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atly Island
  • Male
  • South Se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ratly Island's Friends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Zenkov
  • Kehtay Dream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東方求敗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Spratly Islan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ratly Island'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5)(十三章)

十三羅德尼持有駕駛執照,已經安排出發當天向幾哩外邁契利的農場工人借一部車。他經常靠著這個方法弄到車子,偏偏這次卻在預定出發前一天計畫泡湯了。雖然事情後來相當順利地解決了──羅德尼去了農場一趟,立刻借到了另外一部車──但是有趣的是,起初看來以為這次行程可能必須取消的一、兩個小時中,露絲表現出來的反應。在那之前,露絲一直假裝整件事純粹出於好玩,之所以跟著起鬨,也只是為了讓克莉絲開心而已。露絲老說我們離開海爾森之後,沒有好好探索自己的行動自由權;還說反正她一直想去諾弗克「找找大家弄丟的東西」。也就是說,她一直表現得讓人以為她對尋找「本尊」並不十分認真。我記得出發前一天露絲和我外出散步的時候,我們走進農舍廚房,費歐娜和幾個學姊們正在烹調一大鍋的燉肉,費歐娜忙著廚房的工作,頭也不抬地對我們說農場工人先前進來留了話。露絲恰好站在我前方,我看不見她的臉,但我看得出來她全身都僵硬了。她一句話也沒說,轉過身,一把將我推開,走出了農舍。那時候我看了她一眼,才知道她非常不高興。費歐娜趕忙開口說:「啊,我不知道……」但我馬上接著說:「露絲不是生氣那件事,她是為了更早以前發生的事情生氣的。」我的藉口並不怎麼好,…See More
Jun 1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4)

請注意,沒有人扯得太過離譜。我不記得有人說過將來要當個電影明星之類的話,通常是說將來要當郵差,或在農場工作,不少人希望成為各種車輛的司機,每當話題提到這裡,就會有些學長姊開始比較自己去過的每條風景路線、最愛的路邊咖啡館、最難走的路段等。若是今天,我當然可以就著這些話題私底下高談闊論一番,不過當時我常常只是靜靜地聆聽,一句話也不說,一邊聽一邊喝飲料。有時候時間晚了,我便合上眼睛,舒服地依偎著沙發扶手忽睡忽醒(若是正好碰上幾次很短暫地和男生正式「交往」的階段,便會挽著男生的手臂),談話中提及的道路就一條一條地穿越我的腦海。總之,該回歸主題了,每次談論這個話題的時候,露絲總是比別人投入,尤其周圍有學長姊在場的時候。那年冬初,露絲不斷提到辦公室,不過辦公室工作真正比較具體成為她的「未來夢想」,是在我們一起走到村子那次以後的事。 就在一次寒流來襲的時候,幾台箱型瓦斯暖氣一直出毛病。我們花了老半天點燃暖氣,卻只是喀嚓喀嚓地響,怎麼就是點不著,我們只得一台一台地放棄,連帶退出一間又一間原本應該加熱的房間。凱弗斯起初不肯處理,推說是我們的責任,後來天氣實在太冷,他才交給我們一只信封,裡面放了些錢和一張…See More
Jun 1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3)

