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Female
  • 蔡厝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Іле
  • 瑪琳娜
  • TV Plus
  • Ratna Man Tirwa
  • 字詞過度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Gifts Received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age

Latest Activit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下)

這年秋天,王回到本城,來到邊境的小村落,在一株大樹下,偶遇府上的丫鬟。王叫出丫鬟的名字,祝福它的美貌。丫鬟在驚愕之後認出當年的少主人,頓時泣不成聲,講出三年前發生的事情。在牡蠣宴上自感受到羞辱的總督大人終於抓到王的父親的過失,由皇帝下旨,滿門抄斬,丫鬟仆人皆被拿去拍賣。丫鬟就是被這個村落裏的某公饕餮買下的。王默默聽著,一言不發。當一只公饕餮瘋狂地竄出門,一腳踩翻丫鬟,沖著它怒吼時,王掏出夜光杯與那本書,遞過去。王參加了本城的饕餮之宴。它並沒有經過縣試與鄉試,直接從天而降,落在金鑾殿前,一步步走上三層漢白玉石雕環護的丹陛。奇怪的是,殿前廣場上那二百余塊白色儀仗墩上站著的手執旌旗扇蓋的侍衛,沒誰看見它。殿內金磚鋪地。十二根朱紅大圓柱。王望了望在金漆雕龍寶座上端坐的本城皇帝,望了一眼楠木臺下垂手而立的總督,望了幾眼嘴裏汁液四濺的眾多饕餮,用兩根指頭拈起一頭牛,放入嘴裏,眉間露出一點古怪,似乎很久都未吃過這種饕餮們最熱愛的食物。牛不見了,整個過程還沒有一秒鐘,然後又是一頭,兩頭,三頭……王並沒有像別的饕餮那樣用力咀嚼,一頭頭牛經過它的嘴直接流向一個不可測的空間--肯定不是胃。稍加留神,不難發現…See More
Frida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中)

王的饕餮之技漸漸出神入化,連其父已自愧不如。十四歲那年,王隨同父親出席一次牡蠣宴。這是一種非常難得的食物,產於本城以南十萬公裏的東海。宴會的主人,本城總督一邊握著叉子把那種不斷扭動的軟體動物餵入嘴裏,一邊問王對牡蠣的感覺。王躬身答道,“大人,您這種吃法無法品嘗到真正的大海。”總督大人楞了,問,“為什麼?”王說,“吃牡蠣,不能用餐具。只有舍棄那些冰涼的金屬,親手將牡蠣放到嘴邊,在用牙齒將它從殼上撕下來的同時,更要用嘴去吮吸殼裏那略帶鹹味的湯汁。那湯汁裏有大海的聲音。每一滴,都飽含了大海中千千萬萬的生物所留下來的體味。”席上諸客盡皆失色,這種吃法是何等高妙的境界啊。王的父親頭上那對硬角忍不住自行舞蹈一周。總督大人默然思索,欲把最珍愛的小女兒許配給王。王的父親驚喜萬分。王揚聲說道,“謝總督大人青睞,但王尚未悟透這饕餮之道,正欲遍訪天下明師,不敢以家室為念。”滿屋噤聲。幾位賓客手中的湯勺掉在地上。總督眉宇間暗雷滾過。這天晚上,王平生第一次受到父母的責罵。父親暴跳如雷,母親暗暗垂淚。王只是微笑,三更時分,留下一封書信,把夜光杯塞入行囊,悄然離家。墨色的天穹發出陣陣咆哮。幾顆流星一閃即逝。路在暗淡…See More
Thursda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上)

