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il
  • Chisinau
  • Moldova, Republic of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Copil's Friends

  • Sindumin
  • Crna Gor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未知 非可怕
  • 瑪琳娜
  • Virunga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Dramedy

Gifts Received

Gift

Copil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pil's Page

Latest Activit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劇本

我寫了個劇本。先簡單介紹一下內容:雷神因陀羅的貴賓阿周那步入天堂樂園,歌舞伎優哩婆濕上前敬獻花環。阿周那手足無措地說:“女神,你是天國的名伎,享有完美的榮譽。你的風姿無可疵議。容我向你施禮,你芳香的花環應當獻給神仙。”“天國沒有匱乏,”優哩婆濕感慨萬端地說,“神仙無欲,素不索求。我枉有閉花羞月之色。唉,既然不存邪惡,需為誰追求真美!在神仙的頸項上,我鮮麗的花環分文不值。我向往凡世,恰如凡世盼望我。所以我來到你面前。傾吐對你的愛慕,與我締結金玉之緣吧!凡夫俗子流下瓊漿般的淚水,這在天界是一種渺茫的期望。”我以為我寫了個很好的劇本。怎麽,要我從信里刪除“很好”兩個字?為什麽?這是自誇?不,這是從我的筆端流出的真實。你驚異於我的不謙遜,問道:“你敢肯定很好嗎?”“我並非絕對地肯定。”我說,“一個時代的佳作在另一個時代也許算不上是佳作。我只是不假思索地稱它是這個時代的好作品。我若猶疑,保持沈默,沈默難道是雋永的真實?”幾十年來我創作了數量可觀的作品,竊以為是上乘之作。假若我成了我的死對頭,抨擊它們,我可就“興高采烈”啦。這個劇本某一天將落到那樣的境地,所以懇求你允許我今天坦直地說,這是個好劇本…See More
Monda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庫帕伊河

我在心里望著帕德瑪河流入迷濛的地極——帕德瑪河此岸的沙灘不抱奢望,安於清貧,因而無畏。彼岸有青翠的竹林、芒果園、蒼老的榕樹、粗壯的榴蓮樹,不和諧地混雜其間的一堵斷壁。池塘畔是黃燦燦的油菜地,路旁生長一叢叢荊棘。一百五十年前靛藍主建造的房屋已破敗不堪,庭院里一株闊葉樹終日沙沙地哀鳴。拉賈種姓人的村莊那龜裂的土地上,躑躅著他們的山羊。離集市不遠有一爿糧店。懼怕無情的河水的村莊總讓人感到在瑟瑟戰栗。帕德瑪河在印度神話中久負盛名,天界的恒河在她的脈管里流淌。她脾性古怪。她容忍她繞過的城鎮、村落,但不予承認。她純正、高雅的韻律中交織著冷寂的雪山的回憶和無伴的海浪的呼喚。有一天,我遠離市井喧囂的小舟停泊在她幽靜的沙洲碼頭上。入夜,我躺在甲板上,領受大熊星座晶明的目光的愛撫。拂曉醒來,望見啟明星仍在盡職。淡漠的河水晝夜在我紛繁的思緒之側流去,猶如旅人在別人的苦樂之側走過,走向遙遠的地方。後來,在林木稀疏的平原的盡頭,我抵達青春的終點。從我的寓所,可以清楚地看見綠蔭遮蓋的紹塔爾族人的村子。這兒,我的芳鄰是庫帕伊河。她沒有古老種性的榮耀。她的非雅利安語姓名,與當地世代棲息的紹塔爾族姑娘清脆的笑聲密切相關…See More
Jan 3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池畔

