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ron人馬
  • Tbilisi 提比里斯
  • Georg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hiron人馬'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Іле
  • 中砂礁群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Chiron人馬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hiron人馬's Page

Latest Activity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6)

現在,他立在門廳口凝視著衣帽架,那里接著他的皮帶和項圈。她給他套上項圈系好皮帶,帶他一起去買東西。她要買點牛奶、黃油、麵包,同往常一樣,還有他早餐用的麵包圈。他貼在她身邊跑著,嘴里叼著麵包,吸引旁人的注意之後洋洋自得為之四顧。一到家,他叼著麵包圍躺在臥房門口,等待托馬斯對他的關注,向托馬斯爬過去,沖他狺狺地叫,假定他要把那麵包圈兒奪走。每天都如此一番。他們在屋子里至少要互相追逐五分鐘之久,卡列寧才爬到桌子底下去狼吞虎咽消受他的麵包圈。 這一次,他白白地等候著這一套早晨的儀禮。托馬斯面前的桌上有一臺小小的晶體管收音機,他正在專心聽著。 2 這是一個有關捷克移民的節目,一段私人對話的錄音剪輯,由一個打入移民團體後又榮歸布拉格的特務最近竊聽到的。都是些無意義的瞎扯,夾雜著一些攻擊佔領當局的粗話,不時還能聽到某位移民罵另一位是低能兒或者騙子。這些正是廣播的要害所在。它不僅證明移民在說蘇聯的壞話(這已經不會使任何捷克人驚訝不安),而且還表明他們在互相罵娘,隨便使用骯字眼。人們乎常可以整日講髒話,在打開收音機聽到某位眾所周知令人肅然的角色在每句話里也夾一個“他娘的”,他們畢竟會大為失望。 “都是從…See More
Sep 2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5)(第四章 靈與肉)

的確,從神學的角度來說,是薩賓娜送給了他那位姑娘。在他的人之愛和神之愛兩者中間,是絕對的和平。如果他的神之愛(基於神學理由)必定含有一劑不可解說、不可理喻的烈藥(我們只須回憶一下那本誤解詞典和一系列誤解詞匯!),他的人之愛卻建立在真實的理解上。 學生情婦比薩賓娜年輕得多,生命的樂曲簡直還只有個輪廓。她感謝弗蘭茨給了她生活的主題。弗蘭茨的偉大進軍,現在也成了她的信念。音樂現在是使她沈醉的狂歡節。他們常常一起去跳舞。生活在真實之中,沒有什麽秘密。他們與朋友、同事、學生以及陌生人交往,高興地與他們坐在一起,喝酒,職天。他們經常去阿爾卑斯山作短途旅行。弗蘭茨會彎下腰來,讓姑娘跳到他背上。他走過草地時又會讓她跳下來。他會用最高的音量,給她讀一首小時候從母親那兒學來的德國長待。姑娘歡樂地哈哈大笑,崇拜他的腿、肩膀,死死勾著他脖子時,還崇拜他的肺。 她唯一揣摩不透的,是他對俄國人所佔領國家的奇怪同情。一個紀念入侵的日子里,他出席了一個由日內瓦的捷克人組織的紀念性集會。房子幾乎是空的,那位發言人裝模作樣地晃動著灰頭髮,長長的發言稿使得幾個盡管熱心的聽眾也覺乏味,他的法語語法正確卻帶有很重的外國腔。他為…See More
Aug 30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4)

埋葬托馬斯和特麗莎的墓地又怎麽樣呢? 她開始一次次想起他們。他們好幾次開車去鄰鎮,在一家廉價的旅店里過夜。信中的這一段吸引了她的視線。這說明他們是快樂的。她又一次把托馬斯當作自己的一幅畫來構想:畫的前景是唐璜,一位幼稚畫家所作的浮華外景,穿過外景的裂縫看去,卻是特里斯丹。他像特里斯丹一樣死去,不像唐璜。薩賓娜的父親與母親是死於同一個星期,托馬斯與特麗莎是死於同一秒。薩賓娜突然想念起弗蘭茨來。 她那時跟他說起墓地里的散步,他厭惡地顫抖著,把墓地說成一堆屍骨和石頭。他們之間的誤解鴻溝便隨即展開。直到她到蒙特帕里斯墓地,她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為自己待他那樣不耐心而遺憾。如果他們能在一起呆得更久一些的話,他們是能夠開始理解對方用語的。他們的詞匯會像害羞的情人,慢慢地、怯生生地走到一起去。那麽,一支旋律就會漸漸融人另一支旋律。但是,現在太晚了。 是的,太晚了。何況薩賓娜知道她應該離開巴黎,搬走,再搬走,如果她死在這里,他們會用石頭蓋在她身上。對於一個無家可歸的女人來說,總是想著一切旅程的某個終點是不可忍受的。 11 弗蘭茨所有的朋友都知道克勞迪,也知道那位戴大號眼鏡的姑娘,但沒有人知道薩賓娜。弗…See More
Aug 27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3)

