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
  • Male
  • Chukai, Teren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Bak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bak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ku'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3)

森林像往常一樣隨時有問必答。“那是費埃特河,”森林說,“你聽它正歡騰呼嘯,準備鑿出河槽來進入大海。”“要是你能夠伸展到那麼遠,使得那條河能夠聽得見你的話,”巨河吩咐說,“請你問候那個可憐的傢伙,並且轉告他說,從伏恩湖來的巨河樂意同它攜手合夥,把它帶進大海里去,但是它必須改成我的名字,並且順著我的河道走。” “我不相信費埃特河肯放棄自己的努力,不把它獨自開鑿的河道善始善終,”森林不服氣地說道。但是第二天森林不得不承認說,費埃特河對自己單兵獨馬開鑿河道已經厭倦了,它準備同巨河攜手合夥。 巨河繼續往前奔騰,盡管有不少幫手陸續加入進來,它並不像人們預算的那麼寬闊。然而它卻猖急狂傲、不可一世。它幾乎毫無止息地咆哮呼號,氣勢兇猛地向前推進,一路上把森林里的一切溪流都匯合到自己這里來,哪怕春天山坡上流下的小溪也不放過。 有一天,巨河聽到在很遠很遠的西邊有一條河在嘩嘩流淌。它問森林那是什麼河,森林告訴說,那是發源於伏羅山的伏羅河,它已經開鑿出一條又長又寬的河槽。 巨河一聽,馬上就讓森林去轉達問候並商量關於匯流合夥的事情,森林一如往常滿口答應。可是第二天森林帶回來了伏羅河的答復。“去告訴巨河一聲,”那條…See More
yester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2)

不難想像,它通過重重障礙闖出一條河道是花費了何等的艱巨辛苦。不說別的,單單是那些森林就夠它受的了,為了自由自在一瀉向前,它必須把那些粗大的松樹一棵一棵地連根拔起。春天來到的時候,它的威力無比、勢不可遏,先是附近一帶森林里冰消雪融的水匯流到這條河里,隨後,高原上的雪水也歸並到它的行列里。於是它滾滾向前推進,以摧枯拉朽之勢洶湧而下,沖走石頭和泥土,在地面上開鑿出一道河槽。到了秋天,大雨連綿,水勢陡長,它也幹得很歡快。有一個晴空朗日,巨河像平常一樣挖掘河槽不止。它忽然聽見右面遠處的森林里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響。它仔細地傾聽起來,幾乎停止了流動。“那邊嘩嘩聲響究竟是什麼?”它自言自語地嘟囔。站在周圍的森林對河流的孤聞寡識覺得十分可笑。“你大概以為世界上只有你這麼一條河流吧,”森林椰榆地說道,“不過我可以向你奉告,你聽到的嘩嘩流水聲不是別的,而是發源於格萊沃爾湖的格萊沃爾河。它現在已經挖出了一道又寬又深的河槽,起碼能和你一樣快地奔進大海。” 但是巨河是一條自以為是、性情暴戾的河流。它聽到這番話,不加思索地對森林說道:“那條格萊沃爾河保準是個沒能力照料自己的可憐蟲。快去對它說,從伏恩湖發源的巨河正好…See More
Sun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1) 第29章·達爾河

四月二十九日星期五在這一天里,尼爾斯·豪格爾森看見了達拉那省南部。大雁們飛越過格倫厄斯山的大片礦區和盧德維卡城郊的許多大型工程,飛越過了沃爾夫黑丹鋼鐵廠和格倫厄斯哈馬爾一帶的舊礦場,一直飛到大圖納平原的達爾河。從剛剛飛起來那會兒功夫起,男孩子就看到在每一座山頂背後都有高入雲霄的工廠煙囪。他覺得這里的一切都同西曼蘭省大同小異。但是當他來到這條大河的上空時,他又大開了眼界,這是男孩子見過的第一條真正的大河。他看到了浩森的水面從原野上滾滾流過,感到非常驚奇。大雁們飛到圖爾昂浮橋,然後返身折回,沿著那條河朝西北方向飛去,似乎他們把那條河當做飛行的標記。男孩子騎在鵝背上朝下觀看著河岸的景致,岸上大大小小的建築物星羅棋布,一直伸向縱深很遠的地方。他看到了達爾河在杜姆納維特和克瓦斯維登兩個地方變成了巨大的瀑布,四周有不少用瀑布的落差作為動力的工廠。他看到了橫跨達爾河的浮橋,河上來回穿梭的渡船,在水上漂動的木排,還有同河流並行有時又橫跨河流的鐵路。他不免開始感覺到水的威力巨大,很了不起。達爾河朝北拐了一個很長的大彎,河套里一片荒灘,人煙稀少;大雁們便降落下來到荒灘草地去覓食。男孩子奔跑到高高的河堤上去…See More
Jan 2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0)

