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ESCO
  •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RESCO'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SRESC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RESCO's Page

Latest Activit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憤青曾國藩的自我完善之路(中)

曾國藩為師為將為相的經歷驗證了兩個事情,第一,通才是存在的,人事練達,世事洞明,依靠常識百事可做。無論是抓黃賭毒還是整飭經濟外交軍事教育,里面貫穿著一條永遠閃光的金線。第二,做事是硬道理。如果想立事功,不要總在集團總部務虛,到前線去,到二級公司去,真正柴米油鹽醬醋茶,對付痞子混子傻子瘋子,對一張完整明確的損益表負責。我唯一好奇的是,曾國藩有沒有想過進一步做秦皇漢武,仿照趙匡胤,找件黃坎肩披披。曾國藩破天京之後,有條件:天下能打的兵百分之八十是他直接或間接帶出來的。有說法:“春秋大義別華夷”,“志在攘夷願未酬”。有人教唆:野史講,李秀成被俘後,很快和曾國藩進行了對話節目,在對話中涉及聯合湘軍和李秀成能控制的太平天國力量,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並寫了幾萬字的心得。最後的結果是,曾國藩在俘獲李秀成之後十六天,沒有請示總部,殺了李秀成,上報總部的數萬字供詞,真偽難辨。曾國藩培養出來的李鴻章是極少數有見識又有膽量能指出他缺點的人之一,“少荃論余之短處,總是儒緩。” 立言。曾國藩初到京城,太平天國還沒火爆,立德又太遙遠太近乎扯淡。他最初的理想是以文章聞名於朝野,一掃文壇的頹風,做個憤怒的文青:“少年…See More
yesterda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憤青曾國藩的自我完善之路(上)

(一)曾國藩牛逼。 保暖後,思淫。精溢後,希望如何能死而不朽。魯叔孫豹在《左傳》里這樣給不朽分類和定義:“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而不朽到底有什麽用,沒人說得清楚,就像為什麽姑娘長成那個樣子就好看,沒人說得清楚一樣。應該又是上天造人的時候,在人腦操作系統里留下的一個命門,同名利財色福壽祿等等幻象一樣貓抓狗刨人心,什麽時候捅,都是腫痛。對於一些所謂刀槍不入的人,不朽甚至比名利財色福壽祿更厲害,不用鴉片或者大麻之類的生物堿,也讓這類人上癮和入迷。 曾國藩牛啊,把自己的肉身當成蠟燭,剁開兩節,四個端點,點燃四個火苗燃燒,在通往牛逼的仄仄石板路上發足狂奔。一個人在短短六十一年的陽壽中實現了全部三類不朽。有個對聯高度概括曾國藩的一生: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為師為將為相一完人。 立德。如果拋開時代限制,曾國藩彌補了諸多孔丘的不足,比孟軻更有資格評選亞聖。孔丘這個倔老頭創建儒學的時候,辦公條件簡陋,手下三千門徒既懶惰又沒出息,造成以《論語》傳世的二萬四千字理論體系有三個明顯的不足。第一,沒有成功人士作為理論的形象代言人。孔丘自己作為一個政治咨詢顧問遊走各個諸侯國,被…See More
Frida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人生在世

现在的人,事兒多。除了衣食住行,還有好些別的所謂必需。初到香港,像初到其他城市一樣,我問土生土長的香港爛仔朋友:手機、上網如何辦理,長途哪家最便宜,銀行哪家最方便,哪些報紙、雜誌、網站最反映香港文化。爛仔朋友說:手機用Sunday或者是Orange,長途打內地也就二三毛一分鐘,銀行當然是HSBC。文化?我們沒有文化,我們有八卦。要知道什麽流行,看《壹周刊》就好了,每周四出版,二十塊兩本。 2月12日,買了到香港後的第一本《壹周刊》,封面大字標題:“黃任中散清二十五億,彭丹鄭艷麗無錢分”,兩張照片:一張是黃任中右手挎南國佳麗彭丹,彭丹白衣如雪,低開隱乳,低眉頷首,微笑著,黃任中黑色小褂,短頭,半臉褶子,頭右傾,凝目於彭丹,眼底一抹憂郁,也微笑著。另一張是黃任中死前兩個月,一個小老頭躺在病榻上,細碎青格病號服,頭髮花白,鬍子拉碴,右手扶頭,一臉褶子,面色黑黃,眼底依舊一抹憂郁,皺眉向天。報道說:“臺灣一代富豪黃任中,於2月10日在臺北榮總醫院因糖尿病並發症病逝,終年六十四歲。”2月10日,元宵節剛過五天,情人節還差四天。 黃任中的一生,是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的一生。黃任中的一生,是熱愛婦女…See More
Wednesda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二樓和地下室的風景

