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il
  • Chisinau
  • Moldova, Republic of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opil's Friends

  • Sindumin
  • Crna Gor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未知 非可怕
  • 瑪琳娜
  • Virunga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Dramedy
  • se.gamat

Gifts Received

Gift

Copil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pil's Page

Latest Activit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節杖》

國王對他的妻子說:"夫人,你並非名符其實的王后。你太庸俗,太粗野,不配做我的伴侶。" 妻子道:"先生,你自以為是個國王,然而事實上你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傳聲筒罷了。"這些話觸怒了國王,他手執節杖,用那金質節杖打在王后的前額上。 這時候王室侍從長進宮來了,他說道:"啊,啊,國王陛下!這節杖是天下最偉大的藝術家制作的。唉,有朝一日,國王和王后行將被忘記了,但這節杖會被保存下來,作為藝術品一代又一代地傳下去。陛下,如今你讓節杖沾上了王后陛下額上的血,將來它就越發要受到重視和追念了。"See More
Jun 4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小徑》

叢山里住著一個婦人和她的兒子,他是她的頭胎兒子,也是她的獨生子。這孩子死於熱病,當時醫生束手無策地站在旁邊。 母親苦惱得心慌意亂,她對醫生大號大哭,向他懇求道:"告訴我,告訴我,究竟是什麽使他不再掙扎不再歌唱的呢?"醫生說:"是熱病。" 母親問:"什麽是熱病?"醫生說:我解釋不了,這是一種無限小的微生物,它侵入人的肌體,我們的肉眼是看不見的。" 於是醫生告辭了。她還是不斷地自言自語:"無限小的微生物。我們的肉眼是看不見的。" 黃昏時分,教士來安慰她。她哭泣,呼天搶地地說道:"啊,為什麽我喪失我的兒子,我的頭臉兒子,我的獨生子戶教士說道:"我的孩兒啊,這是上帝的意志。" 婦人問:"上帝是什麽,上帝又在哪兒?我但願見到上帝,當著上帝的面撕裂我的胸膛,把我心里的血抹在上帝的腳邊。告訴我吧,我將在什麽地方找到上帝。" 教士答道:"上帝是無限大的。我們的肉眼是看不見的。" 於是這婦人號哭道:"那無限小的,借助於那無限大的意志,殺死了我的兒子!那麽,我們是什麽?我們是什麽?"這時候,婦人的母親走進房間里來了,她手里拿著給死去的孩子包裹屍體的市。她聽到了教士的話,也聽到了她的女兒的號哭。她放下手里的…See More
Jun 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探索一千年》

以前,兩個哲學家在黎巴嫩的一個山坡上相遇,這~個問那一個道:"你上哪兒去?"那一個答道:"我正在尋找青春的源泉,我知道這泉水是從這些山嶺間噴湧出來的。我曾經讀到的文章上說,這泉水向著太陽盛開著花朵哩。你呢,你在尋找著什麽?"這一個回答說:"我正在尋找死亡的秘密。" 兩個哲學家都認為對方對他那偉大的科學知之甚少,他們爭論起來了,都指責對方精神上的盲目性。 正當這兩個哲學家爭論得響遏行雲時,有一個陌生人經過。在他自己的村子里,大家都認為他是個傻瓜。他聽見哲學家在熱烈辯論,便站停了一會兒,聽他們論爭。 然後他走近哲學家們,說道:"先生們,看來你們兩位是屬於同一個哲學學派的,你們講的是同一個事物,不過你們用不同的語言講述罷了。你們兩人中有一位尋找青春的源泉,另一位尋找死亡的秘密。事實上,這兩者不過是一個事物;而且作為一個事物存在於你們兩位的身上。" 於是這陌生人一邊兒轉過身去,一邊兒說道:"再見了,哲人們。"他離開時發出了耐心的笑聲。 這兩位哲學家默默地相視片刻,接著也哈哈大笑了。其中一位說道:"好吧,現在咱們是否一起走一起探索?" See More
May 2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詛咒》

