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ale
  • 沙巴:靈魂休憩的神山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葛劍雄:家譜作為歷史文獻的價值和局限(下)

早在1931年,袁貽瑾就利用廣東中山縣李氏家譜,對該家族自1365至1849年間的3748名男性和3752名女性作了分析,計算出這些人在不同時期20歲時的預期壽命〔5〕。臺灣學者劉翠溶《明清時期家族人口與社會經濟變遷》(臺灣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1992年)一書使用的資料,包括50個家族中的147956名男性和113464名女性,重組了42785個核心家庭,是迄今為止利用家譜人口資料一項規模最大的成果。 但家譜中的人口資料,也有其局限,特別是時間、空間和人口覆蓋面上的空白。傳世的家譜大多是清代和民國時期修的,明代的已經不多,此前的基本沒有,所以家譜資料一般只能用於,研究16世紀以後,少數可上溯到13—14世紀,極個別才能推算得更早。家譜中也會有不少明清以前的內容,有的甚至可以從三皇五帝的世系排起,但這些並不可信,不具有人口史資料的價值。…See More
Nov 1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葛劍雄:家譜作為歷史文獻的價值和局限(中)

又如一些家譜稱始遷祖是在明初“奉旨分丁“、“奉旨安插“,或者是來某地當官、駐防的,實際上可能朱元璋,根本就沒有下過這樣具體的聖旨,這些始遷者也不是什麼官員或將軍,所謂“奉旨“無非是流亡到此開荒定居後得到了官府承認被納入編戶,或者就是被綁著雙手押送來的。這種情況在遷入四川、湖廣(今湖北、湖南)、安徽和華北各地的移民家族所修家譜中都很普遍。〔3〕 以上兩種情況,盡管在具體情節上有出入,該家族是移民後裔倒是事實,所以只要認真分析,再結合其他史料,還是可以大致弄清歷史真相的。但第三種情況,就根本不存在遷移的事實,家譜中的記載千萬不可輕信。這主要發生在南方或邊疆地區的少數民族中。隨著漢族移民的增加和經濟文化的進步,當地一部分少數民族家族也發達起來,但在封建社會民族歧視政策的影響下,要取得與漢族同樣的社會地位,還是相當困難的。所以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實力的少數民族家族,就通過修家譜將自己的祖先,說成是來自中原的漢族,如謫居的官員、從征的將士、流落的文人等。…See More
Nov 1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葛劍雄:家譜作為歷史文獻的價值和局限(上)

近年來,家譜作為一種重要的歷史文獻,已經受到有關學術界的高度重視,但總的來說,家譜的文獻價值,還沒有得到充分的利用。特別是從已有的成果看,普遍存在著一些片面性,反映出一些學者對家譜的局限性缺乏足夠的認識,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注意。茲擇要論說。  一、家譜與移民史研究 每一種家譜一般都詳細地,記載了先輩在何時由何地遷到了何地,比較完整地反映了該家族遷移的歷史。對於一些自發的、小規模的、分散的移民,有關的家譜可能已是唯一的文字記載來源了。因為普通的一家一姓的遷移,對社會固然不會有什麼大的影響,自然不可能有載諸史籍的價值;但對於該家族的後裔來說,卻是一件極其重大的事情。 即使對於那些大規模的、官方安置的、集中的移民,正史和其他史料的記載,也往往失之粗略,缺乏具體而詳確的敘述,更沒有定量分析。究竟有多少人? 從哪里遷到哪里? 遷移的路線有哪些? 多少人定居了? 多少人又返回或遷走了? 移民的成份有哪些?…See More
Nov 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8)

