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yuu
  • Male
  • Indahpura,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uyu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Kaki Bukit
  • Virunga

Gifts Received

Gift

Suyu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uyuu's Page

Latest Activity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怕賊的阿嬸

阿嬸最愛說的話題就是打劫。她總是說:「昨天那邊的大廈裏又有人入屋打劫了。」她總是說:「幾樓幾座又被賊劫了。」說起來就擔心。本來就沒有表情的臉孔更加沒有表情了。阿嬸一個人在家裏的時候,把門閘鎖得好好的,大門關得嚴嚴,不管誰來叫門都不開。所以呢,不管推銷電器的、傳教的、收碗碟的,不管別人在屋外叫得震天價響也好,她就是不開門。阿嬸一夫當關,一隻蒼蠅也不放進來。即使是派信、收管理費、送石油氣,阿嬸也絕對沒有人情講,一律拒諸門外,弄得人家要把送來的一罐石油氣又再搬走,在那裏破口大罵,阿嬸還是眼睛也不眨一下。她說:「誰曉得是不是假冒的!以前呀,我住的那個地方,四樓就是有人假冒送石油氣,進來以後還不是把人都綁起來了!」實在有太多前例了。總之如果只剩下阿嬸一個人在家裏,那就糟糕了,她會把朋友關在門外,不管男女老幼,對她來說都可能是大盜的化身。只有緊閉了大門的鐵閘,關上了窗子,安坐在這離街十多層樓的房間中,她才感覺安全。「鈴……」門鈴響,阿嬸又擔心起來了。「鈴……鈴……」最後,見外面的人過了這麼久還沒有離開,阿嬸走到門邊,大喝一聲:「沒有人在家呀!今晚再來吧。」「是我呀。」是樓下修理水喉那爿舖的老闆娘:…See More
May 22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寒夜的老人

風颳面吹來,冷得人直哆嗦。大半條街都黑沉沉的,只有當中兩爿小舖露著燈光。外面的地方就盡是黑暗、空虛、以及不息的颳面的風吹。有燈光的地方,其中一間是小飯店。粉紅色的紙張上寫著「煲仔小菜」、「煲仔飯」,在裏面,爐火閃著閃著,騰騰上升的熱氣,叫人覺得溫暖。即使是這麼簡陋骯髒的地方,有人,有熱騰騰的食物,也就有舒適的感覺了。伙記忙碌地走來走去,像煲上匆忙地升起的白煙。辛勞工作一日的工人,正自斟著小瓶子中的一點洒,慢慢地呷一口。帶著一兩個小孩的小家庭,孩子們都穿得臃臃腫腫,孩子的鼻子紅紅的,有幾個,鼻子上脣之間帶著一汪鼻水,不時用手去擦一擦。在那邊的座位上,分別坐著幾個瘦削寂寞的中年男子,茫茫地看著前邊。這些不同的人,走過這條黑暗的路,在寒冷中走進有燈光的地方,吃一點熱的食物。 「好冷呵!」…See More
May 16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鬍子

鬍子的樣子似猶太人,有一雙禿鷹的眼睛。他頭頂光禿禿的,下巴卻長了一撮捲曲的鬍子。好像頭髮都長到錯誤的地方去了。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卻多次跟他在同一機構工作。最先是在一另外資的機構。那時只見他悠閒地進進出出,我們都忙於伏案工作,而他又是在不同的部門,所以也沒有怎樣注意。那時那機構不斷「地震」,換了一批又一批人,總有那麼多人來來去去,我們是其中之一,他亦是其中之一吧了。…See More
Mar 28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車上的醉漢

踏上十四座小巴的時候,我看見司機把一張舊報紙扔給後面一個婦人。前面的乘客轉到後面的座位去。四周的人都望著她。我在車尾的座位坐下來,看見她旁邊的男子頭倚著窗,好像熟睡了的樣子。我看見她把這張雋報紙摺成一個斗形,這才曉得是甚麼一回事。她身旁那男子──是她的丈夫吧──把頭移過來,倚在她肩上。他的臉伏在她肩膀上,好像一個啜泣的小孩。偶然他會抬起好像十分沉重的眼皮,就伏在那裏向前直望,但又像甚麼也望不見。她和他都胖。他的動作,遲緩中顯得特別笨拙,而因為他不斷挪動,她迫得向甬道這邊移過來,懸空了半個身子。 他忽而又坐正身子,摸出一包香煙。她罵他,要搶回他的煙。他在狹窄的座位中轉身,避開她。他又去摸火柴,站起來,幾乎碰到小巴的車頂,然後,不知怎的,整個頭彎到前面的座位去。有一分鐘那麼久,我只是看見他彎著的背,頭和肩都埋到前面去。他的女人就去拍他,扯他的衣服,罵他,但都沒有效。我想他是在那裏嘔吐,但隨即我又看見他若無其事地坐回去。這時新上車的一個乘客,並不曉得發生了甚麼事,就坐在他前面的座位上,還撿回地上的一包香煙,遞給他。他抽出一根香煙,點上火,就安靜地吸起煙來了。…See More
Mar 1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午夜場的觀眾

