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u
  • Male
  • Chukai, Teren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ku'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bak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ku'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9)

就在這些快死了的枯樹旁邊,灰皮子站著等候卡爾。他不是單獨一個,身邊還有四隻在森林里最有聲望的老麋鹿。他們是卡爾都認識的。有一隻名叫駝背佬,因為他個子很小,而背脊卻比其他麋鹿凸得更高。另一隻是角中王冠,這是森林鹿群中的佼佼者。還有一隻名叫美髯公,他身上披著又長又密的毛。另外還有一隻叫大力士,他是一隻身高腿長、氣度不凡的老鹿,脾氣非常暴戾而且好鬥,可惜在去年秋天最後一次狩獵中大腿中了一顆子彈。“這座森林究竟怎麽啦?”卡爾走到那些腦袋低垂、嘴唇撅起。愁雲滿臉的麋鹿面前這樣問道。“沒有人說得出來,”灰皮子回答說,“這一類蟲子一直是這個森林中最弱小無力的,而且從未造成過什麽危害。可是最近幾年來一下子增長起來,數目多得不得了。現在看樣子他們非要把整個森林毀了不可。”“是呀,看樣子不妙哇,”卡爾說道,“不過我看,你們這些森林中最有智慧的長者聚到一起有商有量,總是能夠找出什麽辦法來的。”獵狗話音剛一落,駝背佬非常鄭重其事地仰起了他那顆沈甸甸的腦袋說道:“我們把你叫到這里來,卡爾,是想問問人類是不是已經知道這場災禍了。”“不知道,”卡爾說道,“現在不是狩獵季節,人類不會進到這樣遠的密林深處里來。他們一點…See More
yester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8)

第二天上午,那條草蛇爬了很遠的路來到平安林里的一片頑石遍地的高地上,去登門拜訪居住在那里的有毒蝗蛇克里萊。草蛇向他哭訴了那條老雌蛇不幸慘遭毒手的經過,並且懇求他出來相助報仇,因為他有毒牙,咬上一口就可以致命。可是蝰蛇克里萊並不想得罪麋鹿,同他們結下不解之怨。“要是我竄出去偷偷咬麋鹿一口,”他推三阻四地說道,“那麽那隻麋鹿不把我活活踩死,才算怪事哪。反正雌蛇老無害已經去世,我們無法使她死而復生。憑什麽我要為了她的緣故,自己去惹禍呢?”那條草蛇聽到這番回答,腦袋從地上豎起足足有一英尺高,嘴里發出令人駭怕的嘶嘶聲。“嘶嘶!哧哧!嘶嘶,哧哧!”他激怒地喊道,“虧你說得出口,沒有想到你空有天大本領竟然膽小懦弱得不敢用一用。”蝗蛇聽了之後,也頓時怒火中燒。“滾開,老窩囊廢,”他嘶嘶有聲地怒喊道,“我的滿嘴利牙上毒汁在往下淌,可是我最好還是放你一條生路吧,因為你畢竟是我的同類。”可是那條草蛇躺在原地一點沒有挪動。這兩條蛇就這樣嘶哧嘶哧互相對罵了很久。蝗蛇克里萊後來實在按捺不住心里怒火,終於不再嘶哧下去,而是張開大嘴,分叉的舌頭霍霍閃動,草蛇馬上就老實下來,更換了另外一副腔調同他說話。…See More
Saturda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7)窩囊廢

窩囊廢在平安大森林的深處,每年八月間杉樹林里會飛出一團團灰白顏色的小飛蛾,名叫修女蛾。他們體型很小,數量不多,幾乎沒有什麽人留神注意到他們。他們在森林深處飛上兩三個晚上,在樹幹上產下幾千只蟲卵後就掉到地上死去。當春天來到的時候,身上佈满斑點的幼蟲就脫蛹而出,開始蠶食雲杉樹的樹葉。他們食欲旺盛,然而卻決計不會給樹木造成嚴重危害,因為他們一直是鳥類垂涎的美食,能夠不被啄食的幸存者很少會多過幾百隻的。那些僥幸成活的可憐小蟲長大之後,就蠕動到樹枝上,口吐白絲把自己裹在里面,變成在兩三個星期里毫不動彈的蟲蛹。在這一段時間里,有一半多又被鳥兒吞進了肚里。到了八月間,如果有成百隻修女蛾能夠咬蛹而出並撲翅飛舞的話,那對他們來說就是大吉大利的年頭了。…See More
May 9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6)

