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 Lan Fa
  • Female
  • Muar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Gai Lan Fa'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朋豐 婆鳳
  • Malacca 皇京港
  • Copil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Cheung Po Tsai Cave

Gifts Received

Gift

Gai Lan F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Gai Lan Fa's Page

Latest Activity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6)

後來,我們把他推到餐桌邊。他吃了一些芒果、番木瓜,喝了點兒酸奶,還吃了藥。他一言不發,呼吸正常,沈思默想。我問他:“你在想什麽?”“我在想怎樣不延長死亡的過程。食——食物延長了這個過程。”這話我母親可不愛聽。“我們很高興照顧你,拉姆,”她說,“我們愛你。”他搖搖頭。我妹妹說:“很難受是不是?”“是的,很難受。”我問他:“如果可以的話,你是不是更喜歡睡過去?”“是的。”“你不想像這樣醒著,感覺到我們,跟我們在一起嗎?”我母親問道。有一會兒,他沒有說話。我們等待著。“我不想經歷這個。”他說。父親在生命的最後一天體驗到的痛苦,並不完全是身體上的——藥的鎮痛效果很好。有時候他“浮出水面”,在意識最清楚的時候,聽見我們的聲音, 他會露出微笑。然後他“完全上岸”了,意識到事情還沒有結束。他意識到,他本來希望已經全部消失的痛苦、焦慮仍然還在:身體的問題還在,但是,對他來說更困難的是心智的問題——糊塗、對未盡事業的擔憂、對母親的擔憂、對自己會留下怎樣的記憶的擔憂。他只有睡著的時候才是平靜的,…See More
May 11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5)

這做起來比表面看起來艱難多了。例如,僅僅尿尿就是一個問題。一個星期以前,癱瘓進一步加重,表現之一就是他尿不出來。他還能夠感覺到膀胱脹尿,但是怎麽樣都尿不出來。我把他扶到衛生間,幫他轉過身子,坐到馬桶上。他坐在那兒,我站在一邊等,半個小時過去了。他堅持說“會出來的”。他試著不去想這件事,指給我看幾個月前他在勞氏(Lowe,s)買的馬桶座圈。他說,那是電的。他極其喜歡,因為它有噴水沖洗功能和烘幹功能,這樣就不用別人幫他擦屁股,他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他問:“你試過沒?”我說:“沒。”他微笑著說:“你應該試試。”他還是一點兒都沒尿出來,但他的膀胱開始痙攣。他痛得呻吟起來,說:“看來你得給我導尿了。”善終護理護士對此早有預料,已經送來了導尿用具,…See More
May 9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4)

一個人的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也就是做決定的責任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的時候。我們很大程度上已經為這一刻做好了準備,我們已經做過艱難的談話了,他已經明確交代過他希望如何書寫故事的結尾——他不希望用呼吸機,不想受罪;他希望待在家裏,和他愛的人在一起。但是事情的發展卻不遵循固定的方向,這對代理人的心智構成很大的困擾。僅僅在一天以前,他都還好像可以再活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而現在, 她得相信他最多不過還有幾個小時。我母親的心都要碎了,但是我們交談了一會兒以後,她認識到我們冒險走的路是一條下坡路,重症監護為他維持的那種生活絕對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結尾不僅僅是對死者重要,也許,對於留下的人,甚至更重要。她決定告訴他們不要插管。我給我妹妹打電話,她正好要上火車去上班。她也沒有為這個消息做好準備。“怎麽會這樣?”她問道,“我們確定他不能回到昨天的狀態了嗎?”我說:“看來不太可能。”家庭所有成員對這類情況看法一致的情況不多。…See More
May 7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3)

