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atly Island
  • Male
  • South Se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ratly Island's Friends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Zenkov
  • Kehtay Dream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東方求敗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Spratly Islan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ratly Island'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32)

但是,我現在想說的是我自己的茱蒂·布里姬沃特「入夜之歌」。我猜這錄音帶原先是黑膠唱片,錄製時間是一九五六年,但我手邊的是錄音帶,錄音帶封面的照片應該是唱片封套的縮小版。茱蒂穿著當時流行的露肩紫色緞綢洋裝,因為她坐在酒吧椅上,照片上只看得見上半身。我想照片中的地點應該是南美洲,因為茱蒂背後有幾棵棕櫚樹,更有穿著白色燕尾服、皮膚黝黑的男服務生。從照片看往茱蒂,正好是酒保端酒給她的方向。茱蒂回過頭來,姿態親切,不致過度性感,只是稍稍賣弄風情,而觀看者是她多年認識的朋友。另外一點有關這個錄音帶封面的是,茱蒂把手肘撐在吧檯上,手裡點了一根菸。我之所以從拍賣會找到這卷錄音帶開始便這麼神祕兮兮的,其實就是因為這根菸。我不知道別的地方情形如何,我只知道在海爾森,監護人對抽菸這件事可是非常嚴格的。我相信,監護人一定寧願我們學生完全不知道香菸的存在;不過,這是不可能的,監護人只好每次提到香菸的時候,不忘對我們三申五令一番。即便看到的照片是知名作家或世界級領袖,一旦這些人手中正好拿著一根菸,整堂課也會硬生生地煞車停住。甚至有人傳言,圖書館之所以少了一些像福爾摩斯之類的經典書籍,正是因為書中的主要人物經常抽菸…See More
Dec 24,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31)

總之,重點是,艾蜜莉小姐的月曆收藏品中少了一個地方:沒有一幅月曆有諾弗克的照片。當時,同樣的課重複上了好幾次,每次我都想知道,這回艾蜜莉小姐能不能找到諾弗克的照片?但是,結果都是一樣。艾蜜莉小姐每次的語氣都像要補充什麼似的,在地圖上揮揮教鞭說:「過去這邊就是諾弗克了,這個地方還不錯。」後來,我記得有一次,艾蜜莉小姐停頓了一會兒,整個人想得出神了,可能是因為沒有照片,所以還沒準備接下來該說些什麼。最後她終於跳出白日夢,再度在地圖上敲了一敲。「你們看,諾弗克位於東邊的突出點,也就是隆起的這塊地方,直接伸向大海,所以它不通往任何一個地方。那些南北往來的人,」她上下揮動教鞭,「全都要繞過這裡。因為這個緣故,諾弗克成了英格蘭的一個寧靜的角落,非常不錯的地方。不過,我們也可以說,諾弗克是個失落的一角。」「失落的一角」,艾蜜莉小姐是這麼稱呼的,整件事情就是從這個稱呼開始。我們在海爾森有屬於自己位於三樓的「失落的一角」,負責保管遺失的物品;要是有人丟了東西或找到東西,就會來到這個地方。就在艾蜜莉小姐說了諾弗克是英國「失落的一角」那節課之後,我不記得是哪位同學在課後對大家說,國內所有遺失的物品最後就是送…See More
Dec 22,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30)

「妳那個鉛筆盒真是漂亮。哪來的啊?」米茲只是單純地問了這個問題,這點現在看來非常明顯。但是當初看到露絲在五號教室拿出鉛筆盒的人,此刻也都在場旁觀,我看到露絲滿臉猶豫。到了後來,當我回顧整件事情的經過,才知道這是給我製造了一個多麼完美的機會。但是事發當下,我沒有多想。我在米茲或其他人發現露絲陷入一種莫名的窘境之前,立刻開口接了話:「我們不能告訴妳東西是哪裡來的。」露絲、米茲和其他人全往我這裡看,或許她們有些驚訝。但是我保持鎮靜,對著米茲一個人繼續把話說完。 「我們有個非常好的理由不能告訴妳船筆盒的來源。」米茲聳聳肩說:「所以這是個祕密囉!」「這是天大的祕密。」我說,並且對著她笑了一笑,表示我並非惡意。 其他人點了點頭,表示支持,只有露絲一個人面無表情,好像突然什麼事情讓她想得入神了。米茲再度聳了聳肩,我記得這件事到此就告一段落了,後來米茲好像走掉了,還是開始談起其他事情什麼的。這次,就像我之前不能公開對著露絲說,為了拍賣會登記簿那件事情,我為她做了哪些事情,當然露絲也不能因為我介入了米茲的事,表示對我的感謝。但是,不只是接下來幾天,而是接下來好幾個禮拜的時間,露絲對我的態度就已經說明了她…See More
Dec 20,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9)

