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Pabango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9)

我準備不動情地高聲朗誦,你們將聽到這節嚴肅、冷漠的詩。當心它的內容,提防它必然在你們動亂的想像中留下的烙記般的痛苦印象。不要以為我快死了,我還不是骷髏,我的前額上還沒有貼著衰老。所以,讓我們排除和瀕死的天鵝相比的念頭,僅僅注視你們面前的怪物吧。我很高興你們看不見他的面容,但是,他的心靈比面容更恐怖。然而,我不是一個罪犯……這個題目談夠了。不久前,我登上艦艇的甲板,再次看到大海。我記憶猶新,仿佛前一夜才離開。不過,如果你們能夠做到,那就像我在這次後悔獻給你們的朗誦中一樣保持平靜吧,不要因為想到人的心靈而臉紅。啊,章魚,絲綢的目光!你的靈魂和我的靈魂不可分;你是地球上最美的居民,率領著400個吸盤組成的後宮;溫柔而動人的美德和神聖的典雅達成一致協議,建立起牢不可摧的聯系,高貴地居住在你身上,就像居住在它們的天然宅邸。為什麽你不和我在一起?你那汞的肚皮靠著我這鉛的胸脯,雙雙坐在岸邊的懸崖上,凝視我心愛的景致。古老的海洋,水晶的浪花,你仿佛是小水手背上擴大的藍色傷疤;你是一片遼闊的青痕,印在大地的軀體上:我喜歡這個比喻。因此,初次看到你,一聲憂郁的長嘆,好似你那甜美微風的呢喃,掠過深深震動的心…See More
19 hours ago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8)

月下,海邊,鄉村偏僻的角落,我們沈浸在苦澀的思索中,看見萬物都呈現出朦朧、神奇的黃色形狀。樹影扁平,貼在地上,時快時慢地跑來跑去,變化萬千。從前,當我乘青春的翅膀飛翔時,這一切令我幻想,令我驚奇;現在我已經習慣了。風兒吹動樹葉吟著委靡的音符。鴟鵂唱著低沈的悲歌,聽到它的人毛骨悚然。於是,被激怒的狗群掙脫鎖鏈,逃離遙遠的農莊,在原野上四處遊蕩,飽受發狂之苦。突然,它們停下來,眼中燃著火,兇狠、焦急地四處張望,如同臨死前的大象,在荒野中最後看一眼蒼天,絕望地擡起鼻子,無力地垂下耳朵;這些狗垂耳擡頭,鼓起可怕的脖子,開始一個接一個地吠叫,有時像一個喊餓的孩子,有時像房頂上一隻肚子受傷的貓,有時像一個臨產的女人,有時像醫院裏一個垂死的瘟疫病人,有時像一個唱聖歌的姑娘,對著北方的星,對著東方的星,對著南方的星,對著西方的星,對著月亮,對著遠看像橫臥在黑暗中的巨石似的群山,對著它們大口吸進使鼻孔內部發紅、發燙的寒氣,對著夜晚的寂靜,對著斜飛過它們面前嘴中叼著給兒女的美味活食——一隻老鼠或一隻青蛙的貓頭鷹,對著眨眼之間就無影無蹤的野兔,對著犯罪後策馬奔逃的盜賊,對著搖動歐石楠使它們肌膚發抖牙齒打顫的…See More
Tuesda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6)

應該讓指甲長上兩個星期。啊!多美妙,從床上粗暴地拉起一個嘴上無毛的孩子,睜大雙眼,假裝溫柔,撫摩他的前額,把他的秀髮攏向腦後。然後,趁他毫無準備,把長長的指甲突然插入他柔嫩的胸脯,但不能讓他死掉;因為,如果他死了,我們將看不到他悲慘的模樣。接著,我們就舔傷口,飲鮮血;在這段應該永遠持續下去的時間裏,孩子會放聲痛哭。除了他那像鹽一般苦的眼淚,沒有比他的血更鮮美的東西了,用我剛才描述的方法吸出的血依然熾熱。漢子,當你偶爾割破手指時,你從沒嚐過你的血嗎?鮮血多美啊,不是嗎?因為沒有任何味道。另外,你可記得,有一天你在憂郁的沈思中把手握成杯形放到病懨懨、淚漣漣的臉上;然後你把這隻手必然地伸向嘴巴,大口大口地暢飲眼淚,杯子像那個斜視著天生壓迫者的學生的牙齒般顫抖。眼淚多美啊,不是嗎?因為有陳醋的味道。仿佛是最癡情的情人的淚水,但孩子的淚水味感更佳。他還不懂得惡,所以不會背叛:情人卻早晚要變心……我用類比法猜測,盡管我不知道什麽是友誼,什麽是愛情(我大概永遠不會接受它們,至少不會從人類那裏接受)。既然你不厭惡你的血和淚,那就放心地品嚐,品嚐少年的血和淚吧。蒙住他的眼睛,撕裂他悸動的肌膚,再像雪崩般…See More
Jul 2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5)

