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il
  • Chisinau
  • Moldova, Republic of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Copil's Friends

  • Sindumin
  • Crna Gor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未知 非可怕
  • 瑪琳娜
  • Virunga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Dramedy
  • se.gamat

Gifts Received

Gift

Copil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pil's Page

Latest Activit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9)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工具化重新擡頭,詩歌在許多時候變成聊天、寫信、留言板、記事、煲粥、罵人,便條、流水賬等日常便器。又一典型案例是余秀華《狗日的王法》,余秀華對中國流派詩歌網副主編王法不滿,衝動為滿口汙穢。“……裝腔作勢的王法,虛情假意的王法/不學無術,鼠目寸光,小肚雞腸/仗勢欺人/狗說,王法是他的同類是狗的恥辱”。即便王法有什麼不是,也不該人身攻訐、潑婦罵街。此事觸及到寫作與接受的倫理,上述文字對於受眾來說,其實也是一種不尊重與侮辱。如果是因為腦部問題,一時失控,賠禮道歉,尚可諒解。如果是在意識清醒情況下,堅持歇斯底里的宣泄,實在有違道德底線。這些年來,從下半身到垃圾派,詩歌塗滿雞巴、陰道色彩,動不動就是穢言粗語,詩歌淪為即插即用的刀槍,即點即燃的火藥,隨招隨到鞭笞,成為性欲、情欲、意淫、窺淫癖的載體和泄洪口,一副下作的工具化面目。正是審美靶場的“位移”,當下的新詩、現代詩,業已玩到“無孔不入”的地步。那麼,在寫作的無限可能與可能無限的接受中,如何葆有相關的底線與上限?筆者多年思考以為,張力可能是最後一道閘門。在品級共同體當中,無可諱言,梯度與級差之間存在著緊張關係,存在著動態的擢升與下…See More
Aug 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8)

代表作《腹語術》,是選擇從意想不到的“腹部發聲”,戲擬現代人的15種話語方式,讓受眾們第一次赤裸裸“觀看”自身古怪的面目,想必有人神經脆弱會轟然頹地。如果說在處女詩集中,她制造一種怪譎的“幽浮文法”,走街串巷,尚能得到部分理解的同情,第3部詩集采用的“逆毛撫摸”方式,簡直就叫人莫可名狀。她的做法是把此前自己的作品剪切下來,打亂重新粘貼,在非“互文性”的意義上回爐生產。她有意打破文字的音形意傳統,轉向“意義色彩學”,把詩句當作色塊,用色彩組裝“圖像”,造成文字、詩句、詞組身首異處,產生遍野暴斃的效果。她希望受眾讀到的是原文本的漿糊、毛邊、手汗與褶皺的組合,而不是原作的意義。這種徹底決絕文本的意圖,一方面為解除長期固有的思維定勢和文字成規探尋可能,另一方面也可能導入自我禁閉的“單身牢房”,造成接受的巨大迷宮。像這樣支離破碎的後現代編碼,恐怕只能作為實驗室的貢品。當“迷宮”版的接受遭到普遍拒斥時,接受能否打開一點“通融”縫隙,讓接受本身的關注度稍稍“領先”於審美企圖;當接受好不容易獲得准入證,或者直接取代審美,接受本身的壽命可能意外地與審美一樣長?一些時候,為遷就、為消費,“書寫”把接受語境…See More
Aug 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7)

趙憲章教授不無憂慮地指出:由此推演,…See More
Jul 2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6)

但似乎每一次跨界玩到盡頭, 都會伴隨另一種“重返”紙面的樣式。2008年夏宇主編的“劃掉詩”專號玩出了新花招。其原則是在任一文本上塗塗抹抹,砍掉絕大多數文字, 然後將少量精心保留的文字,按順序或不按順序做成分行排列。這樣新誕生的文本,可看作是重新被認領、再出發的形式。簡單的像《最遙遠的距離》,只須經過幾分鐘的“隨意”蒸發—— 就變成有模有樣的壓縮餅乾: 離開各種聲音/各個角落的聲音/反叛自己/以癲狂的姿態//走/一趟最遙遠的旅程/不計代價的照見自己 如果上述做的是減法,許水富則做加法,他利用藥單上現成的格式(藥名、用法、數量、注意事項),添加了既作為醫師又作為患者的“自我”診斷處方:在欲望的魅惑下,人無從逃脫虛無主義的病態陷阱。【17】大陸的跨界修辭雖然晚了好幾拍,但2011年還是在深圳出現當代藝術與詩歌聯姻:《詞場》(視界/檔案/談論/聲音),拉開了綜合跨界的序幕。筆者特地趕去參觀,感覺更多是藝術家們在繪畫、雕塑、裝置、影像、聲音等媒介手段方面對語言的“支配”。其中印象較深的有王郁洋的“圖形詩”,張震宇的報紙書寫等鮮明的“混搭”風格。…See More
Jul 2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5)

