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Іле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6)

“我啊──”泰之進嘴上不答應,但是心里已經決定好了,他和伊東一樣,認為在江戶實在是“龍困淺灘”。如果能夠靠自己一身本事,堂堂正正的像武士一樣生活,實在是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沈默了一會兒,泰之進開口了“我決定和您一塊去京都。不過你說的那些複雜的事情,和我不對路。我跟你去,就是準備拿扶持(工資)。”“到底是性情中人。”伊東顯得非常高興。他很快就集中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這批人就是後來被稱為新選組中的伊東派,他們在新選組里屬於一個非常有特色的集團。在他們離開江戶是在元治元年深秋的一個夜晚,伊東和泰之進為首,加上伊東的親弟弟鈴木三樹三郎,加納道之助、中西升、佐野七五三介、服部武雄、內海八郎,一共八個人。這些人都是超凡拔群的劍客,但是幾年以後,這里一半人都成了故人。伊東一到京都,就讓其他人找房住下,自己親自到新選組的壬生本營,去和近藤和土方辦交涉。憑著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他們很快就受到了破格的待遇。近藤對這些“外來的和尚”禮遇有加,水平甚至超過了對他們對自己從江戶帶來的四十幾個隊員的待遇。首先,伊東甲子太郎被任命為參謀,級別上和副組長土方歲三一樣,並兼“文學師範頭”。泰之進官拜“諸士取調監察役”,兼…See More
yesterda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5)

到了元治元年六月五日,新選組局長以下全體隊員,突襲京都的三條小橋池田屋旅館里,將在里面的各個藩的浪人一網打盡。這個事件轟動京都,江戶也為之震動。幕府對新選組的能力有了新的認識,並且決定增招隊員。江戶風傳局長近藤勇一直逗留在江戶招募隊員,這件事泰之進也知道了。有一天,泰之進到伊東的道場玩,正好遇見甲子太郎。“過來談談如何?”請他到後房,伊東身為道場的館主,不過年紀三十剛出頭。泰之進比他還大五歲,伊東對他非常尊重。“我是個粗人,複雜的事不懂。”“不必,你看了再說,不必著急,──這個──”伊東拿出一封書信,發信人是新選組的近藤勇。後來才知道信是伊東千葉門下的同門師弟,新選組的副長助勤藤堂平助親自送來的。“什麼東西。”伊東是個漂亮小夥子,平常的眼神也是異常冷峻,可是這時泰之進看他的眼神卻異常詭異,要知道伊東是個徹徹底底的勤王論者。泰之進看完了信,狂笑著把信紙往旁邊一扔,說:“這個對我來說太複雜了。你要捨生取義,還是做佐幕派的走狗,就這麼簡單,旁人說什麼都沒用。男人對自己的人生就要義無反顧的賭一把。”泰之進對當時流行的攘夷論者比較讚賞,但是他對思想問題的一點不執著,既不是佐幕派也不算尊王論者。他…See More
Oct 1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4)

泰之進知道和這個愛惹事生非的膽小鬼說什麼都是白費。他順手叫了乘駕籠(轎子)回到了九條村的家,馬上叫阿京請個外科醫生來。“怎麼啦?”“我在祗園上台階的時候,摔了一跤。”泰之進為了裝的更像,特意用手扶住了腰,像老太婆一樣。阿京也被他的樣子逗笑了。等她手忙腳亂地準備好乾布和熱水,泰之進已經走進了房間,在動手術時也不讓阿京進房間幫忙。等阿京送走醫生,回房撩開臥房的門簾,她嚇了一大跳。泰之進靠在房柱上,正準備拿把短刀往肚子上捅,阿京看過切腹自殺的戲,不過親眼看見大活人這麼幹,出娘胎還是頭一遭。“你看見啦?”泰之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阿京接下去掉頭一跑,可能泰之進就真的要自我了斷了。“你把眼睛閉上,別動,一會兒就沒事了。”“你要做甚?”“這個。”泰之進指指肚子。“這是啥,你要拿肚子幹甚?”“有辦法,我就不這麼幹了。”新選組的隊規與其說嚴格不如說殘酷。新選組在日本歷史上享有“最強殺戮團體”這一“美名”的原因,有人說是因為他們的隊伍里有幕末最強的劍客群,但是也有人說是因為那近乎秋霜般殘酷的隊規。近藤和土方知道人性中有天生的畏死心理,他們對在日本武士社會已經消失的傳統武士道非常崇拜,並且妄想以這種武士…See More
Sep 1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3)

