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
  • Male
  • 柔佛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說好不准跳's Friends

  • INGENIUM
  • Crna Gor
  • Copil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ili 河
  • Spílaio skiá
  • Poèmes lieu
  • 三演 義國
  • Lim Yong Xin
  • 美食 庫
  • 史識 庫
  • Krásná duše

Gifts Received

Gift

說好不准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說好不准跳'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album
Thumbnail

說好的俳句

"陳明發詩想《差異》 意志與意境之間的共同語言,是「意義」。有的寫詩人決心創造外在佳話,靠個意志或可完成;至于詩本身的内在意境如何,則還得進入詩裏去欣賞。差異何在,視乎自家對意義的追求。(1.1.2022)"
16 hours ago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02)

目前,有一架容克式水上飛機,兩名駕駛員,載著六名旅客和郵袋,像鋁做的螞炸一樣,在馬格達萊納河流域,從這個村鎮飛到另一個村鎮。阿里薩評論說:“就像個空中棺材。”她參加過首次氣球旅行,一點都未受驚,但她幾乎不敢相信,敢於冒那份險的居然是她。她說:“變得不一樣了。”她是想說,是她發生了變化,而不是旅行的方式發生了什麼變化。飛機的響聲常常讓她吃驚。她曾在解放者逝世百年時看見匕機低飛進行特技表演。其十一架黑得跟一隻巨大的兀餃似的,擦著拉·曼加地區的房頂飛過去,在鄰近一棵樹上碰下了一塊翼翅,掛到了電線上。這樣,費爾米納還是沒有感覺到飛機的存在。最近幾年,她連去領略曼薩尼略港灣美景的興趣都沒有。在那兒,警衛艇把越來越多的漁船和遊船趕走,讓水上飛機停泊。因而,她這麼老了,人家選她帶一束玫瑰花去迎接高高興興飛來的夏爾·林德貝格時,她不理解,一個如此魁梧和英俊、頭髮如此金黃的男子,在這麼個像皺白鐵皮的。由兩名機械師推著尾巴幫助起飛的器械里,怎麼能升起來呀!這麼一架小小的飛機竟能容得下八個人,她反來復去地琢磨,怎麼也想不明白。相反,她倒聽人說過,乘內河船旅行是件很愜意的事,因為它們不像海輪那麼晃動,可有另外…See More
18 hours ago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陳明發札記 2001

"陳明發地方纪《海南岛海口篇:何況我還有夢》 從四川餐廳出來。雙手賴在褲袋裏,拒絕和北風碰頭。喝了酸辣湯的舌頭。卻是冬天裏的一把火。我告訴餐廳老板:「在三個時辰內,我的舌頭不會有感覺了。」他指了指門口的「麻得舒服。辣得開心」八個大字,笑著說道:「全中國十分之一的人口是四川人。川粵京魯同列四大名菜,它就是麻辣得還可以。」 然後,我們走入海南島海口市春寒科峭的夜晚。經過一家小店,不約而同地,友人和我都站著了。三公尺乘兩公尺大小的半間鋪裏,一對中年男女在印刷名片。 坐在矮凳上的男人,把一張白卡放進…"
yesterday
說好不准跳's album was featured

說好的俳句

因為網路,特別是移動網絡 生活變為碎片、斷章 但是美並沒有離開,只是跟著我們碎成雜句 躲在社群媒體說說笑話、刷刷嘴皮 拋些警句、格言、留言;隨時在風中變了塵埃微粒 將這些雜句、碎章收集起來 可縫成百家花布似的暖暖軟被 加了心跳的旋律,就是俳句 給一個一個的腳印命名
yesterday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01)

兩天以後,她收到了他一封與過去大不相同的信,是手書的,寫在亞麻布紙上,信封背面寄信人的全名赫然可見。還是和最初幾封信一樣,是花體字。和從前一樣熱情奔放,但是只寫了簡單的一段,為她在教堂跟他打招呼表示謝意,尤其那招呼是不同於別人的。讀過這封信,費爾米納連續幾天非常激動。下一個禮拜四,她便胸懷坦然地去問那個魯克雷希應,是否由於偶然的機會認識內河輪船的老板弗洛倫蒂諾·阿里薩。魯克雷希姬做了肯定的回答,說:“是個放蕩的魔鬼。”她還重復了通常的說法,說他人很好,從來不找女人。她有一個秘密住處,將夜間在碼頭上追到的男孩子帶到那兒去。費爾米納從記事起就聽到這樣的傳說,她不相信,也從不放在心上。可是當聽到魯克雷希婉如此確信無疑地重復這種說法的時候,她就急切地要把事情說清楚了。有一個時期,人們傳說魯克雷希灰也是個興趣與眾不同的人。費爾米納告訴魯克雷希姬,她從小就認識阿里薩,並說,她記得,他的母親在彭塔納斯大街開一個小百貨店,在內戰期間還收購舊襯衣和床單,拆了作為急救棉出售。最後,她滿有把握地下結論說:“這是個正經人,處世十分謹慎。”她如此衝動,以致魯克雷希娘收回了自己的說法:“歸根結底,人家也這麼說我。…See More
Friday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00)

