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ili 河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4)

一行人走進了油小路。到了四叉路口,就看見了被扔在那里的屍體。“把他放進駕籠里去。”泰之進的話音剛落,四面八方就響起了腳步聲。“別管屍體了,殺出去。”泰之進邊說邊一招左袈裟,砍倒了一個。他馬上命令服部和毛內有之助對付正面的敵人,泰之進和富山對付東面,鈴木和加納,藤堂對付西面的。不過計劃沒有變化快,他們馬上被源源擁來的敵人給拆散了。藤堂平助被敵人包圍,身被十餘創,當來到東側的水溝中仰面朝天滑倒,被趕上來的敵人砍成了肉醬。服部武雄更是厲害,他和敵人的死鬥之慘烈,大概可以在幕末的歷史中無出其右。他一直背靠一家老百姓的門柱,他揮著三尺五寸的利刃,把馬乘提燈叉在腰間,藉著搖晃不定的燈光,和不斷湧來的敵人搏鬥。終於,他被腳邊的屍體絆倒了,堆滿的屍體讓他施展不開身手,被趕上來的原田左之助刺了一個透心涼。屍體被扔在路邊五天,居然沒人敢收屍!發生的第二天,據說有個叫小山正式的學究路過這里,看到服部屍體身中二十餘創,但是面色平靜,一點不像經過了一場惡鬥的人。毛內有之助是津輕弘前藩的脫藩武士,他的身手很好,會的武技也多,在新選組里有“毛內百人藝”的別稱。但是在這天的生死搏鬥中,手中的刀突然斷裂,他正要拔出脅差…See More
Nov 25,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3)

埋伏在四叉路口角角落落的新選組隊員總共有四十多人,土方動員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暗殺伊東,而是要為另外一場屠殺做準備。這麼大的規模,自從池田屋事件以來,還從未有過。他們被自己的上司安排到附近各處,有的還敲開附近老百姓的家門,埋伏到二樓,或是院子里。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準備襲擊前來收伊東屍體的禦陵衛士,不,說襲擊不如說意圖全殲更合適。不一會,周圍就恢復了寧靜。町役人(地面上的管理人員)很快發現了伊東的屍體,但他們知道這個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伊東時,嚇了一跳。趕忙奔到東山月真院大本營通報。 這時,在月真院禦陵衛士大本營值班的只有七個人,其中就有泰之進。 “怎麼辦?”伊東的親弟弟鈴木三樹三郎問道。“對手都是老相識,大概這件事能夠和平解決吧?”“鈴木君,別作夢了,這次只能殺進去了。”開口搭腔的是服部武雄,他使的一手北辰一刀流,據說他的水平比號稱新選組劍術“第一”的沖田總司都高明。“但是,我們只有七個人。”“七個人不少了,說不定伊東的遺體拉不回來,我們七個人還要在那里挺屍哪!七個人都拼光了戰鬥才算結束。” 話音剛落,服部就到里間把盔甲箱拿了出來。…See More
Nov 22,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2)

伊東不光是個文人,在江戶他的劍術就是大大的有名。但是這也給他造成了不幸,他不但對自己的學問有自信,對自己的武藝也非常也感到驕傲。近藤宴客的場所在七條醒之井興正寺他藏嬌的宅子,雖然是“妾”宅,但是規模寬大豪華,絕對不比有實力藩王家老的宅邸差。 小妾的名叫孝子,她的來歷很有意思。近藤有好幾個小老婆,其中的一個是大阪新町的紅牌遊女深雪大夫,她是個絕色佳人。可惜紅顏薄命,做了近藤的小妾沒幾天就病死了。近藤將深雪大夫的妹妹接到了這個宅子。雖然孝子不是風塵出身,但是她從小在新町那個花街柳巷長大,迎來送往、猜拳行令都是非常拿手的。伊東就被這“夫妻”二人左一杯、右一杯的猛灌。到了伊東辭去時,已過了亥時(晚上十點)。等伊東走遠了,近藤將土方找來:“準備好了嗎?”土方默默點了點頭。伊東為了醒醒酒,特意不坐駕籠(轎子),左手拿著畫著菊花桐紋的燈籠,背著右手朝高台寺走去。 夜靜更深,滿月高掛,只見前面黑黝黝的一團,那就是東山了。…See More
Nov 19,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1)