我當時心情糟透了,也被弄糊塗了。我們繼續站在那裡,凝望著外面的霧和雨,我想不出能夠如何彌補我所造成的傷害。我說了一些無濟於事的話:「還好啊,我根本沒看到什麼。」我這幾句話僵硬地懸在空中。接著,在幾秒鐘的沉默之後,露絲邁步走入雨中。 六 如果露絲當時有意反駁,我想自己心裡對於發生的事情會比較好過。但是這次她卻直接認輸。可能她覺得這件事情太丟人了,受到嚴重挫敗,甚至不敢生氣,或是企圖回嘴。那次屋簷底下談話過後,幾次我看到她,還以為她至少有點兒不高興、生氣什麼的,但都沒有,她反倒彬彬有禮,甚至語氣平淡。我想,她大概害怕我會揭穿她,當然此時鉛筆盒已經不見蹤影,我很想告訴她不必怕我。麻煩的是,這件事本來就未公開討論,如今我也沒辦法提起。其間,我設法利用機會,暗示露絲,她在潔若汀小姐心裡擁有特殊的地位。例如有一次,我們一群人很想在休息時間到戶外練習圓場棒球,有一群大我們一個年級的學生想向我們挑戰。問題是,外面正在下雨,我們不太可能獲得允許走到戶外。我注意到潔若汀小姐是當時負責的監護人之一,於是我說:「要是露絲親自去問潔若汀小姐,說不定我們還有機會。」 我記得當時這個建議未被採納,或許是因為現場根本…See More
Dec 18,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8)

過了這段時間,我才開始慎重地思考起這件事情。如果鉛筆盒不是潔若汀小姐給的,那是從哪來的呢?說不定是其他同學給的,但是這不太可能。要是本來鉛筆盒屬於別人的,就算是學長學姊好了,這麼一件漂亮的東西不可能沒人注意到。要真如此,露絲知道這鉛筆盒已經傳遍海爾森校園,絕對不敢冒險捏造這樣一個故事。所以,她最有可能是在拍賣會上發現的。若是這樣,露絲也得冒著別人在她買下之前已經看過鉛筆盒的風險。不過,假如她事先聽說了這個鉛筆盒,於是趁著拍賣會開始之前,向某個糾察員先訂了下來(這種行為雖然不被允許,但有時仍會發生)如此一來,她就有十足把握,這個東西幾乎沒有人真正看過了。 對露絲來說,不幸的是,所有從拍賣會購買的東西全記在登記簿上,同時記錄每樣東西是誰買的。登記簿一般不易取得,因為糾察員每次拍賣會結束後,便放回艾蜜莉小姐辦公室,不過也不算是最高機密。只要下次拍賣會接近某個糾察員,想要瀏覽登記簿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所以我大致有了這樣一個計畫,我還花了幾天的時間仔細推敲琢磨細節,之後才知道,其實並不需要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執行。如果鉛筆盒來自拍賣會這個假設沒錯,一切只要唬弄過去就可以了。因此,後來我和露絲有了屋簷下…See More
Dec 17,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7)

教室裡面非常吵鬧,不過附近幾個女生都聽見了,所以很快就有四、五個人羨慕地看著這隻鉛筆盒。好幾秒鐘過去了,露絲什麼也沒說。最後,她才不疾不徐地回答:「這樣吧,就當作我是在拍賣會上買來的吧!」然後,對著我們會心一笑。這樣的回答乍聽之下沒什麼問題,但是我的感覺卻像是她突然站起來,打了我一下,接下來的時間,我整個人忽冷忽熱。我完全了解她這個回答和笑容背後的涵義:她要說的其實是,這隻鉛筆盒是潔若汀小姐送她的禮物。 我的猜測絕對沒錯,因為這種事情已經發生好幾個禮拜了。每當露絲企圖暗示潔若汀小姐對她的一點兒特別待遇,就會出現某種特別的笑容和特別的聲音,有時候還會加上肢體動作,例如伸出一根手指擺在唇邊,或是做出舞台演員說悄悄話的手勢。哪些特別待遇呢?例如潔若汀小姐有一次,在尋常上課日的下午四點前,特准露絲在撞球間播放音樂錄音帶;以及潔若汀小姐原先命令學生在場上散步的時候必須保持安靜,但是,當露絲走近她身邊,潔若汀小姐卻開始和她說起話來,然後便開放其他同學也能說話。諸如此類的事情,露絲從不說個明白,一概露出淺淺的微笑曖昧地說:「我們別再說了啦!」 當然,正式來說,監護人不能偏袒任何學生,不過,在一定範圍…See More
Dec 14,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6)

