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s sans organes
  • Fe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orps sans organes'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corps sans organe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rps sans organes'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4

"石黑一雄·聽而不聞一、兩年後,我才會認為露西小姐說的沒錯,一直以來我們都是“聽而不聞”。而且,如今想想,我認為露西小姐那天下午對我們所說的話,其實造成了同學們態度上的改變。那天以後,關於器官捐贈的笑話漸漸沒了,同學開始認真地思考事情。若說真有什麼影響,那就是器官捐贈又再次成了眾人迴避的話題,只不過和我們年幼時的方式不同。這回,這個話題已經不再棘手或教人尷尬;而是變得沉重而嚴肅。...... “你不能這樣怪同學,”我說,“…"
49 minutes ago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phanindra hothur: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石黑一雄·陰謀論在我聽來,這種說法根本就是陰謀論,我不覺得那些監護人心思會這麼狡猾,但是說不定當中有點兒道理。感覺我們甚至早在六、七歲時,就已經模模糊糊覺得,自己一直都知道器官捐贈這件事。所以,當我們年紀大了一些,監護人對我們談起捐贈的時候,那些內容聽了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好像以前在什麼地方就已經全部聽說了一樣。我想起來了,監護人起先開始上性教育課程時,經常同時提到器官捐贈的事。我們在還是十三歲左右的年紀,對性可說既是焦慮又興奮,上課時自然就把其他內容擺在一邊。換句話說,監護人其實極…"
8 hours ago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鞋母親的閨房裏有一扇凸肚窗,可以方便地眺望莫斯卡亞街朝瑪利亞廣場方向的一段。嘴唇緊貼著遮住窗玻璃的薄紗窗簾,我會逐漸透過紗簾嚐到玻璃寒冷的滋味。幾年以後,在革命爆發的時候,我從這扇凸肚窗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戰鬥,並且第一次看見了死人:他被放在擔架上擡走,從他垂著的一條腿上,一個鞋子破爛的同志不顧擡擔架的人的推打,不斷使勁想把靴子拽下來——而這一切都是在相當快的小跑中進行的。(《說吧,記憶:自傳追述》 )"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6

"石黑一雄·被電觸擊的模樣有一次,大概是池邊談話之後幾個禮拜吧,露西小姐帶我們上英文課,全班同學正在看一首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話題轉到了二次大戰拘留在囚犯集中營的士兵身上。有個男生問到,集中營四周的柵欄是不是通了電,接著還有一個人說,這不是太奇怪了嗎?住在那種地方,隨時想要自殺,只要碰碰柵欄,不就好了。這本來是個嚴肅的話題,但是其他聽到的人卻覺得好笑。所有的人全笑開了,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緊接著蘿拉就展現她的本性,從座位上站起來,歇斯底里地模仿起一個人伸手被電觸擊的模樣。才一下子,事…"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3

"石黑一雄·嚴重意外整個過程中我一直觀察著露西小姐,當她看著面前的學生,我卻看到了她臉上出現一種可怕的表情,雖然那表情只出現一秒鐘。接下來,我繼續仔細觀察著……她振作自己,微笑著說:「還好海爾森的柵欄沒有通電,不過有時候你們還是會發生嚴重的意外。」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聲音很輕,全班同學還在叫囂,所以她的聲音多少給淹沒了。但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有時候你們還是會發生嚴重的意外。」發生什麼意外?在哪裡?但是沒有人聽到她那句話,於是我們又繼續回去討論詩作了。(《别…"
yester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0.5

"石黑一雄·性行為然後,突然間,當骨架依然猥褻地擺在桌上,艾蜜莉小姐轉身對大家說,我們必須小心選擇性行為的對象。她說,這不只是因為疾病,更是因為:「性行為對於一個人情感層面產生的影響是你們無法預料的。」我們在外界必須格外注意,尤其是和那些不是學生的人發生性關係,更要特別小心,因為性代表了很多事情。外面的人為了誰能和誰發生性關係,甚至會打架、殺人。誰和誰發生性關係之所以這麼重要──比什麼重要呢?就拿跳舞和打桌球來說好了,性這件事種要得多了──那是因為外面的人和我們學生不一樣,他們可以藉…"
Monday
corps sans organes's album was featured
Monday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video

郁達夫小說獎

《不廢江河萬古流·郁達夫先生史料展》 郁達夫·馬六甲記遊
Dec 6, 2020
corps sans organes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blog post 郁達夫·馬六甲記遊
"不廢江河萬古流·郁達夫先生史料展"
Dec 6, 2020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本錢

我一直穿胸罩,我知是什麼緣故。這與個性與潮流都沒有關係,因為不穿胸罩,必需要很具“本錢”。本錢不是大胸脯,而是形狀美麗的胸脯。面部表情要天真無邪,大方可人,否則就十分猥褻,有當街跳脫衣舞之嫌。頂可怕的。 多年前楊凡說:“呵亦舒,你這麼新潮的人,怎麼穿胸罩呢?”回他一句:“呵楊凡,你這麼新潮的人,怎麼不穿胸罩呢?”瞧,上帝是公平的,不給你別的本錢,就令你牙尖嘴利,損死人不使本。See More
Aug 15, 2020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吃力