我一生中看見雙肩狹窄的人們無一例外地幹出許多蠢事,用各種手段愚弄同類,腐蝕心靈。他們把自己的行為動機稱作榮譽。看著這些表演,我真想像別人一樣大笑;但是,這種奇怪的模仿卻不可能。我抓起一把刃口鋒利的折刀,劃開雙唇相交處的皮肉。我一時以為達到了目的。我在鏡中凝視我自傷的嘴。錯了!兩道傷口中流出的大量鮮血使我無法看清,那裏是否確實顯出像別人一樣的笑。但是,比較了一會兒,我發現我笑得和人們不一樣,就是說我並沒笑。我看見面容醜陋、可怕的雙眼深陷在陰沈的眼眶中的人們比巖石更堅硬,比鑄鐵更呆板,比鯊魚更兇殘,比青年更蠻橫,比罪犯更瘋狂,比騙子更背信棄義,比演員更異想天開,比教士更具有個性,勝過天地之間最不動聲色、最冷漠無情的生靈。他們讓探索他們心靈的道學家疲憊不堪,讓上天無情的憤怒降臨到他們頭上。這些人我都見過,有時他們大概受地獄之鬼的慫恿,像一個邪惡的孩子反抗母親那樣向蒼天舉起粗壯的拳頭,目光充滿熾熱、仇恨的內疚,保持著冰冷的沈默,不敢講出掩藏在心中的廣泛而徒勞的沈思,因為其中盡是錯誤和恐怖,卻用一副可憐相使仁慈的上帝傷感;有時他們從早到晚、從幼年的開始到晚年的終結用難以置信、違背常識的咒罵來反對…See More
Jul 2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4)

有人寫作是為了尋求喝彩,他們的心靈憑空想象或天生具有高貴的品格。我卻用我的才華描繪殘酷的樂趣!但是,持久、人為的樂趣和人一起開始,也和人一起結束。在上帝神秘的決斷中才華不能和殘酷聯姻嗎?或者,因為殘酷,所以就不能有才華?如果你們願意,只要聽我說就能在我的話中看到證據……對不起,我的頭髮似乎在頭上立起來了;但沒關係,因為我輕易地用手就把它們壓回原處。歌手並不奢望他的詠嘆調別出心裁;相反,他為人人都有主人公那高傲、惡毒的思想而感到慶幸。洛特雷阿蒙(Lau Treamont,1846—1870 享年24),法國詩人,他以數量不多、具有罕見的複雜性和極端性的文字,向人們展示了一個患了深度語言譫妄症的病態狂人,長時間默默無聞卻被超現實主義作家奉為先驅的怪異神魔,作品包括《馬爾多羅之歌》、斷篇《詩一》、《詩二》等。See More
Jul 2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3)

我將用幾行文字證實馬爾多羅童年時為人善良,生活幸福:結束了。他後來發現自己是天生的惡棍:離奇的命運!他多年來竭力掩飾個性,但最終這種不自然的努力使他血液沸騰;他無法再忍受這種生活,果斷地投入惡的生涯……溫柔的氣氛!誰能料到!當他親吻一個孩子時,想的卻是用剃刀割下那粉紅的臉蛋,如果不是正義女神每次用她那一長串懲罰來阻止,他早就幹過多次了。他不是騙子,承認事實,自稱殘忍。人們,你們聽見了嗎?他敢用這支發抖的羽筆再說一遍!所以,他是比意志更強大的力量……厄運!石塊想擺脫重力嗎?不可能。惡要和善聯姻嗎?不可能。這就是我在上面說的話。洛特雷阿蒙(Lau Treamont,1846—1870 享年24),法國詩人,他以數量不多、具有罕見的複雜性和極端性的文字,向人們展示了一個患了深度語言譫妄症的病態狂人,長時間默默無聞卻被超現實主義作家奉為先驅的怪異神魔,作品包括《馬爾多羅之歌》、斷篇《詩一》、《詩二》等。See More
Jul 1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2)

