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Female
  • 蔡厝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瑪琳娜
  • TV Plus
  • Ratna Man Tirwa
  • 字詞過度
  • Récupérer
  • Poèmes lieu
  • triste chateau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age

Latest Activit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天城(2)

只有刺瞎眼睛,人們才能擺脫那個由一生枯燥乏味的日子構成的凡俗肉軀,回到內心,仰觀神聖。老人摸出縫衣針,刺入眼球,撕毀掉原本書寫的,像一個騎手重新翻身上馬。馬以它自己的步態奔跑,小跑或疾馳,在歷史與現實之間,在變化的時代與不變的人心之間,把一行行詞語,踏成句子,踏成命運的花紋。旅人來到世間每位瞽者面前。有關於此書的種種傳說,如同大雪在他耳邊紛紛揚揚。每片雪花都不一樣,也都是六角形的。那是一本只有五千字的書;那是一本首尾相連沒有頁碼的沙之書……一個個詞組,仿佛鳥雀,在他們嘴裏發出不同的啾啾清鳴。他們的面容也都呈現出一種莊嚴。事物因了詞語,得以存在。我們得以沐浴光。詞語破碎處,無物存在,連荒謬也沒有。詞語是對事物命名的過程,使世界遵守某種秩序,或者說理論。而各種各樣的理論,輕的,重的,蝴蝶一樣的,螳螂一樣的……都是對世界、社會、人的解釋。它們互相繼承,互相攻詆,也可能不攻詆。但,一般來說,好一點的理論,更適合人類變好願望的理論,應該是那些能夠解釋更多理論,讓那些彼此矛盾且互為悖論的看法,在同一個軸上保持平衡的。它是復雜的,並不輕率地做出判斷。它應該是一張元素周期表,而非簡單粗暴地認為世界是銀…See More
Nov 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天城(1)

天城之高,實難想象。它像一面旗幟,在高空中飄揚。旗幟中央有一位老人的面龐。其面龐皎潔如月,照亮天地與昏暗萬物,讓有幸睹見天城的旅人呼吸急促。在他身後,是一個由無限數目的六角形組成的圖書館。他從未走出館門,但隨手畫下的線條卻正好構成世界的肖像。他是先知(為此,神不得不刺瞎他們的雙目)。先知能夠揭示未來,卻無力改變。他們最後無一不沈湎於往事與孤獨之中。旅人在宇宙中悄無聲息,猶如蜉蝣,在歸墟,在極北荒原,在苔蘚,在銹蝕的鐵盒,在千萬年的時間荒涯。旅人所尋找的,是一本書,是老人留下的,記載著人類所有的往事,讀懂了,就可以到天城,不必再借助於夢。書頁沒有具體的形狀,在此刻是風,下一時刻化而為雨,緊接著又可能變成了一小片芭蕉葉。很難弄清它的材質,它們隨著四季更替,不斷變幻顏色與屬性,僅從光線變化中,已可感受到如同交響樂般的震撼。書的封面上有六個凸起的楔形文字:“刺瞎你的眼睛”。為了讓這本書更趨於人類所能理解的完美,老人曾試圖剔除人類史上所有令人不快的事件,把昨天改成這樣,把前天改成那樣。他絞盡腦汁,剪裁縫紉,但那些多出來的詞語並不肯服從他的意願自行湮沒,在他不註意的時候,一頭紮進他剛改妥的文本裏,…See More
Nov 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春城

