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atly Island
  • Male
  • South Se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ratly Island's Friends

  • TV Plus
  • Tata Na
  • 三演 義國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 文創 庫
  • 客家 庫
  • 微影庫
  • idée créativ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Sena Wang
  • 百万主播
  • 非常灑狗血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Spratly Islan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ratly Island'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周芬伶·海誓

海能測量受情的深度?海能考驗愛情的彈性?要不然,世世代代多少男女對海盟誓。 說也說不完的愛情故事……這裏的海邊我常來,每次來皆恍如初度。同樣是赤著腳走沙灘,追逐海浪,撿拾貝殼,讓海風吹亂頭發。在大海的面前,我常忘了年齡,時空——如果這世界上真有永恒,大海很接近,而人類很遙遠,這樣的憬司,每次來亦每次相同,猶如那突來的驚濤駭浪,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你。 這裏是南台灣的最尾端。聽說這裏的海岸50萬年前是在海底,它是海的裸露,海的底層,海的最底層原來也是陸地啊!海與地的爭鬥留下猙獰殘暴的遺跡,你看那迎空崩襲的斷崖,還有孤立傲岸的山峰,像芭蕾舞衣裙褶的珊瑚礁崦,以及突兀的石灰巖台地,這是大海與陸地互相爭奪、互相沖突的戲劇性舞台,它給人的感覺是悲壯而不是和平,是激蕩而不是寧靜。只有那在海岸邊草原上交織的晴蜓,像局外人似的,會心地旁觀這在天地間上演的悲劇,它們像一群萬年幽靈,訴說著飄忽無常的命運。 在這樣的海邊,我要告訴你一個有關愛情的故事,或許不算是愛情,而是大海與土地的故事。 她在台灣的海岸邊長大,沒有經歷過戰亂,剛好碰上台灣的經濟奇跡,她的成長跟著經濟一起起飛,恰好60年代與90年代之間。她長得…See More
21 hours ago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星新一:人造美人

這是一個制作得極其巧妙的機器人女郎。可以說,無論多麼嫵媚動人的美女都比不上這位人工制造的摩登女郎。由於廣泛地吸收了所有的美女的長處,所以這位機器人女郎簡直成了十全十美的仙女。不過,她老是愛擺架子,常常對別人愛理不理的。可是,這也是合情合理的。要知道,有許多漂亮的姑娘都是眼睛朝上,非常驕傲的呢。一般的人都不願意去制作這種好看而不實用的機器人。很多人認為,費盡心機去制造那種工作效率和人相同的機器人是得不償失的蠢事。如果有這筆經費的話,完全可以購買各種高效率的機器,至於操作機器的工人則更不用擔心了——到處都是失業者,要多少就可以雇到多少。在激烈的商業競爭中,有一家酒吧間瀕臨於破產倒閉的邊緣。老板為了招徠顧客,特地花錢制作了這個富有魅力的機器人女郎。對於酒吧間的老板來說,酒只不過是一種做買賣的工具,無論是在家裏還是在店裏,人們都沒有興趣一個人獨斟獨飲。自從有了這個機器人女郎以後,這家酒吧間的生意日益興隆,喝得醉熏熏的顧客們滿不在乎地掏出了大把大把的金錢。老板樂得眉開眼笑,心花怒放。由於這個機器人女郎決定著酒吧間的命運,因此老板頗費了一番苦心,把她制作得十分美麗動人。她那潔白如玉的肌膚絕不比任何…See More
yesterda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斯妤: 情人·幻想