一個人,拎著一口箱子和一臺手提電腦,初到香港,組織安排周到,有一張床睡覺,有個杯子喝水。香港飲食天下第一,肚安不是問題,出門,望左,四個茶餐廳,望右,四個茶餐廳。但是,心安處才是家,最好能有個姑娘。沒有姑娘,最好能有幾個朋友,沒有朋友,至少能有幾個網吧可以聯系上革命同志,至少能有幾個書店可以買幾本書打發忽然多出來的時間吧。 香港地仄人稠,你在中環皇后大道中放個屁,幾十個人嗅到,七八個人聽見,一兩個人懷疑是不是有人推了一下他們的腰眼,沒有一個人回頭看你。“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大家都忙。我以前做咨詢的時候,帶兩個分析員去香港做項目。其中一個黑龍江小夥子,笑臉如豐澤園的烤饅頭,純潔而樸實。他是第一次到香港,走出長江中心的辦公室,滿眼高樓和奔馳車,他半分鐘數出了十八輛。他對我說了兩句話,第一句是:“咱們今晚吃點好的吧,吃魚,吃蝦。”第二句是:“香港就是一個山啊。” 因為是個山,所以想蓋樓,除了開山,只能填海。土地來得不容易,所以蓋出來的樓都有兩個特點,一是又瘦又高,仿佛莫名其妙豎起來的一個一個中指。二是貴,金融風暴之後,樓市大縮水,現在的樓價還是比北京上海高出五倍。和租房的小…See More
Dec 2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擠呀擠

香港真擠,每條街都是王府井,都是淮海路。 為了離上環的辦公室近,公司把宿舍安排在西營盤。那個是老城區,英國殖民地的時候,最初駐紮過軍隊。現在,滿眼老頭和老太太,捅開一樓臨街的房子開小店,忙的時候做生意,閑的時候在鋪子里搓麻將,人氣撲鼻。店都開了幾十年了,一見我就知道是剛來的,爭著誇我普通話說得標準,基本沒有口音。感覺仿佛北京的二環路以里,唯一的區別是,北京二環以里擁擠著的,多是一層的大雜院和四合院,香港的上環,一個挨一個,多是二三十層的瘦高樓。大雜院里,總有一兩棵槐樹、棗樹、石榴、香椿、丁香或是半架葡萄,擰著挺著,沖破臨時搭建的小廚房和小廁所,在飯香和糞氣滋潤下頑強地開花結果。站在院子里,擡起頭,是老大一塊藍天和吹著流氓哨的鴿子。香港老城區,常是單行線,沒有自行車道,人行便道三瓣屁股寬。一個長著兩瓣屁股的人迎面遇上的另一個長著兩瓣屁股的人,小聲說一句:“唔該”,一側身,三瓣屁股在蹭與不蹭之間交錯而過。人行便道上遍鋪水泥,沒有一棵樹,路邊偶爾有個街心花園,隔幾十米望去,常常誤以為是誰家陽臺上擺的盆景。仰起頭,堅持久些,樓與樓之間的一線天空上,或有老鷹飛過,好像誰放的風箏。 擠有擠的好處。…See More
Nov 2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你一定要少讀董橋

在走過的城市里,香港最讓我體會後現代。我對後現代的定義非常簡單:不關注外在社會,不關注內在靈魂,直指本能和人心,仿佛在更高的一個物質層次回到上古時代。 在長江中心的二十五層看中環,皇后大道上,路人如螞蟻,耳朵里塞著耳機,面無表情,汽車如甲蟲,連朝天的一面都印著屈臣氏和湯告魯斯(內地譯為湯姆克魯斯)新片《最後的武士》的廣告。路人和汽車,都仿佛某個巨型機器上的細小齒輪,高效率高密度地來來往往,湧來湧去,心中絕對沒有宏偉的理想和切膚的苦難。絕大多數人的目的簡潔明了:衣食住行,吃喝嫖賭,團結起來為了明天,明天會更美好。 所以很容易說香港沒文化,是個錢堆起來的沙漠。這個我不同意。香港至少還有大胖子才子王晶,陳果,還有酷哥黃秋生,曾志偉。但是,這樣的地方不容易長出像樣的文字。李碧華是異數。即使中非某個食人部落,幾十年也出一個女巫,善夢囈,句式長短有致,翻譯成漢語,才情不輸李清照。 有人會說,香港有金庸。可是,金庸有文化嗎?除去韋小寶的典型性直逼阿Q,其他文字在文學史上的地位略同《七俠五義》,低於《水滸傳》。而且,金庸的幼功是在內地時練成的,和國民黨的教育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到了香港以後,基本是輸出。…See More
Nov 24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違反人性

