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ale
  • 沙巴:靈魂休憩的神山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這幾天去了馬來西亞(下)

作為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研究人員,我對所有宗教及宗教活動都持冷靜旁觀的理性態度。但在美里,我有了第一次宗教或準宗教體驗,那是在看到跟我一樣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華人扶老攜幼從四面八方向三清殿聚攏的時候,是在看到蒲團上阿婆阿公嘴里的禱詞,似有似無手中的香火忽明忽滅的時候,是在晚會進行中燈光驟暗老中青三代華人手捧蓮花狀燭火緩步登臺齊唱莊學忠《傳燈》,“每一條河是一則神話,從遙遠的青山流向大海;每一盞燈是一脈香火,把漫長的黑夜漸漸點亮。為了大地和草原太陽和月亮,為了生命和血緣生命和血緣,每一條河是一則神話,每一盞燈是一脈香火,每一條河都要流下去,每一盞燈都要燃燒自己。每一條河,每一則神話,每一盞燈,每一脈香火,為了生命為了血緣都要燃燒都要流下去”的歌詞由隱而顯由低沈而昂揚的時候。 開始,在只看到燭光只聽到音樂時我還暗笑可真會煽情,但漸漸地,歌詞所傳達出的深厚情感把我一步步攫緊,直至裹挾而去。情不自禁中我也成為歌唱中的一員,在旋轉的音符中分享著這一特殊群體的歷史記憶,體驗著他們那既陌生又熟悉的現實感受和未來憧憬。 但我相信自己仍然是清醒的,因為同時我還想到了兩首歌,《我的中國心》和《美斯樂》,都是…See More
Tues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明:這幾天去了馬來西亞(上)

新加坡人總是說“你們中國、你們中國”。大馬華人則總是說“我們中國、我們中國”。這是我在大馬沙拉越州美里省覺得特別親切的主要原因。最近去那邊參加了蓮花山三清殿的落成開光典禮,很多的感慨使我想寫點什麽。 首先,是華人對中華文化的自豪感和熱愛之情。 舞獅,在國內許多新新人類眼中恐怕早已是老土了吧?敲鑼打鼓嫌吵得慌,張牙舞爪也沒甚漂亮。但當我們一行步出機場,咚鏹咚鏹咚咚鏹的聲音撲面而來,四頭神氣活現的獅子在身邊打滾撒歡時,我的感覺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湖南鄉下。我小時候是在外婆家長大,每當逢年過節就可以看到玩龍舞獅劃龍船,一幫小夥子,要麽在禾坪里龍爭虎斗,要麽在爆竹聲中一溜煙地鑽進你家大門在堂屋里攪上幾圈,又一溜煙地飛跑出去。外婆則一面往那拎著一個大竹籃的年輕後生手中塞香煙糖果,一面豁著牙直樂。我也應該有所表示吧?但當時由於思潮湧動,只是傻呼呼的打躬作揖,然後躲在遠處往這邊靜靜的看。慶典晚會上,我又近距離看到了這支獅隊,就像小時候在外婆家一樣。他們在一個高低錯落的大鐵架上精彩表演,雖然比不得專業的雜技團,但也是一身需要苦練才會有的功夫。 後來我們去當地華校參觀,了解到了華語教學因華社處於非主…See More
Sun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13)

結 語 以“刻寫實踐”(Inscribing Practices)為基礎的華人遷徙史的文本重現與遷入住在國後的“體化實踐”(incorporating…See More
May 2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12)

借由孔教組織,當地華人還將個人的社會網絡擴展到其他地區。由跨界信仰網絡提供的人脈資源還為他們商業網絡的擴展提供助力。特爾納特孔教協會隸屬於雅加達印尼孔教總會。每隔兩個月孔教總會邀請各地的負責人前去商議會務,以掌握各地孔教發展的情況及問題。此外,每兩年還會邀請各地華人代表到雅加達共渡春節,參與者中不乏成功的華人企業家。特納爾特島華人孔教徒也擅於利用與其他地區孔教徒接觸的機會來積累社會資本。例如,特爾納特華人孔教徒司叠先生(Ko…See More
May 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11)

