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
  • Female
  • Linggong, Pear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Form's Friends

  • Covid-9 Solution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ghdad Janim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楊薇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For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Form'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80) 完

狄諾伊凝視著身旁四張專注的臉龐,再瞧一眼油畫一一偽造者畫得實在太傳神了——聳聳肩。“你們不會期望我馬上回答吧?” 我當然期望,塞魯斯心想。“當然不會。”他說。 門廳的電鈴響起,狄諾伊告退去應門。他返回房間時,一臉的困惑。“有人說他和魯道夫·霍爾茲在一塊,”他說。“我沒有開門。” 經由打開的窗戶,他們聽到連續兩聲槍響,然後又一聲。“我想他已經自個兒動手了。”安德烈說道。“這里有沒有別的出路!” 猶諾伊望著窗戶。車道的盡頭,一個身影正踢大門的鐵柵。“跟我來。”拿起油畫,他引領他們來到房子的後面,穿過外頭的露台,進入通往碼頭的隧道。“我必須報警,”狄諾伊說道。“太過份了。” 那個可怕的傢伙對著大門一口氣射完一彈匣的子彈,卡米拉吃驚地縮在一旁。她可以感覺得出,嚴重的偏頭痛即將在她身上發作。‘魯弟!魯弟!阻止他這里是法拉特岬!老天!” 霍爾茲沒有理她,看著帕拉多又向門鎖端一腳。法國人搖搖頭。‘你想不想用車子撞開它?” 霍爾茲咬嘴唇,隔著大門的欄桿望向里面,試圖接受“已經太遲了”這種事實。狄諾伊也許早就報了警,而他們只有一條路可退:就是他們的來時路。是離開的時候了;他可不想被警察逮個正著。而且他了…See More
Tuesday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8)

法蘭岑把車子停在一行等候通過收費亭的車子後面,然後所有的空氣似乎完全離開他的身體,就在他放鬆地吐了一大口氣時。他掛著笑臉,轉向塞魯斯。“大家都還好吧?有沒有人心臟病發作?” “我想知道的是,”安德烈說道,“跟那個傢伙在一起的是誰——” “安德烈?”露西的聲音小而緊。“他在那里。” 他們的眼睛跟隨露西點頭的方向。在一旁的車隊中,朝前緩慢駛向收費亭前,是那輛白色雷諾。帕拉多回頭注視他們。他在微笑。 “魯弟,這太荒謬了吧。”卡米拉覺得虛脫,極度的虛脫,即使在過去的半小時里,她把眼睛閉得緊緊的。“完全不合——我是說,槍和——” “閉嘴,女人。帕拉多,你認為如何?” “高速公路對我們不利,不過他們不可能永遠停在上面。我們跟著他們,等著瞧。” 卡米拉又試了一次。“要是他們開車去報警呢?” “他們帶著一幅偷來的畫和贗品,”霍爾茲說道。“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的東西。我不介意他們跑去找警察,不過他們不敢。你說得對,帕拉多。跟著他們。” 於是他就這樣跟著他們,開過了布里紐和弗利喬,開過了坎城和安提柏,跟在他們後面兩三個車身的距離。卡米拉錯縮在角落,希望自己已經回到平靜、安全的紐約。霍爾茲思量著各種可能性:倘若…See More
Jan 9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7)

