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Pabango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披巾的那種藍色

這本書中這個年輕女人的那條藍色披巾是怎樣一種藍色,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不過,其中有嚴重的遺漏,那種藍色卻不在此列。譬如說;我也是唯一看到她的微笑的顧盼的人。我知道我根本無法把它給你描寫出來。讓你看到那一切。沒有人能做到。所以有一些東西永遠不為作者所知。對我來說,洛爾·瓦·斯泰因在他舉行的晚會上,有塔吉阿娜·卡爾①,還有其他幾個玩臺球的男人參加,她的某些意態動作、某些大膽行動,我就無所知。在室內深處,可以聽到提琴聲。那是洛爾的丈夫在拉提琴。洛爾·瓦·斯泰因的意態表現,她在這次晚宴上與雅克·賀爾德的那種默契,這種關係竟改變了書的結尾,其中的含義我不可能表達,也無法說出,因為我和洛爾·瓦·斯泰因在一起,她也不完全知道她的所做所為以及為什麼要那樣做。布朗肖責備我為接近洛爾·瓦·斯泰因利用一個中介人物,如雅克·賀爾德。他大概希望我和洛爾·瓦·斯泰因在一起而不要中介人物。可是我,洛爾·瓦·斯泰因,只有當她與另一個人物介入某種行動,我才能聽到她,看到她,否則我就抓不住她。她自始就不是和我身對身面對面像在副領事中寫的那樣。一個文本,就是一個全部向前發展的整體,這並不是什麼可供選擇的問題。盡管我在書的結尾…See More
Apr 2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黑色團塊

當人們寫作的時候,仿佛有某種本能在起作用。寫作仿佛是處在黑夜之中。寫作可能發生在我之外,在某種時間混亂之中:即處於寫與已寫、著手寫及應該寫、對其顯在的知與不知、意義充盈、涵泳其中與臻至無意義境界這兩者之間。世界上存在著暗黑四塊這種意象並不帶有什麼危險性質。並不像亞理士多德所說的那樣,是由潛在的存在向現實的存在過渡。它並不是一種表達。它不涉及由一種狀態向另一種狀態過渡。它涉及的是在你的生命沈睡過程中,在不為你所知的情況下,經過它有機的過濾,對已在的和你所促成的情境進行破譯。也不是“移情”,與此全不相干。我說的本能,可能屬於寫出之前對他人說是不可讀解的那種東西的閱讀。我可以換一個方式說,我說:讀自己的寫作,就是你還未為他人解讀就開始去寫的初始狀態。這種情況也可能是下降、俯就於他們的寫作,讓書寫出以後能夠為他們所閱讀。還可以換一個方式說,換另一些詞語表示,情況也是一樣。人們在你相屬的生與死之間,面臨著一大團混沌之物。我經常感到在現有的位置上已經處在,並將要處在兩種狀況間的那種對質之中。我處在中間地位就把那已在的一大團混沌之物從中提出,轉移出來。我應將它打碎,這是一個需要費大力氣的問題。也需要…See More
Apr 2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博納爾

不……不是莫奈,也不是馬奈。是博納爾①。事情發生在瑞士伯爾尼的某些人那里,發生在一些著名的繪畫收藏家那方面。有一幅博納爾的畫:上面畫著一個女人和一家人在一條小船上。博納爾一直想把畫上那張船帆修改一下。由於他非常堅持,人們同意他把那幅畫再改一改。後來,博納爾把畫改好交出,說他認為這幅畫是完成了。畫上的船帆竟漫過整個畫幅。現在,風帆已經蓋過了海,越過船上的人,占滿天空。這種情況在一本書里,在句子轉折處,也會發生,這樣你就把全書的主題給改變了。仍未加注意。不知不覺間擡起眼睛往你的窗口上一看:原來黃昏已經降臨。第二天早晨你又會在另一本書里發現這種情形。繪畫,寫作,並不是在明光通透中形成的。欲有所言,卻又永遠找不到相應的詞語。 ①莫奈(1840-1916),馬奈(1832-1883),博納爾(1867-1947),均為法國畫家。See More
Apr 1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黑岩夫人