有些人則認為關心本尊是個如何的人真是非常愚蠢。當初的本尊是如何,一點兒也不重要,純粹是為了製造我們的技術要件而已,此外不具其他任何意義,一切全憑自己如何盡其所能地善用我們的生命。露絲向來支持這樣的主張,我也八九不離十。但是每當我們聽到有人發現本尊,不管是誰的本尊,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我還記得,有幾次發現本尊的時間往往相當集中,有時,幾個禮拜過去了,不曾聽說有人提起,突然有人發現了一位本尊,便會觸發一連串其他的發現,但當中多數線索顯然沒有任何繼續追蹤的價值:像是車輛行經時發現車內的人是某人的本尊這一類的訊息。但有時候,當中又似乎好像真的有點兒什麼,例如露絲那天晚上告訴我的就是屬於這一類。 ※※※ 根據露絲的描述,當時克莉絲和羅德尼兩人正忙著四處造訪他們抵達的海邊小鎮,兩人分頭走了一會兒。後來碰面的時候,羅德尼興奮地不得了,急著告訴克莉絲他在商業大街的小路走著走著,經過一間正面裝有一大片玻璃的辦公室,辦公室裡面很多人,有些坐在座位上,有些到處走來走去聊天。他就是在這間辦公室看到了露絲的本尊。「克莉絲一回來,馬上跑來告訴我,她要羅德尼把事發經過一五一十告訴我,羅德尼盡了全力,不過要把每…See More
Jun 12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2)(十二章)

我聽見湯米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最後他走到我面前。我再次抬頭,發現湯米雙手焦急地在空中不知所措,彷彿我正在進行一項複雜的工作,他在一邊急著想幫忙。「凱西,妳不會……如果是為了刺激,妳不會這樣看吧,應該要再更仔細地看看那些圖片,看這麼快是沒有用的。」 「你怎麼知道什麼對女生有用?還是你已經和露絲一起看過了。對不起,說話沒用大腦。」 「凱西,妳在找什麼?」我不理他,我幾乎快把整疊雜誌翻完了,現在只想趕快結束。湯米說:「以前有一次也看過妳這樣。」 這回我停下來看著他。 「你是怎麼了,湯米?凱弗斯是聘你做他的色情雜誌巡邏員了,是不是?」 「我不是要監視妳,但是上個禮拜我們本來都待在查理的房間,之後我真的看過妳有同樣的舉動。房裡有一本色情雜誌,妳以為我們全都離開了,但是我剛好回來拿毛衣,克萊兒房門開著,所以我正好能夠看到查理的房間。我看到妳正在裡面看那本雜誌。」 「嘿,那又怎樣?我們總得想辦法找點兒刺激吧!」 「妳那種看法不像是為了找樂子,我看得出來,就像現在一樣。因為妳的表情,凱西。妳在查理房裡時,臉上表情很奇怪,好像很傷心的模樣,也有一點兒害怕。」我跳下工作檯,收拾一下雜誌,丟到他手裡。「拿去吧…See More
Jun 1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1)

卡堤基時常出現色情雜誌,或被丟在沙發後面,或夾在一堆舊報紙當中。這些就是所謂的「軟性」色情,雖然當時我們並不知道有何區別。我們從來沒有看過色情雜誌,發現時當真不知如何是好。看著學長姊常常只要出現一本雜誌,便嘻嘻哈哈地像是看得煩膩似地迅速翻閱,我們便如法炮製。幾年前,露絲和我回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她說當初有幾十本色情雜誌在卡堤基校內四處傳閱。「沒有人敢承認自己喜歡看色情雜誌,」露絲說,「但是,妳還記得當時的情況吧,只要哪個房間出現了一本色情雜誌,雖然所有人裝作興趣缺缺的樣子,但是半個小時後回到房間,雜誌卻早已不翼而飛。」總之,我要說的是,每次只要出現一本色情雜誌,有人就說那是流傳下來的「史帝夫的收藏品」。換句話說,只要有色情雜誌出現,史帝夫就得扛下這個責任。誠如我先前所說,我們對史帝夫其他方面了解得不多。即便當時,我們也覺得這件事相當有趣。每當有人伸手一指,說道:「啊,你們看,有一本史帝夫的雜誌。」言下之意其實帶點兒諷刺。 順帶一提,老凱弗斯對這些雜誌可是氣得要瘋了。據說他本人信仰虔誠,不但堅決反對色情雜誌,對於一般的性行為同樣無法見容。有時候他幾乎瀕臨崩潰的地步,灰白鬍鬚下面那張臉因為暴…See More
Jun 8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0)