有一次,一個海上老人對我說道:"三十年以前,有個水手帶著我的女兒逃跑了。我從心底里詛咒他們兩人,因為世界上我最疼愛的僅僅是我的女兒。"不久以後,那青年水手和他的船都沈到海底里去了,我也就喪失了同他在一起的、我那可愛的女兒。"因此,現在你在我身上瞧得見一個謀殺這對青年和少女的兇手。毀滅他們兩人的,就是我的詛咒。如今我在走向墳墓的路上尋求上帝的寬恕。"老人說了這番話。然而在他的說話里有一種自吹自擂的口吻,仿佛他仍舊以他那詛咒的魔力自豪哩。See More
May 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石榴》

從前有一個人,他的果園里種了許多石榴樹。有好幾個秋天,他總是把石榴盛在他的住宅外邊兒的幾個銀盤里,盤上還放了一塊他親手寫的招牌:"務請取用一個。不勝歡迎。"然而,來往經過的人們,竟沒有一個人取用那果實。這人左思右想,於是在某~年秋天,他就不把石榴盛在住宅外的銀盤里了,卻高懸著用大字寫的招牌:"此間備有人世最佳石榴,但其售價較任何其他石榴昂貴。"瞧瞧吧,附近的男男女女都跑來搶購石榴了。See More
May 1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耳聾的女人》

從前,有個富翁,他有個年輕的妻子,她是個一點兒也聽不見的石聾子。 一天早晨,他們正吃著早餐的時候,她對她的丈夫說道:"昨天我去逛了市場,那兒陳列著大馬士革來的綢緞衣裳,印度來的頭巾,波斯來的項鏈,也門來的手銀。看來商隊剛把這些東西販運到我們這個城市里來呢。可你瞧瞧我吧,穿得破破爛爛的,還算是富翁的妻子哩。那些美麗的衣飾,我想要買幾件。" 丈夫還在忙於喝他那早晨的咖啡,說道:"我的親愛的,沒有理由不讓你上街買你心愛的一切東西啊。" 那耳聾的妻子接著說道:"不!你總是說不,不。難道我必須穿得破破爛爛的出現在我們的朋友面前,給你的財富和我的親屬丟臉嗎?"丈夫說:"我並沒有說不啊,你不妨自由自在地到市場上去,把運到我們城里來的最美麗的衣裳和珠寶買回來。" 然而,妻子又猜錯了丈夫的話,她說道:"在所有的富翁中間,你是最吝嗇的。一切美麗可愛的東西,你總是不肯給我買的;而其他跟我年齡仿佛的女人,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在城中花園里散步。" 她哭起來了。她的淚水落到胸膛上時,她又重新大聲說道:"我要買件衣服或是買粒寶石時,你總是對我說不,不!"於是丈夫被感動了,他站起身來,從他的錢袋里拿出一把金幣放在她的面前…See More
May 14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群蛙》

盛夏之日,一隻青蛙同他的伴侶說道:"我擔心我們的夜歌打攪了住在岸上房子里的人們。"他的伴侶答道:"哎呀,難道他們白天的談話沒有打擾了我們的寂靜嗎?"雄蛙說:"讓我們別忘了,也許我們在夜間唱得太多哩。" 他的伴侶道:"讓我們也別忘了,他們在白天閑談叫嚷得太過分啊。"雄蛙說:"牛蛙用他那上帝禁止的轟鳴吵醒了整個街坊,你覺得如何呢?"他的伴侶答道:"哎,政治家、牧師和科學家都來到岸邊,使空氣里充滿了喧鬧而又毫無韻律的聲音,你又怎麽說呢?"於是雄蛙提議:"哦,讓我們比人類高明些吧。讓我們在夜里保持沈默,把我們的歌兒藏在我們的心里,盡管月亮需要我們的節奏,繁星需要我們的韻律,都在發出呼籲呢。至少,讓我們沈默一二夜,或者甚至三夜吧。" 他的伴侶道:"很好,我同意。我們拭目以待你那寬容的心帶來的後果。"那天夜里,群蛙默不作聲,第二夜他們也沒有作聲,而第三夜又是默不作聲。 說也奇怪,住在湖邊房子里的一個愛說話的婦人,第三天下樓來吃早餐時,大聲對她的丈夫說道:"這三夜我都沒有睡成。耳中聽到蛙聲時,我才睡得安安穩穩。不過,必定是出了什麽事了。青蛙三夜沒有唱歌了;我失眠缺覺得幾乎要發瘋了。" 雄蛙聽到了這一…See More
May 10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圓月》

