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maluang 三板頭·
  • Jemalu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Jemaluang 三板頭·'s Friends

  • baku
  • Almaty 蘋果
  • 等河水退去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有格 台
  • 趁還來得及
  • Khalak Khalayak
  • 思潮 庫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Kreativnaya ideya
  • arcasamani人才系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Jemaluang 三板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Jemaluang 三板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變“斷言”為“說理”

人們經常有一個誤解,以為對什麽事情有一個想法或信念,只要說出來,就是說理,因為“理”已經在他的話裏了,或者他說的話就是“理”。這是不對的。看法或信念只是結論,人們可以憑印象、偏見、習慣對許多事情有看法和下結論,既沒有考慮到別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也沒有想過要如何才能說服與自己看法不同的他人。如果僅僅說出一個看法或下一個結論,而不為此提供充分、可靠的理由,那麽,看法或結論充其量不過是一個說法,說法不等於說理,關鍵之一便是有沒有理由。 網上有一個長微博《2014甲午決戰,讓網絡陣地紅旗飄揚!》,3600多字,居然全是結論和斷言,沒有理由。取一段為例,“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決戰,以網絡為戰場,拿鍵盤做武器,用思想去搏殺,不為攻城略地,只為捍衛信仰,維護愛國精神、民族大義和社會正氣。這是一場決定民族命運的正義之戰,自衛還擊,人人都是戰士,網絡義勇軍仍將擔負平凡而偉大的沖鋒使命。”從公共話語分類來說,只有結論沒有理由的主張只是“非說理”,而不是“說理”。非說理的話語也許有它自己的用途(宣傳、動員、蠱惑、命令、指示、攻擊、譴責、謾罵),但那些用途都不是說理。…See More
Feb 2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沈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 下

參加青年團(在東德是“自由德國青年團”)是青少年政治成長的下一步,1950年代,東德有35%的適齡者是青年團員,到了1960年代,幾乎所有的適齡者都是青年團員了。 [xiii]少先隊和青年團的不斷擴大,乃至共產黨組織本身的不斷擴大,使得越來越多的人被放置在一種由“同伴壓力”維持的牢籠式管制環境之中,牢籠越大,鎖鏈越長。在這樣的組織牢籠中,組織內的人覺得自己比在籠子外的人更安全,更受信任。能在籠子裏甚至成為一種 “優秀”和“榮譽”的身份標志。在這樣的組織環境中,“黨叫幹啥就幹啥,黨叫咋想就咋想”成為一件光榮的,比組織外人“先進”的行為,也是一件能夠引起許多組織外人羨慕和渴望仿效的事情。組織所起的作用是把群眾有效分割成不同的等級圈子,迫使那些內部的人更加順從,而同時誘使外部的人更加渴望順從。即使在這種“光榮”誘惑已經失效的情況下,功利的分羹心理仍然能起作用:入團和入黨,入了會有好處,即使入了不一定有明顯的好處,總比不入要強,因為不入差不多肯定會有害處。別人入了,你不入,有任何好處都沒有你的份,入了才是明智的選擇。 德國政治學家諾埃勒-尼曼( Elisabeth…See More
Feb 3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沈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 中

希特勒不可能消除黨內爭論,他只能命令爭論不外泄。與納粹相比,蘇聯式極權專制的高層內鬥更隱秘,對“全體一致”的外觀門面維護得更嚴實。1980年,契爾年科在蘇共政治局會議上發言說:“去年(1979年)中央全會是在完全一致的情況下召開的。”佩爾則( Arvīds Pelše)補充道:“決議也是完全一致通過的。”當契爾年科說中央秘書處51次會議召開,通過1327項規定時,蘇斯洛夫和安德羅波夫一起說:“就像政治局會議一樣,秘書處也是完全一致通過的”。“一致通過”也是東德政治局開會的常態,至少是對外的一致口徑,1989年10月政治局罷免總書記昂立克,昂立克自己投的也是讚成票。…See More
Feb 2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沈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 上