旅館果真如她所預期的爛,櫃枱的服務員一看到他們沒帶行李,臉上馬上露出狡猾、心照不宣的表情,更是無法改善這個地方給人的壞印象。他色迷迷地瞅她。他真的色迷迷地瞅她——就好像任何一對正常的情侶會選擇馬賽機場作為幽會的場所。整件事情實在齷齪到難以用言語形容。 一進房間,霍爾茲便立即沖向電話,展開一場費時且顯然令他不滿意的交談。看到他整張臉皺在一塊,卡米拉於是把自己關在浴室里,放一大盆水打算浸個痛快,希望她洗好時,他已經入睡了。 隔天早上的氣氛,離歡樂仍舊有大段距離。他們很早起床,塔計程車到艾克斯市去跟帕拉多見面,然後三個人坐在他停在米拉波林蔭大道的汽車里,對角便是尼格麗卡飯店的入口處。 “你確定他們還在里面?” 帕拉多把一隻惺松的眼睛,轉向和卡米拉一塊坐在後座的霍爾茲。“昨天晚上我在櫃枱打聽過了。他們已經回來,天知道是怎麽辦到的。然後我就一直守在這里。” 靜靜地返回車內。陽光下林前綠街的美、咖啡廳遮棚的斑駁光點、蘇醒中的美麗市區怡人的景象和聲音——這些事情沒有一項能夠改善卡米拉的爛心情,霍爾茲的神經焦慮,或是帕拉多所開始感覺到的嚴重挫折。他多麽渴望幾分鐘誠實而決定一切的暴力,以及任務的終結。他…See More
Jan 6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6)

法蘭岑看著阿奴。如果他是在尋找指引,那麽顯然是找不著的。她的表情漠然,而塞魯斯已經知道了答案,就在荷蘭人開口說話之前:“在我那里,”他說。“我兩幅都有。”他點頭,伸手拿酒杯。阿奴的臉上露出一絲絲笑容來。 塞魯斯靠回椅背,沒說話,此時沙拉、干乳酪塊,還有更多的葡萄酒被端上桌。他望著荷蘭人,後者正在為露西解答法國乾酪的秘密:山羊的、母牛的、綿羊的,還有一壇子味道強烈的香腸,加有一丁點白蘭地和蒜頭。這是不是他自己一廂情願,還是法蘭岑似乎真的鬆了一口氣,就像一個已經下了決心的男人?塞魯斯聚精會神,身體向前傾。 “就我看來,”他說,“有兩條路可以走。我們可以聯合起來,聯袂到法拉特呷和狄諾伊坐下來談——告訴他第二幅偽畫的事,歸還真品,還有希望能夠跟他商量,做些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的安排。根據安德烈的說法,他似乎是個正人君子。他一心要把畫賣掉,這件事我剛好能夠處理。傭金將會相當可觀,而我們可以分享。”塞魯斯咧嘴而笑。“當然,前提是一切都照計劃進行。不過我看不出來有失敗的可能。” 法蘭岑拭拭嘴巴,喝了些葡萄酒。“那麽第二條路呢?” “啊,這個,”塞魯斯說道。“恐怕沒有第一條來得有意思。我們會感謝你請我們…See More
Jan 5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5) 第20章

安德烈在彎來彎去的小路上開了將近半英里,矗立在窮鄉僻壤之上。就建築物本身來說,它並不起眼,兩層樓,外表塗著常被用來蓋住原始建築結構的粉紅色及泥;也許不起眼,但維持得很好。一排爬有葡萄藤的棚架橫越房子的正面,以及一處擺有桌椅的露台俯看由聚光燈所點亮的花園,里面種有絲柏、夾竹桃,以及一棵起皺的老橄欖樹。 “抱歉,塞魯斯。”安德烈開入剩下沒幾個車位的停車場。“我收回我剛才的話。這個地方看起來很正點。” 他們走向露台時,有幾個頭轉過來瞧他們,他們看到法蘭岑陶醉在交談之中,對象是一位體型修長、姣好的女士,身上的灰洋裝襯托著頭上的花白頭髮。 “我們過去吧,”塞魯斯說道。“祝我們好運。” 帕拉多從黑暗的小路步行過來,拎著袋子,他的車則停在D17公路旁。站在花園邊緣的暗處中,以絲柏作掩護,他所看到的情形頗令他失望。那里太多人,太多燈光了。不過車子總逃不掉吧。他悄悄地繞著鋪有碎石的停車場走,直到他抵達藍色的雷諾車為止。  第20章一個矮胖的女人,掛著微笑在露台邊緣迎接他們,她穿著藍色牛仔褲和白襯衫,正用卷起來的某單幫他們抵擋餐廳的狗:對他們所作的喧鬧表示著歡迎;這是一隻腳上裝有彈簧的獵犬。 “先生——小…See More
Jan 3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4)

