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 pho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anuary 5, 2022 at 9:52pm

[英國]艾利亞斯·卡內蒂作品:鐘表的神秘心臟(上)
在他身上一部分變老,而另一部分尚未誕生。

化恐懼為希望。詩人的欺騙或完成。

總是在下一個思想開始之前,他滑入睡眠。他是不是為了夢見它?

分號的夢。

我不知道所謂真實是什麽。我感到我的生命一直被它吞食著。

當我躺在這裏我的真實消散到哪裏?和死亡一起僵硬?我害怕我的真實的命運,而不是靈魂。

在文學中留下許多未說出的事物是重要的。這樣才有可能辨別在多大程度上一個作者所知道的多於他所說的,這樣他的沈默就不是陰郁的而智慧的標誌。

世界因變老而日益壯大。未來縮小了。

為了一生而知道一個人,並把他保持在秘密裏。

哲學家們最深奧的思想有著它們自身的變戲法。眾多的隱遁是為了某些事物突然就出現在手掌裏。

模糊或是強化結局:別無選擇。

限制一個人所期望顯現的尊敬的領域。保持一個人更大的部分敞開。

留存的群山,恐懼的空碗。

在一個很特殊的壁架上,在危險與提升之間,它安頓下來。正是在這裏,而非別處,他被允許寫作。

修補信件。死者的運動。

為了存在於今天,一個人需要一種對所有各不相同的時代的親密知識。

時代的共有的醒悟。

消失,但不是完全地,為了你能夠知道它。

只有在恐懼進而我才完成我自己——為什麽?我一直是被恐懼所哺育的?我只有在恐懼進而才認出我自己。一旦它被克服,它變成希望。但它對其它人仍是恐懼。我所愛過的人是那些他們的生活為我所恐懼的人。

在它開始於75歲的新生命裏,它忘記了他父親的死。

在音樂中詞遊泳——而詞通常散步。我愛詞的步態,它們的小徑,它們的停止,它們的驛站。我不信任它們的漂流。

一個人將通過贊美去辨認他不是什麽。

在詞語開始閃耀之前,他把自己削得更短。

我不能想像有比一個曾經知道說許多事物而在晚年卻陷入沈默的人更痛苦的景象。這並不是指智慧的沈默,那種在責任之外能保持安寧的沈默;我指的是當一個人回首往事並感到一生的努力僅為徒勞的失望的沈默。我指的是比起過去曾是的一切生命在老年並沒有成為更豐富的沈默。這種晚年將不擁有什麽,因為它感到被削貶,而不是擴大。(下續)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December 29, 2021 at 4:07pm

[英國]艾利亞斯·卡內蒂作品:鐘表的神秘心臟(下)

對死亡保持沈默——你能忍受多久?

解釋虛無。把它放在這裏。說它。離去。

如果你旅行更多,你知道的將更少。

也許一個人可以感知死者繼續存在,但是僅在某些詞裏。一個人知道了這些詞則有可能聽見死者。

再一次言說同樣的事物,在早年的形式裏。

有可能歷史更多地活在他身上,而不是在歷史學家那裏。這曾是他的絕望並且永遠如此。

「成為一個陌生人比迎接一位陌生人更值得」

為某一特定的時代燃燒,但要弄清楚你是否將被再次點燃。

你唯一的逃避是通過一個不同的姿式朝向死亡。你可以永不逃避。

我將永不可能只存在於一種語言裏。原因在於我如此深地被德語所束縛以至於我總是感到在其它語言裏也必將如此。

他不曾擺脫過恐懼,但這已不再是他自己的恐懼。

去經歷一頭動物的死亡,但是作為一頭動物。

「一個人墜入睡眠」,他對孩子說道,「而不再醒來」。「我總是醒來」,孩子快樂地說。

忘卻的美好,在於它暴露它自身之前。

他收集烘乾了的細節。

甚至不可能想像一個人自身的死亡。它似乎不真實,它是最不真實的事情。為什麼你總是把它視為挑戰?經驗的缺乏。

想著過去的事物仿佛它們剛剛開始存在。

他說的總是比他想的要多。他將如何去做?他將削減他自己或是這些句子?