春天來臨,風中有花粉、黴菌與其他過敏源。狗對著骨頭流下口涎,它要享受這頓美味的早餐,但覺得鼻腔癢。這是一種難以壓抑的不愉快的感覺,它只好打出一個噴嚏,這個可怕的噴嚏差點把它的左臉擰成右臉。一股強大的氣流從它濕潤的鼻腔中噴出,沖到一張粉紅色的假鈔上。一個個原子發生劇烈碰撞,這種碰撞本該無聲無息,但因為那恰到好處的排列方式,在一個無限接近於零的概率下,其中兩粒碳原子被加速到不可思議的光速,又在一個幾乎不可能的概率下,它們的原子核相撞了。據說這可能導致蕈狀雲,出現十五萬倍太陽中心溫度的高溫,又或者生成黑洞,令地球毀滅,但事實上:它們只是晃了幾下,就像漣漪,幾根震動著的弦脫離了我們所置身的宇宙,在某不存在處,形成一個極小體積、極高密度、極高溫度的奇點。幾秒鐘後,奇點爆炸,時間和空間、質量和能量誕生了。星系、恒星、行星、暗物質、暗能量以及生命……新宇宙的演化非常迅速,被氣流卷起的假鈔還沒飄回地面,它已有了數百億年的歷史,許多只能在《星球大戰》中見到的智慧文明已經走向衰弱,而由一種甲殼蟲進化而來的文明開始鉆木取火,結繩記數,築土為墻,是為春城。春城人崇拜大神阿圖姆。他們確信世界就是阿圖姆的意誌化身…See More
Nov 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濕城(2)

他們走進圖書館。在這一瞬間,不同形狀的書籍即開始迅速繁殖(猶如人在鏡中的繁殖)。它們神秘且冷漠,拒絕這些不速之客的閱讀與理解。哪怕僅僅只是改變它們在書架上的排列秩序,或者在某個書架內插入(取走)一本圖書,所有的書的高度和寬度都會因此發生變化。這讓他們因為焦慮與沮喪而永遠得不到休息。一些聰明人發現了規律,試圖將雜亂無章的堆積變成美的排列,但圖書所擁有的無限性,讓這種對時間性與事件性的片爪只鱗性的總結不能起絲毫作用。許多人找瞎了眼,翻遍所能觸及的書架,卻在臨終最後一眼時瞥見書架上擱著的書本根本是一卷卷沒有書寫任何文字的白紙。還有一些人,對這種徒勞無功的尋找感到厭倦,但不知道自己還能幹什麼,還可以幹什麼(在無休止的尋覓中,他們已忘掉了濕城以及其他)。他們用火柴點燃書頁。一只只黑色瑰麗的蝴蝶,輕盈地躍過他們頭頂,飛到圖書館穹形圓頂下。灰燼裏瞬間又生出更多本書,包括一本《賣火柴的小女孩》。這讓他們中的一位智者明白了一個道理:在圖書館,圖書是作為一個整體存在。這個整體具有無可比擬的準確與精致,其數量與意義不會增多,也不會減少。它的永恒性、完美性使得人只能將它看做神的產物。哪怕在網絡環境下,有關館員…See More
Nov 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濕城(1)

在濕城的盡頭,有一個比宇宙還要大的圖書館。據說是六角形的。也有人說它的形狀是一個被潮水遺忘在沙灘上的貝殼。還有人說是一個巨大的蜂巢。人們在酒吧裏討論這個話題,一直到翌日淩晨。有時,爭吵趨於激烈,就動起拳腳,把對方打成豬頭、鴨嘴與熊貓眼。但不管爭吵有多麼激烈,有一點,大家看法相同:上帝就在圖書館裏的某卷書的某一頁裏待著。只要有人找到那卷書,打開那頁,手按在上面提出請求,上帝就會出現,讓他夢想成真,哪怕他夢想成為上帝本身--但沒有哪個傻瓜會提出這種願望。這意味著得他得永遠待在那卷書裏,直到另一個傻瓜出現。圖書館裏的書太多了,是一個無限大的數,讓每位有幸進入圖書館大門的人,在目睹那浩若星海的書架時,立刻被絕望擊中。他們是來這裏尋找上帝藏身之所的。他們中有官吏、紳士、警察、囚犯、農民、職員、商人、貧民、賭徒、妓女,以及一小撮想尋找一些不是智者為愚人創造的真理的人。現在,他們發現要在這個昏暗的廣袤空間內找到上帝,幾乎不可能。但回去的路已經淹沒在滔滔洪水中。他們要離開,只能寄希望能在某本書裏找到船,或者竹筏,或者一顆避水珠,又或者是上帝。否則在洪水中成群結隊出沒的食人鯧將噬盡他們的肉體,乃至於靈魂…See More
Nov 2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弄城(2)

