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tsames Denken
  • Male
  • KamparPer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ltsames Denken'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Suyu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Virunga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desafinado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Gifts Received

Gift

Seltsames Denke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ltsames Denken'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小寬·青春飯,我們都愛重口味 1

本書的作者小寬是當下北京最熱門的美食記者。這是一個寫美食的人不甘寂寞寫出的書。他認為最無聊的事情莫過於只寫美食。於是他寫出了幾十個有關青春與美食的故事。書中有關於吃喝看似隨意實則精辟的記述,但吃喝只是幌子,書中售賣的是有關青春的各種情感回憶。這本書為讀者帶來全新的閱讀體驗,書中不單是記述美酒佳肴的文字,彌漫在字裏行間的青春回憶,一定能讓讀者產生共鳴,並為之震撼。作者簡介:小寬,本名趙子雲。1980年出生,金牛座,B型血,是個胖子,初級痛風患者,職業吃貨,業余詩人。2003年進入《新京報》,擔任美食記者至今。混跡於北京吃喝江湖,上至五星酒店米其林餐廳,下至路邊攤街邊館;上頓吃的是日本幹鮑頂級和牛,下頓就是鹵煮火燒腌小館。百無禁忌,自得其樂,烤鴨與松露齊飛,鹵煮共鮑汁一色。同時也在一些媒體開設美食專欄,專欄文字散見《第一財經日報》、《生活元素》、《投資有道》、《他生活》、《time out》、《時尚先生》、《精品購物指南》、《頭等艙》等。編輯推薦一個美食狂人…See More
Oct 11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16

丟頭之美在上頓南瓜下頓茄子的上世紀60、70年代,很難遇上一頓油水充足且開胃下飯的美餐,但天天以紅苕、洋芋等為主食常常讓我們的胃口傷不起。那時,母親毛榮賢用慈愛和智慧給我們一家人創制了許許多多雖然低廉但又非常美味的菜肴。記得有一次母親買來包包白菜(圓白菜)和茄瓜(子),讓我先洗擇好,然後她上竈做。在洗擇的過程中,我把包包白菜的梗和茄子的把(蒂)都扔進了垃圾桶。母親一句話都沒說,撿起菜梗和茄把洗凈之後,將菜梗削去外皮,丟進了泡菜壇子裏,而把茄把拿與茄瓜一起入鍋,佐點油鹽和米湯同煮。比起茄瓜的味道,茄把還有柔中帶韌的吃口。母親說,不僅如此,茄子把把還是治療口腔生瘡及牙齒痛的良藥。一天之後,母親把泡包包白菜梗撈出來,切成細末。起一個五成熱的菜油鍋,把幹辣椒節和花椒投入剛炸變色,旋即投入菜梗末,只聽得“歘”一聲,母親快炒幾鍋鏟,聞到香氣就起鍋了。那乳酸發酵之上的糊辣脆香,讓我童年的胃口大開。若遇到改善夥食那天,母親會加些肉末進去與泡菜梗同炒,使其更加爽脆可口,或者把泡菜梗切成片,用以炒醬爆回鍋肉或者火爆腰花。我的乖乖,那天我會切切實實地感到天更藍,幸福在晃蕩。迄今為止,在北京我也常去做豆腐的作…See More
Oct 7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15

蛋炒飯的飯有一次,問一80後的妹妹是不是會做飯,答曰,會炒蛋炒飯。一般人認為,蛋炒飯是最原始最簡單的烹調,並且似乎大多數人從小都有炒蛋炒飯的經歷,很多人獻給烹調的第一次就是炒蛋炒飯。記得我是從8歲開始,站在小木凳上上竈,學著母親掌勺的樣子炒飯的。先往鍋裏放油,拿起雞蛋碰向鐵鍋的邊沿上使其開裂,兩手掰開蛋殼讓蛋液流進碗裏,用筷子順時針攪打成液。然後倒進油鍋裏炒散,隨即加飯合炒,再加適量鹽、蔥花翻炒起鍋,油滋滋的,香噴噴的。要炒一碗好吃的蛋炒飯並非一件簡單的事。首先,要選用土雞蛋,炒出來的顏色黃中帶紅,有獨特的雞蛋之香;其二,要用鮮豬油,炒飯之滋香由此產生;其三,炒蛋時用中火燒六成油熱,這樣炒出的蛋既不會糊,又泡嫩鮮香;其四,要用隔夜米飯,最好是隔夜的甑子飯,飯經過一夜發酵,又散籽成粒,炒出來口感叫絕。用經過一夜發酵的隔夜飯是蛋炒飯的關鍵所在。其實發酵的本身是一個增香的過程,就像幹鮑魚要比鮮鮑魚醇香,或像幹墨魚要比鮮墨魚醇香一樣,從“鮮”到制成“幹”所經過的是一個發酵過程。現在我炒蛋炒飯,喜歡用雙鍋同時進行,即一鍋不放油焙熱隔夜飯,同時另一鍋放油炒雞蛋。當雞蛋炒散的同時,倒入焙熱炒散的米飯…See More
Sep 13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14

