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atly Island
  • Male
  • South Se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ratly Island's Friends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Zenkov
  • Kehtay Dream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東方求敗

Gifts Received

Gift

Spratly Islan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ratly Island'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9)

次郎看了棋盤一眼,並無移陣的意思。「您差不多贏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說。「嗯,你給困在一角。不過,是有法子突破的喲!你記不記得?我從前開始教你的時候就警告過你,不要太早動城堡。你還是犯同樣的錯。看出來了嗎?」「城堡?是啊。」「還有,次郎,我猜你動子以前沒有好好想。你記不記得,我花了好大工夫教你,至少要盤算好下三步的棋子。你沒有計畫。」「想好下三步?哦,沒有。我想我沒有。我可不像您,精於此道。不管怎麼樣,您是贏家。」「次郎,我們開始不久,我就看出你根本沒用腦子。我說過多少遍了,好棋手一定要先想好怎麼走。至少想好下三步棋。」「是,您說的是。」「比方說,這裡你為什麼走馬?次郎,你看,你根本沒看嘛!你記不記得為什麼走馬?」次郎看著棋盤。「老實說,我不記得了。」他說。「當時,也許我是有我的理由走馬的。」「也許有理由?胡說些什麼!次郎,最初幾步,你是想好了的。我看得出來。那時你倒是有一套策略。可是等我一攻破,你就放棄了。你開始走一步算一步。你不記得我怎麼教你的?下棋最要緊的就是顧全整個布局。敵方攻破一角,不要放棄。馬上另想辦法。輸贏不在王被逼到絕路。棋的勝敗在棋手放棄,沒有應敵策略時就已經決定…See More
Monda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8)

我時時憶起那晚真理子在電車上的臉。她的前額頂著窗子,凝視窗外,一張男孩氣的臉,不時被車窗外疾馳而過的車燈照亮。她一路都很沉默,幸子和我也很少開口。我只記得問我:「妳先生大概會發脾氣吧?」「很有可能。」我微笑著說:「可是昨晚我說了可能會晚的。」「今天真開心。」「是啊!次郎只好在家乾等、發脾氣啦!我玩得真開心。」「悅子,我們一定要再這麼出來走走!」「嗯!一定。」「記得我們搬了之後,妳要來玩。」「好。我會去看妳們。」我們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就在電車漸慢要進站時,我覺得幸子突然驚了一下。她的眼光對著車門口,一個女人正望著真理子。她大約三十歲上下,滿臉倦容。很明顯的她只是朝真理子這邊看而已,要不是幸子的反應,我根本不會注意到有任何異樣。真理子則渾然不覺,依舊看著窗外。那女人注意到幸子看她,別過臉去。電車停了,她就下了車。「妳認得她?」我平靜地問。幸子輕笑一聲。「不,我認錯了。」「妳把她當成旁人了?」「頭一眼而已。其實一點也不像。」她又笑了一聲,向外看看我們到了什麼地方。第八章現在想來,那個夏天尾形桑在我們家待了那麼久,原因非常明顯。知子莫若父,他一定看出次郎對松田繁男那篇文章的拖延政策。次郎只…See More
Apr 18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7)