你不如卡夫卡可信賴因為你活得如此久長。

但也許年輕一代希望從你那裏得到幫助以對抗文學中的死亡的懲罰。

作為一個輕蔑於死亡逐年增長的人,你是有用的。

現在,他僅僅散步於自己建造的橋下,對其它任何地方的恐懼使他不得不避開。

重寫一封信,在多少年過去之後。

從只說「神」裏他得到什麼樂趣——為了不去說「上帝」。

是的他永不使自己成為一個奴隸。但他觀察過那些想成為奴隸的奴隸。那是最壞不過的事情。

他發現句子,僅僅為了把更早的一個帶回來。

說最私人的事物,說它,別無它慮,不要羞怯。一般化的盡可以在報紙上發現。

你是否可以觸及你的早年生活而不受到處罰?

他害怕講一個新故事。

有多少事物你要避開為了減少死亡的碰撞?

當他們走開,我想他們將作為別的什麼人回來,或者永不。

他把自己扔得如此之遠以至於在下一世紀才被人接住。

一個僅在夜間的生命:用什麼來重新布置早晨?

自從他們教給我們生活的一課,中國人,在我們之前,自時間開始以來。所有更痛苦的就是觀看他們現在與我們競爭。當他們終於趕上我們,他們將失去所有他們曾超過我們的領先的距離。

哲學家由於膨脹:尼采。

由於呼吸:莊周。

他需要那種在他之後能夠繼續他的痛苦的人。

永不休歇的潮汐:我們。

上帝的吃者和餓者。

太多的名字在他的頭腦裏,像大頭釘。

詞作為哨兵。

我生活的故事並不真的關於我。誰能相信這一點?

他回到家。陳設依舊,桌子已經散架。他坐下,並寫作於空氣裏。

只有他閱讀時他才是幸福的;他更為幸福當他寫作;他最幸福的時刻則是當他讀到某些事物他從不知道的時候。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December 23, 2021 at 9:33pm

〔法國〕德斯諾斯散文詩《不,愛沒有死》
不,愛沒有死——在這心裏、這眼裏和這宣告了它的葬禮開始的嘴裏。

聽著,我已對秀麗、色彩和嫵媚厭倦了。

我愛著愛,愛她的溫柔和殘酷。

我的愛只有一個唯一的名字,只有一個唯一的形體。

一切都逝去了。那些嘴緊壓著這張嘴。

我的愛只有一個唯一的名字,只有一個唯一的形體。

如果有一天你記起它,

啊你,我的愛的唯一的形體和名字,有一天在歐羅巴和亞美利加之間的海上,

在那太陽的餘暉反射在起伏的波浪的表面上的時候,或是一個暴風雨之夜在鄉村的一株樹下,或是在一輛飛馳的汽車裏。

在馬麗謝布大街春天的早晨,

在一個落雨天,

在睡覺以前的黎明,

對你自個兒說吧,我吩咐你的熟悉的心靈,

我曾經是唯一的最愛你的人,可惜你並不知道。

對你自個兒說吧,我們不必對這些事感到惋惜:龍沙在我之前

面波特萊爾曾為那些年老的和死過的婦人侮辱了純潔的愛而惋惜而歌唱。

你啊,當你死去的時候,

你將是美麗的並依然抱有希望。

而我將已經死去了,整個地包容在你不朽的軀體裏,在你可驚的影像裏——你曾呈現在生活和永恒的連續不斷的奇跡中,

但是,假如我還活著,

你的聲音的音調,你的眼色和它的光彩,

你的氣味和你的髮的氣味和許多其他的東西都將活在我的身上,

在我的身上,而我不是龍沙也不是波特萊爾,

我只是羅伯爾·德斯諾斯,而因為我認識並愛過你

我完全和他們一樣。

我只是羅伯爾·德斯諾斯,為了愛你

我不願在這可鄙的大地上再去依附別的榮譽。

(羅洛 譯)

德斯諾斯(1900~1945)法國詩人,早年參加達達運動,後加入超現實主義運動,他被稱為超現實主義中用口頭進行自動寫作的天才、夢幻陳述的專家。1930年脫離超現實主義,走自己的道路。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參加抵抗運動。從1940年起秘密編輯反法西斯的報紙《今日》,並用筆名發表反維希政府,反法西斯的作品。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December 20, 2021 at 6:50pm

(美國)瑪麗·奧利弗散文詩《青苔》

也許,把世界看成是平的這一想法不是一個部落的記憶,也不是一個原型記憶,而是某種更為古老的東西——狐貍的記憶,蚯蚓的記憶,青苔的記憶。

跳或爬或一節一節弓起身子前行——穿過萬物平坦的表面——的記憶。

將大地看成圓的需要某種別的東西——站立起來! 那至此尚未發生。

好一個野獸之家!狐貍,長頸鹿,疣豬,這些不言而喻。可是,還有這些啊:細繩似的軀體,草葉和花朵似的軀體!大米草,聖誕耳蕨,士兵苔! 嗬,這兒來了蚱蜢,一個個圓趾、粗膝、大眼睛,越過一座座小小的尖山。

