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
  • Male
  • Chukai, Teren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k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bak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ku'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7)

“他們劃著船來過好幾回,”大公羊回答說,“每回來的時候,狐貍都在山洞和地縫里躲了起來。農夫們找不到他們,沒法子開槍。” “老人家,您總不見得想叫我這麽一個小得可憐的人兒,去對付那些連您和農夫們都制服不住的無法無天的傢伙吧。”“有的人雖小但是心眼靈巧,照樣也能幹出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來,”大公羊若有所指地說道。他們不再多談這件事,男孩子走到正在山頂上覓食的大雁旁邊坐了下來。他雖然不願意在公羊面前露出聲色,其實他心里卻為羊兒的不幸遭遇而暗暗難過,他想要幫助他們一下。“我起碼可以找阿卡和雄鵝莫頓商量商量這件事情,”他思忖著,“說不定他們能給我出個好主意。”過了不久,白雄鵝就馱著男孩子越過山頂的平地朝著“地獄洞”那邊去了。 雄鵝無憂無慮地在寬闊的山脊上信步漫遊,似乎根本沒有想到他是那麽令人注意地又大又白。他沒有在小丘或者其他隆起的高處背後躲躲掩掩,而是昂首挺胸地往前走。奇怪的是,他似乎在昨天的大風暴中遭受過折磨,但是卻沒有因為身子不利索而更加小心謹慎一些。他走起路來右腿一瘸一拐,左邊的翅膀耷拉在地上,好像折斷了一樣。他的行動漫不經意,似乎四周一點危險都不會有的。他不時從地面上啄食一根草莖,也不…See More
23 hours ago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Wednes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5)

他走到洞口,將身子縮到一塊石頭背後去避避大風,就這樣睜眼守衛著。男孩子在那里坐了半晌,大風暴似乎漸漸減弱了勢頭。天空開始清朗起來,月亮的清輝開始在波海上閃爍起來。男孩子走到洞口朝外看去。山洞在半山腰里,有一條又窄又陡的山路直通到洞口。他就在那里守候著狐貍。 還不見狐貍的蹤影,可是有些東西倒叫他一見就更加心驚膽戰。在峭壁底下的狹長海灘上站著幾個龐然大物,他們也許是巨人,也許是石頭,或者說不定就是一些人。他起初以為自己在做夢,然而他卻又覺得自己分明沒有睡著。他把這些巨大的人形怪物看得一清二楚,要說是看花了眼那也不可能。他們有些人還站在海灘上,有些人已經上了山,似乎打算往上爬。有的長著大大的圓腦袋,而另外一些人根本沒有腦袋。有的人只有一隻胳膊,而另一些人前後都長著大瘤子。男孩子從來還投有見到過這樣的怪物。 男孩子站在那里,被那些怪物嚇得走了神,險些兒忘記了自己是來看守狐貍的。不過他的耳際忽然響起了利爪在石頭上抓撓的聲響。他看到三隻狐貍順著山路跑上了陡坡。這時他才想到他有正經事情要幹了,反而鎮靜下來,一點也不害怕了。他一轉念想到,只去叫醒大雁,而不顧羊兒的死活,是於心不忍的。他覺得一定要用另一…See More
Tues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4)

“我不能不負責任地讓你們睡過去,而不對你們說清楚這里非常不安全,”他說道,“所以我們如今無法款待客人借住留宿。”阿卡終於明白過來這是真情實況。“既然你們認為必須讓我們離開這里,我們就只好告辭了,”她說道,“但是你們不妨先告訴我們一下,究竟是什麽使你們這麽受折磨?我們對這里人生地不熟,甚至連我們到了哪里也弄不清楚。” “這是小卡爾斯島,”公羊說道,“它在果特蘭島外面,在島上居住的只有羊和海鳥。” “大概你們是野羊吧?”阿卡問道。 “那倒不是,”公羊回答說,“其實我們同人類也沒有多少關係。不過我們同果特蘭島上有個莊園的農夫商量好了,雙方約定成俗,遇到多雪的冬天他們就給我們送來飼料,我們就讓他們牽走一些這里太多的羊兒。這個島非常小,所以沒有足夠的草料來養活我們,而我們還在愈生愈多。不過我們一年到頭都是自己過日子的,我們不住在有門有鎖的棚屋里,而是居住在這樣的山洞里。”“你們也住在這里過冬嗎?”阿卡驚異地問道。“是呀,我們住在這里過冬,”公羊回答說,“這里山上一年到頭都有很好的草料。”“我覺得,你們的生活聽起來要比別的羊兒更好一些,”阿卡說道,“那麽你們現在遭到了什麽飛來橫禍呢?”阿卡問道。“…See More
Nov 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3)

