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Covid-19 Narrative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7)

我覺得自己把那些季節都弄混淆了。幾天之後,我陪露姬去奧特依。我覺得那是在夏天,要不就是在冬天,一個天氣寒冷、陽光明媚、天空蔚藍的明凈的上午。她想去看望居伊·拉維涅,她母親生前的朋友。我喜歡在外面等她。我們約好“一個小時之後見”,在汽車修理廠所在的那條街的街角。我相信我們已經有了離開巴黎的想法,因為鮑勃·斯多姆留給我們的那串鑰匙。有時候,一想到有些事情可能會發生但是實際上並沒有發生時,心會揪得緊緊的,但是,我思忖,直到今天,那所房子依然空無一人,依然在等待著我們光臨。那天早上,我很幸福。有些飄飄然。我甚至感覺到有些沈醉。地平線遠在天邊,通往無限。一條靜謐街道盡頭的一家汽車修理廠。我好後悔沒有陪露姬去拉維涅那裏。說不定他還會借一輛汽車給我們南下呢。 我看見她從汽車修理廠的那扇小門裏走出來。她朝我打了一個手勢,跟那一次的手勢完全一樣,那年夏天,我在河堤路上等著她和亞娜特·高樂,她朝我打的就是這種手勢。她邁著同樣有氣無力的腳步朝我走來,就好像她在放慢步子,仿佛有的是時間。她挽著我的胳膊,我們一起在這個街區散步。有朝一日我們將會住在這個街區。再說,我們一直都住在這個街區。我們沿著那些小街往前走,…See More
16 hours ago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6)

鮑勃·斯多姆那厚實的身影經常返回到我的記憶之中,是如此銘心刻骨,究竟是為什麼?在人生最愁悶的時刻,經常會出現一個不和諧的輕浮的音符,一張弗拉芒小丑的面孔,一個過客一樣的、也許可以驅除不幸的鮑勃·斯多姆。他站在吧臺那裏,仿佛店裏的那些木椅子在他的重壓下會垮掉一樣。他的身材異常魁梧,因此他的肥胖是看不出來的。他總穿著一件緊身天鵝絨短上衣,黑色的衣服與他紅色的大鬍子和頭髮對比強烈。我們看見他的第一個晚上,他徑直朝我們的桌子走來,凝視著我們,凝視著我和露姬。然後,他微微一笑,俯下身子悄悄對我們說:“患難之交啊,希望你們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當他發現我熟悉大量詩作時,他想跟我進行比賽。誰堅持到最後誰贏。他為我背一首詩,我就得為他背另外一首詩,如此循環下去。比賽持續了非常長的時間。我在這方面沒有任何優勢。我屬於某種類型的文盲,一點大眾文化也不懂,但是能記住一些詩,就像那些在鋼琴上什麼曲子都能來一點,但並不懂普通樂理的演奏者一樣。鮑勃·斯多姆在這方面比我有優勢:他還熟悉英國、西班牙、弗拉芒詩歌的所有詩集。他站在吧臺前,背了一首詩向我發出挑戰: 我聽到黑壓壓的馬群來臨,長鬃毛抖動 或者: 就像一堆死狗…See More
Wedne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9

"奧威爾·有真理,就有非真理他還是沒有了解到最終的那個秘密。他知道了方法,但是他不知道原因。第一章像第三章一樣,實際上並沒有告訴他什麽他所不知道的東西,只不過是把他已經掌握的知識加以系統化而已。但是讀過以後,他比以前更加清楚,自己並沒有發瘋。居於少數地位,哪怕是一個人的少數,也並不使你發瘋。有真理,就有非真理,如果你堅持真理;哪怕全世界都不同意你,你也沒有發瘋。西沈的夕陽的一道黃色光芒從窗戶中斜照進來,落在枕頭上。他閉上了眼睛。照在他臉上的落日餘輝和貼在他身邊的那個姑娘的光滑的肉體,…"
Tue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石川啄木《事物的味道,我嚐得太早了》愛自己的歌 (七)橫在砂山腳下的,漂來的木頭,我環顧著四周,試著對它說些話。 (八)沒有生命的砂,多麼悲哀啊!用手一握,悉悉索索的從手指中間漏下。 (九) 濕漉漉的吸收了眼淚的砂球,眼淚可是有分量的呀。 《事物的味道,我嚐得太早了》是“日本國民詩人”石川啄木的詩歌集。周作人的譯文質樸、清雅,令石川啄木那顆孤獨、灼熱而敏感的心悅然紙上。石川啄木這些晶瑩的詩歌,都是些心境的速寫,既有歡樂的躍動,也有苦澀的顫音。他把生活中那些我們遺落的東西,…"
May 2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5)

