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
  • Male
  • 柔佛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說好不准跳's Friends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Poèmes lieu
  • 三演 義國
  • Lim Yong Xin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INZHU Інжу
  • Ra Zola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Gifts Received

Gift

說好不准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說好不准跳'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7)

天亮的時候,他們睡著了,她仍然是個處子,但做處子的時間不會很長了。果然,第二天夜里,在加勒比海的湛藍的天空下,他教她跳過維也納華爾茲舞之後,等他上完廁所回到艙房一看,她已經脫了衣服在床上等他了。是她採取了主動,毫不膽怯,毫無痛苦地懷著在深海里做愛的喜悅把自己交給了他。 他們在歐洲住了十六個月,以巴黎為基地,不時到鄰國去作短暫旅行。在這期間,他們每天都做魚水之歡,在冬季的禮拜日里,一天還不止一次,躺在床上調笑嬉戲直到開午飯。他是個精力充沛的男人,而且訓練有素,她呢,生來就是個不甘落後的女人,於是他們不得不贊同兩人在床上的本事是半斤八兩不分輕重。經過三個月熱火朝天的夫妻生活之後,他明白了,兩個人有一個是沒有生育能力的,兩人都到他當過住院醫生的薩爾佩特列雷醫院去做過認真的檢查。那是件艱苦然而又是勞而無功的事情。可是,在他們沒想到的時候,在沒有採取任何科學措施的情況下,奇跡發生了。第二年年底,他們回到家裏的時候,費爾米納已經懷有六個月身孕,她認為自己是普天之下最幸福的女人。兩人朝思暮想的兒子,在一個黃道吉日順利地降生了,為了紀念死於霍亂的祖父,給他取了個和祖父相同的名字。 無從知道,究竟是歐洲…See More
yesterday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6)

幸而,出乎意料的情況和丈夫的諒解使她頭三夜沒有經受痛苦。神靈暗依。遠洋總公司那艘船,因加勒比海氣候不好而改變了時刻表,僅僅三天前才通知要提前二十四小時啟航,這樣一來,就不能像六個月以前確定的那樣在婚禮翌日才駛到里約阿查去,而是當夜就走。沒有一個人相信,這個變化不是婚禮上的許許多多的高雅惡作劇之一。在燈火輝煌的船上,婚禮於午夜之後結束,一個維也納樂團——它曾為約翰斯·特勞斯最新的圓舞曲舉行過首演式——為婚禮伴奏。幾位被香檳酒灌得醉醺醺的伴郎,正在詢問船上的招待員,有沒有空艙房把婚禮一直進行到巴黎時,被他們的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太太拖到了岸上。最後下船的幾位,看見洛倫桑·達薩正坐在港口酒店門前的街道上,那身華貴的衣服已經扯了個稀巴爛。他大聲嚎哭,跟阿拉伯人為死去的親人號喪一樣的號陶不止。他坐在一條臭水溝上,那汪臭水,簡直可以說是眼淚匯成的水窪。 在風急浪高的第一天夜里,在以後的風平浪靜的夜里,以至在他們漫長的夫妻生活中的任何時候,都沒有發生過費爾米納原先擔心的粗暴。第一夜,雖然輪船是艘巨艦,艙房也富麗堂皇,但完全是里約阿查輕便船上的可怖情況的再現。她的丈夫是位殷勤細心的醫生,為了安慰她,…See More
Friday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陳楨札記 2001

"陳明發·妻語 2021《記載》相遇快四十年,記得妳說的許多話。奇怪的是,有記載的,好像多數是初遇情境。後來的少了,可以理解,因為所有的用情,似乎都兜著孩子與家人轉。妳我的人生角色,都從彼此的恒星與行星,變成了日常生活事事物物的行星。更多時候,我們與事事物物都是流星,相互衝撞與爆炸。灼傷或燃亮。然後,没聲没味散落宇宙没邊際的黑暗。偶爾乍然返照或迴聲,我們相視而笑,說這就是時光。(8.1.2021)(愛墾網鄉野調查:韓國首爾上岩洞DMC文創街區)"
Jan 8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5)

