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Covid-19 Narrative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文學篇

"王兆勝《散文跨界問題》 散文與詩歌、小說等文體並非孤立存在,散文中的各文類之間也有重疊之處,從而形成散文的“跨界”現象。但學界對此少有關注,也缺乏深入思考與認真研討,從而導致散文寫作和研究的一些誤區和盲點。 首先是散文的“外跨”,這主要是指散文與小說、詩歌等文體的交叉與交融。 比較典型的是散文與“詩歌”結緣,從而形成兩種文體:一是“散文詩”,二是“詩的散文”。對於前者,人們往往…"
Su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Justine Védovato: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與詩或散文的悠久傳統相比,散文詩的歷史並不算長。也正因為如此,這一文體的現代特質才特別值得關注和討論。在我看來,之所以會在散文和詩之外,出現這樣一個新的文體形式,正與現代歷史的發展密切相關。也就是說,正是因為現代人在現代社會中的現代體驗,已經讓傳統的詩文形式無法承載和準確表達,所以這樣一種兼具散文與詩的特征而同時又超越了詩文各自的表現領域的新形式才應時而生。 探索散文詩發生的源頭,必然要追溯到18世紀法國偉大的詩人波德萊爾。他為自己的散文詩集《巴黎的憂郁》第一次命名為“小散文詩&rd…"
Su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郁》(選錄) 您看這不是她的眼睛!它敏銳而駭人的眼睛! 其光芒射穿了黑暗,這可以從它們可怕的狡黠中認出來。它吸引著、控制著、吞噬著向它投來的不謹慎的目光。我常常琢磨著它——這雙引人好奇、引人欣賞的黑色的星星。 我能常常這樣沈浸於神秘、寧靜、和平與芳香之中,這應該感謝哪一位神靈呢? 啊! 真幸福! 我們一般所說的人生,就是在它最幸福的時刻,也沒有絲毫能比得上我現在所感覺到的,我體味著它,一分鐘,又一分鐘;…"
Sun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7

"詩性功能與超功能性—詩性功能是語言六功能之一,它與其他功能既構成整體,又相互對應。雅可布遜強調詩性功能是在語義功能和語用功能的作用下起著建構整體語言的作用,具有結構性意義。但我們也不難看出,雅氏對詩性功能的闡述似乎有些先驗化,事實上,詩性功能只是詩性語言的主導功能,但它卻似乎在消解著信息的其他功能而成為其他信息的主導功能的替代物,所有的其他功能似乎都依賴於它,而它卻不依賴於其中的任何一個。換言之,從雅氏的字里行間我們不難捕捉出這樣一層既此又彼的意思:一方面,詩性功能不排斥其他功能的存…"
Thur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文學愛墾》內容重點推薦

"雅蒙《八臂金剛·千面菩薩——永遠瀟灑的白垚》1999年,白垚先生從美國波士頓飛抵大馬時,先見到他的友人如此形容他:“他只有比以前更瀟灑了。”後來,自然我也見到了白垚先生,果然真是比以前更瀟灑。是中年心事濃如酒的寫實版。一直來在我的印象中,瀟灑就是白垚先生的標誌,人與文皆如此。我“很小”就認識白垚先生,不過一直都是喚他為“劉哥”。“學友會”的人都是這麽叫他,後來他索…"
Thursday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文學愛墾》內容重點推薦

"The Poetics of Tourist Experience: An Autoethnography——Abstract——This paper is an autoethnographic exploration of a tourist’s experience. Through interpreting qualitative material, in the form of a poem I wrote in 1994…"
Sep 15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7

