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雷艾弗斯
  • Female
  • Piraeus
  • Greec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比雷艾弗斯's Friends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KyrGyz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Cheung Po Tsai Cave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比雷艾弗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比雷艾弗斯's Page

Latest Activity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完结篇)致 謝

沒有獨角獸,也沒有艾麗絲島,A.J.費克里的閱讀品位也並不總是等同於我的。蘭比亞斯和費克里第一任妻子有一句話變著說了很多遍:“沒有書店的小鎮算不上個小鎮。”可以肯定,他們都讀過尼爾蓋曼[120]的《美國眾神》。凱西波瑞斯編輯本書時不吝賜教,意見精當,無形之中改變了我整個人生。這就是優秀編輯的力量。感謝阿爾岡昆的所有人,尤其是克雷格波普拉爾斯、埃瑪博耶、安妮溫斯洛、布倫森胡爾、德布拉林、洛朗莫斯利、伊麗莎白沙爾拉特、艾娜斯特恩和裘德格蘭特。我的經紀人道格拉斯斯圖爾特是個撲克牌高手,偶爾也會變個魔術。這些技巧在描寫A.J.費克里的時候派上了用場。同樣感謝他的同事瑪德琳克拉克、柯爾斯頓哈茨,尤其感謝西爾維亞莫爾納。還由於許多原因,同樣感激克萊爾史密斯、塔姆辛貝里曼、讓費韋爾、斯圖爾特傑瓦格、安格斯基利克、金海蘭、安賈莉辛格、卡洛林麥克勒和里奇格林。…See More
Oct 11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44)

“這一篇里,有什麼你們喜歡的地方嗎?”巴爾博尼先生說。“語法。”薩拉皮普說。約翰弗內斯說:“我喜歡它如此憂傷。”約翰有著長長的褐色眼睫毛,像流行音樂偶像那樣梳著大背頭。他寫的短篇是關於他奶奶的手,甚至把鐵石心腸的薩拉皮普感動得流了淚。 “我也是,”巴爾博尼先生說,“作為讀者,你們不喜歡的很多東西都會打動我。我喜歡它略帶正式的風格和其中的晦澀。我不同意關於‘不可靠的敘述者’這樣的評論——我們也許得重新講講這個概念。我也不覺得金錢的因素處理得不好。綜合看來,我覺得這一篇和約翰的《奶奶的手》,是我們班這個學期最好的兩個短篇。這兩篇將代表艾麗絲鎮中學参加縣里的短篇小說競賽。”阿布納不高興地咕噥道:“你還沒說另外那篇是誰寫的。”“對,當然。是瑪雅。大家為約翰和瑪雅鼓掌。” 瑪雅盡量不讓自己顯得很得意。“真棒,對吧?巴爾博尼先生挑了我們兩。”下課後約翰說。他跟著瑪雅到了她的儲物櫃那里,而瑪雅搞不清楚這是為什麼。“是啊,”瑪雅說,“我喜歡你的短篇。”她的確喜歡他的短篇,但是她真的想獲獎。第一名是亞馬遜的一百五十美元禮券,還有座獎杯。 “你如果得了第一會買什麼?”約翰問。“不是書。書我爸爸會給我。”“…See More
Sep 24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43)

 “你撒謊,”A.J.說,“是安M.馬丁。”阿米莉婭大笑著又給自己倒了杯葡萄酒。“是啊,很可能你說得對。”“我挺高興你們都覺得這很好玩,”瑪雅說,“我很可能會失敗,很可能結局就跟我媽媽一樣。”她從桌子前站起來,跑向她的房間。他們的住處不適合橫衝直撞,她的膝蓋撞到一個書架。“這個地方太小了。”她說。 她進了自己的房間,“砰”的一聲關上了門。“我應該跟過去嗎?”A.J.悄聲說。“不,她需要空間。她到了青春期了,讓她去生會兒悶氣吧。”“也許她說得對,”A.J.說,“這個地方太小了。” 婚後他們就一直在網上看房子。現在瑪雅已經十幾歲了,閣樓上這個只有一個衛生間的住處就神奇地相應縮小了。有一半時間,A.J.發現自己得使用書店里的公共衛生間,以避免跟瑪雅和阿米莉婭搶著用。顧客可要比這兩位客氣。另外,生意還不錯(或者說至少是穩定吧),他們搬走的話,他可以把住處擴展為童書區,有一塊講故事的區域,還可以放禮物和賀卡。以他們在艾麗絲島上出得起的價格,能買得起的都是起步房[105],A.J.感覺自己已經過了買起步房的那個歲數。古怪的櫥房和平面布置圖,房間太小,暗示地基問題的不祥征兆。在此之前,A.J.多少帶…See More
Sep 21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42)