圓月光華燦爛地在城鎮上空升起來了,城鎮里所有的狗兒都開始吠叫起來了。只有一隻狗不吠不叫,它用莊嚴的聲調對其餘的狗兒說道:"別吵得寂靜從睡眠中醒來,也別用你們的吠聲把月亮喚到大地上來。"於是所有的狗兒都肅靜無聲,停止吠叫了。但,那隻叫大家不要吠叫的狗兒,卻因寂靜而徹夜吠叫。See More
May 7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兩首詩》

許多世紀以前,有兩個詩人在到雅典去的大路上相遇,彼此見面,很是高興。 一個詩人間另一個詩人道:"你最近在寫什麽?你的七弦豎琴如何配樂?"另一個詩人自豪地回答道:"我剛寫完我的最偉大的詩篇,也許是迄今用希臘文寫的最偉大的詩篇。這是一首向至高無上的宙斯神祈禱的詩篇。" 於是他從斗篷下取出一卷羊皮紙,說道:"哎,你瞧,我把詩稿帶來了,我很高興讀給你聽。來吧,讓我們坐到那棵白扁柏的樹蔭下去。" 詩人便朗讀他的詩。那是一首長詩。 另一個詩人友好地說道:"這是一首偉大的詩篇。這詩將世代相傳,你將因此揚名千古。" 第一個詩人平靜地問道:"那末你在最近的日子里寫了些什麽呢?"另一個詩人答道:"我寫得很少。只寫了八行詩,紀念一個在花園里玩耍的孩子的。"接著他就背誦了那八行詩。 第一個詩人說:"不賴,不賴。" 於是他們就分手了。 如今二千多年過去了,那八行詩仍在每個人的嘴里吟詠,大家喜愛它珍惜它。 那首長詩雖然也確實世世代代在圖書館里、在學者的藏書樓里傳下來了;雖然記得這首詩,卻既沒有人愛它,又沒有人讀它。See More
May 5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隱居的先知》

從前有個隱居的先知,他每個月到大城市里去三次,在市場上宣講施捨以及與人分享之道。他講話滔滔不絕,聞名於世。一天黃昏,有三個人來到他隱居的地方,他施禮迎接。他們說:"你曾宣講施捨以及與人分享之道,你曾設法教育富有的人施捨給貧窮的人;我們深信不疑,你的名聲已經給你帶來財富。如今你就把你的財富施捨給我們吧,因為我們十分貧困。" 隱士答道:"我的朋友們,我除了這張床,這條席子和這瓶水外,一無所有。如果你們想要的話,就把它們拿走好了。我既無金子,又無銀子。"於是他們都輕蔑地鄙視隱士,把臉兒都轉過去了;最後的那個人在門口站立片刻,說道:"啊,你這騙子!你這滿口欺人之談的家夥!你教導和宣講的,你自己並不身體力行。"See More
Apr 30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老鼠和貓》

一天黃昏,一個詩人遇到了一個農民。詩人是孤僻的,農民是見人靦腆的,然而他們談起話來了。農民說:"讓我把一個最近聽到的小故事講給你聽吧。一隻老鼠給逮在捕鼠籠里了;老鼠快樂地吃著擺在籠子里的乾酪時,有一隻貓在籠子旁邊。老鼠顫抖了一會兒,不過它心里明白,身在籠子里,它是安全的。"於是貓開口道:我的朋友,你正在吃你最後的一餐啊。",是的,老鼠答道:我只有一條命,因此只死一次。可你又如何呢?據說你有九條命。難道這不是意味著你必須死九次嗎?"農民瞧瞧詩人,說:"這豈不是個新奇的故事嗎?"詩人沒有回答農民,他走了開去,心靈里卻在尋思:"千真萬確,我們有九條命,確確實實是九條命。因而我們要死九次,確實要死九次。也許,還不如只有一條命,給逮在一隻籠子里一一一過著一個農民的生活,只有一小片乾酪作他的最後一餐。然而,難道我們不是沙漠和林莽里的獅子的親戚嗎?"See More
Apr 2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魯思夫人》