同甲君是十餘年朋友,直至有一日,他問:“你會不會認真地寫些嚴肅的小說?”聽了偷偷打一個呵欠,然後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漸漸疏遠。 再做朋友,太吃力了。 又一次,談到本行的難處,同文忽然說:“你同她一樣是寫小說的人,你們去討論好了。”如此見外,不得不知難而退。 多心?也許是。 又曾聽見這樣的形容:“她像那種下了班還要買菜回家煮的女人。”不敢不敢,慚愧慚愧,根本是嘛。 做朋友要做得輕鬆自在,齊大非偶,高攀不上,無謂勉強。 你不要嫌我平凡,我也不怪你普通,努力發掘對方的優點,方是朋友之道。 真的配不起人家,還是分開的好,勉強無幸福,何必呢,我那麼粗魯,你那麼虛偽,我那麼尖酸,你那麼刻薄,怎麼樣都夾不攏。 千裏搭長棚,無不散之筵席,順其自然,應聚時聚,應散時散,隨意,隨緣,隨心。 不要太吃力。 See More
Aug 13, 2020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好了

很晚的上午,做夢。夢見暑假結束,拋下香港一切不快,又回到英國繼續課程。夏綠蒂說:“你這麼早就回來幹什麼,距離開課尚有十日。”我歡呼,決定馬上到法領事館辦手續去巴黎玩十日。剛在這時,電話鈴打斷好夢,是追稿呢。自來好夢最易醒。一百樣苦惱馬上紛沓而至,呼吸有困難。可是你別說,我也有過愉快的日子,像無端帶一點點零用到歐陸去逛這種。現在受難折磨也是應該的,你知道,若有“好”,就必有“了”。  See More
Aug 11, 2020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男孩子

溫埠似非常旺男丁﹐學校裏小一小二班都只七八名女生﹐而小男孩則多達十六七名。 音樂學校亦如此﹐一班廿名學生﹐只得三兩個女生。 小女孩們並不覺得是榮幸﹐落了單﹐甚覺寂寞﹐男生又愛欺侮她們。 一日﹐聽見某太太對小男生說﹕保羅﹐安琪投訴你在操埸推打她﹐可有此事? 那小男孩鬼靈精地笑﹐某太太自有妙計﹐她慢條斯理地道﹕保羅﹐我是你﹐就對女生好一些﹐你想想﹐班上男多女少﹐一宜升到六年級﹐畢業晚會﹐你邀請誰去跳舞?倘若女孩子們都不喜歡你﹐你得叫你姐姐陪你。 大家看著頑皮小男生臉色大變﹐低著頭離去﹐笑壞人。 班上男生多比較難控制﹐他們活潑調皮﹐多手多動又多嘴﹐且又特別愛激惱女生﹐老師甚為辛苦。 可是到了擔擔擡擡之際﹐又是男生多顯得方便﹐還有﹐計算機班上﹐女生一喊幫忙﹐幾個男同學馬上過去援手﹐也是好處。 See More
Aug 10, 2020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煩不煩

不愛做家務的太太問友人:“天天入廚洗衣打掃,煩不煩?”友人良善,瞠目結舌。 歹毒的我立刻教她這樣答:“做人,天天起床刷牙梳頭洗澡,煩不煩?” 當然煩,怎麼不煩,在辦公室日理萬機,更加煩,過年過節,自然也夠煩,敷衍親戚朋友,也煩,最煩的是填稅表、辦移民、裝修家居。 身體不好,煩得心慌意亂,子女不思上進,煩得頭髮白,工作進度呆滯,煩得借酒消愁。 老中青三個階段,各有各煩,一日比一日煩,非得用盡時間精力來應付不可。 弄得不好,婚姻出毛病,呵倒楣,起碼煩個三五七載。  家務算什麼。  家務是生活中正常的節奏,呵衣物洗得乾乾凈凈,二菜一湯香噴噴,舒適的家是避難的安樂窩,何煩之有。 又不是不能隨時擱下,上午沒空下午做,今日忙改為明日,不應是一種壓力,真的來不及做,請幫工也還方便。 世上煩事多如繁星,卻非家務。 See More
Aug 9, 2020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抄襲貓