大雁發現除了卡克西之外沒有別人掉隊,他們就放心不少,因為卡克西年紀大而且頭腦聰明。她熟悉他們所有飛行的路線和習慣,她一定知道怎樣才能夠找到他們。大雁們開始四處查看這個山洞。洞口還有一線朦朧的光線射進來,他們就借了這一點點亮光仔細環視,這個山洞又大又深,他們為能夠找到這樣一個舒適寬敞的地方歇息過夜而感到高興。就在這時候,有一隻大雁突然發現,在一處陰暗的角落里有幾個發亮的綠色光點。“那是眼睛,”阿卡驚呼起來,“這里面有大動物!”他們立即朝向洞口衝出去。可是大拇指兒的目力在黑暗中要比大雁們強得多,他向他們喊道:“不用跑,角落里是幾隻羊!” 大雁們適應了洞里陰暗的光線之後,才看清楚那確實是幾隻羊羔。大羊的數目同他們自己差不多,另外還有幾隻羔羊。有一隻大公羊長著又長又彎的犄角,看樣子像是他們的領頭羊。大雁們走到他面前恭恭敬敬地鞠躬致意。“幸會,幸會,荒原上的朋友,”他們招呼說。但是大公羊躺在那里一動不動,甚至連一句歡迎的話也不說。大雁們以為,大概是羊兒們不樂意他們擅自闖進山洞里來。“我們擅自闖到你們的屋子里來,這是很不對的,”阿卡連忙解釋道,“可是我是出於無奈,我們是被大風颳到這里來的。我們已經…See More
Nov 18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2)

這樣大雁又回到了大風暴之中,而風暴又把他們朝著外海卷過去。大雁拼命往回挣扎,而風暴卻一刻不停地勁吹,沒有給他們絲毫歇息的機會。他們望不見陸地的蹤影,看到的只是茫茫的大海。他們又放大膽子降落在水面上,可是在波洶浪湧的搖蕩下沒過多久又都開始瞌睡起來。而他們瞌睡的時候,海豹又遊了過來。若不是老阿卡保持著警覺的話,他們恐怕就無一幸免了。 風暴持續了整整一天,對在這個季節飛回來的大批候鳥來說,它是一場飛來橫禍和浩劫。有不少鳥兒被風卷出了航向,降落在遠處海礁上被活活餓死,也有不少鳥兒精疲力竭,摔入海里被活活淹死。還有許多在陡崖峭壁上撞得粉身碎骨,也有許多成了海豹的果腹食物。 狂風從早怒號到晚,阿卡不免心驚膽戰,生怕她和她的雁群會遭到不測之虞。他們現在已經疲勞得快要死了,然而她卻仍看不到有可以歇腳的地方。快到黃昏時分了,她更不敢在海上降落了,因為從這時候起海面上會突如其來地有大塊大塊的浮冰峰擁而至,冰塊往往相互擠壓碰撞,她擔心大雁們會被冰塊擠壓得粉身碎骨。有一兩次,大雁們企圖降落在浮冰上。可是有一次狂風把他們掃進了水里,另一次兇殘的海豹竟爬上了冰塊。 在日落的時候,大雁們又一次回到了空中。他們朝前飛…See More
Nov 1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1)

