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詞過度
  • Male
  • Jarkata
  • Indone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字詞過度'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字詞過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字詞過度's Page

Latest Activity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20)

第二十章·閱讀的第四個層次:主題閱讀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仔細談過關於就同一個主題閱讀兩三本書的問題。我們在前面提到過,在討論某個特定的主題時,牽涉到的往往不只是一本書。我們也一再非正式地提醒過,甚至其他領域中相關的作者與書籍,都與這個特定的主題有關。在作主題閱讀時,第一個要求就是知道:對一個特定的問題來說,所牽涉的絕對不是一本書而已。第二個要求則是:要知道就總的來說,應該讀的是哪些書?第二個要求比第一個要求還難做到。 我們在檢驗這個句子:“與同一個主題相關兩本以上的書”時,困難就出現了。我們所說的“同一個主題”是什麼意思?如果這個主題是單一的歷史時期或事件,就很清楚了,但是在其他的領域中,就很難作這樣清楚的區分。《飄》與《戰爭與和平》都是關於偉大戰爭的小說—但是,兩者相似之處也止於此了。司湯達的《帕瑪修道院》(The Charterhouse of…See More
Jan 30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揚之水:家具史發展史中若干細節的考證——以唐五代兩宋為中心 2

此外一種舁物之具也常稱作床。唐人傳奇《虬髯客傳》曰虬髯客宴李靖、紅拂於中堂,“家人自堂東舁出二十床,各以錦繡帕覆之。既陳,盡去其帕,乃文薄鑰匙耳。”又唐張固《幽閑鼓吹》曰朱崖邀飲楊欽義於中堂,“而陳設寶器圖畫數床,皆殊絕”,“起後皆以贈之。”又《太平廣記》卷一一五引《廣異記·李洽》:山人李洽自都入京,行至灞上,逢吏持帖雲:“追洽。”洽視帖,文字錯亂,不可覆識,謂吏曰:“帖書乃以狼藉。”吏曰:“此是閻羅王帖。”洽聞之悲泣,請吏暫還,與家人別。吏與偕行過市,見諸肆中饋饌,吏視之久,洽問:“君欲食乎?”曰:“然。”乃將錢一千,隨其所欲即買,正得一牀。與吏食畢,甚悅,謂洽曰:“今可速寫《金光明經》,或當得免。”[⑧]這一類舁物之床,或者均為矮足之案。而此中又略略分出食床與茶床。朱慶余《題任處士幽居》:“惜與幽人別,停舟對草堂。湖雲侵臥位,杉露滴茶牀。山月吟詩在,池花覺後香。生涯無一物,誰與讀書糧。”[⑨]詩寫得清簡透明,“湖雲侵臥位,杉露滴茶牀”,更晶瑩得遠離塵囂。而茶床式樣,大約即如遼寧省博物館和台北故宮各藏一幅的《蕭翼賺蘭亭圖》所繪,為長方形的四足小矮床,陸羽《茶經》所雲“具列”,亦此。以…See More
Jan 10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6,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21)

第二十一章·閱讀與心智的成長我們已經完成了在本書一開始時就提出的內容大要。我們已經說明清楚,良好的閱讀基礎在於主動的閱讀。閱讀時越主動,就讀得越好。所謂主動的閱讀,也就是能提出問題來。我們也指出在閱讀任何一本書時該提出什麼樣的問題,以及不同種類的書必須怎樣以不同的方式回答這些問題。 我們也區分並討論了閱讀的四種層次,並說明這四個層次是累積漸進的,前面或較低層次的內容包含在後面較高層次的閱讀裏。接著,我們刻意強調後面較高層次的閱讀,而比較不強調前面較低層次的閱讀。因此,我們特別強調分析閱讀與主題閱讀。因為對大多數的讀者來說,分析閱讀可能是最不熟悉的一種閱讀方式,我們特別花了很長的篇幅來討論,定出規則,並說明應用的方法。不過分析閱讀中的所有規則,只要照最後一章所說的略加調整,就同樣適用於接下來的主題閱讀。…See More
Nov 30,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20)

