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 no kabe
  • Female
  • Bintulu,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Uta no kabe'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Uta no kab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Uta no kabe's Page

Latest Activity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七章·羅馬歷史與民主的興起(4)

不久以後,依據comitia curiata(按氏族進行表決的民眾會議)和tributa(按部族)來區分貴族和平民的做法被法比尤斯·馬克西莫斯的依公民財產來劃分的做法取代了,現在,公民被分成了元老院議員、騎士和平民三個等級,貴族們的等級秩序完全消失了,元老院議員和騎士不再是貴族的同義詞了,「平民」也不再被等同為「出身卑微」。 元老院依然保持著對羅馬帝國財政的最高統治,盡管帝國本身在向平民化過渡,由於所謂的「senatus-consutum ulti-mum」(元老院決議案的終決權),元老院在羅馬大眾共和制的漫長歲月中一直憑武力維持了對財政的最高控制權。…See More
11 hours ago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七章·羅馬歷史與民主的興起(3)

還有,赫爾謨多羅怎麽能把這些法律譯成純正的拉丁文?這些譯文是如此純正以至於狄奧多羅斯·西庫勒斯宣讀這些法律時不帶任何希臘語的痕跡,在從希臘翻譯過來的作品中,這一譯文的完美程度是後人從未企及的。他是怎樣設法讓希臘的思想和拉丁詞珠聯璧合,比如說auctoritas[1]以至於希臘人聲稱他們自己的語言中也沒有對應的詞來解釋這些法律,第奧·卡修斯就這麽說過。 赫拉克利特寫給赫爾謨多羅的信一定是經由相同的包裹傳送出去的,在畢達哥拉斯周遊世界的長途跋涉中,這個包裹幫了他的大忙。 實際上,這些法律起源於雅典的整個故事是地地道道的蒙人之說,這都是由於學者們的傲慢,他們首先從別的拉丁民族(比如伊奇人)那里得到了這些傳說,接著從意大利的希臘城市,再接下來是從斯巴達,最後從雅典得到了這些傳說,由於雅典的哲學家名聲顯赫,他們終於在哲學家們大名的光環之下,心滿意足了。…See More
Monday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七章·羅馬歷史與民主的興起(2)

朱尼烏斯·布魯圖斯復辟之後,對平民進行鎮壓由此而引起的抗爭是新的歷史發展時期的核心內容,其中蘊藏著羅馬之所以偉大的奧秘,這一時期是研究普遍的羅馬歷史的關鍵。波呂比阿對這一偉大時期的解釋實在是太模糊了。 他把羅馬的偉大說成是由於貴族們的美德和宗教信仰,他敘述了美德的具體表現而沒有敘述事實的原因。 維柯也批評了馬基雅維里,一次是因為馬基雅維里在沒有研究羅馬的民政和軍事制度的情況下,也就是說在沒有研究羅馬社會的性格之前就提出某種民政和軍事制度是羅馬之所以偉大的原因;另一次是因為馬基雅維里說平民們高漲的精神只是羅馬偉大的部分原因。維柯認為普魯塔克是所有人中最糟的一個,因為嫉妒羅馬的智慧和美德,他把羅馬的偉大說成是運氣使然。 實際情況是,羅馬征服了拉丁姆的其他城邦之後征服了意大利,接下來又征服了全世界,個中原委就在於羅馬的英雄主義正值風華正茂之年,其他拉丁民族的英雄主義已經開始衰微。由於羅馬處於朝氣蓬勃的時期,貴族們強壯有力足以維持他們的統治和宗教,宗教是貴族統治的基礎和保障(維柯發現,貴族們無時無處不篤信宗教,以致於他們認為藐視宗教是民族開始衰敗的征兆)。…See More
Nov 26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七章·羅馬歷史與民主的興起(1)

