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s En mémoire
  • Female
  • Baling, 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ris En mémoire's Friends

  • Copil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Franmin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柏圖校友
  • triste chateau
  • A'Lessy
  • Marketing Link
  • Bélgica querida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Sena Wang

Gifts Received

Gift

Paris En mémoir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ris En mémoire'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權力(下)

尼赫魯接下印度建國重任, 明確訂定了三條基本路線。第一是印度必須高度世俗化, 也就是去宗教化, 畢竟即使分裂後的印度境內, 都還有幾千萬伊斯蘭教徒, 而且印度教也不是可以定於一尊的一種宗教, 印度禁不起一次次宗教衝突的撕裂。尼赫魯的第二條路線, 是"不結盟"。印度受夠外國, 尤其西方帝國主義的擺弄了, 要避免再成為國際競逐的"牌", 印度必須也只能和其他國家都保持等距關係。還有第三條路線, 那就是用國家社會主義手段, 振興印度經濟, 解決印度低度發展與貧窮的問題。這三條路線, 既是理想, 又是現實規劃。尼赫魯的遠見, 當然是正確的。 50年代, 尤其是1955年"萬隆會議"上不結盟國家制造出的聲勢, 讓人不敢輕忽印度的實力, 更對印度的未來充滿期待。然而, 尼赫魯設計的印度沒有出現, 後來甚至連尼赫魯的三條路線都被放棄了。納拉辛哈·勞的書, 就是從國大黨"局內人"的獨特角度, 檢討為什麽印度歷史沒有照原本投射的軌跡, 走出康莊大道來。最根本問題, 就在"持續擁有權力"。尼赫魯的規劃不可能三年五年、五年十年就會有效果的, 這麽長程的理想,…See More
Jul 1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權力(上)

"在像印度這樣低度發展國家中, 要為窮人服務, 只能靠政治權力。為了幫助窮人, 你得一直掌握著權力, 如果在掌握權力的過程中, 你變得富有了, 那只是意外。所以邏輯上, 既然你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窮苦百姓, 那麽用任何手段取得權力都是合理的。"這是印度前總理納拉辛哈·勞在他的書《局內人》里的一段話, 形容印度國家處境最嚴重、最麻煩的問題。在有眾多窮人的國度里, 就會有眾多要為窮人代言、為窮人爭取福利的人。他們滿腔熱血、義憤填膺, 不能忍受社會上存在著明顯的不公平、不正義, 他們立志要改變這樣的世界。 然而世界畢竟不是誰想改, 就可以改得了的。改變世界必須要有工具, 在錯誤與挫折中沖沖撞撞, 想要改變世界的人, 最常找到兩種答案。一種是:世界根本不能改變, 公平與正義只存在於人的理想幻夢里, 不具備現實性。回到現實、適應現實, 別再想什麽要改變世界那樣不切實際的事吧!另一種答案則是:有權力的人才有辦法改變世界。要改變世界, 就先要取得權力。沒有權力, 一切免談。為了讓窮苦無依的人, 都能得到幫助, 我們先要在惡魔的遊戲里勝過惡魔, 把劍與火從惡魔手中奪走, 還給被欺負壓迫的人。吊詭的是,…See More
Jun 25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記者(下)

熟知美國法學或新聞學的人, 都知道像韓德森這樣的記者, 像第多斯這樣的案子汗牛充棟。這不是電影、不是戲, 是記者的真實人生。我們社會近乎瘋狂地沈迷於對犯罪新聞的報道與消費, 所謂"社會新聞"更被視為是收視率的保證、激動人心的秘訣, 可是那種"社會新聞"有一點點超越一般人視聽範圍之外的東西嗎?我們有從這些多到淹死人的"社會新聞"里得到可以引發"正義效應"的事實與真相嗎?我們那些迷信"社會新聞"的"長官"們, 顯然不了解、顯然忽略了, 真正能激動人心的新聞, 不是血腥色情的新聞, 而是穿破了掩飾、透視了假面的真正"內幕"。我們的新聞習慣里, 長期濫用了"內幕"這兩個字。我們媒體上充斥許多號稱"內幕"的東西, 其實都是皮毛的"外幕", 真正的"內幕", 必須是真實的, 必須是和一般人以為、預期的不同, 而且必須是攸關社會大眾公共利益或人之為人的基本正義原則。再看看政治記者吧。記者面對政治人物不必謙卑, 更不能客氣, 因為你不是代表自己, 你代表的是所有賦予你特權的大眾, 而他們願意讓渡部分權力給記者, 因為他們需要記者替他們去揭穿政治人物編織的說辭、塑造的形象,…See More
May 21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記者(中)

