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eatif
  • Fe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reatif'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Gwadar 瓜達爾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Dramedy
  • Récupérer

Gifts Received

Gift

Kreatif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reatif's Page

Latest Activity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明月居士·我把秋夜放在枕頭上(組詩)

1、 把秋夜放在枕頭上,我側身躺下生命的窗紙,只有薄薄一層 2、 蟋蟀的詩歌裏,有一個透濕的詞語輕輕一擰,就是一場淫雨 3、 我卑微的靈魂,蜷縮成一蓬衰草不知何時,綠色已漸漸褪盡 4、 空空院落,幾片蒼苔在廊檐下面,寫著命運的最終誓言 5、 我不要醒來,夢裏有茂密的月光還有愛情的蘆葦,一年一度 六、 讓我把夜色,做成一件漆黑的袍子吧然後穿上,以詩人的名義死去 2008.8.16下午See More
Mar 3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周明海·三塗山地區夏文化資源初探

以三塗山為中心,輻射嵩縣城關、庫區、田湖、閻莊、大坪、何村、德亭、紙房等鄉鎮,遠古、上古文化特別是夏文化資源豐厚。裴李崗文化時期,有蟜氏部族就聚居在伊河流域三塗山周圍,崇拜的圖騰為蜜蜂。三塗山,史稱塗山,位於嵩縣縣城西南伊河北岸、崖口以西今何村鄉境內,崖口以上、今蛤蟆崖是其主山,延伸至鳳凰嶺、玉泉山一帶,屬熊耳山系。崖口,又名水門,與龍門、陸渾合稱伊河三闕。北魏酈道元著《水經註·伊水》有(伊水)“歷崖口,山峽也。翼崖深高,壁立若闕,崖上有塢,伊水徑其下,歷峽北流,即古三塗山也”記載。聞一多在《天問疏證》中指出:“三塗即塗山本地,在今河南嵩縣”。三塗山濱臨伊河,伊水出崖口進入縣城小盆地。三塗山周圍自然環境優越,溫度和濕度適中,土肥水美,物產豐盛,有利於農作物生長;植被繁茂,山溪密布旱有密布如網的川流之水予以灌溉;澇則山崗丘巒可以避洪,不致形成沼澤;適宜人類居住、生活。從舊石器時代開始,就有遠古人類生息繁衍在三塗山周圍,先民們在這裏日曬雨淋,茹毛飲血,頑強地同大自然進行鬥爭。三塗山面積不大,但地理位置重要,是伊河川地通向南部伏牛山腹地的天然屏障,是伊河上、中遊分界點。上古時期,有許多重大事…See More
Feb 12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九臯之巔·上古歷史文化名山─三塗山

三塗山,史稱塗山,位於嵩縣縣城西南伊河北岸,崖口以北今何村鄉境內,崖口以上、今蛤蟆崖是其主山,延伸至鳳凰嶺、玉泉山到嵩縣老城一帶。三塗山是中國古代歷史文化名山,如同今天的泰山、黃山,許多重要人物、重大事件與三塗山息息相關:有…See More
Feb 9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北元村·院中,那片墨竹

院中,那片墨竹伴隨鳥雀在金秋叫響每一個黎明。這時母親不是打開電視機看她所愛看的電視連續劇,就是早早地起床到高都河岸聆聽三十裏高都河水和山風對她的祝福和寄語。這年我經常躺在母親用過的床上,她把這份清心與享受饋贈給我,饋贈給曾經在焦慮中、愁煩的幾多心思無人陳述的那個靈魂孤獨的人。每天的墨竹和鳥雀依然在那個時分響起,睜開眼睛看看再閉上,距我起床的時光還有兩分鐘,生活就懶洋洋地整天就這麼著。一天,小姑娘在白金都會的地方發信息說“我想爸爸了,我想哥哥了。”淚水彎彎曲曲在我的心裏流淌著,眼睛閉著,腦海裏風沙三千尺,狂濤萬裏鳴。假如不會再想了,不會再睜眼了,那將是一種什麼樣的味道?那也就不會再發問,消瘦的生活為什麼福特不起來,人生的路為什麼越走越窄?我的上帝,我的神的感慨。願你們平安,這是誰在幾千年前曾對人們說的第一句話。她為什麼不想媽媽、不想奶奶,因為她很乖,她明白應該想誰。這是09年農歷9月的事情。9月9日是丫頭的生日,她的母親惦記她了15個年頭,奶奶為她惦記了18個年頭,現在惦記丫頭的生日只有她的爸爸和哥哥。在以前,丫頭早上去學的時候,總是不經意地順手搖晃幾下窗台前面的那一片墨竹,這時我就知道…See More
Feb 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明月居士·西廂

