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Female
  • 蔡厝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瑪琳娜
  • TV Plus
  • Ratna Man Tirwa
  • 字詞過度
  • Récupérer
  • Poèmes lieu
  • triste chateau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age

Latest Activit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總城(三)

“我爸說,總城本來在一塊石頭裏,後來受不了人世間的打擾,就鉆出石頭,長出翅膀,像一只青色的大鳥扶搖而上。它的頸是白的,嘴是赤的,胸是黑的,爪是黃的……”“這讓在地上繁衍生息的人驚訝萬分。起初,他們還以為目睹了神跡,但當他們原來自豪的容貌如同鹽簌簌剝落,他們終於意識到這是一個不幸的時刻。他們驚恐地喊叫,身體裏飄出一團團黑影--有的若螢火,一閃即逝;有的在吞噬其他黑影後,化身為磨牙吮血的猛獸。那是他們的靈魂。從那以後,他們以彼此的靈魂為食。這種獵食並不一定取決於腸胃的需要,在大多數時候,只為了滿足爪牙的快意。”旅人微笑著,在屋外悄無聲息地重復著這些從男人嘴裏溜出的句子,它們有陰平去入,悅耳、爽口,更重要的是,它們攜帶著一個老者對這個世界的看法。話語遲早有結束的時候。這個世界終將歸於寂靜的思考。“因為你,你爸說的每個字我都記得。但你能告訴我,總城又是在什麽時候跑到這間屋子裏來的?”男人的額頭上終於有了好看的擡頭紋。“我不知道,也許當地上有了真正相愛的人,它就會來,就像仙女下凡,帶來祝福。”“就像哈雷彗星光臨地球?是否可以說,總城就在這張床上?”男人的牙齒咬住女人胸脯上那兩團滑膩的凸起,嘴裏含…See More
Saturda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總城(二)

毫無疑問,男人的話是一種可怕的偏見,女人沒有反駁,也許是沒有能力反駁,也許是沒有興趣反駁,也許她只是想聽他說話。她沒發出一點兒聲響,安靜的,就像是男人腳下的影子。“總城與其他城市有什麽本質差異嗎?盡管它們標榜文明,追溯其源頭,誕生必定伴隨著殘忍、殺戮、骯臟、血。”男人憂傷地說道,“現在,城市裏已經沒有老虎了,只有披著人皮的獸。總城既然擁有城市之名,不可能例外。”多麽荒唐的邏輯啊!多麽可笑的男人啊!老虎威猛、天真、血腥而又年輕。旅人低頭去嗅墻壁處的那一叢薔薇,在潮濕泥濘的暗處,仔細分辨老虎的名字。“既然這樣想,為何不對我爸說?為何又要與我一起走了這千裏?”這是女人的聲音。“既然你不信,為何你又要來?”這還是女人的聲音。女人的聲音猶如黎明清幽芳香之氣息。明月撲入窗內。旅人擡起眼睛朝屋內投去一瞥。他並不為這種幼稚的對白而詫異。他所詫異的也只是女人的艷麗。而這種艷麗顯然是進化的最終結果。最終與伊始啊。旅人露出笑容。屋內,那男人叫嚷道,“因為你爸實在是比石頭還頑固。”See More
Sep 12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總城(一)

總城在一所方形的屋子裏(屋頂是圓的)。屋子的中間擱有一張黃梨木雕花大床。面容疲憊的男女站在床邊,目光狐疑。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間屋子都不像能夠隱藏得下一座城市--那個神創造的詞語包含了混凝土、麥當勞、手機、互聯網等等。按照智者的說法:一切存在過的以及未來可能存在的都會於那個詞語中逐漸顯現容顏。那該是一個多麽廣袤的空間啊。男人彈去衣衫上的土,說,“總城在床上?”又說,“總城在床下?”又說,“在床板裏?”男人邊笑邊下了結論,“你那個信誓旦旦的爸爸是騙子。”“也許床是門。只要找到機關,就能找到去總城的路。”女人小聲辯解,手指在硬木床上一寸寸地敲打,但沒有哪處能像鋼琴的鍵突然凹下。“也許是我的勁太小,幫幫我,行嗎?”女人回過頭,就像一頭迷惑不解的小獸。她有好看的鎖骨,五官完美無缺,沒有一點傷痕。男人抱住她腰肢,“我們非要找到總城嗎?”“是的,我爸爸說,只有找到總城,我才能嫁給你。”女人的紅唇向上翹起一條好看的弧。門楣之上,有一張似是而非的牛的臉龐。那應該是來自藏區的禮物。男人目光恍惚,“你知道的,當我還是懵懂少年,就異常熱愛旅行。借助於世界地圖與一堆堆在圖書館過道碼成某個字母的書籍,我比許多…See More
Sep 10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開城(二)