十分鐘之後,由安德烈駕駛的藍色雷諾,謹慎地開出租車公司的停車場。“就是那輛。”帕拉多說道。“快,不要跟丟了。” 兩輛車轉到鐵道橋下面,開火車陣之中,跟著路標駛向A7高速公路。在雷諾車里,安德烈小心地開著,試著讓自己習慣當地的駕駛技術。每當他離開一段時間、再回到法國開車時,他總是很不舒服別人的超速、隨意變更車道,以及後面總是有輛車子緊咬著他的排氣管,等待千鈞一發的時機超車。等到他們經過亞威農機場,開上較寬廣的高速公路之後,他的肩膀才放鬆下來。 露西和塞魯斯靜默不語,不時受到差點擦撞和憤慨的喇叭的驚嚇。“我搞不懂這些傢伙,”露西說道。“他們在趕什麽?你跟我說這里很好、很安靜、讓人昏昏欲睡的。” 一輛小型雪鐵龍突然搶到他們前面,安德烈急踩煞車板。“是基因的關係,露露。所有的法國人天生就有一隻肥大的右腳。專心欣賞風景。不要看路上的汽車。” 他們仍然往南行,帕拉多的車在他們後面,保持舒適的距離,下午的太陽光彩奪目地一寸寸落入地中海。即使是在包得緊緊的車子里面,他們依舊可以感受到外面的熱度,原因是筆直伸入蔚藍天空的石灰巖群山,具有烘烤的特性。在接近艾克斯市時,他們看到陡峭、雄偉的聖維多山,塞尚對這…See More
Jan 1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3)

卡米拉努力表現出明朗、歡欣的模樣,不過實在太難相處了。魯弟前一天的心情已經消失殆盡——她深知,被那個沒有把馬桶座放下來的魯男子毀掉了,馬桶座的起落,經常困擾著卡米拉。雖然美食當前,在“泰風”所吃的晚餐,可說是死氣沈沈。而且整個早上,除了咆哮之外,魯弟什麽事也不做,幾乎沒有動他的早餐,不想馬殺雞,而且當她建議和一對有意思的夫婦吃午飯時,他變得很粗魯。總之,她開始希望自己沒有跟來。現在瞧瞧他,枯坐在電話旁,活像中了邪。不過該是她做點嘗試的時候了,即使人們大多寧願不知道那些骯髒的細節。 “甜心,我們談一談,搞不好你會好過些。” 霍爾茲的目光還留在電話上。“我很懷疑。” 卡米拉點起香煙,甩頭把煙霧噴往他的方向。“魯弟,有時候我發現你很孩子氣。我只是想幫點忙而已。到底怎麽了?那個荷蘭人對不對?” 當然是那個荷蘭人,帶著價值三千萬美金的塞尚,在巴黎亂逛。而這個荷蘭人早該打電話來報告他在何處。直到他打來,直到帕拉多打來,霍爾茲除了坐在電話旁邊之外,什麽事也不能做,簡直像是麗池酒店的囚犯。“你該不會真的想知道吧?” 卡米拉低下頭,忍不住欣賞腳上的雙色香奈兒鞋子,由歐布地毯柔和的綠色和粉紅色所襯托出來的…See More
Dec 30,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2) 第19章

七點過後,帕拉多到蒙大林飯店外面去接查尼的班,後者站在車旁的人行道上,一邊感激地伸懶腰,一邊在哈欠之間對著老板做簡報。 能說的話少得可憐。查尼在午夜左右看到他們返回飯店,之後一切都非常的平靜。在新鮮面包和法式糕點於六點鐘送來之前,一點聲音也沒有。幾位趕早班機的客人半小時之後離開。除此之外,乏善可陳。這是個平安夜,不需要動作,錢賺得容易。他希望接下來都能如此。 離去時,查尼把外套領子翻起來,以抵擋清晨凜冽的空氣。“都交給你了,老大,我下午會打電話來。” 帕拉多打開車窗讓香煙和大蒜的臭味飄出去。查尼是個可靠的傢伙,不過他會把該死的香腸帶到車子里面吃,而且總是將發著惡臭、沾滿油脂的包裝紙塞到座位底下。帕拉多把它丟進水溝,開始整理四周的物品:香煙和移動電話在儀表板上,裝有各式武器的尼龍袋在右邊的乘客座位上,地板上還有一個五公升容量、配有螺旋蓋的塑膠桶子。在昨天的兩次驚恐之後,他不想再經歷臨時找不到廁所的窘迫。這是長時間街頭跟蹤的嚴重職業傷害之一;另外一個就是無聊。不過在好好睡了一夜之後,再加上六位數字的報酬浮現腦海,他可以忍受些許的無聊。 由於掃街車剛走過,街道仍然是濕的,空氣清新,太陽盡力突…See More
Dec 27,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1)

