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mensional Man
  • Female
  • Jerlun,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1 Dimensional Man'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Gifts Received

Gift

1 Dimensional Ma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1 Dimensional Man's Page

Latest Activity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Cante(歌)2

我再也沒有……像你的母親……不可思議的感覺攫住了我。它不是歌曲,我覺得他是在說話。這男人唱的不是歌曲,他只是尋機在這兒自言自語。一節悄然唱過了,錚錚的吉他聲高揚起來。果然不僅是伴奏,那吉他的用意很明顯;它也要唱,也要說——吉他手的十指飛速地如輪舞動,脆裂的金屬聲響成一道溪流。不是一個過門或間奏,是一大段吉他的訴說。我沒見過吉他還有這麼豐富的彈法,它簡直有無限的語言和可能。原來這就是“鐸蓋”,人們醒來一般鼓起掌來。我被感染得興奮莫名,也拼命地拍著手。就在這時“剛代”突然重新開始,一聲撕碎了的吼叫脫穎而出,壓住了熱烈的toque。我求主給我死亡他——卻不給我這是科爾多瓦的一個聚會,同業的夥伴在一起找個形式,紀念自己的過去。他們可真是找到了一個好辦法,在這樣的歌唱中,什麼都被紀念了。胸懷已經徹底敞開,心事已經釋放出來,沒有誰能再阻止它,只由任它如狂流肆意,傾瀉奔騰而下。唱得酣暢以後,那退休的歌手便把手捫在胸上。他的這只手不是做手勢,而是加入抒發。五個手指隨著唱出的那個詞,滑動﹑跌落﹑一分一分傾吐著不盡而來的心事。在最激烈處,五指劇烈地顫抖﹑那句歌隨著在胸前畫著輪形的手,步步跌落﹑一落三疊﹑直…See More
Friday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Cante(歌)1

關於弗拉門戈的概念,以及那個黑裙印象,在西班牙的科爾多瓦被打破了。已是初冬的11月。天氣愈來愈冷了,既是旅人,就要加緊趕路。可是在這座古代穆斯林的文明之都,總覺得有什麼事,還沒有辦完。我們多少惆悵地,在科爾多瓦過著最後的幾天。圍著今日成了天主教的主教堂、但名字卻叫做LaMezquita(清真寺)的科爾多瓦大寺,人確實舍不得離開。但若是進一道清真寺的門就要花六個半歐元,又實在使穆斯林覺得太過分了。於是我們在那水漶斑駁的黃石頭墻外散步,從外面欣賞這傳為奇跡的建築。這兒是安達盧西亞的深處,如果在這兒不能看到弗拉門戈,機會就剩下的不多了。弗拉門戈,它在自己的故鄉,在浪漫的安達盧西亞﹑總不會和它屈辱地在日本為人佐餐助興時﹑那麼一副冷峻的臉色吧!我不住地憶起那個黑裙女人。見人便打聽弗拉門戈。那些在咖啡館消磨時間的大漢們打量著我們,臉上堆著嘲笑,回答也不懷好意:“Japonés(日本人嗎)?弗拉門戈?去格拉納達呀!去阿爾巴辛背後,去聖山的吉普賽山洞呀!弗拉門戈就那兒,專門給日本人演出。旅遊車可以開到旅館接你,一個人只要三千五百比塞塔!”我恨恨的咬著牙。不但又把我們當日本人,而且對日本人的嘲諷也不公道…See More
Aug 8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Baile(舞)

