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il
  • Chisinau
  • Moldova, Republic of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opil's Friends

  • Sindumin
  • Crna Gor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未知 非可怕
  • 瑪琳娜
  • Virunga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Dramedy
  • se.gamat

Gifts Received

Gift

Copil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pil's Page

Latest Activit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光與靜默》三·美

我是心情的向導。我是靈魂的佳釀。我是心靈的美食。 我是一朵玫瑰花:白日裏張開我的心扉,讓姑娘把我采去,親吻我,將我置於她的胸前。 我是幸福之家。我是歡樂泉源。我是輕松起點。 我是靚女的柔潤微笑,小夥子看見我將疲憊忘懷,生命變成展示甜滋夢想的舞臺。 我是詩人的啟示者。我是畫家的引路人。我是音樂家的導師。 我是嬰兒眼中的一瞥,慈母見之必頂禮膜拜,連聲贊美上帝。 我把夏娃的胴體展示給亞當,使得亞當成了奴隸。我把身段展示給蘇萊曼,使蘇萊曼變成了哲理詩人。 我沖希拉娜微笑,她便充滿誘惑之力。我給克婁巴特拉戴上王冠,溫情立即彌漫尼羅河谷。 我就像時光,今天建設,明日毀壞。我令人活,又令人死。 我比紫羅蘭花的嘆息溫和。我比暴風強烈。 眾人們,我就是真理——我是真理;這一點不為你們所知。 See More
Sunda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和平感染》

一枝開花的樹枝同它鄰近的丫枝說:"這是沈悶而空虛的一天。"那鄰近的丫枝答道:"這日子確實是空虛而又沈悶。" 此刻有一隻麻雀躲到一枝丫枝上來了,接著又有一隻躲到鄰近的一枝上。 有一隻麻雀嘰嘰喳喳地說:"我的伴侶離開我了。" 另一隻麻雀大聲叫道:"我的伴侶也走了,她不會回來了。我才不在乎哩!"這兩隻麻雀開始啁啾對話和互相對罵,不久它們就打起架來,在空中發出刺耳的聲音。 突然,又有兩隻麻雀從天空中滑翔而下,它們悄悄地坐在這兩隻不安分的麻雀身旁。於是就有了安寧,有了和平。 這四隻麻雀成雙捉對地一起飛走了。 於是開花樹枝對它鄰近丫枝說:"那是聲音的一番大轉折。"鄰近的丫技答道:"你願意管它叫什麽就叫它什麽吧,如今倒是和平而又寬敞了。在我看來,如果在上空的和平相處,那末,住在下界的就也會和平相處了。你可願意在風中搖曳得稍稍靠攏我一點兒嗎?"開花的樹枝說:"啊,為了和平的緣故,在春天逝去之前,也許可能的吧。" 於是它乘著強勁的春風正搖曳它自身,便擁抱那鄰近的丫技。  Peace Contagious One branch in bloom said to his neighbouring…See More
Frida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七十歲》

青年詩人對公爵夫人說:"我愛你。"公爵夫人答道:"我也愛你,我的孩子。" "然而我不是你的孩子。我是個男子漢,而且我愛你。" 公爵夫人說:"我是我的子女的母親;我的子女又是他們的子女的父母;我的一個孫子,年紀比你還大哩。" 詩人道:"然而我愛你。" 不久以後,公爵夫人死了。但是,在公爵夫人的最後一口氣被大地的呼吸容納之前,她在內心深處說道:"我的親愛的,我的唯一的孩子,我的青年詩人啊,將來有朝一日也許我們會重新見面的,而我也不是七十歲。" Seventy The poet youth said to the princess, "I love you." And the princess answered, "And I love you too, my child." "But I am not your child. I am a man and I love you." And she said, "I am the mother of sons and daughters, and they are fathers and mothers of sons and…See More
Nov 2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影子》

六月裏的一天,青草對榆樹的影子說:"你左右搖晃得過於頻繁了,你擾亂了我的安靜。" 影子答道:"不是我,不是我。朝天空看吧。有一棵樹,在太陽和大地之間,在風中左右搖晃著哩。" 青草便擡起頭來,第一次看到了那榆樹。青草在心中忖思:"哎,瞧瞧,有一棵比我還大的青草哩。" 於是青草就默不作聲了。 The Shadow Upon a June day the grass said to the shadow of an elm tree, "You move to right and left over-often, and you disturb my peace." And the shadow answered and said, "Not I, not I. Look skyward. There is a tree that moves in the wind to the east and to the west, between the sun and the earth." And the grass looked up, and for the first time…See More
Nov 27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尋神》

