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mensional Man
  • Female
  • Jerlun,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1 Dimensional Man'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Virunga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Dramedy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1 Dimensional Ma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1 Dimensional Man's Page

Latest Activity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艾略特詩選《空心人》(上)

庫爾茲先生——他死了 ①給老蓋伊一便士吧 ② 1 我們是空心人我們是填充著草的人倚靠在一起腦殼中裝滿了稻草。唉!我們乾巴的嗓音,當我們在一塊兒颯颯低語寂靜,又毫無意義好似乾草地上的風或我們乾燥的地窖中耗子踩在碎玻璃上的步履 呈形卻沒有形式,呈影卻沒有顏色,麻痹的力量,打著手勢卻毫無動作; 那些穿越而過目光筆直的人,抵達了死亡的另一王國記住我們——萬一可能——不是那迷途的暴虐的靈魂,而僅僅是空心人填充著草的人。 2 眼睛,我不敢在夢中相遇在死亡的夢幻國土它們不會顯現:那兒,眼睛是映照在折柱上的陽光那兒,是一棵搖曳的樹嗓音在風的歌唱里更遠更肅穆相比於一顆在消逝的星。 讓我不要更接近在死亡的夢幻國土讓我也穿上如此審慎精心的偽裝耗子外套,烏鴉皮,十字棍杖在一片田野中舉止如同風的舉動不要更接近—— 不是那最後的相聚在黃昏的國土里 注釋:①,庫爾茲:康拉德小說《黑暗的心臟》的主人公。該句是小說中的一句引文。②,蓋伊:指英國國會爆炸案的主角蓋伊。福克斯。這里指英國的蓋伊。福克斯節。 See More
yesterday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艾略特詩選《給我妻子的獻辭》

這是歸你的——那跳躍的歡樂它使我們醒時的感覺更加敏銳那歡欣的節奏,它統治著我們睡時的安寧合二為一的呼吸。愛人們發著彼此氣息的軀體不需要語言就能思考著同一的思想不需要意義就會喃喃著同樣的語言。沒有無情的嚴冬寒風能夠凍僵沒有酷烈的赤道炎日能夠枯死那是我們而且只是我們玫瑰園中的玫瑰。但這篇獻辭是為了讓其他人讀的這是公開地向你說的我的私房話。 裘小龍譯 註:這首詩是艾略特寫給他第二個妻子法萊麗的。See More
Oct 1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艾略特《荒原》《五、雷霆的話》(下)

恒河水位下降了,那些疲軟的葉子在等著雨來,而烏黑的濃雲在遠處集合在喜馬望山上。叢林在靜默中拱著背蹲伏著。然後雷霆說了話DADatta:我們給了些什麽?我的朋友,熱血震動著我的心這片刻之間獻身的非凡勇氣是一個謹慎的時代永遠不能收回的就憑這一點,也只有這一點,我們是存在了這是我們的訃告里找不到的不會在慈祥的蛛網披蓋著的回憶里也不會在瘦瘦的律師拆開的密封下在我們空空的屋子里DADayadhvam:我聽見那鑰匙在門里轉動了一次,只轉動了一次我們想到這把鑰匙,各人在自己的監獄里想著這把鑰匙,各人守著一座監獄只在黃昏的時候,世外傳來的聲音才使一個已經粉碎了的柯里歐萊納思一度重生DADamyata:那條船歡快地作出反應,順著那使帆用槳老練的手海是平靜的,你的心也會歡快地作出反應,在受到邀請時,會隨著引導著的雙手而跳動我坐在岸上垂釣,背後是那片乾旱的平原我應否至少把我的田地收拾好?倫敦橋塌下來了塌下來了塌下來了然後,他就隱身在煉他們的火里,我什麽時候才能像燕子——啊,燕子,燕子,阿基坦的王子在塔樓里受到廢黜這些片斷我用來支撐我的斷垣殘壁那麽我就照辦吧。希羅尼母又發瘋了。捨己為人。同情。克制。平安。平安…See More
Oct 7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詩選《誰在夜里為你我吹奏》

誰在夜里為你我吹奏誰用一支短笛,一支銀的短笛?我們的愛已經死去。在我告訴你之時。——一支短笛,一支銀的短笛。我的心冷酷無情,你的心和我一樣。一切已被我們褻瀆、踐踏、詛咒。——一支短笛在吹奏,為你?為我?一支歌唱著的孤獨而脆弱的銀笛。我遠離了你,走向你足跡未涉的地方,我尋找歸途,在茫茫的夜里。——一支叫喊的短笛,一個難愈的創傷在黑暗的胸口,在茫茫的黑夜里。上帝把我藏入大地,上帝給我安寧和靜謐在死國,在墳墓的荒冷和寂寞中。——一支孤獨的短笛在被同樣的黑暗吻過的生與死的高高的荒橋上低吟。 李笠譯See More
Sep 20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詩選《小小的手》