在黑岩旅館,每天下午,在夏天,有一些女太太,已經上了年紀的,都要到平臺上來,閑談聊天。有人就把她們稱作黑岩夫人。整整一個夏季,每一天,每天下午,都是這樣。她們談她們的生活可以談上一輩子,一輩子那是很可觀的了。這些女人在面臨大海的平臺上談話,一直談到天氣涼下來,直到傍晚。經常還有人從這里走過,也來聽一聽。有時她們邀請他們和她們一起留下來。這些女人在講她們的生活和別人生活中的事件,講另一些存在的人經歷過的事情,她們的談話方式是無與倫比的。她們是在戰爭瓦礫場中長大的,她們談的是歐洲中部四十年來的事。瀕臨芒什海峽①岸邊這家大旅館,每年都有人到這里來。為此,就談起來了。 ①即法英之間英吉利海峽以東部分。 在1940年,她們的年紀在二十歲至三十五歲之間。她們當中有一些人居住在法國的帕西①。說到女太太,如果不了解芒什這個地方的這些女太太,那麽太太這個詞便不說明什麽了。 ①帕西,原地附屬於巴黎的一個城市。 到了夏天,通過她們的交誼、會晤、社交關係和外交界往來、維也納的舞會、巴黎的舞會、奧斯維辛的亡人、流亡所形成的網絡,她們就把歐洲重新建立起來了。 普魯斯特也曾到這家旅館來過幾次。有些人應該是認識他的。…See More
Mar 3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 第六區的樂趣

全世界都在談論第六區①的那些賞心樂事,對此,我可沒有那個福分。 ① 即拉丁區。“塔布”、“兩個煙蒂”、“花神”、“利普”、“四季”均為巴黎第六區有名的咖啡館,也是作家、藝術家經常出入之地。 “塔布”,我相信我大概去過一次,也許兩次,不,我不認為我竟去過兩次。我去“兩個煙蒂”、“花神”很少很少。自從我寫出《廣島》①出了名,那也就告一結束,對那個要命的露天座只有退避三舍。我常去“利普”,那是因為費爾南德斯②一家人。不過“四季”我是去的。①指杜拉的電影劇本《廣島之戀》(1960)。 ②爾南德斯:法國作家,以巴爾扎克研究著名。 為什麽呢?因為驕傲。我個子非常之小,所以個頭大的女人去的地方我就避開不去。我的衣著每天都是老一套。我只有一件裙服,黑色的,戰時穿的那件,什麽地方都穿,都行得通。我常常像年輕人那樣為不合“潮流”而深感羞愧。總之,因為種種原因,我這一生都讓羞愧籠罩在下不得解脫。一生之中,去“塔布”或“兩個煙蒂”,一轉眼就變得為時已晚,去不成了。公眾聚會的場合,或者是跳舞,以我所有的時間看,我是說,作為女人,這一切,轉眼之間,就宣告結束了。See More
Mar 2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 酗酒

最近幾年夏天我就一個人生活在諾弗勒,大量飲酒。到週末才有人來。一個星期,我就一個人住在一座大房子里,在這樣的情況下,酗酒自有其涵義。飲酒使孤獨發出聲響,最後就讓人除了酗酒之外別無所好。飲酒也不一定就是想死,不是。但沒有想到自殺也就不可能去喝酒。靠酗酒活下去,那就是死亡近在咫尺地活著。狂飲之時,自戕也就防止了,因為有這樣一個意念,人死了也就喝不成了。起初,我是逢有節慶日才喝酒,開始是喝幾杯葡萄酒,後來喝威士忌。後來,在四十一歲的時候,我遇到一個人,他的確是愛酒的,他每天都喝,喝得適度。很快我就把他超過了。這樣,持續有十年之久。一直喝到肝硬化,吐血。我有十年停止不再喝酒。這是第一次。後來我又開始喝,過後我又停止不喝,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麽。後來煙也不抽了,只是在又開始喝酒的時候煙又抽起來。因此第三次我中止喝酒。我從來沒有吸過鴉片,也沒有服用過大麻。我曾經每天“服用”阿司匹林制劑有十五年時間,麻醉品我從來沒有用過。開始我喝威士忌、蘋果燒酒,這類我叫做淡而無味的酒,還有啤酒,韋萊馬鞭草酒——據說對肝臟尤其有害。最後我開始喝葡萄酒,而且喝起來從不中斷。酒一經喝上,我就成了一個女酒鬼。我就像一個酒鬼那…See More
Mar 2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河內