大刀回鍋肉在上世紀70、80年代各類四川菜譜中,開篇豬肉菜類的首席菜品往往都是“回鍋肉”。這道有著濃郁地方風味的大眾化菜肴,起源於民間祭祀,用煮熟的肉拜祭先人之後,再把肉拿回家加調料回鍋炒熱吃。據說新中國成立前,成都學徒工幫老板幹活,每月只有初二、初十六兩次打牙祭,三年打完七十二次牙祭,才算師滿。而這七十二個“牙祭”,都離不了“回鍋肉”。如今,回鍋肉依然是廣大勞動人民喜歡的過癮肥肉之一。不過如今全國人民吃到的回鍋肉,正味的幾乎很難見到,這從較權威的《中國菜譜•四川》(中國財經出版社1981年版)上可以看到:其一,回鍋肉用的是帶皮豬後腿肉,而不是現在的五花肉;其二,郫縣豆瓣與甜面醬(有些回鍋肉根本就沒加甜面醬)的比例是5:4(根據口味也可調到1:1);其三,要用飴糖、糖色、精鹽、香料混合熬制的“紅醬油”(現在回鍋肉幾乎沒放);其四,在炒制回鍋肉片時,用的是熟豬油而不是色拉油之類。在四川,回鍋肉的形式多種多樣,有幾十種之多,烹調方式基本一樣,只是配菜不同而已,也有方法特殊而自成一格的“林派回鍋肉”(以四川近代學者、書法家林思進姓氏命名)。“回鍋肉”在成都又名“熬鍋肉”,其堂弟“旱蒸回鍋肉”…See More
Sep 11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13

槽頭肉小時候吃母親做的鲊肉(粉蒸肉),總感覺與別人家的不一樣,熱氣騰騰地從蒸碗翻扣進盤子,潔白如雪且香氣撲鼻,入口柔韌中帶脆且肥而不膩,一個人就可輕輕松松地幹掉一盤。後來自己學會做鲊肉了才知道,母親所用的原材料不是一般人家用的保肋(五花肉),而是生長在豬身上最底層,比下水還不如的邊角料——槽頭肉。槽頭肉又稱“頸肉”、“血脖”、“項圈”、“將軍肉”等,位於前肘與豬頭之間,為殺豬時的刀口部位,多有血汙,所以肉上多帶紅色。而槽頭又分頭刀血脖(豬耳後3-4厘米寬的部分)和二刀血脖(豬耳後6-7厘米的部分)兩段,若做餡料或下面條的臊子二刀最好;若做鲊肉則頭刀最優。槽頭肉肥瘦混雜,看似肥膘,其實脂肪含量並不高,那粉蒸出來的彈脆,很有吃口。雖然帶血的槽頭肉,不被當今吃家所重視,在百姓的日常生活中也不被看好,但漢魏、兩晉時期有一道叫做“禁臠”的宮廷名菜,其用料就是槽頭肉。相傳東晉時元帝司馬睿常用此肉為膳。《晉書•謝混傳》記載,“元帝始鎮建業公私窘罄,每得一豚,以為珍膳,項上一臠尤美,輒以薦帝,群下未嘗敢食,於時呼為禁臠。”“禁臠”即“項臠”,也就因晉元帝獨享之品而得名,後來也用“禁臠”比喻不讓別人染手…See More
Sep 6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12

