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gun 詩男
  • Male
  • 沙巴亞庇海滂街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omogun 詩男'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Kehtay Dream
  • Passion for Form
  • 字詞過度
  • Seltsames Denken
  • 三演 義國
  • triste chateau
  • Ingenium
  • Paris En mémoire
  • 創客有多熱
  • 不是 很後現代
  • Temer Loh
  • Malacca Light
  • Hérétique
  • INZHU Інжу

Gifts Received

Gift

Momogun 詩男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omogun 詩男's Page

Latest Activity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8)總結

總結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所談的「意識流」是本文重點。「意識流」中「現象」 就是「生命歷史的回溯敞開」的狀態,它說明著「生命所體驗」的「實質內涵」,透過「觀看」,它給予了呈現的「現象」當中意義的詮釋,也表明了「生命根源性」描述,這是一種「存在性根源」描述,使得「現象與本體」合而為一,做為「生命體驗詮釋」的「此有」彷彿也參與「生活世界」,「身體存在感受覺知」到在「意識流」當中事件的詮釋出來「現象」時,事件當中的「時空座標軸」馬上被定序出來,而主體要做的事便是「讓意識流還是意識流」。 無論禪宗、柏格森或者胡塞爾的「意識流」,都在說明著「存在是種體驗」,它是「任其自由展現存在動能活動」,也是「觀看生命歷史之回顧」,更是「時空融為一體存在參與感受」,「讓意識流是意識流」更是一種「直觀智慧」,也就是「實踐智慧」,它是「生命體驗詮釋」。…See More
Nov 22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7)

「生命體驗詮釋」透過「身體存在感受覺知」到「此有」歷史在「生活世界」當中,在「場域」中所呈現的「事件」,「事件」是關連著時空的,它是有著「情節」的,「於是人有活在「情節中」的迷於局裡和驀然回首地明白,使得故事將不斷地 被重說。」生命感受常借「隱喻」來說明,「記得」的往事,是一個理解的過程,它類似「隱喻」、「神話」既「是又不是」狀態中去理解生命故事本身。在「意識流」現象中,人在「情節」中,且入乎其中,而事後「回憶」是出乎其外,在語言的出與入中說出「情節」,所以「此有」在「生活世界」中,不斷在「過去」、「現來」與「未來」中穿梭,不斷在時空中離開而返回,借著反思「回憶」,人可以不斷「再脈絡化其生命體驗」而得到意義創發,生命便在如此「生命詮釋循環」當中得以顯明「存有」,由「此有」走向「存有開顯」。如此「過去」不再只是「過去」,而是在「意識流」當下的「生命體驗詮釋」。如此一來,「生活世界」也不再只局限在一「空間」中,而是無限散布的「空間」,這無限展延「空間」是「生活世界」,…See More
Nov 21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6)

(三)「意識流」當中「觀看生命歷史之回顧」依柏格森、禪宗及胡塞爾說法,「意識流」活動是「綿延」、「念念相續」與「意識相續」的活動。筆者以為「意識流」是不斷創進的生命歷程,所以只能借由「生命體驗詮釋」去看所「意識流」當中「現象」的起起落落,讓「意識流還是意識流」。在某方面說來這是「生命歷史的回顧」,也是經由內在生命經驗當中「觀照」史實般「意識流」的生命。這可以說是「心靈事件、生命紀事」,以「時空」為作為座標軸顯示出來。它有如「鏡照」般輝照著「過去」,呈現「現在」,走向「未來」,詩般的生命史實,將「此有與生活世界」的互動詮釋歷程,在虛擬的時空中穿梭,「如迷如悟」徜徉在幻臆與現實之間,共同融通、理解、詮釋與對話,生命的歷史召喚「此有」的「在」,因為「在」而參與這個「生活世界」。詮釋哲學家呂格爾指出,過去不可能再現,它只有以「作為某事」(being as…)…See More
Nov 19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5)

