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atly Island
  • Male
  • South Se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ratly Island's Friends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Zenkov
  • Kehtay Dream
  • ili 河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東方求敗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Spratly Islan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ratly Island'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5)

這時我們聽見夫人對那些工人大呼小叫。她不是真的發脾氣,不過她的聲音嚴厲,聽起來非常嚇人,原本一直和她爭辯的工人現在也都安安靜靜了。「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我現在才能繼續和你們在這裡,」艾蜜莉小姐說,「瑪麗克勞德現在做起這種事情可是有效率多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說了下面的話,可能因為知道這次的拜訪很快就要結束;也可能因為我想知道艾蜜莉小姐和夫人究竟如何看待對方。總之,我壓低了聲音,對著門口點了一下頭說:「夫人從來沒有喜歡過我們,她一直很怕我們,就像一般人怕蜘蛛那類東西一樣。」 我等著看看艾蜜莉小姐會不會生氣,反正我再也不在乎她生不生氣。果真,艾蜜莉小姐突然轉身面對著我,好像我朝她身上丟了球似的。她的眼睛發出怒光,讓人想起她以前在海爾森的模樣。不過,她回答的語氣平淡而溫柔。「瑪麗克勞德已經把一切都給了你們,她不斷地工作、工作、工作,我的孩子啊,妳可別弄錯了,她可是站在你們那一邊,一直都站在你們那一邊的啊!她怕不怕你們?我們全都怕你們啊!我在海爾森幾乎每天都要對抗自己對你們的恐懼,有時從書房窗戶往下看著你們,心裡覺得非常地厭惡……」艾蜜莉小姐沒有說下去,她的眼裡再次閃耀著光芒。「但是,我決定…See More
Dec 31,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4)

「或許那只是某種趨勢的興盛和衰滅,」我說,「但是對我們來說,卻是我們的生命。」 「是啊,話說的沒錯。不過你們想想,你們比起許許多多在你們之前的人好得太多了,又有誰知道在你們之後的人將來要面對些什麼呢。真是抱歉啊,學生們,我現在得走了。喬治!喬治!」 喬治沒有回應,大概因為走廊上很吵,所以才沒聽見。湯米突然問:「露西小姐就是因為這樣才離開的嗎?」 那時,艾蜜莉小姐的注意力放在走廊上發生的事,我以為她沒聽見湯米的問題。艾蜜莉小姐靠著輪椅的椅背,開始慢慢地往門口移動。房裡擺了很多小咖啡桌和椅子,看來她沒有辦法順利通過。我正要起身為她清出一條路來,艾蜜莉小姐突然停了下來。 「露西·韋瑞特啊,」她說,「啊,是了,我們和她之間有一點兒小小的問題。」艾蜜莉小姐停頓了一會兒,把輪椅轉過來面對著湯米。「是的,我們和她之間有點兒小小的問題。我們彼此意見不合。不過,湯米,要回答你這個問題啊,我們和露西·韋瑞特的意見衝突和剛剛我所告訴你的沒有任何關係,至少沒有直接的關係。絕對沒有,我們這樣說好了,應該比較像是我們內部的問題。」 我以為艾蜜莉小姐可能說到這裡就想結束了,於是我問:「艾蜜莉小姐,如果可以的話,我們…See More
Dec 14,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3)

「可是,艾蜜莉小姐,」我說,「那和我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海爾森得因為那樣的事情關閉呢?」 「我們也不覺得兩者之間有什麼明顯的關聯啊,凱西,至少起初我們不覺得。我常想,我們那時沒多盡點力,是我們的錯。要是我們多注意一點兒,沒有那麼專注在我們的工作上,要是在莫寧戴爾事件最初發生的時候多些努力,說不定就可以避免後來的命運了。啊,瑪麗克勞德不同意我的話。她覺得不管我們怎麼做,這種事總是要發生,或許她是對的。畢竟,不只是莫寧戴爾事件,當時還發生了其他的事情。例如那個糟糕的電視系列報導等等。這一切一切都是原因,也造成了局勢的轉變。不過我想歸根究柢,主要的問題還是出在我們的小型運動上。我們太脆弱了,太過依賴我們的支持者一時的興致好惡。只要時勢站在我們這邊,只要有企業或政治人物,看到給予我們支持可以為他們自己帶來一點兒好處,我們就能持續免除經濟上的困難。但是,一直以來這都不容易啊,尤其莫寧戴爾事件發生了以後,氣氛不一樣了,我們別無選擇。這個世界不願意再去面對捐贈計畫實際運作的方式,也不願意再想起你們這些學生,或是成長的環境。換句話說,親愛的,他們要你們回到黑暗裡去,回到像瑪麗克勞德和我這種人出現以前的…See More
Dec 11,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2)