愛花椒十年前,當川菜以一道水煮魚洞開城門,乘風破浪入主京城大半壁餐桌以後,嗜辣變成了北京人的時尚。但如今的辣已不過癮,“加花椒!”“要麻!要中麻!”“要大麻”之聲此起彼伏。在胡椒、辣椒還未來到祖國之前,土生土長的花椒已在祖國的千家萬戶麻香了千年之久。遠在春秋時代,花椒就因其香氣濃郁、結實累累,被看做是多子多福的象征,並用來讚美那些子女眾多的母親。據《詩經•陳風•東門之扮》記載,一些地方,花椒成了定情之信物,青年男女在歌舞升平之中,以相互贈送花椒來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愛慕之情。看來花椒在那個時候的情愛中,就已經開始被用作“麻醉”之物了。到了漢朝,據《漢官儀》記載,在皇帝後妃們居住的房屋裏,以花椒和泥塗壁,稱為“椒房”,意思是指溫馨、幽香和多子。可見那時用花椒作為裝飾材料,是多麽的文化和高檔。花椒的小名、筆名、藝名有:大椒、秦椒、蜀椒、漢椒、點椒等。但我覺得最好聽的,還是花椒。花椒為蕓香科的植物,主要品種有:山西產的小椒、大紅袍;陜西產的小紅袍、豆椒;四川產的正路花椒、金陽花椒、茂汶花椒等。而最好的花椒當屬四川和陜西產的。呈褐紅色的為上等花椒,褐黑色則次之,還有麻中帶有一股芳香氣味的,為精良花…See More
Aug 21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11

偷嘴除了饑餓能讓本來不怎麽好吃的東西也好吃以外,那就要數偷嘴了,它能使好吃的東西更加好吃。偷嘴是一個人的餐前自助,是借口品嘗某類食物是否被稱之為美食的一種吃法。小時候,母親給5分錢去街上打甜醬或辣椒醬,在回家的路上,一邊走路一邊舔食,到家碗裏只剩一半,這種偷嘴很大程度上是餓的表現。偷嘴往往發生在肚子餓得咕咕叫的開飯之前,一般是假裝進廚房,問候下廚的人是否需要幫忙,眼睛卻在鍋裏或刀板上或盤子中來回骨碌碌地轉。一旦瞅準可偷目標,拇指和食指以雞捕蟲子之勢,將食物快速叼進嘴裏。因為是偷,所以偷嘴者有時不太好意思,不好意思有時就會不小心把本來很燙的食物迅速塞進嘴裏,這時燙東西就會在舌苔之上口腔之中,不停地滾動著咀嚼著,燙得受不了甚至會瞪著雙眼打諢吞進肚,而且在肚裏都還在燙。如果嘴裏偷塞進去的是滿口肥香家夥,那就一邊嚼一邊讓油從兩嘴角流出來吧,你會感到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油水。我記得1972年的秋天,老家酉陽召開萬人大會,全縣農民代表頭包毛帕(土家族),身背背包,腳踏草鞋,手提草凳,從各自生產隊裏幾十、幾百裏地徒步走到縣城。當我得知母親已被請去會場幫廚的那一刻,我便知道偷嘴的機會到了(母親以前多次幫…See More
Aug 15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10

蹄之花上世紀80年代,在大西南的武陵山區,每當冬季來臨,我和我的朋友們都特別喜歡在家取暖的火盆上,支架起一鐵鍋煮滿鍋豬腳。一家人或一大堆好朋友圍著火盆一邊煮一邊吃,每人旁邊還放有一海椒蘸水碟,鍋裏的蹄花吃得差不多了,就往裏面煮平菇、豆腐幹、黃花或者白菜等接著下酒下飯。那時的豬蹄不像現在,特別的醇厚香糯,一頓蹄花火鍋下來常會讓你感到上下兩片嘴唇已吃的粘起。豬蹄,字腳,號蹄花,又號豬手,豬的重要零件。可鹵,可燒,可蒸,可糟,可臘,可燉,與腰花、五花、腦花並稱盛開在豬身上最解饞的四朵“肉花”。而蹄花則是豬身上少有的那種,男女老少白領黑領大憤小青都喜歡的尤物。能被稱為尤物,要歸於蹄花獨一無二的口感,皮黏糯如戀,肉腴滑似愛,特別是豬蹄裏面的那根筋,更如花中之蕊,香彈口腔,人人喜歡。豬蹄中有一種膠原蛋白,可促進毛發及指甲生長,保持皮膚細嫩、柔軟,毛發有光澤,所以常食用豬蹄有利於保持健康、延緩衰老。尤其是在通乳方面將其燉湯食用,為通乳要方。小時候吃蹄花,大人們總會嚇唬說:“你敢吃,謹防叉掉你老丈人(岳父)!”意思是說沒結婚的人是不能吃蹄花的,如果吃了會討不到老婆。那時雖不太懂事,但還是半信半疑怕真的…See More
Aug 10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9