讀者,你大概指望我在這本著作的開端乞靈於仇恨!你盡情地沈溺在無數的享樂中,像鯊魚般肚皮朝天,誰說你乾癟、寬闊、傲慢的鼻孔不能在漆黑、秀美的空氣中徐緩、莊嚴地聞到書中的紅色煙霧?仿佛你了解這一行為的重要性和這一正當欲望的同等重要性。啊,魔鬼,如果你事先努力地連續吸上三千次你對永恒上帝的惡意,我擔保這些煙霧會美化你醜陋嘴臉上那兩個不成形的窟窿,你的鼻孔將因難言的欣喜和持久的陶醉而無限地擴張,在如同灑過香水、燃過香草般芬芳的空間中不再要求更美妙的東西;因為,它們將飽餐完美的幸福,猶如居住在宏偉、安寧、愜意的天宇中的天使。洛特雷阿蒙(Lau Treamont,1846—1870 享年24),法國詩人,他以數量不多、具有罕見的複雜性和極端性的文字,向人們展示了一個患了深度語言譫妄症的病態狂人,長時間默默無聞卻被超現實主義作家奉為先驅的怪異神魔,作品包括《馬爾多羅之歌》、斷篇《詩一》、《詩二》等。See More
Jul 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1)

願大膽的、一時變得和這本讀物一樣兇猛的讀者不迷失方向,找到偏僻的險路,穿過荒涼的沼澤——這些陰森的、浸透毒汁的篇章;因為,如果他在閱讀中疑神疑鬼,邏輯不嚴密,思想不集中,書中散發的致命煙霧就會遮蔽他的靈魂,仿佛水淹沒糖。大家都讀下文,這沒必要:只有少數人能平安地品嚐這隻苦果。因此,膽小鬼,在更深地進入這片未勘探的原野前,腳跟向後轉,別向前。仔細聽我說:腳跟向後轉,別向前,如同一個兒子的目光恭敬的避開母親威嚴的面孔;或者更確切地說,如同一群愛思考、怕寒冷的鶴,它們組成一個望不盡的三角,越過冬天的寂靜,展開翅膀全力飛向地平線上的一個定點,那裏突然颳起一道奇怪的強風:暴雨的前兆。那隻最老的、獨自擔任前衛的鶴看見這一切,像理性人似的搖頭、咂嘴、傷心(換了我也不高興),落盡羽毛、歷經三代的脖子晃成憤怒的曲波,預示暴風雨越來越近。它用富有經驗的雙眼多次鎮定地審視各個方向,像憂慮的哨兵似的為了擊退公敵而發出警覺的叫聲。它第一個(因為它享有向另外那些智力低下的鶴顯示尾羽的特權)謹慎、輕柔地轉動幾何形的尖頂(也許是一個三角,但看不見這些奇妙的候鳥在空中組成的第三條邊),時而左舷,時而右舷,像一個靈巧的船…See More
Jul 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 《最後一盞燈》

淡淡的一個切口,在夜的皮膚上沿山坡變暗,血流更弱從燈桿到光帶,染上色裹上布她的影子從舞會上躲開在沈寂的屋檐上緊拽在身邊那臥著的深遠對於一代代耐心屈從者,油是好心的燈在彎曲的門廊中,在沒有耐心和安寧的市場那最後的呼吸里……她是晚星的告別辭,點燃在沙漠肋骨中間。(趙毅衡 譯)沃尔·索因卡(Wole…See More
Jun 2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我想正在下雨……》

我想正在下雨那些舌頭會從焦渴中鬆弛合攏嘴的煙囪頂,與良知一起沈重地懸掛於半空我曾看見它從灰燼中升起突現的雲朵。沈降他們如入一輪灰環;在旋轉的幽靈內部。 哦,必須下雨這些頭腦中的圍墻,把我們捆綁於奇怪的絕望,講授悲哀的純潔。 雨珠怎樣在我們七情六欲的羽翼上敲擊糾纏不清的透明體,在殘酷的洗禮中將灰暗的願望凋敝。 雨中的蘆葦,在收獲的恩賜中奏響的蘆笛,依然挺立在遠方,你與我土地的結合將屈從的岩石剝得裸露無遺。 (馬高明 譯)原詩:I think it rains沃尔·索因卡(Wole Soyinka,1934-)出生于尼日利亚西部阿贝奥库塔约鲁巴族一个学校督学的家庭。他先在尼日利亚伊巴丹大学接受教育,1954年,他20岁时,进入英国利兹大学,专攻英语。在五十年代末,他首次创作一些短剧、诗歌、歌曲,上演或发表。…See More
Jun 2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夜》