三.“跨界”大潮里的“攪局”現代詩審美接受主流,盡管存在審醜(審惡、審毒)與祛魅的雙重沖擊,依然於數字化生存的夾縫中迎取加冕儀式——敘事策略的突圍與異質化修辭的興起,順理成章引出了新一輪的聚魅與狂歡,跨界是其中一大要項。以臺灣為例,上世紀八十代開始萌芽“視覺詩”,接著出現詩與攝影、表演、裝置藝術結合,誕生“詩的聲光演出”,期間還問世“錄影詩”“電腦詩”。九十年進一步集文字、圖形、動畫、聲音於一體組合數位詩(電子詩)。詩歌語料、材質發生了質的變化,從文字符號到局部“形異”,再到完整影像,從靜態圖像到三維動感,臺灣的數字化詩歌逐漸成熟為三大種類:有通過超文本的跳接,制造非連續性讀寫,改變單線或循序漸進為“隨意讀取”的“多向詩”;集“文、圖、動、音”於一爐,做成類影視媒體文本,擁有立體“視聽”頻道的多媒體詩;在上述兩類基礎上,全面開放讀者參與文本創作過程,形成多方“接龍”遊戲的“互動詩”,以及近年出現的詩與“微電影”進一步融合的“影像詩”。蘇紹連堪稱數字化詩歌的天王,他在《現代詩的島嶼》《FLASH超文學》網站培育了上百個品種:如《春夜喜雨》、《心在變》、《魚鼓》、《時代》等等,讓人眼界大開…See More
Jul 24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4)

鮑德里亞曾深刻批判符號化世界的擬像遊戲。技術、傳媒、類像、代碼牢牢控制人與社會,事物根本沒有真實與非真實之分。人們被綁架在符號化與數字化的快車上,以為是開往巴比倫的通天塔。人們通過不知真假的想像,把符號本身主體化(能指的自主化),覆蓋到一切領域,最後注定要棲息於沒有起源沒有指涉的多維空間:我們只能模擬狂歡和解放,裝模作樣地加速在同一方向行進,但是,因為一切解放的目的,都已經不知不覺地被甩在我們之後,而我們也因此要為這一切所煩惱與糾纏不清;因為一切成果都在我們之前出現,一切信號、一切形式和一切欲望,也都一齊出現在面前任我們利用。所以,實際上,我們僅僅加速地進入到空虛中。【12】夢亦非對“黑色帝國”的批判,對虛擬世界的反諷,可以看作是對後現代社會的一種袪魅式的“鏡像”反應。在後現代語境,人們愈來愈被技術、傳媒、影像、代碼嚴密控制,心甘情願地浸淫於網絡“以太”,受制於鋪天蓋地的符號同時又與符號聯手合謀。符號既是主宰世界的上帝,又是商品流通的形式。人們消費符號同時也被符號消費著。處在符號的汪洋大海,茫茫無際,人仿佛是被掏空了,除了符號一無所有。失去起源的歷史端點,幻滅於遙遙的地平線,難以分清真…See More
Jul 2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3)

原先,審美與審醜與是一對孿生姐妹。以前一直以審美為美學正宗。現在,與後現代語境並肩著一起來臨的審惡審毒,將在一定程度上填補我們過去所疏忽的接受空白,引起接受大動蕩。或許,在存在的真切體驗中,它更願意保佑認識意義的“本真”與“真實”,追求更高意義的原生與粗鄙。在這個意義上,我們並不希望現代詩接受的胃口因不適應有所萎縮,或退避三舍,繼續停留於古典、精致、細嫩的佳肴上。現代詩的接受胃口,能不能像美國詩人辛普勒所期待的那樣,也能蠕動強大的胃,同時消化月亮、玻璃、塑料和鋼筋混凝土?…See More
Jul 1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2)