《與父親的對話》1972/格蕾斯佩利[101] 垂死的父親跟女兒爭論何為講故事的“最佳”方式。你會喜歡這一篇的,瑪雅,我能肯定。也許我會下樓一趟,立馬把它塞進你手里。瑪雅創意寫作課的作業,是寫一個短篇——關於一位希望了解更多的人。“對我來說,我的生父是個幻象。”她寫道。她覺得第一句不錯,但是往下該怎麼寫?寫了兩百五十個字之後,整個上午就浪費了,她認輸了。毫無內容可寫,因為她對那個人一無所知。對她而言,他真的是個幻象。這篇作業從構思就失敗了。A.J.給她送來了烤乳酪三明治。“寫得怎麼樣了,小海明威?” “你從來不敲門嗎?”她說。她接過三明治,關上門。她以前喜歡住在書店上面,但是現在她十四歲了,而且阿米莉婭也住在這里,這個住處就感覺小了,而且嘈雜。她整天都能聽到樓下顧客的聲音。就這種條件,讓人怎麼寫東西? …See More
Sep 11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41)

“我上初中時讀過你的書。”雅尼納說。“哦,別跟我說這個。讓我感覺自己已經七老八十了。”“我媽最喜歡那本書。”丹尼爾做了個被擊中心臟的啞剧動作。伊斯梅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要回家了。”她在他耳邊低語。 丹尼爾跟著她出來朝汽車走去。“伊斯梅,等一下。”伊斯梅開車,因為丹尼爾醉得開不了車。他們住在克里弗斯,艾麗絲島最貴的地段。每座房子都有風景可看,通往那里的路是上山路,拐來拐去,有很多盲點,照明不佳,路邊有黃色的警示標誌,提醒人們小心駕駛。“你那個彎拐得太急,親愛的。”丹尼爾說。 她想過把車開出路面,開進大海,這個念頭讓她感到高興,比她一個人自殺更高興。那一刻,她意識到自己不想死,只是想讓丹尼爾死,或者至少消失。對,消失。她可以接受消失。“我不再愛你了。”“伊斯梅,你在胡鬧。你参加婚禮總是這樣。”“你不是好人。”伊斯梅說。 “我複雜,也許我不好,但我肯定不是最糟糕的。根本沒理由結束一樁普通得完美的婚姻。”丹尼爾說。“你是蚱蜢,我是螞蟻。我當螞蟻當累了。”“這樣打比方很小孩子氣。我肯定你能打個更好的比喻。”伊斯梅把車停到路邊,手在顫抖。 “你很糟糕,更糟糕的是,你把我也變糟糕了。”她說。“我…See More
Sep 3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40)

會很容易的,伊斯梅想。你走出去,遊一陣子,遊得太遠了,不去努力遊回來,你的肺里全是水,會難受一會兒,可是隨後一切都結束了,哪里都不會再疼,意識一片空白。你不會留下一個爛攤子。也許有一天你的尸體會被沖上來,也許不會。丹尼爾根本不會去找她。也許他會找,但是他肯定不會很盡力地去找。 當然!那本書是凱特肖邦[94]的《覺醒》。她十七歲時,可真是愛那部長篇小說(中篇小說?)啊。瑪雅的媽媽也是這樣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伊斯梅想知道瑪麗安華萊士是否讀過《覺醒》,這個念頭可不是第一回出現。這幾年她想到過瑪麗安華萊士很多次。 伊斯梅走進水里,水比她原以為的還要冷。我做得到的,她想。只要繼續走。 我也許就是要這樣做。“伊斯梅!”伊斯梅不由自主轉過身。是蘭比亞斯,A.J.那位討厭的警察朋友。他拿著她的鞋子。 “游泳有點冷吧?”“有點兒,”她回答,“我只是想讓自己的腦子清醒一下。”蘭比亞斯走到她身邊,“當然可以。”伊斯梅的牙齒在打架,蘭比亞斯把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肩膀上。“肯定不好受,”蘭比亞斯說,“看到A.J.跟不是你妹妹的人結婚。” “是啊。不過阿米莉婭看著挺好的。”伊斯梅哭了起來,可是太陽基本下山了…See More
Aug 10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9)

