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htay Dream
  • Female
  • Besut, Tereng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Kehtay Dream's Friends

  • Sindumin
  • Passion for Style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Crna Gor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SHKENT HOLIDAY
  • Zenkov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Kehtay Drea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ehtay Dream's Page

Latest Activity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20)

迦萊亞斯湊上前,只為插進這樣荒謬的話:“不是向病人指出病症,而是讓他們觀賞健康,才能治好病。應當在醫院每張病床上方畫上一個正常的人,應當給醫院樓道里塞滿法爾內塞府邸①的赫拉克勒斯。”①法爾內塞府邸,位於羅馬,建於16世紀,是小安東尼奧-達-桑迦洛和米開朗琪羅的作品,裝飾壁畫有希臘神話中的人物赫拉克勒斯等。“首先,正常的人不叫赫拉克勒斯……”有人立刻幫腔:“噓!噓!偉大的華朗坦-克諾克斯要講話了。”他說道:“在我看來,健康並不是一個如此令人艷羨的優點。這不過是一種均衡,各部位的一種平庸狀態,沒有畸形發展。我們只有與眾不同才顯得傑出;特異體質就是我們的價值病;換言之,我們身上重要的,是我們獨有,在任何別人身上找不到的東西,是您所說的正常人所不具備的,也就是您所稱的疾病。“從現在起,不要把疾病視為一種缺陷,恰恰相反,是多出了點兒什麼東西。一個駝子,就是多出個肉駝的一個人,而我希望你們把健康視為疾病的一種欠缺。“我們並不看重正常人,我甚至要說是可以取消的——因為隨時隨地都能再找見。這是人類最大的公約數,而從數學角度看,作為數,就可以從每個數字拿掉,無損於這個數字的個性。正常人(這個詞令我惱火)…See More
yesterday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9)

全場肅靜。“可是,先生們,”我又氣又惱,嚷道,“我向你們保證,真的沒有什麼值得朗誦的。迫不得已,我就給你們唸一小段,免得說我拿架子,這一小段還沒有……”“唸吧!唸吧!”好幾個人說道。“好吧,先生們,既然你們堅持……”我從兜里掏出一張紙,也沒有擺姿勢,隨口就以平淡的聲調唸道:散步我們漫步,走在荒原上。願上帝聽見我們的聲響!我們就這樣在荒原遊蕩,直到暮色降臨大地,我們實在精疲力竭,就很想坐下來小想。……大家繼續保持肅靜,還在等待,顯然沒明白詩已經完了。“完了。”我說道。這時,在冷場中間,忽聽安琪兒說道:“真妙啊!您應當把這放進《帕呂德》里去。”她見大家始終沈默,便問道:“對不對,先生們,應當把這放進《帕呂德》里去?”於是,一時間全場議論紛紛,有人問:《帕呂德》?《帕呂德》?是什麼呀?另一些人則解釋《帕呂德》是怎麼回事。可是,越解釋越抓不住了。我也插不上嘴,可是這時,生理學家加羅呂斯出於追本溯源的癖好,帶著詢問的神色走到我面前。“《帕呂德》嗎?”我立刻開口說道。“先生,這個故事講的是生活在黑暗的山洞里的動物,因為總不使用眼睛而喪失視覺。您讓我喘口氣吧,我實在熱得難受。”這工夫,精明的批評家埃…See More
Sunday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8)

在我的這張紙上,僅僅看到我在植物園所產生的富有詩意的思想:狄提爾微笑了。馬爾丹問道:“狄提爾是誰?”我答道:“是我。”“這麼說,你時常微笑啦!”他接口說道。 “噯,親愛的朋友,別忙,聽我給你解釋。(每次都管不住自己!……)狄提爾,是我,又不是我;狄提爾,是那個傻瓜,那是我,是你……是我們大家……別這麼嘿嘿冷笑……你惹我惱火了……我說的傻瓜,意思就是殘廢的人:他往往想不起自己的不幸,也就是我剛才對你講的。人有忘卻的時候;不過要明白,這句話沒什麼,無非是帶點兒詩意的思想……” 亞歷山大看了我們所寫的。亞歷山大是位哲學家,他說什麼,我總持懷疑態度,也從不應答。他微微一笑,轉向我,開口說道: “先生,您所說的自由行為,照您的意思,我看就是一種不受任何限制的行為。跟著我的思路:是可以遊離的——注意我的推理:是可以取消的,我的結論:毫無價值。先生,要緊緊抓住一切,不要追求偶然性:首先,您也得不到,其次,得到了對您又有何用?” 我還照老習慣,根本就不搭腔。每當一位哲學家回答你的問題,你就再弄不明白自己問的是什麼了。這時傳來上樓的腳步聲:是克列芒、普羅斯佩和卡西米爾他們。 “怎麼,”他們一見亞歷山大同…See More
Nov 23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7)