特別喜歡把老匡書中人物勾了來用。 抄襲真過癮,人家靠天分、努力、機會,辛辛苦苦耕耘數十年的豐碩成果,被我等無恥之徒不費吹灰之力一把摘來,一口噬下,嘩,果子甜美汁液芳芬,統統歸為己有。 他為顧及身分,也不敢嚕蘇,抄襲貓更加肆無忌憚,愛盜用誰就是誰。 衛斯理因為生活正常,被抄的價值不是太大,發揮的餘地不多。 原振俠這個角色呱呱叫,英俊、機靈、獨身,又特別喜歡失戀,不知如何構思得來,故此把原醫生借了一次又一次,愛不釋手,不亦樂乎。 老匡實在忍不住,問了:“你小說中那個私家探小郭,是不是衛斯理的小郭?” 冷冷的厚頻無恥地回答:“是,他不幸走錯了故事,跑到拙作來了。” 文人無行? 還算好的呢,至少敢在數十萬讀者跟前承認是兄弟的抄襲貓。 外人抄了,還忙不疊去註冊佔為己有,口口聲聲說乃系他早廿年的構思,原著差些沒調轉來成為賊骨頭。 See More
Aug 8, 2020
corps sans organe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會做人

不止是薜寶釵,自小會做人的人是很多的,羨煞旁人。 做人,在此處,解作善與人相處,當然是一門高深學問,也靠天分,性情孤拐者做不來就是做不來。 像寶釵,見了一個管家婆子王保善家的,都得含笑欠身曰“姐姐坐”,怎麼累得過來。 不善做人,不懂做人,不要緊,不必勉強,將勤補拙,努力做事好了。 八面玲瓏者不妨多多交際,相識遍天下,通訊錄名單成尺厚,孤芳自嘗人大可板著面孔,六親不認,自立門戶。 幸虧在現今社會,不會做人,頂多被不相干者彈一句難相處。而不會辦事?後果堪虞。 不會做人,在半個世紀之前,好不吃虧,到了今天,最最耳根清靜。 根本上同閣下吃飯喝茶的是這班人,掉轉背講閣下閑話的,亦是同一班人,否則,何來一手資料。 又有些完全不擅做人的人,硬愛四處亮相交際,作其會做人狀,結果吃力不討好,賠了夫人又折兵。得罪人無數。 知彼知已,百戰百勝,不會做的事,不要做,世上無完人,明理者不會計較。    See More
Aug 6, 2020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Corps sans organes's Blog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泡飯

Posted on July 23, 2020 at 4:36pm 0 Comments

上海人有一種東西,叫“泡飯”,廣東人說泡飯是沒有營養的,故此不吃。 

小時候痛恨泡飯、醉雞、芹菜。如今覺得大頭菜過泡飯加腐乳,真是清淡可口,尤其是“鍋焦泡飯”,這恐怕是寧波獨有的食物,大暑天什麼都不想吃,扒碗泡飯,精神一振。送泡飯的小菜也很多,蝦米浸醬油,火腿片,肉鬆,都是最理想的,父親喜歡“油(入水)果肉”。吃得快時,筷子與碗相撞叮叮響,吞得“沙沙”地爽快,毫無吃相的吃是最痛快的,可愛的泡飯。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你知道

Posted on July 21,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煞風景的錯字。“積克的豆莖”竟會錯成“積極的豆莖”。你當然知道積克豆莖與巨人的故事?成長得如積克的豆莖……在童話中豆莖一夜長上了天。煞風景的無知,時代周刊上的風箏照片,其中一只作人狀,有翅膀,說明:伊卡拉斯。翻譯作:蝙蝠人。老天。當然你知道伊卡拉斯與底達律斯這兩文字!倘若十五歲的時候沒看希臘神話,十八歲時也應翻過喬哀斯的優里息斯。這兩文子用臘黏住羽毛做成翅膀,飛出囚牢,但伊卡拉斯飛得太近阿波羅,太陽溶化臘,他摔進愛琴海死了——當然你知道的。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莫迪

Posted on July 21, 2020 at 4:00pm 0 Comments

有誰喜歡莫迪格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 ,1884-1920)。藝術學生簡稱他為莫迪。他的畫心平氣和,顏色溫暖,女人們的臉蛋都是“容長”的,眼睛微微垂著,雙頰緋紅,一種缺乏希望的美麗,不是很多人喜歡他,因為他的畫沒有偉大的主題,被畫的又不是名人,因此常懷疑他的畫不是十分貴重的,然而也被放到博物館中,著著莫的畫,可以想像一個年青人如何自意大利流浪至巴黎,戴一頂小帽,穿絲絨外套,不久他發覺世界不是他想像的,他患了肺病。然而他的畫至死不是灰黯的,終於他成了名。這些畫實在是可愛的。 …



Continue

亦舒隨筆·自得之場 の 香閨?

Posted on July 15,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我知道我不漂亮。但這並不阻止一個女人的房間像“香閨”。我房間永遠像寄宿生時期。書桌、筆、打字機、一張雙層床自香港運至臺北,再運回來。小電視機、臺燈、椅子,完了。住過宿舍的人都約模知道房中只備一張椅子,免得異性朋友坐得太舒服不肯走……總之看完《柳毅傳》馬上可以呼呼大睡一覺,醒來坐在地板上看電視,拿一句炒青豆吃得“啪啪”聲,真是青春長駐,可悲,數十年如一日;這不是兒時的暑假嗎?水晶化妝臺,粉紅花墻紙,白色地毯,性感睡衣,大頭玉照,全沒。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