有那樣一個人,不必高大英俊,不必瀟灑倜儻,他只需心靈高貴,富於激情,有才華,視創造為生命,他只需懂得愛、珍惜愛,明白人生有比蠅頭小利更重要更珍貴的,那麼,當他在我視野裏出現時,我會一眼把他認出來,並且毫不猶豫地將自己交給他。我會一改苦行僧式的生活,不再終日將自己關在書房裏,冥思苦索,念念有詞;不再三年不進時裝店,不知摩絲為何物,口紅哪種好。也從此不會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天天作穿越時空的“精神遊”。我會醒來便燦爛地微笑,迎著晨曦梳洗,精心修飾,讓每一次會面,都成為他的節日。 我會追蹤他的目光,揣摩他的臉色,細細回味他的每一句話。當他凝視我時,我會任憑自己顫栗,一次又一次燃燒。他要我笑,我不會說“不”。他要我死,我不會茍活。他說跟我來,我會立刻丟下一切朝他奔去。 他不滿意我的時候,我會傷心落淚以至失聲。他讚美別的女性時,我會心如刀絞,頭一次領受嫉妒的痛苦。而當他埋頭他的工作時,我會端茶遞水,悄聲細語,仿佛一個舊式的婦人。 我的心將因他的註視而綻放花朵,我的靈魂將因他的撫慰而日日升騰。我將因幸福而嗚咽,因幸福而恐懼。我害怕這不是真實,害怕幸福不過是個夢。很不幸這當然只是夢。夢中的情人永遠不會…See More
Sunda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村田浩一:假想遊戲

一個年輕男子在樓梯上超過一個中年男子,奔上了月台,想跳進最近的門,但只差了一步沒趕上,門已關上,火車無情地開動了.年輕男子呼吸急促,很遺憾地咂了一下嘴.“哎呀,可惜了.”中年男子這麼說著靠過來.他戴副眼鏡,稍胖,看起來為人厚道.年輕男子點一下頭坐在長椅上.“對,差一步.火車應該稍等一下.”“是啊.”中年男子莞爾一笑,說道,“那麼也許我也能趕上.”年輕男子忽然站起身來,向前幾步擡頭看看時刻表.“這個......下趟車是48分的.”人回頭看看中年男子,“還有十多分鐘.”“你著急嗎?”“不,但眼睜睜地看著車門關上,要十多分鐘才會來下一趟車的話,還是......”“年輕人總是匆匆忙忙的.記得我年輕的時候也這樣.可是我想出一個巧妙打發時間的辦法以後,就不那麼焦急了.”“噢,巧妙打發時間的辦法----是不是看雜志什麼的?”“不,不,想更好的辦法.說起來就是'假想遊戲'.把自己和周圍的人目前的情況調換一下,或者假定本來沒有什麼關系的地方有著隱藏的關系,來展開故事的情節.”“並不怎麼有意思似的.”“咱們試試看,反正有時間.比方說,現在這個月台上有兩個人,你和我.看起來沒有什麼關系的咱倆之間,其實有著隱…See More
Saturda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凱恩斯:幫我買個單

自從畢業後,好多同學都混得有模有樣,我卻默默無聞,在一家工廠當制圖員,每月和丈夫一起靠著不多的收入共同撐著這個家。 同學聚會,我本不打算去,可禁不起同學們的一片盛情,只好答應。丈夫正在幫兒子覆習功課,兒子就要上初中了,為了上一所好中學,這段時間丈夫沒少心,東奔西走,至今還沒著落呢。看了兒子一眼,我走出了家門。天安酒店是高級酒店,我走進包房的時候,同學們都已到齊。還沒坐穩,一張張名片就飛了過來,一看一個個不是總經理就是帶長的,就連以前成績總是甩尾的阿輝也當上了派出所所長。望著服務小姐端上眼花繚亂的菜肴,我真感嘆自己孤陋寡聞,光這一桌就足以抵我三個月的收入了。阿輝像宴席的主人一樣不停地招呼大家吃,不時地為這個斟酒、為那個夾菜,嘴裏還說:"只管吃,算我的。"大夥也沒任何拘束,一…See More
Apr 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馬爾克斯:睡美人的飛機