兩個人在山谷裏行走,其中一人遙指山腰說道:"你看見了那隱遁的庵舍嗎?那兒住著一個人,他同世界隔絕已經好久好久了。他對塵世一無所求,他只是一味的尋神。" 另一個人說道:她是不會找到神的,除非他離開他的隱遁庵舍。拋棄他的離群索居,回到我們的世界上來,與我們同甘共苦,在婚筵上和我們一同跳舞,同圍著死者的棺材痛哭的人們一起痛哭。" 第一個人從心底裏被他說服了,可他雖然心服,還是回答道:"你所說的話我都同意,然而我相信那隱士是個善良的人。一個善良的人遺世獨立,較之那末一些人的偽善虛情,倒是更有益於人世,這難道不好嗎?" Finding God Two men were walking in the valley, and one man pointed with his finger toward the mountain side, and said, "See you that hermitage? There lives a man who has long divorced the world. He seeks but after God, and naught else upon…See More
Nov 2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大河》

在大河奔流的卡迪沙流域,兩條小溪相會交談。 一條小溪說:"我的朋友,你怎麽流過來的,你流過的途徑如何?"另一條小溪答道:"我的途徑是最難走的了。磨坊的水輪壞死了,經常把我從渠道裏引導到他的農作物那兒去的農民死了。我排除著人們的汙穢,掙扎著流將下來;那些人啥也不幹,只是懶洋洋地曬太陽。不過,我的兄弟,你流過的途徑又如何呢?"第一條小溪答道:"我的途徑截然不同。我從山上芬芳花卉和靦腆楊柳之間流將下來,男男女女用銀杯喝水,小孩兒們用玫瑰紅的小腳在溪邊戲水,我的周圍都是歡笑聲,還有甜蜜的歌聲,你的途徑竟那本不愉快,真是遺憾。" 這時候,大河用洪亮的聲音說道:"流進來吧,流進來吧,咱們要奔流到海裏。流進來吧,流進來吧,別多言多語了。現在跟我合流吧。咱們要奔流到海裏。流進來吧,流進來吧,因為你們一進人我的河床,就會把你們的流浪忘掉了,不論它是苦是樂。流進來吧,流進來吧。一旦咱們到達咱們的母親——大海——的心裏,你們和我就會把咱們流過的途徑都忘掉了。" The River In the valley of Kadisha where the mighty river flows, two…See More
Nov 23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另一個流浪者》

有一次,我遇到了另一個流浪者。他也有點兒瘋瘋癲癲的,他對我如是說:"我是一個流浪者。我時常覺得,我行走於塵世林儒之間。因為我的腦袋同地面的距離較之他們的腦袋同地面的距離,還要高出一百英尺光景,所以我的腦袋創造出更高更自由的思想。 "然而,說實在的,我並不是行走在他們之間,而是行走在他們之上,他們所能見的,不過是我在他們的開闊的田野裏留下的足印而已。 "我時常聽到他們在討論我的足印,為我的足印的形狀和大小而爭論不休。因為有些人說:那些是遠古時期猛象在大地上浪遊的腳印。而另外一些人說:非也,那些是隕石從遙遠星球上落到地面上的遺跡。"然而,我的朋友,你卻完全明白,它們不過是一個流浪者的足印罷了。" The Other Wanderer Once on a time I met another man of the roads. He too was a little mad, and thus spoke to me: "I am a wanderer. Oftentimes it seems that I walk the earth among pygmies. And because…See More
Nov 2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兩個獵人》