少女是那樣美。上帝在制造玫瑰時也制造了她的臉龐。也許僅是情竇初開,少女愛上父親,想把美好的身體交給她心目中最好的男人。這遭到拒絕。女兒不死心,設計了一場車禍,弒母,並偽造母親的筆跡,說自己不是父親的親生女兒。父親信了,只是沈默,被愛人曾經的背叛折磨著。幾個月後,父親偶然發現女兒的秘密,這讓他徹底崩潰。殺死自己愛人的,是親生女兒……每個旅人都在圓石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結局。它們並不一致,他們還是不約而同地輕嘆一聲。圖案又發生了改變。仍然是那少女的臉龐,悄悄隱藏在一幢巴洛克風格建築物的二樓的絲絨窗簾後。她臉上有淚痕。這是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的白天。奧匈帝國王位的繼承人弗朗西斯·斐迪南坐於馬車上,人們高聲歡呼。一個黑頭發的年輕人從懷裏掏出手槍,顯然,第一次世界大戰將因為這一聲槍響發生。但,就在這時刻,那少女或許是因為目睹了未來,用力扯開胸衣,露出兩個渾圓的乳房,所有人的動作都停止了,停止在這一刻,好像被上帝施了魔法。唯有那少女嫣然輕笑起來,她破涕為笑,沿著木梯走下樓,在經過馬車時,順便還捏了捏親王翹起的神聖莊嚴的唇髭。少女踱到年輕人的身邊,用乳房抵住槍口。槍口垂落,年輕人重新擁有了行動的能力…See More
Sep 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開城(一)

開城從未被某本書籍記載過,但它確實存在。當月光自大海深處湧出,宛若一頭頭身軀龐大的洪荒異獸,在原本平靜、黑色的海面上奔走,有人突然在傾斜的甲板上聽見了鯨歌。歌聲搖曳著自暗處升起,猶如水追逐著水。這種奇異的聲音能夠刺透任何一種哺乳生物之靈魂,讓那些有幸聽聞的人黯然神傷,又喜極而泣。無數悅耳的音符,仿佛是一株散發著清香的梨樹上所掉落的潔白繁密的花朵,紛紛揚揚。海面悄悄恢復了平靜,月光所化的露水讓大海變得水晶一樣清澈。人們驚訝地瞥見海底出現一堆堆藍色的渾圓石頭。它們猶如天上之星辰,高亢而渺遠,又仿佛是一個接一個的美夢,讓人目眩神迷。“那是開城啊。”一個黑頭發的人欣喜若狂地大叫出聲。沒有人回應他的魯莽。旅人們都盡可能地朝海面彎下了他們的頭。大大小小的石頭在海底無聲無息、迅速改變著形狀。每堆石頭的形狀都不一樣。哪怕是同樣一堆石頭,也同時包含了野虎、海棠、奔馬、景泰藍瓷與一朵曾佩戴於諸神衣襟上之玫瑰的形狀。唯一不變的,只有充溢石中的純粹的藍--色彩不是中性而無辜的,它們各自攜帶隱喻與含義。藍,比紅色輕,比黃色重,比長度長,比寬度寬,且每時每刻都在向自身的中心收縮。這是一種理性的深度,或許能幫助我們…See More
Sep 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花城(二)