紅燭瀲灩,從唐貞元年間開始通往西廂的路上,蛩聲婉約春天的倒影,被月色濕透荷之側畔,徐徐撐起一方蓋頭 我不知道,今夜愛情,鋪設了多少曲水回廊我的身影,在後花園的墻下與千百年後的傳說,藕斷絲連 迷失,或在京城的考場上重新找到自己,起筆落筆生命之繭,漸就靈動飽滿起來一層相思,化蝶翩飛 內心深處,馬蹄的節奏無論多麼急促,對於這場科舉來說我必須擅長隱喻,書生的命運跟文字的功能,息息相關 我設想,兩支蝴蝶釵能否將你的雲鬢,輕輕挽起生辰八字,都在一紙婚約上刻著這塊欽賜玉璧,請貼身珍藏 那麼,再點燃一盞紅燭吧把閣樓照亮,萬裏關山等待和趕赴,都是一種宿命不管陸路水路,我正星夜兼程 2008。7。20晚See More
Dec 31,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初民《出世繪》

一條江,上遊的傳說美妙絕倫那裏適宜安放閑適,適宜把心安放在一朵桃花上至於磅礴,一杯酒曾養肥了的英雄氣概終敵不住江水的漂白,和平把他打倒。俗世的假想敵,豪氣被排空放下劍的地方,花朵慘淡的開放。他來不及刻舟,江水洗去了殘存的想法如今,撒網,捕溫柔的魚在秋天,做五湖散人愛與恨,隱在低首一笑裏來年,烹桃花為茶,倚船舷臥江水之上,看雲卷雲舒 《坡上句》秋天,象一塊靜止的烏緞多余的雨水,被留在了天空吟詠,或嘆息,暖夢窄短脫落的色彩,已被雁陣掠去蘆葦或秋水,抖蕩著來日渺渺如果象螞蟻那樣穿越日子感覺打包上背,深沈如隱者誰還會留意季節的概念See More
Dec 20,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地之靈(下)

夠了,不說美國人清醒的動機和民主了。美國的民主不過是摧毀舊的歐洲霸主和歐洲精神的武器。歐洲摧毀了,美國的民主就煙消雲散了,美國得從頭開始。迄今為止的美國意識還是虛幻的。民主的理想尚屬消極。可這其中已孕育著“它”的一線啟示之光。“它”就是美國完整的靈魂。你應該剝掉美國人言論中的民主與理想的外衣,去觀察內在的“它”的混沌軀體。“就這樣不要主子。”就這樣被主宰。 勞倫斯·歸鄉愁思一個靈魂已死的男人在喘息他從未對自己說—這是我的,我自己的故土—真受不了!四年前,我眼瞅著一層薄雪下肯特郡那死灰色的海岸線從眼簾中消逝 。四年後,我又看到,在遠方地平線上,最後一抹夕陽輝映著寒冷的西天下一星微弱燈光,像信號一樣。這是英國最西角的燈塔之光。我這個有點近視的人幾乎是第一個看見了它。人往往憑預感也能看得見。夕陽過後,這英國最西端的燈塔之微光,在從大洋對面的墨西哥灣來的人眼中,的確是太遙遠了。我絕不佯裝我心已死。不,它就在我心中爆裂著。“這是我的,我自己的故土!”天啊,那燈光之後是什麽呀?兩小時以後再上甲板,會發現黑暗中一片耀眼的白光…See More
Dec 4,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地之靈(上)

我們喜歡把舊式的美國經典著作看成是兒童讀物,這反倒說明我們過於幼稚。這些文學作品具有某種非美洲大陸莫屬的異域風情。可是,如果我們堅持把它們當作兒童故事來讀的話,就無法領略這一切了。我們無法想象3世紀、4世紀或這之後的那些循規蹈矩、性情高雅的羅馬人是如何閱讀盧克萊修 、阿普列尤斯 、德爾圖良 、聖奧古斯丁 或亞大納修…See More
Nov 16,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初民·《懷念老家大屋基》