男人看著妻子旁邊的女人們。妻子不高興了。最後有個可愛的轉折,更像是個逆轉。你是個出色的讀者,你大概能看出會有逆轉。(如果能看出來,逆轉是否就沒那麼令人滿意呢?無法預見的逆轉是否表明架構有缺陷呢?這些是寫作時要考慮的方方面面。)不是專門說寫作,不過……有一天,你也許會想到婚姻。要是有誰覺得你在一屋子人中是獨一無二的,就選那個人吧。 伊斯梅在自家門廳里等著。她雙腿交叉,一隻腳兜著另一條腿的腿肚子。她曾見過一位新聞節目女主持人那樣坐,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對一個女人來說,需要腿瘦、膝蓋靈活才能做到。她在想她為這天挑的裙子是否顏色太淺。料子是綢子的,而夏天已經結束了。她看看手機。上午十一點了,那意味著婚禮已經開始。也許她應該自個兒去,不跟他一起?因為已經遲了,她覺得一個人去也沒什麼意義。如果她等的話,他回來後她還可以吼一吼他。她要及時行樂。丹尼爾十一點二十六分進了門。“對不起,”他說,“我那個班上的幾個孩子想去喝一杯。一來二去的,你知道怎麼回事。” “對。”她說。她覺得不想吼了,沈默更好。“我在辦公室摔了一跤,我的背疼死了。”他在她的臉上吻了一下,“你看著真迷人,”他悄聲說,“你的腿還是很棒,伊…See More
Aug 6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8)

“這樣求婚挺怪的,”她說,“先說你的強項嘛,A.J.。”“我只能說……我只能說我們會找到解决辦法的,我發誓。當我讀一本書時,我想讓你也同時讀。我想知道阿米莉婭對這本書有什麼看法。我想讓你成為我的。我可以向你保證有書、有交流,還有我的全心全意,艾米。”她知道他說的是真心話。因為他說的那些原因,他跟她(說起來是跟任何人)特別不相稱。出差會累死人的。這個男人,這位A.J.,容易發火,愛爭論。他自以為從來不會錯。也許他的確從來沒有錯過。 但是他出過錯。一貫正確的A.J.沒有發覺利昂弗里德曼是個冒牌貨。她拿不準為什麼這一點此時是重要的,但的確是。也許證明了他身上有男孩子氣和妄想的一面。她仰起頭。我會保守這個秘密,因為我愛你。就像利昂弗里德曼(利昂諾拉費里斯?)曾寫過的:“好的婚姻,至少有一部分是陰謀。”她皺起眉頭,A.J.以為她要拒絕。“好人難尋。”她終於說。“你指的是弗蘭納里奧康納的短篇?你書桌上的那本?在這種時候提到它,是件特別黑暗的事。”“不,我是指你。我始終都在尋找。不過是兩趟火車、一趟船的距離。” “你開車的話,可以少坐點火車。”A.J.告訴她。“你又懂什麼開車的事?”阿米莉婭問。第二…See More
Jul 30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7)

“跟您聊得挺愉快。”利昂諾拉開始往門口走去。 阿米莉婭把手搭在利昂諾拉的肩膀上。“您就是他,難道不是嗎?”阿米莉婭說,“您就是利昂弗里德曼。”利昂諾拉搖搖頭。“也不全是。”“此話怎講?” “很久以前,有個女孩寫了部長篇小說,她試圖把它賣出去,但是沒人想要。這部小說是關於一個失去了妻子的老人,里面沒有超自然的生物,也沒有什麼可以一提的高深概念。所以她想如果她給這本書換個書名,稱它為回憶錄,也許會更容易出手一些。”“那……那……是不對的。”阿米莉婭結結巴巴地說。“不,這沒有不對。里面的所有東西雖然不一定有這麼回事,但感情上說來仍是真實的。”“這麼說,那個人是誰?” “我打電話給選角中介找來的。他通常扮演聖誕老人。”阿米莉婭搖搖頭。“我不明白。為什麼要辦這場朗誦會呢?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費那麼多事呢?為什麼要冒這個險呢?”“那本書已經失敗了。有時候你只是想知道……親眼看看你的作品對某個人有某種意義。”阿米莉婭看著利昂諾拉。“我有點感覺被愚弄了,”她最後說,“您是位很好的作家,你知道嗎?” “我確實知道。”利昂諾拉說。利昂諾拉費里斯消失在那條街道的盡頭,阿米莉婭又走回書店。瑪雅跟她說:“這是很…See More
Mar 12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6)

