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詞過度
  • Male
  • Jarkata
  • Indone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字詞過度's Friends

  • INGENIUM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ucun estutum
  • Zenkov

Gifts Received

Gift

字詞過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字詞過度's Page

Latest Activity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陳嘉映〈文字時代和圖像時代〉(下)

近百多年,普及教育,首先就是文字普及了,人人都能夠讀寫,掌握文字不再是一種特權,我們就來到了平民時代,平民開始讀書了。然而,一旦有了圖像,平民就不讀書了,他們更喜歡圖像,文字成了配角,簡單易懂的短短兩句。文字是artificial的東西,我們需要專門學習,否則就是文盲,與此對照,圖像是自然的東西,一幅照片,風景或人像,不用上學也能看明白。文字仍然與精英有種聯系,坐在那裏看書的百分之九十屬於精英,不過,他們不再是政治精英,跟統治權沒多大關係。就像印刷業的興起導致了人文主義學者的衰落,圖像時代的到來導致舊式讀書人地位的衰落。統治者現在更需要技術專家,而不是讀書人。圖像生產不靠讀書,靠的是技術。技術專家不同於讀書人,他們沒有很強的道統觀念,對統治權沒啥威脅,他們也不像工商人士,有自己作為一個集體的訴求。統治階級下面新的精英集體,讀書人和藝術家,工商人士,技術專家,他們是平民時代的三種精英。不過,「精英」這個詞不怎麼妥當,這個詞有點兒過時了,這三種人都是平民,有點兒特色的平民,書讀得多一點兒,或者錢掙得多一點,不像從前的精英階級那樣掌控著全社會。我一直認為,到我們這一代,文字時代開始落幕。我們…See More
May 25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陳嘉映〈文字時代和圖像時代〉(上)

跟從前的時代相比,讀書這事兒變化很大。我在美國讀書的時候,學校裏每年都辦舊書大賣場,還沒開門,門口就擠滿了窮學生,開門,衝進去挑自己要的書。成千上萬本書,書脊朝上擺在大長條桌上,誰搶到算誰的,美國學生眼快手疾,我們留學生眼慢,吃虧。一美元一本的,兩美元一本的,三天後撤場,一袋子幾塊錢。十年過去,盛況不再。這兩年在美國逛社區圖書館,也都有賣舊書的,也擺在長條桌上,價錢更便宜,無人問津,也就是老頭老太太過去瞎翻翻。我自己讀書,讀過了大多數就送人一一沒住過大宅子,只放得下那麼幾個書架,新添一批就得送出去一批。從前,年輕人還挺稀罕你送的書,現在都改網上閱讀了,人家看你面子才接受這些書。總的來說,我們這一代人比你們更愛讀書。倒不是說我們多麼讀書上進,主要是因為我們那時候,讀書差不多是汲取知識的唯一途徑。我們那時候連電視都沒有,更別說微博微信了。電影翻來覆去就地道戰、地雷戰那幾個。我們那時有共同文本一一有它可悲的一面,我們有共同文本,一個原因是那時候能夠找來讀的書數量有限。今天很難湊到幾個人,都讀過同樣的書,大家的共同談資不再是書,大家都看過的多半是同一個電影什麼的。那時候,天南地北的年輕人,聚到…See More
May 20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李士勛譯/卡內蒂:論語中的孔夫子(下)