一閉上眼,就看見你膝下的溪水排著微微的浪,漫過童年的腳背。好多年了時光都快聚集成了秋天我在一個叫異鄉的地方回首被你與老祖母相同的形式感動你們都在秋天裏紡著陽光一紡一紡就把自己紡成一個突出的黑點 二我年輕,映襯了你的蒼老我固執地把那一地綠披成你無與倫比的秀發可這是秋天!斑駁的程度象嘴裏已脫落的牙齒幾眼黑洞裏住滿想象幸存的牙齒,已疏於咀嚼歲月散落在失聰的味蕾上只有酸澀一如既往地尖銳See More
Nov 8,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初民·《白坪》

清冷的季節,白坪坐在薄霧中沈默。不語。我被遠方拋開比一枚黃葉更為急迫藏在衣衫下歸根的引力被一群摩的佬清楚看見他們用熱情,分去我衣兜裏僅有的部分榮華。但我依然把它劃入來之不易的收入裏象一些幽暗的丟失象鄉音的覆出,都要經歷整個季節變更的疼痛那般不易。白坪呵來來去去,你都是纏繞我心上最柔軟的那部份 See More
Oct 30,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羅飛·也談當代詩(與東海老師商榷)

在韓寒大鬧當代詩壇後,引發文壇“詩震”後,一直想寫上兩句,發表一下自己對當代詩的看法。慚愧的是我讀當代詩實在太少,也沒有認真地學過文藝理論之類的東西。雖以前勉強寫過一篇《新文學走向談》,但那只是對當代文學走向的一種泛論,涉及當代詩的東西少之又少,也不能覆制出來代表自己的觀點,便只好的沈默著。今天看到李東海老師發在文學網上的《新詩的憂思》一文,不勝感佩,早在一中上學時,便常聽同學說起李師育人的風采,未能親耳聆聽他的講課,也是我高中時代的一大憾事。今天睹大作,乃知盛名之下,實在相副。洋洋灑灑數千言,便對當代詩的諸般病痛進行了深刻透徹的剖析,裏面既有文學家的感性,又有文藝評論家的學術、哲學家的辯證、邏輯家的嚴謹、雜文家的尖刻,作者底韻之深厚一望而知。雖有個別我尚且不能讚成的觀點,但也僅僅是觀點的碰撞而已。下面我就談談我對當代詩的一些看法,與李師及諸位文友商榷。 商榷之一:楊黎那首《大聲》是否是“文字垃圾”?李師在論證“新詩缺失了思想內核和感情底蘊”,引了兩首詩當例證,其中一首便是《1998年詩歌年鑒》收錄楊黎的一首詩《大聲》:我們站在河邊上/大聲地喊對面的人/不知道他聽見沒有/只知道他沒有回…See More
Oct 27,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還鄉

九月底,我回中部的老家待了幾天。倒不是因為那兒有什麽家,父母皆作古,自然家就沒了。但是姐妹們還在,那個地方,還是得稱之為故鄉。這片礦區位於諾丁漢和達比之間。重返故園總是叫我黯然神傷。現在我已到不惑之年,在過去將近二十年中多多少少是個流浪者,如此一來,我或許在故鄉比在世上任何其他地方更覺得陌生。在新奧爾良的運河街,在墨西哥城的馬德羅大街,在悉尼的喬治大街,在坎地城 的特林科馬利大街,或是在羅馬、巴黎、慕尼黑,甚至在倫敦,我都感到賓至如歸。可是在倍斯特伍德 的諾丁漢街,我既感到歸鄉的迫切,又感到十足的厭惡。這部分原因是,我想回到故鄉,看到它同我兒時一樣。那時,我總是在合作社裏等很久才能買上東西,然後抱著一網袋雜貨出來。我還記得我們的合作社社號是1553A.…See More
Oct 23,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羅倫斯·哈德威克大廈

