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 no kabe
  • Female
  • Bintulu,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Uta no kabe'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Gifts Received

Gift

Uta no kab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Uta no kabe's Page

Latest Activity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冰湖:斜陽

風拂碧波遠,孤帆釣夕陽;飄悠回眸處,身在海中央。她已沈醉在眼前令人迷惑的一刻;天邊夕陽如一顆紅球般似近若遠,水平線上染了一層淺紅色,配上那瞬息萬變、絢爛多彩的晚霞,幾隻海鳥點綴雲海波中,矚目是綠波層層,更遠處是青山隱隱,加上拂面而來的柔風陣陣,如此美景,怎能不讓她心情激蕩?  …See More
Nov 9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竹櫻:懺悔

我飄悠在半空中,迷惑地看著一群警察及記者,在忙著拍照並查看我那僵硬的軀體;突然一陣淒厲的哭喊聲,從外而入,我往門外一看,一群人哭哭啼啼,呵,是媽媽和妹妹,她們怎麼了?只見她們奔向我那躺著的軀體。   “苦命的霞兒呵,你怎麼這樣狠心,丟下那未滿周歲的小雄……”媽媽嘶啞地哭喊著。   “姊,你錯了,你不該尋短見……你以死了結這痛苦,但你可想到,你給小雄幼小心靈的打擊,將使他純潔的心靈蒙上一層陰影!”這是二妹的聲音。我輕飄飄地往媽媽及妹妹身邊擠,並且大聲叫喚她們,但是她們一點兒也沒看見我,只一味地撫摸著我那冰涼的軀體,一面淒慘地哭喊著。我知道我是真的死了。我那苦命的孩子小雄,他一定在哭著找媽媽了,孩子,小雄,我要孩子,我還要抱他,親他,我大聲疾呼,但現在已遲了,陰陽兩相隔,死神把我們分開了……我飄遊在半空,我穿過茫茫雲霧,我飛越人群,跨過車水馬龍街道,抵達家門,小雄的哭喊聲頻頻傳來,使我萬箭穿心似的,看見淚流滿面的小妹,緊抱著小雄,小雄已哭得鼻紅眼腫,兩只小腳拚命地亂踢,兩只小手死命地亂抓小妹的頭發;我走近小雄,親他的臉頰,並柔聲哄著他:“乖乖,別哭,媽回來了。”  …See More
Nov 8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北雁: 他只有一百盾

搬到自己的新房子後,這些年來,F仍舊按月拿幾百新加坡元給母親做家用;至於雙眼看不見的父親,從來不出門,錢對他來說,應該是沒作用的。明知這幾百元,兩位老人家是用不完的,不過,F知道,這些年來,母親一直暗中接濟那個經濟環境不太好的妹妹。F自識對家人是夠盡責的。直到有一天,他孩子拿著一張一百盾對他說:“爸,這是爺爺給我的。”   “一百盾要來做什麽?”正在觀看電視節目的妻子冷冷地說。頓時,F感到心頭像被巨石擊中一般的疼痛,他一言不發的走進浴室,偷偷擦掉從眼角湧出的淚水,暗自在責問自己:為什麽這些年來我竟忽略了雙目全盲的父親?我從來沒拿過一分錢給他,他又哪來的錢給孫子!? 註:一百盾約新加坡幣五分錢左右。See More
Nov 4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白放情: 窗里窗外

有的人,一見如故,話相投,緣份合,幾句話一過,互相笑一笑就如老相識了。今年才六歲的小明和剛從別校轉來的新生——可迪,因為恰好坐在一起,才上了一堂課,但是一下課他倆就手拉手地去販賣部買飲料去了。這一個開始,使他們在以後的日子里上課下課都黏在一起,互相給看玩具,常常煞有介事地竊竊私語,成天,總是話談不完似的。小朋友有小朋友的情,當然也有他們與大人迥然不同的另一番樂趣。大人做了朋友會互相登門拜訪,而小明與可迪雖然是小孩,也一樣懂得看望小朋友。這個星期天可迪在小明家里玩了一整天,小明的母親又親切又高興地給他們弄點心,當然,小明的其他哥哥姐姐也很歡迎可迪的。小明的父親是個大忙人,一整天不見。 “你母親真好。” 可迪說:“看,我的肚子吃得太多,好像大起來了。” 說完就笑。 “姐姐說,因為我最小,母親最疼我。” 小明帶著榮幸地說。他忽然又問可迪:“你的母親疼你嗎?” “疼。” 可迪也感榮幸的答:“我是獨生子,當然更疼,入學轉學都是母親一手料理的,父親少來,他在萬隆做事,一個星期才回來一次。” 兩個小朋友就這樣不管談論起什麽問題,都是那麽充滿味道的。 “來。” 小明叫:“進爸爸的書房看看,那里有一個和…See More
Oct 28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阿里安: 應戰

