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s sans organes
  • Fe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orps sans organes'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corps sans organe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rps sans organes's Page

Latest Activit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 每天,他都要進行25到30次大便,每次的大便里都夾帶著鮮血和濃稠的黏液。他胳膊和腿上的皮膚開始破裂,全身都長滿了疹子。當他轉動脖子,將頭扭向一側的時候,枕頭上就會留下一大把頭發。為了寬慰他,我開玩笑說:「這樣一來就方便多了,你再也不需要梳子了。」很快,醫生們就剃光了他們的頭髮,而他的頭髮是我幫他剪的。我想親手為他做每件事。假如不是因為身體不適,我願意一天24小時都陪在他身邊。』我不想離開他,哪怕是一分鐘也不願意。(說到這兒,她陷入了長久的沈默之中。)我的弟弟來了,他被這里的情…"
Wednes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關於回憶(續)我不想談論這個,我將來也不會談論它。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再也無法感到尚興和幸福。 他從那裏回來了。他在那裏待了幾年的時間,一切就像做了一場噩夢。 “尼娜,他說,“我們已經有了兩個孩子,這真好。他們會留下來。” 他給我講了很多故事。在一個村莊的中央,有一個紅色的水坑。鵝和鴨子都繞著它走。士兵們——他們都是一些沒長大的大男孩——…"
Wednes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 心臟所有人的內臟都是光潔而柔滑的。胃、腸、肺都是光潔的。只有心臟擁有毛髮——淡紅、濃密,有時還很長。這很麻煩。心臟的毛髮會像水生植物那樣抑制血液的流動,而且還經常滋生大量的幼蟲。為了從你被愛的心靈的毛髮中揀除這些微小的寄生蟲,你必須非常投入地去愛。"
Wednes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當我在病房里陪著他的時候,她們不會給他拍照,可是當我離開後,她們就會給他照相——他不穿任何衣服,赤條條地暴露在閃光燈下。他身上蓋著一條很薄的小毯子。我每天都會為他更換這條毯子,到了晚上,這條毯子就會變得血跡斑斑。每當我扶他坐起來的時候,我的手上都會留下許多細小的皮膚碎片——那些都是他潰爛後的皮膚。在與他發生肢體接觸的過程中,它們粘在了我的手上。我對他說:「親愛的,幫幫我。盡量用你的胳膊和手肘把你的身體支撐起來,這樣我就能幫你鋪平床單,清理掉…"
Mon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關於回憶(續) (續上)哈哈哈!我把他趕了出去!我把他趕了出去!有時候,我常常會萌生出一些奇怪的念頭;有時候,我覺得是切爾諾貝利救了我,它迫使我思考。我的靈魂因此而得到了升華。 他對我說了一些關於那裏的事情。他說了,而我也記住了。 灰塵聚集成一團團像雲一樣的東西,飄浮在空中;拖拉機在田裏工作;女人們手裏握著乾草叉;放射量測定器在滴答作響。在那帶刺的鐵絲網後的一切,隔離區:沒有人在那裏生活,可是那裏的時間卻從沒停止過,依…"
Mon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 一個詩人的重新講述(一則廣播劇)  荷馬:詩是一聲喊叫。你知道去掉那種喧嚷之後,一首詩還剩什麽? 埃爾派尼:不知道。 荷馬:什麽也沒有。   教授:在米利都附近的安諾尼,米洛的安諾米是巨人旁邊的一個聾子。 (從一個水龍頭中傳來水的嘀嗒聲) ……不重要的和常見的主題。安諾米堅持把一首詩奉獻給一株檉柳,一棵普通的植物,繁茂和沒有用處的。   荷馬:我曾經講述戰爭 燈塔和船隻 被殺的英雄 和殺人的英雄 但…"
Monday
Margaret Hsing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續上)諸神的誕生處於從宇宙的誕生到人類一族的誕生序列的中間,為什麼非人身性的自然秩序與人世的秩序被諸神們的誕生隔開?自然時序中並沒有道德和正義,人世中則有,這豈不是說,有了諸神的誕生,而且宙斯當權之後,人世才有道德和正義可言——“當宙斯以公正的決斷作出裁決時,所有人無不仰望著他”(84-85行)……這豈不表明,《神譜》的母題是道德—正義秩序的誕生,而非形而上學的“自然”?…"
Oct 16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他們當著我的面把他——穿著禮服的他——擡起來,裝進一個用玻璃紙做成的袋子里,然後把袋子捆起來。接著,他們把這個袋子放進一個木棺材,隨後又用另一個袋子把棺材套了起來。套在棺材外的塑料袋是透明的,但是很厚,看上去有點像桌布。最後,他們把這個大塑料袋塞進了一個用鋅製成的棺材里。他們硬生生地把那個大袋子塞進了棺材里,只有帽子塞不進去。  所有人都來了——他的父母,還有我的父母。他們來莫斯科時候帶了許多黑手帕。特別委…"
Oct 14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對物理學的熱愛 從我年輕的時候開始,我就有一個習慣,會把周圍發生的事情都記錄下來。斯大林死的時候,我把街上發生的所有事情和人們說的話全都寫了下來。從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的第一天開始,我就一直在記錄事態的發展情況,我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事情都將被人們忘卻,並且永遠地消失。事實就是如此。我的朋友們處於這一事件的中心位置,因為他們是核物理學家。然而,他們現在已經全然忘記了當時的感受,以及他們…"
Oct 14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 一個詩人的重新講述(一則廣播劇)[續]首先我要描述我自己 從我的頭部開始 或者最好從我的手臂 準確地說是左臂   或者從我的手開始 從左手的小拇指 我的小拇指 是溫暖的 柔和地向內彎曲 直到一粒指甲   它由三個部分組成 直接從掌心裏生長出來 如果和手掌分離 它將變成一條十足的長蟲   它是一隻特殊的手指 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左手小拇指 徑直地被賦予我 其他的左手小拇指 是冰涼的抽象   跟隨我 我們有著共同的誕生…"
Oct 14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說到這兒,她沈默了好長一段時間。) 兩個月後,我又去了一趟莫斯科。從火車站出來後,我直奔墓地。我要去看他!就在那個墓地里,我出現了分娩的征兆。我才剛剛開始和他說話,我的肚子就開始疼——他們叫來了救護車。我又回到了安吉莉娜·瓦西列芙娜•古斯科娃所在的那家醫院,並在那里生下了我的孩子。她之前就對我說過,要我回去生產:「你需要回到這里來生下這個孩子。」當時距離我的預產期還有兩週的時間。 他們把孩子遞到我眼前——是一個女孩…"
Oct 10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一到家,我就看到我們家的門口有一塊濕抹布——看來,我妻子明白了一切。我走進房里,脫掉了身上的夾克,然後是襯衣、褲子,我脫光了所有的衣服,只剩下內褲。就在這時,憤怒突然占據了我的大腦。讓什麽保密、恐懼都見鬼去吧!我拿起城市電話簿以及我女兒和妻子的電話簿,開始挨個給那上面的人打電話。我說:“我在核物理研究所工作。明斯克的上空正飄浮著一層放射性雲層。”接著,我告訴他們應該怎樣做:清洗頭髮,關上窗戶,把曬在陽臺上的衣服收下來,重新洗一遍,喝碘水以及…"
Oct 10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 一個詩人的重新講述(一則廣播劇)[續]一塊石子是一個活物 十分完美 和它自身相一致 遵守自身的界限 恰如其分地擁有 作為石頭的意義   擁有區別於任何事物的香味 從不驚慌也不欲求   它的激情和冷漠 正當並充滿尊嚴   當我把它捏在手中 我感到一種巨大的譴責 它高貴莊嚴的身體 識破了一種虛假的溫暖   石頭不可能被馴服 它們將永遠望著我們 用一隻輝煌而鎮定的眼睛   我永遠不再回到米利都。那兒是我的喊叫駐留…"
Oct 10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一部分·逝者的國度《為何我們要記住這一切》 你已經決定了要把這些都寫下來嗎?你已經決定要寫了嗎?可是,我並不想讓人們知道關於我的這些事情,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我經歷過的一切。一方面,我心中一直都藏著一種想大聲說出這一切的欲望,但另一方面我又覺得這樣做就像是把自己的瘡疤暴露在眾人眼前,而我並不想這樣。 你還記得托爾斯泰作品中的情節嗎?戰爭剛剛爆發時,皮埃爾•別祖霍夫震驚不已,他認為戰爭會永久性地改變自己,以及整個世界。然而,隨…"
Oct 9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關於回憶 我不想談論這個,我將來也不會談論它。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再也無法感到高興和幸福。 他從那里回來了。他在那里待了幾年的時間,一切就像做了一場噩夢。 “尼娜,他說,“我們已經有了兩個孩子,這真好。他們會留下來。” 他給我講了很多故事。在一個村莊的中央,有一個紅色的水坑。鵝和鴨子都繞著它走。士兵們——他們都是一些沒長大的大男孩&…"
Oct 9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一個魔鬼 作為魔鬼,他是個徹底的失敗者。甚至還有他的尾巴。不是又長又粗且末端長滿毛髮的尾巴,而是又短又軟,像兔子尾巴滑稽地露出來。他面板粉紅,在左肩胛骨下有一塊達克特金幣大小的斑痕。但最糟的是他的角。它們不像其他魔鬼的那樣向外生長,而是向內,朝向腦子。這就是他常常遭受頭疼的原因。 他很悲傷。他一連睡上幾天。善惡都無法吸引他。當他沿街走著,你能清楚地看見他肺葉的玫瑰色翅膀在扇動。 註:達克特,舊時在大部分歐洲國家流通的金幣。"
Oct 9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Blog

