白英的邏輯,相愛和分開之間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必然聯系。在英心裏,仿佛這兩者是天生的雙胞胎,總是如影相隨。強和英是在大學裏認識的。那個春天,強在操場上打籃球,不小心砸傷了路過的英。強背英去醫務室。看著醫生幫英矯正脫臼的手臂,英背過臉去疼得留淚,淚水滴落在英的米白色高領毛衣上,強的心陣陣悸動。強想是愛上英了。可是英並不愛強。這是英自己說的。強是優秀的。即使在這所重點大學裏,強仍優秀得無以復加。英為什麼不愛強?因為我們沒有分開!英說。那年,強大二,英大。紫丁香花開滿了美麗的校園。英是寂寞的,孤獨是英骨子裏的血液。學校裏的男孩兒背地裏叫英冰山。然而強卻始終知道,其實真正的英像個孩子般脆弱得無是處。小星死去的那天,英在電話裏哭得暈了過去。小星是英養的狗,陪了英三年。英的父母長期定居國外。所以強直覺得只有小星才是英唯的依靠。強連夜趕到英的住處,抱著英坐了整夜。在強懷裏,英睡得像個小嬰兒,那麼安心。英緊緊握著強的手,好像怕強會突然消失掉。強看著英蒼白的面頰,不明白英為什麼就是不愛強。因為我們沒有分開。那年,強大三,英大二…See More
Jul 2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趙勇·三天到永遠(下)

惠一夜無眠。 第三天,惠早早地起了床,厚重的眼袋遮不住滿臉燦爛的陽光,可牧卻沒有來。惠幾乎找遍了整座城市,可依舊無所獲,惠的心裏布滿了失落。傍晚,牧來了,一束火紅的玫瑰掃盡了曾被惠譏笑過無數次的不解風情。牧有些別扭地把玫瑰遞給了惠,惠的心裏充滿了說不出的感動。難得地,惠的手被牧緊緊拽著,小跑著來到城裏唯的座小山下。走過段不遠的山路,惠赫然發現山頂的平地上支著頂別致的帳篷。牧孩子般笑了這是他個白天的傑作。夜與惠滿臉疑惑地對望著。你曾要我陪你看星星,今晚應該會有星星的我打電話問過氣象臺了!牧說得很真誠。惠無語,擡眼望天,果真星滿天際。牧和惠靜靜地站著,星光撒滿了天空,也盈滿了彼此的眼眶。流星!惠叫著,然後閉上雙眼,雙手虔誠地合在了胸前,眼角滑下了幾滴莫名的淚水。你不許願嗎?惠問牧。其實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牧答得很從容。惠發現牧的眸子裏閃爍著異常堅毅的光芒。那你能幫我完成我的願望嗎?惠問牧。什麼願望?陪我走走路,行嗎?兩人並肩穿過黑漆漆的夜,走了好久。牧問惠:你要走多遠?永遠!惠答道。天際,又有顆流星劃過 。See More
Jun 27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趙勇·三天到永遠(上)

我們分手吧!惠把這句話重重地擲給了牧,電話那頭,牧幾乎已應不上話來。掛斷電話,倔強的惠竟也痛哭失聲。這場愛情馬拉松已跑了整整五年,從高三時牧的語文書裏夾著的那張字條開始。字條是惠寫的,內向的牧惶惶地讀完了它,滿臉臊紅,從那晚起,隱隱的情愫便在牧的心裏彌漫開來。接著,守著諾言,逃離了黑色的七月,牧與惠在同城市勝利會合,牧讀師範,惠讀經濟。城南城北的距離割不斷彼此的思念。畢業雖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那些纏綿的日子過得出奇地快,晃就要臨近畢業了。牧與惠不得不直面前行的人生,選擇是人生必須歷經的場磨難。惠決意留在繁華的城市,而牧卻有些不可思議地想回到那個曾脫逃的小城,執起教鞭,站在夢想的三尺講臺前,實現母校老師們的片殷殷期盼。對於牧的固執,惠有些不解。爭執中,惠言辭激烈,而牧總是無語。面對惠的決絕,牧很冷靜地要求惠再給他三天。第二天,牧穿過了整個城市,給惠送來了個紙箱,裏面裝滿了四年來牧寫給惠但沒有發出的信起初,惠的寫作興致頗高,可漸漸地,惠覺得電話和網絡來得更方便、直接。於是,牧的那些濃濃的思念被封壓在了箱底。每封信都珍藏著牧當時的份心情,惠不經意裏所做的一切,竟被牧用文字深深地銘刻了下…See More
Jun 5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陳力嬌·誰還敢嫁你