兩天以後,她收到了他一封與過去大不相同的信,是手書的,寫在亞麻布紙上,信封背面寄信人的全名赫然可見。還是和最初幾封信一樣,是花體字。和從前一樣熱情奔放,但是只寫了簡單的一段,為她在教堂跟他打招呼表示謝意,尤其那招呼是不同於別人的。讀過這封信,費爾米納連續幾天非常激動。下一個禮拜四,她便胸懷坦然地去問那個魯克雷希應,是否由於偶然的機會認識內河輪船的老板弗洛倫蒂諾·阿里薩。魯克雷希姬做了肯定的回答,說:“是個放蕩的魔鬼。”她還重復了通常的說法,說他人很好,從來不找女人。她有一個秘密住處,將夜間在碼頭上追到的男孩子帶到那兒去。費爾米納從記事起就聽到這樣的傳說,她不相信,也從不放在心上。可是當聽到魯克雷希婉如此確信無疑地重復這種說法的時候,她就急切地要把事情說清楚了。有一個時期,人們傳說魯克雷希灰也是個興趣與眾不同的人。費爾米納告訴魯克雷希姬,她從小就認識阿里薩,並說,她記得,他的母親在彭塔納斯大街開一個小百貨店,在內戰期間還收購舊襯衣和床單,拆了作為急救棉出售。最後,她滿有把握地下結論說:“這是個正經人,處世十分謹慎。”她如此衝動,以致魯克雷希娘收回了自己的說法:“歸根結底,人家也這麼說我。…See More
Jan 12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99)

有時,在她確實需要他的地方,她會看到他,不像是一個幽靈,而像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軀體。她相信他就在那里,還活著,但沒有了男子的怪病,沒有家長式的指手畫腳的苛求,也沒有總是要求她以他愛她的方式愛他:不分場合的親吻,日日夜夜的敘情。確信這一點,使她受到鼓舞。因為這樣她就比他活著的時候對他理解得更深,理解他渴望她的愛的心情,理解他迫不及待地要在她身上找到他社交生活支柱的願望。實際上,他的願望從來沒有實現過。一天,她大失所望,曾這樣對他喊道:“你沒有看到我是多麼不幸嗎?”他以他特有的動作摘下眼鏡,既不慍怒,也不恐慌,只是用那孩子般無真明亮的大眼睛注視著她,只用一句話就讓她知道了他那驚人的智慧的全部分量:“你要永遠記住,一對恩愛夫妻最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穩定的關係。”從守寡最初感到寂寞時開始,她理解了,那句話並不像她當時所想的那樣隱藏著卑劣的威脅,而是給他們兩人提供了充滿幸福的時刻的基石出。在多次環球旅行中,費爾米納看中什麼就買什麼。她買東西常常出於一時衝動,可丈夫也樂得找出恰當的理由來滿足她。這些東西不論在羅馬。巴黎、倫敦的玻璃櫥窗里,還是在那摩天大樓已開始日益增多,查爾斯頓舞曲震天響的紐約市的玻…See More
Jan 6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98)

阿里薩感到,老年的光陰不是水平的激流,而是無底的地下蓄水池,記憶力就從那里排走了。他的智慧將慢慢地耗盡。在拉·曼加別墅轉悠了幾天之後,他才明白,年輕時的那一套,難以敲開被喪事封死了的大門。一天早上,他在電話簿上找一個電話號碼,偶然看到了她的電話。他撥了電話,電話鈴響了許多次,最後他聽出了她的聲音,嚴肅而微弱:“喂,哪一位?”他沒說話,把電話掛了,但是那無限遙遠的抓不住的聲音卻刺疼了他的心。那幾天,卡西亞妮慶祝自己的生日,把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請到了家裏。阿里薩心不在焉,把雞湯撒在身上,她將餐巾在水杯中蘸濕,給他擦乾淨衣領,然後給他戴上一個圍嘴,免得他再鬧出什麼事來。他真像個老娃娃。在用餐時,她發現他好幾次摘下眼鏡用手帕擦拭淚水。喝咖啡時,他端著杯子就睡著了,她想輕輕地把杯子接過來,可是他羞愧地驚醒說:“我只是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卡西亞妮夜里躺下時吃驚地想,他怎麼老成這個樣子了!烏爾比諾醫生逝世一周年時,家屬發出請柬,邀請親朋好友出席紀念彌撒,地點在大教堂。迄今阿里薩已經寄出了一百三十二封信,然而沒有收到她的隻言片語。這促使他決定去參加紀念彌撒,即使自己並不在被邀請之列。這是一次奢華而不…See More
Jan 5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97)