雅克·普萊維爾(JACQUES PREVERT)《家》

Posted on September 16, 2021 at 9:47am 0 Comments

母親編織

兒子作戰

她覺得這很自然那母親

而父親他幹什麼那父親

他搞事業

他的妻子編織

他兒子戰爭

他事業

他覺得這很自然那父親…

Continue

雅克·普萊維爾(JACQUES PREVERT)現在我已成長

Posted on September 7, 2021 at 9:52am 0 Comments

孩提時

我過著好玩的生活

天天是不能控制的笑

真正是不能控制的笑

然後是一種很是悲傷的悲傷

有時是兩樣一齊來到

我就相信我是絕望的

我就是沒有希望

我什麼都沒有除了要活著…

Continue

雅克·普萊維爾(JACQUES PREVERT)《波力士·維昂》 ―― 給烏淑拉

Posted on August 30, 2021 at 9:19am 0 Comments

他的生日

他的死期

合成密碼語言

他懂音樂

他懂得機械

數學

所有的技術

和其它…

Continue

(法國)雅克—普萊維爾(JACQUES PREVERT)《早餐》

Posted on August 24, 2021 at 11:24am 0 Comments

他將咖啡

倒入杯中

他將牛奶

滲入那杯咖啡

他將糖

放入咖啡牛奶中

他用小湯匙

攪動

他喝下那杯咖啡牛奶…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