70年代,蘇聯勃烈日涅夫統治下的“再斯大林化”時期,蘇聯作家葉甫圖申科碰到過這樣一件事情。有一次他在西伯利亞的夏令營和一群青少年坐在篝火邊,一位年輕姑娘提議“為斯大林幹杯”。 “為什麽要為斯大林乾杯?” 葉甫圖申科問她。 “因為那時侯所有的的人民都相信斯大林和他的理想,他們戰無不勝,”她說。 “你知道在斯大林統治下,有多少人被逮捕嗎?” 葉甫圖申科問。 “嗯,大約20、30人吧,”她答道。坐在篝火邊的其他學生和這位姑娘差不多年齡,葉甫圖申科也問他們同一個問題。 “大概2百人吧,”一位小夥子說。 “也許2千人,”另一位姑娘說。在這將近20位青年學生中,只有一位說,“我覺得大約有1萬人。”葉甫圖申科告訴他們,被逮捕的人據估計有幾百萬人,他們都不相信。 “你們讀過我(寫這件事)的詩歌‘斯大林的繼承者’嗎?” 葉甫圖申科問。 “你真的寫過這種詩嗎?”第一個姑娘問。“在哪裏發表的?” “是1963年在《真理報》上發表的,”…See More
Feb 1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我不沈默,所以我還活著:埃利·維瑟爾和他的《夜》下

在布肯瓦德集中營,埃利的父親得了惡性痢疾,命在旦夕。有一天,極度疲倦的埃利睡著了,自然的忘卻降臨到他的身上。他一覺醒來,記起自己還有一個父親。父親死了,沒有人為紀念他而禱告,也沒有人為他點燃蠟燭埃利甚至流不出眼淚,“我甚至流不出眼淚。在我的生命的深處,在我那已經衰弱不堪的良心角落裏,我也許還能搜尋到一點什麽--那就是,我到底自由啦!”埃利是帶著罪惡記起自己當時的感覺的,父親死了,埃利在最沈重的時候反倒覺到了輕松。埃利這個見證文學的主角既不是殉難英雄,也不是反抗者。他是人性災難的受害者,不僅是因為他遭受了身心的殘害,而且也是因為他自己的人性也在一點一點喪失。在見證文學裏總是有一種混雜在一起的即刻想法和事後想法,因為再寫實的記憶也是在事後敘述出來的。埃利記敘道,父親生命垂危的時候,“我知道他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快要死了,……我去找他。但就在這一刻,我想,但願找不到才好!要是我能甩掉這個沈重的包袱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專心致志地為自己求生,只為我自己的事情操心。我立刻覺得非常羞恥,永遠地感到羞恥。”這裏重覆兩次的羞恥就是見證文學很典型的,混雜在一起的即刻想法和事後想法。見證文學是記憶,但…See More
Jan 2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我不沈默,所以我還活著:埃利·維瑟爾和他的《夜》中

二、遺忘和死亡維瑟爾的《夜》被不同的讀者稱作為個人回憶、自傳敘述、虛構性自傳、非虛構小說,或人性記錄。但從根本上說,它是維瑟爾自己所說的那種“見證”。這是一部由15歲少年埃利對集中營個人體驗所作的簡要敘述。作者用一種近乎卡夫卡式的清澈觀察把讀者帶入一個怪誕的災難世界,讓讀者在令人難以置信的場景面前,不能不經愕地睜開眼睛。埃利是一個見證者,他平鋪直敘地講述故事,不作解釋,象是一個目擊報道員。但是,《夜》的敘述者卻並不僅僅是目擊見證。盡管他並不對大屠殺事件本身作出評說,但我們卻可以聽到他自己的那種“作見證”的聲音,這個聲音告訴讀者的不只是在他的周遭發生了些什麽。維瑟爾自己說過,“《夜》裏面的那個孩子,他說孩子的故事,年齡太大了。”故事中的那個“我”幾乎一下子就從孩子變成了老人。他幾乎是在突然之間跌入一個無邊無際、沈默恐怖的茫茫黑夜。從熟悉的人間世界進入恐怖的死亡世界,是一個惡夢旅程。在這個旅程中,“我”不僅見證了父親的肉體死亡,而且也見證了自己的靈魂死亡。死亡和遺忘是聯系在一起的。在見證中,活人陳述發生在死亡世界中的故事。這是一種活人一般不相信的故事。一個人既然已經到了死亡世界,又怎麽還能…See More
Jan 22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我不沈默,所以我還活著:埃利·維瑟爾和他的《夜》上