我不知道還有哪一位智者像孔子那樣嚴肅地對待死亡。他拒絕回答關於死的問題。「未知生,焉知死。」(先進第十一)關於這個問題,從來沒有人說過比這更恰當的話。也許他很清楚,所有與死相關的問題都是針對後世的。關於這個問題的任何回答他都跳過去,對死亡佯裝不知。這樣一來,死亡本身及其說不出所以然便被戲耍了一下。如果死後還有某種東西像生前一樣存在,那麽,死亡也就失去了它的份量。孔子不幹這種最有失體面的小把戲。他也不說死後便是虛無,他不能知道那是不是虛無。但是,人們會得到一種印像,會覺得根本不在於死會不會帶來經驗,即使那是可能的,因此,一切價值都被放進生命本身。人生前享受到的尊嚴和榮耀,通過將其中好的,也許是最好的一部分,轉移到死後,重新償還給他。這樣,生命仍舊是完整的。凡是存在的,甚至連死本身也完整的存在著。它們是不可更換的,無可比擬的,它們不會混淆在一起,它們永遠相區別。正如中國人的禮儀之書《禮記》所記載的那樣,這種思想的純潔與做人的驕傲,同那種隆重地加強對死者的紀念很可能是一致的。在我所讀過的關於接近死者、關於感覺到那些記憶最清楚的日子如在眼前的最可信的話語,在《禮記》這部書裏都有。這些內容完全存…See More
May 17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李士勛譯/卡內蒂:論語中的孔夫子(中)

在孔子身邊,人們可以特別清楚地學習一個楷模是怎樣產生並怎樣保護自己的。首先,人們要用這個楷模來充實自己,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堅信這個楷模,不懷疑它,不放棄它,努力去達到那種境界,但是又永遠不能達到。即使已經達到了,也不允許自己有那種感覺,因為已經達到了,楷模就失去了它的力量。它只是接近那個在一定的距離之外望著它的人,克服這個距離的嘗試,也就是將這個楷模移植到自己身上的嘗試,應該不斷重新開始,但永遠不會成功。只要這個距離的張力還存在,那麽,向那個方向跳躍的嘗試,就會不斷地重復。關鍵在於這種看似無謂的嘗試。它看起來像是無謂的,但是,人們在這種嘗試的過程中,獲得了一種經驗,一種能力,一種與眾不同的特征。孔子把自己的楷模放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即那個生活在他五百年前的周朝的君主。那個新的朝代的大部分機構,都是那位君主建立起來的。為了理解他,孔子總結了當時的和那以後發生的一切重大事件,詩、書和禮儀。他檢驗了流傳下來的文獻,對它們進行了篩選和整理。後世的人們認為,他們所了解的一切,都是經過他刪定的。他的楷模常常出現在他的夢中,若干年後,一旦這個楷模隔些日子不顯現,他就把這看作是他不同意的征兆。可惜,周公辦…See More
May 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李士勛譯/卡內蒂:論語中的孔夫子(上)

孔子不尚多言,這便是《論語》的份量所在。他怕言多有失。遲疑、思考與說話前的停頓,這就是一切。話說出之後也是如此。在相互隔開的問與答的節奏中,有某種東西提高了它們的價值。他恨詭辯家的伶牙利齒及其不厭其煩的文字遊戲。重要的並不在於迅速的回答所給予對方的打擊,而在於進行尋找回答之責任的思索。他喜歡保持某些現存的東西並對它們加以解釋。他沒有留下稍微長一些的論述,也許那是違反自然的。對於統治者來說,他的那些持相反意見的弟子們的口才比他們的學問更有用處。所以,在他們當中,那些靠四出遊說而飛黃騰達的弟子,就不那麽真正合乎他的心意。孔子給人印像深刻的是他的一事無成。尤其是在他周遊列國時期。也許人們很難接納他,他本來是可以成為卓有成就的大臣留下來的。他蔑視權力,實際情形也是如此。使他感興趣的只是權力的可能性。對他來說,權力永遠不是目的本身,而是一種任務,是對整體的一種責任。這樣一來,他就成了一位否定的大師。他終生矢志不渝。不過他也不是苦行僧,他贊成此生的各種要求,自己也從未真正放棄過這種生活。只有在悲悼死者的時候,他才承認自己有點像禁欲,那是為了更有效地保護死者。他的從未終結的幸福是學習。他的好古的興趣…See More
May 14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潘子立譯 / 艾利亞斯·卡內蒂(Elias Canetti):誣蔑(下)

