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htay Dream
  • Female
  • Besut, Tereng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ehtay Dream'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Crna Gor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SHKENT HOLIDAY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Gifts Received

Gift

Kehtay Drea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ehtay Dream's Page

Latest Activity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第一節

于貝爾星期二將近五點鐘,天氣涼下來。我關上窗戶,又開始寫作。六點鐘,我的摯友于貝爾進屋,他是從跑馬場來的。他問道:“咦!你在工作?”我答道:“我在寫《帕呂德》。” “《帕呂德》是什麼?”“一本書“寫給我的?”“不是。”“太深奧?……’“很無聊。”“那你寫它幹什麼?”“我不寫誰會寫呢?”“又是懺悔?”“幾乎算不上。”“那是什麼呀?”“坐下說吧。” 等他坐下來,我便說道:“我在維吉爾作品中看到兩句詩: Etti bimag nasatis quam vis lapi somnia nudus;Limo so quepalu sob ducat Pascua junco.…See More
Sep 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7)

5月30日 唉!再見面時,她已經安眠了。她處於譫妄狀態,折騰了一夜,天亮時咽氣了。遵照熱特律德的臨終要求,路易絲小姐給雅克發了電報。她去世幾小時之後,雅克才趕到。他聲色俱厲地指責我,沒有及時請來一位神甫。可是,我不知道熱特律德在洛桑任院期間,顯然受他慫恿改信了天主教,怎麽會想到請神甫呢。他當即向我宣布,他和熱特律德都改宗了。這兩個人,就是這樣一同離開了我,仿佛生前被我拆散,就策劃好逃離我,雙雙到上帝那里去結合。不過我確信,雅克改宗的動因,推理成分要多於愛情成分。 “爸爸,”他對我說,“我指責您也不合適,不過,恰恰是您的前車之鑒,給我指明了道路。”雅克離開之後,我投在阿梅莉的腳下,求她為我祈禱,只因我的確需要幫助。她僅僅背誦了《天主經》,但每背誦一節就長時間停頓,我們默默地哀禱。我多想痛哭一場,然而我覺得,這顆心比沙漠還要乾燥。See More
Aug 26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6)

“這不是我本來要說的話,不是我要說的話。”她重復道,只見她前額沁出汗珠。接著,她垂下眼瞼,閉目呆了一會兒,好像要收攏心思,或者要恢復當初瞎眼的狀態。繼而,她睜開眼睛,同時又開口講話,起初聲調遲緩而淒然;繼而提高嗓門兒,越說越激動,最後疾言厲聲了: “您讓我恢復了視覺,我睜開眼睛,看見一個比我夢想還美的世界;千真萬確,我沒有想到陽光這樣明亮,空氣這樣清澈,天空這樣遼闊。不過,我也沒有想到人的額頭這樣瘦骨嶙峋。我一走進你們家,您知道最先看到什麽嗎……噢!我總得告訴您:我最先看到的,就是我們的過錯,我們的罪孽。噯,不要申辯了。您想一想基督的話:‘你們若是盲人,就沒有罪了。’可是,現在我看得見了……請起來吧,牧師,您在我身邊坐下,聽我說,不要打斷我的話。我在住院期間,閱讀了,確切地說,請人給我唸了《聖經》中您從未給我唸過、我還不知道的段落。記得聖保羅有一句話,我反復背誦了一整天:‘從前沒有法律,我就那麽活著;後來有了戒律,罪孽便復活,我卻死了’。” 她激動極了,說話聲音特別高,最後的幾乎是喊出來的,弄得我很尷尬,真怕外邊人聽見。隨後,她又閉上眼睛,仿佛自言自語: “‘罪孽便復活,我卻死了。’”…See More
Aug 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5)