換個方式說,她這樣說是不無道理的。阿里薩毀掉了她的正常夫婦的貞潔,這比毀掉童貞和寡居守志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教唆她說,如果對維持永恒的愛情有益,床上無論做什麼都算不上不道德。自從那時起,某種東西就非成為其生活的信條不可了:他讓她深信不疑,一個人降生塵世,帶來的“灰塵”是有數的,由於任何一個原因——自己的也好,他人的也好,自願的也好,被迫的也好——而不加使用,就算永遠失去了。她的功勞是,把這一切都丝毫不爽地吸收了。然而,阿里薩卻弄不明白,因為他想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她,為什麼一個本領十分有限的,而且在床上會喋喋不休地談她因丈夫去世而感到痛苦的女人,竟會受到那麼多人追求。他想起來的唯一的原因是——誰也無法否認這一點——納薩雷特的遺孀功夫不足,但溫柔有餘。隨著她逐漸擴大控制範圍,同時也是隨著他探討自己的控制範圍,試圖在另一些人的心中尋求減輕自己往昔的痛苦,他們見面逐漸少了,最後終於沒有痛苦地相互忘卻了。 那里阿里薩的第一次枕席之歡,但他並沒有像母親夢想的那樣同那個編婦穩定地結合,兩個人都借此投入了生活。阿里薩發明了一些對他這麼個人來說似乎是不可思議的方法,他寡言少語,表現靦腆,打扮得像個老古董。…See More
Jan 1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4)

他沒再到電報局去。他唯一關心的,似乎就是那些愛情故事小冊子和他母親繼續給他買的那些人民圖書館出的書籍,他躺在吊床上,一遍又一遍地閱讀,直到背熟。他問都沒問小提琴在什麼地方。他恢復了同最密切的朋友們的聯系,有時也去打彈子球,或者到大教堂廣場的拱門下邊的露天咖啡館去聊天,但再沒參加過禮拜六的舞會:沒有她,他提不起跳舞的興致未了。 就在他中止旅程返回家裏的當天上午,他得知費爾米納正在歐洲度蜜月,他的心告訴他,她將留在歐洲居住,如果不是住一輩子,也一定會住許多年。這個念頭,使他燃起了忘卻往事的第一線希望。他思念羅薩爾瓦,旁的思念越淡薄,對她的思念就越熾熱。就在這個期間,他開始蓄起鬍子來,修剪得尖尖的整整齊齊的,決意這一輩子都不再剃掉它。他的行為舉止改變了模樣,取代愛情的想法使他慌不擇路。 漸漸地,費爾米納的氣味不是那麼經常出現和濃郁了,最後僅僅留在白振子花里了。 他整天渾渾噩噩,不知道如何繼續生活下去。在奧貝索將軍發動叛亂包圍城市期間,一個戰火紛飛的晚上,遠近聞名的納薩雷特的遗孀孀魂落魄地逃到他的家裏,她的家被一發炮彈轟塌了。特蘭西托當機立斷抓住這個機會,把寡婦領進了兒子的臥室,其借口是她自己…See More
Dec 28, 2020
卡萊爾的書包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陳楨札記 2001

"陳明發《次文化·軟訴求》 引用流行曲這種次文化(Sub Culture)的軟訴求(soft…"
Dec 28, 2020
卡萊爾的書包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陳楨札記 2001

"陳明發《青年疫後創業》 政府有很多提供给青年創業的援助。一帶一路倡议也有很多可争取的途徑。如何将二者體制化地结合上来,让青年社群能掌握相關資訊與網絡,这议题目前空前的重要。 聯合國預告,明年(2021)會是全球人道主義最黑暗的一年(註)。我們可以預測的是,因為我們原有的社會結構與文化關係,青年、學童、婦女與新生兒等社群,可能會是受沖擊最嚴重的一群。…"
Dec 28, 2020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自吹

"陳明發《所謂成功人士》吃到的雞肉漢堡包,有多少真正的雞肉成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認為自己吃了“雞肉漢堡包”。幸福家庭一起享用的“雞肉漢堡包”。一如廣告所說的。也就是說,人成功不成功不重要,但要看起來要很成功。有的組織說能幫助你成功,是否真的幫助了你並不重要。你們是否成功了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讓你看到他們多成功。反正,習慣了山寨文化的社會,大家都有理由理直氣壯堂而皇之不做實事。 請點擊 ❤…"
Dec 27, 2020
卡萊爾的書包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陳楨札記 2001

