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
  • Male
  • Chukai, Teren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k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bak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ku'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0)

男孩子安安穩穩坐在木頭帽子底下,側耳聆聽他們的交談。他聽他們講到,為了建造和裝備每一艘從這里駛出去的艦隻,人們是如何在這個地方辛勞苦幹和頑強奮鬥的。他聽他們講到為了造出這些戰艦,人們是如何不避艱險甘冒生命和流血的危險,不惜獻出最後一枚銅板,還有那些富有天才的人物如何把自己的畢生精力和全部心血都傾注在改進和完善這些艦隻的設計制造之中,而正因為如此這里才源源生產出這些軍艦,因而充實了保衛祖國的國防力量。男孩子聽著聽著,不止一次地眼淚奪眶而出。他覺得能夠聆聽到這樣精彩的介紹真是不虛此行,心里充滿了高興。最後他們來到了一個開闊的院落,那里陳列著裝飾在古老的戰列艦船首上的船頭像。這是男孩子從來見所未見的奇異景象,那些人像的面部表情都是令人難以置信地威嚴勇猛而令人望而生畏的。他們一個個都是碩大無朋、英勇威武和粗獷豪邁的,充滿著那些大戰艦上所特有的那種偉大的自豪精神。他們屬於一個完全不同於他所在的那個時代,他在他們面前覺得自己越來越渺小。他們來到這里之後,青銅大漢吩咐木頭人道:“脫下帽子,羅森博姆,向留在這里的人們致敬!他們都曾經為了保衛祖國而英勇戰鬥。” 連羅森博姆竟然也忘記了他是為什麽那麽老遠跑…See More
May 2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9)

他們進入造船廠里面,但見一個規模巨大的港口,由一條一條的棧橋劃分成許多泊位。在這些泊位里,停泊著許多軍艦。在這麽近處觀看它們,它們遠比男孩子從天上往下看時更顯得是龐然大物,更加威風凜凜。“唉呀,難怪我方才把它們誤認為是海里的妖怪啦,”男孩子暗暗想道。“你看,我們從哪里著手搜查最合適,羅森博姆?”青銅大漢問道。 “像他那樣的小個子諒必最容易躲藏在船隻模型陳列室里,”木頭人回答說。從大門右首起順著整個港口有一片狹長的陸地,那里有幾幢古老陳舊的建築物。青銅大漢走到一幢墻壁很低、窗戶窄小、屋頂高陡的房屋面前。他用手杖捅了捅門,門就打開了。他們走了進去,順著一座已經磨損不堪的樓梯腳步沈重地往上走。樓梯盡頭是一個大廳,里面放滿了桅索帆檣一應俱備的小巧船隻。男孩子不需要任何人的指點就明白過來,那是以前為瑞典海軍制造的軍艦模型。那里陳列的船隻五花八門,各色各樣。有古老的戰列艦,它們兩側船舷的炮洞里伸出了一排排大炮,船頭和船尾都高高隆起,桅桿上掛滿了令人眼花緣亂的船帆和桅繩。有沿著船舷裝著一排排坐板的劃槳小艇,有不設甲板的炮艇。還有艦身上鑲鍍金飾物而非常金碧輝煌的巡洋艦,那是國王禦駕出海旅行用的。那裏竟…See More
May 14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8)