站在二樓窗口望得見池塘的一角。帕德拉月,池塘漲滿了水,閃耀著草綠絲綢似的光澤,拖長的樹蔭在水中扭動。池畔種了幾畦水芹、芋頭。微斜的堤坡上幾株檳榔樹面對面地站立著;岸邊有夾竹桃,潔白的百合花,芳香的素馨花;被冷落在一邊的夜來香,像窮人一樣可憐。一排散沫花樹形成天然的籬牆。對岸是一片香蕉、蕃石榴、椰子樹林;遠處,綠樹掩映的屋頂平臺上,晾曬著一條紗麗。一個頭纏濕毛巾、光著膀子的壯實漢子坐在石階上垂釣,消磨時光。不知不覺已是下午。雨水濯洗的空中,斜陽沒精打采,一副冷淡憔悴的樣子。風兒輕輕地吹皺了池水。文旦樹葉閃閃發光。我默默地注望,忽然覺得眼前是逝去的一天的虛影。穿過今時的柵欄的縫隙,許多年前的一個人的容貌在我腦際閃現。她的摩挲是溫存的,言語是甜美的,一雙黑眼的目光率直而迷人。她穿著素雅的紗麗,很寬的紅貼邊覆蓋著她的雙足。她在花園里舖了一張葦席,用紗麗下擺拂去灰塵。她在芒果樹、榴蓮樹下汲水時,喜鵲在枝頭啼鳴,八哥翹著尾翎在棗樹上跳躍。我向她告別時,她未能流利地說幾句話。她立在門後,從門縫里目送路上我遠去的背影,淚水漸漸模糊了她的視線。--------1帕德拉月:印曆五月,公曆八月至九月間。See More
Jan 2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閒 暇

給我閒暇,讓我描繪一個去處。那里,蕩漾著希里斯花香的小徑上,蜜蜂終日翻飛。無垠的青天飄移著雲彩。晚星升起之前,清溪低回地吟唱。那里,停止了一切咨詢。雨夜,空寂的寓所里,往事的回憶不再咕噥著攪擾酣睡。那里,心神像村徑旁牧牛的曠野里一棵安靜的榕樹——有人走到樹下憩息片時;令人困倦的中午,有人放下新娘的彩轎,席地而坐,吹響情笛。二十六日夜里,下弦月柔弱的清輝在蛩鳴中與樹影渾然交融。那里,往返之河日夜奔流不息。沒有留存的興致,沒有被置於“渺遠”的恚恨。晨光中,夜星漂放了夢燈,徑自離去,不留下可循的蹤跡。See More
Jan 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新居

馬俞拉基河畔,我養的梅花鹿和小牛犢整天形影不離,情深義厚,兩者的關係跟耳鬢廝磨的紅松、穆胡亞樹一樣。紅松和穆胡亞樹的葉子同時落在地上,落在我的窗臺上。上午,陽光把挺拔的棕櫚樹的影子,悄悄地投落在我房間的牆上。沿河踩出了一條紅土路,野花落在塵埃里。文旦花熏香了空氣。查魯爾樹、火焰樹、曼陀樹競相開花,爭艷鬥奇。小籃似的薩茲納花在風中搖晃。青藤爬滿了馬俞拉基河邊的籬笆。紅石階爬進了河水。碼頭旁立著粗壯的金色花樹。我架了座竹橋,橋頭的玻璃盆內種了素馨花、茉莉花、晚香玉和白夾竹桃。橋下深水里的石塊清晰可見,潔白的鵝在河里遊弋。棕黃的奶牛和雜色的小牛在馬俞拉基河邊吃草。屋里舖著茶色綴花淺藍色地毯,橘黃色牆壁畫了黑邊線。我每日坐在遊廊東側,迎候旭日升起。我的芳鄰清脆的嗓音,像舞女手鐲的閃光。她家的茅屋頂爬上了牽牛花藤。我從未請她唱歌,但常常聽她唱得很動情。她丈夫忠厚、熱情,愛讀我的作品。同他開玩笑,他在恰當的時刻恰如其分地嘿嘿一笑。他說的話極為通俗、平易,可是有一天夜里十一點左右,在馬俞拉基河邊的紅木林里,他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叫人不得不映映眼假意誇他是一位詩人。屋後是幾畦菜地,兩畝稻田,一座樹籬…See More
Jan 20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空隙