伊東特意安插的四個奸細就這麼被騙到了黑谷的會津藩邸,領到了錢,藩邸大排酒宴,請四個人喝酒,喝著喝著天就黑了。“好吃好喝。”會津藩主管接待的人,很殷勤地勸酒夾菜,左一杯、右一杯就把他們全幹得神志不清了。土方的陰謀終於付諸實施了。這時泰之進和伊東正在東山的高台月真寺喝酒,突然一陣悲鳴傳進泰之進的耳朵,“我好像聽見一陣奇怪的叫聲。”“你喝多了。”伊東根本沒有當一回事。當黑谷的會津藩邸的四個奸細將醉未醉的時候,一對拿著長槍的新選組隊員已經悄悄進入了藩邸,領頭的就是大石鍬次郎,他有個外號叫“人斬鍬次郎”。這個人不論劍術還是人品都不過爾爾,但是他喜歡殺人,甚至成了一樁嗜好。近藤在策劃暗殺隊員時,總是要用這個殺人狂的。這時,剛來藩邸的土方,還沒喝幾杯,就被會津松平家的家臣請了出去。“麻煩你到旁邊來一下。”“好的。”土方很輕快的站了起來,走進了隔壁的房間。埋伏的甲士知道土方走出房間時,那就是動手的暗號。十幾個人一塊湧進房間,四個半醉的人那里對付得了這幫殺手,三下五出二就成了槍下的冤鬼。鍬次郎這個虐待狂,叫人將屍體用槍支著,用盡吃奶的力氣捅了好多次還不停手。到最後土方都看不下去了,說:“住手。”鍬次郎這…See More
Nov 18,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Nov 16,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9)

伊東推說“為了遊說”,放下隊里的隊務不管,單身到廣島、名古屋、九州旅行,並趁著這趟機會,和各地的勤王家頻繁見面,鞏固了自己的勢力範圍。其中最讓人覺得可疑的就是他在廣島和長州藩建立了親密關係,有人看見他進出今出川的薩摩藩邸,還有人說他和中村半次郎(後來的桐野秋利)不清不楚。這在京都成了公開的秘密。“那人遲早變成清川,總有一天,他要拉出去一批人,造我們的反。”土方對近藤這麼說,近藤早就注意到清川和伊東相貌相同,眼角露出的高傲眼神更是有幾分神似。“那就好好查一查,最好在他還沒有鬧事之前,悄悄地的把給做了。”“有您這話我就放心了,伊東和我同等級別,樹大招風,我以前聽到這話的時候,還以為是別人造謠哪!所以一直隱瞞到現在。”“你我之間,何必這麼客氣。”近藤微微朝土方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除了土方,不會有第三個人看見。伊東也不是省油的燈,也感覺到了漸漸逼近的危險。他倒不是警惕性太低,他和近藤的心腹藤堂平助將心里的懷疑都說了,並要求藤堂告訴他近藤的動向。他做好心理準備,如果近藤準備動手,他肯定先把近藤放倒。但是伊東為什麼不離開這個虎穴哪?主要他認為還沒到離開新選組的時機。直到江戶時代就開始的盟友篠原泰之…See More
Nov 14,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8)