很久以前,在旅人中間有一個關於本城的傳說。但誰也說不清楚本城在哪兒。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本城並不在大澤深處,也不在茫茫水霧遮掩的群山之間。那裏生活著一群饕餮。它們的模樣有點怪,體如牛形,獅鼻虎額豹尾,頭生雙角,有著一張人的面龐,眼睛卻長在腋下。它們曾是龍的子孫,因此可以在地上走、水中遊、天上飛。但它們的性格比模樣還要古怪。在統治它們的官僚階層面前比羊羔更溫馴,能夠忍受人類所無法忍受的貧困、疾病與腐敗。在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饕餮面前,則異常兇猛,一言不合即沖上去撕咬。它們普遍地缺乏同情心,對民主嗤之以鼻,對與自己無關的事情,表現出不可思議的麻木不仁。一只饕餮偶爾還能記得自己是龍的子孫,三只饕餮在一起是一堆不可救藥的鼻涕蟲。它們愛好吃。若發現食物,必定趕緊塞入嘴裏,吃不掉的藏在腋下,腋下那雙眼睛二十四小時看著。“嚼霜前之兩螯,爛櫻珠之煎蜜;滃杏酪之蒸羹,蛤半熟而含酒,蟹微生而帶糟。”本城民皆以食為榮,以少食可恥。秋收時分,本城舉行大試。有資格參加的饕餮都是國家的英才,有機會在朝廷任職,或輔助君王統治天下,或成為鄉野裏的道德表率。最能吃的叫狀元郎,那是饕餮們的最高目標。事情總有例外。有一只饕餮叫…See More
Jan 14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原城(下)

原城沒有任何特征可言,它並非空虛的感覺、墳墓、腐敗的壞疽、通往未來的喉嚨、不斷擴大的版圖、殿堂、火,它只是存在,如同宇宙存身於無限,它存在於人類繁衍史的每個字詞與音節的背後。在原城一幢破舊公寓的六樓,生活著一家人,一對夫妻與一個淘氣的孩子。他們的生活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沒有任何不同,都是一堆渾濁黏稠的可疑物。夫妻倆心知肚明自己的未來,希望孩子某天能擺脫這種令人窒息的生活。他們未進過大學的門,在家鞋廠裏做事,工作認真,待人和藹,生活儉樸,經常要工作到晚上十一二點鐘才能回家。他們唯一奢侈的愛好就是喜歡看《讀者》。每期必買。這本著名刊物的封底曾長期印有一行漢字--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讓他們的心潮濕。他們許諾,若孩子能考上全校第一,就滿足他的一個要求。這是一個聰明的孩子,很快,他真的考上全校第一。孩子指著電視機裏的沖浪選手,指著那片蔚藍色的浪,說,我想要一塊沖浪板。孩子的請求出乎父母的意料。原城遠離海洋,整日為灰塵與煙霧所籠罩。夫妻倆面面相覷。為說服孩子,父親拿出《讀者》,講了一個故事給孩子聽--一個印第安人被小船迷住,便買了一條船,因為家鄉沒有河流,即把船放在屋頂上。沒多久,蓄滿雨水的船壓垮了屋…See More
Jan 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原城(上)

當父母晚上不在家,孩子臉上露出快活的表情--這種表情與他考上全校第一的表情截然不同,後者仿佛只是一個木頭面具。他朝著窗外的夜穹眨眨眼睛,打碎燈泡。從球形玻璃體裏泄出的光一下子註滿整個屋子,都有齊腰深。孩子踩上沖浪板,尖叫,臉龐緋紅,眼睛像兩團烈火。他在光與光之間形成的波浪中跳躍。沙發上形成的浪是弧形,電冰箱上形成的浪是橢圓形,兩扇墻交集處的浪是一個錐形。這塊神奇的沖浪板甚至把他帶到天花板上。孩子好像是一條有鰭的大魚。沒有哪位沖浪選手能做出他所做出的種種匪夷所思的動作……板子自始至終粘在他腳尖,仿佛是腳掌的一部分。屋子裏漸漸出現了水母、銀魚、會唱搖籃曲的鸚鵡螺、隨歌聲跳舞的白珊瑚,以及海底最美麗的矢車菊花。孩子咯咯地笑,與它們捉迷藏,一起唱好聽的歌謠。等到父母快回來的時候,在一只討厭的紅鯡魚的提醒下,孩子戀戀不舍地跳下滑板,跑到衛生間裏打開抽水馬桶。光,以及所有迷人的海洋生物隨著馬桶沖水的嘩啦聲,不見了。孩子撿起燈泡碎片,用口水重新黏好,擰回原處,回到桌前寫起作業。夫妻倆一直沒有發現孩子的秘密。但某日夜裏,孩子實在玩得太興奮,而那條負責提醒他的紅鯡魚不巧生了病,沒有趕來參加這場party…See More
Jan 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情城(下)

