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Pabango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東山魁夷:不懂哲學的畫家不是好散文家(上)

5月6日是日本畫家、散文家東山魁夷的忌日,這位日本畫壇的國寶級人物同時也是一位散文大師,而充盈於文、畫之間的是哲思、哲理、哲趣。中譯本中,唐月梅、林少華的譯文古雅素樸,皆為上乘。東山魁夷原名新吉,畫號魁夷,1908年7月生於橫濱,1931年畢業於東京美術學校。1934年留學德國柏林大學哲學系,攻讀美術史。1999年5月6日逝世。代表畫作有《京洛四季組畫》、《冬日三樂章》、《光昏》、《唐招提寺壁畫》,散文代表作《聽泉》、《和風景的對話》、《探求日本的美》等。曾獲第一回日本畫院展一等獎、日本藝術院獎、文化勛章和每日藝術大獎等獎項。東山魁夷是日本二戰後最負盛名的風景畫畫家,對日本當代繪畫藝術的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與平山郁大、高山辰雄並稱日本當代畫壇的“三座大山”。因為強調創作是“通過每個人的眼睛而獲得的心靈的感知”,又被稱作“日本心象風景畫家”。同時他又是傑出的散文家,文筆細膩,意境優美,親近自然,富有禪意,與川端康成並稱為日本散文文壇雙壁。東山魁夷與川端康成不僅是人生摯友,而且是追求日本傳統美學中古典情調的同道。川端康成曾評價他:“作為一位日本畫家,一位風景畫家,他自覺服從命運的安排,…See More
19 hours ago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秋戀(下)

中午十一時,她仍坐在那兒,咖啡早涼了,煙灰散落了一桌。睡眠不足的眼睛在青煙里沈沈的靜止著,她咀嚼著泰戈爾的一首詩:“因為愛的贈遺是羞怯的,它說不出名字來,它掠過陰翳,把片片歡樂鋪展在塵埃上,捕捉它,否則永遠失卻!”——捕捉它,否則永遠失卻——他不會再來了,昨天,他不過是路過,不會再來了……她奇怪昨夜她會那麽哭啊哭的,今天情緒低反而不想哭了。她只想抽抽煙,坐坐,看看窗外的落葉,枯枝……。忽然,她從玻璃反光上看到咖啡室的門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進來,他穿了一件翻起衣領的風衣。他走過來,站在她身後,把手按在她的肩上。她沒有回頭。只輕輕的顫抖一下,用低啞的聲音說:“坐吧!”就像昨天開始時一樣,他們互相凝視著說不出話來,他們奇怪會在這樣一個奇異、遙遠的地方相遇。他伸過手臂輕輕拿走了她的煙。“不要再抽了,我要你真真實實的活著。”他們互相依偎著,默默的離開那兒。那是短暫的一天,他們沒有趕命似的去看那鐵塔、羅浮宮、凱旋門,他們只坐在河畔的石椅上緊緊的依偎著,望著塞納河的流水出神。“今天幾號了?”她問。“二十七,怎麽?”“沒什麽,再過三天我就滿廿二歲了。”路旁有個花攤,他走過去買了一小束淡紫色的雛菊。“H…See More
Apr 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秋戀(中)

 “你從臺灣來?”他問。“臺灣,”她緩緩的,清清楚楚的回答他。她像是松了口氣似的倒在椅背上。“那真好,你知道我顧忌這些。”“我也是。”她淡淡的卻是放了心的回答。“你住過臺北沒有?你知道,我家在那兒。”她掠了掠頭髮,不知應該再說什麽。他沒有回答她,卻注視著她掠頭髮的動作。“你來巴黎多久?”“兩年不到。”“幹什麽?”“沒什麽,只是畫畫。”“生活還好?”“我來時帶了些錢,並且,偶爾我可以賣掉一張小畫……”他沈默了好久,一會兒他說:“你知道當我在窗外看到你,第一眼給我的感覺是什麽?”她裝著沒聽見他的問話,俯下身去撥動煙灰缸。“剛才我問你曾在臺北住過?”“是,我一直住在那兒,我是海員,明年春天我跟船回去。臺北有我的母親、妹妹……”他的聲音低啞起來:“我們的職業就是那麽飄泊,今天在這兒,明天又不知飄到里哪里了……”他自嘲的笑了笑,眼光里流露出一股抑制不住的寂寞。“招商局的船極少極少開到這兒。”她說。“不是招商局的,我們掛巴拿馬的旗子。”“什麽時候開船?”“昨天來的,後天清早開中東。”後天,後天。她喃喃的唸著,一下子覺得她對現在的一切留戀起來。她忽然想衝動的對他說,留下來吧!留下來吧!即使不為我,也…See More
Mar 2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秋戀(上)