接下來幾分鐘,艾蜜莉小姐繼續回想著過去,提到一大堆對我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的名字。其實,那一剎那有點兒像是過去早上集會聽她演說的時候,說著說著她又離了題,底下沒有人聽得懂她的話。不過,艾蜜莉小姐看來倒是說得興高采烈,眼底充滿了仁慈的微笑。 突然間,她跳脫了過去,用一種嶄新的口吻對著我們說:「不過,我們從不脫離現實,是不是啊,瑪麗克勞德?我們可不像桑德斯照護中心的同事,就算處於極盛時期,我們也永遠記得自己正在打著一場艱難的仗。當然,後來發生了莫寧戴爾事件,緊接著又有一、兩個事件,轉眼間,我們所有的努力全泡湯了啊!」 「但我不懂的是,」我說,「為什麼最初大家要讓學生遭受不好的待遇呢?」 「從妳今天的角度來看,凱西,這個疑問是完全合理的,不過妳得試著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情。戰後五〇年代初期,科學上一個個重大突破迅速地出現,社會沒有時間加以評估或是提出明智的問題。所有全新的可能突然一下子擺在眾人面前,所有那些可以治療過去不治之症的方法,這才是最受世界矚目,也是這個世界最為渴望的啊!曾有一段時間,大家寧可相信這些器官是突然冒出來的,最多也是以為這些捐贈器官是在真空狀態下培養出來的而已。沒錯,當…See More
Dec 9,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1)

艾蜜莉小姐眼神跟著夫人到了我們身後停留了一會兒。我很想回過頭看看他們正在交換怎樣的表情,但是現在就像我們以前在海爾森的時候,每個學生都必須全神貫注地看著前面,不能隨便回頭。「是啊,為什麼要有海爾森的存在呢?瑪麗克勞德最近老是問這個問題。不過,就在不久以前,莫寧戴爾醜聞還沒發生的時候,她根本作夢也沒想到自己會問這樣一個問題。這種問題根本不存在她的腦海裡。妳知道我說的沒錯,不要那樣看著我!那時候只有一個人會問這樣的問題,那就是我。早在莫寧戴爾醜聞以前,我就問過這樣的問題。這麼一來,其他人就省事多了,瑪麗克勞德以及所有人就可以高枕無憂地過著他們的日子。你們這些學生也是一樣。我替你們操千百個心、問所有的問題,只要我意志堅定,沒有人會有任何疑惑。不過,親愛的孩子,妳剛剛問的那些問題啊,我們先從最簡單的那個開始回答吧,說不定其他問題也就可以順便得到解答了。我們為什麼要拿走你們的作品呢?那麼做是為了什麼?你之前說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湯米,就是你和瑪麗克勞德討論的時候。你說那是因為創作可以表現你們的本質、你們的內在,你就是這麼說的,沒錯吧?嗯,這點你倒是沒有錯得那麼離譜。我們拿走你們的作品,就是因為我們…See More
Dec 8,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0)

艾蜜莉小姐繼續看了我們一會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海爾森校內,每當開始有人散佈這種謠言,我一定想辦法加以制止。至於離校的學生,他們說了些什麼,我能怎麼辦呢?我覺得瑪麗克勞德也有同感,是不是啊,親愛的?最後啊,我相信這不只是單一的謠言。我的意思是說,這個謠言一次又一次地被製造出來。你找到源頭、加以消滅後,還是沒有辦法阻止它從其他地方又生出來。我做了這個結論以後,也就不再煩惱了。不過瑪麗克勞德還是擔心啊。她說:『他們要是這麼愚蠢的話,那就讓他們這樣相信好了。』沒錯,就是這樣,你們不要一副苦瓜臉嘛,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你們一廂情願的呀!多年以後,我的想法有點兒改變了。不過我想,嗯,其實我也不必操這個心。畢竟,這又不是我造成的。況且,只要一、兩對情侶被潑了冷水,其他人自然也就不會再抱著僥倖一試的心態了。這就算是留給他們的一個夢想吧,一個小小的幻想。反正這能有什麼害處呢?不過,在你們兩個人身上,我看得出來不是這麼回事。你們是認真的,你們已經仔細地思考過了,而且小心翼翼地懷抱著這份希望。對於像你們這樣的學生,我真的非常遺憾,我一點兒也不喜歡潑你們冷水,不過事實也只能如此。」 我不想看到湯米的表情?…See More
Dec 7,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9)(第22章)

