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il
  • Chisinau
  • Moldova, Republic of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opil's Friends

  • Bir Tane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Virunga
  • Gai Lan Fa
  • Dramedy
  • 柏圖校友
  • 旅遊 庫
  • Marketing Link
  • Bélgica querida
  • Easy Tree
  • 柚子帶點酸
  • 家就在这里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Copil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pil's Page

Latest Activit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撞毀

一條纏繞一條的海岸線,在方向盤上旋轉著,司機突然把海岸線上一輛接一輛的車子,輾在輪痕裏,於是我問司機:“超越?”“不,倒退。”司機突然向西急轉彎,使我兩眼中的瞳仁都溜向東南南,發現南半島一直向前超越地延伸而去;司機又突然向東急轉彎,使我兩眼中的瞳仁都溜向西北北,發現北半島一直向後倒退縮隱而去。於是我眼裏的淚都向前超越前面正要流出的淚,而正要流出的淚卻急急倒退,於是淚與淚便相互撞毀了。 一九七六·一·二十四See More
Saturda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山圍

遍山野草 吃著鳥禽 只好用槍 獵殺自己讓野草吃著我的屍體登山的人 發現了我 是一堆糞土在日記中 山已荒蕪 人跡逝入一根煙囟裏 倒 在 山 下記得槍聲 非常好聽 山圍台北 非常淒涼一九七二·十·三See More
May 1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讀信

撕開信封,你信紙上的那些黑字遊出來。……那些黑字興奮地向四面八方遊去,然後,自四面八方艱苦地向我遊來。每個字均含著淚光,浮浮沈沈地遊著,遊到了我的身體上。有的字在我的袖子裏潛泳,有的字停泊在我的臂彎中,有的字失去知覺,在我的口袋裏沈下去,有的字抽了筋,掉在我的膝蓋上,有的字嗆了水,擱淺在我的衣領上,有的字被我的食指彈回去,有的字在我的鼻梁上嬉戲浪花,有的字在臉頰上的淚珠裏仰泳,有的字被我的眼睛救起,有的字渡不到我身上,便流失。從彼岸遊到此岸,是這般興奮又這般艱苦嗎? 一九七六·四·十二See More
May 13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福壽螺的自白

阿根廷是我們的老家 可是我們選擇了肥沃豐美的台灣 這裏的人們給了我們一個吉祥的名字 “福壽螺”──多福多壽多子孫 正如這裏的人口一樣 吃得好穿得好也生得好可是,經濟不景氣正如地球的風暴 許多東西都遭到滯銷的命運 我們的身價直落千丈 就把我們從養殖場傾倒在錯綜的溝渠裏 我們迷失了方向,到處流浪 卻發現河川溝渠地塘沼地水田 由南往北,處處都可以棲息 太美好了,我們就加速繁殖 沒有樂普也沒有狄波 衛生署長從不替我們煩惱既然讓我們來了,就得讓我們生存 給我們食物吧,我們餓得發慌 田裏的稻禾蕹菜甘薯葉滿江紅 都是美味可口,給我們吃了再說吧 每晚,老家的夜空在這裏倒轉過來 我們就流著淚爬在水面上 在溝壁田埂草葉間拼命地產卵 只因為衛生署從不替我們煩惱而這裏的人們開始後悔了 說我們的肉質軟而有洋泥土味 說我們不如本土的田螺和非洲籍的露螺 說我們為農作物帶來禍害 好吧,就來殺害我們吧 把水位降低,讓我們喪失活動能力 把一串串的卵摘除,讓我們痛失子女 把進水口加裝細網,讓我們找不到食物 把水質調酸,讓我們四處遷移 好了,太多殺害我們的方法了 但是,總不如請請衛生署長 立刻給我們樂普或狄波來得有效See More
May 1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岸,你沈沈的睡著

在海邊,一個深夜, 我悄悄的下水, 向最透明最清醒的海外遊去。 我遊泳的技術熟練,姿勢優美, 星星睜開了驚羨的眼睛, 月亮也露出了圓臉觀賞, 我,是夜空中泅泳的靈魂。不會有人類發現我, 我不必有身世, 也不必有姓名。 我不必有衣物, 更不必有包袱。 只因此刻,我離了岸, 母親,我離了岸。像我這樣的青年,是多麼的多啊! 我的四周 浮遊了一具具的屍體, 有我的同學, 也有我的朋友, 我與他們在一起, 淚一直流成水, 水一直流成無限的思念。岸,我離你已遠了, 你要沈沈的睡著, 我懇求潮水不要拍擊你, 貝殼不要傳遞我的訊息, 燈火不要搖醒你, 你一定要沈沈的睡著, 因為你擁抱著城市和田園, 然而,這些我都離遠了, 包括你,中國的岸。我漂得多遠啊, 在地球的旋轉中, 天空永遠沈默, 我也不能說什麼。 做為一根浮木, 或一個空瓶, 這並不是悲哀, 我要遠去, 向一片處女地登陸。 海水愈來愈冷, 然後停在我的鼻尖結凍, 我含笑的沈下去, 中國的岸,你又失去了一個人。 你不必驚醒,只要沈沈的睡著, 因為你的上面, 還有我的親人。See More
May 1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台灣鎮鄉小孩