安琪兒住在五樓。她招待客人的日子,在門前放一張條凳,另一張放在三樓的樓道上,擺在洛珊的門前,可以坐下來歇口氣兒,以供不時之需;休息站。我上樓就氣喘了,坐到頭一張凳子上,從兜里掏出一張紙,打算構思幾點論據對付馬爾丹。我寫道:“人不出門,這是個錯誤。況且人也不可能出去,但這正是困為人不出門。”不對!不是這碼事兒!重寫。我把紙撕掉。應當指出的是,每人雖然關在家中,卻自認為身在戶外。我這生活的不幸!一個事例。這時,有人上樓來,正是馬爾丹。他說道:“咦!你在工作!”我答道:“親愛的,晚上好。我正在給你寫呢,別打擾我。你到樓上那張凳子坐下等我。”他上樓去了。我寫道:“人不出門;這是個錯誤。況且,人不可能出去;但這止是因為人不出門。人不出門是因為自以為已經在外面了。如果知道自己關在屋里,那至少會產生出去的願望。”“不對!不是這碼事兒!不是這碼事兒!重寫。”我撕掉。“應當指出的是,誰也不觀望,因此人人都自以為在外面。況且,不觀望也因為是瞎子。我這生活的不幸啊!我簡直一點兒也不理解了……而且,在這里創作真是難受極了。”我又換了一張紙。這時,有人上樓來,是哲學家亞歷山大。他說道:“咦!您在工作?”我正全神…See More
Nov 1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6)

六點鐘,我的摯友于貝爾來了,他從互助會那里來,一見面就說道:“有人向我提起《帕呂德》!”“誰呀?”我不禁好奇地問道。“幾位朋友……告訴你:他們不大喜歡,甚至還對我說,你最好還是寫寫別的。”“那你就住口吧。”“你了解,”他又說道,“反正我也不懂,只是聽人講;你寫《帕呂德》,既然覺得有意思……”“哪里,我一點也不覺得有意思,”我高聲說道。“我寫《帕呂德》是因為……算了,談點兒別的……我要去旅行。”“嚇!”于貝爾應了一聲。“對,”我說道,“人有時就需要出城走一走。我後天動身,還不知道去哪兒……我帶著安琪兒。”“怎麼,在你這年齡!”“噯!親愛的朋友,是她邀請我的。我可不建議你同我們一起去,因為我知道你太忙……” “再說,你們也喜歡單獨在一起……不用講了。你們要到遠處逗留很久嗎?” “不會太久,我們還得受時間和金錢的限制;不過,關鍵是離開巴黎。要出城,只能靠強有力的交通工具,乘坐快車;難就難在衝出郊區。”我站起來踱步,以便激發一下情緒:“要經過多少站,才能到達真正的農村!每站都有人下車,就好像賽馬剛一起跑,就有人掉下去了。車廂漸漸空了。旅客!旅客在哪兒呢?沒下車的人是要去辦事;司機和技工,他們要…See More
Nov 15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5)

一來到街上,我便說道: “什麼生活,真叫人難以容忍!您受得了嗎,親愛的朋友?”“還行吧,”羅朗說道。“請問,為什麼說難以容忍呢?”“本來可以換樣兒而沒有換樣兒,這一點就足夠了。我們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爛熟了,換個人來也會這樣做,重復我們昨天的話語,再組成我們明天的詞句。阿貝爾每星期四接待客人,客人中不見於爾班、克洛狄烏斯、瓦爾特和您本人,他那驚訝的程度,也像我們大家不見他在家里一樣!哦!我也不是發牢騷,確實看不下去了:我要走了……動身去旅行。” “就您,”羅朗說道。“嚇!去哪兒,什麼時候動身?” “後天……去哪兒?我也說不好……不過,親愛的朋友,您應當明白,我若是知道去哪兒,去幹什麼,也就走不出我這苦惱圈兒了。動身就是動身,單純得很:出乎意料本身就是我的目的——意想之外的情況——您明白嗎?意想之外的情況!我可不是向您提議陪我一起走,因為我要帶安琪兒……不過,您何不也走一走呢,去哪兒都成,讓那些不可救藥之人死守去吧。” “對不起,”羅朗說道,“我和您不一樣,我要走,就喜歡弄清楚去哪兒。” “那就是有選擇嘍!我怎麼對您說呢?就說非洲吧!您熟悉(阿爾及利亞)比斯克拉嗎?想想照在沙漠上的太陽!…See More
Dec 11,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4)