男孩子被公熊叼在嘴里,身體耷拉在嘴巴下面,心里越想越懊惱。他想到自己從來也個曾像今天晚上這樣犯傻。若是他不叫喊出聲的話,那麼公熊必定會挨槍打死,自己也就可以從容脫身了。可是如今他已經養成了幫助動物為樂的習慣,那樣做是連想都不要想的。公熊跑進森林一段路之後,停下腳步來,把男孩子放到地上。“多謝你救了我的性命,小傢伙,”公熊感謝不盡地說道,“要不是你的話,那幾顆子彈一定會打中我的。現在我也要報答你一番,我現在咬耳朵對你講一句話,往後你再碰上熊的話,只消講出這句話來,他就不會傷害你!”公熊隨後就湊在男孩子耳邊,悄聲說了幾個字。剛剛說完,他隱隱約約聽見了狗叫聲和獵人的叫喊聲,就匆匆逃跑了。男孩子獨自留在森林里,既重新恢復了自由,又一點沒有受到傷害,連他自己都幾乎無法相信怎麼會有那樣的機遇。整整一個晚上,大雁們都在飛來飛去,到處尋找和呼喊,但是卻沒有能找到大拇指兒。太陽下山之後,他們又尋找了很久很久。直到天色全黑了,他們才不得不去睡覺,可是大家心里都仿佛壓了一塊石頭。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不相信,男孩子已經摔得粉身碎骨,如今長眠在密林底下,連看都無法看見他了。但是第二天早上,太陽從山頂上露出臉來,把大…See More
Jan 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9)

“嗯,你到底幹還是不幹哪?”公熊催促道。男孩子從自己紛繁的思緒中驚醒過來。唉呀,他站在這里盡去想一些不著邊際的東西,卻沒有顧得上想出個計策來保住自己的性命。“你用不著那麼沒有耐性,”男孩子搪塞說,“這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情,我要花點時間好好動動腦筋。”“唔,那麼我再等你一會兒,”公熊老大不樂意地嘟囔,“我可以告訴你,正是由於有了鐵的緣故,人類才比我們熊類聰明得多。就憑了這一點,我也要把這里統統毀掉。”男孩子又成功地拖延了時間,他想用這段時間來盤算出脫身之計。可是偏偏在這個晚上,思路怎麼也集中不到應該想的地方上去,想著、想著,又想到關於鐵的事情上去了。他覺得自己漸漸明自人類在找出辦法從礦石里把鐵冶煉出來之前,不曉得花費了多少心血和絞了多少腦汁。他似乎看到那些渾身漆黑、滿臉塵垢的鐵匠老師傅如何把身子伏在鍛鐵爐旁邊,煞費苦心地捉摸怎樣改進打鐵的門道。也許就是因為這些能工巧匠對打鐵這一行灌注了他們的全部心血,這才使得人類的智力更加發達,以致後來人能夠興建起這樣大的鋼鐵廠。可以肯定,鐵為人類帶來的福祉,要遠遠比人類自己知道的多得多。“嗯,究竟怎麼啦,”公熊有點不耐煩了,“你究竟願意動手,…See More
Jan 18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8)