“西方極樂世界,什麼時候都能去。現在我還不會切腹。”其實這些早就在阿京的算計之中了,看著一切都按預料發展,剛才還遮遮掩掩的笑容更燦爛了。泰之進看在眼里,那副梨花帶雨的樣子,簡直比灑滿庭園的櫻花瓣都顯得美麗。“對了。”泰之進突然想起了什麼。“我想吃豬肉了,今天中午我本來越好和伊東一塊去喝豚汁(豬肉湯)的。現在趕快找人到隊里去通知一下,就說我偶感風寒,不能出席。哈哈,剛重新投胎,耳朵就癢了。”“您又要洗耳朵?”“小家子氣,我只要不死就要洗。”泰之進大步走到水井邊上,勺水洗開了耳朵。一邊洗著耳朵,心里也打定主意,要將受傷的事情永遠隱瞞下去。也就是從泰之進決定隱瞞受傷這件事開始,他就下定決心,準備造新選組的反了。以前“尊王攘夷”的伊東甲子太郎當著他面批評新選組時,他總是聽完算數。他這麼想:“既然進了新選組,那只有老老實實服從這個隊規了。”現在他完全變了個人,至於是什麼理由,他自己說不清楚。說實話,這就是人性中貪生怕死的本性而已,但是要這個平日里很陽光的大男人,承認自己的貪生怕死,到底不是什麼光彩的事。這種尷尬逐漸變成了壓抑,壓抑總要找個發泄的對象。很巧,眼前就有個對象,那就是新選組中的主流派。…See More
Nov 7,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7)

事實上,泰之進連刀都沒拔,他和那些濫殺無辜的隊員不一樣。這大概是受伊東甲子太郎的影響,加上泰之進本來也是個好脾氣。僵持了一會兒,對手躥了過來。“哎呀!”瘦高個使出吃奶的勁從正面殺來,泰之進賣了個破綻,順勢扯助了這個人的右手腕。使了使巧勁,就掰折了對方的小指。接下來順勢使了個背跨,讓瘦高個來了個嘴啃泥,一腳踢飛了對手的刀,趁著對手沒有反應過來又拔下了瘦高個的短刀。失去了所有武器的對手只能連滾帶爬的逃走了。“你別跑!”泰之進趕了上去。“你忘記東西啦!”泰之進將瘦高個的兩把刀撿了起來,順著他的背影就扔了過去。然後一轉身就朝著久米部剛才格鬥的地方跑了過去,跑到那里才知道圍攻久米部的三個人全嚇跑了。這件事在隊里成了新聞,但是副長土方歲三聽到消息後,卻板起了臉。“你身為隊里的監察,做這樣的事太有失體統了。你要是耍空手入白刃,乾脆去當賣藝的好了!你為什麼不殺了他!”“你要我切腹?”泰之進一點不怕,準備正面對抗近藤、土方的無理的隊規。他“孤膽英雄”的故事在隊里早就傳開了,現在他有土方不敢對他動手的自信。“篠原君,你甭開玩笑了!”“不是,我聽副長的口氣,好像說著說著就要讓我切腹啦。”“切不切腹,全在你自…See More
Oct 28,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6)

“我啊──”泰之進嘴上不答應,但是心里已經決定好了,他和伊東一樣,認為在江戶實在是“龍困淺灘”。如果能夠靠自己一身本事,堂堂正正的像武士一樣生活,實在是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沈默了一會兒,泰之進開口了“我決定和您一塊去京都。不過你說的那些複雜的事情,和我不對路。我跟你去,就是準備拿扶持(工資)。”“到底是性情中人。”伊東顯得非常高興。他很快就集中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這批人就是後來被稱為新選組中的伊東派,他們在新選組里屬於一個非常有特色的集團。在他們離開江戶是在元治元年深秋的一個夜晚,伊東和泰之進為首,加上伊東的親弟弟鈴木三樹三郎,加納道之助、中西升、佐野七五三介、服部武雄、內海八郎,一共八個人。這些人都是超凡拔群的劍客,但是幾年以後,這里一半人都成了故人。伊東一到京都,就讓其他人找房住下,自己親自到新選組的壬生本營,去和近藤和土方辦交涉。憑著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他們很快就受到了破格的待遇。近藤對這些“外來的和尚”禮遇有加,水平甚至超過了對他們對自己從江戶帶來的四十幾個隊員的待遇。首先,伊東甲子太郎被任命為參謀,級別上和副組長土方歲三一樣,並兼“文學師範頭”。泰之進官拜“諸士取調監察役”,兼…See More
Oct 25,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5)