宴會星期四 一夜輾轉反側,今天早晨起來有點兒難受,就改改習慣,沒有喝我這碗奶,而喝了點兒藥茶。記事本上這一頁是空白,這就表明留給《帕呂德》。沒有任何別的事情可幹的日子,我就用來工作。我創作了一上午,這樣寫道: 狄提爾的日記我穿越了大片荒原,遼闊的平野,無邊無際;即使丘崗也很低矮,大地略微隆起,仿佛還在酣睡。我喜愛到泥炭沼邊緣遊蕩;踏出來的小徑硬實一點兒,土層厚而水分少些。其餘各處土質松軟,一下腳苔蘚草墩便往下沈;苔薛吸飽了水分,變得很松軟;有些地方則有暗溝放水,曬乾苔蘚,長了歐石楠和矮松;長了匍匐的石松。有些窪地聚水,呈棕褐色而腐臭。我住在低窪地,沒有怎麼考慮搬到丘崗上,心里完全清楚到那里也不會看到別的什麼東西。我並不遠眺,盡管朦朧的天空也有魅力。腐水面上有時展現奇妙的彩虹,飛來極美的蝴蝶,那翅膀是無與倫比的;水面上絢麗多彩的薄層全是分解的物質。夜晚喚醒磷光,飄忽在水塘上,而從沼澤地上起來的鬼火,真好像升華了。沼澤地!有誰能講述你的魅力?狄提爾! 這幾頁文字不要給安琪兒看,我心想:狄提爾在那里似乎生活得蠻幸福。我還記了幾筆: 狄提爾買了一個玻璃魚缸,擺到毫無裝飾的屋子中央,想到外面的全…See More
Dec 9,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3)

“咦,怎麼!您在哭泣?”安琪兒問道。“不要介意……是神經質。安琪兒,親愛的朋友,到頭來,您不覺得我們的生活缺乏真正新奇的東西嗎?”“有什麼辦法?”她又輕聲說道,“我們倆到近處旅行一次,您看好嗎?等等,周六,您沒有事情吧?” “可是,您不會考慮,安琪兒,後天吧!”“有何不可?我們趕早一道動身;明天晚上,您就在我這兒吃飯——同于貝爾一起;您留下來,睡在我身邊……現在,再見,”安琪兒說道,“我要去睡了;時間晚了,您弄得我有點兒累。女傭人給您準備好了房間。”“不,我不留下了,親愛的朋友,請原諒我;我太興奮了。睡覺之前,我要寫很多。明天見。我回家了。” 我想查一查記事本。我幾乎跑著離開,這也是因為天下起了雨,而我又沒帶雨傘。我一回到家,就立刻為下周的一天寫下這種想法,也不僅僅指理查德而言: “卑賤者的德行——接受;而且,這特別切合他們中一些人的實際,能讓人以為,他們的生活就是量他們的靈魂而裁制的。尤其不要憐憫他們:他們的狀態適於他們;可悲的狀態!一旦這種平庸的狀態不再表現在財產上,他們就視而不見了。我突然對安琪兒講的,也真是那麼回事兒:每人的際遇都是契合。每個人找到適於自己的命運。因此,人若是滿…See More
Dec 8,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2)

安琪兒有點兒生氣,對我說道:“您看怎麼著,您的故事不真實!” “為什麼,不真實?就因為不是一個,而是六個人嗎!我安排狄提爾獨自一人,是集中表現這種單調的生活,這是一種藝術於法;您總不能讓我寫他們六個人都垂釣吧?” “我完全確信,他們在現實生活中,各有不同的事兒要幹!” “那些事兒,假如我一一描寫出來,就會顯得差異大多了。作品中敘述的各種事件之間,並不保留它們在生活中的價值。為了存真,就不得不重新安排。關鍵是我所指出的,事件使我產生的情緒。” “這種情緒如果是錯的呢?” “親愛的朋友,情緒從來不會錯的。您不是有時讀過謬誤始自判斷嗎?其實,何必敘述六遍呢?既然讓我產生同樣的感覺——恰恰相同,而六遍……您想知道在現實生活中,他們幹什麼嗎?” “談談吧,”安琪兒說道,“瞧您這樣子,都惱火了。” “根本沒有,’哦嚷道……“父親耍筆桿子;母親操持家務;大兒子給別人家上課;二兒子上人家的課;大女兒是瘸子;小女兒太小,什麼也不幹。還有一個廚娘……主婦名叫于絮珥……要注意,他們所有人,每天都各自幹完全相同的事情!!!” “也許他們窮吧。”安琪兒說了一句。 “必然的!不過,您理解《帕呂德》嗎?理查德剛一結…See More
Dec 6,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1)

