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Sindumin
  • Passion for Style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ili 河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情海浮沈也要有骨氣

太愛一個人,是沒有尊嚴可言的。太愛一個不愛你的人,則犯賤——但只要你願意,所有局外人的目光、閑言、非議、嘲笑、攻擊、瞧不起——,都可以不理。因為你是用家,他們不是。不愛一個人,但眷戀那個人的物質、名利、權勢、甜頭,就是沒骨氣。情場上的男女,也需要一點骨氣。吃軟飯的男人,終於表白不愛那給他軟飯吃的女人了。好!——大家等待他一手砸掉那碗軟飯,然後傲然而起,推座他去,道:"我一分錢也不要,只要自由身!"大家喝彩。這才是有骨氣的男人呀。可惜,拖拖拉拉,難看。世上同道中人,引為鑒戒。下次演出好些。要不軟到底,要不硬起來——吃曹操的飯,辦劉備的事,倒是想的美。受照顧的女人,被冷落的後宮,富豪不瞅不睬,還避開三丈遠,拒諸門外。青春少女,何必千方百計半裸自殺求同情?死給他看,他也不要看。這是不自愛。一個人起碼要自愛,才活得硬朗和開心。"骨氣"其實是一種奢侈品,常敵不過一切"實實在在"的東西,這點,大家無話可說。所以,我們敬佩情海浮沈中一切自重、自主、自立的男女。偶然,還是有的。See More
8 hours ago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六菖十菊

我們不再喜歡的人,不愛之物,或曾經有用,今天不需要,擺在一處也礙眼,礙手礙腳的,稱之"秋後扇"。棄之不可惜。也有"鳥盡弓藏"、"兔死狗烹"。較雄性。"秋扇見捐"多是女人自憐自怨自艾之語,十分軟弱。其實女人一旦拋棄一個男人,還把他當"冬扇"呢。"冬扇"比"秋扇更惹嫌,下場更悲慘。因為女人更狠。另一不合時宜之極的是"夏爐"——雖然我們可以在夏天大開冷氣刷羊肉,暖花雕喝。但若沒有空調,打死不幹。在日本買了一批掌中書,手掌大小,是角川mini文庫出版。其一是新編《現代言語——四字熟語》。大部分偷師自中國,改頭換面;小部分具和風,民族特色。有"夏爐冬扇"之語,同義的是"六菖十菊"。即"六日之菖蒲,十日之菊"。因為日本節分,五月五日(那是他們新曆端午)必要擺插菖蒲花,六日就不要了。九月九日的菊花,到了十日已過氣,因為重陽已去——節日之花得"及時","應節",一夜之間已作廢。多絕情。"春風駘蕩"、"心猿意馬",這些是中國的成語。而"支離滅裂"、"激突暴狂",則是日本的熟語。"成熟"度不同。See More
Tuesda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情場猶太人

有時我想,世上各地每天都有男女為情自殺,究竟中間有沒有猶太人?猶太人出名的精打細算、實際、吝嗇、聰明。還有把世情看得通透,誰可占他們便宜?何況要他們殉情?有人重視精神生活,但猶太人明白,只有現實最重要。愛情像果醬一樣甜,沒有麵包,光靠果醬卻是活不下去的。戀愛中,如處理蜂蜜,多少總能舐到蜜;如接近香水店,多少總會沾上香。但又如掃帚清掃地板,多少總帶髒,只會越用越髒。愛情極美妙,對刷牙、釣魚、入學試、駕駛飛機、儲蓄、投資、打球、電腦——密友直接用處,對日常生活,亦無間接用處。舉個例:忘了繳電費,被CUT電,一男一女再觸電,都不可以用來點燈。相類說法是理直氣壯的。窮過的猶太人最懂了。雖然,對很多人而言,愛情可以令人捱譏抵、抵抗疾病和寒冷、發奮上進、喜出望外。如同"實物"一樣,功效看得見,——不過,要為這個東西送命?也會走次趄。那些根本不會走次趄,絕無考慮餘地,保證不肯那麽笨的人,我們都稱他做"情場猶太人"。See More
May 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5

