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Pabango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極樂鳥(1)

我羨慕你說你已生根在那塊陌生的土地上。我是永遠不會有根的。以前總以為你是個同類,現在看看好像又不是了。你說我“好不好”。我對“好”字向來不會下定義,所以就算了;諒你也只是問問罷了。剛才我到院里去站了一會兒。是一個平平常常的夜晚,我站了一下,覺得怪無聊的,就進來寫信了。S(請念做Sim),何必寫那些盼望我如何如何的話。我討厭你老寫那些鼓勵人的話。這些年來你何曾看見過我有什麽成就,一切事情對我都不起作用,我也懶得騙自己。事情本來就是如此,你又要怎麽樣呢?這次期中考,我國文不及格;考糟了。原因是我把該唸書的時間花在閑散中。原因是那幾個晚上我老在彈吉他;原因是我不在乎學校。我更是個死到臨頭也不抱佛腳的家夥。不要說什麽,像我這樣的女孩子除了叫“家夥”之外還能叫什麽呢。由於我寫不出古文尚書有幾篇,我的確想不出我懂不懂那個跟我有什麽關係。教授說,“怎麽搞的?”我說,“沒怎麽搞,我沒唸嘛,天天曬太陽。”他臉上露出要研究我的傾向。我不喜歡有人亂七八糟的分析我,我一氣便跑開了。你說告訴你些近況我就告訴你這些鬼事。我就是這麽不成器,到那兒都是一樣。活著已花力氣,再要付上努力的代價去贏得成功的滋味我是不會的。…See More
13 hours ago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7)

我的心情簡直是“黃鶴樓上看翻船”,幸災樂禍,艾先生不理,做個手勢叫我譯下去。“——有關皮貨部分,本公司已初步同意,如貴公司歸還過去向本公司所支取的××元美金的款項,本公司願再開信用狀……”三毛譯到此地聲音越來越小,而艾先生興奮得站起來,一拍桌子,大叫:“真的?真的?沒有譯錯嗎?他們還肯跟我們做生意嗎?太好了,太好了——”我有氣無力的癱在椅子上:“但願是譯錯了。”他完全忘記我了,大聲叫秘書:“卡門,卡門,趕快打電話告訴工廠——”好吧!大江東去浪淘盡……手中抓著的信被我在掌中捏得稀爛。從另外一間傳過來卡門打電話的聲音。“是,是,真是好消息,我們也很高興。陳小姐要的貨?沒關係,馬上再做一批給她,不會,她不會生氣,中文信就是她給譯的……”精神虐待,我還會再“從”頭來過嗎? 一刀一刀刺死他我慢慢的站起來,將捏成一團的信塞在艾先生的西裝口袋里,再用手輕輕的替他拍拍平。“你,好好保管這張寶貝——”我用平平常常的語氣對他講這幾句話,眼睛卻飛出小刀子,一刀一刀刺死他。“陳小姐,你總得同情我,對方不要了,你自己說要,我當然想早些脫手,現在他們又要了,我們欠人的錢,總得跟他們做,唉,你看,你生氣了——”“我…See More
Jun 2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6)

以後快十天找不到艾先生,人呢?去南美跑生意了,誰負責公司?沒有人,對不起!真是怪事到處有,不及此地多。每天睡覺之前,看看未復的臺北來信,嘆口氣,將信推得遠一點,服粒安眠藥睡覺。夢中漫天的皮貨在飛,而我正坐在一件美麗的鹿皮披風上,向日本慢慢的駛去——明天才看得懂中文又過了十天左右,每天早晨、中午、下午總在打電話找工廠,找艾先生,資料總是東缺西缺。世上有三毛這樣的笨人嗎?世上有西班牙人那麽偷懶的人嗎?兩者都不多見。有這麽一日,艾先生的秘書小姐打電話來給三毛,這種事從來沒有發生過。“卡門,是你啊,請等一下。”我趕快跑到窗口去張望一下,那天太陽果然是西邊出來的。“好了,看過太陽了。什麽事?卡門,你樣品寄了沒有?那張東西要再打一次。”“沒有,明天一定寄出。陳小姐,我們這里有封中文信,看不懂,請你幫忙來念一下好嗎?”“可以啦!今天腦筋不靈,明天才看得懂中文,明天一定,再見!再見!”過了五分鐘艾先生又打電話來了。“陳小姐,請你千萬幫忙,我們不懂中文。”我聽了他的電話心中倒是感觸萬分,平日去催事情,他總是三拖四拖,給他生意做還看他那個臉色。他太太有一日看見我手上的臺灣玉手鐲,把玩了半天,三毛做人一向海…See More
Jun 2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5)

