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maluang 三板頭·
  • Jemalu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Jemaluang 三板頭·'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INGENIUM
  • baku
  • Almaty 蘋果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趁還來得及
  • Uta no kabe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Jemaluang 三板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Jemaluang 三板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3)

实际上美国历史上是有过民粹主义的,有右翼民粹主义,有左翼民粹主义。美国历史上最经典的右翼民粹主义就是麦卡锡主义。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美国掀起过一场以人民的名义抓苏联代理人的运动。当时把很多人说成是共产党,是苏联的代理人。当时的流行说法是,苏联的代理人渗透进了美国,在美国的知识精英当中无孔不入,很多愿意和苏联做生意的资本家也是苏联的代理人。当然还有一些左翼文人,比如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卓别林,也被认为是苏联的代理人。请大家注意,麦卡锡主义在反对上述这些人的时候用的名义都是人民。而且我们以前有一个说法是不对的,我们以前说,麦卡锡主义既然是右翼的,那么一定有大资本、垄断资本在背后撑腰。其实恰恰不是,麦卡锡主义其实是一场草根的运动,是以美国人民的名义,主要向精英施加压力。这个压力显然已经造成对那些精英的人格、人权、言论自由的压迫。这是典型的右翼民粹主义。在美国历史上也有过左翼民粹主义。最明显的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中,大家都知道以马丁•路德•金为代表的一支强调黑人和女性权利。还有激进的一支,以黑豹党(BlackPantherParty)联合创始人牛顿(Hue…See More
Aug 8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2)

讲得简单一点,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人民”奉献出一切,尽管所谓的“人民”就是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为这个“人民”牺牲,那等于就是我们都牺牲掉了,那这个抽象的“人民”在哪里呢?实际上就没有了。俄国民粹派有一个特征,就是非常崇拜农民。大家知道,19世纪的俄国还是个农民国家,实际上那个时候没有什么无产阶级。俄国民粹派给俄国农民非常高的评价,说他们是俄罗斯民族精神的体现,拥有至高无上的品格和道德。而且说,知识分子应该跪倒在农民面前,因为知识分子很肮脏。俄国民粹主义者高度评价农民,实际上他们评价的是农民整体,尤其是,俄国实行土地公有制,搞农村公社——请大家注意,这是俄国传统的集体组织,不是后来俄国共产党搞的集体农庄。如果人们要离开村子,必须经过公社的同意,否则你就不能离开;如果你要盖房子,必须盖在一个地方,你不能单独分开盖,分开盖就叫单独农庄,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一个不良倾向。如果一个农民个体离开这个整体,它马上就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一个所谓的单干户,这被认为是一种背叛。俄国民粹派讲的这个所谓的人民也好,农民也好,实际上是在整体意义上讲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背离了这个整体,不管你…See More
Aug 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1)

【编者按】2018年4月2日晚,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秦晖在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发表了题为“21世纪的全球化危机”的学术演讲。秦晖教授认为,全球化在西方那里造成了社会不平等的加剧,在中国这里本来应该增加社会平等的一些功能,也没有真正能够落实。这样,全球化在全球都造成了不平等加剧的现象。秦晖教授提醒听众,在全球化进行了一段时间以后,如果我们说,以前中国改革决定的是中国的命运的话,那么现在,中国改革在某种意义上还决定着世界的命运,决定着全球化到底趋向于一种良性的进步,还是趋向于劣币驱逐良币。澎湃新闻记者依据现场录音整理了部分演讲内容,该文本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小标题为编者所加,个别表达依据上下文略加调整。以下为演讲内容:今天晚上我们讲的是21世纪的全球化危机,当然也可以说是困境。从两三年前开始,就是2016年吧,大家就开始感到,有很多异乎寻常的事情发生。第一件事,英国脱欧,这个事情出乎很多人意料。当时的英国保守党政府本来的估计是大家会反对脱欧,但结果在脱欧公投中,脱欧居然就是成为多数的民意。再就是,美国选出一个既不是传统左派、也不是传统右派的奇葩总统,这也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而且他上台以…See More
Jul 2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孫立平:超越還是制衡:在民粹主義與精英主義之間