第二篇5月29-30日5月29日 今天上午,我正要去“谷倉”,忽見路易絲小姐打發人來叫我。熱特律德這一夜過得比較安穩,終於脫離了呆滯的狀態。她見我進屋,還衝我笑了,示意要我坐到床前。我還不敢盤問她,而她也肯定怕我發問,就搶先說話,似乎要防止流露真情。 “您管那種小藍花叫什麽來著?是天藍色的花,我在河邊想采摘。您比我靈活,能替我采一束來嗎?採來就擺在我床前……” 她說話的輕快聲調不免做作,令我難受,無疑她也感覺到了,便轉而嚴肅地補充道: “今天上午我太乏了,不能同您說話。您去替我採那種花,好嗎?過一會兒您再來吧。” 然而,一小時之後,我給她採來一束勿忘我花,不料路易絲小姐卻對我說,熱特律德又休息了,天黑之前不能見我。 今天晚上,我又見到她了。床上摞起靠墊,她靠在上面,幾乎坐起來了。新梳的髮辮盤在頭上,插著我給她採的勿忘我花。 她肯定發燒了,看來喘氣很急促,她的手滾燙,握住我伸過的手。我就佇立在她身邊。 “牧師,我得向您坦白一件事,因為,今天夜晚,我怕是活不過去了。今天上午,我對您說了謊話……其實並不是要採花……如果現在我向您承認我要自殺,您會原諒我嗎?“ 我握住她那纖弱的手,跪到她床前。…See More
Jul 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4)

我想理一理自己的思緒。別人向我講的情況不可理解,或者相互矛盾。我的頭腦亂成一團麻……德·拉·M小姐的園丁把她救回“谷倉”,她已不省人事。園丁說他望見她沿著河邊走,接著過花園橋,接著俯下身,接著就不見人影了;不過,起初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沒想到她會掉進河里,也就沒有跑過去;她被水流沖到小閘門附近,才被園丁撈起來。出事不久我去看她時,她還沒有蘇醒過來,至少是又昏迷過去了,因為事後立即搶救,她還是醒來一會兒。謝天謝地,馬爾丹還沒有離開,他也不明白她何以這樣麻木呆滯,問她什麽也不回答,就好像她一點也聽不見,或者決意不開口。她的呼吸還非常急促,馬爾丹怕她肺充血,給她塗了芥子膏,用了拔火罐,並答應明天再來。事情糟就糟在開頭只顧搶救,沒有及時把濕衣服換下來,冰冷河水浸透的衣服在她身上裹得太久。惟獨德·拉·M小姐能從她口中問出幾句話,認為她是要摘河岸這邊盛開的勿忘我花,還不大會估計距離,或者把漂浮的一層花當作實地,就突然失足落水了……我若能相信這話就好了,確信這純粹是個意外事件,我這顆心就會卸下沈重的負擔!吃飯的時候還那麽歡快,只是她臉上總掛著笑容有點怪,令我隱隱不安;那是一種勉顏的笑,我從未見過,就竭…See More
May 13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May 1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2)

我們繼續快步朝前走,好一陣工夫誰也沒有說話。我感到我本來可以對她講的,不待出口就撞上她的想法,惟恐一言不慎激出什麽話語,殃及我們二人的命運。我又想起馬爾丹對我說過,經過治療她可能恢復視力,心里就感到一陣極度的恐慌。 “我早就想問您,”她終於又說道,“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麽說……” 無疑,她問要鼓起全部勇氣,我聽也要鼓起全部勇氣。然而,我怎麽能預見她苦苦想的問題呢? “盲人生的孩子,也一定是盲人嗎?“ 這場對話,不知道是她還是我感到壓力更大,但事已至此,我們總得談下去。 “不,熱特律德,”我回答,“那是極特殊的情況。盲人生的孩子,毫無理由就是盲人。” 她似乎完全放下心來。我本想反過來問她為什麽要問我這事兒,但又沒這個勇氣,便笨拙地補充一句: “可是,熱特律德,要先結婚才能生孩子呀。” “別對我講這種話,牧師。我知道這不是事實。” “我按照情理對你這樣講,’哦分辯道,“不過,人類法律和上帝法律禁止的,事實上自然法律卻允許。” “您可常對我講,上帝的法則就是愛的法則。” “這里所說的愛,已不是一般人所講的,而是慈愛。” “這麽說,您愛我是慈愛啦?“ “你完全清楚不是嗎,我的熱特律德。” “那麽您…See More
Feb 2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1)