幸子又朝攤子那邊探頭望了一下。「嗯。大概是吧。」她疲倦地微笑著:「她還有她兒子。」這回真理子抽中一枝鉛筆。她滿臉不悅地走回來。我們打算走了。真理子兩眼還盯著抽籤的攤子。「走吧!」幸子說。「悅子桑得回家了。」「我要再試一遍。最後一次。」幸子不耐地嘆了口氣,看著我。我聳聳肩,笑笑。「好吧!」幸子說:「再試一次。」不少人都中了獎。一個年輕的女人抽中一個粉盒,大家都拍起手來。台上那主持人看見真理子又回去了,一臉逗趣的表情。「唉呀!小公主,又回來啦?還要那個籃子嗎?難道妳不想要那個大玩具熊?」真理子不理他。等他把碗端上來,她抽了籤。那人很慎重的檢視了一下,轉身看他身後陳列的獎品。他又把籤細看一遍,鄭重其事的點點頭。「妳沒抽中那籃子。不過妳中了──一個大獎!」笑聲和掌聲從四面響起。那人去到後面,雙手捧了個大木盒回來。「給妳媽媽放蔬菜!」他把獎品高舉起來,大聲宣布。對象毋寧是圍觀的群眾。幸子在我身邊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她也跟著大夥兒一起拍手。大家紛紛讓道給捧著大獎的真理子。我們離開時,幸子依然大笑不已,眼中浮著淚水。她把淚水擦了,看著盒子。「真是怪模怪樣的。」她說,把盒子遞給我。那盒子的大小就跟搬運橘…See More
Apr 1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6)

我看見幸子朝她女兒那邊看。真理子又爬上樹去了。「你兒子只是滑了手。」我很快插嘴道。「我都看見了。他還沒爬上樹。並沒有摔到什麼。」「她踢我!她想害我。」婦人也轉過頭,看著樹林那邊。「他只是滑了手。」我又說。「明!你根本就不該去野!」婦人生氣地說。「爬樹很危險的。」「她想害我。」「你不准爬樹!」男孩繼續飲泣著。※※※日本的城市和英國不大一樣。不論是餐館、店舖或是茶室的老闆都迫不及待的等著黑夜降臨。日光尚未退盡,燈籠和霓紅燈的招牌就已經紛紛出籠了。那晚,我們到長崎時,市區已是一片燈火輝煌。我們是黃昏時分離開稻引的。在賓谷百貨公司的餐館吃了晚餐後,仍然流連不捨,便在街上閒逛起來,一點也不急於趕回電車站。那個時候,年輕的情侶在人前手牽手成了時尚──那是我和次郎從未經驗過的──那晚,我們就看見不少成雙捉對的年輕情侶攜手而行。天空是夏日常有的那種淡紫。不少攤子賣魚,那段時間正值晚間漁船入港,不時可見挑著滿簍鮮魚的販子在熙攘的鬧街上穿擠而過。我們就是在這樣一條擠滿行人和小販的街上,來到一個押寶的地攤前。我從來對押寶不甚熱中。英國除了也許在遊園會還偶爾見到,平常根本沒有這種攤子。要不是想到那個晚上,我大…See More
Apr 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5)

我這時開了口:「明桑長大以後要做什麼呀?」「明,告訴這位太太,你將來要做什麼?」「三菱企業的總裁。」「他爸爸的公司。」他母親解釋道:「明早已決定將來要做什麼了。」「哦!這樣啊!」我微笑著說:「真能幹!」「妳爸爸在哪裡做事?」男孩問真理子。「明,別問那麼多。沒有禮貌。」胖女人又轉向幸子:「多半男孩在他這年紀都說要當警察或是消防隊員。明很小的時候就說要進三菱企業了。」「妳爸爸在哪裡做事?」男孩又問。這回胖婦人沒攔他,反而等著真理子開口。「他管動物園。」真理子說。一陣極短的沉默。真理子的回答出乎意料之外的使得男孩彷彿矮了半截。他面色沮喪地坐下來。他母親有些不知所措地開了口:「多有意思的工作!我們都喜歡動物。妳先生的動物園離這裡不遠吧?」幸子還沒開口,真理子就從凳子上爬下來,弄出很大的聲音。她一言不發地向林子那邊走去。我們都看著她。「這是妳頭一個嗎?」胖婦人又問幸子。「我就這一個。」「哦。其實一個也好,小孩比較獨立,也比較努力。我這個跟他哥哥差六歲。」她把手放在男孩頭上。美國女人高聲叫起來,拍著手,真理子慢慢爬上樹。胖婦人坐回位子,緊張地望著真理子。「妳女兒真男孩子氣。」她說。美國女人很開心的…See More
Feb 2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4)