熱愛鹵豬尾巴與豬耳朵一樣,豬尾巴也是長在豬身上最尖端部位的好吃的“活肉”,江湖上又稱“皮打皮”、“甩不累”、“尾巴根”等,由皮質和多骨節組成,並富含幾乎人人都喜歡的又糯又韌的膠質。1966年夏天的一個傍晚,母親帶著4歲的我去離家不遠的工農兵飯店,用兩角五分錢買了一根鹵豬尾巴讓我啃。在我的記憶中,那是我生平最早聞到的鹵肉之香,那種奇妙之味,至今還存留在我的嘴角。一開始啃鹵豬尾巴往往會啃不太幹凈,一口一小截的咀嚼,把金黃的香糯之皮吃了,吐出的骨頭還會帶著一些筋肉。當啃嚼上癮,每天都拉母親去買上一根鹵豬尾巴時,啃之經驗也日漸豐富起來,左手拿尾尖右手拿尾頭,上下門牙從右至左吹口琴般一邊啃咬一邊轉動著咀嚼而過,最後竟剩下一根完整不斷的恐龍化石般的尾骨。1966年的那一根根油亮的鹵豬尾巴離酒很遠,只有那一縷縷鹵香和母親的愛悄然飄進了20世紀80年代,成了莽漢詩人們永遠的下酒菜。那時外地流浪詩人登門,我們一般都會去街上鹵菜攤子切些鹵豬頭肉之類的來款待,如果這些詩人同時又能被稱之為“血統兄弟”,那麽我們會去弄些比豬頭肉更高級的鹵豬尾巴或鹵鴨子來下酒。詩人李亞偉說,這叫看客殺雞,殺豬取尾。1986年夏天…See More
Aug 4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8

夢想大頭菜那一口前不久《萬象》雜志執行主編劉一秀兄一行,從沈陽來到北京天下鹽吃飯,我作陪,一席都是美食美酒的話題。當吃到一道“酸鹽菜蒸扣肉”的時候,一秀兄突然提到:“好久好久沒吃到過大頭菜了,還是小時候吃過母親做的大頭菜湯,那股醇厚中帶點酸的清香,我好幾次在夢裏都在想那一口。”“兩口子一頭睡,扳開屁兒聞鹽味”這是小時候常常打一道菜的猜謎。這就是大頭菜,因為買它的時候需要把它從中間扳開,聞一聞腌的好壞程度。我頓時感到找到了一個真正知味的人,不是對山珍海味的共同讚美,而是對民間幾近失傳的大頭菜的相同感悟。於是我當即表態一定給他搞到這一口,並立馬打電話請我老家的妹妹牟鴻燕,從大西南的武陵山區快遞大頭菜到遼寧的沈陽,以解一秀兄相思成癡的那一饞。大頭菜,身份證名為蕪菁,諢名有芥疙瘩、玉根、水蘇等,是原產於我國的特產菜之一,屬十字花科,舉國上下皆有種植,多用作腌制菜品,並且各地的腌制方法各有不同,其味道也差別很大。小時候我記得母親是這樣做的:將買回來的大捆大頭菜去老黃葉並削去根尖,洗凈瀝幹;將根葉相連的大頭菜,每5~6棵菜葉片用細繩紮成一個小捆,掛在晾衣竿上晾幹。曬到只剩三分之一重量時,解開細繩,…See More
Jun 29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7