四、三者對「意識流」探討筆者以為無論禪宗、柏格森或者胡塞爾的「意識流」,都在說明著「存在是種體驗」,它是「任其自由展現存在動能活動」,也是「觀看生命歷史之回顧」,更是「時空融為一體存在參與感受」,「讓意識流是意識流」更是一種「直觀智慧」,也就是「實踐智慧」,它是「生命體驗詮釋」。(一)「意識流」告知我們---「存在是種體驗」「存在是種體驗」,更是一種超越語言、名相、意識,而回歸到純粹、原創綿延地、相續地、流動地、異質跳躍的流動當中,靜靜體會,這是超越時空存在感受, 也是根源於身心一體的「身體存在覺知感受」。「剎那即永恆」、「當下即是」,被深沉的「存有根源」召喚,置身投入大化之流, 與「存有」面對面相會的「神祕存在體驗」,「此在」彷彿在此當中開顯了自身,一切意義關係整體也就明朗化了。「生活在世界中的此在」,不再被遺忘,而是混沌的狀態,對立不再有、時空的界限不再有、生死不再有了,有的只是喜悅的「體驗」,…See More
Nov 18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4)

胡塞爾對內在「時間」意識的探討勝於「空間」的探討,「時間」當中隱含著對「場域」(horizon)感受,在某部分來說,「場域」可以說是一種即為抽象的「空間」感受。而「場域」到後期,更轉化為「生活世界」的探討…See More
Nov 17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3)

那「回歸事物本身」直觀逼視「意識流」當中呈現事物「現象」,則「本質」即在其中,這也就是禪宗「悟」的可能性。胡塞爾所言「存而不論」或者說「放入括弧」(bracketing),是讓「意識流」所呈現的「現象」「無住」,無縛亦無執,本質自性自然呈現。所以「存而不論」是參與其中,而不以自身妨礙「意識流」進行,對於主體而言,最重要是「體驗」它,這是一種「身體存在知覺感受」,是種「直觀」感受,也就是「實踐智慧」。筆者以為「讓意識流是意識流」,使「意識流」呈現自身,剩下只是讓身體知覺清明罷了,透過「能知」與「所知」的現象學操作,「生活世界」在知覺清晰者面前冉冉升起。「知覺清明」者,也就是胡氏所強調整個「回歸事物本身」的工作,「回歸事物本身」無疑是一種對「意識流」的投入、涉身。在「意識流」當中藉著「直觀」感受,參與整個人與「生活世界」之間變化萬千的「意識流遊戲」本身,重要是去「體驗」「意識流的遊戲」,重要的保持「緘默」,讓「意識流」本身發生,身體知覺體驗只是去看「剎那即永恆」、「當下即是」的意義整體。在「剎那」片斷,去體驗「剎那即永恆」與「當下即是」的「時空融為一體存在參與感受」。(三)「意識流」所體驗…See More
Nov 15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2)

在「意識相續性」裏,胡塞爾首次使用了「剎那」(Querschnitt)來表示「身體存在知覺感受」片段 29。「剎那」意指「瞬間的知覺片段」。筆者以為它代表著是「身體碎片」,「身體存在知覺感受」是片段,猶如碎片般,一塊塊拼湊成為「身體存在整體」,在「意識流」當中,在內具時間中「藉自身建構為自身裡的現象」,也就是藉由「生命體驗那一剎那」的「身體存在知覺感受」,那片段的「身體碎片」,重建「自身的現象學」,重構「自身的詮釋學」,使走向「完形」的發展。當代拉康完美的詮釋這樣的說法,他寫到「在這一階段,辯證的歷時經驗勾勒了個人融入歷史的圖景。演示內心戲劇的『鏡像階段』,由力不從心向完善主體之預期的發展,吻合了空間認同的誘惑,並且不斷地幻想著從身體碎片向其完整的形態擴展」。(Jacques Lacan…See More
Nov 13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1)

三、胡塞爾的「意識流」解析禪宗說法胡塞爾是直接使用「意識流」說法。現在我們來進行胡塞爾的「意識流」理解。胡塞爾說:意識流不只將內具時間建構出來,…此意識流自身也必須在其流動中為必可解的。意識流的自身顯相並不需要另一其次的意識流,反而藉自身建構為自身裡的現象。能建構與所建構,遂相符而一致。28認真說來,胡塞爾說到了「意識流」,他直接明顯說到了「藉自身建構為自身裡的現象」。禪宗「念頭」升起又滑落在「意識流」當中,「身體存在知覺感受」成了一個虛實指標,「身體存在知覺感受」永遠都在不斷創新躍進當中,「意識流的自身顯相並不需要另一其次的意識流,反而藉自身建構為自身裡的現象」。面對存有的召喚,我「直觀」到「整體」,柏格森也強調「整體」,一個「存在的整體」。禪宗「緣起性空」成了見證這「直觀整體」的最佳註腳,這是「直觀智慧」,也是「實踐智慧」。「直觀智慧」,這是內在的「生命體驗詮釋」,是在生命歷史河流中的來回之間穿梭,它跨越了時空,悠遊穿梭在角落處,體嘗著這「生活世界」。(一)「剎那」與「綿延」胡塞爾在《內部時間意識現象學》援用「圖式論」來探討「意識相續性」,「意識的相續性」指的是:「意識」本身即是意…See More
Nov 10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0)