佩格要完成自己的垂死角色,並在死亡之前三天完成了這件事。三天後, 她神志不清了,時而清醒,時而迷糊。佩格要完成自己的垂死角色,並在死亡之前三天完成了這件事。三天後, 她神志不清了,時而清醒,時而迷糊。我對她的最後記憶是,她最後一次鋼琴演奏會接近尾聲的時刻。她把亨特從人群中叫到一邊,給了亨特一本音樂書讓她保存,然後用手臂摟著亨特的肩。“你很特別。” 她輕聲對亨特耳語說。她希望亨特永遠記著這一點。和父親最後的對話 最後,是時候交代一下我父親的故事的結局了。雖然做了所有的準備,雖然自認為懂得許多,但我們還是沒有準備好。自從初春他接受善終服務以來,他好像到達了一個新的、不完美但是還可以把握的穩定狀態。靠著我母親、她請來的各種助手及他自己鋼鐵般的毅力,他過上了數周的好日子。的確,每一天都有其痛苦和屈辱。他每天都要使用灌腸劑,會把床弄。…See More
May 4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2)

處於她那種狀況的一些人,一旦被允諾“有尊嚴的死亡”,在沒有其他明顯選擇的時候,可能會把它作為唯一的可控制的機會接受下來。我和馬丁勸佩格試試善終服務。我說那至少可以讓她回家,而且給她提供的幫助可能超出她的想像。我給她解釋,至少在理論上,善終服務的目標是給人們盡可能最好的時光,盡管所謂的最好是他們定義下的。我說,她好像很久都沒有過過一天舒服的日子了。她說:“是啊,是有——好久了。”那似乎值得期望,我說,只要一天好日子。48小時之內,她出院回家,接受了善終服務。我們把消息告訴了亨特:佩格不能再給她上課了,她已經不久於人世了。亨特為此很受打擊,她非常喜歡佩格。她想知道能不能再見佩格一次,我們不得不告訴她不可以。幾天後,我們接到一個令我們吃驚的電話——是佩格打來的。她說,如果亨特願意的話,她樂意繼續教她。如果亨特不想來,她會理解。她不知道還能上幾次課,但是她想試試看。善終服務使她可以重新授課,這超出了我的想像,當然也超出了她的想像。後來得知,當她的善終護理護士德博拉去了之後,她們開始討論她生活中最在意的事,以及擁有可能的最好的日子對她意味著什麽。然後她們一起努力實現她的願望。最初,她的目標只是應…See More
May 2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1)

的確,有時候生命終點的痛苦難以避免、難以忍受,幫助人們結束痛苦可能是必要的。如果有機會,我會支持法律允許提供給人們這類處方。相信有一半的人甚至不會使用他們的處方,但他們知道,如果需要的話,他們有這種權利,這會讓他們覺得安心。但是,如果我們讓這種能力偏離了改善病人生命的方向,那麽,我們傷害的就是整個社會。輔助生活比輔助死亡艱難得多,但是,它的可能性也好得多。人在痛苦掙扎的時候,不容易看到這一點。有一天,我接到我女兒亨特的鋼琴老師佩格·巴切爾德的丈夫馬丁的電話。他告訴我:“佩格住院了。”我早就知道她有嚴重的健康問題。兩年半以前,她右臀部發生疼痛。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她的病被誤診為關節炎。疼痛加劇以後,有一位醫生甚至推薦她去看精神科醫生,並給了她一本講解“如何忘掉你的疼痛”的書。 但是,掃描最終證實她長了一個接近13厘米的肉瘤。這是一種不常見的軟組織癌症,深入到她的骨盆,在大腿處形成一個巨大的血塊。治療方法包括化療、放療,以及激進的手術——切除1/3的骨盆,然後用金屬進行重建。…See More
May 1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0)

我從來不敢說結局可以控制,因為沒有人真的能夠控制。說到底,物理學、生物學和意外事故對我們的生活為所欲為。但是重點在於,我們也並不是完全無能為力的。所謂勇氣,就是同時認識到這兩個事實。我們有采取行動、建構我們自己的故事的空間,盡管隨著時間的推移,局限性越來越大。當我們理解到這一點,就可以明確幾個結論:我們在對待病人和老人方面最殘酷的失敗,是沒有認識到,除了安全和長壽,他們還有優先考慮事項;建構個人故事的機會是維持人生意義的根本;通過改變每個人生命最後階段的可能性這一方式,我們有機會重塑我們的養老機構、我們的文化和我們的對話。不可避免,這些可能性在最後的延展範圍會產生這樣一個問題——維持人的自主性和控制力的邏輯,在人們需要的時候,是否可以幫助他們加速死亡。“輔助自殺”(assisted…See More
Apr 29
Gai Lan Fa commented on Host Studio's photo
Thumbnail