在合作經營的五年時間內,三個家庭都居住在商店的樓上,平日的飲食和日常開銷統一從商店的盈利中支出,子女的教育費用則由各個家庭自行承擔。年底時,每個家庭按照當初投入的資本獲得相應比例的盈利分紅。合夥人間達成的基本默契是,在單個家庭能夠獨立面對行業經營與市場風險時,合夥關係可以隨時解散。從合夥人變為同行競爭並不會帶來親戚關係的緊張,因為獲得家庭的獨立經營權是特爾納特島華人商業經營的首要原則。 除親屬網絡外,自願性的社會組織(社團)有助於建立人際間的互信和互惠交換的規范,從而幫助成員積累社會資本[39]。對當地華人而言,社會資本還可以從族群內建立的體制化關係網絡中獲得。盡管當地從未形成華人的宗族組織,而華僑聯合會也在蘇哈托時期被迫解散,但是以天後宮為陣地的宗教組織一直延續至今。筆者的特爾納特族朋友在提及當地華人時曾說“他們有組織”,並將當地的孔教徒稱之為“廟里的人”(Orang…See More
May 2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10)

孔飛力基於華人移民的歷史研究,提出“通道—小生境”模式(Corridor-Niche…See More
May 18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9)

與印尼那些華人聚集的核心區相比,北馬魯古群島僅有的幾個華人社區就宛若他者文化中的孤島。嚴峻的政治環境和族群關係使北馬魯古華人內部更為團結,並增強其作為“北馬魯古華人”的族群意識。不足當地總人口0.5%的特爾納特華人,依賴家族合作經營模式以及族群內部緊密的社會網絡,控制了群島90%以上的商業資本,並壟斷了當地的中轉貿易[30]。盡管在特殊時期,當地華人不能公開顯示華人文化特性,但這並不意味著族群文化的完全斷裂。實際上,他們策略性地選擇以更為隱性的、秘密會社的方式來傳承中華文化。例如在特爾納特島,由於華人與蘇丹王室以及特爾納特族一直延續的友好關係,華人在島內的宗教活動不僅未受到嚴重的破壞,還獲得一定程度的發展。1970年以前,特爾納特島天後宮里只供奉媽祖和福德正神等中國東南沿海的地方主神。20世紀70年代末,孔教從萬鴉老秘密傳入特爾納特。到20世紀80年代,天后宮里開始供奉觀音和孔夫子。為避免北馬魯古軍隊和警察局的巡查,仍保有“三教”(儒、釋、道)信仰的華人在天後宮外圍建起三米多高的院墻,關閉了院落大門,周日晚上則秘密從背巷的後門進入天後宮舉行宗教活動,這種活動慣例一直保留至今。20世紀9…See More
May 1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8)

盡管遠離印尼的政治中心,北馬魯古華人社會仍然受到制度性排華浪潮的影響而發生巨大的變遷。1967年馬魯古華僑聯合會解散,同年唯一的一所華文學校被迫關閉,華人子女90%以上選擇入讀特爾納特唯一的天主教會私立學校。這使原本就因為人口較少而難以傳承的中華文化受到更大程度的破壞。特爾納特的華人提起這段往事往往聲淚俱下,孔教協會的副會長紅女士(Ci…See More
May 1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7)

20世紀初,隨著北馬魯古新客華人的大批湧入,再加上荷蘭殖民政府實施的種族區隔政策,當地華人形成了族群內部通婚的傳統。北馬魯古華人將與當地原居民結婚稱之為“Asimilasi”,意思是與其他族群的融合。目前在印尼其他地區,華人、華裔與其他族群通婚是常見現象,但在北馬魯古省華人與其他族群間仍保持著嚴格的通婚界線。20世紀中期以來,當地“Asimilasi”的情況越來越少。根據筆者在特爾納特島的統計,當地華人娶本地原居民為妻的有4例,嫁與當地穆斯林的有1例,先改信伊斯蘭教後與本地人通婚的有3例。這些與原居民結婚的華人往往還要承受來自家庭的壓力。許明璇女士就時常向筆者抱怨她的小兒子離婚後與托貝洛的一位原居民麗薩同居:“他每次回特爾納特,我都罵他,馬魯古已經沒有華人了嗎?你要和一個印尼人結婚?”[22]受到社群文化傳統、族群差異以及階層分化等因素的影響,絕大多數的北馬魯古華人仍在華人社群內部選擇配偶。當地華人保持族內通婚,不僅有效地促進土生華人與新客華人間的融合,還使得族群內部結成了更為緊密的社會網絡。 二戰後,東南亞民族主義運動方興未艾,再加上一些政治因素的影響,促使當地華僑加入印尼籍,建立新…See More
May 14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6)

