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3)

露西端詳飛機上的空服人員,他們都穿著時髦的深藍色制服,男的體格比美國班機上的小一號,女的打扮得一絲不茍,臉上有禮的高傲神情,簡直就是大家公認的法國臉極明顯的特征。她用手肘碰碰安德烈。“我對那些寶貝的看法沒錯。她們全都看起來像是‘迪奧’服飾的常客。” 安德烈對她使使眼色。“那邊只是你看到的部分。法國女人是全歐洲花錢買內衣褲最兇的。這是我從《華爾街日報》的女性貼身衣服記者那邊聽來的。” 露西傾向前,看著一對緊束的香臀搖擺手走道上,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飛機從容地駛離登機門時,她捏捏安德烈的手。“不要有壞念頭,小鬼。你已經被預約了。”她的頭在他的肩膀上靠下來,如疲憊不堪的小孩般,馬上墜入夢鄉。 塞魯斯可就沒這麽幸運,他的旁邊坐著一個活潑的中年婦女,從華盛頓特區來的,她似乎渴望著交談與指導,這是她的第一次法國之旅——獨自一人,如他以誘人的微笑所指出的。然後她侃侃而談著個人進一步的細節,還有更多甚至是以暗示法進行,不過半小時之後,塞魯斯決定宣布頭痛。他把椅背往後調,閉上眼睛,再次衡量他為一個素昧平生的人處理一筆三千萬美金交易的機會。 評析結果還是像他上次所認為的一樣渺茫。大部分要看法蘭岑的情況——他…See More
Oct 13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2)第14章

第14章輪子的吱吱叫和粗拉鏈被拉開的擦刮聲,使得昏昏沈沈、失去方向感的安德烈坐了起來,只知道自己睡在陌生的床上。這是一張女性化的小床,整體來說比他的彈簧墊床精巧,如他現在所看到的,一堆衣物蓋住了半個床面。房間的另一端,在燈罩柔和的光線下,他可以看到露西蹲伏在打開的皮箱旁,而四周有更多的衣服。她的身上穿著白T恤,當她聽到翻動的聲響而回頭凝視他時,臉上露出惡感的神情。 “露露?你在做什麽?” 她站起來,一隻手捂在嘴上,眼睛睜得大大的。她身上的T恤剛好長到讓她免受牢獄之滅。“安德烈,很抱歉。我並不想吵醒你。我睡不著,所以我想我可以……你知道。”她對著皮箱模糊地一扇,聳聳肩。“……開始打包。” 安德烈用還沒清醒的手指,在床頭桌上搜索手錶。“現在幾點了?” 露西再度聳肩。“啊。好像還很早。”閃出一口白牙。“除非你要去巴黎。” 他找到手錶,費力地凝視著它。“露露,是淩晨四點。班機今晚八點起飛。打包要花你多久的時間?” 露西走過來坐在床邊,將頭髮推回額頭。“你不了解。我有很多東西必須準備。我不想在那些巴黎寶貝的面前看起來像個土包子。”她低頭對他微笑;油光的頭髮,在她皎白的三角型臉龐周圍形成糾結的黑雲…See More
Oct 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1)

她靠過去親他的臉頰,而此時手中端著蘇格蘭威士忌回來的安德烈,很肯定自己看到塞魯斯的臉紅起來。他坐下時,他從一個人望向另一個人。“我是不是得離開了?” 露西對安德烈使眼色。塞魯斯清清喉嚨。“我在等你回來,好把其餘的說完,”他說。“但是我受到我們的旅伴的攻擊。好了。”他喝下一大口數料。“我撥了威里耶賣給我的號碼,跟法蘭岑通過話,他似乎興致勃勃,雖然我們在電話中沒有談到細節。我們下個禮拜和他會面,在他所謂的中立領土上。我必須說這個人有高貴的幽默感。他想要在‘盧加斯—卡敦’見面,他說那里的藝術氣息濃厚,是畫家土魯斯一勞將果克最常去的地方。” 安德烈猛搖手指,就好像被火燒到了,接著他瞥到露西的臉上有困惑的表情。“是巴黎最好的餐廳之一,”他解釋,“就在瑪德琳廣場。我生日時去過。” “不便宜。”露西說道。 “沒有那麽嚴重。” 塞魯斯以搖手把財務上的考慮撇向一旁。“我親愛的孩子們,你們必須把這次旅行看成是投資。里面藏著無限的生機。而且,”他注視著安德烈說道,“今天下午很順利——那個老女孩幫她的孫子買了兩幅水彩畫,我現在很寬裕。我們的資金不會短缺。” 安德烈皺起眉頭。“我不知道,塞魯斯。你已經投下那麽多…See More
Sep 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0)