威權體制的崩潰, 新聞媒體與新聞記者, 卻陰錯陽差地沒有隨之喪失他們的力量。新聞記錄了威權被挑戰被拆解的過程, 並且進而調整了自己的位置, 站到了打倒威權呼聲的這一面來。然而也正因為變化來得太快, 新聞媒體調整了位置, 卻顯然來不及改變性格。於是產生了這十年來, 新聞媒體與新聞記者權力角色上的高度曖昧性, 他們依然在社會上保持著相當高的權力地位, 依然是社會上能見度最高的一群人, 可是他們憑什麽據有如此權力地位的理由, 卻遲遲沒有厘清, 他們應該使用這份權力來做什麽的終極目的倫理, 更是遲遲沒有建立。當面對壓力面對困難時, 記者們和一般人有一樣的弱點、一樣的恐懼, 其實就還原成為了一般人, 然而我們真的要問:如果記者就是一般人, 那憑什麽我們要給他們多於一般人的權力呢?在民主社會, 在大家應該平等的架構下, 記者得到的多出來的權力, 就是為了讓他在需要的時候, 發揮非常人的精神與能力, 去一般人到不了的地方, 把一般人看不見的真相挖掘出來。我們的記者, 在這曖昧的社會轉型過程中, 享受著舊權力, 卻沒有盡到新責任。新責任要求:記者不能在真相之前退卻, 不管什麽理由,…See More
Apr 2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記者(上)

有一個這樣的笑話, 不曉得你聽過沒有?笑話里說一輛采訪車因為紅燈右轉, 一轉過來就被埋伏在路邊的警察攔下來了。車窗降下, 記者探出頭, 作好帶點客氣又帶點傲慢再加點著急的表情對警察說:"對不起, 我們急著去采訪新聞。"警察也用帶點客氣帶點傲慢再加點促狹的表情回答說說:"沒問題, 沒問題, 我罰單會寫快一點。"這為什麽會是個笑話?因為故事里的記者本來以為只要亮出記者招牌, 只要祭出采訪的大帽子, 這張小小的罰單就可以免了。這是我們的記者長期以來習慣享受的特權。讓我們承認一件重要的前提, 記者是特權分子, 就像笑話里的另一方——警察一樣的。而且不只是在臺灣記者擁有許多別人沒有的特權, 其實幾乎是所有的社會, 都或被迫或自願地給予記者某些特權。問題是, 或者說他們應該去問、應該去區別的是, 記者是基於什麽樣的理由取得特權?社會是站在什麽樣的考慮下給予記者特權?更重要的, 記者到底以什麽樣的態度, 在什麽時候把特權用在什麽地方?雖然統統叫作記者, 這里面可以有非常非常大的差異區別。在極權威權的體系里, 記者是權威意見的轉述傳播者, 有權力的人要講什麽話要下什麽命令,…See More
Mar 24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真實感受(下)

