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maluang 三板頭·
  • Jemalu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Jemaluang 三板頭·'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INGENIUM
  • Crna Gor
  • baku
  • Almaty 蘋果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趁還來得及
  • Uta no kabe
  • 梭羅河畔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Jemaluang 三板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Jemaluang 三板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中國“共識”需要怎樣的理性話語

讀到一篇《多元時代更需凝聚共識》的文章,提到了利益和觀點有別,如何在中國“求同”的問題。其實,“求同”往往只是一種權宜之計或暫時妥協。相比之下,“共識”應該是一種在群體內普遍認可和比較持久的“相信”,人們常常稱之為“信仰”或 “信念”。一個群體不能沒有共識,但共識本身卻並不會自動為一個群體帶來高尚、智慧、進步的信仰,更不要說共同的福祉與幸福了。不同的社會形態中有不同的“共識”。在一神教(如基督教)的社會裏,比較容易自然形成相當程度的價值共識,這種宗教曾經滲透到社會和日常生活的每個領域之中。但是,在現代社會中,宗教已經退入“私人”的領域,盡管它對人們的倫理、道德共識仍然在發揮影響。在出現一神教之前,神話對古代社會的共識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文化歷史學家韋爾南(Jean-Pierre…See More
Apr 1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公民說理,使真理獲勝

對於公民政治和公民自理來說,說理是必不可少的;對於民主政治的公開和公平競爭來說,同樣如此。這二者構成了公民說理的主要內容。在公民說理課上,有的教科書會從公民說理不是什麽開始,告訴學生公民說理是什麽。例如,一本叫Writing…See More
Apr 13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提防“說得通”的胡說八道

英語維基百科的“反啟蒙”詞條中,有戈雅(Francisco de Goya)的一副名畫,一個人趴在桌子上,像是睡著了樣子,身後一群怪物正在群魔亂舞。這幅畫的題目是“理性沈睡導致群魔亂舞”(The Sleep of Reason Produces Monsters, 1799)。漢語維基百科的“反啟蒙”詞條是用谷歌翻譯直接譯過來的,解說詞是“休眠原因產生的怪物”。“理性沈睡”被機械地翻譯成“休眠原因”。我讀一些深奧的“思想討論”,雖然全是熟悉的“學術”字詞和言語,卻有類似讀“休眠原因產生的怪物”的感覺,覺得是在胡說八道。戴維·貝羅斯(David Bellos)的《谷歌是怎麽翻譯的》(How Google Translate…See More
Apr 5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中國特色的“修辭學”

在中國沒有出現過像亞里士多德,西塞羅或昆體良那樣系統論述修辭學或演說術的倫理家,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也許是說服的工作大多數是在非公共的場合進行的,這樣的說服往往成為一種私下進行的、必須避人耳目的交易術。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說,修辭理論是相當陌生的,即便有修辭理論,也只是功利性的,不是倫理性的。這是中國公共語言充斥欺騙性因素的一個文化原因。古代中國沒有可以與古希臘相比的那種稱為rhetoric的修辭學…See More
Apr 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無信仰的拜偶像是一種精神墮落(下)

罪是情感和認知的扭曲,是悖逆、不信任上帝、不相信“天”、驕傲和嫉妒,它對情感和認知都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在情感方面,我們的喜好已歪曲了,只愛自己、只愛權力和金錢,不愛上帝、不愛公義、不愛超越的普世心靈價值。在認知方面,罪雖然不影響我們關於大自然和世界的知識,但破壞了我們關於自己、其他人和關於上帝的知識。尤其是,罪損害了神聖感應,它在我們心裏引發了一個阻力,影響著神聖感應的衍生,把它窒息了。因此,如普蘭丁格所說,“我們本來是認識上帝的,知道他那奇妙的美麗、榮耀和可愛,但現在這些都嚴重地失卻了。”也正如加爾文所說:“來自人類自然本性的禮物已受損,那超自然的禮物則被取去了。”因此,“無神”和“無天”,懷疑“神”和“天”在人類生活中的精神、價值、倫理指引,否認“神”和“天”與人類的正義、公正、公義認知的關係,都是罪的後果,它們產生於我們相關認知官能的扭曲、失常(就如同失聰、失憶),沒有合理性。在普蘭丁格的基督教神學中,人類無法從罪中拯救自己,我們必須依靠上帝的救恩(不能指望只靠“制度”和“教育”的力量來拯救人類)。上帝藉聖子耶穌基督的生命,代贖受難和死裏復生拯救我們於墮落之中,讓我們得以離開罪…See More
Mar 18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無信仰的拜偶像是一種精神墮落(上)

在網易上看到四川省綿陽市南山的一個寺廟——紅恩寺的一些照片*。這個小廟除了供奉著一般廟裏常見的菩薩外,還供著紅色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塑像以及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斯大林的畫像。紅恩寺的楹聯是“打天下,…See More
Feb 8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讓公民交談代替群眾吶喊