這兩年,在整個世界上,從美國到歐洲,似乎都在呈現出一種民粹主義復興的趨勢。對此,對民粹主義有一些清晰或模糊印象的人,大多內心裏都有一種疑問:這是怎麽回事?我們知道,在許多人的印象中,民粹主義是個貶義詞啊,世界上究竟出了什麽事情,使得人們不得不把這一帶有貶義的解決方案又重新找了回來?這是一種無奈嗎?大家知道,民粹主義源遠流長,大體說,它對應的是精英主義。民粹主義重返舞臺,肯定是精英主義出了問題。出了什麽問題?從這一波民粹主義廣泛抨擊的建制派一詞中,就可以找到大體的答案。建制派,在英文中是The…See More
Jul 1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別了,舊夢

20世紀末的1992年,美國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提出了“歷史終結論”,認為冷戰結束並不僅意味著這場戰爭的結束,或者戰後一段特殊歷史時期的結束,而是歷史的終結,標志著人類意識形態演進的終止和西方自由民主的普世化。簡單地說,西方自由民主是人類最好的、也是最後的政體形式,不管哪一個社會最終都會走向這一政體形式。之前,生活在18至19世紀的黑格爾也提出過“歷史終結論”,認為近代基於民族之上的國家形式(即民族國家),是人類歷史上可以擁有的最好也是最後的國家形式。跟隨黑格爾,馬克思認為共產主義必將替代資本主義,成為人類的最後社會形式。如同黑格爾和馬克思,福山的“歷史的終結論”並未如其所願。               …See More
Jun 23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祝東力·民粹主義簡議

一、引言 民粹主義,眾說紛紜,且褒貶不一。但是,透過現象看本質,可以給民粹主義下一個簡要的定義:民粹主義,就是體制邊緣的大規模群眾為自身利益,尋求跨越體制的魅力型領袖,彼此結合,而形成的特定社會情緒、思潮和運動。90年代以來,在中國,民粹主義,既是一個激辯的社會話題,也是一種漫延的社會情緒。作為社會情緒,特別是在一般采用匿名寫作的互聯網上,每逢突發事件,民粹主義情緒,常以灼人的溫度,而引人矚目。近年來,這種社會情緒正在向社會思潮、進而向社會運動的方向延伸,因此值得特別關注。本文將簡要說明民粹主義的含義、根源及前景,並對其做出辯證綜合的評價。 二、俄國民粹派與一般民粹主義…See More
Jun 21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朱普樂:《毛時代的衣食住行》4

行對於縣城乃至農村人來說,行,主要就是徒步,俗稱“起旱”。幹部下鄉,徒步;學生上學,徒步;走親訪友,徒步;遷徙搬家,更是徒步。那時候的人 特別能走路,一天走上六七十裏不在話下。汽車站最早在縣城北門,幾輛木廂汽車,兩邊很小的窗子,後面開門;有點象囚車,也有點象郵車,還有點象裝豬的車。 只開往蕪湖、繁昌、南陵,班次也不正常。後來在蘇紅廣場做了個新車站,比較象樣了,開往外地的班車也多了一些。到蕪湖是一元二角五分,到合肥是二元四角。 1958年之前,青弋江上沒有橋,汽車出城要過輪渡。有一艘鐵質擺渡船,方形,俗稱“鐵烏龜”。汽車開到渡船上,兩岸工人以繩索拉動,渡船便象烏龜鳧水一 樣,慢慢地到了對岸。公路為砂石鋪成,路況極差,坑坑窪窪;發大水的日子,不能通行。跑趟蕪湖至少要半天,楊毛埂一段特別亂糟糟,經常出事故。跑合肥則更 難。過長江須輪渡。此輪渡進步一些了,機動,也大得多,可以同時擺渡幾輛汽車。屆時,旅客必須下車,隨車站立於輪渡上。輪渡很慢,蒼茫的江水之中如一只甲…See More
Apr 9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朱普樂:《毛時代的衣食住行》3

