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硬如水
  • Male
  • Beijing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堅硬如水's Friends

  • Crna Gor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Almaty 蘋果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Gifts Received

Gift

堅硬如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堅硬如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外鄉人

一個外鄉人躺在人行道上,眼睛直勾勾望著天空。悲傷可以鑄造如此的獨特性!他的目光和大街上任何人都不一樣。看見他的時候,我離他一箭之遙,要麽停下來,問問他怎麽了,要不要幫助,要麽迅速走出他的視線。他悲傷的眼神大約有一米的光暈,可以將我灼傷。發現我在看他,立即把臉掉過去,好像很不高興。他一定是用了很大勇氣才跑到人行道上不顧一切躺下來。眼睛有點濕潤,卻沒有哭泣的痕跡。等我走過去,他一定會將目光重新拉直,直勾勾,對著天空。 2005See More
Thursday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焦枯的土地

像個棄婦,那片焦枯的土地;像個臉色蠟黃的棄婦停止了哭泣。 幽靈般的旅人途經此地,往村中惟一的水井扔了塊石頭,很久很久,沒有回音。 野草長得很高了。鬼魅般出沒的測量員正在丈量這片患了絕癥並且割去舌頭的土地。很快,一條瀝青大路將穿過他們的紅磚小屋,劈開他們的田地,祖墳…… 野草高過了孩子和老人。很快,將沒有小麥,沒有水稻,沒有蘿蔔白菜,沒有荸薺蓮藕,沒有豌豆扁豆,受到壓制的辛酸的眼睛也將被輪子碾入地下…… 2005See More
Tuesday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公交車上讀《大墓地》

“像葉賽寧那樣公開大罵布爾什維克,在蘇維埃俄羅斯,人們連想想都不敢,不管是誰,哪怕說出他的十分之一,早就斃了。”二十年前,葉賽寧讓我陶醉,這個把鄉村奉為天堂的人相當於一百顆強力藥丸。公交車無聲地前進,車上那些陌生人知道什麽叫布爾什維克什麽叫肅反呢?“想看槍斃人嗎?我可以通過布柳姆金幫你安排。”他曾經如此討好女人,最後親手消滅了自己。 2005See More
Oct 10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問蒼天

這是什麽樣的國度?在淚水的峭壁上!這是什麽樣的人民?在悲慟的懲罰裏!悠悠蒼天!誰沒聽到石磨下麥子發出人的呻吟?誰沒聽到母羊臨刑前淒厲的哞叫?誰沒聽到曠野上那聲撕心裂肺的“清官啊你在哪裏”?白花花的日光下,誰像煤炭一樣漆黑?誰像蟲子一樣蒼白?誰像蘆葦一樣憔悴?誰像灌得滿滿的香腸一樣肥胖?誰向內地黝黑的農民和邊疆面若青銅的牧民鞠躬?誰向煤礦工人,建築工人,水暖工和高空擦窗工鞠躬?誰向鐵軌上的信號燈,向寒酸的野菊花,和冬夜徘徊街頭的妓女表示過愧疚?誰想過這麽多苦水湧入城市,這麽多慌張、饑餓和情欲湧入城市,這可將大海填平可將    高山移走的力量湧入城市,意味著什麽?誰在陽臺上望著那個搖搖晃晃的外鄉人,望著他撲倒在地,面無表情回到屋裏,將窗簾拉上?誰把顴骨上的金子刮下來分給流浪漢?誰聽過我父親的官司?誰幫助過我貧困的叔叔?誰化解過我家門前那棵柿子樹上纏結的怨恨的霧氣?誰讓我母親震顫的身體平靜下來?誰在那面大旗下有過真正的安祥?誰在傲慢的首府討回公道?在人們花裏胡哨的畫皮下邊,在人們放蕩不羈的行為深處,誰聽見一顆純潔的心,向世界要   …See More
Sep 23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在我的國家

在我的國家,所有村莊長出翅膀,向城市飛去,它們身上打著左和右的編號。 在我的國家,美麗的姑娘睜大眼睛,尋找從天而降的富豪,他可以是面目可憎的侏儒,只要他的財富是一座山。 在我的國家,法律在街頭閉上眼睛,瘋子們稱兄道弟,警察和小偷結成聯盟。 在我的國家,兒子和父母一起衰老,人們不知感激,不知羞恥,而許諾的天堂,只有一個破破爛爛的工地。 在我的國家,饑餓瘋狂地繁殖,每個人的孤獨都像天空那麽大,他們把沒有利潤的尊嚴踩在腳下。 2003See More
Sep 21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蠢城