它可不是幾支村歌野曲,一角遺風艷俗。弗拉門戈,它高貴地昂著頭,更高傲地冷面俯視。它雖然流行於底層,卻是一個紳士淑女津津樂道的領域。比如日本人就對它很有興趣,處處有學習弗拉門戈的俱樂部。它是一個國際矚目領域,多少專家以捉摸它為業,大部頭的著作汗牛充棟。其實無論誰寫,都是那麼一些事兒。但它的特點就是酷似魔法,能在不覺之間引著描寫它者走上岔路。由於受它吸引,我曾如饑似渴地去書里尋找答案,但讀了一批名著後,我還是感到涉及安達盧西亞的諸大寫家在面對它時,都好像突不破隔著的一道紗幕,說不清弗拉門戈的究竟。——寫著寫著,他們就描畫起一個聳著肩膀敲踏地板的黑衣女人。在格拉納達的阿爾巴辛,住在窯洞里的吉普賽人一個家族就是一個劇團。臉龐消瘦的女人轉動裙子﹑硬鞋根踏出清脆的雨點。但是,弗拉門戈是一種民俗舞嗎?我自己更是提筆之前已經不抱希望。甚至我連阿爾巴辛窯洞里那種供應旅遊客的演出都沒看過。但對這個題目的不能割愛,並不是說我沒有不妙的預感;我撫著鍵盤,一陣陣覺得說不清道不明,好像剛達斡爾(歌手)在開場之前已經聲嘶力竭。遠處它的影子,呈著曖昧的黑色。弗拉門戈,你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人們都被你迷住了,而你卻端著…See More
Aug 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雕像孤單(4)

聖芳濟各很難找,最後發現,它躲在一個小小的公園里。與前兩座不一樣的是,聖芳濟各是一個現代派的鐵雕。粗糙厚沈的黑鐵,彎成尖頂帽,鑄成刀劍般的腰繩。那個鐵像扭曲著,做著一個古怪的摟抱姿態。當然做得粗糙,使用鐵質,都可以強調他的安貧。現代派的手法,更可以略去事務的暗黑一面。維多利亞修士和聖芳濟各派似乎在給我描繪著一個粗粗線條,這個輪廓里似乎充斥著一種樸素的人道主義,它不是中國智識階級裝點嘴巴的人啊人,它隨時準備犧牲——從拋棄財產到反抗皇帝,從受歧視的思想到被判為異端。當然,還從一個異端到從者如流的大派別,一種純凈的理想,到一個世俗化的教團。在濁浪滔滔的人間社會,它被本能與利益的合力裹脅,隨波而下,九曲八折,迷失了遙遠的初衷。坐在鐵聖徒的腳下,啃著剩下的半個波卡迪奧,我看不懂他虛懷合抱的姿勢。幾個鐵星星,粘在他的手上或那合抱的袖口上。——或許那不是鐵星,是變形的鴿子?愈看愈覺得,粘在聖芳濟各袖口的鐵星,就是鴿子。突然想起小兄弟會屋頂上的那只鴿子。我恍然大悟:落在屋頂上的鴿子,成了建築的一部分。和這鐵星鴿子一樣,它是建築的活雕塑。這鴿子的含義是什麼呢?愈看愈像,幾枚鐵星粘著黑鐵的衣袖,古怪的形狀…See More
Jul 30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雕像孤單(3)

——誰都說,現在這個時代,朋友愈來愈少了。可是我的朋友——只不過多是成了雕像的朋友,倒是多了起來。在這座不小心會說它沒意思的城市,還有一座雕像不能不提。它和我莫名地勾連,似乎是深交的密友。不知始自何時,或許是從讀過莫德在《托爾斯泰傳》里寫的一段話後,我就萌生了一個念頭。這念頭經過了整整一個九十年代,都沒有變得淡薄。我在想像一個人,我對他抱著超出一般的敬意。他對我當時遭遇的問題是一個重大的參考,我一直企圖貼近他。這個人(也許我說的是他的雕像),就是聖芳濟各(San Franciscode Asis)(編按:見下圖)。…See More
Jul 26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雕像孤單(2)

這一尊不似剛才流浪漢的烏黑,它是常見的那種青綠銅像。一個披發的哲人,長髯披髮,衣裾飄拂,俯身看著下面的大學城。光線很暗,看不清他的眉眼和神情。仔細辨認了銘文才知道,這第二座雕像不是別人,正是薩拉曼卡學派的弗朗西斯科•徳•維多利亞修士(FranciscodeVitoria)。十六世紀,針對西班牙對美洲實施的大規模殖民過程,特別對其中的可怕奴役、大量屠殺、以及對印第安人的人性否認,薩拉曼卡大學的一批天主教神學家曾勇敢地批判不義的祖國,他們不畏王權和神權,顯示了人類的良知。1539年,維多利亞修士發表《論神學》,否認教皇把美洲贈送給西班牙國王的詔書合法。他說,耶穌從未把世俗權力賜予個人,教皇也無權處理他人的財產土地。美洲是有人居住的土地,本地居民擁有對土地的一切自然權利。西班牙無權借口傳播基督教,對美洲發動戰爭。那時,西班牙王國的宗教裁判所每天都在用火刑處死異端。殖民主義以神聖的名義,在拉丁美洲大肆屠殺掠奪。人們不能想象,他們究竟是冒著極大的恐怖,還是那個時代也存在一定的言論空間——後人只知道,維多利亞修士和薩拉曼卡的人道主義先驅們,為視為劣等非人的印…See More
Jul 2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雕像孤單(1)