“這是一大片水,也就是一個湖,”卡爾說道,“你的同族常常在這里從這邊湖岸遊到那邊湖岸。可是總不能指望你也能夠遊泳哇。不過你起碼可以下水去泡一泡,洗個澡吧。”卡爾自己先撲通跳進水里,遊起泳來。灰皮子站在岸上躊躇了很久。後來他終於也硬著頭皮下水了。當凜冽的湖水輕柔而涼爽地在他身體上輕拂時,他愜意得連一口氣都不透一下。他想讓湖水沒過脊背,就又朝里走了一段,覺得湖水把他漂浮起來了,這樣就身不由主地開始遊起泳來了。他在卡爾身邊繞來繞去地遊著,而且還遊得靈活自如。他們上岸以後,那條獵狗就問道,他們是不是應該回家去了。“離天亮還早哩,我們還可以在森林里再轉轉嘛!”灰皮子央求道。 他們又轉身返回到森林里。走了不久,就來到了一塊開闊地,月光把這塊平地映得通亮,青草和野花上露珠凝結得璀璨發亮。在那塊林間草地上,有幾頭大動物正在吃草,那是一隻公麋鹿、幾隻母麋鹿和小鹿。灰皮子一看到他們便楞在那里不走了。他對母鹿和小鹿連正眼都沒有瞅~下,只是目不轉睛地盯住了那隻公鹿,把它的四枝八叉的寬扇般的犄角、高高隆起的肩背和頸脖下長著長毛的大肉贅來回打量個不停。“那個傢伙是誰?”灰皮子問道,嗓音也由於驚奇而顫動。 “他的名…See More
May 7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5)

卡爾站在那兒細細打量了麋鹿一番,用眼睛著實把他衡量了個遍。可以看得出來,這隻麋鹿還沒有完全長足。他還沒有成年大鹿的那種扇狀寬角、高高隆起的背脊和粗壯的鬃毛,但是他肯定有足夠的力量去鬥爭,去贏得自由。“唉,看看這副樣子就知道,他從出娘胎起就是被關在柵欄里過日子的。”卡爾暗自思忖,可是嘴里一句也沒有說。直到子夜時分,卡爾才又回到麋鹿身邊去,因為他知道灰皮子一覺睡醒之後正在吃第一頓飯。“你想得沒有錯,灰皮子,還是逆來順受讓人把你運走算了。”卡爾說道,樣子顯得十分冷靜和心滿意足。“你會被關在一個大的動物園里,過上無憂無慮的日子。我只覺得,你要離開這里了,卻還沒有看見過這里的森林,那真是非常可惜。你要知道,你的同族有一句銘言,就是鹿和森林是融為一體的。但是你卻一次還沒有到森林里去過。”灰皮子正站在苜蓿堆旁邊大口啃嚼,他擡起頭來說道:“我倒也願意去見識見識大森林,可是我怎樣才能越過這柵欄呢?”他像平時一樣慢慢吞吞地說道。“唉,你是辦不到的,你的那幾條腿實在太短啦,”卡爾話中有話地說道。麋鹿似信非信地瞅了卡爾一眼,因為那條獵狗每天要跳進跳出柵欄好幾次。盡管他年歲還小,畢竟還是躍躍欲試了,他走到柵欄前…See More
May 4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4)灰皮子逃走

