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Covid-19 Narrative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6

"《聖經》表明,直到公元前6世紀,集體縱欲狂歡的性交儀式仍在古以色列一帶盛行,這引起了何西阿、以西結等先知的憤怒。以色列人甚至在耶路撒冷神廟為迦南人的生殖女神亞舍拉舉行儀式,還有專為神妓而設的房間[1]。30 然而,在新石器革命的早期階段,大地並不總是被視為女性象征31,比如,在中國和日本,大地就被視為中性。直到後來,也許是由於女性在家庭生活中擔任母親的角色,大地開始具有女性、生育等人格化特征。在地球上的另外一些地區,大地並沒有被人格化,但同樣作為神聖之物受到人們的崇拜。她從“子宮&r…"
Fri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張棗《十月之水》 九五…"
Fri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郁雯·地鐵新聞 地鐵呼嘯,猶如無數的蜜蜂紮堆鳴叫 她坐著,手握扶手,滿頭白髮比月牙兒還晶瑩 年歲的步伐從耳邊忽輕忽重地踢踏 一輪微笑的落日躍上她的額頭,一絲也不動搖 躥入畫面的年輕眼眸,盛放著疑問: 「你到哪一站?」 她說話像是竭力地吐出一枚果核 「我,也,不知道。」 沒有目的地的城中漫遊,成為她每星期的必修課 ——沒有地方去,地鐵容她自由往返 孤獨在人潮的沖撞中 碎裂,裝飾廣袤的靜寂 她沒有嘆息,不完美的路程攜帶著喜悅與悲戚 地鐵如魚在水中暢遊,她說, 「…"
Fri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張棗《蝴蝶》 如果我們現在變成一對款款的 蝴蝶,我們還會喁喁地談這一夜 繼續這場無休止的爭論 訴說蝴蝶對上帝的體會 那麼上帝定是另一番景象吧,好比 燈的普照下一切都像來世 呵,藍眼睛的少女,想想你就是 那隻蝴蝶,痛苦地醉到在我胸前 我想不清你那最後的容顏 該描得如何細致,也不知道自己 該如何吃,餵養輕柔的五臟和翼翅 但我記得我們歷經的水深火熱 我們曾咬緊牙根用血液遊戲 或者真的只是一場遊戲吧 當著上帝沈默的允許,行屍走肉的金 當著圖畫般的雪雨陰晴 五彩的虹,從不疼的標本 現在一切都在燈的普照下…"
Thur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郁雯·孤煙 他的指尖升起裊裊的白煙 村莊披掛在身上 手臂像河水流淌 遠行的地圖是背囊 黑夜是指明燈 他在白晃晃的未來後邊打轉 玩消失之前,世俗享樂的鏈子懸於腰間 像一團歡喜的鑰匙,也像鐐銬 一座座宮殿似的身體裏密布暗道 他渴望果實,每一小塊靈魂卻頻臨枯竭 他不得不與自己分手 也是鏟除體內全部人類的毒素 然後沒入裊裊白煙的河流,直達天際 2019.3.17"
Thur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6