真想打他一個耳光 他將車一開開到夜總會去。好吧,捨命陪君子,只此一次。梅先生在夜總會里並不跳舞,他一杯又一杯的喝著酒。“梅,你喝酒為什麽來這里喝?這里多貴你不是不知道。”“好,不喝了,我們來跳舞。”我看他已站不穩了,將他袖子一拉,他就跌在沙發上不動了,開始打起盹兒來。我推推他,再也推不醒了。“梅,醒醒,我要回去了。”他張開一隻眼睛看了我一秒鐘,又睡了。我叫來茶房,站起來整整長裙。“我先走了,這位先生醒的時候會付帳,如果打烊了他還不醒,你們隨便處理他好了。”茶房滿臉窘態,急得不知怎麽辦才好。“小姐,對不起,請你付帳,你看,我不能跟經理交代,對不起!”三毛雖是窮人,面子可要得很。“好吧!不要緊,帳單拿給我。”一看帳單,一張千元大鈔不夠,再付一張,找下來的錢只夠給小費。回頭看了一眼梅先生,裝醉裝得像真的一樣,恨不得打他一個耳光!出了夜總會,一面散步一面找計程車,心里想,沒關係,沒關係,生意做成就賺了。再一想,咦,不對吧,臺北賺,工廠賺,現在傭金給梅先生公司賺,三毛呢?沒有人告訴我三毛賺什麽,咦,不對勁啊。這批生意拖了很久,日方感興趣趕在春天之前賣,要看貨,此地西班牙人睡睡午覺,喝喝咖啡,慢吞…See More
Jun 1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4)

“如果談成了這筆交易,你放心工廠直接出口給日本?你放心廠方和日本自己聯絡?能不經過我公司?”“我不知道。”我真的沒有把握。“你賺什麽?”“我賺這邊西班牙廠傭金。”“工廠賴你呢?”“希望不要發生。”他越說我越沒把握。 吃回頭草的好馬  那天回家又想了一夜,不行,還要跟臺北朋友們商量一下。一星期後回信來了——“三毛:你實在笨得出人想像之外,當然不能給日方直接知道廠商。現在你快找一家信得過的西班牙貿易商,工廠傭金給他們賺,我們此地叫日方直接開LC。佣金是沒什麽好賺的,事實上那張LC值錢,你怎麽拿到這筆錢再匯來給我們,要看你三毛的本事了。要做得穩。不要給人吃掉。我們急著等你的資料來,怎麽那麽慢。”隔一日,三毛再去找梅先生。“梅先生,這筆生意原來就是你的,我們再來合作吧!”“浪子回頭,好,知道你一個做不來的。我們去吃晚飯再談。”這頓飯吃得全沒味道,胃隱隱作痛。三毛原是介紹生意,現在涎著臉扮吃回頭草的好馬狀,丟臉透了。“梅先生,口頭講是不能算數的,何況你現在喝了酒。我要日本開出L…See More
Jun 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3)

他又將手中皮大衣一抖,我抓過來一看是寬腰身的:“腰太寬,流行過了,我是要件窄腰的,縫線要好。”“那我們再做給你,十天後。”他回答我的口氣真是輕輕鬆松的。“你說的十天就是一個月。我三天以後要,樣品什麽價?”“這是特別定貨,又得趕工,算你×××西幣。”三毛一聽他開出來的價錢,氣得幾乎說不出話,用中文對他講“不識擡舉”,就邁著大步走出去了。想當年,這批貨的第一個買主來西班牙采購時,大概也被這些西班牙人氣死過。 醜媳婦總要見公婆  當天晚上十點多了,我正預備洗頭,梅先生打電話來。“美人,我要見見你,現在下樓來。”咦,口氣不好啊!還是不見他比較安全。“不行。頭髮是濕的,不能出來。”“我說你下樓來。”他重重的重復了一句就將電話掛掉了。三毛心里七上八下,沒心換衣服,穿了破牛仔褲匆匆披了一件皮大衣跑下樓去。梅先生一言不發,將我綁架一樣拉進車內,開了五分鐘又將我拉下車,拉進一家咖啡館。我對他笑笑:“不要老捉住我,又不跑。”他對我皮笑肉不笑,輕輕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來:“小混蛋,坐下來再跟你算帳!”我硬著頭皮坐在他對面,他瞪著我,我一把抓起皮包就想逃:“去洗手間,馬上回來。”臉上苦笑一下。“不許去,坐下來。…See More
May 2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2)