5月18日晴朗明媚的日子又來了,我又能和熱特律德一道出去,這種機會不久之前才有可能(因為前一陣又下了大雪,幾天前道路還難以通行),而且很久以來,我們也沒有單獨在一起了。 我們腳步挺快;冷風吹紅了她的面頰,不斷把她的縷縷金髮吹到臉上。我們沿著泥炭沼的邊緣走去,我順手折了幾根開花的燈芯草,插進她的軟帽下,和她頭髮一起編成辮子,就不會吹落下來了。我們好久沒有單獨在一起了,一時不免驚詫;路上幾乎沒有怎麽說話。熱特律德沒有視覺的臉轉向我,突然問道: “您認為,雅克還愛我嗎?“ “他早已決定不同你交往了。”我當即回答。 “不過,您認為他知道您愛我嗎?“她又問道。 去年那次談話,在前面記述了,事過六個多月(想想真吃驚),我們之間隻字再也沒提愛情。我說過,我們一直沒有單獨見面,這樣也許更好……我聽了熱特律德的問話,心怦怦狂跳起來,不得不放慢腳步。 “可是,熱特律德,誰都知道我愛你呀!”我高聲說道。 她才不上這個當,說道: “不,不是,您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她低下頭沈默了片刻,又說道: “阿梅莉阿姨知道這事兒,我也知道這事讓她傷心。” “沒有這事兒,她也要傷心,”我分辯道,但聲調卻不大堅定。“她生來就…See More
Feb 4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0)

“有什麽辦法呢,朋友,”有一天她答道,“我生來沒有瞎眼的命啊。” 噢!她的嘲諷多令我痛苦啊,要有多大涵養,我才不致於亂了方寸!然而,我覺得她應當明白,這樣含沙射影觸及熱特律德的殘疾,會給我造成特別的傷害。而且,她還讓我感覺到,我在熱特律德身上特別讃賞,無非是那種無止境的寬厚:我從未聽她講過半句怨恨別人的話。我不讓她知道任何可能傷害她的事兒。 幸福的人以愛的輻射,向周圍撒播幸福,而阿梅莉的周圍,則是一片黝暗和沮喪。阿米埃爾①大約這樣寫道:他的靈魂射出黑光。我訪貧問苦,看望病人,奔波一天之後,天黑回到家中,有時疲憊不堪,內心多麽渴望得到休息、關愛的熱情,可是到家里聽見,往往是愁苦、非難和爭執,相比之下,我寧願到外面去受那寒風冷雨。我們家的老傭人羅莎莉一向固執己見,而阿梅莉又總想逼她退讓,我知道老女傭不見得全錯,女主人也不見得全對。我也知道夏洛特和加斯帕爾頑皮得要命,然而,如果阿梅莉不總那麽喊叫,聲音壓低一點兒,難道效果就差了嗎?叮囑、警告、訓斥簡直太多了,就跟海灘上的卵石一樣失去棱角,孩子們不怎麽在乎,倒吵得我難以安生。我還知道,小兒子克洛德正出牙(他每次哭鬧至少得到母親的支持),他一哭起…See More
Feb 3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Feb 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8)

5月3日我要指導熱特律德修習宗教,便以新的眼光重讀了《福音書》,越看越發現構成基督教信仰的許多概念,並不是基督的原話,而是聖保羅的詮釋。這正是我最近同雅克爭論的話題。他生來性情偏於冷淡,那顆心就不能向思想供應充分的養料,也就變成因循守舊的教條主義者。他指責我斷章取義,拿基督教教義“為我所用”。其實,我並沒有選取基督的這句話或那句話,只是在基督和聖保羅之間,我選擇了基督。他擔心把基督和聖保羅對立起來,不肯拆開兩者,無視從一個到另一個給人的啟示明顯不同,還反對我的說法:我聽一個是人語,聽另一個則是上帝的聲音。越聽他推理我越確信這一點:他絲毫也感覺不到基督每句簡單的話所獨有的神韻。我遍讀《福音書》,也沒有找到戒律、威脅、禁令……這些都出自聖保羅之口,在基督的話中卻找不到,正是這一點令雅克難堪。像他這類心性的人,一旦感到失去依靠、扶手和憑欄,就不知所措了。他們也難以容忍別人享有他們放棄的自由,總想強奪別人出於愛心要給予他們的東西。 “可是,爸爸,”他說,“我也希望別人靈魂幸福。”“不對,我的朋友,你是希望那些靈魂馴服。”“在馴服中才有幸福。” 我不願意吹毛求疵,也就沒有反駁,但是我完全清楚,尋…See More
Jan 25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7)