19世紀末20世紀初,中國政局動蕩,同時東南亞殖民地國家對勞動力需求大增,從而引發大量華人新移民的到來。這期間,來自中國的移民如潮水般湧進印尼,爪哇和馬都拉仍以一戰以前的土生華人人口居多,而外島地區的新客華人比例占到外島華人數量的90%[20]。北馬魯古群島的華人數量也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上半葉獲得較大的增長。除了特爾納特以外,蒂多雷島、巴占島、馬基安島以及哈馬黑拉島的賈伊洛洛和托貝洛地區相繼出現華人聚居區。新客華人的大量遷入,給北馬魯古群島華人群體帶來深刻的變革。早期受地理環境和交通條件的制約,定居北馬魯古的華人多為福建移民。隨著19世紀以來殖民者對東南亞海域的開發,來自廣東、海南等地的移民,以及東南亞其他地區的華人相繼遷入當地。此外,與已經融入當地的土生華人相比,這些新客華人具備更顯著的中華民族文化特性,與祖籍地保持著更為緊密的聯系。他們在與土生華人的融合過程中,也無形中喚起土生華人的群體記憶和文化認同。隨著殖民者在東南亞的擴張,現代國家的概念被華人所熟知,“僑”的意識開始增強,也激發了當地華人對中華民族乃至中國強烈的民族認同。 由於人數的增加以及商業的興盛,北馬魯古華人在194…See More
May 12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4)

與此同時,為了獲取更多來自神秘東方的珍貴香料,西歐無數的商人、探險家、傳教士踏上了前往東南亞海域的尋香之路。1593年,為爭奪馬魯古群島的控制權,西班牙人從已控制的菲律賓群島征調華人參加與葡萄牙人的戰爭。《明史》載:“酋郎雷蔽里希勞侵美洛居(明代稱馬魯古群島為美洛居),役華人二百五十助戰。有潘和五者為其哨官。蠻人日酣臥,而令華人操舟,稍怠,輒鞭撻,有至死者。”[15]此次入侵馬魯古群島的行動雖以華人反叛,“架舟以歸”告終,但顯示出菲律賓華僑南遷至馬魯古群島的可能性。另張夑在《東西洋考》卷五中,也將馬魯古群島稱為“美洛居”,並第一次提到當地華人。在提到16世紀末葡萄牙與荷蘭人爭奪馬魯古群島時,《東西洋考》載有“兵征美洛居,驅澗內華人,命當一隊刑法酷急華人”;又載有“華人某者流寓彼中,慧而黠有口辯,遊說兩國,閑分萬老高山山半為界,山北屬和蘭,而山南屬佛郎機,各罷兵,並雄茲土”[16]。從這段文獻中雖難辨華人的數量,但仍能顯示出明朝時華人在馬魯古社會是區別於其他族群的。 在對北馬魯古群島的爭奪戰中,荷蘭人最終獲得勝利。1607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在當時特爾納特島的馬來尤(Malayo)市鎮建造歐…See More
May 1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5)

當地華人除了將家族史和傳說故事等文本知識塑造為家族記憶外,還借由華人社會的公共空間——天後宮,通過生活中的日常實踐將個人、家族的記憶轉化為群體的公共記憶。天後宮不僅是具有特定歷史象征意義的文化符號,同時也是最重要的“記憶場所”(Lieux de…See More
May 10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3)

