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tsames Denken
  • Male
  • KamparPer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ltsames Denken's Friends

  • INGENIUM
  • Bir Tanem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Suyu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未知 非可怕
  • Virunga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Gifts Received

Gift

Seltsames Denke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ltsames Denken'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許競加·麻壇高手

妻子是工作能手,也是個麻壇高手。前幾年,因為忙著玩麻將,沒時間給孩子做飯,饑餓的兒子自己從火爐上端鍋時,由於蒸汽燙了手,將一鍋粥扣在了腳上打那以後,妻子再沒摸過麻將。不知為什麽,多年不賭的妻子又迷上了麻將,每次還總是輸。每到周末,吃過晚飯,連家務活兒也不做,把碗一放就走人。我想,她的老毛病又犯了。面對著重操舊業的妻子,我苦口婆心,但一點兒作用也不起,她還是照玩不誤。她說你不用擔心,我就玩過這一段時間,以後就不玩了。我心說,賭一博的人還有那記性?唉!沒辦法,多年的夫妻了,我還能說什麽呢?一個多月過去了,她還是照玩不誤。一天晚飯後,妻子拎起包又要出門,我實在忍無可忍,一把攔住了她,和她理論了起來。她不但不聽勸,還出言不遜,我伸手打了她一個耳光。妻子很委屈,哭著說:我不是為了玩單位的老科長就要退休了,我和小張都是科長的候選人。讓誰當科長就是高局長一句話的事兒,我聽說高局長很聽他老婆的話,他老婆答應了的事,就十有八九成了。局長老婆喜歡打麻將,我這幾天就是陪她在玩麻將,每次都故意輸些錢,局長老婆天天樂得合不攏嘴。這不,我當科長的事,她已經答應幫我給局長說說了。我怒氣未消地說:你怎麽學會了這些?想…See More
yesterday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劉正權·表親

喜子和六子是表親,屬於那種頭輩親二輩表三輩四輩就拉倒的表親。在農村,像這種不知拉倒了多少回的表親是不大走動的。田間地頭撞見了,頂多親一熱兩句就算完,即便是登門拜訪,也都不當客待。但在小城,在排斥鄉下人的小城,鄉下來的喜子和六子就走得異常親了,好像多個親戚就多點倚仗似的,心里要比平日踏實勁多幾分。親戚在於走動,資金在於流動,不知是哪位好事者將生命在於運動一句名言篡改了。走動一密,金錢上也就難免有個往來,古人尚有千里送鵝一毛一禮輕情義重之說,更別說如今電視上還喋喋不休地誘導人們,今年過節送什麽,送禮還送腦白金呢。喜子結婚沒多久,生了個千金,六子一高興,隨了份大禮,一千元,六子想得簡單,反正咱也結了婚,用不了多久,咱跟媳婦一使勁生上一個崽子,那錢不照樣完壁而歸了。所以喜子閨女喜酒六子喝得很紮實,六子媳婦也吃得挺帶勁,完了還一個人帶回一盒喜之郎喜慶果凍,小城不知啥時興起的規矩,喜酒宴上人手一盒果凍,有點移風易俗的意思,如同鄉下喜酒給客人回籃子,但多為煮熟染紅的雞蛋。誰讓咱們生在禮儀之邦呢,講究個禮尚往來呢。六子跟媳婦使上了老勁,可媳婦肚子還是橫看成嶺側成峰,沒有一點遠近高低各不同的趨勢。六子跟…See More
Sunday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葉琰·住院