"(續上)在早期神話里,農耕幾乎是一場暴力行為,人們不得不跟死亡和毀滅背後的神聖力量進行艱苦卓絕的較量。種子被播進大地,為了開花結果而進入“死亡”狀態;對種子而言,這是一次充滿痛苦和創傷記憶的死亡儀式。耕地的工具形如武器,五谷雜糧必須先碾成粉末, 葡萄在釀成美酒之前必須被踩成難以辨認的果漿——這一切在母神神話里都有所映射,她們的配偶幾乎無一例外地都會遭受被撕碎、肢解…"
Thur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album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辛波丝卡《三個最奇怪的詞》 當我說「未來」這個詞,第一個音節已經屬於過去。當我說「寂靜」這個詞,我摧毀了它。 當我說「無」這個詞,我在無中生有。"
Thur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郁雯·孤煙 他的指尖升起裊裊的白煙 村莊披掛在身上 手臂像河水流淌 遠行的地圖是背囊 黑夜是指明燈 他在白晃晃的未來後邊打轉 玩消失之前,世俗享樂的鏈子懸於腰間 像一團歡喜的鑰匙,也像鐐銬 一座座宮殿似的身體裏密布暗道 他渴望果實,每一小塊靈魂卻頻臨枯竭 他不得不與自己分手 也是鏟除體內全部人類的毒素 然後沒入裊裊白煙的河流,直達天際 2019.3.17"
Wedne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張棗《楚王夢雨》 我要銜接過去一個人的夢 紛紛雨滴同享的一朵閑雲 宮殿春夜般生,酒沫魚樣躍 讓那個對飲的,也舉落我的手 我的手捫脈,空亭吐納雲霧 我的夢正夢見另一個夢呢 枯木上的靈芝,水腰分上絹帛 西邊的飛蛾探聽夕照的虛實 它們剛剛辭別幽居,必定見過 那個一直輕呼我名字的人 那個可能鳴翔,也可能開落 給人佩玉,又叫人狐疑的空址 她的踐約可能中斷潮濕的人 真奇怪,雨滴還未發落前夕 我已想到周圍的潮濕呢 青翠的竹子可以擰出水 山阿來的風吹入它們的內心 而我的耳朵似乎飛到了半空 或者是凝佇了而燃燒吧,…"
Wedne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album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辛波丝卡《種種可能》 我偏愛電影。 我偏愛貓。 我偏愛華爾塔河沿岸的橡樹。 我偏愛狄更斯勝過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偏愛我對人的喜歡勝過我對人類的愛。   我喜歡把針線放在手邊,以備不時之需。 我喜歡綠色。 我不喜歡把一切都歸咎於理性。 我喜歡例外。 我喜歡早點離開。 我喜歡和醫生聊些別的話題。   我偏愛線條細致的老式插畫。 我偏愛寫詩的荒謬,勝過不寫詩的荒謬。 我偏愛可以每天慶祝的出於愛的不特定紀念日。 我偏愛那些不向我做任何承諾的道德家。 我偏愛巧妙的善意勝過過度可信的友好…"
Wedne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album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辛波絲卡《一見鐘情》他們彼此深信,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他們相遇。這樣的確定是美麗的,但不可捉摸更為美麗。他們素未謀面,所以他們確定彼此並無瓜葛。但從街道、樓梯、大堂傳來的話語,他們也許擦肩而過了100萬次?我想問他們是否記得在旋轉門面對面的那一剎那?或是在人群中喃喃道出的對不起?或是在電話的另一頭道出的打錯了?但我早已知道答案。是的,他們並不記得。 他們會很詫異,原來緣分已戲弄他們多年。他們的緣分尚未成熟,緣分將他們推進,命運使他們分離,阻擋他們的相遇。忍住笑聲,然後悄悄離去。有一些跡象和信號存在…"
May 8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郁雯·白玉蘭 霞光擦亮了玉蘭的脖頸 她把頭擡得更高。固有的姿態 是精致的,仿佛一種天真的習慣 ——性感卻蠢蠢欲動 大規模的白免除了吵鬧 美的無數張嘴饑渴地飲春 所有的花朵停在枝頭,不再會落下 遺憾的事,從遠處看,也顯得嬌弱 潔白的人一茬茬地來到 剎那的白,剎那的靜止 2019.3.20"
May 8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6

"這在美索不達米亞女神伊南娜進入冥界的神話中得到了清晰的印證。這個神話可被解讀為陰間版的啟蒙儀式,它記錄了死後重生的死亡體驗。伊南娜冒險下達冥府倒不是出於善意的動機,我們從不完整的資料里大概能看出,她的目的是為了篡奪妹妹——冥府女王、生命女神埃蕾什基伽爾(Ereshkigal)的王位。在進入埃蕾什基伽爾的天青石宮殿之前,伊南娜要穿過地獄之城七重城墻的七道大門。每一次,城門守護神都要阻攔她,並迫使她脫下一件衣服。因此,等伊南娜最後闖關成功,出現在妹妹面前時,她已經脫得一絲不掛…"
May 8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album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辛波丝卡《寫履歷表》 需要做些什麽? 填好申請書, 再附上一份履歷表。 盡管人生漫長, 但履歷表最好簡短。 簡潔、精要是必需的。 風景被地址取代, 搖擺的記憶屈服於無可動搖的日期。 所有的愛情只有婚姻可提, 所有的孩子只有出生的可填。 認識你的人比你認識的人更重要。 出了國才算是旅行。 需要身份,卻無需解釋。 光榮的記錄,並不問來由。 填寫, 仿佛從未和自己交談過, 並且永遠和自己有著一臂之隔。悄悄略去你的狗,貓,鳥, 灰塵滿佈的紀念品,朋友,和夢。 價格,和價值無關, 頭銜,與內涵無關。&nb…"
May 8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張棗《羅蜜歐與朱麗葉》 他最後吻了吻她夭灼的桃頰, 便認定來世是一塊風水寶地; 嫉妒死永霸了她姣美的呼吸, 他便將窮追不舍的劇毒飲下。 而她,看在眼裏,急得直想尖咒: “錯了,傻孩子,這兩分鐘的死 還不是為了生而演的一出戲?!” 可她喊不出,象黑夜愧對白晝。 待到她掙脫了這場噩夢之網, 她的羅蜜歐已變成另兩分鐘。 她象白天疑惑地聽了聽夜晚。 唉,夜鶯的婚曲怎麼會是假的? 世界人聲鼎沸,遊戲層出不窮—— 她便殺掉死踅進生的真實裏。 梁山伯與祝英臺 &…"
May 8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張棗《何人斯》究竟那是什麼人?在外面的聲音只可能在外面。你的心地幽深莫測青苔的井邊有棵鐵樹,進了門為何你不來找我,只是溜向懸滿乾魚的木梁下,我們曾經一同結網,你鍾愛過跟水波說話的我你此刻追蹤的是什麼?為何對我如此暴虐我們有時也背靠著背,韶華流水我撫平你額上的皺紋,手掌因編織而溫暖;你和我本來是一件東西享受另一件東西;紙窗、星宿和鍋誰使眼睛昏花一片雪花轉成兩片雪花鮮魚開了膛,血腥淋漓;你進門為何不來問寒問暖冷冰冰地溜動,門外的山丘緘默這是我鍾情的第十個月我的光陰嫁給了一個影子我咬一口自己摘來的鮮桃…"
May 1

