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atly Island
  • Male
  • South Se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ratly Island's Friends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Zenkov
  • Kehtay Dream
  • ili 河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東方求敗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Spratly Islan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ratly Island'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80)第三部 第十八章

大致來說,看護這份工作相當適合我。甚至可以說,擔任看護以來發揮了我的最大潛力。但是這份工作對有些人就是不合適,對他們來說,這個工作充滿了掙扎。起初或許態度仍然保持正面積極,但是緊接著長時間接觸痛苦和憂慮,日子就沒那麼好過了。他們負責照顧的捐贈者遲早總是撐不下去,就算才到第二次捐贈,卻沒有人預料得到這時竟會出現併發症,也會有捐贈者就這樣撒手而去。當捐贈者的生命突然在這種時候結束了,不論事後護士怎麼說,也不管信上如何告訴你:他們相信你已經盡了力,希望你繼續保持下去,但這些話已經都沒用了,你至少將會有段時間顯得相當洩氣。有些人很快就能面對,但是有些人,像是蘿拉吧,卻永遠也學不會。 接下來還要面對的就是一個人的孤獨。從小到大,身邊總是被一大群人包圍,這是我們成長唯一的經驗,突然間,成了看護之後,卻經常得好幾個小時自己獨自開車前往各地,從這個康復中心到下一個康復中心,從這所醫院到那所醫院,整夜在旅館渡過,無法向人傾訴自己的擔憂,也沒有人和你一起說說笑笑。有時候遇到認識的學生──可能是以前認識的人,現在成了捐贈者或看護──但是,交談時間並不長;要不因為趕路,不然就是過於勞累,沒辦法好好說上幾句話。…See More
Sep 7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9)

我真想改變話題,但心裡卻是一片空白。我想露絲大概發現了,她伸出雙手,打了一個呵欠。「要是我學會開車,就會載著大家到一個荒涼偏遠的地方旅行,好比說達特穆吧,就我們三個人,說不定也可以找蘿拉和漢娜一起去。」 接下來的幾分鐘時間,我們一直聊著如果這樣的旅行真能成行,那麼我們該做些什麼。我問到住的地方,露絲說我們可以借個大帳篷,我說那種地方可能風很大,到了晚上,帳篷很容易就被吹走了。我們說這些話的時候,並不那麼當真。不過,我大概也就在這個時候,想起了我們以前在海爾森念小學和潔若汀小姐一起在池塘邊野餐。詹姆士被派去主屋拿我們稍早烘烤的蛋糕,不過,正當他拿著蛋糕回來時,一陣強風吹來,把整個上層海綿蛋糕全吹走了,蛋糕翻倒在大黃根的葉子上。露絲說她只模模糊糊記得有這一件事,為了幫助她回想起來,我說:「那天,他可是惹上大麻煩了,因為葉子上面的蛋糕證明了他的確是穿過了大黃根區,然後才走到池塘邊的。」 就在這個時候,露絲看著我說:「為什麼?走大黃根區有什麼不對嗎?」 露絲說話的方式一下子變得非常虛偽,要是一旁有人,也能輕易地看穿她。我忿忿地吐了一口氣說:「露絲,妳別來這套了,妳不可能忘記的,妳知道那條小路是…See More
Sep 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8)

