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Female
  • 蔡厝港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瑪琳娜
  • TV Plus
  • Ratna Man Tirwa
  • 字詞過度
  • Récupérer
  • Poèmes lieu
  • triste chateau
  • Khalak Khalayak
  • kkogdugagsi 小木偶

Gifts Received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age

Latest Activity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7)

一上樓,K就迎面碰見教師。房間已經整理得教人認不出來,弗麗達已經出色地動手幹活兒了。房間裏空氣流通,爐火熊熊,地板洗刷過了,床也鋪得整整齊齊,女仆們的那一堆骯臟東西,甚至連她們的相片也都清除掉了;原先因為積上了塵埃而使人看起來非常刺目的那張桌子,這時鋪上了一塊雪白的繡花桌布。現在是一個可以接待客人的地方了。掛在火爐前面的K的幾件替換襯衫——弗麗達一定是在清早就洗好的——也並不怎麽破壞屋子裏的觀瞻了。弗麗達和教師正坐在桌子旁邊,他們看見K進來,就站起身來。弗麗達吻了一下K,作為她對他的問候,那個教師微微地點了一下頭。K因為剛才跟老板娘談過話而還有點心神不寧,他開始為自己沒有去拜訪教師而表示歉意;他似乎以為教師是因為他沒有去而等得不耐煩了,所以才登門拜訪的。另一方面,恰好教師也似乎慢慢地記起了在什麽時候他跟K之間有過這麽一個約會。"土地測量員,"他慢悠悠地說,"你準是那天在教堂廣場上跟我談話的那個外鄉人吧。""是我,"K簡短地回答說,他在無家可歸的時候曾不得不忍受他的冷淡的態度,這會兒在自己的房間他可不想再容忍了。他轉過身去跟弗麗達商量,說他馬上要去拜訪一位要人,因此需要穿上最好的衣服。弗…See More
Mar 2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6)

老板正在客棧門口等著他。K要是不問他,那他是不會貿然跟他打招呼的。因此,K問他想幹什麽。"你找到新的住所沒有?"客棧老板問道,眼睛望著地上。"是你的女人叫你問的嗎?"K回答說。"你難道就這麽受你女人的擺布?""不,"老板說,"我可不是因為我女人叫我問才問你的。可是她為了你的緣故,煩惱透了,傷心透了,活兒也不能幹,躺在床上老是唉聲嘆氣,埋怨人家。""那是不是讓我去看看她?"K說。"我希望你能去看看她,"老板說,"我已經上村長家去叫你來著。我在門口一聽,可你正在說著話兒。我不想打攪你們,再說,我也記掛著我的女人,就又跑回來了;可是她不願意見我,所以,除了等你回來以外,我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那麽,讓咱們馬上去吧,"K說,"我很快就會教她安下心來。""但願你能做到這一點,"老板說。他們走過明亮的廚房,這兒有三四個女仆在不同的角落裏幹著手頭要幹的活兒,很明顯,她們一看見K,都局促不安起來了。老板娘嘆氣的聲音在廚房裏就能聽見了。她躺在一間沒有窗子的披屋裏,跟廚房只隔了一層薄薄的板壁。屋子裏的地位只容得下一張雙人大床和一只櫃子。那張床的地位正好可以居高臨下地看到整個廚房,監督廚房裏的工作。另一方…See More
Mar 24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5)

K沒有碰到多大困難,就見到了村長,這使他感到很奇怪。對這件事他給自己作了這樣的解釋:根據他到目前為止的經驗,跟官方當局作正式的會談,對他來說總是很容易的。這,一方面顯然是由於事實上官方曾經傳過話下來,教大家在跟他這樣一個人打交道的時候,表面上不妨縱容他一點,另一方面是由於他們辦理公事的那種令人讚揚的自治制度,這種制度恰恰在人們看不見它存在的地方,能決定一個人特別有效地執行任務。只要一想起這些事情,K往往就不免產生以為自己的處境大有希望的危險想法;然而,在他輕而易舉地得到了一連串像這樣的信任以後,他連忙警告自己,自己處境的危險恰恰就在這裏。因此,同當局人士直接交談並不特別困難,因為像他們這樣嚴密的組織,他們所要做的就只是維護那些遙遠而不可望見的老爺們的遙遠而不可望見的利益,而K卻得為自己,為迫在眉睫的事情而奮鬥,而且,至少在開始的時候,他還得先發制人,因為他是進攻者;此外,他不單單為自己奮鬥,而已顯然還得為其他那些他所不知道的勢力奮鬥,但是他們容許他相信有這些勢力存在,因為這樣並不違犯當局的規定。但是正由於他們在所有無關緊要的事情上立即充分滿足了他的願望——而到此刻為止提出的不過是一些雞…See More
Mar 23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4)