五月裏的一天,歡樂和哀愁在湖邊相遇。她們互相招呼,在靠近湖水的地方坐下談話。 歡樂談到大地上的美麗事物,談到山間林中日常生活的奇趣,談到早晨和黃昏聽見的歌聲。 接著是哀愁說話,歡樂所說的種種她都同意;因為哀愁懂得光陰的魔力以及此中的美麗。 哀愁說到五月的田野和山間景象時,她也是滔滔不絕的。 歡樂和哀愁一起談了好久,她們對她們所見識到的一切事物,觀點都是一致的。 卻說這時在湖水那一邊走過兩個獵人。獵人越過湖水遙望,其中一人說:"我不知道這兩個人是誰。"第二個獵人道:"你說是兩個人?我只看見一個人嘛。" 第一個獵人說:"確實有兩個人。"第二個獵人道:"我看得見的,只有一個人;湖裏也只有一個人的倒影。" "不,有兩個人,"第一個獵人道:"平靜湖水裏也是兩個人的倒影。" 可是第二個獵人又說:我只看見一個人。"第一個獵人又道:"可是我明明白白看見兩個人。" 直至今日,第二個獵人說第一個獵人眼花了,看一物而見兩形,而第一個獵人則說道:"我的朋友是多少有點兒盲目的。" The Two Hunters Upon a day in May, Joy and Sorrow met beside a…See More
Nov 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鯨魚與蝴蝶》

一天黃昏,一個男子和一個婦女不期而遇地同坐一輛驛站馬車旅行。他們以前見過面。 那男子是個詩人,他坐在那婦女的身邊,設法講故事給她消遣,有的故事是他自己創作的,有的可不是。 然而,就在他講著故事的時候,那位夫人竟睡著了。接著,馬車突然晃蕩,那位夫人醒了,她說:"我真欣賞你所描摹的約拿和鯨魚的故事。" 詩人接口道:"然而,夫人,我剛才在講給你聽的故事是我自己創作的,說的是一隻蝴蝶和一朵白玫瑰花,以及它們怎樣的彼此以禮相待。" The Whale And The Butterfly Once on an evening a man and a woman found themselves together in a stagecoach. They had met before. The man was a poet, and as he sat beside the woman he sought to amuse her with stories, some that were of his own weaving, and some that were not his…See More
Nov 17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光與靜默》二·人分四類

人分四類:第一類人,你一見他便會害怕他;第二類人,你不會怕他,說不定初見之時,還以為他是個弱者。但暫短相處之後,你會認為他是個強者,說不定會被迫怕他;第三類人,你一見他便會怕他,但暫短或長期相處之後,懼意便會從你心靈中消失,說不定會使他感到害怕;第四類人,你一見他便認為他是個弱者,你會使他常常懼怕你。 你始終害怕的第一類人,那是靈與肉俱偉大之人,而且靈魂的偉大與天資聰慧、心力強大緊緊結合在一起,肉體的偉大與機敏的外貌緊緊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其性格全部表露在他的兩眼裏和面容上。 這類莊重嚴肅之人以意誌堅定、莊嚴可怕、機靈警覺、思想敏銳為特點,對事事關心,不乏正確見解。仿佛力量和智慧集之一身,如果你不是他的對手,他便立刻狠撲向你,把你當作弱者,使你不得不怕他。 這類人在四類人中首先進入社會機構領導層,掌握管理大權。他們多半成為掌握實際控製權的人,很少有人成為受控製的人,即使是被領導者。 他們不貪錢財,除非利用錢財加強自己的權勢。也許他們較之他人更正直,因為他們依靠的是自己的力量。他們很少同情弱者;即使對弱者有憐憫表現,也多半從政治目的出發,但不是經常性的。毫無疑問,他們是人類社會中最重要成…See More
Nov 14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光與靜默》2

  十一安德羅瑪克   昨天,幾位朋友對我說:「今晚和我們一道去看由一群女性和桃金娘式的美麗小姐表演的阿拉伯故事吧!」   「什麽故事?」我問。   他們說:   「艾迪蔔·伊斯哈格的《安德羅瑪克的故事》。」   我心想:「多麽離奇的時代呀!它能把許多人認為不能會聚在一起的彼此互不相關的事情集攏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   這使我想到安德羅瑪克,那是一個不幸的女子,她在特洛伊城的永恒悲劇中扮演了一個悲劇角色,從而給荷馬以最佳思想啟示和最美韻律,使他將這位女子作為忠貞愛情的象征載入史詩《伊利亞特》之中。   之後,我想起偉大拉辛的《安德羅瑪克》。我想起那位漂亮女人萊莎,她曾在弗朗西斯喜劇舞臺上,為拉馬丁、維克多·雨果、肖邦和聖·巴福演出過此劇,致使那些藝術大家們忘記了自己的過去和現在,紛紛拜倒在萊莎的面前,簡直就像印度教徒在首神面前頂禮膜拜。   隨之,我又想起艾迪蔔·伊斯哈格——那是一柄日夜熾燃的火炬,尚未燒著周圍的荊棘和枯樹幹便熄滅了。   我想到希臘的那塊舊殖民地梅爾辛。   之後,我想到敘利亞婦女——她們像民族一樣誕生,像孩童一樣生活,像嘆息聲一樣消失。   我想到這些事情……當…See More
Nov 1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光與靜默》一·捲著的報紙