她真是美麗動人,麥色細嫩的肌膚,綠寶石色的杏仁眼,長達腰際的黑色直發,她是安第斯山姑娘,同樣可以說她是一個印度尼西亞的古典佳人。她衣著打扮有一種特別的味道:猞貍皮外套,細花的真絲襯衫,生亞麻布的長褲,一雙葉子花色流線型的皮鞋。當時我正在巴黎戴高樂機場排隊辦理開往紐約的登機手續,她踏著母豹式的輕盈腳步走過來,我就想:“這是我有生以來見過的最美的女人。”她只是瞬間超自然出現,很快又消失在前面的人群中。那是上午九點。從前一天夜裏就在下雪,街道上的車輛比平時慢了很多,高速公路上更慢,卡車排成長龍,汽車在雪中濕潤潤的。機場大廳卻相反,仍舊是春意盎然。我排在一位荷蘭老太後面,她為她帶的十一件行李爭吵了幾乎一個小時。我正為此感到厭煩時看見了她,瞬間呼吸都停止了,以至於都不知道那爭執是什麼時候結束的,直到女職員叫我才從神遊中醒過來。為了向女職員表示歉意,我問她是否相信一見鐘情的愛情。她回答我說:“當然信了。”她目光沒有離開電腦屏幕,又說:“其他都不可能。”然後問我想要什麼座位,吸煙的還是不吸煙的。“都行。”我鄭重其事跟她說:“只要不在那位有十一件行李的老太身邊。”她還是眼不離閃著磷光的電腦屏幕,給我一…See More
Apr 18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韓少功·海念

滿目波濤接天而下,撲來潮濕的風和鋼藍色的海腥味;海鷗的哇哇聲從夢裏驚逃而出,一道道弧音最終沒入寂靜。老海滿身皺紋,默想往日的災難和織網女人,它的背脊已長出木耳那傾聽著千年沈默的巨耳——幾片咬住水平線的白帆。 漲潮啦,千萬匹陽光前仆後繼地登陸,用粉身碎骨歡慶岸的夜深。 大海老是及時地來看你。 大海能使人變得簡單。在這裏,所有的墮落之舉一無所用。只要你把大海靜靜看上幾分鐘,一切功名也立刻無謂和多余。海的藍色漠視你的楚楚衣冠,漠視你的名片和深奧格言。永遠的沙岸讓你脫去身外之物,把你還原成一個或胖或瘦或笨或巧的肢體,還原成來自父母的赤子,一個原始的人。 還有藍色的大心。 傳說人是從魚變來的,魚是從海裏爬上岸的。億萬年過去,人遠遠地離開了大海,把自己關進了城市和履歷表,聽很多奇怪的人語。比方說:“羊毛出在狗身上。” 這是我的一位同行者說的。這樣說,無非是為了錢,為了得到他一直所痛惡的貪汙特權。他昨天還在充當沙龍裏玩玩血性的演員和票友,今天卻為了錢向他最蔑視的庸官下跪。當然也沒什麼,他不會比滿世界那麼多體面人幹得更多,幹得更漂亮。 你陷入了謠言的重圍。謠言使友情業興盛,是這些業主的享樂。你的所有辯…See More
Mar 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黃梁夢裡

好多人都喜歡告訴我們,人生不過如一場黃粱夢,在繁覆的美麗與曲折的悲歡之後,悠然醒轉,新炊卻猶未熟。可是我總是不服氣,我總覺得,生命本身應該有一種意義,我們絕不是白白來一場的。在這世間,有些事物是一直在重覆著和綿延著的。每回抱我的兒女的時候,就會想到,年輕的母親曾經怎樣溫柔地抱持過我。每回在給孩子切洗蔬果的時候,就會想到,母親當年,曾經怎樣一寸一寸地把我們餵養長大。而有一天,我也終於會像今天的母親一樣地老去,那時候,我的女兒也會像今天的我一樣,在源源不絕的水龍頭下清洗著鮮美的蔬果,再來一寸一寸地把她的孩子餵養長大。所以,誰能說這些都僅僅只是一場黃粱夢而已呢? 而每回聞到草葉的清香,看到潮汐的漲落。就會想到那些我曾經擁有過的幸福時刻。不管時光如何飛馳,景物如何變換,大自然裏有些事物卻是永遠不變的,而我曾經努力生活過的記憶也永遠在那裏,每回翻尋,每回仍在,這樣的生命,你說我怎能不熱愛?”“當然,我的朋友們也可以說,不管我如何努力,我仍然是在黃粱夢裏,一切仍然會逐漸逐漸地過去。 可是,總有一些什麼會留下來的吧,我雖然不能很清楚地知道那會是些什麼樣的事物,我卻相信,一切的努力都絕不會是白費的。 …See More
Mar 19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阿光·光明殺手