我慢慢地轉過身,想看看黑暗中是什麼人。但什麼也看不到,不過卻聽到一個聲音,一個機械的聲音,出乎意料地來自很遠的地方,房子似乎延伸到比想像中更深遠的黑暗處。接著,我漸漸可以看出一個模糊的人影朝我們走過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說:「是的,瑪麗克勞德,我們繼續吧!」我繼續看著那個漆黑的地方,夫人吐了一口氣,邁開大步經過我們,走向黑暗。然後我聽見了更多機械的聲音,夫人手推著輪椅上的人走了出來。夫人再次經過我們面前,因為夫人的背擋住了視線,所以我沒有馬上看見輪椅上的人。夫人把輪椅轉了過來面對我們。「妳跟他們說吧,他們是來找妳談的。」 「我想應該是吧!」輪椅上的人身體虛弱而扭曲著,聽見那個人的聲音才讓我認出她是什麼人。「艾蜜莉小姐。」湯米小聲地說。 「妳跟他們說吧!」夫人好像不想再管這件事了,不過還是站在輪椅後面盯著我們。  二十二  「瑪麗克勞德說的沒錯,」艾蜜莉小姐說,「我才是你們應該要找的人,她替我們這個計畫盡心盡力。最後的結局不免讓她覺得幻滅。至於我呢,雖然失望,但也不至於太糟。我認為我們的成果已得到應有的尊重。看看你們兩個人,都長大成人了。我相信你們做了很多讓我知道後一定會感到驕傲的事情。你們…See More
Dec 4,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8)

夫人的語調聽起來幾乎像在諷刺,但是當她輪流看著我們的時候,我驚訝地看到她的眼裡泛著淚光。「你們真的相信嗎?相信彼此深愛著對方?所以你們為了延後捐贈來找我?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來找我?」 如果夫人詢問的口氣是肯定的,而且好像這個想法根本是瘋言瘋語,那我一定徹底地感到絕望。但是聽來卻非如此。她說話的樣子好像這是一個她已經有了答案的測驗題,甚至像是她已經多次採用相同的步驟測試其他的情侶。這點讓我心裡一直懷抱著希望。但是湯米可能非常著急,他突然插話說:「我們是為了您的畫廊來找您的。我想我們知道您畫廊的目的。」 「我的畫廊?」夫人往後靠在窗檯上,後面的窗簾因此晃了一下,她慢慢地吐了一口氣。「我的畫廊啊,你指的是我的收藏品吧!這幾年從你們那裡收集的所有那些畫作、詩篇啊!收集這些作品,對我來說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不過我相信這是有意義的,我們都相信這份工作的意義。所以你們說,你們知道我們收集作品的目的,嗯,我倒是很想聽聽。我必須說,我一直以來都在問自己這個問題。」夫人突然把眼神從湯米轉到我身上。「我是不是說得太遠了?」夫人問。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回答:「不會,不會。」 「我說得太遠了,」夫人說,「…See More
Dec 3,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7)

我們等著夫人進到客廳,但是她的腳步聲卻從客廳門前經過,轉進房子後面。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夫人說不定是準備茶和烤餅去了,待會兒她會全部擺在小餐車上推出來,不過這只是我胡思亂想罷了,夫人可能根本忘了我們的存在,等到她突然想起來的時候,就會進來趕我們出去。後來,樓上一個男人的粗啞聲音不知道喊了些什麼,根本聽不清楚,所以應該距離我們有兩層樓的高度。夫人的腳步聲又回到了走廊,她往上面喊:「我已經跟你說過要做些什麼,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 湯米和我又等了幾分鐘之後,房間後面的牆壁開始動了起來。我發現那其實不是一道牆,只是兩扇滑動式的門,可以用來將格局較長的房間區隔出兩個部份。夫人把門推開一半,站在那裡看著我們。我想看看夫人後面是什麼,但只看到漆黑一片。 我猜夫人大概等著我們解釋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過夫人還是先開口說話:「你們說你們是凱西和湯米,我說的沒錯吧?你們是多久以前的海爾森學生啊?」 我回答了夫人,但是看不出來夫人究竟記不記得我們。她只是繼續站在門邊,好像猶豫著要不要進來。不過這時湯米又說話了:「我們不會耽誤您太多時間,可是有件事情必須找您談一談。」 「這你們說過了,好吧,不必太拘謹。」 …See More
Nov 29,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6)