灰皮子逃走自從卡爾搬到森林看守人住的地方那一天起,他就再也不在森林里偷偷摸摸地追逐別的小動物了。這倒不僅僅是由於上次闖的大禍使他心有餘悸,而且還在於他不願意惹森林看守人生氣。因為自森林看守人仗義救了他的性命以來,獵狗卡爾愛他勝過一切。卡爾一心想的只是跟著他和守衛他。他從家里出來的時候,卡爾在前面嗅探道路。他留在家里的時候,卡爾就臥躺在門口,注視著過往的行人。當森林看守人到園子里去照料他的樹苗,屋里寂靜無聲,路上也聽不見來往的腳步聲的時候,獵狗卡爾便利用這段空隙時間去找鹿崽玩耍。起初,卡爾一點沒有興致同他往來。不過卡爾一直跟在主人背後到各處去,主人給鹿崽喂奶的時候,他也就跟著來到了牲口棚里。那時候,他常常蹲在圍欄外面看著鹿崽。森林看守人把那隻鹿崽起名叫做灰皮子,因為他不配叫什麽別的更好聽的名字。卡爾倒也挺贊成他叫這個名字的。每次看到鹿崽的時候,獵狗就心想,從來都沒有見到過長相這麽難看、身材這麽不勻稱的小東西。他那四條瘦骨嶙峋的細腿鬆鬆垮垮地支撐在身體底下,就好像沒有捆綁結實的高蹺一樣。腦袋很大,皺皮疙瘩,顯得一副老相,而且總是耷拉在一邊的。他身上的皮皺皺巴巴的,好像是他穿著一件不是為他量…See More
May 3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3)

方才獵狗卡爾突然想起來的就是這一件倒楣的事。這次闖禍同過去他幹下的那麽多壞事不同,那些壞事並沒有使他虧心,而這次闖禍他卻一想起來就心煩意亂,大概這是因為他本來沒有存心要想把母麋鹿或鹿崽害死,然而無意之中卻斷送掉了他們倆的性命。“說不定他們還活著哪,”獵狗突然念頭一轉,“我從他們身邊跑開的那會兒,他們還沒有死掉。他們也許活著跑了出來。”他頓時有一股不可抗拒的欲念,想要在最後時刻來到之前把這件事情弄清楚。他覷著森林看守人把皮圈拉得並不很緊,便冷不丁地猛然往旁邊縱身一竄,果然掙脫了出來。然後,他就奔騰跳躍,穿過森林朝向沼澤地拼命飛奔過去。森林看守人還沒有來得及把槍舉起來瞄準,他已經一溜煙跑得無影無蹤了。森林看守人無可奈何,只好在後面緊迫不捨,當他奔到沼澤地邊上,他看到那條獵狗站立在離陸地幾米遠的一個草墩上,聲嘶力竭地拼命狂吠。森林看守人覺得很奇怪,他要先弄個明白,究竟獵狗為什麽這樣狂叫。於是,他把槍摘下來放在一旁,自己手腳並用向沼澤地慢慢爬過去。他爬不多遠,便見到有一隻母麋鹿死在泥潭里,在她身邊還躺著一隻小鹿崽。鹿崽倒還活著,不過已筋疲力盡動彈不得。獵狗卡爾站立在鹿崽身邊,一會兒俯下身去吮舔…See More
Apr 29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2)

卡爾大約在尼爾斯·豪格爾森開始跟隨大雁外出遨遊的十二年前發生過這麽一回事:考爾莫頓有個礦業主想要把自己的一條獵狗處死。他把森林看守人找來,對他說那條獵狗有見到雞羊就追咬的惡習慣而且屢教不改,因此無論如何留不得。他關照森林看守人把那條獵狗牽到森林里去開槍打死算了。森林看守人用一根皮條圈住獵狗的頸脖,牽著它朝森林里的一個地方走去,那里常常處死和掩埋莊園里老年無用的狗。森林看守人並不是一個心地狠毒的人,但是他卻很樂意親手槍殺那條獵狗,因為他知道那條獵狗非但經常追逐雞羊,而且還時常到森林里去叼兔子和小松雞。那是一隻小黑狗,腹部有黃色肚毛,前腿也是黃顏色的。他非常有靈性,能夠聽得懂人的話。當森林看守人牽著他往森林深處走的時候,他心里已經明白自己將會落得一個什麽下場。但見他一點不露聲色,一路上既沒有低垂下腦袋,也沒有耷拉下尾巴,樣子就像平常那樣無憂無慮。那麽,為什麽獵狗偏要裝得非常鎮定從容,不讓人看出來他內心的難過傷心呢?那是自有道理的,原因就是他們所穿越的這片森林。那個古老的礦場四周環繞著大片森林。那片森林是為人們和動物所稱道的;因為多少年來礦場主人都一直精心養護它,甚至幾乎捨不得砍掉一棵來當柴…See More
Apr 27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1)