她的頭伸向他的臉,兩人的親吻威脅著西百老匯的交通。路人甲以手肘碰路人乙。“他們很快就會換氣。”他的朋友一嘆,搖搖頭。“要是你,你會嗎?” 他們抵達餐廳時,露西已經有效地控制住她的興奮之情,在吧台旁坐下,點了加水的蘭姆酒,然後開始問問題——這是一份工作嗎?巴黎的天氣是什麽樣子?我們將會住在哪里?在那邊戴貝蕾帽看起來會很蠢嗎?塞魯斯要來嗎?他會不會喜歡她?——好幾十個,滔滔不絕地傾泄出來,安德烈根本沒有回答的機會。最後,他拿起她的飲料,放在她的手中。 “乾杯,”他說,“在你聲嘶力竭之前。祝你的法國之旅成功。” 他們互碰酒杯,看著對方喝酒。正當安德烈身體往前傾時——他尚未決定是要親吻還是耳語——他們的後方傳來禮貌性的咳嗽聲。安德烈轉頭,逮到塞魯斯正愉快地打量露西,在大膽瞄到她的曲線以及服裝時,眉毛豎了起來。棲身在凳子上的她,身材顯得更性感了。 安德烈放下杯子。“露露,這是塞魯斯。” 她伸出手,塞魯斯以雙手托住。“很高興見到你,親愛的。我已經很多年沒到蘇活區來了,不過如果所有的女孩都跟你一樣漂亮,那我一定要常常來。” “塞魯斯,要是你能把她的手還給她,你會發現比較容易處理這個。”安德烈遞給他一…See More
Sep 2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9)

在這個神清氣爽的春日午後,不慌不忙地散步在第五街上,是曼哈頓的很大的享受。當紐約的天空是藍色時,便是一片片無邊蔚藍,而且當紐約客感覺到冬天已經結束時,他們就會放鬆原本駝起的肩膀,臉寵迎向陽光,甚至偶爾對著陌生人微笑。此時的天氣很符合安德烈的心情,雖然他覺得應該試著弄清楚卡米拉的提議背後隱藏什麽,但他發現他想要解開謎題的嘗試,總是被露西和巴黎的念頭擠向一邊。這是個神魂顛倒的結合。 他經過第四十二街喧囂擾攘以及在陽光下龐大而慈祥的紐約圖書館前的獅子像,頭上棲息著一群鴿子的獅子有多尊嚴,它們就有多尊嚴。然後是第五街商業區的店面和辦公室,與它們堂皇的住宅區鄰居相比,顯得謙卑而平凡。每走過一條街,他便看一次手錶,計算還剩下幾分鐘。他悠閑地晃過華盛頓廣場,停下來喝咖啡,享受著渴望見到某人的新鮮感。已經好久他未曾感覺到人與人之間的磁場。 當他在快五點走到西百老匯時,他的決心——在辦公室關門時到達——瓦解了,而且最後幾百碼幾乎是跑起來,希望能夠找到獨自一人的露西。 史蒂芬在辦公室的門口與他相遇。“你來早了,我正要離開,露西回家去換衣服,要是你明天敢再讓她上班遲到,我會告你。祝你有個愉快的晚上。” “史…See More
Aug 21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8)