晚上經過一間電影院,看見午夜場放映一齣錯過了的舊片,剛好有空,便購票進場了。大概因為是舊片,又在深夜十一時這鐘點,電影院裏空盪盪的,當我們把票子遞給帶票員,他愛理不理地瞪我們一眼,我們只好自己隨便找個座位坐下。走過的時候,只見零落的一兩撮觀眾:過夜生活的女人、高聲談笑的阿飛。我們周圍都是空位,要等到開場後,才有多一些人進場,有幾個年輕男子坐到前幾排的空位去。他們坐下以後,其中一個立即把腳擱到隔鄰的座位上,斜躺在那裏看戲。舉起的腳上,似乎是穿著拖鞋。 其中一個,就大聲地問:「喂,今晚的戲是甚麼名字?」另一個回答說:「不知道呀!」跟著就爆出一大串笑聲。 過了不久,女主角出場了。於是他們便開始對女主角批評起來,評頭品足,又說了許多色情笑話。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大,後面的座位上也傳來笑聲,受到這種鼓勵,他們說得更起勁了。過了一會,女主角還在跟男主角說話,前面擱起腳那位就大聲地打個呵欠,說:「好悶呵!」惹來一陣笑聲。過一會,他鄰座的另一位觀眾就開始嚷了:「噓!說完未呀?」斷斷續續地噓了幾聲,幸而電影轉為戰爭場面,轟炸開始,他才又住口了。等戰爭場面告一段落,前面幾個人,又再不耐煩起來。…See More
Mar 3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挖掘者

走到海旁這段路,眼前全是縱橫交錯的天橋,從一道天橋走下來,還未走上另一道天橋,只覺風馳電掣的汽車呼嘯著在身旁掠過,簡直不知置身在哪兒了。誰會記得這兒的空地,才不過是近年填海積成的?過往林立在海邊的大廈,現在都退過一旁,顯得矮小而消沉,呆呆地瞪著前面一輛汽車翻上天橋,衝下去,鑽入海底隧道黑暗的入口。…See More
Jan 13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電車上的嘯聲

起先我聽見一聲響亮的呵欠,轉過去,看見一個中年男人,站在不遠的地方,頭髮有點蓬亂,衣服有點骯髒,但也跟其他人看來沒有太大分別。當他發出聲音,其他人只是默默坐在座位上,或者看著窗外的景色。每個人在管自己的事,對他沒有理會。他手裏拿著一疊報紙,這時就取出一張,彎下身去抹自己的鞋子。他穿著黑色的舊皮鞋,也不見上面有甚麼污跡,但他就是在那裏抹了又抹。也許是別人踏髒了他的鞋子?也許是他比較敏感?但我也沒有繼續留神,就像同一輛電車裏其他沉默的乘客,我們繼續沉入自己的天地,回想自己小小的煩惱。但是,沒多久,我忽然聽見一陣響亮的嘯聲。我回過頭去,他已經獨自坐在雙人座位靠窗的一端。他的高叫好像是要喚起我們的注意,但他並沒有看我們。其實也只有兩三個人回頭吧了,其他的人,好像根本聽不見甚麼,仍然安靜地坐在那裏。他直視前面,有時又吐痰在腳旁,然後把一張報紙,覆在那上面。…See More
Jan 11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時裝店

如果不是他在背後喚我,我可沒留意到剛才站在店前的是他。我在這附近的路上踱步曬太陽,他剛好站在一所時裝店門前,向我喊一聲:「喂!」走進店裏坐下,他告訴我這是他自己的生意。他終於開了一所時裝店。這是值得替他高興的。這爿店處於旺中帶靜的地方,位置很好。店子有點狹小,但很舒適,燈光昏暗而柔和,後面傳來流行音樂,坐在那些軟墊上,叫人想沉沉的躺下去,靠在那麼柔軟的東西上,不再思想。兩旁掛著美麗的衣服、新款的衣服,但是他看來不快樂。我不明白這是為甚麼。我想沒有人明白另一個人是為甚麼。我們談起以前認識的人和事,他看來有點呆鈍,有時會茫然望著半空,一句話說到一半便停下來。他其實很年輕,但談到許多事情,他都說:「我記不起來了。」他太太從外面回來,問我:「你看他的臉色是不是差多了?又青又灰的。」我想她說得不錯。我想說點甚麼使他振作一下,使他開心起來,但他彷彿對許多事都不感興趣了。我在那裏坐了很久,期望去理解他,理解為甚麼一個人曾經那麼期望獲得的東西,在獲得了以後仍然不快樂。(一九七二年十月)See More
Jan 3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被淘汰的人