他寫工體小楷,一絲不茍,筆墨精致,細而不弱,粗而不肥,不寒磣、孱弱、委靡、局促。通篇不存在刻意的錯落伸縮、穿插避讓,卻自有方圓溢出。更有細心人發現,他每天抄寫的漢字,無論繁簡及字畫多寡,剛好是1989個,且皆六毫米見方。篇章中相同的字,墨跡筆畫竟然也一般大小粗細!這讓初次看見他作品的人找到一種久違的驚喜和慰藉。他們熱淚盈眶,大聲地喊,這是藝術,藝術啊。他好像對此渾不在意。下班後,摘下袖套,把抄寫好的紙張擱入木匣子,向其他人打過招呼,出門回家。他不看電視,不打麻將,不喝酒,不讀報紙,也不養寵物。他睡得很香,鼾聲巨大--不少夜行人常誤以為樓房後面是一條火車必經的軌道。他抄寫的書目在外面喊出高價。館裏另外的工作人員因此都熱愛上了加班。他們嘗試過抽鬮等分配方式,最後達成協議,輪流加班。這也不公平,工作年限最長的、容貌艷麗的、擁有碩士文憑的、夫婿是領導的,以及每日掃地抹櫃的私下都認為自己應該比別人多拿一點。矛盾不可避免,且每天都要比昨日多上一點,就堆成雪山,終於--雪崩。他還是溫和地笑,仿佛他們的憤怒與自己毫無關系。咋可能撇清?且不論他是館長,負有管理之責,若他不搞出這茬事,大家不就相安無事?不…See More
Oct 3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弄城(1)

弄城,任何人見過都忘不了的城。它主要由四方形的圖書館構成。這些建築井然有序地排列著,如同被鑿下的花崗巖石。在石頭的內部……門,被油漆塗成黑色;書架,首尾相接,呈環狀;玻璃布滿灰塵,細沙與雨水敲打著它,輕輕地,充滿耐心。因為是黃昏,旅人沒有看到想象中的淒涼畫面,只見一個花白頭發的男人不無疲憊地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左手把玩著一只沙漏。溫暖的光線均勻地灑在他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芝麻香--也許不是芝麻香,是深褐色的老人斑的味道。這令人著迷,也令人厭惡。細微的灰塵在淡金色的光芒中飛舞,旅人咽下唾沫,在這張肌肉松弛的臉上,同時看到了無用與不朽。石頭與石頭的距離並不遠,盡管館內的很多樓梯沒有梯級,旅人(借助於一顆蒲公英的種子)還是順著一些嘆息聲卷起的氣流飄過立柱、回廊與暗灰色的街道,來到另一個男人的面前。弄城意味什麼?旅人了解他的程度,更勝於熟悉自己。十年前,這個男人種植了一棵蒲公英,期待“這個夏裏的輕輕喘息”能挽回患了惡性癰癤的妻子的性命。但最後,他也並沒有因為妻子的棄世,將蒲公英從盆中連根拔起。他開始每天俯案抄寫各種宗教的哲學的科技的人文的思想的文學的藝術的建築的音樂的等各種書目。這是一件乏…See More
Oct 2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哭城(2)