是一本書;不對,不止是一本書。是地球上最富麗堂皇居所的劃時代記錄,將全由他拍攝,費用則管由雜誌社承擔。“加洛貝丹的關係企業將負責出版及行銷。甜心,全球最偉大的房子,”卡米拉說道,她的嗓音如同政治人物在做競選承諾時般的響亮又有誠意,來做措詞上的強調。“還有你的大名”——在這里她停下來用手在空中勾勒筆劃——“你的名字將放在書名的上方。會有促銷旅行,會有國外的版本——德國。意大利、日本、全宇宙——攝影展,還有Cft──ROM。”這鐵定會使他成為整個領域中最舉足輕重的攝影師。當然還有廣進的財源——來自於國外版權、連載版權,以及版稅。錢將會雨灑地湧入。卡米拉對著所有令人興奮的事情甩頭髮,等著安德烈的回應。 有一會兒,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麽,如卡米拉所說的,這是畢生難逢的機會,完全符合他期望中的夢幻任務。在正常的情形下,他一定會請服務生送香檳過來,然後以熱情的擁抱來打破卡米拉的沈著,甚至於,她臉上的妝。但當他在尋找適當的答復時,他的內心不禁翻攪著疑慮。這太順利、太完美了吧。 “必須請你諒解,”他最後說道,“我實在是太過驚訝。我可以需要時間來進入狀況。告訴我你對時間的看法。我的意思是說,該不會只有十天…See More
Aug 17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7)

她彎身吻他。“不要惹麻煩,聽到了嗎?”在聽到前門關上之前,他已經開始想念她了。 四個小時之後,仍然有飄飄然的感覺,安德烈在“羅伊頓”等著被帶往卡米拉的桌子。服務生帶著他到座位上時,許多張臉龐如蒼白的相機鏡頭般,把焦點集中在他身上——簡短、搜索的一瞥,以決定他的名氣是不是大到值得長時間地凝視。沒有人嘗試掩飾他們的興趣;臉轉開時,也沒有人嘗試掩飾他們的缺乏興趣。 安德烈認出這是提供高伏特紐約午餐的許多餐廳常見的篩選過程。這些機構的成功所建基的並非在於優秀的而常被忽略的烹調品質,而是在於顧客的地位等級。對這些傳奇人物而言——炙手可熱的模特兒、演員,以及作家,也就是媒體精英中的精英,對遊戲的每項細微之處都極為醒目的玩家——坐在一個好位置是相當重要的事情。若被放逐於一張偏遠的餐桌,生鯨魚片吃起來可能味如嚼蠟,而布里亞一薩瓦蘭所立下的律法似乎也被淘汰了。“告訴我你吃什麽,”這位偉人過去經常如是說,“我就能告訴你你是何物。”那些單純的日子已經過去。“告訴我你坐哪里,我就能告訴你你是何物”是一句更恰當的箴言,而且也許過不了多久,每日特餐將不是一道菜,而是一個名人——焦點人物,菜單送達時,這位人物的蒞臨…See More
Aug 13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6)第13章

霍爾茲從書房的門看出去。他在考慮時,卡米拉的笑聲從走廊對面的餐廳過來。他知道派因,而且經常在畫展上遇到他。這個人的名聲不錯,將來也許用得著。只要霍爾茲繼續做藏鏡人,威里耶會替他承擔任何可能的不愉快。“很好,”霍爾茲說道。“明天我會打給法蘭岑。等你聽到我的消息,再把電話給派因。雖然——”霍爾茲發出很容易被誤認為笑聲的聲音“——我不知道‘給’這個字用得恰不恰當。” 威里耶吃了一驚。這人的花招還是這麽頻繁。“這個嘛,”他說,“我可能會向他收點介紹費。” “當然。不過我不會要你跟我分享。就算你欠我人情好了。我明天會和你聯絡。”走回餐廳時,霍爾茲有相當足的理由覺得自己真是慷慨。他從法蘭岑那邊分到的百分之五十將會是六位數。一絲一毫都有助益,他對自己說。他坐下時,對著賓客微笑。“請原諒,”他說。“我住在佛羅里達的母親晚餐吃得早,她以為我們這里也是。”他嚐了一口早春的羔羊肉,盤算著也許百分之六十可能更為合適,因為國際電話費實在貴得離譜。 在此同時,威里耶檢視冰箱的內容物——剩下半瓶伏特加和一包放了很久、已經卷曲的肝泥香腸——他決定以即將賺到的費用壯膽,外出用餐。在他買給那個下賤的混蛋香檳之後,應該還會…See More
Jul 3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5)