在我還沒說話以前,湯米一直都很平靜,但是現在他就像想到什麼似的開始加快腳步,一副想要追上夫人的模樣。可是這個時候夫人和我們之間沒有別人,湯米不斷縮短我們和夫人之間的距離,我得抓住他的手臂讓他慢下腳步。我很擔心夫人一回頭就發現了我們,不過夫人並沒回頭,她直接走進了前院小徑,在大門口停了一會兒,尋找手提包裡的鑰匙。我們也走到了前院的柵欄入口,一起看著夫人。不過夫人還是沒有轉身,我猜夫人會不會其實一路上都知道我們走在後面,所以故意忽略我們的存在。我覺得湯米已經等不及準備對著夫人大喊,那可就不好了。所以我毫不考慮,立刻從入口處叫了一聲。 我只是很禮貌地說了一聲:「不好意思!」可是夫人很快地轉過身來,好像我向她丟了什麼東西一樣。當她的眼光落在我們身上的時候,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彷彿多年以前我們幾個學生在學校主屋外攔住她的時候一樣。夫人的眼神非常冷淡,表情或許比印象中還要嚴肅。我不知道當時她是不是認出了我們;不過毫無疑問地,她看了一眼之後,立刻判斷出我們是什麼東西,這點從她僵硬的全身就可以看得出來:好像有兩隻大蜘蛛正準備向她爬過去。…See More
Nov 28,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5) (第21章)

湯米嘆了一口氣,頭又靠得更進來一些。別人看了可能以為他很沮喪,但是我知道他心裡真正的感受。延後捐贈、畫廊的理論等等,這一切一切我們想了這麼久,現在突然間走到了這個地步,不免有點兒驚慌。 「如果我們申請到了,」沉默了一段時間後,湯米開口說。「只是假設啦,如果夫人真的給了三年屬於我們自己的時間,我們到底要做什麼?妳知道我的意思嗎,凱西?我們要去哪裡?我們總不能待在這裡吧,這裡是康復中心。」 「我也不知道,湯米。說不定夫人要我們回去卡堤基,不過最好還是其他的地方。可能是白樓吧!或者他們還有別的地方,專門提供給像我們這樣的人,一切還是要看夫人的意思。」我們繼續在床上安靜地躺了幾分鐘,聽著外面的雨聲。後來我開始像他先前那樣用腳踢他,他最後也回我一腳,直接把我的腳推出床外。「要是我們真的去了,」湯米說,「就得決定一下動物的事情。妳知道,就是選出最好的幾隻帶過去。大概六、七隻差不多了。我們總是要小心謹慎一點兒。」 「好啊,」然後我站了起來,伸了伸雙手。「說不定我們多帶一點兒。十五隻吧,還是二十隻也好。嗯,我們就去見夫人。她能對我們怎麼樣呢?我們就去找她談一談。」   二十一  出發前幾天,我心裡常常…See More
Nov 27,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4)

現在這個念頭又出現了,我們之所以不願意公開討論,我猜應該還有另外一個原因。當然囉,費爾德國王中心這裡還沒有聽哪個捐贈人說過延後之類的事。我和湯米大概心裡隱隱約約覺得不好意思,好像我們藏了一個丟人的祕密。我們甚至有點兒害怕,生怕事情要是傳到別人耳裡,會是什麼模樣。不過就像我之前所說的,我不想把費爾德國王中心的那段日子描寫得太過灰暗。多數時候,尤其是湯米詢問我對於動物的意見那天開始,過去的陰影似乎消失了,我們開始真正習慣兩個人在一起的日子。雖然湯米再也不曾要我對他的畫提出建議,但是他已經開始在我面前畫畫,下午的時候我們常常都是:我坐在床上,有時大聲朗讀;湯米坐在書桌前畫畫。 如果一切可以維持得久一些,我們應該會更開心的;要是我們能夠再多幾天下午輕鬆的時光,一起聊天、做愛、朗讀、畫畫,那該多好啊!但是隨著夏天就要結束,湯米漸漸強壯起來,收到第四次捐贈通知的機會越來越高,我們知道已經不能這樣永遠拖延下去。 ※※※ 有一陣子我非常忙碌,幾乎整整一個星期沒有去費爾德國王中心。那天早上我到了中心,記得當時下著傾盆大雨。湯米的房間很暗,幾乎什麼都看不見,屋簷的淙淙水聲經過他的窗前。湯米剛才才去了大廳和…See More
Nov 25,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3)

