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硬如水
  • Male
  • Beijing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堅硬如水'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Crna Gor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Almaty 蘋果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Gifts Received

Gift

堅硬如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堅硬如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一部分·逝者的國度《那些歸來的人們》5 “整個國家都亂成了一團——而人們又回到了這裏。他們背著其他人來到了這兒。有的甚至是犯了法的罪犯。他們獨自住在這兒,彼此間就像陌生人。他們脾氣粗暴,你從他們的眼睛裏看不到任何友善的光芒。如果他們喝醉了,他們很有可能就會放火燒東西。每天晚上睡覺時,我們都會在床下面放一把斧子或幹草叉。我們還在隔壁的廚房裏放了一把錘子。”…"
15 hours ago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一個人能夠施加在另一個人身上的力量其實無限強大》我不懂文學,我是一名物理學家,所以我會告訴你事實,也只能告訴你事實。最終,有人會不得不站出來對切爾諾貝利事件作出回應。這一天終將到來,到那時,他們就必須面對和回答這所有的一切,就像他們對待1937年一樣。也許,我們還要再等50年,那時,所有人也許都已經老了,有的可能都已經死了。他們是罪犯!(這時,他突然變得安靜起來。)我們需要把真相和事實留下來。我們的後人…"
15 hours ago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一部分·逝者的國度《那些歸來的人們》6“我什麽人都不怕——不怕死人,也不怕動物,我誰都不怕。我的兒子從城裏來,我的所作所為令他十分生氣:‘你為什麽要坐在這兒?要是那些強盜衝進來殺了你怎麽辦?’可是,他到底想從我這兒得到什麽呢?房子裏有一些枕頭。在一個簡單的房子裏,枕頭就是你的主要家具。如果小偷想進來,就在他剛把頭從窗子裏伸進來的那一刻,我就會用斧頭讓他人頭落地。這裏的人都…"
yester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最後,我終於見到了斯柳楊科夫。我把我這幾天來所見到的一切都告訴了他。我們必須要救那些人!在烏克蘭——我已經給那裏打了電話——他們已經開始疏散核電站周圍的群眾。…"
yester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Lars van de Goor: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赫伯特散文詩·心圖書館插曲 一個金髮碧眼的女孩屈身讀詩。手握長矛般鋒利的鉛筆,她在一張白紙片上抄寫詞語,把它們變為字行、重音、停頓。現在,那已逝詩人的輓歌像被螞蟻撕咬的蠑螈。 當我們從攻擊中將他擡出,我曾相信他仍有餘熱的身體將會在詞語中復活。現在我看到詞語奄奄一息,我知道萬物皆腐朽。我們死後遺留的是詞語的碎片,飄散在黑色的土地上。沈重的嘆息在虛無和灰燼之上。"
yester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月亮 我無法理解為何你能寫出關於月亮的詩。它肥胖而邋遢。它摳煙囪的鼻子。他最愛做的是在床下爬,嗅你的鞋。"
yester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變成一切唯非天使 在我們死後,如果他們想把我們變成在風中搖曳的微弱火焰——我們必須反抗。生活在空氣的懷抱、黃色光暈的陰影下和毫無情感的唱詩班的低吟聲中有什麼好?  人應該化為岩石、樹木、流水和斷裂的大門。最好成為嘎吱作響的地板,而非那耀眼的顯而易見的完美。"
Satur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我的公文包就放著一個放射量測定器。為什麽要帶著它?因為他們阻止我去見那些重要人物,他們已經對我感到厭煩。所以,我要隨身攜_帶放射J;測定器,然後把它放在秘書們的甲狀腺上,或是那些坐在接待室裏的私人司機的身上。當他們看到那上面的讀數時,他們會感到害怕,有時候這能對我起到一些幫助作用,他們會放我通行。隨後,人們就對我說:“教授,你為什麽要帶著它到處嚇人?你認為全白俄羅斯就你一個人為人民的性命而擔憂嗎?而且,不管怎樣,人總是要死的,吸煙、交通事故或自殺都能奪去他們的性命。”他們…"
Saturday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2