這蠢城,正忙於用一幢刺破青天的摩天大廈,用五百家銀行,一萬家夜總會,八百萬沈默的勞動者,書寫它的自傳。一個心臟裏卡著電鉆的龐然大物,它亢奮的震顫驚嚇了少女和老人,驚嚇了夜鳥和遊魚。一個一年四季都被挖掘機開膛剖腹的怪物,一個卓越的受虐狂,一個額頭和腳趾安裝了探照燈照射夜空的白癡。有人懷疑市政工程總指揮腦子裏有屎,否則交通不會混亂十年,二十年,看樣子還要混亂一百年。他沒看到,總指揮腦子裏有一部飛快運行的計算機,閃著祖母綠色的熒光。那些小頭目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每個人腦子裏都有一部飛快運行的計算機,閃著祖母綠色的熒光。 這蠢城,用金粉銀粉化了妝,要去參加國際愚蠢大賽,並且發出指令,讓少女夾道歡送。遺憾的是,它那露在禮服外邊的尾巴,被我們看到了。 2003See More
Sep 17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這擠滿了人的廣場是多麽荒涼

這擠滿了人的廣場是多麽荒涼,古怪的氣味陰郁的眼神無論怎樣轉身都會遇見。 公共汽車從我們頭頂駛過,一堆抽搐的廢鐵。 燕子緊貼大街飛行,預示著暴雨將至。已經發生過很多揪心的事了,誰也不來過問,我們重金聘請的博學之士也無能為力。 這麽多的頭顱漂在骯髒的日光中,這麽多的憂慮堵在喉嚨裏,這麽多的失望,這麽多的呼喊,這麽多爐渣一樣失去了光彩的眼睛…… 有人把失敗藏起來了,有人把宣判藏起來了,但那預兆清晰地印在人們的額頭上,就像婦女臉上的雀斑,就像囚犯臉上的刺青。恍惚中,你看見摩天大樓廣告牌上的美女換成巨大的“死”字。 握在一起的手多麽無助,碰在一起的目光多麽無辜,擁抱在一起的身體冰一樣冒著冷氣! 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組織站出來說是我們的罪過。沒有一個博學之士站出來說總會有辦法。沒有一只燕子帶領我們去見識玫瑰下邊的腐爛。 藥片從嘴邊落到地上。喝下去的飲料像是有毒。啊,那從每個人臉上掠過的仿佛中了邪的眼神! 我們向誰提出我們的訴訟?我們向哪個法官展示肉體上看不見的傷痕和毒刺?我們控告汽車業、美容業、交通業還是保險業?我們踢廣告,踢電視還是踢舌頭抹了蜜糖的官員?我們把自己叫做什麽?我們把我們瘋狗般的生活…See More
Sep 12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兩座教堂一座寺廟

八百萬人口的大城,只有兩座教堂一座寺廟供人下跪,懺悔,以淚洗面。 幾百間藥店,成群結隊的醫生有什麽用呢?誰來診治靈魂的感冒,咳嗽和壞血病呢? 2003See More
Sep 4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小教堂

現在我能平靜地對待他們的死亡了?很多時候,我根本想不起他們,這是否意味著他們已徹底離開?但只要想起他們,想起他們的臉,他們的笑,他們的愁容,他們的眼淚就會比別的眼淚更大,他們的笑就會比陽光燦爛,他們的愁容就會令我心碎。他們的肉身毀滅五年,十年,這麽長的時間裏我變成什麽?沒有被親人的死亡教導成更好的人,反倒成了刻薄的,忘恩負義的家夥。 唉,我需要一個小教堂,一個從未被不潔的腳踏入的小教堂,去對著他們的笑容和淚水懺悔,去挖出壓在心中的悲憤的石頭,去冷酷的冰雪中浸洗我那一刻也沒停止放縱的肉身,讓它把我遷徙到我能認清自己是什麽的地方。 2002See More
Aug 30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從地下穿過天安門

誰都不知道,這飄揚在空氣中飄進我們眼睛吸進我們鼻孔和嘴巴的塵埃是誰的屍灰。 在首都地鐵裏,一股涼風灌進我脖子。車廂很明亮,一個老男人和一個小姑娘坐在我對面,放肆地調情。 當我從地下穿過天安門的時候,我對它沒有任何感覺,我對天空細小的屍灰沒有任何感覺,我對我的生和死沒有任何感覺,我對千千萬萬人的生和死沒有任何感覺,只感到那股涼風,還在固執地往我脖子裏灌,只聽到車輪催命鬼般急促的敲打。 2001See More
Aug 23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契訶夫書信— 1890.6.29  致妹妹

“我正走進一個怪異的世界。這裏的蒼蠅很大,這裏為了一丁點事就會人頭落地。白天,野羊遊過黑龍江,夜裏,熒光閃閃的昆蟲在我們的船艙裏飛。同船的契丹人宋路理整夜都在說夢話。吸了太多鴉片,醉了。早晨,他醒來,開始吟誦扇面上的詩。” 2001See More
Aug 10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死月亮

