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
  • Male
  • Chukai, Teren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Bak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bak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ku'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8)

那些小房子一幢幢都美侖美奐,男孩子真想停下腳步仔細觀賞一番,可是他卻沒有膽量這樣做,只好腳不停步地緊緊跟著園丁走。走了不多時,他們來到一幢宅邸,那幢華廈巍峨宏大,氣派非凡,遠遠勝過他們方才所見到的任何一幢房子。宅邸有三層樓高,屋前有山墻屏蟑,兩側偏屋環抱。它居高臨下,坐落在一座土丘的正中央,四周是花木蔥蘢的大草地。在通往這幢宅邸的道路上,溪流七回八繞,一座座美麗的小橋橫跨流水,相映成趣。男孩子不敢做其他的事情,只好規規矩矩跟著園丁的腳後跟走,他走過那麼多好看的地方,都不能夠停下來瀏覽觀賞,不免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那個嚴厲的園丁聽見了就停下腳步。“這幢房子我起名叫做埃里克斯山莊,”他說道,“要是你想進去,你不妨進去。不過要小心,千萬不許惹惱平托巴夫人①!”瑞典民間傳說中因對傭人過於苛刻而被罰入地獄的貴族夫人,此處系指鬼魂。…See More
yester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7)

片刻之後,男孩子走回到森林里去尋找大雁。他一邊走,一邊啃著一根在地窖外面找到的胡蘿蔔。他覺得簡直是吃了一頓甘美可口的晚飯,而且對於能夠在暖融融的小屋里坐了幾個小時感到心滿意足。“要是再能夠有個好地方過夜,那該有多好哇,”他得寸進尺地想道。他忽然靈機一動,想到路邊那棵枝葉繁茂的雲杉樹豈不是一個非常好的睡覺地方。於是他爬上去用細小的枝條墊成一張鋪,這樣他就可以睡覺了。他躺在那里大半晌功夫,心里惦念著他在小屋里聽見的那個故事,尤其是想到在大尤爾嶼森林里到處遊蕩的幽靈卡爾先生,不過他很快就朦朧地進入了夢鄉。他本來是可以一覺睡到大天亮的,若不是有一扇大鐵門在他身底下吱嘎吱嘎地發出開關之聲的話。男孩子馬上就醒了過來,他揉揉眼睛使得睡意消失,然後舉目四顧。就在他身旁,有一堵一人高的圍墻,圍墻上隱隱約約露出被累累碩果壓彎了的果樹。…See More
Mon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6)

可是這隻是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想法而已。大雁們並沒有在那座莊園降落,而是落在莊園北面的一塊林間草地上。那里地面上蓄滿了積水,只有三三兩兩的草墩露在水面上。那地方幾乎是男孩子在這次長途旅行中碰到的最糟糕的過夜之地。他在雄鵝背上又坐了半晌,不知道他該怎麼辦才好。後來他連竄帶蹦從一個草墩跳到另一個草墩,一直跑到堅實的土地上,並且朝著那座古老的莊園方向奔過去。那天晚上,大尤爾嶼莊園的一家伯農農舍里,有幾個人恰好圍坐在爐火旁邊聊天。他們天南海北無所不談,講到了教堂里佈道的情況,開春時困地里的活計和天氣的好壞等等。到了後來找不出更多話題而靜默下來的時候,伯農的老媽媽講起了鬼故事。 大家知道,在這個國度里,別處沒有一個地方像瑟姆蘭省那樣有那麼多的大莊園和鬼故事啦。那個老奶奶年輕的時候曾經在許多大戶人家當過女傭,見識過許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所以她可以滔滔不絕地從晚上一直講到天亮。她講得那樣繪聲繪色,生龍活現,大家都聽得人神,幾乎以為她講的都是真人真事了。她講著講著,驀地收住話頭,問問大家是不是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聲響,於是大家都驚恐得打了一個寒噤。“你們難道真的沒有聽到動靜?有個東西在屋子里轉來蕩去,”她詭譎…See More
Sun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5)