我的語調和緩,露絲也回答了。她立刻說,我們三個人為了最愚蠢的事情爭吵實在很笨。她提到以前我們之間發生過的爭吵,聽著我們都笑了出來。不過,我實在不想讓露絲就這樣把這件事情給算了,於是我盡可能繼續用一種不具威脅性的口氣對她說:「露絲,妳知道嗎,我覺得,有時候當妳有了交往對象,往往不能像旁觀者一樣,把事情看個透徹。我是指有時候。」 露絲點點頭,「大概是吧。」 「我不想多管閒事。但是,有時候……像是最近,我覺得湯米的心情一直不太好,妳知道的,都是因為妳說過或做過的一些事。」 我擔心露絲聽了生氣,她卻點點頭,嘆了一口氣。「我想妳說的沒錯,」露絲終於說話,「最近我也常常思考這件事。」 「這樣的話,或許我不該再提了,我早該知道妳也注意到了,我真不該插手的。」  「這也算是妳的事呀,凱西。妳也是我們當中的一份子,所以我們的事也是妳的事。妳說的沒錯,最近是不太好,我了解妳的意思。關於那天湯米畫的動物那件事,的確是我不好,我也就這件事向他道過歉了。」 「我很高興你們把話說開了,我不知道你們談過了。」露絲一邊說話,一邊用手扳著旁邊長凳的裝飾木條,有段時間甚至看起來完全專注在這個動作上。 後來露絲又說:「妳知…See More
Sep 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7) 第十七章

如我先前所說,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也就是離開卡堤基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那天在教堂墓地發生的小衝突影響有多麼深遠。當然,那陣子我心情也不好,但是我並不覺得這次和過去幾次爭執有何不同。沒想到,長久以來我們緊密相連的生活竟為了這樣的事情而破裂。不過,我想當時其實有一股更大的力量想要拆散我們,只不過等著這種小事來達到目的罷了。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呢?要是能夠早點兒知道,或許我們會更把握彼此間的友誼。一開始有越來越多學生離開卡堤基擔任看護,我們這群海爾森學生也漸漸體認這是必然的趨勢。我們仍有論文需要完成,但是大家心裡都明白,如果選擇開始受訓,論文也不一定非完成不可。剛到卡堤基那段期間,不寫論文這件事情可是想也沒想過。但是隨著海爾森越來越遙遠,論文也就越來越不重要。當時我心裡想著,只要論文的重要性逐漸減少,那麼很快地我們這群海爾森學生之間的連繫也會慢慢消失。所以,我有一陣子設法維持大家對閱讀、筆記的熱忱。但是,由於以後見到監護人的機會不大,況且這麼多學生都已經離開了,論文這件事很快便註定了失敗的命運。 總之,自從我們在墓園談話過後,我盡可能把當天的事情拋在腦後。見到湯米和露絲,就表現得像是什麼事都…See More
Sep 2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6)

「我不覺得我的理論那麼可笑,」湯米說,「這個理論和任何其他人的理論一樣有它的道理。」「親愛的,這可不是一般人覺得好玩的理論。大家或許相信你的說法,老實說是有點兒道理。但是,你想要藉由給夫人看你那幾隻小動物,就想逆轉情勢,這想法也未免……」露絲一邊笑一邊搖頭。 湯米沒有說話,繼續做著伸展運動。我很想替湯米說些什麼,正在想著該怎麼說,可以讓湯米覺得好過些,又可以避免再度激怒露絲。就在這個時候,露絲說話了。這些話聽起來真是非常糟糕,那天我在墓園根本無法想像這些話的後果會有多嚴重。露絲說:「親愛的,不只是我這麼想,就是凱西也覺得你那些動物根本是鬼畫符。」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否認露絲所說的話,然後乾笑。但是露絲說話的態度具有某種權威,我們三個人心裡都明白,她的話背後勢必有所依據。因此,最後我選擇了默不作聲,內心瘋狂似地回顧著過去,最後停留在我和露絲那天晚上在我房間捧著馬克杯喝茶的情景,我嚇得全身發冷。 露絲繼續說:「讓大家拿你畫的這些小傢伙開開玩笑,那倒無妨,但是可別讓人以為你是認真的,拜託、拜託。」湯米停止了伸展,一臉疑問地看著我,突然又完全像個小孩似的,雖然他沒有任何動作,看得出來他的眼神背後沮…See More
Sep 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5)