"告別了傷痕累累的2020 但病毒還是不願意走 就僅僅1年,不過是365天,從一個地方的一位受感染者,散播成全球每個角落都有遭殃者的八千萬人。新冠病毒啊——— (Photo Credit: Reuters / Tuesday, March 17, 2020:Makrina Anastasiadou and her tango partner "El Morocho" dance for the public at an…"
Dec 27, 2020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3)

阿里薩饒有興致地看著黑人們肩挑背扛地卸船,他看見搬下去的用竹筐裝著的中國瓷器,給恩比加多獨身姑娘們送去的大鋼琴。當他發現下船的乘客中有羅薩爾瓦一行時,已經為時太晚了。他看見她們半側身趴在黑人的背上,穿著亞馬遜靴子,撐著帶赤道地區顏色的遮陽傘,這時他邁出了前些日子沒敢邁出的一步:揮手向羅薩爾瓦作了個告別的動作,三個女人答之以同樣的動作,那股親切勁兒,使他為自己的遲暮的大膽而心疼不已。他目送著她們在倉庫後面拐了個彎,幾條騾子馱著衣箱、盛帽的盒子和裝小孩的那隻鳥籠跟在她們後面,她們像一串搬東西的小螞蟻似的,在河岸邊的懸崖峭壁上左彎右拐地爬行。接著,她們從他的生活里消失了。這時,他覺得自己在世界上形單影隻,埋在心靈深處的對費爾米納的懷念,突然給了他致命的一擊。 他知道她將於這周禮拜六結婚,婚禮將會十分熱鬧,他這個最愛她而且將永遠愛她的人,甚至連為她而死的權利都得不到。被壓抑在哭泣中的醋意,此時佔據了他的整個心靈。他懇求上帝,讓上天的正義閃電在費爾米納準備發誓熱愛和服從一個,僅僅只想把她當做社交花瓶而娶她為妻的男人時把她擊死,而他則在情人——他的情人或任何人的情人——的眼前幸災樂禍。她仰面朝天地…See More
Dec 27, 2020
卡萊爾的書包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陳楨札記 2001

"陳明發博士《青年社群機會空間》 在海上絲綢之路精神下,馬來西亞聯手中國,12月17日成功給閩南“送王船”信仰風俗,爭取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遺產地位。 這對鞏固與延伸海絲文化精神,是個歴史里程碑。兩國還可以繼續將之發揮到其他領域,例如兒童、青年與婦女等議題,以創造更有利於協助彼此有關社群的機會空間。 舉青年社群為列,…"
Dec 26, 2020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2)

阿里薩以他那種使母親擔憂、令朋友們惱火的礦石般的耐心,忍受著旅途的煎熬。他沒同任何人發生過接觸。時光輕易流逝,他倚欄而坐,時而看著一動不動地在沙灘上曬太陽的鱷魚張開密排利齒的大嘴捕獲蝴蝶,時而看著草險從沼澤地里掠飛而起,時而看著海牛用它那頂大無朋的乳頭餵自己的孩子,同時發出女人哭泣般的聲音,讓船上的乘客大吃一驚。在同一天里,他看見三具屍體漂過,屍體脹得鼓鼓的,顏色發綠,上面站著好幾隻秃鹰。先漂過的是兩具男屍,其中一具沒有腦袋,後來漂過的是個年纪很小的女孩子的屍體,那蛇髮女怪似的頭髮,在輪船蕩起的水波中一浮一浮的。他始終沒弄明白,也根本沒有人知道,那些屍體到底是霍亂還是戰爭的犧牲品。但那催人嘔吐的惡臭,卻和他思念中的費爾米納摻和在一起。 歷經多時,在他的幻覺里,任何事件,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同她有著某種牽連。夜里,當船靠岸之後,大部分乘客都在無可奈何地走來走去的時候,他就著餐廳里的那盞油燈——唯一亮到天明的燈——差不多跟背誦似的再次閱讀那些圖文並茂的小冊子。他反復看過無數遍的情節,經他把膳造出來的主人公換成現實生活中的他的熟人之後,又產生了絕無僅有的扭力。他總是把未成眷屬的有情人的角色…See More
Dec 25, 2020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1)