我心愛的女子已經走了, 去了一片遙遠、空曠、荒涼大地,那裏被稱為空虛、遺忘之國。 我心所愛女子,昨天還坐在這個靜悄悄、孤零零的房間裏。她將她那美麗的頭靠在這玫瑰色的柔軟枕頭上,把著這水晶杯,抿了一口摻著香精的醇酒。所有這些都是昨天的事,全是一去不復返的夢。至於今天,我心愛的女子已經走了,去了一片遙遠、空曠、荒涼大地,那裏被稱為空虛、遺忘之國。 我心所愛女子的指印仍顯示在玻璃鏡上。她呼出的香氣仍然洋溢在我的衣褶裏。她那話音迴聲尚未從我家的角落裏消逝。但是,我心所愛女子,卻已遷往遙遠的地方,那裏被稱為遺棄、淡忘之谷。至於她的指印、口香和魂影,則將一直留在這個房間裏,直到明天早晨;到那時,我會打開門窗,讓風神進來,用其狂浪巨流卷走那位美女留給我的一切。 我心所愛女子的畫像,依舊掛在我的床頭邊。她寄給我的情書,仍然放在鑲嵌著瑪瑙、寶石的銀盒子裏;那誘起我想念她的銀盒子,一直用襯著麝香的綢布包著。所有這些都將留在原來的地方,直到晨陽東升。晨光初照之時,我要打開窗子,讓風神進來,將那些東西帶往空無黑暗中去,帶往無聲寂靜居住之地。青年們,我心所愛女子就像你們心所愛的姑娘一樣。那是一位罕見的女性,是神…See More
Nov 7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光與靜默》1 出版說明

19世紀末20世紀初,兩個世紀相交之際,地球上三個古老的國家幾乎在同一時間,湧現出三位文學巨星:中國的魯迅(1881—1936)、印度的泰戈爾(1861—1941)和黎巴嫩的紀伯倫(1883—1931)。這三者的出現不是偶然,而是在東西方文化重心傾斜的巨變中,強烈激蕩而出的「巨擘」。這三位巨星,都身兼有東西方文明的雙重背景,紀伯倫和泰戈爾都有旅居歐美的經歷,留學日本的魯迅某種意義上也感染了西方文明在東洋的折射。這三位的眼光和格局似乎超越了其時代限制,恰好代表了世界三大古老文明在亂世中的憂患。紀伯倫作為世紀交替之時阿拉伯文明中的偉人,腳踏伊斯蘭教、基督教、猶太教三大宗教版圖。他對人與神、靈魂和肉體的發問有其獨到深湛的思考。就如他對自己的名作《先知》的評價:「這是我思考了一千年的書。」 東方與西方、靈魂與肉體、孤獨與覺醒是紀伯倫作品的基本主題,每一個命題都是任何時代任何人都無法逃避的。這也是紀伯倫受到全世界讀者喜愛的原因。紀伯倫的《先知》在美國以英文發表後,立刻在西方社會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很快席卷全球,颳起「紀伯倫風暴」。《先知》被稱為「小聖經」,當時就被譯為56種文字,傳遍了全球。198…See More
Nov 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阿多尼斯(Adonis)《洪水 / 2》

去吧,鴿子,去吧。我們不想要你回來。他們把肉體交給了岩石,而我——我在這裏纏繞於方舟之帆,朝著那最深的極點滑去。我們的洪水是一座不會旋轉的星球,正被毀壞,而古代——在裏面,我們可以聞到那被埋葬的世紀之神。因此,去吧,鴿子,去吧。我們不想要你回來。(韋白譯)See More
Sep 24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阿多尼斯(Adonis)《祖國》