就在此時,出其不意地從背後傳來人聲。回頭看時,有一位姑娘,帶著個婆子站在當地。“您有什麽事嗎?”姑娘問道。一定是被沖田擋了路,進不了門。沖田從她的模樣看出,她應該是半井家的人,剛剛從外頭回來。“不,沒、沒什麽!”沖田慌慌張張地朝祗園社方向快步走開,可才走了二十來步又停住了腳。他回過身,朝門口張望。姑娘還站在那里,朝這邊看著,略有些詫異的神色。沖田低下頭,行了一禮。姑娘見這情形甚是有趣,忍不住“噗哧”一下笑了出來,趕緊正色,頷首還禮:“──請進吧。”沖田趕緊跑了回來。他對自己的荒唐舉動也不由得心生嫌惡,於是帶著一臉不高興的表情走過姑娘身邊,進了門。不過,他立即覺察到自己的失禮。姑娘正沖著他發楞呢。“我是來看病的。”沖田說。姑娘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瘦削的臉龐,下巴頦兒尖尖的;她的唇形姣好端麗。“是這樣的,請恕我冒昧打擾。會津藩公人外島機兵衛殿大概已經和先生提過我的事了吧。──我姓沖田。那個,名叫總司。”說著“名叫總司”時,沖田笑了,那笑容好像突然綻開的陽光一樣燦爛。真是個像孩子一樣的人哪。姑娘想著,眨了眨眼以示會意。姑娘名叫小悠,是半井家第二個孩子。她哥哥名字怪怪的,叫做礦太郎,據說正在大…See More
Oct 29,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4

當時實麻呂二十四歲。他一躍而起,揮刀從上斬下。沖田無意識地舉刀格開,隨著手腕這一擡高,喉頭的血再度上湧。非常不幸,在這個當口,沖田發生了大咳血。呼吸被堵住了。唇邊,嚐到了血腥的氣味。年輕人用盡僅剩的一點氣力,揮出了所謂的“無想之劍”。總司的刀自上而下,砍在實麻呂的右肩上。實麻呂被一擊斃命。同時,沖田大口地吐著血,也倒在地上昏了過去。此後數日,沖田都在隊里臥床休息。咳血的事誰也沒有告訴,只是說“那血是濺到身上的”。為了給隊士療傷,激戰的次日一早,隊里就請了會津藩的幾位外科醫生來看診。總司身上並沒有外傷。醫生們有點兒起疑。“這位的事應屬內科吧。”醫生們把了把脈,私下嘀咕著說。於是,沒作什麽其他處理,只是叫沖田服了解熱劑。看完了病,醫生們就回藩里去了。他們一定不曾料到,沖田的病是癆咳。翌日,會津藩的公人外島機兵衛前來探望傷者。臨走時招呼近藤:“近藤桑,有點事──”二人走進別室,外島悄聲道:“沖田君該不會得了癆咳吧。”在那個時代,癆咳可說是不治之症,一旦發病,連家人都會嫌棄。熟諳世理的外島機兵衛考慮到近藤身為全隊責任者的諸多不便,才特地壓低了嗓門:“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京都有位醫生擅長診這種…See More
Oct 24,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3