或許是房間的緣故,也說不定是太陽透過毛玻璃照射的方式,讓初夏的日子感覺起來像秋天一樣。也或許是因為我們躺在那裡的時候,偶爾傳來捐贈人在院子走來走去各自忙碌的聲響,而不是坐在草地上的學生彼此辯論小說和詩歌的聲音;也可能因為有時候我們做完感覺很好,躺在彼此懷裡的時候,方才做愛的一點一滴掠過腦海,這時湯米會說:「我以前很輕鬆就可以連續做兩次,但是現在再也不行了。」於是,那種感覺變得非常清晰。每次只要湯米說出這種話,我就得用手遮住他的嘴。我相信湯米也感覺得到,因為只要到了這種時候,我們總是緊緊地抱住對方,像要藉此消除那種感覺。 ※※※ 我剛到康復中心的前幾個禮拜,我們幾乎沒有提起夫人或是那天在車上和露絲談話的內容,但是我變成了湯米的看護這個事實,卻在在提醒我們不能再原地踏步了,當然,湯米的動物素描也是一樣。這幾年我一直在想著湯米那些動物如何了,甚至我們去看船那天,也一直想問他這些動物的情形。他還繼續畫嗎?以前在卡堤基畫的動物,是不是還留著呢?但是這些動物的歷史背景讓我難以啟齒。 大約是成為湯米看護一個月後的某天下午,我到了他的房間,發現他坐在學校書桌前,仔細謹慎地畫著一張圖,整張臉就快貼在紙上…See More
Nov 23,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2) (第20章)

二十 出門看那艘船之後將近一年,我成為湯米的看護。湯米才做完第三次捐贈不久,雖然恢復情況良好,但還需要一段時間休養。沒想到這對於我們開始新的適應階段來說,還算不壞。很快地我便逐漸適應了費爾德國王中心,甚至有點兒喜歡這個地方。這裡多數的捐贈人在第三次器官捐贈之後就可以擁有自己的房間,他們給了湯米全中心最大的單人房。之後有人揣測這房間是我替他安排的,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湯米純粹只是運氣而已,況且,房間也不是真的那麼大。我猜這個房間在以前渡假營的時代其實是一間浴室,因為房間裡唯一的一扇窗戶是毛玻璃,而且窗戶的高度非常接近天花板,必須站在椅子上,打開玻璃窗格,才能看到室外,但是最多也只能看到地上叢生的灌木。房間呈L字型,家具可以順利搬運進來,包括一般尺寸的床、椅、衣櫃,還有一張小小的掀蓋式學校用書桌。這張書桌有個優點,我稍後再解釋。 我並不想給人一種錯誤的印象。其實待在費爾德國王中心那段期間,生活過得相當愜意,頗有田園生活的情調。我通常在中午過後抵達,然後去找湯米。湯米總是平躺在小床上,全身穿著整齊,因為他說不想成天「像個病人一樣」。我常坐在椅子上,為他朗讀帶來的平裝書,像是《奧德賽》或《天方夜…See More
Nov 22,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1)

聽來可能有點兒奇怪,但是開車回去露絲的康復中心途中,我們再也沒有討論剛才所發生的事。部份原因也是因為露絲累了,最後在路邊的談話看來已經讓她整個人筋疲力盡。同時我們也都知道,這一天下來已經談了太多嚴肅的話題,再談下去,可能會很糟。我不確定開車回家的路上露絲心情如何,不過對我來說,當所有強烈的情緒穩定了下來,夜晚降臨,沿途的燈光點燃了,我的心情就好了一些。彷彿長久以來籠罩著我的東西不見了,雖然整件事情還沒理出一個頭緒,但是至少現在感覺有了一扇門,通往比較美好光亮的地方。我不是說自己心裡很高興或有其他類似的情緒,我們三個人的關係還是相當脆弱,這點讓我非常緊張,但不完全是負面的緊張。我和露絲甚至沒有說太多關於湯米的事,只說他看起來還不錯,真不知道他增胖了多少。旅途當中的大部份時間,我們只是一起沉默地看著前方的公路。…See More
Nov 20, 2021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90)

