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kata Bachcha
  • Female
  • Parit Sulo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olkata Bachcha'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未知 非可怕
  • Virunga
  • Jambatan Tamparuli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Kolkata Bachch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olkata Bachcha's Page

Latest Activity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途經布宜諾斯艾利斯

早晨七時,我、唐、葛三人離開住所去機場,踏上了歸國的旅程。其餘三人和兩個記者將乘別的班次,先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和巴黎旅遊若干天。這是極地辦的一個安排,但我們三人歸心似箭,不想參與了。 在機場辦理行李托運手續時,遇到了麻煩。按照計劃,我們往返都應該搭乘法國的航班,可以享受免費托運六十公斤行李的優待。可是,又得感謝駐聖地亞哥的那位留守先生,他不知出於什麽想法,把聖地亞哥到布宜諾斯艾利斯這一段買了智利國內航班的機票,只能托運二十公斤行李,多出的部分必須補繳費用。與機場交涉無效,我們三人只好補繳180美圓。 十時四十五分,飛機從聖地亞哥起飛,十二時四十分降落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我們打算進城一遊,我和葛持公務護照,在拉美國家除了巴西皆可免簽證,持因私護照的唐就面臨了難題。沒想到的是,在這里轉機的旅客必須入境(無需簽證)和重新出境,因此,難題就不攻而克了。停留時間是六小時,可利用的時間是四小時,我們叫了一輛出租,坐著車走馬看花了一番。車費六十美圓,加五元小費,而乘公共汽車每人要二十四美圓,不但比公共汽車方便得多,而且也更便宜。比起聖地亞哥來,布城顯得是一個發達國家的都市,街道整潔,建築講究。我們在兩…See More
Mar 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聶魯達故居

在聖地亞哥逗留一天,主要的節目是去聶魯達的故居參觀。 …See More
Mar 2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誰都能夠去南極

天上掉下一個機會,使我得以在南極洲的喬治王島上住了兩個月。除我之外,同行的還有若干名人文學者、記者和編輯。回想出發之前,我的心情是興奮中帶著些許憂懼,因為在一般人——我也屬於一般人——的觀念中,南極畢竟是那樣一個既神秘又可怕的地方,神秘得好像不在我們這個星球上,可怕得好像此去就踏上了不歸路。朋友們也是個個替我擔著心,與我話別時臉上都掛著仿佛生死訣別的悲劇表情。在他們的想像中,我即使能夠活著回來,也一定是不成人樣了。所以,看見我好端端地歸來了,他們都仿佛覺得意外,紛紛驚訝地問:“你怎麽比去之前更健康了?”而我就總是輕鬆地回答:“可不,我在南極療養了兩個月嘛。” 在南極療養——我這麽說基本上沒有誇張。試想一想,一個療養勝地的標準是什麽?無非是一,空氣潔凈,風景美麗,二,食宿無憂,生活簡單而有規律,三,環境和心境都安靜,遠離日常事務的攪擾。我在喬治王島上的生活是符合這些標準的。 當然啦,南極畢竟是南極,有可怕的暴風雪天氣,冰蓋下分佈著吞噬過許多人命的深淵,還有其他種種不可預測的危險。我們曾在沒有向導的情況下登上冰蓋和踩到冰縫,知道那些深入冰蓋數百公里進行探險考察的人確實是勇敢的,我對他們充滿…See More
Jan 26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實話如何實說

今天晚上,在中央電視臺做“實話實說”節目,除了六個人文學者外,還邀請了劉小漢做佳賓。這可以算是我們從南極歸來後的一次集體亮相。 節目的一頭一尾,由一個小學生朗誦我的散文選段。中間則由主持人崔永元向我們逐一提問,這些用不經意的口氣提出的問題當然是預先策劃好的。為了活躍氣氛,還召了一群小學生坐在觀眾席上,讓他們提些近於插科打諢的問題。 劉小漢成了今天節目的毋庸置疑的主角。他是五次到南極、兩次上格拉夫山的英雄,有他在座,人文學者們的調門已經不由自主地壓低了許多。很顯然,在對南極的了解上,在探險的經歷上,在科學考察的貢獻上,我們都遠不能和他相比。他帶來了電腦里的照片,收藏的石頭,作了長時間的介紹。在主持人引導下,他說了一些話,基本否定了這次人文學者南極行動的意義,一則指出我們沒有進南極圈,因此可以說並沒有到南極,二則認為我們沒有必要去南極,他的原話是:“如果你們不是去採樣,你們為什麽要去呢?” 最後又輪到我發言,我強調了一點:我們的態度是誠實的,而以前有些也是短暫地到了長城站的人卻誇大了那里的危險和艱苦。這的確是我願意通過這個節目向觀眾傳達的一個信息。 可是,節目做完後,我發現其他幾位頗感沮喪…See More
Jan 21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伺候哪一個主人