他與她的並肩出現,引起眾聲喧嘩。“城之將亡,必出妖孽。”一種簡單而極端的感情脅裹了所有的哭城人。大眾神話一旦被構建,便容不得半點褻瀆,人們需要的,也僅僅需要的是:那個他們想象中的女神形象。這是信仰 的毀滅、女神崇拜的崩塌、背叛、羞辱、被拋棄。一群群兇狠的野蜂從這些人的嘴裏飛出,是會螫死人的。細微的塵土嗆入喉嚨,她咳嗽起來,關上窗戶,緩緩褪下衣裙。她是上帝行的神跡,豐腴柔美。“他的歡喜,他的疼痛,他的沮喪,他的絕望”進入她的體內。她感覺到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堅硬充盈內心(雖然他始終一言不發),臉龐被一層濕漉細密的水霧所覆蓋。她想,我要死了。門被搡開,他被數百只粗暴的手,拖至哭城廣場那只鷹的下面,被焚燒。她擦去臉上的唾液、糞便、爛西紅柿、雞蛋汁,看了一眼那些哀傷的被憤怒扭曲了臉龐的哭城人(旅人也在其間),走進猛烈的大火,緊緊地抱住那根被燒得焦黑的木頭。“看哪,這個陰戶被燒掉的女人!”所有的人都異口同聲發出一聲可怕的叫喊。See More
Oct 2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哭城(1)

在哭城,曾有一個偉大的雕刻家,是女性…See More
Oct 2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年城(二)

每日清晨,太陽還沒有變成火把,他們就早早地鉆出位於年城下濕漉幽暗的洞穴,來到城的對面。那裏有一座山,非常高。山上不長草,都是大塊的幾何形狀的青石,非常硬。旅人找了把最鋒利的鑿刀,使出吃奶的力氣,才在上面留下一道淺印子。旅人真不知道他們如何在石子上刻下這麽多的幾乎已遍布山體周身的刻痕--最長的一道刻痕有數公裏長,幾十米寬。這些刻痕類似漢字的五種基本筆畫,橫豎撇捺折。刻痕深處間又雕了許多各種各樣的城堡,雕刻手法迥異,線雕、浮雕、圓雕、沈雕、透雕、鏤雕,雙面雕。而當城堡在被太陽與月光各自照耀時,還會分別呈現出令人咋舌的景象,比如,原來寒酸衰敗的會驀然變得金碧輝煌、流光溢彩。城堡四周還伴有數量接近無限的青銅騎士與在他們身下奮蹄揚鬃的馬。沒有人上前告訴旅人,這些刻痕與雕像是用來幹什麽的。旅人問過許多人,他們只是搖頭。一個年紀最大的長者說,“我們在建圖書館,你信嗎?”旅人當然不信(沒有比圖書館更荒謬的存在了),所以,也就懶得再追問下去。但旅人還是想不明白他們是如何做到的。旅人提出疑問。老者說,“光用力還不夠,你得先這樣,”老者摸起鑿刀割破手指頭,把激湧的鮮血抹在青石上,回過頭對旅人說道,“這樣多抹…See More
Oct 24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年城(一)

眾所周知,年城整年整月被霧與灌木叢籠罩著,是世界上所有已知各種藝術形式的發源地。每隔幾年,城裏就要奔出一位騎馬的騎士,戴青銅面具,腰掛長劍,若大風從山谷裏卷過。人們很難判別這些騎士的容貌與性別,只能聽聞那踏踏的馬蹄聲(猶如瀑布發出的遙遠的聲響),猜想著那人將要給世界帶來的驚喜。旅人來山谷已有十年有余。至今他仍然記得那個黑夜。當他試圖跨出某人之夢境,夢的主人發現了他,咆哮著,憤怒的聲音像一把把鋒利的魚叉,旅人的胸口流出綠色的血。他以為自己要死了。任何試圖擺脫魚叉的舉動都是徒然無用的。在長達幾晝夜的抗爭中,他終於想明白了這點,準備化身為海底的泥土……暗處躥出一條繩索,繞過眾多五彩繽紛的珊瑚群,準確地纏住其腳踝,把他從那無底的黑暗深淵中,拖至此處。或許,此處只是某人夢境深處的另一個夢。旅人安慰自己,一點點抹去胸中的恐慌、激動、驚愕和狂喜。他在山谷裏遊蕩,拿著樹枝敲打著身邊一切可供敲打的(包括敲打一只兔子的皮毛或一條魚所有的鱗片),試圖找出一條可以回去的路,但這根該死的蛇一樣的繩索使他始終不能靠近谷口半步。它纏在他的腳踝後,奸詐、愚昧,而又兇殘。旅人嘗試過用牙齒去咬斷它的七寸--水滴還能石穿呢…See More
Oct 2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少城(二)