她自己以前當然意識不到這一點。她怎麽可能呢?我們追尋的目標總是不為我們所知。一個姑娘渴望結婚渴望別的什麽但對這一切毫無所知,一個小夥子追求名譽卻不懂得名譽為何物。推動我們一切行動的東西,卻總是根本不讓我們明了其意義何在。薩賓娜對於隱藏在自己背叛欲念後的目的無所察覺,這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不就是目的所在嗎?她離開日內瓦,使她相當可觀地接近了這個目的。 到巴黎三年後,她收到了一封布拉格的來信,是托馬斯的兒子寫的。他居然能打聽到她,找到了她的地址,而且現在給他父親“最親密的朋友”寫信。他告知了托馬斯與特麗莎死的消息。前幾年,他們一直住在一個村子里,托馬斯當了集體農莊的司機。他們不時開車到鄰鎮去,在一家廉價小旅店過夜。那條路曲曲折折經過幾座山,有一次他們在突然加速時撞壞了車,翻到陡峭的山坡下,身體摔成了肉醬。後來據警察說,汽車的剎車糟糕透頂。 她不能忘掉這消息,與她過去的最後一絲聯系中斷了。 按照她的老習慣,她決定去墓地走走,使自己平靜下來。蒙特帕里斯墓地是最近的,那里的墳墓上都是些小房子、小教堂。薩賓娜不明白,為什麽死人想在頭頂建起這些偽造的宮殿?墓地是正在化為石頭的虛無。墓地的城民未能增…See More
Aug 25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2)

於是,在一段短得驚人的時間內,他的生活背景完全給變更了。不久前他還與傭人、女兒、妻子住在寬敞的中上階層富宅里,現在卻住在老區的一所小房子里。幾乎每個晚上,那位年輕的學生兼情人都來陪他。他用不著殷勤侍候她遊歷世界,從一個旅館到一個旅館,他能在自己的住宅、自己的床上與她做愛!旁邊桌上放著他自己的書和自己的煙灰缸! 她是個樸素的孩子,並不特別漂亮。但她用弗蘭茨近來崇拜薩賓娜的方式來崇拜弗蘭茨。他不覺得有什麽不快。他也許感到用薩賓娜換取了一個戴眼鏡的學生有什麽劃不來,他天生的美德也務必使他去愛護她,把自己不曾真正傾瀉過的父愛加倍地賜給她——與其說他有一個女兒安娜,倒不如說安娜更像克勞迪的復制品。 一天,他去見妻子,告訴對方他想再結婚了。 克勞迪搖了搖頭。 “離婚對你來說根本無所謂!你不會失去任何東西!財產我都給你!” “我不在乎財產。”她說。 “你在乎什麽?” “愛情。”她笑了。 “愛情?”弗蘭茨驚訝地問。 “愛情是一場戰鬥,”克勞迪仍然笑著,“我打算繼續打下去,直到勝利。” “愛情是戰鬥?好吧,我一點兒也不想打。”他說完就走了。 10 結束了日內瓦的四年,薩賓娜定居巴黎,但未能逃脫憂郁。如果…See More
Aug 22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1)