男孩子樂滋滋地看著木頭人,看得出了神,連有人在背後追趕他這回事也都忘到腦後去啦。可是不消片刻,他又聽到了沈重的腳步聲,那個青銅大漢也從大街拐彎過來,正朝著教堂廣場走來。啊呀,他也追到這里來啦,那叫男孩子往哪里逃呢?就在這刻不容緩的關頭,他看到木頭人朝著他彎下腰來,伸出了又寬大又厚實的手。要說不相信木頭人是出自好意,那是不可能的,男孩子便縱身跳到那手掌上。木頭人掀開自己的帽子,把男孩子塞到帽子底下。真是千鈞一發呵!男孩子剛剛躲藏好,木頭人剛剛把手臂放回原處,青銅大漢就來到了木頭人的面前。他把手杖往地上搗了搗,木頭人就在小凳上晃悠起來。然後,青銅大漢用強硬而鏗鏘作響的聲音問道:“喂,你是什麽人?”木頭人手臂向上一伸,舊木頭髮出吱嘎吱嘎的開裂聲,他把手舉到齊帽檐,一面敬禮一面回答說:“陛下!請恕罪,我叫羅森博姆,曾經是‘無畏號’戰列艦上的上等兵,服役期滿後在海軍將校教堂當看門人。最近被雕刻成木像安放在這個教堂前院里,充當收集慈善捐款的募捐箱。”男孩子聽到木頭人高呼“陛下”,心頭往下一沈,不免更加害怕,蜷曲在帽子底下渾身直打哆嗦。因為現在他開動腦筋,終於想出來了,原來剛才在廣場見到的那尊青銅塑…See More
May 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7)

男孩子沿著大街往前奔跑,一邊側耳傾聽著身後的腳步聲。他愈來愈肯定,後面跟上來的就是那個青銅大漢。地面在震抖,房屋在晃動,除了青銅大漢之外,別人是不會有這樣沈重的腳步的。男孩子忽然想到自己方才還朝他說過一句不好聽的話,便不禁心里害怕起來。他連頭都不敢回一下,不敢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是那個青銅大漢。“他大概只是下來到處走走,散散心的,”男孩子暗自思忖說,“他不見得因為我說了那句話就同我過不去,反正我說那句話一點惡意都沒有。”男孩子本來打算一直往前走去尋找造船廠的,可是這會兒卻拐進了一條朝東去的街道,他想先把那個跟在他背後走的人甩掉了再說。可是,他過了一會兒就聽見青銅大漢也拐進了同一條街道。男孩子真正害怕極了,簡直不知道應該怎麽辦才好,況且在這樣一個家家戶戶都緊閉著大門的城市里,簡直無法找到可以躲藏的地方。就在這時候,他看到右手方向有一幢舊式的教堂,那幢圓木結構的房子坐落在離大街不遠的一片街頭花園當中。他毫不遲疑,如飛一般朝向那幢教堂奔跑過去。“我只消跑到那兒,就可以受到保護,不受妖魔鬼怪的傷害啦,”他想道。當他向前飛奔的時候,他忽然看到有一個男人站在砂礫甫道上向他頻頻招手。“這一定是願意幫我忙…See More
Mar 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6)

這究竟是哪個城市呢?嗯,男孩子終於想出來啦,因為他看到了那麽多軍艦。他從小就喜歡船,雖說他只能在大路旁邊的水溝里玩玩紙做的船。不過,他畢竟知道,能夠有那麽多軍艦停泊的地方不會是別的城市,一定是卡爾斯克魯納。男孩子的外祖父曾經是海軍艦隊里的一名老水兵。在他生前,他每天不離口地對男孩提到卡爾斯克魯納,向他講述那個修造戰艦的造船廠,還有城里其他值得參觀的名勝。男孩子有一種返回家鄉的親切感,他非常高興自己能夠來到這個曾經聽得那麽多的地方。是在阿卡降落到那兩座鐘樓之一的平頂上之前,他只能夠隱隱約約地看到那些瞭望塔和用來封鎖港口的火力工事,還有造船廠里的許多建築物。對於大雁們來說,這里的確是可以避開狐貍的萬無一失的棲身之所。於是,男孩子開始盤算,他是不是可以放心大膽地鑽到雄鵝翅膀底下去睡過這個夜晚。是呀,這是他求之不得的,能夠安安心心地睡上一會兒那該有多好哇!等到天光大亮以後,他再想法子去看看造船廠和那些大船好了。……男孩自己也覺得十分奇怪,他總是安不下心來,沒法等到第二天清早再去看那些大船。他剛剛睡了還不到五分鐘,就從雄鵝的翅膀底下溜了出來,順著避雷針和下水管道往下爬到了地上。走了不久,他就來到…See More
Feb 18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5)