英雄社會在上面所描述的鼎盛時期,通過嚴酷的鎮壓維持自身的存在,實際上它把反對勢力轉化成了自身賴以存在的支撐,這些反對勢力是奴隸、受庇護者或臣民。 換句話說就是平民。但是,平民們一點一點地從自己所反對的社會中成功地分離出來,投身於一場曠日持久的公開衝突之中,為的是逐漸推翻這個腐朽的社會,建立一個充滿生機與活力的新社會。 這個社會是民主的社會,是人民大眾的共和國。維柯認為所有民族都要經歷這樣的過程。然而,因維柯在論述羅馬歷史之外的歷史時,要麽是漫不經心,要麽是含含糊糊(他幾乎只字不提雅典民主制度的起源),所以他在《新科學》中對這一過程的描繪只是羅馬歷史的片段,我們今天應稱之為羅馬的社會發展史。 維柯對意大利的人口和原始文化的猜測沒有太大的價值。與其說這個課題屬於歷史不如說屬於考古學和詞源學,維柯也沒有對此做專門研究。在《論原始智慧》中,他為羅馬的起源提供了根據,這種根據存在於上古時代的意大利文明之中。…See More
Nov 23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六章·荷馬和原始詩(6)

我們知道,最早的拉丁文殘篇斷簡中保留著塞里人的頌歌,這些頌歌帶有六步韻詩的痕跡。 在有關羅馬人慶祝勝利的記錄中,也找到了同樣的韻律,諸如路西斯·阿米留斯·里基留斯的詩句「在偉大的決戰中一決雌雄,給敵人以重創」和阿西留斯·格拉伯里奧的「威猛的軍團使敵人潰不成軍」。 最早的羅馬詩人也吟唱真實的故事:李維·安德羅尼庫斯和他的包含早期羅馬歷史記錄的羅馬之歌是這樣,尼烏斯和後來的描述布匿戰爭的厄尼烏斯也是如此。 諷刺詩針對的是現實的人,其中絕大部分是臭名昭著的人。然而,羅馬人不同於希臘人之處在於羅馬人以一種更適度的步伐前進,不作出從野蠻到柔順的跳躍和突然的轉變:這樣他們就會完全失去諸神的歷史(瓦羅稱之為羅馬的「模糊時代」),只保留他們的英雄歷史,按通常的說法,英雄的歷史一直延續到巴布利安法和培提利安法時期。…See More
Nov 18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六章·荷馬和原始詩(5)

古代詩人與民謠歌手沒有什麽差別,這一發現是正確的。同理,我們無需在維柯所猜測的荷馬和赫西俄德的生活年代問題上停留太久,也不需逐字逐句地採用他把抒情詩分成三個時代的觀點。 也就是說,宗教贊美詩、為死去的英雄唱的安葬曲以及抒情詩或「小調」是互相獨立的,最後一種包括品達體裁的詩,在希臘人崇尚虛誇的時代,這種品達詩得到賞識並盛行一時,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上,人們吟唱這些詩。在這里,維柯仍然關注原始抒情詩和高雅詩或文明的抒情詩之間的差別。維柯把悲劇的起源歸屬於對酒神的贊美歌或戲劇中的諷刺性作品,這類作品沒有實例流傳至今。 維柯還對他那個時代在坎帕尼亞收葡萄的季節仍然能見到的村俗和古代的村俗進行了比較,他發現了悲劇和史詩之間的聯系。悲劇發端於英雄精神死亡之際,它通過從屬於荷馬的詩而完善自身,從荷馬的人物特征中獲取靈感,同時盡量避開那些原創的特征。古老的喜劇與悲劇關係密切。…See More
Nov 16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六章·荷馬和原始詩(4)

用荷馬所屬的那個民族代替單獨的荷馬個人,只是根據維柯發現的原創構造的另一部神話學罷了。這一神話學不可避免地被重新翻譯成了科學性的散文。同樣的原因,維柯對荷馬史詩中所描述的那些習俗的分析不但不準確之處俯首可拾,而且從總體上來看是過分誇張和片面的。然而,這個分析作為一個整體是巨大的進步並開辟了荷馬批評的新方向。荷馬史詩中高貴的英雄是偉大的君主、優秀的統帥,是所有民政、軍事和家庭美德的光輝典範,但是阿喀琉斯則被描寫為充滿了激情、暴烈、固執、感情用事,既受慷慨大方的沖動驅使,又受野蠻的義憤的驅使,除了把這個殘忍的阿喀琉斯的形象與希臘英雄的光輝形象相對比之外,怎麽能驅散對高貴英雄的根深蒂固的錯誤觀念? 在荷馬史詩的藝術欣賞方面,維柯同樣有明顯的進步。一個健全而理性的哲學不應在詩人荷馬中找到,這一看法,用維柯時代的其他評論家的話來說,等於是在毀謗詩人;正如維柯所說的和作為他的美學觀念的結果,這是一種贊揚。唯理智主義者和新古典主義者在荷馬那里發現的錯誤導致評論家們隨意重復賀拉斯的那句名言:「卓越的荷馬有時也打瞌睡。」[1]維柯卻反其道而行之,他大聲叫道:「如果不是經常打瞌睡,他永遠成不了偉人!」準確…See More
Nov 13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六章·荷馬和原始詩(3)