她是個老姑娘,今年三十歲了,終於碰上旗鼓相當的要出嫁了。未出嫁前,她到手機大賣場買手機,不是給自己買,是給她的未婚戀人買。前天他們起逛街,在人流接踵的商場裏,他的手機響了,當時他們正手拉手地走,聽到手機響他停了下來,他掏出它背過臉和對方通話。天地良心他不是怕她聽,怕她聽他會走得遠點,這點不用說她也看得出來,因為他的腳步還是在原地站著,他只是不想讓她看到他手機的模樣。通過話後他轉過身,看到不解的她,他羞澀地笑笑,說,手機太寒酸了,不宜出示給女士看。她聽了他的話,也跟著笑笑,卻把這話連同這場面牢牢地記住了。現在她在全市最好的手機大賣場轉悠,她來這裏不下三次了,她要給他買款手機,要買最好品牌還要物美價廉的。因為不管怎麼說這是她第次給他買禮物,也是她的定情之物呵。她終於看好種樣式,是索尼愛立信J300C,既是國際品牌,又耐用,價錢還不高。說心裏話,她也不富裕,她剛剛送走病了六年的母親,她所有的資金都用在了母親的病上。手機買好後,外面下起了大雨。大雨並沒有阻擋她內心的興奮,她看著落地有聲的雨點給他掛電話,她說,你猜我給你買了什麼?他想了半天沒有想出來。她見他猜不出就告訴了他。他聽後驚喜得半晌沒說…See More
May 30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李小芬 ·人性化離婚

小于和小麗,典型的一對歡喜冤家。兩人都像長不大的孩子,脾氣犟,遇事衝動。好起來時,如膠似漆,恨不得自己是對方手裏的鑰匙,離不了也丟不掉。一旦吵架,也很有氣勢,常常走到分道揚鑣的邊緣。尤其是小麗,喜歡玩離婚遊戲,一點點小事,卻像炸藥引子,劈裏啪啦迸出火星來。常常是吵得天翻地覆時,小麗氣沖沖收拾衣物,把門摔得脆響,扔下離婚兩字憤然出門。而小于毫不妥協,往往還要跟出門外,激怒路狂奔的小麗:離就離!不離是小狗。好在多次有驚無險。他倆的離婚遊戲可以很快終止。常常在小麗走後幾個小時,小于就打電話給回娘家的小麗:回來吧,老婆。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惹你生氣了。於是,小麗開心地笑了,不講任何條件,立刻打的凱旋而歸。兩個人和好如初。但這次,兩人實在吵得厲害。小麗故技重施,又喊著要離婚。小于生氣了,離婚是兒戲?你怎麼一點也不珍惜夫妻情分?小麗更加生氣地叫喊:和你講什麼夫妻情分,我早受夠了!你要是男子漢,就別賴著我。小于終於撐不住了,把拽過小麗往門外走去:離就離!誰離開誰不能活?有本事現在就去民政局。去就去!離了你,我去找我的百萬富翁去。小麗氣沖沖地跟著小于,嘴裏不依不饒,大有誓不離婚絕不罷休的英雄氣慨。剛走出…See More
May 26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安慶·樹林裏的口哨聲 (下)

她說:我叫夏莉,在城郊所小學當老師,我喜歡音樂,喜歡文學,所以喜歡這裏的意境。頓了一會,女孩說:我想再聽聽你的口哨聲,好嗎?他背向女孩,倚著棵樹,悠揚又沈郁的口哨聲在林子裏響起。女孩輕輕地說:你的哨聲有點憂郁。他說:對不起,可能是受情緒的影響。那天是女孩先走出小樹林的,女孩說:用口哨和我再見,好嗎?他在林子邊又吹起口哨。幾天後,女孩和他又在小樹林裏碰面了。他們像是早已稔熟似地談起來,女孩問:來小樹林,有原因嗎?他搖搖頭。真的沒有?女孩的目光有些逼人。他躊躇了陣,講出了和魏娟的故事。女孩說她是帶學生來這裏春遊後愛上小樹林的,小樹林真美,有種幽靜的祥和的美。爾後她隔段時間就來次小樹林,有天就聽見了他的口哨聲,看見了他周圍飛翔的鳥兒,多麼浪漫,多麼壯觀的幅圖景埃她當時激動了,可不忍心打破,就悄悄地聽這口哨,直到那天和他認識。他們說著話,陽光縷縷地灑進小樹林。後來他常和夏莉在小樹林見面,在林子裏散步。他吹口哨時,她守在對面靜靜地聽,爾後仰起頭起看盤旋在頭頂的鳥兒,看樹林上空白色的雲,看樹葉悠悠地在半空舞。慢慢地他們相愛了。小樹林充滿幸福的時光,小樹林錄下了他們喁喁的低語又個春暖花開,萬木返青,…See More
May 12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安慶·樹林裏的口哨聲 (上)

