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ale
  • 沙巴:靈魂休憩的神山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Gifts Received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影像篇

"陳明發·東西交融:文化敘事提供的選項…"
Jul 3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慕課·影像篇

"美籍大馬女編導演陳風錐《幽幽大河》獲最佳恐怖片獎 美籍大馬女導演兼編劇陳風錐(Jules East),在多倫多國際女性節電影獎(The Toronto International Women Festival),以一部《幽幽大河》(River of…"
Jul 30
陳老頭 commented on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
Thumbnail

全馬最古老的華文小學:古達樂育

"陳惠齡《從景觀符號、民俗儀典到資訊媒介》 【提要】本論文嘗試從「生產地方性」的觀點,入探九○年代以降新鄉土小說如何複雜且有意地援用景觀符號,諸如島嶼、農村、河流、海洋、漁港等等,作為標識地域的各種邊界,或轉換為創造地方主體性的民俗儀典,藉以再現/表演「在地社群景觀」;或在電子資訊與現代媒體形式中,導致所生產的地方主體性有了更為複雜、裂散而多重義涵等。此即本論文在「生產地方性」意義脈絡下,賦予新鄉土書寫現象的另一種詮釋概念。一、前言:「在地社群景觀」概念與「鄉土」書寫 在21…"
Apr 1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鄉韻

"沙巴拿篤關帝廟古廟拆除進行重建工程…"
Apr 1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鄉韻

"陳明發《在場》 茨廠街是馬來西亞華族感時傷懷的好場所。感時傷懷完了,一般人也就似乎心滿意足了,直到下一回的傷潮來襲。茨廠街對別有想法的人(不含膚色定義),又好像是煙火場,為了各自的理由來燃放一下煙火,熱鬧一陣子。我偶爾去學林書局找點冷門書,開車經過這裡,我想到更多的是"在場"的事,如果這時候是葉亞來在場,或更近一些的時間點,陸佑、陳秀蓮,甚至更近一點時段的李孝式,他們會說什麼? (22.9.2015 陳明發) [Presence]…"
Apr 8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album
Thumbnail

2012, 馬來西亞才成立49年。

"二戰時期的南海:九名中國外交官被害 太平洋戰爭爆發,南洋淪於日本侵略軍的鐵蹄之下。在長達三年零八個月的日本占領時期,日本侵略者對華僑的殘害是十分慘無人道的。喪心病狂的日本軍國主義者置國際公法於不顧,竟然殺害了楊光泩〔sheng 生〕(駐馬尼拉總領事)、卓還來(駐北婆羅洲山打根領事)等九名中國外交官。 楊光泩 (公元1900—1942年)、卓還來…"
Jan 23
陳老頭 commented on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
Thumbnail

全馬最古老的華文小學:古達樂育

"(續上)一個上了年紀的婦人,灰白的髮髻,沒有表情的臉龐,挺拔的腰桿子上掛著沒個性的藍底碎花上衣和半長褲,……錦程一時糊塗當她是祖母。(按:老婦是父親的大老婆)院子裡一股酸臭,標準鄉下味。「還在飼猪!」父親邊說邊向內走,……紅磚地上有堆雞屎,綠中帶白,像未調勻的水彩顏料,看起來不髒,感覺卻很髒。「還在飼雞!」父親說。(頁50) 在特定空間界限內居住的村群,他們特有的「在地土腔調」和「共同體生活形態」,必然也會涉及空間形式的若干基本要素。就空間…"
Dec 29, 20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倫敦街頭歷險記》(5)