這之後我餓了,於是決定改天再研究眼睛草,先去碼頭大街尋找皮埃爾對我說過的那家餐館。我願想獨自用餐,不料卻遇見萊翁;他向我談起埃德加。下午,我去拜訪幾位文學家。將近五點鐘,下起一陣小雨。我回到家中,寫下學校二十來個用詞的定義,還為胚盤一同找到新修飾語,竟有八個之多。到了傍晚,我有點兒疲倦,吃罷晚飯便去安琪兒家睡覺。我是說在她家里,而不是與她同眠:我同她一向只有無傷大雅的小小的調笑。她一人在家。我進屋時,她正坐在一架新調的鋼琴前,準確地彈奏莫扎特的一支奏鳴曲。時間已晚,聽不見別的響動。她穿著一條小方格衣裙,多枝燭臺的蠟燭全點著了。“安琪兒,”我一進屋便說道,“我們應當設法改變一下生活!您又要問我今天幹了什麼吧?” 她無疑沒怎麼聽明白我這話的尖酸,立刻就問道:“怎麼樣,今天您做什麼啦?”於是,我也不由自主地回答:“我見了我的摯友于貝爾。”“他剛從這兒走的。”安琪兒接口說道。“親愛的安琪兒,難道您就不能一同接待我們嗎?”我高聲說道。“恐怕他不怎麼願意吧,”她又說道。“您呢,如果一定要這樣,那就星期五來我這兒吃晚飯,他也到場:您給我們朗誦詩……對了,明天晚上,我邀請您了嗎?我要接待幾位文學家,您…See More
Dec 4,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0)

過了一會兒,他又說道:“原先我不知道你認識理查德。”這話簡直就是一個問題。我本可以對他說,理查德;就是狄提爾,但是我認為于貝爾根本無權鄙視理查德,便簡單應付一句:“他是個很可敬的人。”而我心下決定晚上再補償,對安琪兒談一談。“好了,再見,”于貝爾說道,他明白我們不會談什麼了。“我趕時間,你走得又不快。對了,今天晚上六點鐘,我不能去看你了。”“那再好不過,”我答道,“這就會給我們帶來變化。”他走了。我獨自走進植物園,緩步朝栽植的草木走去。我喜歡這地方,經常來;所有園丁都認識我,給我打開不對外的園地,都以為我是個搞科學的人,因為我坐到水池旁邊。多虧終日監守,這些水池就不用管理了,無聲的水流為之補養。池中任由雜草生長,浮遊著許多昆蟲。我就專注視著遊蟲;甚至可以說,多少是這景象使我萌生寫《帕呂德》的念頭:一種徒勞無益的觀賞之感,我面對灰色的微生物的感慨。這天,我為狄提爾寫下這悉話: 各種景觀中,平展的大景觀吸引我,景物單調的荒原,我本想遠行到水塘密布的地方,但是我這里就被水塘環繞。不要以為我悲傷,其實我連憂郁都談不上。我是狄提爾,孑然一身,我喜愛一種景色,就像喜愛排解不了我的思想的一本書。須知…See More
Dec 2,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9)

“哦,是這樣,”我開口講道,“你還記得海番鴨吧:我說過狄提爾打了四隻。根本沒那事兒!他打不了:禁止打獵。馬上就會來個神甫,他要對狄提爾說:‘教會看到狄提爾吃野鴨,會感到很悲傷,因為這是容易引人犯罪的獵物,人們避之猶恐不及;罪孽到處在等待我們,在拿不準的時候,寧可捨棄;我們應當喜愛苦行,教會了解不少絕妙的苦行之法,其功效十分可靠——我會冒昧地勸導一位兄弟:請吃,請吃泥塘里面的蛆吧。’“神甫前腳剛走,一名醫生後腳又來了,他說道:‘您要吃野鴨!您還不知道,這非常危險!這一帶沼澤有惡性熱病,要特別當心;應當讓您的血液適應;以毒攻毒,狄提爾!請吃泥塘里面的蛆蟲(泥中之蛆),蛆蟲體內聚積了沼澤的精華,而且這種食物富有營養。”“哦,呸!”于貝爾說道。 “是不是?”我又說道,“這一切,虛假到了極點。你能想得到,那不過是個獵場看守員!然而,最令人吃驚的,還是狄提爾品嚐了,幾天之後就吃習慣了;再過一陣兒,他會覺得蛆蟲美味可口。說說看!狄提爾夠可惡的吧?”“他是個幸福的人。”于貝爾說道。“那好,談談別的事兒吧。”我不耐煩了,高聲說道。忽然想起于貝爾和安琪兒的關係應當引起我的不安,我就把他往這個話題上引:“多…See More
Dec 1,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8)