秋天,當我在木頭堆裏看到一隻黑色的蟋蟀,我不去驚動它。當我看見從岩石上啃掠而過的青苔,我輕柔地撫摸她。

可愛的表姐妹。

(松風 曉燕 譯)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December 6, 2021 at 11:46pm

攝影· 主題提詢

arcasaman 人才 / 學習 / 地方 / 文化遺產 

Beluran 西洋文學 / 幽默 

CERI 海絲路·文化·軟實力

Corps Sans Organes 美學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體驗經濟 / 旅遊 / 遊學 

Dr Tan 抗疫文創 / 地方誌 / Tourism / 旅遊

Gai Lan Fa 生死學 / 生命

Host Studio (LD)設計 / 體驗 / 哲學 / 柏格森 / 後現代 / 布爾迪厄 / 文化研究 


iki kia kiak 陳博士談榴槤/福柯

iPLOP 詩性 / 媒軆 / 慢活 / 藝頻道 / 沙巴民族

                                                                                                          (Photo Credit:In pictures: Elliott Erwitt)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December 6, 2021 at 11:41pm

Johore 詩性 

卡萊爾的書包 叙事學

開篷樂勢力 樂趣 

Khalak Khalayak 地方

Kota Belud 陳明發創作 / 詩性 / 散文詩 / 學習 

Kundasang 地方 / 文學 /旅人凝視


Margaret Hsing 散文詩 / 詩性 

美索 布達米亞 一帶一路 / 歴史 

Momogun 沙巴 

Moooi 埃及 / 詩性 / 散文詩 / 地方 / 

O noc Sob 美食 

Ovepi 地方營銷 / 藝頻道 

Panfilov 詩性 / 生態 / 柏格森 / 遊記 / 美學 

Paris 沙巴 / 歴史 / 旅遊 / 地方

Passion for Form 文學 / 神话 / 古代遊走 

Penambang 自我開發 / 五行 / 讀書筆記 / 


Ra Zola 詩性 / 海德格爾 / 地方 / 詩學 

Sinakut 鮮拿哥 玩得哥與妹

Sandakan 新加坡回憶

Sentul 藝頻道 / 商韻敘事 

SRCE沙巴 / 福柯 + 德里達 / 後現代 

Suan Lab 詩性動漫/生態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鄉韻 / 鄉頻道 / 一帶一路 / 地方文化營銷 

Suyuu 媒軆 / 文化遺産 / 地方营销 

Trengganu (旅遊 / 文學 / 美學 / 都德)

TV Plus 電影 / 媒軆 

Yanlianke 堅硬如水 文學/

用心涼Coooool English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ugust 9, 2021 at 12:04am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ne 22, 2021 at 4:56pm


中國散文詩:構建自己的藝術王國《黃鋮 篇》

在寫散文詩時,我喜歡把散文詩盡量往詩這方面靠。為了閱讀上的輕鬆,我更故意讓某些句子盡量簡單化。散文詩因為“散文”二字,將會比詩歌更加空靈與隨意。如果讓我用珍珠來比喻詩與散文詩。詩,就是一串已經串起的珍珠:而散文詩,則還是一盤“大珠小珠落玉盤”和“形散而神不散”的珍珠。後者,帶給我們的驚喜與期待。似乎更多。一個人在寫作的同時也總是在編織一個“篩子”,語言過分玄奧,結構過分鬆敢。只會把不多的讀者,又篩去一層。簡單又深刻。踏實又空靈。題材多樣化。將是我在散文詩寫作方面的探求之路。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y 29, 2021 at 5:25pm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y 29, 2021 at 3:03pm



    

                                                                                                   

愛墾藝廊: 生活情趣館
愛墾藝廊: 中藥故事館
愛墾藝廊: 藝·攝影館
愛墾藝廊: 戀戀情詩館  
愛墾藝廊: 族群和解主題館
愛懇藝廊:設計故事館
愛墾藝廊:花卉攝影館
愛墾藝廊:美食主題館
愛墾藝廊: 戀戀·文物館
愛墾藝廊: 藝·攝影館


Photo Credit:
Gosto Disto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