威里耶的身材瘦弱,外表落魄。他身上那套白里條紋西裝,雖然剪裁得很好,但需要整燙。他的襯衫領子已經開始磨損,他的頭髮有的卷,有的沒卷,蓋住衣領,顯然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未曾造訪理髮師。他對著塞魯斯微笑,露出一口黃牙。“事實上,目前我不是太忙,”他一邊說,一邊轉杯中的冰塊。“也許我可以撥出時間來。” “太好了,太好了。”塞魯斯放下飲料,身體向前傾,眉毛豎了起來。“當然這件事只有我們兩人知道。”威里耶點頭。“我的委托人的收藏非常可觀——大部分是印象派,再加上一兩個像哈克尼這樣的近代畫家。他把其中幾幅藏在日內瓦的公寓里,其他的則留在多斯加尼的老家。不用說,也是相當精致。總之,他變得有點緊張。不久前,那個地方發生很多竊盜案。這件事你可能聽說過。當局把風聲壓下來——因為這會對觀光業,投資不利,全是些老掉牙的借口。無論如何,我的委托人不太想把珍貴的名畫留給防盜系統和老管家保護。我會不會說得太快?” 事實上,威里耶比他還快。他以前全部聽過。故事大概先說,然後再講重點。而重點總是一成不變的模糊不清。但是他看到了獲利。“他一定擔心得很,”他說。“你想我能不能再來杯伏特加?” “我親愛的夥伴。”塞魯斯一邊繼續說…See More
Jul 22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4)

回到家沒幾分鐘,塞魯斯·派因便開始與同行聯絡。雖然他有一則聽起來多少有點正派的故事,但他所認識的正派畫商都是同樣的說詞。我們處理的全是真品,他們告訴他,而且他幾乎可以感受到他們那目中無人的鄙視。他很清楚,大多數至少都被騙過一次,但是提醒他們並不會使事情更加順利。於是塞魯斯放棄,開始翻閱通訊簿,想找個比較願意接受事實的人。在他幾乎想要放棄的時候,他翻到V開頭的地方,看到威里耶這個名字。他記起了當時的謠言以及後續的公然出醜。要是有任何人可能幫他忙,那就非威里耶莫屬了。 威里耶曾經是八十年代的寵兒,那時候大把大把的鈔票似乎毫無間斷地湧入紐約的藝術界。他削瘦。偏好細條紋西裝,是英國人,而且與貴族稍微有點親戚關係(很神奇的,隨著他待在美國的時間越久,這層關係變得越來越近),還有一雙正直的眼睛。拍賣公司向他請教、博物館對他言聽計從、收藏家有點擔心地邀他造訪他們的房子。大家告訴他,他注定要出名,注定要榮登研究機構和博物館的委員會一員,而且最終注定要獲得有關當局應有的報酬。 然而“最終”還是不夠好。“最終”不能跟即刻到手的現鈔相比,威里耶開始幫某些名畫收藏者的忙,他們的收藏品來源往往有可疑之處。對這些…See More
May 26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3)