即使今天我還是不明白,當我聽到莫拉所說的話時,為何會有如此強烈的情緒襲上心頭。我轉頭看著莫拉,氣沖沖地說:「妳懂什麼?妳根本什麼都不懂,因為妳已經脫離很久了!要是妳知道所有我們發現的事情,就不敢說這麼白癡的話了!」「別胡說八道了啦!」莫拉向來不是一個容易打退堂鼓的人,「這只不過又是露絲捏造出來的故事罷了,根本沒這回事。」 「我可是親耳聽到他們在談這件事,妳要如何解釋呢?我聽過他們說要如何把潔若汀小姐押在牛奶貨車,載到樹林去的事情,妳又要怎麼說?如果沒這回事,我怎會親耳聽到他們在打這些主意?這和露絲或其他人沒有關係。」莫拉看著我,表情有些動搖。「妳是親耳聽到的?怎麼聽到的?在哪裡?」「我清清楚楚聽到他們說的每一個字,他們並不知道我也在場。地點就在下面的池邊,他們不知道我聽得見他們說話。妳看看自己,又知道了多少!」 我推開莫拉,一路走向人群擁擠的庭院,回頭看了一眼露絲和其他人的身影,他們還是遠遠看著南運動場,完全不知道我和莫拉剛才發生的事情。我發覺自己對她們的氣已經消了,這下卻被莫拉惹火了。即使現在,當我在漫長的灰色公路上開著車,腦子裡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可想時,有時便會反復回憶這些往事。我那…See More
Dec 13,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5)

後來幾天,每次我提到西洋棋這個話題,露絲總是連聲嘆氣,或是假裝另有急事要辦。最後在一個陰雨綿綿的下午,我總算逮住她和我下棋,我們在撞球室裡設盤,擺設完畢,露絲開始教我一種改編自跳棋的變化玩法。根據她的說法,西洋棋最大的特色在於每顆棋以L型方式移動,我想她是看了騎士的走法才得到這樣的推論,而不是像跳棋蛙跳式的玩法。我不相信她,而且非常失望,不過,我忍住不說,繼續和她玩了一會兒。好幾分鐘的時間,我們不斷吃下對方的棋子,而且總是把進攻的棋子擺成L型的位置,直到我快攻下她了,她卻說這盤不算,因為我把棋子擺在和她的棋子成一直線的位置。 聽她這麼一說,我站起身來,收好西洋棋,立刻轉身走人。她根本不懂西洋棋玩法,這句話我並未說出口,因為儘管心裡大失所望,我也不至於說得太過火;但是我氣沖沖地離去,心想,這個行動已經代表了一切。大約一天後,我走到主屋頂樓的二十號教室上喬治先生的詩歌課。我不記得是上課前,還是下了課後的事,也不確定教室裡有多少人。只記得當時我手裡拿著書,朝著露絲和其他人聊天之處走了過去,一大片陽光落在她們一群人所坐的桌蓋。從她們把頭湊在一起的模樣,我知道她們正在討論祕密保衛隊的事情,雖然就…See More
Dec 12,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4)

我並不是說我們那個年紀成天都為了樹林擔心受怕。我自己就可以好幾個星期想都不想這件事,有時候不知道哪來的膽子,甚至想說:「我們幹嘛相信那種鬼話?」不過,只要有任何一點兒風吹草動,可能是有人又提起那些故事,或是書本裡出現恐怖的章節,甚至是一段偶爾的談話,讓人聯想到樹林,便又重新回到那個陰影下。當初,我們假設樹林是潔若汀小姐綁架事件的核心,這樣的假設可說一點兒也不意外。 仔細一想,我不記得我們當時採取了任何實際措施,以保護潔若汀小姐;我們的一切行動,不外就是蒐集更多有關陰謀的證據。基於某種理由,我們相信這樣便足以防止任何立即的危險發生。我們所蒐集到的多數「證據」,都是來自目擊那些心懷不軌的人所採取的實際行動。好比說,有天早上,我們從二樓教室看到艾玲小姐和羅傑先生在下面庭院對潔若汀小姐說話。過了一會兒,潔若汀小姐向他們道別後走向橘園,我們在樓上繼續觀察這兩個人,卻發現他們一邊把頭湊在一起說悄悄話,一邊盯著潔若汀小姐遠去的身影。「羅傑先生啊,」當下露絲搖著頭、嘆了口氣說。「誰猜得到原來他也參了一腳?」我們用這個方式列出了一張參與陰謀人員的清單,不管是監護人,還是學生,全是我們立誓要對付的敵人。不…See More
Dec 10,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Dec 8,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2)