她們認為:情城的存在只會讓女性淪為男人的附庸,成為“妻子、性伴侶、母親、家庭主婦”,而非一個真正獨立的有價值的人。淡雅等詞語之所以美好,並不是它們真的就美好,是女人天生就有,真的是女人命名了它們,而是男人需要消費它們,並通過電影、電視、雜誌、心理學教材、網絡等催眠女人,使她們誤以為這些詞語是自己內心的創造,是靈魂最真實的需要--猶如樹需要水。這是光天化日下明目張膽的欺騙,是陰謀。她們告誡每個胸脯上有一對半圓球體的人:不管那種液體有多麼神奇,那個造了情城的人是一個殺死二十六名少女的徹頭徹尾的謀殺犯。所謂的男性氣質與女性氣質,並非不可更改的自然的本質,而是一個被馴養的過程。只有拋棄那些由男人所定義的“好”的與“壞”的女性氣質,讓它們統統見鬼,女人才能顯示出她們最早擁有的力量與美。但對於這一小撮女性而言,情城還具有一種奇異深邃的特性。它提供了一個自以為是的夢幻空間,一面隱秘的自我觀照之鏡。她們本想通過對情城的批判與唾罵,抵達彼岸,或者說能盡情遨遊在幻想與現實的國度之間,卻擺脫不了帶刺的玫瑰、窘境、汙穢的土與無法言說的挫折感,最終向下墮落的肉體之眼還是在無盡的虛空中看見了虛妄的自戀、愚蠢、不可…See More
Jan 2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情城(上)

關於情城的一切,曾猶如瘟疫,在旅人中間傳播。據說,是他們中間一個叫格雷諾耶的生來沒有氣味的人用一種神奇的液體造了它。它從拉丁文“per…See More
Jan 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柔城(下)

女人如嬰兒一樣哭泣出聲,心滿意足地離開。翌日,又有幾個美貌女人,也聲稱都是旅人的妻。她們的笑容猶如盛夏驕陽下的向日葵,在朦朧的夜色裏毫不羞澀地裸露出讓人迷醉的身體。旅人欣然從命,寫了一部《老子》,又寫了一部《南華經》,接著是《論語》、《大學》、《孟子》、《中庸》……漢字於他筆下如駿馬奔馳,倏忽千裏,又如雲煙繚繞,縱逸不羈。旅人很高興。越來越多的柔城女人在他屋外排起長隊,她們帶來了食物、性、宣紙與熱帶水果一般香甜的話語。但很快,旅人發現自己的閱讀速度已經跟不上書寫速度。相對於接近於無限的女體而言,這些書籍所能提供的太有限。書寫過程被重復,漢字在筆下漸漸熟透,像果實,果肉一天比一天多汁,終於散發出一種腐爛的氣息。更糟糕的是,書寫比閱讀更具有成癮性,當旅人試圖停止,整個人馬上出現嚴重的戒斷癥狀。旅人憂心忡忡,為此,用黑布數次蒙上眼睛,離開柔城潛回現實,嘗試閱讀一些傳說中的西方經典著作。很顯然,這是兩個語境,兩個完全不同的體系,他還沒有把一本《堂吉訶德》翻完,已覺得身體的一半不知去了何處。這種分裂常讓旅人誤以為自己是被堂吉訶德打敗了的大風車,眼球因為劇烈的疼痛四處翻滾,喉嚨裏嘎嘎亂響。突然,某…See More
Dec 29,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柔城(上)