今天,特爾納特人仍然相信,中國人是第一個到達當地進行丁香貿易的海外族群,他們的祖先正是從中國人那里了解到丁香的價值。島嶼上的杜發村(Dufa-dufa)、多格末村(Tokome)、達勞村(Tarau)、加布拉村(Jambula)和法拉加瓦村(Falajawa)被認為是最早由中國移民建立的村莊。其中姓氏為“華特辛”(Huatsing)、“博克因”(Bokyin)的居民聲稱他們的祖先是來自中國的穆斯林[10]。今天,特爾納特島還流傳著元代中國人在馬魯古群島活動的傳說。 我們的祖先是元朝來自中國福建的商人。那個時候他們就知道馬魯古有丁香,所以過來貿易。但因為季風的原因,沒辦法回到中國,所以就留在這里定居了。我們是中國人和阿拉伯人的後裔。元朝的時候,在福建有很多穆斯林,對嗎?而我們的祖先就是中國的穆斯林,他們來了之後還幫著蘇丹建造清真寺,傳播伊斯蘭教,後來又和到這里來的阿拉伯人通婚[11]。 當地土生華裔對家族歷史的普遍性敘述,並不是真實的歷史,而是他們對過去的粉飾與重構。實際上,中國商船直接造訪馬魯古群島的人數極少,且持續時間也相當短暫。受元末亦思巴奚兵亂的影響,再加上明初的海禁政策,明朝的…See More
May 7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2)

一 香料貿易與土生華人的歷史記憶  哈布瓦赫認為,公共記憶是“特定社會群體成員對成員共享往事的過程和結果”[4]。海外華人從故鄉到他鄉的漂泊體驗是大多數成員所共享的記憶,再加之華人“家”觀念的發酵,因而能夠在代際之間長期持續。通過當地華人所認可的表述方式來反復傳頌祖先、家族的歷史故事,不斷地去補充和整合群體的歷史記憶,這有利於喚起有共同歷史命運的公共記憶和華人群體的歸屬感。早在漢代,橫跨歐亞大陸的香料貿易就將中國與北馬魯古群島聯系在一起。而貿易所帶來的豐厚收益是吸引近代以前華人遷徙並定居於此的主要因素。古代參與環南中國海香料貿易的冒險與傳說,構築了當地土生華人[5]對祖先與家族遷徙史最深刻的記憶。 盡管10世紀以前的中文文獻中已出現大量有關丁香進口與貿易的記載,但所記錄的地點多為集散地,而非真正的產地。不少學者根據中外史料中缺乏丁香原產地記載的事實,以及丁香貿易多集散中心的情況推論,10世紀以前的丁香貿易是一種“沿線式”(Down in…See More
May 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童瑩: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與族群認同——以印尼馬魯古群島華人為例(1)

[摘要]公共記憶不單是回憶、文化遺產抑或主體對歷史的構建,而是與群體日常生活實踐同步的,是集體觀念和知識不斷被創造、疊加和更新的社會過程。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不只是“鄉愁”,更展示了華人群體從故鄉到他鄉、住在國在地化以及當代跨國實踐這一完整的族群發展脈絡。本文即以印尼馬魯古群島北部華人為例來探討作為社會過程的公共記憶在當地華人社群發展過程中的促進作用。作為社會過程的公共記憶不僅能增強海外華人的族群認同,同時也通過習慣記憶和文化記憶的方式保證了文化的代際延續,特別是對那些在異質文化和複雜政治環境中生存的華人來說,公共記憶是使華人保持族群獨立性的精神支柱。 [作者簡介]童瑩,博士,福建社會科學院華僑華人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記憶具有雙重屬性,既包括個體對過去經驗詮釋的個體性,同時也具有群體對過去經驗和知識構建的集體性[1]。公共記憶不單是回憶、文化遺產抑或主體對歷史的構建,也是與群體日常生活實踐同步的,是集體觀念和知識不斷被創造、疊加和更新的社會過程。海外華人的公共記憶不只是“鄉愁”,更是他們在地化[2]生活體驗的真實反映,折射於社會生活的諸多文化表象之中。華人遷徙與融入住在國的歷史過程形成族…See More
May 5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范正義:當前海外華人民間信仰跨地區交往和結盟現象研究(6)