墻上開滿了窗戶。它建於好女王貝茨年代 ,由另一個也叫貝茨的人所建,她是舒茲伯利伯爵夫人,一個如同韃靼人的悍婦。巴特利、阿爾弗裏頓、第伯謝爾夫,這些屬於哈德威克地區的地方組成了現在的諾丁漢—達比煤礦區。這裏的鄉村依舊,但礦井和礦區星羅棋布,滿目瘡痍。山坡上聳立著龐大的別墅,古老的村莊裏充斥著一排排礦工住房。伯索沃城堡就在混亂的礦工村中巍然聳立,小時候我們管它叫伯瑟爾。哈德威克關閉著。古老的酒吧附近,古色古香,氣氛濃郁,門上卻寫著告示:“本公園不對公眾和車輛開放,請等待進一步通知。”當然了!正在罷工!他們害怕有人故意破壞。那我們去哪兒呢?再回達比郡,還是去舍伍德森林?調轉車頭,我們穿過切斯特菲爾德繼續前行。我雖不能駕駛我的四輪馬車,但我能坐我妹妹的汽車。這是一個寧靜的九月午後。老公園裏的水潭旁,我們看到礦工們閑逛,釣魚,偷獵,對那些告示毫不在意。在每條街口,都站著三五成群的警察,“藍瓶子”們,他們的臉長得奇大。每條田間小徑,每一個柵欄口的階梯…See More
Oct 15,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出人頭地

說起家鄉來,到底什麽是家鄉?今年秋天我再次去了我出生的地方,那是離諾丁漢8英裏遠的一個小煤鎮子。可是到了那裏我又一次感到如坐燙磚一般,非走不可。我覺得我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賓至如歸,就是在家鄉不行。我能感到十分平靜,在倫敦,在巴黎、羅馬、慕尼黑、悉尼或舊金山。而讓我絕對受不了的地方就是我的家鄉,我在那裏度過了我一生中的頭21年。“我記得,我記得我出生的那座房—” 但印象模糊了,因為我在一歲上家就搬了。那房子位於醜陋的礦工住宅區的街角上,毗鄰亨利·撒克斯頓家的鋪子。亨利·撒克斯頓生著一頭淡黃的卷發,是個粗魯霸道的家夥。盡管他說話時連個“h”都念不到位,可他卻很有自己的主張。我可太了解他了,因為他在主日學校裏當了很多年的校監,負責管我們。對他用不著了解,就憑他說話那粗聲大氣的俗樣兒,我就不喜歡他。我母親倒是似乎挺尊重他。不管怎麽說,她只是個礦工的妻子,丈夫酗酒,從不去教堂做禮拜,一口的土話,跟別的普通礦工沒什麽兩樣兒。母親自然是講一口標準英語,也不是礦工階級出身。她來自諾丁漢,是個城裏姑娘,在一家花邊廠主手下當過個職員什麽的…See More
Oct 13,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我算哪個階級

我覺得,眼下所有白人的世界裏,社會階級的鴻溝反倒比國家間的鴻溝深。其實,思想這東西最具國際性,任何有教養的人,無論哪個國家,都與白人世界的其他有思想的人有長久的接觸。我所說的僅限於白種人,甚至都不能包括印度人,因為對他們來說,歐洲的文化是附著物,是對統治民族的模仿。在白種人裏,受過教育的人大都相似,即使語言不同,也能一見如故。各個國家有各自的特征,也有偏見。但任何歐洲國家或美國的中產階級人士,其重大的想法、傳統的情感和行為舉止大都相近。貨真價實的上層階級是沒有了。問題的關鍵是,歐洲文化中的所有人,他們的思想內容幾乎是同質的,他們的思維方式也十分相似。事情無論大小,無論國內事務還是國際金融,國內商務還是世界大戰,一遇到什麽事,每個國家的表現都和別的國家相差無幾,甚至想法雷同,眾口一詞,行為如出一轍。我再說一遍,這就是中產階級歐洲的同一性。今天,全世界只有兩個階級:中產階級和勞動階級。他們之間的罅隙不是垂直的,而是橫向的,而且只有一條分界線。中產階級已經將上流階級完全同化。連國王也只能算資產階級裏的“精華”。分界線是橫向的,它橫向切斷了整個文明世界,將人類分成兩層:上層和下層…See More
Sep 10, 201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花季托斯卡納(3)