霍爾茲迅速地眨眨眼,就好像剛被摑了一巴掌。然後,很勉強的,他點點頭。“他們所有的人。”他再強調一次。 帕拉多露出微笑。“十萬美金,可以嗎?”他起身準備離去,發現當天並沒有全部白費。“我會再和你聯絡。” 安德烈進入蒙大林飯店的大廳,吹著口哨,轉入酒吧間。令他驚訝的,露西和塞魯斯已經在里面,兩個人的頭靠得很近。“二位遇到了什麽事情?”坐下去之前,他彎身親露西。“他們香檳賣完了嗎?” “有新發展,親愛的孩子。非常奇怪的發展。”塞魯斯等安德烈點完飲料。“你的朋友卡米拉剛住進麗池酒店,他跟一個叫做霍爾茲的惡毒男人在一起。一個畫商。我跟他見過一次面。”他嗤之以鼻。“已經夠我受的了。” 安德烈向前傾。“他們看到你了嗎?” 塞魯斯搖搖頭。“我們運氣好,露西先看到他們。現在,我必須告訴你,霍爾茲在這一行里以做大買賣聞名,其中有些是最大的,像是他談成價值四千萬美金的畢加索。不過另外還有下文——只是謠傳,沒經過證實——人家說他的副業是買賣贓物。”服務生送來安德烈的葡萄酒時,塞魯斯繼續。“如我所說的,只是傳言,不過我相信確有此事。他是個冷血、無情的傢伙;這個行業里有不少人上過他的當。” “他跟卡米拉有什麽關係…See More
Dec 25,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0)

相框沈甸甸地放在夾克口袋中,他坐著觀賞大道上的晚間遊行,心里期盼看到露露在收到禮物時,臉上的表情。他對著這個念頭微笑,一陣幸福感溢了上來。能看到她愛上巴黎,實在太美妙了。 “交通狀況總是這麽糟嗎?”露西和塞魯斯坐在計程車內,車子慢吞吞地行駛於聖奧納瑞街上,司機以不悅的單調語氣,抱怨其他駕駛的愚蠢、讓擁塞更加惡化的警察,以及這樣的情形,要養家活日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不需要了解他的話;這是計程車司機的悲嘆,一首國際共通的哀歌,全球各大都市皆同。 塞魯斯在皇家街的轉角處付完車費,以步行來完成剩下的路程,把司機留在動彈不得的車陣當中。在他們後面一百碼的地方,帕拉多從車子里面出來,瞥到他們左轉入凡都姆廣場。無法移動,無法離開,他坐回車內,氣餒地大鳴喇叭。 “現在,親愛的,”塞魯斯說道,此時他們正走向紀念拿破侖軍事勝利的大柱子,“我不想把你帶往任何靠近‘亞曼尼’”的地方,相信我,這完全是為你好。有沒有看到他在那邊的店?真不知道毀了多少人的信用。我經常很吃驚的——” “塞魯斯,等一下。”露西抓住他的手臂,將他拉入一扇門。她的頭朝向麗池酒店的入口處,在那邊,一輛黑色奔馳停在門階。有個男人和戴太陽眼鏡的…See More
Dec 24,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9)