過了一陣,近藤和土方就淡忘了此事。這並非二人薄情的緣故。畢竟對於這二位百擊不倒的人而言,神經還沒那麽細致,不至於為別人的病苦口婆心反覆念叨到那般程度。倘若此時有阿光在側,想必她即便是哭著求著也一定會把總司拽去就診的。二沖田總司的病情突然惡化,是在元治元年六月五日,池田屋之戰的那個夜晚。當晚,在土方率領的別動隊到達現場之前,池田屋的土間(房屋底層未鋪設地板的土地的房間)、二樓、院子里,新選組只有近藤、沖田、永倉、藤堂和近藤周平(板倉侯的私生子,當時被近藤收作義子,時年十七歲)五人闖入。這五人以寡敵眾,浴血奮戰。周平年紀尚輕,充不了戰力,沒過多久手里的長槍就折了,只好退出屋外;藤堂傷了二、三個人之後,額頭上挨了一下,昏了過去。因此,在激戰之初,要說實際的戰力,二樓有近藤和永倉,樓下則只有沖田總司一個人而已。沖田常以平青眼(青眼指劍道中的中段姿勢,劍尖指向對方眼睛;平青眼的劍身更接近水平位置)起式。這是種頗有難度的劍法,刀尖略為下垂,微向右傾。由此姿勢往下一按,接下敵人的刀,旋即以電光石火之速朝上揮刀、斬下。年輕人的劍技是如此出神入化,讓人覺得敵人幾乎是被吸引到他刀下來挨斬的。在開闊的土間可…See More
Oct 23,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9)

當他們趕到池田屋門前,近藤立即命令原田佐之助、谷三十郎把住門口。“跟我殺進去的有──”近藤用下巴指了指沖田總司、藤堂平助、永倉新八、近藤周平,加上他自己一共五個人。除了近藤的養子周平之外,其他人都是隊里數一數二的劍客,他們的服裝都是清一色的橫染淺黃底子衣服,臂上套著袖標,外罩特制的羽織,顯得殺氣騰騰的。來到池田屋時,近藤先走到山崎的緊閉的窗前,低聲問了幾句。已經等得焦躁不堪的山崎立刻打開了大門,便招呼大家進門,一邊向近藤匯報:“不逞之徒共二十餘人,全都集中在二樓。”“您辛苦了,老板哪?”近藤看了看周圍,大叫:“我們是會津中將麾下新選組,現有上命在身,多有得罪啦!”話音未落,近藤就從台階躥上了底樓,又從底樓一個箭步躥上樓梯,兩三步就跳到了二樓。這時他亮出了刀──後世大大有名的二尺三寸五分的虎徹。一上二樓,他就和毫無防備的土佐脫藩浪人北添吉磨,打了個照面。近藤毫不客氣地一刀砍了上去。“哇!”一聲慘叫,重重倒地的聲音讓在房間里,圍坐一團酒興正高的浪人嚇了一大跳,幾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諸君,好像是壬生那幫人!”長州的吉田撚磨異常平靜地拔出了腰刀,只見他,不慌不忙地躲開了藤堂平助砍過來的刀鋒…See More
Oct 20,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2

在此之前,沖田的母親也已亡故。可以推知,他們二人都死於癆咳。總司由姐姐阿光撫養長大,九歲時正式入了近藤周助門下作弟子。阿光嫁給沖田林太郎為妻。據說她是日野宿廣受好評的美人。總司剛懂事,阿光就和丈夫一起回到娘家,擔起了扶老攜幼的責任。阿光夫婦倆為人穩重,在近鄉的百姓中頗得好評,被親切地稱為“浪人先生之家”。沖田家沿襲了白河藩士的遺風,不曾沾染日野一帶亂七八糟的風氣,也許這一點更令人心生敬愛吧。阿光的夫婿林太郎來自擔任八王子千人同心(注:幕臣中的一個小職位)之役的井上松五郎家,那也是新選組的同伴井上源三郎的本家。由此可見,這幾人之間的關係實在是紛繁密切。總之,作為新選組核心的近藤、土方、沖田、井上四人不但都來自日野周邊地區,更在某種形式上結成了或遠或近的親戚關係。因此,按照武州的風俗成為“結拜兄弟”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沖田與同志們一起從江戶出發時,姐姐阿光親自來到道場。“總司就托付給二位了。”阿光將纖細的手指合在一起,誠懇地向近藤和土方求告。作為總司的姐姐,看到面容仍未脫盡童稚之氣的總司要獨自一人背井離鄉上京去,實在是擔心得不得了。當著近藤、土方的面,阿光鄭重其事地拉起總司的手,諄諄叮囑:─…See More
Oct 17,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1

