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eatif
  • Female
  • 吉隆坡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reatif's Friends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Kreatif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reatif's Page

Latest Activity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程維詩選《朱麗亞之唇》

她的嘴唇 足以令語言失效 令所有人都不敢開口 刪除呼吸、吃飯、吐痰 只剩下性感 只保留接吻 這惟一的功能她的嘴唇 是一道迷人的傷口 需要包紮和止疼 她周圍就會出現 一百個醫生 小心,他們不懷好意 切勿與敵同眠她的嘴唇 灼熱、潮濕 令人焦渴 或者不停出汗 這張嘴唇在她臉上 只有少數人碰過 多數人只能把它當風景See More
Nov 9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程維詩選《紙上呂布》

布。聞風而動的赤兔 被風玩賞的一株 亂世之菊他只熱衷於 流星閃逝的追逐之死馬踏飛燕,武士去向不明 繡塌上僅見 不堪畫戟之戳的 絲綢之薄布。天縱的驕子 他的力被誰所劫持 放下兵器 他只對美保持松懈旗桿下 一個捉刀的影子 正在割下月亮的首級See More
Oct 31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燈蛾埋葬之夜(下)

漫步回來,有時候也進一點晚餐,有時候簡直茶也不喝一口,就爬進床去躺著。室內的設備簡陋到了萬分,電燈電扇等文明的器具是沒有的。月明之夜,睡到夜半醒來的時候,床前的小泥窗口,若曬進了月亮的青練的光兒,那這一夜的睡眠,就不能繼續下去了。不單是有月亮的晚上,就是平常的睡眠,也極容易驚醒。眼睛微微的開著,鼾聲是沒有的,雖則睡在那裏,但感覺卻又不完全失去,暗室裏的一聲一響,蟲鼠等的腳步聲,以及屋外樹上的夜鳥鳴聲,都一一會闖進到耳朵裏來。若在日裏陷入於這一種假睡的時候,則一邊睡著,一邊周圍的行動事物,都會很明細的觸進入意識的中間。若周圍保住了絕對的安靜,什麽聲響,什麽行動都沒有的時候,那在這假寐的一刻中,十幾年間的事情,就會很明細的,很快的,在一瞬間開展開來。至於亂夢,那更是多了,多得連敘也敘述不清。我自己也知道是染了神經衰弱癥了。這原是七八年來到了夏季必發的老病。於是就更想靜養,更想懶散過去。今年的夏季,實在並沒有什麽大熱的天氣,尤其是在我這一個離群的野寓裏。有一天晚上,天氣特別的悶,晚餐後上床去躺了一忽,終覺得睡不著,就又起來,打開了窗戶,和她兩人坐在天井裏候涼。兩人本來是沒有什麽話好談,所以只…See More
Oct 30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燈蛾埋葬之夜(上)

神經衰弱癥,大約是因無聊的閑日子過了太多而起的。對於“生”的厭倦,確是促生這時髦病的一個病根,或者反過來說,如同發燒過後的人在嘴裏所感味到的一種空淡,對人生的這一種空淡之感,就是神經衰弱的征候,也是一樣。總之,入夏以來,這癥狀似乎一天在比一天加重,遷居之後,這病癥當然也和我一道地搬了家。雖然是說不上什麽轉地療養,但新搬的這一間小屋,真也有一點田園的野趣。節季是交秋了,往後的這小屋的附近,這文明和蠻荒接界的區間,該是最有聲色的時候了。聲是秋聲,色當然也是秋色。先讓我來說所以要搬到這裏來的原委。不曉在什麽時候,被印上了“該隱的印號”之後,平時進出的社會裏絕跡不敢去了。當然社會是有許多層的,但那“印號”的解釋,似乎也有許多樣。最重要的解釋,第一自然是叛逆,在做官是“一切”的國裏,這“印號”的政治的解釋,本盡可以包括了其他種種。但是也不盡然,最喜歡含糊的人類,有必要的時候,也最喜歡分清。於是第二個解釋來了,似乎是關於“時代”的,曰“落伍”。天南北的兩極,只教用得著,也不妨同時並用,這便是現代人的智慧。來往於兩極之間,新舊人同樣的可以舉用的,是第三個解釋,就是所謂“悖德”。但是向額上摩摸一下,這…See More
Oct 28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五 六年來創作生活的回顧(下)