男孩上身探上桌面,很感興趣地看著圖畫,卻沒有開口。「畫得真好。」女人翻著速寫簿,「這些都是妳今天畫的嗎?」真理子頓了一陣才開口:「蠟筆的是今天畫的。我們早上才買的蠟筆。新蠟筆不大好畫。」「嗯!是啊!新蠟筆不容易畫,是不是?我們明也畫畫,是不是呀?明?」「畫畫才簡單呢!」男孩說。「這些畫畫得多好呀!是不是?明?」真理子指著攤開的那張:「我不喜歡這張,蠟筆用得不夠。下面這張比較好。」「嗯!真是,這張真好。」「我是在下面港口那裡畫的。」真理子說。「可是那裡又熱又吵,所以我畫得很快。」「可是很好呀!妳喜歡畫嗎?」「喜歡。」幸子和美國女人這時也都看著速寫簿。美國女人指著畫,大聲說了好幾次日本話的「可口」。「這是什麼?」胖女人又問:「哦!蝴蝶。畫得這麼好。蝴蝶可不會停很久的。」「我照我記得的畫下來的。」真理子又說。「我先前看到一隻。」女人點點頭,轉向幸子:「妳女兒真聰明!像她這麼大的孩子就能用記憶和想像力來畫畫真不容易。多半這個年紀的孩子只能照書畫。」「嗯。」幸子說:「大概是吧。」聽到她這種冷漠的口氣,我相當詫異。因為她一直以最優雅的儀態和美國女人交談。胖男孩上身更向桌面傾了過來,指著速寫簿上的畫…See More
Feb 1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3)

我們在那裡歇了一陣,稍稍喘過氣來。微風習習吹過,我說:「你大概不會覺得那裡發生過任何事吧?一切看來那麼生意盎然。可是下面那些地方──」我搖著頭,「原子彈炸下來之後,都成了一片廢墟。現在呢?」幸子點點頭,微笑著轉向我,「悅子,妳今天很開心啊!」她說。「能到這裡來玩玩真好。今天我決定以後要樂觀起來。我決定要有一個快樂的將來。藤原太太一直跟我說,往前看才是重要的。她說的不錯。如果大家不是那樣的話,眼前這一切,」我指著山下,「仍然還是一片瓦礫。」幸子又微笑起來。「是啊。妳說的對,悅子。這兒還會是一片瓦礫。」她的眼光凝望著山下,好一陣,才說:「對了,悅子,妳那朋友藤原太太,我猜她家裡的人都在戰爭中亡故了?」我點點頭。「她有五個孩子。她先生在長崎是個要人。原子彈下來時,除了她大兒子,其他人都炸死了。對她當然是很大的打擊,可是,她走過來了。」「嗯。」幸子慢慢點著頭。「我猜也差不多是這麼回事。她原先就開著這家麵店嗎?」「哦,當然沒有。她先生是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麵店是後來的事。她失去一切之後的事。每回見到她,我都對自己說,我得像她那樣,往前看。因為,在許多方面,她失去的比我多。看我現在吧!至少,我快…See More
Feb 12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2)

我們同時看了幸子一眼。她正和那個美國女人交談。「這麼好的教育程度真教人羨慕哪!」她又說。「祝妳們盡興!」我們互相鞠躬。她向美國女人作勢準備繼續上路。「拜託給我看一下好不好?」胖男孩的口氣很不高興。他的手再次伸出來。真理子如先前在纜車上那樣瞪著他。「我要看!」胖男孩口氣更加強硬。「明,記得要好好的跟小姊姊說呀!」「拜託啦!我要看一看!」真理子又盯了他一下,才把望遠鏡的帶子從肩上取下遞給他。男孩舉起望遠鏡,從欄杆上往外望去。「一點都不好!」他終於說,轉向他母親。「沒有我的好。媽,妳看,連那邊的樹都看不怎麼清楚。妳來看嘛!」他把望遠鏡舉向他母親。真理子伸手去拿。胖男孩一把搶開,又遞向他母親。「看一下嘛!媽!連那些樹都看不見。那些近一點的樹。」「明,把望遠鏡還給小姊姊。」「沒有我的好。」「嘿,明!這樣說不對的。不是人人都像你那麼好命呀!」真理子伸手要望遠鏡,這回男孩放了手。「跟小姊姊說謝謝呀!」他母親說。男孩一言不發的走開,他母親輕輕的笑了一聲。「謝謝妳呀!」她對真理子說。「妳很乖。」又微笑著轉向我和幸子。「風景真好,」她說,「希望你們玩得開心。」小路鋪滿松針,蜿蜒而上。我們優閒走著,不時停下…See More
Feb 1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1)