他有一次告訴我說,他有個兒子,跟我差不多年紀。又有一次說起小兒子,他帶點驕傲地說:算是難得了,一向都是考第一拿獎學金,這回因為有新生插班,考了第三,我也叫他不要難過呵,怎樣也會供他讀下去的,他帶點驕傲地說著。四五十歲的人了,天氣熱的時候他總是只穿一條短褲在排字間執字,他是股東也是工人,沒有甚麼人手,生意也不怎樣好。另外一個年輕的股東悠閒地坐在桌後。 他總是說:「不用擔心,我們一定準時排起的……」他對自己的手藝很自豪。有時他說:「到樓下去喝杯茶,」在那所廉價的茶廳裏,他繼續說:「不用擔心……」 一份政治性的刊物賴掉了幾百塊錢不還,他很生氣,後來就常說:「一個人辦事要講信用,你說是不是?」最後他告上法庭,但沒有證據,所以錢還是拿不回來。又有另外一份青年刊物,幾十元的債也拖掉了。「在路上碰見我就說明天叫人拿上來,結果哪有拿來?幾十元也不結賬。我們以前哪有這樣的事?」以後就聽說他有意思把排字間結束。再過一個月,有一天他打電話叫我上去一回,給我介紹新的老闆。他把生意頂了,自己仍留下來工作。「生意不容易做呵。」他說,然後又說:「不用擔心……」…See More
Dec 30, 20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影子

晴朗的天氣,陽光爛漫地照遍大地,照著高高的建築物,照著來往的車輛,照著快樂與不快樂的人群,在他們身旁,留下長長的影子。在鬧市的一角,有一座大公園。一個小孩,由他的父母帶著,走進公園來了。這個小孩子,還沒有大人的腰那麼高。他對許多事物都覺得新鮮。起先到水池看船,他要下去玩水,媽媽說「不可以」。但過一會,他卻看見一個年紀比他大許多的哥哥捲起褲腳走下水池。他覺得奇怪,舉起頭,好像想提出疑問,但沒有人回答。沒多久,他又看到那人把一隻機器的大船放下水去,噗噗的,又響又快,繞著水池亂衝,撞翻了許多別的小船,把波浪都翻起來。他覺得很害怕,就說要走了。…See More
Dec 21, 20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不欲教人仰首看》高興地看見馴鹿──談愛斯基摩版畫(下)

野獸,對於愛斯基摩人來說,比對文明人有更大的意義。我們在一部記敘愛斯基摩人生活的短片中,看到愛斯基摩少年以慶祝獵到第一頭海豹作為他成年的儀式。在這盛大的慶典中,他就在那裏,看著別人分食他第一頭獵物,靦腆而又驕傲地笑著。對於一個現代城市的少年,或許是跑車、單車、收音機和攝影機,但對他們來說則是親手捕回來的一頭海豹。野獸一直生活在他們周圍,不是動物園裏的奇觀,而是衣食的來源,伴侶以及致命的敵人。據說愛斯基摩人在捕殺一頭海豹後,向牠口中倒入一勺清水,因為他們相信海中的海豹被捕上釣是為了想喝清水,所以他們滿足牠的慾望。他們對敵人也這樣遵守諾言,互相敬重。…See More
Dec 19, 20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不欲教人仰首看》高興地看見馴鹿──談愛斯基摩版畫(上)

這個長著黑色鬍子的漢子,高高地舉起雙手,到底有甚麼事情令他這樣高興?是因為他看見了馴鹿。這是勃圖各(Pootogok)畫的〈高興地看見馴鹿〉。在另一張畫裏,在孩子單純的臉孔旁邊,畫著不成比例的兩頭小小的狗兒,那是伊魯舒斯(Elushushee)的〈孩子夢著狗兒〉。而另一張,在海豹圓圖的頭顱上,站著一個幽靈般的人,那則是泰力(Tudlik)的〈海豹想像中的人〉。…See More
Dec 18, 20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不欲教人仰首看》魚的魔術