如此看來,審毒也成了審惡的一員,審惡加大審醜同盟。近期,有論者比較審惡與審醜的差異,歸納出四點:一是“惡”既可在某種程度上以一定外在形態表現,又能由概念與判斷的理性抽象形式把握,而“醜”則往往只以外在感性形式表現;二是“惡”與功利有直接相關性,可深入到倫理敘事範疇,而現代的“醜”不與功利直接發生關係;三是“惡”可用於人性與人心和德行等方面,而“醜”多用於言人或物的形式層面;四是“惡”常可引申為一種情感態度或價值評價,而“醜”則不大關乎情感評價層面。需要說明,“醜”不一定不美,往往以荒誕來補償,而“惡”多以毀滅性形態出現。如果說“醜”是“美”的反面,那麼“惡”是“美”的對立面,但非絕對性,而這種“對立”不僅沒有消解審美的產生,反倒擴展了美學範疇。【5】回想恩格斯在《論費爾巴哈》一文中不也做過正面肯定嗎?“在黑格爾那里,惡是歷史發展的動力借以表現出來的形式。這里有雙重的意思,一方面,每一種新的進步,都必然表現為對某一處神聖事物的褻瀆,表現為對陳舊的、日漸衰亡的,但為習慣所崇奉的秩序的叛逆;另一方面,自從階級對立產生以來,正是人的惡劣的情欲——貪欲和權勢欲成了歷史發展的杠桿。”【6】人們或許…See More
Jul 1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1)

一.“審惡”打開的“潘多拉”新詩誕生伊始,新詩內部很快就長出一種古怪的東西,且越長越發“生猛”,真是難為了大家。按西方現代醜學觀點,醜是美的一個重要範疇,一種輔助性要素。醜在發展中派生出三種形態:“化醜為美”——醜作為美的另一側面,通過依存、轉化,可獲致美的合法性“轉正”;“以醜襯美”——美通過對立面的逆差映襯,可把自身烘托得更加耀眼奪目;“以醜為美”——醜經由“喧賓奪主”或“搶班篡權”,可脫胎換骨地達到“醜像出美意”。新時期以降,現代詩的審醜不再視為洪水猛獸,而漸成常客。新世紀網絡帶來跨界、變體,大量非詩語料入駐詩歌,現代詩在新添審智、審趣的同時,加大了審醜、審惡分量。尤其民間詩界,朝向審惡維度“一路狂奔”的,不在少數。現代詩的審美,再一次出現了重大位移。無論審醜還是審惡,根子都指向普遍性的社會問題,諸如貧富差距拉大、階層不公加劇、全民腐敗風氣滋生。強權、詐騙、造假、人治、禁錮。資本與權力合謀,利益與集團聯手,物質與市場擠榨,社會出現巨大撕裂,人性發生嚴重異化,四處散發出道德崩盤的惡臭。有限的審醜地帶似乎容不下成堆的“垃圾山”,在細菌、毒素蔓延不已的情勢下,開發審惡新場域,成了底層詩…See More
Jul 15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音樂短章》阿拉伯語的前途 6

振興阿拉伯語的最好方法是什麽?振興阿拉伯語的最好方法,而且是唯一的辦法,就在詩人的心里,詩人的雙唇上和詩人的手指間。詩人是創造力和人之間的經紀人。詩人是線路,負責將心靈世界創造的東西運往研究世界,將思想世界決定下來的東西運往記錄世界。 詩人乃語言之父母。語言到詩人所到之處,語言在詩人駐足處停步。一旦詩人倒下,語言便在其墳墓上痛哭號喪,直到另外一位詩人路經那里時將它拉走。既然詩人是語言之父母,那麽,模仿者便是語言殮衣的製造者和掘墓人。 我說,每個詩人,無論大小,都是發明家;無論強弱,都是探索家;無論貴賤,都是個創造家;不論當教長還是做平民,都是純粹生活的熱愛者;不論哲學家,還是當葡萄園的看守人,都是嚴肅認真地站在日夜面前。至於模仿者,則是什麽也不發明,什麽也不創造的人,只是延長同代人的精神生命,用從前代人衣服上取下來的補丁縫製自己的精神衣裳。 我說,詩人是農夫,用與從父輩那里繼承下來的稍有不同的犁,耕耘自己的土地;其後來者,則用新的名字稱謂新犁。我說,詩人是園丁,在黃花和紅花中栽種第三種橙黃色的花;其後來者,則用新的名字稱謂新花。我說,詩人是織布工,在自己的織布機上織出花紋不同於鄰居織布…See More
May 7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音樂短章》阿拉伯語的前途 5