那條船,是加勒比內河航運公司一模一樣的三條船之中的一條,為了紀念公司的創始人,被重新取了名字:皮奧·金托·洛阿伊薩。那是條在鐵殼上架著兩層木頭房子的船,寬敞而平坦,最深吃水五英尺,在變化無常的河床里可以應付裕如。 最古舊的船是本世紀中葉在美國西西納蒂建造的,用的是跑俄亥俄和密西西比河的那種老掉牙的船的模型,船的每側有一個渦輪,渦輪是靠木柴鍋爐推動的。跟這些船一樣,加勒比內河船在底層甲板,在幾乎貼著水面的地方安裝著蒸汽機,廚房和那些龐大的雞舍也安排在這個位置上,船員們把吊床橫七豎八,更重疊疊地掛在雞舍上。駕駛室、船長和高級船員的艙房在船的頂層,頂層上面還有一間娛樂室和一個餐廳,有身分的乘客至少會被請去吃頓晚飯和玩紙牌。船的中間一層,在當做集體餐廳用的過道兩側有六個頭等艙。船頭上,有一間露天休息室,欄桿是鐵的,上面配著用雕花木頭做的扶手。入夜,統艙的乘客便把吊床掛在那里。不過,這些船和最古舊的船也有一點區別:渦輪機葉板不是裝在船的兩側,巨大的平行葉板渦輪機裝在船尾,正好在乘客甲板那臭氣熏人的便池底下。阿里薩不像頭次出門的旅客那樣,幾乎是下意識地一上船就四處東看西看。他是在七月間的一個禮拜日…See More
Dec 24, 2020
卡萊爾的書包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陳楨札記 2001

"《民族復興的起步》13.12.2020,在紀念敦陳禎祿爵士逝世60年忌辰的一支視頻中,有這麽句話: “人並不是靠失去本身的根而變得更文明;如影隨形,一個人的母語和他的人格不可割切。”…"
Dec 23, 2020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古卷

"陳明發《民族復興的起步》1 現代群眾工作強調“我們不一樣”。流行曲這麼唱,實際上,是反映了後現代民眾的心態。其文化基礎是“區別”。有的政治人物最擅长這一塊,雖說就是皮膚那麽一層的淺,但對不思考、盡信社媒的而又自我中心的男女,却往往很管用:我們廉潔,你們貪腐;我們美女,你們大嬸;我們才俊,你們蠢蛋;我們全民,你們種族主義;我們先進,你們食古不化.........。最有趣的是,被列為“他者”的另一邊,也很慣性地“自我…"
Dec 23, 2020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0)

“這再容易不過了。烏爾比諾醫生說,“看我們誰先脫完。” 說完他就開始解靴子帶,伊爾德布蘭達接受了挑戰。由於裙撐的扇骨妨礙她彎腰,她脫得很費勁,烏爾比諾醫生有意耽擱,等到她勝利地哈哈大笑著從裙子底下拖出兩隻靴子,仿佛剛從魚塘里釣起兩條魚似的,他才把自己的靴子脫掉。這時,兩人都瞧了費爾米納一眼,在火紅的晚霞映照下,費爾米納的黃鶴般的線條,比任何時候都更加纖巧。費爾米納正在生氣,一是因為她的狼狽處境,二是因為伊爾德布蘭達的放肆行為,三是因為她確信車子正在毫無意義地繞彎兒以便拖延到家的時間。而伊爾德布蘭達卻已經毫無戒備了。 “現在我才明白,”她說,“原來折磨我的不是鞋,而是這個鐵絲籠子。” 烏爾比諾醫生明白她指的是裙撐,便閃電般地抓住了機會。 “這再容易不過了,”他說”“脫掉它吧。”說完,以魔術師的快速動作從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把眼睛蒙了起來。 “我不看。”他說。 蒙著眼睛的手帕,更加烘托出了又圓又黑的胡髯和尖尖的山羊須之間的那兩片嘴唇的鮮潤,她突然覺得一陣慌亂的顫栗。伊爾德布蘭達看了看費爾米納臉色,後者的怒氣沖沖已化成了滿臉驚慌,生怕表姐真的把裙子脫下來。伊爾德布蘭達神情變得嚴肅起來,用手勢…See More
Dec 23, 2020