家裏的牆上,有一張〈魚的魔術〉的複製品。奶白色的牆上,這一方藍汪汪的海洋,也是一個夢的水族箱。在那裏,你看不見直往上冒的水泡,溫度計,或是人工的假山,但是你卻可以看見人,戴著小丑般的尖帽子或是張著手作著舞蹈的姿勢,你可以看見花瓶和菊花,月亮和時鐘;當然,還有魚,一二三四五六尾魚。魚的魔術是克里(Paul…See More
Dec 15, 20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不欲教人仰首看》人的面貌(下)

正如初民把未知的神秘力量幻化為人獸混合形象的神,現代人想像出一種人與機器的混合體,既具有機器的力量和盲動,又具有人的狡黠。博丁尼的〈工業家胸像〉便是如此的一種「神像」,胸像機械化猶如機器,一手拿硬幣出去,一手取回,這神所傳的宗教不用說,正是現代人的宗教──「金錢」了。 看這一類雕塑,我們會覺得真是醜陋。還有芬諾蒂的〈午餐紀念品〉,那午餐,吃的不是甚麼食物,而是一柄斷叉叉著人的嘴唇;又如卡發里爾的〈維玉拉的櫻桃〉,不是甚麼樹上新鮮的櫻桃,而是瓶裝的,看來有點發霉的櫻桃;又如特路邊尼的〈三式麻雀〉,由熨斗,插頭,人腳之類構成日用器具與生物之間的四不像。這些大多是描繪現代人與現代生活的扭曲與變形的面目。但藝術家是能看見醜也能看見美的人,所以另一方面,在〈格力哥〉的女像〈愛歌〉,在馬辛納如狄嘉筆下舞娘的〈芭蕾舞者〉,法斯尼的〈婦人乾身〉或美洛蒂精巧的〈蘋果與太陽〉中,我們看到這些藝術家對美好形象的追憶,欣賞或是期盼。在這個《當代義大利雕塑》展覽中,還有另一種人像。比方尼格里的〈雙頭柱〉和〈老國王〉,其中人的臉孔和身體的形狀都簡化了,臉上沒有五官,身上沒有四肢,變成介乎人像與圖案的形狀。而且人與…See More
Dec 10, 20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不欲教人仰首看》人的面貌(上)

去看大會堂展出的《當代義大利雕塑》展覽,上了博物館的樓梯,轉往右方,我們最先看到的是洛素的〈頭像〉,那是一個面目朦朧的頭像,彷彿還未完工,那人像的臉孔已經有了輪廓,但還未清晰地從青銅的材料中浮現出來。這作品的原名是〈看這孩子〉。我們去看這雕塑展覽,在大部份是人像的展品中,可以看見這些藝術家如何用他們的材料(多是青銅,偶然也有鐵、綱,或是鋁)塑造出他們所知所感的人的面目:或是朦朧,或是清晰,或是美好的具體形象,或是抽象的線條結構,或是古拙的純樸,或是現代的扭曲,或是感情的抒發,或是機械的壓抑……這種種,都是人類多變的面目,也是敏感的現代藝術家紛紜的看法。馬丁尼的〈短跑選手〉,一個裸身的青年半蹲下來,雙手按著地面,眼睛瞻望前邊,他是一場賽跑的參加者,正待比賽開始的訊號一響,立即就要如脫弦的箭矢一般疾馳遠去。這雕像是具象的,線條簡拙有力,猶似古典的雕塑作品,即使在題材上,這短跑選手,既可以是現代人,也可以使人想到古羅馬的競技者。但另一方面,馬斯徹里尼的〈希臘式人像〉和〈合唱團〉雖然在標題上流露古典的意味,但處理方法卻是現代的。〈希臘式人像〉中兩人的身體,簡化成兩個粗糙的人形,沒有雙腳,頸子是…See More
Dec 9, 20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不欲教人仰首看》百水先生

我想他比較像一隻蜘蛛,吃飽了油彩,就在畫布上爬行結網。他的線都是圈子、羅網、螺旋,像是樹的年輪或是人的指紋,簡言之就是蜘蛛網。他說不喜歡直線,當然哩,你哪裏見過一道直線的樹的年輪或人的指紋?更不用說,你哪裏見過一道直線的蜘蛛網?他的線都是彩色的。也許因為吃飽了油彩,所以爬行在枝椏之間,細緻地結起的網,都有濃麗的顏色,迎風一吹,也許還會響起瑯瑯的聲音呢。他的顏色很濃,很固執,深紅,深藍,深綠。有一些,還揮霍地灑下點點金與銀,燦爛而浪費,而我想,這是蜘蛛的飽呃。我想我是又喜歡蜘蛛又不喜歡蜘蛛的,這種矛盾的心理,我且看可否說個明白。也許,讓我們不要誇張,還是說我喜歡蜘蛛多點。我喜歡他的顏色,構想,頑皮與惡作劇。他像在樹間移動的昆蟲,或是蠕蠕前行的阿米巴,他伸出觸指探索,把面前的新鮮事物包圍,消化,分解。那就是他畫中的圓泡泡。「在心愛的花園中的泡泡」,瓶中的圓泡泡或窗外的圓泡泡。它們是花朵,燈泡或是棒棒糖?它們是他這變形蟲消化了的景物。這生物是可愛而巨大的,吸收一切,爬過樹叢和十字路口,人們的平房或是印度的宮殿,把一切消化,吐出涎液,耐心砌成牠的燕窩。這燕窩是可愛的。 他不僅是描寫現實,他砌就…See More
Dec 8, 2019