從前,有三個人遙望一所白房子,那白房子孤零零地坐落在一座綠色山頭上。第一個人說:"那是魯思夫人的房子,她是個老醜巫婆。"第二個人說:"你錯了。魯思夫人是個美麗婦女,她住在那兒沈而於夢幻之中。"第三個人說:"你們倆都錯了。魯思夫人是這一大片土地的大地主,她吸她的農奴們的血。" 他們且走且議論著魯思夫人。 他們走到十字路口時,遇見一個老翁,有一個人問老翁道:"請你把那位住在山頭上白房子里的魯思夫人的情況告訴我們好嗎?"老翁擡起頭來,向他們微笑,然後說道:"我現在九十歲了;我記得魯思夫人時,還不過是個孩子哩。不過,魯思夫人八十年前早就死掉了,如今那所白房子是空關著的。鴟梟有時在那里嗚嗚地號叫,人家說,那所房子里鬧鬼。See More
Apr 2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陳酒》

從前,有個富翁,不無理由地以他的酒窖和窖藏美酒自豪。其中有一瓶遠年陳葡萄酒,是他珍藏著留作盛會用的,究竟是什麽盛會,可只有他自己知道。 地方官來拜訪他,他心中尋思道:"不過是地方官罷了,不必為他開這瓶酒。" 教區的主教來拜訪他,可他跟自己說道:"不,我不願為他開這瓶酒。他不會懂得這酒的價值,這酒的香味地也聞不出來。" 王國的王子來臨,和他一同進餐。但是他想:"他不過是個小小的王子,不配喝那麽高貴的美酒。" 甚至在他自己的侄兒結婚的時候,他也對自己說道:"不,那瓶酒可不拿出來給那些客人們喝。" 歲月流逝,這老頭兒終於死了,埋了,像種子和橡實一樣。 他下葬的那天,那瓶遠年陳葡萄酒和其它的酒都拿出來了,被農民和鄰居們分著喝掉了。 沒有一個人辨別出這瓶酒是遠年陳酒。 對他們說來,凡是倒進酒杯里的,都不過是酒罷了。See More
Apr 22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紅色大地》

一棵樹對一個人說:"我的根深入紅色大地,我要把我的果實送給你。" 那個人對那棵樹說道:"咱倆多麽相似。我的根也深人紅色大地。紅色大地賦予你力量贈我以果實,紅色大地教育我以感謝之忱接受你的饋贈。"See More
Jan 2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

幾百年前,有個偉大的國王,他是個賢明的人。他要給他的子民制訂法律。他從一千個不同的部落,邀請一千個賢人,到他的京城來制訂法律。這一切都照辦了。 然而,寫在羊皮紙上的一千條法律,呈送到國王面前,國王——一審閱之時,內心深處倒辛酸地哭泣了,因為他不曾料到,在他的王國之內,竟有一千種犯罪的勾當。於是國王召來他的書吏,嘴角邊帶著微笑親自口授法律。國王制訂的法律只有七條。 卻說那一千個賢人憤憤地離別國王,帶著他們自己制訂的法律回到他們各自的部落里去了。每個部落都實施它自己的賢人所制訂的法律。 因此,他們直至今天都有一千條法律。 這是一個大國,但它有一千個監獄,獄中充滿了觸犯一千條法律的男男女女。 這確實是一個偉大的國家,然而,這個國家里的人民,乃是一千個立法者和僅僅一個賢明的國王的後裔。See More
Jan 15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造橋者》

