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yuu
  • Male
  • Indahpura,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uyuu's Friends

  • Sindumin
  • Covid-9 Solution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Suyu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uyuu's Page

Latest Activity

Suyuu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媒体愛墾》內容重點推薦

"趙傑:解放和發展文化生產力 胡泳·網絡能承載理性討論嗎? 梁旭明·從電視霸權到參與式文化—重構港人認同的電視政策? 鄭娜·中韓綜藝沙龍探討真人秀秘訣 “人”比模式更重要 懸舞·大陸真人秀節目路在何方? 解析韓綜第一人劉在石的成功態度與藝能法則"
Wednesday
Suyuu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媒体愛墾》內容重點推薦

"The Future of Digital Media How Much Should You Budget For Marketing In 2021? 傳統旅遊媒體可能突圍嗎? 後冠毒年代人生提案:推動內容營銷,打造2021年榮景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 中國媒體融合發展綜述之格局之變 媒體融合:傳媒變革的關鍵議題 新媒介時代大學生媒介素養教育的模式研究 解困新聞學 愛懇·媒軆與藝頻道"
Jan 1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十多隻手一起按上去

一面花花綠綠的牆壁,保嬰丹保濟丸濾嘴長煙電子廠招請工人電影籌款青年刊物民歌晚會。可想過,那些海報是怎樣貼上去的嗎?我貼過海報,許多次了。多是為朋友們辦的刊物作宣傳。還記得第一次貼海報。是兩年前吧,大夥兒在我家裏,煮好了漿糊,到附近吃過宵夜,便出發了。老經驗的人告訴我們,貼海報不要太早,提防給下一班新貼的蓋過。所以我們出發的時候已是午夜左右,一行十多二十人,浩浩蕩蕩的,有人提一桶漿糊,有人拿刷子,有人挾一疊海報,走在無人的街頭,真是比小學生第一次遠足還興奮。那晚颳著風。第一張海報,就貼在街口的空牆上(現在這堵牆,已經拆掉了)。用了特別厚的漿糊,再由一個人小心翼翼把海報貼上去,風把海報的四角吹起來,一下子,十多隻手一起按上去,合力把這張軟紙緊貼在粗硬的牆壁上。不約而同地伸出去的手,同時感到了海報後面那漿糊的溫暖與柔軟。…See More
Jan 18
Suyuu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媒体愛墾》內容重點推薦

"陳明發《甜葡萄情意结》…"
Jan 13
Suyuu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媒体愛墾》內容重點推薦

"陳明發詩想《圈柵派》 今天翻報讀到一則笑話:某報要在2020搞個“全民閱讀”。這當家的難道不知道,自從有了智能手機,早就“人人閱讀”了?只是越來越多人不讀他們的報紙吧了。 首先,很有興趣知道,這當家的過去這兩年,本身又讀過幾本甚麽書; 怎麼還是那般的纸媒視野? 與其鼓勵“全民閱讀”,還不如鼓勵…"
Jan 13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紋織的風景──談梁巨廷的山水新作》(下)

蠕蠕而動的短線織成了畫面,彷彿在躍動,彷彿在滲透,彷彿在伸延,但它們也組成了面,成了構圖的一部份,受限制於垂直線和水平線。這動和靜、熱和冷,是梁巨廷畫作的兩面。梁巨廷過去不少畫作,是很冷、很靜、十分講究秩序的。事實上,垂直和水平,始終是梁巨廷畫面上主要的線條。他畫面上有兩個平面迫近的兩條直線,也有直線之間那些朦朧曖昧的甚麼。他繪畫起伏變幻的自然,也嘗試在畫面上給予這自然人為的秩序。他的直線和橫線,在這組畫裏仍然無所不在。所以他的〈曉霧〉和〈重山雙照〉,寫的是山水(也許是受旅行所見的桂林山水啟發吧!)但卻是圖案化的幾何圖形的山,橫線成了地平線,分隔那實在的與虛幻的倒影,而山仿如一塊塊硬板。這些機械與自然,圖案秩序與山水抒情,正是現代人的兩面。梁巨廷的〈紅意〉和〈月眼〉,似乎處理的都是落日的感覺,但卻有了不同。前者用的是橫線和斜線,顯得較冷靜,較注重秩序,把日落抽離成一種抽象的紅意的感受;後者則雖然也有當中的橫線和方形,卻用了弧線和日月的形狀,多一份抒情味道。這也是畫家的兩面。我很喜歡〈巖姿〉,那些豐盈的巖色,騰躍起伏,跌宕生姿;但也有道道橫線把它劃限,而在〈眉山〉裏,顏色留下空白,仿如自…See More
Jan 9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紋織的風景──談梁巨廷的山水新作》(上)