南運動場是小學部學生最常使用的地方,一次午餐時間,就在南運動場的某個白楊樹角落,露絲朝我走過來,從頭到腳看了看我,便問:「妳想不想騎我的馬?」當時我正與兩、三個人一起玩,但是露絲顯然是對著我一個人說的,這點讓我非常開心,不過我假裝打量著她,然後回答:「嗯,妳的馬叫什麼名字?」露絲又走近了一步,「我最好最好的馬,叫做雷電。這匹馬我可不能讓妳騎,太危險了,不過只要妳不用馬鞭,就可以讓妳騎黑莓。或者,如果妳喜歡,要騎其他任何一匹都行。」她一連串說了幾個名字,我現在已不記得了。然後她問:「妳自己有馬嗎?」回答之前,我看著她,仔細想了想說:「沒有,我沒有馬。」「一匹都沒有?」「沒有。」「好吧,妳可以騎黑莓,如果喜歡,妳還可以養牠,不過千萬不能用馬鞭抽牠。妳現在就過來騎吧!」反正我的朋友已經轉身繼續之前的活動,於是我聳聲肩,便和露絲離開了。運動場上到處都是遊戲的小朋友,有些個頭比我們大,露絲卻刻意帶我從小朋友中間穿過去,一路上保持在我前面一、兩步的距離。當我們到了花園的鐵絲網分界,露絲轉身說:「好吧,我們就在這裡騎馬吧,妳騎黑莓。」我接過露絲交給我的隱形韁繩,然後我們就出發了,沿著籬笆來來回回地騎…See More
Dec 6,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1)

後來有一次,我也以為自己要倒大楣了。我喜歡一條繞著主屋後側的小路,這條路通往每個角落和通道,一路上要擠身穿越灌木叢,低頭走過長滿長春藤的拱門,還要經過一道生鏽的鐵門。一邊走著,一邊可以從一扇接著一扇的窗戶往裡看。我想自己之所以這麼喜歡這條小路,部份原因是因為我不知道這條路是不是禁區。當然,平常上課期間,這裡是不能走的;但是到了週末或晚上,規定就不很明確了。多數學生一向避免走這條路,或許,就是這種遠離人群的感覺,造就了另一部份的吸引力吧!總之,就在一個陽光和煦的傍晚,我正在這條小路上散步。我想當時自己應該是中學部三年級了,一如往常,我一邊走著,一邊往內看看空盪的教室,突然間,卻看到艾蜜莉小姐在一間教室裡。她一個人,緩緩地踱著步,小聲地說著些什麼,手勢指向教室中的隱形觀眾。我想她應該是在做課堂演練或是集會演說的排練吧!當我正打算在她看到我之前快步走過時,她突然轉過身來,兩眼瞪著我。我全身都僵住了,心想這下糟了,但是艾蜜莉小姐卻像之前一樣,繼續她的排練,只不過她現在是對著我,裝作對我說話的模樣;然後,如我所願,她自然地轉過身去,眼睛望向教室另一邊想像中的學生。我趕緊躡手躡腳地沿著小路離開,第…See More
Dec 4,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0)