伊東自然知道他親弟弟那點本事,自從鈴木入隊以後就經常托付泰之進:“你就當三樹是自己的親弟弟,多照顧他一下。”他們是江戶時代以來的老朋友。“三腳貓”的三樹三郎現在就走在泰之進不遠的前方,腳都站不穩了。這時對面走過來三個武士打扮的人,看上去好像是日本西部的脫藩武士。人沒到,滿身的酒氣就飄了過來,看樣子剛賞花回來,喝得不少。三樹三郎跌跌沖沖地迎了上去,正好和左面的一個武士撞了個正著。“無理者(沒禮貌的人)!”三樹扯開嗓子叫了起來,他一下子拔出了腰間的刀。全京都的老百姓都知道新選組是到處惹事生非的,但是現在三樹這樣無理取鬧還是太過分了。橋上的行人都駐足觀望,三樹這下更起勁了,嘴巴里一邊發出“啊、啊”的怪聲,一邊挺直了腰。這幅架勢只能嚇嚇老百姓,練家子一看就知道這是個“雛”。對面的三個浪人倒是不聲不響的拔出了腰間的刀,內行一看就知道這幫人不簡單。泰之進一看形勢不妙,想趕上去勸架。可是等他跑到跟前,對方三個人的刀尖已經快砍到鈴木三樹的頭頂了,他一閃身扯開了鈴木。接著一腳甩掉了雪馱,就說:“拙者(我)是新選組的篠原泰之進,你們衝我來好了。”對面三個人一聽到新選組,臉上馬上變色。他們知道自己惹了“喪門…See More
Aug 3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2)

阿京根本沒聽見他說話,她只注意到泰之進的手,不知不覺伸到了她的裙子里面,她非常害怕。“不要。”阿京真想大聲叫出來,但是生怕自己被眼前的這個男人滅口,只是拚命的搖頭。“這是支度金(定金)。”泰之進硬是把三枚小判塞進了阿京的胸襟里。“對了,我差點忘了。”泰之進顯得很尷尬,“你叫什麼名字。”“阿,阿京。”“噢──”兩個人的對話就此戛然而止,他晃著健壯的身體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里。看著漸漸消失的背影,阿京一下子虛脫了,癱倒在地,此後發生了什麼,她根本不記得了。按照新選組的規定,局長近藤勇以下,伍長以上的幹部可以在營外住宿。對外這些住所號稱“休息所”,這些幹部的“休息所”里無一例外的都會有個女傭,其實就是“如夫人”。泰之進和阿京同床的第一夜,帶著幾分歉意地對阿京說“說實話,我也想找個這個──”阿京這才知道這個看上去很年輕的武士,其實歲數也不小了。阿京知道自己委身了一個稚氣十足的男人,有時候當他抱著阿京的嬌小柔軟的軀體的時候,會反復說:“啊,女人真不錯。”有時候還會頑皮地說:“我到京都來之前,就想找個京都美女抱抱。有時候會想跟這樣的女人睡一覺,哪怕死了也值。”就在這天晚上,阿京暗下決心為眼前這個男人奉…See More
Mar 1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1)

一阿京是京都室町一帶手藝人的女兒,如今她和一個有奇怪癖好的男人,同居在洛中九條村的百姓家里。這個男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新選組的取調役篠原泰之進。這個人一口的江戶口音、身體魁梧、皮膚白暫。所謂的奇怪癖好,就是篠原一有空就到水井邊,勺水洗耳朵眼。有次,一個醫生誠懇地對他說:“您還是把這個習慣改了好,如果水進了耳朵,造成那里的腐爛,會要了您的命的!”第二天早上,阿京一看泰之進又往水井邊走,就快步趕上前去,一手按住井口的水桶。“請您住手!”口氣異常嚴厲。泰之進一把搶過水桶,抱在懷里,像一個任性的少年一般大叫。“不要!”“這會要您命的啊!從今天開始您就別這樣洗耳朵了,要是耳朵癢,我幫你挖好了,諾,求求你了。”“多嘴。”泰之進臉上的頑皮表情為之一變,懷里的水桶抱得更緊了。“男人從小孩子開始就會有很多不為人理解的怪癖,謹慎地保持這種怪癖,就是變成大人也不改。這和女人不一樣,如果女人這樣的話,會被說成瘋癲,男人不要緊,照樣結婚生子。明白嗎?”泰之進的意思是有怪癖才能被稱為男人。“我懂,但是一不小心會要你命的!”“生死有命,如果洗洗耳朵都會要了我的命,我早就在修羅場(生死戰場)里成了孤魂野鬼了。”他還是和過…See More
Jan 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5)