公熊還讓男孩子看了鍛壓車間。一個工人從爐門里鉗出一塊燒得白熱的、又短又粗的鐵塊,把它放到了鍛壓機底下。鐵塊經過鍛壓機出來的時候已經被軋成了細長條。另外一個工人鉗起它來放到另一臺間隙更狹小的鍛壓機底下,鐵塊就被鍛壓得更細更長了。那塊鐵就這樣從一個鍛壓機鉗到另一個,輪番鍛壓錘打,被拉得越來越細、越來越長,最後變成了好幾米長的彎里彎曲的鐵絲滾到了地上。就在第一塊鐵正在鍛壓的時候,另一塊鐵已經被工人從爐門里取了出來並放到鍛壓機里,等這塊鐵開壓了之後,又鉗來了第三塊鐵。那些火紅的鐵絲像是嘶嘶狂叫的蛇一樣扭曲翻滾落到地上。男孩子覺得這些鐵絲真是夠壯觀的,但是更為驚心動魄的是那些工人們,他們身手靈活、動作姻熟地把竄著火苗的火蛇用鐵鉗一把鉗住,硬把它們塞進鍛壓機里。對於他們來說,同嘶叫咆哮的鐵塊打交道簡直像兒戲一般。“哦,我敢說,他們幹的才是男子漢真正該幹的活計!”男孩子由衷地讚嘆道。公熊也帶著他看了翻砂車間和鐵條冶煉車間。男孩子對冶煉工人同火與鐵打交道的本領愈看愈佩服得五體投地。“這些人真是大無畏的好漢,他們連灼熱和火焰都無所畏懼,”他心里贊美著。他們渾身漆黑,滿臉塵垢,他覺得他們像是火神,所以他們…See More
Jan 17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7)

公熊往前跑呀、跑呀,一直來到森林邊的一個山坡上,從那里望下去能夠望得見那個大鋼鐵廠。他就在那里蹲了下來,把男孩子放到自己面前,用兩隻前掌按緊他。“現在你看看下面那個聲音嘈雜的大工廠,”他吩咐男孩子說。那個大鋼鐵廠坐落在一個瀑布邊上,廠區里高大的建築林立,高入雲霄的煙囪突突地吐出黑色的濃煙,高爐里火光沖天,所有的窗戶都燈光通明。廠房里鍛壓機和軋鋼機正在工作,它們運行起來威力那麼強大,整個天空里都回蕩著轟隆隆、轟隆隆的巨響。廠房周圍是巨大的煤庫、爐碴堆、包裝場、曬木場和工具儲藏場。一箭之遙以外,是一排排的工人住宅、精致的別墅小樓、學校校舍、集會的會場和商店。不過那里卻一片寂靜,宛如已經沈睡過去了一般。男孩子並不留意朝那邊看,而是專心致志地觀看著鋼鐵廠和廠房建築。廠房四周的土地一片黑沈沈;煉鋼高爐把半邊夜空映得通亮,使天空變成瑰麗的深藍色;瀑布像條白練一般飛珠迸雪直落而下;廠房建築矗立在夜空中,噴火吐煙,塵霧繞繞、火星四濺。這是何等驚心動魄的場面!男孩子從來沒有見識過這樣雄偉壯觀的情景,他看得發呆了。“喂,你總不見得一口咬定,你連這樣一個大工廠也能夠點把火燒掉?”公熊潔問道。男孩子站在那里,…See More
Jan 14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6)

公熊在母熊身邊躺下來,似乎對母熊的回答不大滿意,還是用鼻子呼哧呼哧地到處嗅聞。“別再嗅來嗅去啦,”母熊說道,“你跟我一起那麼久,知道我不會放心讓有危險的東西來到孩子們身邊的。還是給我講講你出門在外的情況吧!我可是整整一星期都沒有見到你啦!”“唔,我跑出去尋找新的住地了,”公熊嘆了口氣說道,“我先到了豐姆蘭省,想打聽一下住在艾里斯縣的那幾家親戚近來狀況如何。可惜我竟白跑了一趟,他們統統搬走了,整片森林里連一個熊窩都沒有剩下。”“我想,那些人類大概是要獨佔整個大地啦,”母熊也嘆息地說道,“甚至我們不再去傷害牲畜和人,只靠吃蔓越橘、螞蟻和青草過日子,人類還是不肯讓我們安安生生在森林里住下去。我正在犯愁,不知道要往哪里搬家才能夠有安生日子過。”“多少年來我們在這個礦道坑洞里日子過得十分舒服,”公熊說道,“可是那個整天價震耳轟響的大工廠蓋起來之後,我煩得連一天都住不下去了。我後來到了達拉河東邊的加朋山。那里也有不少礦洞和別的好藏身之所,所以我想,在那里大概可以不受人類的騷擾,安安穩穩地過日子……”公熊邊說邊站起身來,又用鼻子朝四周嗅起氣味來。“說也稀奇,我說到人類就會聞到一股人的氣味,”他說道。…See More
Jan 1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5)