“頭一個夜晚,一切順利。于絮珥睡得很深沈。第二天夜里,我剛剛坐定,忽然看見誰來啦?……于絮珥!她也萌生了同樣的念頭:為了付給路易絲工錢,她要制做壁爐隔熱扇,做好了知道去哪兒賣。您也知道,她有幾分畫水彩畫的才能……做出的東西很可愛,我的朋友……我們兩個都很激動,相互擁抱並流下眼淚。我怎麼勸她去睡覺也是徒然,其實,她幹一會兒就累了,但她絕不肯去休息;她懇求我,讓她留在我身邊幹活,把這當作最大友誼的明證。我只好同意,可是,她的確累呀。我們每天夜晚這樣做,也就是守夜時間長一些,只不過我們彼此不再隱瞞了,就認為沒有必要先睡下再起來幹活了。” “您講的這事兒,真是感人極了。”我高聲說道;但是心里卻想:不行,恰恰相反,我永遠也不能向他談《帕呂德》。接著我又低聲說道:“親愛的理查德!要相信,我非常理解您的憂愁,您的確很不幸。” “不,我的朋友,”他對我說,“不能說我不幸。我得到的東西極少,但是用這極少的東西,我就營造了我的幸福。我向您講述我這事兒,您以為是要引起您的同情嗎?自己由愛和敬重圍著,晚上又在于絮珥身邊工作……這種種快樂,拿什麼換取我也不肯……” 我們沈默半晌,我又問道:“孩子們怎麼樣?” “…See More
Nov 26,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7)

我正要考慮理查德的個性,忽聽門鈴響了,正是他本人遞上名片之後進來了。我略微有點兒煩,只因不能很好考慮在場的人。 “啊!親愛的朋友!”我邊擁抱他,邊高聲說道。“這也太湊巧啦!今天早晨,我正要想到您呢。” “我來求您幫個忙,”他說道。“唔!也不算什麼;不過,由於您也沒有什麼事幹,我就想您可以讓給我片刻。我需要一個推薦人,您得替我擔保;我在路上向您解釋吧。快點兒:十點鐘我得趕到辦公室。” 我就怕顯得無所事事,於是答道: “幸好還不到九點鐘,我們還有時間;可是一完事兒,我就得去植物園。” “唔!唔!”他接口說道:“您去看新到的……” “不,親愛的理查德,”我裝出很自然的樣子截口說道,“我不去看大猩猩;為了創作《帕呂德》,我必須去那里研究小眼子菜的一些變種。” 我隨即就怪理查德引出我這愚蠢的回答。他噤聲了,怕我們無知妄談。我心想:他本可以縱聲大笑。但是他不敢。他這種憐憫之心叫我受不了。顯而易見,他覺得我荒謬。他向我掩飾自己的感覺,以便阻止我向他表示類似的感覺。其實,我們產生這種感覺彼此都知道。我們雙方的敬重也相互依存,不能輕舉妄動;他不敢撤回對我的敬重,惟恐我對他的敬重也同時跌落了。他對我和藹可…See More
Nov 23,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6)

