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an Lab
  • Female
  • Vientiane
  • Lao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uan Lab'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KyrGyz
  • Qyzylorda

Gifts Received

Gift

Suan Lab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uan Lab's Page

Latest Activity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苓蘢心語》性化學雜想

假設我們面前的電影鏡頭中,是推成特寫的一片肌膚,完美的光線,偏暖的色調,使它進入你視覺時不僅可視,並且可觸、可嗅。你感覺到它的溫度,它的氣息,它由於激情的血性而突然改變的微循環,那一根根汗毛興奮起來,被汗汁濡濕。不必將這個鏡頭展開,你可以同這塊肌膚共鳴,你會發生一種界於靈與肉之間的悸動。你尋找一個詞,想形容這感覺,於是有了一個不是百分之百達意的詞:性感。                                                                                           《法國中尉的女人》剧照性感是一種審美境界,是性的審美。不是所有的性都性感,正如性感不一定導致性。我在讀約翰·福爾(John Fowles,英國小說家)的小說《馬古斯》(The…See More
Friday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苓蘢心語》男女超人與“忘年戀”

在芝加哥讀學位時,第一門課要求對所學到的作家們進行闡述,主要是對於終生的作品,亦包括他們的傳略。我於是迷上了讀他們的傳記。對比中我發現這些文學泰斗們——無論男女——都具備一些共同的美德和缺陷。比如說,他們都有鐵一樣的意志、軍人般的自我紀律、或多或少的清教徒式的生活方式。之所以提到“清教徒”,並不是粗茶淡飯、布衣草履的意思,而指他們對物質的隨便態度:有亦可,無亦可。另外,“清教徒”還包括他們對待自己每日具體的藝術創造,就像對待一件宗教功課:只求心靈的付出,不求肉體的獲得。因而我把他們叫成男超人和女超人。比如蘇聯作家索忍尼辛(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在二次大戰中主動報名上前線。那時蘇聯政府給予在校大學生特權,免除他們的兵役。他很快晉升為炮兵軍官,卻因為在與朋友通信中交流了政治言論而在前線被蘇聯當局逮捕。他在古拉格群島的流放歲月中,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堅持文學寫作:他完全依賴記憶力背誦與儲存他的詩句。因為當時的獄規禁止犯人用紙和筆。他只能在腦子里寫作他的長篇敘事詩。他每天寫上幾行,然後拼命將它們背誦下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每天必須將自己寫成的部分默誦一遍,然後再在內心進行新的創作。他的記憶空間逐漸…See More
Jan 11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苓蘢心語》創作談

我曾經說過,多少美妙故事的產生,是由於我們記憶的不可靠性。記憶篩下什麽,濾去什麽,是由人的閱歷,人的世界觀、價值觀變化而決定的。而記憶強調什麽,忽略什麽,更是一個人價值觀、審美觀的體現。我讀過幾本有關舊金山歷史的書籍,即使是寫同一個事件,由於作者的歷史觀不同、時代不同、人種不同,讀起來竟像不同的事件。同樣的人物,五十年前與五十年後寫出來的就可能會是正、反面人物的區別。因為五十年中,社會在成長,對於種族、文化的認識在進步,原有的是非好惡也就改變了。記憶和人的關係更妙。據說人的記憶有下意識的保護機制(弗洛伊德的所謂Defense Mechanisms),它會替人的記憶做出取捨。所取的,都是有利於人心理健康、精神快樂的記憶,捨去的,自然是創傷性的、不堪回想的記憶。換句話來說,一個對不愉快的事健忘的人,是個相對快樂而心理健康的人。正因為保護機制存在我們的潛意識中,它對於記憶的取捨選擇是不為我們知覺的。這就是人類心理學中重大的疑謎。…See More
Jan 7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苓蘢心語》“我愛你,再見了。”