旅人屏住呼吸。一束光自旋渦中透出,照亮了他身邊的一個黑影--他原本以為那只是一株植物。旅人辨認許久,才認出他是自己的朋友,叫薛偉。直到此刻,旅人這才想起,自己不是來旅遊的,與他一樣,都是從北方那個廣場跑出來的。薛偉對著旅人咧嘴笑,樣子有點難為情,“門開了,我得走了。”旅人說,“哪裏的門?”薛偉說,“少城的。”旅人說,“少城是哪裏,原來我怎麽從未聽過?”薛偉猶豫了一下,說,“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旅人詫異了。薛偉嘆口氣,抖動手指。他的手指在光中是半透明的,好像一種劣質果凍。旅人舔舔唇。薛偉揚起眉梢,說,“就是這束光告訴我的。準確地說,是她。她叫婭。”旅人側過耳朵,果然聽見光中有隱隱約約的聲音。這聲音若銅豆落銀盆,倒也清脆,但他還是根本聽不清她在說什麽。薛偉見他疑惑,臨時充當起翻譯的角色,說道,“世界上所有的文字都從未述及過少城。這是因為少城與時間無關。時間改變一切,但無法改變少城。少城的存在並不依賴時間,與國家、種族、語言也沒有什麽關系,它只與每個人的心靈發生關系,它很小,比塵土還小,一滴水裏有十萬少城;它也很大,大得能裝得下銀河系。”薛偉的話讓旅人頭腦混亂。旅人沒想到這種沒營養的話也會…See More
Oct 2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少城(一)

一九八九年,旅人還是一個年輕的少年,他在南方旅行的時候,在一條渾濁的小河邊見到一座城市。那是一個漫長的雨天。雨水聯系著天空與大地。在伸往河面的寬大的芭蕉葉上,諸神不斷變幻著憤怒的臉龐。濕潤的葉子背面,密密麻麻的螞蟻沿著呈弧狀分布的葉的脈絡,最終在葉尖會合,形成一個個黑色的蟻團,墜於河水之中。這種奇怪的景象讓他吃驚,便不由自主讓視線追隨它們的蹤跡。河水很急,像一個脾氣暴躁的年輕人,對著河岸拳打腳踢。河水還有著豹子皮毛一樣的花紋。旅人悵然望著,腦子裏跳出一句話:真理(假設世界上確實有這樣一種永恒的存在)的絕對,必然導致其內在結構的封閉性。這是一個熵。那神聖的,曾如鐵與血的,必然要淪為常識(這是人類的幸運),最後為無聊的廢話所包裹(這是不幸的)。旅人不清楚這句話與河水有什麽關系,隨之馬上想起的是女性充滿無限誘惑的胴體--眾所周知,真理熱愛天體運動,但當他喃喃念出這句話的時候,河面上出現數十個旋渦,它們可能是其中某個旋渦的復制品,大小不一,樣子類似圓的盒子,不斷地開啟關閉,盒子邊緣還鑲嵌著飽滿的花紋、梨形的欲望、圓形廢墟、魚的嘴、水草、泥跡斑斑的螺旋管道……這又猶如帶有腥味的夢境,從某個婦人體…See More
Oct 20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讓城(二)

