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HKENT HOLIDAY
  • Male
  • Batu Pahat,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SHKENT HOLIDAY's Friends

  • Copil
  • Syota ElNid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SRESCO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Kaki Bukit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TASHKENT HOLIDA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ASHKENT HOLIDAY's Page

Latest Activit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12

《政治學》:古希臘·亞里士多德(公元前4世紀)吳壽彭譯。 亞里士多德總是包羅萬象的,他開創了教科書式的寫作風格,按邏輯分類,確保無遺漏,再分門別類地討論每個門類的特點和區別。 對於政體,亞里士多德跟隨柏拉圖的區分方法,正式定義出五種政體類型,列舉了數十個城邦的實例,分析優點和缺點。整個過程讀下來,確實有一種深入的細致無餘。亞里士多德熱愛中道,他的寫作永遠不像柏拉圖那樣詩意,但他永遠會是入門必讀的教材典範。 “公民們都有充分的資產,能夠過小康的生活,實在是一個城邦的無上幸福。如其不然,有些人家財巨萬,另一些人則貧無立錐,結果就會各趨極端,不是成為絕對的平民政體,就是成為單純的寡頭政體;更進一步,由最魯莽的平民政治或最強項的寡頭政治,竟致一變而成為僭政。僭政常常出於兩種極端政體,至於中產階級所執掌而行於中道或近乎中道的政權就很少發生這樣的演變。”See More
19 hours ago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11

推薦閱讀:《法篇》:古希臘,柏拉圖(公元前4世紀)王曉朝譯。 柏拉圖的《理想國》是最為人所熟知,也是爭議性最大的作品,它是柏拉圖的代表作,但我們在這里並不介紹《理想國》,而是介紹柏拉圖的另一部作品——晚年的《法篇》。 與《理想國》相比,《法篇》更成熟、更複雜,包容性更強。它同樣討論了城邦的制度、教育、法律,討論了人性,討論了國家,但與《理想國》不同的是,《法篇》雖有應然的成分,但更多是實然的成分,它借雅典人之口縱觀了歷史長河,為現實政治寫出了現實政治家所無法看清的歷史必然和政治核心,今天看起來仍然震撼人心。 “(波斯人的共同體)在不斷退化。其原因在於普通民眾的自由太少,君主的權力太大,從而使他們的民族情感和公共精神終結。由於它們的消失,權柄們關心的不再是他們臣民的共同利益,而是他們自己的地位。只要認為對自己有一點兒好處,他們就會把國家的城市和民眾投入烈火,使之荒無人煙,於是人們野蠻地相互仇視,深懷敵意。另一方面,當需要民眾組成軍隊保護自己時,他們在民眾中找不到忠誠者,也沒有人願意在戰場上為他們冒險,在理論上他們的軍隊成千上萬,但實際上人數再多也不起作用……他們的愚蠢被迫表現出來,因為他…See More
Wednesda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10

有人說柏拉圖是斯巴達主義者,有人說他是共產主義者,原因就在於他描繪了一個分工運轉如機器的理想國,仿佛蘊含了極權的苗頭。然而他們沒有注意柏拉圖自己悲觀的預言:“既然一切有產生的事物必有滅亡,這種社會組織結構當然也是不能永久的,也是一定要解體的。”他從來沒有認同強制教育。當他談到人們贊賞的斯巴達榮譽社會,他說他們“受的不是說服教育而是強制教育,所以他們秘密地尋歡作樂,避開法律監督”。 柏拉圖所有的表述都不是一個改革家和政治家的理想,而是站在世界之外的靜默旁觀。與其說他寫了一個政治上的理想國,倒不如說他寫了一個幾何意義上的理想國。幾何是宇宙最安然而單純的真理,它靜靜地存在於宇宙深處,是一切事物本真的狀態。幾何世界最純粹,因而能指出真正的原理,不受紛雜現實干擾。如果柏拉圖只是為了宣傳政治理想,他就不會花極大的力氣講述國度的層層衰落。他實際講的是政治的邏輯。就像畫出一個圓,經過分割和投影,可以重新拼成一個長方形,它們之間有著周長的對應。這是公理。與其說這是政治理想,不如說是幾何理想。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孤獨的哲人。 世界上最悲傷的事情也許莫過於看到了危險,卻不能避免。柏拉圖的眼睛就像憂郁穿透命運的燈…See More
Jan 6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9