他原想跟弗麗達親密地談一談,可是因為那兩個助手死乞白賴地守在跟前,他給攔住了,而弗麗達也不時跟他們嘻嘻哈哈地開著玩笑。要不然,他們就幹脆在屋子角落的地板上,鋪了兩件舊村衫躺了下來。作為一種尊敬的表示,他們反覆地向弗麗達保證,決不打擾土地測量員,而且盡量不多占據地方,盡管他們悄聲低語地談個不休,吃吃地笑個不停,但是為了達到這個心願,他們不斷地互相擠在一起,為的是使自己占據的地位更小一點,這樣兩個人蜷伏在角落裏,在暗淡的光線下看起來就像一個大包裹。但是根據K在白天得到的經驗來說,他深深感覺到他們是兩個機靈的觀察者,不管他們像孩子那樣淘氣地用兩只手裝成望遠鏡也好,也不管他們只是瞟著他,表面上專心一意地在理著胡子也好——他們在胡子上花了不少心思,老是在互相比較誰的胡子更長更濃,而且請弗麗達給他們作評判,——他們的眼睛卻從未從他的身上移開過。K睡在床上,常常抱著完全漠不關心的心情瞧著這三個人奇形怪狀的動作。當他感到精神已經恢覆,能夠起床的時候,他們三個人都跑來侍候他。雖然他的身體還沒有康覆到足以拒絕他們效勞的程度,而且也註意到這樣一來就會使自己陷入一種依賴他們的境地,這種處境又會給他帶來不良的後…See More
Feb 2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考試

我是個仆人,可卻沒活讓我幹。我膽子小,不出風頭,甚至從未和別人爭過高低,但這只是我無所事事的一個原因,也可能與我無所事事根本無關。這主要原因無疑是我沒被叫去聽差,其他仆人都被叫過,都不曾像我這樣一心想去做事,也許他們連被叫去做事的願望也未曾有過,而我的這種願望至少有時候十分強烈。我就這樣躺在仆人房間的木板床上,望著頂棚上面的房梁,睡著了,醒過來,然後又睡著了。有時我就去那邊的酒館,那裏賣的是一種酸啤酒。有時我厭惡得真想倒掉那杯酒,可後來又把它灌進了肚子。我喜歡坐在那裏,因為躲在那扇緊閉的小窗子後面,我可以觀望對面我們那棟房子的窗戶,誰也不會發現。從那裏看臨街的一面也看不到多少東西,我想,能看到的只是走廊的窗戶,而且還不是通往主人房間的走廊。不過可能我也會弄錯的,曾有那麼個人,我也沒問他,他就一口咬定我沒弄錯,那棟房子的正面給人的總體印象也證實了這一點。那些窗戶很少打開。如果窗戶開了,那就是某個仆人幹的,隨後他也許還會伏在窗臺上往下看上一會兒。這麼說那該是他不會被人抓住的走廊。另外,我也不認識那些仆人,老在上面做事的仆人睡在別處,不是我那個房間。有一次,當我來到酒館時,我的觀察位上已經坐…See More
Jan 29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3)