在動身去巴瑟爾和柏林之前,我碰巧在寒冷的、霧蒙蒙的黑夜里在湖邊散步。在一處地方,一盞微弱的孤燈沖淡了黑暗,將霧變成了可見的霏霏細雨。“Il Pleut Toujours En…See More
Satur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然而,只要一想起這件事,我就會想起一個令人痛心的事實——每個家庭都有人因此而死亡。住在河對岸那條街上的所有女人都成了寡婦,你在那條街上看不到一個男人。所有的男人都死了。在我生活的這條街上,只剩下了我爺爺和另一個男人。上帝把男人們先帶走了。為什麽會這樣?沒有人能告訴我們原因。不過,你想一想——假如男人們都活了下來,但所有的女人都死了,只留下他們獨自生活,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他們會喝得酩酊大醉,噢,他們一定會變成酒鬼!為了暫時忘記悲傷,他們只能借酒澆愁…"
Fri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摘自神話  最初是夜和風暴的神,一個無眼的偶像在那些蹦蹦跳跳的人面前,赤裸、沾滿血汙。然後,在共和時代,就有許多神了。帶著老婆、孩子,吱吱嘎嘎作響的床,並無惡意地響著雷霆。到最後只有那些迷信的神經過敏者,在口袋中裝著風趣的小塑像,象徵是譏諷的神。那時候已經沒有偉大的神了。 然後巴伐利亞人來了。他們也看重那譏諷的小神,他們用腳後跟把它踩碎,放進菜盤裏。   達文譯"
Fri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為什麼我們熱愛切爾諾貝利》那一年是1986年——當時的我們情況如何?這種科技大片中的世界末日怎麼就落到了我們的身上?我們是當地的知識分子,我們有自己的小圈子。我們過著我們自己的生活,與我們身邊的一切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也是我們的一種表示抗議的方法。我們遵循自己的規則。當他們的精神才剛剛鬆弛的時候,我們己經在飲酒歡暢。我們閱讀索爾仁尼琴、沙拉莫夫的作品,去對方家串門,還會在廚房裏…"
Fri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天氣 天空的信封裡有一封寄給我們的信。廣闊的空氣延伸出橘色與白色的寬條紋。一位溫柔的巨人出現在我們面前:他來回地搖擺,手持一個綁繫在粗棒上的閃亮的圓球。 據Alissa Valles以及Czeslaw Milosz與PeterDaleScott的英譯本,選自赫伯特1961年的詩集《客體研究》。錢冠宇譯"
Sep 13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孩子們的話》阿廖沙·貝爾斯基,9歲;安雅·博古什,10歲;娜塔莎·德沃瑞茨卡亞,16歲;勒拿.茹德羅,15歲;尤拉·祖科,15歲;奧利亞·祖沃納科,10歲;斯內扎納·基內維奇,16歲;伊拉·庫德里亞契娃,14歲;伊利亞·卡斯科,11歲;瓦妮婭.科瓦洛夫,12歲;瓦迪姆.卡爾斯諾索尼什科,9歲;…"
Sep 12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一部分·逝者的國度·一首無言的歌 我會跪下來求你一一求求你,請你一定要找到我們的安娜•薩什科。她以前就住在我們這個村子裏,住在科祖斯基。她名叫安娜•薩什科。我會告訴你她的長相,你可以把我們說的都記下來。她一生下來就是個啞巴,而且還有一點駝背。她一直一個人住,現在已經60歲了。轉移時,他們把她送上了一輛救護車,然後就把她送走了。她沒上過學,不會寫字,所以我們從沒收到過她的信。他們把那些孤寡老人和…"
Sep 12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1