這裏便是讓城嗎?黑暗的火,替他翻開腳下那些卷曲著的由星辰構成的無盡書頁。他看見《讓城》之名,但不知其之義。書,一頁明,一頁暗,一頁是♀,另一頁是♂。它們有性別。在星辰之間,是馱著身上長著金羊毛的有翅牡羊、被英雄忒修斯殺死的彌諾陶洛斯、夾傷赫拉克勒斯腳的巨蟹、被大力士赫克裏斯赤手空拳給掐死的食人獅、埃塞俄比亞山洞中的毒蠍、半人半馬的喀戎、奧林匹亞山上宴會用的瓶子、掌管正義及審判是非善惡的阿斯特裏亞、愛神母女變化的大小雙魚、稱世間善惡的秤、卡斯特羅與波克斯、上半身變成山羊下半身變成魚的波賽冬。這些圖案所衍生的種種明暗構成了某些具有某種特定含義的段落,但它們卻是謊言。旅人不清楚自己是怎麽明白這一點的。旅人沒再往下看,擡頭往上望。月亮的後面,那些著名的環形廢墟的陰影裏,一個赤裸的男人在啃自己的肋骨,匆匆忙忙,像餓了很多天的賊。他臉上有古怪的表情。舌頭沿著嘴唇不停地打圈。旅人不明白他為什麽要選擇這樣。任何一個環形廢墟所定時噴出的營養特質足夠他打發掉億萬年的時光。他不該有這樣愚蠢的舉動。但愚蠢似乎也沒有什麽不好。在他的眸子裏,並沒有葡萄架、蓄水池與密布的繁星。他的那張大嘴眼看要把他自己都吞到肚子裏…See More
Oct 12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讓城(一)

一對夫妻,交頸而眠,他們的姿勢可以用作印度《愛經》之插頁。因為是午夜,他們都在做夢。一個夢見自己是一只鳥,一個夢見自己是射鳥的獵人;一個夢見得到金子,一個夢見失去金子;一個夢見了城堡,一個夢見了摧毀城堡的颶風;一個夢見自己把匕首捅入愛人的胸口,另一個夢見自己把匕首捅入愛人的胸口,還轉了兩轉--只有在最後一點上,他們才取得了一致,這讓他們的臉顯得如此疲憊。旅人往窗外望去,向西,向南,向北。一個婦人在月光下解下外衣。陰阜飽滿,上面覆蓋著一小塊紫羅蘭色的布料。世界是冰涼的水,在她體內漾動。水形成了僻地、荒郊、熙熙攘攘的市集、樹木、金鱗赤鰭的魚與一束束飽滿的麥穗。這婦人從遠處走到橋上,胴體中迸射出無數光點。這婦人猶如一副印象派大師的油畫,帶著奇異之呼嘯,伸展羽翼,從世界眼前一閃而逝。旅人琢磨起她的名字,她的名字上應該鐫刻有她生死的日月年。臉火辣辣地疼。旅人斂聲屏息。宇宙於此刻(“此刻”是人們一個必不可少的容身之處)好像是一口極深的井。恍恍惚惚,身體便於井中逐漸沈沒。是那桶,桶底已缺,箍桶的鐵在生銹,在堅硬冰冷的井壁上不斷地撞出火星。一道道難聞至極的噪聲弄傷了旅人的耳膜,湧入他的心靈,旅人情不自…See More
Sep 2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總城(三)