一(總司的咳嗽,不大對勁。)土方開始注意這件事,是在“文久”改元“元治”這年的三月。這一年,山澗里遲開的櫻花都已謝了,沒料想大清早又出現霜降,京畿的氣候一直不太正常。土方試著和近藤談及此事。“你說說看,他是怎麽個咳法的?”“這麽說吧。捉一隻蝴蝶,這樣合起手來把它包在掌心里,它就會‘啪噠啪噠’地撲翅膀。總司的咳嗽就是這樣的。”“蝴蝶?”“不,我只是打個比方。”“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這種表達方式對近藤的思維而言並不合適。近藤想像力匱乏,正因為如此,他常對自己或他人的未來持樂觀的態度。而副長土方作為出身田舍的劍士,想像力卻豐富的過了頭。除了能吟上幾首不怎麽地的俳句,他也能從隻字片語之間覺察別人心情的動向。然而也正是拜其所賜,與近藤相比,土方總是從陰暗面預想事物的未來。這一次果然也不例外。“不好說,近藤桑,那家夥搞不好是得了癆咳(肺結核)啊。”“胡說。要說咳嗽,我也有啊。”“那種咳嗽和你的不一樣。”“你想得太多了。那家夥的咳嗽是老毛病,打小兒就有了。”近藤未予理會。那個活潑開朗的沖田總司會得癆咳,根本無法想像。他只是說:“行了,不管怎麽說,有好醫生的話,叫他去看一看好了。”近藤也好土方也好,都…See More
Oct 16,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8)

近藤聽到這個消息非常開心,“山崎君,你幹得真不錯!在我們進行進攻之前,你還要在池田屋觀察一下情況的發展。”山崎很快回到了旅館,他的藥箱里裝的已經不是丸散膏丹了,而是鋒利的大小刀,厚重的鎧甲,他決定在大隊人馬來時,合兵一處,大殺一氣。“我一定要把忠兵衛砍了!”山崎現在滿腦子就是這個。近藤交給山崎的任務,也可以說是無巧不成書。在一百多年前元祿時代那次覆仇行動中,忠兵衛的先祖大高源吾也被委任了同樣的任務。大石內藏助命令大高源吾偽裝成吳服店的店員,隱姓埋名,千方百計尋找機會接近主君的仇人。終於在元祿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大高掌握了仇人的行蹤,確定了仇人在某個時刻,必定在家里睡大覺。就是因為這個情報,大石內藏助確定了最終覆仇的時間。現在山崎正在做著大高忠兵衛的曾祖一樣的工作,唯一的區別就是大高源吾偽裝成賣吳服的,山崎打扮成賣藥的。元治元年六月五日,山崎在池田屋的臥房內等待太陽下山。這天正好是京都有名的祗園祭,天一黑在四條大街周邊擺滿了花燈,到處響著熱鬧的祗園囃子(日本音樂名稱)。隨著這些熱鬧的音樂,從天黑之前看上去像浪人的各色人等就陸陸續續走進了池田屋。山崎掐指一算一共有二十多人,以他看來所有的人…See More
Oct 4,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7)