我能夠聽見並看到女士用悅耳的聲調請求他把麵包遞給她,但是上嘴唇卻不祥地顫抖著;同樣,我能夠聽見並看到蘭斯基對法語不加理會,堅定地繼續喝他的湯;最後,隨著一聲鞭抽般淩厲的“Pardon,monsieur”女士會猛然徑直把手伸過他的盤子,抓起麵包籃,然後縮回手,道聲“Merci!”,充滿了十足的挖苦,使得蘭斯基毛茸茸的耳朵帶上了天竺葵的顏色。“畜生!無賴!民粹分子!”事後她會在自己的房間里抽泣著說——她的房間已經不在我們隔壁了,但還是在同一層樓上。 如果她正在因為氣喘,十來步一停地費力地慢慢上樓(因為我們聖彼得堡宅子里的小小的液壓升降機會經常而且相當無禮地拒絕運作)的時候,蘭斯基恰巧腳步輕捷地走下來,女士就會堅稱他狠狠地撞了她,推了她,把她撞倒在地,我們已經能夠看見他踐踏她倒在地上的身子。她越來越經常地離開餐桌,她本來要錯過的甜食會跟在她後面策略性地給送上去。她會從偏遠的房間里給我母親寫一封十六頁的信,母親急忙上樓時,會發現她誇張地往箱子里收拾東西。後來,有一天,沒有人阻止她繼續收拾行李。 她回到了瑞士。第一世界大戰爆發,後來是俄國革命二十年代初期,那時我們的通信早已完全停止,由於流亡生活…See More
Sep 10

堅硬如水's Blog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2

Posted on August 20, 2021 at 10:50am 0 Comments

在動身去巴瑟爾和柏林之前,我碰巧在寒冷的、霧蒙蒙的黑夜里在湖邊散步。在一處地方,一盞微弱的孤燈沖淡了黑暗,將霧變成了可見的霏霏細雨。“Il Pleut Toujours En…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1

Posted on August 12, 2021 at 7:00pm 0 Comments

我能夠聽見並看到女士用悅耳的聲調請求他把麵包遞給她,但是上嘴唇卻不祥地顫抖著;同樣,我能夠聽見並看到蘭斯基對法語不加理會,堅定地繼續喝他的湯;最後,隨著一聲鞭抽般淩厲的“Pardon,monsieur”女士會猛然徑直把手伸過他的盤子,抓起麵包籃,然後縮回手,道聲“Merci!”,充滿了十足的挖苦,使得蘭斯基毛茸茸的耳朵帶上了天竺葵的顏色。“畜生!無賴!民粹分子!”事後她會在自己的房間里抽泣著說——她的房間已經不在我們隔壁了,但還是在同一層樓上。 …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0

Posted on August 8, 2021 at 7:00pm 0 Comments

如果女士發現自己的座位太遠,在那張大餐桌的頭上,特別是如果她的優先地位不如某個幾乎和她一樣胖的窮親戚的話(“Je Suis une ylpédelle。”女士會輕蔑地聳聳肩說),她的受傷害感會使她的嘴唇抽動,想做出一個冷笑——而當一個天真的鄰座報以微笑的時候,她就會很快揺搖頭,好像從某種沈思中驚醒過來,一面說:“ Excusez-moi,je souriais mes tristes pensées。”

 …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9

Posted on August 5, 2021 at 7:00pm 0 Comments

不可避免的事情發生了:夾鼻眼鏡盒啪的一聲關上了,雜誌被胡亂推到了床頭櫃的大理石面上,女士撅起嘴唇吹了一大口氣;第一次的嘗試失敗了,搖搖晃晃的火焰扭動著躲閃開了;於是第二次猛沖,火光熄滅了。在那一片漆黑之中我弄不清自己身在何處,我的床似乎在慢慢地漂移,驚恐使我坐起身子大睜著眼睛;最後,我的適應了黑暗的眼睛在眼內出現的漂浮物中分辨出了某些更寶貴的模糊痕跡,它們在遺忘狀態下無目的地遊蕩,直到在半記憶中定格下來,原來是窗簾隱約的褶皺,窗簾外面,街燈還在遠處亮著。 

聖彼得堡的那些激動人心的早晨和夜里的苦惱是多麽不同啊!猛烈而柔和、潮濕而炫目的北極之春推擁著碎冰沿著海一樣晶瑩的涅瓦河匆匆而下。它使屋頂閃閃發光。它給街道上半融的雪泥塗上了一層濃重的紫藍色,後來我在任何別的地方再也沒有看見過。在那些陽光燦爛的白天,…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