9.卡爾斯克魯納四月二日星期六這是在卡爾斯克魯納的一個傍晚,月亮已經開起,皎潔的清輝照亮了大地。一切都是那麽愜意,天氣爽適宜人,四周一片靜謐。白天早些時候曾經有過大風大雨,人們大概都以為壞天氣還沒有過去,所以大街小巷幾乎都空無一人。就在這座城市萬籟無聲之中,大雁阿卡率領她的雁群飛過威姆島和龐塔爾嶼朝向這邊飛過來了。他們在這麽晚的時候還翺翔在空中,是因為想要在礁石上尋找一個安全的棲息過夜的地方。他們不敢在平地上停留,因為無論他們降落到哪里都會遭受到狐貍斯密爾的侵襲。男孩子騎在鵝背上高高地飛行在天際,他俯視著大海和像空中繁星般散佈在沿海的礁石、嶼群,他覺得,所有的景色似乎都變得光怪陸離,而且還鬼影憧憧。天宇已不再是藍湛湛的,而是像一個墨綠色的穹窿緊扣在他的頭頂上。大海呈乳白色,他極目眺望,但見海面上泛起一陣陣輕輕的白浪,波光瀲灩,閃爍不停。在茫茫大海之中礁石島嶼星羅棋佈,都是一塊塊黑色的。無論這些島嶼是大還是小,也不管它們是平坦得像草地還是佈滿陡崖峭壁,它們看起來都是一樣黑。哦,甚至在白天通常是白色或者紅色的住宅。教堂和磨房,也在墨綠色的天空之下顯露出黑色的輪廓。男孩子覺得,他身體下面的大…See More
Feb 16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4)

不妨先看看大海吧!在遠處它是浩蕩渺茫,一望無際,除了翻卷起灰色的波浪之外什麽事情也不幹。在靠近陸地時,大海碰到了第一塊礁石,便向它大顯淫威,摧殘了一切綠色草木,把它變得同自己一樣光禿禿和灰暗難看。大海又碰到了另一塊礁石,這塊礁石也厄運難逃。然後,它又碰到了另一塊礁石。不消說,也沒有什麽兩樣,那塊礁石被剝掉全身衣衫並且被搶劫一空,就像落到強盜手里一般。但是越到後來,礁石反而越發密集了。於是大海才開始明白過來,原來陸地把自己最小的孩子全都派出來求饒來了。大海情面難卻,越是靠近陸地就越發心平氣和。它把浪頭翻滾得不那麽高,把狂濤緩和下來,使得罅隙和溝壕里的小草和灌木得以幸存下來。它又把自己分成了一些很小的海峽和岬灣,到了最後同陸地真正相接的時候,它一點危險都沒有了,甚至於小船都敢出海去。大海變得這洋澄澈碧藍,這樣和顏悅色,恐怕連它自己都難以認識了。不妨再看看陸地吧!那里的地形十分單調,幾乎到處都是一個模樣。陸地上有大片耕地,中間也偶爾有幾處樺樹林,除了耕地之外還有重峰疊翠的脈脈山嶺,仿佛陸地心頭牽掛的只是燕麥、蘿蔔和土豆,再不然就是杉樹或者松樹。忽然大海伸進來了一個岬灣,長長地揳入陸地。陸地卻…See More
Feb 1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3)