酒吧間是一間中央有一塊空地的大房間,這裏有幾個莊稼漢靠著墻坐在幾只桶子的頂上,可是看起來他們跟K住的那家客棧裏的莊稼漢不同。他們比較整潔,而且一律穿著灰黃色的粗布衣服,寬大的外套和窄小的褲子。一眼望去,他們長得一模一樣,個兒都比較小,都是扁扁的、顴骨高聳的臉膛,圓圓的面頰。他們都靜靜地,幾乎一動不動地坐在那兒,除非有新來的人走進來,他們才用眼睛跟著他,即使這樣,也是慢悠悠地,漠不關心地望著。但是因為他們有一夥人,而且都是這麽靜悄悄的,所以對K也產生了一定的作用。他重新挽住了奧爾珈的手臂,仿佛借此解釋他為什麽到這兒來。一個漢子,奧爾珈的熟人,從角落裏立起身子,向奧爾珈走過來,但是K挽著奧爾珈的手臂把她轉到另一個方向去了。他這個動作,除了奧爾枷以外,是誰也覺察不出來的,她寬恕地笑著斜睇了他一眼。打啤酒的是一個叫弗而達的年輕姑娘。那是一個謙和可親的姑娘,頭發很好看,一雙含著哀愁的眼睛,凹陷的臉頰,流露出一種自以為出人頭地的神氣。K和她的眼睛一接觸,就覺得她這一看,好像決定了一件關系到他本人的什麽事情,一件他還不知道是否存在,但她的眼色明確告訴他是存在的事情。他站在一旁目不轉睛地打量著她,即使…See More
Jan 8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2)

在大路轉彎的地方,K認出來他們已經離客棧很近了,看到暮色已經降臨,他感到非常驚奇。難道他跑了一整天了嗎?照他估汁,那至多不過一兩個鐘頭。他出門的時候是早晨。他沒有感覺過他需要吃什麽東西。只不過短短的一段時間以前,到處都還是白晝,可現在夜幕卻籠罩在他們頭上了。"日子過得真快,日子過得真快,"他自言自語地從雪橇上溜下來,接著便向客棧走去。客棧老板站在大門口那幾橙台階的頂上,舉著一盞明亮的手提燈,擺出一副歡迎的姿態。K頓時想起了他的車夫,便站停下來,在他後面的黑影裏傳來一聲咳嗽,他在那兒。唔,他很快就會再見到他的。客棧老板謙卑地向他問好。當他跟客棧老板並肩站著的時候,才看到有兩個人分立在大門兩邊。他從店主人手裏拿過燈來,把燈光往他們照去;原來就是他碰見過的那兩個人,他們名叫阿瑟和傑裏米亞。現在他們向他行禮致敬。這使他想起他過去服役的日子,他那段幸福的日子,於是笑了出來。"你們是誰?"他一面問,一面從這一個看到那一個。"我們是你的助手,"他們答道。"是你的助手,"客棧老板低聲地證實著。"怎麽?"K說。"你們是我正在盼望的兩個奉我的囑咐而來跟隨我的老助手嗎?"他們用肯定的語氣回答了他。"很好,"…See More
Dec 26,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堡(1)

K到村子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村子深深地陷在雪地裏。城堡所在的那個山岡籠罩在霧靄和夜色裏看不見了,連一星兒顯示出有一座城堡屹立在那兒的亮光也看不見。K站在一座從大路通向村子的木橋上,對著他頭上那一片空洞虛無的幻景,凝視了好一會兒。接著他向前走去,尋找今晚投宿的地方。客棧倒還開著,客棧老板盡管已經沒法給他騰出一間房間來,而且時間這麽晚,意想不到還有客人來,也使他感到惱火,可他還是願意讓K睡在大廳裏的草包上。K接受了他的建議。幾個莊稼漢還坐在那兒喝啤酒,但是他不想攀談,他到閣樓上去給自己拿來了一個草包,便在火爐旁邊躺了下來。這裏是一個很暖和的地方,那幾個莊稼漢都靜悄悄的不吱一聲,於是他擡起疲乏的眼睛在他們身上隨便轉了一圈以後,很快就睡熟了。可是不多一會兒,他給人叫醒了。一個年輕小夥子,穿得像城裏人一樣,長著一張像演員似的臉兒,狹長的眼睛,濃密的眉毛,正跟客棧老板一起站在他的身邊。那幾個莊稼漢還在屋子裏,有幾個人為了想看得清楚一些和聽得仔細一些,都把椅子轉了過來。年輕小夥子因為驚醒了K,彬彬有禮地向他表示歉意,同時作自我介紹,說自己是城守的兒子,接著說道:"這個村子是屬於城堡所有的,誰要是…See More
Dec 14,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拒絕