“我爸說,總城本來在一塊石頭裏,後來受不了人世間的打擾,就鉆出石頭,長出翅膀,像一只青色的大鳥扶搖而上。它的頸是白的,嘴是赤的,胸是黑的,爪是黃的……”“這讓在地上繁衍生息的人驚訝萬分。起初,他們還以為目睹了神跡,但當他們原來自豪的容貌如同鹽簌簌剝落,他們終於意識到這是一個不幸的時刻。他們驚恐地喊叫,身體裏飄出一團團黑影--有的若螢火,一閃即逝;有的在吞噬其他黑影後,化身為磨牙吮血的猛獸。那是他們的靈魂。從那以後,他們以彼此的靈魂為食。這種獵食並不一定取決於腸胃的需要,在大多數時候,只為了滿足爪牙的快意。”旅人微笑著,在屋外悄無聲息地重復著這些從男人嘴裏溜出的句子,它們有陰平去入,悅耳、爽口,更重要的是,它們攜帶著一個老者對這個世界的看法。話語遲早有結束的時候。這個世界終將歸於寂靜的思考。“因為你,你爸說的每個字我都記得。但你能告訴我,總城又是在什麽時候跑到這間屋子裏來的?”男人的額頭上終於有了好看的擡頭紋。“我不知道,也許當地上有了真正相愛的人,它就會來,就像仙女下凡,帶來祝福。”“就像哈雷彗星光臨地球?是否可以說,總城就在這張床上?”男人的牙齒咬住女人胸脯上那兩團滑膩的凸起,嘴裏含…See More
Sep 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天城(2)

Posted on August 10, 2017 at 3:58pm 0 Comments

只有刺瞎眼睛,人們才能擺脫那個由一生枯燥乏味的日子構成的凡俗肉軀,回到內心,仰觀神聖。老人摸出縫衣針,刺入眼球,撕毀掉原本書寫的,像一個騎手重新翻身上馬。

馬以它自己的步態奔跑,小跑或疾馳,在歷史與現實之間,在變化的時代與不變的人心之間,把一行行詞語,踏成句子,踏成命運的花紋。

旅人來到世間每位瞽者面前。有關於此書的種種傳說,如同大雪在他耳邊紛紛揚揚。每片雪花都不一樣,也都是六角形的。那是一本只有五千字的書;那是一本首尾相連沒有頁碼的沙之書……一個個詞組,仿佛鳥雀,在他們嘴裏發出不同的啾啾清鳴。他們的面容也都呈現出一種莊嚴。…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天城(1)

Posted on August 10, 2017 at 3:57pm 0 Comments

天城之高,實難想象。

它像一面旗幟,在高空中飄揚。旗幟中央有一位老人的面龐。其面龐皎潔如月,照亮天地與昏暗萬物,讓有幸睹見天城的旅人呼吸急促。在他身後,是一個由無限數目的六角形組成的圖書館。他從未走出館門,但隨手畫下的線條卻正好構成世界的肖像。他是先知(為此,神不得不刺瞎他們的雙目)。

先知能夠揭示未來,卻無力改變。他們最後無一不沈湎於往事與孤獨之中。…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濕城(2)

Posted on August 10, 2017 at 3:54pm 0 Comments

他們走進圖書館。在這一瞬間,不同形狀的書籍即開始迅速繁殖(猶如人在鏡中的繁殖)。它們神秘且冷漠,拒絕這些不速之客的閱讀與理解。哪怕僅僅只是改變它們在書架上的排列秩序,或者在某個書架內插入(取走)一本圖書,所有的書的高度和寬度都會因此發生變化。這讓他們因為焦慮與沮喪而永遠得不到休息。…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濕城(1)

Posted on August 10, 2017 at 3:53pm 0 Comments

在濕城的盡頭,有一個比宇宙還要大的圖書館。據說是六角形的。也有人說它的形狀是一個被潮水遺忘在沙灘上的貝殼。還有人說是一個巨大的蜂巢。人們在酒吧裏討論這個話題,一直到翌日淩晨。有時,爭吵趨於激烈,就動起拳腳,把對方打成豬頭、鴨嘴與熊貓眼。但不管爭吵有多麼激烈,有一點,大家看法相同:

上帝就在圖書館裏的某卷書的某一頁裏待著。只要有人找到那卷書,打開那頁,手按在上面提出請求,上帝就會出現,讓他夢想成真,哪怕他夢想成為上帝本身--但沒有哪個傻瓜會提出這種願望。這意味著得他得永遠待在那卷書裏,直到另一個傻瓜出現。…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