工商局辦公室主任小王走出會場,心里不禁暗喜,今天的會開得可真是大快人心矣在會上,全局上下都一致高呼,反對紅色名片,趙局長和錢書記都發了言。並表示如果誰最先違反一定要嚴懲,並追究相關領導的責任。會議結束後,每一個人都在責任狀上面簽了名。小王覺得上級領導的這個舉措,真正的做到了實處,也是想了群眾之所想的。小王的妻子前兩年因單位不景氣而下崗,三口之家就靠小王一個人的工資來過日子。對於像小王這樣的年輕幹部來說,每個月的工資也就剛好基本夠用。如哪個月要收到幾張紅色名片,那小王一家到了下半月就會出現經濟危機了。兩天後小王照常上班,剛到辦公室就聽見兩個女同事在議論,好像說是趙局長的愛人因膽結石開刀而住院了。小王是趙局長一手提拔起來的,如今局長的愛人住院了,小王哪有不去看望的道理。於是小王馬上回家和愛人商量,小兩口一致認為,趙局長對自己這麽好,此時不站出來,更待何時。從醫院回到家里,小王無奈的望了一眼妻子說,我們下半月又要忍受經濟危機的痛苦了。幾天後小王又聽說,錢書記的母親因白內障眼睛動手術住院了。全局上下都知道錢書記是有名的孝子,那幾天一下班他就去醫院陪母親。小王心想,錢書記雖說去年才調到局里來,但…See More
Apr 20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何玲·秋菊打工

仲夏的一天,19歲的香草從南方打工回來了,坐著本田小轎車。小村一下子沸騰了。村民紛紛丟下手中的活,擠到香草院里。小村有史以來首次開進來這麽高級豪華的小轎車。人人都想看這大城市的稀罕物。村中女人秋菊也擠在一堆婆媳中間。日頭斜掛樹梢時,香草坐的本田小轎車在村民驚羨的目光里,一溜煙掀起一股塵土駛走了。秋菊目送著遠行的轎車心也似乎飛向了九霄雲外。人們開始議論:說香草帶回來的餅乾200元一斤呢,說香草脖里戴的那東西在咱村能蓋幢樓,說香草耳朵上戴的那拇指蓋大的圓東西能買一頭牛。有個村民說親眼看見香草給她爹個七萬元的存折。秋菊聽得楞怔怔的。回到家,秋菊神情有些恍惚。喂豬打翻了豬食盆,走路絆了腳後跟。剛才做夢似的見了小轎車,秋菊的精神還沈浸在那金屬光澤里。小轎車讓秋菊第一次大開了眼界。外面的世界咋這麽精彩!!秋菊覺得和香草相比,真是白活了一場,白做了一回女人。在從沒進過校門半輩子連縣城都沒有去過的秋菊的意念里,香草打工的城市該是遍地黃金,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吧!驕陽似火,曠野寂靜。秋菊和男人在鋤地。男人在地那頭,秋菊在地這頭。不知怎麽的,自從秋菊見了香草坐的小轎車,她總看自己男人不順眼,總顯他窩囊。想真…See More
Apr 18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陳蓉·媽媽的心眼

這是多年前的事了,但它卻一直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里。八歲那年的一天,媽媽發現家里沒有白糖了,就拿錢叫我去買白糖。因為沒有零錢,她就把一張百元大鈔給了我,叫我千萬小心,不要弄丟一了。我說了聲:知道了。便接過錢,高高興興地上街去了。我來到一家小商店,把100元錢遞給店主說:叔叔,我買一斤白糖。店主收了錢後,稱了一斤白糖給我,然後找給我8元錢。我說:叔叔,我給你100元,一斤白糖兩元錢,你應該找給我98元才對呀。店主說:你給我的是10元,不是100元。我說:我給你的就是100元。人高馬大的店主不耐煩地把8元錢扔過來,罵道:你小小年紀,竟然耍賴,還不快滾!對於年少的我來說,這種情況已超出了我的思維。於是我只好拿著一斤白糖和8元錢。回到家哭哭啼啼地向媽媽訴說。媽媽說:別哭別哭,你在哪個商店買的白糖?快帶媽媽去。媽媽帶上一斤白糖,跟我一起來到了那家商店。媽媽對店主說:我女兒剛才在你這里買一斤白糖,給了你100元錢,你怎麽才找回8元?店主說:你女兒給我的是10元,不是100元。媽媽說:那100元是我給她的。店主說:你給她100元,並不代表她給我的也是100元。你還是問問你女兒,還有90元到哪去了?我氣…See More
Apr 12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沈烈文·丟失的煙頭