別的森林都是害怕人類的,然而考爾莫頓的森林卻使人感到害怕。那個大森林里黑得可怕,樹木又茂密得叫人進去了出不來,所以獵人和樵夫一次又一次迷失在里面,找不到走出來的方向,待到費盡周折終於脫身出來的時候,多半又驚又餓得快要丟掉半條性命。至於對那些必須途經東耶特蘭省和瑟姆蘭省的交界處的行人來說,穿越這座森林真是拿性命去冒險。他們當時不得不沿著野獸踩出來的小道探路向前,因為邊界地帶的居民還沒有能力打通一條穿越森林的通路。那一帶溪流上沒有橋梁,湖面上沒有舟揖,沼澤地上沒有漂浮木板。在整座森林里都找不到一間居民太平居住的棚屋,不過野獸的洞穴和盜匪的賊窩卻多不可數。平平安安、毫不受損而通過森林的人真是寥寥無幾。大多數人不是失足滑下絕壁或者陷入泥潭,就是遭到強盜搶劫或者野獸追襲。還有些人就居住在這大片高山森林底下,卻一輩子不敢跨進森林半步。森林那樣茂密是野獸隱匿藏身的良好所在,因此想要徹底消滅野獸也是不可能的。不消問得,東耶特蘭省人和瑟姆蘭省人都打算要把考爾莫頓森林砍伐掉,但是只要別的地方還有可以耕種的土地,這里就開發得十分緩慢。不過大森林畢竟有點束手就範了。在大森林四周的山坡上漸漸出現了農莊和村落。大…See More
Apr 24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0)

放鵝姑娘奧薩默默地站了很久,思索著他們剛剛拾到的東西。最後她慢慢地、若有所思地說道:“小馬茨,你還記得嗎?我們路過鄂威德修道院時曾聽說過,有一個農莊上的人曾看見過一個小精靈,他身穿皮褲,腳登木鞋,跟一個普通的幹活漢子一模一樣。你還記得吧?我們到威特朔夫勒的時候,有一個小姑娘曾說,她看見過一個腳穿木鞋的小精靈,騎在一隻鵝的背上飛了過去。我們自己回到老家的小屋那里時,小馬茨,我們不是也看見了一個穿著打扮一模一樣的小人兒,爬到鵝背上飛走的嗎?可能就是同一個小人兒,剛才騎著鵝從這里飛過時把這隻木鞋掉了。”“對,肯定是的,”小馬茨說。他們拿著小木鞋翻過來倒過去,仔細地端詳著,因為在路上拾到精靈的木鞋是極少見的。“等一等,等一等,小馬茨!”放鵝姑娘奧薩驚奇地叫道,“你看,鞋的一邊還寫著字呢。”“怪了,還寫著字呢,可是這些字太小了。”“讓我看看!對,上面寫著——寫著:西咸曼豪格的尼爾斯·嚎格爾森。”“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等奇妙的事哩!”小馬茨說。22.卡爾和灰皮子的故事考爾莫頓在布勞海峽以北,東耶特蘭省和瑟姆蘭省交界的地方有一座山,長有幾十公里,寬有十多公里。要是它的高度能夠同它的長度和寬度相適應的…See More
Apr 22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9)

正當馬和牛在地里幹活的時候,大公羊卻在院子里跑來跑去。他剛剪過毛,動作敏捷,一會兒把小孩子撞倒在地,一會兒又把牧狗趕回窩里,然後又神氣活現地來回走動,就好像他是谷場上惟一的主人一樣。“大公羊,大公羊,你把你的毛弄到哪兒去了?”從空中飛過的大雁們問道。“我把毛送給諾爾切平的德拉格毛紡廠了!”大公羊扯著嗓子回答說。“大公羊,大公羊,你的角又到哪里去了呢?”大雁們問道。使大公羊極為傷心的是他從來沒有長過角,所以再沒有比問起他的角使他更惱怒的了。他氣得在那里跳著圈轉了半天後,又對著天空頂起來。在鄉間大路上,有一個人趕著一群剛出生幾個星期的斯康耐小豬到北部去出售。這些豬雖然還很小,但走起路來卻很大膽,互相擠在一起,像是為了尋找依靠。“唉呀,唉呀,我們離開父母親太早了。唉呀,唉呀,我們這些可憐的小孩該怎麽辦呢?”小豬們說。大雁們沒有心思去取笑這些可憐的小傢伙。“你們的遭遇會比你們想像的要好得多,”大雁們飛過的時候向他們喊道。大雁們再也沒有比飛過大片平原時心情更舒暢了。他們不慌不忙地飛著,從一個農莊飛到另一個農莊,同家畜家禽開著玩笑。男孩子騎在鵝背上飛行在平原上空,想起了一個他很久以前聽說過的傳說。…See More
Apr 2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8)21章·粗麻布