“這也許會成為真事,你說的很有道理,”年輕的牧羊人敷衍道,“因為夏天的夜晚,島嶼上空顯得那麽深遠、那麽開闊,我簡直以為這個島嶼想要從大海里跳出來飛去哩。”但是,那個年老的牧羊人在終於使那個年輕人搭腔說話之後,卻又不大聽他在講些什麽。“我真想知道,”他還是用那越來越低弱的聲音說道,“是不是有人能說個明白,為什麽在阿爾瓦萊特山上會有這樣的一種思念。我一生之中每天都有這種感覺。我想,每一個不得不到這里來謀出路的人都有著牽腸掛肚的思念。我真想知道,是不是還有別的人明白過來,這種苦苦的思念之所以會纏著大家,那是因為這個島是一隻蝴蝶,他在苦苦地思念著失去的翅膀。”13.小卡爾斯島大風暴四月八日星期五雁群在厄蘭島北岬角過了一夜,折轉身來朝向內陸飛行。在橫越卡爾馬海峽的時候南風勁吹,把他們朝北邊吹過去。他們仍舊奮力朝向陸地高速飛去。就在他們快要靠近第一群礁石島的時候,猛然傳來了一陣呼啦啦巨響,就像是千百隻巨翅大鳥一齊拍打翅膀飛了過來一樣,海水登時變成了黑色。阿卡疾忙停止揮動翅膀,幾乎在空中一動不動地僵滯著,然後她趕緊朝海面上降落下去。可是還沒有等到雁群落到水面,從西面卷過來的大風暴已經追到他們頭上。狂…See More
Nov 1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0)

他又一次收住了話頭,打量著他的夥伴,似乎急著要聽聽那一個是否贊成這個說法。然而年輕的牧羊人卻自顧自消消停停地吃著東西,只點了點頭讓他繼續往下說。“那隻蝴蝶變成了岩石之後,各種青草和樹木的種子就隨風飄來,在這里生根發芽,然而,要牢牢地紮根在這樣光禿禿、滑溜溜的山坡上卻也很不容易。過了很久之後,才只有蓑衣草在這里生長出來。後來又有了羊茅草、野薔薇和帶刺玫瑰等等。不過直到今天,在島上的阿爾瓦萊特山周圍仍舊沒有多少草木,連山頭都沒有能夠覆蓋住,這里那里都有岩石赤露在外頭。這里土層太薄,沒有什麽人指望到這里來耕種土地。” “不過即使你贊成我的說法,也就是說阿爾瓦萊特山和周圍的崖壁是那隻蝴蝶的軀體組成的,那麽你還免不了要問山下的土地是從哪里來的。”“不錯,正是如此,”那個吃著東西的牧羊人說道,“我正想向你請教哩!”“是呀,你要記住,厄蘭島已經在大海之中沈睡了許多許多年。在這些年里,海藻、泥沙和貝螺就隨著潮汐和海浪的起伏湧退沈淤在海島的四周,愈淤積愈多。再有,山上沖刷下來的泥石流也在山的東側和西側堆積起來。這樣就在島的四周形成了一圈很寬闊的海岸,在那里可以生長糧食和花卉草木。“在蝴蝶的堅硬的脊背上卻…See More
Nov 10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9)

12.大蝴蝶四月六日星期三 雁群在空中飛了很久很久,有個長長的海島清晰可見地出現在他們的身下。男孩子在旅途中興高采烈,這和昨天在島上到處尋找雄鵝時的難過失望完全不同。此刻映入他眼簾的是,海島的中央腹地是童山濯濯的高原,而四周沿海岸是大片花冠般的、翠綠欲滴的肥沃土地。現在他才開始明白昨天晚上他聽到的那段對話的含義。高原上有許多風磨。那時他正好坐在一個風磨旁邊休息,有兩個牧羊人帶著獵狗趕著一大群羊走來了。男孩心里倒並不害怕,因為他坐在磨坊的臺階底下隱匿得非常嚴實。可是那兩個牧羊人偏偏不走了,就在臺階上坐了下來。這樣男孩子就沒有別的法子,只好老老實實一動不動地呆著。有一個牧羊人年紀很輕,看上去樣子同別的許多人差不多。另一個上了年歲,長相有點古怪。他腰大體粗,兩腿羅圈,而腦袋卻很小,臉上皺紋密佈,倒還算善相,不過頭小身體大得太不相稱了。那個老年牧羊人默不作聲地坐在那里,以一種筆墨所無法形容的倦怠的眼光凝視著濃霧。過了半晌,他才開口同身旁的夥伴說話。那個年輕的牧羊人從背袋里取出麵包和奶酪來當做晚飯吃。他幾乎並不答腔,只是耐心地悶聲不響地傾聽,那神色仿佛在表明:“我為了使你高興,讓你痛痛快快地說個…See More
Nov 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8)