僭主帶領反抗,獲得成功,最後就變成了十足的獨裁者,在反抗奴役中奴役了所有人。早年的滿臉堆笑為他換來信任,等到國內的政敵全被消滅,他就變了面孔,清除一切不服從的人,將從前幫助他取得權力的人,不管是敵是友,全部清洗,並要求眾人歌唱“僭主有如神明。” 從此,國家就衰落了。 所有這一切,都在《理想國》中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銘刻下來。亞里士多德的分類只是更全面、系統地辨析。柏拉圖用寓言書寫一切。這是2500年前之人對一個國家的假想推演,然而卻如命中註定。掩上書卷,會覺得時間並不是距離,越遠的東西離我們越近。 哲學:阿格拉今天只有荒煙蔓草,但過去曾經喧囂無敵。這里聚滿商人、哲人、法律專家。他們熙熙攘攘地穿梭,社交娛樂、觀看體育遊戲、交換新聞。哲學家在柱廊下攜手散步,演說家在柱廊下發表演說——斯多葛學派的名稱就來自柱廊“Stoa”,亞里士多德學派因為散步被稱作逍遙學派。很難想像這荒僻而空無一物的空場,曾經有那樣火花四溢的散步。這里也會執行政務、審判並決定放逐。雅典公民將陶片投入罐子,決定一個人的命運是否永遠被處死或放逐。 柏拉圖的老師,蘇格拉底被雅典公民處死。這可能是柏拉圖懷疑民主制度的直接理由。蘇格…See More
Jan 2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8

第二個階段就是崇尚榮譽的一代統治者。由於崇尚戰爭,他們通常好勝,愛榮譽,缺少文化,對奴隸相當嚴苛。他們的成長是在兩種力量的對抗中:一方面仍然有父輩教育他們要良善,不要計較權力;另一方面已有母親和其他俗眾批判這樣的父親無能、缺乏男子氣概。久而久之,孩子在兩種力量的爭奪中變成折中性的人,一方面他們私下里愛錢,取悅女人;另一方面表面上又不被許可撈錢,所以顯得相當吝嗇,好戰而注重榮譽。 第三代人是更為露骨的寡頭政治。這一代人完全墮落於財產,財產讓風氣變異、腐化。這一代人看到父親作為軍事領袖,卻在某一天被政治審判或告密,財產全部沒收,他們心中的榮譽感會立刻動搖,開始將財富當作唯一依靠,設法撈錢,只想致富和斂財。這形成一種風氣,人們相互模仿,一個國家變成財富崇拜者,歌頌富人,讓富人掌權,鄙視窮人。法律規定政治門檻,將窮人排除在外。這樣的國度最後會變成兩個:一個富人之國,一個窮人之國,他們相互之間陰謀對立。這一代人無法擺脫內心矛盾,在雙重性格中生活。 第四代人則是崇尚自由的平民政治。這一代人在上一代人的財富蔭庇下,生活養尊處優,變得嬌慣放縱、四體不勤,無所用心,苦樂都經不起考驗,成了十足的懶漢。這個…See More
Dec 28,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7

在所有國度中,本質上要處理的是窮人和富人的問題。每個國度都有窮人和富人,富人佔據統治地位的是貴族或寡頭政治,窮人平民佔據統治地位的是民主。怎樣調和雙方是政治中的核心問題。很多人支持貴族與民主混合的共和制,而亞里士多德與眾不同,他更傾向於讓一個良善的中間群體來統治,那就是中產階級。他說:“巨富者傾向於傲慢和自負的卑鄙,赤貧者則傾向於惡毒和下賤的卑鄙。”中產階級在他們之間,擁有更不作惡的性格。 這些論述今天讀起來依然有感觸。亞里士多德是節制而理性的學者,他推崇折中適度的道路。這是為什麼他更喜歡由中產階級起到調和作用的中間道路,也是為什麼他更受現代人歡迎。他不是均富主義者,當他談到窮人和富人平等,指的是“法律上的平等”,即二者被同樣對待,窮人不可以佔富人便宜。他還認為,無論如何,“法治應當優於一人之治”,這些講法和他堅持中產階級主導的理念,被現代很多人接受。 亞里士多德是柏拉圖的學生。他的這些論述直接繼承自柏拉圖。很多討論在柏拉圖的書中已有涉及,亞里士多德將其整理,提出自己的修正。柏拉圖與亞里士多德的氣質完全不同,亞里士多德的書采用分類討論的講稿形式,而柏拉圖完全采用對話。亞里士多德是一柄可…See More
Dec 24,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6