就像我所說的,我並不確定露絲是否刻意將話題導向湯米的動物,老實說,我甚至不能肯定是露絲先提到了這些動物,打從我們開始這個話題,我笑得和露絲一樣開心,笑著其中一隻動物看起來像是穿了內褲一樣,另外一隻像是看著一隻壓扁的刺蝟畫出來的,我當時應該找個機會告訴露絲這些動物其實滿好看,其實湯米畫得不錯。但我沒有這麼說,部份也是因為錄音帶的事情,不過老實講,或許也是因為我很高興露絲並沒有這麼在意那些動物,以及動物圖畫背後所意味的一切。最後說再見的時候,我們彼此感覺像過去一樣親近。露絲出去時撫摸我的臉說:「妳能夠這樣經常保持心情愉快,真是太好了,凱西。」因此,幾天後當我在教堂墓地面對所發生的事情,心裡絲毫沒有準備。那年夏天,露絲在卡堤基半英里以外的地方發現了一座可愛的老教堂,教堂後面有幾處雜草叢生的草地,草地上斜倚著幾塊老舊的墓碑。那兒到處都是雜草,但是環境非常安寧,之後露絲便經常到教堂後面的欄杆附近,坐在高大柳樹下的長椅閱讀。最初我對這個新的變化並不熱中,我遺忘不了去年夏天我們一起坐在卡堤基外面草地上的情景。於是,每次散步的時候若往那個方向走去,而我又知道露絲可能就在那裡,便會穿過低矮的木門,沿著雜…See More
Aug 3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4)

時間有點兒晚了,這個夏天夜晚的天色越來越暗,最近下了一場雷雨,舊公車亭發出一股潮濕的霉味,因此我滿腦昏鈍,說不出大黃根區有什麼重要性。後來雖然我很快就放下這個話題,繼續原先的討論,但是氣氛已經變得有些冷淡,這樣的氣氛更是無助於我們面對當前的棘手問題。若要解釋那天晚上我們談話的內容,我得稍微回頭說一說更早以前的事。實際上我得回溯到幾個禮拜以前的初夏。那時我和一個名叫藍尼的舊生交往,老實說,維繫這段關係主要只是性行為。但是藍尼突然決定開始受訓,而且很快就離開了。這件事讓我心裡有點兒不安,這期間露絲對我很好,不動聲色地照顧著我,若是我的模樣有點兒憂鬱,她便設法逗我開心,也常常為我做些小事,像是幫我準備三明治,或是替我做部份的清潔輪值工作。後來大約是藍尼離開以後兩個星期,我和露絲兩個人深夜坐在我的閣樓房間,一邊喝著馬克杯的茶、一邊聊天,露絲開始讓我覺得,有關藍尼的事情都變得非常好笑。藍尼那個人不是那麼壞,但是當我對露絲說起他的私事,卻樣樣都顯得十分可笑,我們兩個人始終笑聲不斷。後來,露絲伸出手指上下翻了翻壁腳板旁邊一堆一堆的卡帶,她一邊笑著,一邊漫不經心地上下翻看。但是事後我突然有個念頭,懷疑…See More
Aug 29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3)

湯米便說:「反正,我不只是為了那些才畫的。我只是喜歡畫。凱西,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應該要繼續這樣保密下去,說不定讓別人知道我畫這些東西也沒什麼關係,漢娜不還是一直創作水彩畫嘛,很多學長姊也都會做點兒什麼。我並不是說要把這些畫拿給每個人看,我只是在想,嗯,我沒有必要再這樣神祕兮兮的吧!」聽到這裡我終於能抬起頭來看著他,語氣略為肯定地說:「湯米,沒有必要,真的沒有必要,這些動物畫得很好,真的,真的很好。說真的,要是你因為這樣繼續躲在這裡,就真的太笨了。」 湯米沒有回答,不過他的臉上出現笑容,像是自己想到了什麼笑話似的,我知道我的回答讓他非常開心,之後我們似乎沒再多說什麼。沒多久之後,湯米穿上了靴子,和我一起離開鵝舍。一切就如我所說,這是那年春天湯米唯一和我提到那個理論的一次。 ※※※ 後來到了夏天,距離我們來到這裡已經整整一年。卡堤基又來了一批的新生,搭乘著小巴士,和我們當初差不多,只不過沒有一個是海爾森畢業的學生。就某些方面來說,這點倒是讓我們寬心不少:我想我們一直擔心,新的一批海爾森學生只會讓情勢變得更加複雜。不過,至少對我來說,沒有海爾森的學生出現只是更加令人感覺,海爾森如今已經變得越來…See More
Aug 27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2)