2006年情一人節。這樣的晚上,是會發生點什麽的。當雪狐遇上丟失的煙頭,雪狐就不再是雪狐了。雪狐是我給她取的昵稱,因為我喜歡這個名字。我跟雪狐認識五年了,她在北方,我在南方。我是她忠實的聽眾,她把我當成隱形的知己,無話不說。雪狐喜歡在午夜,在網上遊蕩,漫無目的。情一人節的晚上,下了雪。雪狐發給我一條信息:情一人節快樂,獵人。我說,獵人是誰?獵人可從來都是狐貍的天敵呀。雪狐說,我說的那個獵人是一個不會打獵的獵人,你遇到過一個不會打獵的獵人嗎?雪狐發給我這條信息之後,丟失的煙頭就出現在雪狐的Q Q里。我所知道的關於丟失的煙頭的一切都是雪狐第二天告訴我的。老實說,我一看到雪狐發過來丟失的煙頭這個網名時,就對這個網名很感興趣。丟失的煙頭,應該是個男孩子,雪狐發給我第一條信息。…See More
Mar 27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王虹蓮·母親的《鎖麟囊》

那年,她得了很嚴重的抑郁症。也許是工作壓力太大了吧?讀完了博士,又從國外鍍了金,她卻沒有很好的前程,在公司里遭受到排擠。於是她整夜失眠,或者,乾脆想自一殺,與這個世界說再見一直是她心里的念頭。她知道,許多大師都是嚴重的抑郁症,海明威、川端康成,他們都自殺了,前些天,她還聽說了一個中央電視臺的著名主持人也是這種病,看了好幾年了。其實是一種精神世界的折磨和挣扎,如果不是念著母親,她真的就去了。母親撫養她實在是不容易父親有了外遇,母親那時又沒有工作,一個人糊火柴盒供她上學,她讀到博士,是母親一分錢一分錢供出來的,她想給母親一個最好的回報,但是卻越來越抑郁,她給了母親經濟上的回報,精神上卻還依賴著母親。母親文化不高,喜歡聽單田芳的評書,那卻是她不喜歡的,她不喜歡單田芳,挺粗的嗓子說:話說什麽什麽,她覺得那是下里巴人一愛一聽的東西,她寧願一個人選擇沈默地呆著。有一天黃昏,她還是一個人發呆,看著外面的天空,暮色沈沈,天好像要下雨了吧。她就突然又聽到了單田芳的評書,在這寂靜的黃昏里,那評書更顯得沙啞吵鬧,她斯底里地嚷了一句,你能不能不聽這種東西?聲音馬上就沒有了,以後幾天的黃昏也是沈靜的,死了一樣的…See More
Mar 24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詠柏·不能叫你的名字

山子和秀水是同學。秀水與山子都是情竇初開的十六七歲。這天,學校搞勞動,全校學生都在後山撿茶籽。秀水與山子,一前一後,隔得並不遠。秀水撿茶籽撿得很認真。秀水將一粒粒飽滿的茶籽裝進書包里,不一會兒,書包就變得沈重起來。忽然,一陣輕微的悉嗦聲從前面傳來,悉嗦聲驚動了膽小的秀水。擡頭一望,一條綠色小蛇正慢悠悠地向她遊來。喂!你,快來秀水嚇得要命,衝身後的山子喊。山子頭也不擡。喂!你快來呀,這兒有一條蛇。是一條毒蛇。秀水急死了,以為山子沒聽見,便提高了嗓音。小蛇依然緩慢地向秀水這邊移動,山子依然埋頭撿茶籽。喂!喂!我叫你你沒聽見嗎?你再不來,它就要咬著我了。秀水又氣又急,一動也不敢動,平時對他的好感,此刻已經蕩然無存。小蛇離秀水只有不足兩米的距離了。秀水嚇得直抖腳,淚水盈一滿了眼眶。山子終於過來了,拿根樹枝三下兩下就把小蛇趕走了。秀水重重地舒了口氣。這時,山子走到秀水面前,說:秀水,我想告訴你,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我叫山子。你知道嗎,叫別人的名字是對別人最起碼的尊重。對不起,山子,可我不是故意的。秀水猶豫了一下,說:山子,你誤會我了,從小爹爹就告訴我,蛇是靈物,有記一性一。不管什麽時候,碰見了蛇…See More
Mar 21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廖鈞·老爺車