帕拉多的下午並沒有改善他的心情。先前他趁機回去把車子開過來,在“尋找南方”外頭等了兩個小時。等安德烈一夥人終於離開餐廳,他又跟著他們的計程車前往艾菲爾鐵塔,再一次無止盡地等候。現在,他們在凱旋門看風景,而帕拉多的香煙已經耗盡。他用移動電話打給老婆,看有沒有人找他。她問他會不會回家吃晚飯。他媽的他怎麽會知道?最糟的一點是,他知道在這種公共場所,暗殺任務是沒辦法執行的,不過他至少可以告訴霍爾茲他們去了哪里。已經快要五點鐘。他們到底還要低頭凝視香謝大道多久? “還有一個你今天應該看的觀光點,”塞魯斯對露西說道,此時他們站在凱旋門下,數條馬路自四周往外輻射。“第一次來巴黎玩的女孩,都應該到麗地酒店去喝一杯,而且我可以帶你參觀五七時間。” 安德烈咧嘴而笑。“你好邪惡,塞魯斯。” “我已經準備好在麗池遇到邪惡的事情,”露西說道。“告訴我那是什麽。” “是個老傳統,”塞魯斯說道,他的手擰一下蝴蝶結。“五點到七點這兩個小時之間,巴黎的紳士會先款待他們的情婦,然後才回家見老婆。很謹慎,很浪漫。” “浪漫?”露西楞了一下;要不是她那麽喜歡塞魯斯,她早就變臉了。“這很可怕。這是我所聽過的最沙文主義的事情。”…See More
Dec 23,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6)

“這麽早我從不開玩笑的。好,在我們去找法蘭岑之前,我們先去哪兒?塞納河還是鐵塔?” 塞納河贏了。他們一過八點便離開酒店——不巧的是,沒幾分鐘之後,一通電話打來說要找派因先生,想要更改早上的安排。門僮沖到大道上,希望能傳達這則訊息,不過晚了一步。在上班潮流的人群當中,已見不到派因的蹤影。 如往常般,他們采取另類路線,經由後街抵達安德烈最喜愛的巴黎角落,也就是布奇街附近,在這里,每一天都是市集日。 該區的氣氛不像一國的首都,倒像是忙碌的鄉下小鎮。攤子布滿街道;市場的狗在隔板桌下相互爭奪食物的碎片;攤販和他們的老顧客之間交換著問候。侮辱、對健康以及尤其是肝狀況的熱切關注。空氣中充斥著令人胃口大開的氣味,其中大部分是乾酪、面包和香腸;還有各種形狀和顏色的蔬菜,從叫做“老鼠”的大肚馬鈴薯到細得像火柴棒的四季豆都有,後者非常的新鮮,折斷時還會發出劈啪聲。攤販的後面是固定商店,其中有許多是專門辦酒席的,櫥窗中擺著如藝術品般的凍肉卷、陶制蓋碗、水果餡餅和美味小吃。在角落里,正值當令時,就會有幾桶牡蠣和戴著皮手套的男士坐在一旁,他負責把牡蠣去殼,放在碎冰床上面。再來就是永不缺席的花朵——數量極為龐大,為…See More
Dec 17,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5)   第17章

“這一夜我永遠不會忘記,”法蘭岑說道。“你們的熱情、你們的房間、你們的服務——精致極了。” 服務員點起香煙,外表看不出來他已被法蘭岑的贊美所感動。“你有沒有洗澡?” “浴室里沒毛巾。” “我有毛巾。二十法郎。” “早知道就好了。”法蘭岑說道。一隻手拎著手提箱,一隻手攜著六千萬美金,他走向附近的里昂火車站用早餐,順便思考他接下去該如何行動。  第17章法蘭岑坐在里昂火車站大廳的咖啡館中,沈思著他的牛角面包,中間金黃色,兩端較深的棕色,他就喜歡這樣。他把牛角浸到咖啡里,將它咬掉,然後若有所思地咀嚼著。火車站的牛角面包能有如此的品質,算是很不錯了,是一大早剛出爐的,熱咖啡也香醇而提神。內在的法蘭岑開始稍感覺到更有人性。而外在的他,則需要些許的整理,他低頭注意到他那起皺的襯衫和沾有幾滴肉汁的領帶。刮個鬍、淋個浴,穿上潔凈的襯衫——然後他便能夠迎接嶄新的一天。等地吃完早餐,他馬上要找間像樣的飯店。 飯店的念頭使他想到麗池,接著不可避免地便想到即將與魯道夫·霍爾茲見面。法蘭岑從來就不喜歡這種經驗,而現在,在被逐出他的公寓之後,荷蘭人感覺到怒火中燒。在他們通電話時,霍爾茲說話的語氣,就好像法蘭岑只是…See More
Dec 16,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4)