23.美麗的花園四月二十四日星期日第二天,大雁們朝北飛過瑟姆蘭省。男孩子騎在鵝背上俯視下面的景色,自己遐想起來,他覺得這里的景色同他早先見到的地方不同。這個省里沒有像斯康耐省和東耶特蘭省那樣一望平疇的原野,也沒有像斯莫蘭省那樣連綿不絕的森林地帶,而是七拼八湊,雜亂無章。“這個地方似乎是把一個大湖、一條大河、一座大森林和一座大山統統剁成碎塊,然後再拌一拌,就這麼亂七八糟地攤在地上。”男孩子這樣想道,因為他人眼所見的全是小小的峽谷、小小的湖泊、小小的山丘和小小的叢林。沒有哪樣東西是像模像樣地攤開擺好。只要哪塊平原稍為開闊一些,就會有一個丘陵擋住了它的去路。倘若哪個丘陵要蜿蜒延伸成一條山脈,就會被平原截斷抹平。一個湖泊剛剛展開一些就馬上被阻滯成一條窄窄的河流,而河流剛流得不太遠就又開闊起來變成了一個小湖。大雁們飛到離海岸很近的地方,男孩子能夠一眼望見大海。他看到,甚至連大海也沒有能夠把遼闊的海面鋪開攤好,而是被許許多多的島嶼分割得狼藉不堪,而那些海島卻哪個也沒有長足變大就被海洋圍住了。地面上的景色撲朔迷離,變化莫測,忽而針葉林,忽而闊葉林;耕地旁邊就是沼澤地;貴族莊園毗鄰著農夫的農舍。…See More
Jun 17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4)

他們很快就走到了大雁阿卡和獵狗卡爾的身邊,阿卡正向卡爾說話:“去年我們春季飛行的時候,”那隻領頭的老雁阿卡說道,“有一天早晨,亞克西、卡克西和我一起飛出去。我們從達拉那省的錫利延湖飛過達拉那省和赫爾辛蘭省交界處的大森林。我們俯視下去,別什麽的東西也望不見,只見墨綠色的樹冠,樹梢間還有厚厚的積雪。河流仍舊凍著冰,只有一兩個地方露出了黑色的罅隙,靠河岸邊有些地方積雪已經融化。我們幾乎沒有見到什麽村落和農莊,只見到幾個灰蒙蒙的小木棚,那些是夏天牧羊人的居所,冬天空蕩蕩的什麽都沒有。森林里一條條運送木材的小路蜿蜒曲折,河邊岸上堆積著大堆大堆的木材。“就在我們平平穩穩翺翔之時,我們看到了有三個獵人在森林中穿行。他們腳蹬滑雪板,手裏用繩子牽著獵狗,腰帶上插著刀子,但是卻沒有背獵槍。積雪有一層堅硬的冰殼,所以他們沒有順著林間小路七拐八彎,而是筆直朝前滑行。看樣子,他們心里明白在什麽地方可以找到他們正在尋找的目標。 “我們大雁飛翔在高空之中,整個森林都在我們身下清晰可見。我們看到獵人之後,就存心要弄清楚他們究竟打算幹什麽。我們便來回盤旋,從樹木縫中窺探下去。我們終於看到在一處茂密的灌木叢中有些像是長滿…See More
Jun 1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3)