理想國:為什麼現代民主不再采用雅典的形式?公民大會有什麼不好? 也許,最明確的答案可以用《聯邦黨人文集》中的一句話給出:“在所有的立法組織中,組成它們的人數越多,能夠在事實上引導它們會議進程的人就越少。”這非常尖銳地給出了直接民主的弊病:當每個人都試圖說話,就沒有人能被聆聽。 人數的問題在古希臘就已被提出。超過萬人的大會想要辯論就異常困難,公民與公民也不可能相互認識。雅典當時的六千人大會是公民的很大一部分,但也不是全部。亞里士多德對於城邦大小的規模相當重視,他認為城邦太小便無法自足,而太大會生疏、不能維持執法和大會的良好秩序。現代國家無一例外比古代希臘城邦大很多,直接民主不僅做不到,而且效果一定不會好。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更為重要而深刻的:大眾的民主的危險在古希臘時期已然被察覺,雖然後來沒能避免。大眾民主受到民眾的盲目與狂熱制約,很容易反復無常,被政客煽動。亞里士多德的《政治學》中之所以比較了上百城邦不同的體制和歷史,就是為了發現每一種的好與不好。 王制的問題是一人統治無可避免會出現腐敗問題,較多好人組成的團體變壞的概率會小一些。歷史上有很長時間的王制,然而有才德的人多了,不會再接受一…See More
Dec 22,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5

古希臘分布著約摸750個大小不等的城邦,每一座城邦又是很多個家族的松散聯盟。這是由下至上自然的結果,家族聯合成部落,部落聯合成城邦。最早只有以家為單位的村落,經過慢慢融合,形成較大聯邦,最後成為國度。將人聯系在一起的是祭祀。共同的對祖先和奧林匹斯眾神的信仰,使得城邦成為共同體。最早的城邦有共同的祭祀聖火,宗教節日時,城邦里的公民在同一張餐桌上共享儀式。 早期希臘的每一個城市就是一個小國家,每個城邦都經歷過“父親——組長——部落首領——國王”的發展脈絡。城市為了保護聖火而建成。相傳,雅典城是由刻克洛普斯和忒修斯先後修建的,雅典每年都慶祝建城禮。城邦的作用是神聖的,保護聖火,完成公共生活中的祭祀。最早的聖火教長被稱為君主,後來也就成為城邦的政治領袖。這樣的體系慢慢演化,逐漸成為純粹的政治結構。 最早的城邦幾乎都是君主制的,但很多代人之後,平穩的政治局面開始發生動蕩,城邦幾乎或早或晚都進入了另外的政體中。也許是古老的家族領袖共同領導——被稱作貴族政治;也許出現貧富分化,一小部分新興富人聯盟領導——寡頭政治;也許是平民勢頭迅猛,奪得選舉和行政權——民主政治;也許是某一個強力個人從混亂中站出來,…See More
Dec 21,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4

“民主”一詞來自希臘。今天的我們常常對民主有一種誤解,以為民主是公民共同當家做主、決定事情。其實並不是。這只是古希臘式民主:全民參與民主。現代民主從希臘民主脫胎,但其內涵已經全然不同。現代民主的核心是代議制:公民自願將判斷權交由少數人,由幾個被選者代替大家作決定,公民的意志體現在選擇。 希臘民主是真正的全民參與。“民主”這個概念是克里斯提尼在公元前508年至公元前507年引入雅典的,它的意思是平民政治,原本是和貴族政治對立的一種階層政治,後來被引申為所有公民政治。雅典的民主是參與式的,每一個公民都不僅具有理論上的政治權力,而且都要實際參與到政治活動中。成年男性宣誓之後成為公民,有責任討論、參與政治、擔任公職。所有官職由公民輪流擔任,每次任期一年,職位抽簽決定。雅典人認為抽簽不是偶然,而是神意。他們定期召開公民大會,六千人的大會一起討論,投票決定國家大事。為了爭取支持,辯論術一時鼎盛發達。 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失敗之前,雅典人非常驕傲於自己的政治,他們相信是他們的民主讓他們強大。而在戰爭失敗之後,懷疑的論調就越來越多,雅典最智慧的頭腦開始討論民主的優劣,詢問世界上最好的政體應該是什麼。 這種…See More
Dec 8,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3