薩拉曼卡是怎麼一個地方?除了一所與城一樣大的薩拉曼卡大學,我想它剩不下什麼別的東西。當然,還有一條不敢小看的河;因為一部有趣的異色的書,它的題目是《托爾美斯河上的拉撒路》(Lazarillode Tormes)——乃是世界流浪漢小說的鼻祖;所以這條跨著一座石頭羅馬橋的淺淺的河,也就成了一處文學聖地。所以,我怎麼也得去河邊瞻仰一番。只是,直到走到河邊的那一刻為止,我還沒有讀過這部小說。…See More
Jul 6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山(4)

依據丹吉爾人的解釋,《古蘭經》所講的兩海交匯處,應該在丹吉爾西山上、大西洋與海峽交匯的一個巖洞里。那個巖洞是旅遊名勝,但是導遊書上沒有什麽特別的說明。我想和人交談,但是沒有找到合適的談話夥伴。遊人在巖洞里都默默尋覓,我不知道他們是否都在思索關於兩海之聚的題目。那個巖洞周圍的山崗上參差生著松樹,山洞古老得可以上搠羅馬時代。在那個山洞里,大西洋和地中海相擊相撞,海水半黃半綠。從海面上,透過雨霧,用望遠鏡看去,那座巨巖矗立海上,海峽被一斬為二。這里是海峽的最窄處,只有十幾公里寬。峽東指著深沈的地中海,峽西漸漸變寬,通向浩渺的大西洋。鏡頭里巖山的最前面有一個臺階,上面隱約可見一座白色建築。那天我正坐在輪渡船上。望遠鏡里,白色建築旁邊,模糊可辨一座孤立的白塔。我端詳許久,猜了又猜,最後我忍不住了,於是問渡船上的鄰座:——那是一座清真寺麽?想不到他回答:“是的。”他的表情很肯定,顯然直布羅陀被他常來常往。我心中暗自稱奇。他接著告訴我,那是一座沙特援建的清真寺。我恍然了。若是這樣那就順理成章:這樣的選址,顯然是為了著名的兩海交匯傳說。如果找到那座寺里的人攀談一番一定會很有趣;他們一定會認為自己的寺乃…See More
Jun 16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山(3)

作為山,直布羅陀和它的命名者很相象,都是年輕的兒子。山也有它的父親。就譬如陀里格的統帥,是在中國不出名的馬格里布(magrib,西方,日落之處)方面的總督穆薩一樣——陀里格山(下圖),也就是直布羅陀的父親,是深沈雄大的穆薩之山(Jabalal-Musa)。…See More
Jun 5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山(2)

雨幕突然又濃濃地遮蓋而下,那一束陽光收斂了,島影消失。冷雨打在臉上,一張小傘只能擋住海上的強風。我們堅持站著,任雨水順著額頭流淌。那時只想不眨眼地注視,想盡量看得更遠。人突然默無言語。能做的,只是凝視而已。又有稀微的陽光透入,變得亮了的海上,島影若隱若浮。眼睛很快就酸累了,但誰舍得離開。哪怕再多看一分鐘呢,迎面大敞的視野里是一生傳聞的大海峽;是連接著、又分開了世界的直布羅陀海峽。一天聽說,從休達南行不遠,山里有個小村,就是陀里格的家鄉。為紀念他,那兒的寺就叫做陀里格寺(Masjidal-Tarig)。我們去了那個橄欖樹包圍的山村。人們說:當然,不敢肯定這座寺、這個村子就是當年陀里格出生的地方。也許相差幾步,但肯定他的家鄉就是這兒,這里是柏柏爾地區,陀里格的家鄉就在此地。小村安靜極了。這里的橄欖樹和西班牙不同,似乎都不加修剪,長得高大蓬勃。寺里的一株橄欖,怕真是陀里格時代栽的,宛如中國參天的古柏。一些沙赫長老和我們席地而坐,招待我們吃了烤肉和面餅。坐在陀里格寺的側屋里,他們凝神聽我用中國音調,讀了一段《塔巴萊》。大家都微笑著,既然彼此已經認識,接著就該吃一點便飯。飯簡單得很:烤粗麥餠,肉…See More
May 14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山(1)