五自此之後的山崎隔三差五在京都殺人。新選組隊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殺人,但是在這個殺人集團內,誰都沒有山崎這麽努力。他不僅斬殺非法的武士,還要負責隊內監察,偵查工作。他對隊內的違規活動處罰非常嚴厲,如果發現了針對近藤進行謀反活動的隊員,他會絲毫不留餘地進行處罰的。山崎在元治元年六月池田屋事變中更是可圈可點。這個事變並不是突如其來的,在事件發生前一個月前,京都就變得“黑雲壓境城欲摧”了。當時有個傳言甚囂塵上:長州藩要挾持天子到萩、或是山口,把那里當作天皇的“行在”,並以此為顛覆國家輿論宣傳據點,一舉實現尊王攘夷的目標。說這是傳言也不對,因為確實有很多長州人,長州系浪人已經化妝潛入京都。京都守護松平容保很早就得到了諜報,他招來近藤和土方命令他們:“你們給我好好整頓一下。”近藤和土方很清楚,這對新選組是個絕好的立功機會。他立刻將負責偵查的隊員布置在市內各處,秘密進行偵查。山崎還是那麽賣力,他打扮成賣藥的商販進行打探。他的偵探方法非常特別,首先他到大阪天滿的船宿(水上旅館)購買了大量的藥品,老板對這樣的客人自然非常殷勤。山崎順勢要求他寫份介紹信給京都三條小橋的池田屋,要老板說他是老板的老客戶,托池…See More
Sep 29,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6)

四山崎蒸加入新選組之後,沒過幾個月就被提拔成了副長助勤(中隊長)。他主要負責監察、偵探,對他的提拔在新選組屬於異例。關於山崎被提拔的理由,昭和三年,子母寬澤采訪八木為三郎時,記錄了以下的內容:“山崎和林都是大阪出身,他對那里的商業和地理都非常熟悉,更妙的是他對那里的有錢人的底細都非常理解。”換成現在的話就是大阪的“財界通”,如果隊伍里出現了軍費周轉不靈的情況,就由山崎帶著高級幹部到大阪去籌款。“他們一去,也不知道會籌多少錢回來。但是經常聽見他和他父親說:‘我到大阪又賺了一票。’一般隊員都在傳:‘山崎助勤是大阪有錢人家的孩子,他可真有本事。’他雖然是從一般隊員爬上來的,但是他做的最成功的就是靠介紹有錢人起家的。大概那年他三十二三歲,身材高大,皮膚黑黑的,是個少言寡語的人。”山崎不是個才子。新選組的才子基本上都被近藤、土方殺盡了,山南敬助、伊東甲子太郎就是最好的例子。近藤喜歡那些土里土氣的農村正直的青年,不喜歡都會里的才子型的武士,或者說懼怕更合適。山崎雖然是大阪市民階層出身,但是渾身土氣。近藤每次看見他總是笑瞇瞇地說:“山崎君,山崎君。”對他格外關懷照顧,山崎從小就是個“姥姥不疼,舅舅不…See More
Sep 27,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5)

山崎現在是堂堂正正的新選組的隊員了。山崎還不知道,忠兵衛和他的內兄林田藩士大高又次郎重秋,很早就和長州的過激派互通款曲。他藉著具足師的名頭,奔波於各個藩之間,並藉著這個機會推銷倒幕攘夷的理論。但是去年八月份,事情一下子產生了變化。一直以來,掌握京都政局的激進攘夷派的巨魁長州藩,在八月十八日的政變中一下子被驅逐出了京都。長州藩擁立著傾向於長州的七位公卿回了長州藩。長州藩一下子變成了幕府的敵人,說句文詞就是“朝敵”。不久之後,京都、江戶、大阪的長州藩擁有的藩邸都被沒收,潛伏在京都大阪的志士被新選組、見回組當成耗子一樣攆。這個時期桂小五郎也只能打扮成討飯的在京都茍延殘喘。大高也屬於長州浪人團的一員,自然只能夾著尾巴做人了。山崎到道場來給師傅拜年的這會,正是他剛離開京都,潛伏道場,每天過著風聲鶴唳的日子。他自然而然地把山崎當成了探子。山崎一點不知道道場里屋發生的事情。他被晾了半天,終於冷得受不了,站了起來。“媽的,為什麽不讓我進客廳!”滿腔的怒氣加上受了冷,他肚子開始不舒服了。山崎知道後院有個露天廁所,客廳里有兩個。但是師傅規定徒弟不能使用客廳里的廁所。“我現在不是老師的徒弟了,我也算是會津中…See More
Sep 21,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4)