馬來西亞的媽祖宮廟之間出現跨地區的結盟,則與雪隆海南會館天後宮的積極運作密切相關。馬來西亞的媽祖宮廟眾多,但彼此之間互不來往。雪隆會館天後宮決心模仿臺灣媽祖的“回娘家”模式,打破馬來西亞天後宮互不往來的狀況。按照蘇慶華的看法,雪隆海南會館天後宮的努力,一方面是確立了它與其他天後宮之間的主、從關係,另一方面則是使其“‘領頭羊’的地位更易於被接受和‘認同’;從而樹立起其領導群倫的獨特風范和品牌”。[8]新加坡韭菜芭城隍廟也借助於跨地區的信仰網絡來謀求自身的權威地位。韭菜芭城隍廟分靈自福建安溪城隍廟,自1990年開始,韭菜芭城隍廟就通過返鄉謁祖進香等方式與安溪城隍廟保持緊密聯系,使自身信仰的“正統性”得到加強。此後,又通過經濟上的援助,如在安溪城隍廟的標志性建築上(如山門牌樓)留下自己的名字,以及捐建安溪城隍廟第四殿和第五殿,奠定了韭菜芭城隍廟在安溪城隍廟眾多分爐中的首席地位。此後,韭菜芭城隍廟將安溪城隍神的稱號“清溪顯佑伯主”進行商標注冊,進一步維護自身在新加坡的壟斷地位。這樣,韭菜芭城隍廟“通過限制祖廟分爐和注冊城隍稱號,使自己在這個區域網絡中占據了主導地位”。[9] 綜上,筆者對當前海…See More
May 3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陳明:這幾天去了馬來西亞(下)

Posted on May 23, 2020 at 9:45pm 0 Comments

作為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研究人員,我對所有宗教及宗教活動都持冷靜旁觀的理性態度。但在美里,我有了第一次宗教或準宗教體驗,那是在看到跟我一樣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華人扶老攜幼從四面八方向三清殿聚攏的時候,是在看到蒲團上阿婆阿公嘴里的禱詞,似有似無手中的香火忽明忽滅的時候,是在晚會進行中燈光驟暗老中青三代華人手捧蓮花狀燭火緩步登臺齊唱莊學忠《傳燈》,“每一條河是一則神話,從遙遠的青山流向大海;每一盞燈是一脈香火,把漫長的黑夜漸漸點亮。為了大地和草原太陽和月亮,為了生命和血緣生命和血緣,每一條河是一則神話,每一盞燈是一脈香火,每一條河都要流下去,每一盞燈都要燃燒自己。每一條河,每一則神話,每一盞燈,每一脈香火,為了生命為了血緣都要燃燒都要流下去”的歌詞由隱而顯由低沈而昂揚的時候。

 …

Continue

陳明:這幾天去了馬來西亞(上)

Posted on May 23, 2020 at 9:44pm 0 Comments

新加坡人總是說“你們中國、你們中國”。大馬華人則總是說“我們中國、我們中國”。這是我在大馬沙拉越州美里省覺得特別親切的主要原因。最近去那邊參加了蓮花山三清殿的落成開光典禮,很多的感慨使我想寫點什麽。

 

首先,是華人對中華文化的自豪感和熱愛之情。

 …

Continue

雷頤:從海外華人的命運說起(下)

Posted on April 27, 2020 at 2:20pm 0 Comments

從10月下旬起,李鴻章開始與葛爾西耶談判。談判中葛氏矢口否認秘魯虐待華工,提出中方可以派人到秘魯調查。對此,李鴻章出示了種種證據,並斥責秘魯為“無教化、無禮儀”之國,虐待華工已為西方各國共知,更引起中國民眾的強烈憤怒。同時他“將計就計”,表示同意派人到秘魯調查華工狀況,等查明華工狀況後再決定是否與秘魯立約。這一招果然厲害,葛爾西耶不得不出爾反爾,表示反對,並以中斷談判回國相要挾。李鴻章態度依然強硬,談判陷入僵局,葛爾西耶便於12月中旬離開津赴京,雙方談判遂告一段落。 …

Continue

許之遠:種族歧視嚴重的馬來西亞

Posted on April 21, 2020 at 3:04pm 0 Comments

馬來西亞脫離英國獨立了五十一年,土地肥沃,境內人口大致和臺灣相近。人口的結構,華人在獨立之初,約占總人口百分之三十五,馬來人(又稱巫族)占了一半,剩下的是印度裔人。一九六九年,馬來人以種族仇視屠殺華人於先,激起華人報復,釀成“馬華相殺”的事件。自此以後,華人能離開的都離開了,五十年後的今天,比例上更少了。種族歧視更甚。最近由一個華裔教授放出試探,要華、印兩族放棄母語教育,引起華、印族裔激烈的聲討。一些華人社團就此事請我發表意見。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