豬肝的花樣小時候常牽著母親的衣角一同上街買菜,買豬肝是偶爾的行為,雖然豬肝很便宜,但畢竟要用很多的油去炒才好吃。那時每人每月只供應半斤菜油,所以吃一回豬肝也算是打了一頓牙祭。後來長大了,學著母親的樣子去街上買豬肝,先觀其顏色是不是偏黃的新鮮豬肝,接著用拇指和食指掐進肝尖部位,看裏面是否呈現細顆粒狀,如果是,那麽就是要買的細沙黃色豬肝了。細沙黃色豬肝,簡稱“沙肝”,宜炒。只要火候拿捏得好,炒出來既嫩又脆,且富有彈性。而一般的豬肝炒出來,則缺少這種脆彈的吃口。其實要炒好豬肝不是一件易事,過嫩會帶有血色,過老則咀嚼如木。我炒豬肝喜歡用回鍋的方式,即將碼好的豬肝先過八成油熱(混合油)迅速撈起,鍋裏下調配料炒出味之後,旋即把豬肝回鍋快炒而成。豬肝,廣東也稱豬潤,據說,叫豬潤是討口彩。當地人認為“肝”的發音與“幹”相同,不吉利。而幹的相反是潤,有生活滋潤的意思。於是廣東名菜“脆片焗豬肝”也稱“脆片焗豬潤”,“燒網油肝花”也稱“燒網油潤花”。豬肝廉價,被人們的胃口所歧視。在江浙許多菜譜中,從《隨園食單》到上世紀70年代末由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的《中國菜譜》(江蘇、浙江),都很難看到豬肝的蹤影。而豬肝的兄…See More
Jun 21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6

冬瓜之戀有兩樣事讓我刻骨銘心。一樣是讀初中時集體下農場勞動,當年就收獲了一個重達七十二斤的冬瓜,於是學校找學校文藝高手作詞作曲並編成歌舞《大冬瓜》,再選來全年級最漂亮的六個妹妹,穿著短裙,手拉手圍著道具冬瓜邊跳邊唱:“大冬瓜,大冬瓜,五•七指示放光華,辛勤勞動結碩果……”要命的是,在那缺肉少油的日子裏,當時就沒去想七十二斤重的冬瓜煮菜是什麽味道,倒是圍著冬瓜舞蹈的那幾個美女同學,一直讓我青春萌動到高中畢業,迄今為止我還記得那幾張鮮嫩蕩漾的臉蛋。第二樣是小時候感覺滿街都是以冬瓜為諢名的夥伴,甚至有家人從老大到老四的四個兒子,就分別叫大冬瓜、二冬瓜、三冬瓜、四冬瓜。每到吃晚飯的黃昏,滿街都在扯開嗓子叫喊:“三冬瓜、肖冬瓜、李冬瓜..吃飯了。”一般來說,那些年給孩子取名為冬瓜有兩個原因:一是冬瓜很卑賤,很容易生長;二是孩子的身材確實又矮又胖像冬瓜。冬瓜雖然很平凡很民間地灰素一生,但它在宮廷中還是有歷史背景的。據《江陵縣志》記載,北宋時期宋仁宗召見江陵張景的時候問道:“卿在江陵有何貴?”張答:“兩岸綠楊遮虎渡,一灣芳草護龍州。”宗人又問:“所食何物?”張答:“新粟米炊魚子飲,嫩冬瓜煮鱉裙羹。”…See More
Jun 8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5

媽媽的柴火竈有柴火竈的年代,才有裊裊升起的炊煙,有了炊煙的天空,才有隨風飄散的詩和撲鼻的菜飯之香。在上世紀60、70年代大西南山區的小城鎮裏,每家人都依靠用磚和泥土砌成的柴火竈,溫暖地團聚在一起。每到煮飯的時間,劈柴之聲,炒菜之聲,大呼小喊吃飯之聲此起彼伏。那時放學回家最溫馨的事,就是坐在竈門前幫做飯的母親添柴燒火。當然這一舉動主要還是想趁機偷上一嘴,特別是遇上炒腰花或醬爆回鍋肉,從一下鍋我就開始猛吞清口水..其實母親心裏也明白我這個好吃的娃兒,也就常常默許我下手了。那時的竈台上常備竈上三件:油罐、鹽罐和米湯罐;竈門前常備竈下三件:火鉗、柴刀和吹火筒。而且常用油毛氈或自行車舊內胎皮引火那時放學回家最溫馨的事,就是坐在竈門前幫做飯的母親添柴燒火。當然這一舉動主要還是想趁機偷上一嘴。燒柴煮飯,若遇上生濕木柴不肯燃,就會用吹火筒(在兩尺長的竹筒中間穿個孔)吹火,有時吹得兩頰紅漲疼痛,且被濃煙熏得淚流滿面,但一旦想到馬上會有好吃的,就是吹腫臉巴也在所不辭。祖先仰韶人最初是掘地為竈,在地面相距不遠處,挖掘兩個火坑,地面上不相連,地面下相通,這是我們最祖宗的竈式。戰國以後磚竈盛行,其竈火門設於前方…See More
Feb 25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4