取名鵝社的穀倉位於卡堤基的外圍,屋頂嚴重漏水,加上前門鉸鏈損壞,所以無法使用,只有情侶會在氣候比較溫暖的幾個月份,成雙成對偷溜到這裡來。那時,我已經開始一個人長時間散步的習慣,應該是剛要出門去散步的時候,才經過鵝舍,便聽見湯米叫我的名字。我轉過頭去,看見光著腳的湯米姿態笨拙地站在大水坑包圍的一小塊土地上,一隻手撐在穀倉牆壁以保持平衡。「你的橡膠靴怎麼了,湯米?」我看著湯米光著腳,身上穿著平常那件厚毛衣和牛仔褲問道。 「我正在……妳知道的……我正在畫畫……」湯米笑了笑,舉起一本黑色的小筆記本,筆記本和凱弗斯平日巡視拿的十分近似。那時距離諾弗克旅行已經兩個多月的時間,不過我一看到筆記本,立刻知道裡面是些什麼,不過,我還是等著湯米先開口:「凱西,如果妳想看,就給妳看。」湯米帶著我走進鵝舍,跨過凹凸的地面。原本以為鵝舍裡面很暗,卻沒想到強烈的陽光透過天窗照了進來。擺在牆邊的是去年前後被拿來丟在這裡的各式家具,如:破損的餐桌、老舊的冰箱之類的東西。湯米之前應該已經來過這裡,我們從外面走到中間一個黑色塑膠皮破了洞、曝露出填充物的兩人座沙發旁邊,我猜剛才我經過的時候,他就是坐在這沙發上畫畫。他的橡膠…See More
Aug 2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1) 第十六章

這次的諾弗克之旅最奇怪的地方是,當我們回去以後,幾乎什麼也不提。那一陣子,四處流傳各種有關我們私底下計畫的謠言。即便如此,我們還是保持沉默,直到最後所有人失去了興趣。至今,我還是不太確定當初我們為何如此,或許大家覺得這件事說與不說要看露絲的主意,對外透露多少消息必須由露絲決定,我們得先等候她的指令。露絲或許因為本尊的事實而覺得不好意思,也或許是喜歡保持神祕吧,對於這個話題從頭到尾守口如瓶。就連面對我們這些自己人,也盡量不提。環繞在這種神祕的氣氛下,我也比較能夠不去向露絲提起湯米送我茱蒂·布里姬沃特錄音帶的事。我不是刻意隱瞞事實,錄音帶一直擺在我的收藏區,也就是壁腳板旁邊、一小堆一小堆物品當中的一疊區域。不過我也的確時時刻刻注意不讓錄音帶離開收藏區,或是被擺在最上層。有幾回我真的很想告訴她,那樣的話我們兩個人就可以拿這卷錄音帶的音樂作為背景,共同回憶海爾森的往事。但是,一旦距離我們從諾弗克回來的時間越長,而我越是沒有提起,這個祕密就越讓我覺得有罪惡感。當然,過了很久以後,露絲還是發現了,她發現的時機比現在更糟,不過,人的運氣有時就是這樣。春天來臨時,越來越多學長姊離校開始接受訓練,雖然他…See More
Aug 22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0)