就這樣,由於從體制內掙脫而出,我不僅沒有窮困潦倒,而且在時時感受著富有。當然,這種深刻的富裕感,是一種穆斯林的幸福。在這過程中,我接觸到了體制外的含義。 1989年之後,我站到了體制之外,似乎體制也在對我孤立,什麽學會、學報、出國、進修、評獎、"國家津貼",各式各樣的便宜,都清除得幹幹凈凈。 那以後我憑借的東西只有一樣:文章的水平。如果不管因什麽原因水平降低,我就會失敗而且招致嘲笑。如果失敗,以前一切清潔的選擇就似乎變成否定,因為這個社會唯以成敗論英雄。 我不願讓自己的生命被嘲笑,我絕不能在最後讓人覺得:他多麽可憐啊,窮困潦倒,連拉面都吃不起。我在和流行天下的價值觀,作一生的比試。我可以公開我的訣竅:我只有一條路,就是以學習保持水平。 世界上良知還是存在的,當你經過奮斗(jihad)完成了你的提高,寫出領先的作品時,不僅學術與文學的地位得以保障,而且面包也會有,牛奶也會有。我們要吃得溫飽、過得富足、還要拿出一部分錢財幫助他人——-這種全面的富裕,這種體制之外的幸福,千金不換。 如果要我對年輕的回族知識分子說一句什麽,我想說的唯一就是這一句: 作為自古就在體制外的回族群體的一員,警惕你對…See More
Jul 2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7)

這是回族的一種驕傲的民族基因。就像歷史上,明朝的思想家李贄、明朝著名的清官海瑞,雖然他們都已沒有踐行穆斯林的生活方式,但他們抗拒不了肌體內這種"異端的血液"。他們有抗拒一切不潔凈的沖動。所以李贄到了七十多歲,被關押拷打最後割喉而死,但在遺囑中留下的,卻是一種含混的、依稀兒時的埋葬記憶。海瑞,明清歷史上再沒有出過像他那樣的清官,還居然敢罵皇帝。他一輩子的行為,他清潔的精神,都是由於一種偉大的血液的搏動。 我們作為穆斯林,身懷這樣一種血性我覺得自豪。今天看來,當你拋棄了一部分東西時,也在收獲另外一部分東西。至於到底丟掉的多,還是收獲的多,因人而異見解不同。1989年我離開海軍時,當時相熟的作家中,今天沒有一個不是少將軍銜。但是究竟誰真正得到的多、誰更受到命運之神的寵愛?比比學到的真知,比比與人民的關係,我覺得我得到的最多,而不是他們。我感謝前定,我感謝當年的勇氣,更感謝安拉在我的背上推了一把的無形之手。因為那一步,我既對得起作家的名字,也對得起穆斯林的稱號。否則我也可能會是一個庸俗的人,因為體制有最強烈的腐蝕性。我沒有莫名其妙的清高,我相信如果還在體制內,腐蝕一樣會來到自己身上。但是,19…See More
Jul 25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6)

袁:您剛才敘述的這一段話,對於您的普通的讀者,比如拿我來說:我就力求讓自己和大眾同步,但是張老師您的步伐,似乎要大步往前走,也顧不得大眾是否能夠跟得上您的步伐,這是否也意味著要讀懂您,我們的思維也需要做一些調整? 張承志:魯迅提出過一對深刻的哲學用語,叫做"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兩者缺一不可,不能夠橫眉冷對千夫指的人,是不會俯首甘為孺子牛的。哪怕是最底層的孺子牛,哪怕沒有文化,不是陽春白雪,不是精英分子,但是只要值得,我們就敢於橫眉冷對千夫指。魯迅這兩句總結得很好,所以,這不是我的問題,而是你的問題。如果你追求跟所有的人同步,那你就別想追求真理。因為這個時代造成了大多數人的知識是病態的,穆斯林一點也不例外。病態的知識養成造成的不理解,是自然的事。 袁:今天的這種交流,相信對於大家,包括我,加深了認識和理解,特別是對"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理解更加新穎,以前我們對這句話的理解還是顯得膚淺了。 張承志: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天生的一對,任何時候都不能夠分開。 袁:另外,您所做過的令人側目的一件事情,特別是對穆斯林來說,幾乎有一種震驚作用的事情就是:你從…See More
Jul 22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5)