進入一間從未涉足的房間總是一種冒險,因為房間主人的生活和性格已經將自身凈化,融入其中,人們無疑一直在爭吵。他們怨氣沖天。他們兩人都停了下來,老婦人——他們兩人顯然是夫妻——退回到了裏屋,老頭兒則留下來招呼我們。他那圓圓的額頭和玻璃球一樣的眼睛簡直像是伊麗莎白時代對開本的卷首插圖。「一支鉛筆,一支鉛筆,」他重復著,「當然,當然。」他漫不經心地說著,但又熱情洋溢,仿佛他的感情已被充分調動,卻又在激情滿漲的時候受到了壓抑。他打開一個又一個盒子,然後再次把它們合上。他解釋說,由於店裏東西太多,所以找起來特別困難。他給我們講了一個故事,是關於法律圈的一個紳士由於妻子的行為而深陷泥潭的故事;他們相識多年。他說自己已經與聖殿騎士團來往了半個世紀,似乎希望裏屋的妻子能夠聽到他的話。他打翻了一盒橡皮圈。最後,他被自己的無能給激怒了;他推開旋轉門大聲嚷道:「你把鉛筆放哪兒啦?」好像他的妻子故意把它們藏起來了似的。老婦人走了進來。她誰都沒瞧一眼,理直氣壯地用手指了指正確的盒子。鉛筆就放在那裏。要是沒有她,老頭兒可怎麽辦呢?難道對老頭兒而言,她不是不可或缺的嗎?為了讓他們待在那裏,人們被迫保持中立,肩並肩站在…See More
Dec 29, 20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倫敦街頭歷險記》(4)

於是,環顧書店一圈之後,我們又與其他陌生作家和逝去的作家結下了這樣意外又隨性的友誼。他們唯一的記錄,比如說,就是這本詩集;印刷精美,還刻有一枚作者的精美雕像。他是一位詩人,溺水早亡;他的詩歌文雅、莊重、凝練,至今仍發出一陣陣清脆悅耳的聲音,仿佛一位古老的身穿燈芯絨上衣的意大利風琴演奏家,在某個後街老老實實地彈奏著手搖風琴。還有一排一排的旅人,都是些不屈不撓的老處女;她們不停地證實自己所遭受的屈辱和在希臘所膜拜過的落日,當時維多利亞女王還只是個小女孩。他們到康沃爾旅遊,參觀了當地的鋅礦,這一經歷被認為值得大書特書。人們沿著萊茵河溯流而上,用印度墨汁為彼此畫像,坐在甲板上的一圈繩子旁邊讀書;他們測量金字塔,遠離文明已久,在瘟疫橫行的沼澤地感化黑人。他們不停地整理行裝,啟程上路,進行沙漠探險,染上熱病,在印度終生定居,甚至深入到中國,然後在埃德蒙頓過起了鮮為人知的生活;他們在滿是塵土的土地上摸爬滾打著,仿佛波濤洶湧的大海,海浪就在他們的門口,這些英國人可真是不安分。這些嚴肅的努力和終身事業佇立在參差不齊的柱子上,被旅行和歷險的潮水沖刷著。在這些一摞摞的、封底鑲有鍍金字母組合圖案的書中,細心的…See More
Dec 27, 2021
陳老頭 commented on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
Thumbnail

全馬最古老的華文小學:古達樂育

"(續上)《濱線女兒》的篇目設計,兼具空間史料與歷史景觀-第一章主標目「濱線鐵路大院第一船渠木麻黃林」,副標「公用便所.鶯聲貼.依賴幸運信聯繫.大姐的衫裙.姨婆.坐裁縫車看風景」,第二章主標目「大院四枝垂大新百貨」,副標「墨綠色炸彈.殺死懷孕的貓.王麗珍從電梯頂摔下來.匪諜.銅罐仔人」,第三章主標目「高雄驛旁畸零地 代天宮岩壁 鼓山國校後」,副標「地雷陣囚禁.瘋千金的相簿.烏魚船入港.大雨毀壞的街.沿岸賺食查某」,第四章主標目「哨船頭 旗後 千光寺…"
Dec 19, 20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倫敦街頭歷險記》(3)