自從一個月前他搬進這巷子里後,巷里人就對他敬而遠之。他皮膚黝黑,年紀四十左右,高大魁梧;右臂上紋刺著一條盤著身子、栩栩如生的蟒蛇,像要擇人而噬。他對巷里人說:“朋友們叫我神蟒。” 可是看他滿面橫肉,對人不那麽友善,巷里人背地給他一個不雅的綽號“黑毒蛇”。他在一間妓院當打手。其實,他也不是如何無惡不作,只在口袋羞澀時,會向巷里人討幾個錢或幾包香煙。人人見他一副兇神惡煞模樣,不得不依從。惟一對他不賣賬的是老唐。老唐年紀和黑毒蛇相若,在這里住了近十年,用手推車販賣綠豆粥。有次,黑毒蛇向他討兩千盾,他硬是不給,倆人之間就這樣結下了不大不小的梁子。老唐年輕住在幺村時,曾向鄰居一個老伯學了幾年功夫。他習武,純是為了強身。多年來,為祛病健身,每天依然會在小院里揮拳踢腳。黑毒蛇看在眼里,心中老大不舒服,就對巷里人傳言:“那小子竟敢向我炫耀,看,有一天,我神蟒把他截成兩段!”唐太太懦弱怕事,規勸丈夫:“你怎麽要跟這種人斗,他是爛命一條。” “我不是跟他鬥,我只是不想受他任意欺負。” “算啦!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 唐太太依然提醒了一句。一個星期天,老唐那輛手推車,輪軸出了毛病,就在院側一堵墻…See More
Oct 23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阿蕉:搬家

馬先生十年內搬了五次家。每次搬家總要忙上幾個星期,很覺得是件苦事。租金年年上漲,一家人只好從大街搬到小巷,從磚屋搬到木屋。房子越搬越遠,越搬越小。一家五口省吃儉用,期望有朝一日有個自己的家。 後來馬先生終於買了一幢房子,十年分期付款。為了應付首期,馬太太變賣了所有首飾,馬先生約了一份人情會,外加東湊西借,算是度過了這一難關。   “這該是最後一次搬家了。”   馬太太說:“不用的舊物統統扔了吧。搬來搬去,塞得家里滿滿的,最後還不是成了廢物。”   馬先生覺得有理。兩口子便把要搬走的物件集中在右邊,把準備丟棄的雜物堆積在左邊。才半日時光,兩邊越積越高。每次搬家總會覺得,人實在是可笑的動物,該用的東西長年塵封捨不得用,沒用的廢物長期保存著舍不得拋棄,寧願一生背著兩個大包袱。一些破椅子、爛褥子,漏水的廚房用具全部集中在左邊,準備丟棄了。   “這里有一箱媽生前的衣服,怎麽處理?”馬先生打開一個箱子,說道。那是馬老太太八年前去世的時候留下的。   “扔了!”馬太太說,“我媽說呢,先人的遺物,別再搬到新家去。什麽事都要圖個吉利。你在公司干了這麽多年沒升職,誰知道跟這些物事有關呢。”  …See More
Oct 20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R.K.納拉揚:占星師的一天