第二天,他早晨、中午、晚上都去按過薩賓娜家的門鈴。 又過了一天,他去問過薩賓娜的看門人,那人一無所知,提醒他去找房主。他給房主打了電話,得知薩賓娜兩天前就告辭走了。 以後的幾天,他照常去那兒,希望能在那里找到她。這一天他發現門開了,三個穿工作服的人把家具與畫裝進一部停在外面的汽車里。 他問他們打算把家具搬到哪里去。 他們回答,他們曾受嚴格囑托不得泄漏去向。 他差不多要收買他們以求獲得秘密地址,但突然感到無力這麽做。悲傷使他完全崩潰。他不理解這是為什麽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只知道從碰到薩賓娜起他就一直等候著這一切的發生。必然如此的必然,他弗蘭茨無力阻擋。 他在老街上找了一套小房子,乘妻子和女兒不在時回家去取了衣物和大多數必備的書籍,他小心翼翼不去碰克勞迪喜歡的東西。 一天,他從酒吧的窗子里看到了她。妻子和兩個女人坐在一起,臉上眉飛色舞,擅長做鬼臉的天賦,使她臉上留下許多長長的皺折。那些女人仔細聽著,連聲哈哈大笑。弗蘭茨老覺得她是在談論他;她肯定知道了,弗蘭茨決定與薩賓娜一道生活的時候,薩賓娜卻在日內瓦消失。這該是個多麽滑稽的故事啊。他毫不奇怪他正在成為妻子朋友們的笑柄。 他回到自己新的公寓…See More
Aug 18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0)

她當然知道,她是極為不公平的。弗蘭茨是她所見男人中最好的一個——聰明,能理解她的畫,英武而且善良——但她越這麽想,就越想強奪他的智慧,汙損他的好心,摧毀他無能的體力。 那天晚上,她同他做愛比以往都狂熱得多,她意識到這是最後一次。她幹得恍恍惚惚神遊萬里。她再次聽到背叛的金色號角在遠遠地召喚她,她知道自己無法堅持下去,她感觸到前面那自由的太空,那使她激動的無拘無束無遮無攔。她給了弗蘭茨從未有過的瘋狂而放縱的愛。 弗蘭茨躺在她身上流下了熱淚。他以為他是理解了:薩賓娜整個吃飯的時候都安靜沈默,對他的決定沒吭一聲,現在才是她的回答。她已清楚表明將永遠與他生活在一起的歡欣,還有她的激情,她的贊同,她的欲望。他感到自己猶如一位馳入輝煌太空的騎士,那里沒有他的妻子、女兒、家事,那些已被海格立斯的掃帚掃得一乾二凈,那輝煌真空里將填入他的愛。 他們各自都把對方視為坐騎,馳入他們期望的遠方。他們都沈醉於將解脫他們的背叛之中。弗蘭茨騎著薩賓娜背叛了他的妻子,而薩賓娜騎著弗蘭茨背叛了弗蘭茨本人。 9 二十年了,他一直在妻子身上看見母親——可憐,弱小,需要他的幫助。這種幻覺深深根植於他的心靈,使他兩天來一直無法使…See More
Aug 11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9)

8 薩賓娜似乎感到弗蘭茨撬開了他們隱私的大門,似乎瞥見了在日內瓦認識的一颗颗腦袋:克勞迪,安娜,畫家阿倫,握著手指頭的雕刻家。現在,不管她願意與否,她成了她毫無興趣的一位婦人的對頭。弗蘭茨會提出離婚,而她務必在他那張大大的結婚床上取代克勞迪的位置。人家在表演的時候還與觀眾保持著或長或短的距離,而她卻要在這所有的人面前演戲,不是薩賓娜,是不得不演薩賓娜的角色,並決定怎樣演這個角色更好。一旦她的愛被公開,愛便沈重起來,成為了一個包袱。薩賓娜一想到這點就畏縮不前。 他們在羅馬一家餐館吃晚飯,她默默地喝著酒。 “你沒有生氣吧?”弗蘭茨問。 她使對方確信她沒有。她仍然處於混亂之中,不能確信什麽才是幸福。她回想起他們在開往阿姆斯特丹的快車廂里相遇的情景,那時她真想跪在他面前,求他抓住她,緊緊擁抱她,永遠不要鬆開。她期望結束那危險的背叛之途,期望終止這一切。 她可以強化那種欲念,試圖把它看作自己的救助,自己的依托,可這隻能使乏味之感更趨強烈。 他們在羅馬街上走回旅館。周圍的意大利人又鬧又叫又手舞足蹈,他們默默走著,卻聽不到自己的沈默。 薩賓娜在浴室里洗了很長時間;弗蘭茨蓋著毯子在等她,像通常那樣,亮…See More
Aug 5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8)