“甜心,你在哪?我擔心得不得了。”是卡米拉,用她那最佳的誘惑嗓音,低而沙啞,語調欠缺誠意;每當她有目的時,就會以這樣的方式說話。“我打電話給你辦公室那個小妹,她好像完全不曉得你的去處。我非見你不可。已經隔了那麽久,我有很令人振奮的消息告訴給你。不要再躲了,趕快打電話給我。再見。” 然後是—— “歡迎歸來,遊子。猜猜怎麽著?戰爭結束了。卡米拉打了兩次,而且她像是彬彬有禮。她一定是嚇壞了。總之,她說有甜頭要給你。對了——我沒有跟她說你去哪里。記得給我電話,OK?” 安德烈注視手錶,扣掉六個小時,了解到此時才過了五點。他打到了辦公室去。 安德烈深深吸了一口氣,省掉簡短的互相問候。“露露,我一直在想,而且我已經決定,我當保持距離的崇拜者太久了,應該是停止的時候到了。不對,等等,我想說的其實不是這個。我的意思是,我希望遙遠的部分將會結束。我想要這樣子。也就是說,如果你……嗅,完了。聽著,我在電話上解釋不來。六點鐘去接你可以嗎,我們一塊用餐?” 他可以聽到露西的呼吸聲,背景里傳來的另一個電話在響。“安德烈,我有約會。” “把它取消。” “就這樣?” “沒錯。”安德烈很肯定地對自己點頭。“就這樣。”…See More
May 17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2)

“有一個也是荷蘭人,叫馮·梅賀倫,非常善於模仿弗美爾的畫作——使用古代的畫布、手磨顏料,所有的把戲他都會——而且聽說搞出一大難來。有一陣子把全部的人都騙倒了。多多少少,你都必須欽佩那些頂尖的摹仿畫家。他們也許是混蛋,不過很有才氣。總之,法蘭岑專門摹仿印象派畫家,就如我們親眼看到的,他做得好極了。其實,有謠言說,他的作品正掛在博物館和私人的收藏里,每個人都信以為真。他一定是以此為樂。” “怎麽可能?難道畫作沒有經過專家的鑒定嗎?” “當然有。不過名畫都會被系譜、歷史、一連串專家的意見和背書所跟隨,很像是法律上的判例。當一副畫被承認是真品並歷經時間的考驗,這將是一項強而有力的保證。專家也是人;他們相信專家。如果他們沒有期望所看到的是贗品——還有,如果贗品夠水準的話——那麽他們極可能沒法辨識出來。在正常情況下,我也會說狄諾伊的塞尚是真的,因為它畫得實在太美了。不過由於你的緣故,親愛的孩子,我的眼睛早就擺好陣勢,要認出假畫來。”塞魯斯停了一下。“而我確實看到了假畫。” 安德烈甩甩頭。“聽起來就像是國王的新衣。” 塞魯斯露出微笑,對著空服員揮揮空酒杯。“有點類似。人們看到的都是他們被設定看到的東…See More
May 7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1)

空服員接過袋子,她的微笑有些動搖,不過塞魯斯沒有給她回答的機會。“你是個可愛的女孩,”他說,面露喜色。“我們的腸胃很敏感——你能不能留意一下,不要讓葡萄酒冰得太冷?冰過但不要凍著?” “不要凍著?”她嚴肅地重復。“好。” 安德烈看著她拎著袋子走向廚房,暗忖自己為何沒做過這檔子事。不管菜單上的描述是如何的栩栩如生,空中的廚師立意良好的美食學早已扭曲,從未奏效,羔羊肉、牛肉、海鮮、小牛肉,麵粉裹這個、原汁偎那個——班機上的食物永遠是班機上的食物:神秘、凝結,而且無味。還有那些葡萄酒,即使他們標明著“由我們的空中斟酒傳者特別挑選。”但很少能夠名副其實。 “你經常做這種事嗎,塞魯斯?” “總是如此。大多數人沒做,我才覺得很奇怪。飛機上我唯一可能接受的是白蘭地和香檳,因為他們無法加太多工。我看到酒送過來了。準備一下吧!” 七0七空中巴土在起飛之前,先經過地面上的收縮與隆隆駛離的程序。兩個男人從容地品味香檳,透過窗戶望到一群人在機場的露台上揮別。對安德烈來說,這是改變——相當怡人的改變——旁邊坐著旅伴,這提醒了他,他最近大多是一個人度過的。他必須承認,是他自己的錯。他有露西,甜蜜、單身的露西,結果…See More
Apr 27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0)第12章