正午準時,他打開布袋,擺出他的謀生器具,包括一打瑪瑙貝殼,一塊繪著神秘難解圖表的方布,一本簿子,外加一捆古敘利亞文字軸。 他的額頭上顯著地點著香灰與朱砂,眸子里射出敏銳、異樣的光芒,這雖無非是不停搜求主顧上門的結果,看在頭腦簡單的顧客眼里,卻被認作是可以獲得慰藉的先知炯光。他雙眼的威力也因長的部位而大有增強——好像正好安置在塗了彩的額頭與沿著雙頰直流而下的漆黑絡腮胡的中間:在這樣的架構之下,就算是癡呆人的眼睛也會顯得炯炯有神的。 他又錦上添花地在頭上纏了一條蕃紅色的頭巾。他施展的這個色彩絕招,可說萬無一失。人們像蜜蜂簇趨大波斯菊或大利花莖般地被他吸引。他坐在一棵環繞著通過鄉鎮公園曲徑的巨大答滿林樹的繁枝下。 這個地點占了幾項優勢:從早到晚人潮不斷地在這條窄徑上湧過。路兩旁排滿了各行各業的攤販:賣藥的,賣藏品與舊貨的,變戲法的,尤其是一名拍賣廉價布料的,他一整天的喧嚷幾乎將整個鎮上的人都招徠了過來。…See More
Oct 14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一對夫婦的故事〔意大利〕意大洛·卡爾維諾

阿爾圖羅·馬索拉里是上夜班的工人,早晨六點下工。回家要走很長的路,天氣好的時候,他也騎自行車,雨天和冬季改乘電車。六點三刻和七點之間回到家里,正好趕上妻子艾莉黛的鬧鐘剛剛響過,或差一點就要響的時候。經常是兩種聲響:鬧鐘的鈴聲和他邁入家門的腳步聲同時闖入艾利黛的腦海里,把她從睡夢中喚醒。 清晨的覺是最香的時候,她總要把臉埋在枕頭里,在床上再賴上幾秒鐘。然後,她倏地坐起身來,匆匆忙忙把胳臂伸進晨衣,頭髮耷拉到眼睛上。她就這副模樣出現在廚房里,阿爾圖羅正在那里,從隨身攜帶的提包里取出空空如也的飯盒和暖水瓶,把它們放在水池里。在這之前,他已經點好了爐子,煮上了咖啡。艾莉黛一看見他瞅著自己,就趕忙用手攏攏頭髮,使勁睜大眼睛,似乎因為丈夫回到家中,第一眼就看到她衣冠不整、睡容滿面而感到不好意思。 如果兩人同床共枕,那是另一碼事,清晨從同一睡夢中醒來,雙方的尊容彼此彼此。有時,還差一分鐘鬧鐘就該響了,是阿爾圖羅端著咖啡走進房間,將她喚醒。那麽,一切顯得更自然些,剛醒來時的嬌媚還具有一種懶散的柔情。…See More
Oct 10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意大利〕柯拉多。阿爾瓦洛·紅寶石

日報刊載了一則新聞,令鎮上興奮、熱鬧了一整天,最後終於傳遍全世界。一顆榛子核般大小、名氣響亮、價值連城的紅寶石失蹤了。 一位訪問北美城市的印度王子曾經佩戴這枚寶飾。在一次避開隨身護衛與警察護駕的微行出遊時,一輛計程車將他載至郊區一所旅館之後,他突然發覺了自己的這項遺失。 警方動員了特別機動小組,整個城鎮第二天早上醒來也獲知了這項失落,到了中午,數百市民都滿懷熱望,但願能在他們的街頭尋獲這顆名震遐邇的寶石。 一股欣喜且令人振奮的浪潮洶湧著整個城鎮;一種驟然致富的希望在每個人心中點燃。 王子對警方所作的說明雖不甚清楚,卻也排除了隨他同行的女伴應對遺失負責的可能。因而警方並未費心尋訪她的下落。計程車司機主動出面證實他載這位纏著名貴頭巾的印度王子與那位女士到郊區一家旅館前下車。 那位女士是歐洲人,她最顯著的特征是,仿效印度某一階層的富貴仕女,在左鼻孔上方戴了一枚豌豆大小的華貴鉆石。…See More
Sep 26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意大利〕馬西莫。邦騰佩利·鞋