我們那天最先碰見的生人是個美國女人。決定搭纜車上山後,幸子同她女兒去買票了,我則獨坐在凳子上。這時我看到有個賣糖果玩具的小攤販。我起身過去,想買點糖給真理子。兩個孩子比我先到,正在那兒爭著什麼。我等在一旁,注意到那些玩具中有一副塑膠望遠鏡。那兩個孩子還在吵,我回頭望,看見幸子和真理子站在轉門邊。幸子好像在同兩個女人講話。「要買點什麼?太太?」兩個孩子走了。攤子後面是個穿著整潔夏季制服的年輕人。「我可不可以試一下?」我指著望遠鏡。「當然囉,太太。只是個玩具,不過還挺管用。」我舉起望遠鏡,朝山那邊望去,一切出乎意料的清楚。我轉向讀車站前的空地,幸子和她女兒出現在鏡頭中。幸子那天穿了件淡色和服,腰間束了條十分雅緻的腰帶──我猜那是一套特殊場合才穿的衣裳──優雅的鶴立在人群中。她依然在同那兩個女人說話,其中一個像是外國人。「又是個大熱天,太太。」我把望遠鏡遞給那年輕人時他對我說。「妳搭纜車上去嗎?」「我們馬上就要搭了。」「景觀真棒。山頂上頭正在建電視台,到明年,纜車就會直通那裡,一直坐到頂。」「那就太好了。回頭見。」「謝謝,太太。」我拿了望遠鏡回到站前。雖然那時我不懂英語,我立刻猜到那女人是美…See More
Feb 5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0)

「沒有的事,悅子。妳剛認識我的時候,不錯,我正在考慮別的可能性。但是,妳總不能怪一個做母親的替孩子考慮幾種不同的選擇吧?那個時候的情況,好像是有一個比較好的可能性。可是,經過種種考慮,我已經放棄了那個選擇。事情就是如此而已。悅子。我對別的可能性已經沒有興趣了。這樣的結果其實是最好的。我很高興能回到我叔叔家去。至於保子桑,我們彼此尊重對方。我真不懂妳怎麼會那麼想,悅子。」「那真抱歉。只是我好像記得妳好像提過一次吵嘴什麼的。」「吵嘴?」她看了我一眼,臉上綻出微笑。「哦,現在我才搞清妳在說什麼,悅子。我們其實並沒吵嘴,只是有一點小小的不愉快。到底為什麼事來的?你看,我都記不得了。雞毛蒜皮的事。對了,我們好像在爭該誰預備晚餐。是啊!真的,就是這麼回事。你知道,悅子,我們平常是輪流做飯的。女傭做一晚,我這位堂房姊姊做一晚,最後才輪到我。有一晚女傭病了,保子和我都想搶著做。你不要弄錯了,悅子,我們平時處得很好的。只是,一天到晚碰頭,周圍又沒有旁的人,有時候一點點小事也鬧得很大。」「嗯。我懂。真對不起,我完全誤會了。」「噯,悅子,等有一天,你也有傭人替你做雜事,你就會發現時間過得有多慢。保子同我,我…See More
Jan 29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9)