到了元治元年六月五日,新選組局長以下全體隊員,突襲京都的三條小橋池田屋旅館里,將在里面的各個藩的浪人一網打盡。這個事件轟動京都,江戶也為之震動。幕府對新選組的能力有了新的認識,並且決定增招隊員。江戶風傳局長近藤勇一直逗留在江戶招募隊員,這件事泰之進也知道了。有一天,泰之進到伊東的道場玩,正好遇見甲子太郎。“過來談談如何?”請他到後房,伊東身為道場的館主,不過年紀三十剛出頭。泰之進比他還大五歲,伊東對他非常尊重。“我是個粗人,複雜的事不懂。”“不必,你看了再說,不必著急,──這個──”伊東拿出一封書信,發信人是新選組的近藤勇。後來才知道信是伊東千葉門下的同門師弟,新選組的副長助勤藤堂平助親自送來的。“什麼東西。”伊東是個漂亮小夥子,平常的眼神也是異常冷峻,可是這時泰之進看他的眼神卻異常詭異,要知道伊東是個徹徹底底的勤王論者。泰之進看完了信,狂笑著把信紙往旁邊一扔,說:“這個對我來說太複雜了。你要捨生取義,還是做佐幕派的走狗,就這麼簡單,旁人說什麼都沒用。男人對自己的人生就要義無反顧的賭一把。”泰之進對當時流行的攘夷論者比較讚賞,但是他對思想問題的一點不執著,既不是佐幕派也不算尊王論者。他…See More
Oct 12,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4)

泰之進知道和這個愛惹事生非的膽小鬼說什麼都是白費。他順手叫了乘駕籠(轎子)回到了九條村的家,馬上叫阿京請個外科醫生來。“怎麼啦?”“我在祗園上台階的時候,摔了一跤。”泰之進為了裝的更像,特意用手扶住了腰,像老太婆一樣。阿京也被他的樣子逗笑了。等她手忙腳亂地準備好乾布和熱水,泰之進已經走進了房間,在動手術時也不讓阿京進房間幫忙。等阿京送走醫生,回房撩開臥房的門簾,她嚇了一大跳。泰之進靠在房柱上,正準備拿把短刀往肚子上捅,阿京看過切腹自殺的戲,不過親眼看見大活人這麼幹,出娘胎還是頭一遭。“你看見啦?”泰之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阿京接下去掉頭一跑,可能泰之進就真的要自我了斷了。“你把眼睛閉上,別動,一會兒就沒事了。”“你要做甚?”“這個。”泰之進指指肚子。“這是啥,你要拿肚子幹甚?”“有辦法,我就不這麼幹了。”新選組的隊規與其說嚴格不如說殘酷。新選組在日本歷史上享有“最強殺戮團體”這一“美名”的原因,有人說是因為他們的隊伍里有幕末最強的劍客群,但是也有人說是因為那近乎秋霜般殘酷的隊規。近藤和土方知道人性中有天生的畏死心理,他們對在日本武士社會已經消失的傳統武士道非常崇拜,並且妄想以這種武士…See More
Sep 15,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3)

伊東自然知道他親弟弟那點本事,自從鈴木入隊以後就經常托付泰之進:“你就當三樹是自己的親弟弟,多照顧他一下。”他們是江戶時代以來的老朋友。“三腳貓”的三樹三郎現在就走在泰之進不遠的前方,腳都站不穩了。這時對面走過來三個武士打扮的人,看上去好像是日本西部的脫藩武士。人沒到,滿身的酒氣就飄了過來,看樣子剛賞花回來,喝得不少。三樹三郎跌跌沖沖地迎了上去,正好和左面的一個武士撞了個正著。“無理者(沒禮貌的人)!”三樹扯開嗓子叫了起來,他一下子拔出了腰間的刀。全京都的老百姓都知道新選組是到處惹事生非的,但是現在三樹這樣無理取鬧還是太過分了。橋上的行人都駐足觀望,三樹這下更起勁了,嘴巴里一邊發出“啊、啊”的怪聲,一邊挺直了腰。這幅架勢只能嚇嚇老百姓,練家子一看就知道這是個“雛”。對面的三個浪人倒是不聲不響的拔出了腰間的刀,內行一看就知道這幫人不簡單。泰之進一看形勢不妙,想趕上去勸架。可是等他跑到跟前,對方三個人的刀尖已經快砍到鈴木三樹的頭頂了,他一閃身扯開了鈴木。接著一腳甩掉了雪馱,就說:“拙者(我)是新選組的篠原泰之進,你們衝我來好了。”對面三個人一聽到新選組,臉上馬上變色。他們知道自己惹了“喪門…See More
Aug 30,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2)