關廠長要去洽談一筆大生意,十萬火急,刻不容緩!上班的時候,他把那個黑色大公文包往桌上一放,還沒坐穩,便吩咐我:快,備車!我下樓去了,找到開車的王師傅,王師傅說:車有一毛一病正在修。我問他什麽時候能修好?他說這很難講,也許一兩個鐘頭,也許一天半天,也許修不好要送修理廠。這可是個麻煩事,把廠長的大生意耽誤了怎麽得了?王師傅說,要是著急就別等了,找別的車去吧!回到辦公室里,我跟廠長說:車一時半刻修不好,王師傅讓我們找別的車去。廠門口有公共汽車,坐三個站就到了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關廠長打斷了,只見他沈下臉來,嘴里吐出兩個字:笑話!是啊,堂堂一廠之長,讓他去擠公共汽車,是有些掉價。那麽,就打的去吧!關廠長不再搭話,讓我通知下面快修,修好出車。不料那車卻是一身帶病的老爺車,王師傅和修理工在那里忙得一頭大汗,卻總也修不好。我竄上竄下一次又一次去察看進度催促快修。到了下午下班的時候,還是出不了車!關廠長十分氣惱,挾起那個黑色大公文包慢悠悠地踱下樓來,一邊走一邊嘀咕:這該死的老爺車,遲早要讓它誤了大事!等有了錢無論如何得換一輛新的。See More
Mar 15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楓·耍一回“流氓”

下夜班回家的路上,看到兩名鬼鬼祟祟的男青年跟在一位女青年的後面,憑我的經驗斷定,這兩個家夥想做壞事。可那位姑一娘一卻渾然不知,車子還是騎得不緊不慢。再往前面,有一段路沒有路燈,他們一定會選擇在那里下手。我有心管這個閑事,但看看自己身單力薄的樣子,真擔心會把戶口本給銷了;要是不管吧,良心上又過不去,畢竟咱還是受人尊敬為人師表的人民教師呢。沒有時間再考慮了,馬上就要進入危險區了。我決定智齲我緊蹬了幾步,超過了前面那兩個男青年,對那個女青年大喊,小麗,等等我。那個女青年回頭看了我一眼,又繼續走她的路。我趕上了她。她戴著口罩,看不清她的臉。我又說,你別不理我,你聽我解釋呀!因為這回我是在她的旁邊說的,說完話又緊緊盯著她。這下她害怕了,車子騎得快多了。我往後看看,那兩個男青年也快趕上來了,我忙說,有事到咱家說,別回一娘一家呀。咱爸一媽歲數這麽大了,別讓他們跟著生氣。前面是我哥家,咱們先到那兒呆會兒。說這話的時候,那兩個青年騎車過去了。那個姑一娘一把我當流一氓,把那兩個男青年當救星了,緊跟著他們。我心里直哆嗦,但還得絮絮叨叨地胡說八道。一會兒,那兩個人騎車折回去了。我心想,好事兒做到底了,趕緊開路…See More
Mar 10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旅美小卷》河邊的故事