一共是兩回旅行,計算一下的話,共有六次渡過了海峽。還不算靠近它,從各種地理的角度和不同的國度眺望它。每次經過勞累的跋涉,終於抵達直布羅陀的那個時辰,我們都風塵仆仆。雖然拖著酸痛的腿,人不住地喘息,而精神和眸子卻如突然點燃,從心底閃爍,一股莫名的熱望湧起,鼓動著自己的心。心里的感受難以言表。這種感覺使我驚奇。簡直可以說,自己的履歷上已經滿是旅行的足印了——我居然還如此強求著這一次。手撫著岸邊的石頭,一種此生足矣的感覺,在心里輕輕地充斥。——在摩洛哥一側的休達,當我們艱難地冒著雨,攀上接近城堡的平臺以後,莽莽渾沌的海盡在眼底。雨幕低垂的海峽深處,一束陽光照亮了遙遙的大船般的孤島。我不禁心中暗嘆:此生惟求一次的地中海之旅,被成全著實現了。求學的敘述,或許就從這里開始?山在偉大的地點,山和海,兩者都會不凡。先說山。直布羅陀其實是一座石頭山。它由一道海堤連接伸入海里,在堤的盡頭聳起一座分海嶺般的巉巖絕壁。第一次明白了這個地名時,胸中漾起一股莫名的興奮。直布羅陀,這地名太古老,也許可以試試拆字,把它分成“直布羅”(Jabal)和“陀”、或者半譯為“陀山”?到了後來,這個地名衍變成了英語和西班牙語中…See More
Apr 25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小引

誰能盡說旅行給生命帶來的愉悅?多年來我習慣了它。青春作伴,結交究里,漸漸地我還使同伴也愛上了它。回搠年輕時代,充斥身體的是淋漓的快暢,時光流逝至今,人更慣於從勞累中獲取滿足。不消說,它是古典意味的“旅”;而不同於炫富的旅遊,更與嘩眾的探險兩不相幹。它遠比金錢和成功重要,惟它能療救自己,使自己擴展提升。它早就成了我生活的方式,成了我的故鄉與基地的代名詞。我在不斷的長旅中迎送歲月,不覺人生遲暮之將至。那種路線的講究、那種視野的沐浴、那種真知的窺見、那種潛入的感動——都隨著雙腳身心的行動逐一降臨。我漸漸懂了:它們本身即是作品,而途中留下的文章,不過是些可留可棄的腳印。雙腳也曾踏上異國的土地。若回首國外的腳印,也許首推當屬日本。因為我畢竟在那里兩度求學,不僅粗知語言,也對文化有所感悟,在人生艱險之際,也是在那里實現了轉機。其次可以數到蒙古,它是我對烏珠穆沁草原一生探求的延長。此外難忘的還有南洋的馬來,它給了我重要的開眼。不用說,渴望一睹芳容的地方還多得很:土耳其和哈薩克、毛里塔尼亞和車臣尼亞,塞浦路斯和巴勒斯坦,一片神秘的黑非洲,充滿希望的南美洲。——在我的喜愛程度的名單上,最後才能排到法、德…See More
Feb 25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自由的行旅——作家張承志訪談(下)