住涇縣農村的住房情況一般較為寬裕。尤其茂林、黃田、溪頭、陳村、厚岸、包合等地,歷史上文風興甚,經濟發達,讀書識字乃至經商做官人較多,蓋起 大片大片的廳堂樓舍。共產黨奪取政權以後,地主富農資本家被打倒,田地被瓜分,房屋也被瓜分,貧苦農民都分到住房,居住較為寬敞。黃田村空房很多,誰來住 都可以,根本不用租金。住長了,也就變成他的房了。“洋船屋”這組大宅院,占地4200平米,建築面積3700平米,“土改”時除留給原房子主人四間房、一間堂屋和一間竈屋以外,其余分給了七、八戶農民。就是說每戶大約分得近500平米空間,其中建築面積就達400多平米。足足抵得上如今一幢別墅,有過之 而無不及。城鎮居民的住房就緊張多了。機關幹部一律由單位或系統安排住房。單身漢數人一間是很正常的事情。1961年我在城關小學當教師,住的是四人一間 的民房和兩人一間的披廈。次年到文教局,與人同住一間。1962年到潘村中學,住在大門口廂房內,約6平米。房內只容得下一張床、兩張課桌和一條方凳。…See More
Mar 1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朱普樂:《毛時代的衣食住行》2

食“民以食為天”,中國的老百姓歷來注重一個“食”字。熟人見面,寒暄之詞往往是“吃過了?”——“吃過了。你呢?”——“吃過了。”然而,就這麽一個“食”字,卻困擾了我們數十年。這裏說的不是“三年大饑荒”,而是平常日子。糧食定量供應,分大小口。成年人月供應標準多在二十五斤半到三十二三斤之間。城鎮居民二十五斤半。機關幹部、教師等要多一點,好象是二十七八 斤。體育教師又比其他教師多一點,因為他們要帶領學生跑,跳,打球,消耗能量多一些。一線工人要多些,重體力勞動者則更多一點,有三十多斤。中學生也有二 十八到三十斤,因為他們正在生長發育,是“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未成年的孩子則分年齡段,給予不同標準。孩子出生,憑出生證到派出所辦理戶口,到糧站辦 理糧油供應證,於次月正式供應糧油。每人月供菜油四兩。農村中的農民稱之為“農業戶”。相對於城鎮“供應戶”,他們則為“另冊”,註定是不平等的。他們由公社大隊決定口糧,每人一年大約三百多斤原糧 (即稻谷),秋後“分紅”時一次性決算。口糧標準遠不及城鎮人口,對於從事體力勞動的人來說是不夠的。能力強會算計的人家,從長計議,厲行節約,多種瓜薯…See More
Mar 1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朱普樂:《毛時代的衣食住行》1

寫一寫衣食住行,看似小事。然而行文中卻力難從心。如白頭宮女說開元天寶之遺事,訛錯乖張掛一漏萬都在所難免。又想,僅記錄自己知道的那些瑣碎事情而已,不必求全,也不必求同。毛治下,職工工資先是“供給制”,後為“工資分”。1956年實行“薪金制”。此後二十多年一直未增加工資。以本人為例:1961年中師畢業參加工作,第一年實習工資每月29元;一年後轉正定級每月34元(後改為行政25級34.50元)。一直到1978年(毛死兩年以後)才開始第一次調資,增加到每月40元。收入所得月月不夠用,是很多人常有的事。工資一發,首先把全家的油鹽柴米買齊,如此便已所剩無幾,其它開銷只能量力而行。單位一般都成立“儲金 會”,由財務人員主持經辦。每月發工資的時候,每人扣存5元錢(各單位自行約定數額)。手頭拮據時可以向“儲金會”借款,下個月發工資必須扣還;不夠再…See More
Mar 9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怒斥”是說理嗎?

最近,英雄事跡是真是假似乎成了網絡上的熱點。例如,邱少雲為了不暴露軍事機密,身上著了火,到死一動不動、一聲不吭。有人信,有人不信。這並不奇怪。一般人聽了邱少雲的故事,一定會受到震撼。他們會用自己的意志力和痛苦承受力來設身處地地想象當時的可怕情境。懷疑邱少雲的是一些對自己意志力和痛苦承受力沒有把握的人;而堅信邱少雲的則大概是另外兩種人:一種是親眼所見,雖然自己做不到,但因為見證了邱少雲的行為,不能不相信。另一種是自以為,要是他自己,一準也能做得到。要說服懷疑者相信邱少雲確實是特別能忍受肉體痛苦的英雄,最好的證據是親眼所見——我當時就在場,事情是我親眼所見。但是,即便如此,也還是應該允許懷疑者就目擊證據提出疑問(在說理中,這叫rebuttal),例如,有人會問,是不是在邱少雲被活活燒死之前,已經因為燃燒彈的毒氣昏厥或死亡?不僅是邱少雲,關於黃繼光也有類似的疑問和事實證明問題。在心平氣和的討論中,提出疑問和提供證據都是為了探求真實,發怒不利於這種以求實為目標的討論。這從“怒斥者”的辯論方式就可以看出來。有一篇《女主持人質疑“黃繼光是假的”…See More
Mar 7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耳順和中聽不一定是“好話”