主,我要贊頌你,大聲贊頌你賜予我連綿不絕的苦,像雨天裏的脊椎炎發作,使我匍匐在地,用眼淚與顫抖的嘴唇懇請你的寬恕,並用子宮裝滿你以及作為你意誌化身的那些人身體裏排出來的可鄙的液體。子宮裏裝滿了,現在,我把它還給你。這個曾被侮辱與傷害的女人,所書寫的第一句話,就讓旅人感到眩暈和迷茫。她可能閱讀過博爾赫斯,知道“水消失在水裏”。也可能她從不知曉那個愛故弄玄虛的阿根廷老人。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疼痛仿佛是一個器皿,把他裝了進去。盡管她是女人,他是男人。她抹掉“消失”兩字,即剔盡繁蕪,用最簡單的音節,在迷宮外(其主體結構由已經消失和即將消逝的時間所搭成)樹起一面鏡子。水的意義發生轉化,不再與時間有關系,是對存在做出認知。她還特別用“火”進行強調這個“水在水裏”的過程:水與火是矛與盾、陰與陽,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所謂《易》之道,水火而已。水的概念在這裏被厘作兩層,第一個可比喻作靈魂(真理);第二個可比喻肉體(世間萬象)。而“櫻桃”、“葡萄”、“徽墨”、“象牙”這四組詞則透露出她身體內部的真相。她沒有提及自己的眼耳鼻嘴--一個女人的眼睛是最具有煽動性與敘事功能的,比如媚眼如刀。她為什麽掩蓋起面…See More
Sep 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花城(一)

就像在一片樹蔭裏,旅人坐在柏油馬路上,笑出了眼淚。一陣微風把一張紙條(60克的輕質紙)送至他手上,上面用圓珠筆寫著淩亂不堪的字跡,像是一個女人寫的。火在火裏,水在水裏。我,又能待在哪裏?鐘被敲響,天地間傳來如同金錢豹身上皮毛花紋一樣的巨大回音,夜幕裏的花城宛若一條銀鱗蝶尾魚,在水波中鼓起絕望的眼。愁容婦人,多情少女,合為一體(抹去皺紋與笑容,她們有一張同樣精致的臉龐)。那少女在春日的午後褪去了裙,露出梨形骨盆。盆裏是我死去的孩子,可憐的皺巴巴的一小團……那婦人穿過落滿秋雨的斑馬線,咬緊唇,與所有從她身邊經過的男人交媾,她的乳房是櫻桃紅,她的髖部是葡萄紫,她的陰蒂是徽墨黑,她的大腿是象牙白。與她交媾的人在她體內留下詛咒、精液、哀傷、黴菌、痰與種種排泄物,而她獨自承受著所有的不幸。光陰毫不留情地奪走了人們遲早要腐爛的軀殼,使我得以輕盈一躍,躍過滑膩的絲制長袍、墻壁上的一只墨色淋漓的老虎,木窗、玻璃、磚墻,來到這可以俯瞰蕓蕓眾生的世界盡頭。主啊,你要知道我的名,你手持權杖,戴那黃金面具,已奪盡我的所有,而今除了天空,我再也無所留戀。世間萬物都是遲早要被你收割的莊稼(水泥、鋼筋、玻璃、大廈、人…See More
Sep 2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時城(二)

黑色的句子成為一種禁忌,政府緊急頒布了一系列嚴厲的規章來進行約束。但在人們私下越來越熱切的交談中,談論它已是時尚、勇氣、智慧、對權力的輕蔑。於是又有人再次提起那個神秘出現又悄無聲息消失的長舌女,並回到她走過的路上,用鑲滿黃金珠玉的匣子來盛裝她留下的腳印。這很艱難,幸好長舌女的足跡與一般人不大一樣,是一個奇妙的楔形,只要有足夠的耐心把這些日子籠罩於其上的塵土小心拂去,就能在土壤中發現它的蹤跡。所有的腳印最後都通過某個隱秘的渠道送至當時的時城縣長案前。這是一個博學通古的老人。老人把這些足跡拓印於宣紙上,仔細觀看,在經過七天七夜的思索後,老人驚訝地發現,這些頗似箭頭的楔形腳印其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種文字,每個字都具有多重含義,也只能根據上下文,才能隱隱約約猜出它所要表達的意義。老人在紙上寫下一句話:“這個世界是由謊言構成。”老人又寫下一句話:“人們所孜孜所求的真理只是謊言的一部分,它建立秩序,使人互相區別,並分別塑造他們各自的心靈(有的是老虎的形狀,有的是鴿子的形狀)。它使我們理解了世界的一小部分,最終卻毫不留情地把我們囚於詞語的牢籠中。”顯然,老人所書寫的文字與這些楔形字所要表達的有相當大…See More
Sep 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時城(一)