人們對氣體和噪音等有害物質所造成的汙染較為重視,而對那神不知鬼不覺的染,卻很陌生而失去警惕。 現代生活中,人們在光照環境裏的時間明顯地多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時代。但在五彩繽紛的光世界裏卻存在著損害人體健康的嚴重隱患。 現代燈光的使用無形中擾亂了祖先為我們撥好的“生物鐘”,造成人體生理節奏的失調,越來越多的人因睡眠不足而心跳胸悶、精神萎靡,給身心健康帶來影響。 光的汙染無處不在。英國劍橋大學醫學博士阿諾德·威爾基斯認為:日光燈是引起偏頭痛的主要原因之一。不斷閃爍的日光燈嚴重地影響著我們的眼睛,導致疲勞、偏頭痛,心動過速;日光燈發出的帶有藍色的看不見的紫外線,如過量吸收有可能使皮膚癌變。 當您漫步市區,商場裏那五光十色的霓虹燈,使人眼花繚亂。那眩目刺眼的強烈光波,能導致生物體內大量的細胞遺傳變性,使不正常的細胞增加、正常的細胞死亡。還會造成神經功能失調,擾亂肌體的自然平衡,引起頭暈目眩、煩躁不安、食欲下降及乏力、失眠等癥狀,損害身心健康。 舞廳是青年人的消遣娛樂場所,但那色彩斑斕的激光束透過眼睛晶狀體,經聚集後集中於視網膜上,焦點溫度可高達70℃以上,從而造成對眼睛的熱損傷。當人們受到過…See More
Feb 15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近視眼的故事

艾米卡.卡拉格還很年輕,也不缺錢,沒有物質方面或者非物質方面不切實際的野心,所以看上去沒什麼能阻止他享受生活。但是這些天來,他慢慢有種感覺,那就是他有點對生活提不起興趣了。比如,以前他會貪婪地註視大街上的姑娘,但現在她們激不起他的任何反應,也許現在他還會本能地擡起眼睛看一眼,但馬上又無動於衷的垂下,就象好像她們只是匆匆經過身邊的一陣風。有一陣子,陌生的城市會讓他振奮——他是商人,經常旅行——現在他只感到惱火和困惑、找不到方向。過去他獨自生活,每個晚上經常去電影院,不管放什麼電影,他都樂意看。一個人要是老是看電影的話,其實就象在看一部特別長的電影,一集一集,沒有盡頭:他認識所有的演員,甚至包括特型演員和群眾演員,每次都把他們辨認出來,本身就挺好玩的。現在可好,他再回到電影院,所有那些熟悉的臉都變得乏味和呆板、缺乏差別;他厭倦了。最終,他找到原因了。原來他近視了。眼科醫生為他配了付眼鏡。從此他的生活改變了,變得比以前有趣一百倍。每次他戴上眼鏡,心裏總是有點發抖的。比如他不戴眼鏡在電車站的時候,看到周圍的一切、人和物都是那樣模糊、平庸、陳腐不堪,他就感到非常悲觀,仿佛自己正身處一個不斷崩潰的…See More
Jan 2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智利〕佩德羅·普拉多 :當玫瑰開花的時候