女人如嬰兒一樣哭泣出聲,心滿意足地離開。翌日,又有幾個美貌女人,也聲稱都是旅人的妻。她們的笑容猶如盛夏驕陽下的向日葵,在朦朧的夜色裏毫不羞澀地裸露出讓人迷醉的身體。旅人欣然從命,寫了一部《老子》,又寫了一部《南華經》,接著是《論語》、《大學》、《孟子》、《中庸》……漢字於他筆下如駿馬奔馳,倏忽千裏,又如雲煙繚繞,縱逸不羈。旅人很高興。越來越多的柔城女人在他屋外排起長隊,她們帶來了食物、性、宣紙與熱帶水果一般香甜的話語。但很快,旅人發現自己的閱讀速度已經跟不上書寫速度。相對於接近於無限的女體而言,這些書籍所能提供的太有限。書寫過程被重復,漢字在筆下漸漸熟透,像果實,果肉一天比一天多汁,終於散發出一種腐爛的氣息。更糟糕的是,書寫比閱讀更具有成癮性,當旅人試圖停止,整個人馬上出現嚴重的戒斷癥狀。旅人憂心忡忡,為此,用黑布數次蒙上眼睛,離開柔城潛回現實,嘗試閱讀一些傳說中的西方經典著作。很顯然,這是兩個語境,兩個完全不同的體系,他還沒有把一本《堂吉訶德》翻完,已覺得身體的一半不知去了何處。這種分裂常讓旅人誤以為自己是被堂吉訶德打敗了的大風車,眼球因為劇烈的疼痛四處翻滾,喉嚨裏嘎嘎亂響。突然,某…See More
Dec 24,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處城(下)

他回到岸上,苦思冥想,在月夜下的草原上徜徉,與林子裏的飛禽交談。他說,也許我有了翅膀,就能飛過去。鳥兒聽了他的祈求後,慷慨地啄下羽毛,用尖喙編成一件非常漂亮的羽衣,並不厭其煩地傳授飛翔的本領。他學得很認真,但他太重,他不是鳥,飛不起來。他從懸崖上掉下來的姿勢是那樣笨拙,好像是手中扔出的石頭。最後,所有的鳥兒都閉上嘴,不忍心再為遍體鱗傷的他吶喊加油。他想了許久,把羽衣還給朋友。他決定忘掉處城,忘掉這個不應該存在的詞匯。這天,下了一場暴雨。雨水從樹葉上滴下,滲到草的根部。動物們聚集在雨水匯集的窪地邊飲水。一只麋鹿出現在他的眼前,角似鹿非鹿,頭似馬非馬,身似驢非驢,蹄似牛非牛。這是一只他從未見過的生物。他情不自禁地走上前,想摸摸它褐黃色健美的身軀。它被嚇著了,齜出雪白的牙齒,掉頭回跑,朝向河流的上遊。那該是它來的地方。他追上去。鹿跑得很快,從山的這邊跳往山的那邊,足蹄輕盈又富有力量,在最堅硬的巖石上敲出一行行細小的凹坑。這些凹坑到了黎明會蘊滿晶瑩的晨露。這不僅為他解渴,還為他指引了方向,使他不至於被這只奇怪的美麗生物擺脫。他穿過棘蒺,打敗一頭頭熊羆、狼與不知名的惡獸。他不清楚自己是哪裏來的勇…See More
Dec 22,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處城(上)

處城在河水的那邊,是“彼岸”。河水向東流,也不知流了多少年。河面沒有橋。一個人出現在河邊,他想到處城去。或許人們會問,河這邊有天與地、青草、山川河流、羚羊、高聳入雲的紅杉、日月和星辰、金絲猴、飽滿多漿的果實、風雲雷電、巖洞……他有毛病,為啥想去處城?這樣的問題是沒有答案的。總之,當這人走出森林,看見了隱藏於霧氣中影影綽綽的處城,就有了此想法。他沿著河流的方向走。河流越來越寬,當處城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中,他在一陣鳥叫聲中,意識到自己犯下的錯誤。鳥兒告訴他,河流的盡頭是海洋,沒人能夠跨越海洋。很久以前,有只填海的精衛,可大海並不在意她的努力。他很哀傷。抵達處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安慰自己。可他再也找不回原來的快樂。處城是一個打著種種手勢的咒語。不管他在幹什麼,這只看不見的手會冷不丁地扼緊心臟,讓他疼得說不出話。而午夜夢醒,他偏偏又聽見一個聲音在呼喚他的名字。那是眾神交談的話語,是讓靈魂震顫的讓世間萬物皆屏聲靜息的通過月光傳遞的聲音。那聲音如同手中用來尋找食物的尖銳石錐,在皮膚刻出傷痕。傷痕取代了身體裏原有的經脈管絡,成為血液流轉循環的地方。他因此疼得晝夜翻滾。他從一片漂浮在水面的樹葉獲…See More
Dec 21,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多城(下)