當她瞅見男孩子時,她本想趕快逃走,但是左面的翅膀脫了臼,耷拉在地上,使得她難以動彈。“你不必害怕我,”男孩子趕緊安慰說,從他的樣子一點也看不出方才他是想來發泄怒氣的。“我的名字叫作大拇指兒,是雄鵝莫頓的旅伴,”他繼續說道。說完之後,他就直僵僵地站在那里,一時之間竟再也找不出話來。 其實動物身上往往也具有一種靈性,他們穎悟程度之高,真會叫人驚嘆不已,弄不明白他們究竟算是哪一類生物。人們幾乎要擔心起來,倘若這些動物變成了人類的話,那麽他們將會是何等聰明。那隻灰雁就具有這種靈性。大拇指兒一說出他是誰之後,她就在他面前嫵媚地伸伸頸脖點頭致意,並且用悅耳動聽的嗓音說道:“我非常高興你到這里來幫我的忙。白雄鵝告訴我說,再也沒有人比你更聰明和更善良了。”她說這番話的態度是那麽雍容端莊,連男孩子都自愧弗如了。“這哪里是一隻鳥兒,”他暗自思忖道,“分明是一位被妖術坑害的公主嘛!”他心情激動起來,很想要幫助她,便把他的那雙很小的手伸到羽毛底下去摸摸翅骨,幸好骨頭倒沒有折斷,只是關節錯了位。他伸出一根手指探了探那個脫臼了的關節窩。“當心啦,”他一面說著,一面牢牢捏住那根管子狀的骨頭用力一推,把它推回到了原處…See More
Oct 29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7)

可是當他蹣跚走過飼養場的時候,他忽然模模糊糊地看見一大團白色的東西在濃霧中顯露出來並且朝著他這邊過來了。那不是雄鵝還會是什麽呢?雄鵝完好無恙地歸來了,雄鵝告訴說,他真高興終於又回到了大雁們身邊,那是濃霧使他暈頭轉向,他在飼養場上轉悠了整整一天也沒有能夠找到大雁們。男孩子喜出望外,用雙手勾住了雄鵝的頸脖,連聲懇求他以後多加小心,不要同大家走散。雄鵝一口答應說他再也不會走散了,再也不會啦。 可是次日清晨,男孩子跑到海岸沙灘上去揀拾貽貝的時候,大雁們又奔跑過來詢問他有沒有見到過雄鵝。沒有哇,他一點都不知道。哦,雄鵝又不見啦。他大概像頭一天一樣在大霧中迷失方向了。男孩子大吃一驚,直竄起來去尋找他。他發現奧登比的圍墻有一個地方已經塌落,他可以爬得過去。爬出圍墻以後,他沿著海灘尋找過去,海灘越走越開闊,地方愈來愈大。後來出現了大片的耕地和牧場,還有農莊。他走到了這個海島中部的平坦的高地上去尋找,那里只有一座座風磨,沒有其他的建築物,而且植被非常稀疏,底下的白堊色的石灰岩都裸露出來了。雄鵝畢竟還是無影無蹤,而天色已又接近黃昏。男孩子不得不返身趕回去了。他相信自己的旅伴十有八九是走丟了。他心里難過,情…See More
Oct 19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6)

在所有鳥兒當中,風姿最為翩躚的要算是麻鴨了。他們大概同普通野鴨有血緣關係,因為他們也有粗壯笨重的身軀、扁長的嘴喙和腳掌上的蹼,但是他們的翎羽卻五光十色非常艷麗。他們的羽毛本身是雪白的,頸脖上有一道很寬的黃色圈帶,錦緞般變幻著色彩。只要有幾隻麻鴨在海岸上一出現,別的鳥兒就會起哄喊道:“看看那些傢伙!他們知道怎樣把自己打扮得花里胡哨,那身上可打滿了補丁!”“嘿,他們要是沒有那樣一副漂亮的尊容,也就用不著在地下挖巢居住了,也就可以同別的鳥兒一樣大大方方地躺在光天化日之下啦!”一隻褐色母綠頭鴨挖苦說道。 “唉,他們哪怕打扮得再漂亮不過,可是長了這麽一個翹鼻子總是沒有辦法掩飾的,”一隻灰雁嘆息道。這倒一點不假,麻鴨的嘴喙末端長著一個大肉瘤,活像翹鼻子一樣,這就使麻鴨大大地破相了。在海岸外面的水面上,海鷗和燕鷗飛過來、掠過去地捕捉魚吃。“你們捉的是什麽魚?”一隻大雁問道。“刺魚!厄蘭島的刺魚!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刺魚,”一隻海鷗說道,“你們難道不要嚐嚐看嗎!”他塞了一滿嘴的小魚飛到大雁面前,想給她嚐嚐。 “哼,真是要命!難道你以為我會吃這種腥臭難聞的齷齪東西嗎?”第二天清早照樣是濃霧彌天。大雁們到牧…See More
Oct 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5)