事情發生在時城,那是一九一七年。一個女人出現在街頭,舌頭有七寸。因為太長,不得不卷起來放在口腔裏。她的下頜因此向前突出,撅起的嘴唇與一朵春日裏的牽牛花差不多。在她行走於時城的三晝夜內,每隔一分鐘,其如花萼張開的嘴唇深處會飄出一些直切人神經末梢的漂亮句子。這些句子在空中飄浮,載歌載舞,猶如春日裏細腰豐臀的蜂群,且逐一呈現出大紅、深綠、淡紫、明黃等顏色。時城人為此發了狂,他們整日整夜揮舞衣裳、網兜,在街頭東奔西走,捕捉著這些迷人的小精靈。這不容易。有的句子在被衣裳裹住以後,色澤變得與衣裳一樣,並最終成為上面的一條紗絲;更多的句子還會改變體形大小,輕盈敏捷地鉆出網兜(一些淘氣的句子還會對捕捉它的人扮鬼臉,讓那些滿頭大汗的人啼笑皆非)。很快,時城擁有一個專門出售這些句子的市場。人們用它們來裝飾生活--從某種意義上說,它們是地位、權力、智慧、勇氣以及美貌的代名詞。蘭心蕙質的少女還愛把一種粉紅色的句子系在發梢,並在月光如水的晚上,將發梢輕輕托於掌心,用唇齒間湧出的氣息小心滋養。據說這樣可以贏得一個英俊多才的翩翩少年郎。每個句子的售價不一樣,最貴的是一種黑色的。當一個表情困惑、衣衫襤褸的少年在市場中…See More
Aug 30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昔城(二)

當祭師吹起蒼涼的犀牛號角,通常是昔城中當年被公認為最富裕的人第一個走上木臺。他朝四面八方鞠躬,吩咐仆人擡上早已準備好的竹筐,把裏面滿滿的黃金一一拋向臺下。臺下的昔城人並沒有爭搶擁擠,他們站著,隨著巫師的手勢,齊聲念出語詞幽奧的咒語,任耀眼的財富滾落眼前,就仿佛這些黃金不過是石礫與土。這種驚人的慷慨要以全部身家為代價,所有的動產與不動產,以及他曾擁有的從世界各地購買來的眾美姬都將被出售,換成黃金這種唯一的形式。但,拋撒財富的人是有福的,當他拋出最後一顆金錠,他即擁有了無上的榮耀與“難以形容的狂喜”。然後,當他走下臺,他將成為貧民,最徹底的、一無所有的貧民。地上的財富也與他沒有了關系,他與其他昔城人一起彎腰拾起它們,放至木臺前一個青銅大鼎內。鼎蓋合上,它們將被熔化,鑄成臉部扁平的太陽神的形象,被祭拜。號角聲繼續響起,整個昔城被一種節奏所激動。又有幾個裝滿金銀、玉器、絲錦、珠寶等的竹筐被擡上木臺。竹筐的主人跪在繪有鳥獸圖案的木臺中央向上蒼禱告完,起身開始驕傲地呼喊著自己當年所最怨恨的人的名字。被喊到名字的人有過瞬間驚愕,不得不滿臉屈辱地走上木臺,他要當著所有昔城人的面對財富的原主人說,“謝謝…See More
Aug 2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昔城

往北邊走,走到北的盡頭,即可見昔城。昔城在一塊占地十余平方公裏的巖石上,高聳入雲,仿佛是巨大的城堡、摩天大廈、遠古神祇遺棄的長戈。這值得擁有一個短暫而熱烈的贊美,但在絢麗多姿的人類史上,此種程度的建築文明比比皆是(它們早已被遺忘)。昔城人聚集於城中,繁衍後代,有歡樂幸福,也有痛苦悲傷;有現世安穩,也有命運傳奇。他們有一雙不可思議的巧手,能造出世所罕見的珍奇,比如青玉杯,若斟滿酒,在月光下便能看見霓裳女子於杯中翩翩而舞。他們造的自鳴鐘能唱歌,歌聲根據主人的心情改變,能薄如蟬翼,能幽奇,能險峻,能雄渾浩蕩。每個來到昔城的旅人都墮入一個沒有理由醒來的美夢中,為這些物品所誘惑。但要了解昔城人是困難的,雖然他們有著同樣的臉龐,同樣需要為每日三餐發愁,同樣有富人與窮人,同樣有為了能多賺一分錢而嘔心瀝血的商人、學者、治安官、農夫。每年十二月的第一個星期天,昔城有一個奇異的節日,叫“阿波羅”。所有的昔城人穿起艷麗的盛裝,依次來到昔城的最頂端。這是神廟所在。神廟前面為方形廣場,廣場上搭有一座三丈高的松木圓臺,東西南北各紮有青柏的樓梯--任何一個年滿十八歲的昔城人都有權來到臺上。See More
Aug 2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念城(二)