生命有如渡過一重大海,我們相遇在這同一的狹船里。死時,我們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泰戈爾 她坐在拉丁區的一家小咖啡室里望著窗外出神,風吹掃著人行道上的落葉,秋天來了。來法國快兩年了,這是她的第二個秋,她奇怪為什麽今天那些風,那些落葉會叫人看了忍不住落淚,會叫人忍不住想家,想母親,想兩年前松山機場的分離,想父親那語不成聲的叮嚀……她仿佛又聽見自己在低低的說:“爸、媽,我走了。”我走了,我走了,就像千百次她早晨上學離家時說的一樣,走了,走了……哦!媽媽……她靠在椅背上,眼淚不聽話的滴下來。她打開皮包找手帕,她不喜歡自己常常哭,因為她害怕自己一哭就要哭個不停了。今天怎麽搞的,特別難過。她低下頭燃了一支煙,她有些埋怨自己起來。她記得半年前寫給媽媽的一封信,她記得她曾說:“媽媽,我抽煙了,媽媽,先不要怪我。我不是壞女孩子,我只是……有時我覺得寂寞難受。小梅住得遠,不常見面。這兒,大家都在為生活愁苦……不要再勸我回去,沒有用的,雖然在這兒精神上苦悶,但我喜愛飄泊……”她奇怪在國內時她最討厭看女人抽煙。她狠狠地吸了一口。咖啡涼了,她預備回去,回她那間用廿元美金租來的小閣樓兼畫室。擡頭望…See More
Mar 2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惑(4)

 “我不快樂?是嗎?張伯伯,您弄錯了,我快樂,我快樂……真的……我不快樂真是笑話了。珍妮來了,你知道,珍妮來了,我滿足,我滿足……雖然我不停的在那兒跑啊!跑啊!但我滿足……真的……痛苦嗎?有一點,……那不是很好?我——哦!天啊,你不要這樣看我啊!張伯伯,我真的沒病,我很好……很好……”我發覺我在歇斯底里的說個不停,並且淚流滿面,我抑制不住自己,我不能停止的說下去。張伯伯默默的拉著我的手送我回家,一路上他像催眠似的說:“妹妹,你病了,你病了,沒有珍妮,沒有什麽珍妮,你要安靜,安靜,……你病了……”打針,吃藥,心理治療,鎮靜劑,過多的疼愛都沒有用,珍妮仍活在我的里面。我感覺到珍妮不但占有我,並且在感覺上已快要取而代之了,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會消失的,消失得無影無蹤。活著的不再是我,我已不復存在了,我會消失……三番兩次,我掙扎著說,珍妮!我們分手吧!我們分手吧!她不回答我,只用她那縹渺空洞的聲音向我唱著:“我從那里來,沒有人知道,我去的地方,人人都要去,風呼呼地吹,海嘩嘩地流,我去的地方……人人都要去……”唉!珍妮!我來了,我來就你。於是珍妮向一陣風似的撲向我,我也又一次毫無抵抗的被吸到她的…See More
Mar 1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惑(3)

他們告訴我,我病了,(我病了?)以後不許想太多,不許看太多,不許任性,不許生氣,不許無緣無故的哭,不許這個,不許那個,太多的不許……在家悶了快一個月了,我只出門過一次,那天媽媽帶我去臺大醫院,她說有一個好醫生能治我的病。我們走著,走著,到了精神科的門口我才吃驚的停住了腳步,那麽……我?……媽媽退出去了,只留下醫生和我,他試著像一個朋友似的問我:“你——畫畫?”我點了點頭,只覺得對這個故作同情狀的醫生厭惡萬分——珍妮跟我的關係不是病——他又像是個行家的樣子笑著問我:“你,畫不畫那種……啊!叫什麽……看不懂的……印象派?”我簡直不能忍耐了,我站起來不耐煩的對他說:“印象派是十九世紀的一個派別,跟現在的抽象派沒有關係,你不懂這些就別來醫我,還有,我還沒有死,不要用這種眼光看我。”珍妮跟我的關係不是病,不是病,我明白,我確實明白的,我只是體質虛弱,我沒有病。珍妮仍是時時刻刻來找我,在夜深人靜時,在落雨的傍晚,在昏暗的黎明,在悶郁的中午……她說來便來了,帶著她的歌及她特有的氣息。一次又一次我跌落在那個虛無的世界里,在里面喘息,奔跑,找尋……找尋……奔跑……醒來汗流滿面,疲倦欲絕。我一樣的在珍妮的…See More
Mar 1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惑(2)