袁:對,這也是大家比較關注的一個現象,發生在您的身上,就是作為中國的一線作家,走在時代的前列,您毫不忌諱的公開了自己的穆斯林知識分子、作家的身份,這樣的做法也給你自己人為地制造了很多困難和限制,那麽當初你到底想要給社會傳達怎樣的一個信息呢?您所要表達的一個含義是什麽呢? 張承志:這里面有人的尊嚴的問題。本來在八十年代的時候,童言無忌,覺得很正常。但當因此招致了各種各樣歧視和排斥的時候,人的尊嚴變成了主題。我充滿了對這種歧視的蔑視、不服氣和厭惡。我決心要和它認真比一比。 於是知識水平和寫作能力都得到了提高,我寫作的視角也很快擴大。先擴展到整個新疆操突厥語言的世界,再擴展到國外。對兩個比較熟悉的國度——日本和西班牙,我都各寫了一本書。我們經歷了長久的、別人不能想象的艱苦調查和學習。這個學習本身又給自己帶來的啟發,真是安拉的撥派。一種讀通社會的感覺時時降臨,自己的知識構成豐富了起來。如今呈現出來的,不僅是復數的,而且是多數的。原來只有一個蒙古草原,現在從新疆到日本,從西班牙到整個殖民時代。知識越來越豐富的過程中,我真切地感到了一種援助——???????…See More
Jul 1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4)

我們希望的,只是在這樣的思路上,抓住根本,修正偏差,糾正中國的畸形教育造成的大片知識空白、偏見、以及認知上的愚昧。 現在,只看誰能領悟聖訓講的學習的命題。如果你把學習作為穆斯林生活的一項目的,像穆聖講的"學習從搖籃到墳墓",真有決心,尤其要有熱情——這不是一種苦刑,而是一種愉快的過程——那麽你的作家夢還有被成全的可能。否則,恕我直言,你追求的不過是一種卑微的個人主義。 袁:透過您這一段敘述,還有透過您的作品,以及您走過,考察過的地方—— 一共十多個國家的脈路上和足跡上來看,我的一個感覺,對您的思路一半是驚喜,一半是擔憂,為什麽呢?我會看到一個巨大的差異。你其實是在告訴大家,我們作為一個有責任心的穆斯林,應該具有一種國際的眼光和胸懷;否則,就只是在自己的小范圍里打轉轉,兜圈子,甚至在內耗。…See More
Jul 15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3)

人的視野一變,在做人等各個方面、包括人的性格都不一樣了。這樣的改造,是一種被動和主動相結合的改造。這種奧妙的結合,以伊斯蘭的語言來說,是一種真主的創造。它教育我,人如果在生活困境之前有斗爭進取的姿態,能夠充滿興趣去體會生活,就總會有收獲。 這一點很重要,而且不能終止,一定要把它變成自己一生的習慣。比如,現在到了馬來西亞,你問我的感受,我覺得唯一的感受是:很遺憾我這一輩子不可能學習馬來語了。如果說我們現在能像你一樣說馬來語,哪怕說得不好,大致能夠和人交流,我的野心就會擴展到想了解包括印度尼西亞、望加錫海峽、菲律賓南部棉蘭老島——那廣闊的南洋世界。 我們出發之,已經發現印度尼西亞的歷史非常豐富。中國主流輿論說,要保護二戰以後的國際秩序。什麽叫"二戰以後的國際秩序"?要知道,那個秩序,就是所有殖民者都回到原來殖民主義的位置上。二戰剛結束,日本剛投降,荷蘭殖民者連軍隊還沒組織好就讓人幫忙,替它恢復二戰前對印度尼西亞的殖民統治。馬來西亞和越南也一樣;胡志明原來領導的是一個民族解放的陣線,因為法國殖民者又回來了,所以人民只能在把日本打走以後,接著與二戰前的殖民主義秩序斗爭。這是一段非常基本的歷史。…See More
Jun 2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2)