小小的手,不屬於我的小小的手,你在這茫茫人世間屬於誰?我在黑暗中找到你。你不屬於我。可我聽到有人在哭泣。哪兒是你的眼睛,你的胸脯?誰在黑暗中嗚咽?小小的手,別哭!我用溫暖撫愛你。你在黑暗中並不孤單。小小的手,我一定會找到你的眼睛當曙光將臨的時候。哭泣的小手,你是我所需要的一切即使早晨永遠,永遠不會到來。 北島譯See More
Sep 18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艾略特詩選《弗吉尼亞》

紅河、紅河,慢慢流淌的熱默默無聲,沒有意志能像河流那般平靜。難道熱只在一度聽到的反舌鳥的婉囀中運動?靜謐的山嶺等待著。大門等待著。紫色的樹,白色的樹,等待,等待,延宕,衰敗。生存著,生存著,從不運動。永遠運動的鐵的思想和我一起來臨又和我一起消失:紅河、河、河。裘小龍譯See More
Aug 20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艾略特詩選《我最後一次看到的充滿淚水的眼睛》

我最後一次看到的充滿淚水的眼睛越過分界線這里,在死亡的夢幻王國中金色的幻像重新出現我看到眼睛,但未看到淚水這是我的苦難這是我的苦難我再也見不到的眼睛充滿決心的眼睛除了在死亡另一王國的門口我再也見不到的眼睛那里,就像在這里眼睛的生命力更長一些比淚水的生命力更長一些眼睛在嘲弄我們。 裘小龍譯 T.S.艾略特(1888-1965)英國詩人、批評家。1906至1910年,艾略特在哈佛大學攻讀哲學,並受到新人文主義者巴比特的影響。其後去法國,在巴黎大學聽柏格森講哲學,接觸到波德萊爾、拉弗格、馬拉梅等像征派詩歌。1911至1914年在哈佛學習印度哲學和梵文。1914年起定居英國。他從1909年起發表詩歌,先後出版《詩歌》(1909-1925)、《詩集》(1909-1935)、《四個四重奏》(1944)、《詩集》(1909-1962)。1948年因《四個四重奏》獲諾貝爾文學獎金。See More
Aug 1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夜晚流泉》

夜晚的流泉更加清冽,日中則顯得醇厚,清晨河上涼爽,微風低低掠過浪濤,海灣檣桅林立,河岸上散發著陣陣熱氣……啊,要是有通往平原的路,那便是晌午的炎熱,野外的冷飲,晚上,則是麥稭堆里的憩息。要是有通往東方的路,那便是去可愛的海上遠航,是伊拉克莫索爾城的花園,撒哈拉的土庫拉舞,瑞士山間的牧歌。要是有通往北方的路,那便是尼吉恩的集市,飛馳的雪橇,冰凍的湖泊。是的,娜塔那埃拉,我們的欲望可不會厭倦。船舶駛進港灣,載來了發自陌生海岸的成熟的水果。卸貨吧,讓我們好好品嚐它們。 薛菲譯See More
Aug 4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秋》

廣袤的原野上。傍晚,溝壑中有薄霧冉冉升起;跑累了的馬放慢了步子。每一個黃昏都使我陶醉,仿佛我是第一次聞到了大地的氣息。這樣的時刻,我愛獨自坐在林邊的陡坡上,四處鋪滿落葉。我諦聽那遠遠傳來的耕作的歌,凝視著夕陽在原野的盡頭緩緩睡去。濕潤的季節,諾曼底多雨的土地……漫步——荊棘叢生但並不崎嶇的曠野——突出的峭壁——森林——冰凍的小河。樹蔭下的憩息,聊天——深褐色的蕨。唉,草原,為什麽我們的旅途中見不著你?我們多麽想騎馬穿越你呵。我們沒有這樣想過嗎?(整個草原都讓森林給圍住了。) 薛菲譯 安德烈·紀德(1869-1951)法國著名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說《田園交響曲》、《偽幣制造者》等,散文詩集《人間食糧》等。194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為了他廣包性的與有藝術質地的著作,在這些著作中,他以無所畏懼的對真理的熱愛,並以敏銳的心理學洞察力,呈現了人性的種種問題與處境”。See More
Aug 2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 《喜悅,喜悅的淚水》

“喜悅,喜悅,喜悅的淚水呵……”你淩駕於人間那種種痛苦和喜悅之上,是的,我預感到這令人炫目的喜悅。我無法到達那塊巖石呵,那名叫幸福的巖石……但要不是最終將趨之於它,那我明白我的一生便將流於虛幻……可是主啊,你對拋棄了欲念的純潔的靈魂卻說:“從此有福了,”那可是你神聖的話語:“死在主懷里的從此有福了。”那麽說我必須等到死嗎?我的信念在這兒動搖了。主啊,我竭盡全力向你呼喊。我是身處黑夜等待著黎明。我呼喊你一直呼喊到死。寬恕我的心吧。我突然渴望起幸福來了……要不,我該自信我已得到它了嗎?猶如一隻急切不安的小鳥,與其說報曉,還不如說是呼喚日出,在拂曉前啼囀,我該不等到夜色闌珊就歌唱嗎?薛菲譯See More
Jul 3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給娜塔那埃拉》