現在想起這件事情,我較能從露絲的角度進行思考。例如,我現在能夠了解當初她說不定以為我才是最先破壞默契的人,她那小小的挖苦不過是報復。當時我未曾想過,但現在卻看出有這個可能,也為事情找到一個解釋。畢竟她說那些話之前,我提到了拍打手肘的行為。這件事有點兒不容易解釋,不過關於她在學長學姊前的行為舉止,一直以來已在我們之間形成了某種共識。好吧,露絲的確經常虛張聲勢,暗指一堆就我所知純屬不實的事。有時如我所說,她為了討好學長姊做出了傷人的舉動。但是,某種程度來說,露絲好像相信她自己所有行為全是代表了我們海爾森這群人。身為她的摯友,我的角色就是默默地給予支持,彷彿她在台上演出,而我就坐在首排觀眾席的位置。她拚命想要變成另外一個人,或許她比我們所有人壓力都要來得大,因為就像我所說,不知道為什麼,她一個人肩負了我們所有人的責任。在這種情況下,當我提到她拍打手肘,對她而言,可能就是一種背叛了,之後她的報復行為也就變得合情合理。但是如我所說,這個解釋是我最近才想到的。當時,我沒有退一步思考這件事,或反省自己的行為。我想,基本上那段時間,自己心裡毫不感謝露絲為了適應新生活、為了變成大人、為了擺脫海爾森所做出…See More
Jun 6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49)(十一章)

十一我得解釋一下,為什麼會這麼生氣露絲所說的話。我們在卡堤基的前幾個月時間,對於彼此之間的友誼來說,是一個非常奇妙的階段。我們為了各式的小事爭吵不休,同時卻比以往更加信任對方。尤其,我們常常兩個人坐在一起談心,通常是在睡前的時間,一起窩在我那個位於黑穀倉頂樓的房間,這可說是以前常在宿舍熄燈之後聊天保留下來的習慣。總之,重點是,無論我們白天吵得多凶,到了睡覺時間,兩個人還是一起坐在床上,慢慢啜著熱飲,交換彼此對新生活的感受,而白天的不愉快就像從來不曾發生一樣。這些交心的晤談之所以能夠存在,甚至可以說那段時間我們的友誼還能夠維持的原因,正是因為知道雙方都能悉心尊重這個時間所說的任何內容:我們信守保密的承諾,無論白天吵得多凶,也絕不拿談心時間內說的任何話來攻擊對方。好吧,我承認,這個承諾從來不曾公開表明,但是,正如我所說,這是一個默契。《丹尼爾·迪蘭達》事件發生之前,我們從來不曾試圖破壞這項私底下的承諾。因為這個緣故,當露絲說到了我和幾位學長交往的事,我不光生氣,對我來說,這更是一種背叛。她的意思清清楚楚;她所指的就是某天晚上我向她透露有關性經驗的事情。 可以想像,性經驗在卡堤基和以往在海爾…See More
Jun 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48)

當時,我躺在一塊舊帆布上看書,看的是我先前說的《丹尼爾·迪蘭達》,露絲慢慢走了過來,坐在我身邊。她仔細看了這本書的封面之後便點了點頭。如我所料,過了一會兒,她開始向我描述這本書的大概內容。若是以前,我倒覺得還好,也很樂意她這麼做,但是這一天我心裡可火了。她這種行為已經發生一、兩次了,我也看過她同樣如此對待別人。問題首先出在她的態度:她老是一副看似漠不關心卻又一派誠懇的模樣,彷彿等著別人真心感謝她的協助。好吧,我得承認,即使當時,我也不清楚她背後是什麼動機。我們初到卡堤基的前幾個月,不知道為什麼產生了一個想法,也就是說,如果要評判一個人在卡堤基適應狀況如何、是不是吃得開,可以從這個人書讀的多寡看得出來。 雖然這種想法聽來詭異,但是事實就是如此,這是我們幾個海爾森學生之間存在的想法,但是卻又刻意保持低調模糊,事實上,這不禁讓人想到我們在海爾森看待性行為的態度。一個人可以到處暗示別人自己讀了所有書,例如當別人提到《戰爭與和平》的時候,便若有所知地點點頭,大家有個共識,不會有人過分理性地檢驗他人所發出的暗示。但可別忘了,自從我們來到卡堤基日日夜夜共處,當中若是有人讀過《戰爭與和平》,別人絕不可…See More
May 3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47)