約了去看梁巨廷的畫,他還未回來。我站在明華大度屋前走廊那兒,在欄桿前面四處張望。樓下有嬉戲的街童,有婦人挑著擔子經過。隔一條阿公岩道,對面是山邊。山上光禿的岩石嶙峋不平,粗黑的斑痕把石塊割裂成不同的面,分成不同的光暗顏色,有些帶著水漬的濕痕,有些帶著太陽的反光,有些是暗茶色,有些是淺棕色,有些彷彿猶在明晦的變化裏。而從石的窩坳,長出叢叢青草。那綠色,也像石塊一樣,隨著光線明暗,在不同的位置,各有不同的綠。我想起梁巨廷近期的畫作。他近期這組畫,繪的是自然風景,主要是在刻劃那光線的變化、日夜的陰晴、煙霞與霧氣,色調的奧妙變化。我想他一定有許多次,像我現在這樣,站在這廉租屋邨走廊的欄桿前,眺望山邊岩石的姿勢。他一定仔細觀看那些石塊各自的顏色,觀察它們在陽光裏的樣子、在陰影裏的樣子、風吹拂過草叢的樣子、當灰雲遮了白日而大地一片陰影的樣子。他一定是耐心地站在這裏,觀看事物暗瘂和發光的樣子。不僅是這樣,他一定也喜歡大自然,會登上高山或走到海邊,看一片雲如何從橫裏切斷一輪初升的白日,看最初的陽光如何染黃了山頭,他一定像一個敏捷的獵人守候野兔那樣守候光,看它偷偷爬出來,躲藏在草叢裏,在花瓣上閃過,跳躍…See More
Jan 6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 蕭乾小說集題記》

在都市住上十年,我還是個鄉下人。第一件事,早就永遠不習慣城里人所習慣的道德的愉快,倫理的愉快。我崇拜朝氣,歡喜自由,贊美膽量大的,精力強的。一個人行為或精神上有朝氣,不在小利小害上打算計較,不拘於物質攫取與人世毀譽,他能硬起脊梁,筆直走他要走的道路,他所學的或同我所學的完全是兩樣東西,他的內政治思想或與我的極其相反,他的宗教信仰或與我的十分衝突,那不礙事,我仍然覺得這是個朋友,這是個人。我愛這樸人山尊敬這種人。因為這種人有氣魄,有力量。這種人也許野一點、粗一點,但一切偉大事業偉大作品就只這類人有份。他不能避免失敗,他失敗了能再幹。他容易跌倒,但在跌倒以後仍然即刻可以爬起。至於怕事,偷懶,不結實,缺少相當偏見,凡小投機取巧媚世悅俗的人呢,我不習慣同這種人要好,他們給我的“同情”,還不如另一種人給我“反對”有用。這種“城里人”仿佛細膩,其實庸俗。仿佛和平,其實陰險。仿佛清高,其實鬼祟。這世界若永遠不變個樣子,自然是他們的世界。右傾革命的也罷,革右傾的命的也罷,一切世俗熱鬧皆有他們的份。就小於應世技巧的圓熟,他們的工作常常容易見好,也極容易成功。這種人在“作家”,戶就不少。老實說,我討厭這種…See More
Jan 4
Suyuu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鄉韻