梅不在公司里,他的女秘書正在打字。我對她說:“救兵來了,我們可以來想辦法。”她很高興,將卷宗拿出來在桌上一攤,就去洗手間了,我一想還等什麽,輕輕對自己說:“傻瓜,快偷廠名。”眼睛一飄看到電話號碼、地址和工廠的名字,背下來,藉口就走。電梯里將強背下來的電話號碼寫在手心里,回到家里馬上打電話給工廠。 不識擡舉的經理 第二天早晨三毛已在工廠辦公室里坐著了。“陳小姐,我們不在乎一定要跟梅先生公司做,這批貨如果他賣不了,我們也急於脫手。”“好,現在我們來看看貨吧!”我還要去教書,沒太多時間跟他磨。東一件西一件各色各樣的款式,倒是十分好的皮,只是太淩亂了。“我要這批貨的資料。”工廠經理年紀不很大,做事卻是又慢又不乾脆,找文件找了半天。“這兒,你瞧瞧!”我順手一翻,里面全弄得不清楚。我對他說:“這個不行,太亂了,我要更詳盡的說明,款式、尺寸、顏色、包裝方法、重量,FOB價馬上報來,另外CIF報大阪及基隆價,另外要代表性的樣品,要彩色照片,各種款式都要拍,因為款式太多。”“要照片啊,你不是看到了?”問得真偷懶,這樣怎麽做生意。“我只是替你介紹,買主又不是我,奇怪,你當初做這批貨時怎麽做的,沒有樣子的嗎…See More
May 2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1)

我們的三毛,在西班牙玩了一次滑鐵廬,故事很曲曲折折,到頭來,變得天涼好個秋了。 話說有一日下午兩點多鐘,我正從銀行出來。當天風和日麗,滿街紅男綠女,三毛身懷巨款,更是神采飛揚。難得有錢又有時間,找家豪華咖啡館去坐坐吧。對於我這種意志薄弱而又常常受不住物質引誘的小女子而言,進咖啡館比進百貨公司更對得起自己的荷包。推門進咖啡館,一看我的朋友梅先生正坐在吧臺上,兩眼直視,狀若木雞。我楞了一下,拉一把椅子坐在他旁邊,他仍然對我視若無睹。我拿出一盒火柴來,劃了一根,在他的鼻子面前晃了幾晃,他才如夢初醒——“啊,啊,你怎麽在我旁邊,什麽時候來的?”我笑笑:“坐在你旁邊有一會了。你……今天不太正常。”“豈止不正常,是走投無路。”“失戀了?”我問他。“不要亂扯。”他白了我一眼。“隨便你!我問你也是關心。”我不再理他。這時他將手一拍拍在臺子上,嚇了我一跳。“退貨,退貨,我完了。混蛋!”大概在罵他自己,不是罵我。“為什麽,品質不合格?”“不是,信用狀時間過了,我們出不了貨,現在工廠趕出來了,對方不肯再開L/C,對方要找我拼命!”“是你們公司的疏忽,活該!”我雖口里說得輕鬆,但是心里倒是十分替他惋惜。“改天…See More
May 1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4)

到冰店的路並不很長,我們只需再經過一個舊木堆,繞過一家洗衣店和車站就到了,我們懶散的走著,有時踢踢石頭,路上偶爾有相識的同學迎面走過。我們三人都沒說話,經過木堆時,嗅到腐木的味道,一切就更真實起來了。“我們乾脆提早一點吃飯去,我想去那家小店。”“又要多走四十幾步路,帕柯,你最多事。”小店的墻上貼了許多汽水廣告和日曆女郎的照片,另外又掛了許多開張時別人送的鏡子。以前帕柯常常嘲笑這家土氣的小店,今日卻又想它了。今天的學生不多,我們坐在靠街的一張桌子,一面等東西吃一面看著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剛才的太陽曬得我頭痛,我覺得該去照照鏡子,仔細去看看自己的臉,於是我就挪過椅子,對著一面畫有松鶴的鏡子打量起自己來,真是滿面疲乏的神色了。回身去看他們,帕柯正在喝茶,辛堤在另一桌與幾個男同學談話,樣子怪有精神的,這時蛋花湯來了,他就坐回來吃得很起勁。帕柯拿起筷子在擦,動作慢慢的,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但她沒說什麽。“卡諾,我們吃完了去陽明山,走小路去,底片還有好多呢。”辛堤吃著東西人就起勁了。“我現在不知道。”“我要去,現在下山沒意思。”帕柯在一旁說。…See More
May 1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3)