雅典與斯巴達的稱霸,和希波戰爭有著最直接的聯系。戰後,所有參戰的和從波斯統治下獨立出來的城邦均分入兩個集團——雅典集團和斯巴達。雅典在海上稱雄,斯巴達在陸上強大。斯巴達是相當獨特的城邦,自古就以軍事強大著稱。在希波戰爭中的英勇絕不是偶然的事。他們的所有少年從小都必須經歷嚴酷的軍事訓練,以獲得強健的體魄、戰鬥力和冷酷堅強的個性。他們被扔到危險中,殘弱的嬰兒會被處死。就連斯巴達女人也與眾不同,她們驍勇善戰,從小與男孩一起鍛煉,長大後作為母親,也被要求訓練兒子勇毅的個性。斯巴達的三百戰士和八百奴隸戰死溫泉關,完全符合他們一貫的教育和要求。 正是這樣一個城邦,成為雅典對希臘領導權爭奪的最有力對手。雅典則作為民主城邦,經歷自身最驕傲氣盛的階段。雅典在戰後度過了平穩、富有的黃金時期。有史以來最開明的領袖伯利克里成為雅典民主的代表,他是伯利克里政治家族的後裔,思想開放,富有魅力,熱愛藝術,資助建設。正是他領導了帕臺農神廟的建設,雕塑家和詩人也正是在他的資助和庇護中創造出最傑出的作品。伯利克里在後人的講述中幾乎被神化。不過,伯利克里領導的雅典也有其致命的弱點。它幾乎開創了霸權時代,驕傲氣盛,向它的盟友…See More
Dec 5,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2

如今的阿格拉在1931年被挖掘清空。重見天日的阿格拉已少有幾座建築存留,絕大部分地點只剩下遺址的墻基。柱礎排列整齊,雕塑的頭顱不見蹤影。在僅存的幾座完整建築中,我們能看到時光的痕跡:公元前5世紀獻給竈神赫斐斯托斯的神廟,公元前2世紀充滿商鋪的阿塔羅斯柱廊,拜佔庭時期繪有小金頂耶穌像的教堂,涇渭分明。 夕陽的光勾勒殘垣,余暉猶存,但溫度不再,折斷的柱子突兀地延伸至遠方。 雅典經歷過輝煌的頂峰,但在公元前4世紀之後開始衰落,此時的雅典仍保有地位,但和公元前5世紀已經不可同日而語。這是雅典作為文明中心的最後一段時期,隨著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征服,雅典徹底失去核心地位,直到今天。 同它的興起相似,雅典的衰落也是戰爭與政治交纏的結果。 戰爭原因是伯羅奔尼撒戰爭——雅典與斯巴達爭霸,以雅典失利告終。伯羅奔尼撒戰爭從公元前431年持續到公元前404年,是希波戰爭之後希臘世界最重大的一場戰爭。交戰雙方是希臘的兩個強大的盟主,因而幾乎所有希臘城邦都卷了進去,可以說是當時的世界之戰。在修昔底德的歷史著作《伯羅奔尼撒戰爭史》的開篇,親歷戰爭的修昔底德就寫到:“我看見希臘世界中其餘的國家不是參加了這一邊,就是參加…See More
Nov 26,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1

公元前387年:我們在雅典停留兩站,因為在前後相繼的兩段時間,它有不同意義的兩種身份。這不是唯一讓我們如此選擇的地方,在這一路上,羅馬、倫敦和巴黎,所有停留兩站的城市,都有兩種不同的榮耀與悲傷。 在《悲劇的誕生》中,尼采在講述悲劇的同時,將悲劇之後開始興起並流行的一種文化稱為與酒神相對的太陽神文化。這是悲劇時代之後的時代主題。尼采並不喜歡這種文化,它清明、睿智,也冷淡、超脫。它有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自傲,也有一種掌握知識的樂觀,尼采相信,“這種樂觀成分一旦侵入悲劇中,就勢必逐漸蔓延到醉境的境界,而且必然迫使悲劇自趨滅亡。” 這種文化在公元前4世紀主導了雅典,達到頂峰。它建立在辯證的藝術上,通過辯證,了解到自己知識的局限。它的信條正如古時候德爾斐神廟上的忠告:了解你自己,一切不要過度。這是擁有自知和限制的智慧。它在自知的基礎上崇尚知識,相信知識是萬物良藥,是罪與痛苦的解藥,它也相信通過推理可以洞悉知識。它是預言的智慧,但不是拯救的智慧。它尋求了解表象世界內秉的機理,不再被巨大的沈醉之情推動,而是在定義與劃分中獲得清楚的概念。它是悲劇的終結,知識的開端。 它就是哲學。 雅典盛衰:沿著衛城小…See More
Nov 14,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悲劇 9