在這種場合當中,我們真會覺得,全體同學這樣讓艾蜜莉小姐失望實在不好,不過,不管我們如何努力,還是無法完全理解艾蜜莉小姐的訓示。部份是因為艾蜜莉小姐所使用的詞彙的緣故,像是「不配擁有特權」和「濫用機會」等,這是後來露絲和我在多佛康復中心回憶這段往事,所想起的兩個常用措辭。艾蜜莉小姐訓話重點非常清楚:身為海爾森的學生,我們是非常特別的一群人,所以當我們行為表現惡劣,便教人更是失望。但是,除了這點以外,其他的話實在令人摸不著頭緒。有時,她說得非常激動,卻突然停下來說:「怎麼了?這是怎麼了?到底是什麼在阻撓著我們?」然後,她會站在原地,雙眼緊閉,蹙著眉頭,像要解出答案。台下的學生一臉困惑,氣氛尷尬,也只能坐在地上,期盼她趕緊在腦子裡完成必要的探索與發現。緊接著,她或許會輕輕地嘆一口氣,繼續訓話,或者,她只是簡單地打破沉默說:「但是,我不會屈服,海爾森也不會屈服!」露絲和我回想起這些冗長演說時,露絲覺得非常奇怪,艾蜜莉小姐在課堂上腦筋清楚得像什麼似的,可是那些訓話卻如此難以理解。我向露絲提到,有時候會看到艾蜜莉小姐半睡半醒地在海爾森校園遊蕩,還一邊自言自語,露絲聽了非常生氣地說:「她才不會那樣!…See More
Dec 2,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9)

趁著我們現在談到代幣這個話題,我想說些先前幾次提到的拍賣會的事情。拍賣會對學生來說相當重要,因為這是我們能夠得到外界物品的唯一途徑,例如,湯米的休閒衫就是拍賣會上買來的。每個人都是從拍賣會得到衣服、玩具等一些其他同學不曾製造的特別物品。每個月都有一台白色大貨車從那條狹長的道路下來,這時可以感覺屋內屋外學生一陣興奮。待貨車在庭院停妥,一群人就在外面等著,其實等候的人主要是小學部的學生,因為一旦過了十二或十三歲,這種事情就沒那麼教人興奮了。但是,事實上,所有人都充滿了期待。此刻回想起來,當時的激動實在有點兒好笑,因為拍賣會經常令人大失所望。拍賣會的東西沒什麼特別,我們不過是拿代幣將穿破的衣物或破掉的物品更新罷了。不過,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曾在拍賣會上找到一些不錯的東西,一些變得非常特別的東西:像是夾克、手錶,以及從未拿來使用、只是得意地擺在床邊的工藝剪刀等。所有人都曾經找到那樣特殊的東西,所以,雖然我們假裝自己毫不在意,卻仍無法甩開過去那種期待與興奮的情緒。其實,學生之所以卸貨時在貨車附近逗留是有原因的。如果是小學部的學生,他們會跟著穿著工作服,搬運一個個大紙箱的工人,前前後後從儲藏室到貨車…See More
Dec 1,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8)

艾蜜莉小姐是我們的總監護人,年紀最長。她身材不特別高,不過她的動作,例如她老是把頭抬得高高的,總讓人誤以為她非常高大。她將一頭白髮紮在腦後,但是總是有幾撮頭髮鬆脫,到處飄動。這些頭髮真教我抓狂,不過艾蜜莉小姐老像沒看到似的,彷彿對這些頭髮不屑一顧。每到傍晚,她的模樣看起來非常奇怪,滿臉全是散落的頭髮,就連她平靜謹慎地和學生說話時,也懶得將臉上的頭髮撥開。學生都非常怕她,對她的觀感也與其他監護人不同。不過,一般認為她為人公正,也十分尊重她的決定;就連我們在小學的時候,雖然覺得她的存在令人生畏,但也一致認為海爾森因為有她存在,我們才有安全感。未經請求而去找艾蜜莉小姐,是需要點兒膽量的;若是帶著類似羅伊的要求去見她,可說是一種自殺行為。但是羅伊並不像我們所預期的被大大地訓斥了一番,接下來那幾天,據說監護人之間開始談論、甚至辯論有關代幣的問題。後來,學校宣佈入選的學生可以獲得代幣,但是補償不多,因為作品能被夫人選上,那是「至高無上的榮耀」。這個作法無法平息雙方支持者,因此這件事後來還是爭辯不休。那天早上,波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問了露西小姐問題。當時我們在圖書館,圍坐在大橡木桌旁。我還記得壁爐裡有…See More
Nov 30, 2020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7)