漫步經過,偶然一瞥,一切似乎都偶然但又神奇地蒙上了一層美,仿佛準時又平常地向牛津大街岸邊卸下貨物的商業浪潮今晚淘上岸的只有寶物。沒有一絲購買的欲望,眼睛開始輕快、慷慨起來;它創造、增色、提升。站在街頭,人們會在瞬間建立起想像中的所有房間,並隨心所欲地用沙發、茶桌和地毯來裝飾它們。這塊地毯鋪在大廳,那是雪花石膏碗擺著床邊那張雕花桌上。那塊厚厚的圓鏡把我們尋歡作樂的場面映照出來。令人高興的是,盡管我們建造並裝飾了這間屋子,但我們並沒有義務去占有它;人們眨眼之間便能把它拆除,並建造起另外一間房屋,用其他椅子和玻璃杯去裝飾它。或者,讓我們沈溺於古色古香的珠寶店,流連於一盤盤的戒指和懸掛著的項鏈。比如說,我們可以選出這些珍珠,想象著如果戴上了它們,生活將發生怎樣的變化。時間立刻來到了淩晨兩三點鐘,路燈將梅菲爾街區荒無人煙的大街照得通明。在這個時間,只有汽車還在外面飛馳著,人們感覺到了空曠、飄渺和與世隔絕的興奮。人們佩戴著珍珠,身上穿著絲綢,走出了房間來到了陽臺上,在這裏可以俯瞰到熟睡的梅菲爾區的花園。剛剛從王宮裏返回的達官貴人,穿著時髦的長筒絲襪的步兵,還有那些曾緊握住政客雙手的孀居貴婦,他們房…See More
Dec 16, 2021
陳老頭 commented on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
Thumbnail

全馬最古老的華文小學:古達樂育

"〈奔喪〉是關於「回家」的故事,小說交疊今昔兩條時間軸線上返家的路線-當兵奔喪,是以「渡船頭」和「天后宮」作為家方位的地標,至於兒時每逢週五從父親開業診所的返家,則以類索引的街道巷弄商號名稱,鋪排路徑。小說主要情境的揭現,是藉由王明燦矯正口吃的斷續碎裂錄音:「我……就書寫而言,作家的「地方意識」應是記憶與經驗時常臨現的所在。然則以「夢境與現實的交相滲透」的〈渡島〉一文,…"
Dec 10, 20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倫敦街頭歷險記》(2)

由於眼睛具有這種奇怪的特質:它只停留在美的身上;它像蝴蝶一樣追尋著色彩,尋找著溫暖。在這樣一個冬夜,大自然竭盡全力地粉飾和裝扮著自己,它帶回了最美麗的獎杯,敲下小塊的翡翠和珊瑚,仿佛整個世界滿是珍貴的寶石。但它無法做到的(這裏說的是普通的非專業性的眼睛)是將這些獎杯以一種方式組合在一起,呈現出更加晦澀的角度和關係。因此,在長久地享用這一簡單、甜蜜的佳肴,享用過純粹、未經合成的美之後,我們終於酒足飯飽。我們在鞋店門前駐足,編造了一個小小的理由,其實與真正的原因毫不相干,把大街上明亮的風景全部收了進來,然後退居到人類的某個陰暗的密室。在那裏,我們順從地把左腳放到了置腳架上,問道:「做個侏儒是什麽感覺?」她走了進來,身邊跟著兩個女人;她們體型如常人一般,仿佛兩個仁慈的巨人站在她身邊。她們朝售貨員笑了笑,似乎並不承認她的殘疾,並讓她放心,她們會保護她的。她的表情暴戾乖張,但又略帶歉意,這樣的表情在身體缺陷者的臉上很常見。她需要她們的友好,但同時她又對此十分憎恨。兩位女巨人把售貨員叫過來,和藹地笑著說要為這位「女士」買一雙鞋。售貨員於是把小小的置腳架放到了她的面前,侏儒猛地一下伸出了腳,仿佛意欲…See More
Dec 9, 20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album
Thumbnail

古達 Kudat

"SOUTH CHINA SEA 南中國海 The South China Sea is a marginal sea that is part of the Pacific Ocean, encompassing an area from the Singapore and Malacca Straits to the Strait of Taiwan of around 3,500,000 square kilometres (1,400,000 sq mi). The…"
Dec 8, 2021
陳老頭 commented on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
Thumbnail

全馬最古老的華文小學:古達樂育

"(續上)三、民俗儀典:儀式感的表演背後 上文所述,主要探討「地方」在文學書寫中,被構造為具有區隔性與獨特表徵當地民群文化內蘊宇宙觀與生命觀的地方民俗文化。 循此,「民俗儀典」也成了可辨識的地方鄉土特性方法之一,並可藉此表「群體的身份感」,此乃因可能互不相識的群體成員,卻可以知悉賦予群體身份感的共同核心傳統。…"
Dec 7, 20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伍爾芙《倫敦街頭歷險記》(1)