第二十章·閱讀的第四個層次:主題閱讀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仔細談過關於就同一個主題閱讀兩三本書的問題。我們在前面提到過,在討論某個特定的主題時,牽涉到的往往不只是一本書。我們也一再非正式地提醒過,甚至其他領域中相關的作者與書籍,都與這個特定的主題有關。在作主題閱讀時,第一個要求就是知道:對一個特定的問題來說,所牽涉的絕對不是一本書而已。第二個要求則是:要知道就總的來說,應該讀的是哪些書?第二個要求比第一個要求還難做到。 我們在檢驗這個句子:“與同一個主題相關兩本以上的書”時,困難就出現了。我們所說的“同一個主題”是什麼意思?如果這個主題是單一的歷史時期或事件,就很清楚了,但是在其他的領域中,就很難作這樣清楚的區分。《飄》與《戰爭與和平》都是關於偉大戰爭的小說—但是,兩者相似之處也止於此了。司湯達的《帕瑪修道院》(The Charterhouse of…See More
Nov 29,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19)

第十九·章如何閱讀社會科學社會科學的觀念與術語幾乎滲透了所有我們今天在閱讀的作品中。譬如像現代的新聞記者,不再限定自己只報導事實。只有在報紙頭版出現,簡短的“誰—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發生—何時何地發生”新聞提要,才是以事實為主。一般來說,記者都會將事實加上詮釋、評論、分析,再成為新聞報導。這些詮釋與評論都是來自社會科學的觀念與術語。 這些觀念與術語也影響到當代許多書籍與文章,甚至可以用社會評論來作一個歸類。我們也看到許多文學作品是以這類的主題來寫作的:種族問題、犯罪、執法、貧窮、教育、福利、戰爭與和平、好政府與壞政府。這類文學作品便是向社會科學借用了思想意識與語言。…See More
Nov 28,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18)

第十八章·如何閱讀哲學書小孩常會問些偉大的問題:“為什麼會有人類?”、“貓為什麼會那樣做?”、“這世界最初名叫什麼?”、“上帝創造世界的理由是什麼?”這些話從孩子的口中冒出來,就算不是智慧,至少也是在尋找智慧。根據亞裏士多德的說法,哲學來自懷疑。那必然是從孩提時代就開始的疑問,只是大多數人的疑惑也就止於孩提時代。 孩子是天生的發問者。並不是因為他提出的問題很多,而是那些問題的特質,使他與成人有所區別。成人並沒有失去好奇心,好奇心似乎是人類的天生特質,但是他們的好奇心在性質上有了轉化。他們想要知道事情是否如此,而非為什麼如此。但是孩子的問題並不限於百科全書中能解答的問題。 從托兒所到大學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使孩子的問題消失了?或是使孩子變成一個比較呆板的成人,對於事實的真相不再好奇?我們的頭腦不再被好問題所刺激,也就不能理解與欣賞最好的答案的價值。要知道答案其實很容易。但是要發展出不斷追根究底的心態,提出真正有深度的問題—這又是另一回事了。…See More
Nov 23,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17)

第十七章·如何閱讀科學與數學這一章的標題可能會讓你誤解。我們並不打算給你有關閱讀任何一種科學與數學的建議。我們只限定自己討論兩種形式的書:一種是在我們傳統中,偉大的科學與數學的經典之作。另一種則是現代科普著作。我們所談的往往也適用於閱讀一些主題深奧又特定的研究論文,但是我們不能幫助你閱讀這類文章。原因有兩個,第一個很簡單,我們沒有資格這麼做。 第二個則是:直到大約19世紀末,主要的科學著作都是給門外漢寫的。這些作者—像伽利略、牛頓與達爾文—並不反對他們領域中的專家來閱讀,事實上,他們也希望接觸到這樣的讀者。但在那個時代,愛因斯坦所說的“科學的快樂童年時代”,科學專業的制度還沒有建立起來。聰明又能閱讀的人閱讀科學書就跟閱讀歷史或哲學一樣,中間沒有艱困與速度的差距,也沒有不能克服的障礙。當代的科學著作,並沒有明顯表示出要忽視一般讀者或門外漢。不過大多數現代科學著作並不關心門外漢讀者的想法,甚至也不想嘗試讓這樣的讀者理解。…See More
Nov 20,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16)