“我感到心中只有善。我不願意讓雅克痛苫。我也不願意給任何人造成痛苦……我只想給人幸福。” “雅克打算向你求婚。” “他走之前,您能讓我同他談談嗎?我想讓他明白,他應當放棄對我的愛。牧師,您理解,誰我也不能嫁,對不對?您讓我同他談談,好嗎?“ “今天晚上就談吧。” “不,明天,就在他臨走的時候……” 夕陽落入燦爛的晚霞中。空氣溫和。我們站起身,說著話又沿著幽暗的小徑往回走。 第二篇…See More
Jan 1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6)

“在納沙泰爾一帶的田野,也沒有嗎?“ “也沒有田野百合。” “那麽主為什麽對我們說:‘瞧瞧田野百合花’呢?“ “主既然說了,他那時代當然就有了;後來人類耕作,這種百合花就絕跡了。” “還記得您常對我說,塵世最大的需求是信任和友愛。您認為人多一點信賴,還能重新看到田野百合花嗎?我向您保證,我聽這句話時,就看見了田野百合花。我來給您描繪一下,好嗎?——看上去就像火焰鐘,像天藍色的大鐘,充溢著愛的芳香,在晚風中搖曳。為什麽您對我說,我們前邊沒有呢?我聞到啦!我看見牧場上開滿了田野百合花。” “這種花並不比你看到的更美麗,我的熱特律德。” “您說,也不比我看到的美。” “跟你看到的一樣美麗。” “我要老實地告訴您,就連所羅門罩在他整個的光輪中,也不如這樣一朵花的穿戴。”她引用基督的話。而我聽著她那優美的聲音,就仿佛頭一回聽見這句話。“在他整個的光輪中”,她若有所思地重復道,繼而沈默片刻,於是我接上說: “我對你說過,熱特律德:眼睛看得見的人不會看。”這時,我聽見從內心深處升起這句禱文:“上帝啊,我要感謝你,你向聰明人掩飾的,卻揭示給卑賤者!” “您若是了解,”她興高采烈地高聲說,“您若是能了解…See More
Jan 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5)

阿梅莉似乎執意保持沈默,我只好又說道: “我想,這事兒也應當告訴一下德·拉·M小姐,免得雅克背著我們去找熱特律德,你看呢?“ 我這樣詢問,是要從阿梅莉的嘴里擠出一句話來;然而,阿梅莉就是緊閉雙唇,仿佛發誓一聲不吭。我實在受不了她這種緘默,再也無話可說也還是繼續說道: “再者說,雅克這趟旅行回來,也許戀愛病就治好了。他這種年齡的人,能摸得透心思嗎?“ “哼!就是年齡再大些,心思也不是總能摸得透的。”她終於怪里怪氣地說道。 她這種神秘兮兮的警示語氣令我惱火;我生性直率,最不習慣秘而不宣的態度,於是朝她轉過身去,要她把話說明白。 “沒什麽,朋友,”她憂傷地說道。“我不過在想,剛才你還希望有人提醒你沒有留意的事兒。” “那又怎麽樣?“ “怎麽樣?我心想,也不是那麽容易提醒的。” 我說過,我討厭這種神秘兮兮的,原則上也不願聽藏頭露尾的話。 “你真想讓我聽明白,就該把話說得再清楚些。”我又說道,但馬上就後悔這話有點粗暴,因為一時間,我看見她的嘴唇在顫抖。她扭過頭去,站起身,遲疑地在屋里走了幾步,腳步似乎有點踉蹌。 “阿梅莉,你倒是說呀,”我提高嗓門兒,“現在事情已經挽回了,你何必還自尋煩惱呢?“ …See More
Dec 23, 201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4)

3月10日房子太小,我們住在一起稍嫌擁擠,二樓雖有我一間專用和待客的小屋,但有時我做事也覺得不便,尤其想跟家里哪個人單獨說話的時候,氣氛總難免顯得莊嚴肅穆了,只因這小屋像個會客室,孩子們戲稱聖地,是不准隨便進入的。且說那天上午,雅克去納沙泰爾買旅遊鞋;天氣晴朗,午飯後,孩子們和熱特律德一道出去了,她和他們也說不准誰引導誰。(我要在這里高興地指出,夏洛特格外關心照顧她。)這樣一來,到了照例要在堂屋喝下午茶的時候,很自然就只剩下我和阿梅莉了。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早就想同她談談了。平時難得有機會同她單獨在一起,我反而感到有點拘束了,事情重大,要對她講時不免心慌,就好像要吐露自己的心跡,而不是談雅克的戀情。在開口之前我還感到,兩個相愛並在一起生活的人竟會如此陌生,彼此間隔了一道墻;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相互講的話就宛如探測錘,淒然地叩擊這道隔墻,警示我們墻壁有多堅固,如不當心,隔墻還要增厚…… “雅克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同我談了,”我見她倒茶,便開口說道,而我的聲音有點顫抖,恰同昨晚雅克的堅定聲音形成鮮明的對比。“他對我說愛上了熱特律德。” “他跟你談了就好。”她瞧也不瞧我就這麽應了一句,繼續幹她的…See More
Dec 3, 201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3)