雞尾酒宴的第二天,他計劃與薩賓娜一起去羅馬度周末。“那垂飾真醜”的話耿耿於懷,使他用一種全新的眼光來看克勞迪。她的侵犯——無懈可擊,喳喳呼呼,勁頭十足——把二十三年婚姻生活中他耐心承受的美德重負給卸了下來。他回想起阿姆斯特丹古老教堂那巨大的內部空間,感到那空白喚起了他奇特的、不可理喻的狂害。 他撿拾自己的陋袋。克勞迪進來了,談論著晚會上的客人,精力充沛地對某些觀點大表贊同,對另一些觀點則撇嘴一笑。 弗蘭茨看了她很久,說:“羅馬沒有什麽會議。” 她還沒有看出問題:“那你幹嘛要去?” “我有一個情人,已經九個月了,”他說,“我不想在日內瓦同她聚會,所以有這麽多旅行。我想,現在是你該知道的時候了。” 他一開口便不覺得緊張了,轉過身去以免看見克勞迪臉上的絕望。他估計自己的話會使她絕望的。 停了一會兒,他聽見她說:“是嘛,我想我是該知道啦。” 她的語氣如此堅定,佼弗蘭茨掉轉頭來。她看起來一點也不震驚,事實上倒很像一天前沙啞著嗓音的那同一位婦人:“那垂飾真醜!” 她繼續說:“你既然有膽告訴我,你騙我九個月了,你認為能告訴我她是誰嗎?” 他過去總告誡自己,沒有權利傷害克勞迪,應該尊敬她身內的女人。可…See More
Jul 24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7)

弗蘭茨把椅子放到薩賓娜的對面,坐下來說:“我當然喜歡強壯,但在日內瓦,這些肌肉對我有什麽好處?它們像裝飾品,一根孔雀的羽毛。我一生還沒有同人打過架哩。” 薩賓娜又開始了孤獨的沈思:如果她有一個指揮她的男人又怎麽樣呢?一個要控制她的人嗎?她能容忍他多久?不到五分鐘!從這兒得出結論,無論強者還是弱者,沒有人適合她。 “為什麽不用你的力量來對付我?”她問。 “愛就意味著解除強力。”弗蘭茨溫柔地說。 薩賓娜明白了兩點:第一,弗蘭茨的話是高尚而正義的,第二,他的話說明他沒有資格愛她。 生活在真實中 卡夫卡曾在日記或是信件中提到這樣一句,生活在真實中。弗蘭茨記不清這話的出處,但這句話強烈地感染了他。生活在真實中意味著什麽?從反面來講太容易了,意思是不撤謊,不隱瞞,而且不偽飾。然而從遇見薩賓娜起,他就一直生活在謊言中。他跟妻子說那些根本不存在的阿姆斯特丹會議,馬德里講學;他不敢與薩賓娜並肩步行於日內瓦的大街。他還欣賞謊言與躲藏:這些對他來說是如此新異,他像一個老師的愛學生鼓起勇氣逃學,感到十分興奮。 薩賓娜認為,生活在真實之中,既不對我們自己也不對別人撤謊,只有遠離人群才有可能。在有人睜眼盯住我們做…See More
Jul 21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6)

薩賓娜在學生隊里勞動時,靈魂被高音喇叭里歡樂的進行曲不斷毒害。一個星期天,她借來一部摩托,朝山上開去,在一個從未到過的邊遠村莊里停下來。她把摩托靠教堂放好,往教堂里面走去。一群人恰好在做禮拜。當時宗教受到當局的壓制,大多數人對教堂都避之不及。留在教堂長凳子上的只有些老爺子和老婦人,他們不害怕當局,只害怕死亡。 神父歌詠般地吟誦禱文,人們跟著他齊聲重復。這稱為連禱。同一句話反復重現,像一位流浪漢忍不住連連回望家鄉,像一個人不忍離世。她在最後一排凳子上坐下,合上雙眼聆聽禱詞的曲調,又睜開眼,打量上方那藍色拱頂上嵌著的金色大星星。她驚喜入迷了。 她在這個鄉村教堂無意遇到的東西不是上帝,而是美。她太明白不過了,教堂與連禱本身里里外外都未見得美,它們的美存在於與建築工地上天天歌聲喧躁的比較之中。她突然覺得這些人是美的,他們如同一個叛逆的世界,是一種神秘的新發現。 從那時起,她就認為美是一個叛逆的世界。我們碰到它,只能在迫害者俯瞰著它的什麽地方。美就藏在當局制造的遊行場景之後,我們要找它,就必須毀掉這一景觀。 “這是我第一次被教堂迷住。”弗蘭茨說。無論新教還是禁欲主義都未曾使他如此熱情。這是另外一…See More
Jul 13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5)