耶穌說:“沒有人能夠伺候兩個主人。你們不可能同時作上帝的仆人,又作金錢的奴隸。” 我把這段話理解為:一個人的人生目標只能定位在一個方向上,或者追求精神上的偉大、高貴、超越,或者追逐世俗的利益,不可能同時走在兩個方向上。 當然,在實際生活中,一個精神上優秀的人完全可能在物質上也富裕。判斷一個人是金錢的奴隸還是金錢的主人,不能看他有沒有錢,而要看他對金錢的態度。正是當一個人很有錢的時候,我們能夠更清楚地看出這一點來。一個窮人必須為生存而操心,金錢對他意味著活命,我們無權評判他對金錢的態度。 耶穌接著強調,我們不應該為日常生活所需而憂慮。他說了一個比喻:顯赫的所羅門王的衣飾比不上一朵野花的美麗,野花朝開夕落,上帝還這樣打扮它,你們為什麽要為衣服操心呢?他的意思是說,在物質生活上應當順其自然,滿足於自然所提供的簡樸條件,如此才能專注於精神的事業。See More
Jan 8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恨是狹隘,愛是超越

耶穌反對復仇,提倡博愛。針對“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舊訓,他主張:“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讓他打吧。”針對“愛朋友,恨仇敵”的舊訓,他主張:“要愛你們的仇敵。”他的這類言論最招有男子氣概或斗爭精神的思想家反感,被斥為奴隸哲學。我也一直持相似看法,而現在,我覺得有必要來認真地考查一下他的理由—— “因為,天父使太陽照好人,也同樣照壞人;降雨給行善的,也給作惡的。假如你們只愛那些愛你們的人,上帝又何必獎賞你們呢?……你們要完全,正像你們的天父是完全的。” 從這段話中,我讀出了一種真正博大的愛的精神。 人與人之間,部落與部落之間,種族與種族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為什麽會仇恨?…See More
Dec 31,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不可發誓

古訓說:“不可違背誓言;在主面前所發的誓必須履行。”耶穌針對此卻說:“你們根本不可以發誓。你們說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再多說便是出於那邪惡者。” 只聽真話,除此之外的多一句也不聽,包括誓言,——這才是我心目中的上帝, 同樣,一個人面對他的上帝的時候,他也只需要說出真話。超出於此,他就不是在對上帝說話,而是在對別的什麽說話,例如對權力、輿論或市場。 有真信仰的人滿足於說出真話,喜歡發誓的人往往並無真信仰。 發誓者竭力揣摩對方的心思,他發誓要做的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而是他以為對方希望自己做的事情。如果他揣摩的是地上的人的心思,那是卑怯。如果他揣摩的是天上的神的心思,那就是褻瀆了。 See More
Dec 30,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行淫的女人

有一天,耶穌在聖殿里講道,幾個企圖找把柄陷害他的經學教師和法利賽人帶來了一個女人,問他:“這個女人在行淫時被抓到。摩西法律規定,這樣的女人應該用石頭打死。你認為怎樣?”耶穌彎著身子,用指頭在地上畫字。那幾個人不停地問,他便直起身來說:“你們當中誰沒有犯過罪,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說了這話,他又彎下身在地上畫字。所有的人都溜走了,最後,只剩下了耶穌和那個女人。這時候,耶穌就站起來,問她:“婦人,他們都哪里去了?沒有人留下來定你的罪嗎?” 女人說:“先生,沒有。”  耶穌便說:“好,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別再犯罪。” …See More
Dec 12,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信仰的價值