“‘你真是不容易滿足啊!’烏爾沃薩夫人說,‘但我可以預見到很遠的未來,我注意到那些曾在外國作過戰的貴族紳士們在沿湖修建大似宮殿的莊園。我相信,這些貴族莊園將像我剛才提到的那些事物一樣給本省帶來巨大的榮譽。’“‘但是有一天沒有人贊美這些大莊園了,那又會怎麽樣呢?’農民固執地問道。“‘不管怎麽樣,你不必擔憂。’烏爾沃薩夫人回答說,‘我現在看見維特恩湖畔的梅德維草地上的礦泉水在往上冒。我相信,梅德維的礦泉將給這個省帶來你所希望的贊揚。’ “‘這可真是一件大好事,’農民說。‘但如果有一天人們到其他礦泉去療養呢?’“‘你可不必為此而擔心,’烏爾沃薩夫人說,‘我看到,從莫塔拉到麥姆,人們在辛勤勞動,在挖掘一條橫貫全國的運河,到那時人們又會處處把贊美東耶特蘭的話掛在嘴上了。’“然而,這位農民看上去仍舊還嫌不夠。“‘我看到莫塔拉河的急流已開始帶動輪子轉動,’烏爾沃薩夫人說,此時她的兩頰上出現紅暈,開始不耐煩了,‘我聽見了鐵錘聲在莫塔拉響起,織布機在諾爾切平哢嗒哢嗒作響。’“‘是的,我能知道這些事很高興,’農民說,‘但是任何東西都不是永恒的,我擔心這些東西也會被人遺忘,沒有人再提起它們。’“農民到現在還…See More
Apr 18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7)

“有一天,當烏爾沃薩夫人像往常一樣,坐在客廳里紡紗時,一位貧苦的農民走進她的屋里,遠遠地坐在靠門的一張凳子上。“‘不知道您坐在這里在想些什麽,親愛的夫人,’農民坐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我坐在這里是在想崇高和神聖的事情,’她回答說。“‘這樣的話,我有一件掛在心上的事請教您,不知是否合適。’農民問。“‘掛在你心上的事也許不是別的,而是你想能在地里多打糧食吧。而我經常要答復的問題是皇帝想知道他的統治前景如何,教皇想知道他的金鑰匙會發生什麽意外。’“‘是呀,這類問題可不容易回復啊,’農民說。‘我也聽說,凡是到過這兒的人沒有一個是掃興而歸的。’“當農夫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看見烏爾沃薩夫人咬了咬嘴唇,並且在凳子上挺直了身子。“‘原來你聽到的關於我的是這些話,’她說,‘那你就來試一試你的運氣,想知道什麽就問什麽,看看我是否能回答得使你滿意。’ “接著,農民立即說明了他的來意。他說他到這里來是想問問東耶特蘭的前景如何。對他來說,他再也沒有比他的家鄉更心愛的東西了,所以他的意思是如果他對這個問題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答復的話,他直到離開人世都會感到幸福。“‘你還有別的事情想知道嗎?’料事如神的夫人說,‘如果只這…See More
Apr 15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6)