其次是河內,我從來沒有講到過河內,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在永隆之前,先是在河內,時間要早六年,就住在我母親買下的小湖邊上那座房子里。在那個時候,我母親還招收了幾個寄宿生①,幾個年輕的男孩,十二、三歲的越南人和老撾人。他們當中有一個孩子,有一天下午,叫我跟他一起到一個“小小躲藏地”去。我不怕,就跟他到那個躲藏地去了。那是在湖邊,在兩間小木屋之間,兩間小木屋想必是附屬於別墅的。我記得那是類似兩側木板隔墻中間一條狹窄的走廊。書中寫的破壞童貞的地點大多是這一類地方:更衣室之類。湖已經變成大海,那種繾綣歡樂已經出現,按其本性依其本源已有所顯示,孩子到了知道那種歡快的光年並且已經接收到那種信號,受到觸發,這在孩子身體內一經出現就永遠也不會忘記。第二天,那個小小年紀的越南人被我母親趕走了,因為我認為我有責任把一切告訴她,對她做出坦白。記憶是清楚的。我被人接觸過,那似乎就是受到汙辱,有失名譽。我才四歲。他十一歲半,還沒有到青春期。他的那個小細棒還是柔和綿軟的,他告訴我應該怎麼做:我用手握著它。他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我們兩個人用手撫弄,逐漸用力。然後,他停下來。拿在我手中的那種形狀,那種溫熱的感覺,我不會…See More
Mar 2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永隆

先是在永隆①,以後才是河內。我曾經講到永隆,河內沒有。永隆,我曾經講過,是交趾支那偏僻地區的一個居民點。地處烏瓦洲平原,我想,這里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片多水之地。那時我才八至十歲,發生了一件事。有如驚雷,或者是像是宗教信仰。在我這一生,竟有這種事發生。我已經活到七十二歲,依然像是昨天發生的事:居民點的林蔭小路,在歇晌的時間,白人居住區,道旁開滿金鳳花的大街,闃無行人。河水也在沈睡。於是她乘著她那輛利穆新黑色汽車馳過。她的名字大概叫安娜一瑪麗·斯特雷特②。又叫斯特萊泰。她是行政管理區行政長官的女人。他們有兩個孩子。他們是從老撾遷到這里來的,她在老撾曾經有一個年輕的情人。全部都在這里了:就像《印度之歌》③中所寫的那樣。那個年輕人留在老撾沒有走,他們是在那個居住區相識的,在湄公河上遊很遠的北方。就在那個地方他自殺死了。在瑯勃拉邦④。 ①在今越南南方,是作者有的小說中寫到的背景。②安娜-瑪麗·斯特雷特,這一人物在作者小說《洛爾·瓦·斯泰因的迷狂》、《副領事》、影片《印度之歌》等作品中均曾出現。小說《情人》也曾寫到這個人物。③《印度之歌》,作者1973年寫的劇本,1975年拍成影片,是從作者的…See More
Mar 4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夜里的最後一個顧客

