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魯達·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第14首) 

每日你與宇宙的光一起遊戲。

嫻雅的客人,你與鮮花和流水共臨。

你遠勝我緊緊捧住的,每天,在我手間,

一束花中的每朵白色的花蕾。

 

自從我愛上你,你就與眾不同。

讓我把你撒在黃色的花環中。

誰在南方的群星中用煙雲的字母寫下你的名字?

 

啊,讓我記住你存在之前的你吧。

 

突然大風狂吼敲打我緊閉的窗口。

天空是一張網填塞虛幻的魚。

八方的風從這裏出發,或早或晚,所有的風。

 

雨脫下了她的衣裳。

鳥兒們掠過,逃跑般地。

風啊,風。

我孤獨一人能對抗男人們的力量。

風暴卷起黑色的樹葉

翻散了昨夜停泊在天空裏的所有的船。

 

你在這裏。啊,你沒逃開。

你將回答我的最後的哭喊。

環抱住我吧好像你真的害怕。

即使如此,一道陰影仍掠過你的雙眼。

 

現在,就是現在,小寶貝,你把忍冬花帶給了我。

 

你的乳房甚至散發著她的芬芳。

當淒厲的風去追殺蝴蝶時

我愛你,我的幸福咬住你嘴唇的紅櫻。

 

適應我會使你遭受多少痛苦,

我的粗野的,孤獨的心靈,我那令人逃避的名字。

多少次我們註視著晨星的燃燒,親吻著我們的眼睛。

 

我們頭頂上灰色的光芒散開它旋轉的扇。

 

我的詞語雨一樣地落向你,敲擊你。

許久以來我一直愛著你閃爍著珍珠光澤的身體。

 

我甚至相信你是宇宙的主人。

我將從群山中帶給你幸福的花,藍色的風鈴花,

黑色的榛子,和一籃籃淳樸的吻。

我要

在你身上去做春天在櫻桃樹上做的事。

 

沈睿 譯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ly 4, 2021 at 4:08pm


勒內·夏爾《圖書館著火——給喬治.
布拉克》(下)

我的職業是絕對的職業。 

我們在人群中誕生;我們死時,未曾得到神的撫慰。 

迎來種子的土地是憂郁的。面臨艱難險阻的種子是幸福的。 


有一種不幸,不像任何其他不幸。它在怠惰裏閃爍,有著可愛的品質,構成一張令人安心的臉。但怎樣的動力,騙局已過,怎麽的攫取終點的狂奔!可能,因為它疊起的影子是兇惡的,地域是純粹秘密的;它躲避召喚,總是及時溜走。它在天空的帆上描繪那些可怕的預言的英明。

 

沒有運動的書。但書在今天有彈性地被接納,激起一種牢騷,舉行一些舞會。 

如何說出我的自由,我的驚異,在千百次迂迴後;沒有底,沒有極限。 

有時,一匹馬的年輕的影子,一個孩子的遙遠的影子,光明地駛向我的額頭,跨過我的擔憂。為此,泉水在樹下重又吟唱。

 

我們渴望對愛我們的人的好奇心保持陌生。我們愛他們。 

光有年齡。夜沒有。但什麽是這整個源泉的瞬間? 

不需要懸掛的,好像覆蓋著雪的好幾個死者。只需一個,裹著細紗。而沒有復活。

 

讓我們停步在那些能夠切斷自己源泉的靈魂旁,盡管對它們來說,不為深度而存在。等待,在它們身上挖掘一種令人眩暈的失眠。美,為它們戴上花冠。 

鳥群,把你們的纖弱,你們危險的睡眠,委托給蘆葦!寒冷來臨,我們與你們多麽相似! 

我贊嘆盛滿的手,並且,為了吻合,為了貼緊另一只,手指拒絕骰子。

 

我有時想,我們存在的水流很少能被抓住,因為我們不僅承受其變幻不定的性質,而且承受其四肢的簡單運動,後者將我們帶向我們想去的地方,垂涎的岸邊,不同的愛豐富著我們;這一運動從未完成,很快,形象被忽略,像我們思想中球形的芳香。

 

渴望,渴望它知道,我們從我們的黑暗中並不拽出更多,除非從一些帶著不可見的火焰和鏈索的絕對精神出發,後者慢慢浮現,一步一步,讓我們發出光。 

美,獨自造就它卓越的床,奇異地在眾人間樹立它的名譽,在眾人旁邊,但隔著距離。 

讓我們種下蘆葦,讓我們在山丘上,在我們精神的傷口邊緣種植葡萄。殘酷的手指,謹慎的手,這可笑的地點是吉利的。

 

發明者,與發現者不同,僅僅給事物,僅僅給靈魂帶來面具,模棱兩可,一種鐵的粥。

整個一生,當我至你至深的愛的真實中扯掉溫柔。 

請靠近雲朵。請守住工具。每一顆種子都被憎恨。

 

人們的善心,一些尖利的清晨。在狂熱的雲堆中,我飛升,我閉合自己,一條未被吞進的昆蟲,被追蹤著,堅持著。面對這些水,堅硬的形狀,整座綠色大山的花束散落著從中流過,神聖的時辰貼緊神。 

清澈的太陽,我是它的藤。

樹才(譯)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11, 2021 at 9:03pm


馬奎斯·思維没趕上生活器物

在馬奎斯名著《百年孤獨》中,有關於來自西方的現代文明如何為拉丁美洲所接受的書寫,那些片段讀起來往往令人忍俊不禁。比如,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看到現代機器造出的冰塊,把它當成時代最偉大的發明,再比如,馬孔多的居民初識電影,看到一個大活人在一部電影里死了接著卻在另一部電影里活過來變成了阿拉伯人,覺得受到了嘲弄,遂將電影院的座椅砸了個稀巴爛。

在這里,馬爾克斯筆下的同胞們、鄉親們接受的不是科學,而是器物,是現代科學結出的果實。這些果實的培育者、制造者是西方人,拉美人只能稀里糊塗地、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接受和消費這些東西。當現代科學的發明成果迅速地充斥了他們的生活環境,他們也迅速地適應了這些現代生活的器物時,他們的思維和觀念卻是進化緩慢的。
(張偉劼·解讀《霍亂時期的愛情》)

Comment by Suan Lab on June 1, 2021 at 9:43pm


托妮·莫里森:女人之恨

那些既有丈夫又有情人的平凡女人,因為漢娜不像她們那樣依賴一段感情、全無嫉妒之心而恨她。(托妮·莫里森 Toni Morrison,1931-2019,1993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秀拉》)

Comment by Suan Lab on May 26, 2021 at 7:21pm


奥威爾·摻雜的神秘崇敬

他對她感到一種神秘的崇敬,這種感情同屋頂煙囪後面一望無際的碧藍的晴空景色有些摻雜在一起。奇怪的是對每個人來說,天空都是一樣的天空,不論是歐亞國,還是東亞國,還是在這里。天空下面的人基本上也是一樣的人——全世界到處都是一樣,幾億,幾十億的人,都不知彼此的存在,被仇恨和謊言的高墻隔開,但幾乎是完全一樣的人——這些人從來不知道怎樣思想,但是他們的心里,肚子里,肌肉里卻積累著有朝一日會推翻整個世界的力量。(喬治·奧威爾《1984【70】)

                  (The Voices in My Head - Do you hear them too?)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