我們這座小城根本不靠邊境,絕對不靠,它離邊境還老遠老遠,這座小城的人大概誰也沒有去過那裏,那得橫穿荒涼的高原地帶,不過也要經過遼闊的富饒地區。僅僅想象一下那條路的一部分就會感到疲倦,而除了一部分路人們再也想象不出什麼了。那條路上也有幾座大城市,比我們這小城大得多,即使十座這樣的小城一字排開,再從上面扣上十座,也不如一座那樣的大而擁擠的城市。就算在去那裏的路上迷不了路,到了那些城裏也肯定會迷路,由於它們太大,想繞過它們是不可能的。然而還有比離邊境更遠的地方——如果我可以拿這種距離進行比較,這就好比有人說,一個三百歲的人比一個兩百歲的人老——這比邊境更遠的地方就是京城。關於邊境的戰事我們有時還能聽到些消息,而京城的事我們幾乎一無所知。我指的是我們這些市民階層的人,因為政府官員與京城聯系密切,每兩三個月都能獲得一次那裏的消息,至少他們認為是這樣。真奇怪,我不斷感到新的震驚,在這小城中,我們竟一聲不響地遵從京城來的一切命令。我們這裏幾百年來從未發生過由市民自己發起的政治變革。京城的上層統治者依次更疊,舊王朝被推翻或廢掉,新王朝又開始了,上個世紀甚至連京城也給毀了,在離它很遠的地方又建起一個新都…See More
Dec 10,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舵手

“我不是舵手?”我大喝一聲。“就你?”一個高大魁梧的神秘男人問。他用手輕輕在眼睛上面摸了摸,仿佛在驅趕一個夢。剛才,在沈沈的夜色中,我憑借著頭頂上方一盞昏暗的燈把著舵,這個男人走了過來,想把我推到一邊。因為我不退讓,他就用腳踏住我的胸口,慢慢把我往下踩,因為我的手一直沒有松開舵輪的把手,所以倒下時將它完全轉了過來。但那人抓過舵輪又轉了回去,可我卻被撞開了。不過我馬上就明白過來,快步跑向朝向水手艙的艙口大聲喊道:“船員們!夥計們!快點來呀!有個陌生人把我從舵輪邊趕走了!”他們慢慢騰騰地來了。舷梯口冒出一個個東搖西晃、疲憊困乏的魁梧身影。“我是舵手嗎?”我問。他們點著頭,但目光卻盯著那個陌生人。他們站成一個半圓圍住了他。他用命令的口氣說:“別打擾我!”話音剛落,他們就擁在一起,朝我點點頭,又從舷梯下去了。這是一群什麼人?他們也在思考嗎?或者他們只是趿拉著鞋毫無目的地來這世上走上一遭。(周新建譯)See More
Dec 7,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召募軍隊

此殘篇也屬短篇《中國長城》——德文編者註。…See More
Dec 5,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夜

夜幕低垂。就像有時低頭沈思一樣,夜幕緊緊地閉合起來。四周睡的都是人。一個小小的花招,一種毫無道理的自我欺騙:他們睡在屋子裏,睡在牢固的床上,睡在堅實的屋頂下,或伸或蜷睡在床墊上,睡在床單上,睡在被窩裏。實際上他們是聚在一個荒涼的地區,以前曾有一次,以後將還會這樣,一個露天營地,一望無邊的人群,一支大軍,一個民族,頭頂冰冷的天,腳踏冰冷的地,在站立的地方就地臥倒,額頭枕在胳膊上,臉沖著地,靜靜地呼吸著。你醒著,你是哨兵之一,你從身旁的枯枝堆中抽出一根燃燒的木棍,晃動著它找到離你最近的人。你為什麼醒著?必須要有一個人醒著,這就是回答。必須要有一個人。(周新建譯)See More
Dec 3,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城徽