弗蘭茨知道妻子並不在意垂飾的醜與美,一件東西她願意說醜就醜,願意說美就美。她朋友戴的垂飾預定就是美的,即使她發現的確很醜,也不會說。長久以來,歐歐拍拍已成為她的第二天性。 那麽為什麽她決定說薩賓娜自己做的垂飾醜呢? 弗蘭茨突然明白無誤地找到了答案:克勞迪聲稱薩賓娜的垂飾醜,是因為她有本錢這麽說。 或者更準確些說:她這麽說是要讓人們明白,她有本錢說薩賓娜的垂飾醜。 薩賓娜去年的畫展不怎麽成功,所以克勞迪並不特別重視薩賓娜的光顧。然而,薩賓娜卻有種種理由重視克勞迪的畫廊,只是她的行為尚未證實這一點。 是的,弗蘭茨看清了:克勞迪抓住有利場合向薩賓娜(以及其他人)表明,她們兩人之間的真正力量均勢到底如何。 7 誤解小詞典(續完) 阿姆斯特丹的古老教堂 街道的這一邊是鱗次相比的房屋,第一樓的櫥窗後面,所有的妓女都有一間小屋與舒適豪華的夾墊大搞,她們只穿了乳罩和短褲衩,挨近玻璃窗坐著,看上去像討厭的貓。 街道的另一邊是建於十四世紀的巨大哥特式大教堂。 妓女的世界與上帝的世界之間,街道散發出尿的臭氣,像一條河劃分著兩個王國。 老教堂里面,所有殘留的哥特式風格只有又高又光的白墻,還有柱子、拱頂和窗戶。…See More
Jun 22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4)

他一邊偷偷地朝門廳打望,一邊聽到了他十八歲的女兒的聲音。女兒安娜在房子的另一端。他告退了妻子主持的這一圈,擠到女兒主持的那一夥中去。他們有的坐,有的站,安娜則盤腿坐地。弗蘭茨知道,他妻子肯定也會轉移到那邊地毯上去的。有客人的時候坐在地毯上,這一姿態表明串直,不拘禮節,政治自由,殷勤好客,還體現一種巴黎人的生活方式。克勞迪坐在地毯上的那熱情勁兒使弗蘭茨擔起心來,她去買香煙會不會也坐在鋪子的地上? 安娜坐在一個男人的腳上,問他:“阿倫,你最近在干什麽?” 阿倫如此天真誠懇,努力給這位畫廊主的女兒一個認真回答,開始向她解釋自己的新探討——把攝影與油畫結合起來。但他還沒講完三句話,安娜便開始吹起小調來。畫家還在慢慢說,注意力高度集中以至於尚未明白口哨。 弗蘭茨耳語:“你能告訴我體為什麽要吹口哨嗎?” 她大聲說:“我不喜歡人們談政治。” 他們這一圈確實有兩個人站在那里討論即將開始的法國大選。自覺有責任引導活動的安娜,問那兩個人是否打算去羅西尼歌劇院,一個意大利歌舞團下周將在日內瓦演出。與此同時,畫家阿倫卻沈入他繪畫新探求中越來越龐大的細節。弗蘭茨為自己的女兒感到羞恥,為了讓她安分點,他宣稱安娜每…See More
May 24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May 5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2)

薩賓娜的國家 薩賓娜理解弗蘭茨對美國的乏味感。他是歐洲的化身:母親是維也納人,父親是法國人,而他自己是瑞士人。 …See More
Apr 29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1)