問:除了寫作以外,你還畫了不少油畫,有不少攝影作品,有的還被用作了封面(像英文版《黑駿馬》、法文版《北方的河》、作家社的《一冊山河》等),《鮮花的廢墟》中也用了不少你畫的人物及場景的速寫。這些年你似乎還寫了不少書法作品,許多人把你的墨寶恭敬地掛在墻上。這些都是你的業余愛好嗎?答:畫畫有時候是為了休息腦子,同時也可以給房間做裝飾。油畫的題材主要是草原插隊時的生活以及在西北的一些場景。寫對聯送給農民朋友主要是表達一點心意,每次下鄉麻煩人家總歸有點過意不去。有時候把畫送給人以後我自己也就忘了。有一次一個朋友去一個日本友人家拜訪,進到屋內,發現他家玄關處的墻上掛著我的一幅油畫,他拍了照片送給了我,現在我把它存在電腦裏當屏保了。這件事令我深受感動。問:你的作品中,“人民”的概念似乎一直貫穿始終,你是從什麽時候開始這麽提的?答:我從寫作初始就立志為“人民”寫作,在插隊時發表第一篇作品——蒙文詩時就以“人民之子”為筆名。後來我有意識地站在他們的立場上,我現在的理想是:用自己的筆,站在世界被壓迫的、沒有話語權和需要援助的人一邊,行動和寫作。問:你在馬德里時參加大規模的反戰遊行,是不是也基於這樣的一個想…See More
Feb 13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自由的行旅——作家張承志訪談(上)

2005年1月,著名作家張承志推出了他的最新散文集《鮮花的廢墟》。下面是張承志接受訪談的記錄。問:從《鮮花的廢墟——安達盧斯紀行》(以下簡稱《鮮花》)一書的寫作到出版已有兩年多時間了,你似乎一直沈浸在對於“安達盧斯”的回憶之中,是不是因為對這本書花費了較多的心血而有所偏愛?答:我第一次去西班牙是在1999年,2003年又去了一次。範圍大概是地中海周圍地區,主要是西班牙、葡萄牙、摩洛哥、法國等國家。每次都是三個月的簽證,自己找旅館,坐最便宜的長途汽車,邊走邊看,就這樣把百分之八十的古代遺址都跑了一遍。在寫作過程中,又會回憶起當時的種種細節;在這本書的制作過程中又能自己參與,合作得很愉快。可以說,在我迄今為止出版的六十多部著作中,《鮮花》是我最為盼望也是最為滿意的一本書。…See More
Feb 11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郝建:英雄活著,人死了(下)

主題:古裝主旋律與權威主義話語 我小有納悶但並不太驚訝的是:在前面已經有那麽多人情味十足、情感豐厚感人的武俠影片之後,張藝謀導演怎麽有本領把《英雄》拍成這麽一部驚人之作:它毫無人味、充滿了皇權思想的豪情壯志。它為中央極權式封建主義的帝王抒發心中的種種崇高志向,宏揚秦王為天下著想的情懷。北京首映式上,前面幾個問題基本上都圍著本片的意義發問:您到底要跟我們說什麽?可張藝謀的回答基本上可以用《甲方乙方》的台詞來形容:打死我也不說。他只說我要拍好看的電影。李安的《臥虎藏龍》有人性情感的核心,那就是人性的壓抑和解放。吳宇森的《變臉》中對那個黑幫頭子的小孩的處理就蘊涵著多少超越性的人道情感。為了在結尾處讓他再出來,吳宇森逼著制片人又多花了百十萬美金。回頭看看這位《英雄》,問題也許就出來了。為什麽故事講出這般模樣?最大的毛病在於《英雄》要說的道理是硬說出來的,是反歷史,反人道的。導演、編劇自己信不信我不知道,但他自己都說不圓。這就是美學的暴力,就是用強力的敘事和有感染力的語言來言說一些違反歷史判斷和基本人性情感的硬道理。這些歷史知識和基本的人類情感是在一個相對可知的範圍裏。以前的愛森斯坦和希特勒的禦…See More
Nov 28, 2017
1 Dimensional Man posted a blog post

郝建:英雄活著,人死了(上)