“量力而行,不可太勞累了!”耄耋之年,是對我的心講這句話的時候了。我開始適量地遺忘,讓時間出現一些空隙。孩提時代,我責任的牆壁有許多孔洞。我無羈地馳騁想象,遊歷帕拉茲村莊,在京城摩羯陀登位,發布號令。如今,我的心回歸了那時忘事的疏懶之中。我的朋友怕我健忘,把要做的事寫在一張紙上,放在我的書案上。可我甚至忘記看這張紙,不在書案前坐下。生活是鬆弛的。紙上沒有註明天氣已經轉熱,但不妨礙我意識到氣候的變化。溫度表喘著氣暗示我關心一下扇子在哪兒,火車時刻表在哪兒。查看一下火車開往大吉嶺的時間,我卻無動於衷。中午,烈日當空,烤灼著原野。一陣陣熱風卷揚著沙塵。我視而不見。僕人班納馬里只當此時關門符合名門望族的規矩,卻受到了我的責怪。下午四時,斜陽透過窗欞落在我的腳邊。門房進屋詢問有無要寄的信。我一攤手說沒有,一瞬間,我有些惆悵,我應該寫回信。然而到了該把信交給郵差的時候,我的惆悵也隨之消逝了。花園曲徑兩旁的達迦爾花、玉蘭花的資本尚未告馨,它們像聚在碼頭上的一群女人,你推我搡,互相嘲笑,歡樂了我花園的氣氛。杜鵑不住地啼叫,我真想勸它不必如此固執地逼我回憶森林里的幽寂,勸它經常遺忘,把空隙嵌入生活,不要…See More
Jan 1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歌的殿堂

喜結花燭的良辰,你們這兩隻鳥兒的歌喉為什麽沈默?好似進出爆竹的厚胸的紛紛揚揚的火花,你們灼燙的相思之苦,已經散落在徹夜弦樂繚繞的樹叢中了。作為歌的形象,它們不會被發現,風兒已把它們融入天邊的樹影。作為凡人,我們為愛建築殿堂,用樂曲奠定永恒的基石;尋來不老的福音,砌成堅固的高牆。屬於人類的情歌,安置億萬情人的心座,播散開來,傳遍萬國,流傳千古。它來自泥土,超越泥土,昂首於意象的天堂。你們歡樂的生活富於淳樸的韻律,富於羽翼高翔翩舞的節奏,溫馨,微顫的胸中,你們的愛情之巢營造在飛鳥的世界——那兒處處是生命的甘漿哺育的甜美的蔥綠;以蜜蜂不倦的嗡營,以光潤搖顫的新葉,以興奮不已的繁花,常新的時令的魔筆塗抹新鮮的色彩;記憶,忘卻,像一對蛺蝶,在幽靜的所在扇動纖翼與光影嬉戲。我們以自身痛苦的色彩、漿汁,構築逃離塵埃的虛幻的殿堂,為了愛,又把那迢遙的場所圈圍起來。那就是我們的歌。See More
Jan 1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做錯事的孩子

你說我太溺愛迪努,為此你很惱火。我喜歡他,只看到他頑皮,看不到他闖禍。我愛他,也生他的氣,這決不是假話。大凡人都這樣,不是特別圓滑的話,缺點容易被發現。倒楣的迪努淘氣得讓人討嫌,但他本質不壞。他的過失成堆,但不給人以重壓感。有時看他不怎麽順眼,心里卻無反感。他的情緒像一葉輕舟,順風疾馳;誇贊他也罷,申斥他也罷,他都不允許持續太久,如同此岸的貨物一轉眼運到了彼岸,對他不構成壓力,他也不對人施加壓力。他生性愛好熱鬧。他言語囉唆,難免講許多錯話,若無錯話,他言談的綿密的織錦會斷裂。謬誤不在他心里,而在他的語言里,懂了他的語法,不難理解這一點。你說他愛挑刺兒,確實如此。不過,他是用誇大、扭曲了的真實提出責問的。被他責問的人並不真壞,喜歡聽他吹毛求疵的人比比皆是。他們是受責備的星雲,他是專司責備的一顆星,他的光華來自星雲。歸根結底,他秉性聰慧,但不善於縝密地思考,因而他可愛的罪過每每引起哄堂大笑。而見到擅長判斷是非、探究細微的人,這樣的笑聲必然戛然而止。同他們在一起,精神壓力太大,忍受不了多久。直到他們偶爾疏虞暴露了缺點,才能松口氣,精神上輕鬆一些。現在再來詮釋何謂考慮不周。淘氣包瑪坎上梵文課前…See More
Jan 15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再次集》新時代