泰戈爾的最後一篇詩作是在病床上口授的,一個星期後,他就去世了。這首詩的大意是——造物主很狡猾,它編織了虛假信仰的羅網。然而,探索者卻能透過這羅網看清到達內心的路,“在用自己內涵的光洗滌干凈的心里找到了真理”。人們認為他是受騙者,其實並非如此,這個似乎輕易受騙的人“把最後的報酬帶進自己的寶庫”,這報酬就是“通往安寧的持久權利”。詩中的“虛假信仰”,一個英譯者釋為塵世浮象,我寧可作別的理解。我的感覺是,泰戈爾一生關注信仰問題,這首詩是他臨終之前就此問題吐露的真言。我仿佛聽見他如是說:我何嘗不知道,對於任何一種外在精神實體的信仰都是虛假的信仰,我到了生命的最後時刻仍不能相信那種實體是真的存在著的。但是,正是這樣的信仰把我引導到了自己的內心之中,在一種內在境界中發現了生活的意義。而當我達到了這種內在境界,那外在的實體究竟是否真的存在也就不重要了。所以,不妨說,一切外在的信仰只是橋梁和誘餌,其價值就在於把人引向內心,過一種內在的精神生活。神並非居住在宇宙間的某個地方,對於我們來說,它的唯一可能的存在方式是我們在內心中感悟到它。一個人的信仰之真假,分界也在於有沒有這種內在的精神生活。偉大的信徒是那…See More
Dec 10,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道路與家

人生是一條路,每一個人從生下來就開始走在這條路上了。在年幼時,我們並不意識到這一點。當我們意識到了的時候,便不得不想一個問題:這條路通向哪里?人生之路的目標是什麽?最明顯的事實是:這條路通向死,因為人生只是一個從生到死的過程罷了。可是,死怎麽能成為目標呢?為了使它成為目標,它必須不是死,而是一種更高的生。於是,死便被設想成由短暫的生進入永生,由易朽的肉體進入不朽,由塵世進入天國,由不完滿進入至善,由苦難進入極樂,等等。經過這樣的解釋,人生之路就有了一個宗教的和道德的目標,一個純粹精神性質的目標。…See More
Dec 9,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自然、社會與人性的單純

人性的單純來自自然。有兩種人性的單純,分別與兩種自然相對應。第一種是原始的單純,與原始的物質性的自然相對應。兒童的生命剛從原始的自然中分離出來,未開化人仍生活在原始的自然之中,他們的人性都具有這種原始的單純。第二種是超越的單純,與超越的精神性的自然相對應。一切精神上的偉人,包括偉大的聖徒、哲人、詩人,皆通過信仰、沈思或體驗而與超越的自然有了一種溝通,他們的人性都具有這種超越的單純。在兩種自然之間,在人性的兩種單純之間,隔著社會和社會關系。社會的作用一方面使人脫離了原始的自然,另一方面又會阻止人走向超越的自然。所以,大多數人往往在失去了原始的單純之後,卻不能獲得超越的單純。社會是一個使人性復雜化的領域。當然,沒有人能夠完全脫離社會而生活。但是,也沒有人必須為了社會放棄自己的心靈生活。對於那些精神本能強烈的人來說,節制社會交往和簡化社會關系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夠越過社會的壁障而走向偉大的精神目標。See More
Dec 7,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豐富的單純

對於心的境界,我所能夠給出的最高贊語就是:豐富的單純。我所知道的一切精神上的偉人,他們的心靈世界無不具有這個特征,其核心始終是單純的,卻又能夠包容豐富的…See More
Nov 29,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心靈的空間

在寫了上面這一則隨想之後,我讀到泰戈爾的一段意思相似的話,不過他表達得更好。我把他的話歸納和改寫如下——未被佔據的空間和未被佔據的時間具有最高的價值。一個富翁的富並不表現在他的堆滿貨物的倉庫和一本萬利的經營上,而是表現在他能夠買下廣大空間來布置庭院和花園,能夠給自己留下大量時間來休閑。同樣,心靈中擁有開闊的空間也是最重要的,如此才會有思想的自由。…See More
Nov 28,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生活的減法