從何時開始,我們把華麗當好看看電影《英雄》,我感覺是面對著一幅中國山水畫,皴法也有了,渲染也有了,墨色也有了,構圖也有了,山也有了,水也有了,葉子也有了(胡楊葉),樹也有了--可就是沒有人。在前人的多年探索和歷史性進步之後,在李安的創造性成功之後,同樣是世界級大師的張導演怎麽就有本事把一個武俠《英雄》的臉孔塗抹成這個樣子?《英雄》可能是挺好的旅遊廣告片、申奧宣傳片、中國文化專題片、愛國主義教育片。不要罵我,這不是我在搞笑,這是電影主管部門某處級幹部對《英雄》的讚美,報上發表的。要我說,《英雄》還是精美的武打鏡頭教學片,華麗眩目的特技演示帶,可它不是一部好看的電影。只要鏡頭拍得漂亮,一部電影就足以感動人嗎,就叫好看嗎?首映式上,有記者十分幽默地問張導演:“張藝謀,《英雄》這部片子除了打架、風景和大明星以外還有什麽?”就我的理解,那位記者關心的也是這個問題;那記者其實是想問導演,你這部影片的故事講得怎麽樣,有沒有給觀眾深刻印象的人物,你想跟我們傳達的核心思想到底是什麽。張藝謀不能理解“打架”這個詞在這個語境中的幽默。《北京青年報》還用《怒斥“變態批評”張藝謀出離憤怒》來單獨報道張導演對這位…See More
Nov 15, 2017

1 Dimensional Man's Blog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Cante(歌)2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8 at 7:38pm 0 Comments

我再也沒有……

像你的母親……

不可思議的感覺攫住了我。它不是歌曲,我覺得他是在說話。這男人唱的不是歌曲,他只是尋機在這兒自言自語。一節悄然唱過了,錚錚的吉他聲高揚起來。果然不僅是伴奏,那吉他的用意很明顯;它也要唱,也要說——吉他手的十指飛速地如輪舞動,脆裂的金屬聲響成一道溪流。不是一個過門或間奏,是一大段吉他的訴說。我沒見過吉他還有這麼豐富的彈法,它簡直有無限的語言和可能。原來這就是“鐸蓋”,人們醒來一般鼓起掌來。我被感染得興奮莫名,也拼命地拍著手。就在這時“剛代”突然重新開始,一聲撕碎了的吼叫脫穎而出,壓住了熱烈的toque。

我求主給我死亡…

Continue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Cante(歌)1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8 at 7:35pm 0 Comments

關於弗拉門戈的概念,以及那個黑裙印象,在西班牙的科爾多瓦被打破了。

已是初冬的11月。天氣愈來愈冷了,既是旅人,就要加緊趕路。可是在這座古代穆斯林的文明之都,總覺得有什麼事,還沒有辦完。

我們多少惆悵地,在科爾多瓦過著最後的幾天。…

Continue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Baile(舞)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8 at 7:35pm 0 Comments

它可不是幾支村歌野曲,一角遺風艷俗。弗拉門戈,它高貴地昂著頭,更高傲地冷面俯視。它雖然流行於底層,卻是一個紳士淑女津津樂道的領域。比如日本人就對它很有興趣,處處有學習弗拉門戈的俱樂部。它是一個國際矚目領域,多少專家以捉摸它為業,大部頭的著作汗牛充棟。

其實無論誰寫,都是那麼一些事兒。但它的特點就是酷似魔法,能在不覺之間引著描寫它者走上岔路。由於受它吸引,我曾如饑似渴地去書里尋找答案,但讀了一批名著後,我還是感到涉及安達盧西亞的諸大寫家在面對它時,都好像突不破隔著的一道紗幕,說不清弗拉門戈的究竟。

——寫著寫著,他們就描畫起一個聳著肩膀敲踏地板的黑衣女人。在格拉納達的阿爾巴辛,住在窯洞里的吉普賽人一個家族就是一個劇團。臉龐消瘦的女人轉動裙子﹑硬鞋根踏出清脆的雨點。但是,弗拉門戈是一種民俗舞嗎?…

Continue

張承志《鮮花的廢墟》雕像孤單(4)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8 at 7:31pm 0 Comments

聖芳濟各很難找,最後發現,它躲在一個小小的公園里。

與前兩座不一樣的是,聖芳濟各是一個現代派的鐵雕。粗糙厚沈的黑鐵,彎成尖頂帽,鑄成刀劍般的腰繩。那個鐵像扭曲著,做著一個古怪的摟抱姿態。當然做得粗糙,使用鐵質,都可以強調他的安貧。現代派的手法,更可以略去事務的暗黑一面。

維多利亞修士和聖芳濟各派似乎在給我描繪著一個粗粗線條,這個輪廓里似乎充斥著一種樸素的人道主義,它不是中國智識階級裝點嘴巴的人啊人,它隨時準備犧牲——從拋棄財產到反抗皇帝,從受歧視的思想到被判為異端。…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