張承志:這是一個很大的話題,不是簡單地用非此即彼的一兩句話能夠說得清楚。任何一個知識分子,一個對公眾負有責任的作家,在面對人民群眾發言的時候,在發表自己作品的時候,要有自己的文化修養。這種文化修養,同時也是政治修養,是一種世界觀。不僅在國境以外,也包括自己生活在其中的土地。一個優秀的知識分子,在今天,應該在世界哪怕一兩個角落,一兩個國家或民族,有自己獨特的觀察和知識。同時在中國的土地上,又有兩到三處像自己的根據地、堡壘戶一樣的真正基地。這樣才能使自己在踏出國門,或者說放眼世界的時候,有一種大致的獨立思考。這樣才具備總結自己獨特觀點的可能性。同時當面對中國土地的時候,能從自己熟悉的、可信任的、有深刻關係的、有情感的人民群眾那里,獲得可靠的觀點和信息。 這樣的知識分子,才具備寫作的基礎。這不光是對一個穆斯林知識分子的要求。任何一個知識分子,都必須這樣。當然我們必須說,今天中國的知識分子,具備這樣基礎的人,是非常非常少的。當然,這跟中國過去整個教育體系存在的問題,跟和這麽多年來各式各樣的社會顛簸和不平靜都有關係。但我想在今天,在近30年以來,當全體人民都在一味學習英語,只崇尚歐美文化的風潮下…See More
Jun 2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
Thumbnail

北婆羅洲: 讓歷史說話 2.8

"YOUTH GET POOR MARKS ON SABAH HISTORY (From right to left) Sabah Maritime Silk Route Research and Advancement Society Youth Chief Desmond Chong, and youth committee members Tang Ting Yieng and Kwan Wai Git. KOTA KINABALU: A civil society group…"
Jun 1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1)

(原題《张承志:馬来西亞橄欖燈網絡廣播電臺專訪》)…See More
Jun 8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這幾天去了馬來西亞(下)

作為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研究人員,我對所有宗教及宗教活動都持冷靜旁觀的理性態度。但在美里,我有了第一次宗教或準宗教體驗,那是在看到跟我一樣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華人扶老攜幼從四面八方向三清殿聚攏的時候,是在看到蒲團上阿婆阿公嘴里的禱詞,似有似無手中的香火忽明忽滅的時候,是在晚會進行中燈光驟暗老中青三代華人手捧蓮花狀燭火緩步登臺齊唱莊學忠《傳燈》,“每一條河是一則神話,從遙遠的青山流向大海;每一盞燈是一脈香火,把漫長的黑夜漸漸點亮。為了大地和草原太陽和月亮,為了生命和血緣生命和血緣,每一條河是一則神話,每一盞燈是一脈香火,每一條河都要流下去,每一盞燈都要燃燒自己。每一條河,每一則神話,每一盞燈,每一脈香火,為了生命為了血緣都要燃燒都要流下去”的歌詞由隱而顯由低沈而昂揚的時候。 開始,在只看到燭光只聽到音樂時我還暗笑可真會煽情,但漸漸地,歌詞所傳達出的深厚情感把我一步步攫緊,直至裹挾而去。情不自禁中我也成為歌唱中的一員,在旋轉的音符中分享著這一特殊群體的歷史記憶,體驗著他們那既陌生又熟悉的現實感受和未來憧憬。 但我相信自己仍然是清醒的,因為同時我還想到了兩首歌,《我的中國心》和《美斯樂》,都是…See More
May 2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這幾天去了馬來西亞(上)

新加坡人總是說“你們中國、你們中國”。大馬華人則總是說“我們中國、我們中國”。這是我在大馬沙拉越州美里省覺得特別親切的主要原因。最近去那邊參加了蓮花山三清殿的落成開光典禮,很多的感慨使我想寫點什麽。 首先,是華人對中華文化的自豪感和熱愛之情。 舞獅,在國內許多新新人類眼中恐怕早已是老土了吧?敲鑼打鼓嫌吵得慌,張牙舞爪也沒甚漂亮。但當我們一行步出機場,咚鏹咚鏹咚咚鏹的聲音撲面而來,四頭神氣活現的獅子在身邊打滾撒歡時,我的感覺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湖南鄉下。我小時候是在外婆家長大,每當逢年過節就可以看到玩龍舞獅劃龍船,一幫小夥子,要麽在禾坪里龍爭虎斗,要麽在爆竹聲中一溜煙地鑽進你家大門在堂屋里攪上幾圈,又一溜煙地飛跑出去。外婆則一面往那拎著一個大竹籃的年輕後生手中塞香煙糖果,一面豁著牙直樂。我也應該有所表示吧?但當時由於思潮湧動,只是傻呼呼的打躬作揖,然後躲在遠處往這邊靜靜的看。慶典晚會上,我又近距離看到了這支獅隊,就像小時候在外婆家一樣。他們在一個高低錯落的大鐵架上精彩表演,雖然比不得專業的雜技團,但也是一身需要苦練才會有的功夫。 後來我們去當地華校參觀,了解到了華語教學因華社處於非主…See More
May 24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13)