男孩子在礦區上空飛了整整一天,總算沒有深入寶山空手而歸。他馬上明白過來,這個深坑大洞是從前人們采掘礦石挖下的。“我必須馬上爬到地面上去,”男孩子當機立斷這樣想道,“否則我怕夥伴們會找不到我的。”他剛要踩著凸出來的腳蹬往上爬的時候,忽然有人從背後揪住了他,一個粗厲的聲音湊到他耳朵旁邊吼道:“你是什麼人?”男孩子回過頭去一看,起先覺得莫名其妙,在他面前不過是一塊四四方方的大石頭,上面長滿了灰褐色的長長苔蘚。但是定睛一看,他卻發現大石頭有寬厚的腳掌可以走動,還長著腦袋和兩隻銅鈴般的圓眼睛和一張血盆大嘴。他一時之間沒有答腔,看來那隻大野獸也沒有等著他回答。那隻大野獸一下子把他推倒在地上,用腳掌把他扇過來又搡過去,並且用鼻子不斷地嗅他,好像準備一口把他吞下肚去,但是隨即又改變了主意,轉身叫喊道:“莫萊和布羅曼,我的小乖乖,到這兒來,給你們點好吃的嚐嚐!” 隨著喊聲,急沖沖連跑帶滾跑過來兩隻毛茸茸的小獸,他們走路還跌跌撞撞,不大穩當,皮毛柔軟蓬鬆得像小哈叭狗一樣。“你弄到什麼好吃的啦,媽媽?讓我們瞧瞧,讓我們瞧瞧!”“哦,原來我碰上大狗熊啦,”男孩仔細一看明白過來了,“這麼一來,我怕狐貍斯密爾就不…See More
Dec 24, 20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4)[第28章]

農莊上的大鐘掛在馬廄的廊檐下面,鐘聲就是從那里傳出來的。原來是吃飯的鐘聲敲響了,農莊主人帶領他手下雇的長工們朝廚房走去。男孩子看見他的傭人很多,而且穿著很氣派。“是什麼人在沒有耕地的森林中建造了這些大農莊?”男孩子朝著地面喊叫道。站在垃圾堆上的一隻公雞馬上扯開嗓門回話說:“這是老礦主們的莊園,這是老礦主們的莊園,”公雞打鳴般地叫道,“他們的田地可是在地底下啊,他們的田地可是在地底下啊!”男孩子現在明白過夾,這里決不是那種人家走過連正眼瞧都不瞧一眼的荒山野林。當然,這塊地方舉目所見都是深山老林,但是在深山老林之中卻隱藏著許許多多個難以置信的奇異場所。有的礦區,升降機東歪西倒,地面上到處是挖得坑坑窪窪的礦洞,那是已經廢棄了的礦區。有些礦區正在開采,轟隆轟隆的爆破聲接連不斷地傳人大雁們的耳朵、工人宿舍在森林邊緣麇集成一個個村落。也有一些廢棄不用了的冶煉作坊,男孩子透過七穿八孔的破屋頂望下去,看到包著鐵皮的杵錘桿柄和砌得十分粗糙的煉鐵爐。也有一些新落成的大型煉鐵廠,那里機器正在轟鳴運轉,鑄壓錘恍當咣當地一起一落,使得地面都顫抖不止。荒野上還有一些世外桃源般的小城市,那里的生活安詳寧謐,似乎這一…See More
Dec 19, 20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3)