“馮唐,你覺得,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從生物學和醫學的角度看,是不是違反人性?” 我做任何其他事情,都是自修的野路數,除了醫學和生物。連帶在北大生物系的三年預科,一共老老實實地修了八年臨床醫學,而且還是婦科,再狡辯,也算是科班了。所以,不管我原來學得如何稀鬆,不管我已經離開原來營生多少年了,早就記不清顱底那十幾個大孔分別進進出出著哪些神經血管了,不管我對戰略管理素養實戰具佳,對公司治理高管薪酬了然於胸,熟悉或不熟悉的人和我聊天,基本沒人問我,聯想應該采取什麽樣的國際化戰略,如何加強審計監察才能避免中銀,香港劉金寶和朱赤違規貸款私分小金庫的問題再次出現。由於我又是個婦科大夫,問我的問題大多怪力亂神,誨淫誨盜,比如四十二歲懷孕生孩子生成傻子或是怪物的幾率有多大,比如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是不是違反人性。 簡單地說,從古至今有三類男人不被女人當成男人:太監,乳腺外科大夫,婦產科大夫。改了行的也不行。 問我這個問題的是小馬姑娘。小馬姑娘出身名門,清華國際金融系畢業,哈佛商學院MBA,前知名管理咨詢公司金牌分析員,現知名投資銀行實習。小馬姑娘腰身嫵媚,皮膚很白,頭髮很黑,屋子里稍熱一些或是一點酒精,不用腮…See More
Nov 22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人活不過手上那塊玉

對於肉體凡心的俗人,最大最狂妄的理想,是對抗時間,是不朽。 千百年後,肉體腐爛,凡心消亡,而某些俗人的事功文學,仍然在後代俗人的凡心里流轉,讓這些凡心痛如刀絞,影響他們的肉體,讓這些肉體激素澎湃。在這樣的理想面前,現世的名利變得虛妄:掙一億美金?千年後,誰會記得股神巴菲特?幹到正部級?現在,有幾個人記得禦准柳永淺吟低唱楊柳岸曉風殘月的是宋朝哪位皇上? 對抗空間沒有那麽困難,趕巧了,在白宮里抱住克林頓的腰,在雅典抱住馬拉松高手的腰,一夜間能名滿天下。對抗時間,實現不朽,不能靠養育後代。生個兒子,仿佛撒一把鹽到大海,你知道哪一瓢鹹味兒是你的基因? 中國古人總結的對抗時間的路數是:立德立功立言。 其實,立德和立功立言不是一個層面的問題。往嚴肅了說,立德是後兩者的前提,德不立,事功文學都無以立。往實際了說,立德是扯淡,橫看成嶺側成峰,什麽是德?往開了說,都不容易。立功難啊,天下太平了,像樣一點的理工科大學都能捅鼓出原子彈,李洪志跑美國去了,如果生在今天,成吉思汗最多替蒙古國從高麗人手上搶得一塊射箭金牌和一塊摔跤金牌,曾國藩沒了拜上帝教鬧太平天國,最多做一兩屆國務委員。立言難啊,幾千年文字史,多…See More
Nov 14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在香港清炒一盤樓花 页 10 Pabango也是馮唐