夜,你的手沈重地放在我的眉際我沒有雲朵般水銀的心臟,敢於承受因你微妙的擠壓而加重的痛苦。作為蛤蜊的女人,在海面上的一輪新月下我看見你忌妒的眼神撲滅了海水的磷光,在波浪持續的脈動中舞蹈,我佇立,向外流淌屈從如沙灘,血水與鹹澀的海水浸入根莖。夜,你穿過濃密的葉簇,如雨撒下鋸齒狀的影子直到,在你溫水如註、布滿斑痕的窩穴中洗浴名聲使我痛苦、冷漠、一言不發,猶如夜間的竊賊。 藏起我吧,當夜晚孩子們出沒於這片土地我必然聽不見一切聲音!這些朦朧的呼喚卻依然會剝光我的衣服;一絲不掛,無人理會,在夜這喑啞的分娩時刻。(馬高明 譯)沃尔·索因卡(Wole…See More
Jun 24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囚犯》

灰暗,面對稀疏的淺草被揚起,潮濕的苔蘚,如此滯重的煙霧中的細縷,躲避向土地彎卷的利刃,繁殖灰色的時刻,以及日子,以及年月,因為智慧的灰廟不必由我們建造給發熱病的年月,從這里開始,不必帶著眼淚或灰塵,然而這悲哀的嘲弄思緒,是時刻的逼迫嗎? 沙漠的荒野,那時,孤獨的仙人掌食人生番是他的愛——縱使在巉岩和峽谷中間,在跳躍和夜晚的顫栗之間縱使像遺留的陶瓷碎片以及陷落的沙暴——暗示已經出現。在這風暴的旋渦中心,一曲挽歌但並非由此而來。因為那遙遠的伴侶突然被變成陌生人,當風力減弱中心塌陷,悲哀。而打碎的陶片躺在地上,悶悶不語——又一次暗示但並非由此而來。他只知道突然地佔有。時間的征服把無助的他捆縛於每一件灰暗的物體。(馬高明 譯)沃爾·索因卡(Wole Soyinka,1934-)出生於尼日利亞西部阿貝奧庫塔約魯巴族一個學校督學的家庭。他先在尼日利亞伊巴丹大學接受教育,1954年,他20歲時,進入英國利茲大學,專攻英語。在五十年代末,他首次創作一些短劇、詩歌、歌曲,上演或發表。…See More
Jun 2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琥珀的墻壁》

太陽的呼吸冠蓋綠藤和珀珠有童聲自東方之門響起你隨著太陽來狩獵向昏沈的大地揚眉在蘇醒的湖散播硫磺火焰太陽的手停頓在獵物在最高的樹枝,眼神遊漫著欲望質疑這個隔絕的人之謎比焚燃的芒果更豐饒的幻想閃過太陽尊貴的心開放的正午高懸封鎖的大門願你近午時不太痛苦就發現男囚監獄內在的損失里是一墻的收獲你黃昏的笛音,你喚醒種籽之舞填黑夜以生機,我聽見你星光閃閃的歌中太陽哀愁的伴唱(木木 譯) 沃尔·索因卡(Wole Soyinka,1934-)出生于尼日利亚西部阿贝奥库塔约鲁巴族一个学校督学的家庭。他先在尼日利亚伊巴丹大学接受教育,1954年,他20岁时,进入英国利兹大学,专攻英语。在五十年代末,他首次创作一些短剧、诗歌、歌曲,上演或发表。…See More
Jun 1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烏劄麻》

汗水是大地之酵母不是貢品,豐盛的大地從未向耕稼之苦所求供奉汗水是大地之酵母不是被迫來向養尊處優的神祇貢獻的祭品你,黑色的大地的雙手釋放希望,脫離死亡的桎梏掙脫土生的教條教條比死亡更恐怖,饑渴不知厭足的啃嚙人性,教條的草芥秣料。汗水是酵母,麵包,烏劄麻——為土地所有,所治。所想,大地是全人類。(木木 譯)沃尔·索因卡(Wole…See More
Jun 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安魂曲》(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節選)