他常去城外的那片小樹林。他和魏娟的愛情是從這片小樹林開始的,他們曾戲謔地稱這片小樹林為愛情林。多少次在樹林裏散步,曾經那麼幸福地相偎,聽著林子裏的鳥鳴,沈浸於美麗的意境。他們曾經浪漫地遐想:在林子中造方碧池,搭起小巧的帳篷把小樹林建成戀人的福地。小樹林就謂之曰愛情林。後來的那個秋天,那個小樹林灑滿落葉的秋天。魏娟執著地加入了南下從商的行列,分手是戀戀不捨的,但魏娟去再也沒有回頭,似乎徹底忘掉了這片小樹林。可他忘不了他們共同走過的那些日子,捨不下這片小樹林。他常常沈浸於對往事的回憶,在小樹林裏尋覓著魏娟的影子和他們愛情的影子。小樹林很靜。他喜歡這種靜,仿佛魏娟還傍在他的身旁。可想到魏娟的遠走,他未免有種失落,每次在樹林走累了,他會坐在樹下的草地或落葉上吹著口哨,模仿著林子裏的鳥鳴。忽然有天他發現自己的口哨聲吹得像真的鳥鳴似的,鳥兒都向他圍攏過來,鳥兒爬滿了他周圍的枝頭,飛滿了他的頭頂。他找到他的快樂了,他把自己當成了一隻鳥,每次來小樹林都循著鳥的叫聲走去,聽陣鳥鳴,再倚在棵樹幹上吹陣口哨。他像隻鳥兒像幾隻鳥兒地鳴著。他聽見鳥兒和他的對鳴,他流淚了,這是種造化埃魏娟,你能聽到嗎?我變成只會…See More
Apr 24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汪桂明·復活

當火車即將起動時,阿欣朝窗外的蘭蘭擺了擺手。沒想到,蘭蘭哭了。阿欣安慰道,哭什麼?我去工地實習三個月就會回來的,到時我們再聚。阿欣知道,蘭蘭是因喜歡自己,時傷感才哭的。可阿欣不喜歡蘭蘭。阿欣和蘭蘭是在文學社認識的。阿欣高蘭蘭一屆,是文學社的社長,作品見於多家報刊,出版過自己的散文集。蘭蘭是文學社的成員,對阿欣充滿了欽佩,尤其是阿欣那憂傷的文字。慢慢地,蘭蘭就愛上了阿欣。可阿欣忘不了香香,香香是阿欣以前的女友,是個傾城傾校的才女。所以,阿欣沒法愛上蘭蘭,只能把蘭蘭當作親妹妹。到工地後,阿欣發現這裏幾乎都是男人,只有個女孩。女孩叫小翠,根本沒蘭蘭好看,阿欣很失落。其實,小翠不討厭,相反,對阿欣很好。可阿欣看見小翠走起路來胸前兩個搖搖晃晃的乳房和扭扭地肥臀,就不舒心,就會想起香香,想起蘭蘭,想起在學校裏的日子。想起學校裏的日子,阿欣就郁悶得想哭。在學校,阿欣可以上網,看書,約美女散步。而在工地,阿欣每天不是對著水準儀測高程,就是對著全站儀放線。酷暑的太陽火辣辣的,阿欣常常是剛架平儀器,就已熱汗涔涔,渾身濕漉漉的,額頭的汗水串串地往下流,流到眼睛處,阿欣就用手抹,頓時覺得眼睛酸辣辣地疼,加上各…See More
Apr 11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沈烈文·陰謀與愛情

