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s sans organes
  • Fe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orps sans organes'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corps sans organe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rps sans organes's Page

Latest Activity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玻璃屋

各人說他住在玻璃屋內,一舉一動,均為群眾注目,生活痛苦,沒有私隱,沒有自由。言重了。 有許多事,可以控制。 玻璃屋不好住,搬到密實的磚屋去隱居好了,很多更出名的名人都做得到,堅決不透露生活細節,報館與雜誌社也不見會天天派記者或私家偵探跟蹤。 又另外有些名人,專愛挑向大街的當風窗戶來對著寬衣解帶,完了又抱怨眾人有偷窺欲,未免太不公平吧。 一般秘密,都由當事人咀巴說出來:你不講,誰知道,莫怪人嚼舌頭。 有智慧的名人,往往把職業與私生活分開妥當處理,互不干擾,同時享受名、利、自由。 混淆不清,上臺演戲,下臺仍然演下去,廿四小時巡回演出不綴,當然累個賊死。 透明度要控制在自己手裏,幾時給觀眾看,什麼地方、看多少、效果如何,都得事先量度過。 英雄見慣亦常人,宇宙無限式宣傳,行得一時,行不得一世。See More
23 hours ago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胡蘭成的下作

央人拿來看畢。我十分孤陋寡聞,根本沒聽過胡蘭成這名字,香港長大的人哪裏知道這許多事,恐怕都覺得陌生,所以看過之後覺得這胡某人不上路,張愛玲出了名,馬上就是他的老婆,書中滿滿的愛玲,肉麻下作不堪,這種感覺是讀者的感覺,張愛玲或是瀟灑的女性,與眾不同,不介意有人拿她當宣傳。 所謂丈夫,是照顧愛護撫養妻子的人,願意犧牲為妻子家庭共過一輩子的人,自問做不到這些,最好少自稱是人家的丈夫。胡某人與張愛玲在一起的時間前後只兩三年,張愛玲今年已經五十六歲,胡某於三十年後心血來潮,忽然出一本這樣的書,以張愛玲作標榜,不知道居心何在,讀者只覺得上路的男人絕不會自稱為“張愛玲的丈夫”。女人頻頻說“我是某某的太太”,已經夠煩的,何況是這種男人,既然這門事是他一生中最光彩的事,埋在心底作個紀念又何不可。 由此想到作女人是難的,默默無聞做個妻子,遲早變男人口中“我太太不了解我”,掙扎的有名有姓,又被人橫加汙辱。張愛玲名氣大,即使現在出本書叫“我與張愛玲”銷路也還是好的。胡某一方面把他與張氏的來龍去脈說了,一方面炫耀他同時的,過去的,之後的女人,不管三七二十一,都算是他的老婆,表示他娶過的不止張愛玲一女,算算日子,…See More
Wednesday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新異

抽屜裏有兩個鉛筆刨,並不是用來削鉛筆的,如今的化妝品都是一枝枝筆模樣,用起來好不方便,是啊,時代進步,把人累得糊塗,很多東西都已經改觀。女人妝扮再不用粉撲,鋼筆不用吸墨水,手表沒有針,打字機沒有鍵,浴室用品大部份是噴霧裝,還有什麼創新? 新的東西永遠吸引,好歹要試過,具冒險精神。有些時候情感發作,也會很固執地重復用同一牌子的面霜,一用十年八年。什麼跑車最美?十七歲以來便覺得e型好看,至今還堅持著。  See More
Monday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舊同學

那日遇見小學與中學的同學寶心,大家面對面,表情尷尬,想笑不知笑些什麼,想哭又實在太愉快,一切明證起來,咖啡室的氣氛都兩樣了。我們在十歲那年相識至今,其中老長一段日子失去聯絡,如今她尋人般把我自茫茫人海中尋出來,我倆不停地說著瑣碎的事,總以“你記得嗎——”來開頭。然後捧著頭,拍桌子,大笑。除去父母兄弟,寶心恐怕是我認識最長久的人,而且我們也沒有吵過架,見面後也沒有縱使相逢應不識,一眼就把對方認出來。一直到回家,問父母:“記得戴寶心嗎?戴寶心。” See More
Jun 28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練習本