從那次病復原後,我靜養了好一陣,醫生盡量讓我睡眠,不給我時間思想,不給我些微的刺激,慢慢地,表面上我平靜下來了。有一天忽然心血來潮,也不經媽媽的同意,我提了畫具就想跑出去寫生,媽聽到聲音追了出來,她拉住我的衣服哀求似的說:“妹妹,你身體還沒好,不要出去吹風,聽話!進去吧!來,聽話……”忽然,也不知怎麽的,我一下子哭了起來,我拚命捶著大門,發瘋似的大喊:“不要管我,讓我去……讓我去……討厭……討厭你們……”我心里很悶,悶得要爆炸了。我悶,我悶……提著書箱,我一陣風似的跑出家門。坐在田埂上,放好了畫架。極目四望,四周除了一片茫茫的稻田和遠山之外,再也看不到什麽。風越吹越大,我感覺很冷,翻起了夾克的領子也覺得無濟於事。我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的任性和孟浪起來。面對著空白的畫布我畫不出一筆東西來,只呆呆的坐著,聽著四周的風聲。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我覺得風聲漸漸的微弱了,在那個之間卻圍繞著一片欲的寂靜,慢慢的,遠處像是有一種代替風聲的音樂一陣陣的飄過來,那聲音隨著起伏的麥浪一陣一陣的逼近了……終於它們包圍了我,它們在我耳旁唱著“我從何處來,沒有人知道,我去的地方,人人都要去……”我跳了起來,呆呆的立著…See More
Mar 1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惑(1)

黃昏,落霧了,沈沈的,沈沈的霧。窗外,電線桿上掛著一個斷線的風箏,一陣小風吹過,它就蕩來蕩去,在迷離的霧里,一個風箏靜靜地蕩來蕩去。天黑了,路燈開始發光,濃得化不開的黃光。霧,它們沈沈的落下來,燈光在霧里朦朧……天黑了。我蜷縮在床角,天黑了,天黑了,我不敢開燈,我要藏在黑暗里。是了,我是在逃避,在逃避什麽呢?風吹進來,帶來了一陣涼意,那個歌聲,那個飄渺的歌聲,又來了,又來了,“我來自何方,沒有人知道……我去的地方,人人都要去……風呼呼地吹……海嘩嘩地流……”我揮著雙手想拂去那歌聲,它卻一再的飄進來,飄進我的房間,它們充滿我,充滿我……來了,終於來了。我害怕,害怕極了,我跳起來,奔到媽媽的房里,我發瘋似的抓著媽媽,“媽媽!告訴我,告訴我,我不是珍妮,我不是珍妮……我不是她……真的,真的……” 已經好多天,好多天了,我迷失在這幻覺里。…See More
Mar 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月河(5)

6 她拒絕了好些真正的朋友,有時她會找那些談不來的女孩子們一起去逛街,看電影,然後什麽也不感覺的回家。有時阿陶他們碰到她都會覺得生疏了,她不知道為什麽要在最難受的日子里逃避那些被她珍惜的友情。她只想靠在窗口吹風,再不然就是什麽也不想的抱著貓咪曬太陽。也許我是有些傻,她想,何必老是等那封沒有著落的信呢?她看得很清楚,她對自己說:“我們該是屬於彼此的。”想到他那沒有什麽出色卻另有一股氣質的外型,她更肯定自己的意念了。她愛他,愛他,不為什麽,就是那麽固執的做了。 7 整十點,那個小郵差來了,她從窗口看見,開門去接信,一大疊聖誕卡,國內的,國外的,還有一封是彭從巴黎寄來的。想到彭,她有些歉然了,他比沈遲一個月出國,給她寫過信,她只簡單的回了他一張風景明信片,在國內時他一直像哥哥似的照顧她。…See More
Feb 2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月河(4)