九月十一日,阿拉伯數字是“911”,美國報警電話,連三四歲的孩子都會撥的號碼。九月十一日晚上9點30分,我和一夥朋友正在北京朝陽區一個西藏酒吧里消磨,突然有人告訴我們:“一架飛機撞在紐約世貿大樓上了!”我回到家是十點四十,災難的規模已顯露出來。第四天,我收到一個朋友的電子信件,講述她從世貿大樓死里逃生的經過。讓我感到最不解的,是她毫無我所設想的歇斯底里,相反,她語氣平淡,實事求是,有一點歷史學家的手筆了。從災難發生之後,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他(她)在那天早晨喝咖啡時,有沒有任何預感——哪怕最極微的征兆——這就是他(她)一生的最後一杯咖啡。”也許別人會認為這個問題莫名其妙,但我卻驅不散它。我對一個生命在行將滅亡時的心理活動懷有極大的好奇。你也可能把好奇看成關切或擔憂。順著那個安詳地喝咖啡的形象去想像,他(她)如平時一樣,帶著好睡眠留下的松垮和呆鈍,打開大門,拾起報童在早晨五點扔下的報紙,上面套著塑料袋,濕漉漉的一層初秋露水。他(她)在早餐桌上展開報紙,一雙腳勾過對面的椅子,然後兩腿蹺上去;咖啡的滋味從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是和半躺,和讀報,和窗外的街道上過往的汽車聲合在一道,才能形成的滋味…See More
Dec 24, 2019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苓蘢心語》讀書與美麗

我有一位朋友叫莊信正,是位著名的翻譯家、學者,也是研究詹姆士·喬伊斯的專家。他說過這樣一段話(大意):俗話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但對我來說,我寧可把這句話改為“上有天堂,下有書房”。他說在他年少時就想到:反正誰也不知道天堂是什麽樣子,他無妨就把它想像成一間書房。我讀到這些話時,為他的純,以及他與我不謀而合的價值觀會心地笑了。我心里對這位忘年友人湧出一股深深的感激。因為在這個價值觀飛快變更的年代,我生活的很大成分,仍是獨自寫作與讀書。有時不免對周圍忙得頭頭是道,不讀書卻也十分充實的人們發聲自愧落伍的嘆息。而莊先生這一席話,使我認識到,我還是有伴的,並沒有落伍得那樣徹底。在易卜生的《彼爾金特》中,有個叫索爾薇格的少女。彼爾金特在戀想她時,總是想到她手持一本用手絹包著的《聖經》的形象。在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里,特蕾莎留給托馬斯的印象,是她手里拿著一本《安娜·卡列尼娜》。這兩位女性之所以在男主人公彼爾金特和托馬斯心里獲得了特殊的位置,是她們的書所賦予她們的一層象征意義。我的理解便是讀書使她們產生了一種情調,這情調是獨立於她們物質形象之外而存在的美麗。易卜生和昆德拉都沒有用筆墨來描寫…See More
Dec 14, 2019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苓蘢心語》雙語人的苦惱(下)

美國人把愛和恨掛在嘴頭上。常聽人說:“我愛這個,我恨那個。”若把這樣的表達搬到中文里,會很矯情。但有時人又需要那些痛快淋漓的表白,於是我拉過英語來。藏在別人的語言後面,誇張一下感情,不覺得太肉麻;肉麻也不是我的事,是語言的問題。碰到我跟美國人爭論的時候,這優勢很有用。講過火了的話,盡可能推給語言去負責。更何況這里還有個態度問題:我說的是你的語言,我的態度已經對你好了;那麽我如有出語傷人之處,你就包涵吧。但我在跟我丈夫爭論時,只說中文,他呢,一律用英文回擊。夫妻之間,絕不能用對方的母語說話,萬一說得過分“痛快”,誤會就會產生。我們的爭執從來是各說各的母語,因為必須把握各自語言的分寸、深淺,避免誤傷。我生活在美國的第三年,頭一次用英語在夢里亂嚷。把我自己喊醒後,發現窗外是芝加哥的雪夜。我喊的是“幹嘛是我?!”醒過來,我怎麽也想不起這句話的上下文。也許夢話和夢的情節並不一致;夢話是更生理的,而夢更屬於精神。那時狂練英文,詞匯和句子全錄在聲帶上,夜里聲帶失禁,語句自己就迸發出來,用不著通過思維。想想真是很慘,把自己弄成了一隻八哥,只管往嘴里灌詞兒,懂或不懂,要緊的是嘴一張詞兒就得出來,說它是條…See More
Dec 8, 2019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苓蘢心語》雙語人的苦惱(上)