“紐約的美” 弗蘭茨與薩賓娜在紐約街上一定就是幾個小時。每走一步都有新鮮的景觀,如同他們是循著一條山林小道前行,沿途景色都令人驚嘆不已:一位年輕人跪在人行道中祈禱;幾步之外是一位漂亮的黑人婦女靠著一棵樹;一位身穿黑制服的男人橫過馬路時指揮著一支無形的樂隊;一個噴泉在噴水而一群建築工人坐在噴泉邊上吃午飯;一些奇怪的鐵梯上上下下爬滿建築還配有醜陋的紅欄桿,醜到極致也就顯得美妙;再定過去,是一座巨大的玻璃墻面的摩天大樓,後面又是比肩而立的一座,樓頂帶有小型的阿拉伯式遊樂廳,有塔樓,遊廊,還有鍍金圓柱。 她想起了自己的畫。也是一些極不調和的東西混在一起:鋼廠的建設工地上添了一盞煤油燈;一盞帶著彩畫玻璃燈罩的舊式燈破成了細細的碎片,撤落在荒涼的沼澤地。 弗蘭茨說,“歐洲人意識中的美,總帶有預先規定的尺度,我們總是有一種審美的目的和一個長遠計劃。就是這個東西,使西方人花了幾十年去修建哥特式大教堂或文藝復興時期風格的廣場。紐約的美呢,建立在完全不同的基礎上。它沒有目的,不需要人的設計,就像石筍狀溶洞。它那些醜陋形式是偶然產生的,沒有設計的。在這樣不可思議的外圍環境中,它們突然閃耀出奇異的詩意。” 薩…See More
Apr 19

Chiron人馬's Blog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6)

Posted on April 19, 2020 at 10:04pm 0 Comments

現在,他立在門廳口凝視著衣帽架,那里接著他的皮帶和項圈。她給他套上項圈系好皮帶,帶他一起去買東西。她要買點牛奶、黃油、麵包,同往常一樣,還有他早餐用的麵包圈。他貼在她身邊跑著,嘴里叼著麵包,吸引旁人的注意之後洋洋自得為之四顧。一到家,他叼著麵包圍躺在臥房門口,等待托馬斯對他的關注,向托馬斯爬過去,沖他狺狺地叫,假定他要把那麵包圈兒奪走。每天都如此一番。他們在屋子里至少要互相追逐五分鐘之久,卡列寧才爬到桌子底下去狼吞虎咽消受他的麵包圈。 

這一次,他白白地等候著這一套早晨的儀禮。托馬斯面前的桌上有一臺小小的晶體管收音機,他正在專心聽著。

 …

Continue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5)(第四章 靈與肉)

Posted on April 19, 2020 at 10:02pm 0 Comments

的確,從神學的角度來說,是薩賓娜送給了他那位姑娘。在他的人之愛和神之愛兩者中間,是絕對的和平。如果他的神之愛(基於神學理由)必定含有一劑不可解說、不可理喻的烈藥(我們只須回憶一下那本誤解詞典和一系列誤解詞匯!),他的人之愛卻建立在真實的理解上。

 …

Continue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4)

Posted on April 19, 2020 at 10:01pm 0 Comments

埋葬托馬斯和特麗莎的墓地又怎麽樣呢? 

她開始一次次想起他們。他們好幾次開車去鄰鎮,在一家廉價的旅店里過夜。信中的這一段吸引了她的視線。這說明他們是快樂的。她又一次把托馬斯當作自己的一幅畫來構想:畫的前景是唐璜,一位幼稚畫家所作的浮華外景,穿過外景的裂縫看去,卻是特里斯丹。他像特里斯丹一樣死去,不像唐璜。薩賓娜的父親與母親是死於同一個星期,托馬斯與特麗莎是死於同一秒。薩賓娜突然想念起弗蘭茨來。

 …

Continue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43)

Posted on April 19,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她自己以前當然意識不到這一點。她怎麽可能呢?我們追尋的目標總是不為我們所知。一個姑娘渴望結婚渴望別的什麽但對這一切毫無所知,一個小夥子追求名譽卻不懂得名譽為何物。推動我們一切行動的東西,卻總是根本不讓我們明了其意義何在。薩賓娜對於隱藏在自己背叛欲念後的目的無所察覺,這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不就是目的所在嗎?她離開日內瓦,使她相當可觀地接近了這個目的。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