這次旅行,從北京出發是乘的法航,可以托運60公斤行李。誰知到了聖地亞哥,改乘智利國內航班,只準托運20公斤了。於是,只好把帶出的兩只箱子精簡掉一只,所剩的物品就很少了。到住處後,把這些物品擺開,幾乎看不見,好像住在一間空屋子里。可是,這麽多天下來了,我並沒有感到缺少了什麽。回想在北京的家里,比這大得多的屋子總是滿滿的,每一樣東西好像都是必需的,但我現在竟想不起那些必需的東西是什麽了。於是我想,許多好像必需的東西其實是可有可無的。在北京的時候,我天天都很忙碌,手頭總有做不完的事。直到這次出發的前夕,我仍然分秒必爭地做著我認為十分緊迫的事中的一件。可是,一旦踏上旅途,再緊迫的事也只好擱下了。現在,我已經把所有似乎必須限期完成的事擱下好些天了,但並沒有發現造成了什麽後果。於是我想,許多好像必須做的事其實是可做可不做的。許多東西,我們之所以覺得必需,只是因為我們已經擁有它們。當我們清理自己的居室時,我們會覺得每一樣東西都有用處,都舍不得扔掉。可是,倘若我們必須搬到一個小屋去住,只允許保留很少的東西,我們就會判斷出什麽東西是自己真正需要的了。那麽,我們即使有一座大房子,又何妨用只有一間小屋的標準…See More
Nov 19,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死亡不是一個思考的對象

死亡不是一個思考的對象。當我們自以為在思考死亡的時候,我們實際上所做的事情不是思考,而是別的,例如期望、相信、假設、想像、類比等等。在泰戈爾的作品中,便有許多這樣的類比。類比之一:我們的生命是一個蛋,我們暫時寄居的這個世界是蛋的外殼。當我們被這個世界限制住的時候,就如同蛋殼里的小雞,對於蛋殼外的更自由的生存是完全沒有一個概念的。而死亡,就是我們破殼而出,進入真正自由的境界。類比之二:我們的現世生命如同束縛在果實里的種子,死亡則是種子突破果實的束縛而成長為一棵樹。不朽並非堅持我們所熟悉的現有的生命形態,而是一個不斷超越生命特定形態的過程。類比之三:我們在童年時不能想像成年之後會有全然不同的生活興趣,與此同理,我們不應該以現世生活的欲望為樣本去構想或否定我們的死後生活。如此等等。在這些類比中貫穿著一個簡單的邏輯,便是:死後是一個完全的未知數,我們不能根據已知的現世生命狀態去衡量它。這個邏輯是成立的。但是,如果說因為現世生命狀態的終結而斷定死後是虛無,這是武斷,那麼,把死後設想成一種與現世生命狀態恰好相反的自由永恒境界,這同樣是武斷。有什麼理由說死亡是小雞破殼而出、種子變成樹、童年變為成年,…See More
Nov 14, 20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塵世遭遇的意義

泰戈爾有一段言簡意賅的文字,在某種意義上可以看作康德哲學的詩意表達——“我們在黑暗中摸索,絆倒在物體上,我們抓牢這些物體,相信它們便是我們所擁有的唯一的東西。光明來臨時,我們放松了我們所占有的東西,發覺它們不過是與我們相關的萬物之中的一部分而已。”這里的黑暗,是指塵世,現象界,封閉在現象界里的經驗自我;光明,是指上帝,本體界,與本體界相溝通的精神自我。在現象界中,我們是盲目的,受偶然的和有限的遭遇所支配,並且把這些遭遇看成了一切。如果站到上帝的位置上,一覽無遺地看見了世界整體,我們就能看清一切人間遭遇的偶然性和有限性,產生一種超脫的心情。非常正確。不過,我有兩點保留或補充。第一,我們不妨站到上帝的位置上看自己的塵世遭遇,但是,我們永遠是凡人而不是上帝。所以,每一個人的塵世遭遇對於他自己仍然具有特殊的重要性。當我們在黑暗中摸索前行時,那把我們絆倒的物體同時也把我們支撐,我們不得不抓牢它們,為了不讓自己在完全的空無中行走。第二,在我們的塵世遭遇中,有一些是具有精神意義的,正是通過它們,我們才對天國的事物有所領悟。當我們在黑暗中摸索時,如果我們從來不曾觸到另一雙也在摸索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See More
Nov 5, 2019