阿京根本沒聽見他說話,她只注意到泰之進的手,不知不覺伸到了她的裙子里面,她非常害怕。“不要。”阿京真想大聲叫出來,但是生怕自己被眼前的這個男人滅口,只是拚命的搖頭。“這是支度金(定金)。”泰之進硬是把三枚小判塞進了阿京的胸襟里。“對了,我差點忘了。”泰之進顯得很尷尬,“你叫什麼名字。”“阿,阿京。”“噢──”兩個人的對話就此戛然而止,他晃著健壯的身體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里。看著漸漸消失的背影,阿京一下子虛脫了,癱倒在地,此後發生了什麼,她根本不記得了。按照新選組的規定,局長近藤勇以下,伍長以上的幹部可以在營外住宿。對外這些住所號稱“休息所”,這些幹部的“休息所”里無一例外的都會有個女傭,其實就是“如夫人”。泰之進和阿京同床的第一夜,帶著幾分歉意地對阿京說“說實話,我也想找個這個──”阿京這才知道這個看上去很年輕的武士,其實歲數也不小了。阿京知道自己委身了一個稚氣十足的男人,有時候當他抱著阿京的嬌小柔軟的軀體的時候,會反復說:“啊,女人真不錯。”有時候還會頑皮地說:“我到京都來之前,就想找個京都美女抱抱。有時候會想跟這樣的女人睡一覺,哪怕死了也值。”就在這天晚上,阿京暗下決心為眼前這個男人奉…See More
Mar 12,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

一阿京是京都室町一帶手藝人的女兒,如今她和一個有奇怪癖好的男人,同居在洛中九條村的百姓家里。這個男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新選組的取調役篠原泰之進。這個人一口的江戶口音、身體魁梧、皮膚白暫。所謂的奇怪癖好,就是篠原一有空就到水井邊,勺水洗耳朵眼。有次,一個醫生誠懇地對他說:“您還是把這個習慣改了好,如果水進了耳朵,造成那里的腐爛,會要了您的命的!”第二天早上,阿京一看泰之進又往水井邊走,就快步趕上前去,一手按住井口的水桶。“請您住手!”口氣異常嚴厲。泰之進一把搶過水桶,抱在懷里,像一個任性的少年一般大叫。“不要!”“這會要您命的啊!從今天開始您就別這樣洗耳朵了,要是耳朵癢,我幫你挖好了,諾,求求你了。”“多嘴。”泰之進臉上的頑皮表情為之一變,懷里的水桶抱得更緊了。“男人從小孩子開始就會有很多不為人理解的怪癖,謹慎地保持這種怪癖,就是變成大人也不改。這和女人不一樣,如果女人這樣的話,會被說成瘋癲,男人不要緊,照樣結婚生子。明白嗎?”泰之進的意思是有怪癖才能被稱為男人。“我懂,但是一不小心會要你命的!”“生死有命,如果洗洗耳朵都會要了我的命,我早就在修羅場(生死戰場)里成了孤魂野鬼了。”他還是和過…See More
Jan 9, 20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5)