娜塔那埃拉,你無法想像酣飲日光的後果!持久不斷的熱會帶來何等的肉體陶醉!橄欖枝橫在半空,山崗之上是沓遠的藍天。咖啡館門外傳來悠揚的笛聲。阿爾及爾顯得如此炎熱,充滿節日的歡樂,使我不得不想離開它三天。來到布麗塔,我發現那兒正值橙花怒放……拂曉,我便出門散步;雖沒注視什麽,卻看清了一切。在我內心深處孕育和合成的那支交響樂並非來自我的聽覺,而是來自我的感覺。隨著時光的流逝,我的激動緩和了。 薛菲譯See More
Jul 26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欲望,美麗的欲望》

欲望!美麗的欲望!我將給你們帶回壓碎的葡萄,我將再次斟滿你們巨大的酒杯,讓我回家吧——但願你們陶醉而睡去時,我能戴上纏有紅緞帶的長春藤花冠,遮住我前額的憂傷!薛菲譯 See More
Jul 2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有時候》

有時候,當一隻小鳥鳴囀,或者一陣風刮過樹杈,或者一條狗吠叫在遠處農家,我都要久久地傾聽,緘默無語,我的靈魂飛向過去,直至被遺忘的千百年前,我眼中,小鳥和飄拂的風,完全一樣,都是我的兄弟。我的靈魂是一棵樹,一頭獸,一朵雲彩。轉化不停,輪迴不已,你向我提問。我能回答什麽?張佩芬譯See More
May 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詩選《別再等待》

別再等待,別再等待啦!哦,堵塞的道路,已經輪到我了,我要超越你!陽光告訴我,欲望就是我最好的向導。今天早晨,一切都那麽惹我喜愛。無數閃爍的光線凝聚在我的心頭。我以種種細微的“感觸”來編織那奇妙的衣衫:神衝著我微笑,我也以微笑回答。誰說偉大的伴已經死去?我透過呼出的水汽見到了他。我的嘴唇也迎向他。今天早上,他不是悄悄說過:“您還等什麽?”用思想和雙手把一切帷幔都拉開,直到眼前呈現的只有一片光明,一片赤裸。 薛菲譯See More
Apr 29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夢》

永遠總是這同一個夢:一棵紅花盛開的栗樹,一座花園,滿是夏日鮮花,一所老屋孤零零聳立園前。那靜靜花園所在的地方,母親曾把繈褓中的我輕搖,也許——日子已經太久——花園、老屋和栗樹已不復存在.也許那里已是一片草地,鋤犁和釘耙來來往往,家鄉,花園,老屋和栗樹,一無所有,只剩下我的夢。 張佩芬譯See More
Apr 1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赫爾曼·黑塞詩選《獻身》

哦,我的體內的全部血管是怎樣開放更香的花,自從我認識你;瞧,我走得更加輕快,更加筆直,而你卻只是等待——你到底是誰?瞧,我感到,我怎樣遠離自己,我怎樣一葉一葉地把故我失掉。只有你的微笑完全像明星,在你的、又在我的上空照耀。縱觀我童年時代,還無以名之的那些像水一樣閃耀的一切,我要以你命名,在祭臺之旁,祭臺上面點的燈是你的頭髮,裝飾的輕鬆的花環是你的乳房。錢春綺譯See More
Apr 8

1 Dimensional Man's Blog

艾略特詩選《空心人》(上)

Posted on October 14, 2020 at 10:55am 0 Comments

庫爾茲先生——他死了

給老蓋伊一便士吧

 

1

 

我們是空心人

我們是填充著草的人

倚靠在一起…

Continue

艾略特詩選《給我妻子的獻辭》

Posted on October 13, 2020 at 3:58pm 0 Comments

這是歸你的——那跳躍的歡樂

它使我們醒時的感覺更加敏銳

那歡欣的節奏,它統治著我們睡時的安寧

合二為一的呼吸。

愛人們發著彼此氣息的軀體

不需要語言就能思考著同一的思想

不需要意義就會喃喃著同樣的語言。

沒有無情的嚴冬寒風能夠凍僵…

Continue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詩選《小小的手》

Posted on September 17, 2020 at 4:53pm 0 Comments

小小的手,不屬於我的小小的手,

你在這茫茫人世間屬於誰?

我在黑暗中找到你。你不屬於我。

可我聽到有人在哭泣。

哪兒是你的眼睛,你的胸脯?

誰在黑暗中嗚咽?

小小的手,別哭!我用溫暖撫愛你。

你在黑暗中並不孤單。…

Continue

帕爾·拉格克維斯特詩選《誰在夜里為你我吹奏》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3:20pm 0 Comments

誰在夜里為你我吹奏

誰用一支短笛,一支銀的短笛?

我們的愛已經死去。在我告訴你之時。

——一支短笛,一支銀的短笛。

我的心冷酷無情,你的心和我一樣。

一切已被我們褻瀆、踐踏、詛咒。

——一支短笛在吹奏,為你?為我?

一支歌唱著的孤獨而脆弱的銀笛。…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