修建巴別塔之初,一切還算井然有序。是的,這種井然有序大概太過分了,人們過多地考慮什麼路標呀,譯員呀,築塔人的食宿呀,交通道路呀,仿佛眼前還有幾百年的時間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種當時普遍流行的看法甚至認為,建造的速度大概根本就不慢。人們大可不必十分誇張地表達這種看法,可能是他們特別畏懼打地基。人們是這樣論證的:整個事業的精髓即修建一座通天塔的想法。除了這個想法,其它一切均屬次要的。這個想法一旦形成就不會消失。只要人類存在,就會有將這座塔修到底的強烈願望。不過由於有將來,人們不必在這方面擔憂,而是相反。人類的知識日益高深,建築技術已大大進步,而且將繼續進步,過上一百年,一件現在得費時一年的事大概只要半年就能完成,而且質量更高,更經久耐用。既然如此為何今天要累死累活地使盡力氣呢?只有可望在一代人手上建成此塔時,才值得這樣盡力。然而這絕對沒有希望。更易推想出來的是,知識完善的下一代將認為上一代幹得不好,將把已建好的拆毀,以便重新開始。這種想法泄了大家的勁。比起建塔來,人們更熱中於營造築塔人的城市。每個同鄉會都想占據最漂亮的營地,因此便產生了無休無止的爭執,直到升級為流血沖突。這些沖突再無平息之日…See More
Dec 2,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鳶

有那麼一只鳶,在啄我的腳。它已撕開靴子和襪子,這會兒在啄我的雙腳。它不停地猛啄,然後圍著我焦躁地飛上幾圈,接著又幹它的活兒。有位先生從旁邊經過,旁觀了一會兒之後問道,我為什麼容忍這只鳶。“我無力抵抗,”我說,“它來了就開始啄,那會兒我當然想趕走它,甚至還試圖掐死它,可這種畜生勁足力大,它已經準備往我臉上撲,那我寧願犧牲我的雙腳。現在它們差不多已被啄爛了。”“您竟然會忍受這樣的折磨。”那位先生說,“開上一槍,這只鳶不就玩完了。”“是這樣嗎?”我問,“那您願意做這事嗎?”“願意,”那位先生說,“只是我得回家取我的槍。您能再等半個小時嗎?”“我不知道。”我說。我疼得僵直地站了一會兒,然後說道:“無論如何請您試一下。”“好。”那位先生說,“那我就趕快點兒。”我們談話時,那只鳶靜靜地聽著,目光在我倆之間轉來轉去。現在我看出來了,它已聽懂了一切。它飛起來,為獲得足夠的沖力使勁弓起身子,學著投槍手的樣子將它的利嘴從我的口中深深刺入我的體內。向後倒下時,我像得到解救似的感到,它無可挽回地淹死在我那填平所有窪地漫過一切堤岸的血泊裏。(周新建譯)See More
Dec 1,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考試

我是個仆人,可卻沒活讓我幹。我膽子小,不出風頭,甚至從未和別人爭過高低,但這只是我無所事事的一個原因,也可能與我無所事事根本無關。這主要原因無疑是我沒被叫去聽差,其他仆人都被叫過,都不曾像我這樣一心想去做事,也許他們連被叫去做事的願望也未曾有過,而我的這種願望至少有時候十分強烈。我就這樣躺在仆人房間的木板床上,望著頂棚上面的房梁,睡著了,醒過來,然後又睡著了。有時我就去那邊的酒館,那裏賣的是一種酸啤酒。有時我厭惡得真想倒掉那杯酒,可後來又把它灌進了肚子。我喜歡坐在那裏,因為躲在那扇緊閉的小窗子後面,我可以觀望對面我們那棟房子的窗戶,誰也不會發現。從那裏看臨街的一面也看不到多少東西,我想,能看到的只是走廊的窗戶,而且還不是通往主人房間的走廊。不過可能我也會弄錯的,曾有那麼個人,我也沒問他,他就一口咬定我沒弄錯,那棟房子的正面給人的總體印象也證實了這一點。那些窗戶很少打開。如果窗戶開了,那就是某個仆人幹的,隨後他也許還會伏在窗臺上往下看上一會兒。這麼說那該是他不會被人抓住的走廊。另外,我也不認識那些仆人,老在上面做事的仆人睡在別處,不是我那個房間。有一次,當我來到酒館時,我的觀察位上已經坐…See More
Nov 29,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posted a blog post