第十六章·如何閱讀歷史書 “歷史”就跟“詩”一樣,含有多重意義。為了要讓這一章對你有幫助,我們一定要跟你對這兩個字達成共識—也就是說我們是如何運用這兩個字的。 首先,就事實而言的歷史(history as fact)與就書寫記錄而言的歷史(history as a written record of the tacts)是不同的。顯然,在這裏我們要用的是後者的概念,因為我們談的是“閱讀”,而事實是無法閱讀的。所謂歷史書有很多種書寫記錄的方式。收集特定事件或時期的相關資料,可以稱作那個時期或事件的歷史。口頭采訪當事人的口述記錄,或是收集這類的口述記錄,也可以稱作那個事件或那些參與者的歷史。另外一些出發點相當不同的作品,像是個人日記或是信件收集,也可以整理成一個時代的歷史。歷史這兩個字可以用在,也真的運用在幾乎各種針對某一段時間,或讀者感興趣的事件上所寫的讀物。…See More
Nov 13,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15)

第十五章·閱讀故事、戲劇與詩的一些建議在前一章裏,我們已經談過閱讀想像文學的一般規則,同樣也適用於更廣義的各種想像文學—小說、故事,無論是散文或詩的寫法(包括史詩);戲劇,不論是悲劇、喜劇或不悲不喜;抒情詩,無論長短或復雜程度。 這些一般規則運用在不同的想像文學作品時,就要作一些調整。在這一章裏,我們會提供一些調整的建議。我們會特別談到閱讀故事、戲劇、抒情詩的規則,還會包括閱讀史詩及偉大的希臘悲劇時,特殊問題的註意事項。 在開始之前,必須再提一下前面已經提過的閱讀一本書的四個問題。這四個問題是主動又有要求的讀者一定會對一本書提出來的問題,在閱讀想像文學作品時也要提出這些問題來。…See More
Nov 7,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14)

第十四章·如何閱讀想像文學到目前為止,本書已經討論的只是大部分人閱讀的一半而已。不過,這恐怕也是廣義的估算。或許一般人真正花時間閱讀的只是報紙與雜誌,以及與個人工作有關的讀物。就以書籍來說,我們讀的小說也多於非小說。而在非小說的領域中,像報章雜誌,與當代重大新聞有關的議題最受歡迎。 我們在前面所設定的規則並不是在欺騙你。在討論細節之前,我們說明過,我們必須將範圍限制在嚴肅的非小說類中。如果同時解說想像文學與論說性作品,會造成困擾。但是現在我們不能再忽略這一類型的作品了。 在開始之前,我們要先談一個有點奇怪的矛盾說法。閱讀想像文學的問題比閱讀論說性作品的問題更為困難。然而,比起閱讀科學、哲學、政治、經濟與歷史,一般人卻似乎更廣泛地擁有閱讀文學的技巧。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See More
Oct 25, 2016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13)

第十三章·如何閱讀實用型的書 在任何藝術或實務的領域中,有些規則太通用這一點是很令人掃興的。越通用的規則就越少,這算是一個好處。而越通用的規則,也越容易理解—容易學會與使用這些規則。但是,說實在的,當你置身錯綜復雜的實際情況,想要援用一些規則的時候,你也會發現越通用的規則離題越遠。 我們前面談過分析閱讀的規則,一般來說是適用於論說性的作品—也就是說任何一種傳達知識的書。但是你不能只用一般通用的方法來讀任何一本書。你可能讀這本書那本書,或是任何一種特殊主題的書,可能是歷史、數學、政治論文或科學研究,或是哲學及神學理論,因此,在運用以下這些規則時,你一定要有彈性,並能隨時調整。幸運的是,當你開始運用這些規則時,你會慢慢感覺到這些規則是如何在不同的讀物上發揮作用。…See More
Oct 22, 2016