第七章天氣越來越熱,公寓外頭那塊廢地變得教人難以忍受。地面多半乾裂,而深溝和彈坑則積滿雨季留下來的雨水。那裡蚊蟲孳生。特別是蚊子,似乎到處都是。公寓這邊的人照舊抱怨不已。不過幾年下來,憤怒漸漸淡了,剩下的只是嘲諷。我經常穿過廢地到幸子的小屋去。那的確是一段令人不快的路程。蟲子常常飛進人的頭髮裡,裂開的地縫中滿是小蟲。我依然清晰的記得走過那裡的種種景象,一如幸子的失職和尾形桑的來訪,使我至今對那個夏天的記憶特別鮮明。那個夏天在許多地方跟其他任何夏天沒有兩樣。我經常只是從公寓漫無目標的望著窗外。之後的許多年,我的日子也大同小異。天氣晴朗時,我可以望見河對面樹林更遠處,以雲層為背景的一抹淡淡的群山輪廓。那樣的景致並不壞。偶爾,那種景象可以使我在漫長的午日空守公寓時,得到片刻舒息。除了廢地,那個夏天公寓區還有一些其他的事讓人們議論紛紛。報上載滿了佔領期間將滿,東京的政客們彼此爭論不休的消息。這些事經常在公寓裡討論不已,可是就跟大家談起廢地一樣,帶著一種嘲諷的意味。倒是當時在長崎發生的幾宗兒童謀殺案件引起大家密切的注意。最先是一個男孩,繼而是一個小女孩被發現遭人狙擊而死。第三樁又是一個小女孩被人…See More
Jan 2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8)

霓紀甩開擋住她視線的頭髮,仍舊繼續看報,臉上是一副專心一致的表情。我回到盆景上去,因為我很瞭解她的意思。每次我問到她在倫敦的生活,霓紀的反應總是這樣,委婉卻又直接的告訴我,如果我再往下問,我一定會後悔的。所以我印象中她目前的生活全來自片段的消息。她在信中──霓紀倒是從不忘記寫信──會提到一些我們講話時從來不提的事。我由此知道,比方說,她的男朋友叫大偉,在倫敦某學院念政治。可是我們談話時,即使我只不過問問他的近況,我們之間的那堵牆又會築起。她這種強烈維護個人隱私的態度使我想起她的姊姊。實際上,我的兩個女兒有許多相似之處,遠比我丈夫願意承認的要多。在他眼中,她們是完全相反的兩種個性。而且,他漸漸認為慶子根本是天性難以相處,我們實在無能為力。雖然他從未公開表示,他曾暗示過慶子的個性是遺傳自她父親。我很少辯解。因為怪到次郎頭上是最方便的。當然,我丈夫並不認識幼年時的慶子。如果他見過,他會看出兩個女孩在幼年時代是多麼相像。兩人脾氣都急躁,佔有慾強。如果她們不高興,她們會一直不高興下去,不像別的孩子那樣,過一陣子就雨過天青了。可是,她們一個長成快樂自信的少女──我對霓紀的未來充滿希望──另一個來越…See More
Jan 1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7)

我修剪了一陣子窗槿上的盆景,過了一下,才覺出身後的霓紀變得十分安靜。我回頭看她,她站在壁爐前面,望著我身後的花園。我轉過身,隨著她的眼光望出去。雖然玻璃上濛著一層霧氣。花園的景致依然清晰可辨。霓紀的眼光似乎落在灌木籬前的番茄上,雨水和風把那些支撐番茄的架子弄得歪歪倒。「今年的番茄看來是糟蹋掉了。」我說。「我實在沒怎麼理會它們。」我的眼光依然停留在那些橫七豎八的支架上,聽見身後拉開抽屜的聲音。我轉過身,霓紀正在翻著抽屜。早餐後,她忽然決定要把她父親在報上發表的文章都找出來看一遍。整個上午,她多半在抽屜和書架之間搜尋。我繼續修剪盆景。我的盆景不少,擺滿了窗檯。身後是霓紀在抽屜中翻找的聲音。不久她又安靜下來。我回頭看她,她的目光再度凝視著窗外的花園。「我想我出去餵金魚。」她說。「金魚?」霓紀沒有回答,離開屋子。不一會兒,我看見她穿過草坪。我把窗上的霧氣抹掉一些。她走到花園盡頭,石堆中間的金魚塘邊,把飼料扔進塘裡,站在塘邊望著池塘。我可以看見她的側影。她非常瘦,雖然打扮入時,身上仍帶著一點明顯的孩子氣。我看見風吹亂她的頭髮,奇怪她為什麼不加件外衣再出去。她走回來時,在番茄旁邊停住。雖然雨落得更…See More
Jan 3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6)