倘若這一天不是那麽早的早春季節就好了,那麽夜鶯就會回到尤爾坡風景區來了,他們可以一連幾個夜里都放開嗓子盡情歌唱水獺格里佩怎樣同漩渦作生死搏鬥。有好幾次,水獺被漩渦的狂瀾卷走並且沈入了河底,但是他堅持不懈地奮力挣扎著重新浮到水面上來。他終於從漩渦側面泅遊過去,爬上了石頭,漸漸向大雁們逼近。這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拼死泅渡,真是值得夜鶯們大加歌頌的。斯密爾盡其所能地密切注視著水獺的前進過程。到了後來,他總算看到水獺快要爬到大雁們的身邊了。就在這個關頭,他猛聽得一聲淒厲揪心的尖叫,水獺仰面朝天翻倒過去,墜進了水中,像一隻沒有睜開眼睛的貓崽那樣聽憑急流把他卷走了。緊接著傳來了一陣大雁劇烈地拍動翅膀的聲音,他們都衝天而起,又飛開去尋找新的棲身之地了。不久之後,水獺就爬到岸上來了。他連一句話都顧不上說,便一股勁兒地揉他的一隻前掌。斯密爾還不識趣地譏笑他沒有能夠把大雁手到擒來,水獺不禁發作起來:“我的遊泳技巧一點毛病都沒有,斯密爾。我已經爬到大雁們身邊,剛要竄起身來撲上去的時候,卻有個小人兒奔過來,用一塊很尖的鐵皮朝我的前爪上狠狠戳了一下。那真疼得鑽心,誰也受不了,我站立不穩便滾人了漩渦之中。” 他的話…See More
Feb 8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3)

倘若這一天不是那麽早的早春季節就好了,那麽夜鶯就會回到尤爾坡風景區來了,他們可以一連幾個夜里都放開嗓子盡情歌唱水獺格里佩怎樣同漩渦作生死搏鬥。有好幾次,水獺被漩渦的狂瀾卷走並且沈入了河底,但是他堅持不懈地奮力挣扎著重新浮到水面上來。他終於從漩渦側面泅遊過去,爬上了石頭,漸漸向大雁們逼近。這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拼死泅渡,真是值得夜鶯們大加歌頌的。斯密爾盡其所能地密切注視著水獺的前進過程。到了後來,他總算看到水獺快要爬到大雁們的身邊了。就在這個關頭,他猛聽得一聲淒厲揪心的尖叫,水獺仰面朝天翻倒過去,墜進了水中,像一隻沒有睜開眼睛的貓崽那樣聽憑急流把他卷走了。緊接著傳來了一陣大雁劇烈地拍動翅膀的聲音,他們都衝天而起,又飛開去尋找新的棲身之地了。不久之後,水獺就爬到岸上來了。他連一句話都顧不上說,便一股勁兒地揉他的一隻前掌。斯密爾還不識趣地譏笑他沒有能夠把大雁手到擒來,水獺不禁發作起來:“我的遊泳技巧一點毛病都沒有,斯密爾。我已經爬到大雁們身邊,剛要竄起身來撲上去的時候,卻有個小人兒奔過來,用一塊很尖的鐵皮朝我的前爪上狠狠戳了一下。那真疼得鑽心,誰也受不了,我站立不穩便滾人了漩渦之中。” 他的話…See More
Feb 6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2)

“我的動作一點不笨拙,你可不能埋怨我,”紫貂申辯道,“我已經爬到了最底下的那一根樹枝上,蹲在那里盤算著怎樣撲上去才能把一大批大雁統統撕個粉碎。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大小同松鼠差不多的小人兒突然竄了出來,用那麽大的力氣朝我腦袋上砸過來一塊石頭,我就被打得掉進了河里,在我來得及從河里爬起來之前,那群大雁已經……”可是紫貂不必再多費口舌了,因為已經沒有人聽了,狐貍斯密爾早就轉身追趕大雁去了。在這時候,阿卡朝南面飛去,尋找新的住宿地。落日熔金,餘輝脈脈,而在另一邊天際卻已經高高掛起了半圓形的新月,所以她還能夠看得見東西。更幸運的是,她對這一帶的地形了如指掌,因為她在每年春天飛越波羅的海時,曾不止一次地順風隨勢來到過布萊金厄。她沿著河流一直向前飛去。她從上往下看去,那條小河在月光照耀下就像一條烏黑而粼粼發光的大蛇蜿蜒在地面上。就這樣她一直飛到了尤爾坡瀑布,河流在那里先藏進了一條地下的溝壑,然後擠進一條狹窄的峽谷奔流而出,從上面跌瀉下來,河水變得那麽晶瑩剔透,就像玻璃做的一般,水流在谷底撞個粉碎,變成了無數閃閃發亮的水珠和四處飛濺的泡沫。…See More
Feb 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1)