男孩子這一下頓悟過來了,原來他看見的不是別的,而是一座鐵礦。他隱隱有點失望,因為早先他一直以為鐵礦都是坐落在高高的大山崇嶺上的,沒想到這個鐵礦竟坐落在兩座大山之間的平川地上。不久之後,他們飛過了鐵礦,下面又是杉樹林遍地的山頭和樺樹林海,他對這類風景見得大多,所以又坐直了身子,眼睛朝前看。驀地,他覺得有一股很燙的熱氣從地面上升起,一直衝著他飄上來,他忍不住又探出身子往下張望要看個究竟。在他身下,到處是大堆大堆的煤和礦石。在煤堆和礦石堆中間有一幢非常高的紅顏色的八角形大建築物,那屋頂上熊熊的火忽閃忽閃,直竄雲霄。男孩子起初沒有別的想法,一心以為是那幢房子失火了。可是他看到地面上的人照樣消消停停地在走動,根本不在乎那場大火,他又覺得不可思議了。“這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房子失火了也沒有人去問一問?”男孩朝地面上叫喊道。“聽聽這個傢伙在說什麼,他居然害怕那火焰。”家住在森林邊上、對這周圍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的燕雀叫道,“你難道弄不明白,鐵是用火從礦石里冶煉出來的?你難道分不清楚,這不是什麼火災,而是高爐里熊熊燃燒的火苗?”不久之後,他們就飛過了那座高爐。男孩尋思著,在這茫茫林海上面,不會有多少東西…See More
Dec 10, 20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2)[第27章]

27.在礦區的上空四月二十八日星期四大雁們這次飛行磨難很多。清早他們在費陵橋飽飽吃了一頓早餐之後,本打算朝北飛越過西孟蘭省,然而西風愈颳愈強勁,把他們朝東面逼過去,一直偏斜到了烏普蘭省的邊界上空。他們飛得很高,狂風驅趕著他們以非常快的速度朝前飛去。男孩騎在鵝背上想朝下看看西孟蘭省究竟是什麼模樣,但是下面塵埃迷茫,看不清楚什麼東西。他倒確實看到了這個地方東部有一片平原,但是弄不清楚那些從南到北橫貫平原的溝渠和直線究竟是些什麼東西。它們看起來十分別致,因為那些線條幾乎都間距相等,而且是平行的。“這塊地方都是一個方格一個方格的,樣子挺像我媽媽的圍裙,”男孩子開腔說道,“可惜弄不明白那些方格上的直條條是什麼東西。”“河流和山脈,公路和鐵路,”大雁們回答道,“河流和山脈,公路和鐵路。”這一切果然不錯。大雁們被狂風朝東邊卷過去的時候,他們最初飛過了海德河。那條河湍急洶湧地奔騰在兩座山脈之間,沿著河谷蜿蜒伸展的是一條鐵路。然後他們又飛到了煤坡河,那條河的一側是一條鐵路,另一側是山峁上有條公路的山脈。後來他們又飛過了山脈和公路左右相伴的黑河,一邊是巴德隆德山脈的里耳河,最後是右岸既有公路又有鐵路的薩格…See More
Dec 9, 20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1)

“‘唉,我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巨人老奶奶長嘆了一口氣說道,‘不過現在我要說說那最使我操心勞神的一份啦。因為你們知道,我把所有的闊葉林、草地、牧場還有槲樹林都放在第一份遺產里了,把我所有的農田和新開墾的土地全都放在第二份遺產里了。 “當我著手收集東西準備第三份遺產的時候,我發現手頭上已經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只剩下了一些松樹林、杉木林,還有山嶺丘崗、花岡石山崖、貧瘠的樺樹林地帶、毫無用處的刺槐叢地帶和一些很小的湖泊。 ”我很明白,那個分到這一份的人保準心里很不樂意。不過我沒有別的法子,只好把這些剩下來的破爛家底一股腦兒放在平原的西面和北面。可是我著實擔心,那個挑中這一份遺產的人恐怕除了忍受貧窮之外沒有什麼別的指望。他能夠飼養的牲口只有山羊和綿羊。他務必到湖泊里去捕魚或者到深山老林里去打獵才能糊口度日。…See More
Dec 7, 20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30)