Passion for Form's Blog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7)

Posted on April 7,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我覺得自己把那些季節都弄混淆了。幾天之後,我陪露姬去奧特依。我覺得那是在夏天,要不就是在冬天,一個天氣寒冷、陽光明媚、天空蔚藍的明凈的上午。她想去看望居伊·拉維涅,她母親生前的朋友。我喜歡在外面等她。我們約好“一個小時之後見”,在汽車修理廠所在的那條街的街角。我相信我們已經有了離開巴黎的想法,因為鮑勃·斯多姆留給我們的那串鑰匙。有時候,一想到有些事情可能會發生但是實際上並沒有發生時,心會揪得緊緊的,但是,我思忖,直到今天,那所房子依然空無一人,依然在等待著我們光臨。那天早上,我很幸福。有些飄飄然。我甚至感覺到有些沈醉。地平線遠在天邊,通往無限。一條靜謐街道盡頭的一家汽車修理廠。我好後悔沒有陪露姬去拉維涅那裏。說不定他還會借一輛汽車給我們南下呢。 …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5)

Posted on April 5,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我獨自一人站在孔岱親王皮具店前面。我把臉貼在玻璃櫥窗上,想看看是否還留下咖啡館的一點痕跡:一面墻,裏面那扇通往掛在墻上的電話的門,還有那座通往夏德利夫人的小套房的螺旋型樓梯。裏面已經面目全非了,變得光溜溜的,蒙上了一層橘黃色的布。在這個街區裏,到處都是這樣。這樣也好,至少不用擔心會碰到那些幽靈。那些幽靈本身也死了。從馬比庸地鐵站裏出來的時候不用擔心任何事情。再也沒有拉貝格拉,再也沒有坐在玻璃窗後的墨塞里尼了。 

我邁著輕盈的腳步往前走,就好像我在一個七月的夜晚到達一個外國城市一樣。我開始用口哨吹奏一首墨西哥歌曲。但是這種偽裝出來的無憂無慮並沒有持續太久。我沿著盧森堡公園的柵欄往前走著,《墨西哥牧人之歌》中的疊句“Ay Jalisco No Te…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4)(第八章)

Posted on April 4,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闊別多年之後,我還見過居伊·德·威爾一回,那是最後一次。在通向奧黛翁那條有斜坡的街上,一輛汽車在我旁邊停了下來,然後我就聽見有人叫我以前的名字。我還沒有回頭就聽出了那聲音。他從車門上降下的玻璃窗裏探出身子。他朝我微微一笑。他沒有變。只是頭髮比以前要短些。 

那是在七月份。天氣很熱。我們倆一起坐在汽車的引擎蓋上敘舊。我不敢告訴他,我們離孔岱以及露姬進出的那扇門也就是那扇黑暗之門只有幾米遠。但那扇門已經不復存在了。如今,那裏變成了玻璃櫥窗,展示著鱷魚包、靴子,甚至還有一個鞍馬和一些馬鞭。商店的名字叫“孔岱親王”。是一家皮具商店。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