辛堤走到尚差林子幾步時,就很快的將肩上的背心一丟,口中嚷著熱,走到樹蔭下便將身子像鳥似的撲到地上去。他自己並不知道,剛才他那樣上坡時,帶給了我們如何巨大的一種對過去時光的緬懷。“熱壞了,卡諾,你帶了咖啡沒有?”“辛堤,你忘了,我中午留在學校才帶咖啡的,今天是陪帕柯,整天沒課。帕柯,你幾點想回去?”“不知道,不管,累了就回去,你走過來。辛堤不要懶了,替我們拍照吧。” 辛堤靠在那棵楊桐樹的樹根上,將背心罩著相機,開始裝起軟片來,我枕著帕柯的麻布手袋仰面躺著,而帕柯正滿面無聊的在嚼一根酢漿草。我轉一個身想看看河,但我是躺著的,看不見什麽,只有樹梢的陽光照射在帕柯的裙上,跳動著一個個圓圓的斑點。我們從上山到現在已快三個鐘點了,我覺得異常的疲倦。樹林很涼爽,相思樹開滿黃花,風一吹香氣便飄下來,我躺著就想睡過去了,小河的水仍在潺潺的流著,遠處有汽車正在經過公路。“卡諾,我在你書上寫了新地址,這次搬到大直去了,你喜歡大直嗎?”“帕柯,你這不怕麻煩的家夥,這學期你已經搬了三次家了。”…See More
May 1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2)

今天的帕柯穿得異常的好看,綢襯衫的領子很軟的搭在頸上,裙子也系得好好的,還破例的用了皮帶,一雙咖啡色的涼鞋踏在枯葉上,看起來很調和,頭髮直直的披在肩上,又光滑又柔軟。整個的帕柯給這普通的星期一早晨帶來了假日的氣息,我覺得反而不對勁起來。“帕柯,你全身都不對勁,除了那幾張報紙之外,你顯得那麽陌生。”“卡諾,你這樣說我似乎要笑起來,你知道麽,早晨我起來時就一直告訴自己,今天的我不是去新莊,今天是回華岡去,我就迷惑起來,覺得昨天才上山去過,那地方對我並不意味著什麽,我去也不是去做什麽,整個心境就是那樣的,我不喜歡那種不在乎的樣子,就讓自己換了一件新衣服,好告訴自己,今天是不同的。卡諾,你看我,我這做作的人。”“帕柯,不要在意那種沒有來由的心情吧,畢竟回來的快樂有時是並不明顯的,也不要來這兒找你的過去,你沒有吧?柏柯。”“沒有。卡諾,不是沒有,我不知道。”“不要再想這些,我們去叫辛堤起來。”我從樹上踩著低椏處的樹枝下來,地上除了野生的鳳尾草之外,便是一大片落葉和小枯樹枝鋪成的地,從去年入秋以來就沒有人掃過這兒的葉子。樹林之外有一條小徑斜斜的通到那橫跨小河的水泥橋上,然後過了橋,經過橘子園直通到…See More
May 1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個星期一的早晨(1)

當我開始爬樹時,太陽並沒有照耀得那麽兇猛,整個樹林是新鮮而又清涼的,剛一進來的時候幾乎使我忘了這已是接近夏天的一個早晨了。陽光透過樹上的葉子照在我臉上,我覺得睜不開眼睛,便換了一個姿勢躲開太陽。這時的帕柯正在我躺著的樹幹下,她坐在一大堆枯葉上,旁邊放著她那漂亮的粗麻編的大手袋,腳旁散著幾張報紙。這是帕柯的老習慣,無論到那兒,總有幾張當天的或過時的報紙跟著她,而帕柯時常有意無意的翻動著,一方面又不經意的擺出一幅異鄉人的無聊樣子來。現在我伏在樹上看著她,她就怪快樂的樣子,又伸手去翻起報紙來。我在樹上可以看見那河,那是一條沖得怪急的小河,一塊塊的卵石被水沖得又清潔又光滑,去年這個時候,我總喜歡跟帕柯在石頭上跨來跨去。小河在紗帽山跟學校交接的那個山谷里流著。我渡水時老是又叫又喊的,總幻想著紗帽山的蛇全在河里,而帕柯從不怕蛇,也從不喊叫,她每到河邊總將書一放,就一聲不響的涉到對岸的大相思樹下去。太陽照耀著整個河床,我們累了就會躺在大石上曬一下,再收拾東西一塊走公路去吃冰,然後等車回家。有時辛堤和奧肯也會一塊兒去,但我看得出,只有帕柯和我是真正快快樂樂的在水里走來走去。這樣的情形並沒有很多次,後來…See More
Apr 3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東山魁夷:不懂哲學的畫家不是好散文家(下)