“也許吧……”“至少他一直堅持到了活動結束。”她說。“我倒是覺得這讓活動更糟糕了。”A.J.說。 伊斯梅在按喇叭。“叫我的,”A.J.說,“你晚上真的得在旅館里陪你媽媽?”“我不是非得要。我是個成年人了,A.J.,”阿米莉婭說,“只不過我們明天要起早回普羅維登斯。” “我覺得我沒有給她留下很好的印象。”A.J.說。“沒人能夠,”她說,“我不會為此擔心的。”“嗯,等我回來,如果你可以的話。”伊斯梅又按響了喇叭,A.J.朝車跑去。 阿米莉婭開始清理書店,從那攤嘔吐物開始,讓瑪雅收拾一些沒那麼讓人反胃的雜物,比如花瓣和塑料杯。沒從包里找出打火機的那個女人坐在最後一排。她戴了一頂松松的灰色軟呢帽,穿著一條絲綢長裙。她的衣服就像是從舊貨店里淘來的,不過阿米莉婭這位真的在舊貨店淘衣服的人,看得出那身行頭價格不菲。“您是來参加朗誦會的嗎?”阿米莉婭問。 “對。”那個女人說。“您覺得怎麼樣?”阿米莉婭問。“他很活躍啊。”那個女人說。 “對,確實是。”阿米莉婭把海綿里的水擠到一個桶里,“我不能說他完全就是我所期望看到的那樣兒。” “您期望什麼?”那個女人問。 “更知性的一個人,我想。那聽著勢利。也許這個…See More
Dec 30, 2019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6)

“也許吧……”“至少他一直堅持到了活動結束。”她說。“我倒是覺得這讓活動更糟糕了。”A.J.說。 伊斯梅在按喇叭。“叫我的,”A.J.說,“你晚上真的得在旅館里陪你媽媽?”“我不是非得要。我是個成年人了,A.J.,”阿米莉婭說,“只不過我們明天要起早回普羅維登斯。” “我覺得我沒有給她留下很好的印象。”A.J.說。“沒人能夠,”她說,“我不會為此擔心的。”“嗯,等我回來,如果你可以的話。”伊斯梅又按響了喇叭,A.J.朝車跑去。 阿米莉婭開始清理書店,從那攤嘔吐物開始,讓瑪雅收拾一些沒那麼讓人反胃的雜物,比如花瓣和塑料杯。沒從包里找出打火機的那個女人坐在最後一排。她戴了一頂松松的灰色軟呢帽,穿著一條絲綢長裙。她的衣服就像是從舊貨店里淘來的,不過阿米莉婭這位真的在舊貨店淘衣服的人,看得出那身行頭價格不菲。“您是來参加朗誦會的嗎?”阿米莉婭問。 “對。”那個女人說。“您覺得怎麼樣?”阿米莉婭問。“他很活躍啊。”那個女人說。 “對,確實是。”阿米莉婭把海綿里的水擠到一個桶里,“我不能說他完全就是我所期望看到的那樣兒。” “您期望什麼?”那個女人問。 “更知性的一個人,我想。那聽著勢利。也許這個…See More
Dec 27, 2019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5)