他有一個女兒,已經嫁給了費陵橋當地人。他剛剛探望女兒回來,女兒想叫他搬去一起住,可是他卻老大不樂意。“唉呀,你難道不覺得,這兒過日子比北山更舒服一些!”農夫揶揄地說道,並且撅了撅嘴,因為他們明知費陵橋是全省最大最富的教區之一。“難道叫我在這樣一馬平川的地方呆下去?”老頭兒說著連連擺手,似乎這樣的事情是想都不用想的。於是,他們友善地爭論起來,看看在西孟蘭省究竟居住在哪里最好。有一個耕地漢子是在費陵橋土生土長的,當仁不讓地說那自然要數在平原上居住最為舒服。另一個是從韋斯特羅斯地區來的,他一口咬定梅拉倫湖畔最好,因為那里有樹木蔥蘢的島嶼和草地青翠的岬角,風景非常優美。老頭兒卻總不服氣,為了要說明他的想法是對的,他講了一個孩提時代從老年人那里聽來的故事:“從前,在西孟蘭省住著巨人家族的一個老奶奶,她有錢得很,整個省都屬她所有。她的日子當然過得奢侈極了,享用不盡的甘腴,穿不盡的綺羅,可是她卻悶悶不樂,整天煩惱,因為她不曉得究竟怎樣把這份家產分給三個兒子。“要知道,事情是這樣的,那兩個大的兒子她並不鍾愛,惟獨那最小的才是她的心頭肉。她有心要讓他得到最好的一份遺產,可是又擔心要是老大和老二發覺她把遺…See More
Dec 6, 20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29)[第26章]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群大雁從他們頭頂上呼嘯飛過。他們倆放聲大喊起來。奇怪的是在大雁的啁啾聲中竟然發出了這樣幾句人話:“你們要往右邊走,往右邊走,往右邊走!”他們毫不遲疑地照著這個囑咐做了,可是走了不久,面前又出現一道很寬的裂縫,他們又沒有了主意。他們又聽見大雁在他們頭頂叫喊,在咳嗽聲中又傳來了嗓音清脆的人話:“站在那里千萬別動,站在那里千萬別動!”孩子們對聽到的話什麼也沒有多說,只是乖乖地服從,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剛過了一會兒,那幾塊浮冰滑動得連接在一起了,他們一跳就跳過了裂縫。於是他們又手牽手拔腳飛奔起來。他們心慌意亂,不僅僅是因為身處險境,而且還因為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搭救。不久之後他們又停下腳步,猶豫不決起來。但是,他們馬上聽到有個聲音在頭頂上高喊道:“筆直往前跑,筆直往前跑,筆直往前跑!”就這樣斷斷續續走了半個多鐘頭,總算來到了狹長的倫格爾岬角,能夠跳下冰塊,膛著水上岸了。可以看得出來,他們是多麼害怕,他們脫了險一跑上陸地之後,就頭也不回地拼命往前奔跑,根本顧不得回過頭去看一看那湖里的波浪正在把浮冰塊推來搡去。當他們在倫格爾岬角上走了一段路之後,奧薩突然收住腳步。“你先在這兒等一會…See More
Dec 4, 20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28)

就這樣,他們繞過了維恩島,現在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塊方圓十公里的冰面。冰面上瀦著一汪汪的積水,他們不得不七拐八拐地兜著圈子走。但是他們反倒覺得挺開心的。他們倆甚至還比試,看看誰腳丫踩的冰最堅實。他們忘了疲勞也忘了饑餓。他們反正是只要在天黑之前走到就行,因此並不急著趕路。在碰到新的障礙的時候,他們就嘻嘻哈哈地大笑一番。有時候,他們也擡起頭來朝對面的湖岸望望,盡管他們已經走了足足一個來小時,但是對岸非但沒有靠近,反而更遙遠了。他們不禁納悶起來,怎麼湖面竟然那麼開闊。“我們往前走的時候,對面的湖岸也好像跟著往後倒退過去了,”小馬茨說道。這里四面空蕩蕩,沒有一點屏障可以擋風,而西風颳得一陣緊似一陣,他們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使他們行動起來十分蹣跚,寒冷的大風是他們倆在行程中所遇到的最大的真正的不痛快。有一件事情使他們大為吃驚,就是風竟然能夠夾著如此強大的聲響,似乎搬來了一個大磨坊或者是五金工場發出的強烈轟鳴一樣。然而在這茫茫一片的冰層上,既沒有磨坊也沒有五金工場。他們走到一個名叫瓦倫島的很大的島嶼往西,現在他們看得出來離北岸不太遠了。可是在此同時,大風給他們造成愈來愈大的麻煩。風中夾著的轟鳴也越…See More
Dec 1, 2022