把所有數據比對後, 莫斯考維茲找出的不是一種最好的醬料滋味, 而是三種。消費者對"一般"、"辣味"和"濃汁"的醬料各有清楚的偏好模式。把做辣味的配方拿去做一般醬料, 得不到好結果。把大家喜歡的一般醬料口味調成濃汁, 也不會成功。消費者沒有單一意大利面醬汁的共同愛好, 但分開三類, 就發現他們的共同口味傾向了。正因為莫斯考維茲沒有掉入原來的市調模式里, 去找"最受歡迎的一種意大利面醬", 所以才得到了對康寶公司最有幫助的訊息。市場上早有一般醬料、辣味醬料, 康寶在這上面精進改良, 仍需花大筆廣告預算跟對手展開肉搏, 然而相對地, 沒有別家公司出過"濃汁"型的醬料。也就是在醬料里加了很多看得到、吃得到的肉和菜, 消費者顯然對這樣的東西充滿興趣。有肉有菜的"濃汁", 還算是醬料嗎?如果拘泥於醬料的分類, 那麽"濃汁"形態就先被排除在外了。如果直接問消費者喜歡什麽樣的醬料, 他們腦袋里想的就會是單純的"醬料", 醬要鹹一點還是甜一點才好吃, 他們不會去想到——多加肉多加菜的醬料會變怎樣。然而一旦他們真正嚐到試吃品, 而不是在腦袋里用想的, 那麽他們就發現——哇,…See More
Feb 7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真實感受(上)

1970年代, 沒有熱量的化學"代糖"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嚴格檢驗, 正式上市, 立刻引發"減肥飲料"的大熱潮。百事可樂搶搭"減肥飲料"列車, 積極研發運用代糖的新種可樂。依照過去的生產經驗, 百事可樂公司有很科學的數據, 如果甜度低於8%, 消費者一定覺得不夠甜, 但相反如果甜度高於12%, 消費者一定覺得太甜。然而, 在8%到12%的幅度間, 哪一個比例會是最好的?那就要經過反復市調來決定了。百事可樂公司聘雇了很有經驗的專門做食品市調的公司。他們駕輕就熟, 調配出各種不同甜度的試驗品, 然後找了幾百個人來試喝, 看他們最喜歡哪一個。他們相信, 只要累積夠多的試喝答案, 配合這些人的背景資料, 就能夠找出新可樂應該針對怎樣的消費群, 用什麽樣的甜度來生產。 調查做了, 資料出來了, 負責解讀資料的專家莫斯考維茲卻盯著眼前的資料發呆, 遲遲得不出原本以為很容易得到的答案。問題在, 什麽樣的人喜歡什麽樣的甜度, 沒有清楚的模式。男人並沒有普遍比女人嗜甜, 也不見得愈老的口味愈重。被一片混亂的數據困擾多日, 有一天在餐桌上, 莫斯考維茲突然想通了, 之所以找不出答案,…See More
Feb 5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宣傳用語(下)

為什麽要登王敬軒的來信, 然後再讓劉半農把他臭罵一頓?王敬軒那麽沒道理, 不登不理豈不更好?這問題的答案牽涉一項只有《新青年》同仁明白的秘密——王敬軒這個人根本不存在!王敬軒的投書, 其實是《新青年》另一位同仁錢玄同的傑作。王敬軒等於是《新青年》自己紮起來的一個稻草人, 然後大家再對著稻草人大打特打, 錢玄同也署名寫了一篇《駁王敬軒君信之反動》!劉半農為什麽對王敬軒那麽刻薄惡毒、大打特打毫不留情?因為他知道王敬軒不是個真人, 只是反對新文學態度的抽象代表, 所以對他沒有一點對真人、正常人的尊重, 而且劉半農知道不管罵得再兇再狠, "王敬軒"都不會生氣, 也都不能拿劉半農怎麽樣。這不只是二十歲左右青年們心血來潮的惡作劇, 更重要的動機, 是要借由這種手法, 挑激起人家對《新青年》和"文學革命"的注意。那個時代的革命青年清楚明白, 革命主張得到的最殘酷對待, 不是激烈的反對, 甚至不是積極的打壓, 而是——冷漠不理會。 寧可被罵, 不能讓人家冷漠以對, 這是《新青年》的態度。先假造一個罵人的王敬軒, 再用劉半農的粗魯回信引來更多罵《新青年》的讀者, 於是《新青年》受到注意,…See More
Jan 27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宣傳用語(上)