和西洋文學的接觸開始了,以後就急轉直下,從杜兒葛納夫到托爾斯泰,從托爾斯泰到獨思托以夫斯基、高爾基、契訶夫。更從俄國作家,轉到德國各作家的作品上去,後來甚至於弄得把學校的功課丟開,專在旅館裏讀當時流行的所謂軟文學作品。在高等學校裏住了四年,共計所讀的俄、德、英、日、法的小說,總有一千部內外,後來進了東京的帝大,這讀小說之癖,也終於改不過來,就是現在,於吃飯做事之外,坐下來讀的,也以小說為最多。這是我和西洋小說發生關系以來的大概情形,在高等學校的神經病時代,說不定也因為讀俄國小說過多,致受了一點壞的影響。至於我的創作,在《沈淪》以前,的確沒有做過什麽可以記述的東西,若硬的要說出來,那麽我在去國之先,曾經做過一篇模仿《西湖佳話》的敘事詩,在高等學校時代,曾經做過一篇記一個留學生和一位日本少女的戀愛的故事。這兩篇東西,原稿當然早已不在,就是篇中的情節,現在也已經想不出來了。我的真正的創作生活,還是於《沈淪》發表以後起的。寫《沈淪》各篇的時候,我已在東京的帝大經濟學部裏了。那時候生活程度很低,學校的功課很寬,每天於讀小說之暇,大半就在咖啡館裏找女孩子喝酒,誰也不願意用功,誰也想不到將來會以小說…See More
Oct 19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五 六年來創作生活的回顧(上)

一個人活在世上,生了兩只腳,天天不知不覺地,走來走去,走的路真不知有多少。你若不細想則已,你若回頭來細想一想,則你所已經走過了的路線,和將來不得不走的路線,實在是最自然,同時也是最復雜,最奇怪的一件事情。面前的小小的一條路,你轉彎抹角的走去,走一天也走不了,走一年也走不了,走一輩子也走不了。有時候你以為是沒有路了,然而幾個圈圍一打,則前面的坦道,又好好的在你的眼前。今天的路,是昨天的續,明天的路,一定又是今天的延長,約而言之,我們所走的路,是繼續我們父祖的足跡,而將來我們的子孫所走之路,又是和我們的在一條延長線上的。外國人說,“各條路都引到羅馬去”,然而到了羅馬之後,或是換一條路換一個方向走去,或是循原路而回,各人的前面,仍舊是有路的,羅馬決不是人生行路的止境。所以我們在不知不覺的中間,一步一步在走的路,你若把它接合起來,連成了一條直線來回頭一看,實在是可以使人驚駭的一件事情。路是如此,我們的心境行動,也是如此,你若把過去的一切,平鋪起來,回頭一看,自家也要駭一跳。因為自家以為這樣平庸的一個過去,回顧起來,也有那麽些個曲折,那麽些個長度。我在過去的創作生活,本來是不自覺的。平時為朋友所…See More
Oct 17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骸骨迷戀者的獨語

文明大約是好事情,進化大約是好現象,不過時代錯誤者的我,老想回到古時候還沒有皇帝政府的時代──結繩代字的時代──去做人。生在亂世,本來是不大快樂的,但是我每自傷悼,恨我自家即使要生在亂世,何以不生在晉的時候。我雖沒有資格加入竹林七賢──他們是賢是愚,暫且不管,世人在這樣的稱呼他們,我也沒有別的新名詞來替代──之列,但我想我若生在那時候,至少也可聽聽阮籍的哭聲。或者再遲一點,於風和日朗的春天,長街上跟在陶潛的後頭,看看他那副討飯的樣子,也是非常有趣。即使不要講得那麽遠,我想我若能生於明朝末年,就是被李自成來砍幾刀,也比現在所受的軍閥官僚的毒害,還有價值。因為那時候還有幾個東林復社的少年公子和秦淮水榭的俠妓名娼,聽聽他們中間的奇行異跡,已盡夠使我們把現實的悲苦忘掉,何況更有柳敬亭的如神的說書呢?不曉是什麽人的詩,好像有一句“並世頗嫌才士少”,──下句大約是“著書常恨古人多”吧?──我也常作這樣的想頭;不過這位詩人好像在說“除我而外,同時者沒有一個才士”,而我的意思是“同時者若有許多才士,那麽聽聽這些才士的逸事,也可以快快樂樂地過卻一生。”這是詩人與我見解不同的地方。講到了詩,我又想起我的舊…See More
Aug 6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零余者(3)