「我一個朋友寫了一首關於妳的詩。」霓紀說。我們正在廚房裡吃早點。「關於我?她幹嘛寫我?」「我告訴她妳的事。她聽了之後決定要寫一首詩。她是一個很棒的詩人。」「闢於我的詩?真荒唐。我有什麼可寫的?她根本不認得我。」「我才說的,媽,我告訴她妳的事。她是非常能瞭解別人的。她自己也經歷過一些事。」「嗯。妳這朋友多大歲數?」「媽,妳老是管人多大,這跟年紀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個人的經驗。有的人活到一百歲,什麼也沒有經驗過。」「我想是吧!」我笑了一聲,望向窗外。外面細雨又霏霏飄起。「我告訴她妳的事。」霓紀說。「妳和爸。還有你怎麼離開日本的事。她很感動。她能懂那種情形,懂得那並不像聽起來那麼容易。」我仍然凝望著窗外。過了一會兒,才很快的說:「我相信妳那朋友會寫一首很好的詩。」我從水果籃中拿起一個蘋果,霓紀看著我削皮。「太多女人,」她說,「被孩子和差勁的丈夫絆住,非常痛苦。可是她們沒有勇氣採取任何行動,只好一輩子捱下去。」「哦。所以你認為她們應該丟開孩子不顧,是不是?霓紀?」「妳知道我是什麼意思。人那樣浪費生命實在不值得。」我沒有說話。雖然我女兒停下來,彷彿等我開口。「那一定是很不容易的。妳做的決定,媽。…See More
Dec 27, 2018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5)

我低聲應了幾句。「孩子,悅子,」她繼續說。「就是責任。妳自己不久就會體會到。這才是他真正害怕的。任何人都看得出他怕真理子是個負擔。不過,我不會答應,悅子。我得把我女兒放在第一位。這樣的結果也許比較好。」她雙手輕輕晃著茶壺。「對妳一定是個打擊。」我終於說。「打擊?」幸子笑了。「悅子,妳以為這樣的小事會打擊我?也許我在妳那個年紀的時候會吧!現在不會了。這幾年我經過太多的事。不管怎麼說,我並不意外。真的,一點也不。我猜到會是這樣。上一次,在東京,也差不多。他突然不見了。三天之中把我們的錢得精光。喝酒喝掉了。一大部分是我自己的錢。妳不曉得,悅子,我是真的在旅館裡當傭人。不錯,當傭人。可是我沒有怨言。我們錢存得差不多了,只要再熬幾個星期,就能搭船到美國去。可是他把那些錢喝得精光。我跪在旅館地上刷地刷了好幾個星期,他三天就喝光了。這次又來了,跟什麼不三不四的女人在酒吧胡搞。我怎麼能把我女兒的將來託付在這種人手裡?我是個當母親的,我得把孩子放在第一。」我們又陷入沉默。幸子把茶壺放在面前。凝視著它。「我希望妳叔叔會體諒妳的處境。」我說。她聳聳肩。「我叔叔那方面,悅子,我會去跟他談。為了真理子,我情願去…See More
Dec 18, 2018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24)