當蘿卜愛上羊肉小時候,每當冬天來臨的時候,母親會邀約上三五家要好的鄰居去趕集賣回一頭大肥羊來,請人宰殺之後大家均分。在熱愛豬肉的大西南邊遠山區的人們,吃頓羊肉也算那時打的一次很大牙祭了。母親喜歡用大白蘿卜來燉羊肉,由於人多肉少,母親往往會加數倍的蘿卜。用一口大鍋,竈孔裏加入能燃上一兩小時的大柴塊。我記得在一大鍋好吃的蘿卜燉羊肉裏,母親僅放了簡單的幾樣調料:鹽、幹辣椒、花椒、老姜和陳皮。特別是陳皮混同在羊肉之中那清香味,半個世紀以來仍然飄在我的腦海之中。於是每年冬至到來的時候,我都學著母親用蘿卜燉一大砂鍋的羊肉,邀三五好友,圍坐在炭火爐旁,邊煮邊吃邊喝邊談香辣人生。一是為了迎接這個重要節氣,二是為了滋補驅寒。白嫩的蘿卜,如同一平民的美麗女兒,可嫁給地主羊肉,也可嫁給富農豬肉,也可守身如玉加點豬油、蒜苗自戀成菜。但我覺得最幸福的,還是蘿卜愛上羊肉,用燉或煨或燒的方式,用10斤蘿卜加倍喜歡5斤羊肉。如果讓蘿卜和羊肉愛得更深,我的私家做法是:最好用帶皮羊肉,剁成小塊。炒鍋裏放菜油,六成熱時下羊肉炒幹水氣,為了去除膻味,放高度白酒炒,隨即點燃羊肉中的白酒。加山柰、八角、香葉、草果、老姜炒香,把羊…See More
Jan 7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3

稱心如意菜上世紀60、70年代,在那些缺肉少油的日子裏,我特別喜歡母親做的一道豆芽菜,即酸辣味的“熗炒綠豆芽”,因為爽脆下飯,至今我還常炒這道菜來招待朋友。說來奇怪,我90後的兒子牟蘭島也格外喜歡這款豆芽菜,回家吃飯之前總要打招呼:老漢(爸爸),熗炒個綠豆芽哈!我常想:龜兒子的還算要求不高!“死歪萬惡,不拆豆芽腳腳”這是一句四川罵人的話,意思是這人很厲害,吃豆芽連根都不掐掉。後來發現,母親做這款“熗炒綠豆芽”有些特別:起混合油鍋(菜油三分之二,豬油三分之一)七成油熱時,將幹辣椒節炸至泛黃時,下幾粒花椒炸香,迅速倒入洗凈瀝幹的綠豆芽(適量姜片、蒜片同時下鍋)下鍋翻炒,加鹽、醋、醪糟汁(比加料酒和糖更為醇厚)快炒至斷生起鍋。鮮脆生生的鹹、酸、辣、下頭一碗米飯,盤中剩下的酸辣香汁拌第二碗米飯。後來我想,這或許就是我和兒子都喜歡這款豆芽菜的原因吧。其實生長在土地之上的豆芽菜,受到了愈來愈多的人民大眾的喜愛。因其長度為一寸,形狀似如意,而被叫做“稱(寸)心如意菜”。迄今為止,江南民間還有這樣的習俗,那就是正月初一家家都要炒一盤豆芽菜,以祈求一年之中事事稱心如意。由於豆芽菜價廉,很難登雅堂入大席,…See More
Dec 26, 2016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鮑汁飛:四海美食攬舌下 獨戀家之味

愛好美食的人似乎都有顆不安分的心,飛哥也不例外,從97年便穿越羅布泊,到07年自駕由北至南穿越中國,一路上,美食滲透進每個瞬間,為異鄉的聲色增添了酸甜苦辣的味道。回到家中,把記憶中的美味和內心的向往結合,研發出一道道全新的味道,才是最讓飛哥享受的時刻。 人物名片:何偉生,筆名鮑汁飛,人稱飛哥,以資深餐飲顧問、獨立食評人、專欄作家的身份為人熟知。主張美食的烹飪需要尊重當地文化和食材的特性,突出本味。他的私廚家宴是眾多飲食行家趨之若鶩的賞味殿堂。TVB飲食節目《蘇GOOD》客席主持人;暢銷食譜《阿飛正菜傳》作者。 廣東人好吃眾所周知,打小這股天性就深深地植進飛哥的血液裏。那會兒家中有些條件,時不時會一家子上茶樓吃早茶,小飛哥每次一去就坐不住,站在後廚的門口,直勾勾地盯著那扇門,待夥計把叉燒包端出來,立馬拎起兩只,一邊走,一邊吃。“那真是小時候給我最大滿足感的食物之一。”坐在粵北小城的餐桌前,飛哥研發的秋季菜品一道道地端上來,眼前是遊過四海的創新菜色,口中聊的卻是留在童年記憶中的質樸美味,有些時空錯亂,但按飛哥的話說:“都好吃。”…See More
Dec 14, 2016