《新青年》雜誌是"五四運動"的先驅, "五四運動"發生前兩年, 就有了陳獨秀主編的《新青年》, 開始提倡"新文學"。《新靑年》第四卷第三號, 刊登了一篇署名王敬軒的讀者來信, 對"文學革命"不客氣地表示了不以為然的意見。同一期也刊出了《新青年》同仁劉半農的《答王敬軒書》。劉半農的答書, 一開始就說:"記者等自從提倡新文學以來, 頗以不能聽見反抗的言論為憾, 現在居然與你老先生'出馬', 這也是極應歡迎, 極應感謝的。"不過這第一段"歡迎"、"感謝"之後, 劉半農接著對王敬軒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道理上的討論少, 將人家視為舊勢力腐敗代表, 而施加冷嘲熱諷的人身批評多, 口氣刻薄、用詞毒辣。 隨後幾期雜誌中, 多人對劉半農"答書"的風格, 表示了強烈反對意見。於是第四卷第六期, 主編陳獨秀出面寫了一篇代表雜誌立場的答辯詞。陳獨秀表示《新青年》歡迎反對言論, 不過對於反對言論, 分成三種。一種是"言論精到"可以更正社方意見錯誤的, "記者理應虛心受教"。第二種是"是非未定者", 如果反對者言之成理, 雖然不能說服社內同仁, "亦必尊重討論學理之自由, 虛心請益"。不過還有第三種,…See More
Jan 18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獨家新聞(下)

說這段話的,是美國廣播網的政治組組長哈爾普林(Mark…See More
Jan 10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獨家新聞(上)

兩位《華盛頓郵報》地方版的年輕記者,加上一位神秘的消息來源“深喉嚨”,結果掀開了“水門案”,最終逼使那個時代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美國總統尼克松不得不倉皇辭職下臺。這是政治史上的關鍵事件,更是新聞史上的經典。“水門事件”示範了新聞記者作為“無冕之王”的巨大力量,以及“第四權”可以對其他三權發揮監督作用的極致。還有,示範了新聞記者的勇氣、風骨與專業倫理。不只是最後將總統掀下臺的結果長期讓人津津樂道,在過程中記者的作為與選擇,也反復被拿出來討論。雖然擁有“深喉嚨”這樣的超級網民,伍華德(Bob Woodward)跑新聞可一點都不輕鬆。“深喉嚨”從來不主動提供消息、數據給伍華德。而是當伍華德和他的夥伴卡爾·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找到了什麽線索或取得了什麽訊息時,就在家里窗口擺放一盆約定好的小盆栽,“深喉嚨”開車路過看到了,會在那天深夜到約定好的停車場和伍華德見面。見面時,伍華德告訴“深喉嚨”他手上握有的訊息,“深喉嚨”憑借經驗及內部數據告訴伍華德,哪些地方值得進一步探索,哪些數據根本一文不值。會面完,伍華德繼續回到工作崗位上繼續挖新聞。…See More
Jan 8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媒體(下)

根據里根身邊幕僚、官員的回憶記錄,我們了解:那表定的十五分鐘,正是操作重點。十五分鐘,一來讓人家覺得兩大巨頭本來就不會有太多話好降低人家的預期;二來為了制造後來實際會談長度的戲劇性倍數效果。里根早就打定主意、做好計劃,即運用其口才,想盡辦法拖長時間。看來戈爾巴喬夫也有心理準備,半推半就配合演出,兩個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真正的任務,就是在會談中言不及義,悠閑地耗掉別人以為意義重大的一個多小時。一旦拖成了一個多小時,也就自然意義重大了。里根幕僚們早算到媒體會以平常里根的作息習慣為比對基礎,一定會對十五分鐘拉長為一個多小時,大做文章。媒體大做文章,媒體自己產生的多種猜測,就為原本空洞的會談填充內容了。…See More
Jan 3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媒體(上)