有一位法國哲人為人道主義下的定義最好。他說:“一個人於河中快淹死,一百個人跳入河中相救,這一百個人也許會因而淹死;而仍救不上那個人來。以一百比一,是件不理智的行動,我們把這種行動叫做人道主義。因為救的不是那個‘一’,而是救的那個‘人’。”這種人道主義的昂揚,是人類文明一大進程。由於人道主義的出現,率獸食人的社會才絕跡於人間。由於人道主義的覺醒,以人祭天的犧牲才消弭於人世。我們在讀司維福特的大文一個建議時,才會感覺出他原是駭世之筆。司維福特建議英國把街上的孩子當牛羊一樣殺掉,論斤成堆去賣,一則可以整頓市容,二則可以饜足胃口。…See More
Mar 3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旅美小卷》哈德遜劇院

到過紐約的外邦人,差不多全知道哈德遜劇院。其實哈德遜劇院卻並不在紐約,而是在過了河的紐澤西州。紐約是不準演脫衣舞的。紐澤西則準許上演。我要求我的同學帶我到看脫衣舞的地方去。他沒有辦法,只有開著他的破車過河前往。他已好幾年不到這里來了。所以路途也很陌生,加油時問一問汽車工,車工作了個鬼臉,借火時又問了一個酒鬼,酒鬼則報以白眼。我的朋友似乎是無可奈何陪我去,只覺得要參觀他們美國,而又提出了要求,不好意思不陪我。而我呢,則是很興奮,很好奇,在猜想,在揣測。慢慢汽車駛進了一個小城,街上竟清靜得連一個人也看不見,連一輛汽車也沒有,遠遠望見一排淺藍路燈的盡頭,有紅的霓虹燈廣告,“滑稽戲”。我興奮得問長問短,朋友說:“你看看就明白了。”到門口時候,我反而遲疑了。像有些罪惡感似的。但是,自己卻有的是理由:“既來美國,為甚麽不到處看看呢。”我想這個理由很勉強,因為美國著名而又有趣的地方,不勝枚舉,列出多少個地方來也不至於輪到哈德遜劇院。但是,就像有甚麽內在的呼喚似的,使我有迫不及待的想看的感覺。我到門口買票時,吃了一驚。票價尚不及一個頭輪電影,這又是周末,何以有這樣便宜。我與同學進去後,又吃了一驚,園子…See More
Mar 2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蔣廷松·吹吹拍拍

一天,我陪鄉長到縣城找西郭局長辦事。到西郭局長家時,他兒子小西郭也在,這小西郭是前不久被西郭局長安排到咱芳塘鄉工作的。西郭局長見我們上門,遞煙、敬茶、讓坐,挺熱情。小西郭呢,望著我們便是傻乎乎地笑。我們與西郭局長談話時,小西郭便小心翼翼地往鄉長的臉上呼一呼地吹氣。我想,他大約是在替鄉長吹灰塵吧。我想,這小子雖然不大聰明,但能替鄉長吹吹灰塵,還是算他聰明的。不料,我想錯了!開始,鄉長也是以為小西郭為他吹灰塵,他沒在意,但小西郭接二連三地這麽吹,終於使鄉長覺得不對勁,便漸漸皺起了眉頭,但礙於西郭局長在場,忍著沒有發作。這情形讓西郭局長瞧見了,他忙向兒子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吹了。小西郭見父親使眼色,以為父親嫌他吹得不夠用力,便更加使勁地往鄉長臉上呼一呼呼地吹了起來。西郭局長見此,心里一急,一跺腳,用巴掌往自己屁一股上用力一拍,接連嘖嘖暗暗叫苦。小西郭見父親拍了屁一股,覺得自己只吹不拍沒做到家,便揚起巴掌往鄉長屁一股上使勁一拍,啪的一聲,直痛得鄉長驚叫起來。鄉長終於怒而忘形,也顧不得西郭局長的面子了,瞪起眼睛向小西郭吼叫起來:喂,你這樣是幹啥呀?小西郭傻乎乎地笑道:嘻嘻,我爸反復訓導說,要想混個…See More
Mar 1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旅美小卷》智者的旅棧