一頭禿鷲無聲無息地鼓動巨大的翅翼,捕捉著肉眼看不見的氣流,以每小時一百公裏以上的速度俯沖而落。高鼻深目的老人坐在鳥的頸部,露出幹癟笑容。習慣於保持高度警覺的他們四散而逃。不是所有的人都馬上選擇潛沙而遁,有個人可能是厭倦了這種高溫與嚴寒交替的生活,也可能是被恐懼奪走了行動的能力,呆在原地不動。還有幾個人在跑了一段路後,突然想起什麽,不安地回過頭。禿鷲從他們身邊一掠而過,從黃沙裏攫出那些奔逃的人--他們是它的美味佳肴。眨眼,這頭頸部灰藍的可怕的大鳥升空而去,消失在太陽的背後。那個留在原地的人情不自禁地跪下雙膝,一個含糊的聲音傳入他耳中,這聲音仿佛光,一下子就清除掉籠罩於他眼神上的渾濁。他打量四周,看見那些跑了一段路的人正在發生某種奇異的改變--雙手縮小,變成前肢;脊椎後面伸出一根尾巴……他們確確實實變成了跳鼠、沙鼠、沙蜥。他們,不,是它們。這個得到了阿阇黎啟示的人沒再猶豫,他終於想起自己來到沙漠的原因,也明白了已經到了離開沙漠的時刻。而要走出沙漠,他需要它們的血、它們的肉。這些可憐又可笑的嚙齒類動物是主賜給旅人的食物,他必須毫不留情地殺死它們,才能來到水的面前,找到通過念城的路。“人間世,…See More
Aug 25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念城(一)

念城在水的下面,只有死過一次的人才可以抵達那裏。在此之前,他們還要結伴經歷一次艱難的長途跋涉,去沙漠找一個叫阿阇黎的老人,詢問出一組阿拉伯數字。這組數字的長度因人而異,一般是十八位數,但有時其長度與圓周率一樣。只有在得到這組數字後,並當著水面大聲頌念出來的人,才有機會找到念城的入口--它可能在一叢水草的根須中,一塊半浸在水中的青石板下,一只小鯽魚左鰓第三片魚鱗處。要找到阿阇黎並非易事(他的相貌那樣古怪獨特,右肩上老趴著一只無精打采的禿鷲),沙漠過於幽靜廣袤,好像被火燒著的火。空中看不到一只飛鳥,地上沒有一頭走獸。無窮無盡的黃沙,在風的作用下,不斷改變著火焰的形狀。偶爾,火焰突然消失,地面出現蔚藍色的萬頃碧波,但有經驗的人知道,那是海市蜃樓,是光線的曲折與反射。這讓疲憊不堪的旅人絕望,覺得身體要變成一支熊熊燃燒的火把。當太陽移至頭頂,他們咬破手臂上的血管,湊至彼此嘴上,互相給予水分、鹽、蛋白質等營養物質,再用手在沙裏掘出一個洞,把身子埋入那一小片暗中。在暗中,他們遇到腦袋與兔子極其相似的跳鼠,尾巴粗大幾乎接近體長的沙鼠,又或者是幾條灰白的帶黑色條紋的沙蜥。這樣過了幾天,也可能是幾個月、幾…See More
Aug 24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醉城