那天以後,夫人這個話題雖然不是禁忌,但是我們一群人也是絕少提起。這種情形很快就從我們這個小團體,散播到同一年級的所有學生,大家對夫人依然存有好奇心,只是我們感覺得出來,如果進一步探究夫人如何處理我們的作品,以及究竟有沒有藝廊這個地方,將會陷自己於目前尚且無法面對的境地。藝廊這個話題偶爾還是會出現,所以幾年後,當湯米在池邊告訴我,他與露西小姐之間那次不尋常的談話時,我發現好像有什麼勾起了自己過去的記憶。後來,當我留下湯米一個人坐在石頭上,趕忙走向運動場追上朋友的時候,這段過去的記憶才終於出現。 這是有關露西小姐在課堂對我們說過的話。我之所以記得她這番話,是因為當時那些話把我搞糊塗了,同時也是因為那是少數幾次藝廊這個話題,能夠當著監護人刻意提起的時刻。當時,我們正在討論後來被稱為「代幣爭議」這個話題。幾年前,湯米和我就討論過了,不過我們一開始對於那場討論發生的時間沒有共識。我記得大約是在十歲的時候,湯米覺得更晚,不過最後他也同意是十歲時發生的事情。我確定自己記的沒錯:那時我們是小學四年級,就在夫人那個事件之後沒多久,不過距離我們在池邊談話,也是三年前的事了。我認為,這個代幣爭議之所以出現,…See More
Nov 25, 2020

Spratly Island's Blog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32)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20 at 12:21am 0 Comments

但是,我現在想說的是我自己的茱蒂·布里姬沃特「入夜之歌」。我猜這錄音帶原先是黑膠唱片,錄製時間是一九五六年,但我手邊的是錄音帶,錄音帶封面的照片應該是唱片封套的縮小版。茱蒂穿著當時流行的露肩紫色緞綢洋裝,因為她坐在酒吧椅上,照片上只看得見上半身。我想照片中的地點應該是南美洲,因為茱蒂背後有幾棵棕櫚樹,更有穿著白色燕尾服、皮膚黝黑的男服務生。從照片看往茱蒂,正好是酒保端酒給她的方向。茱蒂回過頭來,姿態親切,不致過度性感,只是稍稍賣弄風情,而觀看者是她多年認識的朋友。另外一點有關這個錄音帶封面的是,茱蒂把手肘撐在吧檯上,手裡點了一根菸。我之所以從拍賣會找到這卷錄音帶開始便這麼神祕兮兮的,其實就是因為這根菸。…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31)

Posted on December 17, 2020 at 9:00pm 0 Comments

總之,重點是,艾蜜莉小姐的月曆收藏品中少了一個地方:沒有一幅月曆有諾弗克的照片。當時,同樣的課重複上了好幾次,每次我都想知道,這回艾蜜莉小姐能不能找到諾弗克的照片?但是,結果都是一樣。艾蜜莉小姐每次的語氣都像要補充什麼似的,在地圖上揮揮教鞭說:「過去這邊就是諾弗克了,這個地方還不錯。」

後來,我記得有一次,艾蜜莉小姐停頓了一會兒,整個人想得出神了,可能是因為沒有照片,所以還沒準備接下來該說些什麼。最後她終於跳出白日夢,再度在地圖上敲了一敲。

「你們看,諾弗克位於東邊的突出點,也就是隆起的這塊地方,直接伸向大海,所以它不通往任何一個地方。那些南北往來的人,」她上下揮動教鞭,「全都要繞過這裡。因為這個緣故,諾弗克成了英格蘭的一個寧靜的角落,非常不錯的地方。不過,我們也可以說,諾弗克是個失落的一角。」…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30)

Posted on January 12, 2020 at 9:19pm 0 Comments

「妳那個鉛筆盒真是漂亮。哪來的啊?」

米茲只是單純地問了這個問題,這點現在看來非常明顯。但是當初看到露絲在五號教室拿出鉛筆盒的人,此刻也都在場旁觀,我看到露絲滿臉猶豫。到了後來,當我回顧整件事情的經過,才知道這是給我製造了一個多麼完美的機會。但是事發當下,我沒有多想。我在米茲或其他人發現露絲陷入一種莫名的窘境之前,立刻開口接了話:「我們不能告訴妳東西是哪裡來的。」

露絲、米茲和其他人全往我這裡看,或許她們有些驚訝。但是我保持鎮靜,對著米茲一個人繼續把話說完。

 

「我們有個非常好的理由不能告訴妳船筆盒的來源。」…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29)

Posted on January 12, 2020 at 9:18pm 0 Comments

我當時心情糟透了,也被弄糊塗了。我們繼續站在那裡,凝望著外面的霧和雨,我想不出能夠如何彌補我所造成的傷害。我說了一些無濟於事的話:「還好啊,我根本沒看到什麼。」我這幾句話僵硬地懸在空中。接著,在幾秒鐘的沉默之後,露絲邁步走入雨中。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