公路從奧弗涅、康塔爾①穿行而過。我們下午從聖特羅佩②啟程,我們乘車跑了大半夜。我現在已經記不清那是在哪一年,反正是在盛夏。我是在那年年初認識他的。我在一次舞會上遇到他,舞會我是獨自一個人去的。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當時他想在天亮前在奧里亞克停車。電報遲誤了,電報原是打到巴黎的,後來又從巴黎退回到聖特羅佩。下葬本來定在第二天下午以後舉行。我們曾在奧里亞克那家旅館做愛,以後我們又做過一次。後來在早晨我們又來過。我認為這次旅行途中那種渴望就是那樣在我頭腦中明確出現。是因為他。我相信是那樣。不過我不怎麽肯定。但無疑是因為他,是的,就在他充滿那欲望與相會的時候。而他這個人,和別人也沒有什麽兩樣,就像是夜里遇到最後一個顧客一樣。我們勉強睡了一睡,一大早我們又動身了。這條公路既漂亮又怕人,走一百米就是一個拐彎,沒完沒了的。是這樣,整個行程都是這樣。這種事在我生活中以後沒有再發生過。那種地方所在都有。在身體上。在旅館房間里。在河岸沙灘上。有黑夜的地方就有。在古堡,在古堡墻內,也有那樣的所在。在獵逐的殘暴中,也有。是有這樣一些男人。在恐懼中。在樹林里。在不見人跡的小路上。一些池塘。天空。我們還利用沿河…See More
Feb 1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黑岩夫人

在黑岩旅館,每天下午,在夏天,有一些女太太,已經上了年紀的,都要到平臺上來,閑談聊天。有人就把她們稱作黑岩夫人。整整一個夏季,每一天,每天下午,都是這樣。她們談她們的生活可以談上一輩子,一輩子那是很可觀的了。這些女人在面臨大海的平臺上談話,一直談到天氣涼下來,直到傍晚。經常還有人從這里走過,也來聽一聽。有時她們邀請他們和她們一起留下來。這些女人在講她們的生活和別人生活中的事件,講另一些存在的人經歷過的事情,她們的談話方式是無與倫比的。她們是在戰爭瓦礫場中長大的,她們談的是歐洲中部四十年來的事。瀕臨芒什海峽①岸邊這家大旅館,每年都有人到這里來。為此,就談起來了。 ①即法英之間英吉利海峽以東部分。 在1940年,她們的年紀在二十歲至三十五歲之間。她們當中有一些人居住在法國的帕西①。說到女太太,如果不了解芒什這個地方的這些女太太,那麽太太這個詞便不說明什麽了。 ①帕西,原地附屬於巴黎的一個城市。 到了夏天,通過她們的交誼、會晤、社交關係和外交界往來、維也納的舞會、巴黎的舞會、奧斯維辛的亡人、流亡所形成的網絡,她們就把歐洲重新建立起來了。 普魯斯特也曾到這家旅館來過幾次。有些人應該是認識他的。…See More
Jan 2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 戲劇

我要在今年冬天寫戲,我還希望能離家到外面去,寫那種供閱讀的戲劇,不是供演出的。效果從文本精彩中顯現出來,對文本並不提供任何東西,相反,效果出自文本的獨特顯現,出自深度,出於血肉。今天,我所想的就是這樣。而且我經常是這樣想的。在我內心深處,我對戲劇所想的就是如此。不過,鑒於戲劇根本不是供閱讀的,於是我對通常的戲劇重新進行思索,對它我也不想多作計較。自從1985年1月有了隆普安劇院演出經驗以後,我這里講的這一切,我還在思索之中——徹底地、確定不移地想過了。一個演員朗讀一本書,如讀《藍眼睛黑頭髮》①那樣,僅僅是讀,保持靜止狀態,別無其它,僅僅是用聲音,把文本從書中取出,不要為了讓人相信肉體在痛苦中做出手勢動作,因為話語一經說出,全部戲劇也就包涵於其中,無需形體動來動去。我從未見戲劇中的話語在力量上,能和彌撒中祭司發出的話語相等同。在教皇四周,人們說出或唱出的是一種奇特的語言,完全是宣讀出來的,不帶重音語調,什麽音調都沒有,平板但不是毫無差別,既不是戲劇式的,也不是歌劇式的。按照聖約翰或聖馬太福音書宣敘耶穌受難,以及斯特拉文斯基②《婚禮》與《詩篇交響曲》中的某一部分,我們發現其中每一次創造出這…See More
Jan 14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化學氣味