阿里薩在信中根本沒有提起她寄給他的那封問罪的信,而是從一開始就想採取一種截然不同的方式開導她,對過去的戀情絲毫不涉及。總之,過去的事隻字不提,一切從頭開始。更確切地說,那是根據自己對男女之間關係的觀點和經驗,以及關於人生的廣泛思索得出的結論。他曾經想把這些內容寫出來作為《情書大全》一書的補充。只是此時,他把這種思考遮掩在一種長者的風度之後,有如老人的回憶錄,以便不叫人明顯地看出那份愛情文獻的實質。他先按舊模式起草了許多底稿,為了不費時費力加以修改,他把它們乾脆付諸一炬。他知道,任何常規的疏忽,些微的懷念之情,都可能攪起她心中對往事的痛苦回憶。雖然他預料她在鼓起勇氣撕開第一封信之前,會把一百封信退給他,可他還是希望退信的事情一次也不要發生。因此,他像籌劃一次決戰那樣,反復斟酌信中的每一個措辭。一切都需與從前的信不同,以便在一個經歷了大半生的女人身上激起新的好奇、新的希望和新的興趣。這封信應該是一種喪失理智的幻想,能給予她渴望得到的勇氣,把一個階級的偏見扔進垃圾堆里。這個階級不是她出身的階級,但最後變得比任何其他階級更像她出身的階級。這封信應該教會她把愛情想成美好的事情,而不是達到某種目的…See More
Dec 30, 2021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意大利都靈聖卡羅廣場

"陳明發《靈感》相信你有過這樣的經驗~~靈感忽然攔著你的思路對你說:我想跟你說點事很有趣,你一定要聽你則回答說:好啊,但我怕我聽了會忘記靈感說:好啦好啦別藉口多多,隨便在哪裏記下幾行要點你就不會忘記了最方便的,就是順手記在眼前報紙上空白的地方於是,我的鞋盒裏收集了很多殘章碎語 (2018年10月29日 臉書 世說新語 2018:111)註 1:鞋盒如一個公園或餐會,不同時候放進去的話語,有時候一起被掏出來,竟然像是故友新雨似的,互相對話起來,居然有火花,點亮從沒想過的一方秘林。"
Dec 30, 2021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陳明發札記 2001

"陳明發·賞析葉莎的〈在我和浮生之間〉喜歡葉莎的修辭。再尋常的字句,來到葉莎筆下,總多幾分詩性。 「寓言」二字在這裏就用得特好。有寓言就有故事,好故事少不得「張力」。很吊詭,一首談浮生的創作,原意不就是要「放下」嗎,怎麼纏上了「張力」?說要放下就能輕輕鬆鬆放下,去看廣告片不是更少煩心些?讀詩後的「放下」有其生命存在的意義,首先在於它不是一個簡單的「一念之間」的「決策」而已,而是生命的狀態本體來到了一個階段。而這個階段是由詩的鍛煉而生。把「鍛煉」帶到現場來,就回答了「敘事張力」何以可能…"
Dec 30, 2021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96)

那個下午,他們在公園一塊看了木偶戲,在防波堤的炸魚攤上吃了午飯,看了剛到本城的一個馬戲團的籠子里的猛獸。在城門那兒買了帶到學校去的各種各樣的甜食。在城里他們乘敞篷汽車轉了幾圈,這是為了讓她逐漸習慣這樣的概念:他現在是她的監護人,而不是她的情夫。爾後,在一陣不停的傾盆大雨中,在敲晚禱鐘時他把她準時送到了寄宿學校。星期天,他沒有露面,但給她派了汽車,以便她和女友一起出遊。從前一個星期開始,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兩人年齡的差距。那天晚上他決心給費爾米納寫封請求諒解的信,哪怕口氣硬一些也可以。實際上這封信他第二天才寫。星期一,正好在他受了三周的煎熬之後,他被大雨澆得像個落湯雞似的走進家門,一眼就看到了她的來信。 那是晚上八點。兩個女傭都已躺下,她們點著走廊里唯一的一盞“長明燈”,以便讓阿里薩照著亮走進寢室。他知道,他的簡單乏味的晚餐已經擺在飯廳的桌子上。但是,多少天以來,他一直沒什麼胃口,常常胡亂吃點東西作罷。由於看到信,僅有的一點餓意也因為心情激動而消失了。他的手哆嗦著,費了好大勁才點看了寢室的燈。他把泡濕了的信放在床上,點著了床頭櫃上的小燈。然後,像慣常那樣,竭力裝得沒事似的,使自己平靜下來,…See More
Dec 29, 2021
iki kia kiak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古卷 (福柯)