日前,一名領導幹部在會上說:“敬重是對同志的態度,班子就要搞好團結,上級說下級的壞話是無能的表現,下級說上級的壞話是無德、缺德的表現。大家要用心珍惜、用情呵護一起共事的緣分與友誼。”對此,中國紀檢監察報5月15日發文批評倡導如此上下級關系,稱這不符合現代民主與法治的精神。其實,好話和壞話都要分是當面說的,還是背後說的。一般背後說的,壞話居多。這種壞話是當不了真的,不過是流言蜚語、暗地中傷、嚼舌根,屬於私德範疇,與公共生活中的民主和法治沒有太大關系。討論上下級關系中說好話還是壞話,應該是指當著面認真地(至少看上去是認真地)說出來的話。這才需要放到民主與法治的語境中來討論。在人們還遠沒有民主法治觀念的古代,上下級當面怎麽說話就已經是一個權力關系的問題。上級對下級不說好話,或者哪怕是說很多壞話,都不是問題。問題是下級對上級怎麽說話。下級不得不對上級說好話早就是普遍現象了。所謂“好話”,首先是上級聽了順耳,覺得舒服的話。“好話”還可以是另外兩重意思之一,或兼而有之:一、這話對上級有益;二、說話的動機(想要有益)是好的,不懷惡意的。這兩重意思都極難確定。有益無益是由上級說了算的,說話者的動機是善…See More
Mar 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毛時代的歷史、神話和記憶

神話和記憶被視為不斷改變和重構的歷史。著名希臘文化研究者維爾南(Jean-Pierre…See More
Mar 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當今中國“火大”的社會

在一般人的理解裏,“火大”就是單純的發怒或憤怒,避免火大只須發火的人克制自己就可以了。其實並非如此簡單。火大並非就是人們所說的“憤怒”,作為一種人的普遍情緒,憤怒並不是單一的,而且是一個情緒的範圍,從生氣、發火、到動怒,再到暴怒,火大從開始還有理性,可以克制,但漸漸失控,以至怒不可遏、因失控而狂怒,完全失去理性。…See More
Mar 1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誠實的政治 清晰的語言

含混的語言、空洞的文體往往和冠冕堂皇、閃爍其詞的騙術相輔相成。2009年9月27日,美國《紐約時報》著名專欄作家維廉·沙費爾(William Safire)去世。沙費爾出過許多小說、政治著作,曾獲普利策獎,被認為是一個極具影響力的專欄作家。但他最大的思想遺產,恐怕是他為《紐約時 報》語言專欄所寫的文章。其中有不少對語言的社會、政治意義的獨特見解。就在他去世前幾天,我還在課堂上引用過他的一篇題為《不要這麽寫》(Neverism)的文章。這篇構思巧妙的文章包括了45個句子,每個句子都是 一個包含某種語法、句法、用法錯誤的陳述,而這個陳述所說的又正是這個錯誤。這些錯誤都是以英語為母語的使用者常犯的,不過只要留心,也還是可以避免的。 例如,Don't use no double negative (不要使用雙重否定),這個句子本身就用了雙重否定。沙費爾的目的不僅僅是要糾正人們的語法錯誤,而是要提醒他們,邏輯、理性的思想離…See More
Feb 28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公共語言中的“任性”