第三頁: 理查德當年對我父親極為敬重,他是我最可靠的朋友。他雖然從未看過我寫的任何作品,卻敢說完全了解我;這就允許我寫《帕呂德》了:我想狄提爾時便聯想到他;我真希望根本不認識他。安琪兒和他不相識;他倆相見彼此難以理解。 第四頁: 我不幸很受理查德的敬重,因此之故,我什麼也不敢做了。一種敬重,只要不能停止珍視,就不容易擺脫。理查德時常激動地向我斷言,我幹不出壞事來;而我有時要決定行動,卻被他這話拉住了。理查德高度評價我這種消極狀態;將我推上了美德之路的,是像他那樣的一些人,而將我維系在這條路上的,則是這種消極狀態。他經常把接受稱作美德,因為這是允許窮人所具有的。 第五頁: 理查德終日在辦公室工作,晚上守在妻子身邊,唸唸報紙,好有話題聊天。他問過我:“帕伊隆的新劇在法蘭西劇院演出,您去看過嗎?”他了解所有新到的東西。他知道我要去植物園,就問我:“您要去瞧大猩猩嗎?”理查德把我看作大孩子,這是我無法容忍的;我做什麼他都不當回事兒,我要向他講述一下《帕呂德》。…See More
Nov 19, 20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5)

安琪兒 星期三 弄個記事本,寫上一周每天我應當幹什麼,這才算聰明地支配自己的時間。自己決定行動,事先毫無顧忌地決定下來,就可以確信每天早晨不必看天氣行事了。我從記事本中汲取責任感。我提前一周就寫出來,以便有足夠的時間置於腦後,為自己制造一些出乎意料的情況,這也是我的生活方式所不可或缺的。這樣,我每天晚上睡覺時,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又已經由我安排好了的明天。 我的記事本分兩部分:這邊一頁寫上我將做什麼,而在對面那頁上,每天晚上我記下自己幹了什麼。然後做個比較,勾銷已做的事,而沒有做到的虧欠的部分,就變為我本來應當做的事情了。我再寫到十二月份上,這就促使我從精神上考慮了。這種辦法是三天前開始的。 因此,今天早晨,面對標示的計劃:要在六點鐘起床,我則寫上:“七點起床”,並在括號中加一句:負意外。再往下看,本上有各種記錄: 給古斯塔夫和萊翁寫信。 奇怪沒有收到儒爾的信。 去看貢特朗。 考慮理查德的個性。 擔心于貝爾和安琪兒的關係。 爭取時間去植物園,為寫《帕呂德》研究眼於草的變種。 晚間在安琪兒家度過。 接下來是這種想法(我事先為每天寫下一種想法;正是這些想法決定我是憂傷還是快樂): “有些事…See More
Nov 15, 2020

Kehtay Dream's Blog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20)

Posted on November 12, 2022 at 3:00pm 0 Comments

迦萊亞斯湊上前,只為插進這樣荒謬的話:

“不是向病人指出病症,而是讓他們觀賞健康,才能治好病。應當在醫院每張病床上方畫上一個正常的人,應當給醫院樓道里塞滿法爾內塞府邸①的赫拉克勒斯。”

①法爾內塞府邸,位於羅馬,建於16世紀,是小安東尼奧-達-桑迦洛和米開朗琪羅的作品,裝飾壁畫有希臘神話中的人物赫拉克勒斯等。



“首先,正常的人不叫赫拉克勒斯……”

有人立刻幫腔:“噓!噓!偉大的華朗坦-克諾克斯要講話了。”…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9)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22 at 3:00pm 0 Comments

全場肅靜。

“可是,先生們,”我又氣又惱,嚷道,“我向你們保證,真的沒有什麼值得朗誦的。迫不得已,我就給你們唸一小段,免得說我拿架子,這一小段還沒有……”

“唸吧!唸吧!”好幾個人說道。

“好吧,先生們,既然你們堅持……”

我從兜里掏出一張紙,也沒有擺姿勢,隨口就以平淡的聲調唸道:

散步

我們漫步,走在荒原上。…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8)

Posted on November 10, 2022 at 3:00pm 0 Comments

在我的這張紙上,僅僅看到我在植物園所產生的富有詩意的思想:

狄提爾微笑了。

馬爾丹問道:“狄提爾是誰?”

我答道:“是我。”

“這麼說,你時常微笑啦!”他接口說道。 …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7)

Posted on November 9, 2022 at 3:00pm 0 Comments

安琪兒住在五樓。

她招待客人的日子,在門前放一張條凳,另一張放在三樓的樓道上,擺在洛珊的門前,可以坐下來歇口氣兒,以供不時之需;休息站。我上樓就氣喘了,坐到頭一張凳子上,從兜里掏出一張紙,打算構思幾點論據對付馬爾丹。我寫道:

“人不出門,這是個錯誤。況且人也不可能出去,但這正是困為人不出門。”

不對!不是這碼事兒!重寫。我把紙撕掉。應當指出的是,每人雖然關在家中,卻自認為身在戶外。我這生活的不幸!一個事例。這時,有人上樓來,正是馬爾丹。他說道:…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