卑微的願望:近視眼可以醫得好。 計算機會得構思小說。 有一種藥,服後每天睡六小時即精神奕奕,可落街打老虎。 天天有一本好書看。 金寶湯可發明多幾個款式,現有的實在喝膩了。 線路電視到底幾時開辦,再拖下去有礙人類文明進步。 長途飛機速度增加,三小時走畢全程。 好,即使計算機不肯構思小說情節,至少也應該執筆記錄,免我們一筆一劃日做數千字之苦。 真的不得已要病,希望看上去略有黛玉之姿,改一改一貫夜叉作風。 烹飪技術突飛猛進。 勻得出時間來喝下什茶、學跳舞、做固定的電臺節目、參加婚禮、認識新朋友、與讀者答辯、同編輯口角、跟老板聯絡感情,不為正經事而出門。口頭襌不再是“好悶”。 希望學到一小時寫三千五百字之奇技之一半,每天多寫一點,提早退休。 上一次坐在櫻花樹下吃冰淇淋是幾時的事?渴望回到那張長凳上去。See More
Jun 25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短片

友人希望把課文拍成三十分鐘短篇,並且問我,選擇哪幾篇。 拍劉姥姥一進大觀園吧,不過,鏡頭可否自板兒的目光看出去呢,可能制作成本太過龐大,劃不來。 那麼,拍魯迅的棗樹吧,黑白,選一個春寒料峭的清晨拍攝,可能,道具組要鬼叫:什麼地方去弄兩株並排的成長棗樹? 冰心的紙船應該至易拍,可是寫得那麼壞,十三歲的我已在課室公開表示過這一點,招致國文老師異常不滿,從此成為汙點學生。 那麼,拍徐志摩的“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吧,出外景,到康橋去,讀者不會失望。 反正古裝布景服裝頭套統統現成,拍蘇軾的“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對無言,惟有淚千行,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好了,如此情節,光是想象畫面,已經叫人落淚。 課本上所沒有的張愛玲,可能最值得拍攝為短片吧,不,不是小說,而是散文“流言”,每一篇都可以上海老式公寓作內景,用兩個女角,娓娓將內容道出,配弄堂裏各式雜聲……See More
Jun 21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傳真機

手提小型圖文傳真設施,發明以來,若干行家驚為天機,紛紛采用,繼而發表心得,比較外地,本市傳真之費用、效率、得失、最終結論差不多都是言者有憾地“呵,太貴了,外埠返港的電傳代價與稿費相若”。 可以相信,該項設施一定為職業撰稿人帶來不少方便,功德無量。 可是,該不該天天采用?  既是職業寫作,就該當一件事來做,為何長年累月,忽忽忙忙,推到最後一分鐘,不得不做,才急就章地去做? 為何長期用支離破碎剩餘時間填滿兩張稿紙,按下傳真機,鬆一口氣!又算一天?  相信今時今日之編者與讀者都不會要求任何作者把日日見報的雜文與小說增刪批閱十年整才拿出來發表,但,如果付多一點點時間,可以寫得仔細些,何樂而不為? 是因為稿酬太低?是因為人太忙?是因為時尚最後一秒鐘抵壘? 傳真設備對寫作人來說,作為以防萬一的緊急措施,再理想沒有,但是職業寫作,許應該把寫作放第一位,而不是應酬旅行逛街看戲。 See More
Jun 20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討價還價

買東西討價還價似乎成了我的拿手好戲。從皮大衣到洗頭店——洗頭也能講價錢的。師傅問我:“要不要潤發素?”我:“加多少錢?”答:“十元。”我:“十元好買一大瓶,用足一年,不要!”答:(嘆氣)“免費給你用。”算下來在麗花十八元洗一個頭,我常常懷疑全香港都沒有這價錢,而且不給小費。(但仍然沒有錢剩,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討價還價有一個好處,仿佛事事留了餘地,還有轉彎的機會,有農業社會的溫馨,免得將來“眼前無路思回頭”。See More
Jun 16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工作

趙世曾說:“我不希望妻子工作。事業有成就的男女多數已培養成主觀的性格,兩個性格強的人在家庭中難以和平共虛,總有磨擦,因此我將來的妻子不必做事業女強人。"真是至理名言,可是這般思想可喜的王老五都不打算結婚。肯結婚的男人多數視妻子為收人的生力軍。女人也應該做事:學國畫,刻圖章,打扮得好看,逛古董店。女人成了太太,還朝九晚五的坐在寫字樓看丈夫以外的面色,恐怕不是男人的光榮。我們要更多的大男人。 See More
Jun 14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黑白移民