斯密爾站在山峁上放眼眺望,遠遠地從上往下打量著那群大雁,“唉,你趁早放棄追蹤他們的想法算啦,”他自言自語道,“那麽陡削的山坡你爬不下去,那麽湍急的河流你無法涉水過去,況且山腳下沒有絲毫陸地可以通到他們露宿的地方去。那些大雁們對你來說是太精明了。你今後再也不要癡心妄想去抓這些獵物了。”斯密爾眼巴巴地看著追逐已久的獵物,只可惜功虧一簣,無法把他們弄到手,然而他仍然同其他的狐貍一樣,總是賊心不死。所以,他趴在山峁最邊沿處,目不轉睛地盯住了大雁們。他趴在那里看的時候不由得回想起他們使他遭受的一切苦楚和淩辱。哼,就是由於這批傢伙搗亂,他才被放逐出斯康耐省,如今不得不到貧困的布萊金厄省來闖一條生路。他趴在那里越想心里越惱火。他恨得牙癢癢,心想就算他自己無法把他們生吞活剝,也但願他們早點送掉性命。正在斯密爾怒不可遏的時候,他猛然聽見他身邊的一棵松樹上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他看到有一隻松鼠從樹上狂奔下來,他身後一隻紫貂在緊緊追趕。他們倆誰也沒有功夫去注意斯密爾,他就在那里一動不動地觀看他們從一棵樹上追逐到另一棵樹上。他看見那隻松鼠輕巧靈活地在樹枝之間穿來繞去,仿佛他會飛一樣。他又看到那隻紫貂雖然不如…See More
Feb 4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0)

“姑且不論這個傳說究竟是不是無稽之談,布萊金厄海邊確實可以見到許多島嶼和礁石。那些島嶼和礁石就是那個巨人原先扔下去的大石頭。“可以注意的是,一直到現在鮭魚都沿著布萊金厄的大小河流逆水而上,穿過瀑布和湖泊,折來繞去來到斯莫蘭省。“那個巨人真是值得布萊金厄省的居民大大感激和好好敬仰,因為直到今天還有許多人是依靠在急流里捕撈鮭魚和在礁石島嶼上開鑿石頭為生的。” 8.在羅納比河的河岸…See More
Feb 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9)

“在這一過程中,三個梯級之間出現了巨大的差別。最高的那一層梯級,也就是離斯莫蘭省最近的那個,多半覆蓋著小石礫的貧瘠的泥土,那里除了白樺樹、稠李樹和雲杉之類能耐住高原地帶寒冷缺水的條件的樹木之外,其他樹木全都成活不了。只消看看在森林中間開墾耕作的田地是那麽狹窄,那里的人們建造的房舍是那麽低矮窄小,還有教堂與教堂之間的距離是那麽遙遠,人們就非常容易明白那里有多麽荒涼貧窮了。“中間的那一層土質比較好,而且也沒有受到嚴寒的約束,所以人們馬上就看到那里的樹木都長得比較高大,而且品種也名貴一些。那里長著楓樹、槲樹、心葉根、白樺樹和榛樹,但是偏偏不長針葉松。更加顯而易見的是,那里耕地非常之多,而且人們建造起更大更美觀的房屋。中間那一層梯級上有許許多多教堂,它們周圍還有很大的村莊。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這里都比最高的那一層更加富饒和美麗。“最下面的那一層是最好的。那里土壤膏腴、物阜民豐。由於地勢依傍大海,受到海洋的滋潤,便一點兒也感覺不到斯莫蘭省颳下來的凜冽寒氣。那里適宜於山毛櫸樹、醋栗樹和核桃樹的生長,它們都成長得枝幹挺拔,可以和教堂的房頂比高低。那里平疇千里,阡陌縱橫,然而那里的居民不單依靠林業和農…See More
Feb 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8)第7章.有三個梯級的臺階