我曾在塞爾彭蒂街×號三樓的一戶人家里做過鋼琴教員。有必要說明那時節我沒有其他的主顧。每周授課三次,每次走進鋼琴室後,一般要等上三四分鐘的光景,然後我的學生才露面。 我通常喜歡在窗前消磨這三、四分鐘。 三月初的一個下午,我憑窗向上望去,目光正好和四樓窗前一位金髮女郎的兩只蔚藍色眼睛對視。以後上課的日子里,這種四目相互顧盼的情景又出現過幾次,大約有四五次之多吧。 後來我得知四樓住著一戶有錢人。我的守護神——或許就是現今向我啟示用虛構的小說來捉弄《阿爾迪塔》刊物①讀者的這位神靈,當時向我提示了一個活生生的故事以解決我生活中的物質問題;它使我預見到自己將成為一個生活舒適、幸福的丈夫;經過一段神速的、傳奇式的愛情浪漫史後,與那位金髮藍眼女郎結為夫婦。 她大概是四樓那位腰纏萬貫主人的千金或胞妹吧。除了窗前以外,我在別處不曾見過她。我等待,希望有機會和她相遇,尾隨於後,把她喚住,跟她攀談。於是,我就在這種期待、盼望的心情中過了四月,而後五月來臨了。 在愛情之月的初旬,我和她終於相遇了。那天,我到主顧家去,剛登上一段臺階,突然,在我身後,下面??作響,或許是一種心聲在作怪,我回過頭去。…See More
Sep 25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意大利〕彼脫羅尼亞·以弗所的寡婦

從前在以弗所城有一個結了婚的女人,她對丈夫的忠貞遠近聞名。鄰近村鎮的婦女常常成群結隊到以弗所去,只為了瞻仰這神跡。有一天,以弗所的婦人她的丈夫死了。發現依照普通習俗跟在出殯行列後面披發捶胸不足以表達她的哀思,這女人堅持跟進希臘式的地下墓穴里去,守望她丈夫的屍首,夜以繼日地啼哭著。雖然她在極度的哀傷下,她很可能會餓死,她的父母卻沒有辦法勸她離開。連法官,在作了最後一次的勸解之後,也被趕走。總之,整個以弗所為這奇特的女人而憂傷著,而事實上,這女人已有五天涓滴不入了。在這衰弱的女人身傍坐著她忠心的婢女,分擔她女主人的悲哀,同時在燈火熄滅時把燈重新點起。整個城市都在討論這件事:這里終於有了——所有階層都同意——一個夫婦間忠貞與愛情的典範!在這同時,總督下令把幾個盜賊釘死在十字架上,就在這女人哀悼她死去丈夫的屍首不遠的地方。所以,在下一個晚上,一個受命看守十字架以免盜賊的屍首被偷去下葬的士兵,突然注意到墳墓中間有燈光透出並且聽到呻吟的聲音。由於人類好奇的天性所驅使,他走下墓穴去查看,究竟是什麽人或是什麽東西在發出那些聲音的。但一眼看到一個美極了的女人,他嚇得差一點叫了出來,以為是見到地獄里出來的…See More
Sep 20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意大利〕莫拉維亞·匿名信

那年冬天,我在B城求學,與一個名叫托里西的人交上朋友,他是市鎮所的職員。一家寡婦有幾間房子出租,我們兩人都住在那兒。寡婦的房子懸跨在街道小巷陡斜的階梯上,托里西整天就穿梭在他窄小的住所和市鎮辦公大樓掛有壁畫的大房間之間。他是一位臉孔白凈、頭髮金黃色的青年;矮胖個子,好激動。他總是不斷地把自己如何貧寒、謙遜、無知,掛在嘴邊,這使他顯得過分矜持。由此我了解到他是個十分自負的人,自負到情願謙卑地貶低自己,而不讓別人侮辱自己。說實在的,他這種虛偽的自我謙卑倒也合乎現實:托里西時刻宣稱自己是文化不高的平庸的人,殊不知他實際上是那種粗俗而又缺乏教養的人。他的狡黠和機敏使他在那堂堂的外表下隱匿著令人難以捉摸的心靈。我在工作之余,總跟他在一起,我們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在這樣一個省城里,交通往來和人間的關系,只局限在一條不到百步長的街道之中,在那條街上僅有一、二家咖啡館,要引人注目並非難事。為此當我第一次收到匿名信時,我並不感到十分驚訝。在一張摺成信封狀的方形的破紙片上,我被告知不該與托里西先生交朋友。信里說他是個用心險惡、詭計多端、妒忌成性、專門惹弄是非的壞家夥,並警告我得留神他等等,等等。落款處寫的是…See More
Sep 17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匈牙利〕厄爾凱尼·有誰知道