向凋謝於憂郁的面具下的臉,我鞠躬。向我忘卻了淚水的道路,向死去的、綠如雲朵臉上高懸著一片帆的父親,我鞠躬向為了祈禱並擦亮皮鞋(在我的國家,我們全都祈禱並擦亮皮鞋)而被賣掉的一個孩子,向我將饑餓刻於其上的岩石它們是滾動在我眼皮下的閃電和雨,向一座我在流浪中帶走了泥土的房間,我鞠躬。所有這些是我的祖國而不是大馬士革。大馬士革:敘利亞的首都(韋白譯)See More
Sep 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阿多尼斯(Adonis)《對話》

你是誰?你選擇誰,哦,米亥亞?無論你去哪裏,都有上帝和撒旦的深淵一個深淵去了,一個深淵來了。而世界就是選擇。我既不選擇上帝也不選擇撒旦。每一個都是一堵墻。每一個都讓我閉起雙眼。為什麽要讓一堵墻代替另一堵墻呢,何時我的困惑才是發光的困惑,才是全知全能的困惑呢?(韋白譯)See More
Sep 21

Copil's Blog

紀伯倫《和平感染》

Posted on December 3, 2021 at 8:00am 0 Comments

一枝開花的樹枝同它鄰近的丫枝說:"這是沈悶而空虛的一天。"那鄰近的丫枝答道:"這日子確實是空虛而又沈悶。"
 
此刻有一麻雀躲到一枝丫枝上來了,接著又有一躲到鄰近的一枝上。
 …
Continue

紀伯倫《光與靜默》二·人分四類

Posted on November 4, 2021 at 9:30am 0 Comments

人分四類:第一類人,你一見他便會害怕他;第二類人,你不會怕他,說不定初見之時,還以為他是個弱者。但暫短相處之後,你會認為他是個強者,說不定會被迫怕他;第三類人,你一見他便會怕他,但暫短或長期相處之後,懼意便會從你心靈中消失,說不定會使他感到害怕;第四類人,你一見他便認為他是個弱者,你會使他常常懼怕你。 

你始終害怕的第一類人,那是靈與肉俱偉大之人,而且靈魂的偉大與天資聰慧、心力強大緊緊結合在一起,肉體的偉大與機敏的外貌緊緊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其性格全部表露在他的兩眼裏和面容上。 

這類莊重嚴肅之人以意誌堅定、莊嚴可怕、機靈警覺、思想敏銳為特點,對事事關心,不乏正確見解。仿佛力量和智慧集之一身,如果你不是他的對手,他便立刻狠撲向你,把你當作弱者,使你不得不怕他。 …

Continue

紀伯倫《光與靜默》三·美

Posted on November 4, 2021 at 9:30am 0 Comments

我是心情的向導。我是靈魂的佳釀。我是心靈的美食。 

我是一朵玫瑰花:白日裏張開我的心扉,讓姑娘把我采去,親吻我,將我置於她的胸前。 

我是幸福之家。我是歡樂泉源。我是輕松起點。 

我是靚女的柔潤微笑,小夥子看見我將疲憊忘懷,生命變成展示甜滋夢想的舞臺。 

我是詩人的啟示者。我是畫家的引路人。我是音樂家的導師。 

我是嬰兒眼中的一瞥,慈母見之必頂禮膜拜,連聲贊美上帝。 …

Continue

紀伯倫《光與靜默》一·捲著的報紙

Posted on November 4, 2021 at 9:30am 0 Comments

我心愛的女子已經走了, 

去了一片遙遠、空曠、荒涼大地,

那裏被稱為空虛、遺忘之國。

 

我心所愛女子,昨天還坐在這個靜悄悄、孤零零的房間裏。她將她那美麗的頭靠在這玫瑰色的柔軟枕頭上,把著這水晶杯,抿了一口摻著香精的醇酒。所有這些都是昨天的事,全是一去不復返的夢。至於今天,我心愛的女子已經走了,去了一片遙遠、空曠、荒涼大地,那裏被稱為空虛、遺忘之國。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