我獨自一人站在孔岱親王皮具店前面。我把臉貼在玻璃櫥窗上,想看看是否還留下咖啡館的一點痕跡:一面墻,裏面那扇通往掛在墻上的電話的門,還有那座通往夏德利夫人的小套房的螺旋型樓梯。裏面已經面目全非了,變得光溜溜的,蒙上了一層橘黃色的布。在這個街區裏,到處都是這樣。這樣也好,至少不用擔心會碰到那些幽靈。那些幽靈本身也死了。從馬比庸地鐵站裏出來的時候不用擔心任何事情。再也沒有拉貝格拉,再也沒有坐在玻璃窗後的墨塞里尼了。 我邁著輕盈的腳步往前走,就好像我在一個七月的夜晚到達一個外國城市一樣。我開始用口哨吹奏一首墨西哥歌曲。但是這種偽裝出來的無憂無慮並沒有持續太久。我沿著盧森堡公園的柵欄往前走著,《墨西哥牧人之歌》中的疊句“Ay Jalisco No Te…See More
May 2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31

"奧威爾·真理部負責造謠和平部負責戰爭,真理部負責造謠,友愛部負責拷打,富裕部負責挨餓。這種矛盾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出於一般的偽善,而是有意運用雙重思想。因為只有調和矛盾才能無限止地保持權力。古老的循環不能靠別的辦法打破。如果要永遠避免人類平等,如果我們所稱的上等人要永遠保持他們的地位,那麼目前的心理狀態就必須加以控制。(喬治·奧威爾《1984》【69】)"
Apr 3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4)(第八章)

闊別多年之後,我還見過居伊·德·威爾一回,那是最後一次。在通向奧黛翁那條有斜坡的街上,一輛汽車在我旁邊停了下來,然後我就聽見有人叫我以前的名字。我還沒有回頭就聽出了那聲音。他從車門上降下的玻璃窗裏探出身子。他朝我微微一笑。他沒有變。只是頭髮比以前要短些。 那是在七月份。天氣很熱。我們倆一起坐在汽車的引擎蓋上敘舊。我不敢告訴他,我們離孔岱以及露姬進出的那扇門也就是那扇黑暗之門只有幾米遠。但那扇門已經不復存在了。如今,那裏變成了玻璃櫥窗,展示著鱷魚包、靴子,甚至還有一個鞍馬和一些馬鞭。商店的名字叫“孔岱親王”。是一家皮具商店。 “嗨呀,羅蘭,您別來無恙?” 依然是跟以前一樣的清脆的聲音,他在給我們朗讀那些深奧莫測的文章時,這聲音能夠拉近我們的距離。他還記得我和我那個時候的名字,挺讓我感動。那麼多人參加聚會,盧旺達花園廣場……有些人只來一次,出於好奇,另外有些人則持之以恒地參加。露姬屬於後者。可是,居伊·德·威爾從不接收弟子。他壓根兒就不把自己當什麼思想家,也不想對別人施加任何影響。他們是自己找上門來,而不是他要他們來的。有時,我們估摸著,他可能更願意一個人呆著做自己的夢,可是他不能拒絕他們…See More
Apr 30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30

"奥威爾·首先,自己要相信謊言有意說謊,但又真的相信這種謊言;忘掉可以拆穿這種謊言的事實,然後在必要的時候又從忘懷的深淵中把事實拉了出來,需要多久就維持多久;否認客觀現實的存在,但與此同時又一直把所否認的現實估計在內——所有這一切都是絕對必要的,不可或缺。甚至在使用雙重思想這個字眼的時候也必須運用雙重思想。因為你使用這個字眼就是承認你在竄改現實;再來一下雙重思想,你就擦掉了這個認識;如是反復,永無休止,謊言總是搶先真理一步。最後靠雙重思想為手段,黨終於能夠抑制…"
Apr 2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3)

到王宮的時候,夜幕降臨了。我們在盧克-尤尼維爾咖啡館的露臺上歇了一會兒,然後繼續上路。一條狗跟著我們從利沃裏街走到聖保羅。然後,它走進了那座教堂。我們一點也不覺得累,露姬告訴我,她可以走一整夜。我們穿過兵工廠之前的一個中立地區,那幾條街渺無人蹤,從那裏經過的人不禁要問,那裏是否有人居住。我們發現,在一幢房子的二樓,有兩扇大窗戶亮著燈。我們坐在對面的一張長椅上,情不自禁地望著那兩扇窗戶。那盞電燈的燈罩是紅色的,在房間的最裏頭,暗淡的燈光就是從那裏映照下來的。我們還可以看見,在左邊的墻上有一面鑲了鍍金鏡框的鏡子。另外幾面墻上什麼也沒有。我守候著一個可能會在窗戶後面出現的身影,可守了半天也不見有人在這個不知道到底是客廳還是臥室的房間出現,恐怕一個人也沒有。 “我們應該去按門鈴,”露姬說道,“我保準有人在等著我們。”那張長椅位於在兩條街的交匯處形成的一個類似於土臺的地方的正中間。幾年之後,我坐在一輛出租車上,沿著兵工廠去往河堤路。我讓司機把車停下。我想找到那張長椅和那幢房子。我希望二樓的那兩扇窗戶過了那麼長時間之後依然亮著燈。可是,我差點就在幾條通往塞萊斯廷會修士住的那些粗陋房屋外墻的小街上迷…See More
Apr 29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9