“虧得這塊石頭幫了大忙,”男孩子想道。他看到那條蛇猛烈翻滾了幾下便不再動彈,這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我想,在這次旅行中我還沒有遇到過比這次更大的危險哩。”他剛剛平靜下來,就聽見頭頂上撲哧哧一陣聲響,但見一隻鳥兒落到了地上那條蛇的身邊。那隻鳥的大小和模樣很像烏鴉,可是渾身上下披著金光燦燦的黑色羽毛。男孩子對自己被烏鴉劫走的危險場面至今記憶猶新,所以不願意毫無必要地讓人看見,他悄悄地躲進了一條石頭縫里。那隻黑鳥在死蛇身邊邁著方步踱來踱去,而且還用嘴喙去啄啄死蛇。後來他撲開翅膀發出一聲刺痛耳膜的怪嘯:“死在這里的準是草蛇窩囊廢,”他又繞著蛇走了一圈,然後站在地上沈思起來,不時擡起腳爪去搔搔後腦勺。“不會的,森林中不會有兩條大小完全一樣的蛇,”他說道,“這一定是他。” 他把嘴喙戳入蛇的屍體里,好像打算要大吃一頓了,可是突然又停了下來。“不行呀,你啊你,巴塔基,你千萬莫幹傻事,”那隻鳥兒在告誡自己。“在你打算吃掉這條死蛇之前,總得先把獵狗卡爾叫來。他若不是親眼目睹,決不會相信草蛇窩囊廢已經一命嗚呼啦。” 男孩子想要靜悄悄地不發出聲響,但是那隻鳥如此莊嚴肅穆地踱著方步,而且還一本正經地自言自語,…See More
Jun 1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2)

獵狗卡爾真是吃驚得難以相信,甚至於更多的是一肚子怒火,因為那條草蛇居然不信守自己的諾言。現在弄得灰皮子不得不一輩子在外面苦度放逐生活,因為那條草蛇的壽命是很長的,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才會死掉。就在他悲傷至極的時候,他突然想出了一個主意,這使他心里略為好受一些。“草蛇大可不必活到那麽老嘛,”他思忖道,“他總不能夠一直躲在樹根底下不出來的。只要他把蟲子消滅乾淨了,我知道找誰去把他咬死。”…See More
Jun 1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1)

“倘若不是窩囊廢,而是別的動物答應這樣做的話,我倒甘心馬上就遭到放逐,”麋鹿說道,“可是,這樣一條毫無本事的草蛇憑什麽能耐來許下這麽大的願呢?”“那不過是吹牛皮而已,”卡爾說道,“草蛇總是裝神弄鬼,擺出一副比別的動物更高明的架勢。”卡爾到了該回家的時候,灰皮子送卡爾出來並陪著他走了一段路。卡爾聽得有隻棲在杉樹頂上的鶇鳥啼叫起來:“灰皮子來啦,就是他毀了森林!灰皮子來啦,就是他毀了森林!”卡爾還以為自己沒有留神聽錯話了。可是剛過不一會兒,有一隻山兔從小路上跳躍而過。山兔瞅見他們兩個,便停住了腳步,晃動著長耳朵,高聲大喊起來:“灰皮子來啦,就是他毀了森林。”然後他就一溜煙跑掉了。“他們這樣叫嚷是什麽意思?”卡爾問道。“我也弄不明白,”灰皮子說道,“我想,森林里的小動物不大滿意我,因為我提出要尋求人類的幫助。結果,那些灌木叢被砍光了,他們的藏身之所和住房全給毀掉啦。”他們又一起走了一段路,卡爾聽見四面八方都傳來喊叫聲:“灰皮子來啦,就是他毀掉了森林!”灰皮子佯裝著沒有聽見,可是卡爾明白他的心情為什麽這樣難過。“灰皮子,你呵,”卡爾匆忙問道,“草蛇揚言說你曾經踢死過他最疼愛的老伴,究竟有沒有這…See More
Jun 9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0)