回想最初那段時光當真有趣,每當我想起待在卡堤基的兩年光陰,最初的害怕和困惑與其他時間的境況實在不很符合。今天要是有人提起卡堤基,我所想到的是在彼此房間來回穿梭的悠閒生活,下午的時光慵懶地進入黃昏與夜晚,我那疊老舊的平裝書,書頁的裝訂已經鬆散,一張張的紙頁在外面飄呀晃地,像是海上健兒似的。回想當初讀書的景況,每個溫暖的下午,我趴在草地上,當時的頭髮已蓄得很長了,總是掉進我的視線。我的房間位於黑穀倉頂樓,清晨每每因為學生在外面辯論詩歌或哲學的聲音而轉醒過來;漫長的冬日,我們坐在霧氣升騰的廚房使用早餐,餐桌上盡是漫談卡夫卡或畢卡索的對話聲,早餐時間總是圍繞著這些話題,沒有人閒談自己前晚和誰發生了性行為,或是為什麼賴瑞和海倫彼此不說話了。 不過,回頭想想,其實我們第一天在農舍前面擠成一團的模樣,也是有幾分道理的,不盡然那麼矛盾。或許,就某方面來說,我們不像自己以為的那麼灑脫。我們的內心深處還是非常害怕週遭世界,儘管唾棄自己有著如此的感覺,卻仍舊無法解脫。 ※※※ 當然學長姊對於湯米和露絲的交往史全然不知,因而把他們視為長久交往的男女朋友,露絲對於他們這點認知向來似乎十分滿意。我們剛到的幾個禮拜…See More
May 25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46)

那年夏天離開海爾森的學生當中,最後共有八人來到卡堤基。其他人則去威爾斯山上的白樓或多塞郡的白楊農場。當時我們並不知道所有這些地方和海爾森沒有太大關聯。剛剛抵達卡堤基的時候,還以為這裡和海爾森差不多,只不過是提供年長學生就讀的學校,我想我們這群人有段時間都是這樣看待這個地方。當然,我們沒有想過卡堤基之後的生活又是如何,也沒想過卡堤基的經營者是誰,或是這裡的生活如何能與廣大的外界銜接。那段時間沒有人曾經思考過這些問題。卡堤基其實是一座幾年前就已經關閉的農場,當時所遺留下來的幾座農舍建築,包括一棟老舊的農舍,附近還有穀倉、庫房、馬廄等,全改裝成我們的住所。此外還有其他建築,多半位於農場邊緣,這些建築倒塌得差不多了,用途不大,只是我們約略覺得有責任照顧這些地方,主要還是因為凱弗斯先生的緣故。凱弗斯先生是個脾氣很壞的老頭子,每個禮拜出現兩、三次,開著泥濘的貨車,巡視整個地方。他不喜歡和我們多說話,他巡視的時候,若是一邊嘆氣,一邊厭惡地搖搖頭,那就代表我們維護環境的工作不夠周到。但是,我們從不知道他究竟還要我們做些什麼。剛到的時候,凱弗斯先生給了我們一張工作清單,卡堤基本來的學生,漢娜稱他們為「老…See More
May 2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45)第二部 第 10 章