一個蜂腰細臀的女人來到走廊入口,肩胛骨穿著銹跡斑斑的鐵鏈,衣衫上滿是淚痕與血漬,姿態如同風中楊柳。本該哀戚的女人眼中有奇異的光輝,步履輕快、牙齒雪白。多城人目瞪口呆。跟在女人身後進來的,是一個侏儒與一個巨人。侏儒、巨人與女人開始在鏡子前寬衣解帶。多城人看著性欲亢奮的他們,頭疼得厲害,嘴唇皸裂。鏡裏射出的汙穢光線,讓他的因為思索變得細長的手指燃燒起來。他趕緊吹滅指尖處的火焰,撿起旅人遺落在地上的一枚硬幣,高高拋起。硬幣當啷落地。不是正面朝上,也不是反面朝上,它在停止滾動後,居然立在地上。“如果只考慮硬幣的正反兩面,不考慮其‘立起來’的可能,即忽略了其厚度。多厚的硬幣才能使得其立起來的概率與正(或反)面朝上的概率一樣?”多城人凝視著硬幣--這個亮閃閃的點,這個奇異的點,這個沒有體積、比例、明暗、色彩、香味、聲音的點。他感到不安,重新撿起這枚神奇的硬幣。侏儒與巨人不見了。鏡前只剩下臉龐緋紅的女人,她的眼睛裏含有如此多的火焰,而她的胴體受孕之獸,寧靜,純潔,聖美。多城人鼓足勇氣來到女人面前(他感到:靠近她的瞬間,同時也就是離她最遠的瞬間),默不做聲朝她攤開手掌。如果她願意陪他去長廊深處,這枚硬…See More
Dec 19,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多城(上)

多城是一個時隱時現幽深的洞穴,裏面有不可捉摸的長廊。它由各種勢不兩立的沖突、鏡子、隱晦的道德、孤寂、人心中最深切最迫切的欲望、空虛混沌、秩序……所構成。又傳說長廊盡頭是那超越宿命與幻滅的存在,是宇宙的盡頭,是一個無限豐富微妙的、不可言傳的存在,連最偉大的神祇在那裏也要俯體下拜。但因為長廊所構成的迷宮,從未有人抵達。虛無中流出的光,長著烏鴉一樣的翅膀,自走廊中掠過。走廊兩側是淡青色的燈盞,盞內漂浮著一層油。火焰濕滑黏澀,如同生滿細密鱗片的臉龐--凝視它,即可陶醉在想象、幻覺和魔力之中。多城人藏匿在走廊入口處,羸弱、黝黑、頗顯蒼老。他觀察著鏡中自我的形象(貌似勇敢,卻虛幻和脆弱),嘴角擠出種種表情。鏡子是人自我認識或者自欺欺人的工具。它既能揭示真相,也能掩蓋事實。最早它被巫師用來占蔔未來,當做通向極樂世界或者地獄的門戶。後來,人們發現,這個光滑的平面並沒有智慧和節制的位置,有的只是欲望。所有的鏡子都是《白雪公主》裏的那面魔鏡。它反射的不是光,是人心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廉價戲劇。多城人露牙齒、拽耳朵、眨眼睛,迷惑於自己的孤獨中,被那個“永遠不出錯的……真實的鏡子”弄得神魂顛倒又焦慮不安。走廊入口…See More
Dec 17,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幾城(下)