"劉半農《一個小農家的暮》她在竈下煮飯,新砍的山柴,必必剝剝響。竈門里嫣紅的火光,閃著她嫣紅的臉,閃紅了她青布的衣裳。他銜著個十年的煙斗,慢慢地從田里回來,屋角里掛去了鋤頭,便坐在稻床上,調弄著隻親人的狗。他還踱到欄里去,看一看他的牛;回頭向她說,“怎樣了——我們新釀的酒?”門對面青山的頂上,松樹的尖頭,已露出了半輪的月亮。孩子們在場上看著月,還數著天上的星:“一,二,三,四,……”“五…"
Jan 1
Suyuu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鄉頻道》內容重點推薦

"聞一多的詩《荒村》 “……臨淮關梁園鎮間一百八十里之距離,已完全斷絕人煙。汽車道兩旁之村莊,所有居民,逃避一空。農民之家具木器,均以繩相連,沈於附近水塘稻田中,以避火焚。門窗俱無,中以棺材或石堵塞。一至夜間,則燈火全無。雞犬豕等覓食野間,亦無人看守。而間有玫瑰芍藥猶墻隅自開。新出稻秧,翠藹宜人。草木無知,其斯之謂歟?” ——民國十六年五月十九日《新聞報》 他們都上那裏去了? 怎麽 蝦蟆蹲在甑上,水瓢裏開白蓮;…"
Jan 1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寫小說的蕭乾和寫報導的蕭乾》(5)完结

蕭乾回去以後,今年三月,我們看到他在人民日報連載的十則《美國點滴》了。蕭乾寫美國的超級市場,科學工業館、兒童音樂會、教育、法律,也寫到在美國的一些中國人。其中最好的幾篇,他做到了用生動的描寫,形象化地表達他的意思,比如由一顆棗核寫出一個在海外的中國人思鄉的感情,而又以一個年輕笛手,寫出這種思懷也混和了憂慮。正如《人生採訪》中的文章一樣;這十篇短文也是以國內讀者為對象的。蕭乾有他的訊息,所以寫到美國一座大廈拆樓用「定向內爆」,數分鐘內變成廢墟之餘,筆鋒一轉,也比照了廣州一座三層樓房用十字鎬拆了差不多半年的實況;寫美國的圖書館、法律、政治等,有意寫來作為比較和參考;蕭乾對美國社會有不熟悉、甚至誤解的地方,如寫高速公路的交通問題等,但看下去,看到「那裏的汽車不論是甚麼牌子的,都不顯示車主的地位身份。觸犯規章,掏名片是不管用的」,又使人覺得蕭乾有他用心良苦的地方;正如第五則「上與下」中把中美兩種教育制度對照後沒有下結論,跟著似乎沒相干地說到美國報紙的批評,對從政者不期然起了警戒作用,讀者或許也會自然跟著在政治上作一對照吧?蕭乾寫科學工業館和兒童音樂會,也是兼想到國內兒童教育的問題了。所以這十則…See More
Dec 29, 202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寫小說的蕭乾和寫報導的蕭乾》(4)

問到報導文學的種種,蕭乾說他對外國和港、台的看得不多。 「報導文學現在有一個爭論性的問題,就是報導文學容許不容許虛構?如果是報導文學,應該嚴格來說是真的事情,用真名真姓。你可以在細節方面下工夫,一旦虛構,就是fiction,不是報告文學。」 可是有時在剪接或細節突出上不是需要虛構嗎?比如他寫戰時倫敦,把十日的生活寫成「倫敦三日記」? 「那不是虛構,是壓縮。虛構是沒有東西加東西進去,壓縮是刪掉。」 但是「十」天不是「三」天呀? 「那是剪裁。我不喜歡沒有經過剪裁的東西。一個文章最要緊是不要鬆散。我有些東西是比較鬆散,小說也有這個問題。」 那他覺得徐遲的《哥德巴赫猜想》怎樣呢? 「我們是兩種寫法,他是天馬行空,我是本本份份,規規矩矩的寫。他是詩人呀。」 他覺得報導文學的好處是時間性,專題性,「如果幾十年後還有可讀性,那就很好。」 他用文學技巧來寫報導,也許就為了它可讀性更高吧。蕭乾的報導文學無疑在幾十年後還有可讀性,可惜的是上面說到五六年內蒙之行那兩篇文章以後,我們多年來也看不到這位採訪高手的報導文字了。五七年被批鬥後,蕭乾沉默了二十年。今日說起來,蕭乾說自己五十年代的情況是屬於小康之列,有…See More
Dec 27, 202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寫小說的蕭乾和寫報導的蕭乾》(3)