20.預言四月二十二日星期五一天深夜,男孩子躺在陶庚湖的一個小島上睡覺時被一陣劃槳聲吵醒了。他剛一睜眼,就覺得有束耀眼的強光射進他的雙眼,刺得他連連眨眼。起初,他弄不明白是什麽東西在湖面上照得那麽亮。但是他很快就看見一隻小船停靠在蘆葦的邊上,船尾一根鐵桿上有一個大火把正在燃燒。火把上紅通通的火焰清晰地倒映在漆黑的湖水中。大概是明亮的火光把魚給引來了,不然怎麽會有一大群黑影在水中火光的倒影周圍不停地遊動呢?小船上有兩個上了年紀的人。其中的一個坐在槳邊,另一個側站在船頭的坐板上,手裏握著一把帶有很粗倒鉤的短魚叉。劃槳的人顯然是個貧苦的漁民,他個子矮小,肌肉乾癟,而且看上去飽經風霜。他身上穿著一件單薄破舊的衣服。人們一眼就能看出,他對各種氣候已經習以為常,對寒冷毫不在乎,而另一個人則豐衣足食,看上去像是一個富有而且傲慢自信的農民。當他們駛至男孩子睡覺的那個島的對面時,那位農民突然說:“快停下!”與此同時,他把魚叉擲進水里。當他提起魚又時,魚又上已掛著一條又長又肥的鰻魚。“瞧這條魚!”他邊說邊把魚從魚又上取下來,“這才是一條值得抓的魚。我想我們已經抓了不少了,可以回家了。”但是他的同伴沒有提起…See More
Apr 11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5)

晚上,佩爾·奧拉的母親一個人還在湖岸邊尋來找去。其他人都認定佩爾·奧拉已經淹死了,但她怎麽也不能使自己相信。她一刻不停地尋找。她找遍了蘆葦叢和燈芯草叢,踩遍了泥濘的湖岸,一點也不考慮她的腳陷得多深,身上已多麽潮濕。她開始絕望了,她的心胸在陣陣發痛。但是她沒有哭泣,只是搓著雙手,用悲痛刺耳的聲音高呼著她的兒子。她聽見天鵝、野鴨和麻鷸在她周圍呼叫。她覺得他們跟在他後面,也在悲嘆著、慟哭著。“他們這樣悲嘆,一定也有傷心事,”她想。然後,她想起來了,她所聽到的埋怨聲只不過出自那些鳥,而鳥肯定是不會有什麽煩惱事的。奇怪的是,太陽落山以後他們還不安靜下來。她聽見生活在陶庚湖上的無數鳥群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呼叫聲。許多鳥不管她走到哪兒都跟到那兒。其他一些鳥則快速扇動著翅膀從她身邊疾飛而過。整個天空充滿著埋怨和悲哀的叫聲。但是,她自己所遭受的痛苦卻使她的心境豁然開朗。她感到自己不像別人那樣與所有其他生物相隔那麽遙遠。她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能理解鳥類的處境。他們和她一樣,也常常為家園和孩子操心。他們和她之間的差別不像她以前所想像的那麽大。這時她突然想到排水的決定,數千隻天鵝、野鴨和鸊鷉將失去他們在陶庚湖上的家…See More
Apr 7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94)

小傢伙一個人在院子里剛玩了一會兒,便覺得到陶庚湖邊同雅洛談話的時機到了。他打開一扇門,沿著湖岸上那條狹窄的小路向湖邊走去。在屋里的人還能看見的時候,他走得很慢,但是後來他加快了步子。他非常怕母親或其他人會喊他而使他去不成。他並不想做任何淘氣的事,只不過想去說服雅洛回家來,但是他感覺到家里的人是不會答應他這樣做的。佩爾·奧拉來到湖邊,一遍又一遍地呼喊雅洛。然後他站在那里等了很久,雅洛始終沒有出現。他看見的每一隻鳥外貌看上去都像那隻綠頭鴨,但是他們飛過時連看都不看他一眼。他這才知道他們當中沒有一個是雅洛。雅洛沒有來到他的跟前,小男孩就想,到湖上去肯定會更容易找到他。岸邊停靠著好幾隻很好的船,不過都用繩子拴著。惟一沒有掛著的是一隻很破舊而且漏水的小伐子,已沒有人想起要使用這隻破伐子了。可是,佩爾·奧拉不顧船底已經滲滿了水,一擡腳就跨了上去。他年紀太小,沒有足夠的力量伐動雙槳,只是坐在劃子上胡亂搖晃。當然,成年人是不可能用這種方法將伐子伐到湖中去的,但是當水位高、該出事的時候,小孩卻有不可思議的本領,能把劃子劃到湖中心。不久,佩爾·奧拉就在湖上漂來漂去,呼喊著雅洛。舊劃子到了湖中心被這樣來回地…See More
Apr 4