大多數鳥兒都是要再往前趕路的,在這里停下來只是為了歇息一下。當領隊的鳥兒認為自己這個鳥群的夥伴們已經恢復了疲勞的時候,他便會說道:“你們準備好了嗎?咱們出發吧!”“沒有,等會兒吧,等會兒吧!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吃飽肚皮哩,”夥伴們這麽回答說。“你們不要以為,我會聽任你們大吃,撐了肚皮連動也不想動一動的,”領隊鳥說道。他亮翅展翼飛走了。可是不止一次,他不得不重新飛了回來,因為他沒有法子勸說夥伴們跟他一起走。在最靠外面的海藻灘外面遊著一群天鵝。他們不樂意到岸上來,而寧可躺在水面上蕩來蕩去,舒展自己的筋骨。有時候,他們伸出頸脖探入水內,海底撈月一般揀撈食物。當他們揀撈到真正可口的美食的時候,他們便會仰天發出一聲長嘯,就像使勁吹喇叭一樣地聲聞九霄雲外。 男孩子聽見天鵝的鳴叫,便趕緊朝海藻灘那邊奔跑過去。他從來沒有在近處看到過野天鵝,這次他卻很幸運地能夠一直走到他們面前。聽到天鵝長嘯的不只是男孩子一個人,野鴨、灰雁和白頭潛鳥也紛紛從海藻灘上遊了出去,在天鵝群四周圍成一圈,目不轉睛地盯住了他們。天鵝們鼓鼓羽翎,將翅膀像風帆般展開,還把頸脖向空中高高昂起。偶爾也有一兩隻天鵝降尊纖貴地遊到一隻野鵝。或者一…See More
Oct 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4)

11.厄蘭島南部岬角四月三日至六日在厄蘭島的最南端,有一座古老的王室莊園,名叫奧登比。這座莊園的規模非常宏大,從這邊海岸到那邊海岸,貫穿全島的地界之內的土地全部歸屬它所有。這座莊園之所以引人矚目,還因為那里一直是大群動物出沒的場所。在十七世紀時,歷代國王常常遠途巡幸,來到厄蘭島上狩獵,那時候整個莊園還只是一大片鹿苑。到了十八世紀時,那里興建起一座種馬場,專門培育血統高貴的純種良馬,還有一個飼養場養了幾百隻羊。時到如今,在奧登比既沒有純種良馬也沒有羊群了,在莊園的馬廄里飼養著大批馬駒,那是將要給騎兵團用作戰馬的。可以肯定地說,全國各地再也沒有一處莊園比那里更適合動物的生息繁衍了。那個古老的飼養場是位於東海岸的一片縱向長達二公里半的大草地,它是整個厄蘭島上最大的牧場,所有的牲畜都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那里覓食、玩耍和就地打滾,就像在大草原上一樣。卓有名聲的奧登比森林也在此地,有幾百年歷史的古老槲樹高大參天,濃蔭撒地,既遮住了熾烈的陽光,也擋住了強勁的厄蘭島海風。還有一件不能忘掉提到的,就是那道非常長的奧登比莊園的圍墻,它從島的這一端延伸到島的那一端,把奧登比同島上其他地方隔開,這樣劃地為界,也使…See More
Aug 3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3)

上文已經說過,這些鳥群都是這條路上輕車熟路的行家,他們盡管逗趣戲弄,不過決計不會被愚弄得暈頭轉向以致飛錯方向。但是這一下可把大雁們弄苦了。而那些起哄的鳥兒一看到他們不大熟悉這段路途,便變本加厲地要使他們迷路。“你們究竟打算到哪里去呀,親愛的朋友?”一隻天鵝筆直朝阿卡飛過來叫喊道,他的態度看起來是充滿了同情和認認真真的。“我們要到厄蘭島去,可是我們過去還不曾去過那里。”阿卡老老實實地回答說,她覺得這隻鳥是靠得住的。 “那太糟糕啦,”天鵝嘆口氣說道,“他們弄得你們暈頭轉向迷了路。你們是朝著布萊金厄方向去的。跟著我來,我給你們指路。”他帶著大雁們一起飛行,當他把他們帶到離開那源源不斷的鳥的洪流很遠很遠的地方,再也聽不到別的鳥叫的時候,他忽然不辭而別消失在濃霧之中。…See More
Aug 2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2)