標準阿拉伯語將戰勝各種方言並統一方言嗎? 方言在不斷變化和攻進,粗硬處被變得柔軟。但它不會也不能被擊敗——應該不被擊敗——因為它是被我們稱為語言的根本,是被我們稱為修辭的起源。 語言像別的事物一樣,都遵循著最合理的必需存在下來的規律。在方言里有許多存在下來的最合理的要求,因為它最接近於民族的思想,最接近於普遍民族性的目標。我說,它將存在下去,我的意思是說它將與語言本體結合,變成整個語言的一部分。 每一種西方語言都有方言。那些方言都有文學、藝術現象,均不乏美妙、新穎之處,頗受歡迎,而且在歐洲和美國都有一批天才詩人,他們能在自己的長詩與二重奏韻詩中成功地將方言與標準語巧妙結合,詩品感情豐富,十分動人心弦。我認為在輪旋曲、抑揚格詩歌、《諷刺詩》和《打油詩》中,有許多新的轉喻、美妙的借喻和新創輕快表達方法。假若我們把這些放在用標準語言寫的、充滿我們報刊雜誌的詩作旁邊,會像一束香花放在一堆乾柴旁邊那樣,或像一群善唱的舞姬面對著幾具木乃伊。 新的意大利語原是中世紀的一種方言,上流社會稱之為「下流人」的語言。可是,當但丁、彼特拉克、卡蒙斯和弗朗西斯·達席齊,用之寫成長詩及不朽的二重奏韻詩時,那種方言…See More
May 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音樂短章》阿拉伯語的前途 4

阿拉伯語將在高等學校和非高等學校普及,並用阿拉伯語講授一切課程嗎?不把高等學校和非高等學校辦成具有純民族性質的學校,阿拉伯語在那里就得不到普及;不把學校從慈善機構、社會集團、宗教集團手中轉到地方政府手中,就不可能用阿拉伯語教授所有課程。 比如在敘利亞,教學是以施捨的形式從西方傳來的。我們仍然在吞食施捨的麵包,因為我們是餓得心發慌的人。那麵包救活了我們;把我們救活之時,也是把我們置於死地之日。那面包救活了我們,因為它喚醒了我們的所有感官,微微喚醒了我們的頭腦;又將我們置於死地,因為它分裂了我們的語言,削弱了我們的團結,切斷了我們的聯系,疏遠了我們群體之間的關係,致使我們的國家變成了若干興趣愛好、審美觀點各不相同的小小殖民地,部分被捆在西方國家的繩子上,舉著他們的旗幟,為他們的長處、尊嚴唱贊歌。在美國學校吃了口知識飯的青年,已經自然地變成了美國代理人;在教會學校吸了一口知識汁的青年,變成了法國大使;穿上一件俄國學校織的汗衫的青年,變成了俄國的代表……那里的學校每年都會培養出這樣一批代理人、代表和大使。當前關於敘利亞政治前途上的意見分歧及不同傾向,就是上述論斷的最有力的證據;那些用英語學習了…See More
Apr 30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音樂短章》阿拉伯語的前途 3

阿拉伯國家當前政治發展會產生什麽影響? 西方和東方的作家、思想家一致認為,阿拉伯國家處於政治、行政和心理上的混亂狀態中。多數人認定這種混亂將導致破壞與消亡。至於我,則要問:「這是混亂,還是萎靡不振?」 假若是萎靡不振,那麽,這種萎靡是每個民族的終點、每國人民的結局——萎靡就是困倦式的臨終、睡眠式的死亡。 假若真的是混亂,那麽,混亂是合法的,倒常是有益的。因它表現的是隱藏在民族精神中的東西,以醒代替微醉,以蘇醒代替昏迷,如同暴風決意動搖樹木,並非為了將樹連根拔起,而是要刮掉它的枯枝,掃去它的黃葉。假若在一個仍然處於一些原始狀態的民族中出現混亂的話,那麽,清楚地表明這個民族的個人身上存在創造力,整個民族在作準備。薄霧是生活教科書中的第一個詞,但不是最後一個詞;薄霧就是混亂的生活。 那麽,政治發展的影響將把阿拉伯國家中的混亂轉化為治,將把其中的含糊、復雜問題轉化得條理分明、融洽協調。但是,永遠不能以實體取代萎靡,以熱情取代煩惱。陶瓷工人能把泥做成酒壇或醋罐,但他卻不能用沙子和石頭創造出什麽。See More
Apr 25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音樂短章》阿拉伯語的前途 2