有個最好的朋友,最近來信報告他的近況:“我最近改了職業,在一個幼稚園當事務,其實是看房子。我很欣賞這個職業,可以有些空閑,多唸些書,等於留學。近來作了一篇論文,是在美國哲學評論上發表的,寄上一份,請多指正。”我在燈下很快的讀了他的這篇論文,使我想起許多往事。在臺北住了四五年,交到的談書的朋友只這麽一位。他總是陰天下雨前後,騎了一輛除了鈴不會響,各種零件全響的自行車,到我的小屋來聊天。照例是他坐在沙發上,我躺在床上;我是亂說,他是不亂聽,但總是忘了已到深夜,我們依然在談。吃飯的時候,我們就坐下來吃,主人都吃完了半小時,這位客人依然吃不完,如姐的解釋是他吃的慢;但他自己的思考比較週密,他總是補充說,除了吃的慢以外,也是吃的多。這樣一位朋友,把吃飯的時間都考慮得這樣週密,當然對任何問題都能分析的非常清楚,在他的眼光中,一句話有一句話的定義,把這句話的定義詳細弄清楚,可以減少許多無謂的麻煩。因此,他選了一件幼稚園工友的職業,他的理由是這種職業就等於留學。他這種看法,如果是我在臺北的時候聽見,一定與他打起來。可是,我已在美國的文化都城住了一年半,到世界的學術燈塔普林斯敦,巡禮了一週以後,我才感覺…See More
Feb 13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旅美小卷》惆悵的夕陽

我最愛聽京戲,如姐更是個戲迷,她常來信抱怨說:連一個長班唱戲的都沒有了。唱的人們想振作一番,愛的人們也想振作一番,似乎全無濟於事。我看到這種消息比任何事全不高興。去紐約中國城,忽然聽到余叔巖的唱片,竟至泫然而涕。我回信給她說,挽救京戲,恐是不太有希望的事。因為它不能離時代而生存,它必受時代的影響。不僅京戲是如此,在美國也有同類的情形。比如,最近美國第一個大馬戲團即散班了。原因很簡單,競爭不過電視與電影。我記得小時候讀馬克吐溫的書,知道這位不世出的奇才,幼時的唯一誌願是當馬戲團的大力士。可見馬戲團在當年對美國人的影響,在生活中竟占一多麽重要的部分。而現在的美國孩提,似乎均崇拜電視與電影上的人物,對馬戲幾乎不知為何物了。這是時代的生活方式所決定的東西,昔時美國,馬戲班可以在農業社會中遊行各處,走到一個都埠,聚上一兩萬人,就可耍上十天半月。現在如馬戲團到同樣一個都埠來,兩萬觀眾要開來兩萬輛汽車,這兩萬輛汽車何處去停放?沒有地方停車,觀眾就不去了,就在家看電視了。電視上有非洲的雄獅,有北極的白熊,可以盡情欣賞。京戲與這種情形可以說完全一樣。我記得小時候,我們村里唱戲,搭上席棚,鑼鼓喧天,四鄰村…See More
Feb 5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陳之藩《旅美小卷》悠揚的山歌

明末初清,文壇上有兩個人當時很有名,也很怪。一個是把離騷南華史記杜詩西廂水滸等而觀之,評定甲乙的金聖嘆;另一個則是將村婦野人矢口寄興的俗文俗歌予以鄭重整理的馮夢龍。金聖嘆的事跡大家全很熟悉,馮夢龍的事跡則不太為人所知。我記得五六年前讀他所輯或所作的山歌,整整一年期間情感不能平伏,記憶最清的是這一首: 結識私情不要慌,捉著了奸情奴自去當,拚得到官雙膝饅頭跪下從實說咬釘嚼鐵我偷郎。 記得我當時讀到這首山歌時,為之目瞪口呆良久,在書頂上寫上一段小註:我說:“二千年的名教所施出的萬鈞壓力,竟產生這樣一個冷酷的回答。我如生在明朝,身為衛道的儒者,當我聽到這首山歌以後,我一定改一行職業,因為二千年努力建造的行業,成績不過如此,這個行業不會有前途的。”雖然這個名教的大防,殘喘了三百年才開始崩潰,但是由那首山歌的宣告,可以說大局已定了。前些日子我又產生了這種同樣的預感,倒不是在讀馮夢龍的山歌,而是讀紐約時報轉載波蘭共產黨員登在共產黨報上的一首詩,譯出來應該是這樣:…See More
Jan 28