於是那兩隻貓頭鷹就一齊飛走了。男孩子興奮得忍不住把小尖帽拋到空中。他放開嗓門,高聲歡呼說:“只要我照顧好雄鵝,讓他平安無事地回到家的話,那麽我就可以重新變成人啦!好啊!好啊!那時候我可以重新變成人啦!”盡管他放開喉嚨大呼小喊地歡呼,可奇怪的是居住在房屋里的那些人卻絲毫聽不到動靜。既然他們聽不見他的說話聲,他也就不再多逗留,便邁開雙腿,大步流星地朝著大雁們棲息的潮濕的沼澤地走去。 7.有三個梯級的臺階三月三十一日星期四第二天,大雁們打算朝北飛越過斯莫蘭省的阿勒布縣。他們派出亞克西和卡克西先去探探路。可是他們回來報告說,一路上所有的水面都結著冰,地面上仍舊是積雪覆蓋。“與其如此,我們還是留在這里的好,”大雁們說道,“我們沒有法子飛越一個既沒有水又沒有草的地帶。”“如果我們呆在原地不動,說不定還要等上一個月才冰化雪融,”阿卡說道,“倒不如先朝東飛過布萊金厄省,然後再試試能不能從莫勒縣飛越斯莫蘭省,因為那地方靠近海岸,春天要來得早一些。”這樣男孩子在第二天就改道飛越布萊金厄省了,天光大亮,他的心情也隨之平靜下來。他真弄不明白昨天晚上自己為什麽會那樣害怕。現在他當然不肯放棄這次旅行和野外生活嘍。…See More
Jan 2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Selma Lagerlöf 《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7)

隨後他又走過一個小店鋪。店鋪門口停著一部紅顏色的播種機。他停下腳步,對它左看右瞧,最後忍不住爬到駕駛艙里去坐坐。他坐定之後,把兩片嘴唇咂得吧啦、吧啦直響,假裝正在開動這部播種機。他心里不禁在想,要是真的能夠開這樣漂亮的機器的話,那該有多麽愜意呀。有一會兒功夫,他忘記了自己現在的模樣。可是他忽然又想起來了,便趕緊從機器上跳了下來。他心里的不安變得越來越強烈了。倘若一直在動物中間生活下去的話,那麽必定會喪失許多美好的東西。人類畢竟是非常聰明能幹,不同於別的動物的。他走過郵政局,心里想起了各式各樣的報紙,這些報紙每天都把世界各地的新聞送到人們的眼前。他看到藥房和醫生的住宅時,便想到人類的力量真巨大,居然可以同疾病和死亡作鬥爭。他走過教堂時,就想到人類建造教堂是為了傾聽有關人世塵寰以外的另一個世界的情形,傾聽有關上帝、復活和永生的福音。他越是往前走,就越捨不得人類了。大凡孩子都是這樣的:他們只想到鼻子底下的事物,而不往遠處著想。什麽東西擺在他們面前最近,他們立刻就想要到手,根本不在乎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尼爾斯·豪格爾森當初選擇要繼續把小精靈當下去的時候,他根本沒有弄明白他究竟會失去什麽。而現…See More
Jan 17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36)

然而在天空飛行的那段時間里,他們一直咬緊牙關硬撐著。到了下午很晚的時候,他們終於在一塊大沼澤地中央的一棵矮小松樹下面降落。那里的一切都是又潮濕又冰涼的,有些土丘還覆蓋著積雪,而另外一些土丘則浸泡在半化不化的冰水之中,露出了光禿禿的丘頂。就在那時候,他也沒有感到氣餒,而是情緒飽滿地跑來跑去尋找蔓越橘和凍僵了的野紅莓。但是夜幕降臨了,黑暗嚴絲密縫地裹住了一切,以至於連男孩子那樣敏銳的眼睛望出去,也是漆黑一片什麽都看不見。荒野變得異乎尋常地可怕。男孩子躺在雄鵝翅膀底下,渾身濕漉漉、冷冰冰的,難受得無法睡著。他一會兒聽到劈里啪啦的聲音和窸窸窣窣的響聲,一會兒聽到躡手躡腳的腳步聲,一會兒又聽到恫嚇威脅的吼聲。他聽到那麽多可怕的聲音,簡直害怕極了,不知道怎麽辦才可以擺脫。他必須走,到有火和燈光的地方去,這樣他才不至於被活活嚇死。“難道我就不能放大膽子,到人住的地方去度過這難熬的一夜嗎?”男孩子思忖道,“我只需在爐火邊暖暖身體,再吃上點熱飯,就可以在日出之前趕回到大雁們這兒來的。”他從翅膀底下溜出來,一骨碌滑到了地上。他既沒有把雄鵝驚醒,也沒有驚醒大雁們。他無聲無息地溜了出來,悄悄地走出了沼澤地。他…See More
Jan 12