──為生活在台灣土地上的孩童而寫  1林宇彥:成衣加工區富商的兒子,就讀於某大學附屬小學三年級。其母親嚴厲好勝,常要求孩子事事不輸人。小孩穿著西裝樣式的紅色制服 在校園的樹林裏疾走。地上的落葉 仰望著樹梢,曾棲息過的地方 又冒出嫩綠的新葉,是他的弟弟。小孩跑累了,跪倒下來 地上的落葉在風中依偎著小孩的臉頰 接受一絲絲呼出的氣息,漸漸 凝聚在枯黃的葉片上,成為一顆水珠。  2 紀南裕:家設電動玩具遊樂器。讀小學四年級,常借口不上學,功課差。 小孩背著書包,要回到家裏的螢幕上 一個人走著,途中有許多陷阱。 他去尋找一位蒙面忍者 樹林裏,寺廟裏,還有學校的圍墻下 他都找到跟從他的腳步聲。小孩一個人走著,像面對寫不完的作業 他拼命的逃避,在螢幕上奔跑。 腳步聲又來了,小孩回頭一瞧 果然是忍者,卻是老師的面孔。  3 蔡民志:父親在市場賣菜。有兄弟妹共六人,每日清晨,需幫忙搬運菜簍。小孩蹲在市場裏,凝視高麗菜上的 一只白色蟲子的蠕動,像老師的一支粉筆 在黑板上寫字,看不懂的字 愈寫愈多,小孩真想把它擦掉。小孩只用眼睛凝視著高麗菜,直至 那只蟲子穿破第一層葉片,鉆下去…See More
May 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秋林群鹿

侍者端來幾杯紅茶,杯子上繪有一片茂盛的秋林,我們明明看見樹根吸著茶水,而侍者說沒有,我們明明看見樹葉由粉綠轉紅褐,而侍者說沒有,我們明明看見茶葉浮升,樹葉墜沈,而侍者說沒有。我們乃低下頭,默默飲茶。侍者回過頭來,說:“我明明看見一群鹿彎下長頸入杯裏飲茶啊──。”而我們已不知流淚,也說沒有。 一九七六·一·四See More
May 7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扁鵲的故事(III)

A 扁鵲有一天我發現墓在齊桓侯的眼中形成 心裏一冷,我不敢掃墓 回頭就跑 哦!太可怕了 一國之君就快要……埋入多曛裏 是一顆將逝的星星 用最後的光圈 俯照著宮殿的上空齊桓侯派人來追問 我答來者: “貴君的病已侵入骨髓 我再也無法進諫了……”這一天,滿天滿地都在夕曛裏 我突然像一只烏鴉哀叫了起來 齊桓侯大概已開始感到不舒服了 我打點行李 沖進黑夜裏隱藏自己 在逃走的路上 我得知齊桓侯派人四出找我 但…… 唉!鐵窗外 黎明在另一端等我不久,鐘鼓數響而沈寂 我聽到齊桓侯不治的消息 使我化為千千萬萬只烏鴉 在世界各地哀叫 B 薇薇我不能很順心地做我想做的 我只能在呼吸器械、氧氣瓶以及 一些更冰冷的機械交替使用中 度著經常是昏迷狀態的漫漫歲月 這些人為的科技,是一種叢林 只能消極地用失去葉子的枯枝構圖 延遲我的死亡形象 而不能積極地促使我生存 我知道,野獸只要擺脫這些構圖 就可解除一切痛苦 就可寧靜,尊嚴如人死去而我無處攀爬,弄亂整個構圖 野獸飛禽往外奔竄 扯開那些折磨我的管子吧 我拚著最後一口氣 背向那些支撐我的冰冷器械 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音 在多刺的梗上 白玫瑰 向床下翻落…See More
Jan 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扁鵲的故事(II)