記憶是漂浮的水母,拖著細長的觸須,在黑暗中閃耀蒙蒙藍光。所有的水母都是同一只無脊椎的腔腸動物,都是來自於海水深處的精靈,都是神(宇宙的永恒真理)最慷慨的恩賜。所以幾城人不害怕丟掉自己的名字、錢包、不快樂的心情……夜幕降臨的時候,他們跳著迷人的舞蹈,來到廣場,再將鏡子朝月亮舉起。如果有哪位姑娘願意來到他面前,他就跟著她回去,牽著她的柔荑,一覺睡到天大亮。而幾城從來不缺少穿著薄霧似的長裙、眼裏有燦爛星光的姑娘。唯一令幾城人有過短暫苦惱的是:他們老弄丟手中的鏡子。幸好不久後一個陌生的旅人來到幾城,他找到一位脖子挺直、媚眼翻飛、腳環叮當作響的幾城姑娘,說曾在夢裏與她共度良宵芙蓉帳暖,故前來致謝。姑娘咯咯笑,眼睛明亮,既大且黑。她沒有接受旅人的禮物,只是將那些神奇的字母放在有手柄的呈倒狀梨似的鏡子前笑著離開。旅人若有所悟,撿了十面不同形狀的用各種金屬做的鏡子,盤腿坐下,面對鏡中“一直向後延伸、無限遠的、直到小得看不見的”自我的形象思索了三十七個晝夜,在幾城廣場的柱子上用油漆塗寫了一句話:靜止的水和其他平面的能反射光的物體,黑曜巖、象牙、金屬、陶瓷、瞳人、動物皮革,乃至於塗上油彩的木頭,都擁有神奇…See More
Dec 16,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 幾城(上)

幾城人總會忘掉那些應該記住的事,想起一些莫名其妙的瞬息即逝的片段:夾竹桃下斷了柵欄的長椅、擱在廁所窗臺上的啤酒罐、月光下的鑰匙扣、兩只互相追逐的蝴蝶……這是一個奇怪的種族,臉龐如洇在水裏的紙,如黃昏裏一閃即逝的鳥,如那浮出水面的魚的脊背,如靜悄悄的鐘擺。這讓他們不僅會忘掉父母妻子的容貌,也經常忘掉自己的樣子。所以他們喜歡照鏡子,渴望能在這裏面找到世界創造之前那張屬於自己的臉龐。這很困難,與鏡子有聯系的主題實在太多:宗教、宇宙哲學、集體主義、虛榮、藝術、性、死亡、魔術和科學。他們在鏡中所捕捉到的,突如其來,倏忽散去,根本無法分門別類,更毋論固定。但幾城人並不為此難過。太陽照耀著幾城以外的世界,照耀著大大小小的舞臺。舞臺上滿是聲音的殘骸,各種形狀,像核桃的仁、梨的皮、葡萄的籽兒。臺上人的表情如同京劇臉譜,眼白多過眼黑。他們咀嚼自己的名字,如嚼口香糖。要從舞臺這邊走至那邊,需要足夠的勇氣與謹慎。哪怕臺下沒有人的眼睛,只有老鼠在剝葵花籽,這仍是一趟艱難的行走過程。仿佛行走在舞臺上的那具肉體後面有許多根看不見的繩子,手臂擺動,胳膊擡高,腳尖提起,所有的動作都受繩子的支配。而有的繩子幹脆直接拴在脖…See More
Dec 14,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天城(2)

只有刺瞎眼睛,人們才能擺脫那個由一生枯燥乏味的日子構成的凡俗肉軀,回到內心,仰觀神聖。老人摸出縫衣針,刺入眼球,撕毀掉原本書寫的,像一個騎手重新翻身上馬。馬以它自己的步態奔跑,小跑或疾馳,在歷史與現實之間,在變化的時代與不變的人心之間,把一行行詞語,踏成句子,踏成命運的花紋。旅人來到世間每位瞽者面前。有關於此書的種種傳說,如同大雪在他耳邊紛紛揚揚。每片雪花都不一樣,也都是六角形的。那是一本只有五千字的書;那是一本首尾相連沒有頁碼的沙之書……一個個詞組,仿佛鳥雀,在他們嘴裏發出不同的啾啾清鳴。他們的面容也都呈現出一種莊嚴。事物因了詞語,得以存在。我們得以沐浴光。詞語破碎處,無物存在,連荒謬也沒有。詞語是對事物命名的過程,使世界遵守某種秩序,或者說理論。而各種各樣的理論,輕的,重的,蝴蝶一樣的,螳螂一樣的……都是對世界、社會、人的解釋。它們互相繼承,互相攻詆,也可能不攻詆。但,一般來說,好一點的理論,更適合人類變好願望的理論,應該是那些能夠解釋更多理論,讓那些彼此矛盾且互為悖論的看法,在同一個軸上保持平衡的。它是復雜的,並不輕率地做出判斷。它應該是一張元素周期表,而非簡單粗暴地認為世界是銀…See More
Nov 8, 20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下)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2pm 0 Comments