"奧威爾·保持黨的神秘我們時代的一切信念、習慣、趣味、感情、思想狀態,其目的都是為了要保持黨的神秘,防止有人看穿目前社會的真正本質。目前不可能實際發生造反,或者造反的先聲。從無產階級那里,沒有什麽可以擔心的。你不去惹他們,他們就會一代又一代地、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地做工、繁殖、死亡,不僅沒有造反的衝動,而且也沒有能力理解,可以有一個不同於目前世界的世界。只有在工業技術的發展使得你必須給他們以較高的教育的時候,他們才會具有危險性;但是由於軍事和商業競爭已不復重要,民眾教育水平實際已趨下降…"
Apr 29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32

"石黑一雄·信任與鬧劇 湯米要我幫忙在他的手臂上綁一塊夾板,好讓手臂整夜維持挺直。“我不相信別人,”湯米拿起一把用來充當夾板的厚直尺,“其他人說不定會故意讓尺在半夜鬆掉。” 湯米天真無邪地看著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心裡很想告訴他真相,也知道自己如果沒有這麼做,將會背叛從我提醒他註意休閒衫那次以來所建立的信任。要是我真的把他的手臂綁在夾板上,代表我也是這場鬧劇的加害人。真是丟臉,我當時竟然沒有告訴他實話。但是,可別忘了,那時我年紀還小,…"
Apr 27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2

"喬治·奧威爾《1984》 有史以來,大概自從新石器時代結束以來,世上就有三種人,即上等人、中等人、下等人。他們又再進一步分為好幾種,有各種各樣不同的名字,他們的相對人數和他們的相互態度因時代而異;但是社會的基本結構不變。即使在發生了大動蕩和似乎無法挽回的變化以後,總又恢復原來的格局,好像陀螺儀總會恢復平衡一樣,不管你把它朝哪個方向推著轉。 在很長時期里,上等人的權力似乎頗為鞏固,但遲早總有這樣一個時候,他們對自已喪失了信心,或者對他們進行有效統治的能力喪失了信心,或者對兩者都喪失…"
Apr 26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曼德爾施塔姆(OSIP…"
Apr 2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2)(第七章)

那天晚上,我們徒然等了墨塞里尼那麼長時間。我們從此再也沒有在那家咖啡館的玻璃窗後面看見過他。 她沒回丈夫家的那個二月裏下了很多雪,我們在阿根廷街,就好像迷失在一個位於雪峰上的旅店裏。我發現在一個中立地區生活很艱難。說實在的,最好是靠近中心。這條阿根廷街——我記錄了巴黎一些跟它相似的街道——最讓人覺得奇怪的是,它與它所屬的行政區一點也不相稱。它跟哪個都不相稱,別具一格。覆蓋了一層雪之後,這條街道的兩頭通向白茫茫的一片。我也許應該重新找到那些街道的名單,它們不僅僅是一些中立地區,而且還是巴黎的黑洞。更確切地說,是這種黑暗物質發出的亮光,這種黑暗物質是天文學上說到的,這種物質可以使所有的東西都看不見,甚至能夠抵禦紫外線、紅外線和X光。是的,久而久之,我們很有可能被這種黑暗物質吸進去。 她不想呆在一個離她丈夫的住所太近的街區。只有兩站路。她一直在左岸尋找一家靠近孔岱或者居伊·德·威爾住的那套寓所的賓館。那樣的話,她就可以走路去了。可我卻害怕回到塞納河的那一邊,靠近那個六區的地方,我的童年就是在那裏度過的。痛苦的回憶多得數也數不清……但有什麼必要再去說它們呢,一些人在那裏經營奢侈品店,一些有錢的…See More
Apr 24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8

"奧威爾·竄改,為了目前的正统竄改過去是英社的中心原則。這一原則認為,過去並不客觀存在,它只存在於文字紀錄和人的記憶中。凡是紀錄和記憶一致的東西,不論什麽,即是過去。既然黨完全控制紀錄,同樣也完全控制黨員的思想,那麽黨要過去成為什麽樣子就必然是什麽樣子。同樣,雖然過去可以竄改,但在任何具體問題上都決不承認竄改過。因為,不論當時需要把它改成什麽樣子,在竄改以後,竄改出來的新樣子就是舊過去;任何其他不同樣子的過去都沒有存在過。甚至在同一件事在一年之中,得改了好幾次而改得面目俱非時,也是如…"
Apr 23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1)