第二天礦場主和森林看守人沿著森林邊一條小路往前走著。起初卡爾一直在他們後面跟著跑,可是過了一會兒卻不見了,再過了片刻森林里傳出來一陣猛烈的狂吠聲。“那是卡爾,”礦場主說道,“他又在胡來了。”森林看守人不願意相信。“卡爾已經多年沒有妄殺生靈了,”他說道。他奔進森林里去,想看一看究竟是哪條狗在狂叫。礦場主也跟著他去了。他跟隨著狗叫的聲音往前走去,走進了密林最深處,然而狗叫聲音卻靜了下來。他們停下腳步側耳細聽,四周一片寂靜,只聽得嚓嚓嚓的蟲子啃嚙聲,只看到樹葉像下雨般灑落下來,只聞到一陣陣濃郁的氣味。他們這才發現所有的樹上都密密麻麻佈满了修女蛾的幼蟲,這些森林的克星,它們能把幾十公里長的森林統統吃個精光。大戰修女蛾來年春天,有一天清早獵狗卡爾從森林里奔跑而過。“卡爾,卡爾,”有人在呼叫他的名字。他回頭一看,他倒沒有聽錯,那是一隻年老的狐貍站在自己洞穴外面在連聲呼叫他。“你務必要告訴我,是不是人類一有功夫騰得出手來,就要到森林里來撲滅蟲害了?”狐貍問道。“是呀,這是千真萬確的,”卡爾說道,“他們會全力以赴治蟲害的。”“他們把我全家都打死了,而且還要打死我,”狐貍說道,“不過只要他們能夠救下這座…See More
Jun 6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9)

就在這些快死了的枯樹旁邊,灰皮子站著等候卡爾。他不是單獨一個,身邊還有四隻在森林里最有聲望的老麋鹿。他們是卡爾都認識的。有一隻名叫駝背佬,因為他個子很小,而背脊卻比其他麋鹿凸得更高。另一隻是角中王冠,這是森林鹿群中的佼佼者。還有一隻名叫美髯公,他身上披著又長又密的毛。另外還有一隻叫大力士,他是一隻身高腿長、氣度不凡的老鹿,脾氣非常暴戾而且好鬥,可惜在去年秋天最後一次狩獵中大腿中了一顆子彈。“這座森林究竟怎麽啦?”卡爾走到那些腦袋低垂、嘴唇撅起。愁雲滿臉的麋鹿面前這樣問道。“沒有人說得出來,”灰皮子回答說,“這一類蟲子一直是這個森林中最弱小無力的,而且從未造成過什麽危害。可是最近幾年來一下子增長起來,數目多得不得了。現在看樣子他們非要把整個森林毀了不可。”“是呀,看樣子不妙哇,”卡爾說道,“不過我看,你們這些森林中最有智慧的長者聚到一起有商有量,總是能夠找出什麽辦法來的。”獵狗話音剛一落,駝背佬非常鄭重其事地仰起了他那顆沈甸甸的腦袋說道:“我們把你叫到這里來,卡爾,是想問問人類是不是已經知道這場災禍了。”“不知道,”卡爾說道,“現在不是狩獵季節,人類不會進到這樣遠的密林深處里來。他們一點…See More
May 16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8)

第二天上午,那條草蛇爬了很遠的路來到平安林里的一片頑石遍地的高地上,去登門拜訪居住在那里的有毒蝗蛇克里萊。草蛇向他哭訴了那條老雌蛇不幸慘遭毒手的經過,並且懇求他出來相助報仇,因為他有毒牙,咬上一口就可以致命。可是蝰蛇克里萊並不想得罪麋鹿,同他們結下不解之怨。“要是我竄出去偷偷咬麋鹿一口,”他推三阻四地說道,“那麽那隻麋鹿不把我活活踩死,才算怪事哪。反正雌蛇老無害已經去世,我們無法使她死而復生。憑什麽我要為了她的緣故,自己去惹禍呢?”那條草蛇聽到這番回答,腦袋從地上豎起足足有一英尺高,嘴里發出令人駭怕的嘶嘶聲。“嘶嘶!哧哧!嘶嘶,哧哧!”他激怒地喊道,“虧你說得出口,沒有想到你空有天大本領竟然膽小懦弱得不敢用一用。”蝗蛇聽了之後,也頓時怒火中燒。“滾開,老窩囊廢,”他嘶嘶有聲地怒喊道,“我的滿嘴利牙上毒汁在往下淌,可是我最好還是放你一條生路吧,因為你畢竟是我的同類。”可是那條草蛇躺在原地一點沒有挪動。這兩條蛇就這樣嘶哧嘶哧互相對罵了很久。蝗蛇克里萊後來實在按捺不住心里怒火,終於不再嘶哧下去,而是張開大嘴,分叉的舌頭霍霍閃動,草蛇馬上就老實下來,更換了另外一副腔調同他說話。…See More
May 14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7)窩囊廢