1985年11月19日,當時的美國總統里根和當時的蘇聯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在日內瓦附近進行了一場歷史性的高峰會談。那是冷戰時期,戈爾巴喬夫才上臺不久,還沒有大張旗鼓進行黨內改革,而且離柏林圍墻倒塌還有四年的時間。兩強首領會議,何其難得、何其重要!這種高峰會談一定要先經過許多幕僚作業準備。然後兩人有公開的交談,最後才進行閉門會議。原來排定讓兩人在沒有任何媒體,也沒有其他官員、助理在場,真正單獨談話的時間是十五分鐘。兩人進去了,會議室門關了,十五分鐘過去了,三十分鐘過去了,一個小時過去了,一直到一個多小時後,門才又再度打開。里根和戈爾巴喬夫走出來,記者蜂擁而上,當然問他們花那麽久時間到底講了什麽,戈爾巴喬夫還來不及回答,里根搶先說了:"時差問題。"記者哄堂大笑。沒有人相信這個答案,可是不管他們再怎麽追問,里根和戈爾巴喬夫都沒有再給別的答案了。…See More
Dec 31, 2019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公共議題

當我分析、批評在臺灣的都市環境中,因為摩托車太多、太方便,以致捷運系統的利用率偏低時,有人就理所當然反應:“楊照一定是開車的,所以就打壓摩托車族。”當我反對以民意來決定要不要廢除死刑時,也就會有人到我的部落格留言說:“哪一天當你是受害人時,看你會怎樣說?”唉,臺灣這個社會一個根本的“理盲”,就反映在這樣的意見里。他們不相信、不接受有而且應該有不受個人自我利益影響的公共意見,堅持假設:一個人的主張,一定是對應於自我利益的。思考、討論公共議題時,如果只能從自己的利益出發,反對所有會傷害自我利益的意見,而且把別人的意見都看做是自私自利的反映,老實說,公共議題就失去了公共性,理性討論、厘清是非的公共領域也就消失了。今天即使我騎摩托車,我還是會主張摩托車太多了,應該讓摩托車不要那麽方便,摩托車享有的許多方便(例如到處可以停車)是建立在社會外部成本上的;我還是會主張應該要讓摩托車的方便程度低於大眾公共運輸系統才是合理的。事實上,正因為我如此主張、如此相信,所以我不騎摩托車,我會去搭公交車、搭捷運。如果我是個犯罪的受害者,我還是一樣主張不能由受害者的感受,來決定犯罪者應該得到的懲罰。人類文明的發展會…See More
Dec 20, 2019
Paris En mémoire posted a blog post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大片

李安拍過的電影裏,有一部到目前仍然擁有特殊的票房紀錄。猜猜看,是哪一部?又是什麽樣的紀錄?不是《臥虎藏龍》,不是《理性與感性》,是《綠巨人浩克》,這部電影上映第二周周末票房比第一周周末慘跌了70%,創下了紀錄。不必也不能因為電影是李安拍的,就不講清楚這項紀錄的意義——意味著電影口碑很糟很糟,剛上映時被強力宣傳打到買票進場的觀眾,看過之後都大失所望,大家惡評不斷,所以下個周末就沒什麽人再要去買票看的《綠巨人浩克》了。這紀錄還真尷尬。不過讓李安可以稍微得到點安慰的是,一般所謂的“票房大片”,首映周末票房到第二個周末,也會平均滑落五成左右,換句話說,《綠巨人浩克》雖然是最糟的,但其實沒有糟到那麽糟。事實上,發行這種“票房大片”的公司,早就習慣、甚至預見了這種差距變化。他們將“大片”的回收成敗關鍵,幾乎都賭在首映周末上。這種“大片”首映在全美至少要有兩千家影院放映,那兩天票房賣下來,正常應該要占那部電影總票房的25%到40%。他們認為,他們相信,這樣才拍得了、才支撐得起制作那動輒上億美金的“大片”。龐大的投資使得“大片”經不起評論、口碑的風險,要在評論、口碑還來不及發揮作用前,就先搶下一定的收…See More
Nov 24, 2019

Paris En mémoire's Blog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權力(下)