結 語 以“刻寫實踐”(Inscribing Practices)為基礎的華人遷徙史的文本重現與遷入住在國後的“體化實踐”(incorporating…See More
May 2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12)

借由孔教組織,當地華人還將個人的社會網絡擴展到其他地區。由跨界信仰網絡提供的人脈資源還為他們商業網絡的擴展提供助力。特爾納特孔教協會隸屬於雅加達印尼孔教總會。每隔兩個月孔教總會邀請各地的負責人前去商議會務,以掌握各地孔教發展的情況及問題。此外,每兩年還會邀請各地華人代表到雅加達共渡春節,參與者中不乏成功的華人企業家。特納爾特島華人孔教徒也擅於利用與其他地區孔教徒接觸的機會來積累社會資本。例如,特爾納特華人孔教徒司叠先生(Ko…See More
May 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葛劍雄:家譜作為歷史文獻的價值和局限(下)

Posted on November 12, 2020 at 11:43pm 0 Comments

早在1931年,袁貽瑾就利用廣東中山縣李氏家譜,對該家族自1365至1849年間的3748名男性和3752名女性作了分析,計算出這些人在不同時期20歲時的預期壽命〔5〕。臺灣學者劉翠溶《明清時期家族人口與社會經濟變遷》(臺灣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1992年)一書使用的資料,包括50個家族中的147956名男性和113464名女性,重組了42785個核心家庭,是迄今為止利用家譜人口資料一項規模最大的成果。

 …

Continue

葛劍雄:家譜作為歷史文獻的價值和局限(中)

Posted on November 8, 2020 at 9:16pm 0 Comments

又如一些家譜稱始遷祖是在明初“奉旨分丁“、“奉旨安插“,或者是來某地當官、駐防的,實際上可能朱元璋,根本就沒有下過這樣具體的聖旨,這些始遷者也不是什麼官員或將軍,所謂“奉旨“無非是流亡到此開荒定居後得到了官府承認被納入編戶,或者就是被綁著雙手押送來的。這種情況在遷入四川、湖廣(今湖北、湖南)、安徽和華北各地的移民家族所修家譜中都很普遍。〔3〕

 …

Continue

葛劍雄:家譜作為歷史文獻的價值和局限(上)

Posted on November 7, 2020 at 9:00pm 0 Comments

近年來,家譜作為一種重要的歷史文獻,已經受到有關學術界的高度重視,但總的來說,家譜的文獻價值,還沒有得到充分的利用。特別是從已有的成果看,普遍存在著一些片面性,反映出一些學者對家譜的局限性缺乏足夠的認識,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注意。茲擇要論說。 

 

一、家譜與移民史研究

 …

Continue

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8)

Posted on July 23, 2020 at 4:59pm 0 Comments

就這樣,由於從體制內掙脫而出,我不僅沒有窮困潦倒,而且在時時感受著富有。當然,這種深刻的富裕感,是一種穆斯林的幸福。在這過程中,我接觸到了體制外的含義。 

1989年之後,我站到了體制之外,似乎體制也在對我孤立,什麽學會、學報、出國、進修、評獎、"國家津貼",各式各樣的便宜,都清除得幹幹凈凈。

 

那以後我憑借的東西只有一樣:文章的水平。如果不管因什麽原因水平降低,我就會失敗而且招致嘲笑。如果失敗,以前一切清潔的選擇就似乎變成否定,因為這個社會唯以成敗論英雄。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