窩囊廢在平安大森林的深處,每年八月間杉樹林里會飛出一團團灰白顏色的小飛蛾,名叫修女蛾。他們體型很小,數量不多,幾乎沒有什麽人留神注意到他們。他們在森林深處飛上兩三個晚上,在樹幹上產下幾千只蟲卵後就掉到地上死去。當春天來到的時候,身上佈满斑點的幼蟲就脫蛹而出,開始蠶食雲杉樹的樹葉。他們食欲旺盛,然而卻決計不會給樹木造成嚴重危害,因為他們一直是鳥類垂涎的美食,能夠不被啄食的幸存者很少會多過幾百隻的。那些僥幸成活的可憐小蟲長大之後,就蠕動到樹枝上,口吐白絲把自己裹在里面,變成在兩三個星期里毫不動彈的蟲蛹。在這一段時間里,有一半多又被鳥兒吞進了肚里。到了八月間,如果有成百隻修女蛾能夠咬蛹而出並撲翅飛舞的話,那對他們來說就是大吉大利的年頭了。…See More
May 9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6)

“這是一大片水,也就是一個湖,”卡爾說道,“你的同族常常在這里從這邊湖岸遊到那邊湖岸。可是總不能指望你也能夠遊泳哇。不過你起碼可以下水去泡一泡,洗個澡吧。”卡爾自己先撲通跳進水里,遊起泳來。灰皮子站在岸上躊躇了很久。後來他終於也硬著頭皮下水了。當凜冽的湖水輕柔而涼爽地在他身體上輕拂時,他愜意得連一口氣都不透一下。他想讓湖水沒過脊背,就又朝里走了一段,覺得湖水把他漂浮起來了,這樣就身不由主地開始遊起泳來了。他在卡爾身邊繞來繞去地遊著,而且還遊得靈活自如。他們上岸以後,那條獵狗就問道,他們是不是應該回家去了。“離天亮還早哩,我們還可以在森林里再轉轉嘛!”灰皮子央求道。 他們又轉身返回到森林里。走了不久,就來到了一塊開闊地,月光把這塊平地映得通亮,青草和野花上露珠凝結得璀璨發亮。在那塊林間草地上,有幾頭大動物正在吃草,那是一隻公麋鹿、幾隻母麋鹿和小鹿。灰皮子一看到他們便楞在那里不走了。他對母鹿和小鹿連正眼都沒有瞅~下,只是目不轉睛地盯住了那隻公鹿,把它的四枝八叉的寬扇般的犄角、高高隆起的肩背和頸脖下長著長毛的大肉贅來回打量個不停。“那個傢伙是誰?”灰皮子問道,嗓音也由於驚奇而顫動。 “他的名…See More
May 7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5)

