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硬如水
  • Male
  • Beijing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堅硬如水'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Crna Gor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Almaty 蘋果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Gifts Received

Gift

堅硬如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堅硬如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他們當著我的面把他——穿著禮服的他——擡起來,裝進一個用玻璃紙做成的袋子里,然後把袋子捆起來。接著,他們把這個袋子放進一個木棺材,隨後又用另一個袋子把棺材套了起來。套在棺材外的塑料袋是透明的,但是很厚,看上去有點像桌布。最後,他們把這個大塑料袋塞進了一個用鋅製成的棺材里。他們硬生生地把那個大袋子塞進了棺材里,只有帽子塞不進去。  所有人都來了——他的父母,還有我的父母。他們來莫斯科時候帶了許多黑手帕。特別委…"
Thurs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對物理學的熱愛 從我年輕的時候開始,我就有一個習慣,會把周圍發生的事情都記錄下來。斯大林死的時候,我把街上發生的所有事情和人們說的話全都寫了下來。從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的第一天開始,我就一直在記錄事態的發展情況,我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事情都將被人們忘卻,並且永遠地消失。事實就是如此。我的朋友們處於這一事件的中心位置,因為他們是核物理學家。然而,他們現在已經全然忘記了當時的感受,以及他們…"
Thurs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 一個詩人的重新講述(一則廣播劇)[續]首先我要描述我自己 從我的頭部開始 或者最好從我的手臂 準確地說是左臂   或者從我的手開始 從左手的小拇指 我的小拇指 是溫暖的 柔和地向內彎曲 直到一粒指甲   它由三個部分組成 直接從掌心裏生長出來 如果和手掌分離 它將變成一條十足的長蟲   它是一隻特殊的手指 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左手小拇指 徑直地被賦予我 其他的左手小拇指 是冰涼的抽象   跟隨我 我們有著共同的誕生…"
Thursday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說到這兒,她沈默了好長一段時間。) 兩個月後,我又去了一趟莫斯科。從火車站出來後,我直奔墓地。我要去看他!就在那個墓地里,我出現了分娩的征兆。我才剛剛開始和他說話,我的肚子就開始疼——他們叫來了救護車。我又回到了安吉莉娜·瓦西列芙娜•古斯科娃所在的那家醫院,並在那里生下了我的孩子。她之前就對我說過,要我回去生產:「你需要回到這里來生下這個孩子。」當時距離我的預產期還有兩週的時間。 他們把孩子遞到我眼前——是一個女孩…"
Oct 10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一到家,我就看到我們家的門口有一塊濕抹布——看來,我妻子明白了一切。我走進房里,脫掉了身上的夾克,然後是襯衣、褲子,我脫光了所有的衣服,只剩下內褲。就在這時,憤怒突然占據了我的大腦。讓什麽保密、恐懼都見鬼去吧!我拿起城市電話簿以及我女兒和妻子的電話簿,開始挨個給那上面的人打電話。我說:“我在核物理研究所工作。明斯克的上空正飄浮著一層放射性雲層。”接著,我告訴他們應該怎樣做:清洗頭髮,關上窗戶,把曬在陽臺上的衣服收下來,重新洗一遍,喝碘水以及…"
Oct 10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 一個詩人的重新講述(一則廣播劇)[續]一塊石子是一個活物 十分完美 和它自身相一致 遵守自身的界限 恰如其分地擁有 作為石頭的意義   擁有區別於任何事物的香味 從不驚慌也不欲求   它的激情和冷漠 正當並充滿尊嚴   當我把它捏在手中 我感到一種巨大的譴責 它高貴莊嚴的身體 識破了一種虛假的溫暖   石頭不可能被馴服 它們將永遠望著我們 用一隻輝煌而鎮定的眼睛   我永遠不再回到米利都。那兒是我的喊叫駐留…"
Oct 10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一部分·逝者的國度《為何我們要記住這一切》 你已經決定了要把這些都寫下來嗎?你已經決定要寫了嗎?可是,我並不想讓人們知道關於我的這些事情,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我經歷過的一切。一方面,我心中一直都藏著一種想大聲說出這一切的欲望,但另一方面我又覺得這樣做就像是把自己的瘡疤暴露在眾人眼前,而我並不想這樣。 你還記得托爾斯泰作品中的情節嗎?戰爭剛剛爆發時,皮埃爾•別祖霍夫震驚不已,他認為戰爭會永久性地改變自己,以及整個世界。然而,隨…"