獲得資訊之後,霍爾茲便向專業人員做簡報:他的仿制者和他的搬運員。一幅先定的畫作將會被仿制(這個荷蘭人真是天才,毫無疑問),當擁有者安全地跑到某些遙遠的高山或海灘度假時,搬運員——也是“藝術家”,以他們自己偷偷摸摸的方式——將會踮著腳尖進入,用贗品換掉原作。只有最專精、最狐疑的眼睛,才能辨識出二者的不同。原作將會在覬覦者的地窖或東京的閣樓里找到新家。霍爾茲和卡米拉的瑞土帳戶因此而秘密地膨脹著。沒人比他們更聰明。而且在這個特殊的案例中,由於狄諾伊是個自願的共犯,所以應該一點兒險也沒有,理論上毫無出錯的可能。 卡米拉從健身房歸來,打斷了霍爾茲的沈思,她戴著太陽眼鏡,穿著連衣緊身褲,以及那件從前一次大勾當里獲得的紅利:長及腿肚的栗鼠皮革。她彎身在他的額上一啄。 “為何皺著眉頭,甜心?你看起來就好像女傭把那幅雷諾阿卷走了。”她從冰箱里取出一瓶礦泉水,然後在杯子里加片檸檬當早餐,接著脫掉外套,走過來坐下。 正常來說,霍爾茲會發現穿著連身緊身褲的卡米拉很性感,然後再讓她做上另外一節的運動,不過今天這種事情他聯想都沒想到,而且也覺得她的好心情惹人惱怒。“你那個該死的攝影師,”他說。“他又在探頭探腦了。…See More
Mar 23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9)

他指向那塊乳酪,服務生幫他切了一片,滑膩而香醇欲滴。“配那個嗎,先生?” 他拿了硬乾酪和一小片羊酪,再點了紅酒,然後興致勃勃地看著安德烈選他的乾酪。“你自己呢?”塞魯斯問道。“你好像很喜歡這里,你會說法語。我可以想像你在巴黎開工作室,或甚至在尼斯。你應該不是每天都往辦公室報到的人。” 安德烈眺望著港口。“最近我經常想到這個問題,”他說。“不過紐約是個可以找到好工作的地方。”他聳聳肩。“至少在過去,直到幾星期前。”然後他繼續把他受到卡米拉和《DQ》冷落的經過告訴塞魯斯。“可以說是一夜之間,”他說。“就在我剛從巴哈馬群島回來時,她甚至不接我的電話。” 塞魯斯對著他的卡門貝乾酪皺眉。“有意思。他認識狄諾伊嗎?” “是的。她去年和我去拍照,那時候認識他的。不過之後便沒有提過他。” “你不認為有些詭異嗎——我是說時間?你看到了你不該看到的事情,然後……”塞魯斯用一根手指劃過他的喉嚨。 “我不知道。大概是巧合吧。” 塞魯斯發出呼嚕聲。“我年紀越大,越不相信巧合這回事。” 當伯納·狄諾伊在庫柏島的遊泳池里執行他那盡責的五十趟時,他發現自己心事重重。老克勞德在六點鐘從法拉特呷打電話過來吵醒他,而且所告…See More
Mar 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8)