2007 年1月16 日,美國著名脫口秀主持人歐普拉.溫弗瑞強力推薦198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作家埃利.維瑟爾(Elie Wiesel)的《夜》(Night)為她主持的歐普拉讀書俱樂部(Oprah’s Book Club)下一季度的推薦圖書。《夜》當晚即熱賣登上亞馬孫排行榜第一名,出版社印100萬冊平裝版與15萬冊精裝本。歐普拉隨後特別陪同作者重回奧茲維辛悼念,並對全美中學生舉辦心得作文比賽。《夜》的英文譯本在美國於1960出版,開始並沒有象猶太女孩安妮.弗蘭克的《女孩日記》》那樣引起廣泛註意。《夜》首印3000本,花了3年才賣完。今年1月重新推出的英文本,由作者妻子瑪琳(Marion Wiesel)親自翻譯,年初至今,新版廣受各方重視,登上《紐約時報》、《出版者周刊》、《洛杉磯時報》、《今日美國》等各大排行榜第一名,熱度持續不墜。此書已是美國和其它國家的高中生與大學生的必讀教材,以及研究納粹與二次大戰歷史的重要資料。《夜》這次是以單本,而不是常見的“夜、黎明、白晝”三部曲本出版,凸現了“作見證”的用意。維瑟爾自己清楚地表明,三部曲中,《夜》是見證,另外兩部都只是《夜》的“評註”。…See More
Jan 20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消弭於第三代的“文革”記憶

《人以什麽理由來記憶》後記美國歷史學家莉莎·派恩(Lisa Pine)在《希特勒的“國民群體”》(Hitler’s “National Community”)一書裏用“文化革命”來概括希特勒統治下德國所發生的根本變化。她引用了英國歷史學家理查德·艾文斯( Richard J.…See More
Jan 19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大學教授的非理性話語

謝謝大家今天過來聽我的講座,也謝謝南方都市報給我這樣的一個機會。我是第一次到廣州來,能夠和這麽多的朋友一起見面,是非常難得的一次機會。剛才主持人在介紹我的時候提到了文化界教授話語裏的邏輯問題,這是我們所面臨的公共話語危機裏嚴重的一部分。公共話語可以出現在不同的人群裏,有不同的話語方式,比如說公共出版物,剛才主持人也已經提到了,像《中國可以說不》、《中國不高興》等,還有網絡暴民或者是憤青的語言,再有就是宣傳和廣告。此外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假話、大話、空話。然而,我們寄予希望的知識分子人群,他們的話語同樣有問題,汪暉這個事我昨天看到報道,也是很有感觸。我們都說知識分子,或者大學教授們,他們受過很好的教育,他們應該比一般人更懂得如何說話,至少是懂得如何在公共場合說話。汪暉的粉絲一般都是念過很多書的,跟憤青是很不一樣的,都屬於知識人群。…See More
Jan 1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高等教育因何“高等”