今天,在清晨牧場擠了第一桶牛奶,集市的商人做成第一筆生意之際,我迎著清新的晨光,挎著籃子,叫賣略黃的未成熟的果實。我在路上徜徉了幾個小時。許多人對我的果實議論紛紛。許多人拿了又退回來,許多人品嚐而不掏錢。一天荏苒地逝去。時光消逝不留下足印。然而,我們為何貯存回憶的負荷?為何把一天的責任拖到另一天?欠款償還,貸款收回,為何不坦然地面向未來。我承認,單賣昨天的剩貨,生意不會興隆,但賣一些又何妨!日復一日,人世的房租用現金支付,最後一天徒勞地炫耀威力,徒勞地鎖門,是何等的愚蠢!所以,聽見第一聲鐘聲,我便出門清理債務。走到門口,一回頭瞅見你立在“當代”的花苑里。今後你的夥伴叫嚷不需要我這個人的時候,你心里將湧出一陣痛楚。這是我的憂慮。這是我的希望。你不是來裁判孰是孰非的,你連結你的歲月和我的歲月,以你的心。我凝視著你的大眼睛,你的眼皮上泛著含愁的期望。於是,我重又返回,信守愛的誓言。日暮黃昏,我望著你的面孔,作新的嘗試。我用你心意的首飾裝扮我的立意。我想著你,把它留在你路邊的旅舍,行路的朋友,但願今後你說,它感動了你的心,滿足了你的需求。我沒有時間沽名釣譽。你由衷地信任我,把你的信任留給後人作…See More
Jan 1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9)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工具化重新擡頭,詩歌在許多時候變成聊天、寫信、留言板、記事、煲粥、罵人,便條、流水賬等日常便器。又一典型案例是余秀華《狗日的王法》,余秀華對中國流派詩歌網副主編王法不滿,衝動為滿口汙穢。“……裝腔作勢的王法,虛情假意的王法/不學無術,鼠目寸光,小肚雞腸/仗勢欺人/狗說,王法是他的同類是狗的恥辱”。即便王法有什麼不是,也不該人身攻訐、潑婦罵街。此事觸及到寫作與接受的倫理,上述文字對於受眾來說,其實也是一種不尊重與侮辱。如果是因為腦部問題,一時失控,賠禮道歉,尚可諒解。如果是在意識清醒情況下,堅持歇斯底里的宣泄,實在有違道德底線。這些年來,從下半身到垃圾派,詩歌塗滿雞巴、陰道色彩,動不動就是穢言粗語,詩歌淪為即插即用的刀槍,即點即燃的火藥,隨招隨到鞭笞,成為性欲、情欲、意淫、窺淫癖的載體和泄洪口,一副下作的工具化面目。正是審美靶場的“位移”,當下的新詩、現代詩,業已玩到“無孔不入”的地步。那麼,在寫作的無限可能與可能無限的接受中,如何葆有相關的底線與上限?筆者多年思考以為,張力可能是最後一道閘門。在品級共同體當中,無可諱言,梯度與級差之間存在著緊張關係,存在著動態的擢升與下…See More
Aug 9, 20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8)

代表作《腹語術》,是選擇從意想不到的“腹部發聲”,戲擬現代人的15種話語方式,讓受眾們第一次赤裸裸“觀看”自身古怪的面目,想必有人神經脆弱會轟然頹地。如果說在處女詩集中,她制造一種怪譎的“幽浮文法”,走街串巷,尚能得到部分理解的同情,第3部詩集采用的“逆毛撫摸”方式,簡直就叫人莫可名狀。她的做法是把此前自己的作品剪切下來,打亂重新粘貼,在非“互文性”的意義上回爐生產。她有意打破文字的音形意傳統,轉向“意義色彩學”,把詩句當作色塊,用色彩組裝“圖像”,造成文字、詩句、詞組身首異處,產生遍野暴斃的效果。她希望受眾讀到的是原文本的漿糊、毛邊、手汗與褶皺的組合,而不是原作的意義。這種徹底決絕文本的意圖,一方面為解除長期固有的思維定勢和文字成規探尋可能,另一方面也可能導入自我禁閉的“單身牢房”,造成接受的巨大迷宮。像這樣支離破碎的後現代編碼,恐怕只能作為實驗室的貢品。當“迷宮”版的接受遭到普遍拒斥時,接受能否打開一點“通融”縫隙,讓接受本身的關注度稍稍“領先”於審美企圖;當接受好不容易獲得准入證,或者直接取代審美,接受本身的壽命可能意外地與審美一樣長?一些時候,為遷就、為消費,“書寫”把接受語境…See More
Aug 2, 20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7)

趙憲章教授不無憂慮地指出:由此推演,…See More
Jul 29, 20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6)