他看到周圍除了雲朵和鳥群之外一片茫茫,於是便聯想聯翩,自以為果真在飛往天堂的途中了。他心里樂滋滋的,並且開始遐想在天堂中能夠見到什麽樣的勝景仙境。那種暈眩感覺一下子消失掉了,他只覺得非常高興和痛快,因為他正在離開地球飛向天堂。就在這時候,他猛聽得乒乓幾聲槍響,並且看到有幾股細小的白色煙柱冉冉升起。鳥群登時驚恐大亂起來。“有人開槍啦!有人開槍啦!”他們驚慌地叫喊道,“是從船上開的槍!快往高處飛!快往高處飛!”男孩子終於看清了,他們原來一直是掠著海面飛行,根本沒有升高往天堂飛。海面上有許多載滿了舉槍射擊者的小船,那些小船一字長蛇陣般地擺開,射手們乒乒乓乓一槍又一槍放個不停。原來,飛行在最前頭的鳥群沒有來得及看到這些射擊者,因為他們飛得太低了。不少深暗顏色的軀體撲通撲通地摔進了海里,每掉下去一隻,那些幸存者便發出一陣高聲的哀嗚。對於這個自以為正在飛向天堂的白日夢癡者來說,被突如其來的驚叫和哀鳴聲喚醒過來,這種滋味真像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地不好受。阿卡一個沖刺,拼命往高處飛去,整個雁群也尾隨其後以最快速度跟了上來。大雁們總算僥幸脫險了,然而男孩子卻久久不能擺脫自己的困惑。只消想想看,竟然有的人…See More
Aug 10

Baku's Blog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7)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5pm 0 Comments

“他們劃著船來過好幾回,”大公羊回答說,“每回來的時候,狐貍都在山洞和地縫里躲了起來。農夫們找不到他們,沒法子開槍。”

 

“老人家,您總不見得想叫我這麽一個小得可憐的人兒,去對付那些連您和農夫們都制服不住的無法無天的傢伙吧。”

“有的人雖小但是心眼靈巧,照樣也能幹出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來,”大公羊若有所指地說道。…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6)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5pm 0 Comments

地獄洞

四月九日星期六

第二天大公羊背上馱著男孩子在島上四處轉悠,讓他看看島上的風景。這個島原來就是一塊巨大的岩石礁,四周峭崖壁立,頂部平坦,宛如一幢巨大的房屋。大公羊先帶著男孩子去看了看山頂上水草豐茂的草地。男孩子不得不承認,這個島似乎專門是為羊群生活而存在的。山上除了羊兒喜歡吃的酥油草和氣味芳香的青草之外,幾乎不長什麽別的雜草。…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5)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4pm 0 Comments

他走到洞口,將身子縮到一塊石頭背後去避避大風,就這樣睜眼守衛著。

男孩子在那里坐了半晌,大風暴似乎漸漸減弱了勢頭。天空開始清朗起來,月亮的清輝開始在波海上閃爍起來。男孩子走到洞口朝外看去。山洞在半山腰里,有一條又窄又陡的山路直通到洞口。他就在那里守候著狐貍。

 …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64)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53pm 0 Comments

“我不能不負責任地讓你們睡過去,而不對你們說清楚這里非常不安全,”他說道,“所以我們如今無法款待客人借住留宿。”阿卡終於明白過來這是真情實況。“既然你們認為必須讓我們離開這里,我們就只好告辭了,”她說道,“但是你們不妨先告訴我們一下,究竟是什麽使你們這麽受折磨?我們對這里人生地不熟,甚至連我們到了哪里也弄不清楚。”

 

“這是小卡爾斯島,”公羊說道,“它在果特蘭島外面,在島上居住的只有羊和海鳥。”

 

“大概你們是野羊吧?”阿卡問道。…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