歐洲文明和西方精神會對阿拉伯語產生什麽影響呢? 影響是一種形式的食糧,語言從外面將之取來吃到嘴里,經過咀嚼咽下去,有益的東西化為語言的活的成分,就像一棵樹那樣,將陽光、空氣和土的成分化為枝葉和花果。但是,如果語言沒有臼齒咀嚼,沒有胃進行消化,那麽,食物將白白地走去,相反還會變成致命的的毒藥呢。多少樹木試圖在陰影下生存,一旦移到太陽光下,便會雕謝死亡。有道是:有者因受贈而發財,無者因付出而更加貧困。 西方精神是人類的一個角色,是人類生活里的一個篇章。人類生活是一巨大隊列,經常向前邁進。語言、政府和信念都是由飛揚在道路兩側的金色塵埃組成的。走在這個隊列前頭的民族是創造者;創造者是影響者。走在隊列後段的民族是模仿者;模仿者是受影響者。當東方人走在前面,西方人跟在後頭時,我們的文明對他們的語言產生過巨大影響。而現在呢,他們走在前面,我們變成了後跟者,自然他們的文明要對我們的語言、思想和道德有巨大影響。 不過,過去西方人吃我們烹飪的東西,經咀嚼咽入肚子,將有用的東西化為西方存在中的活的成分。而現在,東方人則吃西方人的烹飪品,倒是咽到肚子里去了,但變不成他們自己實體中的活的成分,卻成了半西方的東西…See More
Apr 23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音樂短章》阿拉伯語的前途 1

阿拉伯語的前途如何? 語言是整個民族或其總的民族性的創造現象的一種。如果創造力平息了,語言也便停下前進的腳步。停步中包含著後退,後退里包含著死亡和消逝。 那麽,阿拉伯語的前途取決於操阿拉伯語的所有國家中存在的——或不存在的——創造思想的前途。如果那種思想存在,那麽,阿拉伯語的前途就像其過去一樣光明遠大;假若那種思想不存在,那麽,阿拉伯語的前途就像其姊妹古敘利亞語、希伯來語的今天。 何為我們稱謂的創造力? 一個民族的創造力,就是前進的原動決心。創造力就是民族心中的饑和渴以及對未知一切的向往,是精神中一系列日夜渴望實現的夢想,但並非實現一端上的一個環,而是在另一端為生活增加新的一環。創造力於個人是聰明才智,於集體是熱情火力;個人的聰明才智就是將集體的無形傾向化為可以觸摸到的東西的能力。蒙昧時期,詩人在成長壯大,因為當時阿拉伯人處於成長壯大情況下。古典文學時代,詩人開始分支,因為當時伊斯蘭國家處於分支情況下。詩人起步、上升、變化,時而是哲學家,時而成醫生,時而當天文學家,直至困神騷擾阿拉伯語中的創造力,於是進入夢鄉,在睡夢里,詩人變成作詩者,哲學家變成演說家,醫生變成算命先生,天文學家變成了…See More
Apr 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音樂短章》11 新時代

當今,東方有兩種相互搏鬥的思想,即舊思想和新思想。舊思想注定要被戰勝,因為它已精疲力竭,心灰意冷。在東方,覺醒正在騷擾睡神。覺醒是不可戰勝的,因為太陽是它的統帥,黎明是它的大軍。 在東方的田野里——昨日的東方是個塊頭大的膽小鬼——今天站著一個青年,那就是春天,正呼喚居民起來,跟著白晝前進。如果春姑娘唱起歌來,驚懼的冬翁會立即醒來,披起自己的殮衣,匆匆忙忙離去。在東方的天空中,有一種富有生機的震蕩聲,不斷生長、伸延、擴展,遇到敏感、機靈之人,會將之拉入自己的懷里;它又包圍富有感情而又不肯茍且的人,以便將之弄到自己的手中! 在當今東方有兩位首領:一位首領發號施令,令行禁止,但他已是臨終老翁;另一位首領沈默寡言,儼然如法律製度,心平氣和似真理,但他的肌肉發達,強壯有力,決心人皆知,存在無人疑,正確人皆信。在當今的東方有兩個人:昨天的人和明天的人。東方,哪位是你呢? 你何不靠近我,讓我仔細瞧瞧你的面容和外表,也好判斷你究竟走向光明,還是走向黑暗!來呀,告訴我,你是什麽,你是何許人? 不是有位政治家暗自說:「我想利用我的民族」嗎?不是還有一位熱血之士自語道:「我想有利於我的民族」嗎?如果你是前者…See More
Apr 15