露絲說這些話的時候,還是沒看著湯米,倒不是她刻意忽略湯米,她只是努力想對我傳達如今已經模糊不清的往事。「有幾次我本來打算告訴妳,」露絲繼續說,「但是我還是沒說,即便那個時候,那個當下,我心裡知道,將來有一天妳回想起這件事,知道真相以後,一定會責怪我。但是我還是沒有告訴妳,妳沒有必要原諒我,但是我現在還是要問,因為……」她突然停住不說了。 「因為什麼?」我問。 露絲笑了一笑,「不為什麼,我只是很想得到妳的原諒,但是不敢奢望。不過,這和我主要想說的事情比起來,不算什麼,甚至只能算是小事。我主要想告訴妳的就是:我一直阻止妳和湯米交往。」露絲的聲音變得更加微弱,幾乎只剩嘶嘶耳語聲。「這是我做過最糟糕的一件事。」露絲稍微轉過身,頭一次讓湯米進入她的視線範圍。接著,又立刻看著我,但是她現在看起來像是同時對著我和湯米說話。 「這是我做過最糟糕的一件事,」露絲又重複一次,「我甚至不敢要求妳原諒我,天啊,這些話我已經在腦中說了好多遍,我不敢相信我現在真的要說出口了,你們兩個人應該要在一起的,我現在並不是假裝以前我都沒發現,我當然知道,老早以前就知道了,但是我一直不讓你們在一起。我不是要求你們原諒我,那不…See More
Nov 6, 2021

Spratly Island's Blog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5)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21 at 10:53pm 0 Comments

這時我們聽見夫人對那些工人大呼小叫。她不是真的發脾氣,不過她的聲音嚴厲,聽起來非常嚇人,原本一直和她爭辯的工人現在也都安安靜靜了。

「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我現在才能繼續和你們在這裡,」艾蜜莉小姐說,「瑪麗克勞德現在做起這種事情可是有效率多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說了下面的話,可能因為知道這次的拜訪很快就要結束;也可能因為我想知道艾蜜莉小姐和夫人究竟如何看待對方。總之,我壓低了聲音,對著門口點了一下頭說:「夫人從來沒有喜歡過我們,她一直很怕我們,就像一般人怕蜘蛛那類東西一樣。」

 …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4)

Posted on November 17,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或許那只是某種趨勢的興盛和衰滅,」我說,「但是對我們來說,卻是我們的生命。」 

「是啊,話說的沒錯。不過你們想想,你們比起許許多多在你們之前的人好得太多了,又有誰知道在你們之後的人將來要面對些什麼呢。真是抱歉啊,學生們,我現在得走了。喬治!喬治!」 

喬治沒有回應,大概因為走廊上很吵,所以才沒聽見。湯米突然問:「露西小姐就是因為這樣才離開的嗎?」

 …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3)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可是,艾蜜莉小姐,」我說,「那和我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海爾森得因為那樣的事情關閉呢?」 …

Continue

石黑一雄《別讓我走》(102)

Posted on November 9,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接下來幾分鐘,艾蜜莉小姐繼續回想著過去,提到一大堆對我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的名字。其實,那一剎那有點兒像是過去早上集會聽她演說的時候,說著說著她又離了題,底下沒有人聽得懂她的話。不過,艾蜜莉小姐看來倒是說得興高采烈,眼底充滿了仁慈的微笑。 

突然間,她跳脫了過去,用一種嶄新的口吻對著我們說:「不過,我們從不脫離現實,是不是啊,瑪麗克勞德?我們可不像桑德斯照護中心的同事,就算處於極盛時期,我們也永遠記得自己正在打著一場艱難的仗。當然,後來發生了莫寧戴爾事件,緊接著又有一、兩個事件,轉眼間,我們所有的努力全泡湯了啊!」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