一衣帶水,結緣中國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贈送給毛澤東的禮物之一便是東山魁夷的《春曉》。《東山魁夷的世界》…See More
Apr 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東山魁夷:不懂哲學的畫家不是好散文家(中)

對話風景,救贖心靈東山魁夷的家庭環境與藝術無緣,祖父在明治維新前來到江戶謀生,父親後來在橫濱從商,但大環境的惡化讓他的家境中落,少年東山魁夷十分希望得到畫壇的認可,以證明自己的理想。他四處寫生,積極參加日本美術展,然而其繪畫生涯的早期頗多坎坷,直到39歲時畫作《殘照》在全國畫展上獲獎,他才正式建立了畫壇地位。《殘照》東山魁夷的美學是和自然緊密相連的,戰火中自然之美的巨大觸動改變了他之後的創作道路。二戰期間日本風雨飄搖,東山魁夷應征入伍,父親因為肺心病而突然辭世,拋下身患重病的母親、弟弟。一次行軍至熊本城時,他登上天守閣樓的遺跡,遠眺雄偉的阿蘇火山和山腳下碧綠的森林。原本再平凡不過的風景卻給心靈滿目瘡痍的東山魁夷巨大的感動,他在《旅之環:自傳抄》中提到那難以忘懷的感觸:說起來,這都是些平凡的景致,平時看到而不留意的風光。而現在看起來卻那麽美,是我看到生命的光輝嗎?是不是因為以前對生命沒有緊迫感,所以自然的反映中捕捉這種光輝的感覺很遲鈍。正是展覽會啦、名聲之類的東西妨礙我發現大自然真正的美。一定是沒有以一顆純真的心靈去觀察自然。李澤厚曾指出,與西方文化追求永恒相對應,中、日文化都極其感慨世…See More
Apr 1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東山魁夷:不懂哲學的畫家不是好散文家(上)

5月6日是日本畫家、散文家東山魁夷的忌日,這位日本畫壇的國寶級人物同時也是一位散文大師,而充盈於文、畫之間的是哲思、哲理、哲趣。中譯本中,唐月梅、林少華的譯文古雅素樸,皆為上乘。東山魁夷原名新吉,畫號魁夷,1908年7月生於橫濱,1931年畢業於東京美術學校。1934年留學德國柏林大學哲學系,攻讀美術史。1999年5月6日逝世。代表畫作有《京洛四季組畫》、《冬日三樂章》、《光昏》、《唐招提寺壁畫》,散文代表作《聽泉》、《和風景的對話》、《探求日本的美》等。曾獲第一回日本畫院展一等獎、日本藝術院獎、文化勛章和每日藝術大獎等獎項。東山魁夷是日本二戰後最負盛名的風景畫畫家,對日本當代繪畫藝術的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與平山郁大、高山辰雄並稱日本當代畫壇的“三座大山”。因為強調創作是“通過每個人的眼睛而獲得的心靈的感知”,又被稱作“日本心象風景畫家”。同時他又是傑出的散文家,文筆細膩,意境優美,親近自然,富有禪意,與川端康成並稱為日本散文文壇雙壁。東山魁夷與川端康成不僅是人生摯友,而且是追求日本傳統美學中古典情調的同道。川端康成曾評價他:“作為一位日本畫家,一位風景畫家,他自覺服從命運的安排,…See More
Apr 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秋戀(下)