在春光明媚的一天上午,三十八歲的銀行出納員巴爾德。埃萊克偕同比他小十歲的妻子(名叫烏爾莉克。諾拉,是位柔軟體操藝術家)和兩個上中學的兒子,漫步來到動物園。動物園門口圍著一大群人,還有警車、消防車、救護車,他們一家人根本進不去。他們從圍觀的人那里知道,從爬蟲館里逃出來一條十五米長的大蛇正盤在售票處前。   “對不起。”   巴爾德的妻子烏爾利克說。她邊說邊鉆進人群,徑直往這怪物走去。她輕聲地、委婉動聽地哼唱起來,然後輕柔地撫摸著這嗜血動物的頭,接著就走進了動物園的大門。說來也怪,這條蛇乖乖地跟著她遊進大門,爬過草坪,經過獅虎山,回到了它原來的籠子里。烏爾莉克小心翼翼地把籠子門關好,鎖上,然後信步回到丈夫和孩子身邊。   “你怎麽會這一手的?”她丈夫驚愕地在人群中問?“對我來說,這算不了什麽。”   烏爾莉克謙虛地說,“我還是一個經過考試,有文憑的弄蛇者呢。”   “那你為什麽從來也沒有說起這事?”她丈夫問道。   “因為你從來也沒有問過這事呀!”說著,烏爾莉克拉著兒子,在丈夫的陪伴下朝動物園大門走去。See More
Sep 13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匈牙利〕厄爾凱尼·汽車司機

彼萊斯雷尼。尤若夫是個運輸工人,他駕駛的車牌為“CO-75-14”的汽車停在一個角落的售報亭旁。   “我要一份《布達佩斯新聞報》。”   “對不起,售完了。”   “那麽來一份昨天的也行。”   “昨天的也賣完了,不過我這兒碰巧有一張明天的報紙。”   “那上面刊登電影院的節目嗎?”   “電影院每天放映的電影都登在上面。”   彼萊斯雷尼坐在車上翻閱起報紙來,不一會兒,他看到了一條放映捷克斯洛伐克電影的預告——“金發姑娘的愛情”,別人也在誇耀這部電影。這部電影在斯塔奇大街的“藍色山洞”電影院放映,五點半開始。正巧,離開映還有一段時間,他繼續往下翻報紙。他的眼睛一下子停在一條關於彼萊斯雷尼。尤若夫的報導上,上面寫著,彼萊斯雷尼駕駛一輛牌為CO-75-14的小轎車在斯塔奇大街上超速行駛,在離“藍色山洞”電影院不遠處與迎面開來的一輛卡車相撞,運輸工人彼萊斯雷尼當場喪命。  …See More
Aug 21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匈牙利〕厄爾凱尼·花色品種

“您好!”   “親愛的顧客,您需要什麽?”   “我想買一頂褐色帽子。”   “什麽樣式的?運動帽、寬邊帽還是普通帽子?”   “您看我戴哪種帽子好?”   “試試這一頂吧……喔,這頂帽子,顏色不算深,也不算淺,質地輕柔,您戴正合適。這兒有鏡子,您照照看。”   “行,我看不錯。”   “那還用說,就像是為您——親愛的顧客設計的。”   “麻煩您拿一頂別的帽子給我看看。”   “好的。我看這一頂不錯。”   “不錯,挺合適。可我不知道挑哪一頂好。”   “依我看,這兩種都不好,我再給您拿一種,不少顧客都誇這種帽子呢,說它比前兩種帽子都好。”   “您說得對。請問,這三種帽子的價格有什麽差別。”   “價錢都一樣。”   “質料有什麽不同?”   “我敢說,哪一個都不差。”   “那麽,我試的三頂帽子究竟有什麽差別?”   “什麽差別也沒有,先生,我這里根本沒有三頂褐色男帽。”   “那麽有幾頂?”   “只有這一頂。”   “可是我剛才試了三次呀!” “是的,先生。請問您到底要哪一頂?”   “我自己也不知道,就要頭一頂吧!”   “我認為這一頂最好,當然其他兩頂也不錯。”  …See More
Jul 19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新加坡〕希尼爾·退刀記