字詞過度's Blog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20)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7 at 8:03pm 0 Comments

第二十章·閱讀的第四個層次:主題閱讀

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仔細談過關於就同一個主題閱讀兩三本書的問題。我們在前面提到過,在討論某個特定的主題時,牽涉到的往往不只是一本書。我們也一再非正式地提醒過,甚至其他領域中相關的作者與書籍,都與這個特定的主題有關。在作主題閱讀時,第一個要求就是知道:對一個特定的問題來說,所牽涉的絕對不是一本書而已。第二個要求則是:要知道就總的來說,應該讀的是哪些書?第二個要求比第一個要求還難做到。



我們在檢驗這個句子:“與同一個主題相關兩本以上的書”時,困難就出現了。我們所說的“同一個主題”是什麼意思?如果這個主題是單一的歷史時期或事件,就很清楚了,但是在其他的領域中,就很難作這樣清楚的區分。《飄》與《戰爭與和平》都是關於偉大戰爭的小說—但是,兩者相似之處也止於此了。司湯達的《帕瑪修道院》(The…

Continue

艾德勒·《如何閱讀一本書》(19)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7 at 8:02pm 0 Comments

第十九·章如何閱讀社會科學

社會科學的觀念與術語幾乎滲透了所有我們今天在閱讀的作品中。

譬如像現代的新聞記者,不再限定自己只報導事實。只有在報紙頭版出現,簡短的“誰—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發生—何時何地發生”新聞提要,才是以事實為主。一般來說,記者都會將事實加上詮釋、評論、分析,再成為新聞報導。這些詮釋與評論都是來自社會科學的觀念與術語。



這些觀念與術語也影響到當代許多書籍與文章,甚至可以用社會評論來作一個歸類。我們也看到許多文學作品是以這類的主題來寫作的:種族問題、犯罪、執法、貧窮、教育、福利、戰爭與和平、好政府與壞政府。這類文學作品便是向社會科學借用了思想意識與語言。…



Continue

揚之水:家具史發展史中若干細節的考證——以唐五代兩宋為中心 2

Posted on January 8, 2017 at 8:00am 0 Comments

此外一種舁物之具也常稱作床。唐人傳奇《虬髯客傳》曰虬髯客宴李靖、紅拂於中堂,“家人自堂東舁出二十床,各以錦繡帕覆之。既陳,盡去其帕,乃文薄鑰匙耳。”又唐張固《幽閑鼓吹》曰朱崖邀飲楊欽義於中堂,“而陳設寶器圖畫數床,皆殊絕”,“起後皆以贈之。”又《太平廣記》卷一一五引《廣異記·李洽》:山人李洽自都入京,行至灞上,逢吏持帖雲:“追洽。”洽視帖,文字錯亂,不可覆識,謂吏曰:“帖書乃以狼藉。”吏曰:“此是閻羅王帖。”洽聞之悲泣,請吏暫還,與家人別。吏與偕行過市,見諸肆中饋饌,吏視之久,洽問:“君欲食乎?”曰:“然。”乃將錢一千,隨其所欲即買,正得一牀。與吏食畢,甚悅,謂洽曰:“今可速寫《金光明經》,或當得免。”[⑧]這一類舁物之床,或者均為矮足之案。而此中又略略分出食床與茶床。朱慶余《題任處士幽居》:“惜與幽人別,停舟對草堂。湖雲侵臥位,杉露滴茶牀。山月吟詩在,池花覺後香。生涯無一物,誰與讀書糧。”…

Continue

章詒和:何必“跨疆域” 上

Posted on December 26, 2016 at 9:13am 0 Comments

——2005 香港國際書展“名作家論壇”發言稿



我是平頭百姓,體制內職員,拿退休金老婦,不是作家。我的專業是手眼身法步,唱念做打舞,不懂文學和文學理論。我寫的東西很不像樣。我今天站在這裏,不過是講兩句心裏話。…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