當吉村將他放在玄關的木板上時,人已經氣絕身亡了。(再說到負責狙擊三條中納言的這一組,由於中納言手下隨從眾多,結果是棄戰而逃。)這天晚上,雖然有薩摩藩的仁禮源之丞的證言證明:田中新兵衛確實和他一起在東洞院蛸藥師家過夜。可是,現場卻留下了證物。一柄寶刀,銘文“和泉守忠重”,長二尺三寸,寬一寸一分,刀背八分,黑色鮫皮刀鞘,鐵制鞘柄,上頭還刻有著”藤原”的印記。以及刀面為“英”,反面為“鎮”的兩個字。一大早便趕往現場勘察的土州藩士那須信吾(伯爵田中光顯的叔父,後來參加天誅組而遇害),一眼便識出。“這正是田中的刀啊!”隨後,將薩摩藩邸禦用刀師清助,請來驗證:“沒有錯,確實是田中新兵衛的隨身佩刀。”因此,松平容保下令逮捕了新兵衛。不過,為了避免與薩摩藩的正面沖突,逮捕狀則由朝廷下達,町奉行再奉旨前往捉拿。新兵衛也是個奇怪的人。起先,對於奉行永井主水正的追問,矢口否認,直到對方問道:“這劍,你可認得?”一見,正是自己的配刀時,新兵衛不再做任何的辯解。“你還有什麽話說?”町奉行永井主水正雖然在幕臣中以“能吏”出名,卻不懂薩摩人的脾氣。對薩摩人來說,再也沒有比在眾人面前,展示被人奪走的佩劍更為羞辱的事了…See More
Dec 30, 20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3)

明天,就要決一死戰了。這晚,大庭對於自己視死如歸的淡然心情,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不過,一想到死後自己的名字仍不見經傳,難免有些寂寞淒涼。打從他決定當個密探時,他的名字便教會津藩以脫藩的名義給削去了。大庭前往會津藩邸,向家老橫山主稅簡要說明有關明晚的行動,主稅聽完一驚,立刻向二條城的松平容保征求意見。沒多久,傳信的人回來,只說道:“話已傳到。”雖然,容保沒有作任何表示,但身為武士的人,仍應一死效之。恭平是這麽被教育出來的,所以,他沒有半點懷疑。不過,容保確實得知這件事的證據是由橫山主稅那兒代傳過來的五十兩賞金。大庭將這些賞金分給了浪士們,只說是某藩所捐獻。浪士們也只當是薩摩、長州、土佐三藩中,任何一藩所贈,並未細加追問。這是因為,在“天誅”運動的期間,不管是哪一藩,都有出錢讚助的可能。小里雖然也發現大庭這一天與平日不同,卻未多問。她知道,此時這個男人的心事,不是她可以隨意傾聽的。對小里來說,她所無法一言概括的三百年的武士道精神,正凝聚在這張男人的臉上。盡管小里所知有限,卻也明白這樣的表情,薩摩人也有。可能因為這兩藩同處偏遠,所以,仍然,保留著傳統的武士道的精神吧!翌日傍晚時,大庭一行人來…See More
Sep 26, 20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2)