"維柯·心頭詞典與內部眼光——這條公理出現在《新科學》第314節——「凡是學說(教義)都必須從它所處理的題材開始時開始。」[16]維柯自稱,這條一般性的公理(axiom)可以運用於《新科學》一書所討論的一切題材。由於這條公理是維柯在談論不同民族的部落自然法時提出的,所以其含義的解釋需要和第146節的內容相結合。…"
Dec 28, 2021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95)

確實如此。她也像全市的人那樣,從十一點鐘起就呆在窗前,觀看著自德魯納大主教死後所見到的最大、最豪華的送葬隊伍浩浩蕩蕩地通過。那震撼大地的炮聲,亂哄哄的軍樂聲,以及蓋過從頭一天起就敲個不停的所有大教堂混雜在一起的鐘聲的葬歌聲,將她從午睡中吵醒。她從陽臺上看見了穿著儀仗隊制服並騎著馬的軍人,宗教社團,學校隊伍,當局人士乘坐的長長的拉下窗慢的黑色旅遊車,戴著帽檐插著羽毛的頭盔、披著金馬披的馬拖著的馬車,用一等歷史性的炮架拖著的蓋著旗幟的黃色棺材和排列在最後的一溜老式敞篷馬車,它們載著花圈,顯得十分活躍。午後不久,這支送葬隊伍剛從普魯維登西亞·皮特雷的陽臺前過去,大雨便傾盆而下,人們驚逃四散。 “真是沒有比這更荒唐的死法了!”她說。 “死可沒有荒唐的含義。”他說,然後又傷感地補充道,“在我們這種年紀更是如此。” 他們坐在平臺上面對廣闊的大海,看著月亮,月亮四周的光環幾乎佔據了半個天空,看著遠處航船上五顏六色的燈火閃爍不止。他們一邊享受著暴風雨後吹來的暖和而帶香氣的輕風,一邊喝著歐波爾圖葡萄酒,吃著泡菜和普魯維登西亞·皮特雷從一個大麵包上切下來的麵包片。她無兒無女,三十五歲守寡,他們在一起度過了…See More
Dec 28, 2021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94)

要想使伊爾德布蘭達不談起阿里薩是不可能的,因為她一直將他的命運與自己的命運聯系在一起。她回想起自從她拍出第一封電報後,再也無法從心中把他那個注定被戀人遺忘的憂傷而瘦小的形像忘掉。費爾米納曾和他見過許多次面,但沒跟他說過話,她不能想像他就是自己第一次愛過的那一個人。關於他的消息統統都傳到了她的耳朵里,就像本城所有那些多少有點名氣的人物的消息,遲早都會傳到她耳朵里一樣。人們說他從未結婚,因為他跟別人的習慣不一樣,可這也沒有引起她的注意。原因是對傳言她向來不理會,還因為許多男子的這類事常常被傳得失去了原有的面貌。相反,她感到奇怪的是阿里薩仍堅持穿他那古怪的服裝,用他的奇特的洗滌劑。此外,在他以如此引人注目和體面的方式開辟了一條生活之路之後,仍舊使人感到神秘和費解。她不能相信他就是原來的那位阿里薩。當伊爾德布蘭達嘆息“可憐的人兒,他受了多少苦喲”時,總是感到驚訝。因為好久以來她看到他時,已經沒有痛楚的感情,他的影子已從她心中消失了。 然而,她從弗洛雷斯·德馬利亞鎮回來後有一天晚上看電影碰到了他,她的心中油然產生了一種怪異的感情。他跟一個黑種女人在一起,她毫不在意。可她驚訝的是,他居然保養有方,…See More
Dec 27, 2021
說好不准跳 commented on 說好不准跳's photo
Thumbnail

意大利都靈聖卡羅廣場

"陳明發《稱讚》想別人稱讚你年輕嗎?別人問你今年幾歲的時候你報多五歲、七歲大家肯定會說:“哇,一點都不像呢你看起來很年輕!”"
Dec 26, 2021

說好不准跳'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說好不准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說好不准跳's Blog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02)