Baku's Blog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50)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9pm 0 Comments

男孩子安安穩穩坐在木頭帽子底下,側耳聆聽他們的交談。他聽他們講到,為了建造和裝備每一艘從這里駛出去的艦隻,人們是如何在這個地方辛勞苦幹和頑強奮鬥的。他聽他們講到為了造出這些戰艦,人們是如何不避艱險甘冒生命和流血的危險,不惜獻出最後一枚銅板,還有那些富有天才的人物如何把自己的畢生精力和全部心血都傾注在改進和完善這些艦隻的設計制造之中,而正因為如此這里才源源生產出這些軍艦,因而充實了保衛祖國的國防力量。男孩子聽著聽著,不止一次地眼淚奪眶而出。他覺得能夠聆聽到這樣精彩的介紹真是不虛此行,心里充滿了高興。…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9)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8pm 0 Comments

他們進入造船廠里面,但見一個規模巨大的港口,由一條一條的棧橋劃分成許多泊位。在這些泊位里,停泊著許多軍艦。在這麽近處觀看它們,它們遠比男孩子從天上往下看時更顯得是龐然大物,更加威風凜凜。“唉呀,難怪我方才把它們誤認為是海里的妖怪啦,”男孩子暗暗想道。

“你看,我們從哪里著手搜查最合適,羅森博姆?”青銅大漢問道。

 

“像他那樣的小個子諒必最容易躲藏在船隻模型陳列室里,”木頭人回答說。…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7)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3pm 0 Comments

男孩子沿著大街往前奔跑,一邊側耳傾聽著身後的腳步聲。他愈來愈肯定,後面跟上來的就是那個青銅大漢。地面在震抖,房屋在晃動,除了青銅大漢之外,別人是不會有這樣沈重的腳步的。男孩子忽然想到自己方才還朝他說過一句不好聽的話,便不禁心里害怕起來。他連頭都不敢回一下,不敢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是那個青銅大漢。

“他大概只是下來到處走走,散散心的,”男孩子暗自思忖說,“他不見得因為我說了那句話就同我過不去,反正我說那句話一點惡意都沒有。”

男孩子本來打算一直往前走去尋找造船廠的,可是這會兒卻拐進了一條朝東去的街道,他想先把那個跟在他背後走的人甩掉了再說。…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46)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0 at 11:23pm 0 Comments

這究竟是哪個城市呢?嗯,男孩子終於想出來啦,因為他看到了那麽多軍艦。他從小就喜歡船,雖說他只能在大路旁邊的水溝里玩玩紙做的船。不過,他畢竟知道,能夠有那麽多軍艦停泊的地方不會是別的城市,一定是卡爾斯克魯納。

男孩子的外祖父曾經是海軍艦隊里的一名老水兵。在他生前,他每天不離口地對男孩提到卡爾斯克魯納,向他講述那個修造戰艦的造船廠,還有城里其他值得參觀的名勝。男孩子有一種返回家鄉的親切感,他非常高興自己能夠來到這個曾經聽得那麽多的地方。

是在阿卡降落到那兩座鐘樓之一的平頂上之前,他只能夠隱隱約約地看到那些瞭望塔和用來封鎖港口的火力工事,還有造船廠里的許多建築物。…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