大庭硬將頹廢不振的新兵衛帶到木屋町的“丹虎”酒店。“心情不好時,只有酒可以解愁。”“丹虎”老板的女兒優子(土佐藩脫藩浪人吉村寅太郎的戀人)也在一旁頻頻勸酒,結果,新兵衛喝得爛醉如泥。隨後,兩人又沿著三條繩手往下走,準備再到鴨川河畔的“小川亭”繼續痛飲一番。就在過橋的時候,新兵衛突然開口:“一色君?”大庭恭平立刻接道:“你不用說,我也知道。”“你知道什麽?”“你害怕了。去年秋天,在先斗町的妓院前,由於失手,你險些喪命,我看你是畏懼姊小路共卿的貼身侍衛吉村右京吧!”“什麽?”新兵衛突然踢去木屐,抽出二尺三寸的佩劍“和泉守忠重”。而大庭也向後退了一步,將二尺七寸長的劍高舉過頭,擺出迎戰的姿勢。他並沒有醉。新兵衛雖然已經醉了,卻仍然一副薩摩風的“八雙”架式,兩腿岔開站立,劍尖朝天,一步步逼進過來。他的呼吸聲短而急促。大庭在心中默數新兵衛的喘息拍子。突然,新兵衛屏住氣息,那瞬間,整個人已撲了上來,大庭不緩不急,恰好從上頭將對方的劍勢擊出,再用刀背敲中對方的護手。新兵衛的刀子被拋出後,匡啷一聲掉在黑暗中,只見大庭恭平一屈身,隨即轉身向東邊跑去。手上,多了一支新兵衛的愛劍。隔日,大庭將木偶事件中,漏…See More
Sep 24, 20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1)

大庭恭平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回到京裏,大庭馬上又出現在木屋町三條通的“丹虎”酒店。意外的,碰上木偶事件中漏網的幾位浪人也在一起飲酒。他們都為一色鮎藏能夠平安歸來感到慶幸。“鮎藏的腰間,還殘留著被繩索捆綁的痕跡呢!”諸藩志士為他大肆宣傳著。那天,大庭還從他們口中聽到有關姊小路最近的一些奇怪傳聞:少將背叛了尊王派,轉投向公武合體(佐幕)論。“這──這是真的嗎?”大庭由於過分激動,握著石硯的手,不禁灑了一地的墨汁。“事情的真相還在調查中,不過,聽說是受到勝(即勝海舟,當時攝津神戶村幕府海軍操練所的長官)的蠱惑。”姊小路在大庭潛回京都前,也就是文久三年四月,因公出差到攝津時,受到勝海舟熱情的招待,並邀請他登上幕府的軍艦“順動丸”號參觀。實際上,勝這麽做是有其用意的。對於這位年輕公卿受到尊攘派的擁戴,主張討伐夷狄,反對開國的固舊保守觀念,勝決定藉此機會,讓他開開眼界。姊小路在勝的勸誘下,登上了“順動丸”號,船一駛出紀淡海峽,便遭到大風浪的襲擊,姊小路在船上暈得七昏八素的,結果連艦炮操作也沒見識到。大人,那些夷狄既不會暈船,而且擁有像我們這樣的軍艦,多得不可勝數呢!勝海舟拐彎子這樣威脅著。隨後又送…See More
Sep 22, 20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0)

“原來如此!還是你有先見之明。”這些浪人在木屋町三條通的“丹虎”正式結盟,時間是文久三年二月。在這群人中,小有名氣的,如江戶浪人中也是國學者的諸岡節齋,其餘的人,也非泛泛之輩(謹慎起見,茲列名單如下:伊予三輪田綱一郎、下總宮和田勇太郎、信州高松趙之助、因州仙石佐多男、石川一、陸奧長澤真古登、下總青柳健之助、京都百姓長尾郁三郎、小室利喜藏、江州中島永吉等人。這些人下場悲慘,不是自殺、被殺,就是死在獄中,一直到大正年間才追封官位)。大庭恭平雖然漂亮地把這些小藩結合起來,中途卻有意料不到的發展。席間,信州人高松趙之助臨時起意,說道:“為了慶祝我們這次的結盟,不如在京裏幹它一樁斬奸快事。”不過,高松的提議實在奇妙,斬殺的對象不是活人,竟然是豎立在洛北等持院的足利將軍三代(足利尊氏、義詮、義滿)的木偶像。也就是說,將他們視為逆賊,割下頭顱,掛在三條河原示眾。大家聽了,都興奮的擊掌表示讚同,這種場面連大庭也無法控制。這麽一來,豈不是適得其反嗎?大庭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率先領導“斬奸”工作。翌日二十三日,十幾個人一起來到洛北等持院,取下木偶的頭,懸掛在三條河原。深夜裏,大庭恭平偷偷潛進會津藩在黑谷的…See More
Sep 21, 20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9)