Copil's Blog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9)

Posted on August 7, 2022 at 7:00am 0 Comments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工具化重新擡頭,詩歌在許多時候變成聊天、寫信、留言板、記事、煲粥、罵人,便條、流水賬等日常便器。又一典型案例是余秀華《狗日的王法》,余秀華對中國流派詩歌網副主編王法不滿,衝動為滿口汙穢。“……裝腔作勢的王法,虛情假意的王法/不學無術,鼠目寸光,小肚雞腸/仗勢欺人/狗說,王法是他的同類是狗的恥辱”。即便王法有什麼不是,也不該人身攻訐、潑婦罵街。此事觸及到寫作與接受的倫理,上述文字對於受眾來說,其實也是一種不尊重與侮辱。如果是因為腦部問題,一時失控,賠禮道歉,尚可諒解。如果是在意識清醒情況下,堅持歇斯底里的宣泄,實在有違道德底線。這些年來,從下半身到垃圾派,詩歌塗滿雞巴、陰道色彩,動不動就是穢言粗語,詩歌淪為即插即用的刀槍,即點即燃的火藥,隨招隨到鞭笞,成為性欲、情欲、意淫、窺淫癖的載體和泄洪口,一副下作的工具化面目。…

Continue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8)

Posted on August 1, 2022 at 12:16am 0 Comments

代表作《腹語術》,是選擇從意想不到的“腹部發聲”,戲擬現代人的15種話語方式,讓受眾們第一次赤裸裸“觀看”自身古怪的面目,想必有人神經脆弱會轟然頹地。如果說在處女詩集中,她制造一種怪譎的“幽浮文法”,走街串巷,尚能得到部分理解的同情,第3部詩集采用的“逆毛撫摸”方式,簡直就叫人莫可名狀。她的做法是把此前自己的作品剪切下來,打亂重新粘貼,在非“互文性”的意義上回爐生產。她有意打破文字的音形意傳統,轉向“意義色彩學”,把詩句當作色塊,用色彩組裝“圖像”,造成文字、詩句、詞組身首異處,產生遍野暴斃的效果。她希望受眾讀到的是原文本的漿糊、毛邊、手汗與褶皺的組合,而不是原作的意義。這種徹底決絕文本的意圖,一方面為解除長期固有的思維定勢和文字成規探尋可能,另一方面也可能導入自我禁閉的“單身牢房”,造成接受的巨大迷宮。像這樣支離破碎的後現代編碼,恐怕只能作為實驗室的貢品。…

Continue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7)

Posted on July 28, 2022 at 4:44pm 0 Comments

趙憲章教授不無憂慮地指出:

由此推演, 語言的圖像化就有可能存在一個非常恐怖的未來,這個未來就是圖像以其不可抵禦的誘惑對世界的全面占有,隨之而來的是語言符號被迫退居其次,語言成了圖像的“副號”。只要人類一直將“技術”作為至高和萬能的上帝,並為此而傾其所有智慧用以圖像表征,那麼,這一天總會到來,這恐怕是真正的“世界末日”。【20】

筆者或許樂觀一些:…

Continue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6)

Posted on July 25, 2022 at 11:30pm 0 Comments

但似乎每一次跨界玩到盡頭, 都會伴隨另一種“重返”紙面的樣式。2008年夏宇主編的“劃掉詩”專號玩出了新花招。其原則是在任一文本上塗塗抹抹,砍掉絕大多數文字, 然後將少量精心保留的文字,按順序或不按順序做成分行排列。這樣新誕生的文本,可看作是重新被認領、再出發的形式。簡單的像《最遙遠的距離》,只須經過幾分鐘的“隨意”蒸發——

 

就變成有模有樣的壓縮餅乾: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