說好不准跳'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說好不准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說好不准跳's Blog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7)

Posted on December 7, 2020 at 12:30am 0 Comments

天亮的時候,他們睡著了,她仍然是個處子,但做處子的時間不會很長了。果然,第二天夜里,在加勒比海的湛藍的天空下,他教她跳過維也納華爾茲舞之後,等他上完廁所回到艙房一看,她已經脫了衣服在床上等他了。是她採取了主動,毫不膽怯,毫無痛苦地懷著在深海里做愛的喜悅把自己交給了他。 …

Continue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6)

Posted on December 6, 2020 at 12:30am 0 Comments

幸而,出乎意料的情況和丈夫的諒解使她頭三夜沒有經受痛苦。神靈暗依。遠洋總公司那艘船,因加勒比海氣候不好而改變了時刻表,僅僅三天前才通知要提前二十四小時啟航,這樣一來,就不能像六個月以前確定的那樣在婚禮翌日才駛到里約阿查去,而是當夜就走。沒有一個人相信,這個變化不是婚禮上的許許多多的高雅惡作劇之一。在燈火輝煌的船上,婚禮於午夜之後結束,一個維也納樂團——它曾為約翰斯·特勞斯最新的圓舞曲舉行過首演式——為婚禮伴奏。幾位被香檳酒灌得醉醺醺的伴郎,正在詢問船上的招待員,有沒有空艙房把婚禮一直進行到巴黎時,被他們的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太太拖到了岸上。最後下船的幾位,看見洛倫桑·達薩正坐在港口酒店門前的街道上,那身華貴的衣服已經扯了個稀巴爛。他大聲嚎哭,跟阿拉伯人為死去的親人號喪一樣的號陶不止。他坐在一條臭水溝上,那汪臭水,簡直可以說是眼淚匯成的水窪。

 …

Continue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5)

Posted on October 19,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換個方式說,她這樣說是不無道理的。阿里薩毀掉了她的正常夫婦的貞潔,這比毀掉童貞和寡居守志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教唆她說,如果對維持永恒的愛情有益,床上無論做什麼都算不上不道德。自從那時起,某種東西就非成為其生活的信條不可了:他讓她深信不疑,一個人降生塵世,帶來的“灰塵”是有數的,由於任何一個原因——自己的也好,他人的也好,自願的也好,被迫的也好——而不加使用,就算永遠失去了。她的功勞是,把這一切都丝毫不爽地吸收了。然而,阿里薩卻弄不明白,因為他想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她,為什麼一個本領十分有限的,而且在床上會喋喋不休地談她因丈夫去世而感到痛苦的女人,竟會受到那麼多人追求。他想起來的唯一的原因是——誰也無法否認這一點——納薩雷特的遺孀功夫不足,但溫柔有餘。隨著她逐漸擴大控制範圍,同時也是隨著他探討自己的控制範圍,試圖在另一些人的心中尋求減輕自己往昔的痛苦,他們見面逐漸少了,最後終於沒有痛苦地相互忘卻了。 …

Continue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54)

Posted on October 19, 2020 at 9:00pm 0 Comments

他沒再到電報局去。他唯一關心的,似乎就是那些愛情故事小冊子和他母親繼續給他買的那些人民圖書館出的書籍,他躺在吊床上,一遍又一遍地閱讀,直到背熟。他問都沒問小提琴在什麼地方。他恢復了同最密切的朋友們的聯系,有時也去打彈子球,或者到大教堂廣場的拱門下邊的露天咖啡館去聊天,但再沒參加過禮拜六的舞會:沒有她,他提不起跳舞的興致未了。 

就在他中止旅程返回家裏的當天上午,他得知費爾米納正在歐洲度蜜月,他的心告訴他,她將留在歐洲居住,如果不是住一輩子,也一定會住許多年。這個念頭,使他燃起了忘卻往事的第一線希望。他思念羅薩爾瓦,旁的思念越淡薄,對她的思念就越熾熱。就在這個期間,他開始蓄起鬍子來,修剪得尖尖的整整齊齊的,決意這一輩子都不再剃掉它。他的行為舉止改變了模樣,取代愛情的想法使他慌不擇路。…

Continue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