1986年我要在特魯維爾①從6月半到10月半住四個月,比一個夏季還要長一些。待我一離開特魯維爾之後,我就有陽光亡失之感。不僅是那種大太陽直射下來的光焰,而且還有陰翳天空蔓延開來的白色陽光,還有暴風雨中燒成炭黑那樣的光色。在夏末,離開那個地方,我也就失去了大西洋深處升舉而起的天空,從“長距離”浮遊飄來的各種不同的天空。在秋季,我又失去了海上漲潮中的霧,風,勒阿弗爾②的石油氣息,那種化學氣味。當清晨早起,在空曠的海灘上,可以看到黑岩旅館③完美圖形,略略側向北方地區。隨後,隨著時間一小時一小時逝去,高空中陰影漸漸沖淡,一直到消失得不見蹤影。 ①特魯維爾,法國卡爾瓦多斯省瀕臨英吉利海峽一城市。②勒阿弗爾,法國塞納濱海省塞納河出口右岸港口城市,瀕臨英吉利海峽。③黑岩旅館,近勒阿弗爾海濱一著名旅館.法著名作家普魯斯特曾在此度假。 多年以來,我都是在諾弗勒①、特魯維爾和巴黎這三個地方的住房居住的。為了不離開諾弗勒,我有十年沒有去特魯維爾,可是有幾年夏季我還是付出很高的費用,與人共同租用特魯維爾的住房。這些年,我是單獨一人在諾弗勒生活,這就使我很長時間不曾認識住在黑岩巖旅館的人。如果我要在什麽地方住下…See More
Jan 1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化學氣味

1986年我要在特魯維爾①從6月半到10月半住四個月,比一個夏季還要長一些。待我一離開特魯維爾之後,我就有陽光亡失之感。不僅是那種大太陽直射下來的光焰,而且還有陰翳天空蔓延開來的白色陽光,還有暴風雨中燒成炭黑那樣的光色。在夏末,離開那個地方,我也就失去了大西洋深處升舉而起的天空,從“長距離”浮遊飄來的各種不同的天空。在秋季,我又失去了海上漲潮中的霧,風,勒阿弗爾②的石油氣息,那種化學氣味。當清晨早起,在空曠的海灘上,可以看到黑岩旅館③完美圖形,略略側向北方地區。隨後,隨著時間一小時一小時逝去,高空中陰影漸漸沖淡,一直到消失得不見蹤影。 ①特魯維爾,法國卡爾瓦多斯省瀕臨英吉利海峽一城市。②勒阿弗爾,法國塞納濱海省塞納河出口右岸港口城市,瀕臨英吉利海峽。③黑岩旅館,近勒阿弗爾海濱一著名旅館.法著名作家普魯斯特曾在此度假。 多年以來,我都是在諾弗勒①、特魯維爾和巴黎這三個地方的住房居住的。為了不離開諾弗勒,我有十年沒有去特魯維爾,可是有幾年夏季我還是付出很高的費用,與人共同租用特魯維爾的住房。這些年,我是單獨一人在諾弗勒生活,這就使我很長時間不曾認識住在黑岩巖旅館的人。如果我要在什麽地方住下…See More
Jan 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作者序

這本書讓我們消遣了一段時間,從秋初到冬末。各篇文字都是講給熱羅姆·博儒爾聽的,幾乎很少有例外。繼後整理成為文本,再由我們各自通讀。經過討論後,我便對文本進行修改,熱羅姆·博德爾再從他那方面讀一遍。起初一段時間,這樣做很感困難。隨後,種種問題我們就放開不管了。接著是注意主題。這方面後來我們也棄置不問。這項工作最後一別分,由我來簡化文字,使之輕快,平靜。這是我們共同的意見。所以沒有一篇文字是完整的。沒有一篇文字完全反映我一般對所涉及的問題進行思考的內容,因為一般來說,我并沒有思考什麽,除非是社會不公正這個問題,說真的我沒有思索什麽。這本書至多代表我在某些時機、某些時日、關於某些事情的想法。所以世代表我的思想。我身上絕沒有那種專橫武斷的思想,我是說,那種作為最後確定的思想。這種禍害我是一向遠遠避開的。這本書沒有開瑞,也沒有終結,也不屬於中間部分。沒有一本書是沒有存在理由的,這樣說,這本書就不屬於其中任何一種了。它不是每日新聞,與新聞體裁不相涉,它倒是從日常事件中引發出來的。可以說是一本供閱讀的書。不是小說,但和小說寫法最為接近——當它在口述的時候,那情形很是奇異——就像日報編者寫社論一樣。這…See More
Jan 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中文譯者前言