玩得哥和妹0.3: 未來的故事

"《最好的告别》“垂死角色” 技術化的社會已經忘記了,學者所謂的“垂死角色”(dying…"
Apr 29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9)

有一次去看路的時候,我問他:“什麽使得生活對你有價值?”他沒有馬上回答。“有時候,我會覺得時間到了,那也許是我情緒低落的某一天,”他說,“你 知道嗎,夠了就是夠了。我會對我的謝莉蠻不講理。我會說,在非洲,一旦人老了,不能幹活了,人們就會把他扔到叢林里,給野獸吃掉。她覺得我在犯傻。不!我說,我已經做不了任何貢獻了。我盡在花政府的錢。”“我不時有這種想法。然後我又會慢慢想通,嘿,事情就是這樣,順其自然吧。如果他們願意你活著,那就活著吧。”我們在廚房外的起居室聊天,兩側是高到屋頂的窗戶。那是夏秋之交,白色的光線依舊溫暖。我們看得見下面的切爾西鎮,遠處是波士頓港的布羅德灣,周圍是海藍色的天空。我們已經聊了兩個多小時他的人生故事了,這時, 我突然覺得,記憶當中,我第一次不害怕到達生命的這個階段。路94歲了,這當然沒什麽有趣之處。他的牙齒就像被推翻的石頭,全身每個關節都痛。…See More
Mar 7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8)

無論是圖珀洛附近的只能容納10多個人的第一個家,還是在佛羅倫斯中心占6層樓的10個家,原則都是一樣的,都反映了其他先驅者的思想。所有的綠房子面積都不大,都是公共型的,入住人數都不超過12人。在佛羅倫斯中心,每個樓層分為兩個區域,都叫綠房子,每個綠房子有10人左右共同居住。住房設計得很溫馨,像家一樣——擺放著普通的家具,起居室有壁爐,大家像在家里一樣圍著一張大桌子吃家常飯,前門有門鈴。設計追求的理念是:有價值的生活是可以創造的,這里的重點是提供飯菜、家政服務和把別人當朋友看待。這個地方的樣子吸引了路——它完全沒有那種令人壓抑的機構感。入住以後,他發現這里的生活方式更值得珍視。他想什麽時候睡就什麽時候睡,想什麽時候起床就什麽時候起床。僅僅這一點對他來說就堪稱驚喜。不會有工作人員早晨7點鐘在大廳里走來走去,敦促每個人洗澡動作快些,幫他們穿好衣服,用輪椅把他們推到吃藥的地方去排隊,到集體吃飯的地方去等候。…See More
Feb 28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7)

什麽是自主?眾說紛紜。一種觀點認為,自主就是自由行動——完全獨立生活,免於強迫和限制。這種自由是常見的戰鬥口號。但是,正如比爾·托馬斯在紐約州北部的農場認識到的,這只是一種幻想——他和他的妻子朱迪生育了兩個先天嚴重殘疾、終身需要照顧的孩子。而且終有一天,疾病、老年或者其他某種事故會使得他也需要幫助。我們的生命天生互相依賴,受制於遠遠超出我們自身控制力的力量和情形。無疑,更多的自由好過更少的自由。但是,自由的目的是什麽?自我生活中擁有自由的多少,並不是生命價值的衡量尺度。正如將安全作為生活目標是空洞的,甚至會弄巧成拙一樣,自主性最終也是如此。已故的偉大哲學家羅納德·德沃金(Ronald…See More
Feb 26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6)