猿路口?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這地方,只要是京都的人,沒有人不知道的。它位於皇宮朔平門外,即使大白天,也很少有人在那兒走動。附近大都是下級公卿的屋邸。“你剛才說猿路口。”“我說了嗎?”“是的!”小里沈靜的望著大庭,大庭卻避開了她的眼神。“今天上街觀看容保先生所率領的大軍後,信步逛到皇宮附近,正好在猿路口的地方碰到從皇宮裏出來的姊小路少將──”“姊小路公卿的屋邸大概就在那附近吧!倒是個冷清的地方。”“是啊!”大庭思考著。沿著皇宮的外墻,在猿路口的地方,正好有條護城溝,這條護城溝給了大庭很好的靈感。當初,連大庭自己做夢也沒想過暗殺姊小路,可是,現在有了猿路口的這條護城溝,情況就不同了。若是能事先埋伏在城溝旁,等候退出朔平門外的姊小路公卿,要下手便輕鬆多了。這條溝,可是關係著會津藩在京都裏的政治地位。剩下來的工作,就是等候上頭的指示。襲擊需要人手。還好每天都有許多不知名的尊攘浪士來到京都,他們大都是小藩或鄉士出身。不外想在京裏有一番作為,而在薩摩、長州、土佐三藩之中,又沒有認識的人為他們引薦,所以,充其量只能稱之為“浪人”罷了。大庭恭平經由曾在佛光寺引起騷動的備前浪人野呂久左衛門的從中撮合,將…See More
Sep 15, 20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8)

大庭想了一個晚上,翌日又來求見田中土佐。“我想到一個主意。”大庭說著。“請屏退其他的人。”“好!”田中立刻示意左右們退下,問道:“什麽事情呢?”“暗殺姊小路。就這麽回事。”如果這件事能夠一舉成功,則京都政界將會掀起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混亂。但話說回來,若能藉此削去薩摩、長州兩藩盤踞在宮廷裏的勢力,那對會津藩將來入京後的政治立場,可是大有益處的。只要能殺了姊小路公知,甚至再加上三條中納言,讓兩個人同時斃命,則背後操縱這兩個人的長州藩便無法再玩弄手段。如果能再費點功夫,利用薩摩藩士來做這件事,那麽,原來就有嫌隙的薩摩、長州兩藩,彼此的芥蒂會因此而更為加深,就是薩摩藩本身,也會受到所有公卿的排斥而失去在宮廷裏的勢力吧!“這真是一石三鳥之計啊!”“嗯!那就得趕快稟報給江戶方面。”信使刻不容緩,即刻動身出發。捎回來的信上卻寫著:“等待大人進京。”大庭遵照指示等待著。文久二年十二月九日,松平容保率領會津藩士兵從江戶和田倉門內的藩邸出發,同月二十四日巳時上刻,大軍開進京都,隊伍一字排開,約有一里長。整齊肅穆的軍容,好不莊嚴,果然是不同於其他諸侯的藩兵。大庭恭平也混在兩旁夾道的人群中,暗地裏歡迎。京都的人…See More
Jul 7, 20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7)

“我要怎麽做才好呢?”“這點,我會再請示主人。”大庭恭平回到大佛院的別墅。過了幾天,大庭上街打聽狀況。似乎並不如田中土佐所預測的,大概是吉村並未向其主人姊小路公知報告那件事吧!“你知道,”大庭向小里打聽。“姊小路少將是怎樣的一個人嗎?”“你是指黑豆先生嗎?”黑豆是姊小路的外號,另一位公卿三條中納言實美則是白豆。姊小路因為膚色黝黑而被稱為黑豆,這不僅是沒有口德的京都人如此稱呼,就是長州藩士也不例外。例如:“下一次朝議時,讓白豆如此說──黑豆如此說──”他們就是使用這些外號在暗通訊息。少將不像一般的公卿,他從小就喜歡耀武揚威,聽說劍藝還不錯,至於高明到什麽地步?就沒人知道了。“他的屬下吉村,又是怎樣的人物呢?”“吉村?”小里顯然沒聽過這號人物,不過,過了幾天,她從公卿屋邸工作的下人口中,多少打聽到一些。“聽說負責掌管一些庶務。”在武家來說,就是傭人。近來,這些公卿們隨著經濟來源的好轉,便紛紛假立一些名目,雇請劍客作為自己的貼身保鏢。這吉村原是丹波的鄉士,平時除了與主人交談外,很少看他開口說話,更不與人打交道。至於他的劍術屬於何派?劍藝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這個男人,確實要得。在先斗町的…See More
Jul 6, 20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6)