霍爾茲嘆氣。他沒有選擇的餘地,他心知肚明。“你所認為的高價格——是多少?” “十萬。” 傳來一陣嗚咽聲,像是動物疼痛的哀嚎,然後霍爾茲復原過來,咕俄出:“五萬。” “七萬五。” “你老兄真是精打細算。明天晚上我會在巴黎麗池酒店。打到那里給我。” 帕拉多著好裝,開始整理出他可能用得到的設備。他是個短小精悍的男人,頭髮仍留著小平頭,自加入“外籍兵團”。以後,他就一直理這樣的髮型。他最初得到霍爾茲的青睞,是在好幾年前,當時他還是個平民,工作是當名人的保鏢。在藝術品拍賣會之後的派對中,帕拉多當晚的委托人,某位離婚多次的電影女演員,抗議一個八卦記者不斷地騷擾她。霍爾茲相當佩服帕拉多所表現出來的謹慎效率,他打斷記者的鼻子,且妥善地安排救護車把他送走。自那時起,每當霍爾茲在事業上遇到需要借用帕拉多特長的地方,便會雇用他。 不過今夜的工作屬於完全不同的性質,比起例行的恐嚇或騙人有野心多了,他把袋子的拉鏈拉上時,帕拉多發現自己愉快地哼著歌。雖然他享受單純的暴力,但這已經不再能滿足他了。他需要挑戰,最好能夠讓他運用到“外籍兵團”費心教給他的技巧。而這一次是他的機會,可以確實測驗出他的策劃能力和專業技術,更…See More
Dec 15,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3)

假若床鋪看起來稍稍吸引人,或甚至衛生一點,他有可能把這通電話留到隔天早上再打。相反的,手中抓著聯絡薄,他無精打采地下樓到櫃枱,後者的眼睛幾乎未從特大的折疊插頁擡起,他將電話推向法蘭岑,然後啟動桌上計算時間和費用的小機器。 霍爾茲在響了一聲之後便拿起話筒。 “你在哪里?把房間號碼給我。”’ “不用了。這個地方我只待一晚。告訴我出了什麽情況。” “是凱利,跟派因在一起的那個男的。他看到塞尚的畫運離狄諾伊的房子。” “那又怎麽樣?” “他不知道在玩什麽把戲。你想他為什麽會跟派因在一塊?他為什麽會跑到巴黎去?他有可能搞砸我們的計劃。” 櫃枱把雜誌轉半圈,想換個角度欣賞對著他微笑的跨頁美女,接著他點了香煙。為了抵抗煙霧,法蘭岑半閉著眼睛。“我不了解。派因又不是國際刑警,他是個畫商,如果我為他工作他就會牽扯進來。他不會——” “你不用了解。人家付錢給你是要你畫畫,不是思考。現在聽我說。我不要你出現在你的工作室附近。趕快消失掉,然後讓我知道你在哪。忘記為派因工作這檔子事。” 法蘭岑摸著八字胡,試圖控制自己的怒氣。“你是要我忘掉一大筆錢。” “我是在告訴你:幫派因做事,你這輩子就完了。” “我不喜歡威…See More
Dec 13, 2020
Passion for Form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2) 第16章