卡爾站在那兒細細打量了麋鹿一番,用眼睛著實把他衡量了個遍。可以看得出來,這隻麋鹿還沒有完全長足。他還沒有成年大鹿的那種扇狀寬角、高高隆起的背脊和粗壯的鬃毛,但是他肯定有足夠的力量去鬥爭,去贏得自由。“唉,看看這副樣子就知道,他從出娘胎起就是被關在柵欄里過日子的。”卡爾暗自思忖,可是嘴里一句也沒有說。直到子夜時分,卡爾才又回到麋鹿身邊去,因為他知道灰皮子一覺睡醒之後正在吃第一頓飯。“你想得沒有錯,灰皮子,還是逆來順受讓人把你運走算了。”卡爾說道,樣子顯得十分冷靜和心滿意足。“你會被關在一個大的動物園里,過上無憂無慮的日子。我只覺得,你要離開這里了,卻還沒有看見過這里的森林,那真是非常可惜。你要知道,你的同族有一句銘言,就是鹿和森林是融為一體的。但是你卻一次還沒有到森林里去過。”灰皮子正站在苜蓿堆旁邊大口啃嚼,他擡起頭來說道:“我倒也願意去見識見識大森林,可是我怎樣才能越過這柵欄呢?”他像平時一樣慢慢吞吞地說道。“唉,你是辦不到的,你的那幾條腿實在太短啦,”卡爾話中有話地說道。麋鹿似信非信地瞅了卡爾一眼,因為那條獵狗每天要跳進跳出柵欄好幾次。盡管他年歲還小,畢竟還是躍躍欲試了,他走到柵欄前…See More
May 4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4)灰皮子逃走

灰皮子逃走自從卡爾搬到森林看守人住的地方那一天起,他就再也不在森林里偷偷摸摸地追逐別的小動物了。這倒不僅僅是由於上次闖的大禍使他心有餘悸,而且還在於他不願意惹森林看守人生氣。因為自森林看守人仗義救了他的性命以來,獵狗卡爾愛他勝過一切。卡爾一心想的只是跟著他和守衛他。他從家里出來的時候,卡爾在前面嗅探道路。他留在家里的時候,卡爾就臥躺在門口,注視著過往的行人。當森林看守人到園子里去照料他的樹苗,屋里寂靜無聲,路上也聽不見來往的腳步聲的時候,獵狗卡爾便利用這段空隙時間去找鹿崽玩耍。起初,卡爾一點沒有興致同他往來。不過卡爾一直跟在主人背後到各處去,主人給鹿崽喂奶的時候,他也就跟著來到了牲口棚里。那時候,他常常蹲在圍欄外面看著鹿崽。森林看守人把那隻鹿崽起名叫做灰皮子,因為他不配叫什麽別的更好聽的名字。卡爾倒也挺贊成他叫這個名字的。每次看到鹿崽的時候,獵狗就心想,從來都沒有見到過長相這麽難看、身材這麽不勻稱的小東西。他那四條瘦骨嶙峋的細腿鬆鬆垮垮地支撐在身體底下,就好像沒有捆綁結實的高蹺一樣。腦袋很大,皺皮疙瘩,顯得一副老相,而且總是耷拉在一邊的。他身上的皮皺皺巴巴的,好像是他穿著一件不是為他量…See More
May 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3)

方才獵狗卡爾突然想起來的就是這一件倒楣的事。這次闖禍同過去他幹下的那麽多壞事不同,那些壞事並沒有使他虧心,而這次闖禍他卻一想起來就心煩意亂,大概這是因為他本來沒有存心要想把母麋鹿或鹿崽害死,然而無意之中卻斷送掉了他們倆的性命。“說不定他們還活著哪,”獵狗突然念頭一轉,“我從他們身邊跑開的那會兒,他們還沒有死掉。他們也許活著跑了出來。”他頓時有一股不可抗拒的欲念,想要在最後時刻來到之前把這件事情弄清楚。他覷著森林看守人把皮圈拉得並不很緊,便冷不丁地猛然往旁邊縱身一竄,果然掙脫了出來。然後,他就奔騰跳躍,穿過森林朝向沼澤地拼命飛奔過去。森林看守人還沒有來得及把槍舉起來瞄準,他已經一溜煙跑得無影無蹤了。森林看守人無可奈何,只好在後面緊迫不捨,當他奔到沼澤地邊上,他看到那條獵狗站立在離陸地幾米遠的一個草墩上,聲嘶力竭地拼命狂吠。森林看守人覺得很奇怪,他要先弄個明白,究竟獵狗為什麽這樣狂叫。於是,他把槍摘下來放在一旁,自己手腳並用向沼澤地慢慢爬過去。他爬不多遠,便見到有一隻母麋鹿死在泥潭里,在她身邊還躺著一隻小鹿崽。鹿崽倒還活著,不過已筋疲力盡動彈不得。獵狗卡爾站立在鹿崽身邊,一會兒俯下身去吮舔…See More
Apr 29