我全神貫注聽著湯米的故事,全忘了自己當初為什麼要來找他說話了。但是湯米一提到我們「年紀比較大了」,才讓我想起原先的任務。 「嗯,湯米,」我說,「我們再找時間好好來說這件事,這件事情真的很有趣,我也知道這事一定讓你非常痛苦。但是不管怎樣,你還是得好好振作才行。今年夏天,我們就要離開這裡了。你必須讓自己恢復正常生活才對,另外還有一件事,你現在就能整頓整頓。露絲告訴我,她打算喊停了,希望能夠和你復合。我覺得這是你的好機會。千萬別糟蹋了。」湯米沉默了一會兒才說:「我不知道耶,凱西。我還有這麼多事情要想。」 「湯米,你聽好,你真的非常幸運,學校有這麼多人,你卻能有露絲喜歡你,我們離開學校之後,如果你還是和她在一起,你就不必擔心了,露絲這麼優秀,你只要和她在一起,保證不會有事,她說,她希望可以重新開始。所以,千萬別搞砸了。」…See More
May 14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44)

湯米聽得一頭霧水的模樣。他確定我說完了話,便對我說:「妳說的沒錯,我的生活簡直亂成一團。可是我聽不懂妳的意思耶,凱西。什麼叫做我們都知道原因?妳怎麼可能知道?我根本沒有告訴任何人。」「當然我不知道所有細節,但是我們都知道你和露絲分手的事了。」 湯米還是一臉困惑。最後,他噗哧一笑,這回是發自內心的笑容。「我知道妳的意思了,」湯米咕噥著說,停了一會兒,好好地思考了一番。「老實說啊,凱西,」他終於開口說話,「這並不是真正困擾我的事情,其實是另外一件事,我無時無刻都想著這件事,這是和露西小姐有關的事情。」我就是在這個時候,才知道湯米和露西小姐在那年夏天剛開始所發生的事情。後來,當我有時間反覆思量,才弄懂這件事一定是發生在我那天早上在二十二號教室,看到露西小姐在紙上亂畫過後沒幾天。我說過了,我真氣自己沒有早點兒從湯米身上知道這件事情。 事情發生在某天下午接近「閒置時間」的時候,所謂「閒置時間」也就是說,課程結束了,但是距離晚餐還有一點時間。湯米看到露西小姐從主屋走出來,手裡抱著滿滿的活動掛圖和公文資料箱,好像隨時就要掉下來一樣,湯米便跑過去幫忙。「嗯,露西小姐要我幫忙拿些東西,說是要拿回她的書房…See More
May 12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43)

總之,我正在草地上和幾個女生一起聽音樂,露絲走了過來,問我能不能去走一走。我看得出來露絲有重要的事情,於是離開我的朋友,和她一起走了,兩個人一路走到宿舍小屋。我們走進房間,我在露絲靠窗的床上坐了下來,太陽把毯子烘得暖暖地;露絲則坐在我的床上,就在後牆那邊。一隻青蠅嗡嗡地飛來飛去,我們開心地玩了一會兒「青蠅網球」,揮動雙手將那隻已經被拍得七葷八素的青蠅,從這裡扔到那裡,後來牠從窗口找到出路飛走了,露絲才說:「我想和湯米言歸於好。凱西,妳可以幫幫我嗎?」露絲接著問:「妳怎麼了?」 「沒有,我只是有點兒驚訝而已,畢竟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我當然願意幫忙啊!」「我還沒告訴其他人,我想和湯米復合,甚至也沒對漢娜說起,妳是我唯一能相信的人。」「妳要我做什麼呢?」「妳只要和湯米說說話就可以了,妳不是常常和他說話嗎?如果由妳來轉告我的意思,他會聽妳的,他知道妳不會胡說八道。」 我們坐在床上,雙腳在床底下前後擺動了好一會兒。「妳來找我真是找對人了,」我終於開口說,「如果要跟湯米說那些事情,我應該是最佳人選吧!」 「我希望我們可以重新開始。我們現在可以說是扯平了,我們過去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傷害對方,現在也…See More
May 1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42)第 9 章