如果權衡物欲,衣食住行和美女,除了美女,我最在意房子。 衣服,我最喜歡褲頭、老頭衫和拖鞋,舒服,省錢,掩蓋身體缺陷,披掛這身打扮在夏末秋初的北京遊蕩,是人生最大的“不亦快哉”。如果沒有美女和老朋友在,好食物的唯一標準是快,麥當勞大叔和狗不理是我的最愛。至於車,SUV是小雞雞男人的形象補償,我的夢幻車型是長安奧拓都市貝貝,停車太方便了。還是房子需要投入,建得好了,可以躲進去,關門拉窗簾,面壁點炮,幹什麽誰都管不著。 我對房子的喜愛,也是我老媽的遺傳。她是純種蒙古人,有蒙古名字,會說蒙古話,心臟沒搭橋之前,一頓飯,一個人能喝一瓶套馬桿酒。我老媽對兩種事物的反映總是非常一致:看見長相俊美的動物植物,總是說,拿回家燉燉吃了。看見風景清幽的山山水水,總是說,占一塊地方蓋個房子。記憶中每次他們單位分房子,我老媽都奮勇爭先。1976年地震,政府鼓勵民眾自發建地震棚子,我老媽蓋了三個,方圓五里,規模最大結構最精巧。後來政府勒令拆除,我老媽就是不從,雙腿叉開,左手叉腰,右手把持一把九齒釘耙,矗立在以三個地震棚子為頂點的三角形中心,看哪個不知死的敢動。…See More
Nov 11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永恒的痛苦

如果他在我身體里受罪,我會蒼白失色;我為他隱秘的壓迫感到痛苦,我看不到的人稍一活動可能要我的命。可是你們別以為我只在懷著他的時候, 才跟他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當他下地自由行走的時候,即使離我很遠,抽打在他身上的風會撕裂我的皮肉,他的呼號會通過我的嗓子喊出。我的哭泣和我的微笑都以你的臉色為轉移,我的孩子。See More
Oct 21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被吻

我被吻之後成了另一個人:由於同我脈搏合拍的脈搏,以及從我氣息里察覺的氣息,我成了另一個人。如今我的腹部像我的心一般崇高……我甚至發現我的呼吸中有一絲花香:這都是因為那個像草葉上的露珠一樣輕柔地躺在我身體里的小東西的緣故!他會是什麽模樣?他會是什麽模樣?我久久地凝視玫瑰的花瓣,歡愉地撫摸它們:我希望他的小臉蛋像花瓣一般嬌艷。我在盤纏交錯的黑莓叢中玩耍,因為我希望他的頭髮也長得這麽烏黑卷曲。不過,假如他的皮膚像陶工喜歡的粘土那般黑紅,假如他的頭髮像我的生活那般平直,我也不在乎。我遠眺山谷,霧氣籠罩那里的時候,…See More
Oct 19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孤單的孩子

我聽見一陣哭聲,就在山坡停住,走近路邊一座茅舍的門。一個孩子從床上以甜甜的雙眼看我,無限的柔情仿佛醇酒,把我陶醉。母親遲遲未歸,還在田疇彎腰勞動;孩子醒來尋覓溫暖紅潤的奶頭,放聲號哭………我抱起他緊貼胸懷,一支催眠曲從我胸中升起,顫顫巍巍……月兒從敞開的窗口瞧著我們。孩子已經沈睡,歌聲傷佛另一種光冰浴著我因此而充沛的心胸……那位母親慌張地急忙開門走進,看見了我臉上的幸福那麽真實,竟讓她的孩子依然留在我入睡的胳膊之中! 王央樂譯──《外國文學季刊》1984.4.See More
Oct 16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把你的手給我——獻給達索·德·希爾維拉

把手給我,讓我們來跳舞,把手給我,讓我們來親熱,我們像一朵花,花兒一朵……我們唱的是一首歌,跳的是同樣的舞,像一株擺動的麥穗,麥穗一株……你的名字叫玫瑰,我的名字是希望,你會忘掉這兩個名字,因為我們跳舞的地方,是座荒丘,那麽荒涼……陳光孚譯註:達索·德·希爾維拉,智利詩人,曾幫助米斯持拉爾出版詩集。See More
Sep 22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死亡十四行詩(三)

三那一天,邪惡的雙手控制了你的生命,按照星宿的示意,你離開了百合花叢。當邪惡的雙手不幸伸進花園,你的生命之花正當歡樂的妙齡……我曾對上帝說:“人們把他引上了死亡的途徑。他們不會指引那可愛的魂靈!主啊,讓他逃出那致命的魔掌,或沈淪在你賜予人們的漫長的夢中!“我不能向他呼喊,也不能隨他運行!傾覆他小船的是一陣黑色的暴風。讓他回到我的懷抱或讓他年茂時喪生。”在如花似錦的年華,船兒停止了運行……難道我不懂得愛,難道我沒有情?將要審判我的主啊,對此你了解得最清!趙振江譯See More
Sep 10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子夜