Kolkata Bachcha's Blog

周國平《偶爾遠行》途經布宜諾斯艾利斯

Posted on March 8, 2020 at 8:53pm 0 Comments

早晨七時,我、唐、葛三人離開住所去機場,踏上了歸國的旅程。其餘三人和兩個記者將乘別的班次,先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和巴黎旅遊若干天。這是極地辦的一個安排,但我們三人歸心似箭,不想參與了。 

在機場辦理行李托運手續時,遇到了麻煩。按照計劃,我們往返都應該搭乘法國的航班,可以享受免費托運六十公斤行李的優待。可是,又得感謝駐聖地亞哥的那位留守先生,他不知出於什麽想法,把聖地亞哥到布宜諾斯艾利斯這一段買了智利國內航班的機票,只能托運二十公斤行李,多出的部分必須補繳費用。與機場交涉無效,我們三人只好補繳180美圓。 …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聶魯達故居

Posted on March 2, 2020 at 3:32pm 0 Comments

在聖地亞哥逗留一天,主要的節目是去聶魯達的故居參觀。 



上大學時,聶魯達是我喜愛的詩人之一。那是六十年代,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中,只有那些左翼詩人的作品才能在中國翻譯和出版,我是通過聶魯達、洛爾加、希克梅特這些人的作品才獲得了一點國外現代詩歌的概念。我喜歡聶魯達的自由的、有力量的表達,喜歡他的熱情和正義感。這種早年的心靈經歷使我至今對這位智利詩人仍懷有一份親切的感情,因此,我感到自己似乎是要去拜訪一個老朋友。
 

從聖地亞哥開車,往北兩個半小時的路程,到達一個名叫黑島的地方。故居坐落在海邊,石頭基座上一組精致的木屋,離木屋咫尺之遙,太平洋的波濤拍打著黑色的礁石和蒼翠的松柏。海灘上有一堆天然的巖石,頂端的那一塊雕成了聶魯達的頭像。我想起了他的詩句:“他化做了一塊巖石,活在自己的祖國。”…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誰都能夠去南極

Posted on January 21, 2020 at 4:23pm 0 Comments

天上掉下一個機會,使我得以在南極洲的喬治王島上住了兩個月。除我之外,同行的還有若干名人文學者、記者和編輯。回想出發之前,我的心情是興奮中帶著些許憂懼,因為在一般人——我也屬於一般人——的觀念中,南極畢竟是那樣一個既神秘又可怕的地方,神秘得好像不在我們這個星球上,可怕得好像此去就踏上了不歸路。朋友們也是個個替我擔著心,與我話別時臉上都掛著仿佛生死訣別的悲劇表情。在他們的想像中,我即使能夠活著回來,也一定是不成人樣了。所以,看見我好端端地歸來了,他們都仿佛覺得意外,紛紛驚訝地問:“你怎麽比去之前更健康了?”而我就總是輕鬆地回答:“可不,我在南極療養了兩個月嘛。” 

在南極療養——我這麽說基本上沒有誇張。試想一想,一個療養勝地的標準是什麽?無非是一,空氣潔凈,風景美麗,二,食宿無憂,生活簡單而有規律,三,環境和心境都安靜,遠離日常事務的攪擾。我在喬治王島上的生活是符合這些標準的。…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實話如何實說

Posted on January 19, 2020 at 4:17pm 0 Comments

今天晚上,在中央電視臺做“實話實說”節目,除了六個人文學者外,還邀請了劉小漢做佳賓。這可以算是我們從南極歸來後的一次集體亮相。

 

節目的一頭一尾,由一個小學生朗誦我的散文選段。中間則由主持人崔永元向我們逐一提問,這些用不經意的口氣提出的問題當然是預先策劃好的。為了活躍氣氛,還召了一群小學生坐在觀眾席上,讓他們提些近於插科打諢的問題。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