4 第二天,她無所事事的過了一天,看了幾張報紙,卷了卷頭髮,下午坐車子去教那兩個美國小孩的畫,吃了晚飯陪父親看了一場電影,回來已經很晚了。睡不著,看了幾頁書,心里又老是像有什麽事似的不安。覺得口渴,她摸索著經過客廳去冰箱拿水。 就在那時候,電話鈴忽然響了,她呆了一下,十二點半了,誰會在這時候來電話?一剎間她又好像聽到預感在對她說:“是沈的電話。”沒有理由的預感,她衝過去接電話。“林珊?”“嗯!我就是。”“林珊,我是沈,我想了好久,我覺得應該告訴你……喂!你在聽嘛?”“什麽?”“林珊,你一定得聽著,我明早九點鐘的飛機飛美國,去加拿大研究院……喂……喂……”在黑暗中她一手抱住了身旁的柱子,她覺得自己在輕輕的喊:“天啊!天啊!…See More
Feb 2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月河(3)

已經上午十一時了,她穿了睡袍坐在客廳里,家里的人都出去了,顯得異常的冷靜。昨晚舞會戴的手鐲不知什麽時候遺落在地板上,她望著它在陽光下靜靜的閃爍著,昨夜的很多感覺又在她心里激蕩了,她想,也許我和沈在一個合適的該認識的場合見面,就不曾有這種感覺了。為什麽昨夜我們處了那麽久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們在各人的目光里讀到了彼此對於生命所感到的悲戚和寂寞。她知道她的幾個朋友都會有這種感覺,而他們年年月月的處在一起卻沒有辦法真正的引起共鳴。“各人活各人的,”她想起去年夏天一塊去遊泳時阿陶說的這句話。當時她聽了就覺得一陣酸楚,她受不住,沿著海灘跑開了。而那麽多日子來他們仍是親密的聚在一起,而他們仍走“各人活各人的”,在那麽多快活的活動之後又都隱藏了自己的悲哀,他們從來沒有“真正”的認識過。“至少昨夜我發覺我跟沈是有些不同的,”她想,我們雖然撇不下“自我”,但我們真正的產生過一種關懷的情感,也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種想法。她聳聳肩站起來去預備下午穿的衣服。誰知道呢?這種感覺要來便來了。一種直覺,她知道沈下午不會去聽演講的,而她在短時間內也不會看到他了。 3  那天是九月十七號,晚上九點半了。她披了一件寢衣靠在…See More
Feb 2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月河(2)

“我們終於見面了,”他側著身子望著她,聲音低低的。目光里卻帶著不屬於這個場合的親切。她擡起頭來接觸到他的目光,一剎間就好像被什麽新的事物打擊了,他們再也笑不出來。像是忽然迷失了,他們站在舞池里怔怔地望著彼此。她從他的眼睛里讀到了她自己的言語,她就好像聽到沈在說:“我懂得你,我們是不同於這些人的,雖然我們同樣玩著,開心著,但在我們生命的本質里我們都是感到寂寞的,那是不能否認的事,隨便你怎麽找快樂,你永遠孤獨……”她心里一陣酸楚,就好像被誰觸痛了傷口一樣,低下頭來,覺得眼睛里充滿了淚水,分不清是歡樂還是痛苦的重壓教她心悸,她覺得有什麽東西沖擊著他們的生命,她有些吃驚這猝發的情感了。“而他只是這麽一個普通的男孩……我會一下子覺得跟他那麽接近。”她吃驚地對自己說。他們彼此那樣癡癡的凝望著,在她的感覺里他是在用目光擁抱她了。她低下頭沙啞的說:“不要這樣看我,求你……”她知道他們是相通的,越過時空之後摻雜著苦澀和喜悅的了解,甚至勝過那些年年月月玩在一起的朋友。他們默默的舞著,沒有再說話,直到音樂結束。燈光忽然亮了,很多人擁了那位女同學唱出生日歌,很多人誇張著他們並不快樂的笑聲幫著吹蛋糕上的蠟燭,之…See More
Feb 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月河(1)