禪宗不著重在「綿延」的時間探討上,反而在「念頭」相屬接連上有著近一步的詮釋。所以「念頭」所夾帶時空的場景幻起幻滅,彷彿是有東西產生,也有東西消失了。「念頭」知道有東西發生,它有先後秩序,它就是發生了,有圖象給你知道,你也看到,也觀想到,不斷前進,湧入發生幻滅。用禪宗的話來講「真實的時間」即是「念頭相續」,「念頭」與「念頭」之間也是綿延地、相續地、流動地、異質跳躍交參地。在差異中又不斷融合,所以「念頭」升起與落下的起起落落當中,就完成了「真實時間」的描述。對柏格森來說,宇宙「原初的實在」(primitive…See More
Nov 8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9)

而這「時間去掉綿延,運動中去掉可動性」是不可行的,所以科學無法處理時間與運動。其實筆者以為「生命時間」很難說,只能從何時?何地?何人?何事件? 何遭遇?何情節?何感受?等來著手說明。換句話說,是由「身體存在知覺感受」來說明之。這有點像把「身體當作文本」來看待之,彷彿也像是看待「電影」般了解了「身體現象運動」。當我們去看時,就好比是說這些在「生命時間」發生種種,就是「使故事重說了」,也是利用了倒敘法,也許是利用蒙太奇方法,也許是平舖直述法,將時、空、人、事、地、物、情節、遭受等一幕幕重整變形成為「圖像或影像」連續體〈「綿延」〉,而成為我們「觀看的對象」。筆者以為「生命時間」發生種種可以說是「記憶」的重整,透過「記憶」拼貼, 我們重說了屬於我們生命故事。將身體現象當中「碎片」、「碎點」形塑出「生命故事」文本,提供了美麗素材,由我們去詮釋之。在此,筆者似乎可以感受到,為何海德格的《存在與時間》是較偏於「存在而非時間」的描寫,當我們在說到「身體存在知覺感受」時,所切入的「意識流」的點,或者與「生活世界」互參切入點,…See More
Nov 6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8)

筆者用「身體存在感知覺受」來說柏格森的「綿延」概念,是種純感應,直覺生命歷史洪流所呈現的真實生命感的「綿延」,如實如其自身顯露出來。17這與禪宗「念念相續」來做比較,可以說是相同的,禪宗偏重的是「念頭」,「念頭」偏重是「意識」。「意識」,不是理智上制約的意識,而是身體感受知覺所產生的「存在意識」。「存在意識」著重的是「體驗」的概念,它需要在「生活世界」的「此有」去參與「意識流」當中,它需要在「意識流」當中,看著「意識流」當中的念頭升起又滑落。「念頭」不重要,重要的是「身體存在感知覺受」所建構出來的那種「存在意識」。「身體存在感知覺受」,以禪宗說法便是「念頭」圖象相續相屬,流動、異質跳躍交參地當中即體現了「當下即是」與「剎那即永恆」。而柏格森說法就是在「綿延」生命體驗詮釋當中,了悟了自身。依此,「綿延」的意識流,不斷前進,有如「念頭」不斷起起落落,在起起落落的「意識流」呈現的「念頭」圖象現象中,身體存有感受覺知到了,也如實呈現了,這不就是「現象」自身嗎?這不是「真如」自身嗎?如此一來,按照柏格森想法,「綿延」是「身體存在感受覺知」當中偏重「時間」的面向描述,「空間」內是沒有「綿延」的。「…See More
Nov 4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7)