也許從未有人為了一枝鉛筆而心潮澎湃。但有些時候,擁有一枝鉛筆卻又成為人們強烈的渴望;此時的我們一心想要擁有某樣東西,只為尋找一個借口,好在下午茶和晚餐之間的空當漫步穿行半個倫敦。正如獵狐者為了保護狐貍族群而捕獵,高爾夫運動員為了保護大片空地免遭開發商毒手而打球,當街頭漫步的欲望襲來時,鉛筆便成為一個極好的托辭。我們起身說:「我真的需要買上一枝鉛筆」,仿佛借助於這一借口的掩飾,我們便能享受到冬日市井生活的最大樂趣——漫步於倫敦街頭。時間應是在傍晚,季節則是應在冬天,因為冬季裏那明亮的香檳色空氣和大街上的友好氣氛實在令人心曠神怡。我們也不會像在夏日那樣,由於渴望綠蔭、獨處和草地裏那怡人的空氣而受到嘲弄。傍晚的黑暗和街燈也給了我們一種放縱感。我們不再是我們自己。一個美好的夜晚,我們與4點至7點之間踏出了家門,擺脫了朋友們熟悉的那個自我,成為由匿名步行者所組成的龐大共和軍團中的一員;長期的獨居之後,與他們進行交往真是令人愜意。因為當我們坐在房間裏,周圍的一切時刻都折射出我們自己的性格,並強化著我們自身經歷的回憶。比如說,壁爐上的那隻碗就是一個大風天在曼圖亞買來的。就在我們即將離開商店的時候,一…See More
Dec 6, 20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伍爾芙《夜幕下的苏塞克斯》(下)

Posted on December 1, 2021 at 9:04am 0 Comments

然後,突然之間,第四個自我(一個埋伏著的自我,顯然是處於冬眠中,出其不意地跳將起來,它的評說往往與已經發生之事全然無涉,但是由於它的直言不諱,也必須仔細對待)說:「快看那!」那是一點光芒,明亮、古怪,而且無法解釋。有那麽一瞬間我都無法稱呼它。「一顆星星。」在那一時刻,它就那樣奇異而出人意外地閃爍、跳躍和發著亮光。「我懂你的意思了,」我說,「你,你這飄忽不定和沖動不已的自我,你感到那下方的燈光是自未來浮現出來,懸蕩在那兒的。讓我們嘗試著去理解這一點,去推斷這一點吧,我感到我突然間屬於未來,而非附庸於過去。我想到在未來五百年間的蘇塞克斯。我想到大部分粗俗不堪的東西將會消逝 ——被燒光、滅絕,將會出現有魔力的大門,電力驅動風扇的柔風將清掃整幢房子,穩定的強光將照耀大地,發揮效力。看看那山中移動著的燈光,這是一輛汽車的燈光。未來五百年後的蘇塞克斯,無論白天或晚上,都將充滿著富於魅力的思想、迅捷而高效的光線。」…

Continue

伍爾芙《夜幕下的苏塞克斯》(上)

Posted on November 27, 2021 at 10:30pm 0 Comments

夜晚對蘇塞克斯是一片慈愛之心,因為蘇塞克斯已不再年輕,所以對那層夜之薄紗她是感激不盡,就像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在燈火被覆蓋上遮光罩,以致僅有臉的輪廓隱約可辨時同樣地高興。蘇塞克斯的輪廓仍然非常地美妙:峭壁懸崖緊相連接地向著海面伸展。在伊斯特伯恩港、貝克斯山、聖利桑納茨街,所有的廣場、小客店、串珠店、蜜餞店、公告、病殘者、大型遊覽車,都已銷聲匿跡,剩下的只是十個世紀以前威廉王從法國渡海而來時就存在著的東西:一條撲向大海的懸崖線。同樣,原野也從夜色中獲益匪淺;海岸上斑斑點點的紅色小屋則被模糊不清的棕色霧氣籠罩著,那紅色和房子都淹溺於其中。這個時候點燈尚嫌早,至於星光閃爍也未到時候。…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