說說醉城吧。它確實與眾不同,就像馬鈴薯,它在大地之上匍匐蔓延,並不服從傳統建築的等級與秩序,向著四面八方而去,沒有中心與規則,斜逸橫出,不可預測--每根莖的末端都可能結出一個驚喜,一個超脫人類理性範疇的最美的表現。又或者說,醉城是眾多大小不等的醉城的總和。這並非在偷換概念。雖有生老病死,在長達數千年間,醉城的總人數大致穩定。猶如牛羊追逐豐嫩的水草,每當新城出現,醉城人便趕過去,急匆匆地拋棄了絲綢緯縵、井然有條的街道、郵局、遍布街頭鑲嵌有數萬顆珍珠寶石的噴泉與青銅雕塑,飲食習慣、戲劇文學、法規制度,乃至於倫理、神話、宗教等。他們像剛學會直立行走的猿人,帶著最原始的工具、勇氣、堅定的信念,在這個剛出現的醉城裏重建一切,重建理性、道德、邏輯,以及他們的名。浩大的重建工作艱苦異常,要與天鬥、與地鬥、與兇禽猛獸鬥,隨時都要付出血的代價。這應該是他們的人數始終得不到增加的根本原因--盡管他們有著驚人的堪與蟑螂相提並論的繁殖力(一只雌蟑螂一年可繁殖近萬只後代。很多雌蟑螂交配一次以後,就會雌雄同體,不需交配,便可連續產卵)。但醉城始終還是醉城,他們千辛萬苦所重建的,與被他們所摒棄的並無本質區別。這樣的…See More
Aug 21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取城

梨花在空中滑了一下,旅人看見了取城。這是一座令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城堡,像鳥一樣。取城人每隔十年就燒掉自己住的小屋,把書本、記憶、恩仇、詛咒、衣服等全部擲入火焰中,只保留少許食物與清水--然後大家像初生嬰兒一樣乾乾凈凈,重新狩獵、栽種、戀愛與學習。這種奇異的風俗比童話還童話。為找到它,旅人耗盡半生。當他從一個清秀少年,變成一個皮膚皸裂的老頭,開始相信取城只是一個用糖果紙包裹著的謊言時,它出現了,在黎明前最冷的時刻。一朵梨花擦過窗戶,屋外驀然飄落巨大的雪一樣的光點。是寒食梨花時節,樹如銀色浮雲。這是一個不真實的虛幻國度,猶如粉筆畫的。旅人伸出腳,嚇了一跳。路在爬高,慢慢地,像是被輕輕抖動著的黑色毛皮。視野裏杳無人跡,世界像剛從海裏撈出來的一樣新鮮。狗在叫,一聲長二聲短。旅人朝著犬吠中夾雜的人耳幾不能辨的那幾聲嚶嚀行去。是臉龐潮紅的少女,側臥在床,在為自己不能克制的自瀆行為而抽泣。她身體裏透出的光線照亮了我的眼睛。旅人看見少女頸上細微的絨毛--光線在那裏發生彎曲,彎得像弓。旅人悄無聲息地從窗臺上跳進去,像膽大妄為的賊。旅人的動作慢了下來,這並非是他的意願。他耳朵裏滿是少女“啊”的輕叫--這是…See More
Aug 1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高歌取醉念昔時

我在這裏,在鮮嫩碧綠的圓形樹冠下坐著,被白蟻蛀成白骨。路過的行人請不要驚懼。那是我原本的模樣,是你在鏡中常看到的那張臉龐。路過的行人啊,請上前一步讓氣流從你甜蜜的嘴唇中湧出。輕輕地我將枯萎、皺縮化成斑斕樹影裏的一小塊灰高歌取醉念昔時花開總讓少年哭,弄濕春天幾多處,柔情原本稀罕物。明月哪知別離苦,猶為仙人捧玉露,殘夢驚魂濁酒壺。長夜撲落尾火虎,蒼穹萬裏失聲呼,豹死黃泉鳥影枯。每個字即代表一個城名,全詩70個字,共計70個城。魏明帝青龍元年八月,詔宮官牽車西取漢孝武捧露盤仙人,欲立置前殿。宮官既拆盤,仙人臨載,乃潸然淚下。唐諸王孫李長吉遂作《金銅仙人辭漢歌》。尾火虎,對應“中國星空系統”二十八星宿中的尾宿。東方第六宿,尾宿九顆星形成蒼龍之尾。龍尾,傳說是鬥殺中最易受到攻擊的部位,故多兇。尾宿也屬於天蠍座,正是蠍子的尾巴,由八九顆較亮的星組成。赤豹。毛赤而有黑色斑紋的豹。《楚辭·九歌·山鬼》:“乘赤豹兮從文貍,辛夷車兮結桂旗。”青鳥。出於《山海經》。代表送達書信、消息的鳥。古詩中常常用來指愛情信使。“此去蓬山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李商隱《無題》)See More
Aug 17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總城(三)