干了多年的店員,遇到的怪事可真不少。就說前些時候吧!一位老婦來到櫃臺前,硬說要把東西退回。   “老太太,這把刀您已經用了一個時期,退不得呀!”   “可是——可是這把刀太陰冷,用了令人厭惡心寒!”“哼哈,老太太,您看看,這種牌子與款式,市面上流行得很啊!”   “我知道,我知道的。不過,以前被用來殺了不少人呢!”   “不可能吧?這是最新設計的。”   “有,有,殺了人………”   “您看見了?”   “哦,這——倒沒有,我若看見,我也沒命了。”   “那可別亂說,小心警察找您問話。”   “但是,我老伴,還有幼弟全家是被殺了!”   “全家!真的?報警了沒有?”  …See More
Jun 26

Uta no kabe's Blog

〔印度尼西亞〕冰湖:斜陽

Posted on November 3, 2018 at 10:24pm 0 Comments

風拂碧波遠,孤帆釣夕陽;飄悠回眸處,身在海中央。她已沈醉在眼前令人迷惑的一刻;天邊夕陽如一顆紅球般似近若遠,水平線上染了一層淺紅色,配上那瞬息萬變、絢爛多彩的晚霞,幾隻海鳥點綴雲海波中,矚目是綠波層層,更遠處是青山隱隱,加上拂面而來的柔風陣陣,如此美景,怎能不讓她心情激蕩?

 …

Continue

〔印度尼西亞〕竹櫻:懺悔

Posted on November 3, 2018 at 10:24pm 0 Comments

我飄悠在半空中,迷惑地看著一群警察及記者,在忙著拍照並查看我那僵硬的軀體;突然一陣淒厲的哭喊聲,從外而入,我往門外一看,一群人哭哭啼啼,呵,是媽媽和妹妹,她們怎麼了?只見她們奔向我那躺著的軀體。

 

“苦命的霞兒呵,你怎麼這樣狠心,丟下那未滿周歲的小雄……”媽媽嘶啞地哭喊著。

 …

Continue

〔印度尼西亞〕北雁: 他只有一百盾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8 at 9:09pm 0 Comments

搬到自己的新房子後,這些年來,F仍舊按月拿幾百新加坡元給母親做家用;至於雙眼看不見的父親,從來不出門,錢對他來說,應該是沒作用的。明知這幾百元,兩位老人家是用不完的,不過,F知道,這些年來,母親一直暗中接濟那個經濟環境不太好的妹妹。F自識對家人是夠盡責的。直到有一天,他孩子拿著一張一百盾對他說:“爸,這是爺爺給我的。”
 
“一百盾要來做什麽?”正在觀看電視節目的妻子冷冷地說。頓時,F感到心頭像被巨石擊中一般的疼痛,他一言不發的走進浴室,偷偷擦掉從眼角湧出的淚水,暗自在責問自己:為什麽這些年來我竟忽略了雙目全盲的父親?我從來沒拿過一分錢給他,他又哪來的錢給孫子!?


註:一百盾約新加坡幣五分錢左右。

〔印度尼西亞〕白放情: 窗里窗外

Posted on October 20, 2018 at 10:02pm 0 Comments

有的人,一見如故,話相投,緣份合,幾句話一過,互相笑一笑就如老相識了。今年才六歲的小明和剛從別校轉來的新生——可迪,因為恰好坐在一起,才上了一堂課,但是一下課他倆就手拉手地去販賣部買飲料去了。這一個開始,使他們在以後的日子里上課下課都黏在一起,互相給看玩具,常常煞有介事地竊竊私語,成天,總是話談不完似的。小朋友有小朋友的情,當然也有他們與大人迥然不同的另一番樂趣。大人做了朋友會互相登門拜訪,而小明與可迪雖然是小孩,也一樣懂得看望小朋友。這個星期天可迪在小明家里玩了一整天,小明的母親又親切又高興地給他們弄點心,當然,小明的其他哥哥姐姐也很歡迎可迪的。小明的父親是個大忙人,一整天不見。

 

“你母親真好。”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