有一篇《翻譯不知道如何翻譯“大家都很任性”》的報道說,全國政協發言人在回應反腐問題時表示,黨和政府以及人民群眾在反腐問題上的態度是一致的,用網絡熱詞,“大家都很任性”。譯員當時與發言人溝通,詢問“大家都很任性”是什麽意思。這雖然不過是一則“花絮”報道,但卻提出了一個嚴肅的問題:如何在公共話語中使用大家聽得懂的語言來作清晰的表述。在漢語的習慣用法裏,“任性”是一個貶義詞,說一個人任性,是指他由著性子,沒有約束、放縱胡為、不負責任。說黨和政府以及人民群眾在反腐問題上“任性”,會讓人以為,這樣的反腐是隨意胡來,既無道德依據也無司法章程,想怎麽搞就怎麽搞。難怪翻譯會聽得一頭霧水,不知道該怎麽翻譯了。翻譯必須是認真的,要吃透了說話者的意思才能正確地用另一種語言傳達出來。認真的翻譯必定不能“任性”。翻譯不知如何翻譯,是因為說話者自己太任性,想怎麽說就怎麽說,弄得別人摸不透他的意思——“反腐”是一件好事,怎麽用“任性”這個貶義詞來說明它的成就呢?怎麽能說反腐是任意胡來呢?其實“任性”本來是很容易翻譯的(They just do what they want to…See More
Feb 25

Jemaluang 三板頭·'s Blog

秦晖·全球化危機(3)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9:58pm 0 Comments

实际上美国历史上是有过民粹主义的,有右翼民粹主义,有左翼民粹主义。美国历史上最经典的右翼民粹主义就是麦卡锡主义。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美国掀起过一场以人民的名义抓苏联代理人的运动。当时把很多人说成是共产党,是苏联的代理人。当时的流行说法是,苏联的代理人渗透进了美国,在美国的知识精英当中无孔不入,很多愿意和苏联做生意的资本家也是苏联的代理人。当然还有一些左翼文人,比如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卓别林,也被认为是苏联的代理人。

请大家注意,麦卡锡主义在反对上述这些人的时候用的名义都是人民。而且我们以前有一个说法是不对的,我们以前说,麦卡锡主义既然是右翼的,那么一定有大资本、垄断资本在背后撑腰。其实恰恰不是,麦卡锡主义其实是一场草根的运动,是以美国人民的名义,主要向精英施加压力。这个压力显然已经造成对那些精英的人格、人权、言论自由的压迫。这是典型的右翼民粹主义。…

Continue

秦晖·全球化危機(2)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9:57pm 0 Comments

讲得简单一点,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人民”奉献出一切,尽管所谓的“人民”就是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为这个“人民”牺牲,那等于就是我们都牺牲掉了,那这个抽象的“人民”在哪里呢?实际上就没有了。

俄国民粹派有一个特征,就是非常崇拜农民。大家知道,19世纪的俄国还是个农民国家,实际上那个时候没有什么无产阶级。俄国民粹派给俄国农民非常高的评价,说他们是俄罗斯民族精神的体现,拥有至高无上的品格和道德。而且说,知识分子应该跪倒在农民面前,因为知识分子很肮脏。…

Continue

秦晖·全球化危機(1)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9:55pm 0 Comments



【编者按】2018年4月2日晚,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秦晖在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发表了题为“21世纪的全球化危机”的学术演讲。

秦晖教授认为,全球化在西方那里造成了社会不平等的加剧,在中国这里本来应该增加社会平等的一些功能,也没有真正能够落实。这样,全球化在全球都造成了不平等加剧的现象。秦晖教授提醒听众,在全球化进行了一段时间以后,如果我们说,以前中国改革决定的是中国的命运的话,那么现在,中国改革在某种意义上还决定着世界的命运,决定着全球化到底趋向于一种良性的进步,还是趋向于劣币驱逐良币。

澎湃新闻记者依据现场录音整理了部分演讲内容,该文本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小标题为编者所加,个别表达依据上下文略加调整。…

Continue

孫立平:超越還是制衡:在民粹主義與精英主義之間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9:53pm 0 Comments

這兩年,在整個世界上,從美國到歐洲,似乎都在呈現出一種民粹主義復興的趨勢。

對此,對民粹主義有一些清晰或模糊印象的人,大多內心裏都有一種疑問:這是怎麽回事?我們知道,在許多人的印象中,民粹主義是個貶義詞啊,世界上究竟出了什麽事情,使得人們不得不把這一帶有貶義的解決方案又重新找了回來?這是一種無奈嗎?

大家知道,民粹主義源遠流長,大體說,它對應的是精英主義。民粹主義重返舞臺,肯定是精英主義出了問題。

出了什麽問題?從這一波民粹主義廣泛抨擊的建制派一詞中,就可以找到大體的答案。

建制派,在英文中是The…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