這年秋天,王回到本城,來到邊境的小村落,在一株大樹下,偶遇府上的丫鬟。王叫出丫鬟的名字,祝福它的美貌。丫鬟在驚愕之後認出當年的少主人,頓時泣不成聲,講出三年前發生的事情。在牡蠣宴上自感受到羞辱的總督大人終於抓到王的父親的過失,由皇帝下旨,滿門抄斬,丫鬟仆人皆被拿去拍賣。丫鬟就是被這個村落裏的某公饕餮買下的。王默默聽著,一言不發。當一只公饕餮瘋狂地竄出門,一腳踩翻丫鬟,沖著它怒吼時,王掏出夜光杯與那本書,遞過去。…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上)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2pm 0 Comments

很久以前,在旅人中間有一個關於本城的傳說。但誰也說不清楚本城在哪兒。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本城並不在大澤深處,也不在茫茫水霧遮掩的群山之間。那裏生活著一群饕餮。

它們的模樣有點怪,體如牛形,獅鼻虎額豹尾,頭生雙角,有著一張人的面龐,眼睛卻長在腋下。它們曾是龍的子孫,因此可以在地上走、水中遊、天上飛。但它們的性格比模樣還要古怪。在統治它們的官僚階層面前比羊羔更溫馴,能夠忍受人類所無法忍受的貧困、疾病與腐敗。在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饕餮面前,則異常兇猛,一言不合即沖上去撕咬。它們普遍地缺乏同情心,對民主嗤之以鼻,對與自己無關的事情,表現出不可思議的麻木不仁。一只饕餮偶爾還能記得自己是龍的子孫,三只饕餮在一起是一堆不可救藥的鼻涕蟲。它們愛好吃。若發現食物,必定趕緊塞入嘴裏,吃不掉的藏在腋下,腋下那雙眼睛二十四小時看著。…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原城(上)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00pm 0 Comments

當父母晚上不在家,孩子臉上露出快活的表情--這種表情與他考上全校第一的表情截然不同,後者仿佛只是一個木頭面具。他朝著窗外的夜穹眨眨眼睛,打碎燈泡。從球形玻璃體裏泄出的光一下子註滿整個屋子,都有齊腰深。孩子踩上沖浪板,尖叫,臉龐緋紅,眼睛像兩團烈火。他在光與光之間形成的波浪中跳躍。沙發上形成的浪是弧形,電冰箱上形成的浪是橢圓形,兩扇墻交集處的浪是一個錐形。這塊神奇的沖浪板甚至把他帶到天花板上。孩子好像是一條有鰭的大魚。沒有哪位沖浪選手能做出他所做出的種種匪夷所思的動作……板子自始至終粘在他腳尖,仿佛是腳掌的一部分。屋子裏漸漸出現了水母、銀魚、會唱搖籃曲的鸚鵡螺、隨歌聲跳舞的白珊瑚,以及海底最美麗的矢車菊花。孩子咯咯地笑,與它們捉迷藏,一起唱好聽的歌謠。等到父母快回來的時候,在一只討厭的紅鯡魚的提醒下,孩子戀戀不舍地跳下滑板,跑到衛生間裏打開抽水馬桶。光,以及所有迷人的海洋生物隨著馬桶沖水的嘩啦聲,不見了。孩子撿起燈泡碎片,用口水重新黏好,擰回原處,回到桌前寫起作業。…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