當今中國大學的主要功能是為勞動力市場提供“專業”生產者,也就是所謂的專門職業者,許多本來屬於職業訓練的學習由於進入了大學而變成“高等教 育”,這使得高等教育的含義發生了異變。“職業教育”原本是一種中等教育,由於職業的積累和高科技化,職業教育向大學轉移本未嘗不可。但問題是,大學裏的 職業教育與一般中等的職業教育究竟有什麽樣的特征區別,才能成為一種比較而言是“高等”的教育呢? “高等教育”的特征應該是在職業知識傳授之外的人文教育,即那種可以被稱作“人的自由教育”的人文教育。遠在11世紀出現大學這個體制之前,人 類已經有了高等教育的原初概念。在高等教育中,人接受的是“成人”教育,不僅是年齡上的成人,而且是個人與社會關系中的成“人”。成“人”涉及的是關於什麽是人的德行、什麽是人的幸福、什麽是人的價值的知識。人的自由的、有意義的存在取決於,也體現在對人文知識的探求之 中。這種人文知識是未成年者難以把握的,需要等到一定的年齡和其他知識準備後方能習得。延續到今天,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人文教育。人文教育的原義至今仍然…See More
Jan 14

Jemaluang 三板頭·'s Blog

徐賁·變“斷言”為“說理”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6am 0 Comments

人們經常有一個誤解,以為對什麽事情有一個想法或信念,只要說出來,就是說理,因為“理”已經在他的話裏了,或者他說的話就是“理”。這是不對的。看法或信念只是結論,人們可以憑印象、偏見、習慣對許多事情有看法和下結論,既沒有考慮到別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也沒有想過要如何才能說服與自己看法不同的他人。如果僅僅說出一個看法或下一個結論,而不為此提供充分、可靠的理由,那麽,看法或結論充其量不過是一個說法,說法不等於說理,關鍵之一便是有沒有理由。…



Continue

徐賁·沈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 下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7 at 10:59am 0 Comments

參加青年團(在東德是“自由德國青年團”)是青少年政治成長的下一步,1950年代,東德有35%的適齡者是青年團員,到了1960年代,幾乎所有的適齡者都是青年團員了。 [xiii]少先隊和青年團的不斷擴大,乃至共產黨組織本身的不斷擴大,使得越來越多的人被放置在一種由“同伴壓力”維持的牢籠式管制環境之中,牢籠越大,鎖鏈越長。在這樣的組織牢籠中,組織內的人覺得自己比在籠子外的人更安全,更受信任。能在籠子裏甚至成為一種…

Continue

徐賁·沈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 中

Posted on January 31, 2017 at 8:10pm 0 Comments

希特勒不可能消除黨內爭論,他只能命令爭論不外泄。與納粹相比,蘇聯式極權專制的高層內鬥更隱秘,對“全體一致”的外觀門面維護得更嚴實。1980年,契爾年科在蘇共政治局會議上發言說:“去年(1979年)中央全會是在完全一致的情況下召開的。”佩爾則( Arvīds Pelše)補充道:“決議也是完全一致通過的。”當契爾年科說中央秘書處51次會議召開,通過1327項規定時,蘇斯洛夫和安德羅波夫一起說:“就像政治局會議一樣,秘書處也是完全一致通過的”。“一致通過”也是東德政治局開會的常態,至少是對外的一致口徑,1989年10月政治局罷免總書記昂立克,昂立克自己投的也是讚成票。 [vi]…

Continue

徐賁·沈默和失憶的國民是怎樣教育成的 上

Posted on January 31, 2017 at 8:10pm 0 Comments

70年代,蘇聯勃烈日涅夫統治下的“再斯大林化”時期,蘇聯作家葉甫圖申科碰到過這樣一件事情。有一次他在西伯利亞的夏令營和一群青少年坐在篝火邊,一位年輕姑娘提議“為斯大林幹杯”。

 “為什麽要為斯大林乾杯?” 葉甫圖申科問她。

 “因為那時侯所有的的人民都相信斯大林和他的理想,他們戰無不勝,”她說。

 “你知道在斯大林統治下,有多少人被逮捕嗎?” 葉甫圖申科問。

 “嗯,大約20、30人吧,”她答道。

坐在篝火邊的其他學生和這位姑娘差不多年齡,葉甫圖申科也問他們同一個問題。…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