老園丁培育出了許多許多品種優良的玫瑰花。他像蜜蜂似地把花粉從這朵花送到那朵花去,在各個不同種類的玫瑰花中進行人工授粉。就這樣,他培育出了很多新品種。這些新品種成了他心愛的寶貝,也引起了那些不肯像蜜蜂那樣辛勤勞動的人的妒羨。他從來沒有摘過一朵花送人。因為這一點,他落得了一個自私、討人厭的名聲。有一位美貌的夫人曾來拜訪過他。當這位夫人離開的時候,同樣也是兩手空空沒有帶走一朵花,只是嘴裏重覆嘟囔著園丁對她說的話。從那時起,人們除了說他自私、討人厭之外,又把他看成了瘋子,誰也不再去理睬他了。   “夫人,您真美呀!”園丁對那位美貌的夫人說,“我真樂意把我花園裏的花全部都奉獻給您呀!但是,盡管我年歲已這麼大了,我依舊不知道怎樣采摘,才能算是一朵完整而有生命的玫瑰花。您在笑我吧?哦!您不要笑話我,我請求您不要笑話我。”   老園丁把這位漂亮的夫人帶到了玫瑰花園裏,那裏盛開著一種奇妙的玫瑰花,艷紅的花朵?好像是一顆鮮紅的心被拋棄在蒺藜之中。  …See More
Dec 21, 201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丹麥〕凱爾德·阿貝爾:大理石鴿子

祖母做油煎餅的訣竅是:兩磅面粉、一磅砂糖、八個……八個雞蛋?……不,六個就差不多了,一百二十五克黃油,兩調羹奶油、一點氨粉和一些碎檸檬皮,然後只消這麼一弄,再放到清油裏,放到豬油裏也成,現在它們變成淡褐色了,瞧,這就是油煎餅。油煎餅、猶太餅、褐色的點心以及小蛋糕和大糕點,美味得讓人倒胃口的,所有食物上都放滿了杏仁,地板上到處是白砂糖和罐頭盒蓋子。日曆告訴人們,聖誕節即將來臨了。我的天哪,還有八天就是聖誕節了!喔,對了,您知道嗎,等您盼來了聖誕前夜,也就精疲力盡了。聖誕節那天您就會吃膩了鵝肉,聖誕節第二天,聖誕樹的松針撒落一地,聖誕節第三天簡直就令人詛咒了。   “哼,您倒說得輕巧。”  …See More
Dec 10, 201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羅蘭·歸零

閑中整理抽屜,發現有一個小小的計算器。 我一生逃避數目字,日常生活中的數目字似乎只是幾月幾日星期幾,再有大概就是計程車錢的“照表減四”,連買菜都不再由我算帳,自有櫃台的收銀機幫我算好,為圖省事,常是付張整鈔,由它找。何況我實在也極少買菜。每月的水電費是在銀行開個帳戶,由他們代付的。 這個小計算器是怎麼來到我抽屜裏的,我不太記得,細看,上面有一行小小的金字,是第43屆記者節的贈品。 我一時覺得對它有點歉疚,為什麼不打開來看看,試用一下呢?計算器是很好玩的東西。你可以隨意把心中想到的數字給它去加減乘除,它就乖乖地把得數顯現給你看。數目字在你任意撥弄下,忽然變成長長的一串,忽然縮成短短的一截。而當你不忍心再折磨它的時候,就可以立刻大發慈悲,使它“歸零”休息。 小小的計算器,好像是一個奔勞的生命,那麼認真執著於每一個細小數字的得失。它要求自己絕對正確,毫厘不爽;即使在你這遊戲的手下,也把你那不負責任的撥弄當真,竭忠盡智地顯示出你其實一點也不認真要求知道的每一次的增減損益。而最後,如果你讓它休息,它就一聲不響地“歸零”。好像是你讓它走完了長長的征途,好不容易得到了休息。而在這遊戲的過程中,你會覺…See More
Dec 8, 201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前蘇聯)阿·伊薩克揚:仆人西蒙