穿過死亡之門超越年代的陳舊道路到我這里來雖則夢想褪色,希望幻滅歲月集成的果實腐爛掉但我是永恒的真理,你將一再會見我在你此岸渡向彼岸的生命航程中——泰戈爾 1 “來,替你們介紹,這是林珊,這是沈。”她不記得那天是誰讓他們認識的了。就是那麽簡單的一句話——“這是林珊,這是沈。”就聯系了他們。記得那天她對他點點頭,拍拍沙發讓他坐下,介紹他們的人已經離去。他坐在她旁邊,帶著些泰然的沈默,他們都不說話。其實他們早該認識的,他們的畫曾經好幾次同時被陳列在一個展覽會場,他們互相知道已經太久太久了。多奇怪,在那個圈子里他們從來沒有機會認識,而今天他們竟會在這個完全不屬於他們的地方見面了。她有好些朋友,她知道沈也經常跟那些朋友玩在一塊兒的,而每一次,就好像是註定的事情一樣,他們總是被錯開了。記得去年冬天她去“青龍”,彭他們告訴她——“沈剛剛走。”她似乎是認命了似的笑了笑,這是第五次了,她不知道為什麽他們那麽沒緣,她心里總是有些沮喪的。她在每一次的錯過之後總會對自己說:“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要碰到他,那個沈,那個讀工學院卻畫得一手好畫的沈。”現在,他們終於認識了,他們坐在一起。在他們眼前晃動的是許多鎊鎊的…See More
Dec 20, 201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5)

我需要臺灣的產品“我想知道,在不久的將來,你大概會需要中國的什麽產品?”“太多了,我們需要假髮、電晶體收音機、木器——但是西班牙氣候乾燥,怕大件木器來了要裂。還有手工藝品、成衣——。”“你歡迎廠商給你來信嗎?”“歡迎之至,多些資料總是有用的。”“什麽時候再去臺灣采購?”“很難講,我上個月才從臺灣回來。”“你不介意我拍幾張照片吧!我改天來拍,今天來不及了。”“我們再約時間,總是忙著。謝謝你費神替我做這次訪問。”“哪里,這是我的榮幸,我該謝謝你。有什麽事我可以替你效勞的嗎?”“目前沒有事,我倒是想學些中文。”他很和氣的答著。“你公司的侯先生,不是在教你嗎?你們真是國際公司。西班牙人、芬蘭人、英國人,還有中國人。”“我們這個公司是大家一條心,相處得融洽極了。當然,目前一切以公司的前途為大家的前途,我們不分國籍,都是一家人。”他一面說話,一面送我到門口。“謝謝你,我預祝你們公司,慢慢擴大為最強的貿易公司。” 能的,只是太淡泊了…See More
Dec 9, 201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4)

像一條驢子“你個人對目前生活型態與過去做比較,覺得哪一種生活有價值?”“很難說,人的生活像潮水一樣,兩岸的景色在變,而水還是水,價值的問題很難說。我並不想做金錢的奴隸,但是自從我做生意以來,好似已忘了還有自己的興趣,多少次我想下班了回家看看我喜歡的書,聽聽音樂,但總是太累了,或者在外面應酬——”他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你現在的理想是什麽?”“當然是希望公司能逐漸擴大業務,這是一個直接的理想——眼前的期望。有一天如果公司能夠達到我們所期待的成績,我另有一個將來的理想,當然那是很多年之後的事了。”“你對金錢的看法如何?”“錢是一樣好東西,有了它許多事情就容易多了。並不是要藉著金錢,使自己有一個豪華的生活。我常常對自己說,你想要有益於社會,最好的法子,莫如把你自己這塊料子鑄造成器。如果我有更多的錢,我就更有能力去幫助世界上的人——當然,金錢不是萬能,世界上用金錢不能買到的東西太多了,譬如說幸福、愛情、健康、知識、經驗、時間……要從兩個不同的面去看這件事。”“你剛才說賺錢之後另有一個理想,那是你所指的許多年之後的事,你能說說嗎?”“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他們是永遠沒有假期,沒有太多的家…See More
Dec 7, 201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3)