社會學家莫斯科維奇(S. Moscovici)在《群氓的時代》中把“交談”稱為民眾的鎮靜劑,早在20世紀初,社會學家塔德(Gabriel…See More
Feb 5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群眾激情宣泄的“羊咬兔子”

一個有秩序的社會對群眾的民意宣泄總是會保持應有的警惕,因為這種宣泄具有極大的不可預測性,也是極不穩定的,它既是偏執的,又是高尚的;既是專橫的,又是理想的。它兼有崇高和暴力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因素,其崇高境界成功地激起了群眾想入非非的高尚感情(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共同偉業),使他們在崇拜和服從中尋到自己的幸福;其暴力傾向以“道德凈化”為理由,排斥一切異端和不同意見,理直氣壯地展示和誇耀自己的不寬容、狂熱和暴力。有兩種群眾理論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群眾的這種兩面性,一種是強調群眾的盲目激情、愚忠和暴力破壞,另一種強調群眾有自我保護的意識和在失序中尋找“羊咬狼”的機會。第一種理論以勒龐(Gustave Le…See More
Jan 28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政治夢想與現實條件

對於一個個人來說,只有明智的公民才會有理性清明的夢想。如果大多數國民沒有受到過相當程度的政治啟蒙,不能成為明智的公民,他們的夢想很可能是被誤導、蒙騙或愚弄的幻想。對於一個國家來說,需要探究的不是哪一種夢更能激發人們的熱情和衝動,而是哪一種夢更適合人民的現實需要,更能使社會生活優秀和高尚起來。美好和美妙的好夢並不難做,難的是實現夢想,而不是用夢想來逃避和美飾現實。一個國家的夢想是它具有前瞻性的自我期待,這是一種政治倫理意義上的“好生活”和“好社會”想像。夢想所期待實現的不僅是未來,而且是好的未來。在一個國家裏,具有這種想像的意願、能力和行動的人,自然而然成為其他人的教育者和領導者。然而,問題是,誰是這種政治想像的主體呢?由誰來擔任想像者呢?想像的目標是否具有實現的條件呢?怎麽才能確保想像者不是在自欺欺人,或者存心讓別人上當受騙?古典共和的理念是,應該由最有德性,最優秀的人來擔任城邦的領導者,為人們想像和規範好的生活。用今天的話來說,這是“精英”領導。精英是由精英認可和挑選出來的,因此,古典共和只能是貴族寡頭的政體。古典共和並不需要為少數人的寡頭統治而感到憂慮,因為領導者都是以共同體利益為…See More
Jan 23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大眾幸福學中的“自由”

在美國的大眾幸福學中,幫助人們提升幸福的六個方面的“如何”建議是:如何無須害怕地按自己的意願生活、如何立刻就取得成效、如何去除生活中的煩惱和恐懼、如何在生活的所有領域中都能建立好的關係、如何以平靜的心態生活,以及如何得到真正的自由。幸福感(happiness)是一個主客觀結合的生存整體狀態評估。美國著名心理學家賽利格曼(Martin E.P. Seligman)在他的積極心理學中提出一個幸福公式:總幸福指數=先天的遺傳素質+後天的環境+你能主動控制的心理力量。大眾幸福學的前五方面都可以說是包含在“主動控制的心理力量”中了,有效的心理訓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變“先天遺傳素質”的不足,是追求幸福者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自己努力去實現的。只有自由關係到幸福的“後天環境”,需要放在一個更廣大的社會環境中去理解和實現。從社會學和經濟學來說, 這個大的環境是“福祉”(well-being),而從倫理學或哲學來說,就是“好生活”(good…See More
Jan 20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中國人拜偶像的心靈危機

不久前,一張北京某中學學生校園內拜高考狀元的照片引發很多人關注。圖片中,一個穿著校服的男孩子在兩個人像牌前鞠躬,敬禮。這兩個人像牌上的是高考狀元。中學生向兩位高考狀元偶像祈求,無非是想分享他們高考的好運。這令人想起2010年10月31日,廣州市一位常務副市長到城隍廟內拜海瑞,拜求“保佑建設系統沒有腐敗分子”。如今,中國各地的廟宇、道場香火鼎盛,許多人未必是真正的佛道信眾,但卻逢廟必拜,拜的都是偶像。不久前更有一個偉大偶像真實存在的轟動性科學證明,說山西省吉縣人祖山媧皇宮女媧塑像下所發現人骨,經北京大學C14同位素測定,人骨的年代距今約6200年前,搭配明代書墨題記,被專家們認定可能是傳說中史前三皇時代的女媧遺骨。在今天的中國,越是普遍地缺乏信仰,越是幾乎所有人都準備相信無論什麼東西,而這種相信則是以種種荒誕不經的拜偶像表現出來。拜偶像的盲目祈求是許多人在遭遇心靈危機時饑不擇食的舉動,神佛仙道或別的人物成為在冥冥中左右他們命運或生活質量的神秘力量。拜偶像與真正的宗教信仰是不同的,最重要的一個區別就是,真正的宗教信仰反對拜偶像。拜偶像是一種圖騰、薩滿式的實用主義崇拜,而宗教卻要把人引向一個…See More
Jan 15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人文與言論