《創造進化論》中寫道:《創造進化論》中寫道:「本能是感應。如果這種感應能擴大其物件,能反思,那麼它就能給予我們打開生命過程的鑰匙。」「直覺能把我們引到生命的內部,即本能是無偏向的,能自我意識,能思考其物件和無限地擴展其物件。」14 這真實「綿延」的時間,是關連著實際事物(actual entity)或實際生命的時間, 是「生命體驗詮釋」所感受到的「時間」,它使過去與現在與未來融合在一起。(二)由「身體存在覺知感受」談「綿延」「綿延」似乎可以說是「念頭」過去、現在與未來,「念頭」不斷流轉,好比是體現「此有」的「意識流」狀態,這與「身體覺知感受」當中「現象」體現在「念頭」本身有著相關性,它是「此有現象狀態」的真實呈現,因此如何在「意識流」所呈現「身體現象」狀態中如何「觀照」,這是了解柏格森的重點。「純粹綿延」把過去和現在做成一個有機整體,裏面乃是相互滲透,不區分的繼起相續。在柏格森看來,生命運動的流程是不能從空間上加以定義的,而只能用時間來加以刻畫。生命運動在時間中的流動就是綿延。15…See More
Nov 2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6)

二、用柏格森的「綿延」來解禪宗「念念相續」說法(一)二者都涉及到「意識流」 柏格森講到「綿延」(durée, duration),他說到「純粹綿延是:當我們的自我讓自己生存的時候,即當自我制止把它的現在狀態,和以前各狀態分離開的時候,我們的意識狀態所採取的形式」。而這不就是禪宗所講的「念念相續」嗎?「綿延」著重在「時間」上的講述,而「時間」又涉及了「記憶」,簡單來講,「純粹綿延」把過去和現在做成一個有機整體,裏面乃是相互滲透,不區分的繼起相續。〈柏格森,《時間與自由意志》〉,柏格森沒有講到「意識流」,但他所講的「時間」,絕對不是量、抽象、數學「時間」,他講的是真實的「時間」「綿延」(durée, duration) 11。「綿延」尤其是在「記憶」中表現出來,因為在「記憶中過去」殘留於現在。因而,「記憶」在柏格森的哲學裡便非常重要了。從原則上講,「記憶」必定是一種絕對不依賴於物質的能力,柏格森對「直覺」的論述是以他的「綿延」和「記憶」的理論為前提的, 因為在「記憶」中「過去」存活到「現在」裡面,並且滲透到「現在」裡面。…See More
Oct 30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5)

(五)「意識流」當中「直觀」禪宗的「禪觀」是「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9。在「意識流」當中的, 在「念念相續」當中,如何「斷絕念頭,使念頭時中,無所縛執」,成為「悟」的可能性,而這就是「實相般若」,「禪宗的精髓在頓悟,在實相般若」10,筆者以為禪宗的「悟」就是在「意識流」當中如何去「觀照」,這是「身體辯證現象運動」,如何就「(身體)見聞而成為真如本體」,而這就是所謂筆者所言的「生命體驗詮釋」。筆者以為這是在「觀照」身體場域中「念頭相續」中,而呈現「現象即是本質」,然後「明心見性」是也。所以「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乃在於「識心見性」和「頓悟成佛」。所謂「識心見性」就是體認事物的本來面目,就是「實相般若」; 就是在「意識流」當中所呈現出「當下即是」狀態;在「意識流」之下所呈現「物如其是」狀態,自在而任其自然,「此有」只要把握直覺觀照,所謂「頓悟成佛」它是種如何翻轉「現象即本質」,呈現出永恆的存有揭露,可頓悟出成佛智慧,這就是「剎那即永恆」、「當下即是」。筆者「識心見性」乃能成就「頓悟成佛」,其實就是禪宗最高法門在於「意識流當」中間「空白」階段,透露「明光」,「即見聞覺知,…See More
Oct 17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4)

(三)「一……即……」的此有情境存有狀態「一念悟時,眾生是佛。故知萬法盡在自心,何不從自心中頓見真如本性?《菩薩戒經》云:『我本元自性清淨,若識自心見性,皆成佛道。』」《六祖壇經˙般若品》禪宗所言即是「當下即悟」狀態,這裏所談「識自心見性」,那個「識」乃是「轉迷成智」的開端,這是「即刻、立即」的「開悟」,「一……就……」強調的是兩者互轉的快速與容易性,「翻轉」可以形容在此情境中「一……就……」。這是真正「由迷轉悟」的「生命體驗詮釋」狀態。這種「翻轉」重心在於「即」的存有的時間及空間性格急速變化。「即」就是「頓」,「即」、「頓」代表「翻轉」不容等待,在頃刻間在那空間下即發生。「即」、「頓」說是當下「此有存有情境狀態」,所呈現「現象」,就是這樣了。「此有」「情境存有狀態」體悟,乃是在念頭升起落下的「那一瞬間」做為一個起點。(四)念念相續的「意識流」狀態「念頭」的升起落下串連在一起,便是表現爲念念相續、不斷變動的「意識流」。念頭升起落下便是「意識的現象」,以電影圖像方式,展現給心靈之眼看到,直觀到如此「現象」,即是心靈原來面貌,即是「真如本體」、「虛幻即真實」、「真實即虛幻」。無念者,於念而…See More
Oct 7
Momogun 詩男 posted a blog post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3)