「您知道嗎」他說,「50法郎您就能要一個女孩。隨便哪個都會跟你走。」我很氣憤,和他激烈地爭辯起來。「沒有的事,這是不可能的。」「您不了解這裏的情況,」他說,「您只要稍微看一看瑪拉喀什即摩洛哥城的夜生活就明白了。我在此地已經住了很久。我剛來的時候,那是在戰時,我還是個年輕小夥子,」他向他的老氣的女人投去迅速卻又莊重的一瞥,她像往常一樣坐在櫃臺旁,「那時候我和幾個朋友在一起,我們什麽沒見過。有一回,有人把我們帶到一座房子裏,我們還沒有坐穩當,就被一群赤身裸體的小女孩包圍了。她們在我們腳下蹲下來,從前後左右向我們擠壓過來,她們的年紀並不比外面這些孩子大些,有些還更小。」我搖搖頭,表示不信。「沒有什麽東西是無法得到的。我們日子過得舒服,常常挺逗樂的。有一回我們開了一次特好玩的玩笑,這我可得跟您講講。當時我們是三個人,三個朋友。我們中的一個去找一個法特瑪? 這是法國人對當地土著女人的蔑稱?…See More
May 10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潘子立譯 / 艾利亞斯·卡內蒂(Elias Canetti):誣蔑(上)

小乞丐最喜歡站到庫圖比亞飯店附近,中午和晚上,我們全體都在這裏吃飯,他們知道我們要躲過他們是不那麽容易的。對看重聲譽的飯店來說,這些孩子不是他們希望擁有的裝飾。他們一走近大門,就被店主趕跑。我們通常三四個人一小群地去用餐,對他們來說,站在對面拐角處,看到我們便迅速把我們包圍起來更有利些。有些人在這個城市已呆了幾個月,厭倦了給錢,一門心思想甩掉孩子們。另一些人在給他們一點兒錢之前猶猶豫豫,因為他們為自己這種「軟弱」感到羞愧,生怕被熟人看見。人畢竟得學習在這裏如何生活,而當地的法國人就給人做出榜樣,有好榜樣,有壞榜樣,因人而異;他們原則上從不為一個乞丐把手伸進口袋裏去掏錢,而且還為這種厚臉皮頗感得意。我還年輕,在這城市日子不長。我不在乎別人怎麽看我。就算人家把我看成一個「軟弱的人」也罷,我愛這些孩子們。如果他們有一回沒攔住我,我還會感到不幸,要自己找他們去,但不讓他們覺察。我喜愛他們活潑的表情,喜愛他們把小小的指頭放在嘴裏,可憐巴巴地乞求「給幾個錢吧,給幾個錢吧」的樣子,喜愛他們裝出難以形容的悲哀面孔,仿佛他們當真由於饑餓體弱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我喜愛他們得到一點兒之後盡情淘氣,手裏拿著那…See More
May 8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張偉劼·解讀《霍亂時期的愛情》(下)

在這座自始至終散發著中世紀氣息的哥倫比亞古城里,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森嚴的社會等級、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歧視、腐朽的貞操觀念變化甚微。我們可以在拉丁美洲思想史背景上來重新審視烏爾比諾醫生這個小說人物。他的經歷折射出實證主義在拉丁美洲的命運。實證主義起源於法國,在十九世紀下半葉的拉丁美洲受到熱烈歡迎,因為實證主義有著科學理性的崇高面目,鼓吹“秩序與進步”,既能契合拉丁美洲財富增長、革新生產和生活方式的需求,又能維護穩定的社會結構,不像其他一些主義那樣呼喚受壓迫的人們操起生產工具去鬧革命。 正如威亞爾達在《拉丁美洲的精神:文化與政治傳統》(The Soul of Latin America: The Cultural and Political…See More
Jun 17, 2021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張偉劼·解讀《霍亂時期的愛情》(中)