三文久三年的晚秋,已經成為新選組正式成員的山崎,回到了在高麗橋的老家探親。雖然他很久不曾回家,但父親一看到他,也沒有問寒問暖,而是非常意外地告訴他:“那位有名的具足師又去了你(常去)的道場。不過,現在他已經回京都了。”父親說完臉上顯出輕松的笑容,好像在說“他不在大阪才好!”。但那種表情只是曇花一現,他立刻又焦慮不安地問山崎:“那個人出身是播州?”“嗯。”“他長得什麽樣?”山崎詳細說了一遍,父親的面色越來越凝重。“這個叫大高的難道是赤穗四十七名刺客中大高源武郎的子孫?”父親咬牙切齒地說道。父親告訴他,大高這麽受別人推崇,要從一百六十年前說起。那年是元祿十五年,這年發生了歷史上的一件大事,那就是赤穗浪士沖入吉良的府第,為主公報仇的事件。雖然這四十七名刺客得到了道義上和輿論的支持,但是幕府最後還是命令他們切腹自殺。大石內藏助的次子吉千代為首,他們的子嗣共十九人全部或被處以流放、或被托管給遠親嚴加看管。不過六年之後的寶永六年正月,所有人都被赦免了。這幫人雖然是刑餘之人,但是藉著父輩的“牌頭”,他們受到了各地藩鎮熱烈的歡迎,他們爭先恐後地將這些人招入自己的麾下。大高源吾沒有子嗣,經過家族會議,決…See More
Sep 19,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3)

船很快駛離了河中央,到岸之後,山崎非常麻利拿過根船篙,往河里一插,躍上了河岸。山崎憤憤地朝著那艘船大喊:“有種過來啊,大爺等著你。”這下可把船上的武士惹毛了,只見那艘船飛快地朝岸邊駛來,沒等船靠穩,船上飛下一個人影,揮著刀就往河岸上跳。等他腳尖剛沾到岸邊的石階,山崎手中的竹竿橫著就朝他的面門掃了過來。那人的鼻梁被打斷了,連哼都沒哼一聲,就一頭栽進了河中。山崎到底是學過棍法的。當眼前的男人跌落水中,他就揮舞手中的竹竿,一下子頂住了男人的背部,用力把他撳入水中,只見山崎手中的竹竿左右翻騰,不讓那個溺水的男人浮出水面。竹竿就如同一條螞蟥緊緊咬住了男人的屁股,拚命把他往水底摁,剛開始武士還拚命掙紮,但是不久之後,四肢就不聽指揮了,隨竹竿在上下浮動了。當船上的人反應過來,大叫“死人啦!”的時候,山崎已經悄悄地沿著峰須賀藩藩邸的石墻之間的小路,一溜煙跑回家了。山崎並沒有想致對手於死地,山崎只是用竹竿把他給捅背過氣了。對動手向來不留情面的山崎來說,這次真是已經手下留情了。翌日,山崎一到道場,發現昨天勸架的那個武士大高忠兵衛,已經來到了道場。山崎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情況嚇了一大跳。山崎心想:“露餡了?”還…See More
Sep 14,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2)