「好吧,湯米,我就告訴你吧。說不定你知道以後,也聽不出什麼道理,不過你還是可以聽聽看。我之所以那樣,只是因為有時候我有種強烈的感覺,想要發生性行為。有時候,這種感覺突然襲擊全身,那一、兩個小時的時間,真的很可怕。依我看,甚至最後我會跑去和老凱弗斯發生性關係也說不定,情況就是糟到了這種地步。所以囉……我和修伊會發生性關係,唯一的原因就是這個,還有奧立佛也是,實際上他們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我甚至不太喜歡他們。我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之後,等這種感覺退了,真的很恐怖。所以我才開始想,嗯,這種感覺一定是從別的地方來的,一定和我原來的真面目有關。」我停了一下,不過湯米沒說什麼,於是我繼續說:「所以囉,我想到如果可以在其中一本雜誌找到她的照片,至少可以有個解釋。我也不會想去找她或什麼的,只是啊,你知道的,可以稍微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是這樣的人而已。」 「我有時候也有這種感覺,」湯米說,「很想有性行為,我想大家如果誠實,應該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吧。我不覺得妳有什麼不同,凱西,其實,我自己還滿常這樣……」湯米沒說下去,一個人笑了起來,我並沒有跟著笑。「但是我說的狀況是不一樣的,」我說,「我看過其他人…See More
Aug 19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69)

接著湯米提到:「凱西,就像我剛才所說的,露絲並不知道這些動物的事情。」湯米說到這裡,似乎想起了其他事情,想起了我們最初為什麼提到他的動物,頓時臉上的活力全部消失。我們再度默不作聲地走著,走到了商業大街,我才又說:「嗯,就算你說的有點兒道理,湯米,我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了解。例如說,情侶要如何申請?他們要怎麼做?又不是到處都有表格可以索取。」 「我也想過這點。」湯米的聲音再度恢復平靜和鎮定,「就我看來,眼前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到夫人。」我想了想,然後說:「要找夫人恐怕不容易,我們對她一概不知,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你還記得她的態度吧?她連我們靠近都不喜歡。就算我們真的找到了她,我也不覺得她能幫什麼忙。」湯米嘆了口氣,「我知道,」他說,「嗯,我想我們還有時間,我們還沒那麼急。」 ※※※ 我們走回停車場的時候,下午天氣變得烏雲密佈,而且非常地冷。還沒看到其他人的影子,所以我和湯米斜靠著車子,看著迷你高爾夫球場。場上沒有人打球,旗幟在風中飄動。我不想繼續談論夫人、畫廊或其他相關話題,於是我從商店給的小袋子裡拿出茱蒂·布里姬沃特的錄音帶,仔細端詳了一會兒。「謝謝你買錄音帶給我。」我說。湯米笑了笑,…See More
Aug 18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68)

「這只是你的推論而已啦,湯米,」我說,「你知道你每次做的推論最後是什麼結果。」我試著淡化這件事情,不過語氣不對,我的語氣顯得我還拚命想著湯米剛才說的話。「說不定他們判斷的方法很多,」過了一會兒,我說。「說不定創作只是所有方法當中的一種而已。」湯米又搖了搖頭,「還有什麼方法呢?夫人又不認識我們,也不記得我們每一個人。而且,說不定夫人不是唯一決定的人,可能還有更高層的人,他們甚至從來沒有來過海爾森。這件事我想了很久,凱西,各方面都可以說得通。就是因為這樣,畫廊才會這麼重要,也是因為這樣,監護人才要我們認真創作、寫詩。凱西,妳在想什麼?」 我的確有點兒想得出神了。實際上,我想起了那天下午,自己一個人在宿舍聽著我們剛找到的錄音帶;我跟著音樂擺動身體,抓了一個枕頭抱在胸前,夫人站在門口看了我很久,眼裡泛著淚光。即便是這個我一直找不到合理解釋的事件,似乎也相當符合湯米的理論。當時我在腦中想像自己抱著一名嬰兒,但是夫人當然不可能知道這點。她一定以為我手裡抱著愛人。如果湯米說得沒錯,夫人和我們唯一的關連就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學生若是彼此相愛,可以申請延後捐贈,那麼一切也就說得通了,所以夫人平常才會對我…See More
Jul 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67)