Posted on January 23, 2022 at 2:44pm 0 Comments

目前,有一架容克式水上飛機,兩名駕駛員,載著六名旅客和郵袋,像鋁做的螞炸一樣,在馬格達萊納河流域,從這個村鎮飛到另一個村鎮。阿里薩評論說:“就像個空中棺材。”她參加過首次氣球旅行,一點都未受驚,但她幾乎不敢相信,敢於冒那份險的居然是她。她說:“變得不一樣了。”她是想說,是她發生了變化,而不是旅行的方式發生了什麼變化。

飛機的響聲常常讓她吃驚。她曾在解放者逝世百年時看見匕機低飛進行特技表演。其十一架黑得跟一隻巨大的兀餃似的,擦著拉·曼加地區的房頂飛過去,在鄰近一棵樹上碰下了一塊翼翅,掛到了電線上。這樣,費爾米納還是沒有感覺到飛機的存在。最近幾年,她連去領略曼薩尼略港灣美景的興趣都沒有。在那兒,警衛艇把越來越多的漁船和遊船趕走,讓水上飛機停泊。因而,她這麼老了,人家選她帶一束玫瑰花去迎接高高興興飛來的夏爾·林德貝格時,她不理解,一個如此魁梧和英俊、頭髮如此金黃的男子,在這麼個像皺白鐵皮的。由兩名機械師推著尾巴幫助起飛的器械里,怎麼能升起來呀!這麼一架小小的飛機竟能容得下八個人,她反來復去地琢磨,怎麼也想不明白。相反,她倒聽人說過,乘內河船旅行是件很愜意的事,因為它們不像…

Continue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01)

Posted on January 14, 2022 at 11:00pm 0 Comments

兩天以後,她收到了他一封與過去大不相同的信,是手書的,寫在亞麻布紙上,信封背面寄信人的全名赫然可見。還是和最初幾封信一樣,是花體字。和從前一樣熱情奔放,但是只寫了簡單的一段,為她在教堂跟他打招呼表示謝意,尤其那招呼是不同於別人的。讀過這封信,費爾米納連續幾天非常激動。下一個禮拜四,她便胸懷坦然地去問那個魯克雷希應,是否由於偶然的機會認識內河輪船的老板弗洛倫蒂諾·阿里薩。魯克雷希姬做了肯定的回答,說:“是個放蕩的魔鬼。”她還重復了通常的說法,說他人很好,從來不找女人。她有一個秘密住處,將夜間在碼頭上追到的男孩子帶到那兒去。費爾米納從記事起就聽到這樣的傳說,她不相信,也從不放在心上。可是當聽到魯克雷希婉如此確信無疑地重復這種說法的時候,她就急切地要把事情說清楚了。有一個時期,人們傳說魯克雷希灰也是個興趣與眾不同的人。費爾米納告訴魯克雷希姬,她從小就認識阿里薩,並說,她記得,他的母親在彭塔納斯大街開一個小百貨店,在內戰期間還收購舊襯衣和床單,拆了作為急救棉出售。最後,她滿有把握地下結論說:“這是個正經人,處世十分謹慎。”她如此衝動,以致魯克雷希娘收回了自己的說法:“歸根結底,人家也這麼…

Continue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99)

Posted on January 2, 2022 at 6:30pm 0 Comments

有時,在她確實需要他的地方,她會看到他,不像是一個幽靈,而像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軀體。她相信他就在那里,還活著,但沒有了男子的怪病,沒有家長式的指手畫腳的苛求,也沒有總是要求她以他愛她的方式愛他:不分場合的親吻,日日夜夜的敘情。確信這一點,使她受到鼓舞。因為這樣她就比他活著的時候對他理解得更深,理解他渴望她的愛的心情,理解他迫不及待地要在她身上找到他社交生活支柱的願望。實際上,他的願望從來沒有實現過。一天,她大失所望,曾這樣對他喊道:“你沒有看到我是多麼不幸嗎?”他以他特有的動作摘下眼鏡,既不慍怒,也不恐慌,只是用那孩子般無真明亮的大眼睛注視著她,只用一句話就讓她知道了他那驚人的智慧的全部分量:“你要永遠記住,一對恩愛夫妻最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穩定的關係。”從守寡最初感到寂寞時開始,她理解了,那句話並不像她當時所想的那樣隱藏著卑劣的威脅,而是給他們兩人提供了充滿幸福的時刻的基石出。…

Continue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