“我是一個真正的零余者!”這就是霹靂的核心,另外的許多思想,不過是些附屬在這霹靂上的枝節而已。這樣的忽而發見了思想的中心點,以後我就用了科學的方法推了下去:──我的確是一個零余者,所以對於社會人世是完全沒有用的。a superfluous man!a useless…See More
Aug 2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零余者(2)

微微的重新念著前詩,我擡起頭來一看,覺得太陽好像往西邊又落了一段,倒在右手路上的自己的影子,更長起來了。從後面來的幾乘人力車,也慢慢的趕過了我。一邊讓他們的路,一邊我聽取了坐車的人和車夫在那裏談話的幾句斷片。他們的話題,好像是關於女人的事情。啊啊,可羨的你們這幾個虛無主義者,你們大約是上前邊黃土坑去買快樂去的罷,我見了你們,倒恨起我自家沒有以前的生趣來了。一邊想一邊往西北的走去,不知不覺已走到了京綏鐵路的路線上。從此偏東北的再進幾步,經過了白房子的地獄,便可順了通萬牲園的大道進西直門去的。蒼涼的暮色,從我的灰黃的周圍逼近攏來,那傾斜的赤日,也一步一步的低垂下去了。大好的夕陽,留不多時,我自家以為在冥想裏沈沒得不久,而四邊的急景,卻告訴我黃昏將至了。在這荒野裏的物體的影子,漸漸的散漫了起來。不知從何處吹來的微風,也有些急促的樣子,帶著一種慘傷的寒意。後面踱踱踱踱的又來了一乘空的運貨馬車,一個披著光面皮裏子的車夫,默默的斜坐在前頭車板上吃煙,我忽而感覺得天寒歲暮,好像一個人飄泊在俄國的鄉下。馬車去遠了,白房子的門外,有幾乘黑舊的人力車停在那裏。車夫大約坐在踏腳板上休息,所以看不出他們的影子…See More
Jul 27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零余者(1)

“Arm am Beutel,krank am Herzen,Schleppt ich meine langen Tage.Armut ist die groesste Plage,Reichtum ist das hoechste…See More
Jul 12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海上通信(4)

不知在什麽時候,我記得你曾說過,沫若,你說:“我們的拿起筆來要寫,大約是已經成了習慣了,無論如何,我此後總不能絕對的廢除筆墨的。”這一種馮婦之習,不但是你免不了,怕我也一樣的吧。現在精神定了一定,我又想寫了。昨天船離了煙臺,即起大風,船中的一班苦力,個個頭上都淋成五色。這是什麽理由呢?因為他們都是連綿席地而臥,所以你枕我的頭,我枕你的腳。一人吐了,二人就吐,三人四人,傳染過去。鋌而走險,急不能擇,他們要吐的時候就不問是人頭人足,如長江大河的直瀉下來。起初吐的是雜物,後來吐黃水,最後就赤化了。我在這一個大吐場裏,心裏雖則難受,但卻沒有效他們的顰,大約是曾經滄海的結果,也許是我已經把心肝嘔盡,沒有吐的材料了。今天的落日,是在七十二沽的蘆草上看的。幾堆泥屋,一灘野草,野草裏的雞犬,泥屋前的穿紅布衣服的女孩,便是今日的落照裏的風景。船靠岸的時候,已經是夜半了。二哥哥在埠頭等我。半年不見,在青白的瓦斯光裏他說我又瘦了許多。非關病酒,不是悲秋,我的瘦,卻是杜甫之瘦,儒冠之害呀!從清冷的長街上,在灰暗涼冷的空氣裏,把身體搬上這家旅店裏之後,哥哥才把新總統明晚晉京的話,告訴我聽。好一個魏武之子孫,幾年…See More
Jul 11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海上通信(3)