在馬爾克斯之前完成的著名作品《百年孤獨》中,同樣有關於來自西方的現代文明如何為拉丁美洲所接受的書寫,那些片段讀起來往往令人忍俊不禁。比如,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看到現代機器造出的冰塊,把它當成時代最偉大的發明,再比如,馬孔多的居民初識電影,看到一個大活人在一部電影里死了接著卻在另一部電影里活過來變成了阿拉伯人,覺得受到了嘲弄,遂將電影院的座椅砸了個稀巴爛。在這里,馬爾克斯筆下的同胞們、鄉親們接受的不是科學,而是器物,是現代科學結出的果實。這些果實的培育者、制造者是西方人,拉美人只能稀里糊塗地、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接受和消費這些東西。當現代科學的發明成果迅速地充斥了他們的生活環境,他們也迅速地適應了這些現代生活的器物時,他們的思維和觀念卻是進化緩慢的。他們並沒有真正地、徹底地接受現代文明,從而成為現代人。馬爾克斯是用一種冷面笑匠式的筆調對拉丁美洲的現代化做出批判的。相比之下,《霍亂時期的愛情》對同樣主題的處理要顯得更樂觀一些,現代文明的進入從器物層面上升到了科學層面,於是切切實實地為身在百年孤獨深淵中的人們帶來了更美好的生活,胡維納爾·烏爾比諾醫生在他不懈的社會活動中成了正能量的化身…See More
Jun 15, 2021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洪子誠《談談慢讀傳統》

慢讀並不專指閱讀速度,速度之外更重要的是閱讀心態與方法,有足夠的耐心和才能,才會在文章和義理相遇的那一刻,享受發現的欣悅強調慢讀,其實這十幾二十年來已有不少學者、批評家一再提出。可是做起來並不那麽容易。以我自己的經驗,這里的障礙有時勢潮流影響方面的,也有個人態度心境和認知誤區方面的。 拿時勢說,我們無時無刻不面對大量蜂擁而來的碎片化資訊,如何保持穩定心態、清醒接受,就是個難題。而從事教學、研究的人,在一些量化評價標準之下,要是如尼采提倡的那樣“緩慢地取得”,恐怕得做好舍棄許多實際利益的準備——“緩慢地取得”不可能立竿見影,你很可能被快速奔跑的其他人所拋棄。這個障礙也來自認識上的誤區。譬如說,有些人可能認為從事理論工作,把握宏大的文學、歷史問題才是重要事務,仔細閱讀、分析屬於次等級的雕蟲小技,暗地里有不屑的傾向。 將理論和文本細讀對立起來其實是一種偽對立。 正如英國文藝批評家特里·伊格爾頓指出的,那些傑出的理論家無一不是“仔細的讀者”。確實,讀他們的理論著作,會深刻體會到他們對某一文化脈絡的經典作品的熟悉,和他們在解讀這些作品上的細致和深入。這一點,古今中外優秀理論家概莫能外。…See More
May 25, 2021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新加坡《慢讀》運動(下)

閱讀是緩慢的活動,但不代表一定要放慢閱讀的速度,15分鐘可看完的短文,硬花兩小時去閱讀。劉曉融說:“慢讀可能是外國流行的說辭,但像我們這樣,慢慢咀嚼文章內容,成為書中人,然後討論話題,分享閱讀感想,從中延伸其他話題,不也是一種慢讀?”慢讀對健康有益嗎?閱讀看似一種簡單基本的技能,卻因科技網絡發達而改變。人們習慣迅速在谷歌搜索引擎中找尋資料,在平板電腦上閱讀時,眼睛也不再“從左看到右”,而是以“F”字型的閱讀方式,在字裏行間找“關鍵詞”,即看了前幾行文字後,就開始“跳行”。我們問醫生專家,慢讀對腦部有好處嗎?閱讀快慢時,大腦又如何運作?國立腦神經醫學院腦神經內科部門顧問醫生陳幹升解釋:“大腦在‘看’文字時,有兩種‘途徑’,一是人類腦部的腹側(ventral),屬顳葉(Temporal Lobe)部位,以圖像式來認字。這時,大腦會聯想拼成音,所以當閱讀速度很快,或即使該字拼法有誤,大腦也能辨識。“另外,管理肢體動作、思維、辨別能力的頂葉(Parietal…See More
May 4, 2021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新加坡《慢讀》運動(上)