Oct 9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關於回憶 我不想談論這個,我將來也不會談論它。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再也無法感到高興和幸福。 他從那里回來了。他在那里待了幾年的時間,一切就像做了一場噩夢。 “尼娜,他說,“我們已經有了兩個孩子,這真好。他們會留下來。” 他給我講了很多故事。在一個村莊的中央,有一個紅色的水坑。鵝和鴨子都繞著它走。士兵們——他們都是一些沒長大的大男孩&…"
Oct 9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一個魔鬼 作為魔鬼,他是個徹底的失敗者。甚至還有他的尾巴。不是又長又粗且末端長滿毛髮的尾巴,而是又短又軟,像兔子尾巴滑稽地露出來。他面板粉紅,在左肩胛骨下有一塊達克特金幣大小的斑痕。但最糟的是他的角。它們不像其他魔鬼的那樣向外生長,而是向內,朝向腦子。這就是他常常遭受頭疼的原因。 他很悲傷。他一連睡上幾天。善惡都無法吸引他。當他沿街走著,你能清楚地看見他肺葉的玫瑰色翅膀在扇動。 註:達克特,舊時在大部分歐洲國家流通的金幣。"
Oct 9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一部分·逝者的國度《面對生者和逝去的人,我們能說些什麽?》夜晚,一隻狼闖進了庭院。我從窗戶望出去,看到它就站在院子里,一雙眼睛閃閃發光,就像兩盞照明燈。現在,我已經習慣了。我一個人獨自生活了七年。自從七年前人們離開後,我就一直一個人住在這里。夜晚,我有時候會一個人坐著,思考或回憶,直到天亮。這天夜里,我沒有睡覺,我坐在床上,然後,我走出房子,站在院子里眼看著太陽升起來。我應該告訴你什麽呢?死亡是這個世界上最公乎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逃…"
Oct 6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生活中那些可怕的事情發生時不僅悄無聲息,…"
Oct 6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皇帝的夢 一個裂縫!皇帝在睡夢中喊叫,鴕鳥絨的披蓋顫抖。手持未入鞘的劍,在走廊裡巡邏的衛兵認為皇帝夢見了一次圍攻。剛才他看到牆上一處裂縫,命令他們攻破堡壘。實際上,皇帝現在是一隻慌忙穿越地板的潮蟲,尋覓著食物碎屑。突然他看到頭上有一隻巨腳將要碾碎它。皇帝尋找一個可以擠進去的裂縫。地板平坦而光滑。是的。沒有什麼比皇帝的夢更平常的了。(冬至譯自《赫爾墨斯,狗和星星》)"
Oct 6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我有女兒,也有兒子……他們全都住在城市里,但是我哪兒也不去!上帝讓我多活了這麽多年,但是他並沒有讓我享受到公平的對待。我知道,人年紀大了以後就會變得惹人厭,久而久之,年輕人就會對老人失去耐性。我從孩子們那兒得到的樂趣少得可憐。那些已經搬到城里去住的女人們總是會淚流滿面地向人訴苦:不是她們的媳婦對她們不好,就是她們的女兒傷害了她們。她們都想回來。我的丈夫在這里,他被埋在了這兒。如果他不在這兒,他一定會去其他的地方生活,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會跟他走,和他在一起。(她的情…"
Oct 4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tihomir trichkov: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第三部分·悲哀過後的震驚·對物理學的熱愛4—突然有一天,城里出現了一個瘋狂的女人。她在市場里走來走去,同時大聲說道:“我見過輻射。輻射是藍色的,它能覆蓋所有的東西。”聽了她的話,人們放下了手中的牛奶和鄉村奶酪。一位老婦人站在自己的牛奶旁邊,市場里己經沒有人買牛奶。“別擔心,”她說,“我從不讓我的牛跑到田里去,它吃的草都是我割回來的。&rdquo…"
Oct 4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赫伯特散文詩·來自眼淚技術 以我們目前的知識水平,只有虛假的眼淚適合處理和常規生產。真誠的眼淚很熱,因此很難從臉上移走它們。當變為固態後,它們又極其易碎。對真誠的眼淚進行商業開發這一難題令技術專家頭疼。 虛假的眼淚在被速凍前要經過一道蒸餾工序,因為它們本質不純,鑑於純度的考慮,它們會被處理得幾乎不次於真誠的眼淚。它們非常堅硬,非常耐磨,因此不僅適合裝飾,還適合切割玻璃。"
Oct 4
堅硬如水 commented on corps sans organes's photo
Thumbnail