殘荷。敗柳。秋風瑟瑟。柳浪蹲在岸邊,水中倒映出張奇醜無比的臉。不遠處有個女人,叫荷香。蓬頭垢面,傻傻地看著柳浪。她沒有去打攪柳浪,傻傻站在那,落寞地看著柳浪。荷香是個瘋子,村子裏的人都這麼說。柳浪走後,荷香便拿起一隻木盆和兩個熱水瓶,扭扭地向老地方走去。那是個澡堂子,荷香每天都去。看過荷香洗澡的女人都說,荷香的皮膚像蛋白樣,水水嫩嫩的。荷香洗澡很慢,用香皂搓了遍又遍,還用單面刀片狠狠地在身子上刮好幾遍,好像身上有洗不盡的汙垢。因了那刀片,村子裏有歹心的男人才不敢打她的主意,只是恨恨地在背地裏罵,罵她是個瘋女人。許多年前,荷香不是這樣的。那時,荷香是村子裏的朵嬌艷的花。很多後生像蜜蜂樣,整天圍著她轉。荷香不喜歡他們,她的心中早裝了個,就是柳浪。那時候,柳浪長得很英浚,很會唱好聽的歌,荷香就跑到岸邊的草地上,聽柳浪唱歌。柳浪說,他的歌只唱給荷香聽。可是,一把大火,燒死了柳浪的父母,柳浪也跟著失了蹤。荷香左盼右盼,盼著柳浪回家。盼來的卻是場空。荷香三十歲時的夏天,柳浪從外面回來了,帶回個花枝招展的卷髮女人。聽說柳浪打工時,是在次意外的事件中被卷髮女人俘虜的。柳浪是個有責任心的人。後來就娶了卷…See More
Mar 28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岳勇·很久以前,我是處女

明子和燕子是鄰居,兩人從小塊兒上山捉鳥下溝摸魚,塊兒穿著開襠褲玩過家家,明子做爸爸燕子做媽媽,然後兩人又塊兒背著書包上學唸書,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這些詞好像是專門寫他倆似的。再然後,兩人就長大了,相愛了。兩人走到人生的第個岔路口,是在中學畢業後。中學剛畢業。燕子就把明子拉到村後的林子里說:明子哥,別唸書了,咱們起到廣東撈世界去吧,我表姐才去了年就掙了幾萬塊回來呢。明子沒有說話,只是笑笑,搖了搖頭。就這樣,明子繼續唸高中,而燕子卻帶著滿心惆悵去了廣東。三年後,燕子回了趟家,帶回來的錢足可以讓她大哥、二哥、三哥各做棟新樓房。她找到明子時,明子正牽著牛拿著全書在田埂上邊走邊看。她奪過他手中的書:明子哥,跟我去廣東吧!不,我考上了大學,我要去唸大學。大學生有個屁用,在廣東大學生抓大把,但工資比我高的卻沒幾個。明子看了她眼,沒再說話,笑笑,從她手上拿過書,走了。…See More
Dec 9, 2019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呂麥·同事

男人是貨車司機。年中大部分時間在外面忙碌奔跑。女人很孤獨,學會了跳舞並對此著了迷。常常,女人跳得舞興正酣時,胸前的手機會不識時務地響起來。女人萬般不捨地甩脫舞伴的手,三步兩步衝向休息室,食指堵緊側耳朵眼兒,歪著腦袋不耐煩地對著手機叫:喂,你煩不煩埃又不是小孩子,回來自己弄飯吃唄。冰箱里現成的剩飯、剩菜不夠再下點面條嘛。嗯。記得吃完把碗筷收拾乾凈呀。好了好了,就這樣,拜拜。偶爾,男人休息在家。天黑便捧本《小說月刊》像孵巢的母雞樣鑽進臥室。女人匆忙打理完家務,細心地修好眉毛塗上唇彩、試衣配裙,站在穿衣鏡前左照右照。男人目光灼灼地看定女人,眼神中滿是懇求:老婆,今天不要去舞廳!我難得休息在家。女人看著鏡子里男人傻傻的樣子莞爾笑,周身飄漾著香味,蝴蝶般飛到男人跟前。雙手箍住男人的脖頸,嘬起紅嘟嘟的嘴巴輕啄幾下他的面頰,哄孩子樣安撫道:你在家乖乖看書,等我回來。男人撅著嘴使起了小性子。女人臉上紅霞掠過,嫣然笑柔聲說:瞧你這餓鬼樣!我昨晚跟人約定了,不去不好呀。我保證十點之前定回來。男人依戀地撫摩女人溫軟的手。女人抽出手翩然而去。啪嗒的關門聲,把男人留在滿屋的寂寞和期待里。…See More
Dec 7, 2019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段淑芳·你喜歡的會有幾個