(一)禪的「生命體驗詮釋」「禪」是什麼?梵語(dhyara),音譯「禪那」,意譯「靜慮」,慧能說:「我此法門,以定慧為本。」,禪宗的意思乃是「靜慮」之後,「定而能生慧」。「定而能生慧」所「體驗」到的是「當下即是」與「刹那即永恆」。「當下即是」與「刹那即永恆」, 這是我們理解禪宗的「悟」,筆者以為兩者均是在「觀照」「意識流」概念當中可以被理解,它是「密契經驗」。「觀照」「意識流」乃是對時間與空間所構築的「存有處境脈絡」有所「詮釋」。「此有的情境存有狀態」為何呢,我們以梅露˙龐蒂(Merleau…See More
Oct 5

Momogun 詩男'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Momogun 詩男's Blog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8)總結

Posted on November 21, 2020 at 6:19pm 0 Comments

總結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所談的「意識流」是本文重點。「意識流」中「現象」 就是「生命歷史的回溯敞開」的狀態,它說明著「生命所體驗」的「實質內涵」,透過「觀看」,它給予了呈現的「現象」當中意義的詮釋,也表明了「生命根源性」描述,這是一種「存在性根源」描述,使得「現象與本體」合而為一,做為「生命體驗詮釋」的「此有」彷彿也參與「生活世界」,「身體存在感受覺知」到在「意識流」當中事件的詮釋出來「現象」時,事件當中的「時空座標軸」馬上被定序出來,而主體要做的事便是「讓意識流還是意識流」。…



Continue

沙巴丹南地方創生·諾希山衛生總監的咖啡人因素

Posted on April 25, 2020 at 10:30pm 0 Comments

益和咖啡曬壓箱寶 五年前阿山哥到此一遊

當紅炸雞我國的衛生總監拿督諾希山醫生在對抗新冠肺炎疫情所做出貢獻,還有在施行行動管制令期間每天定時縣向全國人民進行疫情匯報,冷靜、清晰,有條有理,還有非常接地氣的匯報,讓全國人民都佩服及有信心。

日前正巧也是拿督諾希山總監的生日,全國人民都趁機向他祝賀。作為我國一份子的丹南人民也同樣給拿督諾希山總監獻上生日祝福,並且感謝他在這期間所做出的貢獻,還有為我國在國際上贏得榮譽。…

Continue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7)

Posted on February 22, 2020 at 6:02pm 0 Comments

「生命體驗詮釋」透過「身體存在感受覺知」到「此有」歷史在「生活世界」

當中,在「場域」中所呈現的「事件」,「事件」是關連著時空的,它是有著「情節」的,「於是人有活在「情節中」的迷於局裡和驀然回首地明白,使得故事將不斷地 被重說。」生命感受常借「隱喻」來說明,「記得」的往事,是一個理解的過程,它類似「隱喻」、「神話」既「是又不是」狀態中去理解生命故事本身。…

Continue

東西哲學「意識流」探討 --禪宗、柏格森及胡塞爾的對話 (16)

Posted on February 22, 2020 at 6:01pm 0 Comments

(三)「意識流」當中「觀看生命歷史之回顧」

依柏格森、禪宗及胡塞爾說法,「意識流」活動是「綿延」、「念念相續」與「意識相續」的活動。筆者以為「意識流」是不斷創進的生命歷程,所以只能借由「生命體驗詮釋」去看所「意識流」當中「現象」的起起落落,讓「意識流還是意識流」。在某方面說來這是「生命歷史的回顧」,也是經由內在生命經驗當中「觀照」史實般

「意識流」的生命。這可以說是「心靈事件、生命紀事」,以「時空」為作為座標軸顯示出來。它有如「鏡照」般輝照著「過去」,呈現「現在」,走向「未來」,詩般的生命史實,將「此有與生活世界」的互動詮釋歷程,在虛擬的時空中穿梭,「如迷如悟」徜徉在幻臆與現實之間,共同融通、理解、詮釋與對話,生命的歷史召喚「此…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