這一次的航海,真奇怪得很,一點兒風浪也沒有,現在船已到了煙臺了。煙臺港同長崎門司那些港埠一些兒也沒有分別,可惜我沒有金錢和時間的余裕,否則上岸去住他一二星期,享受一番異鄉的情調,倒也很有趣味。煙臺的結晶處是東首臨海的煙臺山。在這座山上,有領事館,有燈臺,有別莊,正同長崎市外的那所檢疫所的地點一樣。沫若,你不是在去年的夏天有一首在檢疫所作的詩麽?我現在坐在船上,遙遙的望著這煙臺的一帶山市,也起了拿破侖在嬡來娜島上之感,啊啊,飄流人所見大抵略同,──我們不是英雄,我們且說飄流人吧!山東是產苦力的地方,煙臺是苦力的出口處。船一停錨,搶上來的兇猛的搭客,和售物的強人,真把我駭死,我足足在艙裏躲了三個鐘頭,不敢出來。到了日暮,船將起錨的時候,那些售物者方散退回去,我也出了艙,上船舷上來看落日。在海船裏,除非有衣擺奈此的小說《默示錄的四騎士》中所描寫的那種同船者的戀愛追逐之外,另外實沒有一件可以慰遣寂寥的事情,所以我這一次的通信裏所寫的也只是落日,Sun Setting,Abend…See More
Jul 7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海上通信(2)

昨天晚上因為多喝了一杯白蘭地,並且因為前夜在F.E.飯店裏的一夜疲勞,還沒有回覆,所以一到床上就睡著了。我夢見了一個十五六的少女和我同艙,我硬要求她和我親嘴的時候,她回覆我說:“你若要寶石,我可以給你Rajahs…See More
Jul 5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海上通信(1)

晚秋的太陽,只留下一道金光,浮映在煙霧空蒙的西方海角。本來是黃色的海面被這夕照一烘,更加紅艷得可憐了。從船尾望去,遠遠只見一排陸地的平岸,參差隱約的在那裏對我點頭。這一條陸地岸線之上,排列著許多一二寸長的桅檣細影,絕似畫中的遠草,依依有惜別的余情。海上起了微波,一層一層的細浪,受了殘陽的返照,一時光輝起來,颯颯的涼意,逼入人的心脾。清淡的天空,好像是離人的淚眼,周圍邊上,只帶著一道紅圈。是薄寒淺冷的時候,是泣別傷離的日暮。揚子江頭,數聲風笛,我又上了這天涯飄泊的輪船。以我的性情而論,在這樣的時候,正好陶醉在惜別的悲哀裏,滿滿的享受一場感傷的甜味。否則也應該自家制造一種可憐的情調,使我自家感得自家的風塵仆仆,一事無成。若上舉兩事都辦不到的時候,至少也應該看看海上的落日,享受享受那偉大的自然的煙景。但是這三種情懷,我一種也釀造不成,呆呆的立在齷齪雜亂的海輪中層的艙口,我的心裏,只充滿了一種憤恨,覺得坐也不是,立也不是,硬要想拿一把快刀,殺死幾個人,才肯甘休。這憤恨的原因是在什麽地方呢?一是因為上船的時候,海關上的一個下流的外國人,定要把我的書箱打開來檢查,檢查之後,並且想把我所崇拜的列寧的…See More
Jun 25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一封信

M君,F君:到北京後,已經有兩個月了。我記得從天津的旅館裏發出那封通信之後,還沒有和你們通過一封信;臨行時答應你們做的稿子,不消說是沒有做過一篇。什麽“對不起呀”,“原諒我呀”的那些空文,我在此地不願意和你們說,實際上即使說了也是沒有絲毫裨益的。這兩個月中間的時間,對於我是如何的悠長?日夜只呆坐著的我的腦裏,起了一種怎麽樣的波濤?我對於過去,對於將來,抱了怎麽樣的一個念望?這些事情,大約是你們所不知道的罷;你們若知道了,我想你們一定要跑上北京來趕我回去,或者寬縱一點,至少也許要派一個人或打一個電報,來催我仍復回到你們日夜在謀脫離而又脫離不了的樊籠裏去。我的情感,意識,欲望和其他的一切,現在是完全停止了呀,M!我的生的執念和死的追求現在也完全消失了呀!F!啊啊,以我現在的心理狀態講來,就是這一封信也是多寫的,我……我還要希望什麽?啊啊,我還要希望什麽呢?上北京來本來是一條死路,北京空氣的如何腐劣,都城人士的如何險惡,我本來是知道的。不過當時同死水似的一天一天腐爛下去的我,老住在上海,任我的精神肉體,同時崩潰,也不是道理,所以兩個月前我下了決心,決定離開了本來不應該分散而實際上不分散也沒有…See More
Jun 21
Kreatif posted a blog post