人文主義的諸多成就之一便是將“人格”的觀念引入了人的言論,它讓我們看到,自由或不自由的言論最終會給人打上不同的人格印記。自從布克哈特(Jacob Burckhardt)的經典名著《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文明》(1860)問世以後,人文主義(humanism,簡稱“人文”)便成為歷史學家和思想史家常用的說法。“人文”有不同的側重,有的用它來泛指人的尊嚴,用以區別中世紀以上帝為中心和文藝復興以人為中心。有的用它來指人文學者們(humanists)所傳授的課目,也就是“人文學科”(studia…See More
Jan 12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文化”的啟蒙和教育責任

最近,在討論文化體制改革問題中,有人提出要“實現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同發展”。其實,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所包含的“文化”並不是一回事,真正的文化事業必須以教化和教育為其使命,而成為產業的文化,則以賺錢為目的。顏淵向孔子問“為邦”之道,孔子答道∶“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See More
Jan 9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作為歷史證詞的口述史

2月10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電視台晚間新聞報道了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口述史研究者所面臨的一次法律和道德危機:是否要向聯邦檢察官交出他們手中的一些口述史材料。這件事其實在去年5月間就已經有了《紐約時報》的報道,當時美國聯邦檢察官就曾要求波士頓學院交出兩名研究人員在北愛爾蘭收集到的口述史材料,看來這件事一直到今天尚未解決。這些材料是在1990年代末,由兩位口述史采訪員在北愛爾蘭收集的。接受口述采訪的是1970年代北愛爾蘭武力沖突中的一些雙方人士,有愛爾蘭共和軍方面的,也有效忠英國的。當時,口述史采訪者向受訪者作出了保密的承諾。可是,10多年後的今天,英國當局要求得到由兩名愛爾蘭共和軍成員所作的口述陳述,為的是要用這些材料調查一些愛爾蘭共和軍人士於40多年前犯下的謀殺和綁架罪行,其中有一樁涉及9名愛爾蘭人因向英國當局提供情報而失蹤的案件。在英國當局的要求下,美國聯邦檢察官協助向波士頓學院強行索取口述史材料。這兩名前愛爾蘭共和軍成員所提供的口述史材料中有涉及傑瑞·亞當斯(Gerry…See More
Jan 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選民對政客的“審慎信任”

從歷史上看,可以說,民主的歷程是一個選民被政客“騙”的精明過程。政治人物不斷向選民承諾他們想要的東西,以爭取他們的選票,但又一而再,再而三地無法兌現或充分兌現承諾。政治人物不斷的承諾和幾乎可以預料的拙於兌現,週而覆始地把選民“騙”得成熟起來。然而,這不等於說選民應該再也不要相信任何政客,而是說,即使有了被“騙”的經驗,在憲政法治和民主選舉制度裏,選民們不僅可以,而且應該對政治人物保持一種謹慎的信任。如果一國人民不能對政治人物保持這樣的信任,整個社會便會陷入徹底的犬儒主義之中,既失去了期待改革的希望,也放棄了監督政治人物的責任。公民政治的成熟同時表現為對政治人物和大眾犬儒主義的雙重警惕,美國選民如何看待“被騙”的經驗便是一個例子。在一般美國選民看來,政治家拙於兌現承諾,尤其說是“欺騙”(deception),不如說是“偽善”(hypocrisy)。這是因為,說一個人欺騙你,你必須證明他從一開始就有行騙的意向和動機,而在能確證這一點之前,你不能指摘他是欺騙。這和法律審判的無罪推定是同一個道理。“偽善”與“欺騙”不同,它不是一種道德指責,而更是一個事實陳述。一個人說的與做的不一樣,這是可以用…See More
Jan 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 賁·警惕“非人化”背後的敵意