曉是個有點小小調皮的女子。她喜歡偶爾在朋友面前搞點無傷大雅的小惡作劇。看著別人中計後總要狡黠而又得意的哈哈大笑幾聲。這是作為個小女子一點小小的快樂。今天,曉又要捉弄人了。她捏著鼻子抓腔拿調的用個陌生的號碼拔傑的電話。你好,是傑嗎?我是啊,你是哪位呢?曉問:你不知道我是誰嗎?傑說:我聽你的聲音還真有點熟呢,就下子想不起來!曉說:貴人多忘事了吧,你猜猜!傑說:我猜不準,不如你自己告訴我吧。曉說:不嘛,你隨便猜下子好了。傑遲疑了下:哦,我想起來了,是麗嗎?你確定嗎?曉問。應該是麗,沒錯呀,半年前我們坐趟火車去A市,睡上下鋪,路上兩個人聊得還挺投機的。這不,回來後我還直惦記著你,直想著啥時得打個電話問侯你下,沒想到今天讓你搶了先。曉故作平靜的說:錯了,我不是麗,你再猜猜。傑說:不可能,你的聲音聽起來和麗的很像啊!嗯,不是麗,那定是珠了,上個月在B市的產品交流會上認識的。笑起來有對很好看的酒窩的姑娘,我可是直念念不忘啊!什麽,你不是麗,也不是珠,瞧我這記性,容我再想想看。曉感到自己的心在怦怦直跳。她對自己說,千萬要鎮定,傑這個狡猾的家夥定是識破了自己的詭計,在逗自己玩!那麽熟悉的人,怎麽會聽不出…See More
Dec 4, 2019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王慶高·新蝴蝶夢

在大洋彼岸的塊巨石上,佇立著一位成熟女性。陽光畫出了她身體曲線的輪廓,海風時不時調皮地撩起她的長裙。她卻像塑像般動不動,昂著頭,瞇著眼,嘬著嘴,靜靜地佇立著。她每天上午十點準時到達這里。她登上巨石,就把自己鑲嵌在上邊。誰也說不清她從哪天來的,還要來多久。她佇立在尊巨石上,每天習慣性地昂著頭,瞇著眼,嘬著嘴,陶醉似地吻著迎面吹來的海風。她忖摸著,大洋彼岸的上午十點,正是大洋此岸的掌燈時分。她心儀的他,也許站在大洋的此岸,由海風帶來給她的吻。她和他不是情侶,但不知怎的,她與他分別18年之後,她由衷地想給他個吻。她清楚的記得,18年前深秋的天黑夜,她被人以招工名義拐騙到了北方個城市。那天夜里她不堪忍受邪惡的折磨,偷偷跑了出來,恰巧碰到了某大學下夜自習的他。他仗義搭救了她。他見她衣裳襤樓,就把她領到家商店,給她買了新衣服,又幫她籌了盤纏,送她上火車回家。她害怕路途遙遠再陷魔掌,請求他路前往。他義無反顧地不遠千里送行。深秋的天空是藍藍的,他和她的心里也是藍藍的;深秋正午的陽光是暖洋洋的,他和她的心里也是暖洋洋的。他和她徜徉在川南家鄉的山路上,一雙蝴蝶在滿目紅葉的林叢中飛來飛去,她望了望他,笑了。…See More
Nov 21, 2019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劉文勇·好逑記

滿兒在小城經營服裝,先是小店,不久規模擴大。八年經營發展成了一家服裝公司。在小城引領服裝時尚,大街上,你若發現一人穿得時髦好看,這服裝,肯定是從滿兒服裝公司購買的。於是,小城中的頭面人物,電視臺的播音員,政府機關要員,還有一些白領們,就經常光顧滿兒服裝公司。滿兒有個男朋友叫艾前,他們相處五年了,還沒有結婚。艾前在省城一家電腦公司發財,待遇優厚,他叫她到省城發展。滿兒不願意離開小城,兩人關係一直不好不壞的。艾前愛滿兒,不僅她漂亮,巨額資金也令他傾心。他每天晚上,都給滿兒打個問候電話,說一些想念話,滿兒心里就酸酸的。有時,心一軟,想妥協。理性想,她屬於小城,去省城,沒有她的天地。心硬,滿兒就要求艾前,你回小城吧!可艾前不願回小城。兩人這麽拖著,婚事沒法辦。忽一天,電視臺的氣象播音員福兒來服裝公司試服裝,他那英俊瀟灑的氣質,一下征服了滿兒。福兒看滿兒,也是一楞,像是傻了,他苦苦想,這美妞兒怎麽這樣熟悉呢?滿兒對他特別熱情,在福兒試裝時,她為他理領、扣扣,並溫柔地拍打前胸後背。…See More
Jul 8, 2019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朱勝喜·成仁