兩個女人牽著狗經過,雖然有點兒愚蠢,我們還是停止了交談,直到她們走上山坡,聽不見我們說話,我才開口說:「什麼話,湯米?艾蜜莉小姐無意間說了什麼?」「羅伊問她,夫人為什麼要拿走我們的作品,妳記得她說了什麼嗎?」「我記得艾蜜莉小姐說這是我們的榮幸,我們應該感到驕傲……」「但這不是全部。」這時湯米的聲音微弱得只剩下嘶嘶的耳語聲,「她告訴羅伊的話,或許不是有意說出來的,只是不小心說溜了嘴,妳記得嗎,凱西?她告訴羅伊,所有像繪畫、詩歌之類的作品,可以顯示出學生的內心狀態,顯露一個人的靈魂。」湯米說話的時候,我突然想起蘿拉畫過一幅大小腸的圖畫,噗哧笑了出來。但我又立刻回到當時的談話。「是啊,」我說,「我記得呀,可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呢?」「我在想啊,」湯米緩緩地說,「假如學長姊說的話是真的,假如海爾森的學生真的享受過特殊的安排,只要兩個人表明真心相愛,希望能有更多時間相處。那麼凱西妳看,總是得要有個判斷真假的方法。不能光說相愛,就直接延緩捐贈時間吧!妳想想,要做出這種決定有多麼困難。一對情侶可能真的以為彼此相愛,其實卻只有性關係,或只是一時的迷戀。妳知道我的意思吧,凱西,這種事情很難判斷,也不可能每…See More
Jul 19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66)

「是這卷嗎?」湯米似乎不太相信,或許也是因為沒有聽見我大呼小叫的關係吧!我抽出那卷錄音帶捧在雙手。這時心裡突然感到極大的喜悅,同時感受到另一種幾乎逼得我嚎啕大哭的複雜情緒。但是我控制住了情緒,只是拉拉湯米的手臂。 「是啊,就是這卷,」我第一次露出興奮的笑容,「你相信嗎?我們真的找到了耶!」「妳覺得這是同一卷嗎?我是說,就是真正那卷,妳弄丟的那一卷?」我把錄音帶拿在手裡翻來覆去,知道自己還是記得錄音帶背後每個設計的細節、每首歌的名稱等,樣樣記得清清楚楚。「看起來的確可能就是我遺失的那卷錄音帶,」我說,「但是你要知道,湯米,同樣的錄音帶市面上販賣的可能就有幾千卷。」 這回換成我注意到湯米不如預期那麼開心。「湯米,你看起來好像沒有替我高興。」我擺明是詼諧的口吻。「我是很替妳高興啊,凱西。只是,嗯,我希望要是我找到的就好了。」湯米笑了一笑,繼續說道:「當初妳弄丟錄音帶的時候,我腦子裡一直在想,要是我找到錄音帶拿去給妳,那會是什麼畫面?而妳會說什麼話、露出什麼表情……」 湯米的聲音比平常更為輕柔,眼睛不停看著我手裡的塑膠盒。突然我發現店裡除了前面櫃檯專心文書工作的老先生外,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站…See More
Jul 17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65)

我噗哧笑了出來,拍打湯米的手臂。湯米一臉疑惑,於是我說:「湯米,沃爾沃思不會賣這種東西啦,他們賣的都是最新的流行專輯。茱蒂·布里姬沃特是好久以前的歌手,那卷錄音帶只是剛好出現在我們的拍賣會,現在不可能在沃爾沃思買到的啦,你這個傻瓜!」「嗯,妳看吧,我對音樂完全一竅不通,可是他們有那麼多錄音帶。」 「他們只有一些啦,湯米,唉,算了,這是個好點子,我好感動,真的是個很棒的主意。反正我們人就在諾弗克。」我們繼續向前走,湯米吞吞吐吐地說:「嗯,所以我才要告訴你啊,本來想給妳一個驚喜,但是我一個人瞎找是沒有用的。就算我知道錄音帶的名稱,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現在既然讓妳知道,妳就可以幫我了。我們兩個可以一起找。」 「湯米,你在說什麼啊?我真想罵你幾句,可是我實在忍不住要笑出來。」 「嗯,我們還有一個多小時,這是個好機會啊!」「湯米,你這個笨蛋,你該不會真的相信什麼失落的一角之類的吧?」「我沒有真的相信呀,但我們現在既然到了這裡,還是可以到處看看啊。我是說,妳想要找回錄音帶,沒錯吧?我們只是看看,又沒損失。」「好吧,你真是個傻子,好吧。」 湯米無助地攤開雙手,「嗯,凱西啊,我們現在要往哪兒走呢?我就…See More
Jul 13

