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詞過度
  • Male
  • Jarkata
  • Indone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字詞過度's Friends

  • INGENIUM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ucun estutum
  • Zenkov

Gifts Received

Gift

字詞過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字詞過度's Page

Latest Activity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6)

德勒茲:差異與重複,求新的哲學 就拿RG的這部品酒機來說,最左邊的人-機聚合體顯得異樣,而其中最為異樣和荒謬的「部件」-「部分」當然是那部千斤頂。而「引入」千斤頂這個操作至少有兩個明顯的荒謬之處:一是「力」的不協調的、誇張的「放大」,即本來可以用最小的力輕易完成的動作(舉起杯子)現在要花費遠為巨大的能量(比如抬起汽車);二是由此產生的時間的誇張的「放大」,論者曾談及RG作品中的時間壓縮(compressed…See More
Feb 4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5)

「部分客體」(partial object)不再僅僅作為將「衝動」導向一個最終「整體」的中間階段,而是成為一個能量散佈的中轉點。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們確實不再是中間性的,次要的,而倒是成為能量生成運動的初始點和關鍵環節。「流」不再是盲目的、本能式的衝動,相反,在其中已然有「方向和結構」,或更確切地說,「流」不再指向一個本體意義上的「始源」或「始基」,相反,它已然經歷了種種「綜合」的操作。簡言之,「流」已然是「產品」(produit)。 不妨就先從RG的這幅作品 Automatic Liquor Tester 入手吧。                                                                                                  Automatic…See More
Feb 3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4)

但如果這樣看來,RG筆下的那些機器「發明」並不符合「荒謬」機器的標準。因為無論它們怎樣異想天開,怎樣複雜得讓人發笑甚或發狂,它們最終仍能實現其預期的「目的」。用RG自己的話來說,他想表現的是「以最大的努力來實現最小的結果。」結果之「小」在於它們通常總是實現著最為通常的目的,比如吃飯,喝水,寄信,乃至趕走老鼠,等等,而這與我們通常與「機器」或「發明」關聯在一起的那些「宏偉的」形象似乎大相徑庭(我們常常會用「偉大」,「進步」,「革命」,「劃時代」這樣的宏大詞語來稱呼這樣的「發明」)。而之所以RG採用這樣的手法,或許有揶揄的成分,但或許更是出於讚頌甚或「炫耀」(讚頌人的大腦在機械構造方面所展現出的巧奪天工和無所不能)。但結合他的作品,我們覺察的一點倒是,結果之「小」往往是意在反襯、突出努力之「大」,即通過「目的」和「功能」之平凡化、通常化(「降格」)來引導讀者更為關注創作者在機器「構造」方面所花費的心血和精力。這正是我們上面所說的重心的轉換(從「功能」轉向「構造」)。因而,品味RG的享有盛譽的「發明」系列作品,關鍵並不僅僅是得出「它們能行」(they…See More
Jan 31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3)

2.「連接」作為欲望-機器的初始「生產」:Rube Goldberg欲望-機器的第一重運作正是「連接」。那就讓我們先結合L'Anti-Oedipe的相關文本來深入理解「連接」的運作。「連接」涉及到兩個相關環節,一是「流」(flux),二是對流所進行的「斷」(couper, trancher)的操作。何為「流」?無非指的是質料(hyle)意義上的連續的物質流和能量流。「斷」,亦非從根本上的割斷或截斷,而已經是一種「連」的運作(connect-I-cut):將「流」與「部分客體」(l’objet partiel)或「客體的碎片」連接在一起。比如L'Anti-Oedipe文本中屢次提到的「奶」之流與對其進行抽取、截取的「斷」的操作的「嘴」(作為身體的一個「部分」性的「器官」)。D&G也因而將「流」和「斷」這兩個環節稱為「能量-機器」(machine-énergie)與「器官-機器」(machine-organe)。從而此種「……®流®斷®流®斷……」的運作就形成為一個持續進行、不可遏制的序列:「接著,接著,接著……(《et puis, et puis, et…See More
Jan 8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2)

那麼,又如何進一步在「欲望」-「機器」的意義上理解此種遍在、潛在的「連接-運動」呢?「存在著欲望,也即,並非僅僅是功能,而是構型(formation)與自創生(autopro-duction)?」 這裡,D&G明確提示,必須基於「機械」和「機器」之間的基本區分來真正理解欲望的本性。顯然,「機械」偏向於「結構」與「功能」,著重於「先在的」(préalable,préformé)「秩序」(或「穩定的形式」(formes…See More
Jan 3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1)