這是許久以前的事情。我的一位朋友那裏,有一個名叫西蒙的仆人。這個仆人侍候了他們好多年。主人家對他很滿意,看來他對主人也很滿意。有一天,西蒙跑到女主人跟前,說:“原諒我,太太,現在我要回家,回鄉下去。說實話,我非常感激您,可是,我再也不能侍候您了。”女主人吃了一驚,說:“為什麼,親愛的西蒙?我們一向待你很好。你在我們家待了這麼多年,我們對你也很熟了。坦白地跟我說,——那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你對工錢不滿意?要是這樣,那就增加好了。我們絕不會虧待你,你就照舊待在我們這兒吧。”“不,親愛的太太,我知道,您待我很好,工錢也不算少,不過,我還是要回家,回鄉下去。說不定,過了幾個月,我又會回來的。”“為什麼你在鄉下要待那麼久呢?那邊有什麼好玩的?”西蒙不說話了。“嗯,你說,為什麼你突然決定要走?”“親愛的太太,既然您一個勁兒追問,我倒不妨把真相說出來。”西蒙毅然回答。“我之所以要回家,就是因為不願意聽到我自個兒的名字。讓我耳根清靜些吧,要不然,我仿佛覺得自己快發瘋了。成天成日我盡聽到這樣的聲音:'西蒙,生茶炊去,要快點兒!'我生起了茶炊,不料又有誰在叫喚:'西蒙,把老爺的鞋拿去,快點兒洗一洗。'我跑…See More
Dec 6, 201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波蘭〕顯克微支: 二草原

有兩片土地相並的排著,正如兩個極大的草原,中間只有一條明麗的小河將他們分開。這河的兩邊,在某一地點漸漸的分離,便造成一個淺的渡口——一個盛著安靜清澈的水的小河。   “人們可以看見清澈河流下的黃金色的底,從那裏長出荷花的梗,在光輝的水面上開花;紅色的蝴蝶繞著紅白的花飛舞;在水邊的棕櫚樹和光明的空氣中間,鳥類叫著,仿佛銀鈴一樣。這是從這邊到那邊去——從生之原往死之原去的渡口。這兩面都是那至高全能的梵天所創造,他命令善的毗濕奴主宰生之國,智的濕縛主宰死之國。他又說道,”你們各自隨意去做。“   在屬於毗濕奴的國內,生命便沸湧出來。太陽開始出沒,晝夜也出現了,大海也漲落起來;天上有雲走著,滿含著雨;在地上生出樹林,許多的人、獸和鳥也都出來了。那善神創造愛,使一切生物能夠繁衍子孫,他又命令愛,叫他同時便是幸福。這時候梵天叫毗濕奴去,對他說道:“在地上你不能想出比這更好的了,天上又已經由我造成,你可以暫且休息,讓那所創造的,便是你所稱為人的,獨自去紡生命的紗吧。”  …See More
Nov 26, 201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王祥玉·怪詩拾趣

拔胡詩 我國歷史上的科舉制度,曾導演了許多悲劇。清代設有拔貢一科,一位老秀才求取功名心切,屢試不中,不覺已至暮年。有一次應試怕主考官嫌自己兩鬢斑白,須如銀絲,難以選中,忍痛將滿腮胡子拔光,結果仍未考中,不禁潸然淚下,遂作《拔胡詩》一首:未拔貢兮先拔胡,貢未拔兮胡已無;早知拔胡不拔貢,不如不貢不拔胡。 鹹淡詩晚清時蘇州有一歌女,工彈唱,富姿態,盛傳一時。但這位歌女平日裝束十分淡雅,喜穿淺紅色衣裙。後來嫁給了一位鹽商,有人打趣而作《鹹淡詩》曰:淡紅衫子淡紅裙,淡掃娥眉淡點唇,可憐一身都是淡,然何嫁與賣鹽人。 剃頭詩明末清初,清廷強令漢人仿照滿人習俗一律剃頭,頒布了“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的政令。百姓深為不滿,有個和尚便作了一首《剃頭詩》曰:人人頭須剃,何人不剃頭?有頭皆可剃,無剃不成頭。  剃頭由他剃,頭還是我頭,可憐剃頭者,人亦剃其頭。  燈水詩抗日戰爭中期,國民黨政府將首都從南京遷至重慶,定名陪都。是時,生活條件很差,水電常常中斷,百姓怨聲載道,有人寫詩進行諷刺。當時重慶報一角刊登一首《燈火詩》曰:電燈雖設光常無,更有自來水易枯;名不副實君莫怪,此間畢竟是陪都。See More
Nov 24, 2016