當吉村將他放在玄關的木板上時,人已經氣絕身亡了。(再說到負責狙擊三條中納言的這一組,由於中納言手下隨從眾多,結果是棄戰而逃。)這天晚上,雖然有薩摩藩的仁禮源之丞的證言證明:田中新兵衛確實和他一起在東洞院蛸藥師家過夜。可是,現場卻留下了證物。一柄寶刀,銘文“和泉守忠重”,長二尺三寸,寬一寸一分,刀背八分,黑色鮫皮刀鞘,鐵制鞘柄,上頭還刻有著”藤原”的印記。以及刀面為“英”,反面為“鎮”的兩個字。一大早便趕往現場勘察的土州藩士那須信吾(伯爵田中光顯的叔父,後來參加天誅組而遇害),一眼便識出。“這正是田中的刀啊!”隨後,將薩摩藩邸禦用刀師清助,請來驗證:“沒有錯,確實是田中新兵衛的隨身佩刀。”因此,松平容保下令逮捕了新兵衛。不過,為了避免與薩摩藩的正面沖突,逮捕狀則由朝廷下達,町奉行再奉旨前往捉拿。新兵衛也是個奇怪的人。起先,對於奉行永井主水正的追問,矢口否認,直到對方問道:“這劍,你可認得?”一見,正是自己的配刀時,新兵衛不再做任何的辯解。“你還有什麽話說?”町奉行永井主水正雖然在幕臣中以“能吏”出名,卻不懂薩摩人的脾氣。對薩摩人來說,再也沒有比在眾人面前,展示被人奪走的佩劍更為羞辱的事了…See More
Dec 30, 2019

等河水退去's Blog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4)

Posted on November 24, 2020 at 10:16pm 0 Comments

一行人走進了油小路。

到了四叉路口,就看見了被扔在那里的屍體。

“把他放進駕籠里去。”

泰之進的話音剛落,四面八方就響起了腳步聲。

“別管屍體了,殺出去。”

泰之進邊說邊一招左袈裟,砍倒了一個。

他馬上命令服部和毛內有之助對付正面的敵人,泰之進和富山對付東面,鈴木和加納,藤堂對付西面的。不過計劃沒有變化快,他們馬上被源源擁來的敵人給拆散了。…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3)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20 at 4:30am 0 Comments

埋伏在四叉路口角角落落的新選組隊員總共有四十多人,土方動員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暗殺伊東,而是要為另外一場屠殺做準備。這麼大的規模,自從池田屋事件以來,還從未有過。

他們被自己的上司安排到附近各處,有的還敲開附近老百姓的家門,埋伏到二樓,或是院子里。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準備襲擊前來收伊東屍體的禦陵衛士,不,說襲擊不如說意圖全殲更合適。

不一會,周圍就恢復了寧靜。町役人(地面上的管理人員)很快發現了伊東的屍體,但他們知道這個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伊東時,嚇了一跳。趕忙奔到東山月真院大本營通報。



這時,在月真院禦陵衛士大本營值班的只有七個人,其中就有泰之進。…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2)

Posted on November 19, 2020 at 1:00am 0 Comments

伊東不光是個文人,在江戶他的劍術就是大大的有名。但是這也給他造成了不幸,他不但對自己的學問有自信,對自己的武藝也非常也感到驕傲。

近藤宴客的場所在七條醒之井興正寺他藏嬌的宅子,雖然是“妾”宅,但是規模寬大豪華,絕對不比有實力藩王家老的宅邸差。



小妾的名叫孝子,她的來歷很有意思。近藤有好幾個小老婆,其中的一個是大阪新町的紅牌遊女深雪大夫,她是個絕色佳人。可惜紅顏薄命,做了近藤的小妾沒幾天就病死了。近藤將深雪大夫的妹妹接到了這個宅子。雖然孝子不是風塵出身,但是她從小在新町那個花街柳巷長大,迎來送往、猜拳行令都是非常拿手的。

伊東就被這“夫妻”二人左一杯、右一杯的猛灌。…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1)

Posted on December 29, 2019 at 12:05am 0 Comments

伊東特意安插的四個奸細就這麼被騙到了黑谷的會津藩邸,領到了錢,藩邸大排酒宴,請四個人喝酒,喝著喝著天就黑了。

“好吃好喝。”

會津藩主管接待的人,很殷勤地勸酒夾菜,左一杯、右一杯就把他們全幹得神志不清了。土方的陰謀終於付諸實施了。

這時泰之進和伊東正在東山的高台月真寺喝酒,突然一陣悲鳴傳進泰之進的耳朵,“我好像聽見一陣奇怪的叫聲。”



“你喝多了。”伊東根本沒有當一回事。…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