美國聯邦調查局警告:在未來七年內,專長提煉高純度海洛英的華人黑幫組織,將由香港移師美國,聯邦調查局將作好準備。 一位參議院領袖亦表示,亞洲裔三合會在九○年代中期,將在美國成為主要有組織犯罪力量,將系最危險的幫會。 七年內……九○年代中期……這樣的預言並非巧合,實有原因,沒想到一等良民與黑道中人怕的都是同一件事,紛紛走避,另謀發展。 不由人不想起舊上海的青幫來。 勢力那樣壯,且牽涉政治,再大的大好佬,到了幫會地頭,也得打躬作揖。 一下子似連根拔起,煙消雲散,蹤跡全無,不能說不厲害。 有見及此,不如未雨綢繆,移師萬惡的資本主義,繼續經營龐大事業。 香港警方估計杓八至十萬名三合會分子,大部分會移民外國,並選擇美國為其移居地。 近數年來,在美國搜獲的東南亞海洛英數量激增,由百分之十四增至百分之四十三。See More
Apr 19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後窗

後窗觀景,妙不可言。 二十層大廈,家家有露臺,只看一角,已可知住宅裏發生什麼事。 勤力的家務助理,清晨七八點鐘,已將衣物洗滌乾凈掠出,密密麻麻,常常掛滿小小袖珍新生兒的小和尚衣小褲子,可愛無比,十分招搖。 有時候下半日雨,衣物還未收進去,這一家就比較懶。 公眾假期,男戶主坐搖椅上,懷中伏看小女兒,一搖一搖,其樂無窮,誠人生至高享受。 低一層褸,一位老太太在耍太極。 再低些,露臺上種滿奇花異卉,累累不知名的紫色花串直垂到樓下去便宜人家。 年青人在僥烤,老遠都似聞到香氣,身子扭動,可是聞歌起舞? 接著一層正在大肆裝修,木工師傅赤膊上陣,努力工作,人進人出,十分忙碌,一下子把公寓打扮得美奐美侖,供人家入夥。 夏天,還有三五歲大的孩於潑水玩耍,中秋,又有提燈晚會,過年,大紅揮春貼出來。 瞥伯永不覺悶。See More
Apr 2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假如丈夫有外遇

那一日無線電視的婦女節目要討論一個問題。問的是:假如丈夫有了外遇,你會怎麼樣?他們問了這樣的一個問題。 當時的感覺是頗為震驚的,因為我實實在在,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給他們一問,不禁想了起來,真的,會怎麼樣呢? 我想我大概會哭得很厲害,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但是我決不會找那個女人大鬧一頓,我甚至不想見那個女人。她必然也有苦衷,她必然也很痛苦。 哭完以後,還是要面對現實,如果丈夫要離婚,便也只好離婚,傷心是不用講的了,因為我曾經為他作過工,曾經努力過,曾經愛過。 我也許會租一個小房子住,我可以照顧自己,可以負擔合已。但不會住在父母家裏,因為我從來未曾好好與他們相處過。以前不會,將來也不會。 見到朋友,不免難為情,做了棄婦,當然失面子,然而真的朋友不會計較這些,雖然如此,朋友還是不見的好,何必要人家陪著難過。最難堪的,大概還是一些幸災樂禍、愛看熱鬧的人的臉色,然而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我決不會為這個自殺,因為我不偉大,因為我不勇敢,而最最重要的,便是我已經不再年輕了。 我會靜靜地活下去,生命畢竟只來一次。如果幸運的話,愛可能來兩次,機會不大,但是我願意等。 但當然,我不希望這種事會有一日臨到我頭上…See More
Mar 17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孤傲

鄭京和欲從海費茲學藝,好不容易獲得大師約見,赴約,遲到五分鍾,管家開門時說:“海先生今日不見你。” 第二次,鄭京和早到五分鍾,管家應門,又說:“海先生今天也不見你。”第三次,鄭京和準時到,進入書房,取出小提琴,才彈了三個音符,海費茲說:“你還是學中提琴吧。” 為人孤傲若此。 他不喜歡收徒弟,也同徒兒相處得不好,他的兒子會彈梵啞鈴,但絕非人才。 錄映帶中,看他教學生,只見一臉冰冷的不耐煩,甚至說:“彈成這樣,顧客會不高興。”毫不容情。 有兩種人最難相處,一種是天才,因得天獨厚,得來全不費工夫,統共不原諒他人的遲鈍。 另一種是鴻運當頭者,氣焰淩人,直至他也一頭栽在泥沼裏,才知道民間疾苦。 比起海費茲,艾薩史頓技藝平平,但作風親切,平易近人,表現熱情,也使人尊敬欣賞。 真正的天才冷酷還不打緊,有些人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比人略勝半籌,就要把晚娘臉擡出來了。See More
Mar 3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刨冰