在小屋門口,我聽見幸子怒氣沖沖的聲音。我走進去,她們同時轉向我。幸子站在屋子中央,她女兒在她前面。燈籠暈黃的光線下,她那張精心修飾過的臉有些像面具。「我真怕真理子給妳不少麻煩。」她對我說。「嗯,她跑出去……」「跟悅子桑說對不起!」她粗魯的抓起真理子的手膀。「我還要出去!」「妳不許動!跟悅子桑道歉!」「我要出去!」幸子的另一隻手用力在真理子大腿背後摑了一掌。「現在,跟悅子桑道歉。」真理子眼中浮起淚光。她看我一眼,轉向她母親:「妳為什麼老是跑出去?」幸子威嚇的舉起手掌。「妳為什麼老跟法蘭克桑出去?」「妳到底道不道歉?」「法蘭克桑尿尿像豬。他是糞坑裡的豬。」幸子瞪著她女兒,手停在半空中。「他喝他自己的尿尿!」「住嘴!」「他喝他自己的尿尿!在自己床上尿尿!」幸子依然瞪著她,動也不動。「他喝自己的尿尿!」真理子把手抽回,勝利的走過房間。她在門口轉過身來看著她母親:「他尿尿像豬。」她重複一遍,走向外面的黑暗中。幸子瞪著門口,良久,顯然忘了我還在場。「我們是不是該出去找她?」我等了一會後說。幸子看著我,看起來稍稍放鬆一點。「不用了,」她說著坐下來。「隨她去。」「可是已經很晚了。」「隨她去,她什麼時候…See More
Dec 10, 2018

Spratly Island's Blog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9)

Posted on February 5, 2019 at 2:35pm 0 Comments

次郎看了棋盤一眼,並無移陣的意思。「您差不多贏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說。

「嗯,你給困在一角。不過,是有法子突破的喲!你記不記得?我從前開始教你的時候就警告過你,不要太早動城堡。你還是犯同樣的錯。看出來了嗎?」

「城堡?是啊。」

「還有,次郎,我猜你動子以前沒有好好想。你記不記得,我花了好大工夫教你,至少要盤算好下三步的棋子。你沒有計畫。」

「想好下三步?哦,沒有。我想我沒有。我可不像您,精於此道。不管怎麼樣,您是贏家。」…

Continue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8)

Posted on February 5, 2019 at 2:34pm 0 Comments

我時時憶起那晚真理子在電車上的臉。她的前額頂著窗子,凝視窗外,一張男孩氣的臉,不時被車窗外疾馳而過的車燈照亮。她一路都很沉默,幸子和我也很少開口。我只記得問我:

「妳先生大概會發脾氣吧?」

「很有可能。」我微笑著說:「可是昨晚我說了可能會晚的。」

「今天真開心。」

「是啊!次郎只好在家乾等、發脾氣啦!我玩得真開心。」

「悅子,我們一定要再這麼出來走走!」…

Continue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7)

Posted on February 5, 2019 at 2:33pm 0 Comments

幸子又朝攤子那邊探頭望了一下。「嗯。大概是吧。」她疲倦地微笑著:「她還有她兒子。」

這回真理子抽中一枝鉛筆。她滿臉不悅地走回來。

我們打算走了。真理子兩眼還盯著抽籤的攤子。

「走吧!」幸子說。「悅子桑得回家了。」

「我要再試一遍。最後一次。」

幸子不耐地嘆了口氣,看著我。我聳聳肩,笑笑。

「好吧!」幸子說:「再試一次。」…

Continue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36)

Posted on February 5, 2019 at 2:33pm 0 Comments

我看見幸子朝她女兒那邊看。真理子又爬上樹去了。

「你兒子只是滑了手。」我很快插嘴道。「我都看見了。他還沒爬上樹。並沒有摔到什麼。」

「她踢我!她想害我。」

婦人也轉過頭,看著樹林那邊。

「他只是滑了手。」我又說。

「明!你根本就不該去野!」婦人生氣地說。「爬樹很危險的。」

「她想害我。」…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