在後來出版的《創作四試》中,蕭乾把自己的小說主要分為感傷、象徵、戰鬥、自省、刻劃幾類。《栗子》大概可算是戰鬥類的了。問他寫小說改動多不多,他說: 「有的寫得很快,在腦子裏就要寫出來。有時也要改的。我是這樣,我若兩三點睡不著,我就不睡了,也不起來,就躺在床上想東西。許多白天注意不到的事情都出來了。」 蕭乾當年在《夢之谷》後本要寫一個自傳體的長篇,暫名《年輪》,是他希望以「摧殘弱小心靈」為題材的小說,後來「八一三」就沒寫了。 二 寫報導的蕭乾 想寫自傳體的小說,寫的小說多有真事根據,這也解釋了後來蕭乾與報導文學的連繫。早在四十多年前他還未進報館前,已經說過希望以新聞採訪擴展自己的眼界,作為寫小說的準備;這話在《人生採訪》的序中重複了一次,在最近寫的序文中又再重複了一次。一晃四十多年過去了,他的小說沒機會發展下去,寫的報導文學反而獲得了更大的成續。 一九三五年,蕭乾大學畢業後十五天便進入天津大公報編副刊,從此就開始了他的報人生涯,也開始了他用文學筆法寫的採訪了。 「對,我的報導文學的寫法也接近寫小說。我第一次的報導是魯西的災情,我跟畫家望雲一同去,他用筆畫,我用文字,都是在素描。我是描寫,有…See More
Dec 25, 202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寫小說的蕭乾和寫報導的蕭乾》(1)

中學的時候,讀到香港翻印的《珍珠米》和《廢郵存底》,喜歡裏面的散文,又同意其中對文學一些平實的意見。後來零零星星讀到更多蕭乾的作品,更多對蕭乾的介紹。記得《中國學生周報》一位作者在「讀書研究」版的介紹裏告訴我們說:蕭乾在五七年反右運動後逝世了。蕭乾好像變了一個遙遠的名字。讀他的小說集,覺得有他的特色,但一直最喜歡還是他的報導文章,最後讀完《人生採訪》,對其中簡潔精煉的文筆,打抱不平的態度,十分佩服。心裏對自己說:「有一天我也要寫這樣的報導。」 一九七九年暑假回港,看見香港報上連載《未帶地圖的旅人》,才知道蕭乾健在,而且過去的散文特寫,又能結集出版了。後來又知道蕭乾會出來,到愛荷華參加「中國周末」,想到有機會見到他,甚至或許可以採訪《人生採訪》的作者,真是叫人難以相信。也許因為一直從《人生採訪》忖想作者形象,到了在愛荷華見到蕭乾稀疏的白髮,才驚覺眼前的作者已經七十歲了。在愛荷華,人多,節目豐富,一直沒機會和蕭乾長談,本來約好在密西西比河遊河後去他住的地方談。但遊河完了,已經差不多半夜,想到蕭乾也許太累了,也就不想打擾,約定等到他們來加州再訪問了。蕭乾他們十一月底來,在聖地牙哥的加州大學演…See More
Dec 24, 202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玻璃板上的圓洞