卡夫卡·普羅米修斯

關於普羅米修斯有四種傳說。根據第一種傳說的說法,由於他將神出賣給人,因而被鎖在高加索山上,神還派出兀鷹,啄食他那時刻在長的肝臟。根據第二種傳說的說法,面對啄食的鷹嘴,普羅米修斯越來越深地避入巖石,最後與它合為一體。根據第三種傳說的說法,幾千年過去後,他的背叛行為已被忘卻,神忘了,兀鷹忘了,他自己也忘了。根據第四種傳說的說法,對這已是無根無由的事大家已經厭倦,神厭倦了,兀鷹厭倦了,傷口也精疲力盡地長合了。依舊存在的是那無法解釋的石山。傳說總想解釋這解釋不清的事情。就因為傳說是出自一種探究真相的動機,所以到頭來它只能是解釋不清。(周新建譯)See More
Nov 25, 2016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s Blog

卡夫卡·城堡(7)

Posted on March 25, 2017 at 6:45pm 0 Comments

卡夫卡·城堡(6)

Posted on March 22, 2017 at 7:56pm 0 Comments

老板正在客棧門口等著他。K要是不問他,那他是不會貿然跟他打招呼的。因此,K問他想幹什麽。"你找到新的住所沒有?"客棧老板問道,眼睛望著地上。"是你的女人叫你問的嗎?"K回答說。"你難道就這麽受你女人的擺布?""不,"老板說,"我可不是因為我女人叫我問才問你的。可是她為了你的緣故,煩惱透了,傷心透了,活兒也不能幹,躺在床上老是唉聲嘆氣,埋怨人家。""那是不是讓我去看看她?"K說。"我希望你能去看看她,"老板說,"我已經上村長家去叫你來著。我在門口一聽,可你正在說著話兒。我不想打攪你們,再說,我也記掛著我的女人,就又跑回來了;可是她不願意見我,所以,除了等你回來以外,我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那麽,讓咱們馬上去吧,"K說,"我很快就會教她安下心來。""但願你能做到這一點,"老板說。…

Continue

卡夫卡·城堡(5)

Posted on March 22, 2017 at 7:56pm 0 Comments

K沒有碰到多大困難,就見到了村長,這使他感到很奇怪。對這件事他給自己作了這樣的解釋:根據他到目前為止的經驗,跟官方當局作正式的會談,對他來說總是很容易的。這,一方面顯然是由於事實上官方曾經傳過話下來,教大家在跟他這樣一個人打交道的時候,表面上不妨縱容他一點,另一方面是由於他們辦理公事的那種令人讚揚的自治制度,這種制度恰恰在人們看不見它存在的地方,能決定一個人特別有效地執行任務。只要一想起這些事情,K往往就不免產生以為自己的處境大有希望的危險想法;然而,在他輕而易舉地得到了一連串像這樣的信任以後,他連忙警告自己,自己處境的危險恰恰就在這裏。…

Continue

卡夫卡·城堡(4)

Posted on February 25, 2017 at 9:37pm 0 Comments

他原想跟弗麗達親密地談一談,可是因為那兩個助手死乞白賴地守在跟前,他給攔住了,而弗麗達也不時跟他們嘻嘻哈哈地開著玩笑。要不然,他們就幹脆在屋子角落的地板上,鋪了兩件舊村衫躺了下來。作為一種尊敬的表示,他們反覆地向弗麗達保證,決不打擾土地測量員,而且盡量不多占據地方,盡管他們悄聲低語地談個不休,吃吃地笑個不停,但是為了達到這個心願,他們不斷地互相擠在一起,為的是使自己占據的地位更小一點,這樣兩個人蜷伏在角落裏,在暗淡的光線下看起來就像一個大包裹。但是根據K在白天得到的經驗來說,他深深感覺到他們是兩個機靈的觀察者,不管他們像孩子那樣淘氣地用兩只手裝成望遠鏡也好,也不管他們只是瞟著他,表面上專心一意地在理著胡子也好——他們在胡子上花了不少心思,老是在互相比較誰的胡子更長更濃,而且請弗麗達給他們作評判,——他們的眼睛卻從未從他的身上移開過。K睡在床上,常常抱著完全漠不關心的心情瞧著這三個人奇形怪狀的動作。…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