郁達夫·春愁

說秋月不如春月的,畢竟是“只解歡娛不解愁”的女孩子們的感覺,像我們男子,尤其是到了中年的我們這些男子,恐怕到得春來,總不免有許多懊惱與愁思。第一,生理上就有許多不舒服的變化;腰骨會感到酸痛,全體筋絡,會覺得疏懶。做起事情來,容易厭倦,容易顛倒。由生理的反射,心理上自然也不得不大受影響。譬如無緣無故會感到不安,恐怖,以及其他的種種心狀,若焦躁,煩悶之類。而感覺得最切最普遍的一種春愁,卻是“生也有涯”的我們這些人類和周圍大自然界的對比。年去年來,花月風雲的現象,是一度一番,會重新過去,從前是常常如此,將來也決不會改變的。可是人呢?號為萬物之靈的人呢?卻一年比一年的老了。由渾噩無知的童年,一進就進入了滿貯著性的苦悶,智的苦悶的青春。再不幾年,就得漸漸的衰,漸漸的老下去。從前住在上海,春天看不見花草,聽不到鳥聲,每以為無四季變換的洋場十裏,是勞動者們的永久地獄。對於春,非但感到了恐怖,並且也感到了敵意,這當然是春愁。現在住上了杭州,到處可以看湖山,到處可以聽黃鳥,但春濃反顯得人老,對於春又新起了一番妒意,春愁可更加厚了。在我個人,並且還有一種每年來復的神經性失眠的癥狀,是從春暮開始,入夏劇烈,…See More
Jun 12

Kreatif'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Kreatif'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Kreatif's Blog

程維詩選《朱麗亞之唇》

Posted on November 5, 2018 at 12:00am 0 Comments

她的嘴唇

足以令語言失效

令所有人都不敢開口

刪除呼吸、吃飯、吐痰

只剩下性感

只保留接吻

這惟一的功能

她的嘴唇

是一道迷人的傷口…

Continue

程維詩選《紙上呂布》

Posted on October 30, 2018 at 12:12am 0 Comments

布。聞風而動的赤兔

被風玩賞的一株

亂世之菊

他只熱衷於

流星閃逝的追逐之死

馬踏飛燕,武士去向不明

繡塌上僅見

不堪畫戟之戳的

絲綢之薄…

Continue

郁達夫·燈蛾埋葬之夜(下)

Posted on October 28, 2018 at 8:23pm 0 Comments

漫步回來,有時候也進一點晚餐,有時候簡直茶也不喝一口,就爬進床去躺著。室內的設備簡陋到了萬分,電燈電扇等文明的器具是沒有的。月明之夜,睡到夜半醒來的時候,床前的小泥窗口,若曬進了月亮的青練的光兒,那這一夜的睡眠,就不能繼續下去了。

不單是有月亮的晚上,就是平常的睡眠,也極容易驚醒。眼睛微微的開著,鼾聲是沒有的,雖則睡在那裏,但感覺卻又不完全失去,暗室裏的一聲一響,蟲鼠等的腳步聲,以及屋外樹上的夜鳥鳴聲,都一一會闖進到耳朵裏來。若在日裏陷入於這一種假睡的時候,則一邊睡著,一邊周圍的行動事物,都會很明細的觸進入意識的中間。若周圍保住了絕對的安靜,什麽聲響,什麽行動都沒有的時候,那在這假寐的一刻中,十幾年間的事情,就會很明細的,很快的,在一瞬間開展開來。至於亂夢,那更是多了,多得連敘也敘述不清。…

Continue

郁達夫·燈蛾埋葬之夜(上)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5:06pm 0 Comments

神經衰弱癥,大約是因無聊的閑日子過了太多而起的。

對於“生”的厭倦,確是促生這時髦病的一個病根,或者反過來說,如同發燒過後的人在嘴裏所感味到的一種空淡,對人生的這一種空淡之感,就是神經衰弱的征候,也是一樣。

總之,入夏以來,這癥狀似乎一天在比一天加重,遷居之後,這病癥當然也和我一道地搬了家。

雖然是說不上什麽轉地療養,但新搬的這一間小屋,真也有一點田園的野趣。節季是交秋了,往後的這小屋的附近,這文明和蠻荒接界的區間,該是最有聲色的時候了。聲是秋聲,色當然也是秋色。…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