聽了這番話,我目瞪口呆,一邊聽一邊感到太陽穴怦怦直跳。我事先只想如何責備,不料他卻一條一條打消了我憤慨的理由;我覺得心里慌亂極了,等他陳訴完了,我再也沒有什麼話可講了。“先睡覺吧,”我沈默好半天,終於說道。我站起身,把手搭在他肩上:“關於這一切,明天我再告訴你我的想法。”“至少您應當告訴我,您不再生我的氣了。”“夜里我要好好想一想。”次日,我又見到雅克的時候,就好像是初次見面,突然覺得兒子不再是小孩子,而長成小夥子了。只要我還把他當作小孩子,我就會覺得我發現的這種情愛是可怕的。我一夜都在說服自己,要相信這是極其自然而正常的。既然如此,我的不滿情緒又為何越發強烈呢?這事兒稍後一點兒我才弄清楚。眼下,我必須同雅克談談,讓他知道我的決定。一種跟良知一樣可靠的本能提醒我,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這樁婚事。 我將雅克拉到花園的最里端;到了那兒,我劈頭就問他: “你向熱特律德表明了嗎?“ “沒有,”他答道。“也許她已經感覺到我的愛了,不過,我一點也沒有向她吐露。” “那好!你要答應我,先不對她講這事兒。” “爸爸,我答應聽您的話,可是,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麼理由呢?“ 我頗犯躊躇,不知我首先想到的,是不是最…See More
Dec 1, 2019

Kehtay Dream's Blog

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第一節

Posted on February 4, 2020 at 9:27pm 0 Comments

于貝爾



星期二

將近五點鐘,天氣涼下來。我關上窗戶,又開始寫作。

六點鐘,我的摯友于貝爾進屋,他是從跑馬場來的。

他問道:“咦!你在工作?”

我答道:“我在寫《帕呂德》。”



“《帕呂德》是什麼?”…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7)

Posted on February 3, 2020 at 9:37am 0 Comments

5月30日 

唉!再見面時,她已經安眠了。她處於譫妄狀態,折騰了一夜,天亮時咽氣了。遵照熱特律德的臨終要求,路易絲小姐給雅克發了電報。她去世幾小時之後,雅克才趕到。他聲色俱厲地指責我,沒有及時請來一位神甫。可是,我不知道熱特律德在洛桑任院期間,顯然受他慫恿改信了天主教,怎麽會想到請神甫呢。他當即向我宣布,他和熱特律德都改宗了。這兩個人,就是這樣一同離開了我,仿佛生前被我拆散,就策劃好逃離我,雙雙到上帝那里去結合。不過我確信,雅克改宗的動因,推理成分要多於愛情成分。

 

“爸爸,”他對我說,“我指責您也不合適,不過,恰恰是您的前車之鑒,給我指明了道路。”…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6)

Posted on February 3, 2020 at 9:35am 0 Comments

“這不是我本來要說的話,不是我要說的話。”她重復道,只見她前額沁出汗珠。接著,她垂下眼瞼,閉目呆了一會兒,好像要收攏心思,或者要恢復當初瞎眼的狀態。繼而,她睜開眼睛,同時又開口講話,起初聲調遲緩而淒然;繼而提高嗓門兒,越說越激動,最後疾言厲聲了: …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5)

Posted on February 3, 2020 at 9:34am 0 Comments

第二篇529-30

5月29日 

今天上午,我正要去“谷倉”,忽見路易絲小姐打發人來叫我。熱特律德這一夜過得比較安穩,終於脫離了呆滯的狀態。她見我進屋,還衝我笑了,示意要我坐到床前。我還不敢盤問她,而她也肯定怕我發問,就搶先說話,似乎要防止流露真情。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