局辦公室需要一位寫材料的秘書,特從基層單位調來小李和小陳來辦公室見習,以便從他們中選一個最佳人選。小李和小陳是各自單位的筆桿子,寫材料都是沒得話說,只不過他們的成長經歷不一樣,小李是正兒八經的科班出身,大學一畢業在單位就負責寫材料,他也由此領悟出一套在單位為人處事的獨到看家經驗。小陳則是由部隊培養出來的寫作高手,各種體裁的文章在報刊上發表了不少,但他的性格太率直了,要不憑他的本事早已進入更高一層的單位了。小李和小陳是同時到局辦公室報到的,在宿舍里,小李搶先一步將行李放在了上鋪,然後笑著對小陳說,我就喜歡在上面。小陳面色平靜地說,我隨便,上面下面對我來說都是一樣。晚上,小李和小陳在床鋪上嘮家常,一直處於興奮的小李對小陳傳授為人之道的經驗,說什麽為人一定要正直,看到對方不對的地方一定要幫其糾正,讓他找到自身的缺點。小陳聽著小李的這些經驗很是佩服,覺得像小李這樣的人應該留在局里。來局里近一個月了,局里卻沒有給他們安排工作,好像根本沒有他們這兩個人似的。見局里不給自己安排工作,小李和小陳也各自忙各自的事,每天一上班,小李就各個辦公室的串門,好像是他自己已成為局機關里一員似的。而小陳卻在辦公室里…See More
Jul 4, 2019

Seltsames Denken's Blog

李學林·隨風而去(下)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19 at 9:32am 0 Comments

英是不是就會愛上強了?

我要去法國了。強看著英的反映。英震,沒有說話。

我們真的就快分開了。強死死盯著英的眼睛。

嗯。快了。強不明白這裏的快了到底指什麼。是強的離開,還是英的愛情?



強嘆氣。終於轉身離開。



那年,強大四,英大三。紫丁香花雕謝在離人的眼淚裏。

強在異鄉談著法國式的戀愛。卻始終認為那是種沒有靈魂、虛無飄渺的浪漫。…

Continue

李學林·隨風而去(上)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19 at 9:31am 0 Comments

如果人們不曾相愛,就永遠不會分開。

你愛我嗎?

我們沒有分開,所以我不愛你。

強直不明白英的邏輯,相愛和分開之間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必然聯系。在英心裏,仿佛這兩者是天生的雙胞胎,總是如影相隨。





強和英是在大學裏認識的。那個春天,強在操場上打籃球,不小心砸傷了路過的英。強背英去醫務室。看著醫生幫英矯正脫臼的手臂,英背過臉去疼得留淚,淚水滴落在英的米白色高領毛衣上,強的心陣陣悸動。…

Continue

趙勇·三天到永遠(下)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19 at 9:29am 0 Comments

惠一夜無眠。 

第三天,惠早早地起了床,厚重的眼袋遮不住滿臉燦爛的陽光,可牧卻沒有來。

惠幾乎找遍了整座城市,可依舊無所獲,惠的心裏布滿了失落。

傍晚,牧來了,一束火紅的玫瑰掃盡了曾被惠譏笑過無數次的不解風情。牧有些別扭地把玫瑰遞給了惠,惠的心裏充滿了說不出的感動。難得地,惠的手被牧緊緊拽著,小跑著來到城裏唯的座小山下。走過段不遠的山路,惠赫然發現山頂的平地上支著頂別致的帳篷。



牧孩子般笑了這是他個白天的傑作。…

Continue

趙勇·三天到永遠(上)

Posted on December 10, 2019 at 9:27am 0 Comments

我們分手吧!惠把這句話重重地擲給了牧,電話那頭,牧幾乎已應不上話來。

掛斷電話,倔強的惠竟也痛哭失聲。

這場愛情馬拉松已跑了整整五年,從高三時牧的語文書裏夾著的那張字條開始。字條是惠寫的,內向的牧惶惶地讀完了它,滿臉臊紅,從那晚起,隱隱的情愫便在牧的心裏彌漫開來。



接著,守著諾言,逃離了黑色的七月,牧與惠在同城市勝利會合,牧讀師範,惠讀經濟。城南城北的距離割不斷彼此的思念。



畢業雖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那些纏綿的日子過得出奇地快,晃就要臨近畢業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