Posted on August 9, 2017 at 10:59pm 0 Comments

“我爸說,總城本來在一塊石頭裏,後來受不了人世間的打擾,就鉆出石頭,長出翅膀,像一只青色的大鳥扶搖而上。它的頸是白的,嘴是赤的,胸是黑的,爪是黃的……”

“這讓在地上繁衍生息的人驚訝萬分。起初,他們還以為目睹了神跡,但當他們原來自豪的容貌如同鹽簌簌剝落,他們終於意識到這是一個不幸的時刻。他們驚恐地喊叫,身體裏飄出一團團黑影--有的若螢火,一閃即逝;有的在吞噬其他黑影後,化身為磨牙吮血的猛獸。那是他們的靈魂。從那以後,他們以彼此的靈魂為食。這種獵食並不一定取決於腸胃的需要,在大多數時候,只為了滿足爪牙的快意。”旅人微笑著,在屋外悄無聲息地重復著這些從男人嘴裏溜出的句子,它們有陰平去入,悅耳、爽口,更重要的是,它們攜帶著一個老者對這個世界的看法。

話語遲早有結束的時候。這個世界終將歸於寂靜的思考。…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總城(二)

Posted on August 9, 2017 at 10:55pm 0 Comments

毫無疑問,男人的話是一種可怕的偏見,女人沒有反駁,也許是沒有能力反駁,也許是沒有興趣反駁,也許她只是想聽他說話。她沒發出一點兒聲響,安靜的,就像是男人腳下的影子。

“總城與其他城市有什麽本質差異嗎?盡管它們標榜文明,追溯其源頭,誕生必定伴隨著殘忍、殺戮、骯臟、血。”男人憂傷地說道,“現在,城市裏已經沒有老虎了,只有披著人皮的獸。總城既然擁有城市之名,不可能例外。”

多麽荒唐的邏輯啊!多麽可笑的男人啊!

老虎威猛、天真、血腥而又年輕。

旅人低頭去嗅墻壁處的那一叢薔薇,在潮濕泥濘的暗處,仔細分辨老虎的名字。…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總城(一)

Posted on August 9, 2017 at 10:53pm 0 Comments

總城在一所方形的屋子裏(屋頂是圓的)。屋子的中間擱有一張黃梨木雕花大床。面容疲憊的男女站在床邊,目光狐疑。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間屋子都不像能夠隱藏得下一座城市--那個神創造的詞語包含了混凝土、麥當勞、手機、互聯網等等。按照智者的說法:一切存在過的以及未來可能存在的都會於那個詞語中逐漸顯現容顏。那該是一個多麽廣袤的空間啊。

男人彈去衣衫上的土,說,“總城在床上?”又說,“總城在床下?”又說,“在床板裏?”

男人邊笑邊下了結論,“你那個信誓旦旦的爸爸是騙子。”

“也許床是門。只要找到機關,就能找到去總城的路。”女人小聲辯解,手指在硬木床上一寸寸地敲打,但沒有哪處能像鋼琴的鍵突然凹下。…

Continue

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開城(二)

Posted on August 9, 2017 at 10:51pm 0 Comments

少女是那樣美。上帝在制造玫瑰時也制造了她的臉龐。

也許僅是情竇初開,少女愛上父親,想把美好的身體交給她心目中最好的男人。這遭到拒絕。女兒不死心,設計了一場車禍,弒母,並偽造母親的筆跡,說自己不是父親的親生女兒。父親信了,只是沈默,被愛人曾經的背叛折磨著。幾個月後,父親偶然發現女兒的秘密,這讓他徹底崩潰。殺死自己愛人的,是親生女兒……每個旅人都在圓石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結局。它們並不一致,他們還是不約而同地輕嘆一聲。…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