美國《華爾街日報》最近報道,“慢讀”(slow reading)對大腦健康有益,也可減少壓力。在本地,兩名年輕人發起“Slow Reading Movement Singapore”慢讀活動,響應報道。慢讀對腦部有好處嗎?我們訪問了相關的醫生。在閱讀這篇報道時,你是以多快的速度?是快速“掃描”式,還是每一字每一句都細看?美國《華爾街日報》最近報道,“慢讀”(slow…See More
May 2, 2021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徐一超:“文化治理”:文化研究的“新”視域(6)

據此,“文化治理”被界定為:“借由文化以遂行政治與經濟(及各種社會生活面向)之調節與爭議,以各種程序、技術、組織、知識、論述和行動,為操作機制而構成的場域”,其中還涉及“主體化或主體的反身性形構”。他指出,這一定義中的四大要點在於:構成場域的結構化力量、具體操作機制與技術、主體化歷程、文化爭議與抵抗的可能。[17]與數年前的研究相比,“主體化”、“反身性”向度的突出與強調確實使這一界說更為完整、豐富,它關注到福柯以降並經本尼特進一步發展的“自我治理”、“自由治理”的層面,還進一步闡發出主體反抗的可能。不過王志弘對這一主體性向度的引入並不經由對本尼特的考察,而是借鑒了其他西方學者的理論思考。 其他一些中國臺灣學者也對中文語境中“文化治理”概念進行了較為有效的分析,比如劉俊裕著力表明文化治理中“自治”、“自理”的立場[18],然而王志弘的研究無疑產生了最為有力的影響。也有論者指出王志弘研究中的種種局限,比如認為他融匯了過多的理論資源反而稀釋了文化治理問題中治理面向的獨特性,進而質疑在既有理論的背景下,“我們是否需要另一個新的理論詞匯”。還有論者質疑王志弘理論主張與自身研究實踐的不一致,認為…See More
Nov 23, 2020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徐一超:“文化治理”:文化研究的“新”視域(5)

三、作為中文術語的“文化治理”雖然以本尼特為代表的西方學者,關注了文化與治理問題,但“文化治理”在他們的著作中,其實並沒有作為一個獨立的核心概念,被提出和系統性地探討。2013年10月, “ 2013文化的軌跡:文化治理的能動與反動”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臺灣落下帷幕,…See More
Nov 19, 2020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徐一超:“文化治理”:文化研究的“新”視域(4)

在文化與治理對接的過程中,文化既是治理的對象,又是治理的手段,因為“就這個術語指涉著下層社會的道德、風習、行為方式而言,它是對象或目標”;而就藝術、智性活動這樣的狹義文化“對道德、習慣、行為符碼等領域,進行治理性干預和管理”而言,它又是治理的工具。[8]可以看到,當治理與文化相關聯,文化本身的廣狹二義間也被架起了動態溝通的橋梁。 在本尼特對文化與治理問題的思考中,也有一些值得指出的要點。在深入剖析治理術在社會文化中的作用機制時,本尼特首先反思了霍爾對社會被建構特性的論述。這種對社會屬性理解的“文化轉向”(cultural…See More
Nov 18, 2020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徐一超:“文化治理”:文化研究的“新”視域(3)