Spratly Island's Blog

周芬伶·海誓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37am 0 Comments

海能測量受情的深度?海能考驗愛情的彈性?要不然,世世代代多少男女對海盟誓。 

說也說不完的愛情故事……這裏的海邊我常來,每次來皆恍如初度。同樣是赤著腳走沙灘,追逐海浪,撿拾貝殼,讓海風吹亂頭發。在大海的面前,我常忘了年齡,時空——如果這世界上真有永恒,大海很接近,而人類很遙遠,這樣的憬司,每次來亦每次相同,猶如那突來的驚濤駭浪,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你。 …

Continue

星新一:人造美人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36am 0 Comments

這是一個制作得極其巧妙的機器人女郎。可以說,無論多麼嫵媚動人的美女都比不上這位人工制造的摩登女郎。由於廣泛地吸收了所有的美女的長處,所以這位機器人女郎簡直成了十全十美的仙女。不過,她老是愛擺架子,常常對別人愛理不理的。可是,這也是合情合理的。要知道,有許多漂亮的姑娘都是眼睛朝上,非常驕傲的呢。

一般的人都不願意去制作這種好看而不實用的機器人。很多人認為,費盡心機去制造那種工作效率和人相同的機器人是得不償失的蠢事。如果有這筆經費的話,完全可以購買各種高效率的機器,至於操作機器的工人則更不用擔心了——到處都是失業者,要多少就可以雇到多少。…

Continue

韓少功·海念

Posted on March 17, 2017 at 6:04pm 0 Comments

滿目波濤接天而下,撲來潮濕的風和鋼藍色的海腥味;海鷗的哇哇聲從夢裏驚逃而出,一道道弧音最終沒入寂靜。老海滿身皺紋,默想往日的災難和織網女人,它的背脊已長出木耳那傾聽著千年沈默的巨耳——幾片咬住水平線的白帆。 

漲潮啦,千萬匹陽光前仆後繼地登陸,用粉身碎骨歡慶岸的夜深。 

大海老是及時地來看你。 

大海能使人變得簡單。在這裏,所有的墮落之舉一無所用。只要你把大海靜靜看上幾分鐘,一切功名也立刻無謂和多余。海的藍色漠視你的楚楚衣冠,漠視你的名片和深奧格言。永遠的沙岸讓你脫去身外之物,把你還原成一個或胖或瘦或笨或巧的肢體,還原成來自父母的赤子,一個原始的人。 …

Continue

席慕蓉·黃梁夢裡

Posted on March 17, 2017 at 6:03pm 0 Comments

好多人都喜歡告訴我們,人生不過如一場黃粱夢,在繁覆的美麗與曲折的悲歡之後,悠然醒轉,新炊卻猶未熟。

可是我總是不服氣,我總覺得,生命本身應該有一種意義,我們絕不是白白來一場的。在這世間,有些事物是一直在重覆著和綿延著的。每回抱我的兒女的時候,就會想到,年輕的母親曾經怎樣溫柔地抱持過我。每回在給孩子切洗蔬果的時候,就會想到,母親當年,曾經怎樣一寸一寸地把我們餵養長大。而有一天,我也終於會像今天的母親一樣地老去,那時候,我的女兒也會像今天的我一樣,在源源不絕的水龍頭下清洗著鮮美的蔬果,再來一寸一寸地把她的孩子餵養長大。所以,誰能說這些都僅僅只是一場黃粱夢而已呢?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