但似乎每一次跨界玩到盡頭, 都會伴隨另一種“重返”紙面的樣式。2008年夏宇主編的“劃掉詩”專號玩出了新花招。其原則是在任一文本上塗塗抹抹,砍掉絕大多數文字, 然後將少量精心保留的文字,按順序或不按順序做成分行排列。這樣新誕生的文本,可看作是重新被認領、再出發的形式。簡單的像《最遙遠的距離》,只須經過幾分鐘的“隨意”蒸發—— 就變成有模有樣的壓縮餅乾: 離開各種聲音/各個角落的聲音/反叛自己/以癲狂的姿態//走/一趟最遙遠的旅程/不計代價的照見自己 如果上述做的是減法,許水富則做加法,他利用藥單上現成的格式(藥名、用法、數量、注意事項),添加了既作為醫師又作為患者的“自我”診斷處方:在欲望的魅惑下,人無從逃脫虛無主義的病態陷阱。【17】大陸的跨界修辭雖然晚了好幾拍,但2011年還是在深圳出現當代藝術與詩歌聯姻:《詞場》(視界/檔案/談論/聲音),拉開了綜合跨界的序幕。筆者特地趕去參觀,感覺更多是藝術家們在繪畫、雕塑、裝置、影像、聲音等媒介手段方面對語言的“支配”。其中印象較深的有王郁洋的“圖形詩”,張震宇的報紙書寫等鮮明的“混搭”風格。…See More
Jul 28, 20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5)

三.“跨界”大潮里的“攪局”現代詩審美接受主流,盡管存在審醜(審惡、審毒)與祛魅的雙重沖擊,依然於數字化生存的夾縫中迎取加冕儀式——敘事策略的突圍與異質化修辭的興起,順理成章引出了新一輪的聚魅與狂歡,跨界是其中一大要項。以臺灣為例,上世紀八十代開始萌芽“視覺詩”,接著出現詩與攝影、表演、裝置藝術結合,誕生“詩的聲光演出”,期間還問世“錄影詩”“電腦詩”。九十年進一步集文字、圖形、動畫、聲音於一體組合數位詩(電子詩)。詩歌語料、材質發生了質的變化,從文字符號到局部“形異”,再到完整影像,從靜態圖像到三維動感,臺灣的數字化詩歌逐漸成熟為三大種類:有通過超文本的跳接,制造非連續性讀寫,改變單線或循序漸進為“隨意讀取”的“多向詩”;集“文、圖、動、音”於一爐,做成類影視媒體文本,擁有立體“視聽”頻道的多媒體詩;在上述兩類基礎上,全面開放讀者參與文本創作過程,形成多方“接龍”遊戲的“互動詩”,以及近年出現的詩與“微電影”進一步融合的“影像詩”。蘇紹連堪稱數字化詩歌的天王,他在《現代詩的島嶼》《FLASH超文學》網站培育了上百個品種:如《春夜喜雨》、《心在變》、《魚鼓》、《時代》等等,讓人眼界大開…See More
Jul 24, 20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4)

鮑德里亞曾深刻批判符號化世界的擬像遊戲。技術、傳媒、類像、代碼牢牢控制人與社會,事物根本沒有真實與非真實之分。人們被綁架在符號化與數字化的快車上,以為是開往巴比倫的通天塔。人們通過不知真假的想像,把符號本身主體化(能指的自主化),覆蓋到一切領域,最後注定要棲息於沒有起源沒有指涉的多維空間:我們只能模擬狂歡和解放,裝模作樣地加速在同一方向行進,但是,因為一切解放的目的,都已經不知不覺地被甩在我們之後,而我們也因此要為這一切所煩惱與糾纏不清;因為一切成果都在我們之前出現,一切信號、一切形式和一切欲望,也都一齊出現在面前任我們利用。所以,實際上,我們僅僅加速地進入到空虛中。【12】夢亦非對“黑色帝國”的批判,對虛擬世界的反諷,可以看作是對後現代社會的一種袪魅式的“鏡像”反應。在後現代語境,人們愈來愈被技術、傳媒、影像、代碼嚴密控制,心甘情願地浸淫於網絡“以太”,受制於鋪天蓋地的符號同時又與符號聯手合謀。符號既是主宰世界的上帝,又是商品流通的形式。人們消費符號同時也被符號消費著。處在符號的汪洋大海,茫茫無際,人仿佛是被掏空了,除了符號一無所有。失去起源的歷史端點,幻滅於遙遙的地平線,難以分清真…See More
Jul 21, 20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陳仲義·現代詩接受的審美“離散”(3)