緣起:何為「欲望」-「機器」這篇論文主要試圖對「欲望-機器」(les machines désirantes)這個D&G(即德勒茲&瓜塔里,下同)晚期的重要概念進行所謂的「拓展性詮釋」:即置換其原來的精神分析的語境,進而將其置於更為開放的藝術創造的領域之中。對這一運作,D&G在文本之中或許已然有所暗示。沉迷於L’Anti-Oedipe(《反伊底帕斯》)文本中的讀者會發現,其實其中最吸引人的段落,並非是那些往往過於繁冗枯燥的對經典精神分析的批駁,而恰恰是那些零星閃現的對欲望-機器進行藝術表現的案例。 就「欲望機器」這個概念而言,首先值得關注的應該是「欲望」這個修飾詞。為了不將機器簡單地理解為有形之物,甚而還原性地理解為「機械」(mécanism),最為關鍵地就是要從「欲望」的生成、運動之中去重新理解「機器」的運作樣態。那麼,如何理解「機器」和「欲望」之間的真正關聯呢?  …See More
Jan 2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北島《失敗之書》午夜之門(7)

說起自殺爆炸。他說五十起事件都是住在西岸的人幹的,因為加沙人根本出不去。而在這里很難接近定居點。當然也還是有玩命的。他認識個巴勒斯坦小夥子,剛結婚不久就這麼結束了。我們到海濱的一家旅館歇腳。我和布萊頓明天一早要坐飛機離開,今晚必須趕到特拉維夫,在那兒的旅館過夜。雷拉說好,晚上十點半找人開車把我們送過去。代表團的其他成員還要在以色列待兩天,和當地作家及反戰組織的人見面。我和布萊頓都累了,相約到樓下酒吧喝一杯。酒吧空蕩蕩的。問侍者,他說不賣酒,因為Intifada。我不懂。布萊頓告訴我這詞專指巴勒斯坦人的反抗運動。沒轍,我們去敲羅素的門,他還剩半瓶上好的蘇格蘭威士忌。他房間的窗戶面對地中海。天色陰沈,海水呈灰黑色,卷起層層白浪。二十分鐘後,我們在樓下集合,步行到附近的巴勒斯坦人權中心辦公室,舉行新聞發佈會。薩爾馬戈再次成為采訪的焦點。他用法文說,有人不喜歡我使用這樣或那樣的詞,但無論如何我們得承認,這是反人類的罪行。隨後是加沙的巴勒斯坦作家座談。大概蘇格蘭威士忌起作用了,羅素一反他的審慎,激動地說:“我大半輩子都是在錯誤的地點和時間中度過的,但這回我是選對了地點和時間……”巴勒斯坦作家幾乎…See More
Sep 10, 2019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北島《失敗之書》午夜之門(6)

車轉彎,沿海邊道路行進。藍天白浪綠樹,總算讓人喘口氣。羅基告訴我們,前不久一個西班牙代表團來訪,被他們地中海鄰居的赤貧嚇壞了。以色列掌有制海權,巴勒斯坦漁民只能在六公里以內的海面打魚。經過一片草莓地。羅基說,很多歐洲人吃的是加沙的草莓,但他們根本不知道。因為加沙的草莓得先運到以色列,在那兒包裝並貼上他們的商標再出口。更甚至的是,連加沙的地下水也被以色列人抽走,再用管道輸送回來,賣給加沙的巴勒斯坦人。這種剝削倒是赤裸裸的,不用藏著掖著,準讓全世界的資本家眼饞。我們來到海邊一個以色列定居點附近。這就像剛打過仗。道路坑窪,周圍建築大都被摧毀,廢墟上彈痕累累。高墻圍住的定居點有炮樓守望。這是加沙十九個定居點之一。羅基告訴我們,僅在這個路口,就有八十多人在抗議示威時死在槍口下,多是青少年。加沙與西岸不同,被以色列鐵絲網團團圍住。依我看,除了經濟上壓榨,就是讓巴勒斯坦人自生自滅。他們不僅沒有出入加沙的自由,甚至連在自己土地上旅行也受到嚴格限制。如果說加沙是大監獄,那麼這些定居點就是小監獄,是監獄中的監獄,被仇恨團團圍住。猶太移民根本不可能和本地人接觸,出入都靠軍車護駕。到底什麼人願意搬到這兒來住?…See More
Sep 9, 2019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北島《失敗之書》午夜之門(5)