Adrian Limani: Umbrellas in Black and White

"續上我會告訴你我是如何找到我的小貓的。我失去了可愛的瓦斯卡。我等著它回來,一天、兩天,我足足等了一個月,可是,它始終沒有出現。於是,我知道它不會回來了。我又變成了一個人,身邊甚至連個說話的對象也沒有。我在村子里四處溜達,我走進別人家的院子,大聲呼喚它的名字:瓦斯卡,瓦斯卡!一開始,村子里到處都是四處閑逛的小貓、小狗,後來,也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它們就慢慢地消失了。對此,死神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土地會慷慨地接納所有人。我就這樣在村子里走著,漫無目的地走著。我走了兩天,第三天,我在商店門口看到了它。…"
Oct 3

堅硬如水's Blog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2

Posted on August 20, 2021 at 10:50am 0 Comments

在動身去巴瑟爾和柏林之前,我碰巧在寒冷的、霧蒙蒙的黑夜里在湖邊散步。在一處地方,一盞微弱的孤燈沖淡了黑暗,將霧變成了可見的霏霏細雨。“Il Pleut Toujours En…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1

Posted on August 12, 2021 at 7:00pm 0 Comments

我能夠聽見並看到女士用悅耳的聲調請求他把麵包遞給她,但是上嘴唇卻不祥地顫抖著;同樣,我能夠聽見並看到蘭斯基對法語不加理會,堅定地繼續喝他的湯;最後,隨著一聲鞭抽般淩厲的“Pardon,monsieur”女士會猛然徑直把手伸過他的盤子,抓起麵包籃,然後縮回手,道聲“Merci!”,充滿了十足的挖苦,使得蘭斯基毛茸茸的耳朵帶上了天竺葵的顏色。“畜生!無賴!民粹分子!”事後她會在自己的房間里抽泣著說——她的房間已經不在我們隔壁了,但還是在同一層樓上。 …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10

Posted on August 8, 2021 at 7:00pm 0 Comments

如果女士發現自己的座位太遠,在那張大餐桌的頭上,特別是如果她的優先地位不如某個幾乎和她一樣胖的窮親戚的話(“Je Suis une ylpédelle。”女士會輕蔑地聳聳肩說),她的受傷害感會使她的嘴唇抽動,想做出一個冷笑——而當一個天真的鄰座報以微笑的時候,她就會很快揺搖頭,好像從某種沈思中驚醒過來,一面說:“ Excusez-moi,je souriais mes tristes pensées。”

 …

Continue

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說吧,記憶:自傳追述》5.9

Posted on August 5, 2021 at 7:00pm 0 Comments

不可避免的事情發生了:夾鼻眼鏡盒啪的一聲關上了,雜誌被胡亂推到了床頭櫃的大理石面上,女士撅起嘴唇吹了一大口氣;第一次的嘗試失敗了,搖搖晃晃的火焰扭動著躲閃開了;於是第二次猛沖,火光熄滅了。在那一片漆黑之中我弄不清自己身在何處,我的床似乎在慢慢地漂移,驚恐使我坐起身子大睜著眼睛;最後,我的適應了黑暗的眼睛在眼內出現的漂浮物中分辨出了某些更寶貴的模糊痕跡,它們在遺忘狀態下無目的地遊蕩,直到在半記憶中定格下來,原來是窗簾隱約的褶皺,窗簾外面,街燈還在遠處亮著。 

聖彼得堡的那些激動人心的早晨和夜里的苦惱是多麽不同啊!猛烈而柔和、潮濕而炫目的北極之春推擁著碎冰沿著海一樣晶瑩的涅瓦河匆匆而下。它使屋頂閃閃發光。它給街道上半融的雪泥塗上了一層濃重的紫藍色,後來我在任何別的地方再也沒有看見過。在那些陽光燦爛的白天,…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