武士卯足了全力,第二刀飛也似地砍去新兵衛褲管的一角。這時,新兵衛也順著翻滾之際,拔出佩劍。“等一下,我是薩摩藩的田中新兵衛。”“──”武士猶豫了一下,聽到對方報上姓名後,先前的那股沖勁,稍獲緩和,他往前跨出一步:“納命來!”又是淩厲的一刀,新兵衛立刻蜷縮起身子,將薩摩名鐵匠為他打造的二尺三寸長的佩劍“和泉守忠重”擋住對方的攻擊。雖是勉強接下了這一刀,肩膀上還是被劃開了一寸左右的傷痕。這是新兵衛出道以來,首次的失手。武士準備再攻擊時,一旁的大庭終於現身了。大庭抽出亮晃晃的利劍,雙手持劍,擋在武士面前,說道:“且慢!”一口濃重的會津腔。“哦!你也是同夥的?”“不,你誤會了,請趕快收回你的刀。”大庭簡明扼要地解釋過後,武士似懂非懂地轉身離去。沒多久,他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的雨中。也許是他擔心接下來不知又有什麽事情發生吧!隨後,從吉野屋那兒打聽得到,原來,方才的那名武士是最近才受聘於姊小路少將公知的一流刀客,名叫吉村右京。姊小路少將?大庭和新兵衛兩人同時一驚。說起這為姊小路少將,他和三條中納言實美兩人被譽為是激進派公卿的雙璧。平時,身旁總是圍繞著尊攘派的浪人。年紀約二十九歲,在朝廷中,堪稱執牛耳…See More
Jul 3, 2019

等河水退去's Blog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6)

Posted on December 28, 2019 at 11:55pm 0 Comments

“我啊──”

泰之進嘴上不答應,但是心里已經決定好了,他和伊東一樣,認為在江戶實在是“龍困淺灘”。如果能夠靠自己一身本事,堂堂正正的像武士一樣生活,實在是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沈默了一會兒,泰之進開口了

“我決定和您一塊去京都。不過你說的那些複雜的事情,和我不對路。我跟你去,就是準備拿扶持(工資)。”

“到底是性情中人。”



伊東顯得非常高興。…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5)

Posted on December 28, 2019 at 11:52pm 0 Comments

到了元治元年六月五日,新選組局長以下全體隊員,突襲京都的三條小橋池田屋旅館里,將在里面的各個藩的浪人一網打盡。這個事件轟動京都,江戶也為之震動。幕府對新選組的能力有了新的認識,並且決定增招隊員。江戶風傳局長近藤勇一直逗留在江戶招募隊員,這件事泰之進也知道了。

有一天,泰之進到伊東的道場玩,正好遇見甲子太郎。



“過來談談如何?”



請他到後房,伊東身為道場的館主,不過年紀三十剛出頭。泰之進比他還大五歲,伊東對他非常尊重。

“我是個粗人,複雜的事不懂。”…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4)

Posted on December 28, 2019 at 11:49pm 0 Comments

泰之進知道和這個愛惹事生非的膽小鬼說什麼都是白費。他順手叫了乘駕籠(轎子)回到了九條村的家,馬上叫阿京請個外科醫生來。

“怎麼啦?”

“我在祗園上台階的時候,摔了一跤。”

泰之進為了裝的更像,特意用手扶住了腰,像老太婆一樣。阿京也被他的樣子逗笑了。

等她手忙腳亂地準備好乾布和熱水,泰之進已經走進了房間,在動手術時也不讓阿京進房間幫忙。…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油小路的死鬥(3)

Posted on December 28, 2019 at 11:47pm 0 Comments

伊東自然知道他親弟弟那點本事,自從鈴木入隊以後就經常托付泰之進:“你就當三樹是自己的親弟弟,多照顧他一下。”他們是江戶時代以來的老朋友。

“三腳貓”的三樹三郎現在就走在泰之進不遠的前方,腳都站不穩了。

這時對面走過來三個武士打扮的人,看上去好像是日本西部的脫藩武士。人沒到,滿身的酒氣就飄了過來,看樣子剛賞花回來,喝得不少。

三樹三郎跌跌沖沖地迎了上去,正好和左面的一個武士撞了個正著。

“無理者(沒禮貌的人)!”…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