九 露絲和湯米分手後幾天,我和其他幾個女生在美術教室畫靜物。我記得那天身後雖然有風扇吹著,但還是感覺相當悶熱。我們的畫具是炭筆,有人強佔了所有畫架,所以我們只得將板子立在腿上作畫。當時我坐在辛西亞旁邊,我們兩個人一邊聊天,一邊抱怨室內的悶熱。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聊到了男生的話題,辛西亞頭也不抬地對我說:「還有湯米啊,我就知道他和露絲在一起不會太久的啦。嗯,我猜妳就是自然的繼承人囉!」辛西亞說這些話時,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但她是個觀察敏銳的人,而且不是我們小團體成員,所以她的話顯得更有份量。我是指,我心裡忍不住把她的想法看作所有和這個話題毫不相干的外人的一致意見。畢竟,在他們出雙入對之前,我已經是湯米多年的朋友了。在外人眼中,我看起來確實很有可能成為露絲的「自然繼承人」。我聽聽也就算了,辛西亞本來就不是要發表什麼長篇大論,也就沒再多說什麼。 差不多一、兩天後,我和漢娜從休憩亭走出來,她突然用手肘輕輕推了我一下,頭朝向北運動場那邊的一群男生點了一點。「你看,」漢娜小聲地說,「是湯米耶,他一個人坐在那邊喔!」我聳了聳肩,彷彿說:「那又怎樣?」這件事到此為止,沒有下文。不過,事後我想了又想…See More
May 9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41)

同學之間討論這些事情的時候,實在無法理解監護人究竟希不希望我們發生性行為。有些同學認為監護人其實同意,只不過我們老選錯時間。漢娜的說法是,她認為監護人有責任讓我們發生性行為,否則以後我們無法成為優秀的捐贈人。她說,除非人持續發生性行為,否則像腎臟、胰臟之類的器官便無法正常運作。還有人說,我們必須記得,監護人是「正常人」。所以他們覺得單純的性行為很奇怪;對他們來說,性是為了生兒育女的時候才發生的,雖然他們認知上明白,像我們這種人根本不能生育,但是他們還是很擔心我們發生性行為,因為在他們內心深處並不真的相信這些性行為最後不會導致懷孕。安娜特另有一套說法:她說監護人之所以不喜歡我們有性行為,那是因為他們自己想和我們發生性關係,尤其是克里斯先生看我們女孩子的眼神,就是打著這個主意。蘿拉卻說,安娜特真正的意思是,她自己想和克里斯先生發生性行為。我們聽了全都笑瘋了,和克里斯先生發生性行為這個念頭,實在太荒謬、也太噁心了。 我認為最接近的說法是蘿絲所提出來的,「監護人的意思是指我們離開海爾森之後發生的性行為,」蘿絲說,「他們的確要我們和喜歡的人有正確而且不會致病的性行為。只是他們真正的意思是指我們離…See More
May 7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40)

蘿拉說這些話並無惡意,如果當時我們其他人也說了些什麼,也是學生常有的舉動而已,沒什麼特別用意。所以,當湯米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一臉氣呼呼地盯著蘿拉,我們全被嚇了一大跳。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一個男生看來和我們一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當下我還以為湯米就要發火,這可是幾年來第一次啊!不過他卻突然邁步離開,留下我們在原地彼此聳肩對看。還有一次和這次一樣嚴重,那回我拿了派翠西亞做的月曆給湯米看。派翠西亞小我們兩個年級,但是所有人對她的素描技巧都是讚嘆不已,她的作品總是藝術交換活動上眾人追逐的焦點。我尤其喜歡這本在上次交換活動辛苦得來的月曆,活動開始前幾個星期,這本月曆的名氣便已傳遍校園。它不像艾蜜莉小姐那本動不動飄呀飄的英國各郡彩色月曆。派翠西亞這本又小又短,每個月份都有一小幅漂亮的鉛筆素描,描繪海爾森的生活即景。要是我現在還留著就好了,當中幾張圖畫,例如六月和九月那兩張,甚至可以認出上面學生和監護人的臉孔。我離開卡堤基的時候,丟了幾樣東西,這本月曆就是其中之一,都怪我那時心不在焉,沒有留意身邊攜帶的物品,不過我還是等待適當時機再來說明吧!我現在要說的是,這本月曆是我相當得意的一大收穫,所以才…See More
May 6