A 扁鵲夕曛投照出齊桓侯長長的影子 他的鞋,還在他的影子裏閑踱 我痛心得想一走了之 但想到齊桓侯尚有救 因此我每隔五天諫勸一次 “陛下的病一直往身體的內部深入 趕快治,還來得及……”齊桓侯不等我說完就大喝一聲: “給他四十大板!” 我急急忙忙退避到群臣之後 看著齊桓侯站起來又倒在座椅上 他的憤怒激起了宮殿外的夕曛 來圍擊他的臉,他的臉轉入黑夜裏 B 薇薇我數不清自己耗在病床上的日子 像躺在俎上似的 今天切片檢查 明天切掉一些肉 後天切得更多更多我發現是一只瘦弱的蟲 有一只吃蟲的扁鵲,只在小雅出現時 才來講他的故事,企圖引發我的快樂 蟲有什麼快樂?我好像毫無覆原的希望 看著父母沈浸在痛苦失望之中 加上我自己的恐懼與苦痛 構成了綿密的壓力啊 我仍裝得快快樂樂地和小雅說笑 小雅那裏像懷了孕的人 她的臉龐、身段仍然 好 那個扁鵲看了她 眼睛都會發亮呢她和扁鵲的對話 各自上著鎖 我知道我能打開他們話中的含意 從這邊搬到那邊 讓他們的話去糾結吧 C 小雅我有點害怕地踏著閃亮的磨石地面 上次,我不小心滑了一跤 會不會影響到胎兒呢 不知道是否該檢查看看……“來看薇薇?” 那只扁鵲放低聲音說:…See More
Jan 17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扁鵲的故事(I)

A 扁鵲昨天的夕曛,到了早朝時 還留在一縷縷未梳的黑發裏 昨夜的睡姿,也到了早朝時 才轉過來如一幅人體掛圖我發現齊桓侯站在人體掛圖裏 掩不住他裸露的身軀 我說:“陛下有病,但尚在皮膚 趕快治,還可以治得好。” 齊桓侯有點憤怒: “我的身體沐浴著晨曦, 那裏的病?”我只好走開 退到群臣之後 遠遠的,有一只蜘蛛 爬到人體掛圖上,撒下了一張網 齊桓侯對左右臣下說: “做醫生的就是這樣圖利 把我無病說成有病 好讓他給我不藥而愈 以要大功……” 眾臣遙望宮外 宮外又被今天的夕曛侵襲了 蜘蛛網投落了網影 使那幅掛圖上的人體 不禁地顫抖 B 薇薇這時,誰在悄悄的退出這世界啊 一朵小小的白玫瑰 雕在被荒草侵襲了的花圃上 好似我第一次上那恐怖的“刑台” 可以極目之處皆白 那個叫“扁鵲”的醫生 是極目之處唯一的影子 從影子裏流出一聲聲: “不要怕,放松,不要怕,不要緊的……” 我就埋入了他那逐漸消失的聲音中扁鵲的故事在病房裏流傳著 小雅笑著說: “薇薇哪,可不是齊桓侯啊!” 扁鵲說: “我也不是扁鵲,更不是先知。” 我說: “不要暗示什麼。”可是,從鏡子裏走出來的怎麼都是未來的我 我的體重怎麼一天天減輕…See More
Jan 15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七尺布

母親只買回了七尺布,我悔恨得很,為什麼不敢自己去買。我說:“媽七尺是不夠的,要八尺才夠做。”母親說:“以前做七尺都夠,難道你長高了嗎?”我一句話也不回答,使母親自覺地矮了下去。母親仍按照舊尺碼在布上畫了一個我,然後用剪刀慢慢地剪,我慢慢地哭,啊!把我剪破,把我剪開,再用針線縫我,補我,……使我成人。 一九七五·三·十二See More
Jan 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獸

我在暗綠的黑板上寫了一只字“獸”,加上註音“ㄕㄡ”,轉身面向全班的小學生,開始教這個字。教了一整個上午,費盡心血,他們仍然不懂,只是一直瞪著我,我苦惱極了。背後的黑板是暗綠色的叢林,白白的粉筆字“獸”蹲伏在黑皮上,向我咆哮,我拿起板擦,欲將它擦掉,它卻奔入叢林裏,我追進去,四處奔尋,一直到白白的粉筆屑落滿了講台上。我從黑板裏奔出來,站在講台上,衣服被獸爪撕破,指甲裏有血跡,耳朵裏有蟲聲,低頭一看,令我不能置信,我竟變成四只腳而全身生毛的脊椎動物,我吼著:“這就是獸!這就是獸!”小學生們都嚇哭了。一九七四·十·十三蘇紹連,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八日生,台灣台中人。台中師範專科學校畢業,《後浪》、《詩人季刊》創辦人。現任沙鹿國小教師。著有詩集《茫茫集》,曾獲《創世紀》創刊二十周年詩創作獎,時報文學獎敘事詩獎、新詩評審獎及首獎,國軍新文藝金像獎新詩銅像獎等多項。See More
Dec 24, 201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蘇紹連·蘇諾的一生