原先,審美與審醜與是一對孿生姐妹。以前一直以審美為美學正宗。現在,與後現代語境並肩著一起來臨的審惡審毒,將在一定程度上填補我們過去所疏忽的接受空白,引起接受大動蕩。或許,在存在的真切體驗中,它更願意保佑認識意義的“本真”與“真實”,追求更高意義的原生與粗鄙。在這個意義上,我們並不希望現代詩接受的胃口因不適應有所萎縮,或退避三舍,繼續停留於古典、精致、細嫩的佳肴上。現代詩的接受胃口,能不能像美國詩人辛普勒所期待的那樣,也能蠕動強大的胃,同時消化月亮、玻璃、塑料和鋼筋混凝土?…See More
Jul 18, 2022

Copil's Blog

泰戈爾《再次集》庫帕伊河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3 at 12:30pm 0 Comments

我在心里望著帕德瑪河流入迷濛的地極——

帕德瑪河此岸的沙灘不抱奢望,安於清貧,因而無畏。

彼岸有青翠的竹林、芒果園、蒼老的榕樹、粗壯的榴蓮樹,不和諧地混雜其間的一堵斷壁。池塘畔是黃燦燦的油菜地,路旁生長一叢叢荊棘。一百五十年前靛藍主建造的房屋已破敗不堪,庭院里一株闊葉樹終日沙沙地哀鳴。

拉賈種姓人的村莊那龜裂的土地上,躑躅著他們的山羊。離集市不遠有一爿糧店。懼怕無情的河水的村莊總讓人感到在瑟瑟戰栗。…

Continue

泰戈爾《再次集》空隙

Posted on January 10, 2023 at 9:17pm 0 Comments

“量力而行,不可太勞累了!”耄耋之年,是對我的心講這句話的時候了。

我開始適量地遺忘,讓時間出現一些空隙。

孩提時代,我責任的牆壁有許多孔洞。我無羈地馳騁想象,遊歷帕拉茲村莊,在京城摩羯陀登位,發布號令。

如今,我的心回歸了那時忘事的疏懶之中。

我的朋友怕我健忘,把要做的事寫在一張紙上,放在我的書案上。可我甚至忘記看這張紙,不在書案前坐下。生活是鬆弛的。…

Continue

泰戈爾《再次集》新居

Posted on January 10, 2023 at 1:00am 0 Comments

馬俞拉基河畔,我養的梅花鹿和小牛犢整天形影不離,情深義厚,兩者的關係跟耳鬢廝磨的紅松、穆胡亞樹一樣。紅松和穆胡亞樹的葉子同時落在地上,落在我的窗臺上。

上午,陽光把挺拔的棕櫚樹的影子,悄悄地投落在我房間的牆上。

沿河踩出了一條紅土路,野花落在塵埃里。文旦花熏香了空氣。查魯爾樹、火焰樹、曼陀樹競相開花,爭艷鬥奇。小籃似的薩茲納花在風中搖晃。青藤爬滿了馬俞拉基河邊的籬笆。

紅石階爬進了河水。碼頭旁立著粗壯的金色花樹。我架了座竹橋,橋頭的玻璃盆內種了素馨花、茉莉花、晚香玉和白夾竹桃。橋下深水里的石塊清晰可見,潔白的鵝在河里遊弋。棕黃的奶牛和雜色的小牛在馬俞拉基河邊吃草。…

Continue

泰戈爾《再次集》池畔

Posted on January 9, 2023 at 8:30pm 0 Comments

站在二樓窗口望得見池塘的一角。

帕德拉月,池塘漲滿了水,閃耀著草綠絲綢似的光澤,拖長的樹蔭在水中扭動。

池畔種了幾畦水芹、芋頭。微斜的堤坡上幾株檳榔樹面對面地站立著;岸邊有夾竹桃,潔白的百合花,芳香的素馨花;被冷落在一邊的夜來香,像窮人一樣可憐。一排散沫花樹形成天然的籬牆。

對岸是一片香蕉、蕃石榴、椰子樹林;遠處,綠樹掩映的屋頂平臺上,晾曬著一條紗麗。一個頭纏濕毛巾、光著膀子的壯實漢子坐在石階上垂釣,消磨時光。

不知不覺已是下午。…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