Seltsames Denken's Blog

許競加·麻壇高手

Posted on April 20, 2019 at 4:34pm 0 Comments

妻子是工作能手,也是個麻壇高手。前幾年,因為忙著玩麻將,沒時間給孩子做飯,饑餓的兒子自己從火爐上端鍋時,由於蒸汽燙了手,將一鍋粥扣在了腳上打那以後,妻子再沒摸過麻將。

不知為什麽,多年不賭的妻子又迷上了麻將,每次還總是輸。每到周末,吃過晚飯,連家務活兒也不做,把碗一放就走人。我想,她的老毛病又犯了。

面對著重操舊業的妻子,我苦口婆心,但一點兒作用也不起,她還是照玩不誤。她說你不用擔心,我就玩過這一段時間,以後就不玩了。我心說,賭一博的人還有那記性?唉!沒辦法,多年的夫妻了,我還能說什麽呢?

一個多月過去了,她還是照玩不誤。…

Continue

劉正權·表親

Posted on April 20, 2019 at 4:34pm 0 Comments

喜子和六子是表親,屬於那種頭輩親二輩表三輩四輩就拉倒的表親。在農村,像這種不知拉倒了多少回的表親是不大走動的。田間地頭撞見了,頂多親一熱兩句就算完,即便是登門拜訪,也都不當客待。但在小城,在排斥鄉下人的小城,鄉下來的喜子和六子就走得異常親了,好像多個親戚就多點倚仗似的,心里要比平日踏實勁多幾分。

親戚在於走動,資金在於流動,不知是哪位好事者將生命在於運動一句名言篡改了。

走動一密,金錢上也就難免有個往來,古人尚有千里送鵝一毛一禮輕情義重之說,更別說如今電視上還喋喋不休地誘導人們,今年過節送什麽,送禮還送腦白金呢。…

Continue

葉琰·住院

Posted on April 20, 2019 at 4:33pm 0 Comments

工商局辦公室主任小王走出會場,心里不禁暗喜,今天的會開得可真是大快人心矣在會上,全局上下都一致高呼,反對紅色名片,趙局長和錢書記都發了言。並表示如果誰最先違反一定要嚴懲,並追究相關領導的責任。會議結束後,每一個人都在責任狀上面簽了名。

小王覺得上級領導的這個舉措,真正的做到了實處,也是想了群眾之所想的。小王的妻子前兩年因單位不景氣而下崗,三口之家就靠小王一個人的工資來過日子。對於像小王這樣的年輕幹部來說,每個月的工資也就剛好基本夠用。如哪個月要收到幾張紅色名片,那小王一家到了下半月就會出現經濟危機了。…

Continue

何玲·秋菊打工

Posted on April 17, 2019 at 9:02am 0 Comments

仲夏的一天,19歲的香草從南方打工回來了,坐著本田小轎車。小村一下子沸騰了。村民紛紛丟下手中的活,擠到香草院里。小村有史以來首次開進來這麽高級豪華的小轎車。人人都想看這大城市的稀罕物。村中女人秋菊也擠在一堆婆媳中間。

日頭斜掛樹梢時,香草坐的本田小轎車在村民驚羨的目光里,一溜煙掀起一股塵土駛走了。秋菊目送著遠行的轎車心也似乎飛向了九霄雲外。人們開始議論:說香草帶回來的餅乾200元一斤呢,說香草脖里戴的那東西在咱村能蓋幢樓,說香草耳朵上戴的那拇指蓋大的圓東西能買一頭牛。有個村民說親眼看見香草給她爹個七萬元的存折。秋菊聽得楞怔怔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