我的長篇小說《人寰》,是以一個中國女性對美國心理醫生的自述為形式的。小說的語言便是虛擬的英文;也就是說,是外國人講的斷裂英文。在故事開始,我借女主人公之口說道:“英文使我魯莽。講英文的我是一個不同的人;可以使我放肆。不精確的表達給我掩護。另一種語言含有我的另一個人格,使我似是而非,因而不再有不可啟齒的事。”這些話是我從自己在美國的十二年生活中得到的真實體驗。一九九六年年底,我在一位心理醫生的診所就診,為近乎要了我性命的失眠症,亦為體驗西方心理治療方式。自從我接觸了弗洛伊德和容格的心理著作,就對他們創立的“傾訴(Talk…See More
Dec 7, 2019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苓蘢心語》女郎與海

靠墨西哥西南海岸有個鎮子,叫Zihuatanejo(我們下面就叫它Z鎮吧)。我去的時候,還沒有直航飛機。要在另一個墨西哥海濱城市搭長途汽車。四小時的車程,一路之上的村莊、集鎮很像美國西部新片中的景點,有著閑逛的牛仔,髒髒的孩子,大聲談笑的淳樸女人。 …See More
Dec 6, 2019

Suan Lab's Blog

嚴歌苓《苓蘢心語》男女超人與“忘年戀”

Posted on January 11, 2020 at 6:20pm 0 Comments

在芝加哥讀學位時,第一門課要求對所學到的作家們進行闡述,主要是對於終生的作品,亦包括他們的傳略。我於是迷上了讀他們的傳記。對比中我發現這些文學泰斗們——無論男女——都具備一些共同的美德和缺陷。比如說,他們都有鐵一樣的意志、軍人般的自我紀律、或多或少的清教徒式的生活方式。之所以提到“清教徒”,並不是粗茶淡飯、布衣草履的意思,而指他們對物質的隨便態度:有亦可,無亦可。另外,“清教徒”還包括他們對待自己每日具體的藝術創造,就像對待一件宗教功課:只求心靈的付出,不求肉體的獲得。…

Continue

嚴歌苓《苓蘢心語》創作談

Posted on January 6, 2020 at 9:26pm 0 Comments

我曾經說過,多少美妙故事的產生,是由於我們記憶的不可靠性。記憶篩下什麽,濾去什麽,是由人的閱歷,人的世界觀、價值觀變化而決定的。而記憶強調什麽,忽略什麽,更是一個人價值觀、審美觀的體現。我讀過幾本有關舊金山歷史的書籍,即使是寫同一個事件,由於作者的歷史觀不同、時代不同、人種不同,讀起來竟像不同的事件。同樣的人物,五十年前與五十年後寫出來的就可能會是正、反面人物的區別。因為五十年中,社會在成長,對於種族、文化的認識在進步,原有的是非好惡也就改變了。

記憶和人的關係更妙。據說人的記憶有下意識的保護機制(弗洛伊德的所謂Defense…

Continue

嚴歌苓《苓蘢心語》讀書與美麗

Posted on December 13, 2019 at 9:58pm 0 Comments

我有一位朋友叫莊信正,是位著名的翻譯家、學者,也是研究詹姆士·喬伊斯的專家。他說過這樣一段話(大意):俗話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但對我來說,我寧可把這句話改為“上有天堂,下有書房”。他說在他年少時就想到:反正誰也不知道天堂是什麽樣子,他無妨就把它想像成一間書房。

我讀到這些話時,為他的純,以及他與我不謀而合的價值觀會心地笑了。我心里對這位忘年友人湧出一股深深的感激。因為在這個價值觀飛快變更的年代,我生活的很大成分,仍是獨自寫作與讀書。有時不免對周圍忙得頭頭是道,不讀書卻也十分充實的人們發聲自愧落伍的嘆息。而莊先生這一席話,使我認識到,我還是有伴的,並沒有落伍得那樣徹底。…

Continue

嚴歌苓《苓蘢心語》女郎與海

Posted on December 5, 2019 at 11:18pm 0 Comments

靠墨西哥西南海岸有個鎮子,叫Zihuatanejo(我們下面就叫它Z鎮吧)。我去的時候,還沒有直航飛機。要在另一個墨西哥海濱城市搭長途汽車。四小時的車程,一路之上的村莊、集鎮很像美國西部新片中的景點,有著閑逛的牛仔,髒髒的孩子,大聲談笑的淳樸女人。…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