四月底這段花的間歇期裏,花兒似乎在猶豫,葉子趁機長了起來。有一段時間,在無花果赤裸的樹梢上,噴湧而出的綠色就像綠色的火舌在燭台架上燃燒。現在這些噴湧的綠色蔓延開來,開始長成手的模樣,摸索著夏季的空氣。葉子下是小巧的無花果子,看似羊頸上的血管。有一段時間裏,僵硬如鞭的長藤上結著一些疙疙瘩瘩的粉芽兒,似花蕾一樣。現在這些粉芽兒開始舒展出一片片半閉著的綠葉子來,葉子上布滿了紅色的葉脈,還有尖尖的小花兒,好比一粒粒小種苞。這藤上毛茸茸的粉紅小花兒散發著淡淡清香。山上的楊樹長勢很好,葉子呈半透明,上面布滿了血色的葉脈。它們呈現出金棕色,但不像秋天的那種,更像蝙蝠薄薄的翅膀在夕陽輝映下的亂雲中撲閃;夕陽的光輝透過舒展的薄翅,映得那翅膀像沾了棕紅色斑的薄玻璃。這就是夏日富於活力的紅,而非秋日慘淡的紅。遠遠望去,那些楊樹上蘇醒中的葉子微微喘息著,閃爍著光芒。這是春天那柔弱的美。櫻桃樹情況也大致如此,不過皮實得多。在這四月的最後一周裏,櫻桃花依然是白的,不過在萎縮、雕謝著,今年算晚的了。樹葉繁茂,在血紅中泛著微微的古銅色。這個地區的果樹真叫怪。梨花和桃花同時綻放。不過,現在梨樹已是一樹茂盛亮麗的新綠,十…See More
Sep 2, 2016

Kreatif'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Kreatif'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Kreatif's Blog

明月居士·我把秋夜放在枕頭上(組詩)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29pm 0 Comments

1、

 

把秋夜放在枕頭上,我側身躺下

生命的窗紙,只有薄薄一層

 

2、

 

蟋蟀的詩歌裏,有一個透濕的詞語

輕輕一擰,就是一場淫雨

 …

Continue

周明海·三塗山地區夏文化資源初探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42am 0 Comments

以三塗山為中心,輻射嵩縣城關、庫區、田湖、閻莊、大坪、何村、德亭、紙房等鄉鎮,遠古、上古文化特別是夏文化資源豐厚。裴李崗文化時期,有蟜氏部族就聚居在伊河流域三塗山周圍,崇拜的圖騰為蜜蜂。

三塗山,史稱塗山,位於嵩縣縣城西南伊河北岸、崖口以西今何村鄉境內,崖口以上、今蛤蟆崖是其主山,延伸至鳳凰嶺、玉泉山一帶,屬熊耳山系。崖口,又名水門,與龍門、陸渾合稱伊河三闕。北魏酈道元著《水經註·伊水》有(伊水)“歷崖口,山峽也。翼崖深高,壁立若闕,崖上有塢,伊水徑其下,歷峽北流,即古三塗山也”記載。聞一多在《天問疏證》中指出:“三塗即塗山本地,在今河南嵩縣”。三塗山濱臨伊河,伊水出崖口進入縣城小盆地。…

Continue

九臯之巔·上古歷史文化名山─三塗山

Posted on February 8, 2017 at 8:26am 0 Comments

三塗山,史稱塗山,位於嵩縣縣城西南伊河北岸,崖口以北今何村鄉境內,崖口以上、今蛤蟆崖是其主山,延伸至鳳凰嶺、玉泉山到嵩縣老城一帶。三塗山是中國古代歷史文化名山,如同今天的泰山、黃山,許多重要人物、重大事件與三塗山息息相關:有 氏部族、大禹之妻(夏啟之母)塗山氏部族的故裏在三塗山;大禹治水會諸侯、三過家門而不入;周武王巡視三塗山、春秋時期晉國以祭祀三塗山為名伐滅陸渾戎;宋仁宗因在三塗山祈雨靈驗而封其為義應侯等重大歷史事件都發生在這裏。

 

上古歷史文化名山─三塗山…

Continue

北元村·院中,那片墨竹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7 at 10:11am 0 Comments

院中,那片墨竹伴隨鳥雀在金秋叫響每一個黎明。這時母親不是打開電視機看她所愛看的電視連續劇,就是早早地起床到高都河岸聆聽三十裏高都河水和山風對她的祝福和寄語。

這年我經常躺在母親用過的床上,她把這份清心與享受饋贈給我,饋贈給曾經在焦慮中、愁煩的幾多心思無人陳述的那個靈魂孤獨的人。每天的墨竹和鳥雀依然在那個時分響起,睜開眼睛看看再閉上,距我起床的時光還有兩分鐘,生活就懶洋洋地整天就這麼著。…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