1 你把你仍在掠地飛行的淡淡的悒郁留在靜靜的湖面上。這裏黑暗蹲伏,白鷺舒展羽翼你的愛宛如遊絲一綹。 2 此刻,請聽乾風的悲歌。這是習藝的時刻,你在奇異的不安中傳授沒有痛苦的隕亡。哀愁是微明對大地的親吻。我無意用雲彩雕刻一隻軟枕,讓你安睡。然而我驚異,你纏繞生長得很快當我將你折起放進我多荊棘的胸間。如今,你的血滴是朦朧的白晝里我的憂傷黃昏時苦澀的露珠,也是髮根露珠綴成的逶迤細流情欲從那里升起。憂傷,憂傷你羽毛般的淚水流在長了荊棘的拱壁間的裂隙里,很快不見,我需要把它都吮吸乾凈。到那時它就像乾燥的憂傷空氣,而我也能嚎啕痛哭,像下雨一樣。(李文俊 譯)沃爾·索因卡(Wole Soyinka,1934-)出生於尼日利亞西部阿貝奧庫塔約魯巴族一個學校督學的家庭。他先在尼日利亞伊巴丹大學接受教育,1954年,他20歲時,進入英國利茲大學,專攻英語。在五十年代末,他首次創作一些短劇、詩歌、歌曲,上演或發表。…See More
Jun 1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保羅·瓦樂希《純詩:一次演講的劄記》(下)

……在這裏,詩人就得吃力地應付這個多種多樣的、十分豐富的特性的雜燴——事實上是太豐富了,因此不能不混淆;詩人必須從這樣一個東西,選取材料來製造他的藝術品,他的產生詩情的機器。這意思是說,他必須強迫這個實際的工具,這個由每個人創造的拙劣工具,這個為當前的需要而使用並經常由活著的人修改的日常工具——強迫它……成為他所選擇的一種情感狀態的材料……。 人們可以不加誇張地說,普通的語言是共同生話雜亂的結果……。而詩人雖然必然使用這個雜亂狀態所提供的語言材料,他的語言卻是一個人努力的成果——努力用粗俗的材料來創造一個虛構的、理想的境界。如果這個矛盾的問題能夠完全被解決——那就是說,如果詩人能夠設法創作出一點散文也不包括的作品來,能夠寫出一種詩來,在這種詩裏音樂之美一直繼續不斷,各種意義之間的關係一直近似諧音的關係,思想之間的相互演變顯得比任何思想重要,詞藻的使用包含著主題的現實——那麽人們可以把“純詩”作為一種存在的東西來談。…See More
Jun 14

Crna Gor's Blog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9)

Posted on July 11, 2021 at 3:00pm 0 Comments

我準備不動情地高聲朗誦,你們將聽到這節嚴肅、冷漠的詩。當心它的內容,提防它必然在你們動亂的想像中留下的烙記般的痛苦印象。不要以為我快死了,我還不是骷髏,我的前額上還沒有貼著衰老。

所以,讓我們排除和瀕死的天鵝相比的念頭,僅僅注視你們面前的怪物吧。我很高興你們看不見他的面容,但是,他的心靈比面容更恐怖。

然而,我不是一個罪犯……這個題目談夠了。不久前,我登上艦艇的…

Continue

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一支歌(8)

Posted on July 4, 2021 at 3:00pm 0 Comments

月下,海邊,鄉村偏僻的角落,我們沈浸在苦澀的思索中,看見萬物都呈現出朦朧、神奇的黃色形狀。樹影扁平,貼在地上,時快時慢地跑來跑去,變化萬千。從前,當我乘青春的翅膀飛翔時,這一切令我幻想,令我驚奇;現在我已經習慣了。風兒吹動樹葉吟著委靡的音符。鴟鵂唱著低沈的悲歌,聽到它的人毛骨悚然。於是,被激怒的狗群掙脫鎖鏈,逃離遙遠的農莊,在原野上四處遊蕩,飽受發狂之苦。突然,它們停下來,眼中燃著火,兇狠、焦急地四處張望,如同臨死…

Continue

(尼日利亞)索因卡詩選《我想正在下雨……》

Posted on June 26, 2021 at 8:30am 0 Comments

我想正在下雨

那些舌頭會從焦渴中鬆弛

合攏嘴的煙囪頂,與良知一起沈重地懸掛於半空



我曾看見它從灰燼中

升起突現的雲朵。沈降

他們如入一輪灰環;在旋轉的

幽靈內部。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