中午十一時,她仍坐在那兒,咖啡早涼了,煙灰散落了一桌。睡眠不足的眼睛在青煙里沈沈的靜止著,她咀嚼著泰戈爾的一首詩:“因為愛的贈遺是羞怯的,它說不出名字來,它掠過陰翳,把片片歡樂鋪展在塵埃上,捕捉它,否則永遠失卻!”——捕捉它,否則永遠失卻——他不會再來了,昨天,他不過是路過,不會再來了……她奇怪昨夜她會那麽哭啊哭的,今天情緒低反而不想哭了。她只想抽抽煙,坐坐,看看窗外的落葉,枯枝……。忽然,她從玻璃反光上看到咖啡室的門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進來,他穿了一件翻起衣領的風衣。他走過來,站在她身後,把手按在她的肩上。她沒有回頭。只輕輕的顫抖一下,用低啞的聲音說:“坐吧!”就像昨天開始時一樣,他們互相凝視著說不出話來,他們奇怪會在這樣一個奇異、遙遠的地方相遇。他伸過手臂輕輕拿走了她的煙。“不要再抽了,我要你真真實實的活著。”他們互相依偎著,默默的離開那兒。那是短暫的一天,他們沒有趕命似的去看那鐵塔、羅浮宮、凱旋門,他們只坐在河畔的石椅上緊緊的依偎著,望著塞納河的流水出神。“今天幾號了?”她問。“二十七,怎麽?”“沒什麽,再過三天我就滿廿二歲了。”路旁有個花攤,他走過去買了一小束淡紫色的雛菊。“H…See More
Apr 1

Crna Gor's Blog

三毛《雨季不再來》極樂鳥(1)

Posted on May 16, 2020 at 6:17pm 0 Comments

我羨慕你說你已生根在那塊陌生的土地上。我是永遠不會有根的。以前總以為你是個同類,現在看看好像又不是了。你說我“好不好”。我對“好”字向來不會下定義,所以就算了;諒你也只是問問罷了。剛才我到院里去站了一會兒。是一個平平常常的夜晚,我站了一下,覺得怪無聊的,就進來寫信了。S(請念做Sim),何必寫那些盼望我如何如何的話。我討厭你老寫那些鼓勵人的話。這些年來你何曾看見過我有什麽成就,一切事情對我都不起作用,我也懶得騙自己。事情本來就是如此,你又要怎麽樣呢?…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7)

Posted on May 16, 2020 at 6:13pm 0 Comments

我的心情簡直是“黃鶴樓上看翻船”,幸災樂禍,艾先生不理,做個手勢叫我譯下去。“——有關皮貨部分,本公司已初步同意,如貴公司歸還過去向本公司所支取的××元美金的款項,本公司願再開信用狀……”

三毛譯到此地聲音越來越小,而艾先生興奮得站起來,一拍桌子,大叫:“真的?真的?沒有譯錯嗎?他們還肯跟我們做生意嗎?太好了,太好了——”

我有氣無力的癱在椅子上:“但願是譯錯了。”他完全忘記我了,大聲叫秘書:“卡門,卡門,趕快打電話告訴工廠——”…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6)

Posted on May 16, 2020 at 6:13pm 0 Comments

以後快十天找不到艾先生,人呢?去南美跑生意了,誰負責公司?沒有人,對不起!真是怪事到處有,不及此地多。每天睡覺之前,看看未復的臺北來信,嘆口氣,將信推得遠一點,服粒安眠藥睡覺。夢中漫天的皮貨在飛,而我正坐在一件美麗的鹿皮披風上,向日本慢慢的駛去——明天才看得懂中文

又過了十天左右,每天早晨、中午、下午總在打電話找工廠,找艾先生,資料總是東缺西缺。世上有三毛這樣的笨人嗎?世上有西班牙人那麽偷懶的人嗎?兩者都不多見。

有這麽一日,艾先生的秘書小姐打電話來給三毛,這種事從來沒有發生過。

“卡門,是你啊,請等一下。”…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翻船人看黃鶴樓(5)

Posted on May 16, 2020 at 6:11pm 0 Comments

真想打他一個耳光

 

他將車一開開到夜總會去。好吧,捨命陪君子,只此一次。梅先生在夜總會里並不跳舞,他一杯又一杯的喝著酒。“梅,你喝酒為什麽來這里喝?這里多貴你不是不知道。”“好,不喝了,我們來跳舞。”

我看他已站不穩了,將他袖子一拉,他就跌在沙發上不動了,開始打起盹兒來。我推推他,再也推不醒了。“梅,醒醒,我要回去了。”他張開一隻眼睛看了我一秒鐘,又睡了。我叫來茶房,站起來整整長裙。…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