事實上,除此之外,福柯還在其他一些文獻中,正面闡釋過“治理術”的概念。譬如:“‘治理術’意味著自我指向他自身的某種關係;個體在處理彼此關係時,會自由地使用一系列策略,而我就想用這個概念來涵蓋所有建構、界定、組織和工具化這些策略的行為實踐。”[4] 在這里,福柯強調了治理藝術中,主體“自我”和“自由”的維度,說明治理不僅涉及他人治理與不自由的規約,還涉及自我治理與自在、自由的層面。“自我”、“主體”等問題其實也正是福柯後期理論中的重要論述對象。治理與自我不能分開,治理他人並不意味著強迫他人按照治理者的意志行事,而是要在壓制技術與自我構建、自我修正過程之間的互相衝突、互相補充中尋找一個“多元化的平衡”[5]。…See More
Nov 15, 2020

字詞過度's Blog

潘子立譯 / 艾利亞斯·卡內蒂(Elias Canetti):誣蔑(下)

Posted on May 10, 2022 at 11:11am 0 Comments

「您知道嗎」他說,「50法郎您就能要一個女孩。隨便哪個都會跟你走。」

我很氣憤,和他激烈地爭辯起來。「沒有的事,這是不可能的。」

「您不了解這裏的情況,」他說,「您只要稍微看一看瑪拉喀什即摩洛哥城的夜生活就明白了。我在此地已經住了很久。我剛來的時候,那是在戰時,我還是個年輕小夥子,」他向他的老氣的女人投去迅速卻又莊重的一瞥,她像往常一樣坐在櫃臺旁,「那時候我和幾個朋友在一起,我們什麽沒見過。有一回,有人把我們帶到一座房子裏,我們還沒有坐穩當,就被一群赤身裸體的小女孩包圍了。她們在我們腳下蹲下來,從前後左右向我們擠壓過來,她們的年紀並不比外面這些孩子大些,有些還更小。」我搖搖頭,表示不信。…

Continue

潘子立譯 / 艾利亞斯·卡內蒂(Elias Canetti):誣蔑(上)

Posted on May 6, 2022 at 12:30am 0 Comments

小乞丐最喜歡站到庫圖比亞飯店附近,中午和晚上,我們全體都在這裏吃飯,他們知道我們要躲過他們是不那麽容易的。對看重聲譽的飯店來說,這些孩子不是他們希望擁有的裝飾。他們一走近大門,就被店主趕跑。我們通常三四個人一小群地去用餐,對他們來說,站在對面拐角處,看到我們便迅速把我們包圍起來更有利些。

有些人在這個城市已呆了幾個月,厭倦了給錢,一門心思想甩掉孩子們。另一些人在給他們一點兒錢之前猶猶豫豫,因為他們為自己這種「軟弱」感到羞愧,生怕被熟人看見。人畢竟得學習在這裏如何生活,而當地的法國人就給人做出榜樣,有好榜樣,有壞榜樣,因人而異;他們原則上從不為一個乞丐把手伸進口袋裏去掏錢,而且還為這種厚臉皮頗感得意。我還年輕,在這城市日子不長。我不在乎別人怎麽看我。就算人家把我看成一個「軟弱的人」也罷,我愛這些孩子們。…

Continue

陳嘉映〈文字時代和圖像時代〉(上)

Posted on May 1, 2022 at 10:30am 0 Comments

跟從前的時代相比,讀書這事兒變化很大。我在美國讀書的時候,學校裏每年都辦舊書大賣場,還沒開門,門口就擠滿了窮學生,開門,衝進去挑自己要的書。成千上萬本書,書脊朝上擺在大長條桌上,誰搶到算誰的,美國學生眼快手疾,我們留學生眼慢,吃虧。一美元一本的,兩美元一本的,三天後撤場,一袋子幾塊錢。十年過去,盛況不再。這兩年在美國逛社區圖書館,也都有賣舊書的,也擺在長條桌上,價錢更便宜,無人問津,也就是老頭老太太過去瞎翻翻。我自己讀書,讀過了大多數就送人一一沒住過大宅子,只放得下那麼幾個書架,新添一批就得送出去一批。從前,年輕人還挺稀罕你送的書,現在都改網上閱讀了,人家看你面子才接受這些書。…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