法國著名女作家瑪格麗特·杜拉(Marguerite…See More
Jan 2
Crna Gor commented on 卡萊爾的書包's photo
Thumbnail

Story Time 故事時光 001

"瑪格麗特·杜拉斯·說給你聽(一種)這種流動的寫法......,話語在這里每一個題目下無所不至,同時又僅僅通向一個地點;......“效果出自文本的獨特顯現,出自深度,出於血肉”。書不是“創作”出來的,而是由話語組成的,說給對方聽的,不是經過修辭術操作的語言組合,而是說給你聽,說話人身臨現場。(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中文譯者序)"
Jan 1

Crna Gor's Blog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博納爾

Posted on April 16, 2021 at 9:00pm 0 Comments

不……不是莫奈,也不是馬奈。是博納爾。事情發生在瑞士伯爾尼的某些人那里,發生在一些著名的繪畫收藏家那方面。有一幅博納爾的畫:上面畫著一個女人和一家人在一條小船上。博納爾一直想把畫上那張船帆修改一下。由於他非常堅持,人們同意他把那幅畫再改一改。後來,博納爾把畫改好交出,說他認為這幅畫是完成了。畫上的船帆竟漫過整個畫幅。現在,風帆已經蓋過了海,越過船上的人,占滿天空。這種情況在一本書里,在句子轉折處,也會發生,這樣你就把全書的主題給改變了。仍未加注意。不知不覺間擡起眼睛往你的窗口上一看:原來黃昏已經降臨。第二天早晨你又會在另一本書里發現這種情形。繪畫,寫作,並不是在明光通透中形成的。欲有所言,卻又永遠找不到相應的詞語。 

①莫奈(1840-1916),馬奈(1832-1883),博納爾(1867-1947),均為法國畫家。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披巾的那種藍色

Posted on April 4, 2021 at 7:00pm 0 Comments

這本書中這個年輕女人的那條藍色披巾是怎樣一種藍色,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不過,其中有嚴重的遺漏,那種藍色卻不在此列。譬如說;我也是唯一看到她的微笑的顧盼的人。我知道我根本無法把它給你描寫出來。讓你看到那一切。沒有人能做到。

所以有一些東西永遠不為作者所知。對我來說,洛爾·瓦·斯泰因在他舉行的晚會上,有塔吉阿娜·卡爾…

Continue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黑色團塊

Posted on March 31, 2021 at 6:30pm 0 Comments

當人們寫作的時候,仿佛有某種本能在起作用。寫作仿佛是處在黑夜之中。寫作可能發生在我之外,在某種時間混亂之中:即處於寫與已寫、著手寫及應該寫、對其顯在的知與不知、意義充盈、涵泳其中與臻至無意義境界這兩者之間。世界上存在著暗黑四塊這種意象並不帶有什麼危險性質。…

Continue

瑪格麗特·杜拉斯《物質生活》黑岩夫人

Posted on March 27, 2021 at 3:15pm 0 Comments

在黑岩旅館,每天下午,在夏天,有一些女太太,已經上了年紀的,都要到平臺上來,閑談聊天。有人就把她們稱作黑岩夫人。整整一個夏季,每一天,每天下午,都是這樣。她們談她們的生活可以談上一輩子,一輩子那是很可觀的了。這些女人在面臨大海的平臺上談話,一直談到天氣涼下來,直到傍晚。經常還有人從這里走過,也來聽一聽。有時她們邀請他們和她們一起留下來。這些女人在講她們的生活和別人生活中的事件,講另一些存在的人經歷過的事情,她們的談話方式是無與倫比的。她們是在戰爭瓦礫場中長大的,她們談的是歐洲中部四十年來的事。瀕臨芒什海峽岸邊這家大旅館,每年都有人到這里來。為此,就談起來了。

 

①即法英之間英吉利海峽以東部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