Spratly Island's Blog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80)第三部 第十八章

Posted on August 17, 2021 at 4:57pm 0 Comments

大致來說,看護這份工作相當適合我。甚至可以說,擔任看護以來發揮了我的最大潛力。但是這份工作對有些人就是不合適,對他們來說,這個工作充滿了掙扎。起初或許態度仍然保持正面積極,但是緊接著長時間接觸痛苦和憂慮,日子就沒那麼好過了。他們負責照顧的捐贈者遲早總是撐不下去,就算才到第二次捐贈,卻沒有人預料得到這時竟會出現併發症,也會有捐贈者就這樣撒手而去。當捐贈者的生命突然在這種時候結束了,不論事後護士怎麼說,也不管信上如何告訴你:他們相信你已經盡了力,希望你繼續保持下去,但這些話已經都沒用了,你至少將會有段時間顯得相當洩氣。有些人很快就能面對,但是有些人,像是蘿拉吧,卻永遠也學不會。 …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9)

Posted on August 10,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我真想改變話題,但心裡卻是一片空白。我想露絲大概發現了,她伸出雙手,打了一個呵欠。「要是我學會開車,就會載著大家到一個荒涼偏遠的地方旅行,好比說達特穆吧,就我們三個人,說不定也可以找蘿拉和漢娜一起去。」 

接下來的幾分鐘時間,我們一直聊著如果這樣的旅行真能成行,那麼我們該做些什麼。我問到住的地方,露絲說我們可以借個大帳篷,我說那種地方可能風很大,到了晚上,帳篷很容易就被吹走了。我們說這些話的時候,並不那麼當真。不過,我大概也就在這個時候,想起了我們以前在海爾森念小學和潔若汀小姐一起在池塘邊野餐。詹姆士被派去主屋拿我們稍早烘烤的蛋糕,不過,正當他拿著蛋糕回來時,一陣強風吹來,把整個上層海綿蛋糕全吹走了,蛋糕翻倒在大黃根的葉子上。露絲說她只模模糊糊記得有這一件事,為了幫助她回想起來,我說:「那天,他可是惹上大麻煩了,因為葉子上面的蛋糕證明了他的確是穿過了大黃根區,然後才走到池塘邊的。」…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8)

Posted on August 8,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我的語調和緩,露絲也回答了。她立刻說,我們三個人為了最愚蠢的事情爭吵實在很笨。她提到以前我們之間發生過的爭吵,聽著我們都笑了出來。不過,我實在不想讓露絲就這樣把這件事情給算了,於是我盡可能繼續用一種不具威脅性的口氣對她說:「露絲,妳知道嗎,我覺得,有時候當妳有了交往對象,往往不能像旁觀者一樣,把事情看個透徹。我是指有時候。」 

露絲點點頭,「大概是吧。」 

「我不想多管閒事。但是,有時候……像是最近,我覺得湯米的心情一直不太好,妳知道的,都是因為妳說過或做過的一些事。」 …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7) 第十七章

Posted on August 6,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如我先前所說,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也就是離開卡堤基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那天在教堂墓地發生的小衝突影響有多麼深遠。當然,那陣子我心情也不好,但是我並不覺得這次和過去幾次爭執有何不同。沒想到,長久以來我們緊密相連的生活竟為了這樣的事情而破裂。

不過,我想當時其實有一股更大的力量想要拆散我們,只不過等著這種小事來達到目的罷了。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呢?要是能夠早點兒知道,或許我們會更把握彼此間的友誼。…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