出於以上這些考慮,維柯懷疑荷馬本人不是一個真實的人物而是那些擅長寫詩的知名人士中的一個,古代社會的人把一大長串活動、工作和事件歸屬於他。 如果我們試圖把荷馬史詩看作是一個巨大的關於早期希臘人行為方式、風俗習慣的寶庫(其中藏有希臘英雄時代的歷史和希臘早期自然法的歷史),而不是把它看作一部個人的著作;如果我們不獨立地考慮一首詩而是設想整個詩的民族,不孤立地考慮一個創造活動而是考慮一個民族的詩歌在漫長歲月中的發展過程,那麽每一件事物就會各歸其位,並且變成可以理解的了。 《伊利亞特》和《奧德賽》的寫作時間降至傳奇產生之後的第三個時期,那些極盡誇張之能事的傳奇也由這一事實得以解釋。在神學詩人的手中這些過分的傳奇是真實而嚴肅的,英雄詩人改寫並訛用了它們,在以訛傳訛的狀況之下,這些傳奇被收編進了兩部史詩之中。如果我們考慮寫作的各個時期,也就是說考慮代表原始希臘的早期和晚期的「青年荷馬」和「老年荷馬」,那麽,各種各樣的習俗就會得以解釋。…See More
Nov 11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六章·荷馬和原始詩(2)

如果不是美麗而不幸的公主波立克辛娜,這位作為曾經富有而強大如今成為可憐的奴隸的普里阿摩的女兒,就會在他的墓前作犧牲,復仇的陰影就會喝幹她最後一滴無辜的血。在下界,當尤利西斯問阿喀琉斯喜歡什麽樣的國家時,阿喀琉斯的回答是「他願做最普通的奴隸,只要是活著就行!」這就是英雄,這就是荷馬冠之以「無可指責」的永恒稱號的英雄,被贊之為希臘人所聽說過的英雄美德的典範。這種英雄的理性力量集中於矛尖之上,他們只能被歸於自我滿足的那一類人之中,我們今天說到這類人,就會說:這種人太完美了,以至於不食人間煙火。如果荷馬史詩中的偉大人物和我們文明的本性不一致,那麽,他用的那些明喻通常來自於殘暴的野獸和野蠻的本性。如果他所描繪的生活是理智不起作用的兒童的生活,是想像力旺盛的婦女們的生活,是情感暴烈的魯莽青年的生活,並且此類故事充斥於《奧德賽》之中,這些故事可供老婆婆們哄小孩之用。他所描繪的生活和故事阻止我們把神秘智慧歸於荷馬,那麽這些野蠻明喻的顯著成功確實不是受到任何一種哲學馴服和教化的心靈的性格。荷馬描述了各種各樣血腥的戰鬥,各種各樣嗜血的屠殺,這種殘忍野蠻的文風在《伊利亞特》中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這不可能通…See More
Nov 10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六章·荷馬和原始詩(1)