Baku's Blog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3)

Posted on January 8, 2023 at 7:00pm 0 Comments

森林像往常一樣隨時有問必答。“那是費埃特河,”森林說,“你聽它正歡騰呼嘯,準備鑿出河槽來進入大海。”

“要是你能夠伸展到那麼遠,使得那條河能夠聽得見你的話,”巨河吩咐說,“請你問候那個可憐的傢伙,並且轉告他說,從伏恩湖來的巨河樂意同它攜手合夥,把它帶進大海里去,但是它必須改成我的名字,並且順著我的河道走。”

 

“我不相信費埃特河肯放棄自己的努力,不把它獨自開鑿的河道善始善終,”森林不服氣地說道。但是第二天森林不得不承認說,費埃特河對自己單兵獨馬開鑿河道已經厭倦了,它準備同巨河攜手合夥。

 …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2)

Posted on January 5, 2023 at 7:00pm 0 Comments

不難想像,它通過重重障礙闖出一條河道是花費了何等的艱巨辛苦。不說別的,單單是那些森林就夠它受的了,為了自由自在一瀉向前,它必須把那些粗大的松樹一棵一棵地連根拔起。春天來到的時候,它的威力無比、勢不可遏,先是附近一帶森林里冰消雪融的水匯流到這條河里,隨後,高原上的雪水也歸並到它的行列里。於是它滾滾向前推進,以摧枯拉朽之勢洶湧而下,沖走石頭和泥土,在地面上開鑿出一道河槽。到了秋天,大雨連綿,水勢陡長,它也幹得很歡快。…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1) 第29章·達爾河

Posted on January 4, 2023 at 7:00pm 0 Comments

四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在這一天里,尼爾斯·豪格爾森看見了達拉那省南部。大雁們飛越過格倫厄斯山的大片礦區和盧德維卡城郊的許多大型工程,飛越過了沃爾夫黑丹鋼鐵廠和格倫厄斯哈馬爾一帶的舊礦場,一直飛到大圖納平原的達爾河。從剛剛飛起來那會兒功夫起,男孩子就看到在每一座山頂背後都有高入雲霄的工廠煙囪。他覺得這里的一切都同西曼蘭省大同小異。但是當他來到這條大河的上空時,他又大開了眼界,這是男孩子見過的第一條真正的大河。他看到了浩森的水面從原野上滾滾流過,感到非常驚奇。…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40)

Posted on January 3, 2023 at 6:30pm 0 Comments

男孩子被公熊叼在嘴里,身體耷拉在嘴巴下面,心里越想越懊惱。他想到自己從來也個曾像今天晚上這樣犯傻。若是他不叫喊出聲的話,那麼公熊必定會挨槍打死,自己也就可以從容脫身了。可是如今他已經養成了幫助動物為樂的習慣,那樣做是連想都不要想的。

公熊跑進森林一段路之後,停下腳步來,把男孩子放到地上。“多謝你救了我的性命,小傢伙,”公熊感謝不盡地說道,“要不是你的話,那幾顆子彈一定會打中我的。現在我也要報答你一番,我現在咬耳朵對你講一句話,往後你再碰上熊的話,只消講出這句話來,他就不會傷害你!”

公熊隨後就湊在男孩子耳邊,悄聲說了幾個字。剛剛說完,他隱隱約約聽見了狗叫聲和獵人的叫喊聲,就匆匆逃跑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