A.J.摸了摸他口袋里的訂婚戒指。現在時機恰當嗎?不,太引人注目了。 “擁抱我一下。”弗里德曼告訴阿米莉婭。她身子探過桌子,A.J.覺得自己看到那位老先生低頭往阿米莉婭的上衣里面看。 “那就是小說在你們身上產生的力量。”弗里德曼說。 阿米莉婭端詳他。“我想是這樣。”她頓了一下,“只不過這不是小說,對嗎?是真人真事。” “是的,親愛的,那當然。”弗里德曼說。 A.J.插話道:“也許,弗里德曼先生是想說這就是敘事的力量。” 阿米莉婭的媽媽——她的個頭像螞蚱,性格像螳螂——說:“也許,弗里德曼是想說以喜歡一本書為基礎建立起來的一段關係算不上什麼關係。”阿米莉婭的媽媽這時把手伸向弗里德曼先生。“瑪格麗特洛曼。我的丈夫也是幾年前去世的。我的女兒阿米莉婭非要我在查爾斯頓喪偶者讀書會讀您的這本書。大家都覺得這書很精彩。” “哦,真好,真……”弗里德曼對著洛曼太太露出燦爛的笑容。“真……” “怎麼?”洛曼太太又說了一遍。…See More
May 16, 2019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4)

“嗯,我不想讓她感覺被逼到了墻角,不得不答應,因為周圍有好多人,你懂吧?”他九歲時,他爸爸帶他去看了一場巨人隊的比賽。結果他們坐到了一個女人旁邊,中場休息時,有人在超大屏幕上向這個女人求婚。攝像機對準那個女人時,她說“我願意”。但是第三節剛一開始,那個女人就無法控制地哭了起來。從那以後,A.J.就不再喜歡橄欖球了。“或許我也不想讓自己感到難堪。” “在派對之後?”瑪雅說。 “對,如果我能鼓起勇氣的話。”他看著瑪雅,“對了,你贊同的吧?” 她點頭,然後在T恤衫上擦了擦她的眼鏡片。“爸爸,我跟她說了動物造型園藝公園的事。” “你到底說了什麼?” “我告訴她我根本不喜歡,而且我相當肯定我們那次去羅得島就是為了看她。” “你為什麼要跟她說這個?” “她幾個月前說過,你這個人有時候讓人難以猜到心思。” “恐怕那大概是真的。”…See More
May 13, 2019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3)

“事實並非如此,”A.J.說,“我喜歡抱怨他們,但是我賣給他們很多書。另外,妮可曾說過,跟通行的觀念相反,為作家舉辦活動最好的時間是八月。那時人們都會感到很無聊,為了解悶干什麼都行,甚至去聽作家朗誦。” “作家朗誦會,”阿米莉婭說,“天哪,那可算不上是種娛樂。” “跟《真愛如血》比起來吧,我想就算不上了。” 她充耳不聞。“事實上,我喜歡朗誦會。”她剛入出版這一行時,有位男朋友拉她去参加了在九十二街Y[79]舉辦的一次憑票入內的艾麗絲麥克德莫特[80]的朗誦會。阿米莉婭本以為她不喜歡《迷人的比利》,但是當她聽到麥克德莫特朗讀時——她揮動胳膊的樣子、她對某些詞的強調——她意識到之前自己根本沒有看懂那本小說。他們参加完朗誦會離開時,那位男朋友在地鐵上向她道歉:“如果這次安排得有點糟糕,對不起。”一周後,阿米莉婭結束了他們的關係。她現在禁不住想當時自己是多麼年輕氣盛,標準是高得多麼離譜。 “好吧,”阿米莉婭對A.J.說,“我會安排你跟宣傳人員聯系。” “你也會來的,對吧?” “我盡量。我媽媽八月份來看我,所以……” “帶她來!”A.J.說,“我想見見你媽媽。”…See More
May 9, 2019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2)

《卡拉維拉縣馳名的跳蛙》1865/馬克吐溫一個初具後現代主義風貌的故事,講的是一個嗜賭之人和他被打敗的青蛙的故事。情節沒什麼,但是值得一讀,因為吐溫信筆書寫的敘述富有樂趣。(讀吐溫的作品時,我經常懷疑他比我更開心。) 《跳蛙》總是讓我想到利昂弗里德曼來這里的時候。你還記得嗎,瑪雅?如果不記得,哪天讓艾米跟你說說吧。…See More
May 1, 2019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1)