當鳳凰正飛進那熊熊的烈火,為什麼,我還要睡在十字架的綠蔭裏乘涼?──楊喚●一九九○年·塘鵝·誕生蘇諾生於台灣東部海邊。父親是大學教授,但已離開教育界,專心考察台灣的歷史遺跡古物。母親曾任電視台記者,也已因故辭職。蘇諾是獨子。 塘鵝啄破自己的胸膛用流出來的鮮血餵食將要死去的幼鳥──我啊塘鵝在水邊的草叢中築巢張開大嘴露出血紅血的喉囊那是夕陽的呼喊──呼喊著我啊 塘鵝飛行,下水捕魚在冬季守候雪的溶化用血溫暖了雪,使翅膀張開──我啊 ●一九九七年·蜥蜴·七歲 蘇諾入小學。十一月台灣發生大地震,東南部最嚴重,死傷數萬人,台灣地形扭曲破裂,滿目瘡痍。 逃逸後,就自割尾巴可是回過頭來還伸出分叉的舌尖偵測我的童年在哪裏 蜥蜴測定了獵物的位置然後攻擊,像它一樣我的童年也在攻擊我的未來咀嚼時,蜥蜴閉下佛陀的眼睛 ●一九九九年·貓頭鷹·九歲 蘇諾的父親遭暗殺,家中的文物被搜刮無遺,家境淒慘。在這一年裏,台灣有多位學者失蹤。 將貓頭鷹的兩翅展開吧用釘子釘在谷倉的門口上端面對著夜,要把我的夢藏匿 死亡的天使在我的夢裏飛舞者 貓頭鷹的肖像一入夜就掛出來我抱著我的枕頭不敢再瞧它一眼兩眼三眼…… ●二○○○年。天鵝·…See More
Dec 23, 2016

Copil's Blog

蘇紹連·山圍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9:29pm 0 Comments

遍山野草

吃著鳥禽

只好用槍

獵殺自己

讓野草吃著我的屍體

登山的人

發現了我

是一堆糞土在日記中

山已荒蕪

人跡逝入一根煙囟裏

倒…

Continue

蘇紹連·讀信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9:28pm 0 Comments

撕開信封,你信紙上的那些黑字遊出來。……

那些黑字興奮地向四面八方遊去,然後,自四面八方艱苦地向我遊來。每個字均含著淚光,浮浮沈沈地遊著,遊到了我的身體上。有的字在我的袖子裏潛泳,有的字停泊在我的臂彎中,有的字失去知覺,在我的口袋裏沈下去,有的字抽了筋,掉在我的膝蓋上,有的字嗆了水,擱淺在我的衣領上,有的字被我的食指彈回去,有的字在我的鼻梁上嬉戲浪花,有的字在臉頰上的淚珠裏仰泳,有的字被我的眼睛救起,有的字渡不到我身上,便流失。從彼岸遊到此岸,是這般興奮又這般艱苦嗎?

一九七六·四·十二

撞毀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9:28pm 0 Comments

一條纏繞一條的海岸線,在方向盤上旋轉著,司機突然把海岸線上一輛接一輛的車子,輾在輪痕裏,於是我問司機:“超越?”“不,倒退。”司機突然向西急轉彎,使我兩眼中的瞳仁都溜向東南南,發現南半島一直向前超越地延伸而去;司機又突然向東急轉彎,使我兩眼中的瞳仁都溜向西北北,發現北半島一直向後倒退縮隱而去。

於是我眼裏的淚都向前超越前面正要流出的淚,而正要流出的淚卻急急倒退,於是淚與淚便相互撞毀了。

一九七六·一·二十四

蘇紹連·福壽螺的自白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2:17pm 0 Comments

阿根廷是我們的老家

可是我們選擇了肥沃豐美的台灣

這裏的人們給了我們一個吉祥的名字

“福壽螺”──多福多壽多子孫

正如這裏的人口一樣

吃得好穿得好也生得好

可是,經濟不景氣正如地球的風暴

許多東西都遭到滯銷的命運

我們的身價直落千丈…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