原始社會的詩人是荷馬。如果荷馬只有原始社會詩人的特征,他不可能有深奧的智慧,莊嚴、神聖的道德感,也不可能有關於偉大的藝術和科學的最重要的知識。可是古代的哲學家和作者幻想荷馬有這些才能,這種觀點在17世紀依然是文人和批評家們的共識。如果荷馬真的是一位哲學家,他又會是一位多麽過分的哲學家!如果照他的安排去做,那麽,他是多麽蹩腳地締造了希臘文明!他的朱庇特把暴力,野蠻的暴力,作為他應得到尊敬的標準;他的密涅瓦搶劫了維納斯,用石頭把瑪爾斯打倒在地,攻擊狄安娜,接著又遭瑪爾斯淩辱;維納斯和瑪爾斯又被狄俄默德打傷,這是純粹的道德之舉。英雄阿喀琉斯和阿伽門農互相淩辱,在今天的喜劇中,就是仆傭也不會有如此下流的表現,他們相呼為「狗」,為了擁有布里賽斯和克里西斯,他們用最粗野的方式爭吵。他們習慣於兇猛,他們把敵人的屍體留給狗和烏鴉;他們以放縱為樂,狂飲無度。在他們的活動和感受中尋找高貴的理智、仁慈的心腸和心靈的平衡純屬徒勞。事實是這些英雄們的表現說明,他們的理解力很差,但他們有最狂野的想像力,最猛烈的激情;他們在解決問題時是不靈活的、殘暴的、倔強的、兇猛的、傲慢的、挑釁的、頑強的,同時他們也是極其反復無…See More
Nov 9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四章:晦暗不明的歷史和傳說時期的新原理(4)

除了語言和神話這兩個豐富資源之外,維柯命名並運用第三個資源,他稱之為「古代世界的偉大片段」,那是說,歷史學家和詩人保存了古代世界的記憶,例如埃及人關於神、英雄和人這三個時代的傳統。荷馬運用了神的語言;瓦羅搜集了三萬個神的名字並說最早時代的自然的、經濟的、道德的市民生活需要這個數目的名字;李維稱羅慕路斯的叢林為「古代創建城市的平面圖」;還有另外一些古代歷史學家的閃光的言論。 迄今為止,這些片段仍未被用於科學研究,它們躺在一邊,汙漬斑斑,模糊難辨,殘缺不全,一旦它們被澄清、修復、組合在一起,它們就會向人們傳遞出有價值的信息。他沒有忽視建築師和雕塑家們留下的遺跡,盡管他很少運用它們,他還發現,從長遠考慮這些遺跡沒有什麽實際價值。…See More
Nov 7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四章:晦暗不明的歷史和傳說時期的新原理(3)

維柯對歷史研究方法最重要的貢獻是他揭露了關於最早期文明知識的第一源泉是語言的詞源學。在他那個時代,詞源學研究的常用方法純屬任意:他們考慮每一個音節或字母的發音並尋找其他表面的相似性,從這些事實推斷出一個單詞是來源於這種還是那種語言,是來源於希臘文、拉丁文還是希伯來文。但是,只有當人們牢記,語言是一個民族古代生活最好的證據時,詞源學才成為一門富有成果的學問。人們的生活依賴於語言,與此同時生活又創造了語言,因此,研究人員從來沒有停止通過習俗理解語言,也從來沒有停止通過語言理解習俗。這樣一來,研究抽象詞匯的詞源學把我們領到了純粹素樸社會的核心。例如,「intellegere」的意思是理解,它使人們想起了「legere」,這個詞的意思是收集地里的產品(正因如此,「legumina」指蔬菜);「disserere」的意思是討論,它與散落的種子有關;關於無生命事物的絕大多數詞匯都顯示出了與人類軀體和其成員以及人類的感覺與激情之間的關係。這樣看來,「嘴」意味著任意的孔眼,「唇」意指罐子的邊緣,「額頭」和「後背」被用來指前邊和後邊;諸如此類。維柯致力於創建一門普遍適用於所有土語的詞源學科學;土語是由單…See More
Nov 5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四章:晦暗不明的歷史和傳說時期的新原理(2)