Seltsames Denken's Blog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5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5pm 0 Comments

媽媽的柴火竈

有柴火竈的年代,才有裊裊升起的炊煙,有了炊煙的天空,才有隨風飄散的詩和撲鼻的菜飯之香。

在上世紀60、70年代大西南山區的小城鎮裏,每家人都依靠用磚和泥土砌成的柴火竈,溫暖地團聚在一起。每到煮飯的時間,劈柴之聲,炒菜之聲,大呼小喊吃飯之聲此起彼伏。

那時放學回家最溫馨的事,就是坐在竈門前幫做飯的母親添柴燒火。當然這一舉動主要還是想趁機偷上一嘴,特別是遇上炒腰花或醬爆回鍋肉,從一下鍋我就開始猛吞清口水..其實母親心裏也明白我這個好吃的娃兒,也就常常默許我下手了。…

Continue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4

Posted on January 6, 2017 at 7:12pm 0 Comments

當蘿卜愛上羊肉

小時候,每當冬天來臨的時候,母親會邀約上三五家要好的鄰居去趕集賣回一頭大肥羊來,請人宰殺之後大家均分。在熱愛豬肉的大西南邊遠山區的人們,吃頓羊肉也算那時打的一次很大牙祭了。

母親喜歡用大白蘿卜來燉羊肉,由於人多肉少,母親往往會加數倍的蘿卜。用一口大鍋,竈孔裏加入能燃上一兩小時的大柴塊。我記得在一大鍋好吃的蘿卜燉羊肉裏,母親僅放了簡單的幾樣調料:鹽、幹辣椒、花椒、老姜和陳皮。特別是陳皮混同在羊肉之中那清香味,半個世紀以來仍然飄在我的腦海之中。

於是每年冬至到來的時候,我都學著母親用蘿卜燉一大砂鍋的羊肉,邀三五好友,圍坐在炭火爐旁,邊煮邊吃邊喝邊談香辣人生。一是為了迎接這個重要節氣,二是為了滋補驅寒。…

Continue

二毛《媽媽的柴火竈》3

Posted on December 25, 2016 at 9:45pm 0 Comments

稱心如意菜

上世紀60、70年代,在那些缺肉少油的日子裏,我特別喜歡母親做的一道豆芽菜,即酸辣味的“熗炒綠豆芽”,因為爽脆下飯,至今我還常炒這道菜來招待朋友。說來奇怪,我90後的兒子牟蘭島也格外喜歡這款豆芽菜,回家吃飯之前總要打招呼:老漢(爸爸),熗炒個綠豆芽哈!我常想:龜兒子的還算要求不高!

“死歪萬惡,不拆豆芽腳腳”這是一句四川罵人的話,意思是這人很厲害,吃豆芽連根都不掐掉。…

Continue

鮑汁飛:四海美食攬舌下 獨戀家之味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6 at 10:25am 0 Comments

愛好美食的人似乎都有顆不安分的心,飛哥也不例外,從97年便穿越羅布泊,到07年自駕由北至南穿越中國,一路上,美食滲透進每個瞬間,為異鄉的聲色增添了酸甜苦辣的味道。回到家中,把記憶中的美味和內心的向往結合,研發出一道道全新的味道,才是最讓飛哥享受的時刻。

鮑汁飛:四海美食攬舌下 獨戀家之味



人物名片:何偉生,筆名鮑汁飛,人稱飛哥,以資深餐飲顧問、獨立食評人、專欄作家的身份為人熟知。主張美食的烹飪需要尊重當地文化和食材的特性,突出本味。他的私廚家宴是眾多飲食行家趨之若鶩的賞味殿堂。TVB飲食節目《蘇GOOD》客席主持人;暢銷食譜《阿飛正菜傳》作者。…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