臺灣是大好財源“你怎麽會去臺灣的?臺灣那麽遠,很多西班牙人,根本不知道臺灣在哪里。”“臺灣對我的一生,是一個很大的轉折點。我當時在航空公司服務,有一趟免費的旅行,恰好我最要好的朋友——他是中國人——在臺灣。我就飛去了,那是第一次,後來我和寶琳又同去了一次,從那時開始我對臺灣有了很深的感情,現在為了公務,總有機會去臺灣。”“為什麽臺灣對你那麽重要?”“因為我去了幾次都在觀察。臺灣的經濟起飛,已到了奇跡的地步。臺灣的產品可說應有盡有,而且價格合理,品質也不差,是一個大好的采購市場。同時我也想到,可以將歐洲的機器,賣到臺灣去。我與朋友們商量了一下,就決心組織公司了。”“你們公司是幾個人合資的?”“一共三個,另外兩位先生,你還不認識。”“你們的業務偏向哪一方面?”“很難說,我們現在,是西班牙三家大百貨公司(連鎖商店)Sepu與Simago還有Juinsa的臺灣產品代理商。每年我們要在此舉辦兩次中國商展,產品包羅萬象,都來自臺灣,當然我們的業務不止是進口,我們也做出口,如Albo,Tricomalla,Mates的機器,還有Tejeto的針織機我們都在做。”他順手給我一本卷宗,里面全是臺灣廠商來…See More
Dec 6, 2019

Crna Gor's Blog

東山魁夷:不懂哲學的畫家不是好散文家(上)

Posted on March 6, 2020 at 12:39pm 0 Comments

5月6日是日本畫家、散文家東山魁夷的忌日,這位日本畫壇的國寶級人物同時也是一位散文大師,而充盈於文、畫之間的是哲思、哲理、哲趣。中譯本中,唐月梅、林少華的譯文古雅素樸,皆為上乘。

東山魁夷原名新吉,畫號魁夷,1908年7月生於橫濱,1931年畢業於東京美術學校。1934年留學德國柏林大學哲學系,攻讀美術史。1999年5月6日逝世。代表畫作有《京洛四季組畫》、《冬日三樂章》、《光昏》、《唐招提寺壁畫》,散文代表作《聽泉》、《和風景的對話》、《探求日本的美》等。曾獲第一回日本畫院展一等獎、日本藝術院獎、文化勛章和每日藝術大獎等獎項。…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秋戀(下)

Posted on March 6, 2020 at 11:03am 0 Comments

中午十一時,她仍坐在那兒,咖啡早涼了,煙灰散落了一桌。睡眠不足的眼睛在青煙里沈沈的靜止著,她咀嚼著泰戈爾的一首詩:“因為愛的贈遺是羞怯的,它說不出名字來,它掠過陰翳,把片片歡樂鋪展在塵埃上,捕捉它,否則永遠失卻!”——捕捉它,否則永遠失卻——他不會再來了,昨天,他不過是路過,不會再來了……她奇怪昨夜她會那麽哭啊哭的,今天情緒低反而不想哭了。她只想抽抽煙,坐坐,看看窗外的落葉,枯枝……。忽然,她從玻璃反光上看到咖啡室的門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進來,他穿了一件翻起衣領的風衣。他走過來,站在她身後,把手按在她的肩上。她沒有回頭。只輕輕的顫抖一下,用低啞的聲音說:“坐吧!”就像昨天開始時一樣,他們互相凝視著說不出話來,他們奇怪會在這樣一個奇異、遙遠的地方相遇。他伸過手臂輕輕拿走了她的煙。

“不要再抽了,我要你真真實實的活著。”…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秋戀(中)

Posted on March 6, 2020 at 11:02am 0 Comments

 “你從臺灣來?”他問。

“臺灣,”她緩緩的,清清楚楚的回答他。她像是松了口氣似的倒在椅背上。

“那真好,你知道我顧忌這些。”

“我也是。”她淡淡的卻是放了心的回答。

“你住過臺北沒有?你知道,我家在那兒。”她掠了掠頭髮,不知應該再說什麽。他沒有回答她,卻注視著她掠頭髮的動作。



“你來巴黎多久?”

“兩年不到。”…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秋戀(上)

Posted on March 6, 2020 at 11:00am 0 Comments

生命有如渡過一重大海,我們相遇在這同一的狹船里。死時,我們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泰戈爾 

她坐在拉丁區的一家小咖啡室里望著窗外出神,風吹掃著人行道上的落葉,秋天來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