會見大約一小時,超過了原定的時間,內閣會議不得不推遲了。阿拉法特和大家一一合影。他又跑來跑去,拿來二○○○年伯利恒(Bethlehem)巴勒斯坦發展計劃的畫冊和紀念章分送給每個人。布萊頓請他在畫冊上簽名。臨走,調皮的布萊頓走近阿拉法特的辦公桌,衛隊長想攔住他,他閃身偷走了桌上的一塊巧克力,放進嘴里。晚八點,我們在拉馬拉阿爾-卡薩巴(Al-Kasaba)劇院和巴勒斯坦詩人一起舉辦朗誦會,下面擠滿了聽眾。有人告訴我,由於圍困,好久都沒有搞這樣的文化活動了。首先由達維什朗誦。從臺下會心的贊嘆聲中,能感到他是巴勒斯坦人的驕傲。他的詩讓我想起已故的以色列詩人阿米海(Yehuda Amichai),十二年前我在耶路撒冷詩歌節上見到過他。他們倆的詩中居然有某種相似的音調:在詞語中的孤寂狀態,與現實的無奈和疏離,對大眾喧囂的畏懼,試圖以自嘲維護的一點點最後的尊嚴。我不知道他倆是否見過面,也許這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若兩個民族都能真正傾聽他們的詩人就好了。就像帕斯所說的,詩歌是宗教和革命以外的第三種聲音。這聲音,並不能真正消除仇恨,或許多少能起到某種緩解作用。 就在今夜,詩歌在突破仇恨話語的圍困。…See More
Jul 30, 2019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北島《失敗之書》午夜之門(4)

路的另一端擠滿了人和出租車。大學及三十多個村莊與拉馬拉隔開,諸多不便,倒是給出租車和小販帶來了生意。塵土飛揚,人們大叫大喊,脾氣暴躁。有個小販背著個一人多高的銅壺,壺嘴拐八道彎。像個高深莫測的樂器。只見他一拱肩膀一扭腰,飲料就音樂般流出來。他免費送給我們頭頭羅素一杯。我也跟著嘗了口,像冰鎮酸梅湯,心定了許多。我們下了出租車,穿過校園。這和世界上別的大學沒什麽兩樣。學生們三五成群在聊天,享受午後的陽光。女學生似乎很開放,都不帶蒙面紗巾。伯爾澤特大學是第一所巴勒斯坦高等院校。初建於一九二四年,那時只不過是個小學,逐漸升級,直到七十年代中期才成為正規大學。這些年來,有十五個大學生在遊行示威中被殺害。以色列當局經常強行關閉大學,自七九年到八二年,百分之六十一的時間是被關閉的。最後一次是八八年一月,關閉了長達十五個月之久。在此期間,校方秘密在校外組織臨時學習小組。即使如此,很多學生要花十年工夫才能完成四年的學業。可惜沒邀請學生代表參加,午餐會有些沈悶。校長致歡迎詞。羅素談到校際之間,比如與他任教的普林斯頓大學合作的可能。一位教授告訴我,因為圍困,很多學生晚上就睡在教室。我溜出來在樓里轉悠。大廳陳…See More
Apr 30, 2019
字詞過度 posted a blog post

北島《失敗之書》午夜之門(3)

吃早飯時遇見西班牙的胡安和意大利的文森佐,還有一位巴勒斯坦教授。胡安問我要不要跟他們到市中心轉轉。胡安住在摩羅哥,會講一點兒阿拉伯語。他寫的是那種實驗性小說,同時熱衷於社會活動,是那種典型的“公共知識分子”(public…See More
Apr 11, 2019

字詞過度's Blog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6)

Posted on February 3, 2020 at 9:44am 0 Comments

德勒茲:差異與重複,求新的哲學 

就拿RG的這部品酒機來說,最左邊的人-機聚合體顯得異樣,而其中最為異樣和荒謬的「部件」-「部分」當然是那部千斤頂。而「引入」千斤頂這個操作至少有兩個明顯的荒謬之處:一是「力」的不協調的、誇張的「放大」,即本來可以用最小的力輕易完成的動作(舉起杯子)現在要花費遠為巨大的能量(比如抬起汽車);二是由此產生的時間的誇張的「放大」,論者曾談及RG作品中的時間壓縮(compressed…

Continue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5)

Posted on January 30, 2020 at 6:04pm 0 Comments

「部分客體」(partial object)不再僅僅作為將「衝動」導向一個最終「整體」的中間階段,而是成為一個能量散佈的中轉點。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們確實不再是中間性的,次要的,而倒是成為能量生成運動的初始點和關鍵環節。「流」不再是盲目的、本能式的衝動,相反,在其中已然有「方向和結構」,或更確切地說,「流」不再指向一個本體意義上的「始源」或「始基」,相反,它已然經歷了種種「綜合」的操作。簡言之,「流」已然是「產品」(produit)。 

不妨就先從RG的這幅作品 Automatic Liquor Tester 入手吧。…

Continue

姜宇輝·德勒茲的欲望-機器是什麼:從RUBE GOLDBERG的漫畫說起(3)

Posted on January 8, 2020 at 10:30am 0 Comments

2.「連接」作為欲望-機器的初始「生產」:Rube Goldberg

欲望-機器的第一重運作正是「連接」。那就讓我們先結合L'Anti-Oedipe的相關文本來深入理解「連接」的運作。「連接」涉及到兩個相關環節,一是「流」(flux),二是對流所進行的「斷」(couper, trancher)的操作。何為「流」?無非指的是質料(hyle)意義上的連續的物質流和能量流。「斷」,亦非從根本上的割斷或截斷,而已經是一種「連」的運作…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