櫃圍裏面的小姐檢視那張淺黃色支票,過了一會她說不可以存進我的戶口裏,她指指遠遠另一端的外匯部,叫我到那邊問問。「可以的,我在另一個分行試過。」我說。她又低頭檢視。隔著玻璃,可以看見她的眉心縐起來。她回過身走到後面一張長桌旁邊。那兒坐著一個白襯衣打領結的人。她說了幾句話,他搖搖頭,抬起頭望向我這個方向。隔著櫃圍的防彈玻璃,可以看見那是一張年輕的臉孔,他的眉心又縐在一起。我接回支票,一直走到後面。隊伍的前頭有幾個人。等待的時候我回過頭去張望,狹長的大堂的兩旁,一邊是一列櫃圍的小窗,一邊是牆壁。末端是我進來的大門。門是玻璃門,可以望見外面的街景。每次有人推門進來,玻璃門就打開一道縫。同樣的風景,隔著玻璃門看來像過濾了,帶上一層茶色。推開門看見的真正的街景白一點,事物的線條銳利一點。人們進進出出,玻璃門開開合合。街景的景色深深淺淺,好像一個人不斷戴上太陽鏡又脫下,脫下又戴上,看見事物又遮去,接觸又隔開。回過頭來,櫃圍裏的女子不知在說甚麼,隔了一層玻璃,我聽了兩次才聽清楚。我簽了名字,把支票遞進玻璃抽屜的夾縫中,留意到那兒有許多圓圓的小洞,其他櫃臺的玻璃板不知是不是也是這樣。那女子在那端接過支票…See More
Nov 30, 2020
Suyuu posted a blog post

也斯《路上的人們》阿叔

朋友要走了,我們相約在茶樓喝早茶。坐了一會,朋友說:「待我打電話找阿叔一起來談談。我要走了,才發覺原來他是這麼健談的。」阿叔就住在上面,過了一會,朋友頻頻看著門口,最後更走出去看他來了沒有:「他的眼睛有點問題的。」朋友從門口扶阿叔過來,阿叔年紀老了,精神卻很好。坐下沒多久,就問我們說:「你們喝酒嗎?」「這麼早就喝酒!」「怎麼不行?甚麼人家不是說:『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嘛!」老人家不理人家說的是甚麼時候,搖頭擺腦地吟起來。我們笑起來了。老人家站起來,要去買酒:「你臨走,讓我請你一次吧!」我們自然拉著不讓他去。朋友買酒回來,一枝「百事吉」分了三杯,瓶裏還有,黃澄澄的,黃金的液體。在這個寒冷的早晨,看著也暖和起來。倒了酒,喚了送酒的東西,阿叔的說話更起勁了。他說到酒,他說到喝酒對身體的好處。他說到他的朋友,他的家庭,他說到他的兒子:「他是個懦弱的人……」我們還以為他要批評兒子,後來才發覺其實是稱讚他:「他不是真的很懦弱,是看來這樣。他愛靜,只喜歡讀書和聽音樂。有一段時間買了一對鼓回來打,又組織樂隊。後來鄰居嫌吵,才把鼓賣了。他沒有甚麼嗜好,就是喜歡讀書,考大學的時候,嫌A不夠多,第二年又…See More
Nov 27, 2020

Suyuu's Blog

沈從文《 蕭乾小說集題記》

Posted on January 1, 2021 at 4:41pm 0 Comments

在都市住上十年,我還是個鄉下人。第一件事,早就永遠不習慣城里人所習慣的道德的愉快,倫理的愉快。



我崇拜朝氣,歡喜自由,贊美膽量大的,精力強的。一個人行為或精神上有朝氣,不在小利小害上打算計較,不拘於物質攫取與人世毀譽,他能硬起脊梁,筆直走他要走的道路,他所學的或同我所學的完全是兩樣東西,他的內政治思想或與我的極其相反,他的宗教信仰或與我的十分衝突,那不礙事,我仍然覺得這是個朋友,這是個人。我愛這樸人山尊敬這種人。因為這種人有氣魄,有力量。這種人也許野一點、粗一點,但一切偉大事業偉大作品就只這類人有份。他不能避免失敗,他失敗了能再幹。他容易跌倒,但在跌倒以後仍然即刻可以爬起。…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