《悲劇的誕生》:德·尼采(1844—1900))周國平譯。 這本書實在太出名,出名到我幾乎不用去介紹。它是尼采早期的作品,給了尼采名聲,也奠定了他後來的方向。古希臘的悲劇精神在德國文化中的綻放,也許就是所謂民族性格使然。 尼采細致區分的太陽神和酒神的精神差異,實際上是創作和生活的兩種態度。一種是雕塑家一般的靜觀,一種是音樂家一般的沈醉。悲劇的傑出在於二者的統一,而我們的渺小在於二者皆不能。 尼采不喜歡蘇格拉底,而只有讀了悲劇,才會覺得他是有道理的。 “存在才是這部藝術喜劇的唯一作者和觀眾,是它替自己準備了這永恒的娛樂。唯有當天才在藝術創作活動中同這世界的原始藝術家融合為一的時候,他才能窺見一點藝術的永恒本質;因為,在這場合,他才像神仙故事所講的魔畫,能夠神奇地翻轉眼睛來看自己。這樣,藝術家既是主體又是客體,既是詩人兼演員又是觀眾。 “我們只須看看蘇格拉底格言的惡果,他說:‘德即是知,犯罪是由於無知,有德的人定是快樂的人。’悲劇的滅亡就是由於這三個樂觀主義基本公式。”See More
Sep 4,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悲劇 8

《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德·叔本華(1788—1860)董建譯。  叔本華的作品並不都令人喜愛,但這一本絕對是閱讀的好體驗。很多人讀了都沈浸其中,激動不已。包括尼采,他從一個書攤上買到舊書,偶爾嘗試,從此欲罷不能。 叔本華在柏林大學的任教並不愉快,有生之年他的哲學也沒能夠影響廣泛,他對世界抱著哲學上的悲觀主義,這種悲觀因為其必然性顯得壯烈而美。 叔本華將世界看作意志和意志的展現,這樣既能使人與世界產生距離,也能讓人與世界產生關係與美。叔本華的悲觀使他氣勢磅礴。他無須大聲宣示,就有命運的壯闊在每一處字里行間。 “因而,在人的挣扎和行為環環相扣的系列中表現人——意志的客體性到了最高級別的理念,就是文藝的主要課題。 “把選擇好了的人物置於這樣的一些情況之中,其中人物所有一切特性都能施展出來,人類心靈的深處都能揭露出來而在非常的、充滿意義的情節中變為看得見的東西。 “無論是從效果還是從寫作的困難看,悲劇都要算作文藝的最高峰。這種最高成就以表現出人生可怕的一面為目的,而這有重要的暗示在,即暗示著宇宙和人生的本來本質。”See More
Jul 30,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悲劇 7

《歷史》:古希臘,希羅多德(公元前5世紀)周永強譯。 歷史永遠是幽默的,荒唐的,誇張的,機緣巧合的,只是偶爾有那麼一絲悲壯和蒼涼。歷史該怎麼寫,也許就該像希羅多德的《歷史》這樣寫。用嚴肅的筆調記錄人們滑稽的瞬間,讓人永遠記得人類是怎樣嚴肅地滑稽。 希羅多德寫到過很多個國王,國王大多是愚蠢的,面對預言永遠是不信的,這些預言與其說是神秘的咒語,不如說是睿智的警告。而狂妄的國王總是不予理會。命運總是循環上演,國王迫害的嬰兒長大之後一定會回來奪取王位,無視神諭的戰爭最終一定以覆滅收場。 因而,顯赫一時的國王在歷史學家的筆下終於成為笑話,德爾菲神廟的告誡卻因此成為永恒:認識你自己,萬物皆有度。 “暴風一連持續了三天,最後,瑪哥斯僧施行了犧牲之禮,而且對大風唸了鎮風的咒語,這樣總算讓它在第四天停了下來,或許這也不是因為他們的力量,而是暴風自己停了下來。 “當他們看到饑荒絲毫沒有減輕的跡象時,他們便開始計劃對策來應付這種災害。骰子、阿斯特拉伽洛斯、球戲以及其他所有各種不同的遊戲全都發明出來了。他們使用這些發明來緩解饑饉。他們在一天當中沈醉於遊戲當中,以至於不想吃任何東西。”See More
Apr 29, 20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悲劇 6