又助非常愉快地把這件事告訴了他父親。“我不能告訴你曾祖父的姓氏!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們老祖宗出身在山城國的山崎村,你就起個山崎吧。名字的話──就從嵯峨源氏的家姓里隨便取個字好了。”又助按照父親的意思給自己起名山崎蒸,他很高興的把這個名字告訴老師。老師似笑非笑,充滿鄙夷地說:“為什麽不起奧野?”“奧野?”“你要是不喜歡這個名字,我不強求。我想你爸爸大概喜歡這個名字吧?”看著師傅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山崎猜測他知道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情。不止他師傅,道場里所有的人好像都知道山崎這個姓後面的故事,就是因為知道這個故事,所以大家顯得更加討厭山崎蒸了。二山崎蒸名字剛上了目錄不久,就遇見了他生命中的宿敵,播州鄉士大高忠兵衛。這天天氣非常悶熱,山崎傍晚時分在難波橋下僱了一條船,開往土佐堀川。他在船頭下了網,打起來些小魚,在船里烤著下酒。說實話,山崎這時囊中羞澀,沒錢“叫條子”,只能自己一個人買醉了。船行至阿波峰須賀藩的倉庫後面,只聽見對面飄來陣陣弦歌。對面的船上座著五個武士,五個藝妓。聽著武士說的方言,山崎猜他們是長州藩一派的。大多數人都喝的爛醉如泥,只有正襟危坐在主席的一個武士,微笑著看著大家。那人長得…See More
Sep 10, 2023

等河水退去's Blog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情場猶太人

Posted on May 2, 2024 at 4:30pm 0 Comments

有時我想,世上各地每天都有男女為情自殺,究竟中間有沒有猶太人?

猶太人出名的精打細算、實際、吝嗇、聰明。還有把世情看得通透,誰可占他們便宜?何況要他們殉情?

有人重視精神生活,但猶太人明白,只有現實最重要。愛情像果醬一樣甜,沒有麵包,光靠果醬卻是活不下去的。

戀愛中,如處理蜂蜜,多少總能舐到蜜;如接近香水店,多少總會沾上香。但又如掃帚清掃地板,多少總帶髒,只會越用越髒。

愛情極美妙,對刷牙、釣魚、入學試、駕駛飛機、儲蓄、投資、打球、電腦——密友直接用處,對日常生活,亦無間接用處。…

Continue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情海浮沈也要有骨氣

Posted on April 22, 2024 at 4:30pm 0 Comments

太愛一個人,是沒有尊嚴可言的。

太愛一個不愛你的人,則犯賤——但只要你願意,所有局外人的目光、閑言、非議、嘲笑、攻擊、瞧不起——,都可以不理。因為你是用家,他們不是。

不愛一個人,但眷戀那個人的物質、名利、權勢、甜頭,就是沒骨氣。

情場上的男女,也需要一點骨氣。

吃軟飯的男人,終於表白不愛那給他軟飯吃的女人了。好!——大家等待他一手砸掉那碗軟飯,然後傲然而起,推座他去,道:"我一分錢也不要,只要自由身!"大家喝彩。這才是有骨氣的男人呀。…

Continue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六菖十菊

Posted on April 19, 2024 at 11:30am 0 Comments

我們不再喜歡的人,不愛之物,或曾經有用,今天不需要,擺在一處也礙眼,礙手礙腳的,稱之"秋後扇"。棄之不可惜。

也有"鳥盡弓藏"、"兔死狗烹"。較雄性。"秋扇見捐"多是女人自憐自怨自艾之語,十分軟弱。

其實女人一旦拋棄一個男人,還把他當"冬扇"呢。"冬扇"比"秋扇更惹嫌,下場更悲慘。因為女人更狠。

另一不合時宜之極的是"夏爐"——雖然我們可以在夏天大開冷氣刷羊肉,暖花雕喝。但若沒有空調,打死不幹。…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5

Posted on October 13, 2023 at 11:08pm 0 Comments

就在此時,出其不意地從背後傳來人聲。回頭看時,有一位姑娘,帶著個婆子站在當地。

“您有什麽事嗎?”

姑娘問道。一定是被沖田擋了路,進不了門。沖田從她的模樣看出,她應該是半井家的人,剛剛從外頭回來。

“不,沒、沒什麽!”

沖田慌慌張張地朝祗園社方向快步走開,可才走了二十來步又停住了腳。他回過身,朝門口張望。

姑娘還站在那里,朝這邊看著,略有些詫異的神色。…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