美喲,這子夜。我所見玫瑰樹的枝節里流湧的糖汁升向玫瑰。我聽見威嚴的虎,那熾烈的條紋不讓它睡眠。我聽見一個人的詩章在黑夜里增長,猶如沙丘。我聽見我母親在沈睡,呼吸著雙重的氣息。(已經五個歲月,我沈睡在她身中。)我聽見羅訥河流向下遊,帶著我①像個父親,被盲目的泡沫蒙瞎了眼睛。之後、我不再聽見什麽,只是向著阿爾萊斯的城墻下落,②充滿著陽光。 王央樂譯 ①羅訥河,從瑞士流經法國入地中海。②阿爾萊斯,法國城市,在羅訥河畔。See More
Jul 9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死亡十四行詩(二)

二有一天,這長年的苦悶會變得更加沈重,那時候靈魂會告訴我的軀體,它不願再在玫瑰色的路上拖著包袱行走,盡管那里的人們滿懷著生的樂趣……你將覺得有人在身旁奮力挖掘,另一個沈睡的女人來到你寂靜的領地,待到人們將我埋葬完畢,我們便可以暢談說不完的話語!到那時你才會知道為什麽你的軀體未到成年又不疲倦,卻要在這深深的墓穴里長眠。在死神的宮殿里也有光芒耀眼,你將明白有星宿在洞察我們的姻緣,背叛了婚約就該命染黃泉……See More
Jun 16

SRESCO's Blog

馮唐·憤青曾國藩的自我完善之路(上)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9 at 10:31pm 0 Comments

(一)

曾國藩牛逼。 

保暖後,思淫。精溢後,希望如何能死而不朽。魯叔孫豹在《左傳》里這樣給不朽分類和定義:“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而不朽到底有什麽用,沒人說得清楚,就像為什麽姑娘長成那個樣子就好看,沒人說得清楚一樣。



應該又是上天造人的時候,在人腦操作系統里留下的一個命門,同名利財色福壽祿等等幻象一樣貓抓狗刨人心,什麽時候捅,都是腫痛。對於一些所謂刀槍不入的人,不朽甚至比名利財色福壽祿更厲害,不用鴉片或者大麻之類的生物堿,也讓這類人上癮和入迷。

 …

Continue

馮唐·人生在世

Posted on December 2, 2019 at 10:55am 0 Comments

现在的人,事兒多。除了衣食住行,還有好些別的所謂必需。初到香港,像初到其他城市一樣,我問土生土長的香港爛仔朋友:手機、上網如何辦理,長途哪家最便宜,銀行哪家最方便,哪些報紙、雜誌、網站最反映香港文化。爛仔朋友說:手機用Sunday或者是Orange,長途打內地也就二三毛一分鐘,銀行當然是HSBC。文化?我們沒有文化,我們有八卦。要知道什麽流行,看《壹周刊》就好了,每周四出版,二十塊兩本。 …

Continue

馮唐·二樓和地下室的風景

Posted on November 30, 2019 at 11:54pm 0 Comments

一個人,拎著一口箱子和一臺手提電腦,初到香港,組織安排周到,有一張床睡覺,有個杯子喝水。香港飲食天下第一,肚安不是問題,出門,望左,四個茶餐廳,望右,四個茶餐廳。但是,心安處才是家,最好能有個姑娘。沒有姑娘,最好能有幾個朋友,沒有朋友,至少能有幾個網吧可以聯系上革命同志,至少能有幾個書店可以買幾本書打發忽然多出來的時間吧。 

香港地仄人稠,你在中環皇后大道中放個屁,幾十個人嗅到,七八個人聽見,一兩個人懷疑是不是有人推了一下他們的腰眼,沒有一個人回頭看你。“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大家都忙。我以前做咨詢的時候,帶兩個分析員去香港做項目。其中一個黑龍江小夥子,笑臉如豐澤園的烤饅頭,純潔而樸實。他是第一次到香港,走出長江中心的辦公室,滿眼高樓和奔馳車,他半分鐘數出了十八輛。他對我說了兩句話,第一句是:“咱們今晚吃點好的吧,吃魚,吃蝦。”第二句是:“香港就是一個山啊。” …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0:19pm on November 2,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22@yahoo.com.hk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