我在場的時候,只聽她們說過一次她們倆共同的過去,不過她們說得閃爍其詞的。我感覺到她們倆有著共同的秘密。有一天,當我和露姬從馬比庸地鐵站走出來時——那是十一月的一天晚上六點鐘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她認出了某個人,那人正坐在拉貝格拉酒吧的大窗戶玻璃後面的一張桌子旁。她往後退了幾步。那是一個五十歲上下的男子,表情嚴肅,棕色的頭髮平貼在腦袋上。他與我們差不多是面對面,也有可能看見了我們。但我覺得他正在跟旁邊的某個人交談。她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到福爾街的另一邊。她跟我說,兩年前,她就因為亞娜特·高樂的關係認識了那個家夥,當時他打理著九區的一家餐館。她壓根兒沒預料到會在這裏遇見他,因為這裏是左岸。她顯得憂心忡忡的。她使用“左岸”這兩個字,仿佛塞納河就是一條分界線,把兩個分屬不同國家的城市分割開來,就像金屬捲簾門一樣。拉貝格拉咖啡館裏的那個人成功地越過了這條邊界。他在馬比庸十字路口的出現真的讓她惴惴不安。我問她那人叫什麼名字。墨塞里尼。那她為什麼要躲開他呢。她沒有明確地回答我的問題。她只是說,這家夥喚起了她最糟糕的回憶。她一旦與什麼人斷絕往來,那會是決絕的,在她看來,他們都已經死了。假如這個人還活…See More
Apr 22

Passion for Form's Blog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7)

Posted on April 7,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我覺得自己把那些季節都弄混淆了。幾天之後,我陪露姬去奧特依。我覺得那是在夏天,要不就是在冬天,一個天氣寒冷、陽光明媚、天空蔚藍的明凈的上午。她想去看望居伊·拉維涅,她母親生前的朋友。我喜歡在外面等她。我們約好“一個小時之後見”,在汽車修理廠所在的那條街的街角。我相信我們已經有了離開巴黎的想法,因為鮑勃·斯多姆留給我們的那串鑰匙。有時候,一想到有些事情可能會發生但是實際上並沒有發生時,心會揪得緊緊的,但是,我思忖,直到今天,那所房子依然空無一人,依然在等待著我們光臨。那天早上,我很幸福。有些飄飄然。我甚至感覺到有些沈醉。地平線遠在天邊,通往無限。一條靜謐街道盡頭的一家汽車修理廠。我好後悔沒有陪露姬去拉維涅那裏。說不定他還會借一輛汽車給我們南下呢。 …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5)

Posted on April 5,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我獨自一人站在孔岱親王皮具店前面。我把臉貼在玻璃櫥窗上,想看看是否還留下咖啡館的一點痕跡:一面墻,裏面那扇通往掛在墻上的電話的門,還有那座通往夏德利夫人的小套房的螺旋型樓梯。裏面已經面目全非了,變得光溜溜的,蒙上了一層橘黃色的布。在這個街區裏,到處都是這樣。這樣也好,至少不用擔心會碰到那些幽靈。那些幽靈本身也死了。從馬比庸地鐵站裏出來的時候不用擔心任何事情。再也沒有拉貝格拉,再也沒有坐在玻璃窗後的墨塞里尼了。 

我邁著輕盈的腳步往前走,就好像我在一個七月的夜晚到達一個外國城市一樣。我開始用口哨吹奏一首墨西哥歌曲。但是這種偽裝出來的無憂無慮並沒有持續太久。我沿著盧森堡公園的柵欄往前走著,《墨西哥牧人之歌》中的疊句“Ay Jalisco No Te…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4)(第八章)

Posted on April 4,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闊別多年之後,我還見過居伊·德·威爾一回,那是最後一次。在通向奧黛翁那條有斜坡的街上,一輛汽車在我旁邊停了下來,然後我就聽見有人叫我以前的名字。我還沒有回頭就聽出了那聲音。他從車門上降下的玻璃窗裏探出身子。他朝我微微一笑。他沒有變。只是頭髮比以前要短些。 

那是在七月份。天氣很熱。我們倆一起坐在汽車的引擎蓋上敘舊。我不敢告訴他,我們離孔岱以及露姬進出的那扇門也就是那扇黑暗之門只有幾米遠。但那扇門已經不復存在了。如今,那裏變成了玻璃櫥窗,展示著鱷魚包、靴子,甚至還有一個鞍馬和一些馬鞭。商店的名字叫“孔岱親王”。是一家皮具商店。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