推薦閱讀:《埃斯庫羅斯悲劇集》:古希臘,埃斯庫羅斯(公元前5世紀)羅念生譯。 古希臘悲劇是歌唱的藝術,它起源於公元前7世紀前後流行於伯羅奔尼撒北部的合唱,成熟的劇本在對話和歌唱間完美地轉換,結構一般包含開場白、入場歌、場、場與場之間的唱段和終場。 埃斯庫羅斯是古希臘三大悲劇詩人之一,其他兩位是索福克勒斯和歐里庇得斯。索福克勒斯著有《俄狄浦斯王》,這可能是一般人最熟悉的古希臘的故事,歐里庇得斯的《美狄亞》講了一個嫉妒而個性強烈的女人的故事,至今仍常被提起。 埃斯庫羅斯是悲劇作家中最雄渾質樸的一位,他的臺詞蒼勁有力,氣勢磅礴,大段大段唸出來,有極強烈的感染力。人的情緒也都是飽滿而充沛的,復仇就復仇到底,反叛就反叛到地老天荒,讓人讀起來酣暢淋漓。 希臘悲劇最重要的一個詞是命運。命運與生註定,連宙斯都無能為力,因而悲劇的結局也是註定的。而人的偉岸既在於對命運的承擔,也在於對命運的抵抗。 《阿伽門農王》:歌隊:“是宙斯引導凡人走上智慧的道路,因為他立了這條有效的法則:智慧自苦難中得來。回想起從前的災難,痛苦會在夢寐中,一滴滴滴在心上,甚至一個頑固的人也會從此小心謹慎。這就是坐在那莊嚴的艄公凳上的…See More
Jan 19, 2020

TASHKENT HOLIDAY's Blog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12

Posted on January 18, 2020 at 10:40pm 0 Comments

《政治學》:古希臘·亞里士多德(公元前4世紀)吳壽彭譯。

 

亞里士多德總是包羅萬象的,他開創了教科書式的寫作風格,按邏輯分類,確保無遺漏,再分門別類地討論每個門類的特點和區別。 

對於政體,亞里士多德跟隨柏拉圖的區分方法,正式定義出五種政體類型,列舉了數十個城邦的實例,分析優點和缺點。整個過程讀下來,確實有一種深入的細致無餘。亞里士多德熱愛中道,他的寫作永遠不像柏拉圖那樣詩意,但他永遠會是入門必讀的教材典範。

 …

Continue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11

Posted on January 18, 2020 at 10:40pm 0 Comments

推薦閱讀:《法篇》:古希臘,柏拉圖(公元前4世紀)王曉朝譯。

 

柏拉圖的《理想國》是最為人所熟知,也是爭議性最大的作品,它是柏拉圖的代表作,但我們在這里並不介紹《理想國》,而是介紹柏拉圖的另一部作品——晚年的《法篇》。 …

Continue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10

Posted on January 18, 2020 at 10:36pm 0 Comments

有人說柏拉圖是斯巴達主義者,有人說他是共產主義者,原因就在於他描繪了一個分工運轉如機器的理想國,仿佛蘊含了極權的苗頭。然而他們沒有注意柏拉圖自己悲觀的預言:“既然一切有產生的事物必有滅亡,這種社會組織結構當然也是不能永久的,也是一定要解體的。”他從來沒有認同強制教育。當他談到人們贊賞的斯巴達榮譽社會,他說他們“受的不是說服教育而是強制教育,所以他們秘密地尋歡作樂,避開法律監督”。 …

Continue

郝景芳《時光裏的歐洲》雅典:民主 9

Posted on January 18, 2020 at 10:35pm 0 Comments

僭主帶領反抗,獲得成功,最後就變成了十足的獨裁者,在反抗奴役中奴役了所有人。早年的滿臉堆笑為他換來信任,等到國內的政敵全被消滅,他就變了面孔,清除一切不服從的人,將從前幫助他取得權力的人,不管是敵是友,全部清洗,並要求眾人歌唱“僭主有如神明。” 

從此,國家就衰落了。 

所有這一切,都在《理想國》中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銘刻下來。亞里士多德的分類只是更全面、系統地辨析。柏拉圖用寓言書寫一切。這是2500年前之人對一個國家的假想推演,然而卻如命中註定。掩上書卷,會覺得時間並不是距離,越遠的東西離我們越近。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