"(續上)雅氏關於詩性功能還表現出前後表述上的變異。如在早期的《論俄國新詩》一文中,為了區分詩語和日常語,他提出詩性功能非詩語莫屬,後來又否定了這種絕對的說法,這或許是後來為了完善早期論斷而為;而在《語言學與詩學》一文中也有類似情況:在文章開頭他提出了語言的諸功能,而後論述的只是詩性功能的理論機製,再後來又詳細分析了詩性功能機製的實現。(Якобсон,1975:202-205)…"
Sep 15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Justine Védovato: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這段文字確實太重要了。其重要性在於,它揭示了“散文詩”這一文體發生的根源,並由此涉及這一文體最重要的本質特征。作為文體開創者的波德萊爾,通過自己的理解與寫作,清楚地說明了這一文體的發生與現代社會之間的特殊關係,亦即清楚地說明了這一文體最重要的精神——現代精神。 首先,波德萊爾表達了他的“小散文詩”的寫作來自於他作為一個現代主義者最初的寫作衝動,即想試用古典的形式來描繪、來捕捉、來再現、來表達現代生活。這一聽上去似乎悖謬的衝動…"
Sep 13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波德莱爾·每個人的怪獸 頭上是空闊而灰蒙的天空,腳下是塵土飛揚的大漠,沒有道路,沒有草坪,沒有一株蒺藜菜,也沒有一棵蕁麻草。我碰到好多人,駝著背向前行走。 他們每個人的背上都背著個巨大的怪物①,其重量猶如一袋面粉,一袋煤或是羅馬步兵的行裝。 可是,這怪物並不是一件僵死的重物,相反,它用有力的、帶彈性的肌肉把人緊緊地摟壓著,用它兩只巨大的前爪勾住背負者的胸膛,並把異乎尋常的大腦袋壓在人的額頭上,就像古時武士們用來威嚇敵人而戴在頭上的可怕的頭盔。 我向其中一個人詢問,他們這樣匆忙是向哪…"
Sep 13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Justine Védovato: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這也正是第二點,即波德萊爾清楚地說明了的:他要寫出的是一種“現代生活”,一種與“大城市和它們的無數關係的交織之中”的現代生活,一種充滿著“尖利的叫聲”、“濃厚的霧氣”的“痛苦”的現代生活,一種包含著某種與古典審美截然不同甚至相反的“生硬”的甚至“驚厥”的現代生活。 所有人都知道波德萊爾所說的“現代生活”究竟是什麼樣的。從《惡之花》到《巴黎的憂郁》,波德萊爾在繁華的巴黎中掃蕩著各種黑暗的角落,在世人眼中的黃金世界的地下掘出了一個地獄。這里有形形色色的“異鄉人”、“老婦人”、“藝術家”、“討好者”、…"
Sep 12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波德莱爾·瘋子與維納斯 多麼美好的天氣呀!寬闊的公園在太陽灼熱的眼睛注視下呆楞著,就像被愛情烈火控制著的年輕人。 一切事物都處於心醉神迷的狀態,並不發出任何表白自己的聲音; 甚至流水也像是睡熟了。和人類的歡呼截然不同,這里是靜謐的狂歡。 越來越強烈的光線使萬物閃爍著更絢麗的光彩; 怒放的花朵五彩繽紛,渴望與蔚藍的天空爭相媲美;…"
Sep 12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私貨珍藏's photo
Thumbnail

The Light of City: Spanish Love by Margarita Babenosheva

"莫迪亞諾《落水者》他剛才作了最大的努力,同我談了這些往事,現在已經談完了。這就如同一個精疲力竭的落水者,在最後一次把腦袋探出水面之後,身子就開始慢慢地往下沈了。(暗店街,第三十四章)"
Sep 11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蒂蒂爾轉動鑽石;馬上響起一陣樹枝和樹葉的顫動聲。最壯觀的古樹幹從中裂開,讓包在里面的靈魂走出來。可以看到,這些靈魂按她們所代表的樹的外表特性而各各不同。比如,榆樹的靈魂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侏儒,性急暴躁;菩提樹的靈魂和善、親熱、快活;山毛櫸的靈魂高雅靈活;樺樹的靈魂白皙,矜持,惴惴不安;柳樹的靈魂瘦弱,長髮,淒楚動人;樅樹的靈魂修長瘦削,沈默寡言;柏樹的靈魂神情悲愴;栗樹的靈魂自命不凡,打扮時髦;白楊樹的靈魂活波,飽滿,嘰嘰喳喳。有的靈魂從樹身徐步而出,手腳麻木,仿佛經過長年幽禁或百年沈睡,要伸伸懶…"
Sep 10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7