其次,維柯警告我們不要依賴「民族的自負」,就像狄奧多羅斯·西庫勒斯所觀察的那樣,希臘人或野蠻人、迦勒底人、西徐亞人、埃及人,還有中國人都聲稱自己已經找到了人性,發現了生活中令人愉快的事物,並原封不動地保存了他們從世界開端至今的記憶。他們中的每一個已有幾千年沒有相互來往了,交流本來可以使他們共享各自的觀念。 一個睡在小屋中的人與躺在晦暗的年表中的人一樣,黑暗使他誤入歧途,他甚至認為這間小屋大得出奇以至於無法親手觸到它。維柯接受了這些夢幻者對某些知識的吹噓,他發現自己已陷入了困境,他不得不在各個民族的各種記憶中作出選擇,因為所有的民族又都有同樣正當的理由來聲稱自己是最初的民族。 維柯把「學者的自負」與「民族的自負」相提並論。學者們渴望自己的知識和世界一樣古老,因此,他們熱衷於在古人中想像出一種不可接近的神秘智慧,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將這些神秘智慧和他們所傳授的觀點調和在一起,他們用古人裝束喬裝打扮目的是增強自己觀點的可接受性。…See More
Sep 23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四章:晦暗不明的歷史和傳說時期的新原理(1)

我們已經說過,維柯之前的歷史研究不是輕信盲從就是沒有批判原則的。《世界編年史》的時代,以及無論多麽粗俗的無稽之談和任意偽造都被當作歷史接受的時代,已成為過去了。由少數幾個人文主義者撒下的種子已經在意大利知識分子中,在法蘭西的法律學校里,在上面提到的斯卡里格學派中結出了豐碩的果實,所有的編年史學家、碑銘研究家、考古學家、地方志學者和地理學家,他們在17世紀里共同寫成了第一部卷帙浩繁的關於古代歷史起源的文集。…See More
Sep 21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三章《歷史的變遷——維柯歷史論述的一般特征》(4)

在分類的過程中,維柯處理歷史的力量得以加強,缺點和錯誤不是來自這一過程的界限外部而是來自於存在於這些界限之中並且正在發揮著作用的原因。維柯為自己辯護道,他的大部分錯誤是由於他所掌握的材料貧乏和不充分造成的。然而,對任何一個研究者來說,材料與我們對知識的渴求相比,它永遠是貧乏的、不充分的,在評判一個歷史學家時,問題的關鍵不在材料,而在於方法,在於他是否審慎地運用了他所掌握的材料。 再者,有人曾說維柯帶有他那個時代的缺陷,然而持有這種觀點的人一定是忘記了,維柯出生在這樣一個世紀里,他親眼目睹了約瑟夫·斯卡里格高層次的批判哲學和荷蘭學派的發展,芝諾、馬費和穆拉托里是他意大利的同代人。實際情況恰恰是,正如在上文所描述過的維柯的思想方法一樣,他把純粹的哲學方法與對經驗科學和歷史材料的判定混為一談,因此,他又把歷史研究和哲學與經驗科學的混合物攪在了一起。…See More
Sep 19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柯的哲學》第十三章《歷史的變遷——維柯歷史論述的一般特征》(3)

地球上人類種族起源的想像的歷史與維柯對《聖經》的辯護並行不悖。他不失時機地舉證,從世俗的源泉到證實關於神的歷史的陳述。比如說,對大洪水和巨人族的確認就是由希臘和其他民族的類似的傳說提供的。神授的政體在大洪水前後偶然出現在希伯來人的政治中,這種政體不是明確地被凡俗的歷史提及,而是僅被詩人在他們的故事中含糊不清地間接提到。 還有,因為希伯來人過著與真正的上帝直接接觸的生活,所以他們對占卜一無所知,然而迦勒底人卻有一個依照眾星運行得來的巫術或占卜體系,歐洲諸民族也有一個占卜儀式的體系。在所有這種事情的努力中,人們確實感受到一個理解或不理解的意志;一種自我困擾和對信仰的刺激。在開化的和受過科學教育的信徒當中,這種情況並不常見。 再有,維柯在對語法形式的歷史起源的說明中說道,動詞起源於命令式,父親向妻子、孩子和奴隸發出的單音節的命令,維柯從中得出了基督教真理的間接例證,因為在過去時態的第三人稱單數里總是能發現希伯來動詞的詞根;一個明顯的證據是,一個家長一定以獨一無二的神的名義向他的家庭成員發號施令。在維柯看來,「這是一道令那些認為希伯來人是來自埃及的移民者的作者驚慌失措的電光。…See More
Sep 18

Uta no kabe's Blog

《維柯的哲學》第十七章·羅馬歷史與民主的興起(4)