可是令人難忘的還是紅豆刨冰。一隻老大厚實的玻璃杯,結結棍棍,裝滿紅豆刨冰。紅豆或者太甜,刨冰或者不衛生,但這是童年的一部份,那時二哥剛賺錢,帶我與弟弟去看一場二輪《鐵牛傳》,吃完刨冰買雙新皮鞋回家。那種廉價冰店中穿汗衫的夥計遞上兒童的恩物……快樂實在無分貴賤,還記得吊扇下的圓桌,玻璃臺面下壓著價目表,一杯刨冰是六角錢。 涼粉,杏仁豆腐,冰凍檸檬茶,蜜糖薄荷茶,各式冰淇淋,但是最令人具安全感的是紅豆刨冰。 See More
Feb 26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青蓮色

現在因為流行寬大的打摺裙子與褲子,熨起來,無邊無涯一般,容易引起困惑,怎麼姥姥都熨不完,花多一倍時間。 青蓮色很好看,紫色沒青蓮可觀。但是要非常高的女子才能受得起這樣的顏色,要不就是非常美的,穿慣這樣的顏色簡直不能到外國去生活,只有習慣咖啡色的人才能去加拿大與英國。 花邊又開始受歡迎。小時候花邊釘個沒完沒了,領邊袖口裙腳,誠然很活潑可愛,現在看小女孩穿著,也有一股歡欣,頗具失落感。See More
Jan 19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電話

你知道十七八歲的女孩子,抓著電話與男朋友說上四五個鐘頭……說些什麼好?現在想起來一點也不明白;坐在椅子上,微笑地甜蜜地,側著頭,無窮無盡的講話,綿綿重重疊疊,世界裏有彩虹玫瑰白鴿陽光雨露。 現在聽電話: “好,好,明早九點半開會,準時到。謝謝,再見。”或是:“嗯,嗯,好,三十分鐘後到你家再說。”或者:“累。不想出來,問候伯母,下次再約。”或是:“稿子收到嗎?打擾,再見。”就這樣。See More
Jan 16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Blog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玻璃屋

Posted on June 14, 2020 at 3:00pm 0 Comments

各人說他住在玻璃屋內,一舉一動,均為群眾注目,生活痛苦,沒有私隱,沒有自由。

言重了。

 

有許多事,可以控制。 

玻璃屋不好住,搬到密實的磚屋去隱居好了,很多更出名的名人都做得到,堅決不透露生活細節,報館與雜誌社也不見會天天派記者或私家偵探跟蹤。

 

又另外有些名人,專愛挑向大街的當風窗戶來對著寬衣解帶,完了又抱怨眾人有偷窺欲,未免太不公平吧。 …

Continue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短片

Posted on June 14, 2020 at 3:00pm 0 Comments

友人希望把課文拍成三十分鐘短篇,並且問我,選擇哪幾篇。 

拍劉姥姥一進大觀園吧,不過,鏡頭可否自板兒的目光看出去呢,可能制作成本太過龐大,劃不來。

 

那麼,拍魯迅的棗樹吧,黑白,選一個春寒料峭的清晨拍攝,可能,道具組要鬼叫:什麼地方去弄兩株並排的成長棗樹? 

冰心的紙船應該至易拍,可是寫得那麼壞,十三歲的我已在課室公開表示過這一點,招致國文老師異常不滿,從此成為汙點學生。…

Continue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傳真機

Posted on June 1, 2020 at 3:30pm 0 Comments

手提小型圖文傳真設施,發明以來,若干行家驚為天機,紛紛采用,繼而發表心得,比較外地,本市傳真之費用、效率、得失、最終結論差不多都是言者有憾地“呵,太貴了,外埠返港的電傳代價與稿費相若”。 

可以相信,該項設施一定為職業撰稿人帶來不少方便,功德無量。 

可是,該不該天天采用? 



既是職業寫作,就該當一件事來做,為何長年累月,忽忽忙忙,推到最後一分鐘,不得不做,才急就章地去做? 

為何長期用支離破碎剩餘時間填滿兩張稿紙,按下傳真機,鬆一口氣!又算一天? …



Continue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練習本

Posted on May 6,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卑微的願望:近視眼可以醫得好。 



計算機會得構思小說。 



有一種藥,服後每天睡六小時即精神奕奕,可落街打老虎。 




天天有一本好書看。 



金寶湯可發明多幾個款式,現有的實在喝膩了。 




線路電視到底幾時開辦,再拖下去有礙人類文明進步。 

長途飛機速度增加,三小時走畢全程。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