障礙有大有小,她還在想辦法,看如何用最好的方式成功解決。例如,她沒料到居民會反對她幫助某些居民留住家里,但是,的確有些居民表示了反對意見。她說他們會告訴她:“某某某不再屬於這里了。去年她還能玩賓戈遊戲,現在她連自己往哪兒走都不知道了。” 跟他們爭論不起作用,於是卡爾森嘗試了一種新的方法。“我會說:‘好吧,我們給她找個地方住吧。但是你們得跟我一起去,因為你們明年可能也會這樣。’”目前為止,這個辦法足以擺平這件事。還有一個例子:很多居民都養有寵物,盡管他們管理寵物的難度越來越大,他們還是想留著。於是,她安排員工清理貓砂盆。但是,員工們對狗抱怨頗多,因為狗比貓需要更多的關照。不過最近,卡爾森已經想出了她的團隊幫助照顧小狗的辦法,並開始讓居民養狗。但大狗的問題還沒有解決。“你必須得有能力照顧自己的狗,”她說,“如果你的狗衝進雞籠,那就不那麽好玩了。” 使老年生活有意義是一種新的思路。所以,這比僅僅使老人安全需要更多的想像力和創見。常規的解決辦法還沒有成體系。於是,卡爾森和其他像她那樣的人正在想辦法,準備逐個擊破。…See More
Feb 24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5)

後來,有個老人被診斷患了阿爾茨海默病。“我照顧了他幾年,”卡爾森說,“但是,他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而我們並沒有做好準備。”他需要全天候的檢查,需要人幫他如廁。她覺得她能夠提供的幫助已經到了極限,只好把他送去了療養院。但是他的幾個兒子都參與了一個慈善項目——治療阿爾茨海默病基金(Cure Alzheimer’s Fund),該基金募款為山伯恩之地雇請了第一個夜班工作人員。十多年後,70多位老人中,只有13位仍然獨立生活;25位老人需要提供飯食、…See More
Feb 23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4)

在拐角處,我碰到79歲的安妮·布雷弗曼和86歲的麗塔·康恩。她們說上周看電影去了。這不是官方的、預先安排的集體活動,僅僅是兩個朋友決定周四晚上去看《國王的演講》。布雷弗曼戴了一條漂亮的綠松石項鏈,康恩打了腮紅,塗了藍色眼影,穿了一件新外套。由於多發性硬化,布雷弗曼腰以下癱瘓,以電動摩托車代步;康恩容易跌跤,需要用助步車。所以想看電影,必須得有一位護理助理答應跟她們一起去才行。而且,她們還得付15美元請輪椅車送她們去。但是,她們知道自己能去成。現在,她們期待著下次用影碟機看《欲望都市》。 康恩頑皮地問我:“你讀過《五十度灰》(Fifty Shades of…See More
Feb 20
Gai Lan Fa posted a blog post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3)

生活中最好的事,就是能自己上廁所比爾·托馬斯想要重建療養院,克倫·威爾遜希望徹底取消療養院,代之以輔助生活機構。但他們追求的是同樣的理念:幫助處於獨立狀態的人們維持存在的價值。托馬斯的第一步是提供生物給人們照料,威爾遜的第一步是給他們一扇可以上鎖的門和一間屬於自己的廚房。這些項目互為補充,從而改變了老年護理從業者的觀念。 問題不再是因為身體機能衰退而被迫依賴他人的人們是否還可能過上更好的生活——這顯然是可能的。現在的問題是:幸福的晚年生活需要哪些基本要素?全世界的療養業專業人士都在尋找答案。2010年,當路·桑德斯的女兒謝莉為父親尋找療養院時,她並沒有這麽強烈的想法。為路這樣的人存在的絕大多數地方都還是像監獄一樣,這令人沮喪。然而,試圖重新規劃依賴性生活的新地方,和新項目已經在全美各大城市蓬勃湧現。 在波士頓郊區,距我家20分鐘車程的查爾斯河畔,就有一家名叫新橋(New…See More
Feb 17
Gai Lan Fa commented on Host Studio's photo
Thumbnail