阿棲河穿過安提阿城奔流入海,河上建造了一座橋,以便利這城市的兩部分之間的交通。 橋是用大石頭築成的,大石頭是馱在安提阿的騾子的背上從山里運來的。 石橋竣工時,一根石柱上用希臘文和阿拉姆文刻了一行字:"此橋系國王安提阿二世所建"。 所有的老百姓都經由這座美好的石橋走到美麗的阿棲河對岸去。 一天晚上,有個被人們認為有點兒傻里傻氣的青年,往下爬到那石柱上刻字的地方,用木炭把刻的字塗抹掉,然後在這上面寫道:"這橋上的石頭是騾子從山里馱運來的。你們在橋上來來往往,就是跨在建橋者——也就是安提阿的騾子——的背上。" 老百姓讀了那青年寫下的話,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大為驚異。有的說:"啊,明白了,我們知道這是誰幹的。他不是有點兒傻里傻氣嗎?"不過,有隻騾子一邊兒哈哈大笑一邊兒對另一隻騾子說道:"你可記得我們確確實實馱運了這些石頭,然而直至今日一直說這石橋是國王安提阿建造的。"See More
Jan 11

Copil's Blog

紀伯倫《探索一千年》

Posted on May 25, 2021 at 2:57pm 0 Comments

以前,兩個哲學家在黎巴嫩的一個山坡上相遇,這~個問那一個道:"你上哪兒去?"那一個答道:"我正在尋找青春的源泉,我知道這泉水是從這些山嶺間噴湧出來的。我曾經讀到的文章上說,這泉水向著太陽盛開著花朵哩。你呢,你在尋找著什麽?"這一個回答說:"我正在尋找死亡的秘密。" 

兩個哲學家都認為對方對他那偉大的科學知之甚少,他們爭論起來了,都指責對方精神上的盲目性。

 

正當這兩個哲學家爭論得響遏行雲時,有一個陌生人經過。在他自己的村子里,大家都認為他是個傻瓜。他聽見哲學家在熱烈辯論,便站停了一會兒,聽他們論爭。…

Continue

紀伯倫《節杖》

Posted on May 21, 2021 at 2:30pm 0 Comments

國王對他的妻子說:"夫人,你並非名符其實的王后。你太庸俗,太粗野,不配做我的伴侶。" 

妻子道:"先生,你自以為是個國王,然而事實上你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傳聲筒罷了。"這些話觸怒了國王,他手執節杖,用那金質節杖打在王后的前額上。

 

這時候王室侍從長進宮來了,他說道:"啊,啊,國王陛下!這節杖是天下最偉大的藝術家制作的。唉,有朝一日,國王和王后行將被忘記了,但這節杖會被保存下來,作為藝術品一代又一代地傳下去。陛下,如今你讓節杖沾上了王后陛下額上的血,將來它就越發要受到重視和追念了。"

紀伯倫《小徑》

Posted on May 17, 2021 at 3:00pm 0 Comments

叢山里住著一個婦人和她的兒子,他是她的頭胎兒子,也是她的獨生子。

這孩子死於熱病,當時醫生束手無策地站在旁邊。

 

母親苦惱得心慌意亂,她對醫生大號大哭,向他懇求道:"告訴我,告訴我,究竟是什麽使他不再掙扎不再歌唱的呢?"醫生說:"是熱病。" 

母親問:"什麽是熱病?"醫生說:我解釋不了,這是一種無限小的微生物,它侵入人的肌體,我們的肉眼是看不見的。" …

Continue

紀伯倫《耳聾的女人》

Posted on April 12,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從前,有個富翁,他有個年輕的妻子,她是個一點兒也聽不見的石聾子。 

一天早晨,他們正吃著早餐的時候,她對她的丈夫說道:"昨天我去逛了市場,那兒陳列著大馬士革來的綢緞衣裳,印度來的頭巾,波斯來的項鏈,也門來的手銀。看來商隊剛把這些東西販運到我們這個城市里來呢。可你瞧瞧我吧,穿得破破爛爛的,還算是富翁的妻子哩。那些美麗的衣飾,我想要買幾件。" 



丈夫還在忙於喝他那早晨的咖啡,說道:"我的親愛的,沒有理由不讓你上街買你心愛的一切東西啊。"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