在那座豪宅里,瑪雅想起了《天使雕像》,蘭比亞斯沒有看過那本書。 “哦,你一定要看,蘭比亞斯,”瑪雅說,“你會愛上它的。里面有個女孩還有她的弟弟,他們離家出走了……” “離家出走不是件可以一笑置之的事。”蘭比亞斯皺起眉頭,“作為警察,我可告訴你在街頭的小孩不會學好。” 瑪雅接著說:“他們去了紐約的一家大博物館,藏在那里。那……” “那是犯法的,就是這樣,”蘭比亞斯說,“那絕對是非法闖入。很可能還是打破什麼東西闖進去的。” “蘭比亞斯,”瑪雅說,“你沒有抓住重點。” 在豪宅里吃過一頓不菲的午餐後,他們開車前往普羅維登斯,登記入住賓館。 “你去看阿米莉婭吧,”蘭比亞斯對A.J.說,“我在考慮和孩子去市里的兒童博物館。我想讓她看看藏身一家博物館里不可行的諸多原因。至少在‘九一一’之後的世界是這樣。” “你不必那麼做。”A.J.本計劃帶著瑪雅一起去,好讓去看望阿米莉婭這件事顯得沒那麼刻意。(是的,他就是這麼不爭氣,還想用自己的寶貝女兒打掩護。) “別滿臉愧疚的,”蘭比亞斯說,“教父就是幹這個的。後援。”…See More
Apr 26, 2019

比雷艾弗斯's Blog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完结篇)致 謝

Posted on October 11, 2020 at 8:44pm 0 Comments

沒有獨角獸,也沒有艾麗絲島,A.J.費克里的閱讀品位也並不總是等同於我的。

蘭比亞斯和費克里第一任妻子有一句話變著說了很多遍:“沒有書店的小鎮算不上個小鎮。”可以肯定,他們都讀過尼爾蓋曼[120]的《美國眾神》。

凱西波瑞斯編輯本書時不吝賜教,意見精當,無形之中改變了我整個人生。這就是優秀編輯的力量。感謝阿爾岡昆的所有人,尤其是克雷格波普拉爾斯、埃瑪博耶、安妮溫斯洛、布倫森胡爾、德布拉林、洛朗莫斯利、伊麗莎白沙爾拉特、艾娜斯特恩和裘德格蘭特。…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62)

Posted on December 27, 2019 at 5:54pm 0 Comments

“另外,”伊斯梅說,“我們把地下室變成一個可以演戲的地方。那樣的話,為作者辦活動就不用就在書店的正中央舉辦了,甚至人們有時候也許可以租這個地方演戲或者開會。”

“你的戯劇背景對那會很有幫助。”蘭比亞斯說。

“你確定要接手嗎?我們並不是特別年輕了,”伊斯梅說,“說好的告別冬季呢?說好的佛羅里達呢?”

 

“我們可以等到老了再搬去那里。現在我們還不老,”蘭比亞斯頓了一會兒說,“我這一輩子都在艾麗絲島,這是我所了解的唯一一個地方。這里不錯,我準備讓它繼續這樣。沒有書店的地方算不上是個地方,伊西。”…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61)

Posted on December 27, 2019 at 5:53pm 0 Comments

在葬禮上,他們走到瑪雅和阿米莉婭面前(當然是尊尊敬敬地)悄聲說:“A.J.是永遠無法被代替的,可是你們會找別人來經營這家書店吧?”

阿米莉婭不知道該怎麼辦。她愛艾麗絲島,愛小島書店,但是她對經營書店沒有經驗。她一直在這一行的出版社里工作,她現在甚至更需要穩定的支票和醫療保險,因為她要對瑪雅負責。她考慮讓書店繼續開著,星期一到星期五讓別人開,但是這個計劃不可行。來回的交通就受不了,真正應該做的是完全搬離這個小島。在經過了一個星期的苦惱、失眠和思來想去之後,她决定關掉書店。書店——至少是開書店的這座房子和地皮——值不少錢。(妮可和A.J.好多年前就買了下來。)艾米莉婭很愛小島書店,可是她沒法開。有一個月左右,她努力想賣掉書店,但是沒有買主。她把這座房子放到了市場上。到夏天結束時,小島書店就會關門。

 …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60)

Posted on December 27, 2019 at 5:52pm 0 Comments

這很簡單,他想,瑪雅,他想說,我已全都琢磨出來了。

但是他的大腦不讓他說。

你找不到的詞,就去借。

我們讀書而後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我們讀書,因為我們孤單;我們讀書,然後就不孤單,我們並不孤單。

 

我的生活在這些書里,他想告訴她,讀這些書吧,了解我的心。

我們並不完全是長篇小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