不悅且突然毫無醉意的法蘭岑,快步地走在寂靜的午夜街上,目的地是他租來的專屬車庫。他一隻手拎著小提箱,另一隻手提著很大的鋁制置畫箱。箱子里面,裹著層層的泡沫橡膠和氣泡包裝紙的是兩幅油畫——《女人與瓜》,保羅·塞尚所作,以及《女人與瓜》,尼可·法蘭岑所作。兩幀畫共值六千多萬美金。 正常來說,深夜帶著如此貴重的行李獨自逛在巴黎的後街,會讓這個荷蘭人憂心忡忡。不過在他轉入陰暗的巷子時,他的緊張,已經被他那越來越火的怒氣推向一旁,其中有一部分是生自己的悶氣。他從未喜歡過霍爾茲,從不信任他。該行業中的一個說法是,萬一你跟魯道夫·霍爾茲握過手,那麽最好數數自己的手指。然而他現在卻按照霍爾茲的交代在做——走離溫暖的床鋪以及前景看好的工作,宛如一尊傀儡被一個急驚風偏執狂的小人扯來扯去。有什麽事會這麽嚴重?他們已經查過派因的底細,是個如假包換的畫商,在藝術界很有名氣。而且據說為人誠實。威里耶還特別強調這一點。像這樣的人會把別人出賣給警方嗎?當然不會。 法蘭岑在車庫門前停下來,笨手采腳地開著對號鎖,一隻有著破耳朵和犀利大眼睛的貓,正在一旁觀察他。他發出噓聲想把它趕走,還記得有一次鄰居的貓闖入他的畫室,在一幅…See More
Nov 25, 2020

Passion for Form's Blog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80) 完

Posted on January 9, 2021 at 10:00pm 0 Comments

狄諾伊凝視著身旁四張專注的臉龐,再瞧一眼油畫一一偽造者畫得實在太傳神了——聳聳肩。“你們不會期望我馬上回答吧?” 

我當然期望,塞魯斯心想。“當然不會。”他說。 

門廳的電鈴響起,狄諾伊告退去應門。他返回房間時,一臉的困惑。“有人說他和魯道夫·霍爾茲在一塊,”他說。“我沒有開門。”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8)

Posted on November 30, 2020 at 9:30pm 0 Comments

法蘭岑把車子停在一行等候通過收費亭的車子後面,然後所有的空氣似乎完全離開他的身體,就在他放鬆地吐了一大口氣時。他掛著笑臉,轉向塞魯斯。“大家都還好吧?有沒有人心臟病發作?” 

“我想知道的是,”安德烈說道,“跟那個傢伙在一起的是誰——” 

“安德烈?”露西的聲音小而緊。“他在那里。”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7)

Posted on November 27, 2020 at 9:30pm 0 Comments

旅館果真如她所預期的爛,櫃枱的服務員一看到他們沒帶行李,臉上馬上露出狡猾、心照不宣的表情,更是無法改善這個地方給人的壞印象。他色迷迷地瞅她。他真的色迷迷地瞅她——就好像任何一對正常的情侶會選擇馬賽機場作為幽會的場所。整件事情實在齷齪到難以用言語形容。 

一進房間,霍爾茲便立即沖向電話,展開一場費時且顯然令他不滿意的交談。看到他整張臉皺在一塊,卡米拉於是把自己關在浴室里,放一大盆水打算浸個痛快,希望她洗好時,他已經入睡了。

 …

Continue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76)

Posted on November 25, 2020 at 11:00pm 0 Comments

法蘭岑看著阿奴。如果他是在尋找指引,那麽顯然是找不著的。她的表情漠然,而塞魯斯已經知道了答案,就在荷蘭人開口說話之前:“在我那里,”他說。“我兩幅都有。”他點頭,伸手拿酒杯。阿奴的臉上露出一絲絲笑容來。 

塞魯斯靠回椅背,沒說話,此時沙拉、干乳酪塊,還有更多的葡萄酒被端上桌。他望著荷蘭人,後者正在為露西解答法國乾酪的秘密:山羊的、母牛的、綿羊的,還有一壇子味道強烈的香腸,加有一丁點白蘭地和蒜頭。這是不是他自己一廂情願,還是法蘭岑似乎真的鬆了一口氣,就像一個已經下了決心的男人?塞魯斯聚精會神,身體向前傾。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