Spratly Island's Blog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5)(十三章)

Posted on May 22, 2021 at 12:00am 0 Comments

十三

羅德尼持有駕駛執照,已經安排出發當天向幾哩外邁契利的農場工人借一部車。他經常靠著這個方法弄到車子,偏偏這次卻在預定出發前一天計畫泡湯了。雖然事情後來相當順利地解決了──羅德尼去了農場一趟,立刻借到了另外一部車──但是有趣的是,起初看來以為這次行程可能必須取消的一、兩個小時中,露絲表現出來的反應。

在那之前,露絲一直假裝整件事純粹出於好玩,之所以跟著起鬨,也只是為了讓克莉絲開心而已。露絲老說我們離開海爾森之後,沒有好好探索自己的行動自由權;還說反正她一直想去諾弗克「找找大家弄丟的東西」。也就是說,她一直表現得讓人以為她對尋找「本尊」並不十分認真。…

Continue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4)

Posted on May 20, 2021 at 12:00am 0 Comments

請注意,沒有人扯得太過離譜。我不記得有人說過將來要當個電影明星之類的話,通常是說將來要當郵差,或在農場工作,不少人希望成為各種車輛的司機,每當話題提到這裡,就會有些學長姊開始比較自己去過的每條風景路線、最愛的路邊咖啡館、最難走的路段等。若是今天,我當然可以就著這些話題私底下高談闊論一番,不過當時我常常只是靜靜地聆聽,一句話也不說,一邊聽一邊喝飲料。有時候時間晚了,我便合上眼睛,舒服地依偎著沙發扶手忽睡忽醒(若是正好碰上幾次很短暫地和男生正式「交往」的階段,便會挽著男生的手臂),談話中提及的道路就一條一條地穿越我的腦海。

總之,該回歸主題了,每次談論這個話題的時候,露絲總是比別人投入,尤其周圍有學長姊在場的時候。那年冬初,露絲不斷提到辦公室,不過辦公室工作真正比較具體成為她的「未來夢想」,是在我們一起走到村子那次以後的事。…

Continue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3)

Posted on May 19, 2021 at 12:00am 0 Comments

有些人則認為關心本尊是個如何的人真是非常愚蠢。當初的本尊是如何,一點兒也不重要,純粹是為了製造我們的技術要件而已,此外不具其他任何意義,一切全憑自己如何盡其所能地善用我們的生命。露絲向來支持這樣的主張,我也八九不離十。但是每當我們聽到有人發現本尊,不管是誰的本尊,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 

我還記得,有幾次發現本尊的時間往往相當集中,有時,幾個禮拜過去了,不曾聽說有人提起,突然有人發現了一位本尊,便會觸發一連串其他的發現,但當中多數線索顯然沒有任何繼續追蹤的價值:像是車輛行經時發現車內的人是某人的本尊這一類的訊息。但有時候,當中又似乎好像真的有點兒什麼,例如露絲那天晚上告訴我的就是屬於這一類。

 …

Continue

石黑一雄《别让我走》(52)(十二章)

Posted on May 18, 2021 at 12:00am 0 Comments

我聽見湯米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最後他走到我面前。我再次抬頭,發現湯米雙手焦急地在空中不知所措,彷彿我正在進行一項複雜的工作,他在一邊急著想幫忙。

「凱西,妳不會……如果是為了刺激,妳不會這樣看吧,應該要再更仔細地看看那些圖片,看這麼快是沒有用的。」

 

「你怎麼知道什麼對女生有用?還是你已經和露絲一起看過了。對不起,說話沒用大腦。」 

「凱西,妳在找什麼?」…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