Suyuu's Blog

也斯《路上的人們》寒夜的老人

Posted on May 15, 2020 at 9:27pm 0 Comments

風颳面吹來,冷得人直哆嗦。大半條街都黑沉沉的,只有當中兩爿小舖露著燈光。外面的地方就盡是黑暗、空虛、以及不息的颳面的風吹。

有燈光的地方,其中一間是小飯店。粉紅色的紙張上寫著「煲仔小菜」、「煲仔飯」,在裏面,爐火閃著閃著,騰騰上升的熱氣,叫人覺得溫暖。即使是這麼簡陋骯髒的地方,有人,有熱騰騰的食物,也就有舒適的感覺了。

伙記忙碌地走來走去,像煲上匆忙地升起的白煙。辛勞工作一日的工人,正自斟著小瓶子中的一點洒,慢慢地呷一口。帶著一兩個小孩的小家庭,孩子們都穿得臃臃腫腫,孩子的鼻子紅紅的,有幾個,鼻子上脣之間帶著一汪鼻水,不時用手去擦一擦。在那邊的座位上,分別坐著幾個瘦削寂寞的中年男子,茫茫地看著前邊。這些不同的人,走過這條黑暗的路,在寒冷中走進有燈光的地方,吃一點熱的食物。…



Continue

也斯《路上的人們》鬍子

Posted on March 28, 2020 at 10:12pm 0 Comments

鬍子的樣子似猶太人,有一雙禿鷹的眼睛。他頭頂光禿禿的,下巴卻長了一撮捲曲的鬍子。好像頭髮都長到錯誤的地方去了。

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卻多次跟他在同一機構工作。最先是在一另外資的機構。那時只見他悠閒地進進出出,我們都忙於伏案工作,而他又是在不同的部門,所以也沒有怎樣注意。那時那機構不斷「地震」,換了一批又一批人,總有那麼多人來來去去,我們是其中之一,他亦是其中之一吧了。…



Continue

也斯《路上的人們》車上的醉漢

Posted on March 10, 2020 at 7:31pm 0 Comments

踏上十四座小巴的時候,我看見司機把一張舊報紙扔給後面一個婦人。前面的乘客轉到後面的座位去。四周的人都望著她。我在車尾的座位坐下來,看見她旁邊的男子頭倚著窗,好像熟睡了的樣子。

我看見她把這張雋報紙摺成一個斗形,這才曉得是甚麼一回事。她身旁那男子──是她的丈夫吧──把頭移過來,倚在她肩上。他的臉伏在她肩膀上,好像一個啜泣的小孩。偶然他會抬起好像十分沉重的眼皮,就伏在那裏向前直望,但又像甚麼也望不見。

她和他都胖。他的動作,遲緩中顯得特別笨拙,而因為他不斷挪動,她迫得向甬道這邊移過來,懸空了半個身子。…



Continue

也斯《路上的人們》午夜場的觀眾

Posted on March 3, 2020 at 12:47pm 0 Comments

晚上經過一間電影院,看見午夜場放映一齣錯過了的舊片,剛好有空,便購票進場了。

大概因為是舊片,又在深夜十一時這鐘點,電影院裏空盪盪的,當我們把票子遞給帶票員,他愛理不理地瞪我們一眼,我們只好自己隨便找個座位坐下。走過的時候,只見零落的一兩撮觀眾:過夜生活的女人、高聲談笑的阿飛。

我們周圍都是空位,要等到開場後,才有多一些人進場,有幾個年輕男子坐到前幾排的空位去。他們坐下以後,其中一個立即把腳擱到隔鄰的座位上,斜躺在那裏看戲。舉起的腳上,似乎是穿著拖鞋。



其中一個,就大聲地問:「喂,今晚的戲是甚麼名字?」另一個回答說:「不知道呀!」跟著就爆出一大串笑聲。…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