Baku's Blog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9)

Posted on May 16, 2022 at 10:47am 0 Comments

就在這些快死了的枯樹旁邊,灰皮子站著等候卡爾。他不是單獨一個,身邊還有四隻在森林里最有聲望的老麋鹿。他們是卡爾都認識的。有一隻名叫駝背佬,因為他個子很小,而背脊卻比其他麋鹿凸得更高。另一隻是角中王冠,這是森林鹿群中的佼佼者。還有一隻名叫美髯公,他身上披著又長又密的毛。另外還有一隻叫大力士,他是一隻身高腿長、氣度不凡的老鹿,脾氣非常暴戾而且好鬥,可惜在去年秋天最後一次狩獵中大腿中了一顆子彈。

“這座森林究竟怎麽啦?”卡爾走到那些腦袋低垂、嘴唇撅起。愁雲滿臉的麋鹿面前這樣問道。

“沒有人說得出來,”灰皮子回答說,“這一類蟲子一直是這個森林中最弱小無力的,而且從未造成過什麽危害。可是最近幾年來一下子增長起來,數目多得不得了。現在看樣子他們非要把整個森林毀了不可。”…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8)

Posted on April 22, 2022 at 10:30pm 0 Comments

第二天上午,那條草蛇爬了很遠的路來到平安林里的一片頑石遍地的高地上,去登門拜訪居住在那里的有毒蝗蛇克里萊。草蛇向他哭訴了那條老雌蛇不幸慘遭毒手的經過,並且懇求他出來相助報仇,因為他有毒牙,咬上一口就可以致命。可是蝰蛇克里萊並不想得罪麋鹿,同他們結下不解之怨。“要是我竄出去偷偷咬麋鹿一口,”他推三阻四地說道,“那麽那隻麋鹿不把我活活踩死,才算怪事哪。反正雌蛇老無害已經去世,我們無法使她死而復生。憑什麽我要為了她的緣故,自己去惹禍呢?”

那條草蛇聽到這番回答,腦袋從地上豎起足足有一英尺高,嘴里發出令人駭怕的嘶嘶聲。“嘶嘶!哧哧!嘶嘶,哧哧!”他激怒地喊道,“虧你說得出口,沒有想到你空有天大本領竟然膽小懦弱得不敢用一用。”蝗蛇聽了之後,也頓時怒火中燒。“滾開,老窩囊廢,”他嘶嘶有聲地怒喊道,“我的滿嘴利牙上毒汁在往下淌,可是我最好還是放你一條生路吧,因為你畢竟是我的同類。”…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6)

Posted on April 13, 2022 at 10:38pm 0 Comments

“這是一大片水,也就是一個湖,”卡爾說道,“你的同族常常在這里從這邊湖岸遊到那邊湖岸。可是總不能指望你也能夠遊泳哇。不過你起碼可以下水去泡一泡,洗個澡吧。”卡爾自己先撲通跳進水里,遊起泳來。灰皮子站在岸上躊躇了很久。後來他終於也硬著頭皮下水了。當凜冽的湖水輕柔而涼爽地在他身體上輕拂時,他愜意得連一口氣都不透一下。他想讓湖水沒過脊背,就又朝里走了一段,覺得湖水把他漂浮起來了,這樣就身不由主地開始遊起泳來了。他在卡爾身邊繞來繞去地遊著,而且還遊得靈活自如。他們上岸以後,那條獵狗就問道,他們是不是應該回家去了。“離天亮還早哩,我們還可以在森林里再轉轉嘛!”灰皮子央求道。

 …

Continue

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05)

Posted on April 13, 2022 at 10:36pm 0 Comments

卡爾站在那兒細細打量了麋鹿一番,用眼睛著實把他衡量了個遍。可以看得出來,這隻麋鹿還沒有完全長足。他還沒有成年大鹿的那種扇狀寬角、高高隆起的背脊和粗壯的鬃毛,但是他肯定有足夠的力量去鬥爭,去贏得自由。“唉,看看這副樣子就知道,他從出娘胎起就是被關在柵欄里過日子的。”卡爾暗自思忖,可是嘴里一句也沒有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