在墮落的人世上方,在銀行大廈的尖頂,月亮又來了,神情哀傷。 再也沒人向它投去深情的一瞥了。在金碧輝煌的工業制品中,它普通得像一個骯髒的足球,一張相貌平平的女招待的臉。 我們回憶起早年的激動,回憶起顫栗的愛情曾被它鍍上銀質的光輝,竟然有些懊悔。 不再有神經的悸動,不再按它曖昧的指令行事,不再受它刺激,分泌出偉大而愚蠢的沖動,在這個月亮最受崇拜的國度,月亮已經死滅了。 2001See More
Jul 21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卡在喉嚨裏的刺

今夜,誰在村裏走走停停,望著失魂的母雞和冰冷的煙囪,想到父親的命運,自己的命運,熱淚盈眶? 今夜,誰穿過麥地和祖墳,兩手空空,像個幽靈,不敢讓人看見? 奇異的光環在寒酸的屋頂升起。田野,池塘,仿佛被惡意罩住。哦,連鬼火都不光顧這片土地! 祖國!你是他們的尷尬,你讓他們排了那麽長的隊,領取貧窮和羞愧! 在夜色中閃光,窮人的牙齒,窮人鼓脹的肚子。 他到家了,無人迎接,他走進漆黑的屋子,像孤魂野鬼。 池塘閃著藍色的寒光,和他一起鑽進冰冷被窩的只有壓低的啜泣。 你在他喉嚨裏,祖國!你是卡在他喉嚨裏的一根刺,讓他從頭到腳那麽難受! 2000See More
Jun 15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胭脂

車過廣州大橋時,我瞥了一眼身邊的孕婦和窗外死去的河流。 一個清潔工在打撈河上漂浮的垃圾,像是給死者整容。 他們在城北建造意大利風格的建築,他們在城南種上非洲棕櫚,草坪也做好了,種籽是德國的。 一個什麽樣的城市啊,八百萬人做著一模一樣的夢:錢,錢,錢! 而錢不過是抹在他們死去的生活上的胭脂。 2000See More
Jun 5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霜花

饑餓餵養了四周的黑暗。我們的饑餓,正義的饑餓。形同鬼魅的樹轉眼就會撲過來,把我們不愛的果實硬塞進我們的喉嚨。 窗玻璃上的霜花太美了,仿佛在誘惑我們去死。 太美了,深淵般的天空,我會從愛人胸前爬起來,縱身撲進你的懷抱。 1997See More
May 26
堅硬如水 posted a blog post

楊子《中國碎片》這地方已經一文不值

這地方已經一文不值。水泥廠,加油站,陰影帶著可疑的氣味壓住一畝一畝冬麥。土地,被遺棄的母親,吃了太多農藥,臉色蠟黃。 光禿禿的小樹林裏,斑鳩的叫聲,仿佛臨終呼喊,令人膽寒的虛幻。 風暖了。空氣中淡淡的氨是這個農業國度最後的一點點氣味。一頭豬冷漠地跟在汽車後邊,走進傲慢的城市。 唉,命運終於給了嚴峻的安排——當思鄉的斑鳩從光禿禿的小樹林飛走,它揪心的叫聲會讓一畝一畝冬麥因悲痛而生銹,死掉。 1996See More
May 13

堅硬如水's Blog

楊子《中國碎片》外鄉人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59pm 0 Comments

一個外鄉人躺在人行道上,

眼睛直勾勾望著天空。

悲傷可以鑄造如此的獨特性!

他的目光和大街上任何人

都不一樣。

看見他的時候,

我離他一箭之遙,

要麽停下來,…

Continue

楊子《中國碎片》焦枯的土地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58pm 0 Comments

像個棄婦,

那片焦枯的土地;

像個臉色蠟黃的棄婦

停止了哭泣。

 

幽靈般的旅人途經此地,

往村中惟一的水井

扔了塊石頭,

很久很久,…

Continue

楊子《中國碎片》公交車上讀《大墓地》

Posted on October 10, 2018 at 2:28pm 0 Comments

“像葉賽寧那樣公開大罵布爾什維克,

在蘇維埃俄羅斯,人們連想想都不敢,

不管是誰,哪怕說出他的十分之一,

早就斃了。”

二十年前,葉賽寧讓我陶醉,

這個把鄉村奉為天堂的人

相當於一百顆強力藥丸。

公交車無聲地前進,…

Continue

楊子《中國碎片》問蒼天

Posted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7:05pm 0 Comments

這是什麽樣的國度?

在淚水的峭壁上!

這是什麽樣的人民?

在悲慟的懲罰裏!

悠悠蒼天!

誰沒聽到石磨下麥子發出人的呻吟?

誰沒聽到母羊臨刑前淒厲的哞叫?

誰沒聽到曠野上那聲撕心裂肺的“清官啊你在哪裏”?…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