Posted on November 24, 2022 at 9:30pm 0 Comments

不久以後,依據comitia curiata(按氏族進行表決的民眾會議)和tributa(按部族)來區分貴族和平民的做法被法比尤斯·馬克西莫斯的依公民財產來劃分的做法取代了,現在,公民被分成了元老院議員、騎士和平民三個等級,貴族們的等級秩序完全消失了,元老院議員和騎士不再是貴族的同義詞了,「平民」也不再被等同為「出身卑微」。



元老院依然保持著對羅馬帝國財政的最高統治,盡管帝國本身在向平民化過渡,由於所謂的「senatus-consutum ulti-mum」(元老院決議案的終決權),元老院在羅馬大眾共和制的漫長歲月中一直憑武力維持了對財政的最高控制權。…



Continue

《維柯的哲學》第十七章·羅馬歷史與民主的興起(3)

Posted on November 24, 2022 at 9:30pm 0 Comments

還有,赫爾謨多羅怎麽能把這些法律譯成純正的拉丁文?這些譯文是如此純正以至於狄奧多羅斯·西庫勒斯宣讀這些法律時不帶任何希臘語的痕跡,在從希臘翻譯過來的作品中,這一譯文的完美程度是後人從未企及的。他是怎樣設法讓希臘的思想和拉丁詞珠聯璧合,比如說auctoritas[1]以至於希臘人聲稱他們自己的語言中也沒有對應的詞來解釋這些法律,第奧·卡修斯就這麽說過。



赫拉克利特寫給赫爾謨多羅的信一定是經由相同的包裹傳送出去的,在畢達哥拉斯周遊世界的長途跋涉中,這個包裹幫了他的大忙。



實際上,這些法律起源於雅典的整個故事是地地道道的蒙人之說,這都是由於學者們的傲慢,他們首先從別的拉丁民族(比如伊奇人)那里得到了這些傳說,接著從意大利的希臘城市,再接下來是從斯巴達,最後從雅典得到了這些傳說,由於雅典的哲學家名聲顯赫,他們終於在哲學家們大名的光環之下,心滿意足了。…



Continue

《維柯的哲學》第十七章·羅馬歷史與民主的興起(2)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22 at 5:30am 0 Comments

朱尼烏斯·布魯圖斯復辟之後,對平民進行鎮壓由此而引起的抗爭是新的歷史發展時期的核心內容,其中蘊藏著羅馬之所以偉大的奧秘,這一時期是研究普遍的羅馬歷史的關鍵。波呂比阿對這一偉大時期的解釋實在是太模糊了。



他把羅馬的偉大說成是由於貴族們的美德和宗教信仰,他敘述了美德的具體表現而沒有敘述事實的原因。



維柯也批評了馬基雅維里,一次是因為馬基雅維里在沒有研究羅馬的民政和軍事制度的情況下,也就是說在沒有研究羅馬社會的性格之前就提出某種民政和軍事制度是羅馬之所以偉大的原因;另一次是因為馬基雅維里說平民們高漲的精神只是羅馬偉大的部分原因。維柯認為普魯塔克是所有人中最糟的一個,因為嫉妒羅馬的智慧和美德,他把羅馬的偉大說成是運氣使然。…



Continue

《維柯的哲學》第十七章·羅馬歷史與民主的興起(1)

Posted on November 17, 2022 at 5:50am 0 Comments

英雄社會在上面所描述的鼎盛時期,通過嚴酷的鎮壓維持自身的存在,實際上它把反對勢力轉化成了自身賴以存在的支撐,這些反對勢力是奴隸、受庇護者或臣民。



換句話說就是平民。但是,平民們一點一點地從自己所反對的社會中成功地分離出來,投身於一場曠日持久的公開衝突之中,為的是逐漸推翻這個腐朽的社會,建立一個充滿生機與活力的新社會。



這個社會是民主的社會,是人民大眾的共和國。維柯認為所有民族都要經歷這樣的過程。然而,因維柯在論述羅馬歷史之外的歷史時,要麽是漫不經心,要麽是含含糊糊(他幾乎只字不提雅典民主制度的起源),所以他在《新科學》中對這一過程的描繪只是羅馬歷史的片段,我們今天應稱之為羅馬的社會發展史。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