玩得哥和妹0.7: 故事建立關係

"《最好的告别》善終不是好死而是好好活到終點 我從來不敢說結局可以控制,因為沒有人真的能夠控制。說到底,物理學、生物學和意外事故對我們的生活為所欲為。但是重點在於,我們也並不是完全無能為力的。所謂勇氣,就是同時認識到這兩個事實。我們有采取行動、建構我們自己的故事的空間,盡管隨著時間的推移,局限性越來越大。當我們理解到這一點,就可以明確幾個結論:我們在對待病人和老人方面最殘酷的失敗,是沒有認識到,除了安全和長壽,他們還有優先考慮事項;建構個人故事的機會是維持人生意義的根本;通過改變每個人生命最後階段…"
Feb 16

Gai Lan Fa's Blog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6)

Posted on April 7, 2021 at 8:00pm 0 Comments

後來,我們把他推到餐桌邊。他吃了一些芒果、番木瓜,喝了點兒酸奶,還吃了藥。他一言不發,呼吸正常,沈思默想。

我問他:“你在想什麽?”

“我在想怎樣不延長死亡的過程。食——食物延長了這個過程。”

這話我母親可不愛聽。

“我們很高興照顧你,拉姆,”她說,“我們愛你。”

他搖搖頭。

我妹妹說:“很難受是不是?”…

Continue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5)

Posted on April 6, 2021 at 8:00pm 0 Comments

這做起來比表面看起來艱難多了。例如,僅僅尿尿就是一個問題。一個星期以前,癱瘓進一步加重,表現之一就是他尿不出來。他還能夠感覺到膀胱脹尿,但是怎麽樣都尿不出來。我把他扶到衛生間,幫他轉過身子,坐到馬桶上。他坐在那兒,我站在一邊等,半個小時過去了。他堅持說“會出來的”。他試著不去想這件事,指給我看幾個月前他在勞氏(Lowe,s)買的馬桶座圈。他說,那是電的。他極其喜歡,因為它有噴水沖洗功能和烘幹功能,這樣就不用別人幫他擦屁股,他可以自己照顧自己。

他問:“你試過沒?”

我說:“沒。”

他微笑著說:“你應該試試。”…

Continue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4)

Posted on April 5, 2021 at 8:00pm 0 Comments

一個人的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也就是做決定的責任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的時候。我們很大程度上已經為這一刻做好了準備,我們已經做過艱難的談話了,他已經明確交代過他希望如何書寫故事的結尾——他不希望用呼吸機,不想受罪;他希望待在家裏,和他愛的人在一起。



但是事情的發展卻不遵循固定的方向,這對代理人的心智構成很大的困擾。僅僅在一天以前,他都還好像可以再活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而現在, 她得相信他最多不過還有幾個小時。我母親的心都要碎了,但是我們交談了一會兒以後,她認識到我們冒險走的路是一條下坡路,重症監護為他維持的那種生活絕對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結尾不僅僅是對死者重要,也許,對於留下的人,甚至更重要。她決定告訴他們不要插管。我給我妹妹打電話,她正好要上火車去上班。她也沒有為這個消息做好準備。…

Continue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53)

Posted on April 4, 2021 at 8:00pm 0 Comments

佩格要完成自己的垂死角色,並在死亡之前三天完成了這件事。三天後, 她神志不清了,時而清醒,時而迷糊。佩格要完成自己的垂死角色,並在死亡之前三天完成了這件事。三天後, 她神志不清了,時而清醒,時而迷糊。



我對她的最後記憶是,她最後一次鋼琴演奏會接近尾聲的時刻。她把亨特從人群中叫到一邊,給了亨特一本音樂書讓她保存,然後用手臂摟著亨特的肩。“你很特別。” 她輕聲對亨特耳語說。她希望亨特永遠記著這一點。



和父親最後的對話 



最後,是時候交代一下我父親的故事的結局了。雖然做了所有的準備,雖然自認為懂得許多,但我們還是沒有準備好。自從初春他接受善終服務以來,他好像到達了一個新的、不完美但是還可以把握的穩定狀態。靠著我母親、她請來的各種助手及他自己鋼鐵般的毅力,他過上了數周的好日子。



的確,每一天都有其痛苦和屈辱。他每天都要使用灌腸劑,會把床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