繼北大教授孔慶東辱罵香港不少人是“狗”和“王八蛋”後,香港一些人日前集資刊登侮辱內地人的廣告,把內地人暗喻為“蝗蟲”,甚至還編了“蝗蟲歌”。有評論批評唱“蝗蟲歌”的,說是“與香港開放包容的主流文化格格不入”。其實,就算在不如香港開放包容的國內,把香港人辱罵成“狗”和“王八蛋”也是惡劣的“非人化”行為,在道德和倫理上也是不能允許的。非人化(dehumanization)是將一些人或一部分人類異化為非人的生物。與單純將人比喻為動植物(如雄鷹、駿馬、青松)不同,非人化的想像動機和心理往往是敵意和仇恨。非人化是許多戰爭的宣傳動員和心理準備,它把“敵人”想像和描繪成“異類”,在人類等級上低於自己,或者干脆就把他們排除在人類之外。這些戰爭不僅發生在國與國、民族與民族之間,而且也發生在階級或政黨之間。將別人非人化,如果形成一種習慣和思維方式,會對一個國家的社會和人民造成極大的人性傷害,使他們變得殘忍、暴戾、非理性、充滿仇恨、喪失人性。人類學家蒙塔古和麥特森(Ashley Montagu and Floyd…See More
Dec 30, 2018

Jemaluang 三板頭·'s Blog

徐 賁:公民說理,使真理獲勝

Posted on April 12, 2019 at 7:37pm 0 Comments

對於公民政治和公民自理來說,說理是必不可少的;對於民主政治的公開和公平競爭來說,同樣如此。這二者構成了公民說理的主要內容。在公民說理課上,有的教科書會從公民說理不是什麽開始,告訴學生公民說理是什麽。

例如,一本叫Writing Arguments的說理寫作教科書一開始就告訴學生,“說理不是戰鬥或爭吵”,動火和不冷靜不僅會令人偏離理性思考,還會使人感覺不到公民說理的樂趣,那就是,“在一個更高的探索和思考層次上與你尊敬的人進行有創意的交談”。學生們還需要知道,“說理不是非此即彼的辯論”,美國的總統侯選人辯論是一種相互攻擊的非此即彼辯論,不應該成為學習的唯一楷模,“這種辯論的弱點是,它把辯論變成了一種旨在取勝的遊戲,而不是共同探索的過程”。…

Continue

徐賁:中國“共識”需要怎樣的理性話語

Posted on April 11, 2019 at 2:42pm 0 Comments

讀到一篇《多元時代更需凝聚共識》的文章,提到了利益和觀點有別,如何在中國“求同”的問題。其實,“求同”往往只是一種權宜之計或暫時妥協。相比之下,“共識”應該是一種在群體內普遍認可和比較持久的“相信”,人們常常稱之為“信仰”或 “信念”。一個群體不能沒有共識,但共識本身卻並不會自動為一個群體帶來高尚、智慧、進步的信仰,更不要說共同的福祉與幸福了。

不同的社會形態中有不同的“共識”。在一神教(如基督教)的社會裏,比較容易自然形成相當程度的價值共識,這種宗教曾經滲透到社會和日常生活的每個領域之中。但是,在現代社會中,宗教已經退入“私人”的領域,盡管它對人們的倫理、道德共識仍然在發揮影響。

在出現一神教之前,神話對古代社會的共識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文化歷史學家韋爾南(Jean-Pierre…

Continue

徐 賁:中國特色的“修辭學”

Posted on April 4, 2019 at 6:10pm 0 Comments

在中國沒有出現過像亞里士多德,西塞羅或昆體良那樣系統論述修辭學或演說術的倫理家,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也許是說服的工作大多數是在非公共的場合進行的,這樣的說服往往成為一種私下進行的、必須避人耳目的交易術。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說,修辭理論是相當陌生的,即便有修辭理論,也只是功利性的,不是倫理性的。這是中國公共語言充斥欺騙性因素的一個文化原因。

古代中國沒有可以與古希臘相比的那種稱為rhetoric的修辭學 。陳介白《修辭學》(1931)序中說,“修辭學”這個名稱是從東方(日本)傳入中國的,本來是勒妥列克(rhetoric)的譯名。不過也有人把它譯成“雄辯學”或“勸說學”,甚至有人乾脆用音譯“雷妥類克”…

Continue

徐賁:提防“說得通”的胡說八道

Posted on April 3, 2019 at 9:40pm 0 Comments

英語維基百科的“反啟蒙”詞條中,有戈雅(Francisco de Goya)的一副名畫,一個人趴在桌子上,像是睡著了樣子,身後一群怪物正在群魔亂舞。這幅畫的題目是“理性沈睡導致群魔亂舞”(The Sleep of Reason Produces Monsters, 1799)。漢語維基百科的“反啟蒙”詞條是用谷歌翻譯直接譯過來的,解說詞是“休眠原因產生的怪物”。“理性沈睡”被機械地翻譯成“休眠原因”。

我讀一些深奧的“思想討論”,雖然全是熟悉的“學術”字詞和言語,卻有類似讀“休眠原因產生的怪物”的感覺,覺得是在胡說八道。戴維·貝羅斯(David Bellos)的《谷歌是怎麽翻譯的》(How Google Translate works)讓我明白了機器翻譯與某些學術語言相通的一些道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