"波德莱爾·狗和香水瓶—“我美麗的小狗,我的好小狗,我可愛的杜杜,快過來!來聞一聞這極好的香水,這是從城里最好的香水店里買來的!” 狗來了。這可憐的動物搖著尾巴,大概是和人一樣表示微笑吧!它好奇地把濕滑的鼻子放在打開蓋的香水瓶口上。它驚恐地向後一跳,並沖著我尖叫著,發出一種責備的聲音。 “啊!該死的狗!如果我拿給你一包糞便,你會狂喜地去聞它,可能還會把它吞掉。你呀!我的憂郁人生的可鄙的夥伴,你多麼像大多數讀者;對他們,從來不能拿出最美的…"
Sep 10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7

"何謂“詩性功能”?關於語言的形態,有學者將語言分成日常語言、邏輯語言和詩性語言。日常語言是語言的原初形態;邏輯語言則是對於工具語言的系統發展,但具有理性、權威性和普遍性;而詩性語言既不同於日常語言又有異於邏輯語言。(Waugh:…"
Sep 9
Passion for Form commented on Dokusō-tekina aidea's photo
Thumbnail

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27

"(續上)關於語言的詩性功能,雅可布遜曾先後推出以下兩種理論界定:一個是指向說。雅氏曾指出:“指向信息本身,為其自身而聚焦於信息———這就是語言的詩性功能。”(Якобсон,1975:…"
Sep 9

Passion for Form's Blog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7)

Posted on April 7,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我覺得自己把那些季節都弄混淆了。幾天之後,我陪露姬去奧特依。我覺得那是在夏天,要不就是在冬天,一個天氣寒冷、陽光明媚、天空蔚藍的明凈的上午。她想去看望居伊·拉維涅,她母親生前的朋友。我喜歡在外面等她。我們約好“一個小時之後見”,在汽車修理廠所在的那條街的街角。我相信我們已經有了離開巴黎的想法,因為鮑勃·斯多姆留給我們的那串鑰匙。有時候,一想到有些事情可能會發生但是實際上並沒有發生時,心會揪得緊緊的,但是,我思忖,直到今天,那所房子依然空無一人,依然在等待著我們光臨。那天早上,我很幸福。有些飄飄然。我甚至感覺到有些沈醉。地平線遠在天邊,通往無限。一條靜謐街道盡頭的一家汽車修理廠。我好後悔沒有陪露姬去拉維涅那裏。說不定他還會借一輛汽車給我們南下呢。 …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5)

Posted on April 5,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我獨自一人站在孔岱親王皮具店前面。我把臉貼在玻璃櫥窗上,想看看是否還留下咖啡館的一點痕跡:一面墻,裏面那扇通往掛在墻上的電話的門,還有那座通往夏德利夫人的小套房的螺旋型樓梯。裏面已經面目全非了,變得光溜溜的,蒙上了一層橘黃色的布。在這個街區裏,到處都是這樣。這樣也好,至少不用擔心會碰到那些幽靈。那些幽靈本身也死了。從馬比庸地鐵站裏出來的時候不用擔心任何事情。再也沒有拉貝格拉,再也沒有坐在玻璃窗後的墨塞里尼了。 

我邁著輕盈的腳步往前走,就好像我在一個七月的夜晚到達一個外國城市一樣。我開始用口哨吹奏一首墨西哥歌曲。但是這種偽裝出來的無憂無慮並沒有持續太久。我沿著盧森堡公園的柵欄往前走著,《墨西哥牧人之歌》中的疊句“Ay Jalisco No Te…

Continue

莫迪亞諾《青春咖啡館》(24)(第八章)

Posted on April 4, 2021 at 7:30pm 0 Comments

闊別多年之後,我還見過居伊·德·威爾一回,那是最後一次。在通向奧黛翁那條有斜坡的街上,一輛汽車在我旁邊停了下來,然後我就聽見有人叫我以前的名字。我還沒有回頭就聽出了那聲音。他從車門上降下的玻璃窗裏探出身子。他朝我微微一笑。他沒有變。只是頭髮比以前要短些。 

那是在七月份。天氣很熱。我們倆一起坐在汽車的引擎蓋上敘舊。我不敢告訴他,我們離孔岱以及露姬進出的那扇門也就是那扇黑暗之門只有幾米遠。但那扇門已經不復存在了。如今,那裏變成了玻璃櫥窗,展示著鱷魚包、靴子,甚至還有一個鞍馬和一些馬鞭。商店的名字叫“孔岱親王”。是一家皮具商店。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