Posted on June 28, 2020 at 9:26pm 0 Comments

尼赫魯接下印度建國重任, 明確訂定了三條基本路線。第一是印度必須高度世俗化, 也就是去宗教化, 畢竟即使分裂後的印度境內, 都還有幾千萬伊斯蘭教徒, 而且印度教也不是可以定於一尊的一種宗教, 印度禁不起一次次宗教衝突的撕裂。

尼赫魯的第二條路線, 是"不結盟"。印度受夠外國, 尤其西方帝國主義的擺弄了, 要避免再成為國際競逐的"牌", 印度必須也只能和其他國家都保持等距關係。

還有第三條路線, 那就是用國家社會主義手段, 振興印度經濟, 解決印度低度發展與貧窮的問題。

這三條路線, 既是理想, 又是現實規劃。尼赫魯的遠見, 當然是正確的。



50年代,…

Continue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權力(上)

Posted on June 22, 2020 at 9:44pm 0 Comments

"在像印度這樣低度發展國家中, 要為窮人服務, 只能靠政治權力。為了幫助窮人, 你得一直掌握著權力, 如果在掌握權力的過程中, 你變得富有了, 那只是意外。所以邏輯上, 既然你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窮苦百姓, 那麽用任何手段取得權力都是合理的。"

這是印度前總理納拉辛哈·勞在他的書《局內人》里的一段話, 形容印度國家處境最嚴重、最麻煩的問題。

在有眾多窮人的國度里, 就會有眾多要為窮人代言、為窮人爭取福利的人。他們滿腔熱血、義憤填膺, 不能忍受社會上存在著明顯的不公平、不正義, 他們立志要改變這樣的世界。



然而世界畢竟不是誰想改, 就可以改得了的。改變世界必須要有工具, 在錯誤與挫折中沖沖撞撞, 想要改變世界的人,…

Continue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真實感受(下)

Posted on February 6, 2020 at 10:57pm 0 Comments

把所有數據比對後, 莫斯考維茲找出的不是一種最好的醬料滋味, 而是三種。消費者對"一般"、"辣味"和"濃汁"的醬料各有清楚的偏好模式。把做辣味的配方拿去做一般醬料, 得不到好結果。把大家喜歡的一般醬料口味調成濃汁, 也不會成功。消費者沒有單一意大利面醬汁的共同愛好, 但分開三類, 就發現他們的共同口味傾向了。

正因為莫斯考維茲沒有掉入原來的市調模式里, 去找"最受歡迎的一種意大利面醬", 所以才得到了對康寶公司最有幫助的訊息。市場上早有一般醬料、辣味醬料, 康寶在這上面精進改良, 仍需花大筆廣告預算跟對手展開肉搏, 然而相對地, 沒有別家公司出過"濃汁"型的醬料。也就是在醬料里加了很多看得到、吃得到的肉和菜, 消費者顯然對這樣的東西充滿興趣。

有肉有菜的"濃汁", 還算是醬料嗎?如果拘泥於醬料的分類,…

Continue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真實感受(上)

Posted on February 5, 2020 at 12:34am 0 Comments

1970年代, 沒有熱量的化學"代糖"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嚴格檢驗, 正式上市, 立刻引發"減肥飲料"的大熱潮。百事可樂搶搭"減肥飲料"列車, 積極研發運用代糖的新種可樂。

依照過去的生產經驗, 百事可樂公司有很科學的數據, 如果甜度低於8%, 消費者一定覺得不夠甜, 但相反如果甜度高於12%, 消費者一定覺得太甜。然而, 在8%到12%的幅度間, 哪一個比例會是最好的?那就要經過反復市調來決定了。

百事可樂公司聘雇了很有經驗的專門做食品市調的公司。他們駕輕就熟, 調配出各種不同甜度的試驗品, 然後找了幾百個人來試喝, 看他們最喜歡哪一個。他們相信, 只要累積夠多的試喝答案, 配合這些人的背景資料, 就能夠找出新可樂應該針對怎樣的消費群, 用什麽樣的甜度來生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