就陽光午餐而言,很少有地方會贏過金帆飯店的露台,此地到處栽植著天竺葵,而且可以俯瞰聖約翰港。當他們在老橄欖樹下的桌子旁坐下來時,塞魯斯得意地哼著曲調。點了玫瑰紅之後,他們研究著菜單,安德烈並沒有打擾塞魯斯。不過最後,好奇心征服了他。 “你怎麽知道它是贗品?” “嗯?烤明蝦好像很好吃,你認為呢?” “少來這套,塞魯斯。你怎麽知道的?” “這個嘛,”較老的男人說道,“我想這是幾十年來仔細辨識真品的結果,而且自從我做這行以來,已經處理過幾幅塞尚的畫。等時間久了,你的眼睛自然看得出來。去年你有沒有去費城看塞尚的畫展?我在那邊待了兩天,不斷地看。相當精彩。啊,很好。” 服務生將瓶塞取出,把柔美、粉紅煙霧般的酒倒入他們杯子里,嘴里咕咬著有關一個年輕女子的腿紅。他記下他們所點的菜,贊同地點頭,走回廚房。 品酒之前,塞魯斯把酒杯舉向太陽。“法國可算是很獨特的地方了,不是嗎?好了,我剛說到哪?” “費城。” “的確。我所要強調的是,你必須讓我的眼睛習慣於畫家作畫的方式,他對色彩、光線的運用應該跟你們攝影師差不多。我是說,你可以辨認出哪一張才是真正的埃夫登。”他露出笑容。“或是真正的凱利。” “不太一樣,…See More
Feb 20

Passion for Form's Blog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3)

Posted on February 8, 2020 at 5:31pm 0 Comments

露西端詳飛機上的空服人員,他們都穿著時髦的深藍色制服,男的體格比美國班機上的小一號,女的打扮得一絲不茍,臉上有禮的高傲神情,簡直就是大家公認的法國臉極明顯的特征。她用手肘碰碰安德烈。“我對那些寶貝的看法沒錯。她們全都看起來像是‘迪奧’服飾的常客。” 

安德烈對她使使眼色。“那邊只是你看到的部分。法國女人是全歐洲花錢買內衣褲最兇的。這是我從《華爾街日報》的女性貼身衣服記者那邊聽來的。”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2)第14章

Posted on February 8, 2020 at 5:30pm 0 Comments

第14章

輪子的吱吱叫和粗拉鏈被拉開的擦刮聲,使得昏昏沈沈、失去方向感的安德烈坐了起來,只知道自己睡在陌生的床上。這是一張女性化的小床,整體來說比他的彈簧墊床精巧,如他現在所看到的,一堆衣物蓋住了半個床面。房間的另一端,在燈罩柔和的光線下,他可以看到露西蹲伏在打開的皮箱旁,而四周有更多的衣服。她的身上穿著白T恤,當她聽到翻動的聲響而回頭凝視他時,臉上露出惡感的神情。 

“露露?你在做什麽?”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1)

Posted on February 8, 2020 at 5:29pm 0 Comments

她靠過去親他的臉頰,而此時手中端著蘇格蘭威士忌回來的安德烈,很肯定自己看到塞魯斯的臉紅起來。他坐下時,他從一個人望向另一個人。“我是不是得離開了?” 

露西對安德烈使眼色。塞魯斯清清喉嚨。“我在等你回來,好把其餘的說完,”他說。“但是我受到我們的旅伴的攻擊。好了。”他喝下一大口數料。“我撥了威里耶賣給我的號碼,跟法蘭岑通過話,他似乎興致勃勃,雖然我們在電話中沒有談到細節。我們下個禮拜和他會面,在他所謂的中立領土上。我必須說這個人有高貴的幽默感。他想要在‘盧加斯—卡敦’見面,他說那里的藝術氣息濃厚,是畫家土魯斯一勞將果克最常去的地方。”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0)

Posted on February 8, 2020 at 5:27pm 0 Comments

她的頭伸向他的臉,兩人的親吻威脅著西百老匯的交通。路人甲以手肘碰路人乙。“他們很快就會換氣。”他的朋友一嘆,搖搖頭。“要是你,你會嗎?” 

他們抵達餐廳時,露西已經有效地控制住她的興奮之情,在吧台旁坐下,點了加水的蘭姆酒,然後開始問問題——這是一份工作嗎?巴黎的天氣是什麽樣子?我們將會住在哪里?在那邊戴貝蕾帽看起來會很蠢嗎?塞魯斯要來嗎?他會不會喜歡她?——好幾十個,滔滔不絕地傾泄出來,安德烈根本沒有回答的機會。最後,他拿起她的飲料,放在她的手中。

 

“乾杯,”他說,“在你聲嘶力竭之前。祝你的法國之旅成功。”…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