Baku's Blog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8)

Posted on October 3, 2022 at 10:30pm 0 Comments

那些小房子一幢幢都美侖美奐,男孩子真想停下腳步仔細觀賞一番,可是他卻沒有膽量這樣做,只好腳不停步地緊緊跟著園丁走。走了不多時,他們來到一幢宅邸,那幢華廈巍峨宏大,氣派非凡,遠遠勝過他們方才所見到的任何一幢房子。宅邸有三層樓高,屋前有山墻屏蟑,兩側偏屋環抱。它居高臨下,坐落在一座土丘的正中央,四周是花木蔥蘢的大草地。在通往這幢宅邸的道路上,溪流七回八繞,一座座美麗的小橋橫跨流水,相映成趣。

男孩子不敢做其他的事情,只好規規矩矩跟著園丁的腳後跟走,他走過那麼多好看的地方,都不能夠停下來瀏覽觀賞,不免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那個嚴厲的園丁聽見了就停下腳步。“這幢房子我起名叫做埃里克斯山莊,”他說道,“要是你想進去,你不妨進去。不過要小心,千萬不許惹惱平托巴夫人!”…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7)

Posted on September 30, 2022 at 11:30pm 0 Comments

片刻之後,男孩子走回到森林里去尋找大雁。他一邊走,一邊啃著一根在地窖外面找到的胡蘿蔔。他覺得簡直是吃了一頓甘美可口的晚飯,而且對於能夠在暖融融的小屋里坐了幾個小時感到心滿意足。“要是再能夠有個好地方過夜,那該有多好哇,”他得寸進尺地想道。

他忽然靈機一動,想到路邊那棵枝葉繁茂的雲杉樹豈不是一個非常好的睡覺地方。於是他爬上去用細小的枝條墊成一張鋪,這樣他就可以睡覺了。

他躺在那里大半晌功夫,心里惦念著他在小屋里聽見的那個故事,尤其是想到在大尤爾嶼森林里到處遊蕩的幽靈卡爾先生,不過他很快就朦朧地進入了夢鄉。他本來是可以一覺睡到大天亮的,若不是有一扇大鐵門在他身底下吱嘎吱嘎地發出開關之聲的話。…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6)

Posted on September 28, 2022 at 12:30pm 0 Comments

可是這隻是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想法而已。大雁們並沒有在那座莊園降落,而是落在莊園北面的一塊林間草地上。那里地面上蓄滿了積水,只有三三兩兩的草墩露在水面上。那地方幾乎是男孩子在這次長途旅行中碰到的最糟糕的過夜之地。

他在雄鵝背上又坐了半晌,不知道他該怎麼辦才好。後來他連竄帶蹦從一個草墩跳到另一個草墩,一直跑到堅實的土地上,並且朝著那座古老的莊園方向奔過去。

那天晚上,大尤爾嶼莊園的一家伯農農舍里,有幾個人恰好圍坐在爐火旁邊聊天。他們天南海北無所不談,講到了教堂里佈道的情況,開春時困地里的活計和天氣的好壞等等。到了後來找不出更多話題而靜默下來的時候,伯農的老媽媽講起了鬼故事。

 …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15)

Posted on June 17, 2022 at 12:24am 0 Comments

23.美麗的花園

四月二十四日星期日…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